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历史人物 | 历史地名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 | 字体转换器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电子书下载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集部 > 小说 > 水浒传 >

第五十回 插翅虎枷打白秀英 美髯公误失小衙内

第五十回 插翅虎枷打白秀英 美髯公误失小衙内

  话说宋江主张一丈青与王英配为夫妇,众人都称赞宋公明仁德,当日又设席庆贺。正饮宴间只见朱贵酒店里使人上山来,报道:“林子前大路上一夥客人经过,小喽罗出去拦截,数内一个称是郓城县都头雷横。朱头领邀请住了,见在店里饮分例酒食,先使小校报知。”晁盖、宋江听了大喜,随即同军师吴用三个下山迎接。朱贵早把船送至金沙滩上岸。宋江见了,慌忙下拜,道:“久别尊颜,常切思想。今日缘何经过贱处?”雷横连忙答礼道:“小弟蒙本县差遣往东昌府分干回来,经过路口,小喽罗拦讨买路钱,小弟提起贱名,因此朱兄坚意留住。”宋江道:“天与之幸!”请到大寨,教众头领都相见了,置酒管待。一连住了五日,每日与宋江闲话。

晁盖动问朱仝消息。雷横答道:“朱仝见今参做本县当牢节级,新任知县好生欢喜。”宋江宛曲把话来说雷棋上山入夥。雷棋推辞;“老母年高,不能相从。待小弟送母终年之後,再来相投。”雷横当下拜辞了下山。宋江等再三苦留不住。众头领各以金帛相赠;宋江、晁盖自不必说。雷棋得了一大包金银下山,众头领都送至路口辞别,把船渡过大路,自回郓城县了,不在话下。

且说晁盖、宋江回至大寨聚义厅上,起请军师吴学究定议山寨职事。吴用已与宋公明商议已定,次日会合众头领听号令。先拨外面守店头领,宋江道:“孙新、顾大嫂原是开酒店之家,著令夫妇二人替回童威、童猛别用。”再令时迁去帮助石勇,乐和去帮助朱贵,郑天寿去帮助李立。东西南北四座店内卖酒卖肉,每店内设有两个头领,招待四方入夥好汉。一丈青王矮虎,後山下寨,监督马匹。金沙滩小寨,童威、童猛弟兄两个守把。鸭嘴滩小寨,邹渊、邹闰叔侄两个守把。山前大路,黄信、燕顺部领马军下寨守护。解珍、解宝守把山前第一关。杜迁、宋万守把宛子城第二关。刘唐、穆弘守把大寨口第三关。阮家三雄守把山南水寨。孟康仍前监造战船。李应、杜兴蒋敬总管山寨钱粮金帛。陶宗旺、薜永监筑梁山泊内城垣雁台。侯健专管监造衣袍铠甲旌旗战袄。朱富,宋清提调筵宴。穆春、李云监造屋宇寨栅。萧让、金大坚掌管一应宾客书信公文。
  裴宣专管军政,司赏功罚罪。其余吕方、郭盛、孙立、欧鹏、邓飞、杨林、白胜分调大寨八面安歇。晁盖、宋江、吴用居於山顶寨内。花荣、秦明居旒山左寨内。林冲、戴宗居於山右寨内。李俊、李逵居於山前,张横、张顺居於山後。杨雄、石秀守护聚义厅两侧。一班头领分拨已定,每日轮流一位头领做筵宴庆贺。山寨体统甚是齐整。 再说雷棋离了梁山泊,背了包裹,提了朴刀,取路回到郓城县。到家参见老母,更换些衣服,带了回文,迳投县里来拜见了知县,回了话,销缴公文批帖,且自归家暂歇;依旧每日县中书画卯酉,听侯差使。因一日行到县衙东首,只听得背後有人叫道:“都头几时回来?”雷横回过脸来看时,却是本县一个帮闲的
李小二。雷横答道:“我才前日来家。”李小二道:“都头出去了许多时,不知此处近日有个东京新来打踅的行院,色艺双绝,叫做白秀英。那妮子来参都头,值公差出外不在。如今见在勾栏里,说唱诸般宫调。每日有那一般打散,或是戏舞,或是吹弹,或是歌唱,赚得那人山人海价看。都头如何不去看一看?端的是好个粉头!”

雷横听了,又遇心闲,便和那李小二到勾栏里来看。只见门首挂著许多金字帐额,旗杆吊著等身靠背。入到里面,便去青龙头上第一住坐了。看戏台上,做笑乐院本。那李小二,人丛里撇了雷横,自出外面赶碗头脑去了。院本下来,只见一个老儿里著磕脑儿头巾,穿著一领茶褐罗衫,系一条皂条,拿把扇子上来开科
道:“老汉是东京人氏,白玉乔的便是。如今年迈,只凭女儿秀英歌舞吹弹,普天下伏侍看官。”锣声响处,那白秀英早上戏台,参拜四方;拈起锣棒,如撒豆般点动;拍下一声界方,念出四句七言诗道:新鸟啾啾旧鸟归,老羊赢瘦小羊肥。人生衣食真难事,不及鸳鸯处处飞!雷横听了,喝声彩。那白秀英便道:“今日秀英招牌上明写著这场话本,是一段风流蕴藉的格范,唤做‘豫章城双渐赶苏卿。’”说了开话又唱,唱了又说,合棚价众人喝乎不绝。那白秀英唱到务头,这白玉乔按喝道:“‘虽无买马博金艺,要动听明监事人。’看官喝乎是过去了,我儿,且下回一回,下来便是衬交鼓儿的院本。”白秀英拿起盘子,指著道:“财门上起,利地上住,吉地上过,旺地上行。手到面前,休教空过。”白玉乔道:“我儿且走一遭,看官都待赏你。”白秀英托著盘子,先到雷横面前。雷横便去身边袋里摸时,不想并无一文。雷横道:“今日忘了,不曾带得些出来,明日一发赏你。”白秀英笑道:“‘头醋不酽二醋薄。’官人坐当其位,可出个标首。”雷横通红了面皮,道:“我一时不曾带得出来,非是我拾不得。”白秀英道:“官人既是来听唱,如何不记得带钱出来?”雷横道:“我赏你三五两银子,也不打紧;却恨今日忘记带来。”白秀英道:“官人今日眼见一文也无,提甚三五两银子!正是教俺‘望梅止喝,’‘画饼充饥!’”白玉乔叫道:“我儿,你自没眼,不看城里人村里人,只顾问他讨甚麽!且过去问晓事的恩官告个标首。”雷横道:“我怎地不是晓事的?”白玉乔道:“你若省得这子弟门庭时,狗头上生角!”众人齐和起来。雷横大怒,便骂道:“这忤奴,怎敢辱我!”白玉乔道:“便骂你这三家村使牛的,打甚麽紧!”有认得的,喝道:“使不得!这个是本县雷都头。”白玉乔道:“只怕是‘驴筋头!’”雷横那里忍耐得住,从坐椅上直跳下戏台来揪住白玉乔,一拳一掌,便打得唇绽齿落。众人见打得凶,都来解拆,又劝雷横自回去了。勾栏里人一尽都散。

原来这白秀英和那新任知县衙旧在东京两个来往,今日特地在郓城县开勾栏。那花娘见父亲被雷横打了,又带重伤,叫一乘轿子,迳到知县衙内诉告:“雷横欧打父亲,搅散勾栏,意在欺骗奴家!”
  知县听了,大恕道:“快写状来!”这个唤做“枕边灵。”
  便教白玉乔写了状子,验了伤痕,指定证见。本处县里有人都和雷横好的,替他去知县处打关节。怎当那婆娘守定在县内,撒娇撒痴,不由知县不行;立等知县差人把雷横捉拿到官,当厅责打,取了招状,将具枷来枷了,押出去号令示众。那婆娘要逞好手,又去把知县行说了,定要把雷横号令在勾栏门首。第二日那婆娘再去做场,知县教把雷横号令在勾栏门首。这一班禁子人等都是雷棋一般的公人,如何肯扒他。这婆娘寻思一会:“既是出名奈何了他,只是一怪!”走出勾栏门去茶坊里坐下,叫禁子过去,发话道:“你们都和他有首尾,却放他自在!知县相公教你们扒他,你倒做人情!少刻我对知县说了,看道奈何得你们不!” 禁子道:“娘子不必发怒,我们自去扒他便了。”白秀英道:“恁地时,我自将钱赏你。
”禁子们只得来对雷横说道:“兄长,没奈何且胡乱一回。”把雷横扒在街上。人闹里,恰好雷横的母亲正来送饭;看见儿子吃他扒在那里,便哭起来,骂那禁子们道:“你众人也和我儿一般在衙门里出入的人,钱财真这般好使!谁保得常没事!”
禁子答道:“我那老娘听我说:我们本也要容情,怎禁被原告人监定在这里要扒,我们也没做道理处。不时便要去和知县说,苦害我们,因此上做不得面皮。”那婆婆道:“几曾见原告人自监著被告号令的道理!”禁子们又低低道:“老娘,他和知县来往得好,一句话便送了我们,因此两难。”那婆婆一面自去解索。一头口里骂道:“这个贼贱人直恁的倚势!我自解了!”那婆婆那里有好气,便指责道;“你这千人骑万人压乱人入的贱母狗!做甚麽倒骂我!”白秀英听得,柳眉倒竖,星眼圆睁,大骂道:“老咬虫!乞贫婆!贱人怎敢骂我!”婆婆道:“我骂你,待怎的?你须不是郓城县知县!”白秀英大怒,抢向前,只一掌,把那婆婆打个踉跄,那婆婆却待挣扎,白秀再赶入去,老大耳光子只顾打。这雷横己是衔愤在心,又见母亲吃打,一时怒从心发,扯起枷来,望著白秀英脑盖上,只一枷梢,打个正著,劈开了脑盖,扑地倒了。众人看时,脑浆迸流,眼珠突出,动弹不得,情知死了。
  众人见打死了白秀英,就押带了雷横,一发来县里首告,见知县备诉前事。知县随即差人押雷横下来,会集厢官,拘唤里正邻佑人等,对尸检验已了,都押回县来。雷横面都招承了,并无难意,他娘自保领回家听侯。把雷横了下在牢里。当牢节级却是美髯公朱仝;见发下雷横来,也没做奈何处,只得安排些酒食管待,教小牢子打扫一间净房,安顿了雷横。少间,他娘来牢里送饭,哭著哀告朱仝道:“老身年纪六旬之上,眼睁睁地只看著这个孩儿!望烦节级哥哥看日常间弟兄面上,可怜见我这个孩儿,看觑,看觑!”朱仝道:“老娘自请放心归去。今後饭食,不必来送,小人自管待他。倘有方便处,可以救之。”雷横娘道:“哥哥救得孩儿,是重生父母!若孩儿有些好歹,老身性命也便休了!”
  朱仝道:“小人专记在心。老娘不必挂念。”那婆婆拜谢去了。朱仝寻思了一日,没做道理救他处;又自央人去知县处打关节,上下替他使用人情。那知县虽然爱朱仝,只是恨这雷横打死了他婊子白秀英,也容不得他说了;又怎奈白玉乔那厮催并叠成文案,要知县断教雷横偿命;囚在牢里,六十日限满,断结解上济州。主案押司抱了文卷先行,却教朱仝解送雷横。朱仝引了十数个小牢子,监押雷横,离了郓城县。约行了十数里地,见个酒店。朱仝道:“我等众人就此吃两碗酒去。”众人都到店里吃洒。朱仝独自带过雷横,只做水火,来後面僻静处,开了枷,放了雷横,分付道:“贤弟自回,快去取了老母,星夜去别处逃难。这里我自替你吃官司。”雷横道:“小弟走了自不妨,必须要连累了哥哥。”
  朱仝道:“兄弟,你不知;知县怪你打死了他婊子,把这文案都做死了,解到州里,必是要你偿命。我放了你,我须不该死罪。况兼我又无父母挂念,家私尽可赔偿。你顾前程万里,快去。”雷棋拜谢了,便从後门小路奔回家里,收拾了细软包裹,引了老母,星夜自投梁山泊入夥去了,不在话下。? 却说朱仝拿这空枷撺在草里,出来对众小牢子说道:“吃雷横走了,却是怎地好!”众人道:“我们快赶去他家里捉!”朱仝故意延迟了半晌,料著雷横去得远了,才引众人来县里出首。朱仝道:“小人自不小心,路上雷横走了,在逃无获,情愿甘罪无辞。”知县本爱朱仝,有心将就出脱他,白玉乔要赴上司陈告朱仝故意脱放雷横,知县只得把朱仝所犯情由申将济州去。朱仝家中自著人去上州里使钱透了,却解朱仝到济州来。当厅审录明白,断了二十脊杖,刺配沧州牢城。朱仝只得带上行枷。两个防送公人领了文案,押道朱仝上路,家闲自有人送衣服盘缠,先发了两个公人。当下离了郓城县,迤逦望沧州横海邵来,於路无话。到得沧州,入进城中,投州衙里来,正值知府升厅。两个公人押朱仝在厅阶下,呈上公文。知府看了见朱仝一表非俗,貌如重枣,美髯过腹,知府先有八分欢喜,便教:“这个犯人休发下牢城营里,只留在本府听候使唤。”当下除了行枷,便与了回文,两个公人相辞了自回。

只说朱仝自在府中,每日只在厅前伺候呼唤。那沧州府里,押番虞侯,门子承局节级牢子,都送了
些人情;又见朱仝和气,因此上都欢喜他。忽一日,本官知府正在厅上坐堂,朱仝在阶下待立。知府唤朱仝上厅问道:“你缘何放了雷横,自遭配在这里?”朱仝禀道:“小人怎敢故放了雷横;只是一时间不小心,被他走了。”知府道:“你也不必得此重罪?”朱仝道:“被原告人执定要小人如此招做故放,以此问得重了。”
知府道:“雷横如何打死了那娼妓?”朱仝把雷横上项的事情细说了一遍。知府道:“你敢见孝道,为义气上放了他?”朱仝道:“小人怎敢欺公罔上。”正问之间,只见屏风背後转出一个小衙内来,年方四岁,生得端严美貌,乃是知府亲子,知府爱惜,如金似玉。那小衙内见了朱仝,迳走过来便要他抱。朱仝只得抱起小衙内在怀里。那小衙内双手扯住朱仝长髯,说道:“我只要这胡子抱!”知府道:“孩儿快放了手,休要罗叱!”小衙内又道:“我只要这胡子抱!和我去耍!”朱仝禀道:“小人抱衙内去府前闲走,耍一回了来。”知府道:“孩儿既是要你抱,你和他去耍一回了来。”朱仝抱了小衙内,出府衙前来,买些细糖果子与他吃;转了一遭,再抱入府里来。知府看见,问衙内道:“孩儿那里去来?”小衙内道:“这
胡子和我街上看耍,又买糖和果子请我吃。”知府说道:“你那里得钱买物事与孩儿吃?”朱仝禀道:“微表小人孝顺之心,何足挂齿。”知府教取酒来与朱仝吃。
府里侍婢捧著银瓶困盒筛酒,连与朱仝吃了三大赏锺。知府道:“早晚孩儿要你耍时,你可自行去抱他耍去。”朱仝道:“恩相台旨,怎敢有违。”自此为始,每日来和小衙内上街闲耍。朱仝囊箧又有,只要本官见喜,小衙内面上,尽自赔费。
  时过半月之後,便是七月十五日,--盂兰盆大斋之日,各处点放河灯,修设好事。当日天晚,堂里侍婢子叫道:“朱都头,小衙内今夜要去看河灯。夫人分付,你可抱他去看一看。”朱仝道:“小人抱去。”那小衙内穿一领纱衫儿,头上角儿拴两条珠子头须,从里面走出来。朱仝托在肩头上,转出府衙门前来,望地藏寺里去看点放河灯。那时才交初更时分,朱仝肩背著小衙内,寺看了一遭,?来水陆堂放生池边看放灯。那小衙内爬在栏杆上,看了笑耍。只见背後有人拽朱仝袖子,道:“哥哥,借一步说话。”朱仝回头看时,却是雷横,吃了一惊,便道:“小衙内,且下来坐在这里。我去买糖来与你吃,切不要走动。”小衙内道:“你快来,我要桥上看河灯。”朱仝道:“我便来也。”转身与雷横说话。朱仝道:“贤弟因何到此?”雷横扯朱仝到静处,拜道:“自从哥哥救了性命,和老母无处归著,只得上梁山泊投奔了宋公明入夥。宋公明亦甚思想哥哥旧日放他的恩念,晁天王和众头领皆感激不浅,因此特地教吴军师同兄弟前来相探。”朱仝道:“吴先生见在何处?”背後转过吴学究道:“吴用在此。”言罢便拜。朱仝慌忙答礼道:“多时不见,先生一向安乐?”吴学究道:“山寨里众头领多多致意,今番教吴用和雷都头特来相请足下上山,同聚大义。到此多日了,不敢相见。今夜伺候得著,请仁兄便挪尊步,同赴山寨,以满晁、宋二公之意。”朱仝听罢,半晌答应不得,便道:“先生差矣。这话休题,恐被外人听了不好。雷横兄弟,他自犯了该死的罪,我
因义气放了他,他出头不得,上山入夥。我自为他配在这里,天可怜见,一年半载,挣扎还乡,复为良民,我如何肯做这等的事?你二位便可请回,休在此间惹口面不好。”雷横道:“哥哥在此,无非只是在人之下伏侍他人,非大丈夫男子汉的勾当。不是小弟纠合上山,端的晁、宋二公仰望哥哥久矣,休得迟延有误。”
  朱仝道:“兄弟,你是甚麽言语!你不想,我为你母老家寒上放了你去,今日你到来陷为不义!”吴学究道:“既然都头不肯去时,我们自告退,相辞了去休。”朱仝道:“说我贱名,上覆众位头领。”一同到桥边,朱仝回来,不见了小衙内,叫起苦来,两头没路去寻。雷横扯住朱仝道:“哥哥休寻,多管是我带来的两个伴当,听得哥哥不肯去,因此到抱了小衙内去了。我们一同去寻。”朱仝道:“兄弟,不是耍处!若这个小衙内有些好歹,知府相公的性命也便休了!”雷横道:“哥哥,且跟我来。”朱仝帮住雷横,吴用三个离了地藏寺,迳出城外,朱仝心慌,便问道:“你伴当抱小衙内在那里?”雷横道:“哥哥且走到我下处。包还你小衙内。”朱仝道:“迟了时,恐知府相公见怪。”吴用道:“我那带来的两个伴当是没晓的,一定直抱到我们的下处去了。”朱仝道:“你那伴当姓甚名谁?”雷横答道:“我也不认得,只听闻叫做黑旋风。”朱仝失惊道:“莫不是江州杀人的李逵麽?”吴用道:“便是此人。”朱仝跌?叫苦,慌忙便赶。离城约走到二十里,只见李逵在前面叫道:“我在这里。”朱仝抢近前来问道:“小衙内放在那里?”李
逵唱个喏道:“拜揖,节级哥哥,小衙内有在这里。”朱仝道:“你好好的抱出来还我!”李逵指著头上道:“小衙内头须儿?在我头上!”朱仝看了,慌问:“小衙内正在何处?”
  李逵道:“被我拿些麻药抹在口里,直抱出城来,如今睡在林子里,你自请去看。”朱仝乘著月色明朗,迳抢入林子里寻时,只见小衙内倒在地上。朱仝便把手去扶时,只见头劈成两半个,己死在那里。当时朱仝心下大怒,奔出林子来,早不见了三个人;四下里望时只见黑旋风远远地拍著双斧,叫道:“来!来!来!”朱仝性起,奋不顾身,拽扎起布衫,大踏步起将来。李逵回身便走,背後朱仝赶来。那李逵是穿山度岭惯走的人,朱仝如何赶得上,先自喘做一块。李逵在前面,又叫:“来!来!来!”朱仝恨不得不得一口气吞了他,只是赶他不上。天色渐明,李逵在前面急赶急走,慢赶慢行,不赶不走。看看赶入一个大庄院里去了,朱仝看了道:“那厮既有下落,我和他干休不得!”朱仝直赶入庄院内厅前去,见里面两边都插著许多军器。朱仝道:“想必也是官宦之家”立住了?,高声叫道:“庄里有人麽?”只见屏风背後转出一个人来,--那人是谁?正是小旋风柴进。--问道:“的是谁?”朱仝见那人趋走如龙,神仪照日,慌忙施礼答道:“小人是郓城县当牢节级朱仝,犯罪刺配到此。昨晚因和知府小衙内出来看放河灯,被黑旋风杀了小衙内。见今走在贵庄,望烦添力捉拿送官。”柴进道:“既是美髯公,且请坐。”朱仝道:“小人不敢拜问官人高姓?”迤进答道:“小可小旋风便是。”朱仝道:“久闻柴大官人。”--连忙下拜道,--“不期今日得识尊颜。”

  柴进说道:“美髯公亦久闻名,且请後堂说话。”朱仝随著柴进直到里面。朱仝道:“黑旋风那厮如何敢迳入贵庄躲避?”柴进道:“容覆:小可小旋风专爱结识江湖好汉。为是家间祖上有陈桥让位之功,先朝曾剌赐丹书铁券,但有做下不是的人,停藏在家,无人敢搜。近间有个爱友,和足下亦是旧友,目今在梁山泊做头领,名唤及时雨宋公明,写一封密书,令吴学究,雷横,黑旋风俱在敝庄安歇,礼请足下上山,同聚大议。因见足下推阻不从,故意教李逵杀害了小衙内,先绝了足下归路,只得上山坐把交椅。--吴先生,雷横,如何不出来陪话?”只见吴用,雷横从侧首阁子里出来,望著朱仝便拜,说道:“兄长,望乞恕罪!皆是宋公明哥哥将令分付如此。若到山寨,自有分晓。”朱仝道:“是则是你们弟兄好情意,只是忒毒些个!”柴进一力相劝。朱仝道:“我去则去,只教我见黑旋风面罢。”柴进道:“李大哥,你也快出来陪话。”李逵也从侧首出来,唱个大喏。朱仝见了,心头一把无名烈火,高三千丈,按纳不下,起身抢近前来,要和李逵性命相搏。柴进,雷横,吴用三个苦死劝住。朱仝道:“若要我上山时,依得我一件事,我便去!”

  吴用道:“休说一件事,遮莫几十件也都依你。愿闻那一件事”。不争朱仝说出这件事来,有分教:大闹高唐州,惹动梁山泊。直教:招贤国戚遭刑法,好客皇亲丧土坑。毕竟朱仝说出甚麽事来,且听下回分解。

查看目录 >> 《水浒传》


国学迷 中外地輿圖說集成一百三十卷 許竹篔先生出使函稿十四卷 元朝秘史十五卷首一卷 [乾道]臨安志十五卷 平叛記二卷 小酉腴山館文鈔五卷集外文二卷 春秋公羊傳二十卷 孝經集傳四卷 郡國利病書一百二十卷 黃陵詩鈔一卷 夏小正戴氏傳訓解四卷攷異一卷通論一卷 [同治]德化縣志五十四卷首一卷 宦游筆記 [同治]江山縣志十二卷首一卷末一卷 巢氏病源五十卷 棗林雜俎 御定音韻闡微十八卷 [光緒]永寧州志十二卷 說文釋例二十卷 太嶽太和山志十四卷 連章新鵠不分卷 孝肅奏議十卷 李長吉歌詩四卷外集一卷 元史續編十六卷 醫經正本書一卷附劄記一卷 繹史一百六十卷 百家姓考略一卷 釋名疏證八卷補遺一卷續釋名一卷 庚申忠義錄不分卷 新刻萬法歸宗五卷 誥授通奉大夫四品卿銜翰林院編修先考君梅府君暨誥封夫人旌表孝行先妣蘇太夫人行述 直齋書錄解題二十二卷 甘泉先生兩都風詠四卷 [弘治]八閩通志八十七卷 涇西書屋詩稿四卷文稿二卷 客窗閒話八卷 春秋公羊註疏質疑二卷 河嶽英靈集二卷 何文貞公遺集四卷首一卷附錄一卷 從政遺規摘抄二卷 唐宋叢書 天主聖教幼學四字文 理堂文集十卷理堂詩集四卷理堂日記八卷理堂外集 句溪雜著四卷 雙池文集十卷 國朝先正事略六十卷 文昌帝君陰騭文勸戒編四卷 後漢書一百二十卷 欽定授時通考七十八卷 校刊史記集解索隱正義劄記五卷 幼科三種 大成易旨四卷讀易八則一卷 續支那通史二卷 明詞綜十二卷 楚中草一卷 靈石樵歌二卷 銅江唱和草一卷續刊一卷 知聖道齋讀書跋尾二卷 金剛般若波羅蜜經不分卷 甘肅諮議局第二届報告書一卷 各地方志/山西内蒙古/解县志(1-2册).pdf 各地方志/山西内蒙古/解州安邑县志(1-2册).pdf 各地方志/山西内蒙古/赤峰市志(上、中、下三册).pdf 各地方志/山西内蒙古/辽州志(1-4册).pdf 各地方志/山西内蒙古/运城地区交通志.pdf 各地方志/山西内蒙古/运城市志(一).pdf 各地方志/山西内蒙古/运城市志(二).pdf 各地方志/山西内蒙古/通辽市军事志(一).pdf 各地方志/山西内蒙古/通辽市军事志(二).pdf 各地方志/山西内蒙古/长子县志(1-3册).pdf 各地方志/山西内蒙古/长治县志(1-4册).pdf 各地方志/山西内蒙古/长治方言志.pdf 各地方志/山西内蒙古/阳城县乡土志(全).pdf 各地方志/山西内蒙古/阳城县志(1-3册).pdf 各地方志/山西内蒙古/阳曲县志(1-4册).pdf 各地方志/山西内蒙古/阳曲方言志.pdf 各地方志/山西内蒙古/阳高县志(全).pdf 各地方志/山西内蒙古/陵川县志(1-2册).pdf 各地方志/山西内蒙古/隰州志(全).pdf 各地方志/山西内蒙古/集宁县志(全).pdf 各地方志/山西内蒙古/霍山志(标点本).pdf 各地方志/山西内蒙古/马邑县志(全).pdf 各地方志/山西内蒙古/(乾隆)汾州府志.pdf 各地方志/山西内蒙古/(光绪)五台新志.pdf 各地方志/山西内蒙古/(光绪)山西通志总目录.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同治]新会县志续(一).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同治]新会县志续(二).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嘉靖]惠州府志 潮州府志 香山县志.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康熙]广西通志(卷一至卷五).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康熙]广西通志(卷二十五至卷二十七).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康熙]广西通志(卷二十八至卷三十二).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康熙]广西通志(卷六至卷九).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康熙]广西通志(卷十七至卷二十四).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康熙]广西通志(卷十四至卷十六).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康熙]广西通志(卷十至卷十三).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道光]广东通志(卷001-048).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道光]广东通志(卷049-086).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道光]广东通志(卷087-106).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道光]广东通志(卷107-124).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道光]广东通志(卷125-157).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道光]广东通志(卷158-177).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道光]广东通志(卷178-203).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道光]广东通志(卷204-231).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道光]广东通志(卷232-258).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道光]广东通志(卷259-283).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道光]广东通志(卷284-309).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道光]广东通志(卷310-334).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一统志·琼州府(四种).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万历儋州志(点校本).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三江侗族自治县民族志 (1).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三江侗族自治县民族志.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三江县志(1-2册).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三湾史略(一).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三湾史略(二).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上林县志(1-2册).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东湖街志(1840-1990).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丰顺县志(一、二册).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临桂县志(全).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义宁县志(全).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乐昌县志(全).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九龙海关志(1887-1990).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乾隆丰顺县志.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乾隆潮州府志.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乾隆琼州府志.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云门山志.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今日贺县.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从化县志(全).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佛山市军事志.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佛山忠义乡志.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信宜市文物志.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信都县志(1-2册).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儋县志(1-4册).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光绪临高县志.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光绪定安县志 上册.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光绪平乐县志(全).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光绪潮阳县志.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光绪澄迈县志.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全县志(全).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兴业县志(续修).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凌云县志(全).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北流县志(1-5册)-01.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北流县志(1-5册)-02.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北海交通志.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华峯山志.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南宁市志·政治卷.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南宁市志·文化卷.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南海县志(1-7册)-01.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南海县志(1-7册)-02.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南海县志(全).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南海市文化艺术志(一).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南海市文化艺术志(二).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南海诸岛三种.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南海诸岛地理志略.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南澳县志(一).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南澳县志(三).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南澳县志(二).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南澳地名.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南澳志.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台山下川岛志.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同正县志(全).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吴川县志(全).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咸丰文昌县志 上册.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嘉庆澄迈县志.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嘉应州志(全).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嘉靖仁化县志.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嘉靖广东通志·琼州府(二种).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嘉靖惠州府志.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嘉靖潮州府志.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嘉靖钦州志.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地理志·海南(六种).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大埔县志.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大德南海志.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天河县乡土志(全).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天河县志(全).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宁明州志(全).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宜北县志(全).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宣统定安县志(外一种) 上册.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容县志(1-3册).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富川县志(全).pdf 各地方志/广东广西海南/封川县志(全).pdf 爱媵贱女 爱惜分阴 爱惜羽毛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父母在,不远游 片言折狱 版筑 版筑饭牛 牙旷 牛不服箱 牛医儿 牛口之下 牛吼地 牛山木 牛山泣 牛心炙 牛心熟 牛渚吟 牛渚月 牛眠地 牛祸 牛继马后 牛腹书 牛衅钟 牛衣对泣 牛蹄中鱼 牛车之祸 牛迹 牛饩退敌 牛马向西南 牛马走 牛骥同皁 牛鬼蛇神 牛鼎烹鸡 牝鸡司晨 牧竖之焚 牧羊读书 牧豕听经 物不平则鸣 物以稀为贵 物换星移 牵牛南渡 牵羊礼 牵萝补屋 牵裾 牺尊沟断 犀厌水精 犀首无事 犬足生氂 犬马之诚 犬马恋主 犬马有盖帷 犯天下之不韪 犯而不校 狂司马 狂奴故态 狂泉 狐书 狐冰 狐埋狐搰 狐死守丘 狐狸尾巴 狐裘三十年 狐裘反衣 狐裘尨茸 狐踪兔穴 狗屎 狗彘不若 狗恶酒酸 狗猪不食 狗窦光逸 狗窦大开 狗腿 狡兔死,良狗烹 独占鳌头 独学陋 独往 独木不林 独步天下 独清与独醒 独立使君 独笑 独酌谣 狮子吼 狱吏尊 猎较孔丘 猗顿赀 猛兽奔 猢狲入布袋 猪肝食 猪龙 猫儿狗子 献图开益地 献宝河宗 献曝 献芹 献赋客 献雉 猱玃须古 猿献玉环 猿肠寸断 猿鹤虫沙 獭祭鱼 獭髓 玄保官运 玄女符 玄德依刘 玄成文彩 玄武喋血 玄豹隐雾 率马以骥 玉不琢,不成器 玉为琛 玉书征 玉人 玉关情 玉卮无当 玉堂金马 玉壶冰 玉女投壶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