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古今图书集成 | 历史人物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索引 | 字体转换器 | 篆书识别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电子书下载 | 哈佛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字形演变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集部 > 小说 > 水浒传 >

第九十八回 张清缘配琼英 吴用计鸩邬梨

第九十八回 张清缘配琼英 吴用计鸩邬梨

话说邬梨国舅,令郡主琼英为先锋,自己统领大军随后。那琼英年方一十六岁,容貌如花的一个处女,原非邬梨亲生的。他本宗姓仇,父名申,祖居汾阳府介休县,地名绵上。那绵上,即春秋时晋文公求介之推不获,以绵上为之田,就是这个绵上。那仇申颇有家赀,年已五旬,尚无子嗣;又值丧偶,续娶平遥县宋有烈女儿为继室,生下琼英。年至十岁时,宋有烈身故,宋氏随即同丈夫仇申往奔父丧。那平遥是介休邻县,相去七十余里。宋氏因路远,仓率留琼英在家,吩咐主管叶清夫妇看管伏侍。自己同丈夫行至中途,突出一夥强人,杀了仇申,赶散庄客,将宋氏掳去。庄客逃回,报知叶清。那叶清虽是个主管,倒也有些义气,也会使枪捧。妻子安氏,颇是谨慎,当下叶清报知仇家亲族,一面呈报官司,捕捉强人;一面埋葬家主尸首。仇氏亲族,议立本宗一人,承继家业。叶清同妻安氏两口儿,看管小主女琼英。

过了一年有余,值田虎作乱,占了威胜,遣邬梨分兵掠地,到介休绵上,抢劫赀财,掳掠男妇,那仇氏嗣子,被乱兵所杀,叶清夫妇,及琼英女,都被掳去。那邬梨也无子嗣,见琼英眉清目秀,引来见老婆倪氏。那倪氏从未生育的,一见琼英,便十分爱他,却似亲生的一般。琼英从小聪明,百伶百俐,料道在此不能脱生,又举目无亲,见倪氏爱他,便对倪氏说,向邬梨讨了叶清的妻安氏进来。因此安氏得与琼英坐卧不离。那叶清被掳时,他要脱身逃走,却思想琼英年幼,家主主母,只有这点骨血,我若去了,便不知死活存亡。幸得妻子在彼,倘有机会,同他每脱得患难,家主死在九泉之下,亦是瞑目,因此只得随顺了邬梨。征战有功,邬梨将安氏给还叶清。安氏自此得出入帅府,传递消息与琼英,邬梨又奏过田虎,封叶清做个总管。

叶清后被邬梨差往石室山,采取木石。部下军士,向山冈下指道:“此处有块美石,白赛霜雪,一毫瑕疵儿也没有。土人欲采取他,却被一声霹雳,把几个采石的惊死,半晌方醒。因此人都指相戒,不敢近他。”叶清听说,同军士到冈下看时,众人发声喊,都叫道:“奇怪!适兀是一块白石,却怎么就变做一个妇人的骸。”叶清上前仔细观看,恁般奇怪,原来是主母宋氏的尸首,面貌兀是如生,头面破损处,却似坠冈撞死的。

叶清惊讶涕泣,正在没理会处,却有本部内一个军卒,他原是田虎手下的马圉,当下将宋氏被掳身死的根因,一一备细说道:“昔日大王初起兵的时节,在介休地方,掳了这个女子,欲将他做个压寨夫人。那女子哄大王放了绑缚,行到此处,被那女子将身撺下高冈撞死。大王见他撞死,叫我下冈剥了他的衣服首饰。是小的伏侍他上马,又是小的剥他的衣服,面貌认得仔细,千真万真是他。今已三年有余,骸如何兀是好好地?”叶清听罢,把那无穷的眼泪,都落在肚里去了。便对军士说:“我也认得不错,却是我的旧邻宋老的女儿。”叶清令军士挑土来掩,上前看时,仍旧是块白石。众人十分惊讶叹息,自去干那采石的事。事毕,叶清回到威胜,将田虎杀仇申,掳宋氏,宋氏守节撞死这段事,教安氏密传与琼英知道。

琼英知了这个消息,如万箭攒心,日夜吞声饮泣,珠泪偷弹,思报父母之仇,时刻不忘。从此每夜合眼,便见神人说:“你欲报父母之仇,待我教你武艺。”琼英心灵性巧,觉来都是记得,他便悄地拿根棒,拴了房门,在房中演习。自此日久,武艺精熟,不觉挨至宣和四年的季冬,琼英一夕,偶尔伏几假寐,猛听的一阵风过,便觉异香扑鼻。忽见一个秀士,头戴折角巾,引一个绿袍年少将军,来教琼英飞石子打击。那秀士又对琼英说:“我特往高平,请得‘天捷星’到此,教汝异术,救汝离虎窟,报亲仇。此位将军,又是汝宿世姻缘。”琼英听了“宿世姻缘”四字,羞赧无地,忙将袖儿遮脸。动手,却把桌上剪刀拨动,铿然有声。猛然惊觉,寒月残灯,依然在目,似梦非梦。琼英兀坐,呆想了半晌,方歇息。

次日,琼英尚记得飞石子的法,便向墙边拣取瞈卵般一块圆石,不知高低,试向卧房脊上的鸱尾打去,正打个着,一声响亮,把个鸱尾打的粉碎,乱纷纷抛下地来。却惊动了倪氏,忙来询问。琼英将巧言支吾道:“夜来梦神人说:‘汝父有王侯之分,特来教导你的异术武艺,助汝父成功。’适试将石子飞去,不想正打中了鸱尾。”倪氏惊讶,便将这段话报知邬梨。那邬梨如何肯信,随即唤出琼英询问,便把、刀、剑、戟、棍、棒、叉、钯试他,果然件件精熟。更有飞石子的手段,百发百中。邬梨大惊,想道:“我真个有福分,天赐异人助我。”因此终日教导琼英,驰马试剑。

当下邬梨家中,将琼英的手段传出去,哄动了威胜城中人,都称琼英做“琼矢镞”。此时邬梨欲择佳偶,匹配琼英。琼英对倪氏说道:“若要匹配,只除是一般会打石的;若要配与他人,奴家只是个死。”倪氏对邬梨说了。邬梨见琼英题目太难,把择偶事遂尔停止。今日邬梨想着王侯二字,萌了异心,因此,保奏琼英做先锋,欲乘两家争礩,他于中取事。当下邬梨挑选军兵,拣择将佐,离了威胜;拨精兵五千,令琼英为先锋;自己统领大军,随后进征。

不说邬梨,琼英进兵,却说宋江等在昭德,俟候迎接陈安抚。一连过了十余日,方报陈安抚军马已到。宋江引众将,出郭远远迎接,入到昭德府内歇下,权为行军帅府。诸将头目,尽来参见,施礼已毕。陈安抚虽是素知宋江等忠义,却无繇与宋江觌面相会。今日见宋江谦恭仁厚,愈加钦敬,说道:“圣上知先锋屡建奇功,特差下官到此监督,就赏赐金银缎疋,车载前来给赏。”宋江等拜谢道:“某等感安抚相公极力保奏,今日得受厚恩,皆出相公之赐。某等上受天子之恩,下感相公之德,宋江等虽肝脑涂地,不能补报。”陈安抚道:“将军早建大功,班师回京,天子必当重用。”宋江再拜称谢道:“请烦安抚相公镇守昭德,小将分兵攻取田虎巢穴,教他首尾不能相顾。”陈安抚道:“下官离京时,已奏过圣上,将近日先锋所得州县,见今缺的府县官员,尽已下该部速行推补,勒限起程,不日便到。”

宋江一面将赏赐俵散军将;一面写下军帖,差“神行太保”戴宗,往各府州县镇守头领处传令,俟新官一到,即行交代,勒兵前来听调。到各府州备令已了,再往汾阳探听军情回报。宋江又将河北降将唐斌等功绩,申呈陈安抚,就荐举金鼎、黄钺、镇守壶关抱犊,更替孙立、朱仝等将佐,前来听用。陈安抚一一依允。

忽有流星探马报将来,说道:“田虎差马灵统领将佐军马,往救汾阳,又差邬梨国舅,同琼英郡主,统领将佐,从东杀至襄垣了。”宋江听罢,与吴用商议,分拨将佐迎敌。当下降将乔道清说道:“马灵素有妖术,亦会神行法,暗藏金砖打人,百发百中。小道蒙先锋收录,未曾出得气力,愿与吾师公孙一清,同到汾阳,说他来降。”宋江大喜,即拨军马二千,与公孙胜,乔道清带领前去。二人辞别宋江,即日领军马起程,望汾阳去了不题。

再说宋江传令,索超、徐宁、单廷、魏定国、汤隆、唐斌、耿恭,统领军马二万,攻取潞城县;再令王英、扈三娘、孙新、顾大嫂,领骑兵一千,先行哨探北军虚实。宋江辞了陈安抚,统领吴用、林冲、张清、鲁智深、武松、李逵、鲍旭、樊瑞、项充、李衮、刘唐、解珍、解宝、凌振、裴宣、萧让、宋清、金大坚、安道全、蒋敬、郁保四、王定六、孟康、乐和、段景住、朱贵、皇甫端、侯健、蔡福、蔡庆,及新降将孙安,共正偏将佐三十一员,军马三万五千,离了昭德,望北进发。 前队哨探将佐王英等,已到襄垣县界,五阴山北,早遇北将叶清,盛本哨探到来。两军相撞,擂鼓摇旗。北将盛本,立马当先;宋阵里王英骤马出阵,更不打话,拍马捻,直抢盛本。两军呐喊,盛本挺纵马迎住。二将礩敌十数合之上,扈三娘拍马舞刀,来助丈夫厮杀。盛本敌二将不过,拨马便走。扈三娘纵马赶上,挥刀把盛本砍翻,撞下马来。王英等驱兵掩杀,叶清不敢抵敌,领兵马急退。宋兵追赶上来,杀死军士五百余人,其余四散逃窜。叶清止领得百余骑,奔至襄垣城南二十里外。琼英军马已到扎寨。

原来叶清于半年前被田虎调来,同主将徐威等镇守襄垣。近日听得琼英领兵为先锋,叶清禀过主将徐威,领本部军马哨探,欲乘机相见主女。徐威又令偏将盛本同去,却好被扈三娘杀了,恰遇琼英兵马。当下叶清入寨,参见主女,见主女长大,虽是个女子,也觉威风凛凛,也像个将军。琼英认得是叶清,叱退左右,对叶清道:“我今日虽离虎窟,手下止有五千人马,父母之仇,如何得报。欲脱身逃遁,倘彼知觉,反罹其害。正在踌躇,却得汝来。”叶清道:“小人正在思想计策,却无门路。倘有机会,即来报知。”说还未毕,忽报南军将佐,领兵追杀到来。琼英披挂上马,领军迎敌。

两军相对,旗鼓相望,两边列成阵势。北阵里门旗开处,当先一骑银马上,坐着个少年美貌的女将。
女将马前旗号,写的分明:“平南先锋将郡主琼英。”南阵军将看罢,个个喝采。两阵里花腔鼍鼓喧天,杂彩绣旗蔽日。“矮脚虎”王英,看见是个美貌女子,骤马出阵,挺飞抢琼英,两军呐喊,那琼英拍马捻戟来战。二将礩到十数余合,王矮虎拴不住意马心猿,法都乱了。琼英想道:“这厮可恶!”觑个破绽,只一戟,刺中王英左腿。王英两脚蹬空,头盔倒罩,撞下马来。扈三娘看见伤了丈夫,大骂:“贼拨贱小淫妇儿,焉敢无礼!”飞马抢出来救王英。琼英挺戟,接住厮杀。王英在地挣扎不起,北军拥上,来捉王英,那边孙新、顾大嫂双出,死救回阵。顾大嫂见扈三娘礩琼英不过,使双刀拍马上前助战。
三个女将,六条臂膊,四把钢刀,一枝画戟,各在马上相迎着:正如风飘玉屑,雪撒琼花,两阵军士,看得眼也花了。三女将礩到二十余合,琼英望空虚刺一戟,拖戟拨马便走。扈三娘、顾大嫂一齐赶来。琼英左手带住画戟,右手拈石子,将柳腰扭转,觑定扈三娘,只一石子飞来,正打中右手腕。扈三娘负痛,早撇下一把刀来,拨马便回本阵。顾大嫂见打中扈三娘,撇了琼英,来救扈三娘。琼英勒马赶来,那边孙新大怒,舞双鞭,拍马抢来。未及交锋,早被琼英飞起一石子,的一声,正打中那熟铜狮子盔。孙新大惊,不敢上前,急回本阵,保护王英,扈三娘领兵退去。

琼英正欲驱兵追赶,猛听的一声炮响,此时是二月将终天气,只见柳梢旗乱拂,花外马频嘶,山坡后冲出一彪军来,却是林冲、孙安、及步军头领李逵等。两军相撞,擂鼓摇旗,两阵里迭声呐喊。那边“豹子头”林冲,挺丈八蛇矛,立马当先;这边“琼矢镞”琼英,捻方天画戟纵马上前。林冲见是个女子,大喝道:“那泼贱,怎敢抗拒天兵!”琼英更不打话,捻戟拍马,直抢林銶。林銶挺矛来礩。两马相交,军器并举。礩无数合,琼英遮拦不住,卖个破绽,虚刺一戟,拨马望东便走。林冲纵马追赶。 南阵前孙安看见是琼英旗号,大叫:“林将军不可追赶,恐有暗算。”林冲手段高强,那里肯听,拍马紧紧赶将来。那绿茸茸草地上,八个马蹄翻盏撒钹般,勃喇喇地风团儿也似般走。琼英见林冲赶得至近,把左手虚提画戟,右手便向绣袋中摸出石子,扭回身,觑定林冲面门较近,一石子飞来。林銶眼明手快,将矛柄拨过了石子。琼英见打不着,再拈第二个石子,手起处,真似流星掣电;石子来,吓得鬼哭神惊,又望林冲打来。林冲急躲不迭,打在脸上,鲜血迸流,拖矛回阵。琼英勒马追赶。

孙安正待上前,只见本阵军兵,分开条路,中间飞出五百步军,当先是李逵、鲁智深、武松、解珍、解宝,五员惯步战的猛将。李逵手抡板斧,直抢过来,大叫:“那婆娘不得无礼!”琼英见他来的凶猛,手拈石子,望李逵打去,正中额角。李逵也了一惊,幸得皮老骨硬,只打的疼痛,却是不曾破损。琼英见打不倒李逵,跑马入阵。李逵大怒,虎须倒竖,怪眼圆睁,大吼一声,直撞入去。鲁智深、武松、解珍、解宝,恐李逵有失,一齐冲杀过来。孙安那里阻当得住?琼英见众人赶来,又一石子,早把解珍打翻在地,解宝、鲁智深、武松急来扶救。

这边李逵只顾赶去,琼英见他来得至近,忙飞一石子,又中李逵额角;两次被伤,方鲜血迸流。李逵终是个铁汉,那绽黑脸上,带着鲜红的血,兀是火喇喇地,挥双斧,撞入阵中,把北军乱砍。那边孙安见琼英入阵,招兵冲杀过来,恰好邬梨领着徐威等正偏将佐八员,统领大军已到,两边混杀一场。那边鲁智深、武松救了解珍,翻身杀入北阵去了。解宝扶着哥哥,不便厮杀,被北军赶上,撒起绊索,将解珍、解宝双双儿横拖倒拽,捉入阵中去了。步兵大败奔回。却得孙安奋勇鏖战,只一剑,把北将唐显砍下马来。邬梨被孙安手下军卒放冷箭,射中脖项,邬梨翻身落马,徐威等死救上马。

琼英众将见邬梨中箭,急鸣金收兵。南面宋军又到,当先马上一将,却是“没羽箭”张清,在寨中听流星报马说,北阵里有个飞石子的女将,把扈三娘等打伤。张清听报惊异,禀过宋先锋,急披挂上马,领军到此接应,要认那女先锋。那边琼英已是收兵,保护邬梨,转过长林,望襄垣去了。张清立马惆望。

当下孙安见解珍、解宝被擒,鲁智深、武松、李逵三人杀入阵去,欲招兵追赶,天色又晚,只得同张清保护林冲,收兵回大寨。
宋江正在升帐,令“神医”安道全看治王英。众将上前看王英时,不止伤足,连头面也磕破。安道全敷治已毕,又来疗治林冲。宋江见说陷了解珍、解宝、及李逵等三人,不知下落,十分忧闷。无移时,只见武行者同了李逵,杀得满身血污,入寨来见宋江。武松诉说:“小弟见李逵杀得性起,只顾上前,兄弟帮他杀,杀条血路,冲透北军,直至城下。只见北军绑缚着解珍、解宝,欲进城去,被我二人杀死军士,夺了解珍、解宝,被徐威等大军赶来,复夺去解珍、解宝,我二人又杀开一条血路,空手到此。只不见鲁智深。”宋江听说,满眼垂泪,差人四下跟寻探听鲁智深踪迹。又令安道全敷治李逵。此时已是黄昏时分,宋江计点军士,损折三百余名,当下紧闭寨栅,提铃喝令,一宿无话。

次日军士回报,智深并无影响,宋江越添忧闷。再差乐和、段景柱、朱贵、郁四保,各领轻捷军士,分四路寻觅。宋江欲领兵攻城,怎奈头领都被打伤,只得按兵不动。城中经闭城门,也不来厮杀。一连过了两日,只见郁四保获得奸细一名,解进寨来。孙安看那人时,却认得是北军总管叶清。孙安对宋江道:“某闻此人素有意气,他独自出城,必有缘故。” 宋江便叫军士放了绑缚,唤他上前。叶清望宋江磕头不已道:“某有机密事,乞元帅屏退左右,待叶某备细上陈。”宋江道:“我这里弟兄,通是一般肠肚,但说不妨。”叶清方说:“城中邬梨,前日在阵上中了药箭,毒发昏乱,城中医人,疗治无效。叶某趁此,特借访求医人,出城探听消息。”宋江便问:“前日拿我二将,如何处置了?”叶清道:“小人恐伤二位将军,乘邬梨昏乱,小人假传将令,把二位将军,权且监候,如今好好地在那里。”叶清又把仇申夫妇被田虎杀害掳掠,及琼英的上项事,备细述了一遍。说罢,悲恸失声。

宋江见说这段情由,颇觉凄惨。因见叶清是北将,恐有诈谋,正在疑虑,只见安道全上前对宋江道:“真个姻缘天凑,事非偶然!”他便一五一十的说道:“张将军去冬,也梦甚么秀士,请他去教一个女子飞石;又对他说,是将军宿世姻缘。张清觉来,痴想成疾。彼时蒙兄长着小弟同张清往高平疗治他,小弟诊治张清脉息,知道是七情所感,被小弟再三盘问,张将军方肯说出病根,因是手到病痊。今日听叶清这段话,却不是与张将军符合?”宋江听罢,再问降将孙安。孙安答道:“小将颇闻得琼英不是邬梨嫡女。某部下牙将杨芳,与邬梨左右,相交最密,也知琼英备细。叶清这段话,决无虚伪。”叶清又道:“主女琼英,素有报仇雪耻之志。小人见他在阵上连犯虎威,恐城破之日,玉石俱焚。今日小人冒万死到此,恳求元帅。”

吴用听罢,起身熟视叶清一回,便对宋江道:“看他色惨情真,诚义士也!天助兄长成功,天教孝女报仇!”便向宋江附耳低言说道:“我兵虽分三路合围,倘田虎结连金人,我兵两路受敌。纵使金人不出,田虎计穷,必然降金,似此如何成得荡平之功?小生正在策划,欲得个内应。今天假其便,有张将军这段姻缘,只除如此如此,田虎首级只在琼英手中。李逵前梦神人,已有预兆。兄长岂不闻‘要夷田虎族,须谐琼矢镞’这两句么?”宋江省悟,点头依允,即唤张清、安道全、叶清三人,密语受计。三人领计去了。

却说襄垣守城将士,只见叶清回来,高叫:“快开城门!我乃邬府偏将叶清,奉差寻访医人全灵,全羽到此。”守城军士,随即到幕府传鼓通报。须臾,传出令箭,放开城门。叶清带领全灵,全羽进城,到了国舅幕府前,里面传出令来,说唤医人进来看治。叶清即同全灵进府。随行军中,伏侍的伴当人等,禀知郡主琼英,引全灵到内里参见琼英已毕,直到邬梨卧榻前,只见口内一丝两气。全灵先诊了脉息,外使敷贴之药,内用长托之剂。三日之间,渐渐皮肤红白,饮食渐进。不过五日,疮口虽然未完,饮食却已复旧。邬梨大喜,教叶清唤医人全灵入府参见。邬梨对全灵说道:“赖足下神术疗治,疮口今渐平复。日后富贵,与汝
同享。”全灵拜谢道:“全某鄙术,何足道哉?全某有嫡弟全羽,久随全某在江湖上学得一身武艺,见今随全某在此,修治药饵,求相公提拔。”邬梨传令,教全羽入府参见。邬梨看见全羽一表非俗,心下颇是喜欢,令全羽在府外伺候听用。 全灵,全羽拜谢出府,一连又过了四日,忽报宋江领兵攻城,叶清入府报知邬梨,说宋江等兵强将勇,须是郡主,方可退敌。邬梨闻报,随即带领琼英入教场,整点兵马。只见全羽上演武厅禀道:“蒙恩相令小人伺候听用,今闻兵马临城,小人不才,愿领兵出城,教他片甲不回。”当有总管叶清,假意大怒,对全羽道:“你敢出大言,敢与我比试武艺?”全羽笑道:“我十八般武艺,自小习学,今日正要与你比试。”叶清来禀邬梨;邬梨依允,付与马。二人各绰枪上马,在演武厅前,来来往往,番番复复,搅做一团,扭做一块。鞍上人礩人,坐下马礩马,礩了四五十合,不分胜负。 此时琼英在旁侍立,看见全羽面貌,心下惊疑道:“却像那里曾见过的,枪法与我一般。”思想一回,猛然省悟道:“梦中教我飞石的,正是这个面庞,不知会飞石也不。”便捻戟骤马近前,将画戟隔开二人。这里琼英恐叶清伤了全羽,却不知叶清已是一路的人。琼英挺戟,直抢全羽,全羽挺迎住,两个又礩过五十余合。琼英霍地回马,望演武厅上便走,全羽就势里赶将来。琼英拈取石子,回身觑定全羽肋下空处,只一石子飞来。全羽早已瞧科,将右手一绰,轻轻的接在手中。琼英见他接了石子,心下十分惊异,再取第二个石子飞来。全羽见琼英手起,也将手中接的石子应手飞去。只听的一声响亮,正打中琼英飞来的石子:两个石子,打得雪片般落将下来。

那日城中将士徐威等,俱各分守四门,教场中只有牙将校尉。也有猜疑这个人是奸细,因见郡主琼英是金枝玉叶,也和他比试,又是邬梨部下亲密将佐叶清引进来的,他每如何敢来启齿?眼见得城池不济事了,各人自思随风转舵。也是田虎合败,天褫邬梨之魄,使他昏暗。当下唤全羽上厅,赐了衣甲马匹,即令全羽领兵二千,出城迎敌。全羽拜谢,遵令出城,杀退宋兵,进城报捷。邬梨大喜。当日赏劳全羽歇息,一宿无话。
次日,宋兵又到,邬梨又令全羽领兵三千,出城迎敌。从辰至午,鏖战多时,被全羽用石打得宋将乱撺奔逃。全羽招兵掩杀,直赶过五阴山,宋江等抵敌不住,退入昭德去了。全羽得胜回兵,进城报捷,邬梨十分欢喜。叶清道:“今日恩主有了此人,及郡主琼英,何患宋兵将猛,何患大事不成。”叶清又说:“郡主前已有愿,只除是一般会飞石的,方愿匹配。今全将军如此英雄,也不辱了郡主。”当下被叶清再三撺掇,也是琼英夫妇姻缘凑合,赤绳系定,解拆不开的。邬梨依允,择吉于三月十六日,备办各项礼仪筵宴,招赘张清为婿。是日笙歌细乐,锦堆绣簇,筵席酒肴之盛,洞房花烛之美,是不必说。当下傧相赞礼,全羽与琼英披红挂锦,双双儿交拜神灵,后拜邬梨假岳丈。鼓乐喧天,异香扑鼻。引入洞房,山盟海誓。全羽在灯下看那琼英时,与教场内又是不同。有词《元和令》为证:
指头嫩似莲塘藕,腰肢弱比章台柳。凌波步处寸金流,桃腮映带翠眉。今宵灯下一回首,总是玉天仙陟降巫山岫。

当下全羽,琼英,如鱼似水,似漆如胶,又不必说。
当夜全羽在枕上,方把真姓名说出,原来是宋军中正将“没羽箭”张清,这个医士全灵,就是“神医”安道全。琼英也把向来冤苦,备细诉说。两个唧唧哝哝的说了一夜。挨了两日,被他两个里应外合,鸩死邬梨,密唤徐威入府议事,也将他杀了,其余军将皆降。张清、琼英下令:城中有走透消息者,同伍中人并斩;本犯不论军民,皆夷三族。因此滴水不漏。又放出解珍、解宝,同张清、叶清分守四门。安道全同叶清步下军卒,出城到昭德,报知宋先锋。吴用又令李逵、武松,黑夜里保护“圣手书生”萧让,到襄垣相见琼英、张清,搜觅邬梨笔迹,假写邬梨字样,申文书札,令叶清赍领到威胜,报知田虎招赘郡马之事,就于中相机行事。叶清辞别张清、琼英,望威胜去了。

再说宋江在昭德城中,差萧让、安道全去后,又报索超、徐宁等将,攻克潞城,差人来报捷音说:“索超等领兵围潞城,池方坚闭城门,不敢出来接战。徐宁与众将设计,令军士裸形大骂,激怒城中军士。城中人人欲战,池方不能阻当,开门出战。北军奋勇,四门杀出,我军且战且退,诱北军四散离城。却被唐斌从东路领军突出,汤隆从西路引兵撞来;东西二门守城军士,闭门不迭,被汤隆、唐斌二将,领兵杀入城中,夺了城池。徐宁搠翻了池方,其余将佐,杀的杀了,走的走了,杀死北兵五千余人,夺得战马三千余匹,降服了万余军士。索超等将入城,安抚百姓,特此先来报捷。其余军民户口,库藏金银,另行造册呈报。”宋江闻报大喜,即令申呈陈安抚,并标录索超等功次,赏赐来人。即写军帖,着他回报,待各路兵马到来,一齐进兵。军人望潞城回覆去了不题。

却说威胜田虎处俱省院官,见探马络绎来报说:乔道清,孙安都已降服;又报昭德,潞城已破。省院官即日奏知田虎。
田虎大惊,与众多将佐正在计议,忽报襄垣守城偏将叶清□领国舅书札到来。田虎即命宣进。只因这叶清进来,有分教:威胜城中,削平哨聚强徒;武乡县里,活捉谋王反贼。毕竟田虎了邬梨申文,怎么回答,且听下回分解。

查看目录 >> 《水浒传》


国学迷 唐開成石壁十二經一百八十卷 唐開成石壁十二經一百八十卷 石經補攷十二卷 石經彙函四十五卷 五經五卷 五經五卷 五經正文七卷 五經白文三十七卷 五經白文 校刻五經四書正文□□卷 九經正文 八經十卷(原缺春秋左氏傳) 九經十卷 九經十卷 九經五十一卷附四卷 九經五十一卷附四卷 九經五十一卷附四卷 十三經九十卷 篆文六經五十七卷 篆文六經四書六十一卷 篆文六經四書六十一卷 篆文六經四書六十一卷 篆文六經四書六十一卷 倣宋相臺五經九十七卷附考證 倣宋相臺五經九十七卷附考證 倣宋相臺五經九十七卷附考證 倣宋相臺五經九十七卷附考證 倣宋相臺五經九十七卷附考證 倣宋相臺五經九十七卷附考證 倣宋相臺五經九十七卷附考證 十三經古注二百九十卷 十三經古注二百九十卷 袖珍十三經註 袖珍十三經註 十三經注疏附考證 宋本十三經註疏併經典釋文校勘記 宋本十三經註疏併經典釋文校勘記 重刊宋本十三經注疏(倣宋刻阮本十三經注疏)四百十六卷附十三經注疏校勘記四百十六卷校勘記識語四卷(倣宋刻阮本十三經注疏)(十三經注疏校勘記) 重刊宋本十三經注疏(倣宋刻阮本十三經注疏)四百十六卷附十三經注疏校勘記四百十六卷校勘記識語四卷(倣宋刻阮本十三經注疏)(十三經注疏校勘記) 重刊宋本十三經注疏(倣宋刻阮本十三經注疏)四百十六卷附十三經注疏校勘記四百十六卷校勘記識語四卷(倣宋刻阮本十三經注疏)(十三經注疏校勘記) 重刊宋本十三經注疏(倣宋刻阮本十三經注疏)四百十六卷附十三經注疏校勘記四百十六卷校勘記識語四卷(倣宋刻阮本十三經注疏)(十三經注疏校勘記) 重刊宋本十三經注疏(倣宋刻阮本十三經注疏)四百十六卷附十三經注疏校勘記四百十六卷校勘記識語四卷(倣宋刻阮本十三經注疏)(十三經注疏校勘記) 重刊宋本十三經注疏(倣宋刻阮本十三經注疏)四百十六卷附十三經注疏校勘記四百十六卷校勘記識語四卷(倣宋刻阮本十三經注疏)(十三經注疏校勘記) 重刊宋本十三經注疏(倣宋刻阮本十三經注疏)四百十六卷附十三經注疏校勘記四百十六卷校勘記識語四卷(倣宋刻阮本十三經注疏)(十三經注疏校勘記) 重刊宋本十三經注疏(倣宋刻阮本十三經注疏)四百十六卷附十三經注疏校勘記四百十六卷校勘記識語四卷(倣宋刻阮本十三經注疏)(十三經注疏校勘記) 重刊宋本十三經注疏(倣宋刻阮本十三經注疏)四百十六卷附十三經注疏校勘記四百十六卷校勘記識語四卷(倣宋刻阮本十三經注疏)(十三經注疏校勘記) 十三經注疏三百三十五卷 十三經注疏三百三十五卷 十三經注疏三百三十五卷 十三經注疏三百三十五卷 十三經注疏三百三十三卷 鄭氏佚書七十九卷 鄭氏佚書七十九卷 通德遺書所見錄七十二卷 鄭學十八種七十二卷 鄭學十八種七十二卷 鄭學十八種七十二卷 鄭學五種五卷 鄭學四種五卷 高密遺書十九卷 篆字彙十二卷 鐘鼎字源五卷附錄一卷 六書辨通五卷 六書例解一卷附六書雜說一卷八分書辨一卷 六書雜說一卷附六書例解 八分書辨一卷附六書例解 六經字便不分卷 字學正本五卷 韻經五卷 書學正韻三十六卷 洪武正韻四卷 皇極聲音文字通三十二卷存卷一至三十 重刊併音連聲韻學集成十三卷 韻略易通二卷 元聲韻學大成四卷 讀易韻考七卷 古今韻分注撮要五卷 書文音義便考私編五卷附難字直音一卷 難字直音一卷附書文音義便考私編 併音連聲字學集要四卷 交泰韻一卷 音聲紀元六卷 五先堂字學元元十卷 韻表三十卷附聲表一卷 音韻日月燈六十四卷 律古詞曲賦叶韻統十二卷 韻譜本義十卷 古今韻會舉要小補三十卷 新編篇韻貫珠集一卷 西儒耳目資三卷 元韻譜五十四卷首一卷 皇極圖韻一卷 元音統韻二十八卷 人代紀要三十卷 皇明嘉隆兩朝聞見紀十二卷 皇明大政紀二十五卷 資治通鑒綱目前編二十五卷 龍飛紀略八卷 宋元通鑒一百五十七卷 甲子會紀五卷 憲章錄四十六卷 考信編七卷 昭代典則二十八卷 秘閣元龜政要十六卷 皇明通紀述遺十二卷 明大政纂要六十三卷 皇明大政記三十六卷 兩朝憲章錄二十卷 國史紀聞十二卷 綱鑒正史約三十六卷 歷年二十一傳殘本十二卷 皇王史訂四卷 鴻猷錄十六卷 三藩紀事本末四卷 蜀漢本末三卷 歷代十八史略十卷 讀史備忘八卷 天潢玉牒一卷 史質一百卷舊宋史目錄一卷 舊宋史目錄一卷 宋史新編二百卷附錄一卷 鄭端簡公徵吾錄二卷 標題詳注史略補遺大成十卷首一卷原缺卷九卷十 荒史六卷 藏書六十八卷 續藏書二十七卷 函史上編八十一卷下編二十二卷 皇明書四十五卷 皇明帝後紀略一卷附藩封一卷 邃古記八卷 季漢書六十卷正論一卷答問一卷 晉史刪四十卷 南宋書六十八卷 刪補晉書一百三十卷 閱史約書五卷 唐紀五十五卷存四十七卷附表四卷 漢唐秘史二卷 奉天靖難記四卷 聖政記十二卷 國初事跡一卷 皇明小史摘抄二卷附建文遺事一卷 建文遺事一卷 否泰錄一卷 朝鮮紀事一卷 南征錄一卷 虛庵李公奉使錄一卷附錄一卷 東征紀行錄一卷 平蠻錄一卷 北征事跡一卷 正統臨戎錄一卷 皇朝平吳錄三卷 皇明政要二十卷末一卷 蘇州府纂修識略六卷 安楚錄十卷 治世余聞錄八卷 繼世紀聞六卷 壬午功臣爵賞錄一卷壬午功賞別錄一卷 壬午功賞別錄一卷 平藩始末一卷 南城召對一卷 聖駕南巡日錄一卷大駕北還錄一卷 大駕北還錄一卷 革除編年不分卷 姜氏秘史不分卷 明良集六種九卷 革朝志十卷 維禎錄一卷附一卷 平漢錄一卷 茂邊紀事一卷 革除遺事六卷 楚紀六十卷 今言四卷 雲中紀變一卷 遼紀一卷 洗海近事二卷 奉天刑賞錄一卷 建文遺跡一卷 平濠記一卷 安南奏議一卷 議處安南事宜一卷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