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古今图书集成 | 历史人物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索引 | 字体转换器 | 篆书识别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电子书下载 | 哈佛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字形演变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集部 > 小说 > 西游记 >

第二十七回 尸魔三戏唐三藏 圣僧恨逐美猴王

第二十七回 尸魔三戏唐三藏 圣僧恨逐美猴王

  却说三藏师徒,次日天明,收拾前进。那镇元子与行者结为兄弟,两人情投意合,决不肯放,又安排管待,一连住了五六日。那长老自服了草还丹,真似脱胎换骨,神爽体健。他取经心重,那里肯淹留,无已,遂行。

  师徒别了上路,早见一座高山。三藏道:“徒弟,前面有山险峻,恐马不能前,大家须仔细仔细。”行者道:“师父放心,我等自然理会。”好猴王,他在那马前,横担着棒,剖开山路,上了高崖,看不尽:峰岩重叠,涧壑湾环。虎狼成阵走,麂鹿作群行。

  无数獐豝钻簇簇,满山狐兔聚丛丛。千尺大蟒,万丈长蛇。大蟒喷愁雾,长蛇吐怪风。道旁荆棘牵漫,岭上松楠秀丽。薜萝满目,芳草连天。影落沧溟北,云开斗柄南。万古常含元气老,千峰巍列日光寒。那长老马上心惊,孙大圣布施手段,舞着铁棒,哮吼一声,唬得那狼虫颠窜,虎豹奔逃。师徒们入此山,正行到嵯峨之处,三藏道:“悟空,我这一日,肚中饥了,你去那里化些斋吃?”行者陪笑道:“师父好不聪明。这等半山之中,前不巴村,后不着店,有钱也没买处,教往那里寻斋?”三藏心中不快,口里骂道:“你这猴子!想你在两界山,被如来压在石匣之内,口能言,足不能行,也亏我救你性命,摩顶受戒,做了我的徒弟。怎么不肯努力,常怀懒惰之心!”行者道:“弟子亦颇殷勤,何尝懒惰?”三藏道:“你既殷勤,何不化斋我吃?我肚饥怎行?况此地山岚瘴气,怎么得上雷音?”行者道:“师父休怪,少要言语。我知你尊性高傲,十分违慢了你,便要念那话儿咒。你下马稳坐,等我寻那里有人家处化斋去。”行者将身一纵,跳上云端里,手搭凉篷,睁眼观看。可怜西方路甚是寂寞,更无庄堡人家,正是多逢树木少见人烟去处。看多时,只见正南上有一座高山,那山向阳处,有一片鲜红的点子。行者按下云头道:

  “师父,有吃的了。”那长老问甚东西,行者道:“这里没人家化饭,那南山有一片红的,想必是熟透了的山桃,我去摘几个来你充饥。”三藏喜道:“出家人若有桃子吃,就为上分了,快去!”   行者取了钵盂,纵起祥光,你看他觔斗幌幌,冷气飕飕,须臾间,奔南山摘桃不题。

  却说常言有云:山高必有怪,岭峻却生精。果然这山上有一个妖精,孙大圣去时,惊动那怪。他在云端里,踏着阴风,看见长老坐在地下,就不胜欢喜道:“造化!造化!几年家人都讲东土的唐和尚取大乘,他本是金蝉子化身,十世修行的原体。

  有人吃他一块肉,长寿长生。真个今日到了。”那妖精上前就要拿他,只见长老左右手下有两员大将护持,不敢拢身。他说两员大将是谁?说是八戒、沙僧。八戒、沙僧虽没甚么大本事,然八戒是天蓬元帅,沙僧是卷帘大将,他的威气尚不曾泄,故不敢拢身。妖精说:“等我且戏他戏,看怎么说。”

  好妖精,停下阴风,在那山凹里,摇身一变,变做个月貌花容的女儿,说不尽那眉清目秀,齿白唇红,左手提着一个青砂罐儿,右手提着一个绿磁瓶儿,从西向东,径奔唐僧。圣僧歇马在山岩,忽见裙钗女近前。翠袖轻摇笼玉笋,湘裙斜拽显金莲。   汗流粉面花含露,尘拂峨眉柳带烟。仔细定睛观看处,看看行至到身边。三藏见了,叫:“八戒,沙僧,悟空才说这里旷野无人,你看那里不走出一个人来了?”八戒道:“师父,你与沙僧坐着,等老猪去看看来。”那呆子放下钉钯,整整直裰,摆摆摇摇,充作个斯文气象,一直的觌面相迎。真个是远看未实,近看分明,那女子生得:冰肌藏玉骨,衫领露酥胸。柳眉积翠黛,杏眼闪银星。月样容仪俏,天然性格清。体似燕藏柳,声如莺啭林。

  半放海棠笼晓日,才开芍药弄春晴。那八戒见他生得俊俏,呆子就动了凡心,忍不住胡言乱语,叫道:“女菩萨,往那里去?手里提着是甚么东西?”分明是个妖怪,他却不能认得。那女子连声答应道:“长老,我这青罐里是香米饭,绿瓶里是炒面筋,特来此处无他故,因还誓愿要斋僧。”八戒闻言,满心欢喜,急抽身,就跑了个猪颠风,报与三藏道:“师父!吉人自有天报!师父饿了,教师兄去化斋,那猴子不知那里摘桃儿耍子去了。桃子吃多了,也有些嘈人,又有些下坠。你看那不是个斋僧的来了?”唐僧不信道:“你这个夯货胡缠!我们走了这向,好人也不曾遇着一个,斋僧的从何而来!”八戒道:“师父,这不到了?”

  三藏一见,连忙跳起身来,合掌当胸道:“女菩萨,你府上在何处住?是甚人家?有甚愿心,来此斋僧?”分明是个妖精,那长老也不认得。那妖精见唐僧问他来历,他立地就起个虚情,花言巧语来赚哄道:“师父,此山叫做蛇回兽怕的白虎岭,正西下面是我家。我父母在堂,看经好善,广斋方上远近僧人,只因无子,求福作福,生了奴奴,欲扳门第,配嫁他人,又恐老来无倚,只得将奴招了一个女婿,养老送终。”三藏闻言道:“女菩萨,你语言差了。圣经云:父母在,不远游,游必有方。你既有父母在堂,又与你招了女婿,有愿心,教你男子还,便也罢,怎么自家在山行走?又没个侍儿随从。这个是不遵妇道了。”

  那女子笑吟吟,忙陪俏语道:“师父,我丈夫在山北凹里,带几个客子锄田。这是奴奴煮的午饭,送与那些人吃的。只为五黄六月,无人使唤,父母又年老,所以亲身来送。忽遇三位远来,却思父母好善,故将此饭斋僧,如不弃嫌,愿表芹献。”三藏道:

  “善哉!善哉!我有徒弟摘果子去了,就来,我不敢吃。假如我和尚吃了你饭,你丈夫晓得,骂你,却不罪坐贫僧也?”那女子见唐僧不肯吃,却又满面春生道:“师父啊,我父母斋僧,还是小可;我丈夫更是个善人,一生好的是修桥补路,爱老怜贫。但听见说这饭送与师父吃了,他与我夫妻情上,比寻常更是不同。”三藏也只是不吃,旁边却恼坏了八戒。那呆子努着嘴,口里埋怨道:“天下和尚也无数,不曾象我这个老和尚罢软!现成的饭三分儿倒不吃,只等那猴子来,做四分才吃!”他不容分说,一嘴把个罐子拱倒,就要动口。

  只见那行者自南山顶上,摘了几个桃子,托着钵盂,一筋斗,点将回来,睁火眼金睛观看,认得那女子是个妖精,放下钵盂,掣铁棒,当头就打。唬得个长老用手扯住道:“悟空!你走将来打谁?”行者道:“师父,你面前这个女子,莫当做个好人。

  他是个妖精,要来骗你哩。”三藏道:“你这猴头,当时倒也有些眼力,今日如何乱道!这女菩萨有此善心,将这饭要斋我等,你怎么说他是个妖精?”行者笑道:“师父,你那里认得!老孙在水帘洞里做妖魔时,若想人肉吃,便是这等:或变金银,或变庄台,或变醉人,或变女色。有那等痴心的,爱上我,我就迷他到洞里,尽意随心,或蒸或煮受用;吃不了,还要晒干了防天阴哩!师父,我若来迟,你定入他套子,遭他毒手!”那唐僧那里肯信,只说是个好人。行者道:“师父,我知道你了,你见他那等容貌,必然动了凡心。若果有此意,叫八戒伐几棵树来,沙僧寻些草来,我做木匠,就在这里搭个窝铺,你与他圆房成事,我们大家散了,却不是件事业?何必又跋涉,取甚经去!”那长老原是个软善的人,那里吃得他这句言语,羞得个光头彻耳通红。三藏正在此羞惭,行者又发起性来,掣铁棒,望妖精劈脸一下。那怪物有些手段,使个解尸法,见行者棍子来时,他却抖擞精神,预先走了,把一个假尸首打死在地下。唬得个长老战战兢兢,口中作念道:“这猴着然无礼!屡劝不从,无故伤人性命!”行者道:“师父莫怪,你且来看看这罐子里是甚东西。”沙僧搀着长老,近前看时,那里是甚香米饭,却是一罐子拖尾巴的长蛆,也不是面筋,却是几个青蛙、癞虾蟆,满地乱跳。长老才有三分儿信了,怎禁猪八戒气不忿,在旁漏八分儿唆嘴道:“师父,说起这个女子,他是此间农妇,因为送饭下田,路遇我等,却怎么栽他是个妖怪?哥哥的棍重,走将来试手打他一下,不期就打杀了;怕你念甚么《紧箍儿咒》,故意的使个障眼法儿,变做这等样东西,演幌你眼,使不念咒哩。”

  三藏自此一言,就是晦气到了:果然信那呆子撺唆,手中捻诀,口里念咒,行者就叫:“头疼!头疼!莫念!莫念!有话便说。”唐僧道:“有甚话说!出家人时时常要方便,念念不离善心,扫地恐伤蝼蚁命,爱惜飞蛾纱罩灯。你怎么步步行凶,打死这个无故平人,取将经来何用?你回去罢!”行者道:“师父,你教我回那里去?”唐僧道:“我不要你做徒弟。”行者道:“你不要我做徒弟,只怕你西天路去不成。”唐僧道:“我命在天,该那个妖精蒸了吃,就是煮了,也算不过。终不然,你救得我的大限?

  你快回去!”行者道:“师父,我回去便也罢了,只是不曾报得你的恩哩。”唐僧道:“我与你有甚恩?”那大圣闻言,连忙跪下叩头道:“老孙因大闹天宫,致下了伤身之难,被我佛压在两界山,幸观音菩萨与我受了戒行,幸师父救脱吾身,若不与你同上西天,显得我知恩不报非君子,万古千秋作骂名。”原来这唐僧是个慈悯的圣僧,他见行者哀告,却也回心转意道:“既如此说,且饶你这一次,再休无礼。如若仍前作恶,这咒语颠倒就念二十遍!”行者道:“三十遍也由你,只是我不打人了。”却才伏侍唐僧上马,又将摘来桃子奉上。唐僧在马上也吃了几个,权且充饥。

  却说那妖精,脱命升空。原来行者那一棒不曾打杀妖精,妖精出神去了。他在那云端里,咬牙切齿,暗恨行者道:“几年只闻得讲他手段,今日果然话不虚传。那唐僧已此不认得我,将要吃饭。若低头闻一闻儿,我就一把捞住,却不是我的人了?

  不期被他走来,弄破我这勾当,又几乎被他打了一棒。若饶了这个和尚,诚然是劳而无功也,我还下去戏他一戏。”

  好妖精,按落阴云,在那前山坡下,摇身一变,变作个老妇人,年满八旬,手拄着一根弯头竹杖,一步一声的哭着走来。八戒见了,大惊道:“师父!不好了!那妈妈儿来寻人了!”唐僧道:

  “寻甚人?”八戒道:“师兄打杀的,定是他女儿。这个定是他娘寻将来了。”行者道:“兄弟莫要胡说!那女子十八岁,这老妇有八十岁,怎么六十多岁还生产?断乎是个假的,等老孙去看来。”好行者,拽开步,走近前观看,那怪物:假变一婆婆,两鬓如冰雪。走路慢腾腾,行步虚怯怯。弱体瘦伶仃,脸如枯菜叶。   颧骨望上翘,嘴唇往下别。老年不比少年时,满脸都是荷叶摺。

  行者认得他是妖精,更不理论,举棒照头便打。那怪见棍子起时,依然抖擞,又出化了元神,脱真儿去了,把个假尸首又打死在山路之下。唐僧一见,惊下马来,睡在路旁,更无二话,只是把《紧箍儿咒》颠倒足足念了二十遍。可怜把个行者头,勒得似个亚腰儿葫芦,十分疼痛难忍,滚将来哀告道:“师父莫念了!

  有甚话说了罢!”唐僧道:“有甚话说!出家人耳听善言,不堕地狱。我这般劝化你,你怎么只是行凶?把平人打死一个,又打死一个,此是何说?”行者道:“他是妖精。”唐僧道:“这个猴子胡说!就有这许多妖怪!你是个无心向善之辈,有意作恶之人,你去罢!”行者道:“师父又教我去,回去便也回去了,只是一件不相应。”唐僧道:“你有甚么不相应处?”八戒道:“师父,他要和你分行李哩。跟着你做了这几年和尚,不成空着手回去?你把那包袱里的甚么旧褊衫,破帽子,分两件与他罢。”行者闻言,气得暴跳道:“我把你这个尖嘴的夯货!老孙一向秉教沙门,更无一毫嫉妒之意,贪恋之心,怎么要分甚么行李?”唐僧道:“你既不嫉妒贪恋,如何不去?”行者道:“实不瞒师父说,老孙五百年前,居花果山水帘洞大展英雄之际,收降七十二洞邪魔,手下有四万七千群怪,头戴的是紫金冠,身穿的是赭黄袍,腰系的是蓝田带,足踏的是步云履,手执的是如意金箍棒,着实也曾为人。自从涅槃罪度,削发秉正沙门,跟你做了徒弟,把这个金箍儿勒在我头上,若回去,却也难见故乡人。师父果若不要我,把那个《松箍儿咒》念一念,退下这个箍子,交付与你,套在别人头上,我就快活相应了,也是跟你一场。莫不成这些人意儿也没有了?”唐僧大惊道:“悟空,我当时只是菩萨暗受一卷《紧箍儿咒》,却没有甚么松箍儿咒。”行者道:“若无《松箍儿咒》,你还带我去走走罢。”长老又没奈何道:“你且起来,我再饶你这一次,却不可再行凶了。”行者道:“再不敢了,再不敢了。”又伏侍师父上马,剖路前进。

  却说那妖精,原来行者第二棍也不曾打杀他。那怪物在半空中,夸奖不尽道:“好个猴王,着然有眼!我那般变了去,他也还认得我。这些和尚,他去得快,若过此山,西下四十里,就不伏我所管了。若是被别处妖魔捞了去,好道就笑破他人口,使碎自家心,我还下去戏他一戏。”好妖怪,按耸阴风,在山坡下摇身一变,变成一个老公公,真个是:白发如彭祖,苍髯赛寿星,耳中鸣玉磬,眼里幌金星。手拄龙头拐,身穿鹤氅轻。数珠掐在手,口诵南无经。唐僧在马上见了,心中欢喜道:“阿弥陀佛!西方真是福地!那公公路也走不上来,逼法的还念经哩。”   八戒道:“师父,你且莫要夸奖,那个是祸的根哩。”唐僧道:“怎么是祸根?”八戒道:“行者打杀他的女儿,又打杀他的婆子,这个正是他的老儿寻将来了。我们若撞在他的怀里呵,师父,你便偿命,该个死罪;把老猪为从,问个充军;沙僧喝令,问个摆站;那行者使个遁法走了,却不苦了我们三个顶缸?”行者听见道:“这个呆根,这等胡说,可不唬了师父?等老孙再去看看。”

  他把棍藏在身边,走上前迎着怪物,叫声:“老官儿,往那里去?

  怎么又走路,又念经?”那妖精错认了定盘星,把孙大圣也当做个等闲的,遂答道:“长老啊,我老汉祖居此地,一生好善斋僧,看经念佛。命里无儿,止生得一个小女,招了个女婿,今早送饭下田,想是遭逢虎口。老妻先来找寻,也不见回去,全然不知下落,老汉特来寻看。果然是伤残他命,也没奈何,将他骸骨收拾回去,安葬茔中。”行者笑道:“我是个做吓虎的祖宗,你怎么袖子里笼了个鬼儿来哄我?你瞒了诸人,瞒不过我!我认得你是个妖精!”那妖精唬得顿口无言。行者掣出棒来,自忖思道:“若要不打他,显得他倒弄个风儿;若要打他,又怕师父念那话儿咒语。”又思量道:“不打杀他,他一时间抄空儿把师父捞了去,却不又费心劳力去救他?还打的是!就一棍子打杀他,师父念起那咒,常言道,虎毒不吃儿。凭着我巧言花语,嘴伶舌便,哄他一哄,好道也罢了。”好大圣,念动咒语叫当坊土地、本处山神道:“这妖精三番来戏弄我师父,这一番却要打杀他。你与我在半空中作证,不许走了。”众神听令,谁敢不从?都在云端里照应。那大圣棍起处,打倒妖魔,才断绝了灵光。

  那唐僧在马上,又唬得战战兢兢,口不能言。八戒在旁边又笑道:“好行者!风发了!只行了半日路,倒打死三个人!”唐僧正要念咒,行者急到马前,叫道:“师父,莫念!莫念!你且来看看他的模样。”却是一堆粉骷髅在那里。唐僧大惊道:“悟空,这个人才死了,怎么就化作一堆骷髅?”行者道:“他是个潜灵作怪的僵尸,在此迷人败本,被我打杀,他就现了本相。他那脊梁上有一行字,叫做白骨夫人。”唐僧闻说,倒也信了,怎禁那八戒旁边唆嘴道:“师父,他的手重棍凶,把人打死,只怕你念那话儿,故意变化这个模样,掩你的眼目哩!”唐僧果然耳软,又信了他,随复念起。行者禁不得疼痛,跪于路旁,只叫:“莫念!莫念!有话快说了罢!”唐僧道:“猴头!还有甚说话!出家人行善,如春园之草,不见其长,日有所增;行恶之人,如磨刀之石,不见其损,日有所亏。你在这荒郊野外,一连打死三人,还是无人检举,没有对头;倘到城市之中,人烟凑集之所,你拿了那哭丧棒,一时不知好歹,乱打起人来,撞出大祸,教我怎的脱身?你回去罢!”行者道:“师父错怪了我也。这厮分明是个妖魔,他实有心害你。我倒打死他,替你除了害,你却不认得,反信了那呆子谗言冷语,屡次逐我。常言道,事不过三。我若不去,真是个下流无耻之徒。我去我去!去便去了,只是你手下无人。”唐僧发怒道:“这泼猴越发无礼!看起来,只你是人,那悟能、悟净就不是人?”那大圣一闻得说他两个是人,止不住伤情凄惨,对唐僧道声:“苦啊!你那时节,出了长安,有刘伯钦送你上路;到两界山,救我出来,投拜你为师,我曾穿古洞,入深林,擒魔捉怪,收八戒,得沙僧,吃尽千辛万苦。今日昧着惺惺使糊涂,只教我回去:这才是鸟尽弓藏,兔死狗烹!罢罢罢!但只是多了那《紧箍儿咒》。”唐僧道:“我再不念了。”行者道:“这个难说。若到那毒魔苦难处不得脱身,八戒沙僧救不得你,那时节,想起我来,忍不住又念诵起来,就是十万里路,我的头也是疼的;假如再来见你,不如不作此意。”唐僧见他言言语语,越添恼怒,滚鞍下马来,叫沙僧包袱内取出纸笔,即于涧下取水,石上磨墨,写了一纸贬书,递于行者道:“猴头!执此为照,再不要你做徒弟了!如再与你相见,我就堕了阿鼻地狱!”

  行者连忙接了贬书道:“师父,不消发誓,老孙去罢。”他将书摺了,留在袖中,却又软款唐僧道:“师父,我也是跟你一场,又蒙菩萨指教,今日半途而废,不曾成得功果,你请坐,受我一拜,我也去得放心。”唐僧转回身不睬,口里唧唧哝哝的道:“我是个好和尚,不受你歹人的礼!”大圣见他不睬,又使个身外法,把脑后毫毛拔了三根,吹口仙气,叫“变!”即变了三个行者,连本身四个,四面围住师父下拜。那长老左右躲不脱,好道也受了一拜。

  大圣跳起来,把身一抖,收上毫毛,却又吩咐沙僧道:“贤弟,你是个好人,却只要留心防着八戒言语,途中更要仔细。倘一时有妖精拿住师父,你就说老孙是他大徒弟。西方毛怪,闻我的手段,不敢伤我师父。”唐僧道:“我是个好和尚,不题你这歹人的名字,你回去罢。”那大圣见长老三番两复,不肯转意回心,没奈何才去。你看他:噙泪叩头辞长老,含悲留意嘱沙僧。

  一头拭迸坡前草,两脚蹬翻地上藤。上天下地如轮转,跨海飞山第一能。顷刻之间不见影,霎时疾返旧途程。你看他忍气别了师父,纵筋斗云,径回花果山水帘洞去了。独自个凄凄惨惨,忽闻得水声聒耳,大圣在那半空里看时,原来是东洋大海潮发的声响。一见了,又想起唐僧,止不住腮边泪坠,停云住步,良久方去。毕竟不知此去反复何如,且听下回分解。

查看目录 >> 《西游记》


国学迷 崑新兩縣續修合志卷二十三至卷二十四_吳金瀾李福沂敦善堂.djvu 崑新兩縣續修合志卷二十五至卷二十六_吳金瀾李福沂敦善堂.djvu 崑新兩縣續修合志卷二十七至卷二十八_吳金瀾李福沂敦善堂.djvu 崑新兩縣續修合志卷二十九至卷三十_吳金瀾李福沂敦善堂.djvu 崑新兩縣續修合志卷三十一至卷三十二_吳金瀾李福沂敦善堂.djvu 崑新兩縣續修合志卷三十三至卷三十五_吳金瀾李福沂敦善堂.djvu 崑新兩縣續修合志卷三十六至卷三十七_吳金瀾李福沂敦善堂.djvu 崑新兩縣續修合志卷三十八_吳金瀾李福沂敦善堂.djvu 崑新兩縣續修合志卷三十九_吳金瀾李福沂敦善堂.djvu 崑新兩縣續修合志卷四十至卷四十二_吳金瀾李福沂敦善堂.djvu 崑新兩縣續修合志卷四十三至卷四十四_吳金瀾李福沂敦善堂.djvu 崑新兩縣續修合志卷四十五至卷四十六_吳金瀾李福沂敦善堂.djvu 崑新兩縣續修合志卷四十七至卷四十八_吳金瀾李福沂敦善堂.djvu 崑新兩縣續修合志卷四十九至卷五十_吳金瀾李福沂敦善堂.djvu 崑新兩縣續修合志卷五十一至卷末_吳金瀾李福沂敦善堂.djvu 左氏百川學海甲集一_左圭武進陶氏涉園.djvu 左氏百川學海甲集二_左圭武進陶氏涉園.djvu 左氏百川學海甲集三_左圭武進陶氏涉園.djvu 左氏百川學海甲集四_左圭武進陶氏涉園.djvu 左氏百川學海乙集上_左圭武進陶氏涉園.djvu 左氏百川學海乙集中_左圭武進陶氏涉園.djvu 左氏百川學海乙集下_左圭武進陶氏涉園.djvu 左氏百川學海丙集一_左圭武進陶氏涉園.djvu 左氏百川學海丙集二_左圭武進陶氏涉園.djvu 左氏百川學海丙集三_左圭武進陶氏涉園.djvu 左氏百川學海丙集四_左圭武進陶氏涉園.djvu 左氏百川學海丁集上_左圭武進陶氏涉園.djvu 左氏百川學海丁集下_左圭武進陶氏涉園.djvu 左氏百川學海戊集上_左圭武進陶氏涉園.djvu 左氏百川學海戊集中_左圭武進陶氏涉園.djvu 左氏百川學海戊集下_左圭武進陶氏涉園.djvu 左氏百川學海已集上_左圭武進陶氏涉園.djvu 左氏百川學海已集中_左圭武進陶氏涉園.djvu 左氏百川學海已集下_左圭武進陶氏涉園.djvu 左氏百川學海庚集一_左圭武進陶氏涉園.djvu 左氏百川學海庚集二_左圭武進陶氏涉園.djvu 左氏百川學海庚集三_左圭武進陶氏涉園.djvu 左氏百川學海庚集四_左圭武進陶氏涉園.djvu 左氏百川學海辛集上_左圭武進陶氏涉園.djvu 左氏百川學海辛集中_左圭武進陶氏涉園.djvu 左氏百川學海辛集下_左圭武進陶氏涉園.djvu 左氏百川學海壬集上_左圭武進陶氏涉園.djvu 左氏百川學海壬集中_左圭武進陶氏涉園.djvu 左氏百川學海壬集下_左圭武進陶氏涉園.djvu 左氏百川學海癸集上_左圭武進陶氏涉園.djvu 左氏百川學海癸集中_左圭武進陶氏涉園.djvu 左氏百川學海癸集下_左圭武進陶氏涉園.djvu 百科小譯叢_辯證認識論_M羅遜達爾著張仲實譯生活書店民3503勝利後第一版.djvu 辨證法經典_程始仁輯譯亞東圖書館民2410再版.djvu 巴黎和會秘史_美國狄隆上海世界書局民1011月出版.djvu 白話本國史一_呂思勉商務.djvu 白話本國史二_呂思勉商務.djvu 白話本國史三_呂思勉商務.djvu 白話本國史四_呂思勉商務民2204國難後第一版.djvu 中國內亂外禍歷史叢書_避戎夜話_李季神州國光社民3604三版.djvu.djvu 八年抗戰小史_方誠新軍研究社民3601再版.djvu 哀哉熱河_湯爾和民2210初版.djvu 中國邊疆學會叢書_邊疆政教之研究_黃奮生商務民3605初版.djvu 標準漢譯外國人名地名表_商務.djvu 內幕新聞叢刊_TV宋豪門資本內幕_經濟資料社小呂宋書店民3701.djvu 自貢計劃經濟實驗區建設意見書_邱致中川康建設會民2912.djvu 青年自學叢書_變革中的東方_陳原生活書店民3801出版.djvu 安徽省之土地分配與租佃制度_郭漢鳴洪瑞堅正中書局民2601初版.djvu 比國農民合作社_王育三商務民2601初版.djvu 不動產金融要論_林嶸合作與農村出版社民3505初版.djvu 經濟叢書_比較租稅_徐祖繩商務民2406國難後第二版.djvu 錢幣與銀行論_崔曉岑開明民251001初版.djvu 社會科學叢書_比例代表法概說_劉絜敖商務民2006初版.djvu 大學叢書_比較憲法_土世杰錢端升商務民2512國難後增訂第四版.djvu 邊疆教育_行政院新聞局民3610.djvu 安全保障問題在國際法上的研究_劉曼仙編譯商務民2311初版.djvu 兵棋演習及其統裁_陳南平軍用圖社民2501出版.djvu 兵器制式議_周紹金江漢印書館民2006出版.djvu 博物館學概論_費●雨費鴻年中華民2506發行.djvu 博物館展覽概略中國漆器展覽概略_國立北京大學出版部民3712.djvu 大學叢書_比較教育_鍾魯齋商務民2502再版.djvu 漢譯世界名著_比較文學論_P van Tieghem著戴望舒譯商務民2602初版.djvu 比較文學史_法國洛里哀著傅東華譯商務民2112國難第一版.djvu 碧色的國_劉大杰啟智書局民2404三版.djvu 標準與尺度_朱自清文光書店民3704初版.djvu 阿Q正傳_魯迅大眾書店民3510再版.djvu 中國文學精華音王介甫曾子固文_茅鹿門選本中華民3001三版.djvu 曾國藩詩文集_上海啟智書局民2312三版.djvu 安得生第一集_時代圖書民2301出版.djvu 阿Q正傳六幕劇_魯迅著許幸之編劇光明書局民2601三版.djvu 袁俊戲劇集第二種邊城故事_袁俊文化生活出版社民3510再版.djvu 新式標點老學庵筆記_陸放翁掃葉山房.djvu 詳注評點燕子箋傳奇_阮大鋮會文堂新記書局.djvu 萬有文庫第二集之新編五代史平話標點宋人平話_黎烈文商務.djvu 新式標點乙種老殘遊記_劉鶚新文化書社.djvu 新式標點西晉演義_啟智書局.djvu 艾蕪創作集_艾蕪新新出版社.djvu 邊城_瀋從文開明書店.djvu 閉戶談_翁漫棲群英書社.djvu 八年_趙耿梅趙耿梅.djvu 四八被難烈士紀念_中共代表團.djvu 丹東之死_A托爾斯泰開明書店_x1_91.djvu 奧萊叔華_高爾基著適夷譯生活書店民3704初版.djvu 阿列霞_庫普林文化生活.djvu 表_L_班臺萊耶夫Panteleev_L生活書店.djvu 語體奧特賽荷馬史詩_荷馬中華書局.djvu 愛與死之角逐_羅曼羅蘭Rolland_R啟明書店.djvu 冰島漁夫_羅逖文化生活出版社.djvu 巴黎聖母院下_維克多雨果Hugo_Victor駱駝書店.djvu 萬有文庫第二集之比利時短篇小說集_皮思Buysse_Cyriel商務.djvu 薄命的戴麗莎_顯尼志勒Schnitzler_A中華書局_x1_64.djvu 卜克曼_易卜生永祥印書館.djvu 巴黎之旅_西隆涅Silone_Ignazio開明書店.djvu 阿裡士多德先生_西龍Silone_L進化書局.djvu 愛的教育_亞米契斯開民書店.djvu 萬有文庫第二集之丙丁龜鋻隨筆兆_柴望洪邁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二集之補上古考信錄_崔述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二集之補三國疆域志_洪亮吉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二集之安南傳_王世貞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二集之辨惑編_謝應芳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二集之補漢兵志並注蒞戎要略補晉兵志_錢文子戚繼光錢儀吉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二集之比雅_洪亮吉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二集之安默庵先生集_安熙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二集之伯牙琴_附補遺_鄧牧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二集之愛吾廬文鈔_呂世宜商務.djvu 耳目非是 耳红面赤 耳聋眼瞎 耳聋眼黑 耳边之风 耳闻不如眼见 耳闻不如面见 耳闻则诵 耳闻是虚,眼观为实 耳闻眼睹 耳闻眼见 耳食不化 耳食之言 耳食目论 耳鬓撕磨 耳鬓斯磨 耳鬓相磨 饵名钓禄 伐善攘羭 伐罪吊人 发凡举例 发凡言例 发名成业 发喊连天 发堿决塘 发奸摘隐 发威动怒 发引千钧 发怒穿冠 发愤忘餐 发扬岩穴 发扬踔厉 发扬蹈励 发棠之请 发植穿冠 发皇耳目 发瞽振聋 发秃齿豁 发综指示 发蒙解惑 发誓赌咒 发踪指使 发隐摘伏 法不徇情 法不责众 法外施恩 法成令修 法无二门 法有定论,兵无常形 法轮常转 泛家浮宅 泛泛之交 泛泛之人 泛萍浮梗 犯关排闼 犯而勿校 犯言直谏 犯颜敢谏 犯颜直谏 犯颜进谏 罚不及嗣 贩夫贩妇 饭囊酒甕 饭坑酒囊 凡桃俗李 凡百一新 凡胎俗骨 凡胎浊体 反侧获安 反劳为逸 反反复复 反反覆覆 反吟复吟 反听内视 反听收视 反哺之情 反复不常 反复推敲 反戈相向 反手可得 反掌之易 反掖之寇 反本溯源 反本还原 反朴归真 反来复去 反正还淳 反璞归真 反经合权 反经合道 反老为少 反老成童 反脸无情 反行两得 反败为功 反跌文章 反身自问 反邪归正 反阴复阴 反面教材 反骨洗髓 幡然悔悟 幡然改途 烦心倦目 烦言碎辞 燔书阬儒 番天覆地 番来复去 番来覆去 繁丝急管 繁刑重敛 繁剧纷扰 繁华损枝 繁文末节 繁礼多仪 翻复无常 翻山涉水 翻手作云覆手雨 翻江搅海 翻然悔过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