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历史人物 | 历史地名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 | 字体转换器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电子书下载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集部 > 小说 > 水浒传 >

第十四回 吴学究说三阮撞筹 公孙胜应七星聚义

第十四回 吴学究说三阮撞筹 公孙胜应七星聚义

诗曰: 英雄聚会本无期,水浒山涯任指挥。欲向生辰邀众宝,特扳三阮协神机。 一时豪杰欺黄屋,七宿光芒动紫微。众守梁山同聚义,几多金帛尽俘归。

话说当时吴学究道:“我寻思起来,有三个人,义胆包身,武艺出众,敢赴汤蹈火,同死同生,义气最重。只除非得这三个人,方才完得这件事。”晁盖道:“这三个却是甚么样人?姓甚名谁?何处居住?”吴用道:“这三个人是弟兄三个,在济州梁山泊边石碣村住,日常只打鱼为生。亦曾在泊子里做私商勾当。本身姓阮,弟兄三人。一个唤做立地太岁阮小二,一个唤做短命二郎阮小五,一个唤做活阎罗阮小七。这三个是亲弟兄,最有义气。小生旧日在那里住了数年,与他相交时,他虽是个不通文墨的人,为见他人结交,真有义气。是个好男子,因此和他来往。今已二三年有余,不曾相见。若是此三人,大事必成。”晁盖道:“我也曾闻这阮家三弟兄的名字,只不曾相会。石碣村离这里只有百十里以下路程,何不使人请他们来商议?”吴用道:“着人去请他们,如何肯来。小生必须自去那里,凭三寸不烂之舌,说他们入夥。”晁盖大喜道:“先生高见。几时可行?”吴用答道:“事不宜迟,只今夜三更便去。明日晌午可到那里。”晁盖道:“最好。”当时叫庄客且安排酒食来吃。吴用道:“北京到东京,也曾行到,只不知生辰纲从那条路来?再烦刘兄休辞生受,连夜去北京路上,探听起程的日期。端的从那条路上来?”刘唐道:“小弟只今夜也便去。”吴用道:“且住。他生辰是六月十五日,如今却是五月初头,尚有四五十日。等小生先去说了三阮弟兄回来,那时却叫刘兄去。”晁盖道:“也是。刘兄弟只在我庄上等候。”话休絮烦。当日吃了半晌酒食,至三更时分,吴用起来洗漱罢,吃了些早饮,讨了些银两藏在身边,穿上草鞋。晁盖、刘唐送出庄门。吴用连夜投石碣村来。行到晌午时分,早来到那村中。但见:

青郁郁山峰叠翠,绿依依桑柘堆云。四边流水绕孤村,几处疏篁沿小径。茅檐傍涧,古木成林。篱外高悬沽酒B42F,柳阴闲缆钓鱼船。 吴学究自来认得,不用问人,来到石碣村中,迳投阮小二家来。到得门前看时,只见枯B430上缆着数只小渔船,疏篱外晒着一张破鱼网,倚山傍水,约有十数间草房。吴用叫一声道:“二哥在家么?”只见一个人从里面走出来。生得如何?但见:

眍兜脸两眉竖起,略绰口四面连拳。胸前一带盖胆黄毛,背上两枝横生板肋。臂膊有千百斤气力,眼睛射几万道寒光。人称立地太岁,果然混世魔王。 那阮小二走将出来,头戴一顶破头巾,身穿一领旧衣服,赤着双脚,出来见了吴用,慌忙声喏道:“教授何来?甚风吹得到此?”吴用答道:“有些小事,特来相B170二郎。”阮小二道:“有何事?但说不妨。”吴用道:“小生自离了此间,又早二年。如今在一个大财主家做门馆。他要办筵席,用着十数尾重十四五斤的金色鲤鱼。因此特地来相投足下。”阮小二笑了一声,说道:“小人且和教授吃三杯却说。”吴用道:“小生的来意,也欲正要和二哥吃三杯。”阮小二道:“隔湖有十个酒店,我们就在船里B023将过去。”吴用道:“最好。也要就与五郎说句话,不知在家也不在?”阮小二道:“我们一同去寻他便了。 ”两个来到泊岸边, 枯B430上缆的小船,解了一只,便扶这吴用下船坐了。 树根头拿了一把划揪, 只顾B023,早B023将开去,望湖泊里来。正B023之间,只见阮小二把手一招,叫道:“七哥,曾见五郎么?”吴用看时,只见芦苇丛中,摇出一只船来。那汉生的如何?但见:

疙瘩脸横生怪肉,玲珑眼突出双睛。腮边长短淡黄须,身上交加乌黑点。浑如生铁打成,疑是顽铜铸就。休言岳庙恶司神,果是人间刚直汉。村中唤作活阎罗,世上降生真五道。 这阮小七头戴一顶遮日黑箬笠,身上穿个棋子布背心,腰系着一条生布裙,把那船只B023着问道:“二哥,你寻五哥做甚么?”吴用叫一声:“七郎,小生特来相央你们说话。”阮小七道:“教授恕罪。好几时不曾相见。”吴用道:“一同和二哥去吃杯酒。”阮小七道:“小人也欲和教授吃杯酒。只一向不曾见面。”两只船厮跟着在湖泊里。不多时,划到一个去处,团团都是水,高埠上有七八间草房。阮小二叫道:“老娘,五哥在么?”那那婆婆道:“说不得,鱼又不得打,连日去赌钱,输得没了分文,却才讨了我头上钗儿,出镇上赌去了。”阮小二笑了一声,便把船划开。阮小七便在背后船上说道:“哥哥正不知怎地,赌钱只是输。却不晦气!若说哥哥不赢,我也输得赤条条地。”吴用暗想道:“中了我的计。”两只船厮并着,投石碣村镇上来。划了半个时辰,只见独木桥边一个汉子,把着两串铜钱,下来解船。阮小二道:“五郎来了。”吴用看时,但见: 一双手浑如铁棒,两只眼有似铜铃。面皮上常有些笑容,心窝里深藏着鸩毒。能生横祸,善降非灾。拳打来猴子心寒,脚踢处B431蛇丧胆。何处觅行瘟使者,只此是短命二郎。

那阮小五斜戴着一顶破头巾,鬓边插朵石榴花,披着一领旧布衫,露出胸前刺着的青郁郁一个豹子来。里面匾紥起B432子,上面围着一条间道棋子布手巾。吴用叫一声道:“五郎得采么?”阮小五道:“原来却是教授。好两年不曾见面。我在桥上望你们半日了。”阮小二道:“我和教授直到你家寻你,老娘说道:‘出镇上赌钱去了。’因此同来这里寻你。且来和教授去水阁上吃三杯。”阮小五慌忙去桥边,解了小船,跳在舱里,捉了划楫,只一划,三只船厮并着,划了一歇,早到那个水阁酒店前。看时,但见:

前临湖泊,后映波心。数十株槐柳绿如烟,一两荡荷花红照水。凉亭上四面明窗,水阁中数般清致。当垆美女,红裙掩映翠纱衫,涤器山翁,白发偏宜麻布袄。休言三醉岳阳楼,只此便为蓬岛客。 当下三只舡撑到水亭下荷花荡中,三只船都缆了,扶吴学究上了岸,入酒店里来。都到水阁内拣一副红油卓凳。阮小二便道:“先生休怪,我三个弟兄B433俗,请教授上坐。”吴用道:“却使不得。”阮小七道:“哥哥只顾坐主位,请教授坐客席。我兄弟两个便先坐了。”吴用道:“七郎只是性快。”四个人坐定了,叫酒保打一桶酒来。店小二把四只大盏子摆开,铺下四双箸,放了四般菜蔬,打一桶酒放在卓子上。阮小七道:“有甚么下口?”小二哥道:“新宰得一头黄牛,花糕也似好肥肉。”阮小二道:“大块切十斤来。”阮小五道:“教授休笑话,没甚孝顺。”吴用道:“倒来相扰,多激恼你们。”阮小二道:“休恁地说。”催促小二哥只顾筛酒,早把牛肉切做两盘,将来放在卓上。阮家三兄弟让吴用吃了几块,便吃不得了。那三个狼吞虎食,吃了一回。阮小五动问道:“教授到此贵干?”阮小二道:“教授如今在一个大财主家做门馆教学。今来要对付十数尾金色鲤鱼,要重十四五斤的,特来寻我们。”阮小七道:“若是每常要三五十尾也有,莫说十数个。再要多些,我弟兄们也包办得。如今便要重十斤的也难得。”阮小五道:“教授远来,我们也对付十来个重五六斤的相送。”吴用道:“小生多有银两在此,随算价钱。只是不用小的,须得十四五斤重的便好。”阮小七道:“教授,却没讨处。便是五哥许五六斤的,也不能勾。须是等得几日才得。我的船里有一桶小活鱼,就把来吃酒。”阮小七便去船内取将一桶小鱼上来,约有五七斤,自去灶上安排,盛做三盘,把来放在桌上。阮小七道:“教授,胡乱吃些个。”四个又吃了一回。看看天色渐晚。吴用寻思道:“这酒店里须难说话。今夜必是他家权宿。到那里却又理会。”阮小二道:“今夜天色晚了,请教授权在我家宿一宵,明日却再计较。”吴用道:“小生来这里走一遭,千难万难。幸得你们弟兄今日做一处,眼见得这席酒不肯要小生还钱。今晚借二郎家歇一夜。小生有些需银子在此,相烦就此店中沽一瓮酒,买些肉,村中寻一对鸡,夜间同一醉如何?”阮小二道:“那里要教授坏钱。我们弟兄自去整理,不烦恼没对付处。”吴用道:“迳来要请你们三位。若还不依小生时,只此告退。”阮小七道:“既是教授这般说时,且顺情吃了,却再理会。”吴用道:“还是七郎性直爽快。”吴用取出一两银子,付与阮小七。就问主人家沽了一瓮酒,借个大瓮盛了,买了二十斤生熟牛肉,一对大鸡。阮小二道:“我的酒钱一发还你。”店主人道:“最好,最好。”四人离了酒店,再下了船,把酒肉都放在船舱里,解了缆索,迳划将开去,一直投阮小二家来。到得门前,上了岸,把船仍旧缆在B430上。取了酒肉,四人一齐都到后面坐地。便叫点起灯烛。原来阮家弟兄三个,只有阮小二有老小。阮小五、阮小七,都不曾婚娶。四个人都在阮小二家后面水亭上坐定。阮小七宰了鸡,叫阿嫂同讨的小猴子,在厨下安排。约有一更相次,酒肉都搬来,摆在卓上。吴用劝他弟兄们吃了几杯。又提起买鱼事来,说道:“你这里偌大一个去处,却怎地没了这等大鱼?”阮小二道:“实不瞒教授说,这般大鱼,只除梁山泊里便有。我这石碣湖中狭小,存不得这等大鱼。”吴用道:“这里和梁山泊一望不远,相通一派之水,如何不去打些?”阮小二叹了一口气道:“休说。”吴用又问道:二哥如何叹气?”阮小五接了说道:“教授不知,在先这梁山泊是我弟兄们的衣饭碗。如今绝不敢去。”吴用道:“偌大去处,终不成官司禁打鱼鲜?”阮小五道:“甚么官司,敢来打鱼鲜!便是活阎王也禁治不得!”吴用道:“既没官司禁治,如何绝不敢去?”阮小五道:“原来教授不知来历,且和教授说知。”吴用道:“小生却不理会得。”阮小七接着便道:“这个梁山泊去处,难说难言。如今泊子里新有一夥强人占了,不容打鱼。”吴用:“小生却不知,原来如今有强人。我那里并不曾闻得说。”阮小二:“那夥强人,为头的是个秀才落地举子,唤做白衣秀士王伦。第二个叫做摸着天杜迁。第三个叫做云里金刚宋万。以下有个旱地忽律朱贵,见在李家道口开酒店,专一探听事情,也不打紧。如今新来一个好汉,是东京禁军教头,甚么豹子头林冲,十分好武艺。这夥人好生了得,都是有本事的。这几个贼男女,聚集了五七伯人,打家劫舍,抢掳来往客人。我们有一年多不去那里打鱼。如今泊子里把住了,绝了我们的衣饭,因此一言难尽。”吴用道:“小生实是不知有这段事。如何官司不来捉他们?”阮小五道:“如今那官司,一处处动惮便害百姓。但一声下乡村来,倒先把好百姓家养的猪、羊、鸡、鹅尽都吃了,又要盘缠打发他。如今也好教这夥人奈何。那捕盗官司的人,那里敢下乡村来。若是那上司官员差他们缉捕人来,都吓得尿屎齐流,怎敢正眼儿看他。”阮小二道:“我虽然不打得大鱼,也省了若干科差。”吴用道:“恁地时,那厮们倒快活。”阮小五道:“他们不怕天,不怕地,不怕官司。论秤分金银,异样穿绸锦。成瓮吃酒,大块吃肉。如何不快活!我们弟兄三个,空有一身本事,怎地学得他们!”吴用听了,暗暗地欢喜道:“正好用计了。”阮小七又道:“人生一世,草生一秋。我们只管打鱼营生,学和他们过一日也好。”吴用道:“这等人学他做甚么?他做的勾当,不是笞杖五七十的罪犯,空自把一身虎威都撇下。倘或被官司拿住了,也是自做的罪。”阮小二道:“如今该管官司,没甚分晓,一片糊突。千万犯了迷天大罪的,倒都没事。我弟兄们不能快活。若是但有肯带挈我们的,也去了罢。”阮小五道:“我也常常这般思量:我弟兄三个的本事,又不是不如别人。谁是识我们的!”吴用道:“假如便有识你们的,你们便如何肯去?”吴用暗地想道:“这三个都有意了。我且慢慢地诱他。”吴用又劝他三个吃了两巡酒。正是:

只为奸邪屈有才,天教恶曜下凡来。试看小阮三兄弟,劫取生辰不义财。

吴用又说道:“你们三个敢上梁山泊捉这夥贼么?”阮小七道:“便捉的他们,那里去请赏,也吃江湖上好汉们笑话。”吴用道:“小生短见,假如你们怨恨打鱼不得,也去那里撞筹,却不是好。”阮小二道:“先生,你不知。我弟兄们几遍商量,要去入夥。听得那白衣秀士王伦的手下人都说道:“他心地窄狭,安不得人。前番那个东京林冲上山,呕尽他的气。王伦那厮不肯胡乱着人,因此我弟兄们看了这般样,一齐都心懒了。”阮小七道:“他们若似老兄这等慷慨,爱我弟兄们便好。”阮小五道:“那王伦若得似教授这般情分时,我们也去了多时,不到今日。我弟兄三个便替他死也甘心。”!吴用道:“量小生何足道哉!如今山东、河北,多少英雄豪杰的好汉。”阮小二道:“好汉们尽有,我弟兄目不曾遇着。”吴用道:“只此间郓城县东溪村晁保正,你们曾认得他么?”阮小五道:“莫不是叫做托塔天王的晁盖么?”吴用道:“正是此人。”阮小七道:“虽然与我们只隔得百十里路程,缘分浅薄,闻名不曾相会。”吴用道:“这等一个仗义疏财的好男子,如何不与他相见?”阮小二道:“我弟兄们无事也不曾到那里,因此不能勾与他相见。”吴用道:“小生这几年也只在晁保正庄上左近教些村学。如今打听得他有一套富贵待取,特地来和你们商议。我等就那半路里拦住取了,如何?”阮小五道:“这个却使不得。他既是仗义疏财的好男子,我们却去坏他的道路,须吃江湖上好汉们知时笑话。”吴用道:“我只道你们弟兄心志不坚,原来真个惜客好义。我对你们实说,果有协助之心,我教你们知此一事。我如今见在晁保正庄上住。保正闻知你三个大名,特地教我来请你们说话。”阮小二道:“我弟兄三个,真真实实地并没半点儿假。晁保正敢有件奢遮的私商买卖,有心要带挈我们,以定是烦老兄弟。若还端的有这事,我三个若舍不得性命相帮他时,残酒为誓,教我们都遭横事,恶病临身,死于非命。”阮小五和阮小七,把手拍着颈项道:“这腔热血,只要卖与识货的!”吴用道:“你们三位弟兄在这里,不是我坏心来诱你们。这件事非同小可的勾当。目今朝内蔡太师是六月十五日生辰,他的女婿是北京大名府梁中书,即日起解十万贯金珠宝贝与他丈人庆生辰。今有一个好汉姓刘名唐,特来报知。如今欲要请你们去商议,聚几个好汉,向山凹僻静去处,取此一套富贵不义之财,大家图个一世快活。因此特教小生,只做买鱼,来请你们三个计较,成此一事。不知你们心意如何?”阮小五听了道:“罢,罢!”叫道:“七哥,我和你说甚么来?”阮小七跳起来道:“一世的指望,今日还了愿心。正是搔着我痒处。我们几时去?”吴用道:“请三位即便去来。明日起个五更,一齐都去晁天王庄上去。”阮家三弟兄大喜。在诗为证:

壮志淹留未得伸,今逢学究启其心。大家齐入梁山泊,邀取生辰宝共金。

当夜过了一宿,次早起来,吃了早饭,阮家三弟兄分付了家中,跟着吴学究,四个人离了石碣村,拽开脚步,取路投东溪村来。行了一日,早望见晁家庄。只见远远地绿槐树下,晁盖和刘唐在那里等。望见吴用引着阮家三兄弟,直到槐树前,两下都厮见了。晁盖大喜道:“阮氏三雄,名不虚传。且请到庄里说话。”六人都从庄外入来。到得后堂,分宾主坐定。吴用把前话说了。晃盖大喜。便叫庄客宰杀猪羊,安排烧纸。阮家三弟兄见晁盖人物轩昂,语言洒落,三个说道:“我们最爱结识好汉,原来只在此间。今日不得吴教授相引,如何得会!”三个弟兄好生欢喜。当晚且吃了些饭,说了半夜话。次日天晓,去后堂前面,列了金钱纸马,摆了夜来煮的猪羊、烧纸。三阮见晁盖如此志诚,排列香花灯烛面前,个个说誓道:“梁中书在北京害民,诈得钱物,却把去东京与蔡太师庆生辰。此一等正是不义之财。我等六人中,但有私意者,天地诛灭,神明鉴察。”六人都说誓了,烧化钱纸。六筹好汉,正在后堂散福饮酒,只见一个庄客报说,门前有个先生要见保正化斋粮。晁盖道:“你好不晓事!见我管待客人在此吃酒,你便与他三五升米便了,何须直来问我。”庄客道:“小人把米与他,他又不要。只要面见保正。”晁盖道:“以定是嫌少。你便再与他三二斗米去。你说与他,保正今日在庄上请人吃酒,没工夫相见。”庄客去了多时,只见又来说道:“那先生与了他三斗米,又不肯去。自称是一清道人,不为钱米而来。只要求见保正一面。”晃盖道:“你这厮不会答应。便说今日委实没工夫,教他改日却来相见拜茶。”庄客道:“小人也是这般说。那个先生说道:‘我不为钱米斋粮。闻知保正是个义士,特求一见。’”晁盖道:“你也这般缠,全不替我分忧。他若再嫌少时,可与他三四斗米去,何必又来说。我若不和客人们饮时,便去厮见一面,打甚么紧。你去发付他罢,再休要来说。”庄客去了没半个时,只听得庄门外热闹。又见一个庄客飞也似来报道:“那先生发怒,把十来个庄客都打倒了。”晁盖听得,吃了一惊,慌忙起身道:“众位弟兄少坐,晁盖自去看一看。”便从后堂出来,到庄门前看时,只见那个先生,身长八尺,道貌堂堂,威风凛凛,生得古怪。正在庄门外绿槐树下,打那众庄客。晁盖看那先生时,但见:

头绾两枚B434松双丫髻,身穿一领巴山短褐袍,腰系杂色采丝绦,背上松纹古铜剑。白肉脚衬着多耳麻鞋,绵囊手拿着鳖壳扇子。八字眉一双杏子眼,四方口一部落腮胡。

那先生一头打庄客,一头口里说道:“不识好人!”晁盖见了,叫道:“先生息怒。你来寻晁保正,无非是投斋化缘。他已与了你米,何故嗔怪如此?”那先生哈哈大笑道:“贫道不为酒食钱米而来。我觑得十万贯如同等闲,特地来寻保正有句话说。B124耐村夫无礼,毁骂贫道,因此性发。”晁盖道:“你曾认得晁保正么?”那先生道:“只闻其名,不曾会面。”晁盖道:“小子便是。先生有甚话说?”那先生看了道:“保正休怪!贫道稽首。”晁盖道:“先生少请到庄里拜茶如何?”那先生道:“多感。”两人入庄里来。吴用见那先生入来,自和刘唐、三阮一处躲过。且说晁盖请那先生到后堂吃茶已罢,那先生道:“这里不是说话处。别有什么去处可坐?”晁盖见说,便邀那先生又到一处小小阁儿内,分宾坐定。晁盖道:“不敢拜问先生高姓?贵乡何处?”那先生答道:“贫道覆姓公孙,单讳一个胜字,道号一清先生。小道是蓟州人氏。自幼乡中好习枪棒,学成武艺多般,人但呼为公孙胜大郎。为因学得一家道术,亦能呼风唤雨,驾雾腾云。江湖上都称贫道做入云龙。贫道久闻郓城县东溪村保正大名,无缘不曾拜识。今有十万贯金珠宝贝,专送与保正作进见之礼。未知义士肯纳受否?”晁盖大笑道:“先生所言,莫非北地生辰网么?”那先生大惊道:“保正何以知之?”晁盖道:“小子胡猜,未知合先生意否?”公孙胜道:“此一套富贵,不可错过。古人有云:‘当取不取,过后莫悔。’保正心下如何?”正说之间,只见一个人从阁子外抢将入来,劈胸揪住公孙胜说道:“好呀!明有王法,暗有神灵,你如何商量这等的勾当?我听得多时也。”吓得这公孙胜面如土色。正是:机谋未就,争奈窗外人听;计策才施,又早萧墙祸起。直教七筹好汉当时聚,万贯资财指日空。毕竟抢来揪住公孙胜的却是何人?且听下回分解。

查看目录 >> 《水浒传》


国学迷 揚州夢二卷 唐書二百二十五卷 逰泰山記一卷 論語注疏解經二十卷附校勘記二十卷 國朝滄州詩抄十二卷 春明退朝錄三卷 讀說文雜識 中東戰紀本末八卷 廣輿記二十四卷 聽香閣詩集八卷 兵要地志東三省之部 史億 宋四家詞選不分卷 新訂邵康節先生梅花觀梅折字數全集五卷 冬暄草堂遺詩二卷 菉竹園集 [嘉慶]束鹿縣志十卷 綱鑑擇言補註十卷 楚辭辯證二卷 寶藏論一卷 痢疾論四卷 新刊左傳 南園前五先生詩五卷首一卷 退一步齋詩集十六卷文集四卷 金軺籌筆四卷附和約二卷陸路通商章程一卷鄂商前往中國貿易過界卡倫單一卷 青邱高季迪先生詩集十八卷首一卷鳧藻集五卷 王右丞集二十八卷首一卷末一卷 東漢會要四十卷 各國約章纂要六卷首一卷附錄 歐洲十九世紀史一卷 潛夫論十卷 輟耕錄三十卷 [道光戊戌庚子辛丑甲辰四科]近四科同館試帖鳴盛集四卷 李太白文集三十六卷 飲冰室自由書二卷 紫丁香齋賦課偶存一卷 文苑英華選六十卷 秣陵集六卷 [同治]湖州府志九十六卷 宋王忠公文集五十卷目錄四卷 毛詩稽古編三十卷附考一卷 質園詩集二卷 繹史一百六十卷世系圖一卷年表一卷 合刻唐書五代史鈔二十二卷 國朝江西節孝錄八十七卷 昭代叢書 劉蕺山先生集二十四卷年譜二卷 人海詩區四卷 南華真經解內篇七卷外篇十五卷雜篇十一卷 湖南全省掌故備考三十五卷 大佛頂如來密因修證了議諸菩薩萬行首楞嚴經十卷 臺灣外紀十卷 求闕齋日記類鈔二卷 莫愁湖志六卷 十朝聖訓九百二十二卷 皇朝藩部要略十八卷世系表四卷 題襟館倡和集四卷 金匱要略淺注十卷 綠杉野屋詩集四卷 小學紺珠十卷 張恭懿松窗夢語三_張瀚撰.djvu 張恭懿松窗夢語四_張瀚撰.djvu 見聞雜紀一_李樂撰.djvu 見聞雜紀二_李樂撰.djvu 見聞雜紀三_李樂撰.djvu 見聞雜紀四_李樂撰.djvu 見聞雜紀五_李樂撰.djvu 見聞雜紀六_李樂撰.djvu 見聞雜紀七_李樂撰.djvu 見聞雜紀八_李樂撰.djvu 見聞雜紀九_李樂撰.djvu 見聞雜紀十_李樂撰.djvu 西臺漫紀一_蔣以化撰.djvu 西臺漫紀二_蔣以化撰.djvu 西臺漫紀三_蔣以化撰.djvu 西臺漫紀四_蔣以化撰.djvu 林居漫錄一_伍袁萃撰.djvu 林居漫錄二_伍袁萃撰.djvu 林居漫錄三_伍袁萃撰.djvu 林居漫錄四_伍袁萃撰.djvu 林居漫錄五_伍袁萃撰.djvu 林居漫錄六_伍袁萃撰.djvu 林居漫錄七_伍袁萃撰.djvu 林居漫錄八_伍袁萃撰.djvu 西山日記一_丁元薦撰.djvu 西山日記二_丁元薦撰.djvu 玉堂叢語一_焦竑撰.djvu 玉堂叢語二_焦竑撰.djvu 玉堂叢語三_焦竑撰.djvu 玉堂叢語四_焦竑撰.djvu 玉堂叢語五_焦竑撰.djvu 玉堂叢語六_焦竑撰.djvu 玉堂叢語七_焦竑撰.djvu 玉堂叢語八_焦竑撰.djvu 皇明世說新語一_李紹文撰.djvu 皇明世說新語二_李紹文撰.djvu 皇明世說新語三_李紹文撰.djvu 皇明世說新語四_李紹文撰.djvu 皇明世說新語五_李紹文撰.djvu 戒菴老人漫筆一_李詡撰.djvu 戒菴老人漫筆二_李詡撰.djvu 戒菴老人漫筆三_李詡撰.djvu 戒菴老人漫筆四_李詡撰.djvu 戒菴老人漫筆五_李詡撰.djvu 戒菴老人漫筆六_李詡撰.djvu 戒菴老人漫筆七_李詡撰.djvu 戒菴老人漫筆八_李詡撰.djvu 焦氏說楛一_焦周撰.djvu 焦氏說楛二_焦周撰.djvu 焦氏說楛三_焦周撰.djvu 焦氏說楛四_焦周撰.djvu 野獲編一_沈德符撰.djvu 野獲編二_沈德符撰.djvu 野獲編三_沈德符撰.djvu 野獲編四_沈德符撰.djvu 野獲編五_沈德符撰.djvu 野獲編六_沈德符撰.djvu 野獲編七_沈德符撰.djvu 野獲編八_沈德符撰.djvu 野獲編九_沈德符撰.djvu 野獲編十_沈德符撰.djvu 野獲編十一_沈德符撰.djvu 野獲編十二_沈德符撰.djvu 野獲編十三_沈德符撰.djvu 野獲編十四_沈德符撰.djvu 野獲編十五_沈德符撰.djvu 野獲編十六_沈德符撰.djvu 野獲編十七_沈德符撰.djvu 野獲編十八_沈德符撰.djvu 野獲編十九_沈德符撰.djvu 野獲編二十_沈德符撰.djvu 野獲編二十一_沈德符撰.djvu 野獲編二十二_沈德符撰.djvu 野獲編二十三_沈德符撰.djvu 野獲編補遺一_沈德符撰.djvu 野獲編補遺二_沈德符撰.djvu 野獲編補遺三_沈德符撰.djvu 野獲編補遺四_沈德符撰.djvu 花當閣業談一_徐復祚撰.djvu 花當閣業談二_徐復祚撰.djvu 花當閣業談三_徐復祚撰.djvu 花當閣業談四_徐復祚撰.djvu 花當閣業談五_徐復祚撰.djvu 花當閣業談六_徐復祚撰.djvu 花當閣業談七_徐復祚撰.djvu 玉堂薈記一_楊士聰撰.djvu 玉堂薈記二_楊士聰撰.djvu 玉劍尊聞一_梁維樞撰.djvu 玉劍尊聞二_梁維樞撰.djvu 玉劍尊聞三_梁維樞撰.djvu 玉劍尊聞四_梁維樞撰.djvu 玉劍尊聞五_梁維樞撰.djvu 玉劍尊聞六_梁維樞撰.djvu 客舍偶聞_彭孫貽撰.djvu 天香閣隨筆一_李介撰.djvu 天香閣隨筆二_李介撰.djvu 今世說一_王啅撰.djvu 今世說二_王啅撰.djvu 今世說三_王啅撰.djvu 明語林一_吳肅公撰.djvu 明語林二_吳肅公撰.djvu 明語林三_吳肅公撰.djvu 明語林四_吳肅公撰.djvu 天史一_丁耀亢撰.djvu 天史二_丁耀亢撰.djvu 天史三_丁耀亢撰.djvu 天史四_丁耀亢撰.djvu 天史五_丁耀亢撰.djvu 天史六_丁耀亢撰.djvu 天史七_丁耀亢撰.djvu 天史八_丁耀亢撰.djvu 邛竹杖一_施男撰.djvu 邛竹杖二_施男撰.djvu 邛竹杖三_施男撰.djvu 邛竹杖四_施男撰.djvu 邛竹杖五_施男撰.djvu 邛竹杖六_施男撰.djvu 二樓紀略一_佟賦偉撰.djvu 二樓紀略二_佟賦偉撰.djvu 二樓紀略三_佟賦偉撰.djvu 转念之间 转死沟渠 转湾抹角 转灾为福 转盼流光 转眄流精 转瞬之间 转败为成 转转相因 壮气吞牛 妆点一新 庄严宝相 庄庄其士 庄生梦蝶 撞府穿州 撞钟伐鼓 撞钟舞女 状貌不及中人 装一佛像一佛 装傻充愣 装怯作勇 装模做样 装点一新 装点门面 装疯作傻 装痴作傻 装痴做疯 装神扮鬼 装聋作痴 装聋做哑 装聋装哑 装腔做势 装门面 坠兔收光 坠屦遗簪 坠欢可拾 椎拍輐断 缀文之士 缀辞之士 追亡逐遁 追名逐利 追悔不及 追悔何及 追悔无及 追本求源 追根寻底 追根究蒂 追根问底 追欢作乐 追踪觅影 追踪问迹 追风摄景 追风觅影 追魂夺魄 锥出囊中 锥心刺骨 谆谆教诲 谆谆诰诫 迍邅之世 卓伟之才 卓立鸡群 卓而出群 卓荦不凡 卓荦不群 卓荦为杰 卓荦大者 卓荦强识 卓荦超伦 卓著成效 卓识远见 卓诡不伦 卓诡变幻 卓越俊逸 卓逸不群 拙于用大 拙嘴笨腮 拙手钝脚 拙眼讥评 捉刀代笔 捉奸要双,抓贼要赃 捉奸见双,抓贼见赃 捉奸见双,拿贼要赃 捉奸见双,捉贼见赃,杀人见伤 捉将挟人 捉影追风 捉贼捉脏 捉贼捉赃 捉贼捉赃,捉奸捉双 捉贼要赃,捉奸要双 捉贼见赃 捉鬼卖钱 斫琱为朴 濯污扬清 濯足濯缨 灼背烧顶 灼背烧项 着人先鞭 着屐登山 着意栽花花不发,无意插柳柳成荫 着手回春 茁茁壮壮 著粪佛头 酌古参今 酌盈注虚 仔仔细细 姿意妄为 子丑寅卯 子为父隐 子女金帛 子孙后代 子孙后辈 子孝父慈 子承父业 子母相权 子皆豚犬 子继父业 字夹风霜 字正腔圆 字若涂鸦 孜孜不息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