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历史人物 | 历史地名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 | 字体转换器 | 篆书识别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电子书下载 | 史部 | 诗部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字形演变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集部 > 小说 > 水浒传 >

第六十八回 东平府误陷九纹龙 宋公明义释双枪将

第六十八回 东平府误陷九纹龙 宋公明义释双枪将

  话说宋江不负晁盖遗言,要把主位,让与卢员外。众人不伏。宋江又道:“目今山寨钱粮缺少,梁山泊东,有两个州府,却有钱粮:一处是东平府,一处是东昌府。我们自来不曾搅扰他那里百姓。今去问他借粮,可写下两个阄儿,我和卢员外各拈一处。如先打破城子的,便做梁山泊主,如何?”吴用道:"也好。"卢俊义道:"休如此说。只是哥哥为梁山泊主,某听从差遣。"
  此时不由卢俊义,当下便唤铁面孔目裴宣,写下两个阄儿。焚香对天祈祷已罢,各拈一个。宋江拈著东平府,卢俊义拈著东昌府。众皆无语。

  当日设筵饮酒中间,宋江传令,调拨人马。宋江部下:林冲、花荣、刘唐、史进、徐宁、燕顺、吕方、郭盛、韩滔、彭屺、孔明、孔亮、解珍、解宝、王矮虎、一丈青、张青、孙二娘、孙新、顾大嫂、石勇、郁保四、王定六、段景住,大小头领二十五员,马步军兵一万;水军头领三员,阮小二、阮小五、阮小七,领水军驾船接应。卢俊义部下:吴用、公孙胜、关胜、呼延灼、朱仝、雷横、索超、杨志、单廷、魏定国、宣赞、郝思文、燕青、杨林、欧鹏、凌振、马麟、邓飞、施恩、樊瑞、项充、李衮、时迁、白胜,大小头领二十五员,马步军兵一万;水军头领三员,李俊、童威、童猛,引水手驾船接应。其余头领并中伤者看守寨栅。
  分派已定。宋江与众头领去打东平府;卢俊义与众头领去打东昌府。众多头领各自下山。此是三月初一日的话,日暖风和,草青沙软,正好厮杀。

  却说宋江领兵前到东平府,离城只有四十里路,地名安山镇,扎住军马。宋江道:“东平府太守程万里和一个兵马都监,乃是河东上党郡人氏。此人姓董,名平,善使双枪,人皆称为‘双枪将’;有万夫不当之勇。虽然去打他城子,也和他通些礼数,差两个人,一封战书去那里下。若肯归降,免致动兵;若不听从,那时大行杀戮,使人无怨。谁敢与我先去下书?”

  只见部下走过郁保四道:“小人认得董平,情愿去下书。”又见部下转过王定六道:“小弟新来,也并不曾与山寨中出力,今日情愿帮他去走一遭。”宋江大喜,随即写了战书与郁保四、王定六两个去下。书上只说借粮一事。
  且说东平府程太守闻知宋江起军马到了安山镇驻扎,便请本州兵马都监双枪将董平商议军情重事。
  正坐间,门人报道:“宋江差人下战书。”程太守教唤至。郁保四、王定六当堂厮见了,将书呈上。程万里看罢来书,对董都监说道:“要借本府钱粮,此事如何?”董平听了大怒,叫推出去,即便斩首。程太守说道:“不可!自古‘两国相战,不斩来使’。於礼不当。只将二人各打二十讯棍,发回原寨,看他如何。”
  董平怒气未息,喝把郁保四、王定六一索捆翻,打得皮开肉绽,推出城去。两个回到大寨,哭告宋江说:“董平那厮无礼,好生眇视大寨!”  宋江见打了两个,怒气填胸,便要平吞州郡。先叫郁保四、王定六上车,回山将息。只见纹龙史进起身说道:“小弟旧在东平府时,与院子里一个娼妓有交,唤做李睡兰,往来情熟。我如今多将些金银,潜地入城,借他家里安歇。约时定日,哥哥可打城池。只待董平出来交战,我便爬去更鼓楼上放起火来。里应外合,可成大事。”宋江道:“最好。”史进随即收拾金银,安在包袱里,身边藏了暗器,拜辞起身。宋江道:“兄弟善觑方便,我且顿兵不动。”

  且说史进转入城中,迳到西瓦子李睡兰家。大伯见是史进,吃了一惊;接入里面,叫女儿出来厮见。李睡兰引去楼上坐了,便问史进道:“一向如何不见你头影?听得你在梁山泊做了大王,官司出榜捉你。这两日街上乱哄哄地,说宋江要来打城借粮,你如何却到这里?”史进道:“我实不瞒你说:我如今在梁山泊做了头领,不曾有功。如今哥哥要来打城借粮,我把你家备细说了。我如今特地来做细作,有一包金银相送与你,切不可走漏了消息。明日事完,一发带你一家上山快活。”李睡兰葫芦提应承,收了金银,且安排些酒肉相待,却来和大伯商量道:“他往常做客时,是个好人,在我家出入不妨。如今他做了歹人,倘或事发,不是耍处。”大伯说道:“梁山泊宋江这夥好汉,不是好惹的;但打城池,无有不破。若还出了言语,他们有日打破城子入来,和我们不干罢!”
  虔婆便骂道:“老蠢物!你省得甚麽人事!自古道:‘蜂刺入怀,解衣去赶。’天下通例,自首者即免本罪!你快去东平府里首告,拿了他去,省得日後负累不好!”大伯道:“他把许多金银与我家,不与他担些干系,买我们做甚麽?”
  虔婆骂道:‘老畜生!你这般说,却似放屁!我这行院人家坑陷了千千万万的人,岂争他一个!你若不去首告,我亲自去衙前叫屈,和你也说在里面!’大伯道:‘你不要性发,且叫女儿款住他,休得“打草惊蛇”,吃他走了。待我去报与做公的先来拿了,却去首官。’  且说史进见这李睡兰上楼来,觉得面色红白不定。史进便问道:‘你家莫不有甚事,这般失惊打怪?’李睡兰道:‘却才上胡梯,踏了个空,争些儿跌了一交,因此心慌撩乱。’  争不过一盏茶时,只听得胡梯边脚步响,有人奔上来;窗外呐声喊,数十个做公的抢到楼上把史进似抱头狮子绑将下楼来,迳解到东平府里厅上。程太守看了大骂道:‘你这厮胆包身体!怎敢独自个来做细作?若不是李睡兰父亲首告,误了我一府良民!快招你的情由,宋江教你来怎地?’  史进只不言语。董平便道:‘这等贼骨头,不打如何肯招!’程太守喝道:‘与我加力打这厮!’两边走过狱卒牢子,先将冷水来喷腿上,两腿各打一百大棍。史进由他拷打,只不言语。董平道:‘且把这厮长枷木送在死囚里,等拿了宋江,一并解京施行!’  却说宋江自从史进去了,备细写书与吴用知道。吴用看了宋公明来书,说史进去娼妓李睡兰家做细作,大惊。急与卢俊义说知,连夜来见宋江,问道:‘谁叫史进去来?’宋江道:‘他自愿去。说这李行首是他旧日的婊子,好生情重,因此前去。’  吴用道:‘兄长欠些主张,若吴某在此,决不教去。从来娼妓之家,迎新送旧,陷了多少好人。更兼水性无定,纵有恩情,也难出虔婆之手。此人今去必然吃亏!’  宋江便问吴用请计。吴用便叫顾大嫂:‘劳烦你去走一遭;可扮做贫婆,潜入城中,只做求乞的。若有些动静,火急便回。若是史进陷在牢中,你可去告狱卒,只说:“有旧情恩念,我要与他送一口饭。”入牢中,暗与史进说知:“我们月尽夜,黄昏前後,必来打城。你可就水火之处安排脱身之计。”月尽夜,你就城中放火为号,此间进兵,方好成事。——兄长可先打汶上县,百姓必然都奔东平府;却叫顾大嫂杂在数内,乘势入城,便无人知觉。’  吴用设计已罢,上马便回东昌府去了。宋江点起解珍、解宝,引五百余人,攻打汶上县。果然百姓扶老携幼,鼠窜狼奔,都奔东平府来。
  却说顾大嫂头髻蓬松,衣服蓝缕,杂在众人里面,入城来,街求乞。到州衙前,打听得史进果然在牢中。次日,提著饭罐,只在司狱司前往来伺候。见一个年老公人从牢里出来,顾大嫂看著便拜,泪如雨下。那年老公人问道:‘你这贫婆哭做甚麽?’顾大嫂道:‘牢中监的史大郎是我旧的主人,自从离了,又早十年。只说道在江湖上做买卖,不知为甚事陷在牢里?眼见得无人送饭。老身叫化得这一口儿饭,特要与他充饥。哥哥怎生可怜见,引进则个。强如造七层宝塔!’那公人道:‘他是梁山泊强人,犯著该死的罪,谁敢带你入去。’顾大嫂道:‘便是一刀一剐,自教他瞑目而受。只可怜见引老身入去送这口儿饭,也显得旧日之情!’说罢又哭。

  那老公人寻思道:‘若是个男子汉,难带他入去;一个妇人家,有甚利害!’当时引顾大嫂直入牢中来,看见史进项带沉枷,腰缠铁索。史进见了顾大嫂,吃了一惊,做声不得。顾大嫂一头假啼哭,一头喂饭。别的节级便来喝道:‘这是该死的歹人!“狱不通风”,谁放你来送饭!即忙出去,饶你两棍!’顾大嫂更住不得,只说得:‘月尽夜……叫你……自挣扎。’  史进再要问时,顾大嫂被小节级打出牢门。史进只听得‘月尽夜’三个字。原来那个三月却是大尽。到二十九,史进在牢中,见两个节级说话,问道:‘今朝是几时?’那个小节级却错记了,回说道:‘今日是月尽,夜晚些买帖孤魂纸来烧。’史进得了这话,巴不得晚。一个小节级吃得半醉,带史进到水火坑边,史进哄小节级道:‘背後的是谁?’赚得他回头,挣脱了枷,只一枷梢,把那小节级面上正著一下,打倒在地。就拾砖头敲开木,睁著鹘眼,抢到亭心里;几个公人都酒醉了被史进迎头打著,死的死了,走的走了。拔开牢门,只等外面救应。又把牢中应有罪人尽数放了,总有五六十人,就在牢内发起喊来。

  有人报知太守。程万里惊得面如土色,连忙便请兵马都监商议。董平道:‘城中必有细作,且差多人围困了这贼!我却乘此机会,领军出城,去捉宋江;相公便紧守城池,搓数十公人围定牢门,休教走了!’董平上马,点军去了。程太守便点起一应节级、虞候、押番,各执枪棒,去太牢前呐喊。史进在牢里不敢轻去。外厢的人又不敢进去。顾大嫂只叫得苦。  却说都监董平,点起兵马,四更上马,杀奔宋江寨来。伏路小军报知宋江。宋江道:‘此必是顾大嫂在城中又吃亏了。他既杀来,准备迎敌。’号令一下,诸军都起。当时天色方明,却好接著董平军马。两下摆开阵势。董平出马——原来董平心灵机巧,三教九流,无所不通;品竹调弦,无有不会;山东、河北皆号他为‘风流双枪将’。

  宋江在阵前看了董平这表人品,一见便喜。又见他箭壶中插一面小旗,上写一联道:‘英雄双枪将,风流万户侯。’宋江遣韩滔出马迎敌。韩滔手执铁槊,直取董平。董平那对铁枪,神出鬼没,人不可当。宋江再叫金枪手徐宁仗镰枪前去替回韩滔。徐宁飞马便出,接住董平厮杀。两个在战场上战到五十余合,不分胜败。交战良久,宋江恐怕徐宁有失,便教鸣金收军。徐宁勒马回来,董平手举双枪,直追杀入阵来。宋江乘势鞭梢一展,四下军兵一齐围住。

  宋江勒马上高阜处看望,只见董平围在阵内。他若投东,宋江便把号旗望东指,军马向东来围他;他若投西,号旗便望西指,军马便向西来围他。董平在阵中横冲直撞,两枝枪,直杀到申牌巳後,冲开条路,杀出去了。宋江不赶。董平因见交战不胜,当晚收军回城去了。宋江连夜起兵,直抵城下,团团调兵围住。顾大嫂在城中未敢放火,史进又不敢出来。两下拒住。

  原来程太守有个女儿,十分颜色,董平无妻。累累使人去求为亲,程万里不允。因此,日常间有些言和意不和。董平当晚领军入城;其日,使个就里的人,乘势来问这头亲事。程太守回说:‘我是文官,他是武官,相赘为婿,正当其理。只是如今贼寇临城,事在危急,若还便许,被人耻笑。待得退了贼兵,保护城池无事,那时议亲,亦未为晚。’那人把这话回复董平。董平虽是口里应道:‘说得是’,只是心中踌躇,不十分欢喜,恐怕他日後不肯。

  这里宋江连夜攻打得紧,太守催请出战。董平大怒,披挂上马,带领三军,出城交战。宋江亲在阵前门旗下,喝道:‘量你这个寡将,怎当我手下雄兵十万,猛将千员;汝但早来就降,可以免汝一死!’董平大怒,回道:‘文面小吏,该死狂徒,怎敢乱言!’说罢,手举双枪,直奔宋江。左有林冲,右有花荣,两将齐出,各使军器来战董平。约数合,两将便走。宋江军马佯败,四散而奔。

  董平要逞骁勇,拍马赶来。宋江等却好退到寿春县界。宋江前面走,董平後面追。离城有十数里,前至一个村镇,两边都是草屋,中间一条驿路。董平不知是计,只顾纵马赶来。宋江因见董平了得,隔夜已使王矮虎、一丈青、张青、孙二娘四个带一百余人,先在草屋两边埋伏,却拴数条绊马索在路上,又用薄土遮盖,只等来时鸣锣为号,绊马索齐起,准备捉这董平。
  董平正赶之间,来到那里,只听得背後孔明、孔亮大叫:‘勿伤吾主!’却好到草屋前,一声锣响,两边门扇齐开,拽起绳索。那马却待回头,背後绊马索齐起,将马绊倒,董平落马。
  左边撞出一丈青、王矮虎,右边走出张青、孙二娘,一齐都上,把董平捉了。头盔、衣甲、双枪、只马,尽数夺了。两个女头领将董平捉住,用麻绳背翦绑了。两个女将,各执钢刀,监押董平来见宋江。

  却说宋江过了草屋,勒住马,立在绿杨树下,迎见这两个女头领解著董平。宋江随即喝退两个女将:‘我教你去相请董平将军,谁教你们绑缚他来!’二女将诺诺而退。宋江慌忙下马,自来解其绳索,便脱护甲锦袍,与董平穿著,纳头便拜。董平慌忙答礼。

  宋江道:‘倘蒙将军不弃微贱,就为山寨之主。’董平答道:‘小将被擒之人,万死犹轻。若得容恕安身,已为万幸!若言山寨为主,小将受惊不小。’宋江道:‘敝寨缺少粮食,特来东平府借粮,别无他意。’董平道:‘程万里那厮原是童贯门下门馆先生;得此美任,安得不害百姓?若是兄长肯容董平回去,赚开城门,杀入城中,共取钱粮,以为报效。’  宋江大喜。便令一行人将过盔甲枪马,还了董平,披挂上马。董平在前,宋江军马在後,卷起旗,都往东平城下。董平军马在前,大叫:‘城上快开城门!’把门军士将火把照时,认得是董都监,随即大开城门,放下吊桥。
  董平拍马先入,砍断铁锁;背後宋江等长驱人马杀入城来。都到东平府里。急传将令:不许杀害百姓、放火烧人房屋。董平迳奔私衙,杀了程太守一家人口,夺了这女儿。宋江先叫开了大牢,救出史进。便开府库,尽数取了金银财帛;大开仓廒,装载粮米上车;先使人护送上梁山泊金沙滩,交割与三阮头领接递上山。史进自引人去瓦子西里李睡兰家,把虔婆老幼,一门大小,碎尸万段。宋江将太守家私散居民,仍给沿街告示,晓谕百姓:害民州官已自杀戳;汝等良民各安生理。告示已罢,收拾回军。大小将校再到安山镇,只见白日鼠白胜飞奔前来,报说东昌府交战之事。
  宋江听罢,神眉剔竖,怪眼圆睁,大叫:‘众多兄弟不要回山,且跟我来!’正是:重驱水泊英雄将,再夺东昌锦绣城。
  毕竟宋江复引军马怎地救应,且听下回分解。

查看目录 >> 《水浒传》


国学迷 皇明兩朝疏抄十二_顧爾行輯.djvu 皇明留臺奏議一_朱吾弼等輯.djvu 皇明留臺奏議二_朱吾弼等輯.djvu 皇明留臺奏議三_朱吾弼等輯.djvu 皇明留臺奏議四_朱吾弼等輯.djvu 皇明留臺奏議五_朱吾弼等輯.djvu 皇明留臺奏議六_朱吾弼等輯.djvu 皇明留臺奏議七_朱吾弼等輯.djvu 皇明留臺奏議八_朱吾弼等輯.djvu 皇明留臺奏議九_朱吾弼等輯.djvu 皇明留臺奏議十_朱吾弼等輯.djvu 皇明留臺奏議十一_朱吾弼等輯.djvu 皇明留臺奏議十二_朱吾弼等輯.djvu 皇明留臺奏議十三_朱吾弼等輯.djvu 皇明留臺奏議十四_朱吾弼等輯.djvu 皇明留臺奏議十五_朱吾弼等輯.djvu 右編補一_姚文蔚輯.djvu 右編補二_姚文蔚輯.djvu 右編補三_姚文蔚輯.djvu 右編補四_姚文蔚輯.djvu 右編補五_姚文蔚輯.djvu 右編補六_姚文蔚輯.djvu 右編補七_姚文蔚輯.djvu 右編補八_姚文蔚輯.djvu 右編補九_姚文蔚輯.djvu 右編補十_姚文蔚輯.djvu 右編補十一_姚文蔚輯.djvu 古奏議_黃汝亨輯.djvu 闕里誌一_陳鎬撰.djvu 闕里誌二_陳鎬撰.djvu 闕里誌三_陳鎬撰.djvu 闕里誌四_陳鎬撰.djvu 闕里誌五_陳鎬撰.djvu 闕里誌六_陳鎬撰.djvu 闕里誌七_陳鎬撰.djvu 闕里誌八_陳鎬撰.djvu 闕里誌九_陳鎬撰.djvu 闕里誌十_陳鎬撰.djvu 闕里誌十一_陳鎬撰.djvu 闕里誌十二_陳鎬撰.djvu 孔顏孟三氏誌一_劉濬輯.djvu 孔顏孟三氏誌二_劉濬輯.djvu 孔顏孟三氏誌三_劉濬輯.djvu 孔顏孟三氏誌四_劉濬輯.djvu 孔顏孟三氏誌五_劉濬輯.djvu 孔顏孟三氏誌六_劉濬輯.djvu 孔聖全書一_蔡復賞輯.djvu 孔聖全書二_蔡復賞輯.djvu 孔聖全書三_蔡復賞輯.djvu 孔聖全書四_蔡復賞輯.djvu 孔聖全書五_蔡復賞輯.djvu 孔聖全書六_蔡復賞輯.djvu 孔聖全書七_蔡復賞輯.djvu 孔聖全書八_蔡復賞輯.djvu 孔聖全書九_蔡復賞輯.djvu 孔聖全書十_蔡復賞輯.djvu 孔聖全書十一_蔡復賞輯.djvu 孔聖全書十二_蔡復賞輯.djvu 孔聖全書十三_蔡復賞輯.djvu 孔聖全書十四_蔡復賞輯.djvu 孔聖全書十五_蔡復賞輯.djvu 孔聖全書十六_蔡復賞輯.djvu 孔聖全書十七_蔡復賞輯.djvu 孔聖全書十八_蔡復賞撰.djvu 孔聖全書十九_蔡復賞撰.djvu 孔聖全書二十_蔡復賞撰.djvu 孔聖全書二十一_蔡復賞撰.djvu 孔聖全書二十二_蔡復賞撰.djvu 孔聖全書二十三_蔡復賞撰.djvu 孔聖全書二十四_蔡復賞撰.djvu 孔聖全書二十五_蔡復賞撰.djvu 孔聖全書二十六_蔡復賞撰.djvu 孔聖全書二十七_蔡復賞撰.djvu 孔聖全書二十八_蔡復賞撰.djvu 孔聖全書二十九_蔡復賞撰.djvu 孔聖全書三十_蔡復賞撰.djvu 孔聖全書三十一_蔡復賞撰.djvu 孔聖全書三十二_蔡復賞撰.djvu 孔聖全書三十三_蔡復賞撰.djvu 孔聖全書三十四_蔡復賞撰.djvu 仲志一_劉天和撰.djvu 仲志二_劉天和撰.djvu 仲志三_劉天和撰.djvu 仲志四_劉天和撰.djvu 閔子世譜一_張雲漢撰.djvu 閔子世譜二_張雲漢撰.djvu 閔子世譜三_張雲漢撰.djvu 閔子世譜四_張雲漢撰.djvu 夷齊志一_白瑜撰.djvu 夷齊志二_白瑜撰.djvu 聖門志一_呂元善撰.djvu 聖門志二_呂元善撰.djvu 聖門志三_呂元善撰.djvu 聖門志四_呂元善撰.djvu 聖門志五_呂元善撰.djvu 聖門志六_呂元善撰.djvu 聖門志七_呂元善撰.djvu 聖門志八_呂元善撰.djvu 聖門志九_呂元善撰.djvu 三遷志一_呂元善撰.djvu 三遷志二_呂元善撰.djvu 三遷志三_呂元善撰.djvu 三遷志四_呂元善撰.djvu 宗聖志一_呂兆祥撰.djvu 宗聖志二_呂兆祥撰.djvu 宗聖志三_呂兆祥撰.djvu 宗聖志四_呂兆祥撰.djvu 宗聖志五_呂兆祥撰.djvu 宗聖志六_呂兆祥撰.djvu 陋巷志一_呂兆祥等重修.djvu 陋巷志二_呂兆祥等重修.djvu 陋巷志三_呂兆祥等重修.djvu 陋巷志四_呂兆祥等重修.djvu 東野志一_呂兆祥撰.djvu 東野志二_呂兆祥撰.djvu 孔子年譜綱目_夏洪墓撰.djvu 孔門弟子傳略一_夏洪墓撰.djvu 孔門弟子傳略二_夏洪墓撰.djvu 聖門志考略一_沈德昌撰.djvu 聖門志考略二_沈德昌撰.djvu 道远任重 道之以政 道阻且长 得罢手时且罢手 得不亡失 得此声誉 得粗忘精 得寸得寸,得尺得尺 得寸进寸 得寸则尺 得当以报 得坻则止 得放手时须放手 得父膏腴 得欢当作乐 得剑以王 得精忘粗 得民心,得天下 得其皮毛 得钱买放 得全全昌 得人者昌 得忍且忍 得神以兴 得失参半 得失成荣枯 得失利弊 得失之间 得时无怠 得时则驾 得髓得皮 得新厌旧 得一望二 得一枝栖 得一知己,终身无憾 得意之笔 得沾化雨 得正而毙 得之传闻 得之甘心 得众得国 德必有邻 德博而化 德薄位尊 德不称位 德不孤 德荡乎名 德润身 德望日隆 德威并用 德为人表 德无常师 德修谤兴 德修谤至 德以报怨 德音无良 德音无违 德之休明 德之贼 德制不祥 灯蛾扑火,惹焰烧身 灯红绿酒 灯花之喜 灯火可亲 灯前取影 灯息油干 灯烛荧煌 登彼西山采其薇 登高必自卑 登高眺远 登高作赋 登龙有术 登门拜谢 登门认错 登山泛海 登山启誓 登太山而小天下 等情据此 等闲虚度 瞪口无言 瞪眼咋舌 低唱微吟 低回不去 羝乳乃得归 羝羊絓棘 滴泪裂砖 滴水成河,粒米成箩 滴水成渠 狄妻灭豆 的溜扑碌 敌变我变 敌存灭祸,敌去召过 敌国灭,谋臣亡 涤荡邪秽 涤烦疗饥 涤亲溺器 嫡派天潢 嫡孙承重 翟璜直言 翟汤阴操 抵死不放 抵死不休 底慎财赋 柢固根深 砥节立行 砥砺切磋 觝蹹啮 地拆天崩 地道无成 地富山芳 地官赦罪 地广人稠 地气自南北 地势便利 地无不载 地载万物 地照文明 弟兄相狱 弟子员 帝命溥将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