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历史人物 | 历史地名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 | 字体转换器 | 篆书识别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电子书下载 | 史部 | 诗部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字形演变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集部 > 小说 > 水浒传 >

第一百二十回 宋公明神聚蓼儿 徽宗帝梦游梁山泊

第一百二十回 宋公明神聚蓼儿 徽宗帝梦游梁山泊

话说宋江衣锦还乡,还至东京,与众弟兄相会,令其各人收拾行装,前往任所。当有神行太保戴宗来探宋江,二人坐间闲话。只见戴宗起身道:“小弟已蒙圣恩,除授衮州都统制。今情愿纳下官诰,要去泰安州岳庙里,陪堂求闲,过了此生,实为万幸。”宋江道:“贤弟何故行此念头?”戴宗道:“是弟夜梦崔府君勾唤,因此发了这片善心。”宋江道:“贤弟生身,既为神行太保,他日必作岳府灵聪。”自此相别之后,戴宗纳还了官诰,去到泰安州岳庙里,陪堂出家,每日殷勤奉祀圣帝香火,虔诚无忽。后数月,一夕无恙,请众道伴相辞作别,大笑而终。后来在岳庙里累次显灵,州人庙祝,随塑戴宗神像于庙里,胎骨是他真身。
又有阮小七受了诰命,辞别宋江,已往盖天军做都统制职事。未及数月,被大将王禀、赵谭怀挟帮源洞辱骂旧恨,累累于童枢密前诉说阮小七的过失,曾穿着方腊的赭黄袍、龙衣玉带,虽是一时戏耍,终久怀心不良,亦且盖天军地僻人蛮,必致造反。童贯把此事达知蔡京,奏过天子,请降了圣旨,行移公文到彼处,追夺阮小七本身的官诰,复为庶民。阮小七见了,心中也自欢喜,带了老母,回还梁山泊石碣村,依旧打鱼为生,奉养老母,以终天年,后来寿至六十而亡。
且说小旋风柴进在京师,见戴宗纳还官诰,求闲去了,又见说朝廷追夺了阮小七官诰,不合戴了方腊的平天冠、龙衣玉带,意在学他造反,罚为庶民,寻思:“我亦曾在方腊处做驸马,倘或日后奸臣们知得,于天子前谗佞,见责起来,追了诰命,岂不受辱?不如自识时务,免受玷辱。”推称风疾病患,不时举发,难以任用,情愿纳还官诰,求闲为农。辞别众官,再回沧州横海郡为民,自在过活。忽然一日,无疾而终。
李应受中山府都统制,赴任半年,闻知柴进求闲去了,自思也推称风瘫,不能为官,申达省院,缴纳官诰,复还故乡独龙冈村中过活。后与杜兴一处作富豪,俱得善终。
关胜在北京大名府总管兵马,甚得军心,众皆钦伏。一日,操练军马回来,因大醉,失脚落马,得病身
亡。
呼延灼受御营指挥使,每日随驾操备。后领大军,破大金兀术四太子,出军杀至淮西,阵亡。只有朱仝在保定府管军有功,后随刘光世破了大金,直做到太平军节度使。
花荣带同妻小妹子,前赴应天府到任。
吴用自来单身,只带了随行安童,去武胜军到任。
李逵亦是独自带了两个仆从,自来润州到任。

再说宋江、卢俊义在京师,都分派了诸将赏赐,各各令其赴任去讫。殁于王事者,止将家眷人口,关给与恩赏钱帛金银,仍各送回故乡,听从其便。再有现在朝京偏将一十五员,除兄弟宋清还乡为农外,杜兴已自跟随李应还乡去了;黄信仍任青州;孙立带同兄弟孙新、顾大嫂,并妻小,自依旧登州任用;邹润不愿为官,回登云山去了;蔡庆跟随关胜,仍回北京为民;裴宣自与杨林商议了,自回饮马川,受职求闲去了;蒋敬思念故乡,愿回潭州为民;朱武自来投授樊瑞道法,两个做了全真先生,云游江湖,去投公孙胜出家,以终天年;穆春自回揭阳镇乡中,复为良民;凌振炮手非凡,仍受火药局御营任用。旧在京师偏将五员:安道全钦取回京,就于太医院做了金紫医官;皇甫端原受御马监大使;金大坚已在内府御宝监为官;萧让在蔡太师府中受职,作门馆先生;乐和在驸马王都尉府中尽老清闲,终身快乐,不在话下。 且说宋江自与卢俊义分别之后,各自前去赴任。卢俊义亦无家眷,带了数个随行伴当,自望庐州去了。宋江谢恩辞朝,别了省院诸官,带同几个家人仆从,前往楚州赴任。自此相别,都各分散去了,亦不在话下。

且说宋朝原来自太宗传太祖帝位之时,说了誓愿,以致朝代奸佞不清。至今徽宗天子,至圣至明,不期致被奸臣当道,谗佞专权,屈害忠良,深可悯念。当此之时,却是蔡京、童贯、高俅、杨戬四个贼臣,变乱天下,坏国、坏家、坏民。当有殿帅府太尉高俅、杨戬,因见天子重礼厚赐宋江等这夥将校,心内好生不然。两个自来商议道:“这宋江、卢俊义皆是我等仇人,今日倒吃他做了有功之臣,受朝廷这等恩赐,却教他上马管军,下马管民。我等省院官僚,如何不惹人耻笑?自古道:‘恨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杨戬道:“我有一计,先对付了卢俊义,便是绝了宋江一只臂膊。这人十分英勇,若先对付了宋江,他若得知,必变了事,倒惹出一场不好。”高俅道:“愿闻妙计。”杨戬道:“排出几个庐州军汉,来省院首告卢安抚,招军买马,积草屯粮,意在造反,便与他申呈去太师府启奏,和这蔡太师都瞒了。等太师奏过天子,请旨定夺,却令人赚他来京师。待上皇赐御食与他,于内下了些水银,却坠了那人腰肾,做用不得,便成不得大事。再差天使却赐御酒与宋江吃,酒里也与他下了慢药,只消半月之间,以定没救。”高俅道:“此计大妙!”
两个贼臣计议定了,着心腹人出来寻觅两个庐州土人,写与他状子,叫他去枢密院首告卢安抚,在庐州即日招军买马,积草屯粮,意欲造反,使人常往楚州,结连安抚宋江,通情起义。枢密院却是童贯,亦与宋江等有仇,当即收了原告状子,迳呈来太师府启奏。蔡京见了申文,便会官计议。此时高俅、杨戬俱各在彼,四个奸臣,定了计策,引领原告人,入内启奏天子。上皇曰:“朕想宋江、卢俊义征讨四方虏寇,掌握十万兵权,尚且不生歹念。今已去邪归正,焉肯背反?寡人不曾亏负他,如何敢叛逆朝廷?其中有诈,未审虚实,难以准信。”当有高俅、杨戬在旁奏道:“圣上道理虽然,人心难忖。想必是卢俊义嫌官卑职小,不满其心,复怀反意,不幸被人知觉。”上皇曰:“可唤来寡人亲问,自取实招。”蔡京、童贯又奏道:“卢俊义是一猛兽未保其心。倘若惊动了他,必致走透,深为未便,今后难以收捕。只可赚来京师,陛下亲赐御膳御酒,将圣言抚谕之,窥其虚实动静。若无,不必究问,亦显陛下不负功臣之念。”上皇准奏,随即降下圣旨,差一使命迳往庐州,宣取卢俊义还朝,有委用之事。天使奉命来到庐州,大小官员,出郭迎接,直至州衙,开读已罢。

话休絮烦。卢俊义听了圣旨,宣取回朝,便同使命离了庐州,一齐上了铺马来京。于路无话,早至东京皇城司前歇了。次日,早到东华门外,伺候早朝。时有太师蔡京、枢密院童贯、太尉高俅、杨戬,引卢俊义于偏殿,朝见上皇。拜舞已罢,天子道:“寡人欲见卿一面。”又问:“庐州可容身否?”卢俊义再拜奏道:“托赖圣上洪福齐天,彼处军民,亦皆安泰。”上皇又问了些闲话,俄延至午,尚膳厨官奏道:“进呈御膳在此,未敢擅便,乞取圣旨。”此时高俅、杨戬已把水银暗地着放在里面,供呈在御案上。天子当面将膳赐与卢俊义。卢俊义拜受而食。上皇抚谕道:“卿去庐州,务要尽心,安养军士,勿生非意。”卢俊义顿首谢恩,出朝回还庐州,全然不知四个贼臣设计相害。高俅、杨戬相谓曰:“此后大事定矣!” 再说卢俊义是夜便回庐州来,觉道腰肾疼痛,动举不得,不能乘马,坐船回来。行至泗州淮河,天数将尽,自然生出事来。其夜因醉,要立在船头上消遣,不想水银坠下腰胯并骨髓里去,册立不牢,亦且酒后失脚,落于淮河深处而死。可怜河北玉麒麟,屈作水中冤抑鬼。从人打捞起首,具棺譎殡于泗州高原深处。本州官员动文书申覆省院,不在话下。
且说蔡京、童贯、高俅、杨戬四个贼臣,计较定了,将泗州申达文书,早朝奏闻天子说:“泗州申覆卢安抚行至淮河,因酒醉坠水而死。臣等省院,不敢不奏。今卢俊义已死,只恐宋江心内设疑,别生他事。乞陛下圣鉴,可差天使,御酒往楚州赏赐,以安其心。”上皇沈吟良久,欲道不准,未知其心,意欲准行,诚恐有弊。上皇无奈,终被奸臣谗佞所惑,片口张舌,花言巧语,缓里取事,无不纳受。遂降御酒二樽,差天使一人,往楚州,限目下便行。这使臣亦是高俅、杨戬二贼手下心腹之辈,将御酒内放了慢药在里面,却教天使擎了,迳往楚州来。
且说宋公明自从到楚州为安抚,兼管总领兵马。到任之后,惜军爱民,百姓敬之如父母,军校仰之若神明,讼庭肃然,六事俱备,人心既服,军民钦敬。宋江公事之暇,时常出郭游玩。原来楚州南门外,有个去处,地名唤做蓼儿洼。其山四面都是水港,中有高山一座。其山秀丽,松柏森然,甚有风水。虽然是个小去处,其内山峰环绕,龙虎踞盘,曲折峰峦,陂阶台砌。四围港汊,前后湖荡,俨然是梁山泊水浒寨一般。宋江看了,心中甚喜,自己想道:“我若死于此处,堪为阴宅。但若身闲,常去游玩,乐情消遣。”

话休絮烦。自此宋江到任以来,将及半载,时是宣和六年首夏初旬,忽听得朝廷降赐御酒到来,与众出郭迎接。入到公廨,开读圣旨已罢,天使捧过御酒,教宋安抚饮毕。宋江亦将御酒回劝天使,天使推称自来不会饮酒。御酒宴罢,天使回京。宋江备礼,馈送天使,天使不受而去。宋江自饮御酒之后,觉道肚腹疼痛,心中疑虑,想被下药在酒里。却自急令从人打听那来使时,于路馆驿,却又饮酒。宋江已知中了奸计,必是贼臣们下了药酒,乃叹曰:“我自幼学儒,长而通吏,不幸失身于罪人,并不曾行半点异心之事。今日天子轻听谗佞,赐我药酒,得罪何辜。我死不争,只有李逵现任润州都统制,他若闻知朝廷行此奸弊,必然再去哨聚山林,把我等一世清名忠义之事坏了。只除是如此行方可。”连夜使人往润州唤取李逵星夜到楚州,别有商议。且说李逵自到润州为都统制,只是心中闷倦,与众终日饮酒,只爱贪杯。听得宋江差人到来有请,李逵道:“哥哥取我,必有话说。”便同干人下了船,直到楚州,迳入州治,拜见宋江罢。宋江道:“兄弟,自从分散之后,日夜只是想念众人。吴用军师在武胜军又远,花知寨在应天府,又不知消耗,只有兄弟在润州镇江较近,特请你来商量一件大事。”李逵道:“哥哥,甚么大事?”宋江道:“你且饮酒!”宋江请进后厅,现成杯盘,随即管待李逵,吃了半晌酒食。将至半酣,宋江便道:“贤弟不知,我听得朝廷差人药酒来,赐与我吃。如死,却是怎的好?”李逵大叫一声:“哥哥,反了罢!”
宋江道:“兄弟,军马尽都没了,兄弟们又各分散,如何反得成?”李逵道:“我镇江有三千军马,哥哥这里楚州军马,尽点起来,并这百姓,都尽数起去,并气力招军买马杀将去!只是再上梁山泊倒快活!强似在这奸臣们手下受气!”宋江道:“兄弟且慢着,再有计较。”原来那接风酒内,已下了慢药。当夜李逵饮酒了,次日,具舟相送。李逵道:“哥哥几时起义兵,我那里也起军来接应。”宋江道:“兄弟,你休怪我!前日朝廷差天使,赐药酒与我服了,死在旦夕。我为人一世,只主张‘忠义’二字,不肯半点欺心。今日朝廷赐死无辜,宁可朝廷负我,我忠心不负朝廷。我死之后,恐怕你造反,坏了我梁山泊替天行道忠义之名。因此,请将你来,相见一面。昨日酒中,已与了你慢药服了,回至润州必死。你死之后,可来此处楚州南门外,有个蓼儿洼,风景尽与梁山泊无异,和你阴魂相聚。我死之后,尸首定葬于此处,我已看定了也!”言讫,堕泪如雨。李逵见说,亦垂泪道:“罢,罢,罢!生时伏侍哥哥,死了也只是哥哥部下一个小鬼!”言讫泪下,便觉道身体有些沈重。当时洒泪,拜别了宋江下船。回到润州,果然药发身死。李逵临死之时,嘱咐从人:“我死了,可千万将我灵柩去楚州南门外蓼儿和哥哥一处埋葬。”嘱罢而死。从人置备棺譎盛贮,不负其言,扶柩而往。

再说宋江自从与李逵别后,心中伤感,思念吴用、花荣,不得会面。是夜药发临危,嘱咐从人亲随之辈:“可依我言,将我灵柩,安葬此间南门外蓼儿高原深处,必报你众人之德。乞依我嘱!”言讫而逝。宋江从人置备棺譎,依礼殡葬。楚州官吏听从其言,不负遗嘱,当与亲随人从、本州吏胥老幼,扶宋公明灵柩,葬于蓼儿。数日之后,李逵灵柩,亦从润州到来,葬于宋江墓侧,不在话下。

且说宋清在家患病,闻知家人回来,报说哥哥宋江已故在楚州,病在郓城,不能前来津送。后又闻说葬于本州南门外蓼儿,只令得家人到来祭祀,看视坟茔,修完备,回覆宋清,不在话下。 却说武胜军承宣使军师吴用,自到任之后,常常心中不乐,每每思念宋公明相爱之心。忽一日,心情恍惚,寝寐不安。至夜,梦见宋江、李逵二人,扯住衣服,说道:“军师,我等以忠义为主,替天行道,于心不曾负了天子。今朝廷赐饮药酒,我死无辜。身亡之后,现已葬于楚州南门外蓼儿深处。军师若想旧日之交情,可到坟茔,亲来看视一遭。”吴用要问备细,撒然觉来,乃是南柯一梦。吴用泪如雨下,坐而待旦。得了此梦,寝食不安。次日,便收拾行李,迳往楚州来。不带从人,独自奔来。前至楚州,果然宋江已死,只闻彼处人民无不嗟叹。吴用安排祭仪,直至南门外蓼儿,寻到坟茔,置祭宋公明、李逵,就于墓前,以手掴其坟冢,哭道:“仁兄英灵不昧,乞为昭鉴。吴用是一村中学究,始随晁盖,后遇仁兄,救护一命,坐享荣华。到今数十余载,皆赖兄之德。今日既为国家而死,托梦显灵与我,兄弟无以报答,愿得将此良梦,与仁兄同会于九泉之下。”言罢痛哭。 正欲自缢,只见花荣从船上飞奔到于墓前,见了吴用,各吃一惊。吴学究便问道:“贤弟在应天府为官,缘何得知宋兄已丧?”花荣道:“兄弟自从分散到任之后,无日身心得安,常想念众兄之情。因夜得一异梦,梦见宋公明哥哥和李逵前来,扯住小弟,诉说朝廷赐饮药酒鸩死,现葬于楚州南门外蓼儿高原之上。兄弟如不弃旧,可到坟前,看望一遭。因此,小弟掷了家间,不避驱驰,星夜到此。”吴用道:“我得异梦,亦是如此,与贤弟无异,因此而来。今得贤弟到此最好,吴某心中想念宋公明恩义难舍,交情难报,正欲就此处自缢而死,魂魄与仁兄同聚一处。身后之事,托与贤弟。”花荣道:“军师既有此心,小弟便当随从,亦与仁兄同归一处。”
吴用道:“我指望贤弟看见我死之后,葬我于此,你如何也行此事?”花荣道:“小弟寻思宋兄长仁义难舍,思念难忘。我等在梁山泊时,已是大罪之人,幸然不死。感得天子赦罪招安,北讨南征,建立功勋。今已姓扬名显,天下皆闻。朝廷既已生疑,必然来寻风流罪过。倘若被他奸谋所施,误受刑戮,那时悔之无及。如今随仁兄同死于黄泉,也留得个清名于世!”吴用道:“贤弟,你听我说,我只单身,又无家眷,死却何妨?你今现有幼子娇妻,使其何依?”花荣道:“此事无妨,自有囊箧足以餬口。妻室之家,亦自有人料理。”两个大哭一场,双双悬于树上,自缢而死。船上从人久等,不见本官出来,都到坟前看时,只见吴用、花荣,自缢身死。慌忙报与本州官僚,置备棺譎,葬于蓼儿洼宋江墓侧,宛然东西四丘。楚州百姓,感念宋江仁德,忠义两全,建立祠堂,四时享祭,里人祈祷,无不感应。

且不说宋江在蓼儿洼累累显灵,所求立应。却说道君皇帝,在东京内院,自从赐御酒与宋江之后,圣意累累设疑,又不知宋江消息,常只挂念于怀。每日被高俅、杨戬议论奢华受用所惑,只要闭塞贤路,谋害忠良。忽然一日,上皇在内宫闲玩,猛然思想起李师师,就从地道中,和两个小黄门,迳来到他后园中,拽动铃索。李师师慌忙迎接圣驾,到于卧房内坐定。上皇便叫前后关闭了门户。李师师盛妆向前起居已罢,天子道:“寡人近感微疾,现令神医安道全看治,有数十日不曾来与爱卿相会,思慕之甚!今一见卿,朕怀不胜悦乐!”李师师奏道:“深蒙陛下眷爱之心,贱人愧感莫尽!”房内铺设酒肴,与上皇饮酌取乐。才饮过数杯,只见上皇神思困倦。点的灯烛荧煌,忽然就房里起一阵冷风,上皇见个穿黄衫的立在面前。上皇惊起问道:“你是甚人,直来到这里?”那穿黄衫的人奏道:“臣乃是梁山泊宋江部下神行太保戴宗。”上皇道:“你缘何到此?”戴宗奏道:“臣兄宋江,只在左右,启请陛下车驾同行。”上皇曰:“轻屈寡人车驾何往?”戴宗道:“自有清秀好去处,请陛下游玩。”上皇听罢此语,便起身随戴宗出得后院来,见马车足备,载宗请上皇乘马而行。但见如云似雾,耳闻风雨之声,到一个去处。但见:
漫漫烟水,隐隐云山。不观日月光明,只见水天一色。红瑟瑟满满目蓼花,绿依依一洲芦叶。双双鸿雁,哀鸣在沙渚矶头;对对鶺鴒,倦宿在败荷汀畔。霜枫簇簇,似离人点染泪波;风柳疏疏,如怨妇蹙颦眉黛。淡月寒星长夜景,凉风冷露九秋天。
当下上皇在马上观之不足,问戴宗道:“此是何处,要寡人到此?”戴宗指着山上关路道:“请陛下行去,到彼便知。”上皇纵马登山,行过三重关道,至第三座关前,见有上百人,俯伏在地,尽是披袍挂铠,戎装革带,金盔金甲之将。上皇大惊,连问道:“卿等皆是何人?”只见为头一个,凤翅金盔,锦袍金甲,向前奏道:“臣乃梁山泊宋江是也。”上皇曰:“寡人已教卿在楚州为安抚使,却缘何在此?”宋江奏道:“臣等谨请陛下到忠义堂上,容臣细诉衷曲枉死之冤。”上皇到忠义堂前下马,上堂坐定,看堂下时,烟雾中拜伏着许多人。上皇犹豫不定。只见宋江上阶,跪膝向前,垂泪启奏。上皇道:“卿何故泪下?”宋江奏道:“臣等虽曾抗拒天兵,却素秉忠义,并无分毫异心。自蒙陛下敕命招安之后,先退辽兵,次平三寇,弟兄手足,十损其八。臣蒙陛下命守楚州,到任已来,与军民水米无交,天地共知。今陛下赐臣药酒,臣死无憾,但恐李逵怀恨,辄起异心。特令人去润州唤李逵到来,亲与药酒鸩死。吴用、花荣,亦为忠义而来,在臣冢上,自缢而亡。臣等四人,同葬于楚州南门外蓼儿洼。里人怜悯,建立祠堂于墓前。今臣等阴魂不散,俱聚于此,伸告陛下,诉平生衷曲,始终无异。乞陛下圣鉴。”上皇听了大惊曰:“寡人亲差天使,亲赐黄封御酒,不知是何人换了药酒赐卿?”宋江奏道:“陛下可问来使,便知奸弊所出。”上皇看见三关寨栅雄壮,惨然问曰:“此是何所,卿等聚会于此?”宋江奏曰:“此是臣等旧日聚义梁山泊也。”上皇又曰:“卿等已死,当往受生,何故相聚于此?”宋江奏道:“天帝哀怜臣等忠义,蒙玉帝符牒敕命,封为梁山泊都土地。众将已会于此,有屈难伸,特令戴宗屈万乘之主,亲临水泊,恳告平日衷曲。”上皇曰:“卿等何不诣九重深院,显告寡人?”宋江奏道:“臣乃幽阴魂魄,怎得到凤阙龙楼?今者陛下出离宫禁,屈邀至此。”上皇曰:“寡人可以观玩否?”宋江等再拜谢恩。上皇下堂,回首观看堂上牌额,上书“忠义堂”三字,上皇点头下阶。忽见宋江背后转过李逵,手抡双斧,厉声高叫道:“皇帝老儿!你怎地听信四个贼臣挑拨,屈坏我们性命?今日厮见,正好报仇!”说罢,迳奔上皇。天子吃这一惊,撒然觉来,乃是南柯一梦,浑身冷汗。闪开双眼,见灯烛荧煌,李师师犹然未寝。上皇问曰:“寡人恰在何处去来?”李师师奏道:“陛下适间伏枕而卧。”上皇却把梦中神异之事,对李师师一一说知。李师师又奏曰:“凡人正直者,必然为神。莫非宋江端的已死,是他故显神灵,托梦与陛下?”上皇曰:“寡人来日,必当举问此事。若果然死了,必须与他建立庙宇,敕封烈侯。”李师师奏曰:“若圣上果然加封,显陛下不负功臣之德。”上皇当夜嗟叹不已。
次日临朝,传圣旨,会群臣于偏殿。当有蔡京、童贯、高俅、杨戬等,只虑恐圣上问宋江之事,已出宫去了。只有宿太尉等几位大臣,在彼侍侧,上皇便问宿元景曰:“卿知楚州安抚宋江消息否?”宿太尉奏道:“臣虽一向不知宋安抚消息,臣昨夜得一异梦,甚是奇怪。”上皇曰:“卿得异梦,可奏与寡人知道。”宿太尉奏曰:“臣梦见宋江,亲到私宅,戎装锦带,顶盔明甲,见臣诉说,陛下以药酒见赐而亡。楚人怜其忠义,葬在楚州南门外蓼儿洼内,建立祠堂,四时享祭。”上皇听罢,便颠头道:“此诚异事。与朕梦一般。”又分付宿元景道:“卿可差心腹之人,往楚州体察此事有无,急来回报。”宿太尉道:“是。”便领了圣旨,自出宫禁。归到私宅,便差心腹之人,前去楚州探听宋江消息,不在话下。次日,上皇驾坐文德殿,见高俅、杨戬在侧,圣旨问道:“汝等省院,近日知楚州宋江消息否?”二人不敢启奏,各言不知。上皇辗转心疑,龙体不乐。且说宿太尉干人,已到楚州打探回来,备说宋江蒙御赐饮药酒而死。已丧之后,楚人感其忠义,今葬于楚州蓼儿洼高山之上。更有吴用、花荣、李逵三人,一处埋葬。百姓哀怜,盖造祠堂于墓前,春秋祭赛,虔诚奉祀,士庶祈祷,极有灵验。宿太尉听了,慌忙引领干人入内,备将此事,回奏天子。上皇见说,不胜伤感。次日早朝,天子大怒,责骂高俅、杨戬:“败国奸臣,坏寡人天下!”二人俯伏在地,叩头谢罪。蔡京、童贯亦向前奏道:“人之生死,皆由注定。省院未有来文,不敢妄奏。昨夜楚州才有申文到院,臣等正欲启奏。”上皇终被四贼曲为掩饰,不加其罪,当即喝退高俅、杨戬,便教追要原御酒使臣。不期天使自离楚州回还,已死于路。
宿太尉次日见上皇于偏殿,再以宋江忠义显灵之事,奏闻天子。上皇准宣宋江亲弟宋清,承袭宋江名爵。不期宋清已感风疾在身,不能为官,上表辞谢,只愿郓城为农。上皇怜其孝道,赐钱十万贯、田三千亩,以赡其家。待有子嗣,朝廷录用。后来宋清生一子宋安平,应过科举,官至秘书学士,这是后话。

再说上皇具宿太尉所奏,亲书圣旨,敕封宋江为忠烈义济灵应侯,仍敕赐钱于梁山泊,起盖庙宇,大建祠堂,妆塑宋江等殁于王事诸多将佐神像。敕赐殿宇牌额,御笔亲书“靖忠之庙”。济州奉敕,于梁山泊起造庙宇。
后来宋公明累累显灵,百姓四时享祭不绝。梁山泊内祈风得风,祷雨得雨。楚州蓼儿洼亦显灵验。彼处人民,重建大殿,添设两廊,奏请赐额。妆塑神像三十六员于正殿,两廊仍塑七十二将。年年享祭,万民顶礼,至今古迹尚存。

查看目录 >> 《水浒传》


国学迷 儀禮疏五十卷校勘記五十卷 評選四六法海八卷 鼠疫良方匯編 說文通訓定聲十八卷柬韻一卷說雅十九篇古今韻準一卷 入楞伽經十卷 河東先生文集六卷 鐵琴銅劍樓藏書目錄二十四卷 消暑錄一卷 晚香堂雙穗詩集 鳳洲綱鑑會纂四十六卷 [光緒]日照縣志十二卷首一卷 不空圓禪師語錄 大生要旨五卷 日講四書解義 讀禮通考一百二十卷 光緒增改郡縣表一卷 誥授奉政大夫湖南辰州府分防乾州同知吳公年譜一卷 大佛頂如來蜜因修證了義諸菩薩萬行首楞嚴經 錢神志七卷 切韻考六卷外編三卷 御纂周易折中二十二卷首一卷 清聞室經義不分卷 素靈微蘊四卷玉楸藥解八卷 說文解字注十五卷六書音韻表二卷 修習止觀坐禪法要二卷 恒山志五卷圖一卷 東晉疆域志四卷 海錯記一卷 周禮約編六卷 凰求鳳傳奇二卷 藏神寶卷 淮安藝文志十卷 汽機發軔九卷 綱鑑正史約三十六卷 楊忠湣公集四卷 雕菰集二十四卷 史記菁華錄六卷 八十八祖傳贊五卷 泉布統志九卷 勸善金科十種 唐人五十家小集 長沙方歌括六卷 少室山房筆叢四十八卷詩藪内編六卷外編四卷雜編六卷 彚刻書目二十卷 三魚堂文集十二卷外集六卷賸言十二卷日記十卷附錄一卷 義門讀書記五十八卷 咸豐四年四月十六日甲申望月食圖 東都事略一百三十卷 觀音救苦神膏一卷 天繪閣初稿四卷 四銅鼓齋論畫集刻 唐駢體文鈔十七卷 欽定春秋傳說彚纂三十八卷首二卷 沙沱搬兵 榾柮談屑一卷 袁海叟在野集八卷 張宣公全集三種六十一卷 顏魯公書李玄靖碑全文 春在堂全書 時令詩林尤雅十二卷 各地方志/黑龙江吉林辽宁/宁安县志(一、二册).pdf 各地方志/黑龙江吉林辽宁/安图县志(全).pdf 各地方志/黑龙江吉林辽宁/安广县乡土志.doc 各地方志/黑龙江吉林辽宁/宣统呼兰府志 民国双城县志 民国双城县乡土志 ( (1).pdf 各地方志/黑龙江吉林辽宁/宣统呼兰府志 民国双城县志 民国双城县乡土志 (.pdf 各地方志/黑龙江吉林辽宁/宽甸县乡土志.doc 各地方志/黑龙江吉林辽宁/密山县志.pdf 各地方志/黑龙江吉林辽宁/寻根集.uvz 各地方志/黑龙江吉林辽宁/岫岩州乡土志.doc 各地方志/黑龙江吉林辽宁/岫岩志略.pdf 各地方志/黑龙江吉林辽宁/库页岛志略.pdf 各地方志/黑龙江吉林辽宁/康平县乡土志.doc 各地方志/黑龙江吉林辽宁/延吉市志.pdf 各地方志/黑龙江吉林辽宁/建平县物资志.pdf 各地方志/黑龙江吉林辽宁/开原县志(1-4册).pdf 各地方志/黑龙江吉林辽宁/开原图说 九边图说.pdf 各地方志/黑龙江吉林辽宁/彰武县乡土志.doc 各地方志/黑龙江吉林辽宁/承德县志书.pdf 各地方志/黑龙江吉林辽宁/抚松县志(1-2册).pdf 各地方志/黑龙江吉林辽宁/新民县志.pdf 各地方志/黑龙江吉林辽宁/新民府志(全).pdf 各地方志/黑龙江吉林辽宁/方正县志.pdf 各地方志/黑龙江吉林辽宁/方正县志(全).pdf 各地方志/黑龙江吉林辽宁/昌图县志(1-2册).pdf 各地方志/黑龙江吉林辽宁/昌图府乡土志.doc 各地方志/黑龙江吉林辽宁/木兰县志.pdf 各地方志/黑龙江吉林辽宁/本溪市志 第一卷.pdf 各地方志/黑龙江吉林辽宁/柳河县乡土志.doc 各地方志/黑龙江吉林辽宁/柳边纪略.pdf 各地方志/黑龙江吉林辽宁/桦川县志(1-2册).pdf 各地方志/黑龙江吉林辽宁/梨树县乡土志.doc 各地方志/黑龙江吉林辽宁/梨树县文物志.pdf 各地方志/黑龙江吉林辽宁/榆树县志.pdf 各地方志/黑龙江吉林辽宁/民国朝阳县志(一).pdf 各地方志/黑龙江吉林辽宁/民国朝阳县志(二).pdf 各地方志/黑龙江吉林辽宁/民国辉南风土调查录 民国安图县志 光绪柳河县乡 (1).pdf 各地方志/黑龙江吉林辽宁/民国辉南风土调查录 民国安图县志 光绪柳河县乡 (2).pdf 各地方志/黑龙江吉林辽宁/民国辉南风土调查录 民国安图县志 光绪柳河县乡 (3).pdf 各地方志/黑龙江吉林辽宁/民国辉南风土调查录 民国安图县志 光绪柳河县乡.pdf 各地方志/黑龙江吉林辽宁/民国长春县志 德惠县乡土志 双阳县乡土志 光绪打.pdf 各地方志/黑龙江吉林辽宁/沈阳县区(1986-1993).pdf 各地方志/黑龙江吉林辽宁/沈阳县志(1-2册).pdf 各地方志/黑龙江吉林辽宁/沈阳市志 第一卷.pdf 各地方志/黑龙江吉林辽宁/沈阳市志 第十六卷.pdf 各地方志/黑龙江吉林辽宁/沈阳故宫志(一).pdf 各地方志/黑龙江吉林辽宁/沈阳故宫志(二).pdf 各地方志/黑龙江吉林辽宁/沈阳武林志.pdf 各地方志/黑龙江吉林辽宁/沈阳满族志.pdf 各地方志/黑龙江吉林辽宁/沈阳福陵志.pdf 各地方志/黑龙江吉林辽宁/沈阳锡伯族志.pdf 各地方志/黑龙江吉林辽宁/法库厅乡土志.doc 各地方志/黑龙江吉林辽宁/浑江市志.pdf 各地方志/黑龙江吉林辽宁/海龙府乡土志.doc 各地方志/黑龙江吉林辽宁/清代黑龙江孤本方志四种.pdf 各地方志/黑龙江吉林辽宁/清河门区地名志.pdf 各地方志/黑龙江吉林辽宁/牡丹江市志·(上、中、下)_10301436.pdf 各地方志/黑龙江吉林辽宁/珠河县志(一、二册).pdf 各地方志/黑龙江吉林辽宁/珲春市志(一).pdf 各地方志/黑龙江吉林辽宁/珲春市志(二).pdf 各地方志/黑龙江吉林辽宁/瑷珲县志(一).pdf 各地方志/黑龙江吉林辽宁/瑷珲县志(二).pdf 各地方志/黑龙江吉林辽宁/盖平县乡土志.pdf 各地方志/黑龙江吉林辽宁/盖平县志(1-2册).pdf 各地方志/黑龙江吉林辽宁/盛京疆域考.pdf 各地方志/黑龙江吉林辽宁/盛京通志(一).pdf 各地方志/黑龙江吉林辽宁/盛京通志(二).pdf 各地方志/黑龙江吉林辽宁/绥中县乡土志.doc 各地方志/黑龙江吉林辽宁/绥化县志.pdf 各地方志/黑龙江吉林辽宁/绥化地区志(上、下卷).pdf 各地方志/黑龙江吉林辽宁/编修地方志档案选编:辽宁省档案馆选编.pdf 各地方志/黑龙江吉林辽宁/西安县乡土志.doc 各地方志/黑龙江吉林辽宁/辉南县志(全).pdf 各地方志/黑龙江吉林辽宁/辑安县乡土志(全).pdf 各地方志/黑龙江吉林辽宁/辑安县志(全).pdf 各地方志/黑龙江吉林辽宁/辽东志.pdf 各地方志/黑龙江吉林辽宁/辽东志(一).pdf 各地方志/黑龙江吉林辽宁/辽东志(三).pdf 各地方志/黑龙江吉林辽宁/辽东志(二).pdf 各地方志/黑龙江吉林辽宁/辽东志(四).pdf 各地方志/黑龙江吉林辽宁/辽东行部志注释.pdf 各地方志/黑龙江吉林辽宁/辽宁地方志论略.pdf 各地方志/黑龙江吉林辽宁/辽宁省 凌源县志.pdf 各地方志/黑龙江吉林辽宁/辽宁省 岫岩县志.pdf 各地方志/黑龙江吉林辽宁/辽宁省 开原县志.pdf 各地方志/黑龙江吉林辽宁/辽宁省 彰武县志.pdf 各地方志/黑龙江吉林辽宁/辽宁省 新民县志.pdf 各地方志/黑龙江吉林辽宁/辽宁省 海城县志.pdf 各地方志/黑龙江吉林辽宁/辽宁省 灯塔县志.pdf 各地方志/黑龙江吉林辽宁/辽宁省 绥中县志.pdf 各地方志/黑龙江吉林辽宁/辽宁省 辽中县志(一).pdf 各地方志/黑龙江吉林辽宁/辽宁省 辽中县志(二).pdf 各地方志/黑龙江吉林辽宁/辽宁省 辽阳县志.pdf 各地方志/黑龙江吉林辽宁/辽宁省志 地理志·建置志.pdf 各地方志/黑龙江吉林辽宁/辽源市志.pdf 各地方志/黑龙江吉林辽宁/辽阳州志.pdf 各地方志/黑龙江吉林辽宁/辽阳市志 第一卷(一).PDF 各地方志/黑龙江吉林辽宁/辽阳市志 第一卷(二).PDF 各地方志/黑龙江吉林辽宁/通化县乡土志.doc 各地方志/黑龙江吉林辽宁/通化县志(1877-1985).pdf 各地方志/黑龙江吉林辽宁/通化市志(一).pdf 各地方志/黑龙江吉林辽宁/通化市志(二).pdf 各地方志/黑龙江吉林辽宁/铁岭乡土志.doc 各地方志/黑龙江吉林辽宁/铁岭县志(一、二册).pdf 各地方志/黑龙江吉林辽宁/铁岭县志(三、四册).pdf 各地方志/黑龙江吉林辽宁/铁岭县续志.pdf 各地方志/黑龙江吉林辽宁/锦县志(1-3册).pdf 各地方志/黑龙江吉林辽宁/锦州市志 综合卷.pdf 各地方志/黑龙江吉林辽宁/锦州府志.pdf 各地方志/黑龙江吉林辽宁/锦西县乡土志.doc 各地方志/黑龙江吉林辽宁/镇安县乡土志.doc 各地方志/黑龙江吉林辽宁/长春市南关区志.pdf 各地方志/黑龙江吉林辽宁/长春市宽城区志.pdf 各地方志/黑龙江吉林辽宁/长春市志·城市供水志.pdf 各地方志/黑龙江吉林辽宁/长春市志·工会志.pdf 各地方志/黑龙江吉林辽宁/长春市志·自然地理志.pdf 各地方志/黑龙江吉林辽宁/长春市郊区志.pdf 各地方志/黑龙江吉林辽宁/长白汇征录 长白山江岗志略 长白设治兼勘分奉吉.pdf 各地方志/黑龙江吉林辽宁/长白汇征录(全).pdf 各地方志/黑龙江吉林辽宁/阜新蒙古族自治县民族志.pdf 各地方志/黑龙江吉林辽宁/阳原县志(全).pdf 耻与为伍 螭魅魍魉 褫其华衮,示人本相 赤心相待 赤手光拳 赤胆忠肝 赤贫如洗 踟蹰不前 踟躇不前 驰名天下 驰名当世 驰马试剑 驰高骛远 驰魂夺魄 魑魅罔两 鸱视虎顾 鸱鸮弄舌 齿少气锐 齿牙之猾 齿牙余惠 齿牙余慧 齿牙馀慧 充箱盈架 冲口而发 冲坚陷阵 冲州过府 冲弱寡能 匆匆忙忙 宠辱无惊 聪明一世 聪明智能 聪明睿知 聪明绝顶 聪明能干 聪明英毅 聪明过人 葱翠欲滴 葱葱郁郁 葱蔚洇润 重作冯妇 重修旧好 重关击柝 重圭叠组 重岩叠障 重岩迭障 重峦迭嶂 重床叠屋 重张旗鼓 重打鼓,另开张 重楼飞阁 重理旧业 重生爷娘 重睹天日 重重叠叠 丑声四溢 丑媳妇免不得见公姑 丑媳妇少不得见公婆 丑媳妇总得见公婆 丑态尽露 丑腔恶态 仇人相见,分外明白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愁云惨淡 愁城难解 愁海无涯 愁眉苦目 愁眉锁眼 愁红怨绿 愁绪冥冥 愁绪如麻 愁肠九回 愁长殢酒 愁颜不展 愁颜赧色 抽刀断丝 抽抽噎噎 抽抽搭搭 抽演微言 抽祕骋妍 抽簪散发 抽青配白 稠人广座 绸缪帐扆 绸缪帷帐 臭名远扬 臭肉来蝇 踌躇不前 踌躇不定 酬功报德 酬应如流 储精蓄锐 出丑狼籍 出乎预料 出乖弄丑 出于意外 出于无奈 出于水火,登之衽席 出人口,入人耳 出众超群 出入无常 出入无时 出入相友 出入起居 出内之吝 出凡入胜 出头无日 出头有日 出头椽儿先朽烂 出头露脸 出头鸟 出家弃俗 出尘之姿 出尘之想 出尘之表 出敌意外 出气筒 出污泥而不染 出没无际 出言吐词 出言吐语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