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古今图书集成 | 历史人物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索引 | 字体转换器 | 篆书识别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电子书下载 | 哈佛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字形演变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集部 > 小说 > 水浒传 >

第七十九回 刘唐放火烧战船 宋江两败高太尉

第七十九回 刘唐放火烧战船 宋江两败高太尉

   话说当下高太尉望见水路军士,情知不济,正欲回军,只听得四边炮响,急收聚众将,夺路而走。原来梁山泊只把号炮四下里施放,却无伏兵,只吓得高太尉心惊胆战,鼠窜狼奔,连夜收军回济州。计点步军,折陷不多;水军折其大半,战船没一只回来;刘梦龙逃难得回;军士会水的,逃得性命,不会水的,都死在水中。高太尉军威折挫,锐气摧残,且向城中屯驻军马,等候牛邦喜拘刷船到;再差人公文去催,不论是何船只,堪中的尽数拘拿,解赴济州,整顿征进。

  却说水浒寨中,宋江先和董平上山,拔了剑矢,唤神医安道全用药调治。安道全使金疮药敷住疮口,在寨中养病。吴用收住众头领上山,水军头领张横,解党世雄到忠义堂上请功。宋江教且押去後寨软监著,将夺到的船只,尽数都收入水寨,分派与各头领去了。

  再说高太尉在济州城中,会集诸将,商议收剿梁山之策,数内上党节度使徐京禀道:“徐某幼年游历江湖,使枪卖药之时,曾与一人交游。那人深通韬略,善晓兵机,有孙吴之才调,诸葛之智谋,姓闻名焕章,现在东京城外安仁村教学。若得此人来为参谋,可以敌吴用之诡计。”高太尉听说,便差首将一员,带缎疋鞍马,星夜回东京,礼请这教村学秀才闻焕章来,为军前参谋;便要早赴济州,一同参赞军务。那员首将回京去,不得三五日,城外报来,宋江军马,直到城边搦战。高太尉听了大怒,随即点就本部军兵,出城迎敌,就令各寨节度使同出交锋。
  却说宋江军马见高太尉提兵至近,急忙退十五里外平川旷野之地。高太尉引军赶去,宋江兵马已向山坡边摆成阵势,红旗队里,捧出一员猛将,号旗上写得分明,乃是双鞭呼延灼。兜住马,横著枪,立在阵前。高太尉看见道:“这厮便是统领连环马时,背反朝廷的。”便差云中节度使韩存保出马迎敌。这韩存保善使一枝方天画戟。两个在阵前,更不打话,一个使戟去搠,一个用枪来迎。两个战到五十余合,呼延灼卖个破绽,闪出去,拍著马,望山坡下便走。韩存保紧要干功,跑著马赶来。八个马蹄翻盏撒钹相似,约赶过五七里无人之处,看看赶上,呼延灼勒回马,带转枪,舞起双鞭来迎。两个又斗十数合之上,用双鞭分开画戟,回马又走。  韩存保寻思,这厮枪又赢不得我,鞭又赢不得我,我不就这里赶上,活拿这贼,更待何时!抢将近来,赶转一个山嘴,有两条路,竟不知呼延灼何处去了。韩存保勒马上坡来望时,只见呼延灼顺著一条溪走。存保大叫:“泼贼,你走那里去!快下马来受降,饶你命!”呼延灼不走,却大骂存保。韩存保却大宽转来抄呼延灼後路。两个却好在溪边相迎著。一边是山,一边是溪,只中间一条路,两匹马盘旋不得。呼延灼道:“你不降我,更待何时!”韩存保道:“你是我手里败将,倒要我降你。”呼延灼道:“我漏你到这里,正要活捉你。你性命只在顷刻!”韩存保道:“我正来活捉你!”两个旧气又起。韩存保挺著长戟,望呼延灼前心两胁软肚上,雨点般搠将来。呼延灼用枪左拨右逼,泼风般搠入去。
  两个又战了三十来合。正斗到浓深处,韩存保一戟,望呼延灼软胁搠来,呼延灼一枪,望韩存保前心刺去。两个各把身躯一闪,两般军器,都从胁下搠来。呼延灼挟住韩存保戟杆,韩存保扭住呼延灼枪杆;两个都在马上,你扯我拽,挟住腰胯,用力相争。韩存保的马,後蹄先塌下溪里去了,呼延灼连人和马,也拽下溪里去了。两个在水中扭做一块。那两匹马溅起水来,一人一身水。呼延灼弃了手里的枪,挟住他的戟杆,急去掣鞭时,韩存保也撇了他的枪杆,双手按住呼延灼两条臂;你掀我扯,两个都滚下水去。那两匹马迸星也似跑上岸来,望山边去了。两个在溪水中都滚没了军器,头上戴的盔没了,身上衣甲飘零,两个只把空拳来在水中厮打,一递一拳,正在水深里,又拖上浅水里来。正解拆不开,岸上一彪军马赶到,为头的是没羽箭张清。众人下手,活了韩存保。差人急去寻那走了的两匹战马,只见那马却听得马嘶人喊,也跑回来寻队,因此收住。又去溪中捞起军器,还了呼延灼,带湿上马,却把韩存保背剪缚在马上,一齐都奔峪口。
  只见前面一彪军马,来寻韩存保,两家却好当住。为头两员节度使:一个是梅展,一个是张开。因见水渌渌地马上缚著韩存保,梅展大怒,舞三尖两刃刀,直取张清。交马不到三合,张清便走,梅展赶来,张清轻舒猿臂,款扭狼腰,只一石子飞来,正打中梅展额角,鲜血迸流,撇了手中刀,双手掩面。张清急便回马,却被张开搭上箭,拽满弓,一箭射来,张清把马头一提,正射中马眼,那马便倒。张清跳在一边,捻著枪便来步战。那张清原来只有飞石打将的本身,枪法上却慢。张开先救了梅展,次後来战张清。马上这条枪,神出鬼没,张清只办得架隔。遮拦不住,拖了枪,便走入马军队里躲闪。张开枪马到处,杀得五六十
马军,四分五落,再夺得韩存保。却待回来,只见喊声大举,峪口两彪军到:一队是霹雳火秦明,一队是大刀关胜,两个猛将杀来。张开只保得梅展走了,众军两路杀入来,又夺了韩存保。张清抢了一匹马,呼延灼使尽气力,只好众厮杀,一齐掩击到官军队前,乘势冲动,退回济州。梁山泊军马也不追赶,只将韩存保连夜解上山寨来。

  宋江等坐在忠义堂上,见缚到韩存保来,喝退军士,亲解其索,请坐厅上,殷勤相待。韩存保感激无地,就请出党世雄相见,一同管待。宋江道:“二位将军,切勿相疑,宋江等并无异心,只被滥官污吏,逼得如此。若蒙朝廷赦罪招安,情愿与国家出力。”韩存保道:“前者陈太尉来山招安,如何不乘机会去邪归正?”宋江答道:“便是朝廷诏书,写得不明,更兼用村醪倒换御酒,因此弟兄众人,心皆不伏。那两个张干办,李虞候,擅作威福,耻辱众将……”韩存保道:“只因中间无好人维持,误了国家大事。”  宋江设筵管待已了,次日,具备鞍马,送出谷口。这两个在路上说宋江许多好处,回到济州城外,却好晚了。次早入城,来见高太尉,说宋江把二将放回之事。高俅大怒道:“这是贼人诡计,慢我军心。你这二人,有何面目见吾!左右与我推出,斩讫报来!”王焕等众官都跪下告道:“非干此二人之事,乃是宋江,吴用之计。若斩此二人,反被贼人耻笑。”高太尉被众人苦告,饶了两个性命,削去本身职事,发回东京泰乙宫听罪。
  原来这韩存保是韩忠彦的侄儿。忠彦乃是国老太师,朝廷官员,多有出他门下。有个门馆教授,姓郑名居忠,原是韩忠彦举的人,见任御史大夫。韩存保把上件事告诉他;居忠上轿,带了存保来见尚书余深,同议此事。余深道:“须是禀得太师,方可面奏。”二人来见蔡京说:“宋江本无异心,只望朝廷招安。”蔡京道:“前者毁诏谤上,如此无礼,不可招安,只可剿捕!”二人禀说:“前番招安,惜为去人,不布朝德意,用心抚恤;不用嘉言,专说利害,以此不能成事。”蔡京方允。约至次日早朝,道君天子升殿,蔡京奏准再降诏书,令人招安。天子曰:“现今高太尉使人来请安仁村闻焕章为参谋,早赴军前委用,就差此人伴使前去。如肯来降,悉免本罪;如仍不伏,就著高俅定限,日下剿捕尽绝还京。”蔡太师写成草诏,一面取闻焕章赴省筵宴。原来这闻焕章是有名文士,朝廷大臣,多有知识的,俱备酒食迎接。席终各散,一边收拾起行。

 且不说闻焕章同天使出京,却说高太尉在济州心中烦恼。门吏报道:“牛邦喜到来!”高太尉便教唤进,拜罢问道:“船只如何?”邦喜禀道:“於路拘刷得大小船一千五百余只,都到闸下。”太尉大喜。赏了牛邦喜,便传号令,教把船都放入阔港,每三只一排钉住,上用板铺,船尾用铁环锁定;盖数发步军上船,其余马军,近水护送船只。比及编排得军士上船,训练得熟,已得半月之久,梁山泊尽都知了。吴用唤刘唐受计,掌管水路建功。众多水军头领,各各准备小船,船头上排排钉住铁叶,船舱里装载芦苇乾柴,柴中灌著硫黄焰硝引火之物,屯住在小港内。却教炮手凌振,於四望高山上,放炮为号;又於水边树木丛杂之处,都缚旌旗於树上,每一处设金鼓火炮,虚屯人马,假设营垒,请公孙胜作法祭风。旱地上分三队军马接应。
  却说高太尉在济州催起军马,水路统军,却是牛邦喜,又同刘梦龙并党世英这三个掌管。高太尉披挂了,发三通擂鼓,水港里船开,旱路上马发,船行似箭,马去如飞,杀奔梁山泊来。先说水路里船只,连篙不断,金鼓齐鸣,迤逦杀入梁山泊深处,并不见一只船,看看渐近金沙滩,只见荷花荡里,两只打鱼船,每只船上只两个人,拍手大笑。头船上刘梦龙便叫放箭乱射,渔人都跳下水底去了。刘梦龙急催动战船,渐近金沙滩头。一带阴阴的都是细柳,柳树上拴著两头黄牛,绿莎草上睡著三四个牧童,远远地又有一个牧童,倒骑著一头黄牛,口中呜呜咽咽吹著一管笛子来。刘梦龙便教先锋悍勇的首先登岸。那几个牧童跳起来,呵呵大笑,尽穿入柳阴深处去了。
  前阵五七百人抢上岸去。那柳阴树中,一声炮响,两边战鼓齐鸣:左边就冲出一队红甲军,为头是“霹雳火”秦明;右边冲出一队黑甲军,为头是“双鞭”呼延灼,各带五百军马,截出水边。刘梦龙急招呼军士下船时,已折了大半军校。牛邦喜听得前军喊起,便教後船且退。只听得山上连珠炮响,芦苇中飕飕有声,却是公孙胜披发仗剑,踏罡布斗,在山顶上祭风。初时穿林透树,次後走石飞砂,须臾白浪掀天,顷刻黑云覆地,红日无光,狂风大作。刘梦龙急教棹船回时,只见芦苇丛中,藕花深处,小港狭汊,都棹出小船来,钻入大船队里。鼓声响处,一齐点著火把,霎时间,大火竟起,烈焰飞天,四分五落,都穿在大船内。前後官船,一齐烧著。
  刘梦龙见满港火飞,战船都烧著了,只得弃了头盔衣甲跳下水去,又不敢傍岸,拣港深水阔处,赴将开去逃命。芦林里面一个人,独驾著小船,直迎将来,刘梦龙便钻入水底下去了。却好有一个人拦腰抱住,拖上船来。驾船的是“出洞蛟”童威,拦腰抱的是“混江龙”李俊。却说牛邦喜见四下官船队里火著,也弃了戎装披挂,却待下水,船梢上钻起一个人来,拿著铙钩,劈头搭住,倒拖下水里去。那人是“船火儿”张横。这梁山泊内杀得尸横水面,血溅波心,焦头烂额者,不计其数。只有党世英摇著小船,正走之间,芦林两边,弩箭弓矢齐发,射死水中。众多军卒,会水的逃得性命回去;不会水的,尽皆 死;生擒活捉者,都解投大寨。李俊捉得刘梦龙,张横捉得牛邦喜,欲待解上山寨,惟恐宋江又放了。两个好汉自商量,把这二人,就路边结果了性命,割下首级,送上山来。  再说高太尉引领军马在水边策应,只听得连珠炮响,鼓声不绝,料道是水面上厮杀,骤著马,前来靠山临水探望。只见纷纷军士,都从水里逃命,爬上岸来。高俅认得是自家军校,问其缘故,说被放火烧尽船只,俱各不知所在。高太尉听了,心内越慌。但望见喊声不断,黑烟满空,急引军回旧路时,山前鼓声响处,冲出一队马军,拦路当先。急先锋索超,轮起开山大斧,骤马抢近前来。高太尉身边节度使王焕,挺枪便出,与索超交战。不到五合,索超拨回马便走。高太尉引军追赶,转过山嘴,早不见了索超。正走间,背後豹子头林冲,引军赶来,又杀一阵。再走不过六七里,又是“青面兽”杨志,引军赶来,又杀一阵。又奔不到八九里,背後“美髯公”朱仝赶上来,又杀一阵。这是吴用使的追赶之计:不去前面拦截,只在背後赶杀——败军无心恋战,只顾奔走,救护不得後军。因此高太尉被赶得慌,飞奔济州,比及入得城时,已自三更。又听得城外寨中火起,喊声不绝,原来被石秀,杨雄埋伏下五百步军,放了三五把火,潜地去了。惊得高太尉魂不附体,连使人探视,回报去了,方才放心。整点军马,折其大半。

  高俅正在忧闷间,远探报道:“天使到来。”高俅遂引军马,并节度使出城迎接,见了天使,就说降诏招安一事。都与闻焕章参谋使相见了,同进城中帅府商议。高太尉先讨抄白备照观看。待不招安来,又连折了两阵,拘刷得许多船只,又被尽行烧毁;待要招安来,恰又羞回京师;心下踌躇,数日主张不定。不想济州有一个老吏,姓王名瑾,那人平生克毒,人尽呼为“剜心王”却是济州府拨在帅府供给的吏员。因见了诏书抄白,更打听得高太尉心内迟疑不决,遂来帅府,呈献利便事件,禀说:“贵人不必沉吟,小吏看见诏上已有活路:这个写草诏的翰林待诏,必与贵人好,先开下一个後门了。”高太尉见说大惊,便问道:“你怎见得先开下後门?”王瑾禀道:“诏书上最要紧是中间一行。道是:‘除宋江卢俊义等大小人众所犯过恶并与赦免’。此一句是囫囵话。如今开读时,却分作两句读,将‘除宋江’另做一句,‘卢俊义大小人众,所犯过恶,并与赦免’,另做一句;赚他漏到城里,捉下为头宋江一个,把来杀了,却将他手下众人,尽数拆散,分调开去。自古道:‘蛇无头而不行,鸟无翅而不飞。’但没了宋江,其余的做得甚用?此论不知恩相意下若何?”

  高俅大喜,随即升王瑾为帅府长史,便请闻参谋说知此事。闻焕章谏道:“堂堂天使,只可以正理相待,不可行诡诈於人。倘或宋江以下有智谋之人识破,翻变起来,深为未便。”高太尉道:“非也!自古兵书有云:‘兵行诡道。’岂可用得正大?”闻参谋道:“然虽兵行诡道,这一事是圣旨,乃以取信天下。
自古王言如纶如 ,因此号为玉音,不可移改。今若如此,後有知者,难以此为准信。”高太尉道:“且顾眼下,却又理会。”遂不听闻焕章之言。先遣一人往梁山泊报知,令宋江等全夥,前来济州城下,听天子诏书,赦免罪犯。

  却说宋江又赢了高太尉这一阵。烧了的船,令小校搬运做柴,不曾烧的,拘收入水寨。但是活捉的军将,尽数陆续放回济州。当日宋江与大小头领正在忠义堂上商议,小校报道:“济州府差人上山来报道:‘朝廷特遣天使,颁降诏书,赦罪招安,加官赐爵,特来报喜。’”宋江听罢,喜从天降,笑逐颜开,便叫
请那报事人到堂上问时,那人说道:“朝廷降诏,特来招安。高太尉差小人前来,报请大小头领,都要到济州城下行礼,开读诏书。并无异议,勿请疑惑。”宋江叫请军师商议定了,且取银两缎疋,赏赐来人,先发付回济州去了。
  宋江传下号令,大小头领,尽教收拾去听开读诏书。卢俊义道:“兄长且未可性急,诚恐这是高太尉的见识,兄长不宜便去。”宋江道:“你们若如此疑心时,如何能勾归正?还是好歹去走一遭。”吴用笑道:“高俅那厮,被我们杀得胆寒心碎,便有十分的计策,也施展不得。放著众兄弟一班好汉,不要疑心,只顾跟随宋公明哥哥下山。我这里先差李逵,引著樊瑞、鲍旭、项充、李衮,将带步军一千,埋伏在济州东路;再差扈三娘,引著顾大嫂、孙二娘、王矮虎、孙新、张青,将带步军一千,埋伏在济州西路:若听得连珠炮响,杀奔北门来取齐。”吴用分调已定,众头领都下山,只留水军头领看守寨栅。只因高太尉要用诈术,诱引这夥英雄下山,不听闻参谋谏劝,谁想只就济州城下,翻为九里山前。正是:只因一纸君王诏,惹起全班壮士心。毕竟众好汉怎地大闹济州,且听下回分解。

查看目录 >> 《水浒传》


国学迷 中國通史參考資料古代部分第一冊_中華書局北京.djvu 中國通史參考資料古代部分第二冊封建社會_中華書局北京.djvu 中國通史參考資料近代部分上冊_中華書局北京.djvu 中國通史參考資料近代部分下冊_中華書局北京.djvu 中國通史參考資料古代部分第三冊封建社會二魏晉南北朝_中華書局北京.djvu 中國通史參考資料古代部分第四冊封建社會三_中華書局北京.djvu 中國通史參考資料古代部分第五冊封建社會四宋達金_中華書局北京.djvu 中國通史參考資料古代部分第六冊封建社會五元_中華書局北京.djvu 中國通史參考資料古代部分第七冊_中華書局北京.djvu 中國通史參考資料古代部分第八冊_中華書局北京.djvu 中國通史參考資料近代部分上冊_中華書局北京.djvu 中國通史參考資料近代部分下冊_中華書局北京.djvu 中國歷史教程緒論_新華書店上海.djvu 歷史教學新編_新華書店張家口.djvu 中國歷史學年鑒一九七九年_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北京.djvu 歷史教學法_朹北師範大學教務處教材料.djvu 論中國歷史的幾個問題_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北京.djvu 古史辨第四冊_樸社南池.djvu 中華通史下冊_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中華二千年史中冊_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中華二千年史上冊_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北齊書第一冊卷一至卷二三紀傳_中華書局北京.djvu 北齊書第二冊卷二四至卷五○傅_中華書局北京.djvu 史記新證_天津出版社天津.djvu 廿四史傅目引得_中華書局.djvu 四部備要史部二十四史宋史二_中華書局.djvu 四部備要史部二十四史宋史三_中華書局.djvu 四部備要史部二十四史宋史一_中華書局.djvu 四部備要史部二十四史宋史四_中華書局.djvu 四部備要-史部二十四史元史_中華書局.djvu 史部二十四史明史上_中華書局.djvu 四部備要史部二十四史明史下_中華書局.djvu 史記上冊_中華書局.djvu 史記下冊_中華書局.djvu 舊五代史_中華書局.djvu 金史下_中華書局.djvu 金史上_中華書局.djvu 新五代史_中華書局上海.djvu 二十五史第五冊元史新元史明史_開明書店.djvu 二十五史補編一_中華書局北京.djvu 二十五史補編二_中華書局北京.djvu 二十五史補編三_中華書局北京.djvu 二十五史補編四_中華書局北京.djvu 二十五史補編五_中華書局北京.djvu 二十五史補編六_中華書局北京.djvu 二十五史人名索引_開明書店上海.djvu 二十五史史記漢書後漢書_開明書店.djvu 二十五史三國誌晉書宋書南齊書梁書_開明書店.djvu 二十五史陳書魏書北齊書周書隋書南史_開明書店.djvu 二十五史北史唐書_開明書店.djvu 二十五史新唐書五代史新五代史_開明書店.djvu 二十五史宋史上_開明書店.djvu 二十五史宋史下達史金史_開明書店.djvu 二十五史元史新元史_開明書店.djvu 二十五史明史_開明書店.djvu 二十五史第一冊史記漢書後漢書三國誌晉書_開明書店上海.djvu 二十五史宋書南齊書梁書陳書魏書北齊書周書隋書南史北史_開明書店上海.djvu 二十五史第三冊唐書新唐書五代史新五代史_開明書店上海.djvu 二十五史第四冊宋史達史金史_開明書店上海.djvu 史記選譯上冊_中華書局北京.djvu 史記選譯下冊_中華書局北京.djvu 校刊史記集解索隱正義札記下冊_中華書局北京.djvu 校刊史記集解索隱正義札記上冊_中華書局北京.djvu 史記一_商務印書館.djvu 史記二_商務印書館.djvu 史記三_商務印書館.djvu 史記四_商務印書館.djvu 史記五_商務印書館.djvu 史記六_商務印書館.djvu 史記考索.djvu 陳亮年譜_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史記選講_中國青年出版社北京.djvu 史記論文.djvu 史記論文一.djvu 史記論文二.djvu 考史拾遺_商務印書館北京.djvu 史記札記_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帝王世紀輯存_中華書局北京.djvu 藏書第一冊_中華書局北京.djvu 藏書第二冊_中華書局北京.djvu 藏書第三冊_中華書局北京.djvu 藏書第四冊_中華書局北京.djvu 續藏書上冊_中華書局北京.djvu 續藏書下冊_中華書局北京.djvu 中國歷史紀年表_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中國歷史紀年表_上海辭書出版社上海.djvu 中國歷史紀年表_中華書局北京.djvu 中國歷史紀年表_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古本竹書紀年輯校訂補_新知識出版社上海.djvu 歷史知識問答_北京人民出版社北京.djvu 資治通鑑選_中華書局北京.djvu 資治通鑑第一冊卷一至二十七.djvu 資治通鑑第二冊卷二十八至五十七.djvu 資治通鑑第三冊卷五十八至卷八十九.djvu 資治通鑑第四冊卷九十至卷百二十三.djvu 資治通鑑第五冊卷百二十至卷百五十五.djvu 資治通鑑第六冊卷百五十至卷百八十四.djvu 沙俄侵華史第四卷上_人民出版社.djvu 沙俄侵華史第四卷下_人民出版社.djvu 中蘇外交史_世界知識社北京.djvu 中俄外交史_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早期中俄關係史1689-1730_商務印書館北京.djvu 彼得大帝時期的俄中關係史_商務印書館北京.djvu 美國初期侵華史話_開明書店北京.djvu 美國侵華史話_工人出版社北京.djvu 美國侵略台灣史-一八四七年至一八九五年_人民出版社北京.djvu 美國迫害華工史料_中華書局北京.djvu 十九世紀美國侵華檔案史料選輯上冊_中華書局北京.djvu 十九世紀美國侵華檔案史料選輯下冊_中華書局北京.djvu 十九世紀美國對華鴉片侵略_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djvu 美國侵華小史_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北京.djvu 美帝國主義在中近朹的擴張_世界知識社.djvu 美帝國主義對中近朹的侵略_世界知識出版社北京.djvu 早期中美關係史1784-1844_商務印書館北京.djvu 美國侵華簡史_新華書店上海.djvu 美國侵華史_人民出版社北京.djvu 瓜分中國鬥爭和美國的門戶開放政策1895-1900_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北京.djvu 中非交通史初探_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北京.djvu 中非交通史初探_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北京.djvu 美國侵略台灣史_中國青年出版社北京.djvu 交杯 交梨火枣 交淡如水 交游之仇不同国 交衽 亥步 京丘 京债 亲戚畔之 亲炙 亲禭柳庄 人不知,鬼不觉 人云亦云 人亡政息 人命危浅 人山人海 人己一视 人平不语 人微言轻 人心如面 人心汹汹 人杰地灵 人生不见日月 人生如风灯 人生莫作妇人身 人生贵适志,何要名爵乎 人神共愤 人给家足 人自为战 人至察则无徒 人薇权轻 人非木石 仄媚 仄目 今愁古恨 今月古月 从井救人 付之一炬 仙才鬼才 以一奉百 以一警百 以义割恩 以人为鉴 以佚待劳 以升量石 以古非今 以夷伐夷 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以往鉴来 以战去战 以手加额 以毒攻毒 以汤止沸 以汤沃沸 以汤沃雪 以火救火 以珠弹雀 以碫投卵 以讹传讹 以身试法 以退为进 任劳任怨 任笔沈诗 伏首帖耳 伐罪吊民 众曲不容直 众望所归 会任之家 会同 会子 会意 会猎 会计 会试 伟丈夫 伟器 伯道之儿 似曾相识 低首下心 何所不为 何见之晚 何许人 余明 佛口蛇心 作事不时 作奸犯科 使愚使过 使羊将狼 使臂使指 依头缕当 俗不可医 俗中人 信口开合 修学务早 俯首贴耳 俱收并蓄 倒冠落佩 倒行逆施 倒载干戈 借交报仇 借刀杀人 倾箱倒箧 假厮儿 假父 偷合苟容 偷梁换柱 傅粉施朱 儿戏 先意承旨 先见之明 光天化日 光怪陆离 光风霁月 兔死狐悲 兔起鹘落 入境问禁 入泮 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八拜之交 八斗之才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