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历史人物 | 历史地名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 | 字体转换器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电子书下载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集部 > 小说 > 水浒传 >

第三十二回 宋江夜看小鳌山 花荣大闹清风寨

第三十二回 宋江夜看小鳌山 花荣大闹清风寨

诗曰:

花开不择贫家地,月照山河到处明。世间只有人心恶,万事还须天养人。
盲聋音痖家谊富,智慧聪明却受贫。年月日时该载定,算来由命不由人。

话说这清风山离青州不远,只隔得百里来路。这清风寨却在青州三岔路口,地名清风镇。因为这三岔路上,通三处恶山,因此特设这清风寨在这清风镇上。那里也有三五千人家,却离这清风山只有一§多路。当日三位头领自上山去了。只说宋公明独自一个,背着些包裹,迤里来到清风镇上,便借问花知寨住处。那镇上人答道:“这清风寨衙门在镇市中间。南边有个小寨,是文官刘知寨住宅。北边那个小寨。正是武官花知寨住宅。”宋江听罢,谢了那人,便投北寨来。到得门首,见有几个把门军汉。问了姓名,入去通报。只见寨里走出那个年少的军官来,拖住宋江便拜。那人生得如何?但见:

齿白唇红双眼俊,两眉入鬓常清,细腰宽膀似猿形。能骑乖劣马,爱放海东青。百步穿杨神臂健,弓开秋月分明,雕翎箭发进寒星。人称小李广,将种是花荣。

出来的年少将军,不是别人:正是清风寨武知寨小李广花荣。宋江见了。看那花荣,怎生打扮?但见:

身上战袍金翠绣,腰间玉带嵌山犀。渗青巾帻双环小,文武花靴抹绿低。

花荣见宋江,拜罢,喝叫军汉接了包裹、朴刀、腰刀,扶住宋江,直到正厅上。便请宋江当中凉床上坐了,花荣又纳头拜了四拜。起身道:“自从别了兄长之后,屈指又早五六年矣。常常念想。听得兄长杀了一个泼烟花,官司行文书各处追捕。小弟闻得,如坐针毡。连连写了十数封书去贵庄问信,不知曾到也否?今日天赐,幸得哥哥到此,相见一面,大称平生渴仰之思。”说罢,又拜。宋江扶住道:“贤弟休只顾讲礼。请坐了,听在下告诉。”花荣斜坐着。宋江把杀阎婆惜一事,和投奔柴大官人,并孔太公庄上,遇见武松,清风山上被捉,遇燕顺等事,细细地都说了一遍。花荣听罢,答道:“兄长如此多磨难!今日幸得仁兄到此,且住数年,却又理会。”宋江道:“若非兄弟宋清寄书来孔太公庄上时,在下也特地要来贤弟这里走一遭。”花荣道:“前次连连奉书去,拜问兄长,不见回音。后闻知令弟说,兄长在白虎山孔太公上,也特地要差人请兄长来此间住几时。今蒙佳兄不弃到此,只恨无甚罕物管待。”便请宋江去后堂里坐,唤出浑家崔氏来拜伯伯。拜罢,花荣又叫妹子出来,拜了哥哥。便请宋江更换衣裳鞋§,香汤沐浴,在后堂安排筵席洗尘。当日筵宴上,宋江把救了刘知寨恭人的事,备细对花荣说了一遍。花荣听罢,皱了双眉说道:“兄长没来由救那妇人做什么!正好教灭这厮的口。”宋江道:“却又作怪!我得说是清风寨知寨的恭人,因此把做贤弟同僚面上,特地不顾王矮虎相怪,一力要救他下山。你却如何恁的说?”花荣道:“兄长不知。不是小弟说口,这清风寨还是青州紧要去处。若还是小弟独自在这里守把时,远近强人,怎敢把青州搅得粉碎。近日除将这个穷酸饿醋来做个正知寨,这厮又是文官,又没本事。自从到任,把此乡间些少上户诈骗,乱行法度,无所不为。小弟是个武官副知寨,每每被这厮殴气,恨不得杀了这滥污贼禽兽。兄长却如何救了这厮的妇人?打紧这婆娘极不贤,只是调拨他丈夫行不仁的事,残害良民,贪图贿赂。正好叫那贱人受些玷辱。兄长错救了这等不才的人!”宋江听了,便劝道:“贤弟差矣!自古道:‘冤仇可解不可结。’他和你是同僚官,又不合活生世,亦且他是个文墨的人,你如何不谏他。他虽有些过失,你可隐恶而扬善。贤弟休如此浅见。”花荣道:“兄长见得极明。来日公§内见刘知寨时,与他说过救了他老小之事。”宋江道:“贤弟若如此,见常也显你的好处。”花荣夫妻几口儿,朝暮臻臻至至,供茶献酒供食,伏侍宋江。当时就晚,安排床帐在后堂轩下,请宋江安歇。次日,又备酒食筵宴管待。话休絮烦。宋江自到花荣寨里,吃了四五日酒。花荣手下有几个梯己人,一日换一个,拨些碎银子,在他身边,每日教相陪宋江去清风镇街上,观看市井喧哗,村落宫观寺院,闲走乐情。自那日为始,这梯己人相陪着闲走,邀宋江去市井上闲玩。那清风镇上,也有几座小§栏并茶房酒肆,自不必说得。当日宋江与这梯己人在小§栏里闲看了一回,又去近村寺院道家宫观游赏一回,请去市镇上酒肆中饮酒。临起身时,那梯己人取银两还酒钱。宋江那里肯要他还钱,却自取碎银还了。宋江归来,又不对花荣说。那个同去的人欢喜,又落得银子,又得身闲。自此每日拨一个相陪,和宋江缓步闲游。又只是宋江使钱。自从到寨里,无一个不敬他的。宋江在花荣寨里住了将及一月有余,看看腊尽春回,又早元宵节近。且说这清风寨镇上居民,商量放灯一事,准备庆赏元宵。科§钱物,去土地大王庙前,紥缚起一座小鳌山,上面结采悬花,张挂五七百碗花灯。土地大王庙内,逞应诸般社火。家家门前,紥起灯棚,赛悬灯火。市镇上诸行百艺都有。虽然比不得市师,只此也是人间天上。当下宋江在寨里和花荣饮酒,不觉又早是元宵节到。至日,晴明得好。花荣到已牌前后,上马去公§内,点起数百个军士,教晚间去市镇上弹压。又点差许多军汉,分头去四下里守把栅门。未牌时分回寨来,邀宋江吃点心。宋江对花荣说道:“听闻此间市镇上,今晚点放花灯,我欲去观看观看。”花荣答道:“小弟本欲陪侍兄长去看灯,正当其理。只是奈缘我职役在身,不能勾自在闲步同往。今夜兄长自与家间二三人去看灯,早早的便回。弟在家专待,家宴三盅,以庆佳节。”宋江道:“最好。”却早天色向晚,东边推出那轮明月上来。正是:

玉漏铜壶且莫催,星桥火树彻明开。鳌山高耸青云上,何处游人不看来。

当晚,宋江和花荣家亲随梯己人,两三个跟随着宋江缓步徐行,到这清风镇上看灯时,只见家家门前,搭起灯棚,悬挂花灯,不记其数。灯上画着许多故事,也有剪采飞白牡丹花灯,并荷花芙容异样灯火。四五个人手厮挽着,来到土地大王庙前,看那小鳌山时,怎见的好灯?但见:

山石穿双龙戏水,云霞映独鹤朝天。金莲灯,玉梅灯,晃一片琉璃。荷花灯,芙蓉灯,散千围锦绣。银蛾斗彩,双双随绣带香球。雪柳争辉,缕缕拂华幡翠§。村歌社§,花灯影里竞喧阗。织妇蚕奴,画烛光中同赏玩。虽无佳丽风流曲,尽贺丰登大有年。

当下宋江等四人,在鳌山前看了一回,迤里投南看灯。走不过五七百步,只见前面灯烛荧煌,一夥人围住在一个大墙院门首热闹,锣声响处,众人喝采。宋江看时,却是一夥舞鲍老的。宋江矮矬,人背后看不见。那相陪的梯己人,却认的社火队里,便教分开众人,让宋江看。那跳鲍老的,身躯纽得村村势势的。宋江看了,呵呵大笑。只见这墙院里面,却是刘知寨夫妻两口儿,和几个婆娘在里面看。听得宋江笑声,那刘知寨的老婆,于灯下却认的宋江,便指与丈夫道:“兀那个黑矮汉子,便是前日清风山抢掳下我的贼头。”刘知寨听了,吃一惊。便唤亲随六七人,叫捉那个笑的黑汉子。宋江听得,回身便走。走不过十余家,众军汉赶上,把宋江捉住,拿了来,恰似皂雕追紫燕,正如猛虎啖羊羔。拿到寨里,用四条麻索绑了,押至厅前。那三个梯己人,见捉了宋江去,自跑回来报与花荣知道。且说刘知寨坐在厅上,叫解过那厮来。众人把宋江族拥在厅前跪下。刘知寨喝道:“你这厮是清风山劫强贼,如何敢擅自来看灯!今被擒获,你有何理说?”宋江告:“上人自是郓县客人张三,与花知寨是故友,来此间多日了。即不会在清风山打劫。”刘知寨老婆却从屏风背后转将出来,喝道:“§这厮兀自赖哩!你记得教我叫你做大王时?”宋江告道:“§人差矣!那时小人不对恭人说来:小人自是郓城县客人,亦被掳掠在此间,不能勾下山去。”刘知寨道:“你既是客人被掳劫在那里,今日何能勾下山来?却到我这里看灯?”那妇人便说:“你这厮在山上时,大落落的坐在中间交椅上,由我叫大王,那里采人。”宋江道:“恭人全不记我一力救你下山,如何今日到把我强扭做贼?”那妇人听了大怒,指着宋江骂道:“这等顽皮赖骨,不打如何肯招!”刘知寨道:“说得是。”喝叫取过批头来打那厮。一连打了两料,打得宋江皮开肉绽,鲜血迸流。便叫:“把铁锁锁了,明日合个囚车,把郓城虎张三,解上州里去。”去说相陪宋江的梯己人,慌忙奔回来报知花荣。花荣听罢大惊,连忙写一封书,差两个能干亲随人,去刘知寨处取。亲随人赍了书,急忙到知寨门前。把门军士入去报覆道:“花知寨差人在门前下书。”刘高叫唤至当厅。那亲随人将书呈上。刘高拆开封皮,读道:“花荣拜上僚兄相公座前,所有薄亲刘丈,近日从济州来,因看灯火,误犯尊威,万乞情恕放免,自当造谢。草字不恭, 烦乞照察不宣。”刘高看了大怒,把书扯的粉碎,大骂道:“花荣这厮无礼!你是朝廷命官,如何却与强贼通同,也来瞒我。这贼已招是郓城县张三,你却如何写道是刘丈?俺须不是你侮弄的!你写他姓刘,是和我同姓,恁的我便放了他?”喝令左右,把下书人推抢出去。那亲随人被赶出寨门,急急归来禀覆花荣知道。花荣听了,只叫得:“苦了哥哥!快备我的马来。”花荣披挂,拴束了弓箭,掉枪上马,带了三五十名军汉,都拖枪拽棒,直奔到高寨里来。把门军人见了,那里敢拦当。见花荣头势不好,尽皆吃惊,都四散走了。花荣抢到厅前,下了马,手中拿着枪。那三五十人都两摆在厅前。花荣口里叫道:“请刘知寨说话。”刘高听得,见花荣头势不好,惊的魂飞魄散,惧怕花荣是个官,那里敢出来相见。花荣见刘高不出来,立了一回,喝叫左右,去两边耳房里搜人。那三五十军汉一齐去搜时,早从廊下耳房里,寻见宋江,被麻索高吊起在梁上,又使铁索锁着,两腿打得肉绽。几个军汉,便把绳索割断,铁锁打开,救出宋江。花荣便叫军士先送回家里去。花荣上了马,绰居手,口里发话道:“刘知寨!你便是个正知寨,待怎的奈何了花荣?谁家没个亲眷,你却什么意思?我的一个表兄,直拿在家里,强扭做贼?好欺负人!明日和你说话,却再理会。”花荣带了众人,自回到寨里来看视宋江。却说刘知寨见花荣救了人去,急忙点起一二百人,也叫来花荣寨夺人。那二百人内,新有两个教头。为首的教头,虽然了得些枪刀,终不及花荣武艺。不敢不从刘高。只得引了众人,奔花荣寨里来。把门军士人去报知花荣。此时天色未甚明亮,那二百来人拥在门首,谁敢先入去,都惧怕花荣了得。看看天大明了,却见两扇大门不关。只见花知寨在正厅上坐着,左手拿着弓,右手挽着箭。众人拥在门前。众人都拥在门前。花荣竖起弓,大喝道,“你这军士们不知!冤各有头,债各有主。刘高差你来,休要替他出色。你那两个新恭教头,还未见花知寨的武艺。今日先教你众人看花知寨弓箭,然后你那厮们要替刘高出色,不怕的人来。看我先射大门上左边门神的骨朵头。”搭止箭,拽满弓,只一箭,喝声道:“着!”正射中门神骨朵头。众人看了,都吃一惊。花荣又取第二枝箭,大叫道:“你们众人再看我这第二枝箭,要射右边门神的头盔上朱缨。”飕的又一箭,不偏不斜,正中缨头上。那两枝箭却射定在两扇门上。花荣再取第三枝箭喝道:“你众人看我第三枝箭,要射你那队里穿白的教头心窝。”那人叫声,却要转身先走,众人发声喊,一齐都走了。花荣且教闭上寨门,却来后堂看觑宋江。花荣说道:“小弟误了哥哥,受此之苦!”宋江答道:“我却不妨,只恐刘高那厮,不肯和你干休。我们也要计较个常便。”花荣道:“小弟舍着弃了这道官诰,和那厮理会。”宋江道:“不想那妇人将恩作怨,教丈夫打我这一顿。我本待自说出真名姓来,却又怕阎婆惜事发,因此只说郓城客人张三。§耐刘高无礼,要把我做郓城虎张三,解上州去,合个囚车盛我。要做清风山贼首时,顷刻便是一刀一剐。不得贤弟自来力救,便有铜唇铁舌,也和他分辩不得。”花荣道:“小弟寻思,只想他是读人,须念同姓之亲,因此写了刘丈。便是忘池忌讳这一句话。如今既已救了来家,且却又理会。”宋江道:“贤弟差矣。既然吃你豪势,救了人来。凡事三思而后行,再思可矣。自古道:‘吃饭防噎,行路防跌。’他被你公然夺了人来,急使人来抢,又被你一吓,尽都散了。我想他如何肯干罢。必然要和你动文书。今晚我先走上清风山去躲避。你明日却好和他白赖。终久只是文武不和相殴的官司。我若再被他拿出去时,你便和他分说不过。”花荣道:“小弟只是一勇之夫,却无兄长的高明远见。只恐兄长伤重了,走不动。”宋江道:“不妨,事急难以担阁,我自捱到山下便了。”当日敷贴了膏药,吃了些酒肉,把包裹都寄在花荣处。黄昏时分,便使两个军汉送出栅外去了。宋江自连夜捱去,不在话。再说刘知寨见军士一个个都散回寨里来,说道:“花知寨分英勇了得,谁敢去近前当他弓箭。”两个教头道:“着他一箭时,射个透明窟宠,却是都去不得。”刘高那厮,终是个文官,还有些谋略§计。花荣虽然勇猛豪杰,不及刘高的智量。正是:“将在谋而不在勇。”当下刘高寻思起来:“想他这一夺去,必然连夜放他上清风山去了。明日却来和我白赖。便争竞到上司,也只是文武不和斗殴之事。我却如何奈何的他。我今夜差二三十军汉,去五里路头等候。倘若天幸捉着时,将来悄悄的关在家里。却暗地使人连夜去州里报知,军官下来取,就和花荣一发拿了,都害了他性命。那时我独自霸着这清风寨,省得受这厮们的气。”当晚点了二十余人,各执枪棒,就夜去了。约莫有二更时候,去的军汉,背剪绑得宋江到来。知寨见了,大喜道;“不出吾之所计。且与我囚在后院里,休教一个人得知。”连夜便写了实封申状,差两个心腹之人,星夜来青州府飞报。次日,花荣只道宋江上清风山去了,坐视在家,心晨自道:“我且看他怎的。”竟不来采着。刘高也只做不知。两下都不说着。且说青州府知府,正值陛厅坐公座。那知府覆姓慕容,双名彦达,是今上徽宗天子慕容贵妃之兄,倚托妹子的势要,在青州横行,残害良民,欺罔僚友,无所不为。正欲回后堂退食,只见左右公人,接上刘知寨申状,飞报贼情公事。知府接来,看了高的文书,吃了一惊。便道:“花荣是个功臣子,如何结连清风山强贼?这罪犯非小。未委虚的。”便教唤那本州兵马都监,来到厅上,分付他去。原来好个都监,姓黄名信,为他本身武艺高强,威镇青州,因此称他为镇三山。那青州地面,所管下有三座恶山:第一便是清风山,第二便是二龙山,第三便是桃花山。这三处都是强人草寇出没的去处。黄信却自夸要捉尽三山人马,因此唤做镇三山。那人生的如何?但见:

相貌端方如虎豹,身躯长大似蛟龙。平生惯使丧门刃,威镇三山立大功。 这兵马都监黄信上厅来,领了知府的言语,出来点起五十壮健军汉,披挂了衣甲,马上擎着那口丧门刃,连夜便下清风寨来,迳到刘高有下马。刘知寨出来接着,请到后堂叙礼罢,一面安排酒食管待,一面犒赏军士。后面取出宋江来,教黄信看了。黄信道:“这个不必问了。连夜合个囚车,把这厮盛在里面,头上抹了红绢,插一个纸旗,上写着‘清风山贼首郓城虎张三’。”宋江那里敢分辩,只得由他们安排。黄信再问刘高道:“你拿得张三时,花荣知也不知?”刘高道:“小官夜来二更拿了他,悄悄提得来,藏在家里。花荣只知道张三去了,自坐视在家。”黄信道:“既是恁的,却容易。明日天明,安排一付羊酒,去大寨里公厅上摆着,却下里埋伏下三五十人预备着。我却自去花荣家请得他来。只推道慕容知府听得你文武不和,因此特差我求置酒劝谕。赚到公厅,只看我掷盏为号,就下手拿住了,一同解上州里去。此计如何?”刘高喝采道:“还是相公高见,此计大妙!却似瓮中捉鳖,手到拿来。”当夜定了计策。次日天晓,先去大寨左右两边帐幕里,预先埋伏了军士。厅上虚设着酒食筵宴。早饭前后,黄信上了马,只带三两个从人,来到花荣寨前。军人入去传报。花荣道:“来做什么?”军汉答道:“只听得教报道:黄都监特来相探。”花荣听罢,便出来迎接。黄信下马,花荣请至厅上叙礼罢,便问道:“都监相公有何公干此?”黄信道:“下官蒙知府呼唤发落道:为是你清风寨内文武官僚不和,未知为甚缘由。知府诚恐二官因私仇而误其公事,特差黄某赍到羊酒,前来与你二官讲和。已安排在大寨公厅上。便请足上马同往。”花荣笑道:“花荣如何敢欺罔刘高。他又是个正知寨,只是本人累累要寻花荣的过失。不想惊动知府,有劳都监下临草寨。花荣将何以报。”黄信附耳低言道:“知府只为足下一人。倘有些刀兵动时,他是文官,做得何用。你只依着我行。”花荣道:“深谢都监过爱。”黄信便邀花荣同出门首上马。花荣道:“且请都监少叙三杯了去。”黄信道:“待说开了,畅饮何妨。”花荣只得叫备马。当时两个并马而行,直来到大寨下了马。黄信携着花荣的手,同上公厅来。只见刘高已自先在公厅上。三个人都相见了。黄信叫取酒来,从人已自先把花荣的马牵将出去,闭了寨门。花荣不知是计,只想黄信是一般武官,必无歹意。黄信擎一盏酒来,先劝刘高道:“知府为因听得你文武二官,同僚不和,好生忧心。今日特委黄信到来,与你二公陪话。烦望只以报答朝廷为重。再后有事,和同商议。”刘高答道:“量刘高不才,颇识些理法。何足道哉,直教知府恩相如此挂心。我二人也无甚言语争执。此是外人妄传。”黄信大笑道:“妙哉!”刘高饮过酒,黄信又斟第二杯酒来,劝花荣道:“虽然是刘知寨如此说了,想必是闲人妄传,故是如此。且请头一杯。花荣接过酒吃了。刘高拿副台盏,斟一盏酒,回劝黄信道:“动都都监相公降临弊地,满饮此盅。”黄信接过酒来,拿在手里,把眼四下一看了,有十数个军汉族上厅来。黄信把酒盏望地下一掷,只听得后堂一声喊起,两边帐§里走出三五十个壮健军汉,一发上,把花荣拿倒在厅前。黄信喝道:“绑了。”花荣一片声叫道:“我得何罪!”黄信大笑,喝道:“你兀自敢叫哩。你结连清风山强贼,一同背反朝廷,当得何罪!我念你往日面皮,不去惊动拿你家老小。”花荣道:“相公也有个证见。”黄信道:“还你一个证见。教你看真赃正贼。我不屈你。左右,与我推得来。”无移时,一辆囚车,一个纸旗儿,一条红抹额,从外面推将人来。花荣看了,见是宋江陷着,目睁口呆,面面厮觑,做声不得。黄信喝道:“这须不干我事,见有告人刘高在此。”花荣道:“不妨,不妨。这是我的亲眷,他自是郓城县人。你要强纽他做贼。到上司自有分辩处。”黄信道:“你既然如此说时,我只解你上州里,你自去分辩。”便叫刘知寨点起一百寨兵防送。“就要你同去。便解投青州。此是知府相公立等回报的公事,不可耽迟。”花荣便对黄信说道:“都监赚我来,虽然捉了我,便到朝廷,和他还有分辩。可看我和都监一般武职官面,休去我衣服,容我坐在囚车里。”黄信道:“这几件容易,便都依你。就叫刘知寨一同去州里折辩明白,休要枉害人性命。”当时,黄信与刘高,都上了马,监押着两辆囚车,并带三五十军士,一百寨兵,族拥着车子,取路奔青州府来。不是黄信、刘高解宋江、花荣望青州来,有分教:火焰堆里,送数百间屋宇人家;刀斧丛中,杀一二千残生性命。且教大闹了青州,纵横山寨,直使玉屏风上题名字,丹凤门中降赦书。毕竟解宋江投青州来,怎地脱身?且听下回分解。

查看目录 >> 《水浒传》


国学迷 天文地球圖說三卷 [道光己酉科]江南選拔貢卷 癸巳類稿十五卷 岱南閣叢書四種 晉太康三年地記一卷晉書地道記一卷 農務化學問答二卷 水流雲在館詩鈔四卷 武場條例八卷 虞苑東齋詞鈔 明三十家詩選初集八卷二集八卷 李太白文集三十卷 天演論二卷 新出姑娘假外面 欽定續文獻通考二百五十卷 黃岡錢氏同根集三種 天下一統志九十卷 鍼灸大成十卷 畿輔叢書一百八十二種一千五百四十四卷 東郭記鼓詞一卷 重校十三經不貳字不分卷 春秋左傳注疏六十卷 三命通會十二卷 湖海文傳七十五卷 歷代紀元匯考八卷 道藏輯要 御批歷代通鑑輯覽一百二十卷 腋裘篇二卷 理田李氏宗譜傳一卷 花萼交輝閣集八卷 文心雕龍十卷 文清公薛先生文集二十四卷 傅青主先生尺牘一卷 增注冩信必讀十卷 明宰輔七卿年表 詩詞雜俎二十一卷 爾雅三卷 [康熙]寧化縣志七卷 伏敔堂詩十五卷續錄四卷首一卷 [康熙]合肥縣志二十卷 龍文鞭影二卷 鳳儀亭 月令輯要二十四卷首一卷 平三角舉要五卷 崔進士本事詩傳芙蓉山房詩集 大乘入楞伽經七卷 玉海摘要二十一卷 [乾隆]鳳翔縣志八卷首一卷 康對山先生文集十卷 中晚唐詩叩彈集十二卷續集三卷 陳伯玉文集三卷附錄一卷詩集二卷 水經注四十卷首一卷末二卷 續檇李詩繫四十卷 金史一百三十五卷附金國語解不分卷 重訂路史全本四十七卷 五子書八卷 御定萬年書二卷 石湖詞一卷補遺一卷 史記考證七卷 毛詩指說一卷 蘇長公西樓帖 田間文集一_錢澄之撰.djvu 田間文集二_錢澄之撰.djvu 田間文集三_錢澄之撰.djvu 田間文集四_錢澄之撰.djvu 田間文集五_錢澄之撰.djvu 田間文集六_錢澄之撰.djvu 田間文集七_錢澄之撰.djvu 田間文集八_錢澄之撰.djvu 田間文集九_錢澄之撰.djvu 田間文集十_錢澄之撰.djvu 田間文集十一_錢澄之撰.djvu 田間文集十二_錢澄之撰.djvu 田間文集十三_錢澄之撰.djvu 田間文集十四_錢澄之撰.djvu 田間文集十五_錢澄之撰.djvu 田間詩集一_錢澄之撰.djvu 田間詩集二_錢澄之撰.djvu 田間詩集三_錢澄之撰.djvu 田間詩集四_錢澄之撰.djvu 田間詩集五_錢澄之撰.djvu 田間詩集六_錢澄之撰.djvu 田間詩集七_錢澄之撰.djvu 田間詩集八_錢澄之撰.djvu 田間詩集九_錢澄之撰.djvu 田間詩集十_錢澄之撰.djvu 田間詩集十一_錢澄之撰.djvu 田間詩集十二_錢澄之撰.djvu 田間詩集十三_錢澄之撰.djvu 歸玄恭遺著_歸莊撰.djvu 亭林詩集一_顧炎武撰.djvu 亭林詩集二_顧炎武撰.djvu 亭林詩集三_顧炎武撰.djvu 亭林文集一_顧炎武撰.djvu 亭林文集二_顧炎武撰.djvu 亭林文集三_顧炎武撰.djvu 顧亭林先生詩箋注一_顧炎武撰.djvu 顧亭林先生詩箋注二_顧炎武撰.djvu 顧亭林先生詩箋注三_顧炎武撰.djvu 顧亭林先生詩箋注四_顧炎武撰.djvu 顧亭林先生詩箋注五_顧炎武撰.djvu 顧亭林先生詩箋注六_顧炎武撰.djvu 顧亭林先生詩箋注七_顧炎武撰.djvu 顧亭林先生詩箋注八_顧炎武撰.djvu 顧亭林先生詩箋注九_顧炎武撰.djvu 定山堂詩集一_龔鼎孳撰.djvu 定山堂詩集二_龔鼎孳撰.djvu 定山堂詩集三_龔鼎孳撰.djvu 定山堂詩集四_龔鼎孳撰.djvu 定山堂詩集五_龔鼎孳撰.djvu 定山堂詩集六_龔鼎孳撰_x1_1.djvu 定山堂詩集七_龔鼎孳撰.djvu 定山堂詩集八_龔鼎孳撰.djvu 定山堂詩集九_龔鼎孳撰.djvu 定山堂詩集十_龔鼎孳撰.djvu 定山堂詩集十一_龔鼎孳撰.djvu 定山堂詩集十二_龔鼎孳撰.djvu 定山堂詩集十三_龔鼎孳撰.djvu 定山堂詩集十四_龔鼎孳撰.djvu 定山堂詩集十五_龔鼎孳撰.djvu 定山堂詩集十六_龔鼎孳撰.djvu 定山堂詩集十七_龔鼎孳撰.djvu 定山堂詩集十八_龔鼎孳撰.djvu 定山堂詩集十九_龔鼎孳撰.djvu 定山堂詩集二十_龔鼎孳撰.djvu 定山堂詩集二十一_龔鼎孳撰.djvu 定山堂詩集二十二_龔鼎孳撰.djvu 定山堂詩集二十三_龔鼎孳撰.djvu 定山堂詩集二十四_龔鼎孳撰.djvu 定山堂詩集二十五_龔鼎孳撰.djvu 定山堂詩集二十六_龔鼎孳撰.djvu 定山堂詩餘一_龔鼎孳撰.djvu 定山堂詩餘二_龔鼎孳撰.djvu 定山堂古文小品一_龔鼎孳撰.djvu 定山堂古文小品二_龔鼎孳撰.djvu 陋軒詩_吳嘉紀撰.djvu 船山先生詩稿一_王夫之撰.djvu 船山先生詩稿二_王夫之撰.djvu 薑齋文集一_董說撰.djvu 薑齋文集二_董說撰.djvu 薑齋文集三_董說撰.djvu 豐草菴詩集一_董說撰.djvu 豐草菴詩集二_董說撰.djvu 豐草菴詩集三_董說撰.djvu 豐草菴文集一_董說撰.djvu 豐草菴文集二_董說撰.djvu 寶雲詩集一_董說撰.djvu 寶雲詩集二_董說撰.djvu 寶雲詩集三_董說撰.djvu 居易堂集一_徐枋撰.djvu 居易堂集二_徐枋撰.djvu 居易堂集三_徐枋撰.djvu 居易堂集四_徐枋撰.djvu 居易堂集五_徐枋撰.djvu 居易堂集六_徐枋撰.djvu 居易堂集七_徐枋撰.djvu 居易堂集八_徐枋撰.djvu 居易堂集九_徐枋撰.djvu 居易堂集十_徐枋撰.djvu 砥齋集一_王弘撰撰.djvu 砥齋集二_王弘撰撰.djvu 砥齋集三_王弘撰撰.djvu 砥齋集四_王弘撰撰.djvu 砥齋集五_王弘撰撰.djvu 砥齋集六_王弘撰撰.djvu 砥齋集七_王弘撰撰.djvu 砥齋集八_王弘撰撰.djvu 安雅堂詩_宋琬撰.djvu 安雅堂文集一_宋琬撰.djvu 安雅堂文集二_宋琬撰.djvu 安雅堂文集三_宋琬撰.djvu 安雅堂文集四_宋琬撰.djvu 安雅堂未刻稿一_宋琬撰.djvu 安雅堂未刻稿二_宋琬撰.djvu 安雅堂未刻稿三_宋琬撰.djvu 安雅堂未刻稿四_宋琬撰.djvu 安雅堂未刻稿五_宋琬撰.djvu 安雅堂未刻稿六_宋琬撰.djvu 安雅堂未刻稿七_宋琬撰.djvu 安雅堂未刻稿八_宋琬撰.djvu 光啟堂文集一_方孝標撰.djvu 拜手稽首 拜把子 拜相封侯 拜赐之师 摆架子 摆龙门阵 白俗元轻 白发偕老 白发朱颜 白发相守 白发苍苍 白吃干饭 白商素节 白圭可磨 白圭无玷 白天见鬼 白往黑来 白恰青衫 白手兴家 白手成家 白日作梦 白日梦 白昼做梦 白昼见鬼 白毫之赐 白沙在涅,与之俱黑 白玉微瑕 白玉映沙 白绢斜封 白色恐怖 白苋紫茄 白跑一趟 白首如新,倾盖如故 白首无成 白首黄童 白骨再肉 白骨露野 白黑分明 百万雄兵 百下百着 百不获一 百世师 百世流芬 百业萧条 百两烂盈 百中百发 百乘之家 百了千当 百依百从 百口同声 百喙一词 百喙难辩 百堵皆兴 百孔千创 百家诸子 百川赴海 百巧成穷 百年之欢 百年到老 百年归寿 百年难遇 百废具举 百废具兴 百废备举 百思不得其故 百无一二 百无一存 百无失一 百样玲珑 百步无轻担 百炼成刚 百约百叛 百般刁难 百般奉承 百般折磨 百般抚慰 百花争艳 百花生日 百草权舆 百虑攒心 百衣百随 百败不折 百足不僵 百足之虫 百足之虫,断而不蹶 百足之虫,至断不僵 百载树人 百辞莫辩 百里不同风,千里不同俗 百里之任 百里之命 百锻千炼 百鸟朝凤 百龄眉寿 百龙之智 败兴而归 败兵折将 败子回头 败子回头金不换 败家子 败寇成王 败鼓之皮 伴君如伴虎 半亩方塘 半价倍息 半伪半真 半低不高 半半拉拉 半吐半露 半夜敲门不吃惊 半夜敲门心不惊 半天朱霞 半子之谊 半子之靠 半工半读 半懂不懂 半文不值 半文半白 半明半暗 半晴半阴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