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历史人物 | 历史地名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 | 字体转换器 | 篆书识别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电子书下载 | 史部 | 诗部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字形演变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集部 > 小说 > 西游记 >

第二十二回 八戒大战流沙河 木叉奉法收悟净

第二十二回 八戒大战流沙河 木叉奉法收悟净

  话说唐僧师徒三众,脱难前来,不一日,行过了八百黄风岭,进西却是一脉平阳之地。光阴迅速,历夏经秋,见了些寒蝉鸣败柳,大火向西流。正行处,只见一道大水狂澜,浑波涌浪。

  三藏在马上忙呼道:“徒弟,你看那前边水势宽阔,怎不见船只行走,我们从那里过去?”八戒见了道:“果是狂澜,无舟可渡。”

  那行者跳在空中,用手搭凉篷而看,他也心惊道:“师父啊,真个是难,真个是难!这条河若论老孙去呵,只消把腰儿扭一扭,就过去了;若师父,诚千分难渡,万载难行。”三藏道:“我这里一望无边,端的有多少宽阔?”行者道:“径过有八百里远近。”

  八戒道:“哥哥怎的定得个远近之数?”行者道:“不瞒贤弟说,老孙这双眼,白日里常看得千里路上的吉凶。却才在空中看出:此河上下不知多远,但只见这径过足有八百里。”长老忧嗟烦恼,兜回马,忽见岸上有一通石碑。三众齐来看时,见上有三个篆字,乃流沙河,腹上有小小的四行真字云:“八百流沙界,三千弱水深。鹅毛飘不起,芦花定底沉。”师徒们正看碑文,只听得那浪涌如山,波翻若岭,河当中滑辣的钻出一个妖精,十分凶丑:一头红焰发蓬松,两只圆睛亮似灯。不黑不青蓝靛脸,如雷如鼓老龙声。身披一领鹅黄氅,腰束双攒露白藤。项下骷髅悬九个,手持宝杖甚峥嵘。那怪一个旋风,奔上岸来,径抢唐僧,慌得行者把师父抱住,急登高岸,回身走脱。那八戒放下担子,掣出铁钯,望妖精便筑,那怪使宝杖架住。他两个在流沙河岸,各逞英雄。这一场好斗:九齿钯,降妖杖,二人相敌河岸上。   这个是总督大天蓬,那个是谪下卷帘将。昔年曾会在灵霄,今日争持赌猛壮。这一个钯去探爪龙,那一个杖架磨牙象。伸开大四平,钻入迎风戗。这个没头没脸抓,那个无乱无空放。一个是久占流沙界吃人精,一个是秉教迦持修行将。他两个来来往往,战经二十回合,不分胜负。

  那大圣护了唐僧,牵着马,守定行李,见八戒与那怪交战,就恨得咬牙切齿,擦掌磨拳,忍不住要去打他,掣出棒来道:

  “师父,你坐着,莫怕。等老孙和他耍耍儿来。”那师父苦留不住。他打个唿哨,跳到前边。原来那怪与八戒正战到好处,难解难分,被行者轮起铁棒,望那怪着头一下,那怪急转身,慌忙躲过,径钻入流沙河里。气得个八戒乱跳道:“哥啊!谁着你来的!那怪渐渐手慢,难架我钯,再不上三五合,我就擒住他了!

  他见你凶险,败阵而逃,怎生是好!”行者笑道:“兄弟,实不瞒你说,自从降了黄风怪,下山来,这个把月不曾耍棍,我见你和他战的甜美,我就忍不住脚痒,故就跳将来耍耍的。那知那怪不识耍,就走了。”   他两个搀着手,说说笑笑,转回见了唐僧。唐僧道:“可曾捉得妖怪?”行者道:“那妖怪不奈战,败回钻入水去也。”三藏道:“徒弟,这怪久住于此,他知道浅深。似这般无边的弱水,又没了舟楫,须是得个知水性的,引领引领才好哩。”行者道:“正是这等说。常言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那怪在此,断知水性。

  我们如今拿住他,且不要打杀,只教他送师父过河,再做理会。”八戒道:“哥哥不必迟疑,让你先去拿他,等老猪看守师父。”行者笑道:“贤弟呀,这桩儿我不敢说嘴。水里勾当,老孙不大十分熟。若是空走,还要捻诀,又念念避水咒,方才走得。

  不然,就要变化做甚么鱼虾蟹鳖之类,我才去得。若论赌手段,凭你在高山云里,干甚么蹊跷异样事儿,老孙都会,只是水里的买卖,有些儿榔杭。”八戒道:“老猪当年总督天河,掌管了八万水兵大众,倒学得知些水性,却只怕那水里有甚么眷族老小,七窝八代的都来,我就弄他不过,一时不被他捞去耶?”行者道:“你若到他水中与他交战,却不要恋战,许败不许胜,把他引将出来,等老孙下手助你。”八戒道:“言得是,我去耶。”说声去,就剥了青锦直裰,脱了鞋,双手舞钯,分开水路,使出那当年的旧手段,跃浪翻波,撞将进去,径至水底之下,往前正走。

  却说那怪败了阵回,方才喘定,又听得有人推得水响,忽起身观看,原来是八戒执了钯推水。那怪举杖当面高呼道:“那和尚那里走!仔细看打!”八戒使钯架住道:“你是个甚么妖精,敢在此间挡路?”那妖道:“你是也不认得我。我不是那妖魔鬼怪,也不是少姓无名。”八戒道:“你既不是邪妖鬼怪,却怎生在此伤生?你端的甚么姓名,实实说来,我饶你性命。”那怪道:

  “我自小生来神气壮,乾坤万里曾游荡。英雄天下显威名,豪杰人家做模样。万国九州任我行,五湖四海从吾撞。皆因学道荡天涯,只为寻师游地旷。常年衣钵谨随身,每日心神不可放。沿地云游数十遭,到处闲行百余趟。因此才得遇真人,引开大道金光亮。先将婴儿姹女收,后把木母金公放。明堂肾水入华池,重楼肝火投心脏。三千功满拜天颜,志心朝礼明华向。玉皇大帝便加升,亲口封为卷帘将。南天门里我为尊,灵霄殿前吾称上。腰间悬挂虎头牌,手中执定降妖杖。头顶金盔晃日光,身披铠甲明霞亮。往来护驾我当先,出入随朝予在上。只因王母降蟠桃,设宴瑶池邀众将。失手打破玉玻璃,天神个个魂飞丧。

  玉皇即便怒生嗔,却令掌朝左辅相:卸冠脱甲摘官衔,将身推在杀场上。多亏赤脚大天仙,越班启奏将吾放。饶死回生不典刑,遭贬流沙东岸上。饱时困卧此山中,饿去翻波寻食饷。樵子逢吾命不存,渔翁见我身皆丧。来来往往吃人多,翻翻复复伤生瘴。你敢行凶到我门,今日肚皮有所望。莫言粗糙不堪尝,拿住消停剁鲊酱!”八戒闻言大怒,骂道:“你这泼物,全没一些儿眼色!我老猪还掐出水沫儿来哩,你怎敢说我粗糙,要剁鲊酱!看起来,你把我认做个老走硝哩。休得无礼!吃你祖宗这一钯!”那怪见钯来,使一个凤点头躲过。两个在水中打出水面,各人踏浪登波。这一场赌斗,比前不同,你看那:卷帘将,天蓬帅,各显神通真可爱。那个降妖宝杖着头轮,这个九齿钉钯随手快。跃浪振山川,推波昏世界。凶如太岁撞幛幡,恶似丧门掀宝盖。这一个赤心凛凛保唐僧,那一个犯罪滔滔为水怪。

  钯抓一下九条痕,杖打之时魂魄败。努力喜相持,用心要赌赛。

  算来只为取经人,怒气冲天不忍耐。搅得那鯾鲌鲤鳜退鲜鳞,龟鳖鼋鼍伤嫩盖;红虾紫蟹命皆亡,水府诸神朝上拜。只听得波翻浪滚似雷轰,日月无光天地怪。二人整斗有两个时辰,不分胜败。这才是铜盆逢铁帚,玉磬对金钟。

  却说那大圣保着唐僧,立于左右,眼巴巴的望着他两个在水上争持,只是他不好动手。只见那八戒虚幌一钯,佯输诈败,转回头往东岸上走。那怪随后赶来,将近到了岸边,这行者忍耐不住,撇了师父,掣铁棒,跳到河边,望妖精劈头就打。那妖物不敢相迎,飕的又钻入河内。八戒嚷道:“你这弼马温,真是个急猴子!你再缓缓些儿,等我哄他到了高处,你却阻住河边,教他不能回首呵,却不拿住他也!他这进去,几时又肯出来?”

  行者笑道:“呆子,莫嚷!莫嚷!我们且回去见师父去来。”八戒却同行者到高岸上,见了三藏。三藏欠身道:“徒弟辛苦呀。”八戒道:“且不说辛苦,只是降了妖精,送得你过河,方是万全之策。”三藏道:“你才与妖精交战何如?”八戒道:“那妖的手段,与老猪是个对手。正战处,使一个诈败,他才赶到岸上。见师兄举着棍子,他就跑了。”三藏道:“如此怎生奈何?”行者道:

  “师父放心,且莫焦恼。如今天色又晚,且坐在这崖次之下,待老孙去化些斋饭来,你吃了睡去,待明日再处。”八戒道:“说得是,你快去快来。”行者急纵云跳起去,正到直北下人家化了一钵素斋,回献师父。师父见他来得甚快,便叫:“悟空,我们去化斋的人家,求问他一个过河之策,不强似与这怪争持?”行者笑道:“这家子远得很哩!相去有五七千里之路。他那里得知水性?问他何益?”八戒道:“哥哥又来扯谎了。五七千里路,你怎么这等去来得快?”行者道:“你那里晓得,老孙的觔斗云,一纵有十万八千里。象这五七千路,只消把头点上两点,把腰躬上一躬,就是个往回,有何难哉!”八戒道:“哥啊,既是这般容易,你把师父背着,只消点点头,躬躬腰,跳过去罢了,何必苦苦的与他厮战?”行者道:“你不会驾云?你把师父驮过去不是?”八戒道:“师父的骨肉凡胎,重似泰山,我这驾云的,怎称得起?须是你的觔斗方可。”行者道:“我的觔斗,好道也是驾云,只是去的有远近些儿。你是驮不动,我却如何驮得动?自古道,遣泰山轻如芥子,携凡夫难脱红尘。象这泼魔毒怪,使摄法,弄风头,却是扯扯拉拉,就地而行,不能带得空中而去。象那样法儿,老孙也会使会弄。还有那隐身法、缩地法,老孙件件皆知。

  但只是师父要穷历异邦,不能彀超脱苦海,所以寸步难行也。

  我和你只做得个拥护,保得他身在命在,替不得这些苦恼,也取不得经来,就是有能先去见了佛,那佛也不肯把经善与你我。正叫做若将容易得,便作等闲看。”那呆子闻言,喏喏听受。   遂吃了些无菜的素食,师徒们歇在流沙河东崖次之下。

  次早,三藏道:“悟空,今日怎生区处?”行者道:“没甚区处,还须八戒下水。”八戒道:“哥哥,你要图干净,只作成我下水。”行者道:“贤弟,这番我再不急性了,只让你引他上来,我拦住河沿,不让他回去,务要将他擒了。”好八戒,抹抹脸,抖擞精神,双手拿钯到河沿,分开水路,依然又下至窝巢。那怪方才睡醒,忽听推得水响,急回头睁睛看看,见八戒执钯下至,他跳出来,当头阻住,喝道:“慢来!慢来!看杖!”八戒举钯架住道:

  “你是个甚么哭丧杖,叫你祖宗看杖!”那怪道:“你这厮甚不晓得哩!我这宝杖原来名誉大,本是月里梭罗派。吴刚伐下一枝来,鲁班制造工夫盖。里边一条金趁心,外边万道珠丝玠。名称宝杖善降妖,永镇灵霄能伏怪。只因官拜大将军,玉皇赐我随身带。或长或短任吾心,要细要粗凭意态。也曾护驾宴蟠桃,也曾随朝居上界。值殿曾经众圣参,卷帘曾见诸仙拜。养成灵性一神兵,不是人间凡器械。自从遭贬下天门,任意纵横游海外。不当大胆自称夸,天下枪刀难比赛。看你那个锈钉钯,只好锄田与筑菜!”八戒笑道:“我把你少打的泼物!且莫管甚么筑菜,只怕荡了一下儿,教你没处贴膏药,九个眼子一齐流血!

  纵然不死,也是个到老的破伤风!”那怪丢开架子,在那水底下,与八戒依然打出水面。这一番斗,比前果更不同,你看他:   宝杖轮,钉钯筑,言语不通非眷属。只因木母克刀圭,致令两下相战触。没输赢,无反复,翻波淘浪不和睦。这个怒气怎含容?

  那个伤心难忍辱。钯来杖架逞英雄,水滚流沙能恶毒。气昂昂,劳碌碌,多因三藏朝西域。钉钯老大凶,宝杖十分熟。这个揪住要往岸上拖,那个抓来就将水里沃。声如霹雳动鱼龙,云暗天昏神鬼伏。这一场,来来往往,斗经三十回合,不见强弱。八戒又使个佯输计,拖了钯走。那怪随后又赶来,拥波捉浪,赶至崖边。八戒骂道:“我把你这个泼怪!你上来!这高处,脚踏实地好打!”那妖骂道:“你这厮哄我上去,又教那帮手来哩。你下来,还在水里相斗。”原来那妖乖了,再不肯上岸,只在河沿与八戒闹吵。

  却说行者见他不肯上岸,急得他心焦性爆,恨不得一把捉来。行者道:“师父!你自坐下,等我与他个饿鹰雕食。”就纵筋斗,跳在半空,刷的落下来,要抓那妖。那妖正与八戒嚷闹,忽听得风响,急回头,见是行者落下云来,却又收了那杖,一头淬下水,隐迹潜踪,渺然不见。行者伫立岸上,对八戒说:“兄弟呀,这妖也弄得滑了。他再不肯上岸,如之奈何?”八戒道:“难!

  难!难!战不胜他,就把吃奶的气力也使尽了,只绷得个手平。”

  行者道:“且见师父去。”

  二人又到高岸,见了唐僧,备言难捉。那长老满眼下泪道:

  “似此艰难,怎生得渡!”行者道:“师父莫要烦恼。这怪深潜水底,其实难行。八戒,你只在此保守师父,再莫与他厮斗,等老孙往南海走走去来。”八戒道:“哥呵,你去南海何干?”行者道:

  “这取经的勾当,原是观音菩萨;及脱解我等,也是观音菩萨。

  今日路阻流沙河,不能前进,不得他,怎生处治?等我去请他,还强如和这妖精相斗。”八戒道:“也是,也是。师兄,你去时,千万与我上复一声:向日多承指教。”三藏道:“悟空,若是去请菩萨,却也不必迟疑,快去赶来。”

  行者即纵筋斗云,径上南海。咦!那消半个时辰,早望见普陀山境。须臾间坠下筋斗,到紫竹林外,又只见那二十四路诸天,上前迎着道:“大圣何来?”行者道:“我师有难,特来谒见菩萨。”诸天道:“请坐,容报。”那轮日的诸天,径至潮音洞口报道:“孙悟空有事朝见。”菩萨正与捧珠龙女在宝莲池畔扶栏看花,闻报,即转云岩,开门唤入。大圣端肃皈依参拜,菩萨问曰:

  “你怎么不保唐僧?为甚事又来见我?”行者启上道:“菩萨,我师父前在高老庄,又收了一个徒弟,唤名猪八戒,多蒙菩萨又赐法讳悟能。才行过黄风岭,今至八百里流沙河,乃是弱水三千,师父已是难渡。河中又有个妖怪,武艺高强,甚亏了悟能与他水面上大战三次,只是不能取胜,被他拦阻,不能渡河。因此特告菩萨,望垂怜悯。济渡他一济渡。”菩萨道:“你这猴子,又逞自满,不肯说出保唐僧的话来么?”行者道:“我们只是要拿住他,教他送我师父渡河。水里事,我又弄不得精细,只是悟能寻着他窝巢,与他打话,想是不曾说出取经的勾当。”菩萨道:

  “那流沙河的妖怪,乃是卷帘大将临凡,也是我劝化的善信,教他保护取经之辈。你若肯说出是东土取经人呵,他决不与你争持,断然归顺矣。”行者道:“那怪如今怯战,不肯上崖,只在水里潜踪,如何得他归顺?我师如何得渡弱水?”

  菩萨即唤惠岸,袖中取出一个红葫芦儿,吩咐道:“你可将此葫芦,同孙悟空到流沙河水面上,只叫悟净,他就出来了。先要引他归依了唐僧,然后把他那九个骷髅穿在一处,按九宫布列,却把这葫芦安在当中,就是法船一只,能渡唐僧过流沙河界。”惠岸闻言,谨遵师命,当时与大圣捧葫芦出了潮音洞,奉法旨辞了紫竹林。有诗为证,诗曰:五行匹配合天真,认得从前旧主人。炼已立基为妙用,辨明邪正见原因。金来归性还同类,木去求情共复沦。二土全功成寂寞,调和水火没纤尘。

  他两个不多时按落云头,早来到流沙河岸。猪八戒认得是木叉行者,引师父上前迎接。那木叉与三藏礼毕,又与八戒相见。八戒道:“向蒙尊者指示,得见菩萨,我老猪果遵法教,今喜拜了沙门。这一向在途中奔碌,未及致谢,恕罪恕罪。”行者道:

  “且莫叙阔,我们叫唤那厮去来。”三藏道:“叫谁?”行者道:“老孙见菩萨,备陈前事。菩萨说:这流沙河的妖怪,乃是卷帘大将临凡,因为在天有罪,堕落此河,忘形作怪。他曾被菩萨劝化,愿归师父往西天去的。但是我们不曾说出取经的事情,故此苦苦争斗。菩萨今差木叉,将此葫芦,要与这厮结作法船,渡你过去哩。”三藏闻言,顶礼不尽,对木叉作礼道:“万望尊者作速一行。”那木叉捧定葫芦,半云半雾,径到了流沙河水面上,厉声高叫道:“悟净!悟净!取经人在此久矣,你怎么还不归顺!”却说那怪惧怕猴王,回于水底,正在窝中歇息,只听得叫他法名,情知是观音菩萨;又闻得说“取经人在此”,他也不惧斧钺,急翻波伸出头来,又认得是木叉行者。你看他笑盈盈,上前作礼道:“尊者失迎,菩萨今在何处?”木叉道:“我师未来,先差我来吩咐你早跟唐僧做个徒弟。叫把你项下挂的骷髅与这个葫芦,按九宫结做一只法船,渡他过此弱水。”悟净道:“取经人却在那里?”木叉用手指道:“那东岸上坐的不是?”悟净看见了八戒道:“他不知是那里来的个泼物,与我整斗了这两日,何曾言着一个取经的字儿?”又看见行者,道:“这个主子,是他的帮手,好不利害!我不去了。”木叉道:“那是猪八戒,这是孙行者,俱是唐僧的徒弟,俱是菩萨劝化的,怕他怎的?我且和你见唐僧去。”那悟净才收了宝杖,整一整黄锦直裰,跳上岸来,对唐僧双膝跪下道:“师父,弟子有眼无珠,不认得师父的尊容,多有冲撞,万望恕罪。”八戒道:“你这脓包,怎的早不皈依,只管要与我打?是何说话!”行者笑道:“兄弟,你莫怪他,还是我们不曾说出取经的事样与姓名耳。”长老道:“你果肯诚心皈依吾教么?”悟净道:“弟子向蒙菩萨教化,指河为姓,与我起了法名,唤做沙悟净,岂有不从师父之理!”三藏道:“既如此,”叫:“悟空,取戒刀来,与他落了发。”大圣依言,即将戒刀与他剃了头。   又来拜了三藏,拜了行者与八戒,分了大小。三藏见他行礼,真象个和尚家风,故又叫他做沙和尚。木叉道:“既秉了迦持,不必叙烦,早与作法船去来。”那悟净不敢怠慢,即将颈项下挂的骷髅取下,用索子结作九宫,把菩萨葫芦安在当中,请师父下岸。那长老遂登法船,坐于上面,果然稳似轻舟。左有八戒扶持,右有悟净捧托,孙行者在后面牵了龙马半云半雾相跟,头直上又有木叉拥护,那师父才飘然稳渡流沙河界,浪静风平过弱河。真个也如飞似箭,不多时,身登彼岸,得脱洪波,又不拖泥带水,幸喜脚干手燥,清净无为,师徒们脚踏实地。那木叉按祥云,收了葫芦,又只见那骷髅一时解化作九股阴风,寂然不见。三藏拜谢了木叉,顶礼了菩萨。正是木叉径回东洋海,三藏上马却投西。毕竟不知几时才得正果求经,且听下回分解。

查看目录 >> 《西游记》


国学迷 人倫大統賦二卷 顯志堂稿十二卷附夢柰詩稿一卷 爾雅正郭三卷 西政叢書三十一種 [光緒]樂亭縣志十五卷首一卷末一卷 聽蟬書屋詩錄十二卷 承機彙參一卷 山海經十八卷附二卷 古學鴻裁十五卷詩學鴻裁二卷 濂亭文集八卷 蘇門山人詩鈔三卷 光緒癸卯恩科山西鄉試闈墨不分卷 [光緒]榆社縣志十卷首一卷末一卷 常鶴儔課藝 韓子粹言一卷 三元甲子燈 堂集五十卷補遺二卷續集八卷 中西紀事二十四卷 新編意中情傳二十二卷二十二回 東川書院公業紀要不分卷 六子書六十卷 霜紅龕集四十卷附錄三卷年譜一卷 江寧同官錄 榆園叢刻十八種 補後漢書藝文志四卷 握機經 九谷集六卷 塵遠齋賦賸一卷 祛邪應節 李義山集不分卷 保甲書輯要四卷 紫薇花館集 吳詩集覧二十卷 圖註八十一難經辨真四卷 船山遺書六十三種 [湖南寧鄉]潙寧易氏支譜七卷 資治通鑑二百九十四卷 王壽同行狀 [同治]續纂江寧府志十五卷首一卷 四溟詩話四卷 式訓堂叢書 敺蠱燃犀錄一卷附錄一卷 别雅訂五卷 隨園詩文集七十四卷 澹語一卷 改良八郎探母 漢隸字源五卷碑目一卷 未來戰國志十九回 秦修石經字像册四卷 訂正仲景全書傷寒論註十七卷 咫進齋叢書三集三十七種 文選樓叢書 段氏說文注訂八卷 太上本相經 光緒二年丙子正科湖北鄉試 地理宗旨四種 人海叢談 秋聲集四卷 桐葉山房詩草十六卷 甲申傳信錄十卷 倘湖樵書七_來集之輯.djvu 倘湖樵書八_來集之輯.djvu 倘湖樵書九_來集之輯.djvu 倘湖樵書十_來集之輯.djvu 倘湖樵書十一_來集之輯.djvu 倘湖樵書十二_來集之輯.djvu 博學彙書一_來集之輯.djvu 博學彙書二_來集之輯.djvu 博學彙書三_來集之輯.djvu 博學彙書四_來集之輯.djvu 博學彙書六_來集之輯.djvu 博學彙書七_來集之輯.djvu 博學彙書八_來集之輯.djvu 博學彙書九_來集之輯.djvu 博學彙書十_來集之輯.djvu 博學彙書十一_來集之輯.djvu 博學彙書十二_來集之輯.djvu 博學彙書十三_來集之輯.djvu 堯山堂外紀一_蔣一葵輯.djvu 堯山堂外紀二_蔣一葵輯.djvu 堯山堂外紀三_蔣一葵輯.djvu 堯山堂外紀四_蔣一葵輯.djvu 堯山堂外紀五_蔣一葵輯.djvu 堯山堂外紀六_蔣一葵輯.djvu 堯山堂外紀七_蔣一葵輯.djvu 堯山堂外紀八_蔣一葵輯.djvu 堯山堂外紀九_蔣一葵輯.djvu 堯山堂外紀十_蔣一葵輯.djvu 堯山堂外紀十一_蔣一葵輯.djvu 堯山堂外紀十二_蔣一葵輯.djvu 堯山堂外紀十三_蔣一葵輯.djvu 堯山堂外紀十四_蔣一葵輯.djvu 堯山堂外紀十五_蔣一葵輯.djvu 堯山堂外紀十六_蔣一葵輯.djvu 堯山堂外紀十七_蔣一葵輯.djvu 堯山堂外紀十八_蔣一葵輯.djvu 堯山堂外紀十九_蔣一葵輯.djvu 堯山堂外紀二十_蔣一葵輯.djvu 堯山堂外紀二十一_蔣一葵輯.djvu 堯山堂外紀二十二_蔣一葵輯.djvu 堯山堂外紀二十三_蔣一葵輯.djvu 堯山堂外紀二十四_蔣一葵輯.djvu 堯山堂外紀二十五_蔣一葵輯.djvu 堯山堂外紀二十六_蔣一葵輯.djvu 堯山堂外紀二十七_蔣一葵輯.djvu 堯山堂外紀二十八_蔣一葵輯.djvu 堯山堂外紀二十九_蔣一葵輯.djvu 堯山堂外紀三十_蔣一葵輯.djvu 堯山堂外紀三十一_蔣一葵輯.djvu 堯山堂外紀三十二_蔣一葵輯.djvu 堯山堂外紀三十三_蔣一葵輯.djvu 堯山堂外紀三十四_蔣一葵輯.djvu 堯山堂外紀三十五_蔣一葵輯.djvu 堯山堂外紀三十六_蔣一葵輯.djvu 堯山堂外紀三十七_蔣一葵輯.djvu 堯山堂外紀三十八_蔣一葵輯.djvu 堯山堂外紀三十九_蔣一葵輯.djvu 堯山堂外紀四十_蔣一葵輯.djvu 堯山堂外紀四十一_蔣一葵輯.djvu 堯山堂外紀四十二_蔣一葵輯.djvu 堯山堂外紀四十三_蔣一葵輯.djvu 堯山堂外紀四十四_蔣一葵輯.djvu 堯山堂外紀四十五_蔣一葵輯.djvu 堯山堂外紀四十六_蔣一葵輯.djvu 堯山堂外紀四十七_蔣一葵輯.djvu 堯山堂外紀四十八_蔣一葵輯.djvu 筆記_陳繼儒輯.djvu 珍珠船一_陳繼儒輯.djvu 珍珠船二_陳繼儒輯.djvu 珍珠船三_陳繼儒輯.djvu 珍珠船四_陳繼儒輯.djvu 銷夏部一_陳繼儒輯.djvu 銷夏部二_陳繼儒輯.djvu 辟寒部一_陳繼儒輯.djvu 辟寒部二_陳繼儒輯.djvu 古今韻史一_陳繼儒輯.djvu 古今韻史二_陳繼儒輯.djvu 古今韻史三_陳繼儒輯.djvu 古今韻史四_陳繼儒輯.djvu 古今韻史五_陳繼儒輯.djvu 福壽全書一_陳繼儒輯.djvu 福壽全書二_陳繼儒輯.djvu 福壽全書三_陳繼儒輯.djvu 福壽全書四_陳繼儒輯.djvu 福壽全書五_陳繼儒輯.djvu 福壽全書六_陳繼儒輯.djvu 可如一_董德鏞撰.djvu 可如二_董德鏞撰.djvu 可如三_董德鏞撰.djvu 枕函小史一_閔於忱撰.djvu 枕函小史二_閔於忱撰.djvu 枕函小史三_閔於忱撰.djvu 枕函小史四_閔於忱撰.djvu 萃古名言一_趙民獻輯.djvu 萃古名言二_趙民獻輯.djvu 萃古名言三_趙民獻輯.djvu 萃古名言四_趙民獻輯.djvu 昨非庵日纂一_鄭瑄輯.djvu 昨非庵日纂二_鄭瑄輯.djvu 昨非庵日纂三_鄭瑄輯.djvu 昨非庵日纂四_鄭瑄輯.djvu 昨非庵日纂五_鄭瑄輯.djvu 昨非庵日纂六_鄭瑄輯.djvu 昨非庵日纂七_鄭瑄輯.djvu 昨非庵日纂八_鄭瑄輯.djvu 昨非庵日纂九_鄭瑄輯.djvu 昨非庵日纂二集一_鄭瑄輯.djvu 昨非庵日纂二集二_鄭瑄輯.djvu 昨非庵日纂二集三_鄭瑄輯.djvu 昨非庵日纂二集四_鄭瑄輯.djvu 昨非庵日纂二集五_鄭瑄輯.djvu 昨非庵日纂二集六_鄭瑄輯.djvu 昨非庵日纂二集七_鄭瑄輯.djvu 昨非庵日纂二集八_鄭瑄輯.djvu 昨非庵日纂二集九_鄭瑄輯.djvu 昨非庵日纂三集一_鄭瑄輯.djvu 昨非庵日纂三集二_鄭瑄輯.djvu 昨非庵日纂三集三_鄭瑄輯.djvu 昨非庵日纂三集四_鄭瑄輯.djvu 昨非庵日纂三集五_鄭瑄輯.djvu 青囊道书 青城之祸 青天坠 青女 青女司令 青女司寒 青女司霜 青女月 青女霜 青女飞霜 青娥 青娥借霜 青娥偷药 青娥换玉鞍 青娥殿脚 青宫 青山一发 青山白云人 青山石妇 青州 青州曲 青州酒 青帝 青帝子 青李 青李书 青梅竹马 青楼梦 青毡故物 青毡旧 青毡物 青油 青油上客 青油士 青油幕下 青油幕府 青油车骑 青泥 青海骢 青溪妹 青溪小妹 青溪小姑 青照 青牛出函关 青牛句 青牛师 青牛文梓 青牛游 青牛真气 青牛紫气 青牛翁 青牛老人 青牛西去 青琐偷香 青琐拜 青琐窥韩 青琐郎 青琴 青田 青田白鹤 青田翁 青田酒 青白其眼 青皇 青目 青盻 青盼 青眄 青眷 青眸 青眼 青眼客 青眼郎 青睐 青禽 青竹一龙骑 青竹化为龙 青管梦 青箱 青箱传学 青箱学 青箱家 青精 青精稻 青精饭 青紫可拾 青紫当拾 青缃 青缃学 青缰白马 青羽 青翼 青腰玉女 青蒲 青蒲之奏 青蒲直臣 青蒲裹画轮 青蓝冰水 青藜 青藜太乙 青藜杖 青藜火 青藜灯 青藜焰 青藜照 青藜照夜 青藜照字 青藜照牖 青藜照阁 青藜阁下 青蘋末 青蚨 青蝇 青蝇乱白黑 青蝇作吊 青蝇吊 青蝇报赦 青蝇染白 青蝇点玉 青蝇点璧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