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历史人物 | 历史地名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 | 字体转换器 | 篆书识别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电子书下载 | 史部 | 诗部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字形演变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两汉博闻 宋 杨侃 辑

两汉博闻 宋 杨侃 辑
  御製題兩漢博聞
  遷創班承范繼哉纂言功足補秦反博聞特舉兩書要頗繆還兼百卷該【史記一百三十卷舉成數也】撰者或訛楊【侃】及魯【黄魯曾考晁公武讀書志以兩漢博聞為楊侃撰其書採前後漢書中雋語為標目先載本文而備列諸家注釋于下不加議論亦類書之體明嘉靖間長洲黄魯曾購得其本刻而傳之今版久佚原本因有黄魯曾序該撫遂稱為黄魯曾撰誤也】注之卻讓馬【司馬貞】和裴【駰史記注以裴駰集解司馬貞索隱為主而張守節正義尤詳今三注並行其餘若徐廣傅瓚諸家之說附見者不可僂數而前漢書注惟載顔師古後漢書注惟列章懷太子賢其諸家注釋雖亦附録不能如史記之三注並行也】因披遺籍知來雨【周厚堉家藏書處名來雨樓是時盻澤甚殷見樓名亦為心動故落句及之】正值望霖雨庶來


  欽定四庫全書    史部八
  兩漢博聞      史鈔類
  提要
  【臣】等謹案兩漢博聞十二卷明嘉靖中黄魯曾刋本不著撰人名氏案晁公武讀書志乃宋楊侃所編也侃錢塘人端拱中進士官至集賢院學士晚為制誥避真宗舊諱更名大雅是編摘録前後漢書不依篇第不分門類惟簡擇其字句故事列為標目而節取顔師古及章懷太子注列於其下凡前漢書七卷後漢書五卷雖於史學無關然較他類書採摭雜說者究為雅馴後漢書中間有引及前漢書者必標顔師古字而所引梁劉昭續漢志註乃與章懷註無别體例未免少疎至所列紀傳篇目亦往往多有訛舛然如四皓條下引顔師古註曰四皓稱號本起於此更無姓名可稱盖隱居之人匿迹遠害不自標顯秘其氏族故史傳無得而詳至於皇甫謐圈稱之徒及諸地理書說竟為四人安姓字自相錯互語又不經班氏不載于書諸家皆臆說今並棄畧一無取焉云云明監本漢書註竟佚此條惟賴此書幸存則亦非無資考證者矣乾隆四十三年九月恭校上
  總纂官【臣】紀昀【臣】陸錫熊【臣】孫士毅
  總校官【臣】陸費墀

  兩漢博聞原序
  自狂秦書儒之禍而三代之文不覽者多矣漢興如隋何魯兩生輩或者亦焚坑孑遺之子未可謂之宏雅也厥後陳農求遺書於天下而未火者出焉蓋異於孔壁之所藏有所槩限者矣由是人漸以傳習文始向盛如司馬遷之史記亦煩心於勤敏播迹於勞瘁以成之而兩漢書則又有所因述採輯頗易其間註釋訓詁不盡遍近古載籍莫過於兩漢書也而訛謬弗考形似弗辨則何以下淫於羣編耶韓子所謂記事者必提其要纂言者必鈎其玄宋儒之意以為讀書者讀其實而已其浮泛游移之辭奚足篤尚此兩漢博聞之不可以或少也予幼學瑣尾促狹習奔時之業遵俗師之課而壁光螢焰注精於漢書博聞一書未之快目晩歲方遇録本驚歎曰初讀漢書之年而以此備參考決疑貳何其詔我以徽哉今衰頹之甚欲再循其次如少齡氣鋭之時不能一強逮矣乃思立達者天下之公開鑿者先民之哲急用鋟諸梓以為讀漢書者之啓鑰庶乎不坐我弊挾持其聰明恢拓其智慮俾學者俱為宏儒則有作必敷國華有言必為世道且有以迥絶乎不根之陋語移責乎非古之纎家而今一時任俗率狼戾離披見此書者是猶覿南威而匿鬼貌覩尚織而毁牛衣矣何則有天降之人斯有天發之言有天發之言斯有天成之文莫非模諸古而濟之以才出諸心而緯之以思講諸類而達之以神其月更而歲不同者自爾焯然蔚然掞天章而炳地理非由妄以綴之虚以屬之也此又不可以容譏喙肆哂頰焉噫鄭賢記世叔討論之長左史稱子產博雅之學其不異於此書乎嘉靖戊午元日黃魯曾撰

  兩漢博聞原序
  欽定四庫全書
  兩漢博聞卷一
  宋楊侃輯
  北闕【高帝紀】
  七年上至長安蕭何治未央宫立東闕北闕前殿武庫太倉
  師古曰未央宫雖南嚮而尚書奏事謁見之徒皆詣北闕公車司馬亦在北焉是則以北闕為正門而又有東門東闕至於西南兩面無門闕矣蓋蕭何初立未央宫以厭勝之術理宜然乎【案是編於漢書本注多剪裁成文今惟校正訛誤其他雖不純用本文而於義可通者皆仍之】
  鳳闕 漸臺 井幹【郊祀志五下】
  栢梁災粤人勇之廼言曰粤俗有火災復起屋必以大用勝服之於是作建章宫其東則鳳闕高二十餘丈其西則商中數十里北治大池漸臺高二十餘丈名曰泰液南立神明臺井榦樓高五十丈輦道相屬焉師古曰勇之粤人名也鳳闕三輔故事云其闕圜上有銅鳳凰即金雀也如淳曰商中商庭也師古曰商金也於序在秋故謂西方之庭為商庭言廣數十里漸臺漸浸也臺在池中為水所浸故曰漸臺一音子亷反【揚雄校獵賦云漸臺泰液注云漸臺在泰液池中】漢宮閣疏云神明臺高五十丈上有九室恒置九天道士百人然則神明井幹俱高五十丈也井幹者井上木欄也其形或四角或八角張衡西京賦云井幹疊而百層即謂此臺也幹或作韓其義並同
  麒麟閣【蘇武傳二十四】
  甘露三年單于始入朝上思股肱之美廼圖畫其人於麒麟閣
  張晏曰武帝獲麒麟時作此閣圖畫其象於閣遂以為名師古曰漢宮閣疏云蕭何造
  靈旗【揚雄傳五十七上】
  雄奏甘泉賦曰樹靈旗
  李奇曰欲伐南越告祈太一畫旗樹太一壇上名靈旗以指所伐之國也
  鐘虡【郊祀志五下】
  甘露元年建章長樂鐘虡銅人皆生毛長一寸所時以為美祥
  師古曰虡神獸名也縣鐘之木刻飾為之名曰虡也又賈山傳注曰鐘鼓之柎飾為此獸
  通權火【郊祀志五上】
  上宿郊見通權火
  張晏曰權火㷭火也狀若井挈臯矣其法類稱故謂之權火欲令光明遠照通於祀所也漢祀五畤於雍五十里一㷭火如淳曰權舉也師古曰凡祭祀通舉火者或以天子不親至祠所而望拜或以衆祠各處欲其一時薦饗宜知早晏故以火為之節度也他皆類此
  承露盤【郊祀志五上】
  武帝作栢梁銅柱承露僊人掌之屬
  蘇林曰仙人以手掌擎盤承甘露師古曰三輔故事云建章宫承露盤高二十丈大七圍以銅為之上有仙人掌承露和玉屑飲之蓋張衡西京賦所云立脩莖之仙掌承雲表之清露屑瓊蘂以朝餐必性命之可度也
  尸解【郊祀志五上 後漢王直傳七十二下】
  燕人為方僊道形解銷化
  服䖍曰尸解也張晏曰人老而解去故骨如變化也今山中有龍骨世人謂之龍解骨化去應劭曰列仙傳曰崔文子學仙於王子喬王子喬化為白蜺文子驚引戈擊之俯而見之王子喬之尸也須臾則為大鳥飛而去師古曰服張二說是也又後漢書注云尸解者言將登仙假托為尸以解化也
  陳倉寶雞【郊祀志五上 揚雄傳五十七上】
  秦文公獲若石云于陳倉北阪城祠之其神或歲不至或歲數來也常以夜光輝若流星從東方來集于祠城若雄雉其聲殷殷云野雞夜鳴以一牢祠之名陳寶祠
  蘇林曰質如石似肝師古曰陳倉之北阪上城中也云語辭也殷殷聲也云傳聲之亂也野雞亦雉也言陳寶若來而有聲則野雞皆鳴以應上言雄雉下言野雞史駮文也臣瓚曰陳倉縣有寶夫人祠或一歲二歲與葉君合葉君神來時天為之殷殷雷鳴雉為之雊
  揚雄校獵賦云䍐車飛揚武騎聿皇蹈飛豹追天寶應駍聲擊流光野盡山窮囊括其雌雄
  師古曰䍐車畢䍐之車也聿皇疾貌應劭曰天寶陳寶也晉灼曰天寶雞頭而人身如淳曰陳寶神來下時駍然有聲又有光精也應劭曰下時窮極山川天地之間然後得其雌雄也師古曰雄在陳倉雌在南陽也故云野盡山窮也駍音普萌反
  北第【夏侯嬰傳十一】
  惠帝賜夏侯嬰北第
  師古曰北第者近北闕之第嬰最第一也故張衡賦云北闕甲第當道直啓
  東第【司馬相如傳二十七下】
  司馬相如喻蜀文曰邊郡之士急國家之難而樂盡人臣之道也故有剖符之封析圭而爵位為通侯居列東第
  師古曰東第甲宅也居帝城之東故曰東第也
  甲舍【胡建傳三十七】
  射甲舍門
  師古曰甲舍即甲第也
  柱下方書【張蒼傳十三】
  張蒼秦時為御史主柱下方書
  如淳曰方板也謂事在板上者也秦置柱下史蒼為御史主其事或曰主四方文書也師古曰居殿柱之下若今侍立御史也
  計相【張蒼傳】
  張蒼封北平侯遷為計相一月更以列侯為主計四歲是時蕭何為相國而蒼乃自秦時為柱下御史明習天下圖書計籍又善用算律歷故令蒼以列侯居相府主郡國上計者
  文頴曰以能計故號曰計相師古曰專主計籍故號計相師古曰時所卒立非久施也師古曰去計相之名更號主計
  莫府【李廣傳二十四】
  李廣莫府省文書
  晉灼曰將軍職在征行無常處所在為治故言莫府也莫大也或曰衛青征匈奴絶大莫大克獲帝就拜大將軍於莫中府故曰莫府莫府之名始於此也師古曰二說皆非也莫府者以軍幕為義古字通單用耳軍旅無常居止故以帳幕言之亷頗李牧市租皆入幕府此則非因衛青始有其號又莫訓大於義乖矣省少也音所領反
  部曲【李廣傳】
  李廣行無部曲行陳
  師古曰續漢書百官志云將軍領軍皆有部曲大將軍營五部部校尉一人部下有曲曲有軍候一人今廣尚於簡易故行道之中而不立部曲也
  傅校【衛青傳二十五】
  詔御史曰護軍都尉公孫敖三從大將軍擊匈奴常護軍傅校獲王
  師古曰傅讀曰附言敖總護諸軍每附部校以致克捷而獲王也校者營壘之稱故謂軍之一部為一校或曰幡旗之名非也每軍一校則别為幡耳不名校也
  票姚校尉【霍去病傳二十五】
  去病為票姚校尉
  服䖍曰音飄揺師古曰票音頻妙反姚音羊召反票姚勁疾之貌也荀悦漢紀作票鷂字去病後為票騎將軍尚取票姚之字耳今讀者音飄揺則不當其義也
  金人【去病傳】
  票騎將軍收休屠祭天金人
  如淳曰祭天以金人為主也張晏曰佛徒祠金人也師古曰今之佛像是也休音許虯反屠音儲
  鏖兵【去病傳】
  票騎將軍歷五王國轉戰六日過焉支山千有餘里合短兵鏖臯蘭下
  應劭曰隴西白石縣塞外河名也蘇林曰匈奴中山關名也李奇曰鏖音麃津名也晉灼曰世俗謂盡死殺人為鏖糟文頴曰鏖音意曹反師古曰鏖字本從金麀聲轉寫訛耳鏖謂苦擊而多殺也臯蘭山名也言苦戰於臯蘭山下而多殺虜也晉說文音皆得之今俗猶謂打擊之甚者曰鏖麀牝鹿也音於求反
  部刺史【百官公卿表七上】
  監御史秦官掌監郡漢省丞相遣史分刺州不常置武帝元封五年初置部刺史掌奉詔條察州秩六百石員十三人居部九歲舉為守相【刺史以六條察事薛宣傳五十三】
  郡守尉【曹參傳九 百官表七上後漢桓帝永夀元年】
  秦一郡置守尉監三人
  百官表曰郡尉掌佐守典武職甲卒秩比二千石景帝二年更名郡尉曰都尉建武七年省唯邊郡往往置都尉及屬國都尉永壽元年以太山琅邪二郡寇賊不息置都尉
  李法【胡建傳三十七】
  黃帝李法
  蘇林曰獄官名也天文志左角李右角將孟康曰兵書之法也師古曰李者法官之號也總主征伐刑戮之事也故稱其書曰李法蘇說近之
  甲乙帳【東方朔傳三十五】
  東方朔曰陛下誠能推甲乙之帳燔之於四通之衢應劭曰帳多故甲乙第之耳孟康曰西域傳贊云興甲乙之帳絡以隋珠和璧天子襲翠被馮玉几而處其中也師古曰謂推而去之燔焚燒也
  綺紈【敘傳七十上】
  班伯與王許子弟為羣在於綺襦紈袴之間非其好也
  晉灼曰白綺之襦氷紈之袴也師古曰紈素也綺今細綾也並貴戚子弟之服
  彀騎【馮唐傳二十】
  李牧為將選車千三百乘彀騎萬三千匹
  師古曰彀張弩也
  滿籯【韋賢傳四十三】
  鄒魯諺曰遺子黃金滿籯不如一經
  如淳曰籯竹器受三四斗今陳留俗有此器蔡謨曰滿籯者言其多耳非器名也若論陳留之俗則吾陳人也不聞有此器師古曰許慎說文解字云籯笭也揚雄方言云陳楚宋魏之間謂筲為籯然則筐籠之屬是也今書本籯字或作盈又是盈滿之義蓋兩通也
  丞相更春乃封【平當傳四十一】
  平當為御史大夫至丞相以冬月賜爵關内侯明年春上使使者召欲封當當病篤不應召室家或謂當不可強起受侯印為子孫耶當曰起受侯印還卧而死死有餘罪今不起者所以為子孫也
  如淳曰漢儀注御史大夫為丞相更春乃封故先賜關内侯也李奇曰以冬月非封侯時且先賜爵關内侯也師古曰李說是也
  上尊酒【平當傳】
  賜當上尊酒
  如淳曰律稻米一斗得酒一斗為上尊稷米一斗得酒一斗為中尊粟米一斗得酒一斗為下尊師古曰稷即粟也中尊者宜為黍米不當言稷且作酒自有澆醇之異為上中下耳不必繫之米
  慮囚【雋不疑傳四十一】
  雋不疑為京兆尹每行縣録囚徒還其母輒問有所平反活幾何人
  師古曰省録之知其情狀有寃滯與不也今云慮囚本録聲之去者耳音力具反而近俗不曉其意訛其文遂為思慮之慮失其源矣行音下更反如淳曰反音幡幡奏使從輕也師古曰幾音居起反
  襃衣博帶【雋不幾傳四十一】
  雋不疑襃衣博帶
  師古曰襃大裾也言著襃大之衣廣博之帶也而說者乃以為朝服垂襃之衣非也
  櫑具劍【雋不疑傳】
  雋不疑冠進賢冠帶櫑具劍
  應劭曰櫑具木標首之劍櫑落壯大也晉灼曰古長劍首以玉作井鹿盧形上刻木作山形如蓮花初生未敷時今大劍木首其狀似此師古曰晉說是也櫑音磊摽音匹遥反
  具獄【于定國傳四十一】
  師古曰具獄者獄案已成其文備具也
  躧履【雋不疑傳 後漢崔駰傳四十二】
  暴勝之躧履迎雋不疑
  文頴曰躧音纚師古曰履不著跟曰躧躧謂納履未正曳之而行言其遽也躧音山爾反
  崔駰候竇憲屣履迎門
  屣履謂納履曳之而行言怱遽也屣與躧同
  借前箸【張良傳十】
  張良曰臣請借前箸以籌之
  張晏曰求借所食之箸用指畫也或曰前世著明之事已籌度今時之不若也師古曰或說非也箸直庶反
  儋石之禄【蒯通傳十五】
  守儋石之禄者闕卿相之位
  應劭曰齊人名小甖為儋受一斛晉灼曰石斗石也師古曰儋音都濫反或曰儋者一人之所負擔也
  雋永【蒯通傳十五】
  蒯通論戰國時說士權變亦自序其說凡八十一首號曰雋永
  師古曰雋音字兖反雋肥肉也永長也言所論甘美而義深長也
  赤松子【張良傳十】
  張良曰願棄人間事欲從赤松子游耳
  師古曰赤松子仙人號也神農時為雨師服水玉教神農能入火不燒至昆山上常止西王母石室隨風雨上下炎帝少女追之亦得仙俱去
  黃石書【張良傳】
  張良嘗步遊下邳圯上有一老父衣褐至良所直墮其履圯下顧謂良曰孺子下取履良取履圮下跪進父曰孺子可教遂與期夜半往有頃父亦來出一編書曰讀是為王者師後十年興十三年見我濟北穀城山下黃石即我也其書乃太公兵法
  服䖍曰圯音頤楚人謂橋曰圯應劭曰汜水之上也文頴曰沂水上橋也師古曰下邳之水非汜水也又非沂水服說是矣
  金匱之計【孝成趙皇后傳六十七下】
  耿育上疏愚臣既不能深援安危定金匱之計師古曰援引也金匱言長久之法可藏於金匱石室者也援音爰
  五宗【司馬遷傳三十】
  遷作五宗世家
  師古曰景帝子凡十三人為王而母五人所生遷謂同母者為一宗故云五宗也
  紬書【司馬遷傳】
  遷為太史令紬史記石室金鐀之書
  如淳曰紬徹舊書故事而次述之師古曰此說非也紬謂綴集之音胄鐀與匱同
  臧獲【司馬遷傳】
  且夫臧獲婢妾猶能引決
  應劭曰揚雄方言云海岱之間罵奴曰臧罵婢曰獲燕之北郊民而婿婢謂之臧女而婦奴謂之獲晉灼曰臧獲敗敵所被虜獲為奴隸者師古曰應說是也
  土刑【司馬遷傳】
  堯舜飯土簋歠土刑
  師古曰簋所以盛飯也刑所以盛羮也土謂燒土為之即瓦器也
  間使【張騫傳三十一】
  天子聞張騫之言欲從蜀求大夏道廼令因蜀犍為發間使四道並出出駹出莋出徙卭出僰
  師古曰間使者求間隙而行又注蒯通傳間使謂使人伺間隙而單行徙音斯
  鑿空【張騫傳】
  張騫既至烏孫致賜諭旨即分遣副使使大宛康居月氏大夏烏孫發道譯送騫與烏孫使數十人馬數十匹報謝因令窺漢知其廣大騫還拜為大行歲餘騫卒後歲餘其所遣副使通大夏之屬者皆頗與其人俱來於是西北國始通於漢矣然騫鑿空諸後使往者皆稱博望侯以為質於外國
  蘇林曰鑿開也空通也騫始開通西域道也師古曰空孔也猶言始鑿其孔穴也故此下言當空道而西域傳謂孔道也
  邛竹杖【張騫傳】
  張騫曰臣在大夏時見卭竹杖蜀布
  臣瓚曰卭山名生此竹高節可作杖服䖍曰布細布也師古曰卭竹杖人皆識之無假多釋而蘇林乃言節間合而體離誤後學矣
  黃金上幣【食貨志四下】
  秦兼天下幣為二等黃金以鎰為名上幣銅錢質如周錢文曰半兩重如其文而珠玉龜貝銀錫之屬為器飾寶藏不為幣然各隨時輕重無常
  孟康曰二十兩為鎰師古曰改周一斤之制更以鎰為金之名數也高祖初賜張良金百鎰此尚秦制也上幣者二等之中黃金為上而錢為下也臣瓚曰言錢之形質如周錢唯文異耳
  以斤名金【食貨志 惠帝紀】
  漢興以為秦錢重難用更令民鑄莢錢黃金一斤師古曰復周之制更以斤名金
  惠帝紀晉灼曰凡言黃金真金也不言黄謂錢也食貨志黃金一斤直萬錢師古曰諸賜言黃者皆與之金不言黃者一金與萬錢也
  牢盆【食貨志】
  孔僅東郭咸陽言願募民自給費因官器作鬻鹽官與牢盆
  蘇林曰牢價直也今世人言顧手牢如淳曰牢廩食也古者名廩為牢盆鬻鹽盆也師古曰牢蘇說是也鬻古煮字
  宣室【賈誼傳十八 刑法志三】
  文帝思賈誼徵之至入見上方受釐坐宣室
  蘇林曰宣室未央前正室也應劭曰釐祭餘肉也漢儀注祭天地五畤皇帝不自行祠還致福釐音禧師古曰禧福也借釐字為之耳言受神之福
  刑法志云宣帝時季秋後廷尉請讞時上常幸宣室齋居而決事
  如淳曰宣室布政教之室也重用刑故齋戒以決事晉灼曰未央宫中有宣室殿師古曰蓋其殿在前殿之側也齋則居之
  大鈞【賈誼傳】
  大鈞播物坱圠無垠
  如淳曰陶者作器於鈞上此以造化為大鈞也應劭曰其氣坱圠非有限齊也師古曰今造瓦者謂所轉為鈞言造化為人亦猶陶之造瓦爾坱音烏朗反圠音於黠反
  泉布【食貨志四下】
  貨寶於金利於刀流於泉布於布束於帛
  如淳曰名錢為刀者以其利於民也流行如泉也布者布於民間李奇曰東聚也
  泰半之賦【食貨志四上】
  秦始皇内興功作外攘夷狄收泰半之賦
  師古曰泰半三分取其二
  閭左【食貨志】
  發閭左之戍
  應劭曰秦時以謫發之名謫戍先發吏有過及贅壻賈人後以常有市籍者發又後以大父母父母嘗有市籍者戍者曹輩盡復入閭取其左發之未及取右而秦亡師古曰閭里門也言居在里門之左者一切發之此閭左之釋應最得之諸家之義煩穢舛錯故無所取也孟康曰秦時復除者居閭之左後發役不供復役之也或云直先發取其左也
  九府圜法【食貨志四下】
  太公為周立九府圜法
  李奇曰圜即錢也圜一寸而重九兩師古曰此說非也周官太府玉府内府外府泉府天府職内職金職幣皆掌財幣之官故云九府圜謂均而通也
  黃頭郎【鄧通傳六十三】
  鄧通以濯船為黃頭郎
  師古曰濯船能持櫂行船也土勝水其色黃故刺船之郎皆著黃帽因號曰黃頭郎也濯讀曰櫂音直孝反
  破觚為圜【酷吏傳序六十】
  漢興破觚而為圜斵琱而為樸
  孟康曰觚方也師古曰去嚴刑而從簡易抑巧偽而務敦厚也琱與彫同
  椎埋【王温舒傳六十】
  王温舒少時推埋為姦
  師古曰椎殺人而埋之椎直追反
  喉咽【嚴延年傳六十】
  延年曰河南天下喉咽
  師古曰喉咽言其所在襟要如人體之有喉咽
  符節臺【延年傳】
  左馮翊缺上欲徵嚴延年符已發為其名酷復止應劭曰符竹使符也藏在符節臺欲有所拜召治書御史符節令發符下太尉也
  結髪【施讎傳五十八】
  梁丘賀薦施讎結髪事師數十年
  師古曰言從結髪為童丱即從師學也
  戈船【武帝紀元鼎五年】
  歸義越侯嚴為戈船將軍
  張晏曰嚴故越人降為歸義侯越人於水中負人船又有蛟龍之害故置戈於船下因以為名臣瓚曰伍子胥書有戈船以載干戈因謂之戈船也
  旁午【霍光傳三十八】
  昌邑王受璽已來二十七日使者旁午持節詔諸官署徵發凡一千一百二十七事
  如淳曰旁午分布也師古曰一從一横為旁午猶交橫也
  梓宫【霍光傳 後漢顯宗紀二】
  服䖍曰棺也師古曰以梓木為之親身之棺也葬霍光為天子制故亦稱梓宫後漢書注云梓宫以梓木為棺風俗通曰宫者存時所居緣生事死因以為名
  輼輬車【霍光傳】
  載霍光尸柩以輼輬車
  文頴曰輼輬車如今喪轜車也孟康曰如衣車有牕牖閉之則温開之則涼故名之輼輬車也臣瓚曰秦始皇道崩秘其事載以輼輬車百官奏事如故此不得是轜車類也師古曰輼輬本安車也可以卧息後因載喪飾以柳翣故遂為喪車耳輼者密閉輬者旁開牕牖各别一乘後人既專以載喪又去其一而總為藩飾合二名呼之
  廟勝【趙充國傳三十九】
  誠非素定廟勝之策
  師古曰廟勝謂謀於廟堂而勝敵也
  皸瘃【趙充國傳】
  軍士寒手足皸瘃
  文頴曰皸拆裂也瘃寒創也師古曰皸音軍瘃音竹足反
  蒲輪【申公傳五十八】
  王臧趙綰請立明堂以朝諸侯不能就其事乃言師申公於是上使使束帛加璧安車以蒲裹輪駕駟迎申公申公年八十餘
  絫息【孝成班偼伃傳六十七下】
  班偼伃賦云每寤寐而絫息兮
  師古曰絫息言懼而喘息也絫古累字
  左遷【周昌傳十二】
  高祖召御史大夫周昌曰吾欲煩公公彊為我相趙吾極知其左遷
  師古曰是時尊右而卑左故謂貶秩位為左遷
  木強【周昌傳】
  贊曰周昌木強人也
  師古曰言其強質如木石強音其兩反
  掖門【成帝紀建始三年】
  服䖍曰掖門者正門之旁小門也師古曰掖門在兩旁言如人臂掖也
  瓦合之卒【酈食其傳十三】
  酈食其謂高祖曰足下起瓦合之卒
  師古曰謂如破瓦之相合雖曰聚合而不齊同
  醖藉【薛廣德傳四十一 後漢第五倫傳 十一】薛廣德為人温雅有醖藉
  師古曰醖言如醖釀也藉有所薦藉也
  第五倫少醖藉不修威儀
  注云藴藉猶寛博也
  推轂【田蚡傳二十三】
  竇嬰田蚡俱好儒術推轂趙綰為御史大夫王臧為郎中令
  師古曰推轂謂升薦之若轉車轂之為也
  肺附【田蚡傳 劉向傳六】
  蚡以肺附為相
  師古曰舊解云肺附如肺肝之相附著也一說肺斫木札也喻其輕薄附著大材也又劉向傳臣幸得託肺附注云肝肺相附著猶言心膂也一說自言於帝室猶肺札附於大材木也
  除吏【田蚡傳】
  田蚡為丞相入奏事語移日所言皆聽薦人或起家至二千石權移主上上乃曰君除吏盡未吾亦欲除吏
  師古曰凡言除者除去故官就新官
  關說【佞幸傳六十三】
  公卿皆因關說
  師古曰關說者言由之而納說亦如行者之有關津也
  揚㩁【叙傳七十下】
  叙傳曰揚㩁古今
  師古曰揚舉也㩁引也揚㩁者舉而引之陳其趣也
  武庫兵【毋將隆傳四十七】
  古者諸侯方伯得顓征伐廼賜斧鉞漢家邊吏職在距寇亦賜武庫兵皆任其事然後蒙之春秋之誼家不藏甲所以抑臣威損私力也
  建鼓 寺【何並傳四十七 後漢和帝紀永元六年】何並為長陵令道不拾遺初卭成太后外家王氏貴而侍中王林卿通輕俠傾京師後坐法免賓客愈盛歸長陵上冢因留飲連日並遣之林卿素驕慙於賓客既去令騎奴還至寺門拔刀剥其建鼓
  師古曰諸官曹之所通呼為寺建鼓一名植鼓建立也謂植木而旁懸鼓焉縣有此鼓者所以召集號令為開閉之時
  注云風俗通曰寺嗣也理事之吏嗣續于其中
  不訾之軀【盖寛饒傳四十七】
  用不訾之軀臨不測之險
  師古曰訾與貲同不訾者言無貲量可以比之貴重之極也别注云訾量也
  次骨【杜周傳三十】
  杜周少言重遲而内深次骨
  李奇曰其用法深刻至骨
  睚眦【杜欽傳三十】
  報睚眦怨
  師古曰睚音厓舉眼也眦即眥字謂目匡也言舉目相忤者即報之也一說睚音五懈反眦音仕懈反睚眦瞋目貌也兩義並通
  柄臣【朱雲傳三十七】
  師古曰柄臣執權之臣也
  堂皇【胡建傳三十七】
  師古曰室無四壁曰皇
  伏質【王訢傳三十六】
  王訢為被陽令繡衣御史暴勝之使持斧逐捕盗賊以軍興從事誅二千石以下勝之過被陽欲斬訢訢已解衣伏質
  師古曰質鍖也欲斬人皆伏於鍖上
  尚方斬馬劍【朱雲傳】
  師古曰尚方少府之屬官也作供御器物故有斬馬劍劍利可斬馬也
  軺傳 條對【梅福傳三十七 黄霸傳五十九】
  梅福求假軺傳詣行在所條對急故
  師古曰軺傳小車之傳也傳音張戀反條對一一條録而對之又注黃霸傳曰凡言條者一一而疏舉之若木條然也
  九九【梅福傳 王裒傳三十四】
  梅福書曰齊桓之時有以九九見者桓公不逆欲以致大也
  師古曰九九計數之書若今算經九章五曹之輩又應劭注王裒傳曰桓公不納其人曰九九小術而君不納之况大於九九者乎於是桓公設庭燎之禮而見之居無幾隰朋自遠而至桓公遂以霸
  魁柄【梅福傳】
  梅福書云漢興以來社稷三危呂霍上官皆母后之家也親親之道全之為右當與之賢師良傅教以忠孝之道今廼尊寵其位授以魁柄
  師古曰務全安之以為上魁柄以斗為喻也斗身為魁
  文石陛 赤墀【梅福傳】
  梅福曰願一登文石之陛涉赤墀之塗
  應劭曰以丹淹泥塗殿上
  法坐【梅福傳】
  戶牖之法坐
  師古曰戶牖之間謂之扆言負扆也法坐正坐也猶言法宫法駕也坐音才卧反
  珠璣【東方朔傳三十五】
  東方朔云宫人垂珠璣
  師古曰璣珠之不圓者
  印章數五【武帝紀太初元年】
  色上黃數用五
  張晏曰漢據土德土數五故用五謂印文也若丞相曰丞相之印章諸卿及守相印文不足五字者以之足之
  篇【武帝紀元光元年】
  詔賢良咸以書對著之于篇
  師古曰篇謂竹簡也
  殿【霍光傳三十八】
  鴞數鳴殿前樹上
  師古曰鴞惡聲之鳥也古者宫室高大則通呼為殿非止天子宫中
  卧廬【金日磾傳三十八】
  金日磾小疾卧廬
  師古曰殿中所止曰廬
  奏厠【日磾傳】
  日磾奏厠心動
  師古曰奏向也日磾方向厠而心動
  三璽【霍光傳】
  霍光傳昌邑王受皇帝信璽行璽大行前
  孟康曰漢初有三璽天子之璽自佩行璽信璽在符節臺大行前昭帝柩前也韋昭曰大行不反之辭也
  行内【孔光傳五十一】
  王莽白太后帝幼少宜置師傅徙孔光為帝太傅位四輔給事中領宿衛供養行内
  師古曰行内行在所之内中猶言禁中也
  靈壽杖【孔光傳】
  賜太師孔光靈壽杖
  孟康曰扶老杖也服䖍曰靈壽木名師古曰木似竹有枝節長不過八九尺圍三四寸自然有合杖制不須削治也
  青蒲【史丹傳五十二】
  史丹以親密臣得侍視疾候上間獨寢時丹直入卧内頓首伏青蒲上諫欲廢太子事
  服䖍曰青緣蒲席也應劭曰以青規地曰青蒲自非皇后不得至此孟康曰以蒲青為席用蔽地也師古曰應說是也
  移病【朱博傳五十三】
  朱博遷琅邪太守齊部舒緩養名博新視事右曹掾史皆移病卧
  師古曰言齊人之俗其性遲緩多自高大以養名聲右曹上曹也移病謂移書言病也
  熒惑【淮南厲王傳十四】
  淮南王廢法度行邪辟有詐偽心以亂天下熒惑百姓背叛宗廟
  師古曰熒謂囘繞也
  印韍【陳遵傳六十二】
  羞汙印韍
  師古曰此韍謂印之組也
  重足一迹【石顯傳六十三】
  公卿以下畏石顯重足一迹
  師古曰言不敢自寛縱
  擊劍【司馬相如傳二十七上】
  師古曰相如學擊劍擊劍者以劍遥擊而中之非斬刺也
  筆札【司馬相如傳】
  相如請為天子遊獵之賦上令尚書給筆札
  師古曰札木簡之薄小者也
  校獵【司馬相如傳 成帝紀元延二年從胡客大校獵又注】相如傳云冬天子校獵
  李奇曰以五校兵出獵也師古曰李說非也校獵者以木相貫穿總為闌校遮止禽獸而獵取之說者或以為周官校人掌田獵之馬因云校獵亦失其義養馬稱校人者謂以為闌校以養馬耳故呼為閑也事具周禮非以獵馬故稱校人
  六玉虯【司馬相如傳】
  相如賦曰乘鏤象六玉虯
  張揖曰鏤象象路也以象牙疏鏤其車輅六玉虯謂駕六馬以玉飾其鑣勒有似玉虯龍子有角曰虯
  扈從 四校【司馬相如傳】
  相如傳扈從横行出乎四校之中
  文頴曰凡五校今言四者一校中隨天子乘輿也師古曰此說又非也四校者闌校之四面也言其跋扈從恣而行出於校之四外也
  垂堂【司馬相如傳】
  鄙諺曰家絫千金坐不垂堂
  張揖曰畏櫩瓦墮中人也師古曰垂堂者近堂邊外自恐墜墮耳非畏櫩瓦也言富人之子則自愛深也
  行祖【臨江王榮傳二十三】
  榮行祖於江陵北門
  師古曰祖者送行之祭因饗飲也黃帝之子纍祖好遠遊而死于道故後人以為行神也
  白屋【吾丘壽王傳三十四】
  三公有司或由窮巷起白屋裂地而封
  師古曰白屋以白茅覆屋也
  羽林 孤兒【宣帝紀神爵元年】
  應劭曰天有羽林大將軍之星林喻若林木之盛羽羽翼鷙擊之意故以名武官如淳曰百官表取從軍死事者之子養羽林官教以五兵號曰羽林孤兒少壯令從軍
  猶豫【高后紀八年】
  師古曰猶獸名也爾雅曰猶如善登木此獸性多疑慮常居山中忽聞有聲即恐有人且來害之每豫上樹久之無人然後敢下須臾又上如此非一故不決者稱猶豫焉一曰隴西俗謂犬子為猶犬隨人行每豫在前待人不得又來迎候故云猶豫音几
  予寧三年【哀帝紀】
  詔博士弟子父母死予寧三年
  師古曰寧謂處家持喪服
  除任子令【哀帝紀】
  應劭曰任子令者漢儀注吏二千石以上視事滿三年得任同產若子一人為郎不以德選故除之師古曰任者保也
  名田【哀帝紀】
  詔曰諸侯王列侯公主吏二千石及豪富民多畜奴婢田宅亡限與民爭利其議限列有司條奏王列侯得名田國中列侯在長安及公主名田縣道關内侯吏民名田皆無得過三十頃
  如淳曰名田國中者自其所食國中也既收其租税又自得有私田三十頃名田縣道者令甲諸侯在國名田他縣罰金二兩今列侯有不之國者雖遥食其國租税復自得田於他縣道公主亦如之不得過三十頃
  琁題【揚雄傳五十七上】
  甘泉賦云珍臺閒館琁題玉英
  應劭曰題頭也榱椽之頭皆以玉飾
  并閭 平慮【揚雄傳】
  甘泉賦云攢并閭與苃䒷兮
  如淳曰并閭其葉隨時改政平則平政不平則傾也師古曰如氏所說自是平慮耳此并閭謂㯶樹也苃䒷草名也苃步末反䒷音栝
  駊騀【揚雄傳】
  甘泉賦云崇丘陵之駊騀兮
  蘇林曰駊騀音叵我師古曰駊騀高大狀也
  明堂【平帝紀元始四年】
  安漢公奏立明堂辟廱
  應劭曰明堂所以正四時出教化明堂上圜下方八牕四達布政之宫在國之陽上八牕法八風四達法四時九室法九州十二重法十二月三十六戶法三十六旬七十二牖法七十二候孝經曰宗祀文王于明堂以配上帝上帝謂五時帝太昊之屬黃帝曰合宫有虞曰總章殷曰陽館周曰明堂辟廱者象璧圜雍之以水象教化流行
  卞射武戲【哀帝紀贊】
  哀帝雅性不好聲色時覽卞射武戲
  蘇林曰手搏為卞角力為武戲也晉灼曰甘延壽試卞為期門
  待詔 漏刻【哀帝紀 李尋傳天文志又注】
  哀帝時待詔夏賀良等建言改元易號增益漏刻以百二十為度
  應劭曰謂以材技徵召未有正官故曰待詔師古曰舊漏晝夜共百刻今增其二十此本齊人甘忠可所造今賀良等重言遂施行之後良等終以此伏誅

  兩漢博聞卷一
<史部,史鈔類,兩漢博聞>
  欽定四庫全書
  兩漢博聞卷二
  宋 楊侃 輯
  黄屋左纛【高帝紀三年】
  紀信乘王車黄屋左纛
  李斐曰天子車以黄繒為蓋裏纛毛羽幢也在乘輿車衡左方上注之蔡邕曰以犛牛尾為之如斗或在騑頭或在衡師古曰纛音毒又徒到反
  關用傳【文帝紀十二年】
  張晏曰傳信也若今過所也如淳曰兩行書繒帛分持其一出入關合之乃得過謂之傳也師古曰古者或用棨或用繒帛棨者刻木為合符也傳音張戀反棨音啓
  巖廊【董仲舒傳二十六】
  虞舜之時游於巖廊之上垂拱無為而天下太平晉灼曰堂邊廡巖廊謂嚴峻之廊也
  矯偽【賈誼傳十八】
  誼上文帝疏曰矯偽者出幾十萬石粟賦六百餘萬錢乘傳而行郡國
  師古曰詐為文書以出倉粟近十萬石又詐為詔令妄作賦歛甚多又詐乘傳而行郡國
  詔板【後漢竇武傳五十九】
  曹節召尚書官屬脅以白刃使作詔板拜王甫為黄門令持節收尹勲山氷氷疑不受詔甫格殺之遂害勲
  腐刑【景帝紀四年】
  如淳曰腐宫刑也丈夫割勢不能復生子如腐木不生實
  銅竹符【文帝紀二年】
  初與郡守為銅虎符竹使符
  應劭曰銅虎符第一至第五國家當發兵遣使者至郡合符符合乃聽受之竹使符皆以竹箭五枚長五寸鐫刻篆書第一至第五張晏曰符以代古之圭璋從簡易也師古曰與郡守為符者謂各分其半右留京師左以與之使音所吏反
  質疑【陳遵傳六十二】
  張竦免官歸長安好事者從之質疑問事論道經書師古曰質正也
  緣飾儒術【公孫弘傳二十八】
  公孫弘每朝會議開陳其端使人主自擇不肯面折庭争於是上察其行慎厚辯論有餘習文法吏事緣飾以儒術
  師古曰緣飾者譬之於衣加純緣者
  媒糵【李陵傳二十四】
  李陵敗羣臣皆罪陵上問司馬遷盛言陵有國士之風今舉事一不幸全軀保妻子之臣隨而媒糵其短孟康曰媒酒教糵麴也謂釀成其罪也師古曰齊人名麴餠曰媒又司馬遷傳注媒如媒娉之媒糵如麴糵之糵
  亭長【高帝紀】
  師古曰秦法十里一亭亭長者主亭之吏也亭謂停留行旅宿食之館
  甄鈞【董仲舒傳二十六 鄒陽傳二十一】
  仲舒云猶泥之在鈞唯甄者之所為金之在鎔唯冶者之所鑄
  師古曰甄作瓦之人也鈞造瓦之法其中旋轉者
  鄒陽曰聖王制世御俗獨化於陶鈞之上
  張晏曰陶家名模下圓轉者為鈞蓋取其周回調鈞耳言聖王制御天下亦猶陶人轉鈞
  戲下【灌夫傳二十二】
  灌夫曰願取吴王若將軍頭以報父仇於是募軍中壯士願從數十人及出壁門莫敢前獨兩人及從奴十餘騎馳入吴軍至戲下以此名聞天下
  師古曰戲大將之旗也讀與麾同又音許宜反又項籍傳注曰漢書通以戲為旌麾及麾字
  稱制【高后紀】
  高后臨朝稱制
  師古曰天子之言一曰制書二曰詔書制書者謂為制度之命也
  叢臺【高后紀】
  趙王宫叢臺災
  師古曰連聚非一故名叢臺六國時趙王故臺也
  邸舍【文帝紀】
  代王至邸
  師古曰郡國朝宿之舍在京師者率名邸邸至也言所歸至也
  謗木【文帝紀二年】
  詔誹謗之木
  服䖍曰堯作之橋梁交午柱頭也應劭曰橋梁邊板所以書政治之愆失也至秦去之今乃復施也
  芝房【武帝紀】
  元封二年詔曰甘泉宫内中產芝九莖連葉上帝博臨不異下房賜朕弘休
  如淳曰瑞應圖王者敬事耆老不失舊故則芝草生師古曰内中謂後庭之室也故云不異下房言天廣臨不以下房為幽側而隔異之賜以此芝是大美也故作芝房之歌
  龍淵宫 淬劒【武帝紀】
  元光三年河水決濮陽氾郡十六發卒十萬救決河起龍淵宫
  服䖍曰宫在長安西作銅飛龍故以冠名也孟康曰在西平界其水可用淬刀劒特堅利古龍淵之劒取於此水
  程量【東方朔傳三十五】
  武帝既招英俊程其器能用之如不及
  師古曰程謂量計之也
  疾置【劉屈氂傳三十六】
  江充發兵入丞相府是時上避暑甘泉宫丞相長史乘疾置以聞
  師古曰置謂所置驛也
  伐閲【車千秋傳三十六】
  車千秋無他材能術學又無伐閱功勞
  師古曰伐積功也閲經歷也
  椒房【千秋傳】
  師古曰椒房殿名皇后所居以椒和泥塗壁取其温而芳也
  山郎【楊惲傳三十六】
  楊惲為中郎將故事令郎出錢市財用給文書乃得出名曰山郎
  張晏曰山財用之所出故取名焉
  槀街【陳湯傳四十】
  甘延夀陳湯上疏曰斬郅支首及名王以下宜縣頭槀街蠻夷邸間
  師古曰槀街街名蠻夷邸在此街也邸若令鴻臚客館也
  横草之功【終軍傳三十四】
  軍自請曰軍無横草之功得列宿衛
  師古曰言行草中使草偃臥故云横草也
  鸞旗【賈捐之傳三十四】
  鸞旗在前屬車在後
  師古曰鸞旗編以羽毛列繫幢旁載於車上大駕出則陳於道而先行屬車相連屬而陳於後也
  空拳【李陵傳二十四】
  李陵轉鬬千里矢盡道窮士張空拳
  文頴曰拳弓弩拳也師古曰拳字與絭同音去權反又司馬遷傳張空弮注李奇曰弮弩弓也師古曰讀者乃以拳掔之拳大謬拳則屈指不當言張陵時矢盡故張弩之空弓非是手拳也
  臨遣【元帝紀初元元年】
  詔曰朕憂蒸庶之失業臨遣光禄大夫襃等十二人循行天下
  應劭曰自臨面約勑乃遣之
  籍甚【陸賈傳十三】
  陸賈為陳平畫計與太尉絳侯深相結呂氏謀益壞陳平乃以奴婢百人車馬五十乘錢五百萬遺賈為食飲費賈以此游漢廷公卿間名聲籍甚
  孟康曰言狼籍甚盛
  長榆塞【伍被傳十五】
  伍被諫淮南王曰今漢廣長榆開朔方匈奴折傷雖未及古太平時然猶為治
  如淳曰廣謂斥大之也長榆塞名王恢所謂樹榆以為塞者也師古曰長榆在朔方即衛青傳所云榆谿舊塞是也或謂之榆中
  警䟆【梁孝王傳十七】
  梁孝王得賜天子旌旗從千乘萬騎出稱警入言䟆師古曰警者戒肅也䟆止行人也言出入者互文耳出亦有䟆漢儀注皇帝輦動左右侍帷幄者稱警出殿則傳蹕止人清道也
  枝梧【項籍傳一】
  項羽晨朝上將軍宋義即其帳中斬義頭出令軍中曰宋義與齊謀反楚楚王隂令籍誅之諸將讋服莫敢枝梧
  如淳曰梧音悟枝梧猶枝扞也臣瓚曰小柱為枝邪柱為梧今屋梧邪柱是也
  祭酒【伍被傳】
  伍被曰吴王賜號為劉氏祭酒受几杖而不朝如淳曰祭祠時唯尊長者以酒沃酹
  亷隅【賈誼傳十八】
  賈誼曰人主之尊譬如堂羣臣如陛衆庶如地故陛九級上亷遠地則堂高陛亡級亷近地則堂卑高者難攀卑者易陵理勢然也故古者聖王制為等列内有公卿大夫士外有公侯伯子男然後有官師小吏延及庶人等級分明而天子加焉故其尊不可及也師古曰級等也廉側隅官師一官之長
  轅門【項籍傳】
  楚已破秦軍項羽見諸侯將入轅門膝行而前莫敢仰視
  張晏曰軍行以車為陳轅相向為門故曰轅門師古曰周禮掌舍王行則設車宫轅門也
  厮養【張耳傳二】
  蘇林曰厮取薪者也養養人者也厮音斯
  相駮【薛宣傳五十三】
  薛宣後母死弟脩去官持服宣謂脩三年服少能行之者兄弟相駮不可脩遂竟服繇是兄弟不和師古曰駮者執意不同猶如色之間雜
  秋豪【高帝紀】
  沛公入關秋豪無所敢取
  文頴曰豪秋乃成好舉盛而言也師古曰豪成之時端極纎細適足喻小非言其盛
  犬牙【文帝紀】
  高帝王子弟地犬牙相制所謂盤石之宗也
  師古曰犬牙言地形如犬之牙交相入也
  驂乘【文帝紀】
  代王令宋昌驂乘
  師古曰乘車之法尊者居左御者居中又有一人處車之右以備傾側是以戎事則稱車右其餘則曰驂乘驂者三也蓋取三人為名義耳
  進善旌【文帝紀】
  二年詔曰古之治天下朝有進善之旌
  應劭曰旌幡也堯設之五達之道令民進善也如淳曰欲有進者立於旌下言之
  長星 彗孛【文帝紀】
  八年有長星出於東方
  文頴曰孛彗長三星其占略同然其形象小異孛星光芒短其光四出蓬蓬孛孛也彗星參參長如埽彗長星光芒有一直指或竟天或十大或三丈或二丈無常也大法孛彗星多為除舊布新火災長星多為兵革事
  豎儒【高帝紀三年】
  師古曰言其賤劣無智若童豎也
  出其右【高帝紀九年】
  賢趙臣田叔孟舒等十人召見與語漢廷臣無能出其右者
  師古曰古者以右為尊言材用無能過之者故云不出其右也
  湯沐邑【高帝紀十二年】
  其以沛為朕湯沐邑
  師古曰凡言湯沐邑者謂以其賦稅供湯沐之具也
  編戶【高帝紀】
  諸將故與帝為編戶民北面為臣心常鞅鞅
  師古曰編戶者列次名籍也
  章程 帶厲 鐵契 規摹【高帝紀】
  初高祖不修文學而性明達好謀能聽自監門戍卒見之如舊初順民心作三章之約天下既定命蕭何次律令韓信申軍法張蒼定章程叔孫通制禮儀陸賈造新語又與功臣剖符作誓丹書鐵契金匱石室藏之宗廟雖日不暇給規摹弘遠矣
  如淳曰章歷數之章術也程權衡丈尺斗斛之平法也師古曰程法式也剖符作誓者如淳曰謂功臣表誓使河如帶太山若厲國乃滅絶又功臣表注應劭曰封爵之誓國家欲使功臣傳祚無窮也帶衣帶也厲砥厲石也河當何時如衣帶山當何時如厲石言如帶厲國猶永存以及後世子孫也金匱石室者如淳曰金匱猶金縢也師古曰以金為匱以石為室重緘封之保慎之義規摹者鄧展曰若畫工規模物之摹韋昭曰正員之器曰規摹者如畫工未施采事摹之矣師古曰取喻規摹謂立制垂範也給足也日不暇足言衆事繁多常汲汲也
  百二 建瓴【高帝紀六年】
  田肯賀上曰甚善陛下得韓信又治秦中秦形勝之國也帶河阻山縣隔千里持戟百萬秦得百二焉地勢便利其以下兵於諸侯譬猶居屋之上建瓴水也蘇林曰百二得百中之二二萬人也秦地險固二萬人足當諸侯百萬人也如淳曰瓴盛水瓶也居高屋之上而幡瓶水言其向下之勢易也蘇林曰瓴讀曰鈴建音居偃反
  計偕【武帝紀元光五年】
  徵吏民有明當世之務習先聖之術者縣次續食令與計偕
  師古曰計者上計簿使也郡國每歲遣詣京師上之偕者俱也令所徵之人與上計者俱來而縣次給之食
  角抵【武帝紀元封三年】
  作角抵戲
  文頴曰名此樂為角抵者兩兩相當角力角技藝射御故名角抵蓋雜技樂也巴俞戲魚龍蔓延之屬也漢後更名平樂觀
  池籞【宣帝紀】
  地節三年詔池籞未御幸者假與貧民
  蘇林曰析竹以繩緜連禁籞使人不得往來律名為籞應劭曰池者陂池也籞者禁苑也
  佽飛【宣帝紀】
  神爵元年西羌反應募佽飛射士
  服䖍曰周時度江越人在船下負船將覆之佽飛入水殺之漢因以材力名官如淳曰呂氏春秋荆有茲非得寶劒於干將渡江中流兩蛟繞舟茲非拔寶劒赴江刺兩蛟殺之荆王聞之仕以執珪後世以為勇力之官茲佽音相近師古曰取古勇力人以名官熊渠之類是也亦因取其便利輕疾若飛故號佽飛
  一封軺傳【平帝紀】
  元始五年徵天下通知逸經古紀天文歷筭鍾律小學史篇方術本草及五經論語孝經爾雅敎授者在所為駕一封軺傳遣詣京師至者數千人
  如淳曰律諸當乘傳及發駕置傳者皆持尺五寸木傳信封以御史大夫印章其乘傳參封之參三也有期會累封兩端端各兩封凡四封也乘置馳傳五封之兩端各二中央一也軺傳兩馬再封之一馬一封也師古曰以一馬駕軺車而乘傳傳音張戀反
  元服【昭帝紀】
  元鳳四年帝加元服
  師古曰元首也冠者首之所著故曰元服其下汲黯傳序云上正元服是知謂冠為元服
  昆蟲【成帝紀】
  建始三年詔曰草木昆蟲咸得其所
  師古曰昆衆也昆蟲言衆蟲也又許慎說文云二虫為䖵讀與昆同謂蟲之總名兩義並通虫音許尾反
  璽符節【高帝紀元年】
  秦王子嬰封皇帝璽符節降枳道旁
  應劭曰璽信也古者尊卑共之左傳襄公在楚季武子使公冶問璽書追而與之秦漢尊者以為信羣下乃避之師古曰符謂諸所合符以為契者也節以毛為之上下相重取象竹節因以為名將命者持之以為信
  按堵【高帝紀元年】
  高祖入關除去秦法吏民皆按堵如故
  應劭曰按按次第堵牆堵也師古曰言不遷動也
  鉤距【趙廣漢傳四十六】
  趙廣漢精於吏職尤善為鉤距以得事情
  蘇林曰鉤得其情使不得去也晉灼曰鉤致也距閉也使對者無疑若不問而自知衆莫覺所由以閉其術為距也
  金印赤韍【翟方進傳五十四】
  王莽封孫賢等五十五人皆為列侯戶邑之數别下遣使者持黄金印赤韍縌朱輪車即軍中拜授服䖍曰縌即今之綬也師古曰韍所以繫印也縌者繫也謂逆受之也縌音逆
  守宫【東方朔傳三十五】
  師古曰守宫蟲名也術家云以器養之食以丹砂滿七斤擣治萬杵以點女人體終身不滅若有房室之事則滅矣言可以防閑淫逸故謂之守宫也今俗呼為辟宫辟亦禦扞之義耳
  泰階六符【東方朔傳】
  朔陳泰階六符
  孟康曰泰階三台也每台二星凡六星符六星之符驗也應劭曰黄帝泰階六符經曰泰階者天之三階也上階為天子中階為諸侯公卿大夫下階為士庶人上階上星為男主下星為女主中階上星為諸侯三公下星為卿大夫下階上星為元士下星為庶人三階平則隂陽和風雨時社稷神祇咸獲其宜天下大安是為太平三階不平則五神乏祀日有食之水潤不浸稼穡不成冬雷夏霜百姓不寧故治道傾天子行暴令好興甲兵修宫榭廣苑囿則上階為之奄奄疏闊也以孝武皆有此事故朔為陳之又藝文志注李奇曰三台謂泰階兩兩成體三台故六觀色以知吉凶故曰六符
  賈區【胡建傳三十七】
  胡建為軍正丞時監軍御史為姦穿北軍壘垣以為賈區建斬之以奏
  師古曰坐賣曰賈為賣物之區也區者小室之名若今小庵屋之類耳故衛士之屋謂之區廬宿衛宫外士稱為區士也
  投石拔距【甘延夀傳四十】
  甘延壽少以良家子善騎射為羽林投石拔距絶於等倫嘗超踰羽林亭樓
  應劭曰投石以石投人也師古曰拔距者有人連坐相把據地距以為堅而能拔取之皆言其有手掣之力超踰亭樓又言趫捷耳今人猶有拔爪之戲盖拔距之遺法
  尸禄【鮑宣傳四十二】
  師古曰尸主也不憂其職但主食禄而已
  漿酒霍肉 蒼頭 廬兒【鮑宣傳】
  鮑宣諫曰陛下奈何獨私養外親與幸臣董賢多賞賜以大萬數使奴從賓客漿酒霍肉蒼頭廬兒皆用致富非天意也
  劉德曰視酒如漿視肉如霍也師古曰霍豆葉也貧人茹之也孟康曰黎民黔首黎黔皆黑也下民隂類故以黑為號漢名奴為蒼頭非純黑以别於良人也諸給殿中者所居為廬蒼頭侍從因呼為廬兒臣瓚曰漢儀注官奴給書計從侍中已下為蒼頭青幘
  衣敝履空【鮑宣傳】
  唐尊衣敝履空以瓦器飲食又以歷遺公卿被虚偽名
  服䖍曰履猶屨也師古曰衣音於既反著敝衣躡空履也空穿也歷遺公卿者服䖍曰以瓦器遺之
  緜力嚴【助傳三十四】
  淮南王曰越人緜力薄材
  師古曰緜弱也言其柔弱如緜
  遲明【高帝紀】
  沛公乃夜引軍從他道還偃旗幟遲明圍宛城三帀師古曰言圍城事畢然後天明明遲於事故曰遲明變為去聲音大二反漢書諸言遲某事者義類此史記遲字作邌亦徐緩之意也音黎
  閩中【高帝紀五年】
  師古曰閩越今泉州建安是其地也其人本蛇種故其字從虫【虫許尾反】
  亡賴【高帝紀九年】
  高祖奉玉巵為太上皇壽曰始大人常以臣亡賴不能治產業不如仲力
  晉灼曰許慎云賴利也無利入於家也或曰江淮之間謂小兒多詐狡獪為無賴獪音工外反
  逮捕【高帝紀九年】
  貫高等謀逆發覺逮捕高等
  師古曰逮捕謂事相連及者皆捕之也一曰在道守禁相屬不絶若今之傳送囚耳
  三族【高帝紀九年】
  如淳曰父族母族妻族也
  羽檄【高帝紀十年】
  羽檄徵天下兵
  師古曰檄者以木簡為書長尺二寸用徵召也其有急事則加以鳥羽插之示速疾也魏武奏事云今邊有警輒露檄揷羽檄音胡歷反
  榷酤【武帝紀】
  天漢三年初榷酒酤
  韋昭曰以木渡水曰榷謂禁民酤釀獨官開置如道路設木為榷獨取利也師古曰榷者步渡橋爾雅謂之石杠今之略彴是也禁閉其事總利入官而下無由以得有若渡水之榷因立名焉酤音工護反彴音酌
  阡陌【成帝紀陽朔四年】
  師古曰阡陌田間道也南北曰阡東西曰陌蓋秦時商鞅所開也
  幸酒【成帝紀】
  成帝為太子其後幸酒樂燕樂
  晉灼曰幸酒好酒也師古曰論語云樂燕樂燕讀如本字上音五孝反下音來各反
  傅婢【王吉傳四十二】
  師古曰凡言傅婢者謂傅相其衣服衽席之事一說傅曰附謂近幸也
  財取【竇嬰傳二十二】
  竇嬰為大將軍賜金千斤陳廊廡下軍吏過輒令財取為用金無入家者
  師古曰財與裁同謂裁量而用之
  闔郡【武帝紀元朔元年】
  今或至闔郡而不薦一人
  師古曰闔閉也總一郡之中故云闔郡
  黄鵠下太液【昭帝紀始元元年】
  黄鵠下建章宫太液池中
  師古曰黄鵠大鳥也一舉千里者非白鵠也太液池者言津潤所及廣也
  弄田【昭帝紀始元元年】
  上耕于鉤盾弄田
  師古曰謂宴游之田天子所戲弄耳非謂昭帝年幼創有此名
  飾厨傳【宣帝紀元康二年】
  詔吏務平法或擅興繇役飾厨傳稱過使客越法踰職以取名譽
  韋昭曰厨謂飲食傳謂傳舍師古曰使人及賓客來者稱其意而遣之令過去也
  城旦舂 鬼薪 白粲【惠帝紀】
  當為城旦舂者皆耐為鬼薪白粲
  應劭曰城旦者旦起行治城舂者婦人不豫外徭但舂作米皆四歲刑也今皆就鬼薪白粲取薪給宗廟為鬼薪坐擇米使正白為白粲皆三歲刑也漢書音義曰城旦輕刑之名也後漢韓稜傳注晝日司寇虜夜暮築長城曰城旦
  酎金【景帝紀元年】
  高廟酎金
  張晏曰正月旦作酒八月成名曰酎酎之言純也至武帝時因八月嘗酎會諸侯廟中出助祭所謂酎金也師古曰酎三重釀醇酒也味厚故以薦宗廟酎音直救反
  方内【谷永傳五十五】
  谷永對策云方内之治亂在陛下所執
  師古曰方内四方之内也【案嚴助傳方内無狗吠之警在谷永前注並同】
  陸海【東方朔三十五】
  東方朔曰漢興去三河之地止灞滻以西都涇渭之南此所謂天下陸海之地
  師古曰高平曰陸關中地高故稱陸耳海者萬物所出言關中山川物產饒富是以謂之陸海
  不根持論【嚴助傳三十四】
  朔臯不根持論上頗俳優畜之
  師古曰論議委隨不能持正如樹木之無根柢也
  漏澤【吾丘壽王傳三十四】
  吾丘壽王對寶鼎事曰臣聞周德始乎后稷長於公劉大於太王成於文武顯於周公德澤上昭天下漏泉
  師古曰昭明也漏言潤澤下霑如屋之漏
  棄繻【終軍傳三十四下】
  終軍入關關吏予軍繻
  蘇林曰繻帛邊也舊關出入皆以傳傳煩因裂繻頭合以為符信也
  狼戾【嚴助傳】
  淮南王上書曰閩越王狼戾不仁
  師古曰狼性貪戾凡言狼戾者謂貪而戾
  鼓鑄【終軍傳】
  鼓鑄鹽鐵
  如淳曰鑄銅鐵扇熾火謂之鼓
  五鼎【主父偃傳三十四】
  主父偃曰生不五鼎食死則五鼎烹
  張晏曰五鼎食牛羊豕魚麋也諸侯五卿大夫三
  緑幘傅韝【東方朔傳】
  館陶公主自引董君緑幘傅韝曰館陶公主胞人應劭曰宰人服也韋昭曰韝形如射韝以縛左右手於事便也師古曰綠幘賤人服也傅著也韝即今之臂韝也傅讀曰附胞與庖同
  抗疏【揚雄傳五十七下】
  師古曰抗舉也謂上之也疏者疏條其事而言之
  徇地【酈食其傳十三】
  陳項起諸將徇地過高陽
  師古曰徇亦略也
  傳舍【酈食其傳】
  沛公至高陽傳舍
  師古曰傳舍者人所止息前人已去後人復來轉相傳也一音張戀反謂傳置之舍也其義兩通他皆類此
  搤掔【郊祀志五上】
  五利將軍欒大數月佩六印貴震天下而海上燕齊之間莫不搤掔而自言有禁方能神仙矣
  師古曰搤捉持也掔古手腕字搤音戹
  羽衣【郊祀志】
  五利將軍衣羽衣立白茅上受印以視不臣也師古曰羽衣以鳥羽為衣取其神仙飛翔之意
  六飛【袁盎傳十九】
  上從霸陵欲西馳下峻阪袁盎攬轡諫曰陛下騁六飛馳不測
  師古曰攬與同如淳曰六馬之疾若飛也
  陗直【鼂錯傳十九】
  鼂錯為人陗直刻深
  師古曰陗與峭同峭謂峻陿也音千笑反
  虎落【晁錯傳】
  鄭氏曰虎落者外蕃也若今時竹虎也師古曰虎落以竹篾相連遮落也
  還踵【鼂錯傳】
  鼂錯言勸以厚賞威以重罰則死不還踵矣
  師古曰還讀曰旋旋踵迴旋其足也
  調兵食【鼂錯傳】
  吳楚七國俱反上方與錯調兵食
  師古曰調謂計發之也音徒釣反
  十年不調【張釋之傳二十】
  張釋之為騎郎事文帝十年不得調亡所知名師古曰調選也音徒釣反
  倚瑟【張釋之傳】
  慎夫人鼔瑟上自倚瑟而歌
  李奇曰聲氣依倚瑟也師古曰倚瑟即今之以歌合曲也倚音於綺反
  腐儒【黥布傳四 後漢李固傳】
  師古曰腐者爛敗言無所堪任
  後漢李固傳注云腐生者猶言腐儒也
  武帳【汲黯傳二十】
  上嘗坐武帳汲黯前奏事上不冠望見黯避帷中孟康曰今御武帳置兵闌五兵於帳中也
  舞文【汲黯傳】
  汲黯曰張湯好興事舞文法
  如淳曰舞猶弄也
  巧詆【汲黯傳】
  刀筆之吏深文巧詆
  師古曰詆毁辱也又誣也
  尺籍伍符【馮唐傳二十】
  馮唐曰夫士卒盡家人子起田中從軍安知尺籍伍符
  李奇曰尺籍所以書軍令伍符軍士五五相保之符信也如淳曰漢軍法曰吏卒斬首以尺籍書下縣移郡令人故行不行奪勞二歲伍符亦什伍之符要節度也師古曰家人子謂庶人之家子也
  蹶張【申屠嘉傳十二】
  申屠嘉以材官蹶張從高帝擊項籍
  如淳曰材官之多力能脚蹋彊弩張之故曰蹶張師古曰今之弩以手張者曰擘張以足蹋者曰蹶張音厥擘音布麥反
  一襲【叔孫通傳十三】
  賜叔孫通衣一襲
  師古曰上下皆具也今人呼為一副也又昭帝紀賜衣被一襲注曰一襲一稱也
  原廟【叔孫通傳十三】
  惠帝詔有司立原廟
  師古曰原重也先以有廟今更立之故曰重也謂高帝廟
  元帝建昭五年復太上皇寢廟園原廟
  文頴曰高祖已自有廟在長安城中惠帝更於渭北作廟謂之原廟爾雅曰原者再再作廟也
  器械【宣帝贊八】
  師古曰械者器之總名也一曰有盛為械無盛為器
  孩提【賈誼傳十八】
  賈誼陳教太子事云孩提有識
  師古曰孩小兒也提謂提撕也
  物故【蘇武傳】
  師古曰言同於鬼物而故也一說不欲斥言但云其所服用之物皆已故耳
  三秦【高帝紀元年】
  應劭曰章邯為雍王司馬欣為塞王董翳為翟王分王秦地故曰三秦
  為壽【高帝紀】
  項莊入為壽
  師古曰凡言為壽謂進爵於尊者而獻無疆之壽
  莋馬僰僮【西南夷傳六十五】
  巴蜀商賈取其莋馬僰僮旄牛以此巴蜀殷富地理志注師古曰言滇僰之地多出僮隸卭莋之地出馬及旄牛滇音顛僰音蒲北反莋音材各反西南夷有莋都亦有君長
  百越【地理志八下】
  粤地牽牛婺女之分野也今之蒼梧鬰林合浦交阯九真南海日南皆粤分也其君禹後帝少康之庶子云封於會稽
  師古曰越之為號其來尚矣少康封庶子以主禹祠君於越地耳故此志云其君禹後豈謂百越之人皆禹苗裔
  壬人【元帝紀永光元年】
  詔曰朕之不明亡以知賢也是故壬人在位而吉士雍蔽
  服䖍曰壬人佞人也師古曰吉善也
  汶上明堂【郊祀志五下】
  武帝封泰山泰山東北阯古時有明堂處處險不敞上欲治明堂奉高旁未曉其制度濟南人公玉帶上黄帝時明堂圖於是上令奉高作明堂汶上如帶圖
  訾筭得官【景帝紀後二年】
  詔曰今訾筭十以上迺得官廉士筭不必衆有市籍不得官無訾又不得官朕甚愍之訾筭四得官亡令廉士久失職貪夫長利
  應劭曰古者限訾十筭廼得為吏十筭十萬也
  姬妾【文帝紀】
  如淳曰姬者衆妾之總稱漢官儀曰姬妾數百外戚傳曰幸姬戚夫人師古曰姬者本周之姓貴於衆國之女所以婦人美號皆稱姬焉
  辟彊【文帝紀二年】
  趙王遂弟名辟彊
  師古曰辟彊言辟禦彊梁者亦猶辟兵辟非耳【案師古注本有辟彊闢疆兩說此止載其前說似於義未備】
  白公【溝洫志九】
  大始二年趙中大夫白公復奏穿渠引涇水首起谷口尾入櫟陽
  鄭氏曰白姓師古曰公相呼尊長之稱耳

  兩漢博聞卷二
<史部,史鈔類,兩漢博聞>
  欽定四庫全書
  兩漢博聞卷三
  宋 楊侃 輯
  更有三品【昭帝紀元鳳四年 食貨志四上】
  如淳曰更有三品有卒更有踐更有過更古者正卒無常人皆當迭為之一月一更是為卒更貧者欲得顧更錢者次直者出錢顧之月二千是謂踐更也天下之人皆直戍邊三日亦名為更律所謂繇戍也雖丞相子亦在戍邊之調不可人人自行三日戍又行者當自戍三日不可往便還因使住一歲一更諸不行者出錢三百入官官以給戍者是為過更也律說卒踐更者居也居更縣中五月乃更也後從尉律卒踐更一月休十一月也食貨志曰月為更卒已復為正一歲屯戍一歲力役三十倍於古此漢初因秦法而行之也後遂改易有謫乃戍邊一歲耳更音工衡反又食貨志注師古曰更卒謂給郡縣一月而更者也正卒謂給中都官者也率計今人一歲之中屯戍及力役之事三十倍多於古也
  暴室【宣帝紀 後漢桓帝鄧皇后傳】
  掖庭令張賀嘗事戾太子思顧舊恩哀曾孫奉養甚謹為取暴室嗇夫許廣漢女
  師古曰暴室者掖庭主織作染練之署故為之暴室取暴曬為名耳或云薄室者薄亦暴也今俗語亦云薄曬蓋暴室職務既多因為置獄主治其罪人故往往云暴室獄耳然本非獄名嗇夫者暴室屬官亦猶縣鄉之嗇夫也
  注云漢官儀曰暴室主宫中婦人疾病者其皇后貴人亦就此室
  中二千石【宣帝紀神爵四年】
  黄霸以治行尤異秩中二千石
  師古曰霸舊已二千石矣今增為中二千石以寵異之此與地節三年增膠東相王成秩其事同耳漢制秩二千石者一歲得一千四百四十石實不滿二千石也其云中二千石者一歲得二千一百六十石舉成數言之故曰中二千石中者滿也
  佐酒【高帝紀十二年】
  上置酒沛宫悉召故人父老子弟佐酒
  應劭曰助行酒
  張飲【高帝紀】
  上過沛留止張飲三日
  張晏曰張帷帳也張音竹亮反
  駃騠【鄒陽傳二十一】
  蘇秦相燕人惡之燕王燕王按劒而怒食以駃騠孟康曰駃騠駿馬也蘇秦雖有讒謗而更食以珍奇之味
  擁彗【高帝紀六年】
  太公擁彗迎門郤行
  李奇曰如今卒持帚也師古曰彗者所以埽也郤退而行也彗音似歲反
  復道【高帝紀】
  上居南宫從復道上
  如淳曰復音複上下有道故謂之復
  乘傳【高帝紀五年】
  田横乘傳詣雒陽未至三十里自殺
  如淳曰律四馬高足為置傳四馬中足為馳傳四馬下足為乘傳一馬二馬為軺傳急曰乘一乘傳師古曰傳者若今之驛古者以車謂之傳車其後又單置馬謂之驛騎傳音張戀反
  舍人【高帝紀】
  蘇林曰藺相如為宦者令舍人韓信為侯亦有舍人師古曰舍人親近左右之通稱也後遂以為私屬官號又曹參傳注曰舍人猶家人也一說私屬官主家事者也
  宿兵【韓安國傳二十二】
  韓安國曰孝文皇帝嘗壹擁天下之精兵聚之廣武常谿然終無尺寸之功孝文寤於兵之不可宿故復合和親之約
  師古曰宿久留也
  柱國【高帝紀】
  應劭曰柱國上卿官也若相國矣
  詭辯【趙王彭祖傳二十三】
  趙王彭祖為人心刻深好法持律詭辯以中人師古曰詭辯違道之辯也中傷也
  㩁會【趙王彭祖傳】
  趙王擅權使使即縣為賈人㩁會
  韋昭曰平會兩家買賣之賈者㩁者禁他家獨王家得為之也師古曰即就也就諸縣而專㩁賈人之會若今和市矣會音工外反
  一子不事【賈山傳二十一】
  賈山曰陛下即位振貧民禮高年九十者一子不事八十者二算不事
  師古曰一子不事蠲其賦役二算不事免二口之算賦也
  合從【項籍傳贊一】
  過秦論曰諸侯恐懼會盟而謀弱秦不愛珍器重寶肥饒之地以致天下之士合從締交相與為一師古曰締結也從子容反締大系反
  約從 從横【項籍傳贊 後漢馮衍傳十八下】
  過秦論曰約從離横
  師古曰約誓為從欲以分離為横横謂秦也
  馮衍顯志賦云毒從横之敗俗
  注云毒恨也關東為從關西為横蘇秦事鬼谷先生為從說說關東六國為從親以畔秦會於洹水之上刳白馬而盟張儀與蘇秦同師為關西横說說關西六國令事秦皆尚誣詐不遵道德
  景從【項籍傳贊】
  天下雲合嚮應贏糧而景從
  師古曰嚮讀曰響如響之應聲贏擔也景從言如影之随形也
  頭會箕斂【張耳傳二】
  頭會箕斂以供軍費
  服䖍曰吏到其家人人頭數出穀以箕斂之
  同產子【平帝紀元始元年】
  平帝即位令諸侯王公列侯關内侯亡子而有孫若子同產子者皆得以為嗣
  師古云子同產子者謂養昆弟之子為子者
  縣官【東平王宇傳五十】
  東平王宇曰今縣官年少
  張晏曰不敢指斥成帝謂之縣官也
  渙汗【元帝永光四年 後漢胡廣傳三十四】
  詔曰政令多還民心未得
  李奇曰還反也易曰渙汗其大號言王者發號施令如汗出不可復反
  胡廣曰政令如汗往而不反
  郵亭【薛宣傳五十三】
  郵亭不修
  師古曰郵行書之舍亦如今之驛及行道館舍也
  左道【王商傳五十二】
  執左道以亂政
  師古曰左道僻左之道謂不正
  相訐【王商傳】
  父子相訐
  師古曰訐吿斥其罪也
  鼙鼓【史丹傳五十二】
  師古曰鼙本騎上之鼓
  流庸【昭帝紀】
  始元四年詔曰比歲不登民匱於食流庸未盡還師古曰流庸謂去其本鄉而行為人庸作
  傳馬【昭帝紀元鳳二年】
  張晏曰驛馬也
  馬口錢【昭帝紀】
  元鳳二年詔曰其令郡國毋歛今年馬口錢
  文穎曰往時有馬口出歛錢今省如淳曰所謂租及六畜也
  緡錢【武帝紀元狩四年】
  李斐曰緡絲也以貫錢也一貫千錢出算二十也師古曰謂有儲積錢者計其緡貫而稅之緡武巾反
  計帳【武帝紀】
  武帝元封五年明堂朝諸侯王列侯受郡國計師古曰計若今之諸州計帳也
  占租【昭帝紀】
  始元六年令民得以律占租
  如淳曰律諸當占租者家長身各以其物占占不以實家長不身自書皆罰金二斤沒入所不自占物及賈錢縣官也師古曰占謂自隐度其實定其辭也占章贍反下又言占名數其義並同今猶謂獄訟之辨曰占皆其意也蓋武帝時賦歛繁多律外而取今始復舊
  倉廪【昭帝紀元鳳三年】
  師古曰倉新穀所藏也廪穀所振入也
  長楊五柞【宣帝紀】
  武帝疾往來長楊五柞宫
  師古曰長楊五柞二宫並在盩厔皆以樹名也
  撟䖍吏【武帝紀元狩六年】
  師古曰撟與矯同其字從手矯託也䖍固也妄託上命而堅固為邪惡也
  侵漁【宣帝紀神爵三年】
  侵漁百姓
  師古云漁者若言漁獵也
  絶幕【武帝紀元朔六年】
  衛青復將六將軍絶幕
  應劭曰幕沙幕匈奴之南界也臣瓚曰沙土曰幕直渡曰絶師古曰幕者即今之突厥中磧耳
  柏梁臺【武帝紀元鼎二年】
  師古曰三輔舊事云以香柏為之今書字皆從柏
  火耕水耨【武帝紀】
  江南之地火耕水耨
  應劭曰燒草下水種稻草與稻並生高七八寸因悉芟去復下水灌之草死獨稻長所謂火耕水耨
  泛駕之馬【武帝紀元封五年】
  師古曰泛覆也音方勇反字本作覂後通用耳覆駕者言馬有逸氣而不循軌轍也
  跅弛【武帝紀】
  跅弛之士
  如淳曰士行有卓異不入俗檢而見斥逐者也師古曰跅者跅落無檢局也弛者放廢不遵禮度也跅土各反弛式爾反
  典屬國【昭帝紀始元六年】
  蘇武前使匈奴留單于庭十九歲迺還奉使全節以武為典屬國
  如淳曰以其久在外國知邊事故令典主諸屬國師古曰典屬國本秦官漢因之掌歸義蠻夷屬官有九譯令後省并大鴻臚
  水衡錢【宣帝紀】
  本始二年以水衡錢為平陵徙民起第宅
  應劭曰水衡與少府皆天子私藏耳縣官公作當仰給司農今出水衡錢言宣帝即位為異政也
  倢伃【昭帝紀】
  師古曰倢接幸也伃美貌也故以名宫中婦官字或從女音接余
  便殿【武帝紀建元六年】
  師古曰凡言便殿便室便坐者皆非正大之處所以就便安也
  子大夫【武帝紀元光元年】
  師古曰子者人之嘉稱大夫舉官稱也志在優賢故謂之子大夫也
  算商車【武帝紀】
  元光六年初算商車
  李奇曰始稅商賈車船令出算
  漕渠【武帝紀元光六年】
  穿漕渠通渭
  如淳曰水轉運曰漕
  不肖【武帝紀】
  師古曰肖似也不肖者言無所象類謂不材之人也
  惡少年【昭帝紀元鳳五年】
  發三輔及郡國惡少年吏有告劾亡者屯遼東師古曰惡少年謂無賴子弟也被告劾而逃亡者
  緩頰【高帝紀二年】
  漢王謂酈食其曰緩頰往說魏王豹
  張晏曰緩頰徐言引譬喻也
  間出【高帝紀三年】
  紀信曰事急矣臣請誑楚可以間出
  師古曰間出投間隙私出若言間行微行耳紀信詐為漢王而王出西門遁是私出也
  亢禮【高帝紀五年】
  師古曰亢當也高下相當無所卑屈不獨謂揖拜也【案原注引應劭曰亢禮者長揖不拜故末句云然】
  三川【高帝紀】
  沛公與項羽西略地至雍丘與秦軍戰大敗之斬三川守李由
  應劭曰三川今河南郡也由李斯子也韋昭曰有河洛伊故曰三川
  銜枚【高帝紀】
  章邯夜銜枚擊項梁
  師古曰銜枚者止言語讙囂欲令敵人不知其來也周官有銜枚氏枚狀如箸横銜之
  老弱傅籍【高帝紀二年】
  蕭何發關中老弱未傅者悉詣軍
  服䖍曰傅音附如淳曰今老弱未嘗傅者皆發之未二十三為弱過五十六為老師古曰傅著也言著名籍給公家徭役也
  甬道【高帝紀】
  漢王築甬道屬河以取敖倉粟
  應劭曰恐敵鈔輜重故築垣墻如街巷也鄭氏曰甬音踊師古曰屬聨也之欲反
  陛下【高帝紀五年】
  應劭曰陛者升堂之陛王者必有執兵陳於陛階之側羣臣與至尊言不敢指斥故呼在陛下者而告之因卑以達尊之意也若今稱殿下閤下侍者執事皆此類也
  三齊【田儋傳三】
  并三齊之地
  師古曰齊及濟北膠東
  苑囿【高帝紀】
  師古曰養鳥獸曰苑苑有垣曰囿所以種植謂之園
  酒闌【高帝紀】
  文穎曰闌言希也謂飲酒者半罷半在謂之闌
  賜告【高帝紀】
  高祖嘗告歸之田
  孟康曰古者名吏休假曰告漢律吏二千石有予告有賜告予告者在官有功最法所當得也賜告者病滿三月當免天子優賜其告使得帶印綬將官屬歸家治病師古曰告者請謁之言謂請休耳或謂之謝謝亦告也左氏傳曰韓獻子告老禮記曰若不得謝漢書諸云謝病皆同義
  繡衣直指【百官公卿表七上】
  侍御史有繡衣直指
  服䖍曰指事而行無阿私也師古曰衣以繡者尊寵之也
  長揖【高帝紀】
  師古曰長揖者手自上而極下也
  斬以徇【高帝紀】
  師古曰徇行示也司馬法曰斬以徇言使人將行徧示衆士以為戒
  宗臣【蕭曹傳贊 王莽傳六十九上】
  蕭曹位冠羣后聲施後世為一代之宗臣
  師古曰言為後世之所尊仰故曰宗臣
  法有祖【王莽傳】
  令大法有設後世有祖【案漢書今本俱作天法有設此作大法蓋猶宋時刋本之舊】
  師古曰祖始也以此為法之始
  較然【王莽傳】
  如此即羣下較然輸忠黎庶昭然感德
  師古曰較明貌也
  藉稾【元后傳六十八】
  車騎將軍音藉稾請罪
  師古曰自坐稾上言就刑戮也
  青瑣【元后傳】
  孟康曰以青畫戶邊鏤中天子制也師古曰青瑣者刻為連瑣文而青塗也
  濯歌【元后傳】
  成都侯王商嘗病欲避暑從上借明光宫後又穿長安城引内灃水注第中大陂以行船立羽蓋張周帷輯濯越歌上幸商第見穿城引水意恨内銜之師古曰輯與楫同濯與櫂同皆所以行船也令執楫櫂人為越歌也輯謂櫂之短者也今吳越之人呼為橈音饒越歌為越之歌
  奉常【百官公卿表七上】
  師古曰太常王者旌旗也畫日月焉王有大事則建以行禮官主奉持之故曰奉常也後改曰太常尊大之義也
  期門 羽林【百官公卿表宣帝神爵元年】
  期門羽林皆屬光禄勲
  服䖍曰與期門下以微行後遂以名官師古曰羽林亦宿衛之官言其如羽之疾如林之多也一說羽所以為王者羽翼也
  應劭曰天有羽林大將軍之星
  閑駒【百官公卿表】
  太僕有龍馬閑駒槖泉騊駼承華五監長丞
  如淳曰槖泉廐在橐泉宫下師古曰閑闌養馬之所也故曰閑駒騊駼出北海中其狀如馬騊徒高反駼音塗
  少府【百官公卿表】
  少府秦官掌山海池澤之稅以給共養
  師古曰大司農供軍國之用少府以養天子也共居用反養弋亮反
  執金吾【百官公卿表】
  師古曰金吾鳥名也主辟不祥天子出行職主先導以禦非常故執此鳥之象因以名官
  水衡都尉【百官公卿表】
  張晏曰主都水及上林苑故曰水衡主諸官故曰都有卒徒武事故曰尉師古曰衡平也主平其稅入
  越騎【百官公卿表】
  越騎校尉掌越騎
  如淳曰越人内附以為騎也師古曰宣紀言佽飛騎士胡越騎又此有胡騎校尉掌胡騎與越騎校尉俱在八校尉數
  戊巳校尉【百官公卿表】
  師古曰甲乙丙丁庚辛壬癸皆有正位唯戊巳寄治耳今所置戊巳亦無常居故取戊巳為名也有戊校尉有巳校尉一說戊巳居中鎮覆四方今所置校尉亦處西域之中撫諸國也
  金璽盭綬【百官公卿表】
  晉灼曰盭草名也出琅邪平昌縣如艾可染緑因以為綬名也師古曰璽之為言信也古者印璽通名今則尊卑有别漢舊儀云諸侯王黄金璽槖佗鈕文曰璽謂刻云某王之璽
  徹侯【百官公卿表】
  秦制爵二十級以賞功勞徹侯最貴金印紫綬漢避武帝諱曰通侯
  師古曰徹言其爵位上通於天子
  丞相【百官公卿表】
  秦有左右丞相
  荀悦曰秦本次國命卿二人是以置左右丞相無三公官
  五兵【吾丘壽王傳三十四】
  師古曰謂矛戟弓劔戈也
  輸之司空【百官公卿表七上】
  宗正屬官有都司空令丞
  如淳曰律司空主水及罪人賈誼曰輸之司空編之徒官
  司隸【百官公卿表】
  司隸校尉持節從中都官徒千二百人
  師古曰以掌徒隸而巡察故云司隸中都官京師諸官府也
  行在【武帝紀元狩六年】
  師古曰天子或在京師或出巡狩不可豫定故言行在所耳不得亦謂京師為行在也
  脽上【武帝紀元鼎四年】
  蘇林曰脽音誰如淳曰汾隂縣治脽之上后土祠在縣西汾在脽之北師古曰脽者以其形高起如人凥脽故以名云一說此臨汾水之上地本名鄈音與葵同彼郷人呼葵音如誰故轉而為脽字故漢舊儀云葵上
  渥洼馬【武帝紀】
  馬生渥洼水中
  李斐曰南陽新野有暴利長當武帝時遭刑屯田燉煌界數於此水旁見羣野馬中有奇異者與凡馬來飲此水利長持勒靽收得其馬獻之欲神異此馬云從水中出師古曰渥音握洼於佳反
  朝日夕月【武帝紀元鼎五年】
  師古曰春朝朝日秋暮夕月蓋常禮也郊泰畤而揖日月此又别儀
  先甲【武帝紀】
  詔曰辛卯夜若景光十有二明易曰先甲三日後甲三日朕飭躬齊戒丁酉拜況于郊
  師古曰況賜也辛夜有光是先甲三日也丁日拜況是後甲三日也故詔引易文
  舳艫【武帝紀元封五年】
  舳艫千里
  李斐曰舳船後持柁處也艫船前頭刺櫂處也言其船多前後相銜千里不絶也舳音軸艫音盧
  汗血馬【武帝紀太初四年西域大宛國傳六十六上】
  貳師將軍李廣利斬大宛王首獲汗血馬來作西極天馬之歌
  應劭曰大宛舊有天馬種蹋石汗血汗從前髆出如血號一日千里師古曰蹋石者謂蹋石而有跡言其蹏堅利
  孟康曰言大宛國有高山其上有馬不可得因取五色母馬置其下與集生駒皆汗血因號曰天馬子云
  褭蹏金【武帝紀太始二年】
  詔曰泰山見黄金宜改故名今更黄金為麟趾褭蹏以協瑞焉因以班賜諸侯王
  師古曰武帝欲表祥瑞故普改鑄為麟足馬蹏之形以易舊法耳今人往往於地中得馬蹏金甚精好形製巧妙褭奴了反
  小步馬【西域傳六十六上】
  烏秅國出小步馬
  師古曰小細也細步言其能蹀足即今所謂百步千跡者也烏一加反秅直加反
  嗇【孔氏傳六十一】
  師古曰細也與纎同嗇愛也細吝於財利也
  晩節【石顯傳六十二】
  元帝晚節寢疾
  師古曰晩節猶言末時也
  計然【貨殖傳六十一】
  勾踐困於會稽之上迺用范蠡計然
  孟康曰姓計名然越臣也師古曰據古今人表計然列在第四等計然一號計研故賓戲云研桑心計於無垠即謂此耳計然者濮上人也博學無所不通尤善計算嘗南遊越范蠡卑身事之其書則有萬物録著五方所出皆直述之事見皇覽及晉中經簿又吳越春秋及越絶書並作計倪此則倪研及然聲皆相近實一人耳
  掌故【鼂錯傳十九】
  鼂錯以文學為太常掌故
  應劭曰掌故六百石吏主故事
  狼顧【食貨志四上】
  失時不雨民且狼顧
  李奇曰狼性怯走喜還顧言民見天不雨今亦恐也
  服役【食貨志】
  今農夫五口之家其服役者不下二人
  師古曰服事也給公事之役也
  心計【食貨志四下】
  桑弘羊洛陽賈人之子以心計年十三侍中
  師古曰心計不用籌算
  齊民【食貨志】
  如淳曰齊等也無有貴賤謂之齊民若今言平民矣
  均輸 平準【食貨志】
  桑弘羊為治粟都尉領大農請置大農部丞數十人分主郡國置均輸鹽鐵官令遠方各以其物如異時商賈所轉販者為賦而相灌輸置平準於京師都受天下委輸大農諸官盡籠天下之貨物貴則賣之賤則買之如此富商大賈亡所牟大利則反本而萬物不得騰躍故曰平準
  三木【司馬遷傳三十二】
  魏其衣赭關三木
  師古曰三木在頸及手足
  闒茸【司馬遷傳】
  師古曰闒茸猥賤也闒下也茸細毛也言非豪傑也闒吐合反茸人勇反又賈誼傳注闒茸下材不肖之人也
  青社【齊懷王傳三十三】
  皇帝使御史湯廟立子閎為齊王曰受兹青社師古曰於廟授策也張晏曰王者以五色土為大社封四方諸侯各以其方色與之苴以白茅歸以立社
  宵人【廣陵厲王傳三十三】
  應劭曰無邇近小人也
  劔論【司馬遷傳】
  司馬氏在趙者以傳劔論顯
  服䖍曰世善劔也師古曰劔論者能說劔術也論來頓反
  圜牆【司馬遷傳】
  幽於圜牆之中
  師古曰圜牆獄也周禮謂之圜土
  少從【張騫傳三十一】
  師古曰漢時謂随使而出外國者為少從總言其少年而從使也從材用反
  進孰【張騫傳】
  大宛以西皆自恃遠尚驕恣漢使往既多其少從率進孰於天子言大宛有善馬
  師古曰進孰者但空進成孰之言
  積竹杖【昌邑王傳三十三】
  昌邑王徵詣長安為昭帝嗣到濟陽求長鳴雞道買積竹杖
  文穎曰合竹作杖也
  仰藥【息夫躬傳十五】
  師古曰仰首而飲藥也
  招權【季布傳七】
  辯士曹丘生數招權顧金錢事貴人趙談等
  師古曰言招求貴人威權因以請託故得他人顧金錢也
  采金鄱水【地理志八上】
  孟康曰鄱陽鄱音婆師古曰采者取金之處

  兩漢博聞卷三
  欽定四庫全書
  兩漢博聞卷四
  宋 楊侃 輯
  治行【曹參傳九】
  蕭何薨曹參聞之告舍人趣治行
  師古曰舍人猶家人也一說私屬官主家事者也趣讀曰促謂速也治行謂修行治裝也
  獄市【曹參傳】
  曹參屬其後相曰以齊獄市為寄曰夫獄市者所以并容也今君擾之姦人安所容乎
  孟康曰夫獄市者兼受善惡若窮極姦人姦人無所容竄久且為亂秦人極刑而天下畔孝武峻法而獄繁此其效也師古曰老子云我無為民自化我好静民自正參欲以道化為本不欲擾其末也
  事刃【蒯通傳十五】
  蒯通說范陽令曰足下殺人之父孤人之子慈父孝子不敢事刃於公之腹者畏秦法也
  李奇曰東方人以物臿地中為事師古曰事音側吏反字本作倳
  封人頸【王莽傳六十九中】
  王莽下書曰妄封人頸得錢者去
  如淳曰權臣妄以法枉其人為僮僕封其頸以别之也得顧錢乃去封
  阪上走丸【蒯通傳】
  蒯通曰范陽令先下而身富貴邊城必相率降如阪上走丸也
  師古曰言乘勢便易
  申子學【張歐傳十六】
  張歐孝文時以治刑名侍太子
  師古曰劉向别録云申子學號曰刑名刑名者循名以責實其尊君卑臣崇上抑下合於六經說者云刑刑家名名家即太史公所論六家之二也此說非歐音驅
  任俠【季布傳七】
  應劭曰任謂有堅完可任託以事也如淳曰相與信為任同是非為俠師古曰任謂任使其氣力俠之言挾也以權力俠輔人也任音人禁反俠音下頰反
  冠玉【陳平傳十】
  或讒陳平曰平雖美丈夫如冠玉耳其中未必有也孟康曰飾冠以玉光好外見中非所有也
  端門【周勃傳十】
  師古曰端門殿之正門
  從理入口【周勃傳】
  許負相周亞夫君後三歲而侯侯八歲為將相後九歲而餓死負指其口曰從理入口此餓死法也亞夫果封條侯為將軍拜太尉下廷尉不食五日死師古曰從豎也音子容反
  簿責【周勃傳】
  周亞夫下吏吏簿責亞夫
  如淳曰簿問其辭情師古曰簿問者書之於簿一一問之也
  四皓【王貢兩龔傳序四十二】
  漢興有東園公綺里季夏黄公甪里先生
  師古曰四皓稱號本起於此更無姓名可稱知此蓋隐居之人匿跡遠害不自標顯祕其氏族故史傳無得而詳至於後代皇甫謐圈稱之徒及諸地理書說競為四人施安姓字自相錯互語又不經班氏不載於書諸家皆臆說今並棄略一無取焉
  銜橛【王吉傳四十二 司馬相如傳二十七下】
  師古曰銜馬銜也橛車鉤心也張楫以橛為馬之長銜非也橛音其月反又注司馬相如諫獵書曰銜橜之變言馬銜或斷鉤心或出則致傾敗以傷人也
  詐偽萌生【王吉傳】
  師古曰萌生言其争出如草木之初生
  翁主【王吉傳 高帝紀又注】
  漢家列侯尚公主諸侯則國人承翁主
  晉灼曰娶天子女曰尚公主國人娶諸侯女曰承翁主尚承皆卑下之名也師古曰翁主者言父自主婚也
  王主【成帝紀建始元年】
  張晏曰王主王之女也師古曰王主即翁主也王自主婚故曰王主
  軌躅【叙傳七十上】
  伏周孔之軌躅
  鄭氏曰躅迹也三輔謂牛蹄處為躅音文欲反
  偶人【公孫賀傳三十六】
  朱安世自獄中上書告公孫賀之子敬聲與陽石公主私通及使人巫祭祠詛上且上甘泉當馳道埋偶人賀父子死獄中家族巫蠱之禍起自朱安世成於江充遂及公主皇后太子皆敗
  師古曰刻木為人象人之形謂之偶人偶並也對也
  左驗【楊惲傳三十六 張湯傳二十九】
  楊惲下廷尉廷尉于定國考問左驗明白
  師古曰左證左也言當時在其左右見此事者也又張湯傳注李奇曰左證左也師古曰謂之左者言除罪人正身之外又取其左右者考問也
  城門候【蔡義傳三十六】
  師古曰門候主候時而開閉也
  撟正【劉屈氂傳贊三十六】
  撟當世反諸正
  師古曰正曲曰撟撟讀與矯同其字從手
  小生【朱雲傳三十七】
  丞相薛宣留朱雲宿因謂曰且留我東閤可以觀四方奇士雲曰小生迺欲相吏邪宣不敢復言
  師古曰小生謂其新學後進言欲以我為吏乎
  畔換【叙傳七十下】
  項氏畔換黜我巴漢
  孟康曰畔反也換易也不用義帝要換易與高祖漢中也師古曰此說非也畔換強恣之貌猶言跋扈也詩大雅皇矣篇曰無然畔換
  君侯【劉屈氂傳三十六】
  如淳曰漢儀注列侯為丞相稱君侯師古曰楊惲傳丘常謂惲為君侯是則通呼列侯之稱耳非必丞相也
  子絲【敘傳】
  子絲慷慨
  師古曰爰盎字絲此加子者是嘉稱以偶句耳
  行馳道【鮑宣傳四十二 成帝紀】
  丞相孔光四時行園陵官屬以令行馳道中
  如淳曰令諸使有制得行馳道中者行旁道無得行中央三丈也
  成帝紀云不敢絶馳道
  應劭曰馳道天子所行道也若今之中道
  丈人【疏廣傳四十一】
  師古曰丈人嚴莊之稱也故親而老者皆稱焉
  鉦鼓【東方朔傳三十五 平帝紀元始二年】
  師古曰鉦鼓之教鉦鼔所以為進退士衆之節也
  平帝紀遣執金吾候陳茂行邊兵假以鉦鼓
  應劭曰將帥乃有鉦鼓今茂官輕兵少又但往諭曉之耳所以假鉦鼓者欲重其威也鉦者鐃也似鈴柄中上下通師古曰鉦音征鐃音女交反
  亞將【灌嬰傳十一】
  虜亞將周蘭
  師古曰亞次也
  射鵰【李廣傳二十四】
  文頴曰鵰鳥也故使善射者射之師古曰鵰大鷙鳥也一名鷲黑色翮可以為箭羽音彫
  蘧蒢【叙傳下】
  師古曰蘧蒢口柔觀人顔色而為辭佞也
  閹尹【叙傳下】
  師古曰謂宦人為閹者言其精氣奄閉不泄也一曰主奄閉門者尹正也
  奪嫡【梅福傳三十七】
  諸侯奪宗聖庶奪適
  如淳曰奪宗始封之君尊為諸侯則奪其舊為宗子之事也奪嫡文王舍伯邑考而立武王是也孔子雖庶可為殷後師古曰適讀曰嫡
  祁連山【霍去病傳二十五】
  霍去病出北地遂深入至祁連山
  師古曰祁連山即天山也匈奴呼天為祁連祁音上夷反
  躢鞠【去病傳】
  去病在塞外卒乏糧而去病尚穿域躢鞠也
  服䖍曰穿地作鞠室也師古曰鞠以皮為之實以毛蹵躢而戲也躢音徒臘反鞠音距六反
  冢象祁連【去病傳】
  霍去病薨上悼之發屬國玄甲軍陳自長安至茂陵為冢象祁連山
  師古曰在茂陵旁冢上有豎石冢前有石人馬者是也
  求雨【董仲舒二十六】
  董仲舒為江都相治國以春秋災異之變推隂陽所以錯行故求雨閉諸陽縱諸隂其止雨反是
  師古曰謂若閉南門禁舉火及開北門水灑人之類是也
  旬歲【翟方進傳五十四】
  翟方進為丞相司直旬歲間免兩司隸朝廷憚之師古曰旬徧也滿也旬歲猶言滿歲也若十日之一周
  泉山【朱買臣傳三十四】
  東越王居保泉山
  師古曰泉山即今泉州之山也保者保守之以自固也
  承明廬【嚴助傳三十四】
  賜會稽太守嚴助詔曰君厭承明之廬
  張晏曰承明廬在石渠閤外直宿所止曰廬
  威稜【李廣傳二十四】
  威稜憺乎鄰國
  李奇曰神靈之威曰稜憺動也憺音徒濫反
  鑿坏【揚雄傳五十七下】
  應劭曰鑿坏謂顔闔也魯君聞顔闔賢欲以為相使者往聘因鑿後垣而亡也坏音陪又音普回反
  宦騎【蘇武傳二十四】
  師古曰宦騎宦者而為騎也
  周阹【揚雄傳】
  以罔為周阹
  李奇曰阹遮禽獸圍陳也阹音袪
  旐旟【藝文志十】
  師古曰畫龜蛇曰旐鳥隼曰旟
  諡【司馬相如傳二十七下】
  師古曰諡者行之迹也
  文鷁【相如傳二十七】
  浮文鷁
  張揖曰鷁水鳥也畫其象於船首淮南子曰龍舟鷁首天子之乘也
  榜人【相如傳】
  榜人歌
  張揖曰榜船也月令云命榜人榜人船長也主倡聲而歌者也榜音謗又方孟反
  屬車【相如傳二十七下】
  應劭曰古者諸侯貳車九乘秦滅九國兼其車服漢依秦制故大駕屬車八十一乘師古曰屬者言相連續不絶也
  反騷 廣騷 畔牢愁【揚雄傳五十七上】
  揚雄讀屈原離騷文未嘗不流涕以為君子遇不遇命也何必湛身哉【湛讀曰沈謂投水而死】迺作書往往摭離騷文而反之自岷山投書江流以弔屈原名曰反離騷又旁離騷作重一篇名曰廣騷又旁惜誦以下至懷沙一卷名曰畔牢愁
  師古曰旁依也音步浪反其下類此重音直用反李奇曰畔離也牢聊也與君相離愁而無聊也師古曰惜誦懷沙皆屈原所作九章中名也
  品藻【揚雄傳五十七下】
  仲尼之後訖于漢道德顔閔股肱蕭曹爰及名將尊卑之條稱述品藻譔淵騫
  師古曰品藻者定其差品及文質
  咫尺之書【韓信傳四】
  奉咫尺之書以使燕燕必不敢不聽
  師古曰八寸曰咫咫尺者言其簡牘或長咫或長尺喻輕率也今俗言尺書或言尺牘蓋其遺語耳
  枉矢【劉向傳六】
  枉矢夜光
  應劭曰流星也其射如矢虵行不正故曰枉矢流以亂伐亂蘇林曰有聲為天狗無聲為枉矢
  天狗【劉向傳】
  孝昭時有大星如月西行衆星随之此為特異孝宣興起之表天狗夾漢而西
  李奇曰流星也下墮地為天狗皆祅星
  常伯【谷永傳五十五】
  戴金貂之飾執常伯之職
  師古曰常伯侍中也伯長也常使長事者也一曰常任使之人此為長也
  法從【揚雄傳五十七上】
  趙昭儀方大幸每上甘泉常法從
  師古曰法從者以言法當從耳非失禮一曰從法駕也
  殊庭【郊祀志五下】
  師古曰殊庭蓬萊中仙人庭也
  首級【衛青傳二十五】
  斬輕銳之卒捕伏聽者三千一十七級
  張晏曰伏於隐處聽軍虚實師古曰本以斬敵一首拜爵一級故謂一首為一級因復名生獲一人為一級也秦法斬首一賜爵一級
  禆王【衛青傳】
  漢兵圍右賢王右賢王驚夜逃潰圍北去輕騎校尉郭成等追數百里弗得得右賢禆王十餘人
  師古曰禆王小王也若言禆將也
  大黄【李廣傳二十四】
  李廣自以大黄射其禆將
  服䖍曰黄肩弩也孟康曰太公陷堅卻敵以大黄參連弩也晉灼曰黄肩即黄間也大黄其大者也師古曰服晉二說是也
  從横短長術【張湯傳二十九 主父偃傳三十四上藝文志下】邊通學短長官至濟南相
  應劭曰短長術興於六國時長短其語隐謬用相激怒也張晏曰蘇秦張儀之謀趣彼為短歸此為長戰國策名短長術也
  主父偃學短長從横術
  藝文志云從横家者流蓋出於行人之官孔子曰誦詩三百使於四方不能顓對雖多亦奚以為
  師古曰謂人不達於事誦詩雖多亦無所用
  三尺法【杜周傳三十】
  客謂廷尉杜周曰君為天下決平不循三尺法專以人主意指為獄獄者固如是乎
  孟康曰以三尺竹簡書法律也
  箴石【藝文志十】
  師古曰箴所以刺病也石謂砭石即石箴也古者攻病則有砭今其術絶矣箴音之林反砭音彼亷反
  褎然【董仲舒傳二十六】
  子大夫褎然為舉首
  張晏曰褎進也為舉賢良之首也師古曰褎然盛服貌也
  數奇【李廣傳二十四】
  大將軍隂受上指以為李廣數奇
  孟康曰奇隻不耦也如淳曰數為匈奴所敗為奇不耦師古曰言廣命隻不耦合也孟說是矣數音所角反奇音居宜反
  居無何【李廣傳】
  師古曰無何謂未多時也
  烏號【司馬相如傳二十七上 郊祀志五上】
  左烏號之雕弓
  應劭曰楚有柘桑烏栖其上支下著地不得飛欲墮號呼故曰烏號
  郊祀志黄帝采首山銅鑄鼎於荆山下鼎既成有龍垂胡髯下迎黄帝黄帝上騎羣臣後宫從上龍七十餘人龍迺上去餘小臣不得上迺悉持龍䫇龍䫇拔墮墮黄帝之弓百姓仰望黄帝既上天乃抱其弓與龍䫇號故後世名其處曰鼎湖其弓曰烏號於是天子曰嗟乎誠得如黄帝吾視去妻子如脫屣耳師古曰屣小履脫屣者言其便易無所顧也
  不世之功【後漢隗囂傳三附】
  足下將建伊呂之業弘不世之功
  注云不世者言非世之所常有也
  鼐鼒【郊祀志】
  鼐鼎及鼒
  師古曰鼎絶大者謂之鼐圜弇上謂之鼒鼐音乃代反鼒音兹
  十二樓【郊祀志五下】
  方士有言黄帝時為五城十二樓以候神人名曰迎年
  應劭曰昆侖玄圃五城十二樓仙人之所常居師古曰迎年若云祈年
  箭服【相如傳二十七上】
  右夏服之勁箭
  伏儼曰服盛箭器也夏后氏之良弓名繁弱其矢亦良即繁弱之箭服也師古曰箭服即今之步义也
  伏祠【郊祀志五上】
  秦德公作伏祠
  孟康曰六月伏日也周時無至此乃有之師古曰伏者謂隂氣將起迫於殘陽而未得升故為藏伏因名伏日也立秋之後以金代火金畏於火故至庚日必伏庚金也
  梟鏡【郊祀志】
  人有言古天子常以春解祠祠黄帝用一梟破鏡張晏曰黄帝五帝之首也春歲之始也梟惡逆之鳥方士虚誕云以歲始破除凶災令神仙之帝食惡逆之物使天下為逆者破滅訖竟無有遺育也孟康曰梟鳥名食母破鏡獸名食父黄帝欲絶其類使百吏祠皆用之破鏡如貙而虎眼如淳曰漢使東郡送梟五月五日作梟羮以賜百官以其惡鳥故食之也師古曰解祠者謂祠祭以解罪求福
  縉紳【郊祀志】
  李奇曰縉揷笏於紳紳大帶也臣瓚曰縉赤白色紳大帶也左氏傳有縉雲氏師古曰李云縉揷是也字本作搢揷笏於大帶與革帶之間耳或作薦紳者亦謂薦笏於紳帶之間其義同
  緜蕞【叔孫通傳十三】
  叔孫通與其弟子百餘人為緜蕞野外
  應劭曰立竹及茅索營之習禮儀其中也如淳曰謂以茅剪樹地為纂位尊卑之次也春秋傳曰置茅蕝師古曰蕞與蕝同並子悦反如說是也
  九賓【叔孫通傳】
  大行設九賓臚句傳
  蘇林曰上傳語告下為臚下告上為句也韋昭曰大行掌賓客之禮今之鴻臚也九賓則周禮九儀也謂公侯伯子男孤卿大夫士也
  鴟夷【范蠡傳六十一 鄒陽傳二十一】
  師古曰范蠡自號鴟夷子皮者言若盛酒之鴟夷多所容受而可卷懷與時張弛也鴟夷皮之所為故曰子皮應劭曰吳王取馬革為鴟夷受伍子胥沉之江鴟夷榼形師古曰即今之盛酒鴟夷幐
  傾蓋【鄒陽傳】
  鄒陽上梁孝王書語曰白頭如新傾蓋如故何則知與不知也
  孟康曰初相識至白頭不相知文頴曰傾蓋猶交蓋駐車也
  䋁斷幹【枚乘傳二十一】
  泰山之霤穿石單極之䋁斷幹
  孟康曰西方人名屋梁為極單一也一梁謂井鹿盧也言鹿盧為綆索久鍥斷井幹也晉灼曰䋁古綆字也單盡也盡極之綆斷幹幹井上四交之幹常為汲索所契傷也師古曰晉說近之幹者交木井上以為欄者也孟云鹿盧失其義矣䋁綆皆音鯁鍥契皆刻也音口計反
  文甲【東方朔傳三十五 後漢杜篤傳一百十後漢王符傳三十九】
  師古曰瑇瑁文甲也廣志曰瑇瑁形似龜出南海吳録曰瑇瑁似龜而大
  五諸侯【高帝紀二年】
  羽雖聞漢東既擊齊欲遂破之而後擊漢漢王以故得刼五諸侯兵
  師古曰五諸侯者謂常山河南韓魏殷也此年十月常山王張耳降河南王申陽降韓王鄭昌降三月魏王豹降虜殷王卬
  復除【高帝紀二年】
  蜀漢民給軍事勞苦復勿租稅二歲
  師古曰復者除其賦役也音方目反
  拔城【高帝紀秦二年】
  攻碭三日拔之
  師古曰拔者克城邑而取之言若拔樹木并得其根
  穀嗛【郊祀志五下】
  師古曰嗛少意也言穀稼少嗛音苦簟反
  急就篇【藝文志十】
  元帝時黄門令史游作急就篇成帝時李長作元尚篇皆蒼頡中正字也
  八體【藝文志】
  韋昭曰八體一曰大篆二曰小篆三曰刻符四曰蟲書五曰摹印六曰署書七曰殳書八曰隸書
  六體【藝文志】
  六體者古文奇字篆書隸書繆篆蟲書
  師古曰古文謂孔子壁中書奇字即古文而異者也篆書謂小篆蓋秦始皇使程邈所作也隸書亦程邈所獻主於徒隸從簡易也【始造隸書起於官獄多事苟趨省易施之於徒隸也】繆篆謂其文屈曲纒繞所以摹印章也蟲書謂為蟲鳥之形所以書幡信也
  秦篆【藝文志】
  史籀篇者周時史官教學童書也與孔氏壁中古文異體蒼頡七章者李斯所作也博學七章者胡母敬所作也文字多取史籀篇而篆體復頗異所謂秦篆也
  竹皮冠【高帝紀】
  應劭曰以竹始生皮作冠今鵲尾冠是也文頴曰高祖居貧志大取其約省與衆有異韋昭曰竹皮竹筠也今南夷取竹幼時續以為帳師古曰竹皮笋皮謂笋上所解之籜耳非竹筠也今人亦往往為笋皮巾古之遺制也
  能【高帝紀】
  吾非敢自愛恐能薄
  師古曰能謂材也能本獸名形似熊足似鹿為物堅中而強力故人謂有賢材者皆為能
  擊筑【高帝紀十二年 後漢延篤傳五十四】
  高祖過沛留置酒沛宫酒酣上擊筑而歌
  鄧展曰筑音竹應劭曰狀似琴而大頭安絃以竹擊之故名曰筑師古曰今筑形似瑟而細頸也後漢書注云說文曰筑五絃之樂沈約宋書曰筑不知誰所造也史記唯云高漸離擊筑案今筑形似筝有項有柱史記荆軻至燕日與屠狗及高漸離擊筑荆軻和而歌於市中相樂已而相泣旁若無人
  三雍【河間獻王傳二十三】
  河間獻王武帝時來朝獻雅樂對三雍宫
  應劭曰辟雍明堂靈臺也雍和也言天地君臣人民皆和也又漢書音義曰皆叶天人雍和之氣為之故謂三雍
  蹲鴟【貨殖傳六十一】
  蜀卓氏曰吾聞㟭山之下沃壄下有踆鴟至死不飢師古曰蹲鴟謂芋也其根可食以充糧故無飢年華陽國志曰汶山郡都安縣有大芋如蹲鴟也
  感槩【郭解傳六十二 季布傳七】
  郭解少時隂賊感槩
  師古曰隂賊者隂懷賊害之意也感槩者感意氣而立節槩也
  季布傳贊曰婢妾賤人感槩而自殺非能勇也
  五陵【原涉傳六十二】
  師古曰五陵謂長陵安陵陽陵茂陵平陵也班固西都賦曰南望杜霸北眺五陵是知霸陵杜陵非此五陵之數也而說者以為高祖以至茂陵為五陵失其大意
  二府【劉向傳六】
  如淳曰二府謂丞相御史大夫府也亦曰兩府也
  交戟【劉向傳】
  佞邪與賢臣並在交戟之内
  師古曰交戟謂宿衛者
  置醴【楚元王傳六】
  魯穆生受詩於浮丘伯楚元王好詩以穆生為中大夫穆生不嗜酒元王每置酒常為穆生設醴及王戊即位常設後忘設焉穆生退曰可以逝矣醴酒不設王之意怠楚人將鉗我於市稱疾卧
  師古曰醴甘酒也少麴多米一宿而熟不齊之
  枕中書【劉向傳】
  宣帝興神仙方術之事而淮南有枕中鴻寶苑秘書言神仙使鬼物為金之術及鄒衍重道延命方世人莫見而劉更生父德武帝時治淮南獄得其書更生幼而讀誦以為奇獻之言黄金可成上令典尚方鑄作事費甚多方不驗
  師古曰鴻寶苑秘書並道術篇名藏在枕中言常存録之不漏泄也
  印刓【韓信傳四】
  韓信曰項王使人有功當封爵刻印刓忍不能予蘇林曰刓音刓角之刓刓與摶同手弄角訛不忍授也師古曰刓音五丸反摶音大官反
  馮軾【酈食其傳十三】
  酈食其馮軾下齊七十餘城
  師古曰馮讀曰憑憑據也軾車前横板隆起者也云憑軾者言但安坐乘車而游說不用兵衆
  間路【韓信傳 黥布傳四】
  韓信欲東下井陘擊趙李左車說趙王曰願假臣等兵三萬人從間路絶其輜重
  師古曰間路微路也
  黥布先從間道破關下軍
  師古曰間道微道也
  葬驪山【劉向傳】
  秦始皇葬於驪山之阿下錮三泉上崇山墳高五十餘丈石椁為游館人膏為燈燭水銀為江海黄金為鳧雁珍寶之藏機械之變棺槨之麗宫館之盛不可勝原又多殺宫人生薶工匠計以萬數驪山之作未成而周章百萬之師至其下矣項籍燔其宫室往者咸見發掘其後牧兒亡羊羊入其鑿牧者持火照求羊失火燒其藏槨
  師古曰石椁為游館者多累石於壙中以為離宫别館也孟康曰作機發木人之屬盡其巧變也晉灼曰始皇本紀命匠作機弩矢有所穿近輒射之又言工匠為機咸皆知之已下閉羨門皆殺工匠也師古曰不可勝原者言不能盡其本數也周章陳勝之將也往者皆發掘之以求財物也鑿謂所穿冢藏者音在到反
  騶騎【惠帝紀 東方朔傳又注】
  應劭曰騶騶騎也師古曰騶本廐之馭騶也後人以為騎謂之騶騎
  凌室【惠帝紀四年 武帝紀又注】
  師古曰凌室藏冰之室也
  間者【文帝紀】
  師古曰間者猶言中間之時也
  弋綈【文帝紀贊】
  文帝身衣弋綈
  如淳曰弋皂也賈誼曰身衣皂綈師古曰弋黑色也綈厚繒音大奚反
  太夫人【文帝紀七年】
  如淳曰列侯之妻稱夫人列侯死子復為列侯乃得稱太夫人子不為列侯不得稱也
  醪【文帝紀後元年】
  師古曰醪汁滓酒也
  指縱【蕭何傳九】
  功臣皆曰蕭何未有汗馬之勞居臣等上何也上曰諸君知獵乎夫獵追殺獸者狗也而發縱指示獸處者人也
  師古曰發縱謂解紲而放之也指示者以手指示之俗言放狗縱音子用反而讀者乃為蹤蹟之蹤非也書本皆不為蹤字自有逐蹤之狗不待人發也
  棧道【高帝紀元年】
  張良說漢王燒絶棧道
  師古曰閣道也
  鴆酒【齊悼惠王傳八】
  應劭曰鴆鳥黑身赤目食蝮蛇野葛以其羽畫酒中飲之立死
  引強【周勃傳十】
  周勃材官引強
  服䖍曰能引強弓弩官也孟康曰如今挽強司馬也師古曰強音其兩反
  殿兵【周勃傳】
  周勃擊章邯車騎殿
  師古曰殿填也謂鎮軍後以扞敵勃擊破章邯之殿兵也殿音丁見反
  鈍如椎【周勃傳】
  周勃不好文學每召諸生說事東鄉坐責之趣為我語其椎少文如此
  臣瓚曰令直言勿稱經也師古曰趣讀曰促謂令速言也服䖍曰謂訥鈍也應劭曰今俗名拙語為椎儲師古曰椎謂樸鈍如椎也音直推反
  酒家保【欒布傳七】
  欒布窮困賣庸於齊為酒家保
  孟康曰酒家作保保庸也可保信故謂之保師古曰謂庸作受顧也為保謂保可任使
  遮虜障【李陵傳二十四】
  師古曰障者塞上險要之處往往修築别置候望之人所以自障蔽而伺敵也遮虜障名也
  穹廬【匈奴傳六十四上】
  師古曰穹廬旃帳也其形穹隆故曰穹廬
  成蹊【李廣傳贊二十四】
  諺曰桃李不言下自成蹊
  師古曰蹊謂徑道也言桃李以其華實之故非有所召呼而人争歸趣來往不絶其下自然成徑以喻人懷誠信之心故能潜有所感也
  爰臂【李廣傳】
  李廣爰臂
  如淳曰臂如猨臂通肩也
  厥角□首【諸侯王表二】
  王莽因母后之權漢諸侯王厥角□首
  應劭曰厥者頓也角者頟角也□首首至地言王莽漸漬威福漢之王侯莫敢怨望皆頓角□首至地而上其璽綬也晉灼曰厥猶豎也叩頭則頟角豎□與稽同
  門牡飛【五行志七中之上】
  成帝元延元年長安章城門門牡自亡函谷關次門牡亦自亡
  晉灼曰章城門者西出南頭第一門也師古曰牡所以下閉者也亦以鐵為之韋昭曰次門者函谷關邊小門也師古曰非行人所由蓋關司曹府所在之門也
  京房易傳曰飢而不損兹謂泰厥災水厥咎牡亡妖辭曰關動牡飛辟為亡道臣為非厥咎亂臣謀簒故谷永對曰章城門通路寢之路函谷關距山東之險城門關守國之固固將去焉故牡飛也
  九流【藝文志十】
  儒家者流出於司徒之官道家者流出於史官隂陽家者流出於羲和之官法家者流出於理官名家者流出於禮官墨家者流出於清廟之守從横家者流出於行人之官雜家者流出於議官農家者流出於農稷之官小說家者流出於稗官諸子十家其可觀者九家而已皆起於王道既微諸侯力政時君世主好惡殊方是以九家之術蠭出並作
  師古曰稗音稊稗之稗稗官小官漢名臣奏唐林請省置吏公卿大夫至都官稗官各減什三是也
  初用夏正 高里【武帝紀】
  太初元年冬十月行幸泰山十一月甲子朔旦冬至祀上帝于明堂十二月䄠高里
  應劭曰初用夏正以正月為歲首故改年為太初也高里者伏儼曰山名在泰山下師古曰此高字自作高下之高而死人之里謂之蒿里或呼為下里者也字則為蓬蒿之蒿或者既見太山神靈之府高里山又在其旁即誤以高里為蒿里混同一事文學之士共有此謬陸士衡尚不免況其餘乎今流俗書本此高字有作蒿者妄加增耳
  犇命【昭帝紀】
  始元元年益州牂柯等皆反遣水衡都尉呂破胡募吏民及發犍為蜀郡犇命擊益州大破之
  應劭曰舊時郡國皆有材官騎士以赴急難今夷反常兵不足以討之故權選取精勇聞命奔走故謂之奔命師古曰犇古奔字耳犍音䖍又鉅言反
  封君【食貨志四下】
  師古曰封君受封邑者謂公主及列侯之屬也
  即山鑄錢【食貨志】
  建元以來用度少縣官往往即多銅山而鑄錢師古曰就多銅之山而鑄錢也
  摩錢質取鋊【食貨志】
  姦或盜摩錢質而取鋊
  臣瓚曰許慎云鋊銅屑也摩錢漫面以取其屑更以鑄錢西京黄圖叙曰民摩錢取屑是也師古曰鋊音浴
  皮幣【食貨志】
  有司言曰古者皮幣諸侯以聘享金有三等黄金為上白金為中赤金為下今半兩錢法重四銖而姦或盜摩錢質而取鋊錢益輕薄而物貴則遠方用幣煩費不省乃以白鹿皮方尺緣以繢為皮幣直四十萬王侯宗室朝覲聘享必以皮幣薦璧然後得行又造銀錫白金以為天用莫如龍地用莫如馬人用莫如龜故白金三品其一曰重八兩圜之其文龍名白撰直三千二曰以重差小方之其文馬直五百三曰復小橢之其文龜直三百令縣官銷半兩錢更鑄三銖錢重如其文盜鑄諸金錢罪皆死而吏民之犯者不可勝數
  孟康曰白金銀也赤金丹陽銅也鄭氏曰半兩錢其文為半兩實重四銖也師古曰繢繡也繪五采而為之如淳曰銀錫白金者雜鑄銀錫為白金也晉灼曰以重差小之者以半斤之重差為三品則中品六兩下品四兩也師古曰橢音他果反橢圜而長之也
  苑馬【景帝紀中六年】
  匈奴入鴈門至武泉入上郡取苑馬
  如淳曰漢儀注太僕牧師諸苑三十六所分布北邊西邊以郎為苑監官奴婢三萬人養馬三十萬匹師古曰武泉雲中之縣也養鳥獸者通名為苑故謂牧馬處為苑
  商顔【溝洫志九】
  發卒萬人穿渠自徵引洛水至商顔下
  師古曰徵音懲即今所謂澄城也商顔商山之顔也謂之顔者譬人之顔額也亦猶山領象人之頸領
  黔首【藝文志十 後漢光武紀】
  師古曰秦謂人為黔首言其頭黑也又光武建武五年注秦呼人為黔首謂奴為蒼頭以别於良人也
  鶡冠【藝文志 後漢輿服志三十】
  師古曰以鶡鳥羽為冠
  後漢志武冠加雙鶡尾豎左右為鶡冠五中郎將羽林左右監等皆冠鶡冠鶡者勇雉也其闘對一死乃止故趙武靈王以表武事奉施之焉
  徐廣曰鶡似黑雉出於上黨荀綽晉百官表注曰冠揷兩鶡鷙鳥之暴疏者也每所攖撮應爪催衂天子武騎故以冠焉傅玄賦注曰羽騎騎者戴鶡
  雉經【馮奉世傳贊四十九】
  申生雉經
  師古曰國語云晉獻公黜太子申生乃雉經于新城之廟蓋為俛頸閉氣而死若雉之為
  牢讓【師丹傳五十六】
  牢讓爵位
  師古曰牢堅也
  咀藥【王嘉傳五十六】
  王嘉引藥杯以擊地曰三公負國當伏刑都市何謂咀藥而死
  師古曰咀嚼也
  劔璏【王莽傳六十九上】
  王莽為新都侯就國孔休守新都相莽盡禮待之緣恩意進玉具寶劔欲以為好休不肯受莽因曰誠見君面有瘢美玉可滅瘢欲獻其瑑即解其瑑休復辭莽曰君嫌其價邪遂椎碎之自裹以進休休乃受及莽徵去欲見休休稱疾不見
  師古曰瘢創痕也服䖍曰瑑音衛蘇林曰劔鼻也師古曰瑑本作璏後傳寫訛也瑑音彫瑑字耳音篆說文云劔鼻玉也從玉彘音直例反
  秒忽【叙傳七十下】
  元元本本數始於一產氣黄鍾造計秒忽
  劉德曰秒禾芒也忽蜘蛛網細者也師古曰秒音眇其字從禾
  置亭【馮奉世傳四十九 劉屈氂傳又注】
  師古曰置謂置驛之所也
  離飢寒【蕭望之傳四十八】
  邊郡數被兵離飢寒
  師古曰離遭也
  金選之品【蕭望之傳】
  西羌反張敞上書言縣官穀度不足以振之【度徒各反】願令諸有辠非盜受財殺人及犯法不得赦者皆得以差入穀贖罪天子下其議兩府丞相御史以難問敞敞曰因此令贖其便明甚何化之所亂甫刑之罰小過赦薄罪贖有金選之品
  師古曰呂侯為周穆王司寇作贖刑之法謂之呂刑後改為甫侯故又稱甫刑也應劭曰選音刷金銖兩名也師古曰音刷是也字本作鋝鋝即鍰也其重十二銖二十五分銖之十三一曰重六兩呂刑曰墨辟疑赦其罰百鍰劓辟疑赦其罰惟倍剕辟疑赦其罰倍差宫辟疑赦其罰六百鍰大辟疑赦其罰千鍰是其品也
  名數【孔光傳五十一】
  元帝賜霸第一區徙名數于長安
  師古曰名數戶籍也
  首鼠兩端【田蚡灌夫傳二十二】
  武安侯田蚡始未貴時往來侍酒於魏其侯竇嬰所跪起如子姓及蚡貴士吏趨勢利者皆去嬰而歸蚡蚡日益横灌夫者父張孟嘗為灌嬰舍人得幸故蒙灌氏姓吳楚反夫父子俱有功武帝時夫位至太僕後蚡請嬰城南田嬰曰老僕雖棄將軍雖貴寧可以勢相奪乎不許夫聞怒蚡聞嬰夫怒不與田蚡亦怒兩人有隙蚡取燕王女為夫人嬰與夫俱往賀遂縛夫居室遣吏逐捕諸灌氏支屬皆得棄市罪嬰救夫因言蚡短兩人廷辨之蚡罷朝召御史大夫韓安國怒曰與長孺共治一秃翁何為首鼠兩端嬰夫皆棄市
  師古曰姓生也言同子禮若已所生也居室署名屬少府長孺安國字也張晏曰秃翁言嬰年老嗜酒頭秃言當共治一秃翁也服䖍曰首鼠一前一却也
  雎陽曲【梁孝王傳十七】
  梁孝王築東苑三百餘里廣雎陽城七十里
  師古曰更廣大之也晉太康地記云城方十三里梁孝王築之鼓倡節杵而後下和之者稱雎陽曲今踵以為故今之樂家雎陽曲是其遺音

  兩漢博聞卷四
<史部,史鈔類,兩漢博聞>
  欽定四庫全書
  兩漢博聞卷五
  宋 楊侃 輯
  請間【文帝紀 爰盎傳十九】
  代王至渭橋羣臣拜謁太尉勃進曰願請間宋昌曰所言公公言之所言私王者無私
  師古曰間容也猶今言中間也請容暇之頃當有所陳不欲於衆顯論也又注云欲因間隙私有所白也
  鳴鏑【匈奴傳六十四上】
  冒頓作鳴鏑令曰鳴鏑所射而不悉射者斬已而冒頓以鳴鏑自射其善馬復射其愛妻左右或莫敢射皆斬之後獵以鳴鏑射殺其父頭曼自立
  應劭曰鳴鏑髐箭也髐音呼交反師古曰曼音莫安反
  持滿【匈奴傳】
  持滿傅矢外鄉
  師古曰傅讀曰附鄉讀曰嚮持滿言滿引弓弩注矢外捍也
  鵔鸃冠【佞幸傳六十三 司馬相如傳二十七上】孝惠時侍中皆冠鵔鸃貝帶傅脂粉
  師古曰以鵔鸃毛羽飾冠海貝飾帶鵔鸃即鷩鳥也音峻儀又相如傳注云鵔鸃似山雞而小冠背毛黄腹下赤項緑色其尾毛紅赤光采鮮明今俗呼為山雞其實非也
  餐霞【相如傳二十七下】
  吸沆瀣兮餐朝霞
  應劭曰列仙傳陵陽子言春食朝霞者日始欲出赤黄氣也夏食沆瀣北方夜半氣也并天地玄黄之氣為六氣
  倒景【相如傳 郊祀志五下】
  貫列缺之倒景
  服䖍曰列缺天閃也人在天上下向視日月故景倒在下也
  郊祀志登遐倒景如淳曰在日月之上反從下照故其影倒
  㳙人 蒼頭軍【陳勝傳一 石奮傳十六】
  陳勝既為其御莊賈所殺而降秦勝故㳙人將軍呂臣為蒼頭軍起新陽
  應劭曰時軍皆著青巾故曰蒼頭軍也師古曰涓潔也㳙人主潔除之人㳙音蠲石奮為高祖中㳙中㳙官名主居中而㳙潔者
  上游【項籍傳一 匈奴傳】
  項羽陽尊懷王為義帝曰古之王者地方千里必居上游徙之長沙都郴
  文頴曰居水之上流也師古曰游即流也又匈奴傳從上游來厭人
  拾芥【夏侯勝傳四十五】
  夏侯勝每講授常謂諸生曰士病不明經術經術苟明其取青紫如俛拾地芥爾
  師古曰地芥謂草芥之横在地上者俛而拾之言其易而必得也青紫卿大夫之服也俛即俯字也
  天極【李尋傳四十五】
  李尋云紫宫極樞通位帝紀
  孟康曰紫宫天之北宫也極天之北極星也樞是其迴轉者也天文志曰天極其一明者太一常居也太一天皇大帝也與通極為一體故曰通位帝紀也
  折膠【鼂錯傳十九】
  鼂錯曰陛下絶匈奴不與和親臣竊意其冬來南也欲立威者始於折膠來而不能困使得氣去後未易服也
  蘇林曰秋氣至膠可折弓弩可用匈奴常以為候而出軍師古曰使得氣去者使其得勝逞志氣而去
  賈豎【張良傳十】
  張良曰秦兵尚強未可輕也其將屠者子賈豎易動以利令持重寶啗秦將
  師古曰商賈之人志無遠大譬如僮豎故云賈豎
  長休告【丙吉傳四十四】
  丙吉居相位上寛大掾吏有罪臧不稱職輒予長休告
  師古曰長給休假令其去職也
  大府【張湯傳二十九】
  大府丞相府也
  方中【張湯傳】
  張湯調茂陵尉治方中
  蘇林曰天子即位豫作陵師古曰古謂掘地為阬曰方今荆楚俗土功築作算程課者猶以方計之
  爰書【張湯傳】
  張湯劾鼠掠治傳爰書訊鞫論報
  師古曰傳謂傳逮若今之追送赴對也爰換也以文書代換其口辭也訊考問也鞫窮也謂窮覈之也論報謂上論之而獲報也
  縣土炭【天文志六 李尋傳四十五】
  天文志曰冬至短極縣土炭炭動麈鹿解角蘭根出泉水踊
  孟康曰先冬至三日縣土炭於衡兩端輕重適均冬至而陽氣至則炭重夏至而隂氣至則土重晉灼曰蔡邕律歷記候鍾律權土炭冬至陽氣應黄鍾通土炭輕而衡仰夏至隂氣應蕤賓通土炭重而衡低進退先後五日之中
  李尋曰政治感隂陽猶鐵之低卬見效可信者也孟康曰天文志云縣土炭也以鐵易土耳先冬夏至縣鐵炭於衡各一端令適停冬陽氣至炭仰而鐵低夏隂氣至炭低而鐵仰以此候二至也
  景星【天文志六】
  景星德星也其狀無常常出於有道之國
  舞知 乾没【張湯傳】
  張湯舞知以御人始為小吏乾没與長安富賈田甲魚翁叔之屬交私
  師古曰舞弄其智制御他人也服䖍曰乾没射成敗也如淳曰豫居物以待之得利為乾失利為没乾音干
  間適【杜欽傳三十】
  支庶有間適之心
  師古曰間代也音居莧反適讀曰嫡
  緑車【金日磾傳三十八 王莽傳六十九上】
  金敞為衛尉病甚上拜其子涉為侍中使緑車載送衛尉舍
  晉灼曰漢注緑車名皇孫車太子有子乘以從如淳曰常置左右以待召載皇孫李奇曰欲敞見其榮寵也
  王莽得乘緑車從
  師古曰亦以寵之也
  珠襦【霍光傳三十八】
  將廢昌邑王太后被珠襦盛服坐武帳中武士陛戟陳列殿下
  晉灼曰貫珠以為襦形若今革襦矣師古曰陛戟為執戟以衛陛下
  席勝【蒯通傳十五】
  乘利席勝威震天下
  師古曰席因也若人之在席上
  琅當【西域傳六十六上 後漢循吏傳序注】
  軍候趙德使罽賓與罽賓王隂末赴相失隂末赴鎻琅當德殺副已下七十餘人
  師古曰琅當長鎻也若今之禁繫人鎻矣琅音郎後漢注云王莽一家鑄錢保五人没入為官奴婢男子檻車女子步鐵鎖琅當其頸愁苦死者十七八
  横行書【西域傳】
  服䖍曰安息國横行為書記師古曰今西方胡國及南方林邑之徒書皆横行不直下也
  尉薦【趙廣漢傳四十六】
  趙廣漢為二千石以和顔接士其尉薦待遇吏殷勤甚備
  師古曰尉薦謂安尉而薦達之
  童騎【張敞傳四十六】
  出從童騎
  師古曰以童奴為騎而自從也
  便面【張敞傳 王莽傳】
  張敞為京兆尹無威儀時罷朝會過走馬章臺街使御史驅自以便面拊馬
  師古曰便面所以障面蓋扇之類也不欲見人以此自障面則得其便故曰便面亦曰屏面今之沙門所持竹扇上衺平而下圜即古之便面也音頻面反
  王莽常翳雲母便面
  金布令【蕭望之傳四十八】
  金布令甲曰邊郡數被兵離饑寒夭絶天年父子相失令天下共給其費
  師古曰同共給之也自此以上令甲之文金布者令篇名也其上有府庫金錢布帛之事因以篇名令甲者其篇甲乙之次
  犀利【馮奉世傳四十九】
  羌戎弓矛之兵耳器不犀利
  晉灼曰犀堅也
  千人司馬【馮奉世傳】
  如淳曰漢注邊郡置都尉及千人司馬皆不治民也
  畫象【武帝紀元光元年】
  詔曰昔在唐虞畫象而民不犯
  應劭曰二帝但畫衣冠異章服而民不敢犯師古曰白虎通云畫象者畫其衣服象五刑
  度曲【元帝紀贊】
  元帝多材藝善史書鼓琴瑟吹洞簫自度曲被歌聲應劭曰史書周宣王太史籀所作大篆也度曲謂自隱度作新曲因持新曲以為歌詩聲也荀悦曰被聲能播樂也臣瓚曰度曲謂歌終更授其次謂之度曲西京賦曰度曲未終雲起雪飛張衡舞賦亦曰度終復位次受二八度音大各反被音皮義反
  甲觀畫堂【成帝紀】
  孝成皇帝元帝太子也母王皇后元帝在太子宫生甲觀畫堂
  如淳曰三輔黄圖云太子宫有甲觀師古曰甲者甲乙丙丁之次元后傳言見於丙殿此其例也畫堂但畫飾耳霍光止畫室中是則宫殿中通有彩畫之堂室
  祫祭【平帝紀】
  元始五年祫祭明堂
  應劭曰禮五年而再殷祭一禘一祫祫祭者毁廟與未毁廟之主皆合食於太祖
  郡將【嚴延年傳六十】
  師古曰謂郡守為郡將者以其兼領武事也
  股弁【嚴延年傳】
  嚴延年為涿郡太守按大姓高氏獄吏皆股弁師古曰股戰若弁弁謂撫手也
  縣度【西域烏秅國六十六上 西域罽賓國】
  烏秅國其西則有縣度去陽關五千八百八十八里縣度者石山也谿谷不通以繩索相引而度
  成帝時罽賓國復遣使獻謝罪漢欲遣使者報送其使杜欽說大將軍王鳳曰今縣度之阨歷大頭痛小頭痛之山赤土身熱之阪令人身熱無色頭痛嘔吐驢畜盡然行者騎步相持繩索相引二千餘里乃到縣度其鄉慕不足以安西域有求則卑辭無欲則嬌嫚終不可懷服也
  師古曰縣繩度也縣古懸字耳
  蝯飲【西域傳】
  烏秅國山居累石為室民接手飲
  師古曰自高山下谿澗中飲水故接連其手如蝯之為
  馬復令【西域傳】
  當今務在禁苛暴止擅賦力本農修馬復令
  師古曰馬復因養馬以免徭賦也復音方目反
  田輪臺渠犂【西域傳】
  武帝初通西域置校尉屯田渠犂是時軍旅連出海内虚耗弘羊等奏言故輪臺以東捷枝渠犂有溉田五千頃以上臣以為可遣屯田卒詣輪臺以東置校尉三人分護以時益種五穀詔曰今請遠田輪臺起亭隧是擾勞天下非所以優民也
  師古曰隧者依深險之處關通行道也
  儀形【王莽傳六十九上】
  唯陛下儀形虞周之盛
  子午道【王莽傳】
  王莽以皇后有子孫瑞通子午道子午道從杜陵直絶南山徑漢中
  張晏曰時年十四始有婦人之道也子水午火也水以天一為牡火以地二為牝故火為水妃今通子午以協之師古曰子北方也午南方也言通南北道相當故謂之子午耳今京城直南山有谷通梁漢道者名子午谷又宜州西界有山名子午嶺計南北直相當此則北山者是子南山者是午共為子午道
  跬步【王莽傳】
  進不跬步
  師古曰半步曰跬謂一舉足也音空橤反
  毛摯【義縱傳六十】
  義縱為定襄太守郡中不寒而栗縱以鷹擊為治師古曰言如鷹隼之擊奮毛羽執取飛鳥也
  束濕【甯成傳六十】
  甯成以郎謁者事景帝好氣為少吏必陵其長吏為人上操下急如束濕
  師古曰操執持也束濕言其急之甚也濕物則易束操音千高反
  曲臺記【孟卿傳五十八 藝文志十】
  后蒼說禮數萬言號曰后氏曲臺記
  服䖍曰在曲臺校書著記因以為名師古曰曲臺殿在未央宫藝文志注如淳曰行禮射於曲臺后蒼為記故名曰曲臺記漢官儀曰大射於曲臺晉灼曰天子射宫也西京無太學於此行禮也
  大小戴【孟卿傳】
  梁戴德延君戴聖次君德號大戴聖號小戴皆受經于后蒼由是禮有大戴小戴之學
  驪駒【王式傳五十八】
  諸博士共薦王式詔除下為博士式徵來諸大夫博士共持酒肉勞式江公世為魯詩宗心嫉式謂歌吹諸生曰歌驪駒式曰聞之師客歌驪駒主人歌客毋庸歸今日諸君為主人日尚早未可也遂謝病免歸服䖍曰逸詩篇名也見大戴禮客欲去歌之文頴曰其辭云驪駒在門僕夫具存驪駒在路僕夫整駕也客毋庸歸者庸用也主人禮未畢且無用歸也
  鬼廷栢【東方朔傳三十五】
  東方朔曰栢者鬼廷也
  師古曰言鬼神尚幽闇故以松栢之樹為廷府也
  真宅【楊王孫傳三十七】
  楊王孫病將死先令其子曰吾欲臝葬以反吾真且曰死者物之歸也精神者天之有也形骸者地之有也精神離形各歸其真夫裹以幣帛高以棺槨支體絡束口含玉石欲化不得鬱為枯腊千載之後棺槨朽腐迺得歸土就其真宅遂臝葬
  缿筩趙【廣漢四十六 王温舒傳六十】
  趙廣漢為潁川太守先是潁川豪傑大姓相與為婚姻吏俗朋黨漢患之出有案問故漏泄其語令相怨咎又教吏為缿筩及得投書削其主名而託以為豪傑大姓子弟所言其後彊宗大族結為仇讐姦黨散落風俗大改吏民相告訐廣漢得以為耳目
  蘇林曰缿音項如缾可受投書孟康曰筩竹筩也如今宫受密事筩也師古曰缿若今盛錢藏瓶為小孔可入而不可出或缿或筩皆為此制而用受書令投其中也筩音同王温舒為中尉少年投缿購告言姦
  負海【五行志七下之上】
  秦大用民力轉輸起負海至北邊負海猶言背海也
  隼【五行志】
  師古曰隼鷙鳥即今之鴩也鴩字音胡骨反鴩與鶻同
  方制【地理志八上】
  黄帝方制萬里畫埜分州得百里之國萬區方制以為方域也
  日夜食【五行志七下之下 李尋傳又注】
  日夜食則無景立六尺木不見其景以此為候
  雒陽【地理志八下】
  師古曰魚豢云漢火行忌水故去洛水而加隹如魚氏說則光武已後改為雒字也
  酒泉郡【地理志八下】
  酒泉郡武帝太初元年開
  應劭曰其水若酒故曰酒泉師古曰舊俗傳云城下有金泉味如酒
  古瓜州【地理志】
  燉煌古瓜州也地生美瓜
  師古曰即春秋左氏傳允姓之戎居於瓜州也其地今猶出大瓜長者狐入瓜中食之首尾不出
  靈州【地理志】
  惠帝四年置有河奇苑號非苑
  師古曰苑謂馬牧也水中可居者曰洲此地在河之洲隨水高下未嘗淪没故號曰靈州又曰河奇也二苑皆在北焉
  曰南郡【地理志】
  故秦象郡武帝時更名屬交州
  師古曰言在日之南所謂北戶以向日者
  耐刑【高帝紀第一】
  高祖七年令郎中有罪耐已上請之
  應劭曰輕罪不至於髠完其耏鬢故曰耏古從彡髪膚之意也師古曰耏當音而耏謂頰旁毛也
  罽【高帝紀八年】
  罽毛若今毼及氍毹之類也罽居例反毼音曷氍音瞿毹音俞說文云氍毹氊緂之屬蓋方言也别注云罽織毛為布者
  略地【高帝紀】
  凡言略地者皆謂行而取之用功力少
  葭莩之故【王莽傳六十九 中山靖王傳二十三】王莽上言曰自諸侯王以下至於吏民咸知莽與陛下有葭莩
  中山靖王曰今羣臣亦有葭莩之親鴻毛之重晉灼曰葭莩裏之白皮也師古曰葭蘆也莩者其筩中白皮至薄者也葭莩喻薄鴻毛喻輕薄甚也
  前星【五行志七下之下】
  大辰心也心為明堂天子之象又星傳曰心大星天王也其前星太子也後星庶子也
  河源【西域傳六十六 張騫贊三十一】
  西域傳河有兩源一出葱嶺山一出于闐于闐在南山下其河北流與葱嶺河合東注蒲昌海蒲昌海一名蓋澤者也去玉門陽關三百餘里廣袤三百里其水亭居冬夏不增減皆以為潛行地下南出於積石中國河又張騫傳贊曰禹本紀言河出昆侖山高二千五百餘里日月所相避隱為光明也自張騫使大夏之後窮河源惡睹所謂昆侖者乎故言九州山川尚書近之矣至禹本紀山經所有放哉【鄧展曰尚書曰導河積石是謂河源出於積石積石在金城河關不言出昆侖也】
  會稽禹穴九疑【司馬遷傳三十二 司馬相如傳注】司馬遷自叙曰遷年十歲則誦古文二十而南游江淮上會稽探禹穴窺九疑
  張晏曰禹巡狩至會稽而崩因葬焉上有孔穴民間云禹入此穴師古曰會稽山名本茅山也禹於此會諸侯之計因名會稽也九疑山在零陵營道縣舜所葬也疑似也山有九峯其形相似故曰九疑
  紫貝【相如傳二十七上】
  釣紫貝郭璞曰紫貝紫質黑文也師古曰貝水中介蟲古以為貨也
  珊瑚【相如傳】
  郭璞曰珊瑚生水底石邊大者樹高二尺餘枝格交錯無有葉
  家徒四壁【相如傳】
  相如居成都家徒四壁立
  師古曰徒空也但有四壁更無資產
  犢鼻【相如傳】
  相如身自著犢鼻褌
  師古曰即今之衳也形似犢鼻故以名云衳音之容反
  蜀徼【西南夷傳六十五】
  巴蜀西南外蠻夷諸侯秦時頗置吏焉秦滅漢興皆棄此國而關蜀故徼
  師古曰西南之徼猶北方塞也徼音工釣反張揖曰徼謂以木石水為界者也
  請吏 一奇【相如傳二十七下 西南夷傳】
  卭莋之君長聞南夷與漢通得賞賜多多欲願為内臣妾請吏比南夷
  南夷君長以十數夜郎最大武帝時唐蒙往南粤食蜀枸醬問之知牂柯江出番禺城下歸上書說上曰竊聞夜郎所有精兵可得十萬浮船牂柯出不意此制粤一奇也
  流離【西域傳六十六上】
  流離出罽賓國
  師古曰魏略云大秦國出赤白黑黄青緑縹紺紅紫十種流離
  變告【韓信傳四】
  師古曰凡言變告者謂告非常之事
  持更【西域傳】
  杜欽說王鳳曰欲遣使報送罽賓國使斥候七百餘人五分夜擊刁斗自守
  師古曰夜有五更故分而持之
  附離【五行志七下之下】
  成帝時夜過中星隕谷永曰星辰附離于天猶庶民附麗王者也王者失道下將叛去故星叛天而隕以見其象
  監奴【霍光傳三十八】
  霍光愛幸監奴馮子都常與計事
  師古曰監奴謂奴之監知家務者也
  甲令【宣帝紀地節四年 後漢皇后紀十上】
  文頴曰蕭何承秦法所作為律令經是也如淳曰令有先後故有令甲令乙令丙師古曰甲乙者若今之第一第二篇耳
  後漢書向使設外戚之禁編著甲令改正后妃之制貽厥方來豈不休哉
  試守 一切【平帝紀元始元年 後漢齊武王縯傳注】平帝初即位詔二百石以上一切滿秩如真
  師古曰時諸官有試守者特加非常之恩令如真耳非凡除吏皆當試守也一切者權時之事非經常也猶如以刀切物苟取整齊不顧長短縱横故言一切他皆倣此
  後漢注云試守者稱職滿歲為真
  昆明池【武帝紀元狩三年】
  發謫吏穿昆明池
  臣瓚曰西南夷傳有越雋昆明國有滇地方三百里漢使求身毒國而為昆明所閉今欲伐之故作昆明池象之以習水戰在長安西南周回四十里食貨志又曰時越欲與漢用船戰遂乃大修昆明池也師古曰謫吏吏有罪者罰而役之滇音顛
  居延【武帝紀元狩二年】
  將軍去病出北地二千餘里過居延
  師古曰居延匈奴中地名也
  五屬國【武帝紀】
  匈奴昆邪王殺休屠王并將其衆合四萬餘人來降置五屬國以處之以其地為武威酒泉郡
  師古曰昆音下門反屠音儲凡言屬國者存其國號而屬漢朝故曰屬國武威今凉州也酒泉今肅州也
  詳延【武帝紀元朔五年】
  詳延天下方聞之士咸薦諸朝
  師古曰詳悉也延引也方道也聞博聞也言悉引有道博聞之士而進於朝也
  鄜畤【郊祀志五上】
  畤音止神靈之所止也秦文公夢黄蛇自天下屬地其口止於鄜衍作鄜畤祭白帝焉
  李奇曰三輔謂山阪間為衍
  密畤【郊祀志】
  作鄜畤後八十四年秦宣公作密畤於渭南祭青帝
  吳陽上下畤【郊祀志】
  自秦宣公作密畤後二百五十年而秦靈公於吳陽作上畤祭黄帝作下畤祭炎帝自未作鄜畤而雍旁故有吳陽武畤雍東有好畤皆廢無祀或曰自古以雍州積高神明之隩故立畤郊上帝諸神祠皆聚云又作吳陽上下畤後五十年櫟陽雨金秦獻公自以為得金瑞故作畦畤櫟陽而祀白帝
  師古曰畦畤者如種韭畦之形而於畦中各為一土封也畦音下圭反
  五畤【郊祀志】
  諸祠唯雍四畤上帝為尊高祖東擊項籍而還入關問故秦時上帝祀何帝也對曰四帝有白青黄赤帝之祠高祖曰吾聞天有五帝而四何也莫知其說於是高祖曰吾知之矣待我而具五也迺立黑帝祠名曰北畤有司進祠上不親往至文帝始幸雍郊見五畤趙人新垣平以望氣見上言長安東北有神氣成五采若人冠冕焉宜立祠上帝以合符應於是作渭陽五帝廟帝一殿面五門各如其帝色祠所用及儀亦如雍五畤
  木寓龍馬【郊祀志】
  秦祠四畤每畤用木寓龍一駟木寓車馬一駟各如其帝色
  李奇曰寓寄也寄生龍形於木也師古曰一駟亦四龍也
  三服官【元帝紀】
  元初五年罷齊三服官
  李斐曰齊國舊有三服之官春獻冠幘縰為首服紈素為冬服輕綃為夏服凡三縰與纚同音山爾反
  司馬門【元帝紀元初五年 項籍傳一後漢趙孝王傳四】
  師古曰司馬門者宫之外門也衛尉有八屯衛候司馬主衛士徼巡宿衛每面各二司馬故謂宫之外門為司馬門
  項籍傳留司馬門三日
  師古曰凡言司馬門者宫垣之内兵衛所在四面皆有司馬司馬主武事故總謂宫之外門為司馬門
  後漢趙王乾居父喪白衣出司馬門
  注云諸侯王宫門有兵衛亦為司馬門
  陽朔年【成帝紀】
  河平四年山陽火生石中明年改元為陽朔
  師古曰朔始也以火生石中言陽氣之始
  微行【成帝紀】
  鴻嘉五年上始為微行出
  張晏曰於後門出從期門郎及私奴客十餘人白衣組幘單騎出入市里不復警蹕若微賤之所為故曰微行
  陵夷【成帝紀鴻嘉二年】
  帝王之道曰以陵夷
  師古曰陵丘陵也夷平也言其頹替若丘陵之漸平也又曰陵遲亦如丘陵之逶遲稍卑下也
  客土【成帝紀永始元年】
  詔曰昌陵作治五年百姓罷勞客土疏惡終不可成服䖍曰取他處土以增高為客土
  枌榆社【郊祀志五上】
  高祖禱豐枌榆社
  鄭氏曰枌榆鄉名也社在枌榆晉灼曰枌白榆也社在豐東北十五里師古曰以此樹為社神因立名也枌音符云反
  公社【郊祀志】
  高祖令縣為公社
  李奇曰公社猶官社
  官稷【平帝紀】
  元始三年安漢公奏立官稷
  師古曰初立官稷於官社之後是為一處今更創置建於别所不相從也
  槥櫝【成帝紀河平四年】
  民為水所流死不能自葬者令郡國給槥櫝葬埋師古曰槥櫝謂小棺槥音衛
  米鹽【黄霸傳五十九 咸宣傳】
  黄霸為潁川太守為政米鹽靡密初若煩碎
  師古曰米鹽言雜而且細
  咸宣為左内史其治米鹽
  銀黄 三組【楊僕傳六十】
  楊僕懷銀黄垂三組
  師古曰銀銀印也黄金印也僕為主爵都尉又為樓船將軍并將梁侯三印故三組也組綬也
  郎中令【百官公卿表七上】
  郎中令秦官武帝更名光禄勲
  臣瓚曰主郎内諸官故曰郎中令應劭曰光明也禄爵也勲功也
  中郎將【百官公卿表】
  中郎有五官左右三將秩皆比二千石
  車戶騎三將【百官公卿表】
  郎中有車戶騎三將秩皆比千石
  如淳曰主車曰車郎主戶衛曰戶郎漢儀注左右車將主左右車郎左右戶將主左右戶郎
  檻車陳【餘傳二】
  貫高與趙王檻車詣長安
  師古曰檻車者車而為檻形謂以板四周之無所通見
  絶亢【陳餘傳】
  貫高絶亢而死
  師古曰亢者總謂頸耳爾雅云即喉嚨也音工郎反
  沐猴【項籍傳一】
  人謂楚人沐猴而冠
  張晏曰沐猴獮猴也師古曰言雖著人衣冠其心不類人也
  辟易【項籍傳】
  楊喜為郎騎追項羽羽還叱之喜人馬俱驚辟易數里
  師古曰辟易謂開張而易其本處辟音頻亦反
  麗譙【陳勝傳一】
  陳勝攻陳戰譙門中
  師古曰譙門謂門上為高樓以望耳樓一名譙故謂美麗之樓為麗譙譙亦呼為巢所謂巢車者亦於兵車之上為樓以望敵也譙巢聲相近本一物也
  蔕芥【相如傳二十七上 賈誼傳十八】
  吞若雲夢者八九其於胷中曾不蔕芥
  張揖曰蔕芥刺鯁也賈誼傳注師古云蔕芥小鯁也
  攝弓【相如傳二十七下】
  攝弓而馳
  師古曰攝謂張弓注矢而持之也攝女涉反
  騎置【西域傳六十六下】
  事有便宜因騎置以聞
  師古曰騎置即今之驛馬也
  斷匈奴左右臂【西域傳贊 後漢班超傳三十七】孝武之世圖制匈奴患其兼從西國結黨南羌迺表河曲列四郡開玉門通西域以斷匈奴右臂隔絶南羌月氏單于失援由是遠遁而幕南無王庭
  後漢班超曰先帝開西域議者皆曰取三十六國號為斷匈奴右臂
  注云哀帝時劉歆上議曰武帝時立五屬國起朔方伐朝鮮起元菟樂浪以斷匈奴之左臂西伐大宛結烏孫裂匈奴之右臂南面以西為右也
  分陜【王莽傳六十九中】
  王莽時分陜立二伯
  師古曰分陜者欲依周公召公故事自陜以東周公主之自陜以西召公主之
  甌脫【匈奴傳六十四上】
  東胡使使謂冒頓曰匈奴所與我界甌脫


国学迷 各地方志/四川重庆/丹棱县志(卷九、十).pdf 各地方志/四川重庆/乐至县志(三).pdf 各地方志/四川重庆/乐至县志(四).pdf 各地方志/四川重庆/乾隆江津县志(一).pdf 各地方志/四川重庆/乾隆江津县志(三).pdf 各地方志/四川重庆/乾隆江津县志(二).pdf 各地方志/四川重庆/北京图书馆古籍珍本丛刊·(嘉靖)四川总志.pdf 各地方志/四川重庆/华阳国志校注.pdf 各地方志/四川重庆/华阳国志校补图注.pdf 各地方志/四川重庆/同治安县志(一).pdf 各地方志/四川重庆/同治安县志(三).pdf 各地方志/四川重庆/同治安县志(二).pdf 各地方志/四川重庆/同治安县志(四).pdf 各地方志/四川重庆/嘉庆乐山县志(卷首至卷三).pdf 各地方志/四川重庆/嘉靖云阳县志.pdf 各地方志/四川重庆/嘉靖洪雅县志.pdf 各地方志/四川重庆/嘉靖马湖府志.pdf 各地方志/四川重庆/四川大学图书馆馆藏地方志目录.pdf 各地方志/四川重庆/四川大学图书馆馆藏珍稀四川地方志丛刊(第一册.pdf 各地方志/四川重庆/四川大学图书馆馆藏珍稀四川地方志丛刊(第三册.pdf 各地方志/四川重庆/四川总志序.pdf 各地方志/四川重庆/四川总志旧序、凡例、目录、图.pdf 各地方志/四川重庆/四川方志考.pdf 各地方志/四川重庆/四川省 中江县志.pdf 各地方志/四川重庆/四川省 丹巴县志.pdf 各地方志/四川重庆/四川省 乐至县志(一).pdf 各地方志/四川重庆/四川省 仁寿县志.pdf 各地方志/四川重庆/四川省 兴文县志.pdf 各地方志/四川重庆/四川省 冕宁县志.pdf 各地方志/四川重庆/四川省 安岳县志.pdf 各地方志/四川重庆/四川省 富顺县志.pdf 各地方志/四川重庆/四川省 屏山县志.pdf 各地方志/四川重庆/四川省 布拖县志.pdf 各地方志/四川重庆/四川省 彭县志.pdf 各地方志/四川重庆/四川省 木里藏族自治县志.pdf 各地方志/四川重庆/四川省 茂汶羌族自治县志.pdf 各地方志/四川重庆/四川省 阿坝县志.pdf 各地方志/四川重庆/四川省 青神县志.pdf 各地方志/四川重庆/四川省 马边彝族自治县志.pdf 各地方志/四川重庆/四川省志·军事志.pdf 各地方志/四川重庆/大竹县志(1-4册).pdf 各地方志/四川重庆/大足县志.pdf 各地方志/四川重庆/大邑县志.pdf 各地方志/四川重庆/大邑县志(七).pdf 各地方志/四川重庆/大邑县志(三).pdf 各地方志/四川重庆/大邑县志(二).pdf 各地方志/四川重庆/大邑县志(五).pdf 各地方志/四川重庆/大邑县志(八).pdf 各地方志/四川重庆/大邑县志(四).pdf 各地方志/四川重庆/威远县志(一).pdf 各地方志/四川重庆/威远县志(二).pdf 各地方志/四川重庆/宜宾市志.pdf 各地方志/四川重庆/宜宾教育志.pdf 各地方志/四川重庆/峨眉山志补.pdf 各地方志/四川重庆/峨眉山志(十八卷).pdf 各地方志/四川重庆/崇宁县志(卷三).pdf 各地方志/四川重庆/崇宁县志(卷四).pdf 各地方志/四川重庆/巫山县志.pdf 各地方志/四川重庆/彭县县志.pdf 各地方志/四川重庆/德阳县志.pdf 各地方志/四川重庆/忠县乡土志.pdf 各地方志/四川重庆/成都通览(上册).pdf 各地方志/四川重庆/成都通览(下册).pdf 各地方志/四川重庆/新版峨山图志.pdf 各地方志/四川重庆/正德夔州府志.pdf 各地方志/四川重庆/民国北川县志.pdf 各地方志/四川重庆/民国安县续志.pdf 各地方志/四川重庆/民国江津县志(一).pdf 各地方志/四川重庆/民国江津县志(三).pdf 各地方志/四川重庆/民国江津县志(二).pdf 各地方志/四川重庆/江安县志(卷一).pdf 各地方志/四川重庆/江安县志(卷三).pdf 各地方志/四川重庆/江安县志(卷二).pdf 各地方志/四川重庆/江安县志(卷五).pdf 各地方志/四川重庆/江安县志(卷六).pdf 各地方志/四川重庆/江安县志(卷四).pdf 各地方志/四川重庆/江津县志.pdf 各地方志/四川重庆/泸县志.pdf 各地方志/四川重庆/清溪县志(全).pdf 各地方志/四川重庆/温江县志.pdf 各地方志/四川重庆/灌县都江堰水利志.pdf 各地方志/四川重庆/甘孜藏族自治州民族志.pdf 各地方志/四川重庆/直隶绵州志(一).pdf 各地方志/四川重庆/直隶绵州志(七).pdf 各地方志/四川重庆/直隶绵州志(九).pdf 各地方志/四川重庆/直隶绵州志(二).pdf 各地方志/四川重庆/直隶绵州志(五).pdf 各地方志/四川重庆/直隶绵州志(八).pdf 各地方志/四川重庆/直隶绵州志(六).pdf 各地方志/四川重庆/直隶绵州志(十一).pdf 各地方志/四川重庆/直隶绵州志(十三).pdf 各地方志/四川重庆/直隶绵州志(十九).pdf 各地方志/四川重庆/直隶绵州志(十五).pdf 各地方志/四川重庆/直隶绵州志(十八).pdf 各地方志/四川重庆/直隶绵州志(十四).pdf 各地方志/四川重庆/直隶绵州志(四).pdf 各地方志/四川重庆/章谷屯志略(全).pdf 各地方志/四川重庆/罗江县志.pdf 各地方志/四川重庆/自贡市教育志.pdf 各地方志/四川重庆/蜀典(一).pdf 各地方志/四川重庆/蜀典(三).pdf 各地方志/四川重庆/蜀典(二).pdf 各地方志/四川重庆/蜀典(五).pdf 各地方志/四川重庆/蜀典(六).pdf 各地方志/四川重庆/蜀典(四).pdf 各地方志/四川重庆/西康图经·境域篇.pdf 各地方志/四川重庆/西康图经·民俗篇.pdf 各地方志/四川重庆/西康建省记(全).pdf 各地方志/四川重庆/越隽厅志(1-2册).pdf 各地方志/四川重庆/达县市志.pdf 各地方志/四川重庆/道光石泉县志.pdf 各地方志/四川重庆/道光邻水县志(卷一).pdf 各地方志/四川重庆/里塘志略(全).pdf 各地方志/四川重庆/重庆市 垫江县志.pdf 各地方志/四川重庆/重庆市 城口县志.pdf 各地方志/四川重庆/重庆市 彭水县志(一).pdf 各地方志/四川重庆/重庆市 彭水县志(三).pdf 各地方志/四川重庆/重庆市 彭水县志(二).pdf 各地方志/四川重庆/重庆建筑志.pdf 各地方志/四川重庆/金堂县志.pdf 福与天齐 福业相牵 福为祸始 福兮祸所伏,祸兮福所倚 福国利民 福地洞天 福如东海 福如山岳 福孙荫子 福寿双全 福寿天成 福寿年高 福寿康宁 福寿无疆 福寿绵绵 福寿齐天 福惠双修 福无十全 福生于微 福由心造 福禄双全 福至心灵 福薄灾生 福齐南山 禹拜昌言 离世异俗 离世绝俗 离乡别土 离乡背井 离合悲欢 离奇古怪 离山调虎 离心离德 离情别绪 离本徼末 离本趣末 离析分崩 离析涣奔 离经叛道 离经畔道 离经辨志 离题万里 禽奔兽遁 秀出班行 秀外慧中 秀才不出门,能知天下事 秀才人情 秀才造反,三年不成 秀色堪餐 私心妄念 私心杂念 私心自用 私恩小惠 私情密语 私智小慧 私淑弟子 私盐私醋 私相传授 私相授受 私言切语 私谐欢好 秉公任直 秉公办理 秉公无私 秉公灭私 秉国之均 秉文兼武 秉文经武 秉旄仗钺 秉正无私 秉烛待旦 秉烛达旦 秉笏披袍 秉笔直书 秉节持重 秉要执本 秉轴持钧 秉钧当轴 秉钧持轴 秋娘老去 秋实春华 秋收冬藏 秋月寒江 秋月春花 秋月春风 秋毫不犯 秋毫勿犯 秋波盈盈 秋狝春苗 秋草人情 秋荼密网 秋风扫叶 秋风落叶 秋高气和 秋高气爽 种学绩文 科头箕踞 科头袒体 科头跣足 秕言谬说 秘而不露 秣马利兵 秤不离铊 秤砣虽小压千斤 秤薪量水 秦七黄九 秦失其鹿 秦树楚天 秦楼谢馆 秦欢晋爱 秦皇汉武 秦越肥瘠 秦鬟妆镜 积习成俗 积习成常 积习渐靡 积习生常 积习难改 积以为常 积功兴业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