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历史人物 | 历史地名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 | 字体转换器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电子书下载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集部 > 小说 > 水浒传 >

第十九回 梁山泊义士尊晁盖 郓城县月夜走刘唐

第十九回 梁山泊义士尊晁盖 郓城县月夜走刘唐

诗曰:

豪杰英雄聚义间,罡星煞曜降尘寰。王伦奸诈遭诛戮,晁盖仁明主将班。
魂逐断云寒冉冉恨随流水夜潺潺。林冲火并真高谊,凛凛清风不可攀。

话说林冲杀了王伦,手拿尖刀,指着众人说道:“据林冲虽系禁军,遭配到此,今日为众豪杰至此相聚,争奈王伦心胸狭隘,嫉贤B472能,推故不纳,因此火并了这厮。非林冲要图此位。据着我胸襟胆气,焉敢拒敌官军,剪除君侧元凶首恶。今有晁兄仗义疏财,智勇足备。方今天下,人闻其名,无有不伏。我今日以义气为重,立他为山寨之主。好么?”众人道:“头领言之极当。”晁盖道:“不可。自古强兵不压主。晁盖强杀,只是个远来新到的人,安敢便来占上。”林冲把手向前,将晁盖推在交椅上,叫道:“今日事已到头,请勿推却。若有不从者,将此王伦为例。”再三再四,扶晁盖坐了。林冲喝道:“众人就于亭前参拜了。”一面使小喽罗去大寨里摆下筵席,一面叫人抬过了王伦尸首,一面又着人去山前山后,唤众多小头目,都来大寨里聚义。林冲等一行人,请晁盖上了轿马,都投大寨里来。到得聚义厅前,下了马,都上厅来。众人扶晁天王去正中第一位交椅上坐定。中间焚起一炉香来。林冲向前道:“小可林冲,只是个粗卤匹夫,不过只会些枪棒而已。无学无才,无智无术。今日山寨,天幸得众豪杰相聚,大义既明,非比往日苟且。学究先生在此,便请做军师,执掌兵权,调用将校,须坐第二位。”吴用答道:“吴某村中学究,胸次又无经纶济世之才。虽只读些孙、吴兵法,未曾有半粒微功,怎敢占上。”林冲道:“事已到头,不必谦让。”吴用只得坐了第二位。林冲道:“公孙先生请坐第三位。”晁盖道:“却使不得。若是这等推让之时,晁盖必须退位。”林冲道:“晁兄差矣!公孙先生名闻江湖,善能用兵,有鬼神不测之机,呼风唤雨之法。谁能及也!”公孙胜道:“虽有些小之法,亦无济世之才,如何便敢占上。还是头领请坐。”林冲道:“今番克敌制胜,谁人及得先生良法,正是鼎分三足,缺一不可。先生不必推却。”公孙胜只得坐了第三位。林冲再要让时,晁盖、吴用、公孙胜,都不肯。三人俱道:“适蒙头领所说,鼎分三足,以此不敢违命,我三人占上。头领再要让人时,晁盖等只得告退。”三人扶住林冲,只得坐了第四位。晁盖道:“今番须请宋、杜二头领来坐。”那杜迁、宋万见杀了王伦,寻思道:“自身本事低微,如何近的他们。不若做个人情。”苦苦地请刘唐坐了第五位,阮小二坐了第六位,阮小五坐了第七位,阮小七坐了第八位,杜迁坐了第九位,宋万坐了第十位,朱贵坐了第十一位。梁山泊自此是十一位好汉坐定。山前山后,共有七八百人,都来厅前参拜了,分立在两下。晁盖道:“你等众人在此,今日林教头扶我做山寨之主,吴学究做军师,公孙胜同掌兵权,林教头等共管山寨。汝等众人,各依旧职,管领山前山后事务,守备寨栅滩头,休教有失。各人务要竭力同心,共聚大义。”再教收拾两边房屋,安顿了阮家老小。便教取出打劫得的生辰网,金珠宝贝,并自家庄上过活的金银财帛,就当厅赏赐众小头目,并众多小喽罗。当下椎牛宰马,祭祀天地神明,庆贺重新聚义。众头领饮酒至半夜方散。次日,又办筵宴庆会。一连吃了数日筵席,晁盖与吴用等众头领计议,整点仓廒,修理寨栅,打造军器,枪刀弓箭,衣甲头盔,准备迎敌官军。安排大小船只,教演人兵水手,上船厮杀,好做B532备,不在话下。自此梁山泊十一位头领聚义,真乃是交情浑似股肱,义气如同骨肉。有诗为证:

古人交谊断黄金,心若同时谊亦深。水浒请看忠义士,死生能守岁寒心。

因此,林冲见晁盖作事宽洪,疏财仗义,安顿各家老小在山,蓦然思念妻子在京师,存亡未保。遂将心腹备细诉与晁盖道:“小人自从上山之后,欲要搬取妻子上山来。因见王伦心术不定,难以过活,一向蹉跎过了。流落东京,不知死活。”晁盖道:“贤弟既有宝眷在京,如何不去取来完聚?你快写书,便教人下山去,星夜搬取上山来,以绝心念,多少是好。”林冲当写下了一封书,叫两个自身边心腹小喽罗,下山去了。不过两个月回来。小喽罗还寨说道:“直到东京城内殿帅府前,寻到张教头家,闻说娘子被高太尉威逼亲事,自缢身死,已故半载。张教头亦为忧疑,半月之前,染患身故。止剩得女使锦儿,已招赘丈夫在家过活。访问邻里,亦是如此说。打听得真实,回来报与头领。”林冲见说了,潸然泪下。自此杜绝了心中挂念。晁盖等见了说了,怅然嗟叹。山寨中自此无话,每日只是操练人兵,准备拒敌官军。忽一日,众头领正在聚义厅上商议事务,只见小喽罗报上山来,说道:“济州府差拨军官,带领约有一千人马,乘驾大小船四五百只,见在石碣村湖荡里屯住,特来报郑攥便请军师吴用商议道:“官军将至,如何迎敌?”吴用笑道:“不须兄长挂心,吴某自有措置。自古道:‘水来土掩,兵到将迎。’此乃兵家常事。”随即唤阮氏三雄,附耳低言道:“如此,如此。”又唤林冲、刘唐受计道:“你两个便这般,这般。”再叫杜迁、宋万也分付了。正是:西迎项羽三千阵,今日称施第一功。且说济州府尹点差团练使黄安,并本府捕盗官一员,带领一千余人,拘刷本处船只,就石碣村湖荡调拨,分开船只,作两路来却子。且说团练使黄安,带领人马上船,摇旗纳喊,杀奔金沙滩来。看看渐近滩头。只听得水面上呜呜咽咽,吹将起来。黄安道:“这不是画角之声?”且把船来分作两路,去那芦花荡中湾住。看时,只见水面上远远地三只船来。看那船时,每只舡上只有五个人。四个人摇着双橹,船头上立着一个人,头带绛红巾,都一样身穿红罗绣袄,手里各拿着留客住,三只船上人都一般打扮。于内有人认得的,便对黄安说道:“这三只船上三个人,一个是阮小二,一个是阮小五,一个是阮小七。”黄安道:“你众人与我一齐并力向前,拿这三个人。”两边有四五十只船,一齐发着喊,杀奔前去。那三只船忽哨了一声,一齐便回。黄团练把手内枪B07E搭动,向前来叫道:“只顾杀这贼。我自有重赏。”那三只舡前面走,背后官军船上,把箭射将去。那三阮去船舱晨各拿卢一片青狐皮来,遮那箭矢。后面船只,只顾赶。赶不过三二里水港,黄安背后一只小船,飞也似划来报道:“且不要赶,我们那一条杀入去的船只,都被他杀下水时去后,把船都夺去了。”黄安问道:“怎的着了那厮的手?”小舡上人答道:“我们正行船时,只见远远地两只船来,每船上各有五个人。我们并力杀去赶他。赶不地三四里水面,四下里水港,钻出七八只小船来。船上弩箭似飞蝗一般射将来。我们急把船回时,来到窄狭港口,只见岸上约有二三十人,两头牵一条大篾索,横截在水面上。却待向前看索时,又被他岸上灰瓶石子,如雨点一般打将来。众官军只得弃了船只,下水逃命。我众人逃得出来,到旱路边看时,那岸上人马皆不见了。马也被了牵去了。看马的军人,都杀死在水里。我们芦花荡边寻得这只小船儿,迳来报与团练。”黄安听得说了,叫苦不迭,便把白旗招动,教众船不要去赶,且一发回来。那众船才拨得转头,未曾行动,只见背后那三只船,又引着十数只船,都只是这三五个人,把红旗摇着,口里吹着胡哨,飞也似赶来。黄安却待把舡摆开迎敌时,只听得芦苇丛中炮响。黄安看时,四下里都是红旗摆满,慌了手脚。后面赶来的船上,叫道:“黄安留下了首级回去。”黄安把船尽力摇过芦苇岸边,却被两边小港里钻出四五十只小船来。舡上弩箭,如雨点射将来。黄安就箭林里夺路时,只剩得三四只小船了。黄安便跳过快船内,回头看时,只见后面的人,一个个都扑桶的跳下水里去了。有和船被拖去的。大半都被杀死。黄字驾着小快船,正走之间,只见芦花荡边一只船上,立着刘唐,一挠钩搭住黄安的船,托地跳将过来,只一把,拦腰提住。喝道:“不要挣紥!”别的军人能识水者,水里被箭射死。不敢下水的,就船里都活捉了。黄安被刘唐扯到岸边,上了岸。远远的晁盖、公孙胜,山边骑着马,挺着刀,引五六十人,三二十疋马,齐来接应。一行人生擒活捉得一二百人,夺的船只,尽数都收在山南水寨里安顿了。大小头领,一齐都到山寨。晁盖下了马,来到聚义厅上坐定。众头领各去了戎装军器,团团坐下。捉那黄安绑在将军柱上,取过金银段疋,赏了小喽罗。点检共夺得六百余疋好马。这是林冲的功劳。东港是杜迁、宋万的功劳。西港是阮氏三雄的功劳。捉得黄安是刘唐的功劳。众头领大喜,杀牛宰马,山寨里筵会、自B260的好酒,水泊里出的新鲜莲藕,山南树上自有时新的桃杏梅李枇杷山枣柿栗之类,鱼肉鹅鸡品物,不必细说。众头领只顾庆赏。新到山寨,得获全胜,非同小可。有诗为证:

水浒英锋不可当,黄安捕捉太涛张。战船人马俱亏折,更把何颜见故乡。 正饮酒之间,只见小喽罗报道:“山下朱头领使人到寨。”晁盖便唤来问道:“有甚么事?”小喽罗说道:“朱头领探听得有一起客商,约有十数人结联一处。今夜晚间,必从旱路经过。特来报知。”晁盖道:“正没金帛使用,谁可领人去走一遭?”三阮道:“我弟兄们去。”晁盖道:“好兄弟,小心在意,速去早来。我使刘唐随后来策应你们。”三阮便下厅去,换了衣裳,跨了腰刀,拿了朴刀、B461叉、留客住,点起一百余人,上厅来别了众头领,便下山去。就金沙滩把船载过朱贵酒店里去了。晁盖恐三阮担负不下,又使刘唐点起一百余人,教领了下山去接应。又分付道:“只可善取金帛财物,切不可伤害客商性命。”刘唐去了。晁盖到三更不见回报,又使杜迁、宋万引五十余人下山接应。晁盖与吴用、公孙胜、林冲饮酒至天明。只见小喽罗报喜道:“三阮头领得了二十余辆车子金银财物,并四五十匹驴骡头口。”晁盖又问道:“不曾杀人么?”小喽罗答道:“那许多客人见我们来得头势猛了,都撇下车子头口行李逃命去了。并不曾伤害他一个。”晁盖见说大喜。“我等初到山寨,不可伤害于人。”取一锭白银,赏了小喽罗。四个将了酒果下山来,直接到金沙滩上。见众头领尽把车辆扛上岸来。再叫撑船去载头口马匹。众头领大喜。把盏已毕,教人去请朱贵上山来筵宴。晁盖等众头领都上到山寨聚义厅上,簸箕掌栲栳圈坐定,叫小喽罗扛抬过许多财物在厅上,一包包打开。将采帛衣服堆在一边,行货等物堆在一边,金银宝贝堆在正面。众头领看了打劫得许多财物,心中欢喜。便叫掌库的小头目,每样取一半收贮在库,听候支用。这一半分做两分。厅上十一位头领均分一分,山上山下众人均分一分。把这新拿到的军健,脸上刺了字号,选壮浪的分拨去各寨喂马砍柴,软弱的各处看车切草。黄安锁在后寨监房内。晁盖道:“我等今日初到山寨,当初只指望逃灾避难,投托王伦帐下,为一小头目。多感林教头贤弟推让我为尊,不想连得了两场喜事。第一,赢得官军,收得许多人马船只,捉了黄安。二乃又得了若干财物金银。此不是皆托众弟兄的才能?”众头领道:“皆托得大哥哥的福荫,以此得采。”晁盖再与吴用道:“俺们七人弟兄的性命,皆出于宋押司、朱都头两个。古人道:‘知恩不报,非为人也。’今日富贵安乐,从何而来?早晚将些金银,可使人亲到郓城县走一遭。此是第一件要紧的事务。再有白胜陷在济州大牢里,我们必须要去救他出来。”吴用道:“兄长不必忧心,小生自有摆B534划。宋押司处酬谢之恩,早晚必用一个兄弟自去。白胜的事,可教蓦生人去那里使钱,买上嘱下,松宽他便好脱身。我等且商量屯粮,造船,制办军器,安排寨栅城垣,添造房屋,整顿衣袍铠甲,打造刀枪弓箭,防备迎敌官军。”晁盖道:“既然如此,全仗军师妙策指教。”吴用当下调拨众头领,分派去办,不在话下。且不说梁山泊自从晁盖上山,好生兴旺,却瞳济州府太守,见黄安手下逃回的军人,备说梁山泊杀死官军,生擒黄安一事。又说梁山泊好汉,十分英雄了得,无人近傍得他,难以收捕。抑且水路难认,港汊多杂,以此不能取胜。府尹听了,只叫得苦。向太师府干办说道:“何涛先折了许多人马,独自一个逃得性命回来。已被割了两个耳朵,自回家将息,至今不能痊。去的五百人,无一个回来。因此,又差团练使黄安,并本府捕盗官,带领军兵前去追捉,亦皆失陷。黄安已被活捉上山。杀死官军不知其数。又不能取胜。怎生是好?”太守肚里正怀着鬼胎,没个道理处。只见承局来报说:“东门接官亭上,有新官到来,飞报到此。”太守慌忙上马,来到东门外接官亭上,望见尘土起处,新官已到亭子前下马。府尹接上亭子,相见已了。那亲官取出中书省更替文书来,度与府尹。太守看罢,随即和新官到州衙里交割牌印,一应府库钱粮等项。当下安排筵席管待。新旧太守,备说梁山泊贼盗浩大,杀死官军一节。说罢,新官面如土色,心中思忖道:“蔡太师将这件勾当抬举我,却是此等地面,这般府分!又没强兵猛将,如何收捕得这夥强人?倘或这厮门来城里借粮时,却怎生奈何?”旧官太守次日收拾了衣装行李,自回东京听罪,不在话下。且说新官宗府尹到任之后,请将一员新调来镇守济州的军官来。当下商议招军买马,集草屯粮,招募悍勇民夫,智谋贤士,准备收捕梁山泊好汉。一面申呈中书省转行牌仰附近州郡,并力剿捕。一面自行下文书所属州县,知会收剿,及仰属县着令守御本境。这个都不在话下。且说本州孔目,差人赍一纸公文,行下所属郓城县,教守御本境,防备梁山泊贼人。郓城县知县看了公文,教宋江迭成文案,行下各乡村一体守备。正是:

一纸文书火急催,官司严督势如雷。只因造下迷天罪,何日金鸡放赦回?

且说宋江见了公文,心内寻思道:“晁盖等众人,不想做下这般大事,犯了大罪,劫了生辰纲,杀了做公的,伤了何观察,又损害了许多官军人马,又把黄安活捉上山。如此之罪,是灭九族的勾当。虽是被人逼迫,事非得已,于法度上却饶不得。倘有疏失,如之奈何?”自家一个心中纳闷。分付贴书后司张文远,将此文书,立成文案,行下各乡各保,自理会文卷。宋江却信步走出县来,去对过茶房里坐定吃茶。只见一个大汉,头带白范阳毡笠儿,身穿一领黑绿罗袄,下面腿B351护膝,八搭麻鞋,腰里跨着一口腰刀,背着一个大包,走得汗雨通流,气急喘促。把脸别转着看那县里。宋江见了这个大汉走得跷蹊,慌忙起身,赶出茶房来,跟着那汉走。约走了三二十步,那汉回过头来,看了宋江,却不认得。宋江见了这人,略有些面熟。“莫不是那里曾厮会来?”心中一时思量不起。那汉见宋江看了一回,也有些认得。立住了脚,定睛看那宋江,又不敢问。宋江寻思道:“这个人好作怪!却怎地只顾看我?”宋江亦不敢问他。只见那汉去路边一个篦头铺里问道:“大哥,前面那个押司是谁?”篦头待诏应道:“这位正是宋押司。”那汉提着朴刀,走到面前,唱个大喏,说道:“押司认得小的么?”宋江道:“足下有些面善。”那汉道:“可借一步说话。”宋江便和那汉人一条僻净小巷。那汉道:“这个酒店里好说话。”两个上到酒楼,捡个僻净阁儿里坐下。那汉倚了朴刀,解下包裹,撇在卓子底下。那汉扑翻身便拜。宋江慌忙答礼道:“不敢拜问足下高姓。”那人道:“大恩人如何忘了小弟?”宋江道:“兄长是谁?真个有些面熟。小人失忘了。”那汉道:“小弟便是晁保正庄上曾拜识尊颜,蒙恩救了性命的赤发鬼刘唐便是。”宋江听了,大惊!说道:“贤弟,你好大胆!早是没做公的看见。险些儿惹出事来。”刘唐道:感承大恩,不惧怕死,特地来酬谢大恩。”宋江道:“晁保正弟兄们近日如何?兄弟,谁教你来?”刘唐道:“晁头领哥哥,再三拜上大恩人。得蒙救了性命,如何不报!见今做了梁山泊主都头领,吴学究做了军师,公孙胜同掌兵权。林冲一力维持,火并了王伦。山寨里原有杜迁、宋万、朱贵,和俺弟兄七个,共是十一个头领。见今山寨里聚集得七八百人,粮食不计其数。只想兄长大恩,无可报答。特使刘唐赍书一封,并黄金一百两相谢押司,并朱、雷二都头。”刘唐便打开包裹,取出书来,递与宋江。看罢,拽起褶子前襟,摸出招文袋,打开包儿时,刘唐取出金子放在卓上。宋江把那封书,就取了一条金子,和这书包了,插在招文袋内。放下衣襟,便道:“贤弟将此金子依旧包了。”还放卓上。且坐。随即便唤量酒的打酒来,叫大块切一盘肉来,铺下些菜蔬果子之类。叫量酒人筛酒与刘唐吃。看看天色晚了。刘唐吃了酒,把卓上金子包打开,要取出来。宋江慌忙拦住道:“贤弟,你听我说。”宋江道:“你们七个弟兄,初到山寨,正要金银使用。宋江家中颇有些过活。且放在你山寨里,等宋江缺少盘缠时,却教兄弟宋清来取。今日非是宋江见外,于内受了一条。朱仝那人也有些家私,不用与他。我自与他说知人情便了。雷横这人,又不知我报与保正。况兼这人贪赌,倘或将些出去赌时,他便惹出事来,不当稳便。金子切不可与他。贤弟,我不敢留你,相请去家中住。倘或有人认得时,不是耍处。今夜月色必然明朗,你便可回山寨去,莫在此置阁。宋江再三申意众头领,不能前来庆贺,切乞恕罪。”刘唐道:“哥哥大恩,无可报答。特令小弟送些人情来与押司,微表孝顺之心。保正哥哥今做头领,学究军师号令,非比旧日。小弟怎敢将回去?到山寨中必然受责。”宋江道:“既是号令严明,我便写了一封回书与你将去便了。”刘唐苦苦相央宋江收受,宋江那里肯接。随即取一幅纸来,借酒家笔砚,备细写了一封回书,与刘唐收在包内。刘唐是个直性的人,见宋江如此推却,想是不肯受了,便将金子依前包了。看看天色晚来,刘唐道:“既然兄长有了回书,小弟连夜便去。”宋江道:“贤弟,不及相留,以心相照。”刘唐又下了四拜。宋江唤量酒人来道:“有此位官人留下白银一两在此,你且权收了。我明日却自来算。”刘唐背上包裹,拿了朴刀,跟着宋江下楼来。离了酒楼,出到巷口,天色昏黄。是八月半天气,月轮上来。宋江携住刘唐的手,分付道:“贤弟保重,再不可来。此间做公的多,不是要处。我更不远送,只此相别。”刘唐见月色明朗,拽开脚步,望西路便走。连夜回梁山泊来。再说宋江与刘唐别了,自慢慢行回下处来。一头走,一面肚里寻思道:“早是没做公的看见,争些儿惹出一场大事来。”一头想:“那晁盖倒去落了草,直如此大弄!”转不过两个湾,只听得背后有人叫一声:“押司那里去来?老身甚处不寻遍了?”不是这个人来寻宋押司,有分教:宋江小胆翻为大胆,善心变做恶心。正是:言谈好似钩和线,从头钓出是非来。毕竟来叫宋押司的是甚么人?且听下回分解。

查看目录 >> 《水浒传》


国学迷 嘉慶二十四年分河標中右廟灣佃湖四營官兵馬匹數目册 山海經十八卷 工業與國政相關論二卷 前漢書一百二十卷 杜工部五言律詩 卷施閣詩二十卷 繡蝶盫詞鈔五卷附錄一卷書後一卷 後漢書補注二十四卷 晚聞居士遺集九卷首一卷 楊忠勤公征粵匪戰功事蹟 墨池編二十卷 [同治]即墨縣志十二卷首一卷 弇山堂别集一百卷 桐溪文集十卷 象山先生全集三十六卷 [光緒]平南縣志二十四卷首一卷 宋李盱江先生富國策三卷 尚書葦籥二十一卷 常言道四卷十六回 漢魏叢書九十六種四百四十卷 續廣達生編五卷首二卷 南海桂氏經學叢書 [乾隆]沛縣志十卷首一卷 御製董皇后行狀一卷 太史華句八卷 新刊校正增補圓機詩韻活法全書十四卷 經義考三百卷 東行雜志 魏季子文集十六卷 禮記十卷 謹擬修改沿江四路炮臺芻議 大清同治二年歲次癸亥時憲書 夢園書畫錄二十四卷 榕園詞韻 玉楸藥解四卷 金石萃編一百六十卷 庸庵文編四卷續編二卷外編四卷 越中文獻輯存書第一集十種 甲申朝事小紀一編八卷二編八卷三編四卷 [道光]長清縣志十六卷首四卷末二卷 箋註繪像第六才子西厢釋解八卷 東江始末 淮海秋笳集 忠雅堂詩集二十七卷補遺二卷詞集二卷文集十二卷 目蓮三世寶卷二卷 新編秘傳堪輿類纂人天共寶十二卷 夢溪筆談二十六卷補筆談一卷續筆談一卷 說文解字十五卷 二酉堂叢書二十種二十六卷 明堂大道錄八卷 帖撒羅尼迦人前後注釋 貴州全省諸苗圖說一卷 紹陶錄二卷 汗簡七卷書目一卷 何衡陽集一卷 欽定四庫全書簡明目錄二十卷首一卷 名媛尺牘二卷 [葛士濬文鈔] 汲古閣說文訂一卷 教諭語四卷 陸肪詩草四_丁耀亢撰.djvu 陸肪詩草五_丁耀亢撰.djvu 椒丘詩一_丁耀亢撰.djvu 椒丘詩二_丁耀亢撰.djvu 丁野鶴先生遺稿一_丁耀亢撰.djvu 丁野鶴先生遺稿二_丁耀亢撰.djvu 丁野鶴先生遺稿三_丁耀亢撰.djvu 萊山詩集一_章金牧撰.djvu 萊山詩集二_章金牧撰.djvu 杲堂文鈔一_李鄴嗣撰.djvu 杲堂文鈔二_李鄴嗣撰.djvu 杲堂文鈔三_李鄴嗣撰.djvu 杲堂文鈔四_李鄴嗣撰.djvu 杲堂文鈔五_李鄴嗣撰.djvu 杲堂文鈔六_李鄴嗣撰.djvu 杲堂詩鈔一_李鄴嗣撰.djvu 杲堂詩鈔二_李鄴嗣撰.djvu 杲堂詩鈔三_李鄴嗣撰.djvu 懷葛堂文集一_梁份撰.djvu 懷葛堂文集二_梁份撰.djvu 懷葛堂文集三_梁份撰.djvu 懷葛堂文集四_梁份撰.djvu 懷葛堂文集五_梁份撰.djvu 懷葛堂文集六_梁份撰.djvu 懷葛堂文集七_梁份撰.djvu 江泠閣詩集一_冷士嵋撰.djvu 江泠閣詩集二_冷士嵋撰.djvu 江泠閣詩集三_冷士嵋撰.djvu 江泠閣詩集四_冷士嵋撰.djvu 江泠閣詩集五_冷士嵋撰.djvu 江泠閣詩集六_冷士嵋撰.djvu 江冷閣文集一_冷士嵋撰.djvu 江冷閣文集二_冷士嵋撰.djvu 江冷閣文集三_冷士嵋撰.djvu 江冷閣文集四_冷士嵋撰.djvu 秋水集一_馮如京撰.djvu 秋水集二_馮如京撰.djvu 秋水集三_馮如京撰.djvu 秋水集四_馮如京撰.djvu 秋水集五_馮如京撰.djvu 秋水集六_馮如京撰.djvu 秋水集七_馮如京撰.djvu 秋水集八_馮如京撰.djvu 偶然雲一_湯之錡撰.djvu 偶然雲二_湯之錡撰.djvu 偶然雲三_湯之錡撰.djvu 偶然雲四_湯之錡撰.djvu 皋軒文編一_李光坡撰.djvu 皋軒文編二_李光坡撰.djvu 皋軒文編三_李光坡撰.djvu 皋軒文編四_李光坡撰.djvu 皋軒文編五_李光坡撰.djvu 澄江集一_陸次雲撰.djvu 澄江集二_陸次雲撰.djvu 北墅緒言一_陸次雲撰.djvu 北墅緒言二_陸次雲撰.djvu 北墅緒言三_陸次雲撰.djvu 北墅緒言四_陸次雲撰.djvu 北墅緒言五_陸次雲撰.djvu 耐俗軒詩鈔_申頲撰.djvu 一溉堂詩集_餘光耿撰.djvu 尋壑外言一_李繩遠撰.djvu 尋壑外言二_李繩遠撰.djvu 陽山詩集一_陳炳撰.djvu 陽山詩集二_陳炳撰.djvu 陽山詩集三_陳炳撰.djvu 陽山詩集四_陳炳撰.djvu 黃葉村莊詩集一_吳之振撰.djvu 黃葉村莊詩集二_吳之振撰.djvu 黃葉村莊詩集三_吳之振撰.djvu 黃葉村莊詩集四_吳之振撰.djvu 黃葉村莊詩集五_吳之振撰.djvu 白漊先生文集一_沈受宏撰.djvu 白漊先生文集二_沈受宏撰.djvu 白漊先生文集三_沈受宏撰.djvu 白漊先生文集四_沈受宏撰.djvu 璇璣碎錦一_萬樹撰.djvu 璇璣碎錦二_萬樹撰.djvu 強恕堂詩集一_高之騱撰.djvu 強恕堂詩集二_高之騱撰.djvu 強恕堂詩集三_高之騱撰.djvu 強恕堂詩集四_高之騱撰.djvu 芙蓉集一_宗元鼎撰.djvu 芙蓉集二_宗元鼎撰.djvu 芙蓉集三_宗元鼎撰.djvu 芙蓉集四_宗元鼎撰.djvu 芙蓉集五_宗元鼎撰.djvu 寵壽堂詩集一_張競撰.djvu 寵壽堂詩集二_張競撰.djvu 寵壽堂詩集三_張競撰.djvu 寵壽堂詩集四_張競撰.djvu 寵壽堂詩集五_張競撰.djvu 寵壽堂詩集六_張競撰.djvu 寵壽堂詩集七_張競撰.djvu 寵壽堂詩集八_張競撰.djvu 寵壽堂詩集九_張競撰.djvu 寵壽堂詩集十_張競撰.djvu 寵壽堂詩集十一_張競撰.djvu 雪菴詩存_丁嗣═撰.djvu 天外談初集一_石龐撰.djvu 天外談初集二_石龐撰.djvu 天外談初集三_石龐撰.djvu 復園文集一_董聞京撰.djvu 復園文集二_董聞京撰.djvu 復園文集三_董聞京撰.djvu 復園文集四_董聞京撰.djvu 復園文集五_董聞京撰.djvu 復園文集六_董聞京撰.djvu 尺五堂詩刪初刻一_嚴我斯撰.djvu 尺五堂詩刪初刻二_嚴我斯撰.djvu 尺五堂詩刪初刻三_嚴我斯撰.djvu 尺五堂詩刪近刻一_嚴我斯撰.djvu 尺五堂詩刪近刻二_嚴我斯撰.djvu 讀書堂綵衣全集一_趙士麟撰.djvu 讀書堂綵衣全集二_趙士麟撰.djvu 讀書堂綵衣全集三_趙士麟撰.djvu 讀書堂綵衣全集四_趙士麟撰.djvu 讀書堂綵衣全集五_趙士麟撰.djvu 讀書堂綵衣全集六_趙士麟撰.djvu 讀書堂綵衣全集七_趙士麟撰.djvu 阿姑阿翁 阿斗太子 阿狗阿猫 阿鼻叫唤 哀丝豪肉 哀告宾服 哀喜交并 哀声叹气 哀思如潮 哀感天地 哀戚之情 哀毁瘠立 哀痛欲绝 哀穷悼屈 哀鸿满路 嗳声叹气 挨三顶四 挨冻受饥 挨家按户 挨家挨户 挨打受骂 挨肩叠足 挨肩迭背 挨门挨户 挨饿受冻 捱三顶五 暧昧不明 暧昧之事 暧昧之情 爱之如宝 爱之欲其生 爱别离苦 爱势贪财 爱富嫌贫 爱憎无常 爱才好士 爱才如渴 爱理不理 爱生恶死 爱老慈幼 爱鹤失众 矮子里拔将军 矮小精悍 矮矮胖胖 碍难从命 騃女痴儿 安不忘虞 安世默识 安之若固 安于磐石 安于覆盂 安份守己 安分守命 安分守已 安分守常 安分守拙 安分守理 安分循理 安分随时 安危与共 安危相易 安国之道,先戒为宝 安国宁家 安国富民 安土息民 安堵如常 安如太山 安如盘石 安安分分 安安稳稳 安安逸逸 安安静静 安定团结 安富恤贫 安居乐俗 安常守分 安常守故 安心定志 安心恬荡 安忍之怀 安然如故 安眉带眼 安祥恭敬 安营下寨 安行疾斗 安贫知命 安身之处 安闲自得 安难乐死 安魂定魄 按兵束甲 按劳分配 按劳取酬 按图索籍 按强助弱 按捺不下 按步就班 按甲不出 按甲不动 按纳不下 按纳不住 按行自抑 按迹循踪 按部就队 暗中作梗 暗室欺心 暗室私心 暗察明访 暗弱无断 暗昧之事 暗气暗恼 暗约私期 案萤干死 鞍不离马背,甲不离将身 鞍不离马,甲不离身 鞍马之劳 鞍马劳倦 鞍马劳困 鞍马劳神 黯淡无光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