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历史人物 | 历史地名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 | 字体转换器 | 篆书识别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电子书下载 | 史部 | 诗部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字形演变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集部 > 小说 > 水浒传 >

第四十五回 病关索大翠屏山 拚命三火烧祝家店

第四十五回 病关索大翠屏山 拚命三火烧祝家店

话说当下众邻舍结住王公,直到蓟州府里首告。知府升厅。一行人跪下告道:“这老子挑着一担糕粥,泼翻在地下。看时,有两个死在粥里:一个是和尚,一个是头陀。俱各身上不着一丝。头陀身边有刀一把。”老子告道:“老汉每日常卖糕粥糜营生,只是五更出来赶趁。今朝得起早了些个,和这铁头猴子只顾走,不看下面,一交绊翻,碗碟都打碎了。相公可怜!只见血渌渌的两个死尸,又一惊!叫起邻舍来,倒被扯住到官!望相公明镜办察!”

知府随即取了供词,行下公文,委当方里甲带了忤作公人,押了邻舍王公一干公等,下来简验尸首,明白回报。众人登场看检已了,回州禀复知府:“被杀死僧人系报恩寺槠黎裴如海。傍边头陀系是寺后胡道。和尚不穿一丝,身上三四道搠伤致命方死。胡道身边见有凶刀一把。只见顶上有勒死伤痕一道,系是胡道掣刀搠死和尚,惧罪自行勒死。”知府叫拘本寺僧,鞫问缘故,俱各不知情繇。知府也没个决断。当案孔目禀道:“眼见得这和尚裸形赤体,必是和那头陀干甚么不公不法的事,互相杀死,不干王公之事。邻舍都教召保听候;尸首着仰本寺住持,即备棺木盛殓,放在别处;立个互相杀死的文书便了。”知府道:“也说得是。”随即发落了一干人等,不在话下。

前头巷里,那些好事的子弟做成一只曲儿,唱道:
堪笑报恩和尚,撞着前生孽障;将善男瞒了,信女勾来,要他喜舍肉身,慈悲欢畅。怎极乐观音方接引,蚤血盆地狱塑来出相?想‘色空空色,空色色空,’他全不记多心经上。到如今,徒弟度生回,连长老盘街巷。 若容得头陀,头陀容得,和合多僧,同房共住,未到得无常勾帐。只道目莲救母上西天,从不见这贼秃为娘身丧!

后头巷里,也有几个好事的子弟,听得前头巷里唱着,不服气,便也做只临江仙唱出来赛他,道:

淫戒破时招杀报,因缘不爽分毫。本来面目忒蹊跷:一丝真不挂,立地放屠刀! 大和尚今朝圆寂了,小和尚昨夜狂骚。头陀刎颈见相交,为争同穴死,誓愿不相饶。

两只曲,条条巷都唱动了。那妇人听得,目瞪口呆,不敢说,只是肚里暗暗地叫苦。杨雄在蓟州府里,有人告道杀死和尚头陀,心里早知了些个,寻思:“此一事准是石秀做出来的。我前日一时间错怪了他。我今日闲些,且去寻他,问他个真实。”正走过州桥前来,只听背后有人叫道:“哥哥,那里去?”杨雄回过头来,见是石秀,便道:“兄弟,我正没寻你处。”石秀道:“哥哥,且来我下处,和你说话。”把杨雄引到客店里小房内,说道:“哥哥,兄弟不说谎么?”杨雄道:“兄弟,你休怪我。是我一时之愚蠢,酒后失言,反被那婆娘猜破了,说兄弟许多不是。我今特来寻贤弟,负荆请罪。”石秀道:“哥哥,兄弟虽是个不才小人,是顶天立地的好汉,如何肯做别样之事?怕哥哥日后中了奸计,因此来寻哥哥,有表记教哥哥看。”将出和尚头陀的衣裳:“尽剥在此!”

杨雄看了,心头火起,便道:“兄弟休怪。我今夜碎割了这贱人,出这口恶气!”石秀笑道:“你又来了!你既是公门中勾当的人,如何不知法度?你又不曾拿得他真奸,如何杀得人?倘或是小弟胡说时,不错杀了人?”杨雄道:“似此怎生罢休得?”石秀道:“哥哥,只依着兄弟的言语,教你做个好男子。”杨雄道:“贤弟,你怎地教我做个好男子?”石秀道:“此间东门外有一座翠屏山,好生僻静。哥哥到明日,只说道:‘我多时不曾烧香,我今来和大嫂同去。’把那妇人赚将出来,就带了迎儿同到山上。小弟先在那里等候着,当头对面,把这是非都对得明白了。哥哥那时写与一纸休书,弃了这妇人,不是上着?”杨雄道:“兄弟何必说得?你身上清洁,我已知了。都是那妇人说谎!”石秀道:“不然;我也要哥哥知道他往来真实的事。”杨雄道:“既然兄弟如此高见,必然不差。我明日准定和那贱人来,你休要误了。”石秀道:“小弟不来时,所言俱是虚谬。”

杨雄当下别了石秀,离了客店,且去府里办事;至晚回家,并不提起,亦不说甚,只和每日一般;次
日,天明起来,对那妇人说道:“我昨夜梦见神人怪我,说有旧愿不曾还得。向日许下东门外岳庙里那炷香愿,未曾还得。今日我闲些,要去还了。须和你同去。”那妇人道:“你便去还了罢。要我去何用?”杨雄道:“这心愿是当初说亲时许下的,必须要和你同去。”那妇人道:“既是恁地,我们早些吃了素饭,烧汤洗浴了去。”杨雄道:“我去买香纸,雇轿子。你便洗浴了,梳头插带了等。我就叫迎儿也去走一遭。”杨雄又来客店里相约石秀:“饭罢便来,兄弟休失信。”石秀道:“哥哥,你若得来时,只教在半山里下了轿,你三个步行上来。我自在上面一个僻处等你。不要带闲人上来。” 杨雄约了石秀,买了纸烛归来,吃了早饭。那妇人不知有此事,只顾打扮的整整齐齐。迎儿也插带了。轿夫扛轿子,早在门前伺候。杨雄道:“泰山看家,我和大嫂烧香了便回。”潘公道:“多烧香。早去早回。”那妇人上了轿子,迎儿跟着,杨雄也随在后面。出得东门来,杨雄低低分付轿夫道:“与我上翠屏山去,我自多还你些轿钱。”不到两个时辰,早来到翠屏山上。

原来这座翠屏山在蓟州东门外二十里,都是人家的乱坟;上面一望,尽是青草白杨。并无屋舍寺院。当下杨雄把妇人到半山,叫轿夫歇下轿子,拔去管,搭起轿,叫那妇人出轿来。妇人问道:“怎地来这山里?”杨雄道:“你只顾且上去。轿夫,只在这里等候,不要来,少刻一发打发你酒钱。”

轿夫道:“这个不妨,小人只在此间伺候便了。”杨雄引着那妇人并迎儿,三个人上了四五层山坡,只见石秀坐在上面。那妇人道:“香纸如何不将来?”杨雄道:“我自先使人将上去了。”将那妇人一引,引到一处古墓里。石秀便把包里腰刀棒都放在树根前来,道:“嫂嫂拜揖。”那妇人连忙应道:“叔叔怎地也在这里?”一头说,一面肚里吃了一惊。石秀道:“在此专等多时。”杨雄道:“你前日对我说道,叔叔多遍把言语调戏你,又将手摸着你胸前,问你有孕也未,今日这里无人,你俩个对得明白。”那妇人道:“哎呀!过了的事,只顾说甚么?”石秀睁着眼道:“嫂嫂!你怎么说?”那妇人道:“叔叔,你没事自把儿提做甚么?”

石秀道:“嫂嫂!嘻!”便打开包里,取出海渚黎并头陀的衣服来,撤放地下,道:“你认得么?”那妇人看了,飞红了脸,无言可对。石秀飕地掣出腰刀,便与杨雄说道:“此事只问迎儿!”杨雄便揪过那丫头,跪在前面,喝道:“你这小贱人,快好好实说!如何在和尚房里入奸,如何约会把香桌儿为号,如何教头陀来敲木鱼,实对我说,饶你这条性命!但瞒了一句,先把你剁做肉泥!”迎儿叫道:“官人!不干我事,不要杀我。我说与你。”如何僧房中酒;如何上楼看佛牙;如何赶他下楼看潘公酒醒;第三日如何头陀来后门化斋饭;如何教我取铜钱布施与他;如何娘子和他约定,但是官人当牢上宿,要我掇香桌儿放出后门外,便是暗号,头陀来看了去报知和尚;如何海渚黎扮做俗人,带顶头巾入来,娘子扯去了露出光头来;如何五更听敲木鱼响,要看开后门放他出去;如何娘子许我一副钏镯,一套衣裳,我只得随顺了;如何往来已不止数十遭,后来便杀了,如何又与我几件首饰,教我对官人说石叔叔把言语调戏一节,“这个我眼里不曾见,因此不敢说。只此是实,并无虚谬。” 迎儿说罢,石秀便道:“哥哥,得知么?我般言语须不是兄弟教他如此说!请哥哥却问嫂嫂备细缘繇!”杨雄揪过那妇人来,喝道:“贼贱人!丫头已都招了,你便一些儿休赖,再把实情对我说,饶你这贱人一条性命!”那妇人说道:“我的不是了!你看我旧日夫妻之面,饶恕了我这一遍!”石秀道:“哥哥,含糊不得!须要问嫂嫂一个从头备细原由!”杨雄喝道:“贱人!你快说!”那妇人只得把和尚二年前如何起意;如何来结拜我父做干爷;做好事日,如何先来下礼;我递茶与他,如何只管看我笑;如何石叔叔出来了,连忙去了;如何我出去拈香,只管捱近身来;半夜如何到布前我的手,便教我还了愿好;如何叫我是娘子,骗我看佛牙;如何求我图个长便;何何教我反问你,便捻得石叔叔出去;如何定要我把迎儿也与他,说:不时我便不来了:一一都说了。

石秀道:“你怎地对哥哥倒说我来调戏你?”那妇人道:“前日他醉了骂我,我见他骂得跷蹊,我只猜是叔叔看见破绽,说与他;也是前两三夜,他先教道我如此说,这早晨把来支吾;实是叔叔并不曾恁地。”石秀道:“今日三面说得明白了,任从哥哥心下如何措置。”杨雄道:“兄弟,你与我拔了这贱人的头面,剥了衣裳,然后我自伏侍他!”石秀便把妇人头面首饰衣服都剥了。杨雄割两条裙带把妇人绑在树上。石秀把迎儿的首饰也去了,递过刀来,说道:“哥哥,这个小贱人留他做甚么!一发斩草除根!”杨雄应道:“果然!兄弟,把刀来,我自动手!”迎儿见头势不好,待要叫。杨雄手起一刀,挥作两段。那妇人在树上叫道:“叔叔,劝一劝!”石秀道:“嫂嫂!不是我!”杨雄向前,把刀先挖出舌头,一刀便割了,且教那妇人叫不得。杨雄却指着骂道:“你这贼贱人!我一时误听不明,险些被你瞒过了!一者坏了我兄弟情分,二乃久后必然被你害了性命!我想你这婆娘,心肝五脏怎地生着!我且看一看!”一刀从心窝里直割到小肚子下,取出心肝五脏,挂在松树上。杨雄又将这妇人七件事分开了,却将钗钏首饰都拴在包里里了。 杨雄道:“兄弟,你且来,和你商量一个长便。如今一个奸夫,一个淫妇,都已杀了,只是我和你投那里去安身?”石秀道:“兄弟自有个所在,请哥哥便行。”杨雄道:“是那里去?”石秀道:“哥哥杀了人,兄弟又杀人,不去投梁山泊入夥,投那里去?”杨雄道:“且住。我和你又不曾认得他那里一个人,如何便肯收录我们?”石秀道:“哥哥差矣。如今天下江湖上皆闻山东及时雨宋公明招贤纳士,结识天下好汉。谁不知道?放着我和你一身好武艺,愁甚不收留?”杨雄道:“凡事先难后易,免得后患。我却不合是公人,只恐他疑心,不肯安着我们。”石秀道:“他不是押司出身?我教哥哥一发放心:前着,哥哥认义兄弟那一日,先在酒店里和我酒的那两人,一个是梁山泊神行太保戴宗,一个是锦豹子杨林。他与兄弟十两一锭银子,尚兀自在包里,因此可去投托他。”杨雄道:“既有这条门路,我去收拾了些盘缠便走。”石秀道:“哥哥,你也这般搭缠。倘或入城事发,如何脱身?放着包里里见有若干钗钏首饰,兄弟又有些银两,再有人同去也彀用了;何须又去取讨?惹起是非来,如何解救?这事少时便发,不可迟滞,我们只好望山后走。”

石秀便背上包里,拿了棒;杨雄插了腰刀在身边,提了朴刀。待要离古墓,只见松树后走出一个人来,叫道:“清平世界,荡荡乾坤,把人割了,却去投奔梁山泊入夥!我听得多时了!”杨雄,石秀看时,那人纳头便拜。杨雄认得。这人姓时,名迁,祖贯是高唐州人氏;流落在此,只一地里做些飞檐走壁跳篱骗马的勾当;曾在蓟州府里官司,是杨雄救了;人都叫他做鼓上蚤。当时杨雄便问时迁:“你如何在这里?”时迁道:“节级哥哥听禀:小人近日没甚道路,在这山里掘些古坟,觅两分东西。因见哥哥在此行事,不敢出来冲撞。听说去投梁山泊入夥,小人如今在此,只做得些偷鸡盗狗的勾当,几时是了?跟随得二位哥哥上山去,不好?未知尊意肯带挈小人否?”石秀道:“既是好汉中人物,他那里如今招纳壮士,那争你一个?若如此说时,我们一同去。”时迁道:“小人认得小路去。”当下引了杨雄,石秀三个人自取小路下后山投梁山泊去了。

却说这两个轿夫在半山里等到红日平西,不见三个下来;分付了,又不敢上去;挨不过了,不免信步寻上山来。只见一群老鸦成团打块在古墓上。两个轿夫上去看时,原来是老鸦夺那肚肠,以此聒噪。轿夫看了,着一惊,慌忙回家报与潘公,一同去蓟州府里首告。知府随即差委一员县尉带了忤作行人来翠屏山检验尸首。已了,回复知府,禀道:“检得一妇人潘巧云割在松树边;使女迎儿杀死在古墓下;坟边遗下一堆妇人与和尚头陀衣服。”知府听了,想起前日海和尚头陀的事,备细询问潘公。那老子把这僧房酒醉一节和这石秀出去的缘由细说了一遍。知府道:“眼见得这妇人与和尚通奸。那女使头陀做脚。想石秀那厮路见不平,杀死头陀、和尚;杨雄这厮今日杀了妇人女使无疑。既是如此。只拿得杨雄,石秀,便知端的。”当即行移文书,捕获杨雄,石秀。其余轿夫等,各放回听候。潘公自去买棺木,将尸首殡葬,不在话下。

再说杨雄,石秀,时迁,离了蓟州地面,在路夜宿晓行,不则一日,行到郓州地面;过得香林,早望见一座高山。不觉天色渐渐晚了,看见前面一所靠溪客店。三个人行到门首,店小二待关门,只见这三个人撞将入来。小二问道:“客人,来路远,以此晚了?”时迁道:“我们今日走了一百里以上路程,因此到得晚了。”小二哥放他三个入来安歇,问道:“客人,不曾打火么?”时迁道:“我们自理会。”小二道:“今日没客歇,有两只锅干净,客人自用不妨。”时迁问道:“店里有酒肉卖么?”小二道:“今日早起有些肉,都被近村人家买了去,只剩得一壶酒在这里,并无下饭。”时迁道:“也罢;先借五升米来做饭,却再理会。”小二哥取出米来与时迁,就起一锅饭来。

石秀自在房中安顿行李。杨雄取出一只钗儿,把与店小二,先回他这酒来,明日一发算帐。小二哥收了钗儿,便去里面掇出那酒来开了,将一碟儿熟菜放在桌子上。时迁先提一桶汤来叫杨雄、石秀洗了手,一面筛酒来,就来请小二哥一处坐地吃酒;放下四只大碗,斟下酒来。石秀看见店中檐下插着十数把好朴刀,问小二道:“你家店里怎的有这军器?”小二哥应道:“都是主人家留在这里。”石秀道:“你家主人是甚么样人?”小二道:“客人,你是江湖上走的人,如何不知我这里的名字?前面那座高山便唤做独龙山。山前有一座凛巍巍冈子便唤做独龙冈。上面便是主人家住宅。这里方圆三十里,唤做祝家庄;庄主太公祝朝奉有三个儿子,称为‘祝氏三杰。’庄前庄后有五七百人家,都是佃户。各家分下两把朴刀与他。这里唤作祝家店。常有数十个家人来店里上宿,以此分下朴刀在这里。”石秀道:“他分军器在店里何用?”小二道:“此间离梁山泊不远,只恐他那里里贼人来借粮,因此准备下。”石秀道:“与你些银两,回与我一把朴刀用,如何?”小二哥道:“这个使不得,器械上都编着字号。我小人动不得主人家的棍棒。我这主人法度不轻。”石秀道:“我自取笑你,你便慌。且只顾饮酒。”小二道:“小人饮不得了,先去歇了。客人自便,宽饮几杯。”小二哥去了。

杨雄,石秀,又自吃了一回酒。只见时迁道:“哥哥,要肉么?”杨雄道:“店小二说没了肉卖,你又那里得来?”时迁嘻嘻的笑着去提出一只老大公鸡来。杨雄问道:“那里得这鸡来?”时迁道:“小弟却去后面净水,见这只鸡在笼里,寻思没甚下酒,被我悄悄把去溪边杀了,提桶汤去后面,就那里拨得干净,烧熟了,把来与二位哥哥。”杨雄道:“你这厮还是这等贼手贼!”石秀笑道:“还未改本行!”三个笑了一回,把这鸡来手撕开了,一面盛饭来。

只见那店小二略睡一睡,放心不下,爬将起来,前后去照管;只见厨桌上有些鸡毛和鸡骨头,却去看时,半锅肥汁。小二慌忙去后面笼里看时,不见了鸡,连忙出来问道:“客人,你们好不达道理!如何偷了我店里报晓的鸡?”时迁道:“见鬼了!耶!耶!我自路上买得这只鸡来,何曾见你的鸡!”小二道:“我店里的那里去了?”时迁道:“敢被野猫拖了,黄猩子吃了,鹞鹰扑去了?我怎地得知?”小二道:“我的鸡在笼里,不是你偷了是谁?”石秀道:“不要争。直几个钱,赔了你便罢。”店小二道:“我的是报晓鸡,店内少他不得。你便赔我十两银子也不济,只要还我鸡!”石秀大怒道:“你诈哄谁!老爷不赔你便怎的!”店小二笑道:“客人,你们休要在这里讨野火!只我店里不比别处客店:你到庄上便做梁山泊贼寇解了去请赏!”石秀听了,大骂道:“便是梁山泊好汉,你怎么解了我去请赏?”杨雄也怒道:“好意还你些钱,不赔你怎地我去?”

小二叫一声:“有贼!”只见店里赤条条地走出三五个大汉来,迳奔杨雄,石秀来。被石秀手起,一拳一个,都打翻了。小二哥正待要叫,被时迁一拳打肿了脸,做声不得。这几个大汉都从后门走了。杨雄道:“兄弟,这们一定去报人来,我们快吃了饭走了罢。三个当下吃饱了,把包裹分开背了,穿上麻鞋跨了腰刀,各人去架子上拣了一条好朴刀。石秀道:“左右只是左右,不可放过了他!”便去前寻了把草,点个火,望里面四下烧着。看那草房被风一煽,刮刮杂杂烧起来。那火顷刻间天也似般大。三个拽开脚步,望大路便走。

三个人行了两个更次,只见前面后面火把不计其数;约有一二百人,发着喊,赶将来。石秀道:“且不要慌,我们且拣小路走。”杨雄道:“且住!一个来杀一个!两个来杀一双!待天色明朗即走!”说犹未了,四下里合拢来。杨雄当先,石秀在后,时迁在中,三个挺着朴刀来战庄客。那夥人初时不知,轮着棒赶来,杨雄手起朴刀,早戳翻了五七个,前面的便走,后面的急待要退。石秀赶入去,又戳翻了六七人。四下里庄客见说杀伤了十数人,都是要性命的,思量不是头,都退去了。三个得一步赶一步。正走之间,喊声又起。枯草里舒出两把挠来,正把时迁一挠搭住,拖入草窝里去了。石秀急转身来救时迁,背后又舒出两把挠来,得杨雄眼快,便把朴刀一拨拨开,望草里便戳。都走了。

两个见捉了时迁,怕深入重地,亦无心恋战:“顾不得时迁了,且四下里寻路走罢。”见远远的火把乱明,小路又无丛林树木,得有路便走,一直望东边去了。众庄客四下里赶不着,自救了带伤的人去,将时迁背剪绑了,押送祝家庄来。

且说杨雄、石秀,走到天明,望见一座村落酒店。石秀道:“哥哥,前头酒肆里买碗酒饭了去,就问路程。”两个便望村店里来,倚了朴刀坐下,叫酒保取些来,就做些饭。酒保一面下菜蔬,烫将酒来。方欲待,只见外面一个大汉走入来,生得脸方腮,眼鲜耳大,貌丑形,穿一领茶褐衫,戴一顶万字头巾,系一条白绢搭膊下面穿一双油膀靴叫道:“大官人教你们挑了担来庄上纳。”店主人连忙应道:“装了担,少刻便送到庄上。那人分付了,便转身;又说道:“快挑来!”待出门,正从杨雄,石秀前面过。杨雄认得他。便叫一声“小郎,你如何在这里,不看我一看?”那人回转头来看了一看,也认得,便叫道:“恩人如何来到这里?”望着杨雄便拜。不是杨雄撞见了这个人,有分教:三庄盟誓成虚谬,众虎咆哮起祸殃。毕竟杨雄,石秀,遇见的那人是谁,且听下回分解。

查看目录 >> 《水浒传》


国学迷 圖注八十一難經辨真四卷 涵芬樓藏書目錄 國朝駢體正宗評本十二卷 也是錄一卷 續古文辭類纂三十四卷 破邪詳辯三卷首一卷續一卷 宋文正范先生文集十卷 [紹興祁氏家族資料] 寶刻叢編二十卷 廣韻五卷 毗陵集十六卷 後漢書蒙拾二卷 御纂七經 明瞿忠宣手劄及蠟丸書 續琉球國志畧二卷首一卷 諸葛武侯行兵遁甲金函玉鏡圖六卷 唐宋八家詩五十二卷 樂典三十六卷 大清律例歌括□□卷 憲政增補最新職官全錄不分卷 幕學金針一卷 小方壺齋輿地叢鈔十二秩 痘疹正宗三卷 書經六卷首一卷末一卷 朱批諭旨不分卷 翻譯名義集二十卷 增廣注釋音辯唐柳先生集四十三卷别集二卷外集二卷 增注繪圖官場現形記六十卷 古今說海一百四十二卷 [康熙]通州志十二卷 文清公薛先生文集二十四卷 彙刻書目二十卷 酉陽雜俎二十卷續集十卷 說文補考附說文又考 考工記辨證三卷 明季稗史彚編十六種二十七卷 龍文鞭影初集四卷二集四卷 [光緒]續雲夢縣志略十卷首一卷末一卷 梁園日札三卷 來鶴亭集八卷補遺一卷 成山老人自撰年譜六卷附錄一卷 呂氏叢刻十種三十五卷 武昌紀事一卷附錄一卷陳炯齋遺詩一卷 二如亭群芳譜三十卷 宋名臣言行錄前集十卷後集十四卷續集八卷别集二十六卷外集十七卷 煙霞萬古樓文集六卷 孟子本義官話一卷 救荒本草二卷 兼明書五卷 [光緒]再續高郵州志八卷首一卷 童山詩集四十二卷附二卷 皇清經解一千四百〇八卷 潛園書劄 龍圖公案十卷 俠女記傳奇十二出 說文疊韻二首一卷末一卷 橫戈集一卷 考古質疑六卷 新造水蛙記二卷 直齋書錄解題二十二卷 阿貴流浪記_王任叔著光華書局.djvu 阿萊凱姆短篇集_柳無垢譯耕耘出版社.djvu 阿里排排逢盜記.djvu 阿麗思漫遊奇境記第五版_加樂爾著趙元任譯商務印書館.djvu 阿麗思中國遊記_沈從文著新月書店.djvu 阿羅小傳上卷_上海時報館記者譯正有書局.djvu 阿難小傳下卷_時報館記者著正有書局.djvu 阿文標準拼音讀本第四版_買俊三編中國回教書局.djvu 阿細的先雞_光未然北平出版社.djvu 阿英_成有成作光華書局.djvu 哀情小說悲紅悼翠錄上海進步書局.djvu 哀情小說情戰_喻血輪著上海進步書局.djvu 埃及金塔剖屍記下卷第十七編初集_哈葛德著林紓曾宗鞏譯商務印書館.djvu 愛的殘痕第三版_雷導哀著光華書局.djvu 愛的分野第三版_蔣光慈陳情合譯亞東圖書館.djvu 愛的幻滅_曼陀羅著真美善書店.djvu 愛的恕我吧_黎明著泰東圖書局.djvu 愛的新教育_趙錦華著國光書店.djvu 愛迪生傳第二版_伍況甫編譯生活書店.djvu 愛爾蘭近代劇概論_田漢著東南書店.djvu 愛國小說碧玻璃_張諤臣編中華書局.djvu 愛國小說快活之旅行第三版_蔣景緘著文明書局.djvu 愛力圈外第二版_張資平著樂華圖書公司.djvu 我愛_亞弗勤哥著生活書店.djvu 愛與血_金滿成著現代書局.djvu 愛之奔流第二版_羅西著光華書局.djvu 安戴耐蒂_羅曼羅蘭著靜子辛質譯中華印書局.djvu 安魂曲.djvu 安利_蘇蘇著少年出版社.djvu 暗夜_華漢著創造社.djvu 八駿圖第六版_沈徒文著文化生活出版社.djvu 八十萬年後之世界_英威爾士著中國心譯進步書局.djvu 巴比塞選集_陸叢道編群眾雜誌公司.djvu 巴爾扎克長篇小說幻減三部作二巴黎煙雲_巴爾扎克著穆木天譯耕耘出版社.djvu 巴金短篇小說選漢英對照第四版_巴金著文宜編選中英出版社.djvu 把秧歌舞扭到上海去第二版_蘇蘇著東北書店.djvu 霸都亞納_赫勒馬郎著李劫人譯北新書局.djvu 白夫詩冊紀念_白夫著滬江書屋.djvu 白宮秘史_古越塵客編輯昌吉書局.djvu 白話今古奇觀第二版_新華書局編新華書局.djvu 白話琵琶記上海新華書局.djvu 白話詩作法講話(中等學樣及自修適用)_丘玉麟編開明出版部.djvu 白話西廂記第五版_佛山吳趼人著上海新華書局.djvu 白利與露西_葉雲鳳譯上海現代書局.djvu 白薔薇_林微音著北新書局.djvu 白香詞譜箋第二版_謝韋奄著掃葉山房書局.djvu 白雪第六版_趙茹狂編世界書局.djvu 白羽記初編上冊第三集第八十三編_沈步洲編商務印書館.djvu 白雨齊詞話.djvu 白雲深處_黃達才著華夏文化事業社.djvu 百唱集_馮莊等著.djvu 柏林生活素描_吳朗西編文化生活出版社.djvu 敗子回頭北平打磨廠學古堂.djvu 板橋集第二版_何銘著新文化書社.djvu 板橋集記第二版_余懷著中央書店.djvu 板橋雜記大達圖書供應社.djvu 半上流社會_小仲馬著王力譯商務印書館.djvu 半夏小集_魯迅著金城書局.djvu 徬徨中的冷靜上冊_陳銓著商務印書館.djvu 包公奇案第二版_南沙蹉跎生著廣益書局x2_40_43.djvu 雹_黎錦明著光華書局.djvu 報展紀念刊.djvu 杯渡齋文集第一版_郭介梅編宏善書局.djvu 北極圈裡的王國第二版_張資平著現代書局.djvu 北京乎第二版_孫福熙著開明書店.djvu 北平東嶽廟碑刻目錄_劉厚滋編國立北平研究院辦事處.djvu 北平旅行指南_馬芷庠編經濟新聞社.djvu 北史演義5_杜綱編商務印書館.djvu 北史演義二_杜綱編商務印書館.djvu 北史演義三_杜綱編商務印書館.djvu 北史演義四_杜綱編商務印書館.djvu 北遊及其他_馮至著北平沉鐘社.djvu 貝克偵探談初編商務印書館.djvu 蓓德小傳_天笑生譯上海有正書局.djvu 奔流新集之一直入_魯迅等著奔流出版社.djvu 本國地理上冊_張其昀編.djvu 本國地理_宋文炳霍本道編著者書店x17.djvu 本國地理上冊第十版_張其昀編商務印書館.djvu 本國地理上冊第四版_曹玉麟編商務印書館.djvu 本國地理中冊_張其昀編南京鍾山書局.djvu 本國新聞法制資料_袁殊編譯榛村專一原著上海群力書店.djvu 比較文學史第三版_洛裡哀著付東華譯商務印書館.djvu 彼美人兮_徐仲年著正風出版社.djvu 俾斯●_懷特著曹京實譯中德學會.djvu 蔽廬非詩話_蔣著超著民權出版社.djvu 卞強生的癖性喜劇的理論與應用_陳麟瑞著.djvu 標準高級英文選第三冊_李儒勉編輯商務印書館.djvu 表第四版_魯迅譯生活書店.djvu 冰心代表作上海全球書店.djvu 冰心代表作選第二版_張均著全球書店.djvu 冰心佳作選第二版新象書店.djvu 冰心傑作選_現代文藝選輯大公書店.djvu 冰心全集冰心散文集第六版_冰心著北新書局.djvu 冰心詩集第四版_冰心著開明書店.djvu 冰心文選_唐宗煇編啟智印務公司.djvu 冰心文選_儲菊人編正氣書局.djvu 冰心選集_現代文藝選輯.djvu 冰心著作之一冰心小說集開明書店.djvu 兵器教練陳勤實施戰鬥教練_青年無征軍第二零六師第六一七團三營八連編纂委員會編.djvu 病少年及其他_葛又華著人間書店.djvu 波城世家_美馬關著重慶新生圖書文具公司.djvu 波兒與薇姑_法國St.Pierrre作成紹宗譯上海現代書局.djvu 波蘭遺恨錄_朱世溱譯述中華書局.djvu 播種者_沙汀著華夏書店.djvu 博徒新史_蔣景緘譯國學書室.djvu 薄倖郎上冊商務印書館.djvu 不敬人集_徐懋庸著千秋出版社.djvu 不可能的事_江紅蕉著上海長城書局.djvu 不夜城_阿英著潮鋒出版社.djvu 不走正路的安得倫_聶維洛夫作靖華譯野草書屋.djvu 才子古文讀本(上冊)_葉慧曉編大達圖書供應社.djvu 才子古文讀本(下冊)_葉慧曉編大達圖書供應社.djvu 參觀英國戰事畫家作品展覽會記_蔣彝.djvu 殘骸_顧仲起著上海新宇宙書店.djvu 殘燼集_金溟若著北新書局.djvu 殘夜_倪貽德著北新書局.djvu 慘情小說淒風苦雨記_上杭黃權編文明書局.djvu 滄海詩鈔_崔滄海著滄海出版社.djvu 藏語_何藻翔著廣智書局.djvu 曹萬戲劇集六蛻變第三版_吳文林編文化生活出版社.djvu 向长婚嫁 相门三戟 象罔寻珠 小冠杜子夏 小怜惑主 小山丛桂 写遍芭蕉 谢安鸡梦 谢安洛生咏 谢公登山屐 獬豸触邪 心居魏阙 新缣故素 衅钟悲牛 熊丸助读 熊鱼难兼 须弥入芥子 徐福求药 许由弃瓢 轩辕黄帝 悬虱学射 荀爽御李膺 燕姞梦兰 筵前舞蔗 掩鼻工谗 晏子卜邻 雁谋稻粱 扬子一区宅 羊车望幸 杨修鸡肋 杨朱哀歧 尧厨萐莆 尧阶蓂荚 鹞死怀中 夜雨闻铃 一口吸西江 一州如斗大 遗经教子 蚁行磨上 应真飞锡 英雄种菜 营门射戟 有蟹无监州 右军书葵扇 于蒍于 与汗漫游 与麋鹿群 庾信哀赋 玉壶红泪 玉山映人 驭吏吐茵 渊明赋归 鹓行鹭序 袁安卧雪 远公莲社 远志小草 乐羊断织 跃金不祥 越裳白雉 越女斗猿公 云台画将 葬近要离 凿开浑沌 造五凤楼手 张衡四愁 张骞乘槎 昭王坠屦 赵壹囊钱 折腰为五斗 珍珠换绿珠 蒸饼十字裂 蒸砂成饭 郑玄诗婢 郑玉周鼠 支公重神骏 支祁神锁 织锦回文诗 祇园布金 掷地金石声 中庸胡公 仲尼叹逝川 仲叔猪肝 仲蔚穷居 周处除三害 纣饮失日 朱幡护花 竹马迎郭伋 烛龙衔光 煮石为粮 子陵钓泽 子猷爱竹 子真谷口耕 自注下下考 邹衍囚燕 租船夜咏 祖逖先鞭 暗通款曲 败北 板眼 标本兼治 婊子 殡仪馆 不借 苍穹 炒鱿鱼 沉鱼落雁·闭月羞花 出恭 达人 登徒子·鲁男子 缔结良缘 东西 董事长 洞房 端倪 端午节 咄咄逼人·咄咄怪事 发祥地 蜚声中外 风筝 服气·服周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