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古今图书集成 | 历史人物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索引 | 字体转换器 | 篆书识别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电子书下载 | 哈佛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字形演变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觚不觚录 明 王世贞

觚不觚录 明 王世贞
  欽定四庫全書     子部十二
  觚不觚録       小說家類一【雜事之屬】提要
  【臣】等謹案觚不觚録一卷明王世貞撰世貞有鳳洲綱鑑已著録是書專記明代典章制度於沿革為尤詳自序謂傷觚之不復舊觚盖感一代風氣之升降也雖多紀細故頗涉瑣屑而朝野軼聞往往可資考據昔徐學謨博物典彚載高拱考察科道被劾者二十七人並載名氏說者謂其諳於故事而是書并詳及諸人所以被劾之故為學謨所不及載於情事首尾尤為完具盖世貞弱冠入仕晚成是書閲歷既深見聞皆確非他人之稗販耳食者可比故所叙録有足備史家甄擇者焉乾隆四十六年十月恭校上
  總纂官【臣】紀昀【臣】陸錫熊【臣】孫士毅
  總校官【臣】陸費墀



  欽定四庫全書
  觚不觚錄
  明 王世貞 撰
  孔子有言觚不觚觚哉觚哉蓋傷觚之不復舊觚也所謂削方為員斵朴為雕者茲之謂矣又曰吾猶及史之闕文也有馬者借人乘之今亡矣夫其作春秋脱左驂而賻益皆寓微旨焉余自舞象而小識人事踰冠登朝數躓數起以至歸田今垂六十矣高岸為谷江河下趨觚之不為觚幾莫可辨識閒居無事偶臆其事而書之大而朝典細而鄉俗以至一器一物之微無不可慨嘆若其今是昔非不觚而觚者百固不能二三也既成而目之曰觚不觚錄
  國朝邊帥無加宫保以上者其官至左都督而止或斬級功多則加禄賜䕃又多則封流伯又多則于流伯加歲禄其又多則許世襲或至伯而後加宫保嘉靖中閣臣不諳典故始以太子太保加大同總兵梁震繼以太保加大同總兵周尚文而錦衣緹帥亦薦加少保以至太保矣夫總兵一兜鍪將也緹帥三衙杖士也而冒燮理隂陽之寄不亦重辱哉是可釐而正也
  隆慶即位恩詔文職五品以上以禮致仕者進階一級于是致仕尚書左右都御史皆腰玉侍郎至按察使皆腰犀僉都御史至知府皆腰花金而僉事郎中府同知皆腰金戴褐蓋事稍稍聞于内一時八座諸公尤不平謂我輩未滿【闕】載尚不得玉而彼坐不稱而退者乃玉于是言官申明其事謂尚書未滿初考進一階止當曰資政大夫滿考授資政者止當曰資德大夫授資德者方可曰榮禄大夫得換服色以下皆倣此因通行天下裁正而腰玉與犀金之徒如故也余竊不敢以為然以為階者所稱大夫也級者品級也必隔品而謂之級若只在本階則所謂陞一級與陞俸一級者當何處耶且考之祖宗恩典皆然間與故相華亭公及之公即草是詔者答曰公言是也當時實以為國家曠蕩之恩第所謂被彈劾考察致仕者不當援耳自後新鄭草赦詔第云進本一階則林下之臣被恩者無幾而諸公之自相貴者復自若也一南兵部署員外主事以考察去者一知州被革者忽兩進其階曰朝列大夫一府同知後恩詔半歲而考察去者亦署曰朝列大夫金紫塞途見者扼腕而無如之何所謂知州者以進階高會其乃弟亦大僚也忽筦然曰恨世宗不數赦則吾兄且腰玉也又聞舊一輸粟指揮使凡四覩恩詔輒刻一牙章最後曰特進光禄大夫柱國此二事可為進階者助捧腹又國家于大計京察尤重其責貪官尤深故每遇恩詔于冠帶閒住致仕為民復官冠帶者必曰不係朝覲考察而壬午詔草當事者矯前人之刻而收人心遂除此語而槖金如山草芥人命者擁冠蓋揚揚閭里間矣南京六部都察院之長嘉靖以前有乞休及起用而辭者往往奉旨不允而稱卿以留之惟下吏部議覆不得不斥姓名為去留耳嘉靖之末迨于近世惟林尚書雲同一次稱卿且有褒語為異恩其他即吳萬二公皆故大宗伯吳又位少保為三孤而皆下之吏部直斥姓名反以為故事殊不知其非故事也
  成化以前諸邊掛印總兵雖都督僉事未有不稱卿者正德以前侯伯為總兵亦未有不稱卿者近年則以李寧遠之開邑封戚將軍之位三孤直斥姓名重者僅稱爾恐亦非故事也
  嘉靖遺詔卹錄言事得罪諸臣雖倣改元詔旨最為收拾人心機括惜乎吏部奉行之臣未諳典故倉卒奏請不能無舛如熊太宰浹之加少保少保三孤也非部所宜定議也此一舛也得罪之臣當酌其事理之切直心之赤誠與否而後劑之今但以得禍輕重為主致郭豐城之卹反優于楊富平此二舛也翰林春坊自有本等階職可贈今擬贊善修撰皆為光禄少卿是外之也此三舛也都給事御史止贈通參大理丞其有遺誤而撫按題請者超二級太常少卿致仕官亦如之此四舛也自後言官所舉尤為掛漏如石文介瑤本以少保致仕而稱太子太保彭襄毅澤本以致仕加少保而亦稱太子太保以故復贈少保林貞肅俊以致仕加太子太保而止稱刑部尚書以故復贈太子少保今獨林公改正而已楊文忠一品十二年滿加太傅固辭而止又與蔣文定俱封伯亦固辭而止楊不當僅加太保蔣不當僅加少師此則執政之誤也
  閣臣兼掌部院非舊規也焦泌陽掌吏部不過數日李餘姚亦不過數日而已嚴常熟以候郭安陽得兩月餘嚴分宜徐華亭之掌禮部亦以候代故張永嘉之掌都察院未嘗不推代也惟高新鄭托掌吏部起而入與閣務趙内江亦遂兼掌都察院而局體大壞矣高以吏部為鳳池至進首輔亦不忍捨出而斥陟入而報允真足寒心雖勉起故吏部楊蒲坂以塞人口不還其舊物而置之兵部亦可怪也此祖制之大變也
  高帝不欲勛武臣廢習騎射故雖公侯極品而出必乘馬上下不用牀杌嘉靖中以肩輿優禮郭翊國朱成公扈駕南巡給輿後遂賜常乘而崔京山張英公鄔謝二都尉方安平亦因之矣夫勛戚至保傅且篤老可也陸武惠朱忠僖以錦衣緹帥而用内壇供奉亦得濫竽却恐非高帝意也
  余于萬歷甲戌以太僕卿入倍祀太廟見上由東階上而大璫四人皆五梁冠祭服以從竊疑之夫高帝製内臣常服紗帽與羣臣不同亦不許用朝冠服及幞頭公服豈有服祭服禮曾與江陵公言及以為此事起于何年江陵亦不知也後訪之前輩云嘉靖中亦不見内臣用祭服而考之累朝實錄皆遣内臣祭中霤之神此必隆萬間大璫内遣行中霤禮輒自製祭服以從祀惜乎言官不能舉正坐成其僭妄耳
  親王體至尊于中外文武大臣處投刺作書有稱王者有稱别號者不書名惟今魯王一切通名雖獲恭順之譽而識者頗以為非體自分宜當國而親王無不稱名矣至江陵而無不稱晩生矣又當其時襲封者無不稱門生矣江陵自葬父畢還朝過襄陽南陽二府二親王來迎報謁留宴彼此具賓主上坐長揖無毫髮等差若陶仲文之過徽其王自跪弟子俯伏吮鞾鼻宴會必侍坐送必候升輿尤可怪也
  趙少保督軍過其家停余日以一日坐臺兩日坐家司道守令將帥候謁行禮每出候客必用二劊子手立前不移足胡少保罷官歸績溪鄉居每入邑必用皷吹旗幟前導謁邑令肩輿至堂皇始下若江陵歸葬畢兩道請閲操吉服上坐一用總督軍門禮備花紅賞賚累數百金亦桑梓間怪事也
  大朝賀文武羣臣皆具朝冠服獨錦衣衛官衣緋綉袍紗帽靴帶蓋以便于承旨捕執人百年來未之改獨陸忠誠炳加保傅遂以己意製朝冠服巋然本班之首當時莫敢問也
  今上初重張江陵于御札不名以後傳旨批奏亦多不名而羣臣臾附之至于章疏亦不敢斥名第稱元輔而已夫子之于父尚猶君前臣名故欒黶御晉侯而叱曰書退此禮也江陵没餘威尚存言官奏事欲仍稱元輔則礙新執政張蒲坂乃曰張太師至有稱先太師者蓋未幾而穢詈無所不至矣
  六年一京察為成化以後典章其它有以主上初即位而考察者有以災異而考察者至于考察科道則或以輔臣去位而及其黨者惟嘉靖丙辰太宰李默下獄命輔臣李本掌部事悉取六部九卿自尚書而下至尚寶丞及六科十三道分别而去留之蓋上以星變欲除舊布新而分宜緣此用伸其恩怨也其後大臣有起用者而小九卿及庶僚則不振矣隆慶之四年忽有旨命吏部高拱考察科道官高乃上請與都察院同事報可蓋高之去實為科道所聚劾至數十上至是欲盡其忿而會有疏小觸上意者故托中貴達之上甚忿之大者削小者謫蓋高雖敗而猶不獲伸及江陵没言路稍稍白其寃于是太僕少卿魏君獲補南大理丞右給事中周君獲遷吏科左而少卿張御史周亦以次起矣蓋人知起考察官之非例而不知考察之非例也
  萬歷之庚辰南京兵部主事趙君世卿上疏極言時政之弊皆刺譏江陵江陵大怒旬日間吏部為升楚府長史明年南京考察遂斥之壬午江陵没明年其事敗言官乃交薦趙君為禮部郎中此起决不可已而考察之典章為之一變矣此二事皆破例故特著之
  左右春坊中允入閣門内揖出用雙導左右贊善從六品亦然而翰林侍讀侍講品故同中允然以本院屬官故揖則中庭出則單導獨至修書講筵主兩京試則皆講讀先而中允後二百年故事也萬歷己卯南京鄉試忽以中允高啟愚先而羅萬化後知者謂江陵善高公故至為之易成法不五年而高至禮侍以首題舜命禹為言官所論以江陵有不軌謀而高媚之至奪官著役焚告身當時使用故事羅居首必不出此題即出此題而高却得無恙一抑一揚禍福倚伏非人所能為也詹事府詹事班在大理卿下累科試讀卷可考惟弘治九年謝文正遷以内閣故班副都御史上近年吾鄉申少傅以宫詹掌翰林亦班其上莫有與之争者自是遂為故事矣
  故事吏部尚書體最重六卿以下投皆用雙摺刺惟翰林光學以單紅刺相往返至轉禮侍則如他九卿禮彼此皆用雙帖而此故事廢矣萬歷初吾鄉王公元馭以少詹事學士而仁和張公為吏部以一單紅刺投之元馭拒不納必改正乃已蓋確然能守其故獨念當時無為元馭告者不必拒不納次日亦以單紅刺報之尤為當也
  余少從家君于京師觀朝天宫習儀時吏部熊公浹以太子太保居首工部甘公為霖以少保次之兵部唐公龍以太子太保又次之若以三孤為重則甘不宜讓熊若以部序為重則唐又不宜讓甘蓋兩失之也其六部尚書雖加太子少保必以部銜定序第以皆正二品故耳而甲戌朝班則工部朱公衡為太子少保以先貴㨿吏部張公澣上張亦無如之何蓋一變也
  相傳司禮首璫與内閣刺用單紅紙而内閣用雙紅摺帖答之然彼此俱自稱侍生無他異也近有一二翰林云江陵于馮璫處投晚生刺而呂舍人道曦云在制勅房侍江陵者三載每有投刺皆從本房出無所謂晚生也豈于致謝求托之際間一行之為人所窺見相傳六部尚書侍郎大小九卿于内閣用雙帖報之單紅五部及九卿于冢宰用雙帖亦報之單帖余舉進士時尚然及以太僕卿入都則惟内閣報單帖如故而六部自仁和張公以下皆以雙帖見報矣余等于各部屬中書行人等官皆用雙帖往返不知起自何時殊覺陵替所費紙亦不少
  翰林舊規凡入館而其人已拜學士者即不拜學士而先登甲第七科者投刺皆稱晩生餘不爾也余入朝見分宜首揆而華亭次之其登第相去六科分宜又不為學士華亭首揆而常熟新鄭次之科第相去亦六科華亭又不為學士投刺俱稱晩生已小變矣至江陵首揆而蒲坂次之相去僅二科而亦稱晚生何也聞局體自是大變矣
  余行部萊州而過故太倉守毛槃乃故相毛文簡公紀子也當文簡以少保居内閣而楊文忠廷和梁文康儲為少師嘗出二公拜刺乃色箋僅三指濶中云楊廷和拜而已梁公則稱契末或稱老友余怪問之文簡豈二公門人曰非也毛公視二公僅後三科其答刺則曰侍生亦僅三指濶而已三十年來次輔投首輔帖無不用雙摺者而首輔報之亦絶不見有直書姓名及契末老友等稱
  正德中巡撫勅諭尚云重則參提輕則發遣巡按御史及三司處洎其後漸不復然御史于巡撫尚猶投刺稱晩生侍坐也辛卯以後則僉坐矣尋稱晩侍生正坐矣又稱侍教生矣已而與巡撫彼此俱稱侍教生矣已而與巡撫俱稱侍生矣蓋由南北多警遷擢既驟巡撫不必耆宿御史多有與之同臺者又功罪勘報其權往往屬之御史積漸凌替故非一朝也
  正德以前都御史曾于都察院上任者御史執屬官禮嘉靖中葉都御史曾于本院協管堂事者尚執屬官禮二十年來雖管堂事者俱勿論矣
  余初仕刑部時尚書聞莊簡公甫去任而屠簡肅公代之其絜法為天下最喻劉應何猶能守而勿失如淮安理刑必用半年之外曾經提牢過者南北决囚三人必于主事中差資最深者毫髮不敢亂二十年後有甫入部而遽委理刑者有越資而差審决者甚至有以私情借别部差者有借本部除名目不當差官而差者此可嘆也
  翰林分考會試雖本經房而不係所取者不稱門生惟入翰林則稱門生侍坐而至位三品以上不復叙嘉靖甲辰吾鄉瞿文懿公景淳及第而太保嚴公訥同考皆詩經瞿以齒長坐輒據其上亦不投門生刺也至乙未嚴公復入塲而少師李公春芳復于詩經中會試亦不于嚴公投門生刺也此皆不可曉
  百年前京堂翰林諸公使事還里及以禮致仕在告者謁巡按按察司兵道則入中門走甬道巡撫布政司府州縣則由傍門走東階蓋以桑梓之重與特憲者有分别耳吾吳朱恭靖公希周最名為恭謹然尚馳御史中門甬道為提學胡直所強下階胡嘗為余言之余不敢對近者寧波張尚書時徹欲馳撫按監司甬遂至兩不相聞而華亭董侍郎傳策馳兩道甬亦退有煩言今遂無此事矣
  故


国学迷 談天十八卷 論語注疏解經二十卷 秘傳眼科龍木醫書十卷首一卷 十國宮詞 茶香室叢鈔二十三卷 [閩中郭蒹秋全集]十一種 梁天來全本 揚州畫舫錄十八卷 爾雅注疏十一卷 困學紀聞二十卷 牟子一卷 [整頓稅契章程] 關尹子文始真經一卷 南斗凌霄道君閭山楊真人救產真經一卷 雜華文表三卷 欽定大清會典圖一百三十二卷 華野疏稿五卷備員條略一卷 亞細亞洲志亞細亞洲新志 家世舊聞齋居紀事 葛莊分體詩鈔 通典二百卷 淩雪軒詩六卷 掃雲記 剿賊圖記 佛說四十二章經註不分卷 琴川三志補記十卷續八卷 敬修堂藥說附敬修堂二集 學部奏定增訂各學堂管理通則 非昔居士日記不分卷 觀星斗 四書味根錄三十七卷 甑峰先生遺稿二卷 金史紀事本末五十二卷 南苑唱和詩 吳梅村詩集箋注十八卷 全唐文紀事一百二十二卷首一卷 雙池文集十卷 儒門醫學三卷 八家四六文注八卷首一卷補注一卷增訂一卷校勘一卷 洨民遺文一卷 [正德]朝邑縣志二卷 誠齋先生易傳二十卷 十誦律六十五卷 金匱方歌括六卷 四銅鼓齋論畫集刻十二種 蘇拉檔 墨林今話十八卷續一卷 祇可軒刪餘稿二卷 爆藥記要六卷 賦鈔箋略十五卷 康熙字典十二集備考一卷補遺一卷 [乾隆]祁縣志十六卷 嘉泰會稽志二十卷 滇繫 一目了然 太倉孫子福先生遺草二卷 文浦玄珠六卷 古文筆法百篇十四卷 緗芸館詩鈔 傷寒論直解六卷 舊五代史卷一百四十三~卷一百四十八_.djvu 舊五代史卷一百四十九~卷一百五十_.djvu 五代史卷一~卷三_.djvu 五代史卷四~卷十_.djvu 五代史卷十一~卷十六_.djvu 五代史卷十七~卷二十三_.djvu 五代史卷二十四~卷二十七_.djvu 五代史卷二十八~卷三十三_.djvu 五代史卷三十四~卷三十九_.djvu 五代史卷四十~卷四十五_.djvu 五代史卷四十六~卷五十_.djvu 五代史卷五十一~卷五十五_.djvu 五代史卷五十六~卷五十九_.djvu 五代史卷六十~卷六十二_.djvu 五代史卷六十三~卷六十七_.djvu 五代史卷六十八~卷七十四_.djvu 五代史纂誤捲上~卷下_.djvu 宋史卷四十八~卷四十九_.djvu 宋史卷五十~卷五十一_.djvu 宋史卷五十二~卷五十三_.djvu 宋史卷五十四~卷五十五_.djvu 宋史卷五十六~卷五十七_.djvu 宋史卷五十八~卷六十_.djvu 宋史卷六十一~卷六十三_.djvu 宋史卷六十四~卷六十六_.djvu 宋史卷六十七~卷六十八_.djvu 宋史卷六十九~卷七十_.djvu 宋史卷七十一~卷七十三_.djvu 宋史卷七十四~卷七十五_.djvu 宋史卷七十六~卷七十七_.djvu 宋史卷七十八~卷七十九_.djvu 宋史卷八十~卷八十一_.djvu 宋史卷八十二~卷八十三_.djvu 宋史卷八十四_.djvu 宋史卷八十五~卷八十七_.djvu 宋史卷八十八~卷八十九_.djvu 宋史卷九十~卷九十二_.djvu 宋史卷九十三~卷九十四_.djvu 宋史卷九十五~卷九十六_.djvu 宋史卷九十七~卷九十九_.djvu 宋史卷一百~卷一百二_.djvu 宋史卷一百三~卷一百五_.djvu 宋史卷一百六~卷一百八_.djvu 宋史卷一百九~卷一百十二_.djvu 宋史卷一百十三~卷一百十五_.djvu 宋史卷一百十六~卷一百十九_.djvu 宋史卷一百二十~卷一百二十三_.djvu 宋史卷一百二十四~卷一百二十七_.djvu 宋史卷一百二十八~卷一百三十_.djvu 宋史卷一百三十一~卷一百三十三_.djvu 宋史卷一百三十四~卷一百三十六_.djvu 宋史卷一百三十七~卷一百三十九_.djvu 宋史卷一百四十~卷一百四十二_.djvu 宋史卷一百四十三~卷一百四十五_.djvu 宋史卷一百四十六~卷一百四十八_.djvu 宋史卷一百四十九~卷一百五十一_.djvu 宋史卷一百五十二~卷一百五十四_.djvu 宋史卷一百五十五~卷一百五十六_.djvu 宋史卷一百五十七~卷一百五十八_.djvu 宋史卷一百五十九~卷一百六十一_.djvu 宋史卷一百六十二~卷一百六十三_.djvu 宋史卷一百六十四~卷一百六十五_.djvu 宋史卷一百六十六~卷一百六十七_.djvu 宋史卷一百六十八~卷一百六十九_.djvu 宋史卷一百七十~卷一百七十二_.djvu 宋史卷一百七十三~卷一百七十四_.djvu 宋史卷一百七十五~卷一百七十六_.djvu 宋史卷一百七十七~卷一百七十八_.djvu 宋史卷一百七十九~卷一百八十_.djvu 宋史卷一百八十一~卷一百八十二_.djvu 宋史卷一百八十三~卷一百八十四_.djvu 宋史卷一百八十五~卷一百八十六_.djvu 宋史卷一百八十七~卷一百八十九_.djvu 宋史卷一百九十~卷一百九十一_.djvu 宋史卷一百九十二~卷一百九十四_.djvu 宋史卷一百九十五~卷一百九十六_.djvu 宋史卷一百九十七~卷一百九十九_.djvu 宋史卷二百~卷二百二_.djvu 宋史卷二百三~卷二百四_.djvu 宋史卷二百五~卷二百六_.djvu 宋史卷二百七_.djvu 宋史卷二百八~卷二百九_.djvu 宋史卷二百十~卷二百十二_.djvu 宋史卷二百十三~卷二百十四_.djvu 宋史卷二百十五_.djvu 宋史卷二百十六~卷二百十七_.djvu 宋史卷二百十八~卷二百十九_.djvu 宋史卷二百二十~卷二百二十一_.djvu 宋史卷二百二十二~卷二百二十三_.djvu 宋史卷二百二十四_.djvu 宋史卷二百二十五~卷二百二十六_.djvu 宋史卷二百二十七_.djvu 宋史卷二百二十八_.djvu 宋史卷二百二十九~卷二百三十_.djvu 宋史卷二百三十一_.djvu 宋史卷二百三十二~卷二百三十三_.djvu 宋史卷二百三十四_.djvu 宋史卷二百三十五_.djvu 宋史卷二百三十六_.djvu 宋史卷二百三十七_.djvu 宋史卷二百三十八~卷二百三十九_.djvu 宋史卷二百四十~卷二百四十一_.djvu 宋史卷二百四十二~卷二百四十三_.djvu 宋史卷二百四十四~卷二百四十五_.djvu 宋史卷二百四十六~卷二百四十八_.djvu 宋史卷二百四十九~卷二百五十_.djvu 宋史卷二百五十一~卷二百五十四_.djvu 宋史卷二百五十五~卷二百五十七_.djvu 宋史卷二百五十八~卷二百六十_.djvu 宋史卷二百六十一~卷二百六十二_.djvu 宋史卷二百六十三~卷二百六十四_.djvu 宋史卷二百六十五~卷二百六十六_.djvu 宋史卷二百六十七~卷二百六十九_.djvu 宋史卷二百七十~卷二百七十二_.djvu 宋史卷二百七十三~卷二百七十五_.djvu 宋史卷二百七十六~卷二百七十七_.djvu 宋史卷二百七十八~卷二百七十九_.djvu 宋史卷二百八十~卷二百八十二_.djvu 宋史卷二百八十三~卷二百八十五_.djvu 宋史卷二百八十六~卷二百八十八_.djvu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