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古今图书集成 | 历史人物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索引 | 字体转换器 | 篆书识别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电子书下载 | 哈佛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字形演变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集部 > 小说 > 水浒传 >

第一百零八回 乔道清兴雾取城 小旋风藏炮击贼

第一百零八回 乔道清兴雾取城 小旋风藏炮击贼

话说杨志,孙安,卞祥正追赶奚胜,到伊阙山侧,不提防山坡后有贼将埋伏,领一万骑兵突出,与杨志等大杀一阵。奚胜得脱,领败残兵进城去了。孙安奋勇拚斗,杀死贼将二人,却是众寡不敌,这千余甲马骑兵,都被贼兵驱入深谷中去。那谷四面都是峭壁,却无出路,被贼兵搬运木石,塞断谷口。贼人进城,报知龚端,龚端差二千兵把住谷口,杨志,孙安等,便是插翅也飞不出来。
不说杨志等被困,且说卢俊义等得破奚胜六花阵,大半亏马灵用金砖术,打翻若干贼兵,更兼众将勇猛,得获全胜,杀了贼中猛将三员,乘势驱兵,夺了龙门关,斩级万余,夺获马匹,盔甲,金鼓无算,贼兵退入城中去了。卢俊义计点军马,只不见了冲头阵的杨志,孙安,卞祥一千军马。当下卢俊义教解珍,解宝,邹渊,邹润,各领一千人马,分四路去寻,至日暮,却无影响。
次日,卢俊义按兵不动,再令解珍等去寻访。解宝领一支军,攀藤附葛,爬山越岭,到伊阙山东最高的一个山岭上。望见山岭之西,下面深谷中,隐隐的有一簇人马。被树林丛密遮蔽了,不能够看得详细。又且高下悬隔,声唤不闻。解宝领军卒下山,寻个居民访问,那里有一个人家,都因兵乱迁避去了。次后到一个最深僻的山凹平旷处,方有几家穷苦的村农,见了若干军马,都慌做一团。解宝道:“我每是朝廷兵马,来此剿捕贼寇的。”
那些人听说是官兵,更是慌张。解宝用好言抚慰说道:“我每军将是宋先锋部下。”那些人道:“可是那杀鞑子,擒田虎,不骚扰地方的宋先锋么?”解宝道:“正是。”那些村农跪拜道:“可知道将军等不来抓鸡缚狗!前年也有官兵到此捕贼人,那些军士与强盗一般掳掠。因此,我等避到这个所在来。今日得将军到此,使我每再见天日。”解宝把那杨志等一千人马,不知下落,并那岭西深谷去处,问访众人。那些人都道:“这个谷叫躏谷,只有一条进去的路。”农人遂引解宝等来到谷口。恰好邹渊,邹润两支军马,也寻到来。合兵一处,杀散贼兵,一同上前,搬开木石,解宝,邹渊领兵马进谷。
杨志,孙安,卞祥与一千军士,马罢人困,都在树林下,坐以待毙。见了解宝等人马,众人都喜跃欢呼。解宝将带来的干粮,分散杨志等众人,先且充饥。食罢,众军一齐出谷。解宝叫村农随到大寨,来见卢先锋。卢俊义大喜,取银两米谷,账济穷民;村农磕头感激,千恩万谢去了。随后解珍这支军马,也回寨了。是日天晚歇息,一宿无话。
次早,卢俊义正与朱武调遣兵马,攻取城池,忽有流星探马报将来说,王庆差伪都督杜*领十二员将佐,兵马二万,前来救援,兵马已到三十里外了。卢俊义闻报,教朱武,杨志,孙立,单廷珪,魏定国,同乔道清,马灵,管领兵马二万,列阵于大寨前,以当城中贼兵突出;教解珍,解宝,穆春,薛永,管领军马五千,看守山寨。卢俊义亲自统领其余将佐,军马三万五千,迎敌杜*。
当有“浪子”燕青禀道:“主人今日不宜亲自临阵。”卢俊义道:“却是为何?”燕青道:“小人昨夜有不祥梦兆。”卢俊义道:“梦寐之事,何足凭信。既以身许国,也顾不得利害。”燕青道:“若是主人决意要行,乞拨五百步兵,与小人自去行事。”卢俊义笑道:“小乙,你待要怎么?”燕青道:“主人勿管,只拨与小人便了。”卢俊义道:“便拨与你,看你做出甚事来!”随即拨五百步兵与燕青。燕青领了自去,卢俊义冷笑不止。统领众将兵马,离了大寨,繇平泉桥经过。那平泉中多奇异的石子,乃唐朝李德裕旧庄,只见燕青引着众人,在那里砍伐树木。卢俊义心下虽是好笑,忙忙地要去厮杀,无暇去问他。

兵马过了龙门关西十里外,向西列阵等候。至一个时辰,贼兵方到。两阵相对,擂鼓呐喊。西阵里偏将卫鹤,舞大刀,拍马当先。宋阵中山士奇跃马挺,更不打话,接住杀。两骑马在阵前礩过三十合,山士奇挺刺中卫鹤的战马后腿,那马后蹄蹒将下去,把卫鹤闪下马来,山士奇又一戮死。
西阵中酆泰大怒,舞两条铁简,拍马直抢山士奇。二将礩到十合之上,卞祥见山士奇礩不过酆泰,捻拍马助战。被酆泰大喝一声,只一简,把山士奇打下马来,再加一简,结果了性命,拍马舞剑来迎。怎奈卞祥更是勇猛。酆泰马头到,大喝一声,一刺中酆泰心窝,死于马下。两军大喊。西阵主帅杜,见连折了二将,心如火炽,气若烟生,挺一条丈八蛇矛,骤马亲自出阵。宋阵主帅卢俊义也亲自出阵,与杜礩过五十合,不分胜败。杜那条蛇矛,神出鬼没。
孙安见卢先锋不能取胜,挥剑拍马助战。贼将卓茂,舞条狼牙棍,纵马来迎。与孙安礩不上四五合,孙安奋神威,将卓茂一剑,斩于马下。拨转马,骤上前,挥剑来砍杜。杜见他杀了卓茂,措手不及,被孙安手起剑落,砍断右臂,翻身落马;卢俊义再一枪,结果了性命。卢俊义等驱兵卷杀过去,贼兵大败。
忽地西南上铲斜小路里,冲出一队骑兵,当先马上一将,状貌魆黑丑恶,一头蓬松短发,顶个铁道冠,穿领终征袍,坐匹赤炭马,仗剑指挥众军,弯环踢跳,飞奔前来。卢俊义等看是贼兵号衣,驱兵一拥上前冲杀。
那将却不来厮杀,口中喃喃呐呐地念了两句,望正南离位上砍了一剑,转眼间,贼将口中喷出火来。须臾,平空地上,腾腾火炽,烈烈猓生,望宋军烧将来。卢俊义走避不迭,宋军大败,弃下金鼓,马匹,乱窜奔逃。走不迭的,都烧得焦头烂额。军士死者,五千余人。众将保护着卢俊义,奔走到平泉桥。军士争先上桥,登时把桥挤踏得倾圮下来。幸得燕青砍伐树木,于桥两傍,刚搭得完浮桥,军士得渡,全活着二万人。卢俊义与卞祥两骑马落后,行至桥边,被贼将赶上,一口火望卞祥喷来。卞祥满身是火,烧损坠马,被贼兵所杀。卢俊义幸得浮桥接济,驰窜去了。
贼将领兵追杀到来,却得前军报知乔道清。乔道清单骑仗剑,迎着贼将。那贼将见乔道清迎上来,再把剑望南砍去,那火比前番更是炽焰。乔道清捏诀念咒,把剑望坎方一指,使出“三昧神水”的法。霎时间,有千百道黑气,飞迎前来,却变成瀑布飞泉,又如亿兆斛的琼珠玉屑,望贼将泼去,灭了妖火。那贼将见破了妖术,拨马逃奔,战马踏着一块水石,马蹄后失,把那贼将闪下马来。乔道清飞马赶上,挥剑砍为两段。那五千骑兵,抓翻跌伤者,五百余人。
乔道清仗剑大喝道:“如肯归降,都留下颅头!”贼人见乔道清如此法力,都下马投戈,拜伏乞命。乔道清再用好言抚慰,枭了贼将首级,率领降贼,来见卢先锋献捷。卢俊义感谢不已,并称赞燕青功劳。众将问降贼,方晓得那妖人姓寇名,惯用妖火烧人。人因他貌相丑恶,叫他做“毒焰鬼王”。昔年助王庆造反的,不知往那里去了二年,近日又到南丰说:“宋兵势大,待俺去他。”因此,王庆差他星驰到此。龚端,奚胜望见救兵输了,不敢出来厮杀,只添兵坚守城池。
当下乔道清说:“这里城池深固,急切不能得破。今夜待贫道略施小术,助先锋成功,以报二位先锋厚恩。”卢俊义道:“愿闻神术。”乔道清附耳低言说道:“如此如此。”卢俊义大喜,随即调遣将士,各去行事,准备攻城;一面教军士以礼殡葬山士奇,卞祥,卢俊义亲自设祭。

是夜二更时分,乔道清出来使剑作法。须臾雾起,把西京一座城池,周回都遮漫了;守城军士,咫尺不辨,你我不能相顾。宋兵乘黑暗里,从飞奔转关辘上,攀缘上女墙,只听得一声炮响,重雾忽然收敛,城上四面,都是宋兵,各向身边取出火种,燃点火炬,上下照耀,如同白昼一般。守城军士,先是惊得麻木了,都动弹不得,被宋兵掣出兵器砍杀,贼兵坠城死者无算。龚端、奚胜见变起仓卒,急引兵来救应,已被宋军夺了四门。卢俊义大驱兵马进城,龚端,奚胜都被乱兵杀死,其余偏牙将佐头目俱降,军士降服者三万人,百姓秋毫无犯。
天明,卢俊义出榜安民,标录乔道清大功,重赏三军将士,差马灵到宋先锋处报捷。马灵遵令去了,至晚便来回话说:“宋先锋等攻打荆南,连日与贼人交战,大败南丰救兵,主帅谢*被擒。宋先锋因戎事焦劳,染病在营中,数日军务,都是吴军师统握。”卢俊义闻报,郁郁不乐,连忙料理军务,将西京城池,交与乔道清,马灵统兵镇守。卢俊义次日,辞别乔道清,马灵,统领朱武等二十员将佐,离了西京,急急忙忙望荆南进发。不则一日,兵马已到荆南城北大寨中,卢俊义等入寨问候。

宋江亏“神医”安道全疗治,病势已减了六七分,卢俊义等甚是喜慰。正在叙阔各逆军务,忽有逃回军士报说:“唐斌正护送萧让等,离大寨行至三十里,忽被荆南贼将縻貹,马勥,领一万精兵,从斜僻小路抄出,乘先锋卧病,要来劫大寨之后,正遇着我方人马。唐斌力敌二将,怎奈众寡不敌,更兼縻貹十分勇猛;唐斌被縻貹杀死,萧让,裴宣,金大坚都被活捉去。他每正要来劫寨,探听得卢先锋等大兵到来,贼人只掳了萧让等遁去。”宋江听罢,不觉失声哭道:“萧让等性命休矣!”病势仍旧沉重。
卢俊义等众将,都来劝解。卢俊义问道:“萧让等到何处去?”宋江呜咽答道:“萧让知我有病,特辞了陈安抚来看视我,并奉陈安抚命,即取金大坚、裴宣到宛州,要他每写勒碑石,及查勘文卷。我今日特差唐斌,领一千人马护送他三个去。不料被贼人捉掳,三人必被杀害!”宋江遂教卢俊义帮助吴用,攻打城池,拿住縻貹,马勥报仇,卢俊义等遵令,来到城北军前。众人与吴学究叙礼毕,卢俊义连忙说萧让等被掳之事。吴用大惊道:“苦也!断送了这三个人!”传令教众将围城,并力攻打城池。众将遵令,四面攻城。吴用又令军汉上云梯,望城中高叫道:“速将萧让、金大坚、裴宣送出来!若稍迟延,打破城池,不论军民,尽行屠戮!”
却说城中守将梁永伪授留守之职,同正偏将佐,在城镇守。那縻貹,马勥都战败,逃遁到此。当日捉了萧让等三人,因宋兵尚未围城,縻貹叫城门进城,将萧让等解到帅府献功。梁永颇闻得“圣手书生”的名目,教军士解放绑缚,要他降服。
萧让、裴宣、金大坚三人睁眼大骂道:“无知逆贼,汝等看我每是何等样人?逆贼快把我三人一刀两段罢了!这六个膝盖骨,休想有半个儿着地!即日宋先锋打破城池,拿你每这夥鼠辈,碎万段!”梁永大怒,叫军汉“打那三个奴狗跪着!”军汉拿起棒便打,只打得跌仆,那里有一个肯跪。三人骂不绝口。梁永道:“你每要一刀两段,俺偏要慢慢地摆布你。”喝叫军士:“将这三个奴狗,立枷在辕门外;只顾打他两腿,打折了驴腿,自然跪将下来。”军汉得令,便来套枷扒摆布。
帅府前军士居民,都来看宋军中人物,内中早恼怒了一个真正有男子气的须眉丈夫。那男子姓萧,双名叫嘉穗,寓居帅府南街纸张铺间壁。他高祖萧,字僧达,南北朝时人,为荆南刺史。江水败堤,萧亲率将吏,冒雨修堤。雨甚水壮,将吏请少避之,萧道:“王尊欲以身塞河,我独何心哉?”言毕,而水退堤立。
是岁,嘉禾生,一茎六穗,萧嘉穗取名在此。那萧嘉穗偶游荆南,荆南人思慕其上祖仁德,把萧嘉穗十分敬重。那萧嘉穗襟怀豪爽,志气高远,度量宽宏,膂力过人,武艺精熟,乃是十分有胆气的人。凡遇有肝胆者,不论贵贱,都交结他。适遇王庆作乱,侵夺城池,萧嘉穗献计御贼,当事的不肯用他计策,以致城陷。贼人下令,凡百姓只许入城,并不许一个出去。萧嘉穗在城中,日夜留心图贼,却是单丝不成线。今日见贼人扒萧让等三个,又听得宋兵为萧让等攻城紧急,军民都有惊恐之状。萧嘉穗想了一回想道:“机会在此。只此一着,可以保全城中几许生灵。”忙归寓所。此时已是申牌时分,连忙叫小厮磨了一碗墨汁,向间壁纸铺里买了数张皮料厚棉纸,在灯下濡墨挥毫,大书特书的写道:
城中都是宋朝良民,必不肯甘心助贼。宋先锋是朝廷良将,杀鞑子,擒田虎,到处莫敢撄其锋。手下将佐一百单八人,情同股肱。辕门前扒的三人,义不屈膝,宋先锋等英雄忠义可知。今日贼人若害了这三人,城中兵微将寡,早晚打破城池,玉石俱焚。城中军民,要保全性命的,都跟我去杀贼!
萧嘉穗将那数张纸都写完了,悄地探听消息,只听得百姓每都在家里哭泣。萧嘉穗道:“民心如此,我计成矣!”扶到昧爽时分,踅出寓所,将写下的数张字纸,抛向帅府前左右街市闹处。
少顷,天明,军士居民,这边方拾一张来看,那边又有人拾了一张:登时聚着数簇军民观看。早有巡风军卒,抢一张去,飞报与梁永知道。梁永大惊,急差宣令官出府传令,教军士谨守辕门及各营,着一面严行缉捕奸细。那萧嘉穗身边藏一把宝刀,挨入人丛中,也来观看,将纸上言语,高声朗诵了两遍,军民都错愕相顾,那宣令官奉着主将的令,骑着马,五六个军汉,跟随到各营传令。萧嘉穗抢上前,大吼一声,一刀砍断马足,宣令官撞下马去,一刀剁下头来。萧嘉穗左手抓了人头,右手提刀,大呼道:“要保全性命的,都跟萧嘉穗去杀贼!”帅府前军士,平素认得萧嘉穗,又晓得他是铁汉,霎时有五六百人,拥着他结做一块。
萧嘉穗见军士聚拢来,复连声大呼道:“百姓有胆量的,都来相助!”声音响振数百步。那时四面响应,百姓都抢棍棒,拔杉刺,折桌脚:捻指间,已有五六千人。迭声呐喊,萧嘉穗当先,领众抢入帅府。那梁永平日暴虐军民,鞭挞士卒,护卫军将,都恨入骨髓。一闻变起,都来相助,赶入去,把梁永等一家老小都杀了。萧嘉穗领众军民人等,拥出帅府,此时已有二万余人。把萧让,裴宣,金大坚放了扒,都打开了枷。萧嘉穗选三个有膂力的人,背着萧让等三人。萧嘉穗当先,抓了梁永首级,赶到北门,杀死守门将马勥,赶散把门军士,开城门,放吊桥。

那时吴用正到北门,亲督将士攻城,听的城中呐喊。又是开城门,只道贼人出来冲击,忙教军马退下三四箭之地,列阵迎敌。只见萧嘉穗抓着人头,背后三个军汉,背负萧让等,过了吊桥,忙奔前来。吴用正在惊讶,萧让等高叫道:“吴军师,实亏这个壮士,激聚众民,杀了贼将,救我等出来。”吴用听了,又惊又喜。萧嘉穗对吴用道:“事在仓卒,不及叙礼。请军师快领兵入城!”那吊桥边已有若干军民,都齐声叫道:“请宋先锋入城!”吴用见诸色人等,都有在里面,遂传令教将士统军马入城,如有妄杀一人者,同伍皆斩。北城上守城军士,看见事势如此,都投戈下城;其东西南三面守城军士,闻了这个消息,都困缚了守城贼将,大开城门,香花灯烛,迎接宋兵入城。只有縻貹那厮勇猛,人近他不得,出西门,杀出重围走了。

吴用差人飞报宋江。宋江闻报,把那忧国家,哭兄弟的病症,退了九分九,欣喜雀跃,同众将拔寨都起。大军来到荆南城中,宋江升坐帅府,安抚军民,慰劳将士。宋江请萧嘉穗到帅府,问了姓名,扶他上坐。宋江纳头便拜道:“壮士豪举:诛锄叛逆,保全生灵,兵不血刃,克复城池,又救了宋某的三个兄弟,宋江合当下拜。”萧嘉穗答拜不迭道:“此非萧某之能,皆众军民之力也!”宋江听了这句,愈加钦敬。宋江以下将佐,都叙礼毕。城中军士,将贼将解来。宋江问愿降者,尽行免罪。因此满城欢声雷动,降服数万人。恰好水军头领李俊等,统领水军船只,到了汉江,都来参见。
宋江教置酒款待萧壮士。宋江亲自执杯劝酒,说道:“足下鸿才茂德,宋某回朝,面奏天子,一定优擢。”萧嘉穗道:“这个倒不必,萧某今日之举,非为功名富贵。萧某少负不羁之行,长无乡曲之誉,更且孤陋寡闻。方今人高张,贤士无名,虽材怀随和,行若由夷的,终不能达九重。萧某见若干有抱负的英雄,不计生死,越公家之难者,倘举事一有不当,那些全躯保妻子的,随而媒孽其短,身家性命,都在权奸之掌握之中。像萧某今日,无官守之责,却似那闲云野鹤,何天之不可飞耶!”这一席话,说得宋江以下,无不嗟叹。坐中公孙胜,鲁智深,武松,燕青,李俊,童威,童猛,戴宗,柴进,樊瑞,朱武,蒋敬等这十余个人,把萧壮士这段话,更是点头玩味。
当晚酒散,萧嘉穗辞谢出府。次早,宋江差戴宗到陈安抚处报捷。宋江亲自到萧壮士寓所,特地拜望,却是一个空寓。间壁纸铺里说:“萧嘉穗今早天未明时,收拾了琴剑书囊,辞别了小人,不知往那里去了。”
宋江回到帅府,对众头领说萧嘉穗飘然而去,众将无不叹息。至晚,戴宗回报,说宛州山南两处所属未克州县,陈安抚侯参谋授方略与罗戬及林冲,花荣等,俱各讨平。朝廷已差若干新官到来,各行交代讫。陈安抚已率领诸将起程,即日便到。宋江与吴用计议,待陈安抚到这里镇守,我每好起大兵,前去灭渠魁。宋江却在荆南调摄五六日,病已全愈。

一日,报陈安抚等兵马到来,宋江等接入城中。参见毕,陈安抚大赏三军将士。次后山南守将史进等,已将州务交代新官,随后也到。宋江将州务请陈安抚治理。宋江等拜别陈安抚,统领大军,水陆并进,战骑同行,来南丰贼人巢穴。此时一百单八个英雄,都在一处,又有河北降将孙安等十一人,军马二十余万,连战连捷,兵威大振,所到地方,贼人望风降顺,宋江将复过州县,呈报陈安抚。陈差罗戬统领将士兵马,前来镇守。

宋江等水陆大兵,长驱直至南丰地界,哨马报到,说侦探得贼人王庆将李助为统军大元帅,就本处调选水陆兵马五万。又调云安,东川,安德三路各兵马二万,都是本处伪兵马都监刘以敬,上官义等统领。数十员猛将,及十一万雄兵,前来拒敌:王庆亲自督征。宋江闻报,与吴用计议道:“贼兵倾巢而来,必是抵死拚。我将何策胜之?”吴用道:“兵法只是‘多方以误之’这一句。俺每如今将士都在一处,多分调几路前去杀,教他应接不暇。”宋江依议传令,分调兵将。
先一日,有“扑天雕”李应,“小旋风”柴进,奉宋先锋将令,统领马步头领单廷珪,魏定国,施恩,薛永,穆春,李忠,领兵五千,护送粮草车仗,并缎帛,火炮,车辆,在大兵之后。地名龙门山,南麓下傍山有一村庄,四围都是高泥冈子,却像个土城,三面有路出入。居民空下草瓦房数百间,居民因避兵迁避去了。是晚,东北风大作,浓云泼墨,李应,柴进见天色已暮,恐天雨沾湿了粮草,教军士拆开门扇,把车辆推送屋里。军士方欲造饭食息,忽见“病大虫”薛永领兵巡哨,捉了一个奸细,来报柴进说:“审问得奸细说,贼人縻貹 ,领精兵一万,今夜二更,要来劫烧粮草。现今伏在龙门山中。”
原来那龙门山两崖对峙如门,其中可通舟楫,树木丛密。李应听说,便对柴进道:“待小弟去庄前等那贼,杀他片甲不回。”柴进道:“那縻貹十分勇猛,不可力敌。况且我这里步兵少,待小弟略施小计,拚五六车火炮,百十车柴薪,与唐斌等报仇,把那奸细杀了。”
教军士将粮草,火炮,车辆,教李应领兵三千,都备弓弩火箭,护卫粮车。在黄昏时候,尽数出了土冈,望南先行,却留下百十辆柴薪车,四散列于西南下风头草房茅边。将百十辆空车,五六处结队摆列,上面略放些粮米。各处藏下火炮,及铺放硫黄硝灌过的干柴。教施恩,薛永,穆春,李忠领兵二千,埋于东泥冈路口。教单廷领马兵一千,于庄南路口,等候贼人到来,都是恁般恁般,依我行事。柴进同“神火将军”魏定国,领步兵三百人,都带火种火器,上山埋伏于丛密树林里。
等到二更时分,贼将縻貹果然同了二个偏将,领着万余军马,人披软战,马摘銮铃,偃旗息鼓,疾驰到南土冈门口来。单廷珪见贼兵来,教军士燃点火把,接住厮杀。单廷珪与縻貹礩不到四五合,单廷珪拨马领兵退入去。那縻貹是有勇无谋的人,领兵一迳抢进来。薛永,施恩见南路举火,即教李忠,穆春分兵一千,疾驰到庄南,把住路口。
那时贼兵都喊杀连天抢入去,只望东北上风头杀来,乃是空屋,不见粮草。縻貹领兵四面搜索,看见下风头只有一二百辆粮草车,有五六百军士看守,见贼兵来,发声喊,都奔散。縻貹道:“原来不多粮草!”叫军士打火把照看,中间车队里,每队有两辆缎疋车。那些贼兵见了,便去乱抢。縻貹急要止遏时,又被山上将火箭火把乱打射下来,草房柴车上,都燔烧起来。贼兵发减,急躲避时,早被火炮药线引着火,传递得快,如轰雷般打击出来。贼兵奔走不迭的,都被火炮击死。捻指间,烘烘火起,烈烈烟生。
当下火势昌炽,炮声震响,如天摧地裂之声。须臾,百十间草房,变做猓团火块。縻貹被火炮击死,贼兵击死大半,焦头烂额者无数。又被单廷珪,施恩等三路追杀进来,二个偏将,都被杀死,一万人马,只有千余人从土冈上爬出去,逃脱性命。天明,柴进等仍与李应等合兵一处,将粮草运送大寨来。宋先锋正升帐,遣调兵马杀贼,只见马军拴束马匹,步军安排器械,正是:旌旗红展一天霞,刀剑白铺千里雪。毕竟宋江等如何杀,且听下回分解。

查看目录 >> 《水浒传》


国学迷 洪氏宗譜_浙江人民出版社杭州.djvu 徐霞客家傳_吉林文史出版社長春.djvu 日本姓名詞典漢字序_商務印書館北京.djvu 日本姓氏人名大辭典_名山出版社台北.djvu 現代日本名人錄上冊_時事出版社北京.djvu 現代日本名人錄下冊_時事出版社北京.djvu 日本歷史人物傳古代中世篇_黑龍江人民出版社哈爾濱.djvu 日本歷史風雲人物評傳_天津人民出版社天津.djvu 綠色的五月紀念綠川英子_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北京.djvu 產生奇跡的行動哲學一個日本青年改革者的自述_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馬來之虎山下奉文_天津人民出版社天津.djvu 山本五十六_解放軍出版社北京.djvu 冰花一個滿蒙開拓青少年義勇軍隊員的自述_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北京.djvu 富有特色的經營家土光敏夫_世界知識出版社北京.djvu 松下幸之助_廣西人民出版社南寧.djvu 松本龜次郎傳_時事出版社北京.djvu 學海覓途_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北京.djvu 高倉健影壇生活孤雁行_漓江出版社南寧.djvu 我的電影生涯_中國電影出版社.djvu 一個女演員的自傳_中國戲劇出版社北京.djvu 福澤諭吉_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北京.djvu 文人宰相大平正芳_新華出版社.djvu 昭和宰相列傳_天津人民出版社天津.djvu 田中角榮秘聞_中國文聯出版公司北京.djvu 二次大戰三無凶二戰爭狂人東條英機_世界知識出版社北京.djvu 三十三年之夢_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djvu 日本天皇裕仁_軍事譯文出版社.djvu 內山完造傳_百花文藝出版社天津.djvu 吉田茂傳上_上海譯文出版社上海.djvu 吉田茂傳下_上海譯文出版社上海.djvu 吉田茂的執政生涯_中國對外翻譯出版公司北京.djvu 中曾根首相的思想與行動_商務印書館北京.djvu 田中角榮_浙江人民出版社杭州.djvu 宰相之妻_世界知識出版社北京.djvu 鈴木善幸_新華出版社北京.djvu 火紅的歲月我自身的經歷_群眾出版社.djvu 東南亞著名華僑華人傳第一集_海洋出版社北京.djvu 西哈努克回憶錄甜蜜與辛酸的回憶_黑龍江人民出版社哈爾濱.djvu 馬科斯總統和夫人_時事出版社北京.djvu 鋼蝴蝶的沉浮_吉林人民出版社.djvu 馬科斯夫人傳_北京日報出版社北京.djvu 女總統科阿基諾_新華出版社.djvu 科麗阿基諾傳_東方出版社北京.djvu 傳奇式的女總統阿基諾夫人傳_西北大學出版社西安.djvu 甘地夫人自述_時事出版社北京.djvu 拉吉夫甘地一個英勇的形象_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聖雄甘地_新華出版社.djvu 印度聖雄甘地自傳_星光出版社台北.djvu 偉大領袖真納一個民族的經歷_商務印書館北京.djvu 東方的女兒貝布托自傳_世界知識出版社北京.djvu 對歷史的回答_中國對外翻譯出版公司北京.djvu 巴列維傳附白色革命_商務印書館北京.djvu 達揚自傳_上海譯文出版社上海.djvu 梅厄夫人自傳_新華出版社北京.djvu 穆罕默德傳_寧夏人民出版社銀川.djvu 安瓦爾薩達達特_時事出版社北京.djvu 布爾吉巴回憶錄_世界知識出版社北京.djvu 傑出的津巴布韋人穆加貝_世界知識出版社北京.djvu 俄語姓名譯名手冊_商務印書館北京.djvu 蘇聯人名重音詞典_外語數學與研究出版社北京.djvu 伏羅希洛夫傳_新華出版社.djvu 沃茲涅辛斯基傳_上海譯文出版社上海.djvu 古比雪夫的一生_新華出版社.djvu 二次大戰三巨頭一縱橫捭闔斯大林_世界知識出版社北京.djvu 基洛夫傳_新華出版社.djvu 戈爾巴喬夫出山前後_新華出版社.djvu 戈巴契夫傳_群倫出版社.djvu 庫圖佐夫_解放軍出版社.djvu 同第三帝國決鬥_上海譯文出版社上海.djvu 我的自傳_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北京.djvu 克魯普斯卡婭傳_人民出版社.djvu 冤死的元帥圖哈切夫斯基_解放軍出版社北京.djvu 伊凡雷帝傳_商務印書館北京.djvu 車爾尼雪夫斯基_天津人民出版社天津.djvu 庫圖佐夫生平及統帥業績_商務印書館北京.djvu 伏龍芝傳_中國對外翻譯出版公司北京.djvu 朱可夫元帥_新華出版社.djvu 傳奇英雄布瓊尼_黑龍江人民出版社哈爾濱.djvu 元帥之厄運圖哈切夫斯基一生_黑龍江人民出版社哈爾濱.djvu 羅科索夫斯基元帥傳_軍事科學出版社.djvu 赫魯曉夫_天津人民出版社天津.djvu 赫魯曉夫十年浮沉_寶文堂書店北京.djvu 我的岳父赫魯曉夫_河南人民出版社.djvu 克雷洛夫傳_黑龍江人民出版社哈爾濱.djvu 蘇聯文學獎金和獲獎作家_新華出版社.djvu 赫爾岑傳_黑龍江人民出版社哈爾濱.djvu 萊蒙托夫_北京出版社北京.djvu 托爾斯泰傳_天津人民出版社天津.djvu 列夫托爾斯泰傳_黑龍江人民出版社哈爾濱.djvu 契訶夫傳_南開大學出版社天津.djvu 果戈理傳_天津人民出版社天津.djvu 果戈理傳_黑龍江人民出版社哈爾濱.djvu 陀思妥耶夫斯基陀氏夫人的日記和回憶錄_浙江文藝出版社杭州.djvu 巴納耶娃回憶錄_上海譯文出版社上海.djvu 期待與奇跡畫家列賓傳記_吉林美術出版社長春.djvu 柴可夫斯基傳_天津人民出版社.djvu 柴科夫斯基傳_人民音樂出版社北京.djvu 普羅科菲耶夫文選回憶錄評傳_文化藝術出版社北京.djvu 普羅科菲耶夫_人民音樂出版社北京.djvu 尼奧斯特洛夫斯基_黃河文藝出版社.djvu 風雨兼程九十年卡皮查的生平及其發現_中國科學技術大學出版社合肥.djvu 伽莫夫自傳物理學家天體物理學家伽莫夫_上海翻譯出版公司上海.djvu 蘇德間諜戰_花城出版社.djvu 偉大的嘉寶_中國電影出版社.djvu 鮑羅廷在中國的有關資料_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djvu 斯坦尼斯拉夫斯基傳_上海譯文出版社上海.djvu 斯大林周圍的人_華夏出版社北京.djvu 巴枯寧傳_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djvu 彼得大帝傳_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djvu 俄國女皇葉卡特林娜二世傳_上海譯文出版社上海.djvu 鮑羅廷斯大林派到中國的人_世界知識出版社北京.djvu 安德羅波夫對西方的新挑戰_中國展望出版社北京.djvu 安德羅波夫傳蘇聯共產黨總書記尤里弗安德羅波夫的生平與思想_世界知識出版社北京.djvu 克魯泡特金_黑龍江人民出版社哈爾濱.djvu 布哈林傳_吉林教育出版社.djvu 被玷污的歲月布哈林與布哈林問題_世界知識出版社北京.djvu 布哈林坎坷的一生_求實出版社.djvu 斯大林死之謎_新華出版社.djvu 戈爾巴喬夫傳記_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北京.djvu 戈爾巴喬夫與賴莎_上海翻譯出版公司上海.djvu 汲深绠短 汲直 汲短 汲黯匡君 汲黯卧理 汲黯工卧 汲黯直言 汲黯积薪 汲黯薪 汲黯言直 汶上 汾射 汾水游 汾水雁飞 汾河曲 汾阴曲 汾阴鼎 沂咏 沂志 沂曲 沂水弦歌 沂水舞雩 沂水行歌 沅江九肋 沅芷湘兰 沅芷澧兰 沆瀣 沆瀣一气 沆瀣之契 沈侯瘦 沈园 沈瘦 沈约愁多 沈约病 沈约瘦 沈腰暗减 沈腰消磨 沈腰销瘦 沈郎不胜衣 沈郎尪 沈郎消瘦 沈郎病 沈郎瘦 沈郎衣带宽 沉书浦 沉井辖 沉思翰藻 沉朱 沉李浮瓜 沉浮 沉灰 沉白马 沉碑 沉碑忧岸谷 沉舟破釜 沉鱼色 沐冠 沐冠猴 沐栉 沐猴 沐猴冠 沐猴冠冕 沐猴衣冠 沐雨栉风 沐雨梳风 沙丘之马 沙丘牡黄 沙中客 沙中语 沙之汰之 沙含水弩 沙堤路 沙射 沙椎 沙画锥 沙虫 沙虫猿鹤 沙路 沙道 沙鸥期 沛中歌 沛歌风 沟中之纳 沟中断 沟中木 沟中木断 沟中瘠 沟壑 沟水流 沟瘠 没卫 没卫饮羽 没字 没弦琴 没矢 没石饮羽 没羽 没羽之虎 沧桑 沧桑劫 沧洲 沧洲心 沧洲趣 沧浪 沧浪叟 沧浪子 沧浪客 沧浪濯 沧浪濯缨 沧浪老人 沧海变 沧海君 沧海成尘 沧海成田 沧海成陆 沧海扬尘 沧海探珠 沧海桑枯 沧海横波 沧海横流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