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古今图书集成 | 历史人物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索引 | 字体转换器 | 篆书识别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家谱族谱查询 | 哈佛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部件查字 | 书法字典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字形演变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政经 宋 真德秀

政经 宋 真德秀
  欽定四庫全書     子部一
  政經         儒家類
  提要
  【臣】等謹案政經一卷宋真德秀撰采典籍中論政之言列于前而以行政之迹列于後題曰傳以别之末附當時近事六條謂之附録其後載德秀帥長沙咨呈及知泉州軍事時勸諭文帥長沙時勸民間置義倉文帥福州曉諭文諸篇蓋後人所益如心經之引讀書記耳德秀雖自命大儒斷不敢以己之條教題曰經也按宋史道學傳德秀任湖南安撫使知潭州以廉仁公勤四字厲僚屬復立惠民倉置社倉其知福州戒所部無濫刑横斂無徇私黷貨蓋德秀立朝日淺其政績多在居外任時故留心民瘼著為此編其門人王邁序謂先生再守温陵日著政經考德秀再守泉州在理宗紹定五年蓋晚年之作邁又言趙時棣為法曹朝夕相與遂得此經實在四方門人之先而四方門人亦未必盡見之書録解題載心經而不及此書豈心經行世早而此書晚出歟抑或德秀名重好事者依託之也真偽既不可詰而其言能不悖于儒者故姑與心經並存焉乾隆四十五年三月恭校上
  總纂官【臣】紀昀【臣】陸錫熊【臣】孫士毅
  總校官【臣】陸費墀


  欽定四庫全書
  政經
  宋 真德秀 撰
  康誥王曰嗚呼小子封恫瘝乃身【恫痛瘝病也】敬哉天畏棐忱民情大可見小人難保往盡乃心無康好逸豫乃其乂民我聞曰怨不在大亦不在小惠不惠懋不懋【一事不順一行不勉則足致怨故順其所不順勉其所不勉則自然無怨】
  又曰若保赤子惟民其康乂
  又曰要囚服念五六日【囚之要辭服膺思念】至于旬時【旬十日時三月】丕蔽要囚【丕大蔽斷】
  周官王曰嗚呼凡我有官君子欽乃攸司慎乃出令令出惟行弗惟反以公滅私民其允懷學古入官議事以制【因事制宜】政乃不迷其爾典常作之師無以利口亂厥官蓄疑敗謀怠忽荒政不學牆面涖事惟煩戒爾卿士功崇惟志業廣惟勤惟克果斷乃罔後艱位不期驕禄不期侈恭儉惟德無載爾偽作德心逸日休作偽心勞日拙居寵思危罔不惟畏弗畏入畏推賢讓能庶官乃和不和政龎【龎雜亂也】舉能其官惟爾之能稱非其人惟爾不任
  君陳王若曰君陳惟爾令德孝恭惟孝友于兄弟克施有政命汝尹兹東郊敬哉
  又曰爾惟風下民惟草圖厥政莫或不艱有廢有興出入自爾師虞【師衆虞度】庶言同則繹【繹紬繹也謀多斷獨】
  又曰無依勢作威無倚法以削寛而有制從容以和又曰爾無忿疾于頑無求備于一夫必有忍其乃有濟有容德乃大簡厥修亦簡其或不修進厥良以率其或不良惟民生厚因物有遷違上所命從厥攸好爾克敬典在德時乃罔不變允升于大猷
  君牙爾身克正罔敢弗正民心罔中惟爾之中夏暑雨小民惟曰怨咨【怨嘆咨嗟】冬祁寒小民亦惟曰怨咨【祁大寒也】厥惟艱哉思其艱以圖其易民乃寧
  呂刑王曰吁來有邦有土告爾祥刑在今爾安百姓何擇非人何敬非刑何度非及【度詳審也及謂獄辭所逮】兩造具備【兩爭俱至】師聽五辭【師衆獄官五辭五刑之辭】五辭簡孚【簡核孚信】正于五刑【無疑然後用刑】五刑不簡正于五罰五罰不服正于五過【宥之】五過之疵【病也】惟官【勢位】惟反【報怨報德】惟内【女謁】惟貨【賄賂】惟來【干請】其罪惟鈞【以此五者故有當刑而罰當罰而宥者犯者以其罪罪之】其審克之【審謂詳度克謂勝私】五刑之疑有赦五罰之疑有赦其審克之簡孚有衆惟貌有稽【周禮色聽】無簡不聽具嚴天威【嚴敬天威】又曰罰懲非死人極于病【財與命均】非佞折獄【佞謂捷給】惟良折獄【良謂長厚】罔非在中察辭于差【辭聼】非從惟從【非從我意惟從于理】哀敬折獄明啓刑書胥占【與衆同占度】咸庶中正其刑其罰其審克之又曰獄貨非寶【鬻獄得貨】惟府辜功【府聚辜罪功事】報以庶尤【衆罪】 周公曰不簡不易民不有近平易近民民必歸之【此周公之言而載于史記故附書之後】
  易山下有火賁君子以明庶政無敢折獄【山下有火明不及遠故明審庶政不敢輕於斷獄】
  山上有火旅君子以明慎用刑而不留獄【火之在高明無不照恃明則輕故言謹謹之過則留獄故言不留】
  雷電皆至豐君子以折獄致刑【離明照察之象故以折獄震動威斷之象故以致刑】
  澤上有風中孚君子以議獄緩死【風感水受中孚之象議獄緩死中孚之意】子曰道千乘之國敬事而信節用而愛人使民以時子曰道之以政齊之以刑民免而無恥道之以德齊之以禮有恥且格
  哀公問曰何為則民服孔子對曰舉直錯諸枉則民服舉枉錯諸直則民不服
  季康子問使民敬忠以勸如之何子曰臨之以莊則敬孝慈則忠舉善而教不能則勸
  子曰雍也可使南面仲弓問子桑伯子子曰可也簡仲弓曰居敬而行簡以臨其民不亦可乎居簡而行簡無乃太簡乎子曰雍之言然
  子貢問政子曰足食足兵民信之矣子貢曰必不得已而去於斯三者何先曰去兵子貢曰必不得已而去於斯二者何先曰去食自古皆有死民無信不立
  子曰片言可以折獄者其由也與子路無宿諾子曰聽訟吾猶人也必也使無訟乎
  子張問政子曰居之無倦行之以忠
  季康子問政於孔子孔子對曰政者正也子帥以正孰敢不正
  季康子患盗問於孔子孔子對曰苟子之不欲雖賞之不竊
  季康子問政於孔子曰如殺無道以就有道何如孔子對曰子為政焉用殺子欲善而民善矣君子之德風小人之德草草上之風必偃
  子路問政子曰先之勞之【勞如字】請益曰無倦
  仲弓為季氏宰問政子曰先有司赦小過舉賢才曰焉知賢才而舉之曰舉爾所知爾所不知人其舍諸樊遲請學稼子曰吾不如老農請學為圃曰吾不如老圃樊遲出子曰小人哉樊須也上好禮則民莫敢不敬上好義則民莫敢不服上好信則民莫敢不用情夫如是則四方之民襁負其子而至矣焉用稼
  子曰其身正不令而行其身不正雖令不從
  子適衛冉有僕子曰庶矣哉冉有曰既庶矣又何加焉曰富之曰既富矣又何加焉曰教之
  子曰苟正其身矣於從政乎何有不能正其身如正人何
  葉公問政子曰近者說遠者來
  子夏為莒父宰問政子曰無欲速無見小利欲速則不逹見小利則大事不成
  子曰上好禮則民易使也
  子曰知及之仁不能守之雖得之必失之知及之仁能守之不莊以涖之則民不敬知及之仁能守之莊以涖之動之不以禮未善也
  子之武城聞弦歌之聲夫子莞爾而笑曰割雞焉用牛刀子游對曰昔者偃也聞諸夫子曰君子學道則愛人小人學道則易使也子曰二三子偃之言是也前言戱之耳
  子張問仁於孔子孔子曰能行五者於天下為仁矣請問之曰恭寛信敏惠恭則不侮寛則得衆信則人任焉敏則有功惠則足以使人
  孟氏使陽膚為士師問於曾子曾子曰上失其道民散久矣如得其情則哀矜而勿喜
  子張問於孔子曰何如斯可以從政矣子曰尊五美屏四惡斯可以從政矣子張曰何謂五美子曰君子惠而不費勞而不怨欲而不貪泰而不驕威而不猛子張曰何謂惠而不費子曰因民之所利而利之斯不亦惠而不費乎擇可勞而勞之又誰怨欲仁而得仁又焉貪君子無衆寡無小大無敢慢斯不亦泰而不驕乎君子正其衣冠尊其瞻視儼然人望而畏之斯不亦威而不猛乎子張曰何謂四惡子曰不教而殺謂之虐不戒視成謂之暴慢令致期謂之賊猶之與人也出納之吝謂之有司
  寛則得衆信則民任焉敏則有功公則說
  大學子曰聽訟吾猶人也必也使無訟乎無情者不得盡其辭大畏民志此謂知本
  康誥曰如保赤子心誠求之雖不中不遠矣
  詩云樂只君子民之父母民之所好好之民之所惡惡之此之謂民之父母
  王制凡制五刑必即天論郵罰麗於事【必即天論言與天意合論或為倫字倫理也郵過也麗附也過人罰人當各附於其事不可假他以喜怒】凡聽五刑之訟必原父子之親立君臣之義以權之意論輕重之序慎測淺深之量以别之悉其聰明致其忠愛以盡之疑獄汜與衆共之衆疑赦之必察小大之比以成之【小大猶輕重已行故事曰比 比必利反例也】
  刑者侀也侀者成也一成而不可變故君子盡心焉子路治蒲三年孔子過之入其境曰善哉由也恭敬以信矣入其邑曰善哉由也忠信而寛矣至庭曰善哉由也明察以斷矣子貢執轡而問曰夫子未見由之政而三稱其善可得聞乎孔子曰吾見其政也入其境田疇盡易草萊甚辟溝洫深治此其恭敬以信故其民盡力也入其邑牆屋完固樹木甚茂此其忠信以寛故其民不偷也至其庭庭甚清閒諸下用命此其明察以斷故政不擾也以此觀之雖三稱其善庸盡其美乎
  子產聽鄭國之政以其乘輿濟人於溱洧孟子曰惠而不知為政歲十一月徒杠成十二月輿梁成民未病涉也君子平其政行辟人可也焉得人人而濟之
  徒善不足以為政徒法不能以自行
  孟子曰仁言不如仁聲之入人深也善政不如善教之得民也善政得民財善教得民心
  視民如傷
  傳
  子產始知然明問為政焉對曰視民如子見不仁者誅之如鷹鸇之逐鳥雀也子大叔問政於子產子產曰政如農功日夜思之思其始而成其終朝夕而行之行無越思如農之有畔其過鮮矣
  鬬子文三舍令尹無一日之積卹民之故也成王聞子文之朝不及夕也於是乎每朝設脯一束糗一筐以羞子文至于今令尹秩之成王每出子文之禄必逃王止而後復人謂子文曰人生求富而子逃之何也對曰夫從政者以庇民也民多曠者而我取富焉是勤民以自封也死無日矣我逃死非逃富也季羔為衛士師刖人之足俄而衛蒯聵之亂季羔逃之郭門刖者守門焉謂季羔曰彼有隙季羔曰君子不踰又曰彼有竇季羔曰君子不隧又曰於此有室季羔乃入焉既而追者罷季羔將去謂刖者曰吾不能虧主之法而親則子之足今吾在難此正子之報怨之時而逃我者三何故哉曰斷足固我之罪無可奈何曩者君治臣以法令先人後臣欲臣之免也臣知之獄決當論見君愀然不樂見君顔色臣又知之君豈私臣哉天生君子其道固然此臣之所以脱君也漢曹參為齊相齊七十城天下初定悼惠王富於春秋參盡召長老諸生問所以安集百姓諸儒以百數言人人殊參未知所定聞膠西有蓋公善治黄老言使人厚幣請之既見蓋公為言治道貴清静而民自定推此類具言之參於是避正堂舍蓋公焉齊國安集大稱賢相
  張歐為吏未嘗言按人專以誠長者處官官屬以為長者亦不敢大欺
  文景時循吏如河南守吳公蜀守文翁之屬皆謹身帥先居以亷平不至於嚴而民從化文翁仁愛好教化見蜀地僻陋有蠻夷風欲誘進之乃選郡縣小吏開敏有材者十餘人親自節厲遣詣京師受業博士數歲蜀生皆成就還歸文翁以為右職用次察舉官有至郡守刺史者又修起學宫於成都市中招下縣子弟以為學官弟子為除更繇高者以補郡縣吏次為孝悌力田每出行縣益從學官諸生明經行者與俱使傳教令出入閨閤吏民見而榮之數年争欲為學官弟子繇是大化蜀地學於京師者比齊魯焉汲黯治官理民好清浄擇丞史任之責大指而已不苛小
  黄霸為頴川太守力行教化而後誅罰務在成就安全長吏許丞老病聾督郵白欲逐之霸曰許丞亷吏雖老尚能拜起送迎耳頗重聽何傷且善助之毋失賢者意或問其故霸曰數易長吏送故迎新之費及姦吏緣絶簿書盗財物公私費耗甚多皆當出於民所易新吏又未必賢或不如其故徒相益為亂凡治道去其泰甚者耳霸以外寛内明得吏民心戶口歲增治為天下第一
  朱邑少為舒桐鄉嗇夫廉平不苛以愛利為行未嘗笞辱人存問耆老孤遺遇之有恩所至吏民愛敬宣帝即位渤海左右郡歲饑盗賊並起二千石不能擒制丞相御史舉龔遂可用上以為渤海太守召見謂遂曰渤海廢亂朕甚憂之君將何以息其盗賊以稱朕意遂對曰海瀕遐遠不霑聖化其民困於饑寒而吏不恤故使陛下赤子盗弄陛下之兵於潢池中耳今欲使臣勝之邪將安之也上曰選用賢良固欲安之也遂曰臣聞治亂民猶治亂繩不可急也唯緩之然後可治臣願丞相御史且無拘臣以文法得一切便宜從事上許焉乘傳至渤海界郡聞新太守至發兵以迎遂皆遣還移書勑屬縣悉罷逐捕盗賊吏諸持鉏鈎田器者皆為良民吏毋得問持兵者廼為盗賊遂單車獨行至郡中翕然盗賊亦皆罷渤海又多刼掠相随聞遂教令即時解散棄其兵弩而持鉤鉏盗賊於是悉平民安土樂業遂廼開倉廪假貧民選用良吏尉安牧養焉見齊俗奢侈好末伎不由田作廼躬率以儉約勸民務農桑令口種一樹榆百本薤五十本葱一畦韭家二母彘五母雞民有帶持刀劍者令賣劒買牛賣刀買犢曰何為帶牛佩犢春夏不得不趨田畝秋冬課收歛益畜果實菱芡勞來循行郡中皆有畜積吏民皆富實獄訟衰息
  召信臣補陽穀長舉高第遷上蔡長其治視民如子所居見稱述遷南陽太守其治如上蔡信臣為人勤力有方畧好為民興利務在富之躬勸耕農出入阡陌止舍離鄉亭稀有安居時行視郡中水泉開通溝瀆起水門堤閼凡數十處以廣溉灌歲歲增加多至三萬頃民得其利畜積有餘信臣為作均水約束刻石立於田畔以防分爭禁止嫁娶送終奢靡務出於儉約府縣吏家子弟好游敖不以田作為事輒斥罷之甚者案其不法以視好惡其化大行郡中莫不耕稼力田百姓歸之戶口增倍盗賊獄訟衰止吏民親愛號之曰召父
  卓茂為密令勞心諄諄視人如子舉善而教口無惡言吏人親愛而不忍欺之
  魯恭拜中牟令專以德化為理不任刑罰訟人許伯等争田累數令不能決恭為平理曲直皆退而自責輟耕相讓亭長從人借牛而不肯還之牛主訟於恭恭召亭長勑令歸牛者再三猶不從恭嘆曰是教化不行也欲解印綬去掾吏泣涕共留之亭長乃慙悔還牛詣獄受罪恭貰不問於是吏人信服
  劉寛典歷三郡温仁多恕雖在倉卒未嘗疾言遽色常以為齊之以刑民免而無恥吏民有過但用蒲鞭罰之示辱而已終不加苦事有功善推之自下災異或見引躬克責每行縣止息亭傳輒引學官祭酒及聚生徒相與講對每見父老慰以農里之言少年勉以孝悌之訓人感德興思日有所化
  任延為九真太守郡以射獵為業不知牛耕民嘗告糴交阯每致困乏延乃令鑄作田器教之墾闢田疇歲歲開廣百姓充給又駱越之民無嫁娶禮法各因淫好無適對匹不識父子之性夫婦之道延乃移書屬縣各使男年二十至五十女年十五至四十皆以年齒相配其貧無禮聘令長吏以下各省俸禄以賑助之同時相娶者二千餘人是歲風雨順節穀稼豐衍其產子者多名子為任初平帝時錫光為交阯太守教導民夷漸以禮義化聲侔於延
  劉昆為江陵令時縣連年火災昆輒向火叩頭多能降雨止風遷弘農太守先是崤黽道多虎行旅不通昆為政三年仁化大行虎皆負子渡河帝聞而異之徵為光禄勲問曰前在江陵反風滅火後守弘農虎北渡河行何德政而致是事昆對曰偶然耳帝嘆曰此長者之言顧命書諸策
  孟嘗為合浦太守郡不產穀實而海出珠寶與交阯比境嘗通商販貨糴糧食先時宰守並多貪穢詭人採求不知紀極珠漸徙於交阯郡界於是行旅不至人物無資貧者死餓於道嘗至官革易前弊求民病利曾未踰歲去珠復還
  劉矩為雍丘令民有争訟矩常引之於前提耳訓告以為忿恚可忍縣官不可入使歸尋思訟者感之輒各罷去其有路得遺者皆推尋其主
  劉寵為會稽太守山民愿樸有白首不入市井者頗為官吏所擾寵簡除煩苛禁察非法郡中大化徵為將作大匠山隂縣有五六老叟龎眉皓髪自若耶山谷間出人齎百錢以送寵寵勞之曰父老何自苦對曰山谷鄙生未嘗識郡朝他時守吏發求民間至夜不絶或狗吠竟夕民不得安自明府下車以來狗不夜吠民不見吏今聞當見棄去故自扶奉送耳寵曰吾政何能及公言邪勤苦父老為人選一大錢受之仇覽為蒲亭長勸人生業為制科令農事既畢乃令子弟群居還就學覽初到亭人有陳元者獨與母居而母詣覽告元不孝覽驚曰吾近過元舍廬落整頓耕耘以時此非惡人當是教化未至耳母守寡務孤苦身投老奈何肆忿於一朝欲致子於不義乎母聞感悔涕泣而去覽乃親到元家與其母子飲因為陳人倫孝行譬以禍福之言元卒成孝子時考城令王渙政尚嚴猛聞覽以德化人署為主簿謂覽曰主簿聞陳元之過不罪而化之得無少鷹鸇之志耶覽曰以為鷹鸇不若鸞鳳故不為也
  王暢為南陽太守奮厲威猛功曹詠曰懇懇用刑不如行恩孳孳求姦未若禮賢舜舉臯陶不仁者遠随會為政晉盗奔秦虞芮入境讓心自生化人在德不在用刑暢納其諫更崇寛政慎刑簡罰教化遂行隋蘇瓊除清河太守有百姓乙普明兄弟争田積年援據至百人瓊召普明兄弟諭之曰天下難得者兄弟易求者田地假令得田地失兄弟心如何諸證莫不灑泣普明兄弟叩頭乞外更思遂還同居
  辛公義除岷州刺史土俗畏病一人有病合家避之父子夫婦不相看養孝義道絶公義患之分遣部内凡有疾病皆以牀轝安置廳事暑月疫時或至數百公義親設榻獨坐其間所得俸禄盡用市藥迎醫療之於是悉差諸病家子孫慙謝後有病者争就使居其家無親屬因留養之始相慈愛此風遂革遷并州刺史下車先至獄露坐牢側親自驗問十餘日決斷咸盡方還受新訟不立文案遣當直佐寮一人側坐訊問事不盡公義即宿廳不還閤或諫曰此事有程使君何自苦荅曰刺史無德可以導人尚令百姓繫於囹圄豈有禁人在獄而心安之乎罪人聞之咸自欵伏後有欲訟者鄉閭父老遽相曉曰此小事何忍勤勞使君訟者皆兩讓而止
  催徵
  一徽之歙縣催科素難嘉定中有為宰者措置夏税秋苗以一都為一簿與諸都保長相約每日引三四都某都以甚日當限自近而遠謂如初一日引第一第二第三都初二日引第四第五第六都至十四日而諸都畢又自十六日再輪至二十九日而畢所以虚十五日者以其有小盡故也其簿居常置宅堂中閑暇輒一繙閲至某日某都當限則携是簿以出令保長當廳抛箱知縣據案令鄉司當廳批銷即與押字而保長者即出無覊留之苦無引展之費安得不如期以來又慮諸廳期限之不同則保長又須伺候於是關會諸廳限日悉同保長以一日在縣了諸廳之限即下鄉催科每半月纔一到縣為力不煩得以從容辦事此一法也
  一隆興豐城人戶多委掌攬輸賦而掌攬不以時納嘉定中有為宰者措置每都出一青册每板開税戶二名第一行書每人戶第二行書幹事人三字第三行書掌攬人三字從本都保長傳至税戶取【闕】如係本戶自納即於第一行云自納或委幹事人納即於第二行書其姓名在何處居或委掌攬人納即於第三行書其姓名在何處居諸都人戶税賦無不知其去着者於催科為尤便此又一法也
  一潭州諸縣皆有掌攬籍願為掌攬者入狀召保仍納抵產乃許充應無詭名之弊無私下掌攬而名不在官之弊無公吏罷役等人冒充之弊此又一法也
  一寧國宣城催科亦難辦嘉定中有宰到官首召諸都保長來飲之以酒而與之約曰自今官不以一毫擾汝汝亦毋得以違吾信命同僚皆哂其迂謂此間保司雖撻罰不能使之畏豈杯酒所能堅其約乎既而三年之間無一違信命者鞭朴束縳而不用此又以誠意感人之效也
  一鄉邦有老於吏事者嘗於保司限到率當廳引展鄉司輩皆無所獲又恐生他弊則明出令每引以錢若干文繫于引之腰抛之箱中保司所費不多而鄉吏亦沾微潤此雖瑣末亦可為法
  一潭之醴陵慶元間有名士為宰者每省限滿點追到官或十人或六七人宰謂之曰汝等罪當杖然不忍皆杖也則使探而受杖被刑者少而人皆知懼此又一法也
  以上數條皆可采用而歙縣造簿分限之法尤為切要蓋簿書乃財賦之根柢財賦之出於簿書猶禾稼之出於田畝也故縣令於簿書當如舉子之治本經近世不然雖夏秋之簿未嘗不置然為宰者罕曾親閲則所用以催科者鄉司之草簿而已彼其平時飛走產錢出入賣弄無所不至若舉其草簿以催科則指未納為已納已納為未納皆惟其意所欲官賦之䧟失人戶之被擾皆由於此若用歙縣之法則各都之納有欠無欠一目暸然故嘗謂催科之權在己而不在吏則不擾而辦在吏而不在己則擾而不辦蓋謂此也今屬縣財賦之不辦大抵由其不能用歙縣之法故予於此尤惓惓焉
  右政經附録
  帥長沙咨目呈兩通判及職曹官
  某猥以庸虛謬當閫寄朝夕怵惕思所以仰答朝廷之恩俯慰士民之望惟賴官僚協心同力庶克有濟區區輒有所懷敢以布于左右蓋聞為政之本風化是先潭之為俗素以淳古稱比者經其田里見其民樸且愿猶有近古氣象則知昔人所稱良不為過今欲因其本俗迪之於善已為文諭告俾興孝弟之行而厚宗族鄰里之恩不幸有過許之自新而毋狃於故習若夫推此意而逹之民則令佐之責也繼今邑民以事至官者願不憚其煩而諄曉之感之以至誠持之以悠久必有油然而興起者若民間有孝行純至友愛著聞與夫叶和親族賙濟鄉閭為衆所推者請采訪以實以上于州當與優加褒勸至於聽訟之際尤當以正名分厚風俗為主昔密學陳公襄為僊居宰教民以父義母慈兄友弟恭而人化服焉古今之民同一天性豈有可行於昔而不可行於今惟毋以薄待其民民亦將不忍以薄自待矣此某之所望於同僚者也然而正己之道未至愛人之意不孚則雖有教告而民未必從故其願與同僚各以四事自勉而為民去其十害何謂四事曰
  律己以亷
  凡名士大夫者萬分廉潔止是小善一點貪汚便為大惡不廉之吏如蒙不潔雖有他美莫能自贖故此以為四事之首
  撫民以仁
  為政者當體天地生萬物之心與父母保赤子之心有一毫之慘刻非仁也有一毫之忿疾非仁也
  存心以公
  傳曰公生明私意一萌則是非易位欲事之當理不可得也
  為事以勤是也
  當官者一日不勤下必有受其弊者古之聖賢猶且日昃不食坐以待旦况其餘乎今之世有勤於吏事者反以鄙俗目之而詩酒遊宴則謂之風流嫺雅此政之所以多疵民之所以受害也不可不戒
  何謂十害曰
  斷獄不公
  獄者民之大命豈可小有私曲
  聽訟不審
  訟有實有虚聽之不審則實者反虚虚者反實矣其可苟哉
  淹延囚繫
  一夫在囚舉室廢業囹圄之苦度日如歲可淹久乎
  慘酷用刑
  刑者不獲已而用人之體膚即己之體膚也何忍以慘酷加之乎今為吏者好以喜怒用刑甚者或以關節用刑殊不思刑者國之典所以代天糾罪豈官吏逞忿行私者乎不可以不戒
  汎濫追呼
  一夫被追舉室惶擾有持引之需有出官之費貧者不免舉債甚者至於破家其可汎濫乎
  招引告訐
  告訐乃敗俗亂化之原有犯者自當痛治何可勾引今官司有受人實封狀與出牓召人告首隂私罪犯皆係非法不可為也
  重疊催税
  税出於田一歲一收可使一歲至再税乎有税而不輸此民戶之罪也輸已而復責以輸是誰之罪乎今之州縣蓋有已納而鈔不給或鈔雖給而籍不銷再追至官呈鈔乃免不勝其弊矣甚者有鈔不理必重納而後已破家蕩產鬻妻賣子往往由之有人心者豈忍為此
  科罰取財
  民間自二税合輸之外一毫不當妄取今縣道有科罰之政與夫非法科歛者皆民之深害也不可不革
  縱吏下鄉
  鄉村小民畏吏如虎縱吏下鄉猶虎出柙也弓手土兵尤當禁戢自非捕盗皆不可差出
  低價買物是也
  物同則價同豈有公私之異今州縣有所謂市令司者又有所謂行戶者每官司敷買視市令直率減十之二三或不即還甚至白著民戶何以堪此
  某之區區其於四事敢不加勉同僚之賢固有不俟丁寧而素知自勉者矣然亦豈無當勉而未能者乎傳曰過而不改是謂過矣又曰誰謂德難厲其庶幾賢不肖之分在乎勉與不勉而已異時舉刺之行當以是為凖至若十害有無所未詳知萬一有之


国学迷 趙裘萼公剩稿四卷 欽定國朝詩别裁集三十二卷 彌撒小言 蛾術堂集 癸巳類稿十五卷 [順治]白水縣志二卷 西圃集二十三卷 粵遊詩草二卷 醉芙詩餘 總管内務府現行則例一卷續纂一卷 附釋文互注禮部韻略五卷 吳興逰草一卷梅谷續藳三卷 [嘉慶]黔記四卷 佛說守護大千國土經三卷 唐人萬首絕句選七卷 三國志六十五卷 中興名臣事略八卷 讀書雜志八十二卷 十二月道思情 追昔遊集三卷 重學圖說一卷體性圖說一卷 六藝綱目字原一卷 欽定春秋傳說彙纂三十八卷首二卷 元史類編四十二卷 東原文集十卷 篆刻十三略一卷 餐菊齋棋評一卷 [光緒]昌平州志十八卷 揚子雲集三卷 翻譯名義集選一卷 金源紀事詩八卷 [道光]敦煌縣志七卷首一卷 後山詩十二卷 歷朝文學史一卷 酌中志餘二卷 書經圖說五十卷 全本禮記體註大全合參十卷 四並堂唱和集一卷二集一卷補柳亭唱和集一卷載酒堂唱和集一卷雙石齋唱和集一卷 李恭毅公文遺稿一卷 玉劍尊聞十卷 隨園詩話十六卷 太史升菴全集八十一卷目錄二卷 退思集 潄玉齋文集三卷 箏船詞一卷 念佛開心頌一卷 行素草堂金石叢書十六種 清全齋讀春秋編十二卷 雪籟集一卷 雙白燕堂外集八卷 墾務調查局謹造呈調查察哈爾左右兩翼墾務各局所墾務行轅總局收支文案等處丈放地畝收支款項詳細表冊一卷 [嘉慶]南陽府志六卷圖一卷 經籍跋文一卷 秋夢盦詞鈔二卷續一卷再續一卷 [嘉慶]旌德縣志十卷 藏書十三種 湖北試牘六卷 學務條議 初唐四傑文集二十一卷 存誠堂詩集三十卷 白雲子集:一卷 兌齋集:一卷 緱山集:一卷 善夫先生集:一卷 陶然集:一卷 須溪集:一卷 石堂先生遺稾:一卷 東溪集:一卷 聊復軒斐集:一卷 自家意思集:一卷 祥卿集:一卷 江左十五子詩選:十五卷 晚邨先生八家古文精選:八家古文精選 江左三大家詩鈔:[九卷] 御選唐宋文醇:唐宋文醇:五十八卷 古文眉詮:七九卷, 首一卷 戒殺文 九喜榻記 行醫八事圖 雪堂墨品 漫堂墨品 水坑石記 琴學八則 觀石錄 紫泥法 陽羡茗壺系 洞山[jie]茶系 桐堦副墨 南村觴政 鴿經 山林經濟策 讀書法 根心堂學規 家塾座右銘 洗塵法 香雪齋樂事 客齋使令反 一歲芳華 芸窗雅事 菊約社 古文斵:前集一六集, 後集一八卷 文韻集:古今文韻集:十二卷 (合諸名家點評)古文鴻藻:古文鴻藻:合諸名家點評古文鴻藻:十二卷 古文析義:增訂古文析義合編:一六卷 兩漢策要:十二卷 豆腐戒 清戒 友約 灌園十二師 約言 程本事 劍氣 石交 燈謎 宦海慈航 病約三章 艮堂十戒 婦德四箴 半菴笑政 負卦 書齋快事 唐宋八大家偶輯:唐宋八大家:二〇卷 牧齋詩鈔:三卷 芝麓詩鈔:三卷 梅村詩鈔:三卷 四六初徵:二〇卷 王式丹詩選:一卷 吳廷楨詩選:一卷 宮鴻曆詩選:一卷 徐昂發詩選:一卷 錢名世詩選:一卷 張大受詩選:一卷 管棆詩選:一卷 吳士玉詩選:一卷 顧嗣立詩選:一卷 李必恒詩選:一卷 蔣廷錫詩選:一卷 繆沅詩選:一卷 王圖炳詩選:一卷 徐永宣詩選:一卷 古今外國名考 廣東月令 黔西古蹟考 郭元[yu]詩選:一卷 明制女官考 五嶽約 攬勝圖 南極諸星考 酒警 北村集:一卷 酒政六則 敬仲集:一卷 酒約 疎齋集:一卷 彷園酒評 簋貳約 玉霄集:一卷 海粟集:一卷 雪菴集:一卷 如是翁集:一卷 侍郎集:一卷 小半斤謡 華峰漫稾:一卷 紙牌說 拙菴集:一卷 仁父集:一卷 超然集:一卷 聲之集:一卷 效顰集:一卷 南山先生集:一卷 丹丘生稾:一卷 時中集:一卷 可立集:一卷 絪縕集:一卷 中行齋集:一卷 本齋集:一卷 仲實集:一卷 止止齋稾:一卷 覺是集:一卷 仲淵集:一卷 鄒氏宗譜[36卷] : 36冊 : 23-36冊, 1903邹氏宗谱[36卷] : 36册 : 23-36册, 1903 潤州鄒氏宗譜[6卷] : 2冊(501頁), 1900润州邹氏宗谱[6卷] : 2册(501页), 1900 鄒氏族譜 : 存1冊, 1920邹氏族谱 : 存1册, 1920 鄒氏九修宗譜[24卷, 首末各1卷] : 26冊 : 1-5冊(卷首, 卷1-5), 1995邹氏九修宗谱[24卷, 首末各1卷] : 26册 : 1-5册(卷首, 卷1-5), 1995 鄒氏九修宗譜[24卷, 首末各1卷] : 26冊 : 5-11冊(卷5-12), 1995邹氏九修宗谱[24卷, 首末各1卷] : 26册 : 5-11册(卷5-12), 1995 鄒氏九修宗譜[24卷, 首末各1卷] : 26冊 : 11-18冊(卷12-19), 1995邹氏九修宗谱[24卷, 首末各1卷] : 26册 : 11-18册(卷12-19), 1995 鄒氏九修宗譜[24卷, 首末各1卷] : 26冊 : 18-23冊(卷19-24), 1995邹氏九修宗谱[24卷, 首末各1卷] : 26册 : 18-23册(卷19-24), 1995 鄒氏九修宗譜[24卷, 首末各1卷] : 26冊 : 23-26冊(卷24-卷末), 1995邹氏九修宗谱[24卷, 首末各1卷] : 26册 : 23-26册(卷24-卷末), 1995 鄒氏宗譜[8卷, 首2卷](十七修) : 10冊(1129頁) : 1-5冊, 1947邹氏宗谱[8卷, 首2卷](十七修) : 10册(1129页) : 1-5册, 1947 鄒氏宗譜[8卷, 首2卷](十七修) : 10冊(1129頁) : 6-10冊, 1947邹氏宗谱[8卷, 首2卷](十七修) : 10册(1129页) : 6-10册, 1947 鄒氏族譜[不分卷] : 存1冊(202頁), 1826邹氏族谱[不分卷] : 存1册(202页), 1826 鄒氏族譜[不分卷] : 1冊(67頁), 1890邹氏族谱[不分卷] : 1册(67页), 1890 鄒氏族譜 : 存1冊, 1920邹氏族谱 : 存1册, 1920 鄒氏族譜 : 1冊(142頁), 1989邹氏族谱 : 1册(142页), 1989 西陵鄒氏宗譜[7卷, 首1卷] : 8冊 : 1-4冊, 1838西陵邹氏宗谱[7卷, 首1卷] : 8册 : 1-4册, 1838 西陵鄒氏宗譜[7卷, 首1卷] : 8冊 : 5-8冊, 1838西陵邹氏宗谱[7卷, 首1卷] : 8册 : 5-8册, 1838 范陽鄒氏重修族譜[不分卷] : 9冊 : 1-5冊, 1927范阳邹氏重修族谱[不分卷] : 9册 : 1-5册, 1927 范陽鄒氏重修族譜[不分卷] : 9冊 : 6-9冊, 1927范阳邹氏重修族谱[不分卷] : 9册 : 6-9册, 1927 范陽鄒氏重修族譜[不分卷] : 9冊 : 1-5冊, 1927范阳邹氏重修族谱[不分卷] : 9册 : 1-5册, 1927 范陽鄒氏重修族譜[不分卷] : 9冊 : 6-9冊, 1927范阳邹氏重修族谱[不分卷] : 9册 : 6-9册, 1927 鄒氏族譜[不分卷] : 1冊(67頁), 1890邹氏族谱[不分卷] : 1册(67页), 1890 鄒氏族譜[不分卷] : 1冊(86頁), 1925邹氏族谱[不分卷] : 1册(86页), 1925 萬載鄒氏族譜[23卷, 首3卷] : 存12冊(缺多卷), 1923万载邹氏族谱[23卷, 首3卷] : 存12册(缺多卷), 1923 鄒氏族譜[6卷] : 6冊(595頁), 1888邹氏族谱[6卷] : 6册(595页), 1888 鄒氏族譜[16卷] : 存14冊(缺卷9, 12) : 1-5冊, 1885邹氏族谱[16卷] : 存14册(缺卷9, 12) : 1-5册, 1885 鄒氏族譜[16卷] : 存14冊(缺卷9, 12) : 6-10冊, 1885邹氏族谱[16卷] : 存14册(缺卷9, 12) : 6-10册, 1885 鄒氏族譜[16卷] : 存14冊(缺卷9, 12) : 11-14冊, 1885邹氏族谱[16卷] : 存14册(缺卷9, 12) : 11-14册, 1885 范陽鄒氏重修族譜[不分卷] : 9冊 : 1-5冊, 1927范阳邹氏重修族谱[不分卷] : 9册 : 1-5册, 1927 范陽鄒氏重修族譜[不分卷] : 9冊 : 6-9冊, 1927范阳邹氏重修族谱[不分卷] : 9册 : 6-9册, 1927 鄒氏宗譜[8卷] : 8冊 : 1-4冊, 1947邹氏宗谱[8卷] : 8册 : 1-4册, 1947 鄒氏宗譜[8卷] : 8冊 : 5-8冊, 1947邹氏宗谱[8卷] : 8册 : 5-8册, 1947 鄒氏宗譜 [10卷, 首6卷](西卜堂) : 16冊(1260頁) : 1-2冊, 1944邹氏宗谱 [10卷, 首6卷](西卜堂) : 16册(1260页) : 1-2册, 1944 鄒氏宗譜 [10卷, 首6卷](西卜堂) : 16冊(1260頁) : 3-5冊, 1944邹氏宗谱 [10卷, 首6卷](西卜堂) : 16册(1260页) : 3-5册, 1944 鄒氏宗譜 [10卷, 首6卷](西卜堂) : 16冊(1260頁) : 6-8冊, 1944邹氏宗谱 [10卷, 首6卷](西卜堂) : 16册(1260页) : 6-8册, 1944 鄒氏宗譜 [10卷, 首6卷](西卜堂) : 16冊(1260頁) : 9-14冊, 1944邹氏宗谱 [10卷, 首6卷](西卜堂) : 16册(1260页) : 9-14册, 1944 范陽鄒氏重修族譜[不分卷] : 9冊 : 1-5冊, 1927范阳邹氏重修族谱[不分卷] : 9册 : 1-5册, 1927 范陽鄒氏重修族譜[不分卷] : 9冊 : 6-9冊, 1927范阳邹氏重修族谱[不分卷] : 9册 : 6-9册, 1927 鄒氏聯宗族譜 : 1冊(645頁), 1997邹氏联宗族谱 : 1册(645页), 1997 鄒氏家譜 : 6冊(473頁), 1918邹氏家谱 : 6册(473页), 1918 鄒氏族譜 : 1冊(81頁), 1933邹氏族谱 : 1册(81页), 1933 安徽省地理 长江 福建省地理 甘肃省地理 广东省地理 广西壮族自治区地理 贵州省地理 河北省地理 河南省地理 黑龙江省地理 湖北省地理 黄河 吉林省地理 简明中国历史地图集 江苏省地理 江苏省地理 辽宁省地理 南海诸岛 内蒙古自治区地理 宁夏回族自治区地理 青海省地理 山东省地理 山西省地理 陕西省地理 上海市 四川省地理 台湾省地理 天津市地理 西藏自治区地理 香港、澳门地区地理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地理 云南省地理 浙江地理简志 浙江省地理 中国边疆地理 中国的冰川 中国的草原 中国的地形 中国的冻土 中国的干旱区 中国的河流 中国的湖泊和水库 中国的黄土高原 中国的火山温泉和地热资源 中国的经济特区 中国的矿产资源 中国的名山 中国的内海和邻海 中国的能源 中国的气候 中国的青藏高原 中国的热带 中国的森林 中国的沙漠和绿洲 中国的山地 中国的亚热带 中国的沼泽 中国的自然保护区 中国国土资源及区域开发 中国经济地理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研究。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ICP证:鲁ICP备1906006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