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古今图书集成 | 历史人物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索引 | 字体转换器 | 篆书识别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电子书下载 | 哈佛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字形演变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默记 宋 王铚

默记 宋 王铚
  欽定四庫全書    子部十二
  默記         小說家類一【雜事之屬】提要
  【臣】等謹案默記三卷宋王銍撰銍字性之汝隂人自稱汝隂老民紹興初以廷臣奏薦詔視秩史官給札奏御為樞密院編修官所著有雪溪集已别著録集部中此編多載汴都朝野雜事末一條乃考正陳思王感甄賦事所記頗有依據可信者多惟王朴引周世宗見火輪小兒及宋太祖以周世宗子賜潘美二事似出附會又所紀江南野史李後主小周后事參校龍衮書無此文然銍所著述以此書為最純故李燾續通鑑長編亦多節取其說固未可因雲仙萱諸録出銍僞託而槩斥其為誣罔也乾隆四十二年五月恭校上
  總纂官【臣】紀昀【臣】陸錫熊【臣】孫士毅
  總校官【臣】陸費墀


  欽定四庫全書
  默記卷上        宋 王銍 撰
  藝祖仕周世宗功業初未大顯會世宗親征淮南駐蹕正陽攻夀陽劉仁瞻未下而藝祖分兵取滁州距夀州四程皆大山至清流關而止關去州三十里則平州而西澗又在滁城之西也是時江南李景㩀一方國力全盛聞世宗親至淮上而滁州其控扼且援夀州命大將皇甫暉監軍姚鳳捷提兵十萬扼其地太祖以周軍數千與暉遇于清流關隘路周師大敗暉整全師入憇滁州城下令翌日再出太祖兵再聚于關下且虞暉兵再至問諸村人云有鎮州趙學究在村中教學多智計村民有爭訟者多詣以决曲直太祖微服往訪之學究者固知為趙點檢也迎見加禮太祖再三叩之學究曰皇甫暉威名冠南北太尉以為與已如何曰非其敵比也學究曰然彼之兵勢與已如何曰非其比也學究曰然兩軍之勝如何曰彼方勝我已敗畏其兵出所以問計于君也學究曰然且彼來日整軍再乘勝而出我師絶歸路不復有噍類矣太祖曰當復柰何學究曰我有奇計所謂因敗為勝轉禍為福者今關下有徑路人無行者雖暉軍亦不知之乃山之背也可以直抵城下方阻西澗水大漲之時彼必謂我既敗之後無敢躡其後者誠能由山背小路率衆浮西澗水至城下斬關而入彼方戰勝而驕解甲休衆必不為備可以得志所謂兵貴神速出其不意若彼來日整軍而出不可為矣太祖大喜且命學究指其路學究亦不辭而遣人前導即下令誓師夜出小路亟行三軍跨馬浮西澗以廹城暉果不為備奪門以入既入暉始聞之旋率親兵擐甲與太祖巷戰三縱而三擒之既主帥被擒城中咸謂周師大兵且至城中大亂自相蹂踐死亡不計其數遂下滁州即國史所載太祖曰餘人非我敵必斬皇甫暉頭者此時也滁州既破中斷夀州為二救兵不至夀州為孤軍周人得以擒仁瞻自滁州始也擒暉送世宗正陽御寨世宗大喜見暉于簣中金瘡被體自撫視之暉仰面言我自貝州卒伍起兵佐李嗣源遂成唐莊宗之禍後率衆投江南位兼將相前後南北二朝大小數十戰未嘗敗而今日見擒于趙某者乃天贊趙某豈臣所能及因盛稱太祖之神武遂不肯治瘡不食而死至今滁人一日五時鳴鐘以資薦暉云盖淮南無山惟滁州邊淮有高山大川江淮相近處為淮南屏蔽去金陵纔一水隔耳既失滁州不惟中斷夀州援則淮南盡為平地自是遂盡得淮南無復障塞世宗乘滁州破竹之勢盡收淮南李景割地稱臣者由太祖先擒皇甫暉得滁州阻固之地故也此皇甫暉所以稱太祖為神武者暉亦非常人知其天授非人力也其後真宗時所以建原廟于滁而殿曰端命者太祖歷試于周功業自此而成王業自此而始故號端命盖我宋之咸鎬豐沛也其趙學究即韓王普也寔與太祖定交于滁州引為上介辟為歸德軍節度廵官以至太祖受天命卒為宗臣比跡于蕭曹者自滁州始也
  王朴仕周為樞密使五代自朱梁以用武得天下政事皆歸樞密院至今謂之二府當時宰相但行文書而已况朴之得君哉所以世宗纔四年間取淮南下三關所向成功時緣用兵朴多宿禁中一日謁見世宗屏人嚬蹙且倉皇嘆嗟曰祸起不久矣世宗因問之曰臣觀玄象大異所以不敢不言世宗曰如何曰事在宗社陛下不能免而臣亦先當之今夕請陛下觀之可以自見是夜與世宗微行自厚載門同出至野次止于五丈河旁中夜後指謂世宗曰陛下見隔河如漁燈者否世宗随亦見之一燈熒熒然迤甚近則漸大至隔岸大如車輪矣其間一小兒如三數歲引手相指既近岸朴曰陛下速拜之既拜漸遠而没朴泣曰陛下既見無可復言後數日朴于李穀坐上得疾而死世宗既伐幽燕道被病歸而崩明年而天授我宋矣火輪小兒盖聖朝火德之兆豈偶然哉陸子履為先子言
  藝祖初自陳橋推戴入城周恭帝即衣白襴乘轎子出居天清寺世宗節名而寺其功德院也藝祖與諸將同入院内六宫迎拜有二小兒丱角者宫人抱之亦拜詢之乃世宗二子紀王【闕】 也顧諸將曰此復何待左右即提去惟潘美在後以手搯殿柱低頭不語藝祖云汝以為不可耶美對曰臣豈敢以為不可但于理未安藝祖即命追還以其一人賜美美即收之以為子而藝祖後亦不復問其後名惟正者是也每供三代惟以美為父而不及其他故獨此房不與美子孫連名名夙者乃其後也夙為文官子孫亦然夙有才為名帥其英明有自云
  徐鉉歸朝為左散騎常侍遷給事中太宗一日問曾見李煜否鉉對以臣安敢私見之上曰卿第往但言朕令卿往相見可矣鉉遂徑往其居望門下馬但一老卒守門徐言願見太尉卒言有旨不得與人接豈可見也鉉云我乃奉旨來見老卒往報徐入立庭下久之老卒遂入取舊椅子相對鉉遥望見謂卒曰但正衙一椅足矣頃間李主紗㡌道服而出鉉方拜而李主遽下堦引其手以上鉉告辭賓主之禮主曰今日豈有此禮徐引椅少偏乃敢坐後主相持大哭乃坐默不言忽長吁嘆曰當時悔殺了潘佑李平鉉既去乃有旨再對詢後主何言鉉不敢隱遂有秦王賜牽機藥之事牽機藥者服之前郤數十回頭足相就如牽機狀也又後主在賜第因七夕命故妓作樂聲聞于外太宗聞之大怒又傳小樓昨夜又東風及一江春水向東流之句併坐之遂被禍云
  先子言錢俶所以子孫貴盛蕃衍者不特納土之功使一方無兵火之厄盖有社稷大勛雖其子孫莫知之也從太宗于平原既擒劉繼元以歸又旁取幽燕幽燕震恐既迎大駕至幽州城下四面攻城而我師以平晉不賞又使之平幽遂軍變太宗與所親厚夜遁時俶掌後軍有來報御寨已起者凡斬六人度大駕已出燕京境上乃按後軍徐行故鑾輅得脱不然後軍與前軍合又遼覺之則殆矣盖一夜逹旦大駕行三百里乃脱皆俶之功也
  世傳王迥遇女仙周瑶英事或言非實托寓而為之耳是誠不然當斯時盛傳天下禁中亦知是時皇儲屢夭晏元獻為相一日遣人請召迥之父郎官王璐至私第欵密久之王璐不測其意忽問曰賢郎與神仙遊其人名在帝所果否王璐驚惶不知所對徐曰此子心疾為妖鬼所憑為家中之害所不勝言晏曰無深諱不知每與賢郎言未來之事有驗否王璐對曰間有後驗而未常問也晏曰此上旨也上令殊呼郎中密託令似以皇太子屢夭深軫上心試于帝所問早晩之期與後來王子還得定否王璐曰不敢辭後數日來云密言漫令小子問之小子言其人親到九天見主典簿籍者言聖上若以族從為嗣即聖祚綿久未見誕育之期也雖其言若此願相公勿以為信以保家族晏公默然其後聞所奏者亦不敢盡言富鄭公乃晏壻也富公為宰相皇子猶未降故與文潞公劉丞相王文忠首進建儲之議盖本諸此
  王溥五代狀元相周高祖世宗至本朝以宫師罷相其父祚為觀察使致仕待溥甚嚴不以其貴少假借每賓客至溥猶侍立左右賓客不自安引去國史言之詳矣祚居富貴久奉養奢侈所不足者未知年夀耳一日居洛陽里第聞有卜者令人呼之乃瞽者也密問老兵云何人呼我荅曰王相公父也貴極富溢所不知者夀也今以告汝俟出當厚以卦錢相酬也既見祚令布卦成又推命大驚曰此命惟有夀也祚喜問曰能至七十否瞽者笑曰更向上答以至八九十否大笑曰更向上答曰能至百歲乎又歎息曰此命至少亦須一百三四十歲也祚大喜曰其間莫有疾病否曰并無固問之其人細數之曰俱無祇是近一百二十歲之年春夏間微苦臟肺尋便安愈矣祚喜回顧子孫在後侍立者曰孫兒輩切記是年且莫教我喫冷湯水
  太宗長子楚王元佐既病廢次即昭成太子元禧封許王最所鍾愛尹開封府擇呂端張去華陳載一時名臣為之佐禮數優隆諸王莫比將有青宫之立王豐肥舌短寡言娶功臣李謙溥姪女而王不喜之嬖惑侍妾張氏張梳頭隂有廢嫡立為夫人之約會冬至日當家會上夀張預以萬金令人作關捩金注子同身兩用一着酒一着毒酒來日早入朝賀夫婦献酬王互換酒飲而毒酒乃在王盞中張立于屏風後見之撧耳頓足王飲罷趨朝至殿廬中即覺體中昏憒不知人事不俟賀扶上馬至東華門外失馬仆于地扶策以歸而卒太宗極哀慟命王繼恩及御史武元頴鞫治頃刻獄就擒張及造酒注子人凡數輩即以冬至日臠釘于東華門外贈王為太子府僚呂端陳載俱貶官而張去華已去官旋以他事貶云去華之孫景山言親見其詳今國史載此事多微辭惟言上聞之停冊禮命毁張之墳墓而已晏元献守長安有村中富民異財云素事玉髑髏因大富今弟兄異居欲分為數段元献取而觀之自額骨左右皆玉也瓌異非常者可比公見之喟然嘆曰此豈得于華州蒲城縣唐明皇泰陵乎民言其祖寔于彼得之也元献因為僚屬言唐小說唐玄宗為上皇遷西内李輔國令刺客夜擕鐵槌擊其腦玄宗卧未起中其腦皆作磬聲上皇驚謂刺者曰我固知命盡于汝手然葉法善曾勸我服玉今我腦骨皆成玉且法善勸我服金丹今有丹在固自難死汝可破腦取丹我乃可死矣刺客如其言取丹乃死孫光憲續通録云玄宗將死云上帝命我作孔昇真人爆然有聲視之崩矣亦微意也然則此乃真玄宗之髑髏骨也因潛命瘞于泰陵云肅宗之罪著矣或云肅宗如武乙之死可驗其非虚也
  王朴仕周世宗制禮作樂考定聲律正星歷修刑統百廢俱起又取三關收淮南皆朴為謀然事世宗纔四年耳使假之夀考安可量也嘗自謂朴在則周朝在非過論也王禹偁記朴在密院太祖時為殿前點檢一日有殿直衝節者訴于密院朴曰殿直雖官小然與太尉比肩事主且太尉典禁兵不宜如此太祖聳然而出又周世宗于禁中作功臣閣畫當時大臣如李糓鄭仁誨與朴之屬太祖即位一日過功臣閣風開半門正與朴象相對太祖望見却立聳然上御袍襟領磬折鞠躬頂禮乃過左右曰陛下貴為天子彼前朝之臣禮何過也太祖以手指御袍云此人若在朕不得此袍著其敬畏如此又閒談録云朴植性剛烈大臣藩鎮皆憚之世宗收淮南俾朴留守時以街巷隘狹例從展拓怒廂校弛慢于通衢中鞭背數十其人忿然嗟云宣補廂虞候豈得便從决朴微聞之命左右擒至立斃于馬前世宗聞之笑謂近臣云此是大愚人去王朴面前誇宣補廂虞候宜其死矣
  呂申公為相有長者忠厚之術故其福禄子孫為本朝冠族嘗因知制誥有闕進擬晁宗慤仁宗曰無甚文名命别擬人申公曰臣之所見或異于是今内外之臣文字在宗慤之上固多但宗慤父迥年逾八十受先朝尊禮若使其生見子為侍從且父子世掌絲綸尤為盛事迥必重感戴足以惇聖朝孝弟之風上許之即降旨召試是日亟命至中書迥方熟睡不暇白知也既畢還家而迥老病卧于牀上注目以待宗慤之歸問今日來何晏也慤具白召試畢方歸故不暇白大人也問試得意否宗慤曰甚得意也迥大喜遽下牀扶行失病所在盖久病卧于牀因喜其子召試而忘其疾也宗慤在詞掖久之父子每同錫燕縉紳榮之宋綬云自唐以來惟於陵身見其子嗣復繼掌書命至是有晁氏焉然則呂申公作而卹人之老真宰相器也其有後宜哉
  章懿李太后生昭陵而終章獻之世不知章懿為母也章懿卒先殯奉先寺昭陵以章獻之崩號泣過度章惠太后勸帝曰此非帝母帝自有母宸妃李氏已卒在奉先寺殯之仁宗即以犢車亟走奉先寺徹殯觀之在一大井上四鐵索維之既啟棺而形容如生略不壞也時已遣兵圍章献之第矣既啟棺知非鴆死乃罷遣之丁謂當國權勢震主引王沂公為參知政事謟事謂甚至既登政府每因閒暇與謂言必涕泣作可憐之色晉公問之數十次矣一日因問閔然對曰曾有一私家不幸事恥對人言曾少孤惟老姊同居一外甥不肖為卒想見受艱辛杖責多矣老姊在青州鄉里每以為言言訖又涕下謂亦惻然因為沂公言何不入文字乞除軍籍沂公曰曾既汚輔臣之列而外甥如此豈不辱朝廷自亦慚言于上也言畢又涕下謂再三勉之此亦人家事不足為愧惟早言于上庶脫其為卒之苦耳自後謂數數勉之留身上前奏知沂公必涕下曰豈不知軍卒一日是一日事但終自羞赦耳晉公每催之且謂沂公曰某日可留身奏陳沂公猶不欲謂又自陳之一日且責沂公門戶事乃爾緩謂當奉候于閤門沂公不得已遂留身既留身踰時至將進膳猶不退盡言謂之盗權奸私且言丁謂隂謀詭譎多智數變亂在頃刻太后陛下若不亟行不惟臣身齏粉恐社稷危矣太后大怒許之乃退晉公候于閤門見其甚久即頓足捩耳云無及矣方悟知其令謂自為己謀不使之覺欲適當山陵之事而發故也沂公既出遇謂于閤門含怒不揖而出晉公始悟見賣含毒而已不覺也是日既至都堂召兩府入議而不召謂謂知得罪祈哀于馮拯錢惟演及曾等曰今日謂家族在諸公矣太后欲誅謂拯申理之沂公奏請召知制誥就殿廬草制罷之不復宣麻太后從之責太子少保分司西京俄竄崖州向使謂防閑沂公則豈有此禍故知權數在謂之上也
  章獻太后智聰過人其垂簾之時一日泣語大臣曰國家多難如此向非宰執同心恊力何以至此今山陵了畢皇親外戚各已遷轉推恩惟宰執臣僚親戚無有恩澤卿等可盡具子孫内外親族姓名來當例外一一盡數推恩宰執不悟于是盡具三族親戚姓名以聞奏明肅得之遂各畫成圖粘之寢殿壁間每有進擬必先觀圖上非兩府親戚姓名中所有者方除之
  狄青善用兵多智數為一時所伏其出師討儂智高也既行燕犒士卒于瓊林苑中將士皆列坐酒既行青自起廵而問之曰兒郎若肯隨青者任其願同去若有父母侍養及家私幼小畏怯不願去者便請于此處自言大軍一起之後敢有退避者惟有劔耳于是三軍之士感泣自勵至嶺外無一人敢有怠惰者
  儂智高犯廣南破諸郡官軍屢敗朝廷震動遂遣狄青作宣撫招討使青至洪州聞陶弼在外邑丁憂盖弼久作廣南官也青至微服往見弼問籌策弼察其誠為青言廣南利害曰官吏皆成貪墨不法惟欲溪洞有邊事乘擾攘中濟其所欲不問朝廷安危謂之做邊事涵養以至今日非智高能至廣州乃官吏不用命誘之至此智高豈能出其巢穴至廣州哉今誠能誅不用命官吏使兵權在我一變舊俗則賊不足破也青大奇之所以初至廣州按法誅不遵節制出兵而敗陳崇儀而下三十餘人明日一鼓而破賊二廣晏然者用弼之策也青南討至嶺下随軍廣南轉運使李肅之等迎于界首具櫜鞬謁青曰某等隨軍轉運使今已入本界請大軍糧食之數及要若干額數月日多少請預備之青答曰此行亦無東西南北遠近所在亦無歲月多少之期既曰隨軍轉運須著隨軍供贍人人足備若少一人之食則先斬轉運使肅之等悚然而退故其軍食足而成功此善為將帥者也
  高遵裕之為將取靈州也范純粹胡僧孺為轉運使既至軍前大陳軍儀會將校二漕同禀此行軍糧多少月日遵裕撚鬚熟計久之反覆思索而言曰且安排一月二漕應諾對遵裕呼書吏取自書一月軍粮狀遵裕判押照會訖乃罷其後靈州城下軍潰乏食死亡幾半朝廷罪遵裕以乏食自解置獄華州二漕使出遵裕所押一月軍令狀自解故遵裕深責而二漕止降一官以此二者觀之大帥之語默舉措可以見成敗矣
  滕元發言杜祁公作相夜召元發作文字因觀其狀貌嘆曰此骨相窮寒豈宰相之狀也徐命左右秉燭手展書卷起而觀之見眼有黑光徑射上元發默然曰杜公之貴者此也後與王介甫同作館職同夜直忽見介甫同展書燭下黑光亦徑射上因為荆公說祁公之事言介甫他日必作相介甫嘆曰子勿相戱安石豈願作宰相哉十年之間果如元發所言
  董士亷關中豪俠之士佐劉滬同擅築永洛城尹師魯大非之其後狄青帥渭希師魯意以滬擅興械送獄將按誅之時士亷已罷幕府至京師青言于朝檻車捕送欲至渭而誅之時士亷過華隂縣姚嗣宗知縣事姚董意氣之交也縣當發人護送而監者兵仗嚴密如護叛逆者不得語也嗣宗交護送者于路因呼士亷行第屢引兩手向上示之士亷應曰會得嗣宗意令向上一路出此檻車也既至渭州青方坐廳事列兵仗盛怒以待之士亷在檻車中見青大呼曰狄青你這回做也你只是董士亷礙着你你今日殺了我這回做也青聞之大驚不敢誅盖青起于卒伍而貴常有嫌疑之謗心惡聞此語因破檻車械送獄獄既在有司士亷得以為計矣其後反訟師魯罪師魯貶死而士亷從輕比者用姚嗣宗之計得脱也
  狄青宣撫廣南平儂智高未出師先大陳軍儀數諸將不俟大軍之到先出師不利就坐擒陳崇儀等三十餘人拽出斬之次及余襄公襄公矍然下拜而孫元規頗申理之得免次及提刑祖擇之問諸將兵敗亡之由擇之知必不免勃然起對曰太尉不得無禮擇來時金口别有宣諭其客將在廳下即呼牽提刑馬遂就廳事上馬以出于甲胄兵戈之間既至所舍便溺俱下滿于鞍韉此所謂氣勝也盖青武人非倉卒之間言金口别有宣諭以折其謀則必不免矣
  晏元獻自西京以久病請歸京師留寘講筵病既革上將臨問之甥楊文仲謀謂凡問疾大臣者車駕既出必携錢盖已膏育或遂不起即以弔之免萬乘再臨也遂奏臣病稍安不足仰煩臨問仁宗然之實久病忌擕奠禮以行然後數日即薨故歐公作神道碑言明年正月疾作不能朝太醫朝夕視有司除道將幸其家公嘆曰吾無狀乃以疾病憂吾君即奏臣疾少間行愈矣乃止丁亥以公薨聞以不即視公為恨蓋此意也曹襄悼利用既忤宦者明年會其姪汭在真定因侍婢與中饋爭寵嫁出之而汭猶過其家不已其夫不勝憤因汭衩衣衣淡黄袄子入其家而其夫山呼汭倉卒不知避宧者為走馬奏之即唱言汭與其叔利用謀不軌差王博文勘其事鍛鍊既成以大鑊煎油拉汭烹之至今都監之廨凶不可入盖汭之寃魄猶在也歐陽叔弼言頃于青州王家見章猷與王沂公親札一云曹利用與其姪兒謀叛事理分明也須早殺却若落他手便悔不及也
  王介甫初罷相鎮金陵呂吉父參知政事獨當國會李逢與宗室世居獄作本以害王文恪陶滕章敏元發范忠宣堯夫三人也王滕皆李逢親妹夫而忠宣李氏之甥逢之表兄弟獄事之作范公知慶州忽臺獄問皇佑年范公與逢相見語言不順范公倉卒無以為計忽老吏言是年文正方守慶州檢架閣庫有文正差兵士送范公赴舉公案尚在㩀其年月則范公方在慶州侍下其月日不同安得語言與逢相見也遂㩀公案錄白申臺中乃止向非公案則無以解紛矣范公得脱而元發坐親累落職知池州王以東宫官神宗保全之乃免王介甫罷相守金陵呂吉父參知政事起鄭俠獄欲害介甫先罷王介甫放歸田野王呂由是為深仇又起李逢獄以李士寧介甫布衣之舊以寶刀遺宗室世居事欲陷介甫會朝廷再起介甫作相韓子華為次相急令介甫赴召其事遂緩故介甫星夜來朝而得解焉李之儀端叔言元祐中為六曹編勅刪定官見斷案李士寧本死罪荆公就案上親筆改作徒罪王鞏本配流改作勒停劉瑾滕甫凡坐此事者皆從輕比焉
  張茂實太尉章聖之子尚宫朱氏所生章聖畏懼劉后凡後宫生皇子公主俱不留以與内侍張景宗令養視遂冒姓張長景宗奏授三班奉職入謝日章聖曰孩兒早許大也昭陵出閣以為春坊謁者後擢用副富鄭公使遼作殿前步帥中丞韓絳言茂實出自宫中迹涉可疑富弼引以為殿帥嘗同奉使交結有自弼惶恐待罪然朝廷考校茂寔之除歲月非弼進擬出絳知蔡州弼乃止厚陵為皇太子茂實入朝至東華門外居民䌓用者迎馬首連呼曰虧你太尉茂實惶恐執詣有司以為狂人而黥配之其實非狂也茂實緣此求外郡至厚陵即位避藩邸諱改名孜頗疎之自知蔡州坐事移曹州憂恐以卒諡勤惠滕元發言嘗因其病問之至卧内茂寔岸幘起坐其頭角巉然真龍種也全類奇表盖本朝内臣養子未有大用至節帥者于此可驗矣其子詢字仲謀賢雅能詩有子與邸中作壻此可怪也
  韓魏公帥定狄青為總管一日會客妓有名白牡丹者因酒酣勸青酒曰勸班兒一盞其面有湼文也青來日遂笞白牡丹者後青舊部曲焦用押兵過定州青留用飲酒而卒徒因訴請給不整魏公命擒焦用欲誅之青聞而趍就客次救之魏公不召青出立于階之下懇魏公曰焦用有軍功好兒魏公曰東華門外以狀元唱出者乃好兒也此豈得為好兒耶立青而面誅之青甚戰灼久之或白總管立久青乃敢退盖懼并誅也其後魏公還朝青位樞密使避火般家于相國寺殿一日衩衣衣淺黄袄子坐殿上指揮士卒盛傳都下及其家遺火魏公謂救火人曰你見狄樞密出來救火時着黄袄子否青每語人曰韓樞密功業官職與我一般我少一進士及第耳其後彗星出言者皆指青跋扈可慮出青知陳州同日以魏公代之是夕彗滅
  王廣淵識英宗于潛邸及即位欲大用之不果然中外之事莫不以聞又論宰執專權須收主威英神二朝俱主其說時宰患之無如之何乃反間諫官司馬君實力言其奸邪不可近章至八九上廣淵竟出外世徒知君實言廣淵而不知宰相之反間也然則隂諷臺諫以逐人主親臣古今之所不免其後神宗時君寔言楊繪不當言曾公亮事神宗御批與滕元發令喩繪云光醇儒少智未必不為人隂使之耳盖廣淵被逐常言君實純直受人風指之悞而云耳
  司馬温公屢言王廣淵章八九上留身乞誅之以謝天下聲震殿廷是時滕元發為起居注侍立殿㘭既歸廣淵來問元發早司馬君寔上殿聞乞斬某以謝天下元發在螭㘭不知聖語如何元發戱云只我聽得聖語云依卿所奏
  歐陽大春湖南人元祐初為廣州幕官常夢入一僧室稍新潔有大榜題其西室曰宰相蔡確死于此室既寤不曉其旨時持正尚在相位未幾聞外補而大春以漕檄權知新州一日入僧舍宛然夢中所見又有西室亦如夢也方嘆息與同官言之未幾持正責新州州無他僧寺竟居于此寺而所卒之地悉如前夢又何異也


  默記卷上
  欽定四庫全書
  默記卷中        宋 王銍 撰
  李宗易郎中陳州人詩文琴棋游藝皆妙絶過人前輩中名士也晏臨淄公為陳守屬伏暑中同諸客集于州之後圃時炎曦赫然晏公嘆曰江南盛冬烘柿當此時得而食之應可滌暑也宗易忽對曰此極易致願借四大食盒公大驚遽令取之宗易起入于室之西房令取合復掩關少刻而出振衣就席徐曰可令開合如言烘柿四合俱滿正如盛冬初熟者霜粉蓬勃分遺衆客及其家靡不沾足晏公曰此人能如此甚事不可做自是遂疎之
  神宗初即位慨然有取山後之志滕章敏首被擢用所以東坡詩云先帝知公早虚懷第一人盖欲委滕公以天下之事也一日語及北邊事曰太宗自燕京城下軍潰敵人追之僅得脫凡行在服御寶器盡為所奪從人宫嬪盡䧟没上股中兩箭歲歲必發其棄天下竟以箭瘡發云此乃不共戴天之仇反損金繒數十萬以事之為叔父為人子孫當如是乎已而泣下久之盖已有取契丹大志其後永樂靈州之敗故欝欝不樂者尤愴聖志之不就也章敏公為先子言
  王君辰牓是時歐公為省元有李郎中忘其名是年赴試南宫將廹省試忽患疫氣昏憒同省相廹勉扶疾以入既而疾作凭案上困睡殆不知人已過午忽有人腋下觸之李驚覺乃隣坐也問所以不下筆之由李具言其病其人曰科塲難得已至此切勉強再三言之李試下筆頗能運思隣坐者乃見李能屬文甚喜因盡說賦中所當用事及將已卷子拽過鋪在李案子上云某乃國學解元歐陽修請公拆拽回互盡用之不妨李見開懷若此頓覺成篇至于詩亦然是日程試半是歐卷半是歐頌李大感激遂覺病去論策二塲亦復如此牓發歐公作魁李亦上列遂俱中第云後李于家廟之旁畫歐公像事之等父母以獲禄位者皆公力也李常與先祖同官俱引先祖至影堂觀之先祖先公每言此以戒世之塲屋虚誕以相忌嫉者之戒云
  京兆李植字化光觀察使士衡之孫自少年好道不樂婚宦初為侍禁約婚慈聖既娶迎入門見鬼神千萬在其前植驚走踰墻避之后時即還父母家俄選為后焉植後自放田野往來關中洛陽汝州人以為有道之士也
  劉貢父過寶應僧舍與昭禪師者語壁有畫山水極妙昭語貢父乃化光所畫貢父率然贊之曰昆侖有名瑶池非實在夢暫覯觀幻旋失惟是墨妙半壁蕭瑟崎峨坎雲舒川疾是心中象非筆端物大士觀化四海一室
  先公言劉莊恪公平初及第為常州無錫尉時有巨盗在境上未獲會歲旦日入謁縣宰是時循因國初故事多用齊魯鄙朴經生為縣令而無錫令又昏老之經生也令廳史贊簿尉廷趋而端坐于廳事受之平素尚氣不能堪徑趋廳事捽而痛拳奮毆之踣于座下左右挽引以去一邑喧傳尉毆死令矣平亦不顧歸而酣飲至醉群盗聞尉毆令死大喜乘節日至邑之草市飲酒會有密報平者乘大醉亟呼弓手并市人徑捕之諸盗俱醉且不虞尉能遽至也平皆手殺五人擒得者二十餘人全伙并獲凱旋歸邑會令密灌藥救之得蘇功過俱奏上詔改大理評事知鄢陵縣由此知名
  王荆公于楊寘榜下第四人及第是時晏元獻為樞密使上令十人往謝晏公俟衆人退獨留荆公再三謂曰廷評乃殊鄉里久聞德行鄉評之美况殊備位執政而鄉人之賢者取高科實預榮焉又曰休沐日相邀一飯荆公唯唯既出又使直省官相約飯會甚殷勤也比往時待遇極至飯罷又延坐謂荆公曰鄉人他日名位如殊坐處為之有餘矣且嘆慕之又數十百言最後曰然有二語欲奉聞不知敢言否晏公言至此語欲出而擬議久之晏公泛謂荆公曰能容于物物亦容矣荆公但微應之遂散公歸至旅舍嘆曰晏公為大臣而教人以此何其卑也心頗不平荆公後罷相其弟和甫知金陵時說此事且曰當時我大不以為然我在政府平生交友人人與之為敵不保其終今日思之不知晏公何以知之復不知能容于物物亦容焉二句有出處或公自為之言也
  王荆公議按問自首法舉朝紛紛唯韓持國與公議同一日挽持國嘆曰此法至近而易知之事乃與時議如此大異持國因曰此事惟與介甫同因夜來枕上不能寐細思之亦有可議也荆公嘆曰此一事安石理會來三十年矣持國以一夕聰明勝之不亦難乎
  夏英公其父侍禁名廷皓因五鼓入朝時冬月盛寒見道左有嬰孩啼甚急盖新生子也立馬遣人燭下視之錦綳文葆挿金釵子二且男子也夏無子因擕去育之竟不知誰氏子焉稍長其父没王事得官潤州丹陽主簿姚鉉作浙漕見其人物文章薦試大科遂知名章子厚作宰相日齊州奏孫耿鎮監鎮武臣私官奴乃本鎮富民所畜也一夕詣官奴為富民結客毆之傷重垂盡而逸旦隂遣人訴于州州奏監罪請寘于法子厚為請富民誅于鎮市中監官放罪還任
  神宗遣貴璫張茂則傳宣撫問韓魏公公待以舊例常禮或謂公茂則貴密方親信宜厚遇之公曰正謂此也我若過禮之茂則歸奏必為人主所窺不若且守中而已乃所以防閑也
  陳秀公罷相以鎮江軍節度使判揚州其先塋在潤州而鎮江即本鎮也每歲十月旦寒食詔許兩往鎮江展省兩州送迎旌旗舳艦官吏錦繡相属乎道今古一時之盛也是時王荆公居蔣山騎驢出入會荆公病愈秀公請于朝許帶人從往省荆公詔許之舟楫啣尾蔽江而下街告而于舟中喝道不絶人皆嘆之荆公聞其來以二肩鼠尾轎迎于江上秀公鼓旗艦舳正喝道荆公忽于蘆葦間駐車以俟秀公令就㟁大船回旋久之乃能泊而相見秀公大慚其歸也令罷舟中喝道
  先子言元豐末王荆公在蔣山野次跨驢出入時正盛暑而提刑李茂直往候見即于道左遇之荆公捨蹇相就與茂直坐于路次荆公以兀子而茂直坐胡牀也語甚久日轉西矣茂直令張繖而日光正漏在荆公身上茂直語左右令移繖就相公公曰不須若使後世做牛須着與他日裏耕田
  華州西嶽廟門有唐玄宗封西嶽御書碑甚高數十丈砌數段為一碑其字八分幾尺餘其上薄雲霄也舊有碑樓黄巢入關人避于碑樓上巢怒并樓焚之樓既焚盡而碑字缺剥焚損十存二三也京兆姚嗣宗知華隂縣時包希仁初為陜西都轉運使纔入境至華隂謁廟而縣官皆從行希仁初不知焚碑之由禮神畢循行廟内見損碑顧謂嗣宗曰可惜好碑為何人燒了嗣宗作秦音對曰被賊燒燒了希仁曰縣官何用嗣宗曰縣只有手三四十人奈何賊不得希仁大怒曰安有此理若奈何不得要縣何用且賊何人至于不可捉也嗣宗曰却道賊姓黄名巢希仁知其戱也默然而去李後主手書金字心經一卷賜其宫人喬氏後入太宗禁中聞後主薨自内廷出其經捨在相國寺西塔以資薦且自書于後曰故李氏國主宫人喬氏伏遇國主百日謹捨昔時賜妾所書般若心經一卷在相國寺西塔院伏願彌勒尊前持一花而見佛云云其後江南僧持歸故國置之天禧寺塔相輪中寺後失火相輪自火中墮落而經不損為金陵守王君玉所得君玉卒子孫不能保之以歸甯鳳子儀家喬氏所書在經後字極整潔而詞甚悽惋所記止此徐鍇集南唐制誥有宫人喬氏出家誥豈斯人也
  李師中誠之其父緯坐鎮戎軍退陣當斬誠之赴省試訟父之寃且乞斬韓魏公以其起陜西民兵乃應賊致敗是時誠之叔絃知開封府誠之方年十八歲一日絃坐廳視事見朝廷押上書人至階下視之乃其家六秀才也㝷得釋是年遂登科
  李師中與王介甫同年進士自幼負材氣一日廣坐中稱其少年豪傑介甫方識之見衆人稱舉其豪傑乃云唐太宗十八歲起義兵方是豪傑渠是何豪傑衆不敢以對
  劉貢父與王介甫最為故舊荆公常拆貢父名曰劉攽不值一分文謂其名也貢父復戲拆荆公名曰失女便成宕無宀真是妬上交亂真如下交誤當宁荆公大嘆而心銜之
  嘉祐中士大夫之語曰王介父家小底不如大底南陽謝師宰家大底不如小底謂王安石安禮安國安上謝景初景温景平景回也
  晏元獻以前兩府作御史中丞知貢舉出司空掌輿地之圖賦既而舉人上請者皆不契元獻之意最后一目眊瘦弱少年獨至簾前上請云㩀題出周禮司空鄭康成注云如今之司空掌輿地圖也若周司空不止掌輿地之圖而已若如鄭說今司空掌輿地之啚也漢司空也不知做周司空與漢司空也元獻微應曰今一塲中唯賢一人識題正謂漢司空也盖意欲舉人自理會得寓意于此少年舉人乃歐陽公也是榜為省元
  石介作慶歷聖德詩以斥夏英公高文莊公曰惟竦若訥一妖一孽後聞夏英公作相夜走臺諫官之家一夕所乘馬為之斃所以弹章交上英公竟貼麻改除樞密使緣此與介為深仇其後介死英公每對官吏或公廳時失聲發嘆曰有人于界河逢見石介來後卒有報番將發棺之事有旨下兖州驗實杜祁公罷相守兖州力為保明乃免
  徐常侍鉉自江南歸朝歷右散騎常侍貶静難軍行軍司馬而卒于邠州鉉無子其弟鍇有後居金陵攝山前開茶肆號徐十郎有鉉鍇誥勅備存甚多僕常至攝山求所謂徐十郎家觀之其間有自江南歸朝初授官誥云歸明人偽銀青光禄大夫知内史事上柱國徐鉉可依前銀青光禄大夫守太子率更令云云知内史乃江南宰相也銀青存其階官也
  晏知止作府推時諸子房中案牘猶多祖宗自批判者文字甚衆祖宗時不惟宰相雖百執事皆起復至富鄭公乃以太平而辭耳本朝儒臣楊大年王元之晏相皆不曾持父母服也富公之後如陳升之亦百日則起復耳此盖朝廷體貌况在兵革之際乎其來否則在人耳蹇授


国学迷 樽酒銷寒詞二卷續錄一卷 罪言存略 養正遺規補編一卷 韻學源流 吳會英才集二十四卷 [同治]東湖縣志三十卷首一卷續補藝文一卷 畿輔安瀾志五十六卷 蔡中郎集十卷外集四卷外紀一卷末一卷 尚書離句六卷 周禮集解節要六卷 女科經綸八卷 古文約選不分卷 吳氏一家稿 史山樵唱三卷 顧亭林先生年譜一卷閻潛丘先生年譜一卷 御纂詩義折中二十卷 皇朝一統輿地全圖不分卷 大唐新語十三卷 咽喉脈證通論 斯文精萃一卷 玉函山房輯佚書:詩類 經書補注一卷 谪麐堂遺集三卷 懷白軒初稿十四卷 康熙字典十二集備考一卷字母切韻要法一卷 [江蘇無錫]金氏宗譜十八卷 七經講義 最上一乘慧命經 衛生要術 竹生吟館詩草十六卷 針灸大成十卷 文翰類選大成一百六十三卷 三賢文集十二卷 寄影軒詞稿六卷 澤雅堂文集八卷 左傳釋地三卷 朱子原訂近思錄十四卷 劉戶曹集一卷 贈書記二卷三十二出 演山先生文集六十卷 素園石譜四卷 大清律例增修統纂集成四十卷 春在堂全書三十四種 拙軒集六卷 易圖明辨十卷 安雅堂未刻稿八卷入蜀集二卷 四書釋地一卷續一卷又續一卷 楊忠愍公遺訓楊忠愍公自著年譜 國朝六家詩鈔八卷 樂經律呂通解五卷 清雍正上諭八旗十三卷上諭旗務議覆十三卷諭行旗務奏議十三卷 讀碑小箋一卷金石萃編校字記一卷五史斠議五卷面城精舍雜文甲編一卷乙編一卷眼學偶得一卷 來生福彈詞三十六回 文心雕龍十卷 癸巳存稿十五卷 金史詳校十卷首一卷末一卷 [刑案諮文] 易守三十二卷易卦總論一卷 [雜抄] [咸豐]安順府志五十四卷首一卷 公共關係心理學_周曉虹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企業文化與道德建設研究_王育殊倪馬堂中國廣播電視出版社北京.djvu 供銷企業財務會計實務_王美韻張禹清顧承權航空工業出版社北京.djvu 涉外商務談判_成志明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中外最新市場營銷案例_張保林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國際經貿管理_南京大學國際經濟貿易系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國際貿易教程_張二震陳飛翔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現代財政學_洪銀興著黃巍著李鳴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現代貨幣銀行學概論_王國剛著薛軍著范從來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會計核算原理_王美韻江蘇人民出版社江蘇.djvu 會計核算原理習題集_王美韻江蘇人民出版社江蘇.djvu 社會統計學_張彥著宋林飛著徐愫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馬克思主義經濟理論與當代實踐_吳善麟著易兵著李洪波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斯密到馬克思經濟哲學方法的歷史性詮釋_唐正東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經濟哲學研究_林德宏步惜漁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微觀經濟學_梁東黎著劉東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現代西方經濟學原理_劉厚俊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經濟增長方式轉變研究_洪銀興沈坤榮何旭強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浮現中的數字經濟Ⅱ_HerryDavidCookeSandraBuckleyPatricia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現代產業經濟分析_劉志彪著安同良著王國生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股份經濟學教程_王國剛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世界現代化進程_錢乘旦楊豫陳曉律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世界各國工業化模式_陳曉律南京出版社南京.djvu 中國產業發展研究_著劉志彪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體制轉型期的中國經濟增長_沈坤榮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中國經濟奇跡未來與政策選擇國際市場的挑戰_宋林飛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新增長理論與中國經濟增長_等著沈坤榮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南京技術創新與高新持術產業發展研究_劉厚俊曾向東南京出版社南京.djvu 江蘇改革與發展20年1978-1998_宋林飛張步甲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全球視角下的南京產業發展_張二震曾向東馬野青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創業南京富民強市之路_周直裴平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台灣經濟發展的歷史與現狀_史全生東南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蘇州地區社會經濟史明清湖_范金民夏維中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行政管理學教程_張永桃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工商行政管理學_張永桃孫亞忠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經濟管理應用程序PASCAL語言在經濟管理領域中的應用_徐開明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科技進步監測研究_施建軍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走向現代國家之路_錢乘旦陳意新四川人民出版社成都.djvu 第一次重分世界現代霸權主義的起源_李慶余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社會改革控制論_童星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統計學教程_施建軍刑西治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動盪時代的知識分子_李良玉浙江人民出版社杭州.djvu 實用會計學_周文幸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會計學概論_楊雄勝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人力資源管理研究新進展_趙曙明馮芷艷劉洪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勞動社會學_童星著汪和建著翟學偉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現代物流管理概論_茅寧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英國議會政治史_沈漢劉新成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英國政治經濟和社會現代化_王覺非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管理原理_週三多著蔣俊著陳傳明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管理原理_週三多著蔣俊著陳傳明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21世紀全球企業的競爭戰略與管理_趙曙明楊忠斯坦利希利HilleStanleyJ丹麥卡迪McCartyDan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企業技術進步論_王心恆王國剛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生產管理_週三多著蔣俊著鄒一峰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股份公司理財學_茅寧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中小企業競爭力研究_陳德銘著週三多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跨國公司經營學_裴平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國際企業跨文化管理_趙曙明著楊忠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國際企業環境組織戰略_陳傳明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企業跨國經營研究兼論中國企業國際化_趙曙明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跨國公司經營管理研究_趙曙明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中國上市公司股權融資研究_裴平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房地產開發與經營_濮勵傑著彭補拙著周峰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江南絲綢史研究_范金民金文農業出版社北京.djvu 規模經濟與區域發展近代江南地區企業經營現代化研究_馬俊亞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現代營銷與CI理論_張彥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社會組織學_譯魯品越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北京.djvu 社會管理學概論_童星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明清江南商業的發展_范金民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人口學概論_杜聞貞著夏海勇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城市人口經濟分析_杜聞貞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國際貿易政策的研究與比較_張二震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中西方貿易_劉厚俊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元代海外貿易研究_高榮盛四川人民出版社成都.djvu 中國秘密社會_蔡少卿浙江人民出版社杭州.djvu 現代財政學_洪銀興著黃巍著李鳴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貨幣銀行學_范從來姜寧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貨幣銀行學_范從來著姜寧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現代貨幣銀行學概論_王國剛著薛軍著范從來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通貨緊縮時期貨幣政策研究_范從來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銀行經營管理通論_范從來著何孝星著王國剛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投資基金組織管理與評估_徐志堅施榮德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期權分析理論與應用_茅寧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期貨投資和期權_趙曙東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證券投資通論_范從來夏江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現代金融制度_范從來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國際結算與融資_梁琦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國際直接投資區位決定因素_魯明泓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國際金融學_裴平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國際金融學_裴平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中國證券投資_范從來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美國外交政策上_帕特森托馬斯克利福德加裡哈根肯尼思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djvu 美國外交政策下_帕特森托馬斯克利福德加裡哈根肯尼思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djvu 美國外交從孤立主義到全球主義_李慶余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戰後世界政治與國際關係1945-1985_高興祖著沈學善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文化中西對話中的差異與共存_錢林森李比雄蘇蓋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中西法津文化比較研究_張中秋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法學教程_丁邦開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中國法制史教程_錢大群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唐律論析_錢大群錢元凱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中國現行法制探析_丁邦開邢鴻飛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大眾傳媒與大眾文化_潘知常林瑋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信息學概論_鄒志仁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中國未來之路信息化進程在中國_魯品越葛寧劉強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信息傳播技術_蘇新寧著邵波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市場信息的搜集與利用_沈固朝著劉樹民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信息技術及其應用_蘇新寧著楊建林著鄧三鴻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網絡傳播概論_杜駿飛福建人民出版社福州.djvu 瀰漫的傳播_杜駿飛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北京.djvu 傳媒批判理論_潘知常林瑋新華出版社北京.djvu 傳播學基礎理論_段京肅新華出版社北京.djvu 基礎傳播學_段京肅羅銳蘭州大學出版社蘭州.djvu 網絡新聞學_杜駿飛中國廣播電視出版社北京.djvu 新聞文化導論_方延明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新聞傳播論壇第2輯_丁鉑銓南京大學出版社江蘇.djvu 新聞文化外延論_方延明南京大學出版社江蘇.djvu 新聞理論新探_丁柏銓新華出版社北京.djvu 新聞輿論引導論_等著丁柏銓王雄董秦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北京.djvu 中國當代理論新聞學_丁柏銓復旦大學出版社上海.djvu 新聞輿論研究_王雄新華出版社北京.djvu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