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古今图书集成 | 历史人物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索引 | 字体转换器 | 篆书识别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电子书下载 | 哈佛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字形演变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集部 > 小说 > 水浒传 >

第四十一回 还道村受三卷天书 宋公明遇九天玄女

第四十一回 还道村受三卷天书 宋公明遇九天玄女

话说当下宋江在筵上对众好汉道:“小可宋江自蒙救护上山,到此连日饮宴,甚是快乐。不知老父在家正是何如。即日江州申奏京师,必然行移济州,着落郓城县追捉家属,比捕正犯,恐老父存亡不保!宋江想今欲往家中搬取老父上山,以绝挂念,不知众弟兄还肯容否?”晁盖道:“贤弟,这件是人伦中大事。不成我和你受用快乐,倒教家中老父受苦?如何不依贤弟!只是众兄弟们连日辛苦,寨中人马未定,再停两日,点起山寨人马,一迳去取了来。”宋江道:“仁兄,再过几日不妨,只恐江州行文到济州,追捉家属,以此事不宜迟。今也不须点多人去,只宋江潜地自去,和兄弟宋清搬取老父连夜上山来,那时乡中神不知,鬼不觉;若还多带了人伴去,必然惊吓乡里,反招不便。”晁盖道:“贤弟路中俏有疏失,无人可救。”宋江道:“若为父亲,死而无怨。”当日苦留不住。宋江坚执要行,便取个毡笠戴了,提条短棒,腰带利刀,便下山去。众头领送过金沙滩自回。 且说宋江过了渡,到朱贵酒店里上岸,出大路投郓城县来;路上少不得饥餐渴饮,夜住晓行。一日,奔宋家村晚了,到不得,且投客店歇了。次日趱行,到宋家村时却早,且在林子里伏了,等待到晚,却投庄上来敲后门。庄里听得,只见宋清出来开门;见了哥哥,吃一惊,慌忙道:“哥哥,你回家来怎地?”宋江道:“我特来家取父亲和你。”宋清道:“哥哥!你在江州做了的事如今这里都知道了。本县差下这两个都头每日来勾取,管定了我们,不得转动。只等江州文书到来,便要捉我们父子二人下在牢里监禁,听候拿你,日里夜间,一二百士兵巡绰。你不宜迟,快去梁山泊请下众头领来救父亲并兄弟!”

宋江听了,惊得一身冷汗,不敢进门,转身便走,奔梁山泊路上来。是夜,月色朦胧,路不分明。宋江只顾拣僻静小路去处走。约莫也走了一个更次,只听得背后有人发起来。宋江回头听时,只隔一二里路,看见一簇火把亮,只听得叫道:“宋江休走!”宋江一头走,一面肚里寻思:“不听晁盖之言,果有今日之祸!皇天可怜,垂救宋江则个!”远远望见一个去处,只顾走。少间,风扫薄云,现出那个明月,宋江方认得仔细,叫声苦,不知高低。看了那个去处,有名唤做还道村。原来团团都是高山峻岭,山下一遭涧水,中间单单只一条路。人来这村左来右去走,只是这条路,更没第二条路。

宋江认得这个村口,却待回身,却被背后赶来的人已把住了路口,火把照耀如同白日。宋江只得奔入村里来,寻路躲避;抹过一座林子,早看见一所古庙;双手只得推开庙门,乘着月光,入进庙里来。寻个躲避处;前殿后殿相了一回,安不得身,心里发慌。只听得外面有人道:“都管只走在这庙里!”宋江听时是赵能声音,急没躲处;见这殿上一所神厨,宋江揭起帐幔,望里面探身便钻入神厨里,安了短棒,做一堆儿伏在厨内,身体把不住地抖。只听得外面拿着火把照将入来。宋江在神厨里一头抖,一头偷眼看时,赵能,赵得引着四五十人,拿把火把,到处照。看看照上殿来。宋江抖道:“我今番走了死路,望神明庇佑则个!神明庇佑!神明庇佑!”一个个都走过了,没人看着神厨里。宋江抖定道:“天可怜见!”只见赵得将火把来神厨里一照,宋江抖得几乎死去。 赵得一只手将朴刀捍挑起神帐,上下把火只一照,火冲将起来,冲下一片黑尘来,正落在赵眼里,迷了眼;便将火把丢在地下,一脚踏灭了走出殿门外来,对士兵们道:“不在这庙里,别又无路,走向那里去了?”众士兵道:“多应这厮走入村中下林里去了。这里不怕他走脱:这个村唤做还道村,只有这条路出入;里面虽有高山林木,无路上得去。都头只把住村口,他便会插翅飞上天去也走不脱了!待天明,村里去细细搜捉!”赵能,赵得道:“也是。”引了士兵出殿去了。宋江抖定道:“不是神明庇佑;若还得了性命,必当重修庙宇。再塑——”只听得有几个士兵在庙门前叫道:“都头,在这里了!”赵能,赵得,和众人又抢入来。宋江又把不住抖。赵能到庙前问道:“在那里?”士兵道:“都头,你来看,庙门上两个尘手迹!一定是推开庙门,闪在里面去了!”赵能道:“说的是,再仔细搜一搜看!”这夥人再入庙里来搜时。宋江这一番抖真是几乎休了。那夥人去殿前殿后搜遍,只不曾翻过砖来。众人又搜了一回,火把看看照上殿来,赵能道:“多是只在神竉里。却才兄弟看不仔细,我自照一照看。”一个士兵拿着火把,赵能便揭起帐幔,五七个人伸头来看。不看万事俱休,看一看,只见神里卷起一阵恶风,将那火把都吹灭了,黑腾腾罩了庙宇,对面不见。

赵能道:“又作怪。平地里卷起这阵恶风来!想是神明在里面,定嗔怪我们只管来照。因此起这阵恶风显应。我们且去罢。只守住村口,待天明再来寻。”赵得道:“只是神竉里不曾看得仔细,再把去搠一搠。”赵能道:“也是。”两个待向前,只听得殿前又卷起一阵怪风,吹得飞砂走石,滚将下来;摇得那殿宇岌岌地动;罩下一阵黑云,布合了上下,冷气侵入,毛发竖起。赵能情知不好,叫了赵得道:“兄弟!快走!神明不乐!”众人一哄都奔下殿来,望庙门外跑走。有几个跌翻了的,也有闪了腿的,爬得起来,奔命走出庙门,只听得庙里有人叫:“饶恕我们!”赵能再入来看时,两三个士兵跌倒在龙墀里,被树根钓住了衣服,死了挣不脱,手里丢了朴刀,扯着衣裳叫饶。宋江在神里听了,忍不住笑。赵能把士兵衣服解脱了,领出庙门去。有几个在前面的士兵说道:“我说这神道最灵,你们只管在里面缠障,引得小鬼发作起来!我们只在守住了村口等他。须不他飞了去!”赵能,赵得道:“说得是;只消村口四下里守定。众人都望村口去了。

只说宋江在神竉里,口称惭愧,道:“虽不被这们拿了,怎能彀出村口去?”正在内寻思,百般无计,只听得后面廊下有人出来。宋江又抖道:“又是苦也!早是不钻出去!”只见两个青衣童子,迳到厨边,举口道:“小童奉娘娘法旨,请星主说话。”宋江那里敢做声答应。外面童子又道:“娘娘有请,星主可行。”宋江也不敢答应。外面童子又道:“宋星主,休得迟疑,娘娘久等。”宋江听得莺声燕语,不是男子之音,便从神椅底下钻将出来看时,是两个青衣女童侍立在边,宋江了一惊,却是两个泥神。只听得外面又说道:“宋星主,娘娘有请。”宋江分开帐幔,钻将出来,只见是两个青衣螺髻女童,齐齐躬身,各打个稽首。宋江问道:“二位仙童自何而来?”青衣道:“奉娘娘法旨,有请星主赴宫。”宋江道:“仙道差矣。我自姓宋,名江,不是甚么星主。”青衣道:“如何差了!请星主便行,娘娘久等。”宋江道:“甚么娘娘?亦不曾拜识,如何敢去!”青衣道:“星主到彼便知,不必询问。”宋江道:“娘娘在何处?”青衣道:“只在后面宫中。”青衣前引便行。宋江随后跟下殿来。转过后殿侧首一座子墙角门,青衣道:“宋星主,从此间进来。”宋江跟入角门来看时,星月满天,香风拂拂,四下里都是茂林修竹。宋江寻思道:“原来这庙后又有这个去处。早知如此,不来这里躲避,不受那许多惊恐!”宋江行时,觉得香坞两行,夹种着大松树,都是合抱不交的;中间平坦一条龟背大街。宋江看了,暗暗寻思道:“我到不想古庙后有这般好路径!”跟着青衣行不过一里来路,听得潺潺的涧水响;看前面时,一座青石桥,两边都是朱栏;岸上栽种奇花异草,苍松茂竹,翠柳夭桃;桥下翻银滚雪般的水。流从石洞里去。过得桥基,看时,两行奇树,中间一座大朱红棂星门。宋江入得棂星门看时,抬头见一所宫殿。宋江寻思道:“我生居郓城县,不曾听得说有这个去处!”心中惊恐;不敢动。青衣催促,请星主行。一引引入门内,有个龙墀,两廊下尽是朱红亭柱,都挂着绣;正中一所大殿,殿上灯烛荧煌。青衣从龙墀内一步步引到月台上,听得殿上阶前又有几个青衣道:“娘娘有请,星主进入。”宋江到大殿上,不觉肌肤战栗,毛发倒竖。下面都是龙凤砖阶。青衣入廉内奏道:“请至宋星主在阶前。”宋江到廉前御阶之下,躬身再拜,俯伏在地,口称:“臣乃下浊庶民,不识圣上,伏望天慈俯赐怜悯!”御内传旨,教请宋星主坐。宋江那里敢抬头。教四个青衣扶上锦墩坐。宋江只得勉强坐下,殿上喝声“卷,”数个青衣早把珠卷起,搭在金钓上。娘娘问道:“星主别来无恙?”宋江起身再拜道:“臣乃庶民,不敢面觑圣容。”娘娘道:“星主,既然如此,不必多礼。”宋江恰才抬头舒眼,看殿上金碧交辉,点着龙凤烛;两边都是青衣女童,持笏捧圭,执旌擎扇侍从;正中七宝九龙上坐着那个娘娘,身穿金缕绛绡之衣,手秉白玉圭璋之器,天然妙目,正大仙容,口中说道:“请星主到此。”命童子献酒。两下青衣女童执着莲花宝瓶,捧酒过来,斟入杯内。一个为首的女童执杯递酒,来劝宋江。宋江起身,不敢推辞,接过杯,朝娘娘跪饮了一杯。宋江觉得这酒馨香馥郁,如醍醐灌顶,甘露滋心。又是一个青衣捧过一盘仙枣来劝宋江。宋江战战兢兢,怕失了体面,伸着指头取了一枚,就而食之,怀核在手。青衣又斟过一杯酒来劝宋江,宋江又一饮而尽。娘娘法旨,教再劝一杯。青衣再斟一杯酒过来劝宋江,宋江又饮了。仙女托过仙枣,又食了两枚。共饮过三杯仙酒,三枚仙枣,宋江便觉有些微醺;又怕酒醉失体面。再拜道:“臣不胜酒量,望乞娘娘免赐。”殿上法旨道:“既是星主不能饮酒,可止。”教:“取那三卷‘天书’赐与星主。”青衣去屏风背后,青盘中托出黄罗袱子,包着三卷天书,递与宋江。宋江看时,可长五寸,三寸;不敢开看,再拜受了,藏于袖中。娘娘法旨道:“宋星主,传汝三卷天书,汝可替天行道:星主全忠仗义,为臣辅国安民;去邪归正;勿忘勿泄。”宋江再拜谨受。娘娘法旨道:“玉帝因为星主魔心未断,道行未完,暂罚下方,不久重登紫府,切不可分毫懈怠。若是他日责罪下来,吾亦不能救汝。此三卷之书可以善观熟视。只可与天机星同观,其他皆不可见。功成之后,便可焚之,勿留于世。所嘱之言,汝当记取。目今天凡相隔,难以久留,汝当速回。”便令童子急送星主回去。“他日琼楼金阙,再当重会。”宋江便谢了娘娘,跟随青衣女童,下得殿庭来。出得棂星门,送至石桥边,青衣道:“恰才星主受惊,不是娘娘护佑,已被擒拿。天明时,自然脱离了此难。星主,看石桥下水里二龙相戏!”宋江抚栏看时,果见二龙戏水。二青衣望下一推。宋江大叫一声,撞在神厨内,觉来乃是南柯一梦。 宋江爬将起来看时,月影正午,料是三更时分。宋江把袖子里摸时,手内枣核三个,袖里帕子包着天书;将出来看时,果是三卷天书;又只觉口里酒香。宋江想道:“这一梦真乃奇异,似梦非梦:若把做梦来,如何有这天书在袖子里,口中又酒香,枣核在手里,说与我的言语都记得,不曾忘了一句?不把做梦来,我自分明在神厨里,一交颠将入来,有甚难见处?——想是此间神圣最灵,显化如何?只是不知是何神明?”揭起帐幔看时,九龙椅上坐着一位妙面娘娘,正和方才一般。宋江寻思道:“这娘娘呼我做星主,想我前生非等闲人也。这三卷天书必然有用。青衣女童道:‘天明时,自然脱离此村之厄。’如今天色渐明,我便出去。”便探手去厨里摸了短棒,把衣服拂拭了,一步步走下殿来。从左廊下转出庙前,仰面看时,旧牌额上刻着四个金字,道:“玄女之庙。”宋江以手加额称谢道:“惭愧!原来是九天玄女娘娘传受与我三卷天书。又救了我的性命!如若能彀再见天日,必当来此重修庙宇,再建殿庭。伏望圣慈俯垂护佑!”

称谢已毕,只得望着村口悄悄出来;离庙未远,只听得前面远远地喊声连天。宋江寻思道:“又不济了!”住了脚。“且未可去;若到他面前,定吃他拿了,不如且在这里路傍树背后躲一躲。”却闪得入树背后去,只见数个士兵急急走得喘做一堆,把刀拄着,一步步走将入来,口里声声都只叫道:“神圣救命则个!”宋江在树背后看了,寻思道:“又作怪!他们把着村口,等我出来拿我,又怎地抢入来?”再看时,赵能也抢入来,口里叫道:“神圣!神圣救命!”宋江道:“那如何恁地慌?”见背后一条大汉追将入来。那个大汉,上半截不着半丝,露出鬼怪般肉,手里拿着两把夹钢板斧,口里喝道:“舍鸟休走!”远观不真,近看分明:正是黑旋风李逵。

宋江想道:“莫非是梦里么?”不敢走出去。那赵能正走到庙前,被松树根只一绊,一交跌在地下。李逵赶上,就势一脚踏住脊背,手起大斧,待要砍,背后又是两筹好汉赶上来,把毡笠儿掀在脊梁上,各挺一条朴刀,上首的是欧鹏,下首的是陶宗旺。李逵见他两个赶来,恐怕争功坏了义气,就手把赵能一斧砍做两半,连胸脯都砍开了,跳将起来,把士兵赶杀,四散走了。宋江兀自不敢便走出来。背后只见又赶上三筹好汉,也杀将来;前面赤发鬼刘唐,第二石将军石勇,第三催命判命官李立。这六筹好汉说道:“这们都杀散了,只寻不见哥哥,怎生是好?”石勇叫道:“兀那松树背后一个人立在那里!”

宋江方敢挺身山来说道:“感谢众兄弟们又来救我性命!将何以报大恩!”六筹好汉见了宋江,大喜道:“哥哥有了!快去报与晁头领得知!”石勇,李立分头去了。宋江问刘唐道:“你们如何得知来这里救我?”刘唐答道:“哥哥前下得山来,晁头领与吴军师放心不下,便叫戴院长随即下来探听哥哥下落。晁头领又自已放心不下,再着我等众人前来接应,只恐哥哥有些疏失。半路里撞见戴宗道两个贼驴追赶捕捉哥哥,晁头领大怒,分付戴宗去山寨,只教留下吴军师,公孙胜,阮家三兄弟,吕方,郭盛,朱贵,白胜,看守寨栅,其余兄弟都教来此间寻觅哥哥。听得人说道:‘赶宋江入还道村口了!’村口守把的这厮们尽数杀了,不留一个,只有这几个奔进村里来。随即李大哥追来,我等都赶入来。不想哥哥在这里!”说犹未了,石勇引将晁盖,花荣,秦明,黄信,薛永,蒋敬,马麟到来;李立引将李俊,穆弘,张横,张顺,穆春,侯健,萧让,金大坚。一行众多好汉都相见了。宋江作谢众位头领。

晁盖道:“我叫贤弟不须亲自下山,不听愚兄之言,险些儿又做出事来。”宋江道:“小可兄弟只为父亲这一事悬肠挂肚,坐卧不安,不由宋江不来取。”晁盖道:“好教贤弟欢喜:令尊并令弟家眷,我先叫戴宗引杜迁,宋万,王矮虎,郑天筹,童威,童猛送去,已到山寨中了。”宋江听得大喜,拜谢晁盖,道:“得仁兄如此施恩,宋江死亦无怨!”一时,众头领各各上马,离了还道村口,宋江在马上,以手加额望空顶礼,称谢神明庇佑之力,容日专当拜还心愿。一行人马迳回梁山泊来。

吴学究领了守山头领,直到金沙滩,都来迎接。同到得大寨聚义厅上,众好汉都相见了。宋江急问道:“老父何在?”晁盖便叫请宋太公出来。不多时,铁扇子宋清策着一乘山轿,抬着宋太公到来。众人扶策下轿,上厅来。宋江见了,喜从天降,笑逐颜开,再拜道:“老父惊恐。宋江做了不孝之人,负累了父亲惊受怕!”宋太公道:“叵耐赵能那兄弟两个每日拨人来守定了我们,只待江州公文到来,便要捉取我父子二人解送官司。听得你在庄后敲门,此时已有八九个士兵在前面草厅上;续后不见了,不知怎地赶出去了。到三更时候,又有二百余人把庄门开了,将我搭扶上轿抬了,教你兄弟四郎收拾了箱笼,放火烧了庄院。那时不繇我问个缘繇,迳来到这里。”宋江道:“今日父子团圆相见,皆赖众兄弟之力也!”叫兄弟宋清拜谢了众头领。晁盖众人都来参拜宋太公,已毕;一面杀牛宰马,且做庆喜筵席,作贺宋公明父子团圆。当日尽欢方散。

次日又排筵席贺喜。大小头领皆欢喜。第三日,晁盖又梯已备个筵席,庆贺宋江父子完聚。忽然感动公孙胜一个念头:思忆老母在蓟州,离家日久了,未知如何。众人饮酒之时,只见公孙胜起身对众头领说道:“感蒙众位豪杰相待贫道许多时,恩同骨肉;只是贫道自从跟着晁头领到山,逐日宴乐,一向不曾还乡看视老母;亦恐我真人本师悬望。欲待回乡省视一遭。暂别众头领三五个月,再回来相见,以满贫道之愿,免致老母悬望。”晁盖道:“向日已闻先生所言:令堂在北方无人侍奉。今既如此说时,难以阻当;只是不忍分别。虽然要行,且待来日相送。”公孙胜谢了。当日尽醉方散,各自归房安歇。次日一早,就关下排了筵席,与公孙胜饯行。

且说公孙胜依旧做云游道人打扮了,腰里腰包肚包,背上雌雄宝剑,肩膊上挂着棕笠,手中拿把壳扇,便下山来。众头领接住,就关下筵席,各各把盏送别。饯行已遍,晁盖道:“一清先生,此去难留,不可失信。本是不容先生去,只是老尊堂在上,不敢阻当。百日之外,专望鹤驾降临,切不可爽约。”公孙胜道:“重蒙列位头领看待已久,贫道岂敢失信?回家参过本师真人,安顿了老母,便回山寨。”宋江道:“先生何不将带几个人去,一发就搬取老尊堂上山?早晚也得侍奉。”公孙胜道:“老母平生只爱清幽,吃不得惊,因此不敢取来。家中自有田产山庄,老母自能料理。贫道只去省视一遭便来。再得聚义。”宋江道:“既然如此,专听尊命。只望早早降临为幸。”晁盖取出一盘黄白之资相送。公孙胜道:“不消许多,但彀盘缠足矣。”晁盖定教收了一半。打拴在腰包里,打个稽首,别了众人,过金沙滩便行,望蓟州去了。

众头领席散,待在山上,只见黑旋风李逵就关下放声大哭起来。宋江连忙问道:“兄弟,你如何烦恼?”李逵哭道:“干鸟气么!这个也取爷,那个也望娘,偏铁牛是土掘坑里钻出来的!”晁盖便问道!“你如今待要怎地?”李逵道:“我只有一个老娘在家里。我的哥哥又在别人家做长工,如何养我娘快乐?我要去取他来,这里快乐几时也好。”晁盖道:“兄弟说得是;我差几个人同你去取了上来,也是十分好事。”宋江便道:“使不得!李家兄弟生性不好,回乡去必然有失。若是教人和他去,亦是不好。况他性如烈火,到路上必有冲撞。他又在江州杀了许多人,那个不认得他是黑旋风?这几时官司如何不行移文书到那里了!必然原藉追捕。——你又形貌凶恶,倘有失,路程遥远,恐难得知。你且过几时,打听得平静了,去取未迟。”李逵焦躁,叫道:“哥哥!你也是个不平心的人!你的爷便要取上山来快活,我的娘由他在村里受苦!兀的不是气破了铁牛肚子!”宋江道:“兄弟,你不要焦躁。既是要去取娘,只依我三件事,便放你去。”李逵道:“你且说那三件事?”宋江点两个指头,说出这三件事来,有分教李逵:施为撼地摇天手,来斗爬山跳涧虫。毕竟宋江对李逵说出那三件事来,且听下回分解。

查看目录 >> 《水浒传》


国学迷 [光緒]益都縣圖志五十四卷首一卷 赤臣詩存一卷 宋邵康節先生伊川擊壤集十卷 重訂廣事類賦四十卷 數學理九卷附一卷 孔孟志略三卷 笠翁一家言全集十六卷 笠翁十種曲 春草堂詩話八卷 歸潛志十四卷 孟子七卷 經義考三百卷 皇朝經世文編一百二十卷 御纂性理精義十二卷 冬心集拾遺一卷附冬心硯齋銘一卷 吳地記一卷後集一卷 續古文辭類纂二十八卷 鈞天樂二卷 本草萬方針線八卷 出洋須知 荀子二十卷附校勘補遺一卷 湖南闈墨 驗方新編十六卷 春秋經傳集解三十卷 吳園周易解九卷附錄一卷 謝曡山先生文章軌範七卷 金史一百三十五卷附金國語解一卷 七家詩輯註彙鈔七種 福壽全書六卷 弘正四傑詩集 尋壑外言五卷 鑄史駢言十二卷 歷代史論二十二卷 綠陰亭集二卷 洗冤彙編 寄屐草二卷 限制新疆俄人販賣牲畜案 彙刻太倉舊志五種 佩文詩韻釋要五卷 [康熙]桃源縣志四卷 佐治藥言一卷續一卷 押韻音釋便覽五首一卷 湘軍志十六卷 古唐詩合解十二卷 聖門傳詩嫡塚十七卷首一卷 宋東萊呂成公外錄四卷 東游日記一卷 新鐫七真天仙寶傳四卷 谿上詩輯十四卷 九經三傳沿革例一卷今水經一卷附刊謬正俗一卷崇文書局匯刻書之三種 覺迷要錄四卷 般若波羅密多心經注解一卷金剛般若波羅蜜經注解一卷 二十一史 袁柳莊神相全編三卷 先正讀書訣一卷 新刻劍嘯閣批評東漢演義傳十卷 金石識别十二卷 筆花書屋詩鈔二卷 說文繫傳校錄三十卷 斜川集六卷 文章軌範七卷 月泉吟社詩一卷 文選補遺四十卷 蘇門六君子文粹七十卷 三國志文類六十卷 增注唐策十卷 詩家鼎臠二卷 十先生奧論註前集十五卷後集十五卷續集十五卷 兩宋名賢小集三百八十卷 柴氏四隱集三卷 中州集十卷首一卷附中州樂府一卷 唐詩鼓吹十卷 二妙集八卷 谷音二卷 河汾諸老詩集八卷 瀛奎律髓四十九卷 梅花百詠一卷附錄一卷 東漢文紀三十二卷 西晉文紀二十卷 宋文紀十八卷 南齊文紀十卷 梁文紀十四卷 陳文紀八卷 北齊文紀三卷 後周文紀八卷 隋文紀八卷 釋文紀四十五卷 文章辨體彙選七百八十卷 古詩鏡三十六卷詩鏡總論一卷唐詩鏡五十四卷 漢魏六朝百三家集一百十八卷 古今禪藻集二十八卷 三家宮詞三卷 二家宮詞二卷 御選古文淵鑒六十四卷 御定歷代賦彙一百四十卷目錄二卷外集二十卷逸句二卷補遺二十二卷 御定全唐詩九百卷總目十二卷 御定佩文齋詠物詩選四百八十六卷 御定歷代題畫詩類一百二十卷 御選四朝詩三百十七卷御選宋詩七十八卷姓名爵里二卷御選金詩二十五卷姓名爵里一卷御選元詩八十一卷姓名爵里二卷御選明詩一百二十卷姓名爵里八卷 御訂全金詩增補中州集七十二卷首二卷 御選唐詩三十二卷目錄三卷 御定千叟宴詩四卷 御選唐宋文醇五十八卷 御選唐宋詩醇四十七卷目錄二卷 皇清文穎一百卷目錄六卷卷首二十四卷 欽定四書文四十一卷欽定化治四書文六卷欽定正嘉四書文六卷欽定隆萬四書文六卷欽定啓禎四書文九卷欽定本朝四書文十四卷 欽定千叟宴詩三十四卷首二卷 明文海四百八十二卷 唐賢三昧集三卷 二家詩選二卷 唐人萬首絕句選七卷 明詩綜一百卷 宋詩鈔一百六卷 宋元詩會一百卷 粵西詩載二十五卷粵西文載七十五卷粵西叢載三十卷 元詩選首一卷初集六十八卷二集二十六卷三集十六卷 御定全唐詩錄一百卷 甬上耆舊詩三十卷 檇李詩系繫四十二卷 金石例十卷 作義要訣一卷 墓銘舉例四卷 懷麓堂詩話一卷 頤山詩話二卷 詩話補遺三卷 禾丸圃擷餘一卷 唐音癸籖三十三卷 歷代詩話八十卷 金石要例一卷 漁洋詩話三卷 師友詩傳錄一卷續錄一卷 聲調譜一卷 談龍錄一卷 宋詩紀事一百卷總目一卷 全閩詩話十二卷 五代詩話十卷 珠玉詞一卷 六一詞一卷 樂章集一卷 安陸集一卷附録一卷 東坡詞一卷 山谷詞一卷 淮海詞一卷 書舟詞一卷 小山詞一卷 晁无咎詞六卷 姑溪詞一卷 溪堂詞一卷 東堂詞一卷 片玉詞二卷補遺一卷 初寮詞一卷 聖求詞一卷 友古詞一卷 和清真詞一卷 石林詞一卷 丹陽詞一卷 筠溪樂府一卷 坦菴詞一卷 酒邊詞一卷 無住詞一卷 漱玉詞一卷 竹坡詞三卷 蘆川詞一卷 東浦詞一卷 孏窟詞一卷 逃禪詞一卷 于湖詞一卷 海野詞一卷 顧曲雜言一卷 御定曲譜十二卷首一卷末一卷 中原音韻二卷 胡仲子集十卷 始豐稿十四卷 王常宗集四卷補遺一卷續補遺一卷 白石山房逸藳二卷附錄一卷 滄螺集六卷 臨安集六卷 尚絅齋集五卷 趙考古文集二卷 劉彥昺集九卷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