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历史人物 | 历史地名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 | 字体转换器 | 篆书识别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电子书下载 | 史部 | 诗部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字形演变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集部 > 小说 > 水浒传 >

第三十九回 梁山泊好汉劫法场 白龙庙英雄小聚义

第三十九回 梁山泊好汉劫法场 白龙庙英雄小聚义

话说当时晁盖并众人听了,请问军师道:“这封书如何有脱卯处?”吴用说道:“早间戴院长将去的回书,是我一时不仔细,见不到处!使的那个图书不是玉筋篆文‘翰林蔡京’四字?只是这个图书便是教戴宗吃官司!”金大坚便道:“小弟每每见蔡太师书缄并他的文章都是这样图书。今次雕得无纤毫差错,如何有破绽?”吴学究道:“你众位不知。如今江州蔡九知府是蔡太师儿子,如何父写书与儿子却使个讳字图书?因此差了。是我见不到处!此人到江州必被盘诘。问出实情,却是利害!”晁盖道:“快使人去赶唤他回来别写,如何?”吴学究道:“如何赶得上?他作起‘神行法’来,这早晚已走过五百里了!只是事不宜迟,我们只得恁地,可救他两个。”晁盖道:“怎生去救?用何良策?”吴学究便向前与晁盖耳边说道:“这般这般。如此如此。主将便可暗传下号令与众人知道,只是如此动身,休要误了日期。”众多好汉得了将令,各各拴束行头,连夜下山,望江州来,不在话下。

且说戴宗扣着日期。回到江州,当厅下了回书,蔡九知府见了戴宗如期回来,好生欢喜;先取酒来赏了三锺,亲自接了回书,便道:“你曾见我太师么?”

戴宗禀道:“小人只住得一夜,便回来,不曾见得恩相。”知府拆开封皮,看见前面说:“信笼内许多物件,都收了……”中间说:“妖人宋江,今上自要他看,可令牢固陷车,盛载密切,差的当人员连夜解上京师。沿途休教走失……”书尾说:“黄文炳早晚奏过天子,必然自有除授。”蔡九知府看了,喜不自胜,叫取一锭二十五两花银赏了戴宗;一面分付教造陷车,商量差人解发起身。戴宗谢了,自回下处,买了些酒肉,来牢里看觑宋江,不在话下。 且说蔡九知府催并合成陷车,过得一二日,正要起程,只见门子来报道:“无为军黄通判特来相探。”蔡九知府叫请至后堂相见。又送些礼物,时新酒果。知府谢道:“累承厚意,何以得当。”黄文炳道:“村野微物,何足挂齿。”知府道:“恭喜早晚必有荣除之庆!”黄文炳道:“相公何以知之?”知府道:“昨日下书人已回。妖人宋江,教解京师。通判只在早晚奏过今上,升擢高任。家尊回书备说此事。”黄文炳道:“既是恁地,深感恩相主荐。那个下书人,真乃神行人也!”知府道:“通判如不信时,就教观看家书,显得下官不谬。”黄文炳道:“小生只恐家书,不敢擅看;如若相托,求借一观。”知府便道:“通判乃心腹之交,看有何妨。”便令从人取过家书递与黄文炳看。黄文炳接书在手,从头至尾读了一遍,卷过来看了封皮,只见图书新鲜。黄文炳摇头道:“这封书不是真的。”知府道:“通判错矣;此是家尊亲手笔迹,真正字体,如何不是真的?”黄文炳道:“相公容覆:往常家书来时,曾有这个图书么?”知府道:“往常来的家书却不曾有这个图书,只是随手写的。今番一定是图书匣在手边,就便印了这个图书在封皮上。”黄文炳道:“相公休怪小生多言。这封书被人瞒过了相公!方今天下盛行苏,黄,米,蔡,四家字体,谁不习学得些?只是这个图书是令尊恩相做翰林学士时使出来,法帖文字上,多有人曾见。如今升专太师丞相,如何肯把翰林图书使出来?更兼亦是父寄书与子,须不当用讳字图书。令尊太师恩相是个识穷天下高明远见的人,安肯造次错用?相公不信小生之言,可细细盘问下书人,曾见府里谁来。若说不对,便是假书。休怪小生多说,因蒙错爱至厚,方敢僭言。”蔡九知府听了说道:“这事不难;此人自来不曾到东京,一问便显虚实。”知府留住黄文炳在屏风背后坐地,随即升厅,叫唤戴宗,有委用的事。当下做公的领了钧旨,四散去寻。

且说戴宗自回到江州,先去牢里见了宋江,附耳低言,将前事说了,宋江心中暗喜,次日又有人请去酌杯。戴宗正在酒肆中酒,只见做公的四下来寻。当时把戴宗唤到厅上。蔡九知府问道:“前日有劳你走了一遭,真个办事,未曾重赏你。”戴宗答道:“小人是承恩相差使的人,如何敢怠慢。”知府道:“我正连日事忙,未曾问得你个仔细。你前日与我去京师,那座门入去?”戴宗道;“小人到东京时,那日天色已晚,不知唤做甚么门。”知府又道:“我家府里门前,谁接着你?留你在那里歇?戴宗道:“小人到府前,寻见一个门子,接书入去。少刻,门子出来,收了信笼,着小人自去寻客店里歇了。次日早五更去府门前伺候时,只见那门子回书出来。小人怕误了日期,那里敢再问备细,慌忙一迳来了。”知府再问道:“你见我府里那个门子却是多少年纪?或是黑瘦也白净肥胖?长大也是矮小?有须的也是无须的?”戴宗道:“小人到府里时,天色黑了;次早回时,又是五更时候,天色昏暗,不十分看得仔细,只觉不恁么长,中等身材。敢是有些髭须。”知府大怒,喝一声“拿下厅去!”傍边走过十数个狱卒牢子。将戴宗拖翻在当面。戴宗告道:“小人无罪!”知府喝道:“你这厮该死!我府里老门子王公,已死了数年,如今只是个小王看门,如何却道他年纪大,有髭须!况兼门子不能彀入府堂里去,但有各处来的书信缄帖,必须经由府堂里张干办,方去见李都管,然后递知里面,收礼物!便要回书,也须得伺候三日!我这两笼东西,如何没个心腹的人出来问你个常便备细,就胡乱收了?我昨日一时间仓卒,被你这厮瞒过了!你如今好好招说,这封书那里得来!”戴宗道:“小人一时心慌,要赶程途,因此不曾看得分晓。”蔡九知府喝道:“胡说!这贼骨头,不打如何肯招!左右!与我加力打这厮!”狱卒牢子情知不好,觑不得面皮,把戴宗捆翻,打得皮开肉绽,鲜血迸流。戴宗捱不过拷打,只得招道:“端的这封书是假的!”知府道:“你这厮怎地得这封假书来?”戴宗告道:“小人路经梁山泊过,走出那一夥强人来,把小人劫了,绑缚上山,要割腹剖心。去小人身上搜出书信看了,把信笼都夺了,却饶了小人。情知回乡不得,只要山中乞死。他那里却写这封书,与小人回来脱身。一时怕见罪责,小人瞒了恩相。”知府道:“是便是了,中间还有些胡说!眼见得你和梁山泊贼人通同造意,谋了我信笼物件,却如何说这话!再打那!”戴宗由他拷讯,只不肯招和梁山泊通情。蔡九知府再把戴宗拷讯了一回,语言前后相同,说道:“不必问了!取具大枷枷了,下在牢里!”却退厅来称谢黄文炳道:“若非通判高见,下官险些儿误了大事!”黄文炳又道:“眼见得这人也结交梁山泊,通同造意,谋叛为党,若不早除,必为后患。”知府道:“便把这两个问成了招状,立了文案,押去市曹斩首,然后写表申奏。”黄文炳道:“相公高见极明。似此,一者,朝廷见喜,知道相公干这件大功;二者,免得梁山泊草寇来劫牢。”知府道:“通判高见甚是,下官自当动文书,亲自保举通判。”当日管待了黄文炳,送出府门,自回无为军去了。次日,蔡九知府升厅,便唤当案孔自来分付道:“快教叠了文案,把这宋江,戴宗的供状招款黏连了;一面写了犯由牌,教来日押赴市曹斩首施行!自古‘谋逆之人,决不待时。’斩了宋江,戴宗,免致后患。”当案却是黄孔目,本人与戴宗颇好,却无缘便救他,只替他叫得苦;当日禀道:“明日是个国家忌日,后日又是七月十五日,中元之节皆不可行刑;大后日亦是国家景命;直至五日后,方可施行。”原来黄孔目也别无良策,只图与戴宗少延残喘,亦是平日之心。

蔡九知府听罢,依准黄孔目之言,直待第六日早辰,先差人去十字路口打扫了法场。饭后点起士兵和刀仗刽子,约有五百余人,都在大牢门前伺候,已牌时候,狱官禀了知府,亲自来做监斩官。黄孔目只得把犯由牌呈堂,当厅判了两个“斩”字,便将片芦席贴起来。江州府众多节级牢子虽然和戴宗,宋江过得好,却没做道理救得他,众人只替他两个叫苦。当时打扮已了,就牢里把宋江,戴宗两个抠扎起;又将胶水刷了头发,绾个鹅梨角儿,各插上一朵红绫子纸花;驱至青面圣者神案前,各与了一碗长休饭,永别酒。吃罢,辞了神案,漏转身来,搭了利子。六七十个狱卒早把宋江在前,戴宗在后,推拥出牢门前来。宋江和戴宗两个面面相觑,各做声不得。宋江只把脚来跌,戴宗低了头只叹气。江州府看的人真乃压肩叠背,何止一二千人。押到市曹十字路口,团团棒围住,把宋江面南背北,将戴宗面北背南,两个纳坐下,只等午时三刻监斩官到来开刀。众人仰面看那犯由牌,上写道:“江州府犯人一名宋江,故吟反诗,忘造妖言,结连梁山泊强寇,通同造反,律斩。犯人一名戴宗,与宋江暗递私书,勾结梁山泊强寇,通同谋反,律斩。监斩官,江州府知府蔡某。”那知府勒住马,只等报来。只见法场东边,一夥弄蛇的丐者,强要挨入法场里看,众士兵赶打不退。正相闹间,只见法场西边,一夥使棒卖药的,也强挨将入来。士兵喝道:“你那夥人好不晓事!这是那里,强挨入来要看!”那夥使棒的说道:“你倒鸟村!我们冲州撞府,那里不曾去!到处看杀人!便是京师天子杀人,也放人看,你这小去处,砍得两个人,闹动了世界,我们便挨出来看一看,打甚么鸟紧!”正和士兵闹将起来。监斩官喝道:“且赶退去,休放过来!”闹犹未了,只见法场南边,一夥挑担的脚夫又要挨将入来。士兵喝道:“这里出入,你挑那里去!”那夥人说道:“我们挑东西送知府相公去的,你们如何敢阻当我!”士兵道:“便是相公衙里人,也只得去别处过一过!”那夥人就歇了担子,都掣了匾担,立在人丛里看。只见法场北边,一夥客商推两辆车子过来,定要挨入法场上来。士兵喝道:“你那夥人那里去!”客人应道:“我们要赶路程,可放我们过去。”士兵道:“这里出人,如何肯放你!你要赶路程,从别路过去!”那夥客人笑道:“你倒说得好!俺们便是京师来的人,不认得你这里鸟路,只是从这大路走。”士兵那里肯放。那夥客人齐齐地挨定不动。--四下里吵闹不住。这蔡九知府也禁治不得。又见这夥客人都盘在车子上,立定了看。没多时,法场中间,人分开处,一个报子,报道一声“午时三刻。”监斩官便道:“斩讫报来!”两势下刀棒刽子便去开枷;行刑之人执定法刀在手。说时迟,那时快,闹攘攘一起发作,只见夥客人在车子上听得“斩”字,数内一个便向怀中取出一面小锣儿,一个客人立在车子上,当当地敲得两三声,四下里一齐动手,却见十字路口茶坊楼上一个虎形黑大汉,脱得赤条条的,两只手握两把板斧,大吼一声,却似半天起个霹雳,从半空中跳将下来,手起斧落,早砍翻了两个行刑的刽子,便望监斩官马前砍将来。众士兵急待把去搠时,那里拦得住。众人且簇拥蔡九知府逃命去了。只见东边那夥弄蛇的丐者,身边都掣出尖刀,看着士兵便杀;西边那夥使棒的大发喊声,只顾乱杀将来,一派杀倒士兵狱卒;南边那夥挑担的脚夫轮起匾担,横七竖八,都打翻了士兵和那着的人;北边都夥客人都跳下车来,推过车子,拦住了人。两个客商钻将入来,一个背了宋江,一个背了戴宗。其余的人,也有取出弓箭来射的,也有取出石子来打的,也有取出标来标的,原来扮客商的这夥便是晁盖,花荣,黄信,吕方,郭盛;那夥扮使棒的便是燕顺,刘唐,杜迁,宋万;扮挑担的便是朱贵,王矮虎,郑天寿,石勇;那夥扮丐者的便是阮小二,阮小五,阮小七,白胜。这一行梁山泊共是十七个头领到来,带领小喽罗一百余人,四下里杀将起来。只见那人丛里那个黑大汉,轮两把板斧,一味地砍将来。晁盖等却不认得,只见他第一个出力,杀人最多。晁盖猛省起来,“戴宗曾说一个黑旋风李逵和宋三郎最好,是个莽撞之人。”晁盖便叫道:“前面那好汉莫不是黑旋风?”那汉那里肯应,火杂杂地抡着大斧只顾砍人。晁盖便叫背宋江,戴宗的两个小喽罗,只顾跟着那黑大汉走。当下去十字街口,不问军官百姓,杀得横尸遍地,血流成渠。推倒颠翻的,不计其数。众头领撇了车辆担仗,一行人跟了黑大汉,直杀出来。背后花荣,黄信,吕方,郭盛,四张弓箭,飞蝗般望后射来。那江州军民百姓谁敢近前。这黑大汉直杀到江边来,身上血溅满身,兀自在江边杀人。晁盖便挺朴刀,叫道:“不干百姓事,休只管伤人!”那汉那里来听叫唤,一斧一个,排头儿砍将去。约莫离城沿江上也走了五七里路,前面望见尽是滔滔一派大江,却无了旱路。晁盖看见,只叫得苦。那黑大汉方叫道:“不要慌!且把哥哥背来庙里!”众人都到来看时,靠江边一所大庙。两扇门紧紧地闭着。黑大汉两斧砍开,便抢入来。晁盖众人看时,两边都是老桧苍松,林木遮映;前面牌额上,四个金书大字,写道:“白龙神庙。”小喽罗把宋江,戴宗背到庙里歇下,宋江方敢开眼,见了晁盖等众人,哭道:“哥哥!莫不是梦中相会?”晁盖便劝道:“恩兄不肯在山,致有今日之苦。这个出力杀人的黑大汉是谁?”宋江道:“这个便是叫做黑旋风李逵;他几番就要大牢里放了我,却是我怕走不脱,不肯依他。”晁盖道:“却是难得这个人!出力最多,又不怕刀斧箭矢!”花荣便叫:“且将衣服与俺二位兄长穿了。”正相聚间,只见李逵提着双斧,从廊下走出来。宋江便叫位道:“兄弟,那里去?”李逵应道:“寻那庙祝,一发杀了!叵耐那厮见神见鬼,白日把鸟庙门关上!我指望拿来祭门,却寻那厮不见!”宋江道:“你且来,先和哥哥头领相见。”李逵听了,丢了双斧,望着晁盖跪了一跪,说道:“大哥,休怪铁牛粗卤。”与众人都相见了,却认得朱贵是同乡人,两个大家欢喜。花荣便道:“哥哥,你教众人只顾得着大哥走,如今来到这里,前面又是大江拦截住,断头路了!却又没有一只船接应,俏或城中官军赶杀出来,却怎生迎敌,将何接济?”李逵便道:“不要慌!我与你们再杀入城去,和那个鸟蔡九知府,一发都砍了快活!”戴宗此时方苏醒,便叫道:“兄弟!使不得莽性!城里有五七千军马,若杀入去,必有闪失!”阮小七便道:“远望隔江那里有数只船在岸边,我兄弟三个赴水过去夺那几双船过来载众人,如何?”晁盖道:“此计是最上着。”当时阮家三弟兄都脱剥了衣服,各人插把尖刀,便钻入水里去。约莫赴开得半里之际,只见江面上溜头流下三只棹船,吹风忽哨飞也似摇将来。众人看时,那船上各有十数个人,都手里拿着军器,众人却慌将起来。宋江听得说了,便道:“我命里这般合苦也!”奔出庙前看时,只见当头那只船上坐着一条大汉,倒提一把明晃晃五股叉,头上挽个穿心红一点髯儿,下面拽起条白绢水,口里吹着忽哨。宋江看时,不是别人,正是张顺。宋江连忙便招手,叫道:“兄弟救我!”张顺等见是宋江,大叫道:“好了!”飞也似摇到岸边。三阮看见,退赴过来。一行众人都上岸来到庙前。宋江看见张顺自引十数个壮汉在那只船头上;张横引着穆弘,穆春,薛永,带十数个庄客,在一只船上;第三只船上,李俊引着李立,童威,童猛,也带十数个卖盐火家,都各执棒上岸来。张顺见了宋江,喜从天降,哭拜道:“自从哥哥官司,兄弟坐立不安,又无路可救!近日又听得拿了戴院长,李大哥又不见面,我只得去寻了我哥哥,引到穆太公庄上,叫了许多相识;今日我们正要杀入江州,要劫牢救哥哥,不想仁兄己有好汉们救出,来到这里。不敢拜问这夥豪杰,莫非是梁山泊义士晁天王么?”宋江指着上首立的道:“这个便是晁盖哥哥。你等众位都来庙里叙礼则个。”张顺等九人,晁盖等十七人,宋江,戴宗,李逵,共是二十九人,都入白龙庙聚会。——这个唤做“白龙庙小聚会。”当下二十九筹好汉各各讲礼已罢,只见喽罗慌慌忙忙入庙来报道:“江州城里,鸣锣擂鼓,整顿军马出城来追赶。远远望见旌旗蔽日,刀剑如麻,前面都是带甲马军,后面尽是擎兵猛将;大刀阔斧,杀奔白龙庙路上来!”李逵听了,大叫一声“杀将去!”提了双斧,便出庙门。晁盖叫道:“一不做,二不休!众好汉相助着晁某,直杀尽江州军马,方回梁山泊去!”众英雄齐声应道:“愿依尊命!”一百四五十人一齐呐喊,杀奔江州岸上来。有分教:血染波红,尸如山积。直教:跳浪苍龙喷毒火,爬山猛虎吼天风。毕竟晁盖等众好汉怎地脱身,且听下回分解。

查看目录 >> 《水浒传》


国学迷 當歸草堂醫學叢書初編十種 漢禇先生集一卷 歐陽文忠公集一百五十三卷年譜一卷 傷寒論直解六卷 唐詩三十二卷附錄三卷 [順治]靈寶縣志五卷 淮海集四十卷首一卷附錄一卷後集六卷長短句三卷首一卷 金剛般若波羅蜜經 新刻五更裏侉侉調全本 汲古閣珍藏秘本書目 五知齋琴譜八卷 宋國錄流塘詹先生集三卷 康熙字典十二集三十六卷檢字一卷辨似一卷等韻一卷總目一卷備考一卷補遺一卷 雨屋深鐙詞一卷 初唐四傑文集二十一卷 甘肅全省輿地圖不分卷 廣東文獻四集 河南先生文集二十七卷附錄一卷 法書二卷法書墨榻一卷名畫二卷 校正地理四彈子 繪圖吉祥花六卷 小倉山房文集三十五卷 津門選舉錄六卷 曾文正公大事記二卷 儒林宗派十六卷 韻詁一卷附補遺一卷 貨郎相思三十六方 金史紀事本末五十二卷首一卷末一卷 文選旁證四十六卷 古文辭類纂七十四卷 四書說約 三有堂文稿一卷詩稿一卷 [書稿雜抄] 南村隨筆六卷 意苕山館詩稿十六卷 退思齋詩鈔四卷 十國春秋一百十四卷 [光緒]香山縣志二十二卷 楊忠愍公[繼盛]傳家寶書三種 津逮秘書十五集一百四十一種 趙州石刻全錄三卷 國朝名人傳略二十四卷 楊氏全書八種 龍溪草堂詩鈔十卷 坦庵先生文集八卷 明治政黨小史不分卷 葬經內篇一卷 欽定大清會典事例九百二十卷 禮記音訓不分卷 冷齋夜話十卷 [景定]嚴州續志十卷 求古錄禮說十六卷補遺一卷 夏時考訓蒙一卷 大學古本說一卷中庸章段一卷中庸餘論一卷讀論語札記三卷讀孟子札記二卷 留青日札三十九卷 花菴絕妙詞選十卷 洗冤錄歌訣一卷急救方一卷檢驗雜說歌訣一卷七殺式一卷 欽定書經傳說彙纂二十一卷首二卷書序一卷 大清光緒十三年歲次丁亥時憲書 理學宗傳二十六卷 南昌郡乘十一_葉舟、陳弘緒纂修.djvu 南昌郡乘十二_葉舟、陳弘緒纂修.djvu 南昌郡乘十三_葉舟、陳弘緒纂修.djvu 南昌郡乘十四_葉舟、陳弘緒纂修.djvu 南昌郡乘十五_葉舟、陳弘緒纂修.djvu 南昌郡乘十六_葉舟、陳弘緒纂修.djvu 南昌郡乘十七_葉舟、陳弘緒纂修.djvu 南昌郡乘十八_葉舟、陳弘緒纂修.djvu 南昌郡乘十九_葉舟、陳弘緒纂修.djvu 南昌郡乘二十_葉舟、陳弘緒纂修.djvu 南昌郡乘二十一_葉舟、陳弘緒纂修.djvu 南昌郡乘二十二_葉舟、陳弘緒纂修.djvu 南昌郡乘二十三_葉舟、陳弘緒纂修.djvu 南昌郡乘二十四_葉舟、陳弘緒纂修.djvu 南昌郡乘二十五_葉舟、陳弘緒纂修.djvu 南昌郡乘二十六_葉舟、陳弘緒纂修.djvu 南昌郡乘二十七_葉舟、陳弘緒纂修.djvu 南昌郡乘二十八_葉舟、陳弘緒纂修.djvu 南昌郡乘二十九_葉舟、陳弘緒纂修.djvu 南昌郡乘三十_葉舟、陳弘緒纂修.djvu 南昌郡乘三十一_葉舟、陳弘緒纂修.djvu 南昌郡乘三十二_葉舟、陳弘緒纂修.djvu 南昌郡乘三十三_葉舟、陳弘緒纂修.djvu 南昌郡乘三十四_葉舟、陳弘緒纂修.djvu 南昌郡乘三十五_葉舟、陳弘緒纂修.djvu 南昌郡乘三十六_葉舟、陳弘緒纂修.djvu 南昌郡乘三十七_葉舟、陳弘緒纂修.djvu 南昌郡乘三十八_葉舟、陳弘緒纂修.djvu 南昌郡乘三十九_葉舟、陳弘緒纂修.djvu 信豐縣誌一_楊宗昌、曹宣光纂修.djvu 信豐縣誌二_楊宗昌、曹宣光纂修.djvu 信豐縣誌三_楊宗昌、曹宣光纂修.djvu 信豐縣誌四_楊宗昌、曹宣光纂修.djvu 信豐縣誌五_楊宗昌、曹宣光纂修.djvu 袁州府志一_李芳春、袁繼梓纂修.djvu 袁州府志二_李芳春、袁繼梓纂修.djvu 袁州府志三_李芳春、袁繼梓纂修.djvu 袁州府志四_李芳春、袁繼梓纂修.djvu 袁州府志五_李芳春、袁繼梓纂修.djvu 袁州府志六_李芳春、袁繼梓纂修.djvu 袁州府志七_李芳春、袁繼梓纂修.djvu 袁州府志八_李芳春、袁繼梓纂修.djvu 袁州府志九_李芳春、袁繼梓纂修.djvu 袁州府志十_李芳春、袁繼梓纂修.djvu 袁州府志十一_李芳春、袁繼梓纂修.djvu 袁州府志十二_李芳春、袁繼梓纂修.djvu 袁州府志十三_李芳春、袁繼梓纂修.djvu 袁州府志十四_李芳春、袁繼梓纂修.djvu 袁州府志十五_李芳春、袁繼梓纂修.djvu 袁州府志十六_李芳春、袁繼梓纂修.djvu 袁州府志十七_李芳春、袁繼梓纂修.djvu 吉安府志一_王昂重編.djvu 吉安府志二_王昂重編.djvu 吉安府志三_王昂重編.djvu 吉安府志四_王昂重編.djvu 吉安府志五_王昂重編.djvu 吉安府志六_王昂重編.djvu 吉安府志七_王昂重編.djvu 吉安府志八_王昂重編.djvu 吉安府志九_王昂重編.djvu 吉安府志十_王昂重編.djvu 吉安府志十一_王昂重編.djvu 贛州府志一_余文龍、謝詔纂修.djvu 贛州府志二_余文龍、謝詔纂修.djvu 贛州府志三_余文龍、謝詔纂修.djvu 贛州府志四_余文龍、謝詔纂修.djvu 贛州府志五_余文龍、謝詔纂修.djvu 贛州府志六_余文龍、謝詔纂修.djvu 贛州府志七_余文龍、謝詔纂修.djvu 贛州府志八_余文龍、謝詔纂修.djvu 贛州府志九_余文龍、謝詔纂修.djvu 贛州府志十_余文龍、謝詔纂修.djvu 贛州府志十一_余文龍、謝詔纂修.djvu 贛州府志十二_余文龍、謝詔纂修.djvu 贛州府志十三_余文龍、謝詔纂修.djvu 贛州府志十四_余文龍、謝詔纂修.djvu 贛州府志十五_余文龍、謝詔纂修.djvu 贛州府志十六_余文龍、謝詔纂修.djvu 南安府志一_李世昌纂修.djvu 南安府志二_李世昌纂修.djvu 南安府志三_李世昌纂修.djvu 南安府志四_李世昌纂修.djvu 南安府志五_李世昌纂修.djvu 南安府志六_李世昌纂修.djvu 南安府志七_李世昌纂修.djvu 南安府志八_李世昌纂修.djvu 南安府志九_李世昌纂修.djvu 雩都縣誌一_盧振先纂修.djvu 雩都縣誌二_盧振先纂修.djvu 雩都縣誌三_盧振先纂修.djvu 雩都縣誌四_盧振先纂修.djvu 雩都縣誌五_盧振先纂修.djvu 雩都縣誌六_盧振先纂修.djvu 雩都縣誌七_盧振先纂修.djvu 雩都縣誌八_盧振先纂修.djvu 雩都縣誌九_盧振先纂修.djvu 藍玉黨供狀_.djvu 世廟識余錄一_徐學謨輯.djvu 世廟識余錄二_徐學謨輯.djvu 世廟識余錄三_徐學謨輯.djvu 世廟識余錄四_徐學謨輯.djvu 世廟識余錄五_徐學謨輯.djvu 世廟識余錄六_徐學謨輯.djvu 世廟識余錄七_徐學謨輯.djvu 世廟識余錄八_徐學謨輯.djvu 世廟識余錄九_徐學謨輯.djvu 萬曆三大征考一_茅瑞徵撰.djvu 萬曆三大征考二_茅瑞徵撰.djvu 東夷考略_茅瑞徵撰.djvu 萬曆三十一年癸卯楚事妖書始末一_曹珖撰.djvu 萬曆三十一年癸卯楚事妖書始末二_曹珖撰.djvu 萬曆三十一年癸卯楚事妖書始末三_曹珖撰.djvu 萬曆三十一年癸卯楚事妖書始末四_曹珖撰.djvu 萬曆三十一年癸卯楚事妖書始末五_曹珖撰.djvu 閒思往事_曹珖撰.djvu 啟禎兩朝剝復錄一_吳應箕撰.djvu 啟禎兩朝剝復錄二_吳應箕撰.djvu 啟禎兩朝剝復錄三_吳應箕撰.djvu 啟禎兩朝剝復錄四_吳應箕撰.djvu 孔顏孟三氏志一_劉浚撰.djvu 管宁船 管宁藜床 管榻 管穴 管窥 管窥之见 管窥之说 管窥蛙见 管窥蠡测 管窥豹 管蠡 管蠡浅见 管蠡窥测 管见 管说 管鲍 管鲍交 管鲍亲 管鲍情 管鲍知 管鲍贫时交 箧扇 箪壶 箪瓢 箪瓢乐 箪瓢人 箪瓢可乐 箪瓢士 箪瓢陋巷 箪瓢颜乐 箪瓢颜子 箪瓢颜巷 箪醪投川 箪食之恩 箫侣 箫凤 箫台 箫史 箫声吴市 箫楼 箫玉和鸣 箭下聊城 箭在弦上 箭头书 箭射聊城 箭张 箭穿杨叶 箱牛 箸下万钱 篮舆爱竹深 篱花 篱菊 篱鷃 簇新 簪履故物 簪橐 簪白柰 簪盍 簪笔 簪素柰 簪花格 簸之扬之,糠秕在前 簸扬糠秕 簸秕 籯金 籯金一经 米千斛 米家书画船 米家船 米淅矛头 米舂廊庑 米船书画 类樗 类锡 粉傅何郎 粉昆 粉父 粉爹 粉省 粉署 粉郎 粉面何郎 粤犬吠雪 粪金牛 粱炊 精卫 精卫塞海 精卫心 精卫殷勤 精卫苦 精卫衔木石 精卫衔石 精卫衔薪 精爽随君 精益求精 精禽 精禽填海 精诚贯日 精贯白虹 精贯虱心 精金百炼 糕诗 糟丘肉林 糠秕 系书 系匏 系帛 系帛书 系臂 系臂纱 系足之绳 系足人 系足红丝 系足缘 系铃解铃 系马埋轮 紞鼓留公 素与蛮 素丝之节 素丝千字锦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