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古今图书集成 | 历史人物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索引 | 字体转换器 | 篆书识别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电子书下载 | 哈佛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字形演变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集部 > 小说 > 西游记 >

第十回 二将军宫门镇鬼 唐太宗地府还魂

第十回 二将军宫门镇鬼 唐太宗地府还魂

  却说太宗与魏征在便殿对弈,一递一着,摆开阵势。正合《烂柯经》云:博弈之道,贵乎严谨。高者在腹,下者在边,中者在角,此棋家之常法。法曰:宁输一子,不失一先。击左则视右,攻后则瞻前。有先而后,有后而先。两生勿断,皆活勿连。阔不可太疏,密不可太促。与其恋子以求生,不若弃之而取胜;与其无事而独行,不若固之而自补。彼众我寡,先谋其生;我众彼寡,务张其势。善胜者不争,善阵者不战;善战者不败,善败者不乱。夫棋始以正合,终以奇胜。凡敌无事而自补者,有侵绝之意;弃小而不救者,有图大之心。随手而下者,无谋之人;不思而应者,取败之道。《诗》云:“惴惴小心,如临于谷。”此之谓也。诗曰,   棋盘为地子为天,色按阴阳造化全。   下到玄微通变处,笑夸当日烂柯仙。

  君臣两个对弈此棋,正下到午时三刻,一盘残局未终,魏征忽然踏伏在案边,鼾鼾盹睡。太宗笑曰:“贤卿真是匡扶社稷之心劳同”派。其学说为后期儒家批驳,秦以后衰歇。著作仅存,创立江山之力倦,所以不觉盹睡。”太宗任他睡着,更不呼唤,不多时,魏征醒来,俯伏在地道:“臣该万死!臣该万死!却才晕困,不知所为,望陛下赦臣慢君之罪。”太宗道:“卿有何慢罪?且起来,拂退残棋,与卿从新更着。”魏征谢了恩,却才拈子在手,只听得朝门外大呼小叫。原来是秦叔宝、徐茂功等,将着一个血淋的龙头,掷在帝前,启奏道:“陛下,海浅河枯曾有见,这般异事却无闻。”太宗与魏征起身道:“此物何来?”

  叔宝、茂功道:“千步廊南,十字街头,云端里落下这颗龙头,微臣不敢不奏。”唐王惊问魏征:“此是何说?”魏征转身叩头道:   “是臣才一梦斩的。”唐王闻言,大惊道:“贤卿盹睡之时,又不曾见动身动手,又无刀剑,如何却斩此龙?”魏征奏道:“主公,臣的身在君前,梦离陛下。身在君前对残局,合眼朦胧;梦离陛下乘瑞云,出神抖搜。那条龙,在剐龙台上,被天兵将绑缚其中。是臣道:‘你犯天条,合当死罪。我奉天命,斩汝残生。’龙闻哀苦,臣抖精神。龙闻哀苦,伏爪收鳞甘受死;臣抖精神,撩衣进步举霜锋。扢扠一声刀过处,龙头因此落虚空。”太宗闻言,心中悲喜不一。喜者夸奖魏征好臣,朝中有此豪杰,愁甚江山不稳?悲者谓梦中曾许救龙,不期竟致遭诛。只得强打精神,传旨着叔宝将龙头悬挂市曹,晓谕长安黎庶,一壁厢赏了魏征,众官散讫。当晚回宫,心中只是忧闷,想那梦中之龙,哭啼啼哀告求生,岂知无常,难免此患。思念多时,渐觉神魂倦怠,身体不安。当夜二更时分,只听得宫门外有号泣之声,太宗愈加惊恐。正朦胧睡间,又见那泾河龙王,手提着一颗血淋淋的首级,高叫:“唐太宗!还我命来!还我命来!你昨夜满口许诺救我,怎么天明时反宣人曹官来斩我?你出来,你出来!我与你到阎君处折辨折辨!”他扯住太宗,再三嚷闹不放,太宗箝口难言,只挣得汗流遍体。正在那难分难解之时,只见正南上香云缭绕,彩雾飘飘,有一个女真人上前,将杨柳枝用手一摆,那没头的龙,悲悲啼啼,径往西北而去。原来这是观音菩萨,领佛旨上东土寻取经人,此住长安城都土地庙里,夜闻鬼泣神号,特来喝退业龙,救脱皇帝。那龙径到阴司地狱具告不题。

  却说太宗苏醒回来,只叫“有鬼!有鬼!”慌得那三宫皇后,六院嫔妃,与近侍太监,战兢兢一夜无眠。不觉五更三点老师。公元前335年在雅典吕克昂建立自己的学园,其学派,那满朝文武多官,都在朝门外候朝。等到天明,犹不见临朝,唬得一个个惊惧踌躇。及日上三竿,方有旨意出来道:“朕心不快,众官免朝。”不觉倏五七日,众官忧惶,都正要撞门见驾问安,只见太后有旨,召医官入宫用药,众人在朝门等候讨信。少时,医官出来,众问何疾。医官道:“皇上脉气不正,虚而又数,狂言见鬼,又诊得十动一代,五脏无气,恐不讳只在七日之内矣。”众官闻言大惊失色。正怆惶间,又听得太后有旨宣徐茂功、护国公、尉迟公见驾。三公奉旨,急入到分宫楼下。拜毕,太宗正色强言道:“贤卿,寡人十九岁领兵,南征北伐,东挡西除,苦历数载,更不曾见半点邪崇,今日却反见鬼!”尉迟公道:“创立江山,杀人无数,何怕鬼乎?”太宗道:“卿是不信。朕这寝宫门外,入夜就抛砖弄瓦,鬼魅呼号,着然难处。白日犹可,昏夜难禁。”   叔宝道:“陛下宽心,今晚臣与敬德把守宫门,看有甚么鬼祟。”

  太宗准奏,茂功谢恩而出。当日天晚,各取披挂,他两个介胄整齐,执金瓜钺斧,在宫门外把守。好将军!你看他怎生打扮:头戴金盔光烁烁,身披铠甲龙鳞。护心宝镜幌祥云,狮蛮收紧扣,绣带彩霞新。这一个凤眼朝天星斗怕,那一个环睛映电月光浮。他本是英雄豪杰旧勋臣,只落得千年称户尉,万古作门神。

  二将军侍立门旁,一夜天晚,更不曾见一点邪崇。是夜,太宗在宫,安寝无事,晓来宣二将军,重重赏劳道:“朕自得疾,数日不能得睡,今夜仗二将军威势甚安。卿且请出安息安息,待晚间再一护卫。”二将谢恩而出。遂此二三夜把守俱安,只是御膳减损,病转觉重。太宗又不忍二将辛苦,又宣叔宝、敬德与杜、房诸公入宫,吩咐道:“这两日朕虽得安,却只难为秦、胡二将军彻夜辛苦。朕欲召巧手丹青,传二将军真容,贴于门上,免得劳他,如何?”众臣即依旨,选两个会写真的,着胡、秦二公依前披挂,照样画了,贴在门上,夜间也即无事。

  如此二三日,又听得后宰门乒乓乒乓砖瓦乱响,晓来急宣众臣曰:“连日前门幸喜无事,今夜后门又响,却不又惊杀寡人也!”茂功进前奏道:“前门不安,是敬德、叔宝护卫;后门不安,该着魏征护卫。”太宗准奏,又宣魏征今夜把守后门。征领旨,当夜结束整齐,提着那诛龙的宝剑,侍立在后宰门前,真个的好英雄也!他怎生打扮:熟绢青巾抹额,锦袍玉带垂腰,兜风氅袖采霜飘,压赛垒荼神貌。脚踏乌靴坐折,手持利刃凶骁。圆睁两眼四边瞧,那个邪神敢到?一夜通明,也无鬼魅。虽是前后门无事,只是身体渐重。一日,太后又传旨,召众臣商议殡殓后事。太宗又宣徐茂功,吩咐国家大事,叮嘱仿刘蜀主托孤之意。言毕,沐浴更衣,待时而已。旁闪魏征,手扯龙衣,奏道:

  “陛下宽心,臣有一事,管保陛下长生。”太宗道:“病势已入膏肓,命将危矣,如何保得?”征云:“臣有书一封,进与陛下,捎去到冥司,付酆都判官崔珪。”太宗道:“崔珪是谁?”征云:“崔珪乃是太上先皇帝驾前之臣,先受兹州令,后升礼部侍郎。在日与臣八拜为交,相知甚厚。他如今已死,现在阴司做掌生死文簿的酆都判官,梦中常与臣相会。此去若将此书付与他,他念微臣薄分,必然放陛下回来,管教魂魄还阳世,定取龙颜转帝都。”太宗闻言,接在手中,笼入袖里,遂瞑目而亡。那三宫六院、皇后嫔妃、侍长储君及两班文武,俱举哀戴孝,又在白虎殿上,停着梓宫不题。

  却说太宗渺渺茫茫,魂灵径出五凤楼前,只见那御林军马,请大驾出朝采猎。太宗欣然从之,缥渺而去。行多时“心者,神明之主,万物之统也。”隋唐佛学把心看成人的一,人马俱无。独自个散步荒郊草野之间。正惊惶难寻道路,只见那一边,有一人高声大叫道:“大唐皇帝,往这里来!往这里来!”太宗闻言,抬头观看,只见那人:头顶乌纱,腰围犀角。头顶乌纱飘软带,腰围犀角显金厢。手擎牙笏凝祥霭,身着罗袍隐瑞光。

  脚踏一双粉底靴,登云促雾;怀揣一本生死簿,注定存亡。鬓发蓬松飘耳上,胡须飞舞绕腮旁。昔日曾为唐国相,如今掌案侍阎王。太宗行到那边,只见他跪拜路旁,口称“陛下,赦臣失悮远迎之罪!”太宗问曰:“你是何人?因甚事前来接拜?”那人道:

  “微臣半月前,在森罗殿上,见泾河鬼龙告陛下许救反诛之故,第一殿秦广大王即差鬼使催请陛下,要三曹对案。臣已知之,故来此间候接,不期今日来迟,望乞恕罪恕罪。”太宗道:“你姓甚名谁?是何官职?”那人道:“微臣存日,在阳曹侍先君驾前,为兹州令,后拜礼部侍郎,姓崔名珪。今在阴司,得受酆都掌案判官。”太宗大喜,近前来御手忙搀道:“先生远劳。朕驾前魏征有书一封,正寄与先生,却好相遇。”判官谢恩,问书在何处。太宗即向袖中取出递与崔珪。珪拜接了,拆封而看。其书曰:辱爱弟魏征,顿首书拜大都案契兄崔老先生台下:忆昔交游,音容如在。倏尔数载,不闻清教。常只是遇节令设蔬品奉祭,未卜享否?又承不弃,梦中临示,始知我兄长大人高迁。奈何阴阳两隔,天各一方,不能面觌。今因我太宗文皇帝倏然而故,料是对案三曹,必然得与兄长相会。万祈俯念生日交情,方便一二,放我陛下回阳,殊为爱也。容再修谢。不尽。”那判官看了书,满心欢喜道:“魏人曹前日梦斩老龙一事,臣已早知,甚是夸奖不尽。又蒙他早晚看顾臣的子孙,今日既有书来,陛下宽心,微臣管送陛下还阳,重登玉阙。”太宗称谢了。

  二人正说间,只见那边有一对青衣童子,执幢幡宝盖,高叫道:“阎王有请,有请。”太宗遂与崔判官并二童子举步前进。

  忽见一座城,城门上挂着一面大牌,上写着“幽冥地府鬼门关”七个大金字。那青衣将幢幡摇动,引太宗径入城中,顺街而走。

  只见那街旁边有先主李渊,先兄建成,故弟元吉,上前道:“世民来了!世民来了!”那建成、元吉就来揪打索命。太宗躲闪不及,被他扯住。幸有崔判官唤一青面獠牙鬼使,喝退了建成、元吉,太宗方得脱身而去。行不数里,见一座碧瓦楼台,真个壮丽,但见:飘飘万迭彩霞堆,隐隐千条红雾现。耿耿檐飞怪兽头,辉辉瓦迭鸳鸯片。门钻几路赤金钉,槛设一横白玉段。窗牖近光放晓烟,帘栊幌亮穿红电。楼台高耸接青霄,廊庑平排连宝院。兽鼎香云袭御衣,绛纱灯火明宫扇。左边猛烈摆牛头,右下峥嵘罗马面。接亡送鬼转金牌,引魄招魂垂素练。唤作阴司总会门,下方阎老森罗殿。太宗正在外面观看,只见那壁厢环珮叮噹,仙香奇异,外有两对提烛,后面却是十代阎王降阶而至。是那十代阎君:秦广王、楚江王、宋帝王、仵官王、阎罗王、平等王、泰山王、都市王、卞城王、转轮王。

  十王出在森罗宝殿,控背躬身迎迓太宗。太宗谦下,不敢前行,十王道:“陛下是阳间人王,我等是阴间鬼王,分所当然,何须过让?”太宗道:“朕得罪麾下,岂敢论阴阳人鬼之道?”逊之不已。太宗前行,径入森罗殿上,与十王礼毕,分宾主坐定。

  约有片时,秦广王拱手而进言曰:“泾河鬼龙告陛下许救而反杀之,何也?”太宗道:“朕曾夜梦老龙求救,实是允他无事,不期他犯罪当刑,该我那人曹官魏征处斩。朕宣魏征在殿着棋,不知他一梦而斩。这是那人曹官出没神机,又是那龙王犯罪当死,岂是朕之过也?”十王闻言,伏礼道:“自那龙未生之前,南斗星死簿上已注定该遭杀于人曹之手,我等早已知之。但只是他在此折辩,定要陛下来此三曹对案,是我等将他送入轮藏,转生去了。今又有劳陛下降临,望乞恕我催促之罪。”言毕,命掌生死簿判官:“急取簿子来,看陛下阳寿天禄该有几何?”崔判官急转司房,将天下万国国王天禄总簿,先逐一检阅,只见南赡部洲大唐太宗皇帝注定贞观一十三年。崔判官吃了一惊,急取浓墨大笔,将“一”字上添了两画,却将簿子呈上。十王从头看时,见太宗名下注定三十三年,阎王惊问:“陛下登基多少年了?”太宗道:“朕即位,今一十三年了。”阎王道:“陛下宽心勿虑,还有二十年阳寿。此一来已是对案明白,请返本还阳。”

  太宗闻言,躬身称谢。十阎王差崔判官、朱太尉二人,送太宗还魂。太宗出森罗殿,又起手问十王道:“朕宫中老少安否如何?”

  十王道:“俱安,但恐御妹寿似不永。”太宗又再拜启谢:“朕回阳世,无物可酬谢,惟答瓜果而已。”十王喜曰:“我处颇有东瓜西瓜,只少南瓜。”太宗道:“朕回去即送来,即送来。”从此遂相揖而别。

  那太尉执一首引魂幡,在前引路,崔判官随后保着太宗,径出幽司。太宗举目而看,不是旧路,问判官曰:“此路差矣?”

  判官道:“不差。阴司里是这般,有去路,无来路。如今送陛下自转轮藏出身,一则请陛下游观地府,一则教陛下转托超生。”

  太宗只得随他两个,引路前来。径行数里,忽见一座高山,阴云垂地,黑雾迷空。太宗道:“崔先生,那厢是甚么山?”判官道:   “乃幽冥背阴山。”太宗悚惧道:“朕如何去得?”判官道:“陛下宽心,有臣等引领。”太宗战战兢兢,相随二人,上得山岩,抬头观看,只见:形多凸凹,势更崎岖。峻如蜀岭,高似庐岩。非阳世之名山,实阴司之险地。荆棘丛丛藏鬼怪,石崖磷磷隐邪魔。   耳畔不闻兽鸟噪,眼前惟见鬼妖行。阴风飒飒,黑雾漫漫。阴风飒飒,是神兵口内哨来烟;黑雾漫漫,是鬼祟暗中喷出气。一望高低无景色,相看左右尽猖亡。那里山也有,峰也有,岭也有,洞也有,涧也有;只是山不生草,峰不插天,岭不行客,洞不纳云,涧不流水。岸前皆魍魉,岭下尽神魔。洞中收野鬼,涧底隐邪魂。山前山后,牛头马面乱喧呼;半掩半藏,饿鬼穷魂时对泣。催命的判官,急急忙忙传信票;追魂的太尉,吆吆喝喝趱公文。急脚子旋风滚滚,勾司人黑雾纷纷。太宗全靠着那判官保护,过了阴山。前进,又历了许多衙门,一处处俱是悲声振耳,恶怪惊心。太宗又道:“此是何处?”判官道:“此是阴山背后一十八层地狱。”太宗道:“是那十八层?”判官道:“你听我说:吊筋狱、幽枉狱、火坑狱,寂寂寥寥,烦烦恼恼,尽皆是生前作下千般业,死后通来受罪名。酆都狱、拔舌狱、剥皮狱,哭哭啼啼,凄凄惨惨,只因不忠不孝伤天理,佛口蛇心堕此门。磨捱狱、碓捣狱、车崩狱,皮开肉绽,抹嘴咨牙,乃是瞒心昧己不公道,巧语花言暗损人。寒冰狱、脱壳狱、抽肠狱,垢面蓬头,愁眉皱眼,都是大斗小秤欺痴蠢,致使灾屯累自身。油锅狱、黑暗狱、刀山狱,战战兢兢,悲悲切切,皆因强暴欺良善,藏头缩颈苦伶仃。

  血池狱、阿鼻狱、秤杆狱,脱皮露骨,折臂断筋,也只为谋财害命,宰畜屠生,堕落千年难解释,沉沦永世下翻身。一个个紧缚牢栓,绳缠索绑,差些赤发鬼、黑脸鬼,长枪短剑;牛头鬼、马面鬼,铁简铜锤。只打得皱眉苦面血淋淋,叫地叫天无救应。正是人生却莫把心欺,神鬼昭彰放过谁?善恶到头终有报,只争来早与来迟。”太宗听说,心中惊惨。

  进前又走不多时,见一伙鬼卒,各执幢幡,路旁跪下道:

  “桥梁使者来接。”判官喝令起去,上前引着太宗,从金桥而过。

  太宗又见那一边有一座银桥,桥上行几个忠孝贤良之辈,公平正大之人,亦有幢幡接引;那壁厢又有一桥,寒风滚滚,血浪滔滔,号泣之声不绝。太宗问道:“那座桥是何名色?”判官道:“陛下,那叫做奈河桥。若到阳间,切须传记,那桥下都是些奔流浩浩之水,险峻窄窄之路。俨如匹练搭长江,却似火坑浮上界。阴气逼人寒透骨,腥风扑鼻味钻心。波翻浪滚,往来并没渡人船;

  赤脚蓬头,出入尽皆作业鬼。桥长数里,阔只三皻,高有百尺,深却千重。上无扶手栏杆,下有抢人恶怪。枷杻缠身,打上奈河险路。你看那桥边神将甚凶顽,河内孽魂真苦恼,桠杈树上,挂的是肯红黄紫色丝衣;壁斗崖前,蹲的是毁骂公婆淫泼妇。

  铜蛇铁狗任争餐,永堕奈河无出路。诗曰:时闻鬼哭与神号,血水浑波万丈高。无数牛头并马面,狰狞把守奈河桥。”正说间,那几个桥梁使者,早已回去了。太宗心又惊惶,点头暗叹,默默悲伤,相随着判官、太尉,早过了奈河恶水,血盆苦界。前又到枉死城,只听哄哄人嚷,分明说“李世民来了!李世民来了!”太宗听叫,心惊胆战。见一伙拖腰折臂、有足无头的鬼魅,上前拦住,都叫道:还我命来!还我命来!”慌得那太宗藏藏躲躲,只叫“崔先生救我!崔先生救我!”判官道:陛下,那些人都是那六十四处烟尘,七十二处草寇,众王子、众头目的鬼魂;尽是枉死的冤业,无收无管,不得超生,又无钱钞盘缠,都是孤寒饿鬼。陛下得些钱钞与他,我才救得哩。”太宗道:“寡人空身到此,却那里得有钱钞?”判官道:“陛下,阳间有一人,金银若干,在我这阴司里寄放。陛下可出名立一约,小判可作保,且借他一库,给散这些饿鬼,方得过去。”太宗问曰:“此人是谁?”判官道:“他是河南开封府人氏,姓相名良,他有十三库金银在此。陛下若借用过他的,到阳间还他便了。”太宗甚喜,情愿出名借用。遂立了文书与判官,借他金银一库,着太尉尽行给散。判官复吩咐道:“这些金银,汝等可均分用度,放你大唐爷爷过去,他的阳寿还早哩。我领了十王钧语,送他还魂,教他到阳间做一个水陆大会,度汝等超生,再休生事。”众鬼闻言,得了金银,俱唯唯而退。判官令太尉摇动引魂幡,领太宗出离了枉死城中,奔上平阳大路,飘飘荡荡而去。毕竟不知从那条路出身,且听下回分解。

查看目录 >> 《西游记》


国学迷 千九百十六年及千九百十七年「利牙」附近之戰鬥_程警齋楊德炎譯陸軍大學北京.djvu 千九百十五年二月東普「馬勞倫」Masuren地方之冬季作戰_程警齋楊德炎譯陸軍大學北京.djvu 千九百十七年十月二十三日「嗎魯滅左穩」Molmaison法軍之攻擊_程警齋楊德炎譯陸軍大學北京.djvu 「嗎魯滅左穩」Malmaison會戰前法軍步兵第三十八師之攻擊計劃_程警齋楊德炎譯陸軍大學北京.djvu 自動戰車隊之戰鬥_程警齋楊德炎譯陸軍大學北京.djvu 對於「他大尼裡」Dardanelles英法軍之作戰其一_程警齋楊德炎譯陸軍大學北京.djvu 對於「他大尼裡」Dardanelles英法軍之作戰其二_程警齋楊德炎譯陸軍大學北京.djvu 千九百十五年由大局觀察之世界戰史_程警齋楊德炎譯陸軍大學北京.djvu 千九百十六年由大局觀察之世界戰史_程警齋楊德炎譯陸軍大學北京.djvu 日本民權發達史_植原悅二郎著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日本的過去現在和未來_李凡夫著上海雜誌公司上海.djvu 日本二千六百年史_籐谷操著北京中華法令編印館北京.djvu 日本史略_丘日新中日文化協會南京.djvu 日本現代史_蘇聯久可夫著不二書店上海.djvu 偉大十月社會主義革命卅一週年紀念一九四八年十一月六日在莫斯科蘇維埃慶祝會上的報告_莫洛托夫著東北書店哈爾濱.djvu 蘇聯的真相_艾迪著青年協會書局上海.djvu 今日之蘇聯_吳清友編著讀書出版社.djvu 蘇聯人民在列寧-斯大林旗幟下向勝利前進一九四四年一月二十一日在列寧逝世第二十週年紀念大會上的報告_謝爾巴科夫著外國文書籍出版局莫斯科.djvu 蘇聯偉大保衛祖國戰爭中的游擊運動_包諾馬林科著外國文書籍出版局莫斯科.djvu 蘇聯建國史_楊幼炯著正中書局上海.djvu 蘇俄評論_世界室主人著新月書店上海.djvu 蘇聯簡史_雪斯塔可夫Shestakov著中華書局上海.djvu 美國史_姚紹華中華書局上海.djvu 認識美國_陳劍恆著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美國財閥政治與強盜幫會_米那耶夫著中外出版社北平.djvu 豪門美國_美G.Seldes著世界知識社上海.djvu 論美帝擴張政策_列昂吉夫等著關東中蘇友好協會大連.djvu 美國往何處去_戈明等執筆光華書店哈爾濱.djvu 美國往何處去_戈明等執筆新中國書局長春.djvu 第一次世界大戰簡史_李齊編譯三聯書店北京.djvu 歐戰以來世界史_趙會昌編譯河北大學庶務處保定.djvu 凡爾登戰記_英國太晤士報社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大戰回憶錄_魯登道夫著同仇學社.djvu 西洋現代史讀本_楊榮國編著香港文化供應社香港.djvu 西洋通史_余協中著世界書局上海.djvu 漢奸丑史一_大同圖書公司編輯大同圖書公司.djvu 漢奸內幕第一輯_胡開文主編北平.djvu 漢奸內幕第二輯_胡開文主編北平.djvu 中國抗戰史講話_朱澤甫著光華書店哈爾濱.djvu 中國的抗戰日本侵華大事記_不詳密勒氏評論報上海.djvu 抗日民族統一戰線教程_凱豐著大眾出版社.djvu 中國抗日大戰紀_徐嵩齡著明正出版社廣州.djvu 第八路軍行軍記_黃峰不詳.djvu 魯南大會戰_林之英中外編譯社上海.djvu 戰後日本問題_思慕著三聯書店北京.djvu 日本帝國主義之復活_陳琴著新知書店上海新知書店香港.djvu 韓國獨立運動之血史_樸殷植著維新社上海.djvu 火事船中的日本_碧泉著時事新聞刊行社上海.djvu 現代日本_渡邊夷藏著不詳.djvu 當日本作戰的時候_塔寧約翰合著生活書店上海.djvu 麥帥陛下_美ERLauterbach著世界知識社.djvu 近代新歷史_蘇聯科學院歷史院讀書出版社上海.djvu 卡奔德世界遊記從開羅到乞斯曼_卡奔德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卡奔德世界遊記巴拉那亞馬孫沿途詳記_卡奔德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卡奔德世界遊記坎拿大及紐芬蘭_卡奔德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我們的世界_房龍新生命書局上海.djvu 實用地理學_司梯文司著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南洋印度之產業_李裕中華書局.djvu 蘇聯地理與外國地理研究提綱_庫達弗耶夫主編解放社北京.djvu 世界重工業資源與滿洲國_外交部調查司滿洲事情案內所.djvu 興龍山_洪文瀚,任震英中華書局上海.djvu 長城明陵遊記_李慎言著和濟印書局北平.djvu 國防線上之西北_馬鴻亮著上海經緯書局上海.djvu 京華春夢錄_陳蓮痕著廣益書局上海.djvu 甘肅省一瞥_陳博文著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西京之現況_陳光垚著西京籌備委員會上海.djvu 模範抗日根據地冀察晉邊區_陳克寒著新華日報館.djvu 憤怒的臺灣_莊嘉農著智源書局香港.djvu 雲南省一瞥_詹念祖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遼海小記_錢公來著長春市東北生產管理局長春.djvu 滇邊經營論_陳碧笙著漢口.djvu 涼山夷區去來_戴詠修著今日新聞社成都.djvu 世界大思想家托爾斯泰生平及其學說_郎擎霄著大東書局上海.djvu 托爾斯太傳_徐懋庸譯上海華通書局上海.djvu 奧斯特羅夫斯基評傳_A史坦因著時代出版社北京.djvu 萊蒙托夫傳_安德朗尼科夫著時代出版社北京.djvu 郭果爾研究_岡澤秀虎著中華書局上海.djvu 易卜生傳_袁振英著受匡出版部香港.djvu 雷馬克評傳_楊昌溪著現代書局上海.djvu 粉墨登場之德國絳衫軍領袖希特勒_LengyelEmil著北平星雲堂書店北平.djvu 我之奮鬥_AHitler著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黃龐三周紀念冊_黃龐編輯委員會編輯湖南勞工會長沙.djvu 國父革命緣起詳注_許師慎編著正中書局上海.djvu 李純之歷史_宦海歸來客編著光華社上海.djvu 李純_隱蘆編輯國民圖書館上海.djvu 吳上將軍殉國記_陳廷傑撰述不詳.djvu 記章太炎先生_沈延國著永祥印書館上海.djvu 吳玉章同志革命故事_何其芳著東北新華書店遼東分店.djvu 回憶魯迅先生_蕭紅著生活書店.djvu 環行東北_劉白羽著新華日報社上海.djvu 凱末爾傳_顧森千編譯正中書局南京.djvu 哥侖布_劉麟生著商務印刷書館上海.djvu 伽利略傳_W.W.Bryant著商務印刷書館上海.djvu 熱河概況_洪濤編譯內外通訊社.djvu 盧騷生活_張家泰編著世界書局上海.djvu 西藏通覽_山縣君陸軍部.djvu 伊犁煙云云錄_陳澄之著中華建國出版社.djvu 西行訪問記_韋爾斯WalesNym著譯社.djvu 旅藏二十年_DavidMacdonald著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蠻荒創業記_史偉策SchweitzerAlbert著青年協會書局上海.djvu 馬克思傳_梅林著駱駝書店上海.djvu 托爾斯泰之死_馥埃奧克麗特沃著商務印書館.djvu 斯大林怎樣領導革命與建設_進步出版社編輯室進步出版社天津.djvu 斯大林傳_巴比塞著新知書店上海.djvu 和列寧相處的日子_高爾基著生活書店.djvu 叛徒的列寧前卷_波蘭奧森杜斯基著改造書店上海.djvu 巴甫洛夫_俞高夫著光華書店.djvu 卡爾馬克思校訂本_列寧著華北人民革命大學教務處.djvu 托爾斯泰生活_汪倜然著世界書局上海.djvu 馬克思的生平_波爾拉發格,威廉李卜克內西著新中出版社上海.djvu 柴霍甫傳_蕭賽著交通書局上海.djvu 革命文豪高爾基_韜奮編譯韜奮出版社重慶.djvu 高爾基的故事_孫士儀著文化供應社上海.djvu 論高爾基_葉戈林著旅大中蘇友好協會大連.djvu 高爾基印象記_黃綿濤著南強書局上海.djvu 高爾基的生活_顧路茲台夫著現代書局上海.djvu 列寧傳_托羅茨基TrotskyLeon著國際譯報社南京.djvu 列寧傳_雅洛斯拉夫斯基著知識書店天津.djvu 高爾基和列寧和列寧相處的日子_M高爾基著文學出版社.djvu 列寧畫傳_RuthShaw生活書店香港.djvu 大白 大白相浮 大禹恶酒 大秤量 大笔 大耳儿 大耳翁 大被同眠 大被姜郎 大辂椎轮 大钓无钩 大钱送刘宠 大隐 大隐朝市 大隐金门 大隐隐朝市 大风 大风曲 大风篇 大风词 大风诗 大鱼出 大鱼吃小鱼 大鸟泣坟 大鸟立墓门 大鹏尺鷃 大鹏激三千 大鹏飞 天一笑 天上两星 天上使星 天上召 天上玉楼 天上玉麒麟 天上瑞麟 天上石麟 天下兴亡,匹夫有责 天与人归 天丧斯文 天保九如 天华乱坠 天南翼 天厌 天口 天台仙子 天台女 天台桃径 天台逢仙 天台重到 天台重访 天各一方 天咫 天回电笑 天地一壶 天堑投鞭 天堕忧 天壤因缘 天女 天女投壶 天女支机 天子分桐叶 天子坐宣室 天子垂衣 天字一号 天字第一号 天孙 天孙河鼓 天宝 天尺五 天山三箭取 天山三箭定 天山箭 天岂丧斯文 天工人代 天帝乐 天平地成 天忧 天惊石破 天极八重 天柱 天柱折 天槎 天汉浮槎 天池九万 天池水击 天池翼 天池鹏 天河槎 天泽 天流笑电 天涯 天涯地角 天畏丧斯文 天破荒 天经地纬 天花坠 天花堕 天花女 天花拂袂 天车 天边赵盾 天远长安近 天醉 天铎 天门八翼 天门折翼 天门梦断 天雨曼陀 天颜笑 天飞 天香国色 天马南来 天骄子 天高地厚 天鸡 天麟 天麟协梦 太丘广 太丘道广 太丘遗绪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