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历史人物 | 历史地名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 | 字体转换器 | 篆书识别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电子书下载 | 史部 | 诗部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字形演变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集部 > 小说 > 水浒传 >

第三十九回 梁山泊好汉劫法场 白龙庙英雄小聚义

第三十九回 梁山泊好汉劫法场 白龙庙英雄小聚义

话说当时晁盖并众人听了,请问军师道:“这封书如何有脱卯处?”吴用说道:“早间戴院长将去的回书,是我一时不仔细,见不到处!使的那个图书不是玉筋篆文‘翰林蔡京’四字?只是这个图书便是教戴宗吃官司!”金大坚便道:“小弟每每见蔡太师书缄并他的文章都是这样图书。今次雕得无纤毫差错,如何有破绽?”吴学究道:“你众位不知。如今江州蔡九知府是蔡太师儿子,如何父写书与儿子却使个讳字图书?因此差了。是我见不到处!此人到江州必被盘诘。问出实情,却是利害!”晁盖道:“快使人去赶唤他回来别写,如何?”吴学究道:“如何赶得上?他作起‘神行法’来,这早晚已走过五百里了!只是事不宜迟,我们只得恁地,可救他两个。”晁盖道:“怎生去救?用何良策?”吴学究便向前与晁盖耳边说道:“这般这般。如此如此。主将便可暗传下号令与众人知道,只是如此动身,休要误了日期。”众多好汉得了将令,各各拴束行头,连夜下山,望江州来,不在话下。

且说戴宗扣着日期。回到江州,当厅下了回书,蔡九知府见了戴宗如期回来,好生欢喜;先取酒来赏了三锺,亲自接了回书,便道:“你曾见我太师么?”

戴宗禀道:“小人只住得一夜,便回来,不曾见得恩相。”知府拆开封皮,看见前面说:“信笼内许多物件,都收了……”中间说:“妖人宋江,今上自要他看,可令牢固陷车,盛载密切,差的当人员连夜解上京师。沿途休教走失……”书尾说:“黄文炳早晚奏过天子,必然自有除授。”蔡九知府看了,喜不自胜,叫取一锭二十五两花银赏了戴宗;一面分付教造陷车,商量差人解发起身。戴宗谢了,自回下处,买了些酒肉,来牢里看觑宋江,不在话下。 且说蔡九知府催并合成陷车,过得一二日,正要起程,只见门子来报道:“无为军黄通判特来相探。”蔡九知府叫请至后堂相见。又送些礼物,时新酒果。知府谢道:“累承厚意,何以得当。”黄文炳道:“村野微物,何足挂齿。”知府道:“恭喜早晚必有荣除之庆!”黄文炳道:“相公何以知之?”知府道:“昨日下书人已回。妖人宋江,教解京师。通判只在早晚奏过今上,升擢高任。家尊回书备说此事。”黄文炳道:“既是恁地,深感恩相主荐。那个下书人,真乃神行人也!”知府道:“通判如不信时,就教观看家书,显得下官不谬。”黄文炳道:“小生只恐家书,不敢擅看;如若相托,求借一观。”知府便道:“通判乃心腹之交,看有何妨。”便令从人取过家书递与黄文炳看。黄文炳接书在手,从头至尾读了一遍,卷过来看了封皮,只见图书新鲜。黄文炳摇头道:“这封书不是真的。”知府道:“通判错矣;此是家尊亲手笔迹,真正字体,如何不是真的?”黄文炳道:“相公容覆:往常家书来时,曾有这个图书么?”知府道:“往常来的家书却不曾有这个图书,只是随手写的。今番一定是图书匣在手边,就便印了这个图书在封皮上。”黄文炳道:“相公休怪小生多言。这封书被人瞒过了相公!方今天下盛行苏,黄,米,蔡,四家字体,谁不习学得些?只是这个图书是令尊恩相做翰林学士时使出来,法帖文字上,多有人曾见。如今升专太师丞相,如何肯把翰林图书使出来?更兼亦是父寄书与子,须不当用讳字图书。令尊太师恩相是个识穷天下高明远见的人,安肯造次错用?相公不信小生之言,可细细盘问下书人,曾见府里谁来。若说不对,便是假书。休怪小生多说,因蒙错爱至厚,方敢僭言。”蔡九知府听了说道:“这事不难;此人自来不曾到东京,一问便显虚实。”知府留住黄文炳在屏风背后坐地,随即升厅,叫唤戴宗,有委用的事。当下做公的领了钧旨,四散去寻。

且说戴宗自回到江州,先去牢里见了宋江,附耳低言,将前事说了,宋江心中暗喜,次日又有人请去酌杯。戴宗正在酒肆中酒,只见做公的四下来寻。当时把戴宗唤到厅上。蔡九知府问道:“前日有劳你走了一遭,真个办事,未曾重赏你。”戴宗答道:“小人是承恩相差使的人,如何敢怠慢。”知府道:“我正连日事忙,未曾问得你个仔细。你前日与我去京师,那座门入去?”戴宗道;“小人到东京时,那日天色已晚,不知唤做甚么门。”知府又道:“我家府里门前,谁接着你?留你在那里歇?戴宗道:“小人到府前,寻见一个门子,接书入去。少刻,门子出来,收了信笼,着小人自去寻客店里歇了。次日早五更去府门前伺候时,只见那门子回书出来。小人怕误了日期,那里敢再问备细,慌忙一迳来了。”知府再问道:“你见我府里那个门子却是多少年纪?或是黑瘦也白净肥胖?长大也是矮小?有须的也是无须的?”戴宗道:“小人到府里时,天色黑了;次早回时,又是五更时候,天色昏暗,不十分看得仔细,只觉不恁么长,中等身材。敢是有些髭须。”知府大怒,喝一声“拿下厅去!”傍边走过十数个狱卒牢子。将戴宗拖翻在当面。戴宗告道:“小人无罪!”知府喝道:“你这厮该死!我府里老门子王公,已死了数年,如今只是个小王看门,如何却道他年纪大,有髭须!况兼门子不能彀入府堂里去,但有各处来的书信缄帖,必须经由府堂里张干办,方去见李都管,然后递知里面,收礼物!便要回书,也须得伺候三日!我这两笼东西,如何没个心腹的人出来问你个常便备细,就胡乱收了?我昨日一时间仓卒,被你这厮瞒过了!你如今好好招说,这封书那里得来!”戴宗道:“小人一时心慌,要赶程途,因此不曾看得分晓。”蔡九知府喝道:“胡说!这贼骨头,不打如何肯招!左右!与我加力打这厮!”狱卒牢子情知不好,觑不得面皮,把戴宗捆翻,打得皮开肉绽,鲜血迸流。戴宗捱不过拷打,只得招道:“端的这封书是假的!”知府道:“你这厮怎地得这封假书来?”戴宗告道:“小人路经梁山泊过,走出那一夥强人来,把小人劫了,绑缚上山,要割腹剖心。去小人身上搜出书信看了,把信笼都夺了,却饶了小人。情知回乡不得,只要山中乞死。他那里却写这封书,与小人回来脱身。一时怕见罪责,小人瞒了恩相。”知府道:“是便是了,中间还有些胡说!眼见得你和梁山泊贼人通同造意,谋了我信笼物件,却如何说这话!再打那!”戴宗由他拷讯,只不肯招和梁山泊通情。蔡九知府再把戴宗拷讯了一回,语言前后相同,说道:“不必问了!取具大枷枷了,下在牢里!”却退厅来称谢黄文炳道:“若非通判高见,下官险些儿误了大事!”黄文炳又道:“眼见得这人也结交梁山泊,通同造意,谋叛为党,若不早除,必为后患。”知府道:“便把这两个问成了招状,立了文案,押去市曹斩首,然后写表申奏。”黄文炳道:“相公高见极明。似此,一者,朝廷见喜,知道相公干这件大功;二者,免得梁山泊草寇来劫牢。”知府道:“通判高见甚是,下官自当动文书,亲自保举通判。”当日管待了黄文炳,送出府门,自回无为军去了。次日,蔡九知府升厅,便唤当案孔自来分付道:“快教叠了文案,把这宋江,戴宗的供状招款黏连了;一面写了犯由牌,教来日押赴市曹斩首施行!自古‘谋逆之人,决不待时。’斩了宋江,戴宗,免致后患。”当案却是黄孔目,本人与戴宗颇好,却无缘便救他,只替他叫得苦;当日禀道:“明日是个国家忌日,后日又是七月十五日,中元之节皆不可行刑;大后日亦是国家景命;直至五日后,方可施行。”原来黄孔目也别无良策,只图与戴宗少延残喘,亦是平日之心。

蔡九知府听罢,依准黄孔目之言,直待第六日早辰,先差人去十字路口打扫了法场。饭后点起士兵和刀仗刽子,约有五百余人,都在大牢门前伺候,已牌时候,狱官禀了知府,亲自来做监斩官。黄孔目只得把犯由牌呈堂,当厅判了两个“斩”字,便将片芦席贴起来。江州府众多节级牢子虽然和戴宗,宋江过得好,却没做道理救得他,众人只替他两个叫苦。当时打扮已了,就牢里把宋江,戴宗两个抠扎起;又将胶水刷了头发,绾个鹅梨角儿,各插上一朵红绫子纸花;驱至青面圣者神案前,各与了一碗长休饭,永别酒。吃罢,辞了神案,漏转身来,搭了利子。六七十个狱卒早把宋江在前,戴宗在后,推拥出牢门前来。宋江和戴宗两个面面相觑,各做声不得。宋江只把脚来跌,戴宗低了头只叹气。江州府看的人真乃压肩叠背,何止一二千人。押到市曹十字路口,团团棒围住,把宋江面南背北,将戴宗面北背南,两个纳坐下,只等午时三刻监斩官到来开刀。众人仰面看那犯由牌,上写道:“江州府犯人一名宋江,故吟反诗,忘造妖言,结连梁山泊强寇,通同造反,律斩。犯人一名戴宗,与宋江暗递私书,勾结梁山泊强寇,通同谋反,律斩。监斩官,江州府知府蔡某。”那知府勒住马,只等报来。只见法场东边,一夥弄蛇的丐者,强要挨入法场里看,众士兵赶打不退。正相闹间,只见法场西边,一夥使棒卖药的,也强挨将入来。士兵喝道:“你那夥人好不晓事!这是那里,强挨入来要看!”那夥使棒的说道:“你倒鸟村!我们冲州撞府,那里不曾去!到处看杀人!便是京师天子杀人,也放人看,你这小去处,砍得两个人,闹动了世界,我们便挨出来看一看,打甚么鸟紧!”正和士兵闹将起来。监斩官喝道:“且赶退去,休放过来!”闹犹未了,只见法场南边,一夥挑担的脚夫又要挨将入来。士兵喝道:“这里出入,你挑那里去!”那夥人说道:“我们挑东西送知府相公去的,你们如何敢阻当我!”士兵道:“便是相公衙里人,也只得去别处过一过!”那夥人就歇了担子,都掣了匾担,立在人丛里看。只见法场北边,一夥客商推两辆车子过来,定要挨入法场上来。士兵喝道:“你那夥人那里去!”客人应道:“我们要赶路程,可放我们过去。”士兵道:“这里出人,如何肯放你!你要赶路程,从别路过去!”那夥客人笑道:“你倒说得好!俺们便是京师来的人,不认得你这里鸟路,只是从这大路走。”士兵那里肯放。那夥客人齐齐地挨定不动。--四下里吵闹不住。这蔡九知府也禁治不得。又见这夥客人都盘在车子上,立定了看。没多时,法场中间,人分开处,一个报子,报道一声“午时三刻。”监斩官便道:“斩讫报来!”两势下刀棒刽子便去开枷;行刑之人执定法刀在手。说时迟,那时快,闹攘攘一起发作,只见夥客人在车子上听得“斩”字,数内一个便向怀中取出一面小锣儿,一个客人立在车子上,当当地敲得两三声,四下里一齐动手,却见十字路口茶坊楼上一个虎形黑大汉,脱得赤条条的,两只手握两把板斧,大吼一声,却似半天起个霹雳,从半空中跳将下来,手起斧落,早砍翻了两个行刑的刽子,便望监斩官马前砍将来。众士兵急待把去搠时,那里拦得住。众人且簇拥蔡九知府逃命去了。只见东边那夥弄蛇的丐者,身边都掣出尖刀,看着士兵便杀;西边那夥使棒的大发喊声,只顾乱杀将来,一派杀倒士兵狱卒;南边那夥挑担的脚夫轮起匾担,横七竖八,都打翻了士兵和那着的人;北边都夥客人都跳下车来,推过车子,拦住了人。两个客商钻将入来,一个背了宋江,一个背了戴宗。其余的人,也有取出弓箭来射的,也有取出石子来打的,也有取出标来标的,原来扮客商的这夥便是晁盖,花荣,黄信,吕方,郭盛;那夥扮使棒的便是燕顺,刘唐,杜迁,宋万;扮挑担的便是朱贵,王矮虎,郑天寿,石勇;那夥扮丐者的便是阮小二,阮小五,阮小七,白胜。这一行梁山泊共是十七个头领到来,带领小喽罗一百余人,四下里杀将起来。只见那人丛里那个黑大汉,轮两把板斧,一味地砍将来。晁盖等却不认得,只见他第一个出力,杀人最多。晁盖猛省起来,“戴宗曾说一个黑旋风李逵和宋三郎最好,是个莽撞之人。”晁盖便叫道:“前面那好汉莫不是黑旋风?”那汉那里肯应,火杂杂地抡着大斧只顾砍人。晁盖便叫背宋江,戴宗的两个小喽罗,只顾跟着那黑大汉走。当下去十字街口,不问军官百姓,杀得横尸遍地,血流成渠。推倒颠翻的,不计其数。众头领撇了车辆担仗,一行人跟了黑大汉,直杀出来。背后花荣,黄信,吕方,郭盛,四张弓箭,飞蝗般望后射来。那江州军民百姓谁敢近前。这黑大汉直杀到江边来,身上血溅满身,兀自在江边杀人。晁盖便挺朴刀,叫道:“不干百姓事,休只管伤人!”那汉那里来听叫唤,一斧一个,排头儿砍将去。约莫离城沿江上也走了五七里路,前面望见尽是滔滔一派大江,却无了旱路。晁盖看见,只叫得苦。那黑大汉方叫道:“不要慌!且把哥哥背来庙里!”众人都到来看时,靠江边一所大庙。两扇门紧紧地闭着。黑大汉两斧砍开,便抢入来。晁盖众人看时,两边都是老桧苍松,林木遮映;前面牌额上,四个金书大字,写道:“白龙神庙。”小喽罗把宋江,戴宗背到庙里歇下,宋江方敢开眼,见了晁盖等众人,哭道:“哥哥!莫不是梦中相会?”晁盖便劝道:“恩兄不肯在山,致有今日之苦。这个出力杀人的黑大汉是谁?”宋江道:“这个便是叫做黑旋风李逵;他几番就要大牢里放了我,却是我怕走不脱,不肯依他。”晁盖道:“却是难得这个人!出力最多,又不怕刀斧箭矢!”花荣便叫:“且将衣服与俺二位兄长穿了。”正相聚间,只见李逵提着双斧,从廊下走出来。宋江便叫位道:“兄弟,那里去?”李逵应道:“寻那庙祝,一发杀了!叵耐那厮见神见鬼,白日把鸟庙门关上!我指望拿来祭门,却寻那厮不见!”宋江道:“你且来,先和哥哥头领相见。”李逵听了,丢了双斧,望着晁盖跪了一跪,说道:“大哥,休怪铁牛粗卤。”与众人都相见了,却认得朱贵是同乡人,两个大家欢喜。花荣便道:“哥哥,你教众人只顾得着大哥走,如今来到这里,前面又是大江拦截住,断头路了!却又没有一只船接应,俏或城中官军赶杀出来,却怎生迎敌,将何接济?”李逵便道:“不要慌!我与你们再杀入城去,和那个鸟蔡九知府,一发都砍了快活!”戴宗此时方苏醒,便叫道:“兄弟!使不得莽性!城里有五七千军马,若杀入去,必有闪失!”阮小七便道:“远望隔江那里有数只船在岸边,我兄弟三个赴水过去夺那几双船过来载众人,如何?”晁盖道:“此计是最上着。”当时阮家三弟兄都脱剥了衣服,各人插把尖刀,便钻入水里去。约莫赴开得半里之际,只见江面上溜头流下三只棹船,吹风忽哨飞也似摇将来。众人看时,那船上各有十数个人,都手里拿着军器,众人却慌将起来。宋江听得说了,便道:“我命里这般合苦也!”奔出庙前看时,只见当头那只船上坐着一条大汉,倒提一把明晃晃五股叉,头上挽个穿心红一点髯儿,下面拽起条白绢水,口里吹着忽哨。宋江看时,不是别人,正是张顺。宋江连忙便招手,叫道:“兄弟救我!”张顺等见是宋江,大叫道:“好了!”飞也似摇到岸边。三阮看见,退赴过来。一行众人都上岸来到庙前。宋江看见张顺自引十数个壮汉在那只船头上;张横引着穆弘,穆春,薛永,带十数个庄客,在一只船上;第三只船上,李俊引着李立,童威,童猛,也带十数个卖盐火家,都各执棒上岸来。张顺见了宋江,喜从天降,哭拜道:“自从哥哥官司,兄弟坐立不安,又无路可救!近日又听得拿了戴院长,李大哥又不见面,我只得去寻了我哥哥,引到穆太公庄上,叫了许多相识;今日我们正要杀入江州,要劫牢救哥哥,不想仁兄己有好汉们救出,来到这里。不敢拜问这夥豪杰,莫非是梁山泊义士晁天王么?”宋江指着上首立的道:“这个便是晁盖哥哥。你等众位都来庙里叙礼则个。”张顺等九人,晁盖等十七人,宋江,戴宗,李逵,共是二十九人,都入白龙庙聚会。——这个唤做“白龙庙小聚会。”当下二十九筹好汉各各讲礼已罢,只见喽罗慌慌忙忙入庙来报道:“江州城里,鸣锣擂鼓,整顿军马出城来追赶。远远望见旌旗蔽日,刀剑如麻,前面都是带甲马军,后面尽是擎兵猛将;大刀阔斧,杀奔白龙庙路上来!”李逵听了,大叫一声“杀将去!”提了双斧,便出庙门。晁盖叫道:“一不做,二不休!众好汉相助着晁某,直杀尽江州军马,方回梁山泊去!”众英雄齐声应道:“愿依尊命!”一百四五十人一齐呐喊,杀奔江州岸上来。有分教:血染波红,尸如山积。直教:跳浪苍龙喷毒火,爬山猛虎吼天风。毕竟晁盖等众好汉怎地脱身,且听下回分解。

查看目录 >> 《水浒传》


国学迷 叢書集成初編之四庫全書考證_王太岳商務.djvu 叢書集成初編之四庫全書考證_王太岳商務.djvu 叢書集成初編之四庫全書考證_王太岳商務.djvu 叢書集成初編之四庫全書考證_王太岳商務.djvu 叢書集成初編之四庫全書考證_王太岳商務.djvu 叢書集成初編之四庫全書考證_王太岳商務.djvu 叢書集成初編之四庫全書考證_王太岳商務.djvu 叢書集成初編之四庫全書考證_王太岳商務.djvu 叢書集成初編之四庫全書考證_王太岳商務.djvu 叢書集成初編之四庫全書考證_王太岳商務.djvu 叢書集成初編之四庫全書考證_王太岳商務.djvu 叢書集成初編之四庫全書考證_王太岳商務.djvu 叢書集成初編之四庫全書考證_王太岳商務.djvu 叢書集成初編之四庫全書考證_王太岳商務.djvu 叢書集成初編之四庫全書考證_王太岳商務.djvu 叢書集成初編之四庫全書考證_王太岳商務.djvu 叢書集成初編之四庫全書考證_王太岳商務.djvu 叢書集成初編之四庫全書考證_王太岳商務.djvu 叢書集成初編之四庫全書考證_王太岳商務.djvu 叢書集成初編之四庫全書考證_王太岳商務.djvu 叢書集成初編之四庫全書考證_王太岳商務.djvu 叢書集成初編之四庫全書考證_王太岳商務.djvu 叢書集成初編之四庫全書考證_王太岳商務.djvu 叢書集成初編之匡謬正俗_唐顏師古商務.djvu 叢書集成初編之唐寫本說文解字木部箋異_莫友芝商務.djvu 叢書集成初編之文心雕龍_劉勰商務.djvu 叢書集成初編之全唐詩話_尤袤商務.djvu 叢書集成初編之李衛公會昌一品集一_唐李德裕商務.djvu 叢書集成初編之李衛公會昌一品集二_唐李德裕商務.djvu 叢書集成初編之李衛公會昌一品集三_唐李德裕商務.djvu 叢書集成初編之李衛公會昌一品集四_唐李德裕商務.djvu 叢書集成初編之羅豫章集一_羅從彥商務.djvu 叢書集成初編之羅豫章集二_羅從彥商務.djvu 叢書集成初編之範文忠公文集二_范景文商務.djvu 叢書集成初編之範文忠公文集一_范景文商務.djvu 叢書集成初編之雕菰集五_焦循商務.djvu 叢書集成初編之雕菰集六_焦循商務.djvu 叢書集成初編之研經室集一_阮元商務.djvu 叢書集成初編之研經室集二_阮元商務.djvu 叢書集成初編之研經室集三_阮元商務.djvu 叢書集成初編之研經室集四_阮元商務.djvu 叢書集成初編之研經室集五_阮元商務.djvu 叢書集成初編之研經室集六_阮元商務.djvu 叢書集成初編之研經室集_阮元商務.djvu 叢書集成初編之研經室集_阮元商務.djvu 叢書集成初編之研經室集_阮元商務.djvu 叢書集成初編之研經室集_阮元商務.djvu 叢書集成初編之研經室集十一_阮元商務.djvu 叢書集成初編之研經室集_阮元商務.djvu 叢書集成初編之研經室續集一_阮元商務.djvu 叢書集成初編之研經室續集二_阮元商務.djvu 叢書集成初編之研經室續集三_阮元商務.djvu 叢書集成初編之山海經一_郭璞傳商務.djvu 叢書集成初編之山海經二_郭璞商務.djvu 叢書集成初編之山海經三_郭璞商務.djvu 叢書集成初編之新序_劉向商務.djvu 叢書集成初編之尺牘新鈔一_周亮工商務.djvu 叢書集成初編之尺牘新鈔二_周亮工商務.djvu 叢書集成初編之尺牘新鈔三_周亮工商務.djvu 叢書集成初編之尺牘新鈔四_周亮工商務.djvu 叢書集成初編之崇文總目一_王堯臣商務.djvu 叢書集成初編之崇文總目二_王堯臣商務.djvu 叢書集成初編之崇文總目三_王堯臣商務.djvu 叢書集成初編之崇文總目四_王堯臣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一集之楊朱_陳此生商務.djvu 叢書集成初編之文淵閣書目一_楊士奇商務.djvu 叢書集成初編之文淵閣書目二_楊士奇商務.djvu 叢書集成初編之文淵閣書目三_楊士奇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二集之抱朴子內外篇上_葛洪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二集之抱朴子內外篇中_葛洪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二集之抱朴子內外篇下_葛洪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一集之宋學淵源記_江藩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一集之宋儒與佛教_林科棠商務.djvu 宋元學案.djvu 萬有文庫第一集之朱熹_周予同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一集之王守仁_錢穆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一集之王文成公全書一_王守仁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一集之王文成公全書二_王守仁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一集之王文成公全書三_王守仁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一集之王文成公全書四_王守仁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一集之王文成公全書五_王守仁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一集之王文成公全書六_王守仁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一集之王文成公全書_王守仁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一集之王文成公全書_王守仁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一集之王文成公全書_王守仁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一集之王文成公全書_王守仁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一集之王文成公全書十一_王守仁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一集之王文成公全書_王守仁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一集之王文成公全書_王守仁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一集之王文成公全書十四_王守仁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二集之清學案小識一_唐鑑商務x1_026.djvu 萬有文庫第二集之清學案小識二_唐鑑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二集之清學案小識三_唐鑑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二集之清學案小識四_唐鑑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一集之顏氏學記一_戴望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一集之顏氏學記二_戴望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一集之天演論_赫胥黎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一集之社約論考_張奚若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二集之人的義務上冊_瑪志尼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二集之人的義務下_瑪志尼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二集之社會思想史一_鮑茄德斯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二集之社會思想史二_鮑茄德斯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二集之社會思想史三_鮑茄德斯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二集之社會思想史四_鮑茄德斯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二集之社會思想史五_鮑茄德斯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二集之社會思想史六_鮑茄德斯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一集之歷史研究法_何炳松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一集之中國歷史研究法_梁啟超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一集之史通通釋一_浦起龍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一集之史通通釋二_浦起龍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一集之史通通釋三_浦起龍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一集之史通通釋四_浦起龍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一集之史記一_司馬遷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一集之史記三_司馬遷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一集之史記五_司馬遷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一集之史記_司馬遷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一集之史記_司馬遷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一集之史記_司馬遷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一集之史記_司馬遷商務.djvu 萬有文庫第一集之史記十一_司馬遷商務.djvu 李广未封 杏脸桃腮 杏腮桃颊 杏花春雨 杏雨梨云 材优干济 材剧志大 材士练兵 材大难为用 材大难用 材能兼备 材茂行洁 材薄质衰 材轻德薄 材雄德茂 材高知深 村哥里妇 村夫俗子 村夫野老 村歌社舞 村歌社鼓 村生泊长 村筋俗骨 村箫社鼓 村酒野蔬 村野匹夫 杖履相从 杖屦追随 杜口吞声 杜口无言 杜口结舌 杜口绝言 杜口裹足 杜弊清源 杜微慎防 杜渐防微 杜渐防萌 杜渐除微 杜耳恶闻 杜诗韩笔 杜门不出 杜门晦迹 杜门绝客 杜门绝迹 杜门自守 杜门自绝 杜门谢客 杜门面壁 杜隙防微 杞宋无征 杞梓之林 束上起下 束书不观 束修自好 束兵秣马 束发小生 束帛加璧 束带立朝 束带结发 束广就狭 束戈卷甲 束手听命 束手坐视 束手就困 束手就擒 束手就殪 束手就毙 束手就缚 束手待死 束手待毙 束手旁观 束手无措 束手无术 束手无策 束手无计 束手束脚 束手自毙 束杖理民 束椽为柱 束緼举火 束緼乞火 束緼请火 束緼还妇 束装盗金 束贝含犀 束身修行 束身就缚 束身自爱 条修叶贯 条入叶贯 条分缕析 条分节解 条条框框 条解支劈 条贯部分 来之不易 来历不明 来因去果 来无影,去无踪 来日大难 来日方长 来是是非人,去是是非者 来者不善,善者不来 来踪去迹 来迎去送 来鸿去燕 来龙去脉 杨朱泣歧 杨柳宫眉 杨花心性 杨花水性 杯中蛇影 杯水之敬 杯水之谢 杯水之饯 杯水粒粟 杯茗之敬 杯觥交杂 杯觥交错 杯酒戈矛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