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古今图书集成 | 历史人物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索引 | 字体转换器 | 篆书识别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电子书下载 | 哈佛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拆分查字 | 书法字典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字形演变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集部 > 小说 > 水浒传 >

第八十八回 颜统军阵列混天象 宋公明梦授玄女法

第八十八回 颜统军阵列混天象 宋公明梦授玄女法

  话说当时宋江在高阜处,看了辽兵势大,慌忙回马来到本阵,且教将军马退回永清山口屯扎。便就帐中与卢俊义,吴用,公孙胜等商议道:“今日虽是赢了他一阵,损了他两个先锋,我上高阜处观望辽兵,其势浩大,漫天遍地而来,此乃是大队番军人马。来日必用与他大战交锋,恐寡不敌众,如之奈何?”吴用道:“古之善用兵者,能使寡敌众。昔晋谢玄五万人马,战退符坚百万雄兵,先锋何为惧哉!可传令与三军众将,来日务要旗帜严整,弓弩上弦,刀剑出鞘,深栽鹿角,固守营寨,濠堑齐备,军器并施,整顿云梯炮石之类,预先伺候。还只摆‘九宫八卦阵’势。如若他来打阵,依次而起,纵他有百万之众,安敢冲突?”  宋江道:“军师言之甚妙。”随即传令已毕,诸将三军,尽皆听令。五更造饭,平明拔寨都起,前抵昌平县界,即将军马摆开阵势,扎下营寨。前面摆列马车,还是虎军大将:秦明在前,呼延灼在後;关胜居左,林冲居右;东南索超,东北徐宁,西南董平,西北杨志。宋江守领中军;其余众将,各依旧职;後面步军,另做一阵在後,卢俊义、鲁智深、武松三个为主。数万之中,都是能征惯战之将,个个磨拳擦掌,准备厮杀。阵势已定,专候番军。
  不多时,望望辽兵远远而来。前面六队番军人马,每队各有五百,左设三队,右设三队,循环往来,其势不定。此六队游兵,又号“哨路”,又号“压阵”。次後大队盖地来时,前军尽是纛旗,一代有七座旗门,每门有千匹马,各有一员大将。怎生打扮?头顶黑盔,身按玄甲,上穿黑袍,坐下乌马。手中一般军器,正按北方斗、牛、女、虚、危、室、壁。七门之内,总设一员把总上将,按上界“北方玄武水星”。怎生打扮?头披青丝细发,黄抹额紧束金箍;身穿秃袖黑袍,乌油甲密铺银铠。足跨一匹乌骓千里马,手擎一口黑柄三尖刀。乃是番将曲利出清,引三千披发黑甲人马,按“北辰五翟星君”。皂旗下军兵,不计其数。正是冻云截断东方日,黑气平吞北海风。
  左军尽是青龙旗,一代也有七座旗门,每门有千匹马,各有一员大将。怎生打扮?头戴四缝盔,身披柳叶甲,上穿翠色袍,下坐青聪马。手握一般军器,正按东方角、亢、氐、房、心、尾、箕。七门之内,总设一员把总大将,按上界“东方苍龙木星”。怎生打扮?头戴狮子盔,身披狻猊铠,堆翠绣青袍,缕金碧玉带。手中月斧金丝杆,身坐龙驹玉块青。乃是番将只见拂郎,引三千青色宝 人马,按“东 星君”。青旗下左右围绕军兵,不计其数。正似翠色点开黄道路,青霞截断紫云根。
  右军尽是白虎旗,一代也有七座旗门,每门有千匹马,各有一员大将。怎生打扮?头戴水磨盔,身披烂银铠,上穿素罗袍,坐骑雪白马。各拿伏手军器,正按西方奎、娄、胃、昴、毕、觜、参。七门之内,总设一员把总大将,按上界“西方咸池金星”。怎生打扮?头顶兜鍪凤翅盔,身披花银双铠甲,腰间玉带迸寒光,称体素袍飞雪练。骑一匹照夜玉狻猊马,使一枝纯钢银枣搠。乃是番将乌利可安,引三千白缨素旗人马,按“西兑七?星君”。白旗下前後护御军兵,不计其数。正似征驼卷尽阴山雪,番将斜披玉井冰。
  後军尽是绯红旗,一代亦有七座旗门,每门有千匹马,各有一员大将。怎生打扮?头戴 ,身披猩猩血染征袍,桃红锁甲现鱼鳞,冲阵龙驹名赤兔。各执伏手军器,正按南方井、鬼、柳、星、张、翼、轸。七门之内,总设一员把总大将,按上界“南方朱雀火星。”怎生打扮?头顶著绛冠,朱缨粲烂;身穿绯红袍,茜色光辉。甲披一片红霞,靴刺数条花缝。腰间宝带红 ,臂挂硬弓长箭。手持八尺火龙刀,坐骑一匹胭脂马。乃是番将洞仙文荣,引三千红罗宝 人马,按“南离三?星君。”红旗下朱缨 衣军兵,不计其数。正似离宫走却六丁神,霹雳震开三昧火。
  阵前左有一队五千猛兵人马,尽是金镂弁冠,镀金铜甲,绯袍朱缨,火焰红旗, 鞍赤马,簇拥著一员大将。头戴簇芙蓉如意缕金冠,身披结连环兽面锁子黄金甲,猩红烈火绣花袍,碧玉嵌金七宝带。使两口日月双刀,骑一匹五明赤马。乃是辽国御弟大王耶律得重,正按上界“太阳星君。”正似金乌拥出扶桑国,火伞初离东海洋。
  阵前右设一队五千女兵人马,尽是银花弁冠,银盔锁甲,素袍素缨,白旗白马,银杆刀枪,簇拥著一员女将。金凤钗对插青丝,红抹额乱铺珠翠,云肩巧衬锦裙,绣袄深笼银甲。小小花靴金镫稳,翩翩翠袖玉鞭轻。使一口七星宝剑,骑一匹银骝白马。乃是辽国天寿公主答里孛,按上界“太阴星君。”正似玉兔团团离海角,冰轮皎皎照瑶台。
  两队阵中,团团一遭,尽是黄旗,簇簇军将,尽骑黄马,都披金甲。衬甲袍起一片黄云,绣包巾散半天黄雾。黄军队中,有军马大将四员,各领兵三千,分於四角。每角上一员大将,团团守护。东南一员大将,青袍金甲,手持宝枪,坐骑粉青马,立於阵前,按上界“罗□星君”,乃是辽国皇侄耶律得荣。西南一员大将,紫袍银甲。使一口宝刀,坐骑海骝马,立於阵前,按上界“计都星君”,乃是辽国皇侄耶律得华。东北一员大将,绿袍银甲,手执方天画戟,坐骑五明黄马,立於阵前,按上界“紫?星君”,乃是辽国皇侄耶律得忠。西北一员大将,白袍铜甲,手仗七星宝剑,坐骑踢云乌骓马,立於阵前,按上界“月孛星君”,乃是辽国皇侄耶律得信。
  黄军阵内,簇拥著一员上将,左有执青旗,右有持白钺,前有擎朱 ,後有张 盖。周'u旗号,按二十四气,六十四卦,南辰北斗,飞龙飞虎,飞熊飞豹,明分阴阳左右,暗合璇玑玉衡,乾坤混沌之象。那员上将,使一枝朱红画杆方天戟。怎生打扮?头戴七宝紫金冠,身穿龟背黄金甲,西川红锦绣花袍,蓝田美玉玲珑带。左悬金画铁胎弓,右带凤翎铜子箭。足穿鹰嘴云根靴,坐骑铁脊银 马。锦雕鞍稳踏金镫,紫丝缰牢绊山桥。腰间挂剑驱番将,手内挥鞭统大军。这簇军马,光辉四边,浑如金色,按上界“中宫土星一?天君”,乃是辽国都统军大元帅兀颜光。
  黄旗之後,中军是凤辇龙车。前後左右,七重剑戟枪刀围绕。九重之内,又有三十六对黄巾力士,推捧车驾。前有九骑金鞍骏马驾辕,後有八对锦衣卫士随阵。辇上中间,坐著辽国狼主:头戴冲天唐巾,身穿九龙黄袍,腰系蓝田玉带,足穿朱履朝靴。左右两个大臣:左丞相幽西孛瑾,右丞相太师褚坚。各带貂蝉冠,火裙朱服,紫绶金章,象简玉带。龙床两边,金童玉女,执简捧 。龙车前後左右两边,簇拥护驾天兵。辽国狼主,自按上界“北极紫微大帝”,总领镇星,左右二丞相,按上界“左辅”“右弼”星君。正是一天星斗离乾位,万象森罗降世间。
  那辽国番军摆列天阵已定,正如鸡卵之形,似覆盆之状,旗排四角,枪摆八方,循环无定,进退有则。宋江看见,便教强弓硬弩,射住阵脚,就中军竖起云梯将台,引吴用,朱武上台观望。宋江看了,惊讶不已。朱武看了,认得是天阵,便对宋江,吴用道:“此乃是‘太乙混天象阵’也!”宋江问道:“如何攻击?”朱武道:“此天阵变化无穷,机关莫测,不可造次攻打!”宋江道:“若不打得开阵势,如何得他军退?”吴用道:“急切不知他阵内虚实,如何便去打得?”  正商议间,兀颜统军在中军传令,今日属金,可差“亢金龙”张起,“牛金牛”薛雄,“娄金狗”阿里义,“鬼金羊”王景四将,跟随“太白金星”大将乌利可安,离阵攻打宋兵。宋江众将在阵前,望见对阵右军七门,或开或闭;军中雷响,阵势团团;那引军旗在阵内自东转北,北转西,西投南。朱武见了,在马上道:“此乃是天盘左旋之象。今日属金,天盘左动,必有兵来。”说犹未了,五炮齐响,早是对阵踊出军来。中是“金星”,四下是四宿,引动五队军马,卷杀过来,势如山倒,力不可当。宋江军马,措手不及,望後急退。大队压住阵脚,辽兵两面夹攻,宋江大败,急忙退兵,回到本寨,辽兵也不来追赶。点视军中头领,孔亮伤刀,李云中箭,朱富著炮,石勇著枪,中伤军卒,不计其数。随即发付上车,去後寨令安道全医治。宋江教前军下了铁蒺藜,深栽鹿角,坚守寨门。
  宋江在中军纳闷,与卢俊义等商议:“今日折了一阵,如之奈何?再若不出交战,必来攻打。”卢俊义道:“来日著两路军马,撞住他那压阵军兵;再调两路军马,撞那厮正北七门;却教步军从中间打将入去,且看里面虚实如何?”宋江道:“也是。”次日便依卢俊义之言,收拾起寨,前至阵前准备,大开寨门,引兵前进。遥望辽兵不远,六队压阵辽兵,远探将来。
  宋江便差关胜在左,呼延灼在右,引本部军马,撞退压阵辽兵。大队前进,与辽兵相接,宋江再差花荣,秦明,董平,杨志在左,林冲,徐宁,索超,朱仝在右:两队军兵,来撞皂旗七门。果然撞开皂旗阵势,杀散皂旗人马,正北七座旗门,队伍不整。宋江阵中,却转过李逵,樊瑞,鲍旭,项充,李衮五百牌手向前;背後鲁智深,武松,杨雄,石秀,解珍,解宝,将带应有步军头目,撞杀入去。“混天阵”,内只听四面炮响,东西两军,正面黄旗军撞杀将来。宋江军马,抵挡不住,转身便走;後面架隔不定,大败奔走。退回原寨。急点军时,折其大半。杜迁,宋万,又带重伤。於内不见了“黑旋风”李逵。原来李逵杀得性起,只顾砍入他阵里去,被他挠钩搭住,活捉去了。宋江在寨中听得,心中纳闷。传令教先送杜迁、宋万去後寨,令安道全调治;带伤马匹,叫牵去与皇甫端料理。

  宋江又是吴用等商议:“今日又折了李逵,输了这一阵,似此怎生奈何?”吴用道:“前日我这里活捉的他那个小将军,是兀颜统军的孩儿,正好与他打换。”宋江道:“这番换了,後来倘若折将,何以解救?”吴用道:“兄长何故执迷,且顾眼下。”说犹未了,小校来报,有辽将遣使到来打话。宋江唤入中军,那番官来与宋江厮见说道:“俺奉元帅将令,今日拿得你的一个头目,到俺总兵面前,不肯杀害,好生与他酒肉,管待在那里。统军要送来与你,换他孩儿小将军还他;如是将军肯时,便送那个头目来还。”宋江道:“既是恁地,俺明日取小将军来到阵前,两相交换。”番官领了宋江言语,上马去了。宋江再与吴用商议道:“我等无计破他阵势,不若取将小将军来,就这里解和这阵,两边各自罢战。”吴用道:“且将军马暂歇,别生良策,再来破敌,未为晚矣。”到晓,差人星夜去取兀颜小将军来,也差个人直往兀颜统军处,说知就里。
  且说兀颜统军,正在帐中坐地,小军来报,宋先锋使人来打话。统军传令,教唤入来。到帐前,见了兀颜统军,说道:“俺的宋先锋拜意统军麾下:今送小将军回来,换俺这个头目。即今天气严寒,军士劳苦,两边权且罢战,待来春别作商议,俱免人马冻伤。请统军将令。”兀颜统军听了大喝道:“无智辱子,被汝生擒,纵使得活,有何面目见咱?不用相换,便拿下替俺斩了。若要罢战权歇,教你宋江束手来降,免汝一死。若不如此,吾引大兵一到,寸草不留!”大喝一声“退去!”使者飞马回寨,将这话诉与宋江。宋江慌道,只怕救不得李逵,拔寨便起,带了兀颜小将军,直抵前军,隔阵大叫:“可放过俺的头目来,我还你小将军。不罢战不妨,自与你对阵厮杀。”只见辽兵阵中,无移时,把李逵一骑马送出阵前来。这里也牵一匹马,送兀颜小将军出阵去。两家如此,一言为定。两边一齐同收同放:李将军回寨,小将军也骑马过去了。当日两边,都不厮杀。宋江退兵回寨,且与李逵贺喜。
  宋江在帐中与诸将相议道:“辽兵势大,无计可破,使我忧煎,度日如年,怎生奈何?”呼延灼道:“我等来日,可分十队军马:两路去当压阵军兵,八路一齐撞击,决此一战。”宋江道:“全靠你等众弟兄同心戮力,来日必行。”吴用道:“两番撞击不动,不如守等他来交战。”宋江道:“等他来,也不是良法。只是众弟兄当以力敌,岂有连败之理!”当日传令,次早拔寨起军,分作十队,飞抢前去。两路先截住後背压阵军兵;八路军马更不打话,呐喊摇旗,撞入“混天阵”去。听的里面雷声高举,四七二十八门,一齐分开,变作“一字长蛇”之阵,便杀出。宋江军马,措手不及,急令回军,大败而走,旗枪不整,金鼓偏斜。速退回来,到得本寨,於路损折军马数多。宋江传令,教军将紧守山口寨栅,深掘濠堑,牢栽鹿角坚闭不出,且过冬寒。

  却说副枢密赵安抚,累次申达文书赴京,奏请索取衣袄等件;因此朝廷特差御前八十万禁军枪棒教头,正受郑州团练使,姓王,双名文斌,此人文武双全,满朝钦钦,将带京师一万余人,起差民夫车辆,押运袄五十万领,前赴宋先锋军前交割,就行催并军将,向前交战,早奏凯歌。王文斌领了圣旨文书,将带随行军器,拴束衣甲鞍马,催伸人夫军马,起运车杖出东京,望陈桥驿进发。监押著一二百辆车子,上插黄旗,书“御赐衣袄,”迤逦前进。经过去处,自有官司供给口粮。在路非则一日,来到边庭,参见了赵枢密,呈上中书省公文。
  赵安抚看了大喜道:“将军来的正好,目今宋先锋被辽国兀颜统军,把兵马摆成“混天”阵势连输了数阵;头目人等,中伤者多,现今发在此间将养,令安道全医治。宋先锋扎寨在永清县地方,并不敢出战,好生忧闷。”王文斌禀道:“朝廷因此就差某来,催并军士向前,早要取胜。今日既然累败,王某回京师,见省院官,难以回奏。文斌不才,自幼颇读兵书,略晓些阵法,就到军前,略施小策,愿决一阵,与宋先锋分忧。未知枢相钧命若何?”赵枢密大喜,置酒宴赏,就军中犒劳押车人夫;就教王文斌转运衣袄,解付宋江军前给散。赵安抚先使人报知宋先锋去了。
  且说宋江在中军帐中纳闷,闻知赵枢密使人来,转报东京差教头郑州团练使王文斌,押送衣袄五十万领,就来军前催并进兵。宋江差人接至寨中下马,请入帐内,把酒接风。数杯酒後,询问缘由。宋江道:“宋某自蒙朝廷差遣到边上,托天子洪福,得了四个大郡。今到幽州,不想被番邦兀颜统军,设此‘混天象 ’阵:兵屯二十万,整整齐齐,按周天星象,请启狼主御驾亲征。宋江连败数阵,无计可施,屯驻不敢轻动。今幸得将军降临,愿赐指教。”王文斌道:“量这个‘混天阵’,何足为奇?王某不才,同到军前一观,别有主见。”宋江大喜,先令裴宣,且将衣袄给散军将,众人穿罢,望南谢恩。当日中军置酒,殷勤管待,就行赏劳三军。
  来日结束,五军都起。王文斌取过带来的头盔衣甲,全副披挂上马,都到阵前。对阵辽兵望见宋兵出战,报入中军。金鼓齐鸣,喊声大举,六队战马哨出阵来。宋江分兵杀退。王文斌上将台亲自看一回,下云梯来说道:“这个阵势,也只如常,不见有甚惊人之处。”不想王文斌自己不识,且图诈人要誉,便叫前军擂鼓搦战;对阵番军,也挝鼓鸣金。宋江立马大喝道:“狐朋狗党,敢出来挑战麽?”说犹未了,黑旗队里,第四座门内,飞出一将。那番官披头散发,黄罗抹额,衬著金箍乌油铠甲,秃袖皂袍,骑匹乌骓马,挺三尖刀,直临阵前;背後牙将,不计其数。引军皂旗上书银字,大将曲利出清,跃马阵前搦战。
  王文斌寻思道:“我不就这里显扬本事,再於何处施逞?”便挺枪跃马出阵,与番官更不打话,骤马相交。王文斌挺枪便搠,番将舞刀来迎。不到二十余合,番将回身便走。王文斌见了,便骤马飞枪,直赶将去。原来番将不输,特地要卖个破绽,漏他来赶。番将轮起刀,觑著王文斌较亲,翻身背砍一刀,把王文斌连肩和胸脯,砍做两段,死於马下。宋江见了,急叫收军。那辽兵撞掩过来,又折了一阵,慌慌忙忙,收拾还寨。众多军将,看见立马斩了王文斌,面面厮觑,俱各骇然。宋江回到寨中,动纸文书,申覆赵枢密,说王文斌自愿出战身死。发付带来人伴回京。赵枢密听知此事,辗转忧闷,甚是烦恼,只得写了申呈奏本,关会省院打发来的人伴回京去了。

  且说宋江自在寨中纳闷,百般寻思,无计可施,怎生破得辽兵,寝食俱废,梦寐不安。是夜严冬,天气甚冷,宋江闭上帐房,秉烛沉吟闷坐。时已二鼓,神思困倦,和衣隐几而卧;觉道寨中狂风忽起,冷气侵人。宋江起身,见一青衣女童,向前打个稽首。宋江便问:“童子自何而来?”童子答曰:“小童奉娘娘法旨,有请将军,便烦移步。”宋江道:“娘娘现在何处?”童子指道:“离此间不远。”宋江遂随童子出得帐房,但见上下天光一色,金碧交加,香风细细,瑞霭飘飘,有如二三月间天气。行不过三二里多路,见座大林,青松茂盛,翠柏森然,紫桂亭亭,石栏隐隐;两边都是茂林修竹,垂柳夭桃,曲折阑干,转过石桥,朱红棂星门一座。仰观四面,萧墙粉壁,画栋雕梁,金钉朱户,碧瓦重檐,四边帘卷虾须,正面 横龟背。女童引宋江从左廊下而进,到东向一个阁子前。推开朱户,教宋江里面少坐。举目望时,四面云 寂静,霞彩满阶,天花嫔纷,异香缭绕。
  童子进去,复又出来传旨道:“娘娘有请,星主便行。”宋江坐未暖席,即时起身;又见外面两个仙女入来,头戴芙蓉碧玉冠,身穿金缕绛绡衣,与宋江施礼。宋江不敢仰视。那两个仙女道:“将军何故作谦?娘娘更衣便出,请将军议论国家大事,便请同行。”宋江唯然而行,听的殿上金钟声响,玉磬音鸣。青衣迎请宋江上殿。二仙女前进,引宋江自东阶而上,行至珠帘之前。宋江只听的帘内玎珰,隐隐玉佩锵锵。青衣请宋江入帘内,跪在香案之前。举目观望殿上,祥云霭霭,紫雾腾腾,正面九龙榻上,坐著九天玄女娘娘。头戴九龙飞凤冠,身穿七宝龙凤绛绡衣,腰系山河日月裙,足穿云霞珍珠履,手执无瑕白玉圭。两边侍从女仙,约有三二十个。

  玄女娘娘与宋江曰:“吾传天书与汝,不觉又早数年矣!”汝能忠义坚守,未尝少怠。今宋天子令汝破辽,胜负如何?”宋江俯伏在地,拜奏曰:“臣自得蒙娘娘赐与天书,未尝轻慢,泄漏於人。今奉天子诏命破辽,不期被兀颜统军,设此‘混天象’阵,累败数次。臣无计可施,正在危急之际。”玄女娘娘曰:“汝知‘混天象’阵法否?”宋江再拜奏道:“臣乃下士愚人,不晓其法,望乞娘娘赐教。”  玄女娘娘曰:“此阵之法,聚阳象也。只此攻打,永不能破。若欲要破,须取相生相克之理。且如前面 旗军马内设水星,按上界‘北方五?辰星。’你宋兵中,可选大将七员,黄旗黄甲,黄衣黄马,撞破辽兵 旗七门。续後命猛将一员,身披黄袍,直取水星,此乃土克水之义也。却以白袍军马,选将八员,打透他左边青旗军阵,此乃金克木之义也。却以红袍军马,选将八员,打透他右边白旗军阵,此乃火克金之义也。却以 旗军马,选将八员,打透他後军红旗军阵,此乃水克火之义也。却命一枝青旗军马,选将九员,直取中央黄旗军阵主将,此乃木克土之义也。再选两枝军马,命一枝绣旗花袍军马,扮作‘罗□’,独破辽兵‘太阳’军阵。命一枝素旗银甲军马,扮作‘计都’,直破辽兵‘太阴’军阵。再造二十四部雷车,按二十四气,上放火石火炮,直推入辽兵中军。令公孙胜布起风雷天罡正法,迳奔入辽主驾前。可行此计,足取全胜。日间不可行兵,须是夜黑可进。汝当亲自领兵,掌握中军,催动人马,一鼓成功。吾之所言,汝当秘受。保国安民,勿生退悔。天凡有限,从此永别。他日琼楼金阙,别当重会。汝宜速还,不可久留。”特命青衣献茶,宋江吃罢,令青衣即送星主还寨。
  宋江再拜,恳谢娘娘,出离殿庭。青衣前引宋江下殿,从西阶而出,转过棂星红门,再登旧路。才过石桥松径,青衣用手指道:“辽兵在那里,汝当破之!”宋江回顾,青衣用手一推,猛然惊觉,就帐中做了一梦。
  静听军中更鼓,已打四更,宋江便叫请军师圆梦。吴用来到中军帐内,宋江道:“军师有计破‘混天阵’否?”吴学究道:“未有良策可施。”宋江道:“我已梦玄女娘娘传与秘诀。寻思定了,特请军师商议,可以会集诸将,分拨行事。”正是动达天机施妙策,摆开星斗破迷关。毕竟宋江怎生打阵,且听下回分解。

查看目录 >> 《水浒传》


国学迷 劉中丞奏議二十卷 陳眉公先生注釋日記故事 兩淮戡亂記一卷 皇朝武功紀盛四卷 新刊校正增補圓機詩韻活法大全十四卷 尺算徴用 大清高宗純皇帝聖訓三百卷 庚子京津拳匪紀略八卷前編二卷後編二卷 近思錄補注十四卷 秣陵集六卷 詁經精舍文集十四卷 燕京賦東浦草堂詩 初等地理教科書三卷 鷗跡集二十卷 [嘉靖]冀州志十卷 李忠武公遺書四卷 杜工部草堂詩箋二十二卷 佛說藥師如來本願經 保嬰撮要二十卷 樹廬文鈔十卷 日本藝文志二卷 佛頂光明摩訶薩怛多般怛囉無上神咒不分卷 唐詩三百首注釋六卷續選一卷 鐵華館叢書六種 尚論張仲景傷寒陰陽六經諸方脉證後四卷 大佛頂如來密因修證了義諸菩薩萬行首楞嚴經十卷 文字蒙求廣義四卷 文選李善注六十卷 通鑑釋文辯誤十二卷 楊鐵崖先生詠史古樂府四卷 竹賓手抄 周易傳義音訓八卷首一卷末一卷 汗簡七卷目錄一卷 [福建建陽]潭陽熊氏宗譜不分卷 天元玉曆祥異賦不分卷 南華經内篇七篇 種痘新書十二卷 南漢紀五卷 張忠烈公遺集一卷附浩氣吟一卷 康熙字典十二集備考十二集補遺十二集 通鑑攬要前綱目二卷正綱目十九卷續綱目八卷 韓魏公集二十卷 篆林肆考十五卷 通志二百卷 范文正公集二十卷首一卷别集四卷奏議二卷尺牘三卷 最秀園稿 治驗論案二卷 樗蘭譜一卷 鄉黨圖攷十卷 晚學集八卷 璧沼集四卷 玉屏山館詩草四卷 御選寒山詩一卷拾得詩一卷 春暉堂叢書十一種三十六卷 孟東野集十卷 静志居詩話二十四卷 隨園詩話十六卷補遺十卷 太平御覽一千卷目錄十五卷 梅村詩集箋注十八卷 [乾道]臨安志十五卷首一卷劄記一卷 農民文學ABC_謝六逸世界書局上海.djvu 獨幕劇ABC_蔡慕暉世界書局上海.djvu 科學論ABC_王剛森世界書局上海.djvu 電學ABC_王剛森世界書局上海.djvu 進化論ABC_張慰宗世界書局上海.djvu 市政計劃ABC_楊哲明世界書局上海.djvu 市政工程ABC_楊哲明世界書局上海.djvu 倫理問題ABC_葉法無世界書局上海.djvu 變態心理ABC_黃維榮世界書局上海.djvu 神話學ABC_謝六逸世界書局上海.djvu 德國文學ABC_李金髮世界書局上海.djvu 中共六烈士小傳_李明新中國書局香港.djvu 阿Q正傳_魯迅三通書局上海.djvu 花邊文學_魯迅三通書局上海.djvu 彷徨_魯迅三通書局上海.djvu 心力_HenriBergson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道德形上學探本_ImmanuelKant商務印書館各地.djvu 朝霞_F.Nietsche商務x1_215.djvu 史學家與科學家_GartanoSalvemini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十七世紀南洋群島航海記兩種_FrykeandSchweitzer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中國及近代文化史_陳建民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現代文化史_CharlisSignodos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馬哥孛羅遊記_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佛蘭克林自傳_佛蘭克林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墨索里尼對話錄_羅特微格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拿破侖本紀_L.G.Lockhart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現代歐洲外交史_R.B.Mowat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人生五大問題_莫羅斯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政治典範_H.J.Laski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政治典範_HJLaski商務印書館各地.djvu 奧德賽上_荷馬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奧德賽中_荷馬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奧德賽下冊_荷馬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耶蘇傳_勒南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近代物理學中的宇宙觀_M.Planck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世界礦產與國際政策_李斯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人類原始及類擇_C.R.Darwin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戴朹原集_戴震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朹晉南北朝輿地表一_徐文范商務印書館.djvu 朹晉南北朝輿地表二_徐文范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朹晉南北朝輿地表三_徐文范商務印書館x1_036.djvu 朹晉南北朝輿地表四_徐文范商務印書館.djvu 朹晉南北朝輿地表五_徐文范商務印書館上海x1_103.djvu 王安石文_褚朹郊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地賍學淿說_周太玄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中藥淿說_丁福保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鸰_高銛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哲學淿說_李石岑商務印書館.djvu 李白詩_傅朹華商務印書館各地.djvu 吉訶德先生傳上_傅朹華商務印書館.djvu 國譯漢文大成第二卷_鶴田久作共同印刷株式會社朹京.djvu 國譯漢文大成第一卷_鶴田久作共同印刷株式會社朹京x1_718.djvu 國譯漢文大成三_日鶴田久作國民文庫刊行會朹京x1_475.djvu 國譯漢文大成第四卷_鶴田久作共同印刷株式會社朹京x3_284_476_843.djvu 國譯漢文大成續經子史部_鶴田久作國民文庫刊行會朹京x1_1353.djvu 國譯漢文大成第七卷_鶴田久作國民文庫刊行會朹京.djvu 足本歐陽永叔全集_朱亥陽大朹書局上海.djvu 經學常識_大朹書局.djvu 策軒文篇_清蔣寶誣.djvu 策軒文編六卷_清蔣寶誣.djvu 策軒文編六卷_清蔣寶誣.djvu 策軒文編六卷_清蔣寶誣.djvu 朹夫山堂詩選附詞一卷.djvu 朹夫山堂詩選八卷_清許棫.djvu 朹山草堂文集二十卷_清邱嘉穗邱氏福建.djvu 朹山草堂文集二十卷_清邱嘉穗邱氏福建.djvu 朹山草堂文集二十卷_清邱嘉穗邱氏福建.djvu 朹山草堂文集二十卷_清邱嘉穗邱氏福建.djvu 朹山草堂文集二十卷_清邱嘉穗邱氏福建.djvu 朹山草堂文集二十卷_清邱嘉穗邱氏福建.djvu 朹山草堂文集二十卷_清邱嘉穗邱氏福建.djvu 廣雅堂詩集四卷_清張之洞龍鳳鑣廣朹.djvu 廣雅堂詩集四卷_清張之洞龍鳳鑣廣朹.djvu 文誣公集十卷首一卷_袁保恆清芬閣.djvu 文誣公集十卷首一卷_袁保恆清芬閣.djvu 文誣公集十卷首一卷_袁保恆清芬閣.djvu 文誣公集十卷首一卷_袁保恆清芬閣.djvu 文誣公集十卷首一卷_袁保恆清芬閣.djvu 文誣公集十卷首一卷_袁保恆清芬閣.djvu 文誣公集十卷首一卷_袁保恆清芬閣.djvu 文誣公集十卷首一卷_袁保恆清芬閣.djvu 文誣公集十卷首一卷_袁保恆清芬閣.djvu 147第一卷第1-12期_民35.djvu 一四七畫報_一四七畫報社北平x1_071.djvu 一四七畫報_一四七畫報社北京.djvu 一四七畫報第五卷_一四七畫報印刷部北京.djvu 147畫報_一四七畫報社北平.djvu 一四七畫報.djvu 一四七畫報第十卷x1_232.djvu 一四七畫報第11卷第1期_民360324出版x1_221.djvu 一四七畫報_一四七畫報社北平.djvu 一四七畫報_一四七畫報社北平.djvu 一四七畫報.djvu 一四七畫報_北京一四七畫報社.djvu 一四七畫報.djvu 一四七畫報第十七卷.djvu 一四七畫報_一四七畫報社北平.djvu 一四七.djvu 一四七畫報_一四七畫報社北京.djvu 一四七畫報_一四七畫報社北平.djvu 一師半月刊_湖南省立第一師範學校學生自治會學術股.djvu 一師半月刊_湖南省立第一師範學校學生自治會校刊編輯委員會.djvu 人世間一卷十二期_人世間社人世間社上海.djvu 人世間二卷一期_人世間社人世間社上海.djvu 人世間二卷二期_人世間社人世間社上海.djvu 人世間二卷三期_人世間社人世間社上海.djvu 人世間二卷四期_人世間社人世間社上海.djvu 人世間二卷五期_人世間社人世間社上海.djvu 人世間二卷六期_人世間社人世間社上海.djvu 人世間二卷七期_人世間社人世間社上海.djvu 人世間二卷十一期_人世間社人世間社上海.djvu 人民評論_人民評論社人民評論社.djvu 人民評論旬刊第57期_民231020出版.djvu 人民評論_人民評論社人民評論社北平.djvu 人民評論_人民評論社人民評論社.djvu 人民評論_人民評論社人民評論社北平.djvu 人民評論_人民評論社人民評論社北平.djvu 人民評論_人民評論社人民評論社北平.djvu 人民評論_人民評論社人民評論社.djvu 人民評論_人民評論社人民評論社北平.djvu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