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历史人物 | 历史地名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 | 字体转换器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电子书下载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集部 > 小说 > 水浒传 >

第四十三回 锦豹子小径逢戴宗 病关索长街遇石秀

第四十三回 锦豹子小径逢戴宗 病关索长街遇石秀

话说当时李逵挺着朴刀来斗李云。两个就官路傍边斗了五七合,不分胜败。朱富便把朴刀去中间隔开,叫道:“且不要斗。都听我说。”二人都住了手。朱富道:“师父听说:小弟多蒙错爱,指教枪棒,非不感恩;只是我哥哥朱贵现在梁山泊做了头领,今奉及时雨宋公明将令,着他来照管李大哥。不争被你拿了解官,教我哥哥如何回去见得宋公明?因此做下这场手段。李大哥乘势要坏师父,是小弟不肯容他下手,只杀了这些士兵。我们本待去得远了,猜道师父回去不得;必来赶我;小弟又想师父日常恩念,特地在此相等。师父,你是个精细的人,有甚不省得?如今杀害了多少人生命,又走了黑旋风,你怎生回去见得知县?你若回去时,定吃官司,又无人来相救;不如今日和我们一同上山,投奔宋公明入了夥。未知尊意如何?”李云寻思了半晌便道:“贤弟,只怕他那里不肯收留我。”朱富笑道:“师父,你如何不知山东及时雨大名,专一招贤纳士,结识天下好汉?”李云听了,叹口气,道:“闪得我有家难奔,有国难投!——只喜得我并无妻小,不怕官司拿了。只得随你们去休!”李逵便笑道:“我的哥!你何不早说?”便和李云剪拂了。这李云既无老小,亦无家当。当下三人合作一处,来赶车子。半路上朱贵接见了,大喜。四筹好汉跟了车仗便行,于路无话。 看看相近梁山泊,路上又迎着马麟、郑天寿。都相见了,说道:“晁、宋二头领又差我两个下山来探听你消息;今既见了,我两个先去回报。”当下二人先上山来报知。次日,四筹好汉带了朱富家眷,都至梁山泊大寨聚义厅来。朱贵向前先引李云拜见晁、宋二头领,相见众好汉,说道:“此人是沂水县都头;姓李,名云,绰号青眼虎。”次后朱贵引朱富参拜众位,说道:“这是舍弟朱富,绰号笑面虎。”都相见了。李逵拜了宋江,给还了两把板斧。李逵诉说取娘至沂岭,被虎吃了,因此杀了四虎说罢,流下泪来。又诉说假李逵剪径被杀一事,众人大笑。
晁宋大笑道:“被你杀了四猛虎,今日山寨里添得两个活虎,正直作庆。”众多好汉大喜,便教杀牛宰马,做筵席庆贺两个新到头领。晁盖便叫去左边白胜下首坐定。 吴用道:“近来山寨十分兴旺,感得四方豪杰望风而来,皆是晁、宋二兄之德,亦众弟兄之福也。虽然如此,还令朱贵仍复掌管山东酒店,替回石勇、侯健。朱富老少另拨一所房舍住居。日今山寨事业大了,非同旧日;可再设三处酒馆,专一探听吉凶事情,往来义士上山。如若朝廷调遣官兵捕盗,可以报知,如何进兵,好做准备。可令童威,童猛弟兄带领十数个火伴东边那里开店。令李立带十数个火家去南边那里开店。令石勇也带十来个伴当去北山那里开店。仍复都要设立水亭、号箭,接应船只。但有缓急事情,飞捷报来。山前设置三座大庙,专令杜迁总行把守。但有一应委差,不许调应,早晚不得擅离。又令陶宗旺把总监上,掘港汊,修水路,开河道,整理宛子城垣,修山前大路。他原是庄户出身,修理久惯。令蒋敬掌管库藏仓廒,支出纳入;积万累千,书算帐目。令萧让设置寨中寨外,山上山下,三关把隘许多行移关防文约,大小头领号数。烦令金大坚刊造雕刻一应兵符印信牌面等项。令侯健管造衣袍铠甲、五方旗号等件。令李云监造梁山泊一应房室厅堂。令马麟监管修造大小战船。令宋万,白胜去金沙滩下寨。令王矮虎,郑天寿去鸭嘴滩下寨。令穆春,朱富管收山寨钱粮。吕方,郭盛于聚义厅两边耳房安歇。令宋清专管筵宴。”都分拨已定,筵席了三日,不在话下。

梁山泊自此无事,每日只是操练人马,教演武艺;水寨里头领都教习驾船赴水,船上厮杀,也不在话下。

忽一日,宋江与晁盖,吴学究并众人闲话道:“我等弟兄众位今日共聚大义,只有公孙一清不见回还。我想他回蓟江探母,参师,期约百日便回;今经日久,不知信息,莫非昧信不来?可烦戴宗兄弟与我去走一遭,探听他虚实下落,如何不来。”戴宗愿往。宋江大喜,说道:“只有贤弟去得快,旬日便知信息。” 当日戴宗别了众人;次早,打扮做承局,离了梁山泊,取路望蓟州来。把四个甲马拴在腿上作起“神行法”来,于路些素茶素食。在路行了三日,来到沂水县界,只闻人说道:“前日走了黑旋风,伤了好些人,连累了都头李云,不知去向,至今无获处。”戴宗听了冷笑。当日正行之次,只见远远地转过一个人来,手里提着一根浑铁笔管。那人看见戴宗走得快,便立住了脚,叫一声“神行太保。”戴宗听得,回过脸来定眼看时,见山坡下小径边立着一个大汉,生得头圆耳大,鼻直口方,眉秀目疏,腰细膀阔。戴宗连忙回转身来,问道:“壮士,素不曾拜识,如何呼唤贱名?”那汉慌忙答道:“足下果是神行太保?”撇了笔,便拜倒在地。戴宗连忙扶住,答礼,问道:“足下高姓大名?”那汉道:“小弟姓杨,名林,祖贯彰德府人氏;多在绿林丛中安身,江湖上都叫小弟做锦豹子杨林。数月之前,路上酒肆里遇见公孙胜先生,同在店中酒相会,备说梁山泊晁、宋二公招贤纳士,如此义气,写下一封书,教小弟自来投大寨入夥;只是不敢轻易擅进。公孙先生又说:‘李家道口旧有朱贵开酒店在彼,招引上山入夥的人。山寨中亦有一个招贤飞报头领,唤做神行太保戴院长,日行八百里路。’今见兄长行步非常,因此唤一声看,不想果是仁兄。正是天幸,无心得遇!”戴宗道:“小可特为公孙胜先生回蓟州去,杳无音信,今奉晁,宋晁二公将令,差遣来蓟州探听消息,寻取公孙胜还寨;不期却遇足下。”杨林道:“小弟虽是彰德府人,这蓟州管下地方州郡都走遍了;倘若不弃,就随兄长同去走一遭。”戴宗道:“若得足下作伴,实是万幸。寻得公孙先生见了,一同回梁山泊未迟。”杨林见说了,大喜,就邀住戴宗,结拜为兄。戴宗收了甲马,两个缓缓而行,到晚就投村店歇了。杨林置酒请戴宗。戴宗道:“我使‘神行法,’不敢食荤。”两个只买些素馔相待,过了一夜。

次日早起,打火吃了早饭,收拾动身。杨林便问道:“兄长使‘神行法’走路,小弟如何赶得上?只怕同行不得。”戴宗笑道:“我的‘神行法’也带得人同行。我把两个甲马拴在你腿上,作起法来,也和我一般走得快,要行便行,要住便住。不然,你如何赶得我走!”杨林道:“只恐小弟是凡胎浊骨,比不得兄长神礼。”戴宗道:“不妨。我这法诸人都带得,作用了时,和我一般行,只是我自素,并无妨碍。”当时取两个甲马替杨林缚在腿上,戴宗也只缚了两个。作用了“神行法”吹口气在上面,两个轻轻地走了去,要紧要慢,都随着戴宗行。两个于路间讲些江湖上的事。虽只缓缓而行,正不知走了多少路。 两个行到已牌时分,前面来到一个去处:四围都是高山,中间一条驿路。杨林却自认得,便对戴宗说道:“哥哥,此间地名唤做饮马川。前面兀那高山里常常有大夥在内,近日不知如何。因为山势秀丽,水峰环绕,以此唤做饮马川。”两个正来到山边过,只听得忽地一声锣响,战鼓乱鸣,走出一二百小喽罗,拦住去路。当先拥着两筹好汉,各挺一条朴刀,大喝道:“行人须住脚!你两个是甚么鸟人?那里去的?会事的快把买路钱来,饶你两个性命!”杨林笑道:“哥哥,你看我结果那呆鸟!”捻着笔管,抢将入去。那两个好汉见他来得凶,走近前来看了,上首的那个便叫道:“且不要动手!”道:“兀的不是杨林哥哥么?”杨林住了,认得。上首那个大汉提着军器向前剪拂了,便唤下首这个长汉都来施礼。

杨林请过戴宗,说道:“兄长且来和这两个弟兄相见。”戴宗问道:“这两个壮士是谁?如何认得贤弟?”杨林便道:“这个认得小弟的好汉,他原是盖天军襄阳府人氏,姓邓,名飞;为他双睛红赤,江湖上人都唤他做火眼猊,能使一条铁链,人皆近他不得。多曾合夥。一别五年,不曾见面。谁想今日在这里相遇着。”邓飞便问道:“杨林哥哥,这位兄长是谁?必不是等闲人也。”杨林道:“我这仁兄是梁山泊好汉中神行太保戴宗的便是。” 邓飞听了,道:“莫不是江州的戴院长,能行八百里路程的?”戴宗答道:“小可便是。”那两个头领慌忙剪拂,道:“平日只听得说大名,不想今日在此拜识尊颜。”戴宗便问道:“这位好汉贵姓大名?”邓飞道:“我这兄弟姓孟,名康,祖贯是真州人氏,善造大小船只。原因押送花石纲,要造大船,嗔怪这提调官催并责罚,他把本官一时杀了,弃家逃走在江湖上绿林中安身,已得年久。因他长大白净,人都见他一身好肉体,起他一个绰号,叫他做玉幡竿孟康。”戴宗见说大喜。 四筹好汉说话间,杨林问道:“二位兄弟在此聚义几时了?”邓飞道:“不瞒兄长说,也有一年多了。只半载前,在这遇着一个哥哥,姓裴,名宣,祖贯是京兆府人氏。原是本府六案孔目出身,极好刀笔。为人忠直聪明,分毫不肯苟且,本处人都称他铁面孔目。亦会拈枪使棒,舞剑轮刀,智勇足备。为因朝廷除将一员贪滥知府到来,把他寻事,刺配沙门岛,从我这里经过,被我们杀了防送公人,救了他在此安身,聚集得一二百人。这裴宣使得好双剑,让他年长,现在山寨中为主,烦请二位义士同往小寨相会片时。”便叫小喽罗牵过马来。戴宗,杨林卸下甲马,骑上马,望山寨来。

行不多时,早到寨前,下了马。裴宣已有人报知,连忙出寨降阶而接。戴宗,杨林看裴宣时,果然好表
人物,生得面白肥胖,四平八稳。心中暗喜。当下裴宣邀请二位义士到聚义厅上,俱各讲礼罢,相请戴宗正面坐了;次是杨林,裴宣,邓飞,孟康五筹好汉。宾主相待,坐定筵宴。当日大吹大擂饮酒。戴宗在筵上说起晁、宋二人如何招贤纳士,结识天下四方豪杰,待人接物一团和气,又仗义疏财许多好处;众好汉如何同心协力;八百里梁山泊如何广阔;中间宛子城如何雄壮;四下里如何都是茫茫烟水;如何许多军马,不愁官兵来捉……只管把言语说他三个。

裴宣回道:“小弟也有这个山寨,也有三百来匹马,财赋也有十余辆车子,粮食草料不算,也有三五百孩儿们大寨入夥也有微力可效未知尊意若何?”戴宗大喜道:“晁宋二公待人接物,并无异心。倘若二兄不弃微贱时,引荐了,更得诸公相助,如锦上添花。若果有此心,可便收拾下行李,待小可和杨林去苏州见了公孙胜先生同来,那时一同扮做官军,星夜前往。”众人大喜,酒至半酣,移至后山断金亭上看那饮马川景致,戴宗看了这饮马川一派山景,喝采道:“山沓水匝,真乃隐秀!你等二位如何来得到此?”邓飞道:“原是几个不成材小厮们在这里屯扎,后被我两个来夺了这个去处。”众皆大笑,五筹好汉喝得大醉。裴宣起身舞剑助酒。戴宗称赞不已。至晚便留到寨内安歇。 次日,三位好汉苦留,戴宗定要和杨林下山。裴宣等留不住,只好相送到山下作别,自回寨里收拾行装,整理动身,不在话下。

且说戴宗和杨林离了饮马川山寨,在路晓行夜住,早来到蓟州城外,投个客店安歇了。杨林便道:“哥
哥,我想公孙胜先生是个学道的人,必在山间林下,不住城里。”戴宗道:“说得是。”当时二人先去城外到处询问公孙胜先生下落消息,并无一个人晓得他。住了一日,次早起来,又去远近村坊街市访问人时,亦无一个认得,两个又回店中歇了。第三日,戴宗道:“敢怕城中有人认得他?”当日和杨林入蓟州城里来寻他。两个寻问老成人时,都道:“不认得。敢不是城中人,只怕是外县名山大刹居住。”

杨林正行到一个大街,只见远远地一派鼓乐迎将一个人来。戴宗,杨林立在街上看时,前面两个小牢子,一个拿着许多礼物花红,一个捧着若干缎子采绘之物,后面青罗伞下罩着一个押狱刽子。那人生得好表人物,露出蓝靛般一身花绣,两眉入鬓,凤眼朝天,淡黄面皮,细细有几根髭髯。 那人祖贯是河南人氏,姓杨名雄;因跟一个叔伯哥哥来蓟州做知府,一向流落在此;续后一个新任知府认得他,因此就参他做两院押狱兼充市曹行刑刽子。因为他一身好武艺,面貌微黄,以此人都称他做病关索杨雄。当时杨雄在中间走着,背后一个小牢子擎着鬼头靶法刀。原来去市心里决刑了回来,众相识与他挂红贺喜,送回家去,正从戴宗,杨林面前迎将过来。一簇人在路口拦住了把盏。只见侧首小路里又撞出七八个军汉来,为头的一个叫做踢杀羊张保。这汉是蓟州守御池的军汉,带着这几个都是城里城外时常讨闲钱使的落户汉子,官司累次奈何他不改;为见杨雄原是外乡人来蓟州,有人惧怕他,因此不怯气。当日正见他赏赐得许多段疋,带了这几个没头神,喝得半醉,好赶来要惹他;又见众人拦住他在路口把盏,那张保拨开众人,钻过面前,叫道:“节级拜揖。”杨雄道:“大哥,来杯酒?”张保道:“我不要酒;我特来问你借百十贯钱使用。”杨雄道:“虽是我不认得大哥,不曾钱财相交,如何问我借钱?”张保道:“你今日诈得百姓许多财物,如何不借我些?”杨雄应道:“这都是别人与我做好看的,怎么是诈得百姓的?你来放刁!我与你有军有司,各无统属!”

张保不应,便叫众人向前一哄,先把花红缎子都抢了去。杨雄叫道:“这厮们无礼!”待向前打那抢物事的人,却被张保劈胸带住,背后又是两个来拖住了手。那几个都动起手来,小牢子们各自回避了。杨雄,被张保并两个军汉逼住了,施展不得,只得忍气,解拆不开。正闹中间,只见一条大汉挑着一担柴来,看见众人逼住杨雄动弹不得。那大汉看了,路见不平,便放下了担,分开众人,前来劝道:“你们因甚打这节级?”那张保睁起眼来,喝道:“你这打脊饿不死冻不杀的乞丐,敢来多管!”

那大汉大怒,性发起来,将张保劈头只一提,一交颠翻在地。那几个破落户见了,待要来劝手,早被那大汉一拳一个,都打的东倒西歪。杨雄方脱得身,把出本事来施展;一对拳头撺梭相似,那几个破落户都打翻在地。张保见不是头,爬将起来,一直走了。杨雄忿怒,大踏步赶将去。张保跟着抢包袱的走。杨雄在后面追着,赶转一条巷内去了。那大汉兀自不歇手,在路口寻人打。

戴宗,杨林看了。暗暗喝采,道:“端的是好汉!真正‘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便向前邀住,动问道:“好汉,看我二人薄面,且罢休了。”两个把他扶劝到一个巷子内。杨林替他挑了柴担,戴宗挽住那汉子,邀入酒店里来。杨林放下柴担同到阁儿里面。那大汉叉手道:“感蒙二位大哥解救了小人之祸。”戴宗道:“我兄弟两个也是外乡人,因见壮士仗义之心,只恐一时拳手太重,误伤人命,特地做这个出场。请壮士酌三杯,到此相会,结义则个。”那大汉道:“多得二位仁兄解拆小人这场;又蒙赐酒相待,实是不敢当。”杨林便道:“四海之内,皆是兄弟,怎如此说?且请坐。”戴宗相让。那汉那里肯僭上。戴宗,杨林一带坐了。那汉坐在对席。叫过酒保,杨林身边取出一两银子来,把与酒保,道:“不必来问。但有下饭,只顾买来与我们了,一发总算。”酒保接了银子去,一面铺下菜蔬果品按酒之类。

三人饮过数杯。戴宗问道:“壮士高姓大名?贵乡何处?”那汉答道:“小人姓石,名秀,祖贯是金陵建康府人氏,自小学得些拳棒在身,一生执意,路见不平,便要去相助,人都呼小弟作拚命三郎。因随叔父来外乡贩卖羊马,不想叔父半途亡故,消折了本钱,还乡不得,流落在此蓟州,卖柴度日。既蒙拜识,当以实告。”戴宗道:“小可两个因来此间干事,得遇壮士如此豪杰。流落在此卖柴,怎能彀发迹?不若挺身江湖上去做个下半世快乐也好。”石秀道:“小人只会使些枪棒,别无甚本事,如何能彀发达快活!”

戴宗道:“这般时节当不得真!一者朝廷不明,二乃奸臣闭塞。小可一个薄识,因一口气,去投奔了梁山泊宋公明入夥,如今论秤分金钱,换套穿衣服,等朝廷招安了,早晚都做个官人。”石秀叹口气道:“小人便要去也无门路可进!”戴宗道:“壮士若肯去时,小可当以相荐。”石秀道:“小人不敢拜问二位官人贵姓?”戴宗道:“小可姓戴,名宗,这兄弟姓杨,名林。”石秀道:“江湖上听得说江州神行太保,莫非正是足下?”戴宗道:“小可便是。”叫杨林身边包袱内取一锭十两银子,送与石秀做本钱。石秀不敢取受,再三谦让,方收了,知道他是梁山泊神行太保。正欲诉说些心腹之话,投托入夥,只听得外面有人寻问入来。三个看时,是做公的,赶入酒店里来。戴宗,杨林见人多,吃了一惊,乘闹哄里,两个慌忙走了。 石秀起身迎住,道:“节级,那里去来?”杨雄便道:“大哥,何处不寻你,在这里饮酒。我一时被那厮封住了手,施展不得,多蒙足下气力救了我这场便宜。一时间只顾赶了那厮,去夺他包袱,撇了足下。这夥兄弟听得我打架,都来相助,依还夺得抢去的花红缎疋回来,只寻足下不见。有人说道:‘两个客人劝他去酒店里喝酒。’因此知得,特地寻将来。” 石秀道:“是两个外乡客人邀在这里酌三杯,说些闲话,不知节级呼唤。”杨雄大喜,便问道:“足下高姓大名?贵乡何处?因何在此?”石秀答道:“小人姓石,名秀,祖贯是金陵建康府人氏;平生执性,路见不平,便要去舍命相护,以此都唤小人做拚命三郎。因随叔父来此地贩卖羊马,不期叔父半途亡故,消折了本钱,流落在此蓟州,卖柴度日。”杨雄又问:“和足下一处饮酒的客人何处去了?”石秀道:“他两个见节级带人进来,只道相闹,以此去了。”杨雄道:“恁地便唤酒保取两角酒来,大碗叫众人一家三碗,吃了先去,明日得便再来相会。”众人都喝了酒,自各散了。

杨雄便道:“石家三郎,你休见外。想你此间必无亲眷,我今日就结义你做个弟兄,如何?”石秀见说,大喜,便说道:“不敢动问节级贵庚?”杨雄道:“我今年二十九岁。”石秀道:“小弟今年二十八岁;就请节级上坐,受小弟拜为哥哥。”石秀拜了四拜。杨雄大喜,便叫酒保安排饮馔酒果来,“我和兄弟今日个尽醉方休。”正饮酒之间,只见杨雄的丈人潘公,带领了五七个人,直寻到酒店里来。杨雄见了,起身道:“泰山来做甚么?”潘公道:“我听得你和人打,特地寻将来。”杨雄道:“多谢这个兄弟救护了我,打得张保那厮见影也害怕。我如今就认义了石家兄弟做我兄弟。”潘公道:“好,好。且叫这几个弟兄喝碗酒了去。”杨雄便叫酒保讨酒来。每人三碗喝了去。便叫潘公中间坐了,杨雄对席上首,石秀下首。三人坐下,酒保自来斟酒。潘公见了石秀这等英雄长大,心中甚喜,便说道:“我女婿得你做个兄弟相帮,也不枉了!公门中出入,谁敢欺负他!叔叔原曾做甚买卖道路?”石秀道:“先父原是操刀屠户。”潘公道:“叔叔曾省得宰牲口的勾当么?”石秀笑道:“自小吃屠家饭,如何不省得宰杀牲口。”潘公道:“老汉原是屠户出身,只因年老做不得了;只有这个女婿,他又自一身入官府差遣,因此撇下这行衣饭。”三人酒至半酣,计算酒钱。石秀将这担柴也都准折了。三人取路回来。

杨雄入得门,便叫:“大嫂,快来与这叔叔相见。”只见布里面应道:“大哥,你有甚叔叔?”杨雄道:“你且休问,先出来相见。”布帘起处,走出那个妇人来。原来那妇人是七月七日生的,因此,小字唤做巧云。先嫁了一个吏员,是蓟州人,唤做王押司。两年前身故了,方晚嫁得杨雄。石秀见那妇人出来,慌忙向前施礼,道:“嫂嫂,请坐。”石秀便拜。那妇人道:“奴家年轻,如何敢受礼!”杨雄道:“这个是我今日新认义的兄弟。你是嫂嫂,可受半礼。”当下石秀推金山,倒玉柱,拜了四拜。那妇人还了两礼,请入来里面坐地,收拾一间空房,教叔叔安歇。 话休絮烦。次日,杨雄自出去应当官府,分付家中道:“安排石秀衣服巾帻。”客店内有些行李包里,都教去取来杨雄家里安放了。

却说戴宗、杨林自酒店里看见那夥做公的人来寻访石秀,闹闹里两个自走了,回到城外客店中歇了。次日又去寻问公孙胜。两日绝无人认得,又不知他下落住处。两个商量了且回去。当日收拾了行李,便起身离了蓟州,自投饮马川来,和裴宣,邓飞,孟康一行人马扮作官军,星夜望梁山泊来。戴宗要见他功劳,纠合得许多人马上山,山上自做庆贺筵席,不在话下。 再说这杨雄的丈人潘公自和石秀商量要开屠宰作坊。潘公道:“我家后门头是一条断路小巷。有一间空房在后面。那里井水又便,可做作坊,就教叔叔做房在里面,又好照管。”石秀见了,也喜端的便益。潘公再寻了个旧时熟识副手,只央叔叔掌管帐目。石秀应承了,叫了副手,便把大青大绿点起肉案子,水盆,砧头;打磨了许多刀仗;整顿了肉案;打并人作坊猪圈;赶上十数个肥猪;选个吉日开张。众邻舍亲戚都来挂红贺喜,吃了一两日酒。杨雄一家得石秀开了店,都欢喜,自此无话。一向潘公、石秀自做买卖。

不觉光阴迅速,又早过了两个月有余,时值秋残冬到。石秀里里外外身上都换了新衣穿着。石秀一日早起五更,出外县买猪,三日方回家来,只见店门不开;到家里看时,肉店砧头也都收过了。刀仗家伙亦藏过了。石秀是个精细的人,看在肚里,便省得了,自心忖道:“常言‘人无千日好,花无百日红。’哥哥自出外去当官,不管家事,必是嫂嫂见我做了这衣裳,一定背我有话说。又见我两日不回,必然有人搬口弄舌。想是疑心,不做买卖。我休等他言语出来,我自先辞了回乡去休。自古道:‘那得长远心的人?’”石秀已把猪赶在圈里,去房中换了手,收拾了包裹,行李,细细写了一本清帐,从后面入来。

潘公已安排下些素酒食,请石秀坐定酒。潘公道:“叔叔,远出劳心,自赶猪来辛苦。”石秀道:“丈人,礼当。且收过了这本明白帐目。若上面有半点私心,天地诛灭!”潘公道:“叔叔,何故出此言?并不曾有个甚事。”石秀道:“小人离乡五七年了,今欲要回家去走一遭,特地交还帐目。今晚辞了哥哥,明早便行。”潘公听了,大笑起来,道:“叔叔,差矣。你且住,听老汉说。”那老子言无数句,话不一席,有分教:报仇壮士提三尺,破戒沙门丧九泉。毕竟潘公说出甚言语来,且听下回分解。

查看目录 >> 《水浒传》


国学迷 答順宗心要法門一卷 芥子園畫傳五卷 三經同卷 十三经札記三十八卷 新斠注地里志十六卷 補注黃帝内經素問二十四卷 漢西域圖考七卷首一卷 炙硯瑣談三卷 虎符記 蒙古遊牧記十六卷 天道溯源官話三卷 淵鑒齋御纂朱子全書六十六卷 御纂春秋直解十二卷 不櫛吟三卷續刻四卷 文獻通考輯要二十四卷 春秋例表 左繡三十卷 天下郡國利病書不分卷 [同治]榆次縣志十六卷首一卷 昭代名人尺牘二十四卷 [嘉慶]介休縣志十四卷首一卷 通典二百卷 佩文齋書畫譜一百卷 歷代史纂左編一百四十二卷 陳書三十六卷 第九才子書平鬼傳四卷十回 御纂周易折中二十二卷首一卷 [道光]重修寶應縣志二十八卷首一卷 普天忠憤集十四卷首一卷 周禮十二卷 陳檢討集二十卷 滿漢風占 大明嘉靖十年歲次辛卯七政躔度一卷 詩經八卷 海岱史略一百四十卷 沈端恪公遺書二種 隨園圖 新編古今事文類聚前集六十卷後集五十卷 吳越所見書畫錄六卷 [康熙]南陽縣志六卷首一卷 李義山詩集三卷 豸華堂文鈔十二卷 聲學八卷 前漢書一百卷 文選纂註評林十二卷 皇明資治通鑑十四卷續記三卷 寫定尚書 醫宗必讀五卷首一卷 微波榭叢書三十二種 安溪先生解義三種 鼎吉堂文鈔初編八卷續編八卷詩鈔五卷 嘉定錢氏潛研堂全書二十一種 古香齋新刻袖珍淵鑑類函四百五十卷目錄四卷 痧症全書三卷 [光緒]寧河縣志十六卷 本草備要 新刊國朝二百家名賢文粹三百卷 歷朝紀事本末五種五百〇八卷 淵雅堂全集十種六十卷 巾經纂二十卷 適可齊記言_中華書局北京.djvu 馬克思列寧主義政治學綱要初稿.djvu 蘇加諾演講集_世界知識社北京.djvu 政治劄記_爭取持久和平爭取人民民主報中文版出版部.djvu 現代政治思潮_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政治學說史上冊_法律出版社北京.djvu 政治學說史_法律出版社北京.djvu 政治學說史_法律出版社北京.djvu 中國官僚政治研究_時代文化出版社上海.djvu 中國近代政治思想史稿_朹北師範大學.djvu 中國古代社會與古代思想研究上冊_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中國古代社會與古代思想研究下冊_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中國近代改良主義思想_中華書局北京.djvu 中國政治思想史第一冊_國立編譯館上海.djvu 中國政治思想史第二冊_國立編譯館上海.djvu 法國工人達動史第一卷自達動的起源至里昂絲織工人的起義_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北京.djvu 鴉片戰爭時期思想史資料選輯_中華書局北京.djvu 中國政治思想史_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北京.djvu 中國政治思想史_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北京.djvu 中國政治思想史上冊_人民出版社北京.djvu 中國政治思想史下冊_人民出版社北京.djvu 書話_北京出版社北京.djvu 書誌學_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中國書的歷史_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晦庵書話_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djvu 中國近代出版史料初編_群聯出版社上海.djvu 中國近代出版史料二編_群聯出版社上海.djvu 中國出版史料補編_中華書局北京.djvu 中國現代出版史料甲編_中華書局北京.djvu 中國現代出版史料乙編_中華書局上海.djvu 中國現代出版史料丙編_中華書局北京.djvu 中國現代出版史料丁編上卷_中華書局北京.djvu 中國現代出版史料丁編下卷_中華書局上海.djvu 古今典籍聚散考_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文藝叢刻乙集中國雕板源流考_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中國古代書籍史話_中華書局北京.djvu 中國書史簡編_高等教育出版社北京.djvu 中國雕板源流考孫毓修_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中書版本常談_中華書局北京.djvu 版本通義_古籍出版社北京.djvu 同書異名通檢_江蘇人民出版社南京.djvu 書林清話_中華書局北京.djvu 涉圓序跋集錄_古典文學出版社上海.djvu 汲古閣書跋_古典文學出版社上海.djvu 清華週刊叢書之一要籍解題及其讀法_古典文學出版社上海.djvu 卷盦書跋_古典文學出版社上海.djvu 著硯樓書跋_古典文學出版社上海.djvu 書評研究_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積微居讀書記_中華書局北京.djvu 五四時期期刊介紹第一集_人民出版社北京.djvu 五四時期期刊介紹第二集_人民出版社北京.djvu 五四時期期刊介紹第三集_人民出版社北京.djvu 論導演劇本_中國電影出版社北京.djvu 銀幕形象創造_中國電影出版社北京.djvu 電影藝術在表現形式上的幾個特點_中國電影出版社北京.djvu 電影放映的光技術_中國電影出版社北京.djvu 電影放映擴音機_中國電影出版社北京.djvu 紀錄新的時代—影片在生產高潮中的創作和評論_中國電影出版社北京.djvu 社會中堅導演回憶錄_中國電影出版社北京.djvu 中國古代舞蹈史話_人民音樂出版社北京.djvu 圍棋戰理_人民體育出版社北京.djvu 圍棋攻逼法_人民體育出版社北京.djvu 圍棋治孤法_人民體育出版社北京.djvu 中國象棋基礎教程_上海文化出版社上海.djvu 國際象棋初步_人民體育出版社.djvu 楊官璘胡榮華對局述評_廣朹人民出版社.djvu 象棋對局評注_上海教育出版社上海.djvu 中華人民共和國第三屆達動會中國象棋決賽評述_人民體育出版社.djvu 謎語研究_商務印書館.djvu 橋牌講座一種邏輯推理的牌戲_天津人民出版社天津.djvu 圖書目錄概論_台灣中華書局台北.djvu 目錄學研究_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圖書目錄學_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目錄學概論_中華書局上海.djvu 目錄學發微_中華書局北京.djvu 中國史部目錄學_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目錄學叢改_中華書局上海.djvu 書目資料的利用與宣傳_中華書局北京.djvu 中國文化史叢書第二輯中國目錄學史_商務印書館.djvu 辨偽叢刊之一古學考_景山書社北平.djvu 永樂大典考_商務印書館.djvu 詩疑_樸社.djvu 唐人辨偽集語_樸社北京.djvu 汲塚書考_中華書局北京.djvu 偽書通考上冊_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偽書通考下冊_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古書辨偽四種_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古今偽書考補證_山朹人民出版社濟南.djvu 匡謬正俗校注_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重考古今偽書考_上海大朹書局印行上海.djvu 古書真偽及其年代_中華書局股份有限公司北京.djvu 古籍叢考_中華書局上海.djvu 古今偽書考_景山書社北京.djvu 香草續校書下冊_中華書局.djvu 香草續校書上冊_中華書局北京.djvu 群書治要上_商務印書館.djvu 群書治要中_商務印書館.djvu 群書治要下_中華書局上海.djvu 校勘學釋例_中華書局北京.djvu 古書讀校法_商務印書館上海.djvu 崇文總目上_商務印書館.djvu 崇文總目下_商務印書館.djvu 書目畣問補正_中華書局北京.djvu 販書偶記_中華書局上海.djvu 魯迅主編及參與或指導編輯的雜誌_山朹師範中文系現代文學教研組.djvu 引得特刊第二十二號荀子引得_引得編纂處哈佛燕京學社.djvu 朹京大學朹洋文化研究所漢籍分類目錄書名人名索引_大藏省印刷局.djvu 孫中山著作及研究書目資料索引_中華書局.djvu 八十九種明代傳記綜合引得第一冊字號引得_中華書局北京.djvu 八十九種明代傳記綜合引得第二冊姓名引得Ⅰ-Ⅳ_中華書局北京.djvu 八十九種明代傳記綜合引得第三冊姓名引得Ⅴ_中華書局北京.djvu 三十三種清代傳記綜合引得_中華書局北京.djvu 四十七種宋代傳記綜合引得_中華書局北京.djvu 達金元傳記三十種綜合引得_中華書局北京.djvu 中國近代期刊篇目匯錄1第一卷_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中國近代期刊篇目匯錄第二卷上_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中國近代期刊篇目匯錄3第二卷中冊_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中國近代期刊篇目匯錄2第二卷下冊_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中國近代期刊篇目匯錄5第三卷上冊_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中國近代期刊篇目匯錄6第三卷下冊_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调弦品竹 调虎离窠 貂蝉满座 钓名拾紫 钓名要誉 钓游之地 钓誉沽名 雕冰画脂 雕栏画栋 雕梁绣柱 雕甍画栋 雕章绘句 雕章缋句 雕花刻叶 雕蚶镂蛤 雕阑玉砌 叠岭层峦 叠嶂层峦 叠石为山 叠见杂出 喋喋不已 蝶乱蜂狂 跌宕放言 跌宕遒丽 跌打损伤 跌脚拌手 跌脚槌胸 跌荡不拘 跌荡放言 跌荡风流 跌跌撞撞 跌跌爬爬 迭为宾主 迭嶂层峦 迭床架屋 迭矩重规 丁丁列列 丁丁当当 丁子有尾 丁宁周至 丁真楷草 叮叮当当 定倾扶危 定国安邦 定心丸 定时炸弹 定省晨昏 定省温凊 定谋贵决 钉头磷磷 顶头风 鼎分三足 鼎水之沸 鼎足而居 鼎铛有耳 鼎镬如饴 鼎食钟鸣 鼎鼎有名 丢三拉四 丢下耙儿弄扫帚 丢丢秀秀 丢帽落鞋 丢心落意 丢盔弃甲 丢盔抛甲 丢盔撂甲 丢眉丢眼 丢眉弄色 丢风撒脚 丢魂丢魄 东一下西一下 东作西成 东完西缺 东封西款 东床快婿 东怒西怨 东扯葫芦西扯瓢 东抄西转 东指西画 东挦西扯 东挨西问 东挪西辏 东推西阻 东摇西摆 东方圣人 东曦既驾 东流西上 东流西落 东漂西徒 东漂西荡 东眺西望 东瞻西望 东砍西斫 东荡西游 东藏西躲 东行不见西行利 东行西步 东观西望 东诳西骗 东走西顾 东跑西奔 东躲西逃 东道之谊 东遮西掩 东闪西躲 东闯西走 东隅已逝,桑榆非晚 东风化雨 东风马耳 冬夏青青 冬寒抱冰,夏热握火 冬日之温 冬日夏云 冬日黑裘 冬暖夏凊 冬月无复衣 冬烘头脑 冬烘学究 冬箑夏炉 动之以情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