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历史人物 | 历史地名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 | 字体转换器 | 篆书识别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电子书下载 | 史部 | 诗部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字形演变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集部 > 小说 > 水浒传 >

第九十七回 陈 谏官升安抚 琼英处女做先锋

第九十七回 陈 谏官升安抚 琼英处女做先锋

话说当下吴用对宋江道:“城中军马单弱,前日恃乔道清妖术,今知乔道清败困,外援不至,如何不惊恐。小弟今晨上云梯观望,见守城军士,都有惊惧之色。今当乘其惊惧,开以自新之路,明其利害之机,城中必缚将出降,兵不血刃,此城唾手可得。”宋江大喜道:“军师之谋甚善!”当下计议,写成数十道晓谕的兵檄。其词云:
大宋征北先锋宋江示谕昭德州守城将士军民人等知悉:田虎叛逆,法在必诛,其余胁从,情有可原。守城将士,能反邪归正,改过自新,率领军民,开门降纳,定行保奏朝廷,赦罪录用。如将士怙终不悛,尔等军民,俱系宋朝赤子,速当兴举大义,擒缚将士,归顺天朝。为首的定行重赏,奏请优叙。如执迷逡巡,城破之日,玉石俱焚,孑遗靡有。特谕。

宋江令军士将晓谕拴缚箭矢,四面射入城中;传令各门稍缓攻击,看城中动静。次日平明,只听得城中呐喊振天,四门竖起降旗,守城偏将金鼎、黄钺,聚集军民,杀死副将叶声、牛庚 、冷宁,将三个首级,悬挂竿首,挑示宋军。牢中放出李逵、鲁智深、武松、刘唐、鲍旭、项充、李衮、唐斌,俱用轿扛统领其余将佐,兵马二万,望汾阳进征。戴某昨日于晋宁起程,替孙安也作起神行法。今日于路,已闻得兄长兵围昭德,乔道清被困。比及到城外,又知兄长大兵进城,特来参见哥哥。孙安现在府门外伺候。”

统领其余将佐,兵马二万,望汾阳进征。戴某昨日于晋宁起程,替孙安也作起神行法。今日于路,已闻得兄长兵围昭德,乔道清被困。比及到城外,又知兄长大兵进城,特来参见哥哥。孙安现在府门外伺候。”

宋江大喜,令戴宗引孙安进见。戴宗遵令,领孙安入府,上前参见。宋江看孙安轩昂魁伟,一表非俗,下琓迎接。孙安纳头便拜道:“孙某抗拒大兵,罪该万死!”宋江答拜不迭道:“将军反邪归正,与宋某同灭田虎,回朝报奏朝廷,自当录用。”孙安拜谢起立。宋先锋命坐,置酒管待。孙安道:“乔道清妖术利害,今幸公孙先生解破。”宋江道:“公孙一清欲降服他,授以正法。今围困三四日,尚未有降意。”孙安道:“此人与孙某最厚,当说他来降。”当下宋先锋令戴宗同孙安出北门,到公孙胜寨中。相见已毕,戴宗,孙安将来意备细对公孙胜说了。一清大喜,即令孙安入岭,寻觅乔道清。孙安领命,单骑上岭。 却说乔道清与费珍,薛灿,与十五六个军士,藏匿在神农庙里,与本庙道人借索些粗充。这庙里只有三个道人,被乔道清等将他累月募化积下的饭来,都尽了,又见他人众;只得忍气吞声。是日,乔道清听得城中呐喊,便出庙登高崖了望,见城外兵已解围,门内有人马出入,知宋兵已是入城。正在嗟叹,忽见崖畔树林中,走出一个樵者,腰插柯斧,将扁担做个杖,一步步捉脚儿走上崖来。口中念着个歌儿道:
上山如挽舟,下山如顺流。挽舟当自戒,顺流常自繇。我今上山者,预为下山谋。

乔道清听了这六句樵歌,心中颇觉恍然,便问道:“你知城中消息么?”樵叟道:“金鼎,黄钺杀了副将叶声,已将城池归顺宋朝:宋江兵不血刃,得了昭德。”乔道清道:“原来如此!”那樵者说罢,转过石崖,望山坡后去了。乔道清又见一人一骑,寻路上岭,渐近庙前。乔道清下崖观看,了一惊,原来是殿帅孙安。他为何便到此处?孙安下马,上前叙礼毕,乔道清忙问:“殿帅领兵往晋宁,为何独自到此?岭下有许多军马,如何不拦挡?”孙安道:“好教兄长得知。……”乔道清见孙安不称国师,已有三分疑虑。孙安道:“且到庙中,细细备述。”二人进庙,费珍,薛灿都来相见毕,孙安方把在晋宁被获投降的事,说了一遍。乔道清默然无语。
孙安道:“兄长休要狐疑。宋先锋等十分义气,我等投在麾下,归顺天朝,后来亦得个结果。孙某此来,特为兄长。兄长往时曾访罗真人否?”乔道清忙问:“你如何知道?”孙安道:“罗真人不接见兄长,令童子传命,说你后来‘遇德魔降’,这句话有么?”乔道清连忙答道:“有有。”孙安道:“破兄长法的这个人,你认得么?”乔道清道:“他是我对头:只知他是宋军中人,却不知道他的来历。”孙安道:“则他便是罗真人徒弟,叫做公孙胜,宋先锋的副军师。这句法语,也是他对小弟说的。此城叫做昭德,兄长法破,可不是合了‘遇德魔降’的说话!公孙胜专为真人法旨,要点化你,同归正道,所以将兵马围困,不上山来擒捉。他既法可以胜你,他若要害你,此又何难?兄长不可执迷。”乔道清言下大悟,遂同孙安带领费珍,薛灿下岭,到公孙胜军前。
孙安先入营报知,公孙胜出寨迎接。乔道清入寨,拜伏请罪道:“蒙法师仁爱,为乔某一人,致劳大军,乔某之罪益深!”公孙胜大喜,答拜不迭,以宾礼相待。乔道清见公孙胜如此义气,便道:“乔某有眼不识好人,今日得待法师左右,平生有幸。”公孙胜传令解围,樊瑞等众将,四面拔寨都起。公孙胜率领乔道清,费珍,薛灿入城,参见宋先锋。宋江以礼相待,用好言抚慰。乔道清见宋江谦和,愈加钦服。少顷,樊瑞,单廷,魏定国,林銶,张清都到。宋江传令,将军马尽数收入城中屯驻。

当下宋江置酒庆贺。席间公孙胜对乔道清说:“足下这法,上等不比诸佛菩萨,累劫修来证入虚空三昧,自在神通;中等不比蓬莱三十六洞真仙,准几十年抽添水火,换髓移筋,方得超形度世,游戏造化。你不过凭着符咒,袭取一时,盗窃天地之精英,假借鬼神之运用,在佛家谓之‘金刚禅邪法’,在仙家谓之‘幻术’。若认此法便可超凡入圣,岂非毫厘千里之谬!”乔道清听罢,似梦方觉。当下拜公孙胜为师。宋江等听公孙胜说的明白玄妙,都称赞公孙胜的神功道德。当日酒散,一宿无话。

次日,宋江令萧让写表,申奏朝廷,得了晋宁、昭德二府;写书申呈宿太尉报捷,其卫州、晋宁、昭德、盖州、陵川、高平六府州县缺的官,乞太尉择贤能堪任的,奏请速补,更替将领征进。当下萧让书写停当,宋江令戴宗捧,即日起程。
戴宗遵令,拴缚行囊包里,捧表文书札,选个轻捷军士跟随,辞别宋先锋,作起神行法,次日便到东京。先往宿太尉府中呈递书札,恰遇宿太尉在府。戴宗在府前,寻得个本府杨虞候,先送了些人事银两,然后把书札相烦转达太尉。杨虞候接书入府。少顷,杨虞候出来唤道:“太尉有钧旨,呼唤头领。”戴宗跟随虞候进府,只见太尉正在厅上坐地,拆书观看。戴宗上前参见。 太尉道:“正在紧要的时节,来的恁般凑巧!前日正被蔡京、童贯、高俅,在天子面前,劾奏你哥哥覆军杀将,丧师辱国,大肆诽谤,欲皇上加罪。天子犹豫不决,却被右正言陈上疏,劾蔡京、童贯、高俅诬陷忠良,排挤善类,说汝等兵马,已渡壶关险隘,乞治蔡京等欺妄之罪。以此忤了蔡太师,寻他罪过。昨日奏过天子,说陈撰《尊尧录》;他尊神宗为尧,即寓讪陛下之意,乞治陈讪上之罪。幸的天子不即加罪。今日得汝捷报,不但陈有颜,连我也放下许多忧闷。明日早朝,我将汝奏捷表文上达。”戴宗再拜称谢,出府觅个寓所,安歇听候,不在话下。

且说宿太尉次日早朝入内,道君皇帝在文德殿朝见文武。宿太尉拜舞山呼毕,将宋江捷表奏闻,说宋江等征讨田虎,前后共克复六府州县,今差人捧捷表上闻。天子龙颜欣悦。宿元景又奏道:“正言陈撰《尊尧录》,以先帝神宗为尧,陛下为舜,尊尧何得为罪?陈素刚正不屈,遇事敢言,素有胆略,乞陛下加封陈官爵,敕陈到河北监督兵马,必成大功。”天子准奏,随即降旨:“陈于原官上加升枢密院同知,着他为安抚,统领御营军马二万,前往宋江军前督战;并赏赐银两,犒劳将佐军卒。”当下朝散,宿太尉回到私第,唤戴宗打发回书。戴宗已知有了圣旨,拜辞宿太尉,离了东京,作起神行法,次日已到昭德城中。往返东
京,刚刚四日。

宋江正在整点兵马,商议进征,见戴宗回来,忙问奏闻消息。戴宗将宿太尉回书呈上。宋江拆开看罢,将书中备细,一一对众头领说知。众人都道:“难得陈安抚恁般肝胆,我每也不枉在这里出力。”宋江传令,待接了敕旨,然后进征,众将进征,众将遵令,在城屯驻,不在话下。

却说昭德城北潞城县,是本府属县。城中守将池方,探知乔道清围困时,便星夜差人,到威胜田虎处申报告急。田虎手下伪省院官,接了潞城池方告急申文,正欲奏知田虎,忽报晋宁已失,御弟三大王田彪只逃得性命到此。言说未毕,恰好田彪已到。田彪同省院官入内,拜见田虎。田彪放声大哭说:“宋兵势大,被他打破晋宁城池,杀了儿子田实,臣只逃得性命至此:失地丧师,臣该万死!”说罢又哭。那边省院官又启奏道:“臣适接得潞城守将池方申文,说乔国师已被宋兵围困,昭德危在旦夕。”

田虎闻奏大惊,会集文武众官,右丞相太师卞祥,枢密官范权,统军大将马灵等,当廷商议:“即日宋江侵夺边界,占了我两座大郡,杀死众多兵将,乔道清已被他围困,汝等如何处置?”当有国舅邬梨奏道:“主上勿忧!臣受国恩,愿部领军马,克日兴师,前往昭德,务要擒获宋江等众,恢复原夺城池。”那邬梨国舅,原是威胜富户。邬梨入骨好使棒,两臂有千斤力气,开的好硬弓,惯使一柄五十斤重泼风大刀。田虎知他幼妹大有姿色,便娶来为妻,遂将邬梨封为枢密,称做国舅。当下邬梨国舅又奏道:“臣幼女琼英,近梦神人教授武艺,觉来便是膂力过人。不但武艺精熟,更有一件神异的手段,手飞石子,打击禽鸟,百发百中,近来人都称他做‘琼矢镞’。臣保奏幼女为先锋,必获成功。”田虎随即降旨,封琼英为郡主。邬梨谢恩方毕,又有统军大将马灵奏道:“臣愿部领军马,往汾阳退敌。”田虎大喜,都赐金印虎牌,赏赐明珠珍宝,邬梨,马灵各拨兵三万,速便起兵前去。

不说马灵统领偏牙将佐军马,望汾阳进发。且说邬梨国舅领了王旨兵符,下教场挑选兵马三万,整顿刀弓箭,一应器械。归弟,领了女将琼英为前部先锋,入内辞别田虎,摆布起身。琼英女领父命,统领军马,迳奔昭德来。只因这女将出征,有分教,贞烈女复不共戴天之仇,英雄将成琴瑟伉俪之好。毕竟不知女将军怎生搦战,且听下回分解。

查看目录 >> 《水浒传》


国学迷 唐律疏義卷一_.djvu 唐律疏義卷二~卷四_.djvu 唐律疏義卷五~卷七_.djvu 唐律疏義卷八~卷十一_.djvu 唐律疏義卷十二~卷十五_.djvu 唐律疏義卷十六~卷十九_.djvu 唐律疏義卷二十~卷二十三_.djvu 唐律疏義卷二十四~卷二十六_.djvu 唐律疏義卷二十七~卷二十八_.djvu 唐律疏義卷二十九~卷三十_.djvu 干頃堂書目卷一_.djvu 干頃堂書目卷二_.djvu 干頃堂書目卷三_.djvu 干頃堂書目卷四~卷五_.djvu 干頃堂書目卷六~卷七_.djvu 干頃堂書目卷八_.djvu 干頃堂書目卷九_.djvu 干頃堂書目卷十_.djvu 干頃堂書目卷十一_.djvu 干頃堂書目卷十二_.djvu 干頃堂書目卷十三~卷十四_.djvu 干頃堂書目卷十五~卷十六_.djvu 干頃堂書目卷十七~卷十八_.djvu 干頃堂書目卷十九~卷二十_.djvu 干頃堂書目卷二十一~卷二十二_.djvu 干頃堂書目卷二十三~卷二十四_.djvu 干頃堂書目卷二十五~卷二十六_.djvu 干頃堂書目卷二十七~卷二十八_.djvu 干頃堂書目卷二十九~卷三十_.djvu 干頃堂書目卷三十一~卷三十二_.djvu 黃氏日抄卷一~卷三_.djvu 黃氏日抄卷四~卷五_.djvu 黃氏日抄卷六~卷七_.djvu 黃氏日抄卷八_.djvu 黃氏日抄卷八_.djvu 黃氏日抄卷九_.djvu 黃氏日抄卷十_.djvu 黃氏日抄卷十一_.djvu 黃氏日抄卷十二_.djvu 黃氏日抄卷十三_.djvu 黃氏日抄卷十四_.djvu 黃氏日抄卷十五_.djvu 黃氏日抄卷十六_.djvu 黃氏日抄卷十七~卷十八_.djvu 黃氏日抄卷十九_.djvu 黃氏日抄卷二十_.djvu 黃氏日抄卷二十一_.djvu 黃氏日抄卷二十二_.djvu 黃氏日抄卷二十三~卷二十四_.djvu 黃氏日抄卷二十五_.djvu 黃氏日抄卷二十六~卷二十七_.djvu 黃氏日抄卷二十八~卷二十九_.djvu 黃氏日抄卷三十~卷三十一_.djvu 黃氏日抄卷三十二_.djvu 黃氏日抄卷三十三~卷三十四_.djvu 黃氏日抄卷三十五_.djvu 黃氏日抄卷三十六~卷三十七_.djvu 黃氏日抄卷三十八~卷三十九_.djvu 黃氏日抄卷四十~卷四十一_.djvu 黃氏日抄卷四十二~卷四十四_.djvu 黃氏日抄卷四十五~卷四十六_.djvu 黃氏日抄卷四十七~卷四十九_.djvu 黃氏日抄卷五十~卷五十二_.djvu 黃氏日抄卷五十三~卷五十五_.djvu 黃氏日抄卷五十六~卷五十八_.djvu 黃氏日抄卷五十九~卷六十_.djvu 黃氏日抄卷六十一~卷六十二_.djvu 黃氏日抄卷六十三~卷六十六_.djvu 黃氏日抄卷六十七_.djvu 黃氏日抄卷六十八~卷六十九_.djvu 黃氏日抄卷七十~卷七十二_.djvu 黃氏日抄卷七十三~卷七十五_.djvu 黃氏日抄卷七十四~卷七十八_.djvu 黃氏日抄卷七十九~卷八十三_.djvu 黃氏日抄卷八十四~卷八十五_.djvu 黃氏日抄卷八十六~卷八十七_.djvu 黃氏日抄卷八十八~卷九十_.djvu 黃氏日抄卷九十一~卷九十三_.djvu 黃氏日抄卷九十四~卷九十六_.djvu 黃氏日抄卷九十七_.djvu 讀書錄續錄卷一~卷二_.djvu 讀書錄續錄卷三~卷四_.djvu 讀書錄續錄卷五~卷六_.djvu 讀書錄續錄卷七~卷九_.djvu 讀書錄續錄卷十~卷十一_.djvu 讀書記錄卷一~卷二_.djvu 讀書記錄卷三~卷五_.djvu 讀書記錄卷六~卷十二_.djvu 格物通卷首~卷三_.djvu 格物通卷四~卷八_.djvu 格物通卷九~卷十四_.djvu 格物通卷十五~卷十九_.djvu 格物通卷二十~卷二十四_.djvu 格物通卷二十五~卷二十九_.djvu 格物通卷三十~卷三十四_.djvu 格物通卷三十五~卷三十九_.djvu 格物通卷四十~卷四十四_.djvu 格物通卷四十五~卷四十九_.djvu 格物通卷五十~卷五十四_.djvu 格物通卷五十五~卷五十七_.djvu 格物通卷五十八~卷六十一_.djvu 格物通卷六十二~卷六十五_.djvu 格物通卷六十六~卷六十九_.djvu 格物通卷七十~卷七十三_.djvu 格物通卷七十四~卷七十八_.djvu 格物通卷八十~卷八十四_.djvu 格物通卷八十五~卷八十九_.djvu 格物通卷九十~卷九十四_.djvu 格物通卷九十五~卷一百_.djvu 御纂朱子全書卷一_.djvu 御纂朱子全書卷二~卷三_.djvu 御纂朱子全書卷四~卷五_.djvu 御纂朱子全書卷六_.djvu 御纂朱子全書卷七~卷八_.djvu 御纂朱子全書卷九~卷十_.djvu 御纂朱子全書卷十一_.djvu 御纂朱子全書卷十二_.djvu 御纂朱子全書卷十三~卷十四_.djvu 御纂朱子全書卷十五_.djvu 御纂朱子全書卷十六_.djvu 百绝编 百读不厌 百里弦歌 百金双璧 百金诺 百钱卜 百钱挂杖 百钱挂竹杖 百钱曳杖 百钱游 百钱赍 百青铜 皂帽 皂帽藜床 皂帽辽东客 皂白不分 皂白沟分 皂白难分 皇华 皇后舞 皋庑 皋桥赁庑 皋比 皋禽 皋羽泪 皋鱼 皋鱼之恨 皋鱼之泪 皮相 皮相士 皮里春秋 皱恒河 盂安 盂覆 盆覆难收水 盈虚悟翟公 益郡刀 益部刀 盍各 盍彻 盍戠 盍簪 盏里圣贤 盐坂 盐梅之寄 盐梅事业 盐梅和鼎 盐梅处 盐梅相成 盐梅舟楫 盐梅调鼎 盐絮 盐虀 盐豉莼羹 盐车厄 盐车困 盐车病骥 盐车绝足 盐车苦 盐车骏 盐车骏马 盐车骐骥 盐辎 盐韲 监宅 监河 监河受贷粟 监河望贷 监河米 监河贷 监门 监门图 盖世心违 盖酱 盖阙 盖高 盗妾昆仑 盗嫂受金 盗怨主人 盗憎 盗泉一饮 盗泉之水 盗泉宁止渴 盗潢池 盗环 盗竽 盗跖 盗道 盗金 盗钟 盗钟掩耳 盗铃 盗铃掩耳 盗香 盗马 盘中苜蓿 盘堆苜蓿 盘水之诛 盘泣铜仙 盘泣露 盘石宗 盘硬 盘空硬语 盘谷 盘阿 盛吉垂泣 盛怒 盛服先生 盟鸥 盟鸥鹭 盥耳 目下十行 目不见睫 目不识丁 目与云飞 目中无人 目五行 目光在牛背 目兔顾犬 目如岩电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