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古今图书集成 | 历史人物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索引 | 字体转换器 | 篆书识别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电子书下载 | 哈佛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字形演变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集部 > 小说 > 水浒传 >

第五十八回 吴用赚金铃吊挂 宋江闹西岳华山

第五十八回 吴用赚金铃吊挂 宋江闹西岳华山

  话说贺太守把鲁智深赚到後堂内,喝声“拿下。”众多做公的,把鲁智深簇拥到厅阶下。贺太守正要开口勘问,只见鲁智深大怒道:“你这害民贪色的直娘贼!你敢拿倒洒家。我死也与史进兄弟一处死,倒不烦恼!只是洒家死了,宋公明阿哥不与你干休!我如今说与你:天下无解不得的冤仇!你只把史进兄弟还洒家;玉娇枝也还了洒家,等洒家自带去交还王义;你却连夜也把华州太守交还朝廷!量你这等贼头鼠眼,专一欢喜妇人,也做不得民之父母!若依得此三事,便是佛眼相看;若道半个不的,不要懊悔不迭!如今你且先教我去看看史家兄弟,却回我话!”贺太守听了,气得做声不得,只道得个“我心疑是个行剌的贼,原来果然是史进一路!那厮你看那厮且监下这厮,慢慢置处!这秃驴原来果然史进一路!”也不拷打,取面大枷来钉了,押下死囚牢里去;一面申闻都省,乞请明降。禅杖,戒刀,封入府堂里去了。

此时闹动了华州一府。小喽罗得了这个消息,飞报上山来。武松大惊道:“我两个来华州干事,折了一个,怎地回去见众头领!”正没理会处,只见山下小喽罗报道:“有个梁山泊差来的头领,唤做神行太保戴宗,见在山下。”武松慌忙下来,迎接上山,和朱武等三人都相见了,诉说鲁智深不听劝谏失陷一事。戴宗听了,大惊道:“我不可久停了!就便回梁山泊,报与哥哥知道,早遣兵将前来救取!”武松道:“小弟在这里专等,万望兄长早去急来!”戴宗吃了些素食,作起神行法。再回梁山泊来;三日之间,已到山寨;见了晁,宋二头领,诉说鲁智深因救史进,要剌贺太守,被陷一事。晁盖听罢,失惊道:“既然两个兄弟有难,如何不救!我今不可耽搁,便亲去走一遭!”宋江道:“哥哥山寨之主,未可轻动,原只兄弟代哥哥去。”

当日点起人马,作三队而行:前军点五员先锋,林冲,杨志,秦明,呼延灼,率领一千甲马,二千步军先行,逢山开路,遇水叠桥;中军领兵主将宋公明,军师吴用,朱仝,徐宁,解珍,解宝,共是六个头领,马步军兵二千;後军主掌粮草,李应,杨雄,石秀,李俊,张顺,共是五个头领押後,马步军兵二千:共计七千人马,离了梁山泊,直取华州来。

在路趱行,不止一日,早过了半路,先使戴宗去报少华山上。朱武等三人,安排下猪羊牛马,酿造下好酒等候。再说宋江军马三队都到少华山下。武松引了朱武、陈达、杨春,三人下山拜请宋江,吴用并众头领都到山寨里坐下。宋江备问城中之事。朱武道:“两个头领已被贺太守监在牢里,只等朝廷降发落。”宋江与吴用说道:“怎地定计去救取便好?”朱武道:“华州城郭广阔,濠沟深远,急切难打;只除非得里应外合,方可取得。”吴学究道:“明日且去城边看那城池如何,却再商量。”宋江饮酒到晚,巴不得天明,
要去看城。吴用谏道:“城中监著两只大虫在牢里,如何不做堤备?白日不可去看。今夜月色必然明朗,申牌前後下山,一更时分可到那里窥望。” 当日捱到午後,宋江、吴用、花荣、秦明、朱仝,共是五骑下山,迤逦前行。初更时分,已到华州城外;在山坡高处,立马望华州城里时,正是二月中旬天气,月华如昼,天上无一片云彩。看见华州周围有数座城门,城高地壮,堑壕深阔。看了半晌,远远地也便望见那西岳华山。宋江等见城池厚壮,形势坚牢,无计可施。吴用道:“且回寨里去,再作商议。”五骑连夜回到少华山上。宋江眉头不展,面带忧容。吴学究道:“且差十数个精细小喽罗下山去远近探听消息。”两日内,忽有一人上山来报道:“如今朝廷差个殿司太尉,将领御赐‘金铃吊挂’来西岳降香,从黄河入渭河而来。”
吴用听了,便道:“哥哥休忧,计在这里了!”便叫李俊,张顺:“你两个与我如此如此而行。”李俊道:“只是无人识得地境,得一个引领路道最好。”白花蛇杨春便道:“小弟相帮同去,如何?”宋江大喜。三个下山去了。次日,李应、朱仝、呼延灼、花荣、秦明、徐宁,共七个人,悄悄止带五百余人下山。到渭河渡口,李俊、张顺、杨春已夺下十余只大船在彼。吴用便叫花荣、秦明、徐宁、呼延灼,四个伏在岸上;宋江、吴用、朱仝、李应,下在船里;李俊,张顺,杨春分船都去滩头藏了。众人等了一夜。

次日天明,听得远远地锣鸣鼓响,三只官船下来,船上插著一面黄旗,上写“钦奉圣旨西岳降香太尉宿。”朱仝,李应,各执长枪,立在宋江背後。吴用立在船头。太尉船到,当港截住。船里走出紫衫银带虞候二十余人,喝道:“你等甚麽船只,敢当港拦截大臣!”宋江执著朵,躬身声喏。吴学究立在船头上,说道:“梁山泊义士宋江,谨参只候。”船上客帐司出来答道:“此是朝廷太尉,奉圣旨去西岳降香。汝等是梁山泊乱寇,何故拦截?”宋江躬身不起。船头上吴用道:“我们义士,只要求见太尉尊颜,有告覆的事。”客帐司道:“你等是何人,敢造次要见太尉。”两边虞候喝道:“低声!”宋江却躬身不起。船头上吴用道:“暂请太尉到岸上,自有商量的事。”客帐司道:“休胡说!太尉是朝廷命臣,如何与你商量!”宋江立起身来道:“太尉不肯相见,只怕孩儿们惊了太尉。”

朱仝把枪上小号旗只一招动,岸下花荣、秦明、徐宁、呼延灼引出军马,一齐搭上弓箭,都到河沿,摆列在岸上。那船上梢公都惊得钻入船舱里去了。客帐司等人慌了,只得入去禀覆。宿太尉只得出到船头坐定。宋江又躬拜唱喏,道:“宋江等不敢造次。”宿太尉道:“义士何故如此邀截船只?”宋江道:“某等怎敢邀截太尉?只欲求太尉上岸,别有禀覆。”宿太尉道:“我今特奉圣旨,自去西岳降香,与义士有何商议?朝廷大臣如何轻易登岸!”船头上吴用道:“太尉若不肯时,只怕下面伴当亦不相容。”

李应把号枪一招,李俊、张顺、杨春,一齐撑出船来。宿太尉看见,大惊。李俊,张顺晃晃挈出尖刀在手,早跳过船来;手起,先把两个虞候丢下水里去。宋江忙喝道:“休得胡做,惊了贵人!”李俊、张顺扑通地跳下水去,早把这两虞候又送上船来;自己两个也便托地又跳上船来。吓得宿太尉魂不著体。宋江、吴用一齐喝道:“孩儿们且退去!休惊著贵人!我等慢慢地请太尉登岸。”宿太尉道:“义士有甚事,就此说不妨。”宋江、吴用道:“这里不是话说处,谨请太尉到山寨告禀,并无损害之心;若怀此念,西岳神灵诛灭!”到此时候,不容太尉不上岸,宿太尉只得离船上岸。 众人在树林里牵出一匹马来,扶策太尉上马。太尉不得已随众同行。宋江、吴用,先叫花荣、秦明、陪奉太尉上山。宋江、吴用,也上了马,分付教把船上一应人等并御香、祭物、金铃吊挂,齐齐收拾上山;只留下李俊、张顺,带领一百余人看船。一行众头领都到山上。宋江、吴用,下马入寨,把宿太尉扶在聚义厅上当中坐定,两边众头领拔刀侍立。宋江独自下了四拜,跪在面前,告禀道:“宋江原是郓城小吏,为被官所逼,不得已哨聚山林,权借梁山泊避难,专等朝廷招安,与国家出力。今有两个兄弟,无事被贺太守生事陷害,下在牢里。欲借太尉御香、仪从并金铃吊挂去赚华州,事毕并还,於太尉身上并无侵犯。乞太尉钧监。”宿太尉道:“不争你将了御香等物去,明日事露,须连累下官!”宋江道:“太尉回京,都推在宋江身上便是了。”宿太尉看了那一班模样,怎地推托得?只得应允了。

宋江执盏擎杯,设筵拜谢;就把太尉带来的人穿的衣服都借穿了;於小喽罗内,还拣一个俊俏的,剃了髭须,穿了太尉的衣服,扮作宿元景;宋江,吴用,扮作客帐司;解珍、解宝、杨雄、石秀,扮作虞候;小喽罗都是紫衫银带。执著旌节、旗幡、仪杖、法物,擎抬了御香、祭礼、金铃吊挂;花荣、徐宁、朱仝、李应,扮作四个卫兵。朱武、陈达、杨春,款住太尉并跟随一应人等,置酒管待;却教秦明、呼延灼,引一队人马,林冲,杨志,引一队人马,分作两路取城;教武松先去西岳门下伺候,只听号起行事。

话休絮繁。且说一行人等,离了山寨,迳到河口下船而行,不去报与华州太守,一迳奔西岳庙来。戴宗先去报知云台观主并庙里职事人等。直到船边,迎接上岸。香花灯烛,幢宝盖,摆列在前;先请御香上了香亭,庙里人夫扛抬了,导吊金铃吊挂前行。观主拜见了太尉。吴学究道:“太尉一路染病不快,且把暖轿来。”左右人等扶策太尉上轿,迳到岳庙官厅内歇下。客帐司吴学究对观主道:“这是特奉圣,捧御香、金铃吊挂来与圣帝供养;缘何本州官员轻慢,不来迎接?”观主答道:“已使人去报了。敢是便到。”说犹未了,本州先使一员推官,带领做公的五七十人,将著酒果,来见太尉。

原来那小喽罗,虽然模样相似,却语言发放不得;因此只教妆做染病,把靠褥围定在床上坐。推官一眼看那来的旗节、门旗、牙仗等物都是内府制造出的,如何不信。客帐司匆匆入去禀覆了两遭,却引推官入去,远远地阶下参拜了,见那太尉只把手指,并不听得说甚麽。客帐司直走下来,埋怨推官道:“太尉是天子前近幸大臣,不辞千里之遥,特奉圣旨到此降香,不想於路染病未痊;本州众管,如何不来远接!”推官答道:“前路官司虽有文书到州,不见近报,因此有失迎迓,不期太尉先到庙里。本是太守便来,奈缘少华贼人纠合梁山泊强盗要打城池,每日在彼堤防;以此不敢擅离,特差小官先来贡献酒礼。太守随後便来参见。”客帐司:“太尉涓滴不饮,只叫太守快来商议行礼。”推官随即教取酒来,与客帐司亲随人把盏了。

客帐司又入去禀一遭,请了钥匙出来,引著推官去开了锁,就香帛袋中取出那御赐金铃吊挂来,把条竹竿叉起,叫推官仔细自看。果然好一对金铃吊挂!乃是东京内府高手匠做成的,浑是七宝珍珠嵌造,中间点著碗红纱灯笼,乃是圣帝殿上正中挂的;不是内府降来,民间如何做得?客帐司叫推官看了,再收入柜匣内锁了;又将出中书省许多公文付与推官;便叫太守快来商议拣日祭祀。推官和众多做公的都见了许多物件文凭,便辞了客帐司,迳回到华州府里来报贺太守。

却说宋江暗暗地喝采道:“这厮虽奸猾,也骗得他眼花心乱了!”此时武松己在庙门下了;吴学究又使石秀藏了尖刀,也来庙门下相帮武松行事;却又换戴宗扮虞候。云台观主进献素斋,一面教执事人等安排铺陈岳庙。宋江闲步看那西岳庙时,果然是盖造得好;殿宇非凡,真乃人间天上!宋江看了一回,回至官厅前。门上报道:“贺太守来也。”宋江便叫花荣、徐宁、朱仝、李应,四个卫兵,各执著器械,分列在两旁;解珍,解宝,杨雄,戴宗,各藏暗器,侍立在左右。

却说贺太守将领三百余人,来到庙前下马,簇拥入来。客帐司吴学究、宋江,见贺太守带著三百余人,都是带刀公吏人等入来。客帐司喝道:“朝廷贵人在此,闲杂人不许近前!”众人立住了脚,贺太守独自进前来拜见。客帐司道:“太尉教请太守入来厮见。”贺太守入到官厅前,望著小喽罗拜。客帐司道:“太守,你知罪麽?”太守道:“贺某不知太尉到来,伏乞恕罪!”客帐司道:“太尉奉敕到此西岳降香,如何不来远接?”太守答道:“不曾有近报到州,有失迎迓。”吴学究喝声“拿下”。解珍、解宝弟兄两个飕地掣出短刀,一脚把贺太守踢翻,便割了头。宋江喝道:“兄弟们动手!”早把那跟来的人,三百余个,惊得呆了,正走不动,花荣等一齐向前,把那一干人算子般都倒在地下;有一半抢出庙门下,武松、石秀,舞刀杀将入来,小喽罗四下赶杀,三百余人不剩一个回去;续後到庙来的都被张顺、李俊杀了。宋江急叫收了御香吊挂下船;都赶到华州时,早见城中两路火起;一齐杀将入来,先去牢中救了史进,鲁智深;就打开库藏,取了财帛,装载上车。鲁智深迳奔後堂,取了戒刀,禅杖。玉娇枝早已投井而死。

众人离了华州,上船回到少华山上,都来拜见宿太尉,纳还御香、金铃吊挂、旌旗,门旗、仪仗等物,拜谢了太尉恩相。宋江教取一盘金银相送太尉;随从人等,不分高低,都与了金银;就山寨里做了个送路筵席,谢承太尉。
众头领直送下山,到河口交割了一应什物船只,一些不少,还了原来的人等。宋江谢别了宿太尉,回到少华山上,便与四筹好汉商议收拾山寨钱粮,放火烧了寨栅。一行人等,军马粮草,都望梁山泊来。王义自赍发盘缠投奔别处不题。

且说宿太尉下船来华州城中,已知梁山泊贼人杀死军兵人马,劫了府库钱粮;城中杀死军校一百余人,马匹尽皆掳去;西岳庙中又杀了许多人性命;便叫本州推官动文书申达中书省起奏,都做“宋江在途中劫了御香、吊挂;因此赚知府到庙,杀害性命。”宿太尉到庙里焚了御香,把这金铃吊挂分付与了云台观主,星夜急急自回京师奏知此事,不在话下。

再说宋江救史进,鲁智深,带了少华山四个好汉,仍旧作三队分人马,回梁山泊来;所过州县,秋毫无犯。先使戴宗前来上山报知。晁盖并众头领下山迎接宋江等一同到山寨里聚义厅上,都相见已罢,一面做庆喜筵席。次日,史进、朱武、陈达、杨春,各以己财做筵宴,拜谢晁,宋二公。酒席间,晁盖说道:“我有一事,为是公明贤弟连日不在山寨,只得权时搁起;昨日又是四位兄弟新到,不好便说出来。三日前,有朱贵上山报说:‘徐州沛县芒砀山中,新有一夥强人,聚集著三千人马。为头一个先生,姓樊,名瑞,绰号“混世魔王”;能呼风唤雨,用兵如神。手下两个副将:一个姓项,名充,绰号“八臂哪吒”,能仗一面团牌,牌上插飞刀二十四把,百步取人,无有不中,手中仗一条铁标枪;又有一个姓李,名衮,绰号“飞天大圣”,也使一面团牌,牌上插标枪二十四根,亦能百步取人,无有不中,手中使一口宝剑。这三个结为兄弟,占住芒砀山,打家劫舍。三个商量了,要来吞并我梁山泊大寨。’”宋江听了,大怒道:“这贼怎敢如此无礼!小弟便再下山走一遭!”只见九纹龙史进便起身道:“小弟等四个初到大寨,无半米之功,情愿引本部人马前去收捕这夥强人!”宋江大喜。当下史进点起本部人马,与朱武,陈达,杨春都披挂了,来辞宋江下山,把船渡过金沙滩,上路迳奔芒砀山来。

三日之内,早望见那座山。史进叹口气,问朱武道:“这里正不知何处是昔日汉高祖斩蛇起义之处!”朱武等三人也大家叹口气。不一时,来到山下,早有伏路小喽罗上山报知。且说史进把少华山带来的人马一字摆开,自己全身披挂,骑一匹火炭赤马,当先出阵,手中横著三尖取两刃刀;背後三个头领便是朱武、陈达、杨春。四个好汉,勒马阵前,望不多时,只见芒砀山上飞下一彪人马来,当先两个好汉:为头马上便是徐州沛县人,姓项,名充!果然使一面团牌,背插飞刀二十四把;右手仗条标枪;後面打著一面认军旗,上书“八臂哪吒”四个大字。次後那个便是邳县人,姓李名衮!果然也使一面团牌,背插二十四把标枪;左手把牌,右手仗剑;後面打著“飞天大圣”四个大字。小喽罗筛起锣来,两个好汉舞动团牌,一齐上,直滚入阵来。史进等拦当不住,後军先走。史进前面抵敌,朱武等中军呐喊,退三四十里。史进险些儿中了飞刀;杨春转身得迟,被一飞刀,战马著伤,弃了马,逃命而走。史进点军,折了一半,和朱武等商议,欲要差人回梁山泊求援。

正忧疑之间,只见军士来报:“北边大路上尘头起处,约有二千军马到来!”史进等上马望时,却是梁山泊旗号,当先马上两员上将:一个是小李广花荣,一个是金枪手徐宁。史进接著,备说项充、李衮,蛮牌滚动,军马遮拦不住。花荣道:“宋公明哥哥见兄长来了,放心不下,好生懊悔,特差我两个到来帮助。”史进等大喜,合兵一处下寨。次日天晓,正欲起兵对敌,军士又报:“北边大路上又有军马到来!”花荣、徐宁、史进,一齐上马望时,却是宋公明亲自和军师吴学究、公孙胜、柴进,朱仝、呼延灼、穆弘、孙立、黄信、吕方、郭盛,带领三千人马来到。史进备说项充、李衮飞刀标枪滚牌难近,折了人马一事。宋江大惊。吴用道:“且把军马扎下寨栅,别作商议。”宋江性急,便要起兵剿捕,直到山下。此时天色已晚,望见芒砀山下都是青色灯笼。公孙胜看了,便道:“此寨中青色灯笼便是会行妖法之人在内。我等且把军马退去,来日贫道献一个阵法,要捉些二人。”宋江大喜,传令教军马且退二十里,扎住营寨。次日清晨,公孙胜献出这个阵法,有分教:魔王拱手上梁山,神将倾心归水泊。毕竟公孙胜献出什麽阵法,且听下回分解。

查看目录 >> 《水浒传》


国学迷 敦煌古代體育文化.djvu 敦煌古代體育文化_李重申甘肅人民出版社蘭州.djvu 敦煌石窟秘方與炙經圖.djvu 敦煌石窟秘方與炙經圖_張儂甘肅文化出版社蘭州.djvu 敦煌痛史.djvu 敦煌痛史_馮驥才大眾文藝出版社北京.djvu 莫高窟.djvu 莫高窟_趙聲良張艷梅知識出版社北京.djvu 敦煌石窟探秘.djvu 敦煌石窟探秘_王進玉四川教育出版社成都.djvu 敦煌寶藏.djvu 敦煌寶藏_王惠民上海古籍出版社上海.djvu 中古及近代法制文書語言研究以敦煌文書為中心.djvu 中古及近代法制文書語言研究以敦煌文書為中心_王啟濤巴蜀書社成都.djvu 敦煌寫本解夢書校錄研究.djvu 敦煌寫本解夢書校錄研究_鄭炳林民族出版社北京.djvu 老子.djvu 鉅宋廣韻.djvu 敦煌學五十年.djvu 敦煌學五十年_神田喜一郎北京大學出版社北京.djvu 吐魯番新出摩尼教文獻研究.djvu 法國國家圖書館藏敦煌西域文獻25.djvu 中國敦煌吐魯番學著述資料目錄索引.djvu 中國敦煌吐魯番學著述資料目錄索引_盧善煥師勤中國敦煌吐魯番學會.djvu 北京大學圖書館藏敦煌文獻1.djvu 法國國家圖書館藏敦煌西域文獻24.djvu 北京大學圖書館藏敦煌文獻2.djvu 天津市藝術博物館藏敦煌文獻3.djvu 天津市藝術博物館敦煌文獻2.djvu 天津市藝術博物館藏敦煌文獻1.djvu 天津市藝術博物館敦煌文獻6.djvu 天津市藝術博物館藏敦煌文獻4.djvu 天津市藝術博物館藏敦煌文獻5.djvu 中國國家圖書館藏敦煌遺書7.djvu 中國國家圖書館藏敦煌遺書1.djvu 中國國家圖書館藏敦煌遺書5.djvu 中國國家圖書館藏敦煌遺書6.djvu 法國國家圖書館藏敦煌西域文獻27.djvu 中國國家圖書館藏敦煌遺書4.djvu 法國國家圖書館藏敦煌西域文獻21.djvu 法國國家圖書館藏敦煌西域文獻23.djvu 法國國家圖書館藏敦煌西域文獻22.djvu 法國國家圖書館藏敦煌西域文獻26.djvu 敦煌道藏一.djvu 敦煌密宗文獻集成上.djvu 敦煌道藏四.djvu 敦煌道藏五.djvu 敦煌密宗文獻集成下.djvu 敦煌密宗文獻集成中.djvu 敦煌密宗文獻集成續編下.djvu 敦煌密宗文獻集成續編上.djvu 敦煌道藏三.djvu 敦煌道藏二.djvu 敦煌寶藏第059冊_黃永武新文豐出版公司台北.djvu 敦煌寶藏第59冊.djvu 敦煌寶藏第058冊_黃永武新文豐出版公司台北.djvu 敦煌寶藏第58冊.djvu 敦煌寶藏第006冊_黃永武新文豐出版公司台北.djvu 敦煌寶藏第6冊.djvu 敦煌寶藏第010冊_黃永武新文豐出版公司台北.djvu 敦煌寶藏第10冊.djvu 敦煌遺書最新目錄.djvu 敦煌遺書最新目錄_黃永武新文豐出版公司台北.djvu 敦煌寶藏第121冊.djvu 敦煌寶藏第121冊_黃永武新文豐出版公司台北.djvu 中國國家圖書館藏敦煌遺書2.djvu 中國國家圖書館藏敦煌遺書3.djvu 佛學辭書集成2.djvu 佛學辭書集成4.djvu 佛學辭書集成5.djvu 佛學辭書集成6.djvu 佛學辭書集成1.djvu 佛學辭書集成10.djvu 佛學辭書集成8.djvu 敦煌寶藏第069冊_黃永武_新文豐出版公司台北.djvu 敦煌寶藏第69冊.djvu 佛學辭書集成3.djvu 佛學辭書集成7.djvu 佛學辭書集成9.djvu 異體字研究資料集成一期一卷.djvu 異體字研究資料集成一期二卷.djvu 異體字研究資料集成一期三卷.djvu 異體字研究資料集成一期四卷.djvu 異體字研究資料集成一期五卷.djvu 異體字研究資料集成一期六卷.djvu 異體字研究資料集成一期七卷.djvu 異體字研究資料集成一期八卷.djvu 異體字研究資料集成一期九卷.djvu 異體字研究資料集成一期十卷.djvu 異體字研究資料集成二期一卷.djvu 異體字研究資料集成二期二卷.djvu 異體字研究資料集成二期三卷.djvu 異體字研究資料集成二期四卷.djvu 異體字研究資料集成二期五卷.djvu 異體字研究資料集成二期六卷.djvu 異體字研究資料集成二期七卷.djvu 異體字研究資料集成二期八卷.djvu 異體字研究資料集成一期別卷一.djvu 異體字研究資料集成一期別卷二.djvu 法國國家圖書館藏敦煌西域文獻28.djvu 法國國家圖書館藏敦煌西域文獻29.djvu 法國國家圖書館藏敦煌西域文獻30.djvu 敦煌研究_蘭州敦煌研究院敦煌研究編輯部.djvu 敦煌研究總第50期.djvu 敦煌研究_敦煌研究院_甘肅人民出版社蘭州.djvu 敦煌研究總第4期.djvu 敦煌研究_蘭州敦煌研究院_甘肅人民出版社.djvu 敦煌研究總第12期.djvu 敦煌研究_蘭州敦煌研究院_甘肅人民出版社.djvu 敦煌研究總第10期.djvu 敦煌學輯刊_蘭州大學敦煌學研究組.djvu 敦煌學輯刊總第1-6期.djvu 敦煌學輯刊_蘭州大學敦煌學研究組.djvu 敦煌學輯刊總第19-26期.djvu 敦煌研究_蘭州敦煌研究院敦煌研究編輯部.djvu 敦煌研究總第83期.djvu 敦煌研究第三期_敦煌研究院甘肅人民出版社蘭州.djvu 敦煌研究總第5期.djvu 敦煌研究_蘭州敦煌研究院敦煌研究編輯部.djvu 敦煌研究總第61期.djvu 熏香荀令 薰以香自焚 薰天赫地 薰莸不杂 薰莸无辨 薰莸有别 薰莸错杂 薰香自烧 训练有方 迅雷不及 迅风暴雨 压寨夫人 压岁钱 压线年年 压肩迭背 呀呀学语 哑口无声 哑哑学语 哑子做梦说不清 哑子吃苦瓜 哑子吃黄连 哑子吃黄连,说不出的苦 哑子寻梦 哑子得梦 哑子托梦 哑子漫尝黄柏味,自家有苦自家知 哑巴亏 哑然一笑 哑然大笑 哑然而笑 哑然自笑 哑羊僧 崖岸卓绝 牙清口白 牙生辍弦 睚眦之恨 睚眦小忿 睚眦杀人 雅人清致 雅量豁然 鸦巢生凤 鸦窝里出凤凰 鸦鹊无声 鸦默鹊静 鸭行鹅步 严严实实 严严翼翼 严于律已 严于责己,宽以待人 严于鈇钺 严以律己,宽以字人 严以律己,宽以待人 严如鈇钺 严师畏友 严师益友 严父慈母 严词厉色 严限追比 严霜夏零 偃旗仆鼓 偃旗卧鼓 偃武休兵 偃武櫜兵 厌塞众议 厌家鸡,爱野雉 厌旧喜新 奄奄待毙 妍姿妖艳 妍皮裹痴骨 妍蚩好恶 嫣然含笑 嫣然而笑 宴安鸠毒 岩居之士 岩栖穴处 岩栖谷饮 延口残喘 延寿益年 延颈就缚 延颈跂踵 延颈鹤望 延龄增寿 扊扅佳人 掩人不备 掩其不备 掩口卢胡 掩口胡卢而笑 掩口葫芦 掩恶扬美 掩耳偷钟 掩胳埋胔 掩非饰过 掩面而泣 掩骼埋窆 撧耳顿足 晏婴之狐裘 沿才授职 沿泝阻绝 沿流求源 沿流溯源 沿门讬钵 湮坠无闻 湮没不宣 湮没罕闻 湮灭无闻 炎天暑月 烟不出火不进 烟幕弹 烟波万顷 烟波浩淼 烟波浩渺 烟火之警 烟花贱质 烟菲露结 烟雾腾天 烟霞蜩疾 燕俦莺侣 燕妒花惭 燕翼之谋 燕翼子孙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