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古今图书集成 | 历史人物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索引 | 字体转换器 | 篆书识别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电子书下载 | 哈佛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字形演变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经幄管见 宋 曹彦约

经幄管见 宋 曹彦约
  欽定四庫全書     史部十五
  經幄管見       史評類
  提要
  【臣】等謹案經幄管見四卷宋曹彦約撰彦約字簡甫都昌人淳熙八年進士薛叔似宣撫京湖辟為主管機宜文字累官寶謨閣待制知成都府寶慶元年擢兵部侍郎遷禮部旋授兵部尚書力辭不拜以華文閣學士致仕卒諡文簡事迹具宋史本傳是書蓋彦約侍講筵時所輯皆取三朝寶訓反覆闡明以示效法蓋即范祖禹帝學多陳祖宗舊事之義考仁宗天聖五年允監修王曾之請采太祖太宗真宗事迹不入正史者命李敬等别為三朝寶訓三十卷寶元二年十二月詔以進讀嗣是講幄相沿遂為故事彦約是書於進讀符瑞諸篇雖不免有所迴護要亦當時臣子之詞不得不爾其餘諸篇則皆能旁證經史而歸之於法誡亦可謂不失啟沃之職者矣舊刻散佚久無傳本惟永樂大典尚載其全文今詳為校讐釐成四卷間有辨證各依文附著焉乾隆四十六年三月恭校上
  總纂官【臣】紀昀【臣】陸錫熊【臣】孫士毅
  總校官【臣】陸費墀

  欽定四庫全書
  經幄管見卷一     宋 曹彦約 撰
  寶慶元年九月十七日初供職同侍講范楷候對是日讀寶訓謹外戚篇景德四年上謂近臣曰每歲承天節皇諸親爲姻族求恩多過有希覬朕常念羣臣戮力盡瘁或遠在邊防久歷歲時非功狀顯著未嘗進一資一級此若盡遂所請甚紊公道自後奏封有越例者即令内省勿復降出陳堯叟曰臣等比來多見妄有陳乞如秦國公主為子求刺史諸子歲歲改轉又圖舟車悉免稅算去年程繼宗掌致遠務坐事致鞫晉國公主亟為求替如此之事陛下皆寢其奏中外之人知陛下推公御人不以親疎為異上曰諸親多引先朝為比朕諭以太祖開創之始太宗英睿特斷朕安敢上擬今庶事動立制度朕遵守之何敢失墜若從越例之請外人必有竊議邇來漸似知非各安本分矣臣讀畢口奏人主遵奉家法吝惜名器未有不身致太平者真宗皇帝有太祖太宗家法可守更於家法上倍加吝惜推此心以往事事節省謹之於外戚必將謹之於宦官謹之於宦官又將謹之於宫女上而服御下而賜予無所不謹則無所不省財用安得不裕民力安得不寛此咸平景德間所以為本朝極盛也
  二十二日同侍講范楷候對是日讀寶訓受符瑞篇夀州獻緑毛龜【按事在太宗至道三年】上謂宰相曰朕觀之介蟲而毛得非天意有所警戒耶呂端曰臣等寡聞天意冥邈胡能究知然嘗聞師曰聖人之意與天合符苟睿思徘徊屬於一物必神靈肸蠁有所啟焉今神龜所得之處地名夀春陛下頃陞皇儲實自夀邸由是言之則是龜也特為陛下而言將使陛下後天而老既夀且昌乎又龜在水族義主乎隂介者剛物也毛者柔物也夫夷狄之類皆禀陰氣天戒若曰將有強梗不賓之虜柔伏來庭且陛下自即大位首念西北之人困於飛輓雖繼遷兇羯亦降使推恩不問前罪且繼遷亡命日久亦厭兵矣脅從之黨亦厭亂矣悛心革面匪朝而夕北戎倔強為患滋深部族擕離亦荐饑歉必恐相率懷柔願伸欵附望陛下欽若天意彌闡皇猷雖休勿休日謹一日則靈物之出豈徒然哉臣讀畢口奏用兵之害不但兩軍相加肝腦塗地而已飛輓之勞不減鋒鏑暴露之久甚於臨敵以至邊民避難永業漸廢強壯應募耕夫漸少流離轉徙使老弱疾病之人少有全者怨氣所感多致旱蝗饑餓疾疫而死者又不可勝計簡冊所載未必詳盡惟身歷而後知之此寢兵所以為帝王極功也景德四年上謂宰相曰前詔諸路無得獻祥瑞近日頗逾舊制當令禮部申禁之宰相曰福應之至以顯盛猷雖睿德謙冲務於自損若史臣不紀來世何觀望止令報禮部關送史官上勉從之臣讀畢口奏祥瑞之與災變相為有無有祥瑞則無災變有災變則無祥瑞古人以晏安爲酖毒以譴告爲仁愛蓋覩祥瑞則易至自滿遇災變則易生恐懼昔魏相相漢宣帝凡四方逆賊災變之事無不奏言之正得此意真宗皇帝禁諸路無獻祥瑞聖意深遠惜乎當時大臣尚欲關送史官也 大中祥符元年正月天書降左承天門上召近臣對崇政殿西序諭其事王旦曰陛下以至誠事天地以仁孝事祖宗恭已愛人夙夜求治以至殊方修睦獷俗請吏干戈偃戢年穀屢豐皆陛下兢兢業業日謹一日之所致臣等嘗謂天道不遠必有昭報今者神授祕文實彰祐德之應然兹事非常簡策所無又未審所諭之事啟封之際當屏左右上曰既有天命須當祇受適恐皇城司遽便收進已使止之朕當詣門望拜㷊香跪受所云屏人以啟雖云勿洩天機朕以為上天所貺當與衆共之旦曰蓋未測書意不欲顯示於衆上曰天若謫視闕政當與卿等祇畏改悔若告戒朕躬亦當責已自修豈宜隱之使人不知乎當便與卿等啟讀但慮文莫能辨宜訪明習篆籕之人以從旦曰陛下肅奉天命非臣等所能測度臣讀畢口奏天人相與之際無有間斷人主與天為一得知闕政所在必將修德用賢以補治之此周宣遇災而懼所以王化復行也若掩覆不已如愚人之諱病其初唯恐人知其後遂至於不可措手當大中祥符時寧有闕政真宗皇帝恐懼修省如此天下安得不治 上曰朕自即位每祠祀祝詞但以人民為心未嘗别有祈請今内殿道塲亦致密詞惟求年穀豐穰人民康樂因出示旦等旦曰自古秘祝之詞皆有所請陛下以億兆爲心有以見子育之意超絶前古臣讀畢口奏得人心而為天子則社稷自然鞏固若福萃於人主而災徧於天下為人主者亦何安於此也 天書扶侍使丁謂言崇政殿閱新製法物雙鶴度天書輦飛舞良久翌日上顧左右曰昨所觀鶴止於輦上飛度若云飛舞良久文則文矣恐不為實當易此奏也王旦曰陛下以至誠奉天以不欺臨物正此數字所繫尤深帝皇徽猷莫大於此望付中書載於時政記上俛然從之臣讀畢口奏人主奉天臨民以不欺為主若以鶴度為鶴舞欺天罔民不特天鑒昭昭民心不服濫觴不止必將有如漢臣指鶡雀為神雀者矣
  十月初三日便殿聚講同侍講陳貴誼候對是日讀寶訓崇祀禮篇 淳化三年秘書監李至上言國初舉藏氷之禮修司寒之祭常以四月行之按詩豳七月四之日獻羔祭韭周以十一月為正四月即今之二月春秋傳曰日在北陸而藏氷謂夏十二月日在虚危也獻羔而啟之謂二月春分獻羔祭韭始開氷室也火出而畢賦火星昏見謂三月四月中也又月令仲春天子獻羔開氷先薦寢廟詳其開氷之祭當在春分乃有司之失也上曰今四月韭長可苫屋矣何謂薦新耶即命正其禮臣讀畢口奏夏正建寅人道之所便周正建子天道之所始自古未有兼用之者惟豳七月之詩作於成周之時乃上述后稷先公事一篇之中既有夏正又有周正如七月流火九月授衣七月食瓜八月斷壺之類凡以月言者皆夏正也一之日觱發二之日栗烈二之日鑿氷冲冲三之日納于凌陰之類凡以日言者皆周正也【按經文凡陽生以後之月言日凡陰生以後之月言月四月言月者陽極陰生當夏至進退之期也第謂雜周正夏正雖本朱子義似未盡】李至所言引用獻羔祭韭一事已合經意臣恐後人疑其詩雜周正夏正故爲别白言之至道二年禮儀使宋白上言按儀注朝享太廟皇帝先詣罍洗奠瓚郊祀未詣罍洗先奠玉幣於禮未叶欲請先詣罍洗上覽奏遽召白洎宰相問之曰前代祀上帝未罍洗而先奠玉幣於禮可乎【按杜佑通典開元禮祀圜丘儀於進熟之先太常卿引詣罍洗在奠玉幣後宋初尚沿其舊】呂端等曰王者親執玉帛以見上帝且玉帛者接神明之贄尤宜蠲潔若未盥沃而奠獻殊失恭䖍之意宋白曰儻允臣所陳止一次登壇上然改容曰朕親奉大祭竭誠盡物蓋為蒼生祈福倘變禮為允固當依卿所奏如合遵舊典朕雖百次登亦不爲勞端等皆言禮官所陳得中遂從白議臣讀畢口奏宋白請郊祀先盥沃而後奠獻從禮之厚也以兩次登壇爲勞而以一次爲便禮之殺也太宗皇帝竭誠盡物以事上帝豈以再登壇為勞而變其禮哉其意則是其言則非呂端等取其意而不取其言始足以釋太宗之惑人臣獻策意是而言非足以害事不可以不謹十二日同侍講范楷待對是日仍讀崇祀禮篇 初禮官草封禪儀上覽之謂王旦曰封禪久廢非禮典備具豈爲盡美朕遍覽所定儀注有二十餘事慮未合宜已手詔改定如未備者當復議之雖有司已經講肄其如未嘗躬習王旦曰大凡祀事未聞帝王自爲儀陞降之節止在有司上曰王者事天如子之事父臣之事君寅恭之志豈憚於勞及親習畢又以御劄記三事付有司曰行事官避朕褥位而不顧昊天上帝之位但昭報天地嚴配祖宗豈於朕躬過為崇奉當諭行事官無得更有迴避朕以封禪之事不比常祀自十一月朔即御蔬膳【原注大中祥符元年十月二十四日辛亥有事於泰山其月以戊子為朔初四日辛卯車駕發京師恐御蔬膳當在十月朔諸本皆作十一月朔者誤也】旦曰陛下躬行大禮曲盡嚴恭然日月尚遥道途涉寒慮非保衛之道况南郊亦祀天地不聞預屏葷茹望俟致齋或散齋方進素膳旦等累表陳前上曰朕志已定不煩固請及陞泰山每道經險峻必降輦徒步所司議增扶衛皆卻之導從者或至疲頓上詞氣益壯及行禮侍從導衛悉令減去拂翟止於壝門燭籠前導亦撤之及禪祭自山下步出大次侍臣言山路峻滑靴袍而行躋升匪易請乘步輦上曰接神在近敢不徒行五使等復固請上終不許臣讀畢口奏封禪之說始見於管夷吾之書以無懷氏伏羲氏為首莫知其有無也設或有之是時禮文簡畧固無傷財動衆之事至三代之季齊威公偶欲行之廹於世變非昔者洪荒之比雖泰山在其近境管氏已知其不可所謂一茅三脊魚比目而鳥比翼者皆飾辭以爲難耳後世乃指為實迹更求祥瑞然泰皇漢帝因行幸而為之猶是簡徑至光武溺於䜟緯更作密詞於是玉牒玉檢之文金鏤金泥之制纎悉備具為其臣梁松等所鄙至唐高宗則又從以宫女飾以錦繡尤更可笑今真宗皇帝親製儀注又躬自肄習御蔬膳於兩旬之前却步輦於峻滑之地凡所以事神者無不恭恪凡所以自奉者無不謙退可謂萬世封禪之標準也但近世封禪之禮事大體重必須傷財必須動衆不可以無懷伏羲氏為口實必如真宗之時家給人足上恬下熙而又以孝敬行之始爲無玷舍是不足以格神秖足以害民也
  二十六日入講筵同侍講陳貴誼待對是日讀寶訓崇文儒篇 咸平元年學究劉可名上經書疑誤上因訪通經義者李至曰國學講書崔頤正博通諸經尤善誦說上曰朕宫中無事甚樂聼書嘗求其人尤未易得翌日召頤正於後園說尚書大禹謨賜五品服謂宰相曰頤正講誦有功卿等更於班行中擇性行淳朴通經義知損益者一兩人具名進來臣讀畢口奏通經義知損益者易得性行淳朴者難求夫講讀於人主之前必其人先能正已而後可以正君若使口道先王語而行若市人則於講讀之際希望官職萋斐忠賢或迎合上意或傅會經旨如先朝諸臣呂惠卿邢恕之徒非不稍通經義而性行不淳樸甘爲小人渠魁雖生於聖明之世亦足以惑亂天下以此知真宗皇帝擇性行淳樸以爲講讀有深意也 上嘗謂近臣曰朕聼政之日未嘗虚度時日探賾編簡素所耽玩但古聖奥旨有未曉處不免廢忘昨置侍講侍讀學士自今令秘閣官每夕具名奏來朕欲召見得以訪問是後每當直或召對多至二三鼔而退臣讀畢口奏講學之道不必拘於誦說之時惟於藏焉修焉息焉游焉之際最爲親切漢光武講論經理夜分乃寐所以致中興之治卜年卜世與前漢相似本朝祖宗時近臣内直多近燕閒偃息之所故太宗時呂文仲真宗朝楊徽之夏侯嶠邢昺之徒往往召對詢訪或至中夕從容閒暇使古人事業與今日施行相為表裏使古人制行與今日聖德互相發明較之講殿講筵所得又爭深淺何况燕閒之時親儒生之時常多則宦官宫女進見之時差少此又聖人執德信道之微權有深意也 咸平五年召近臣觀書龍圖閣上曰朕自幼至今讀經典其間有聼過數四者臣讀畢口奏真宗皇帝讀經典聼過數四不以爲厭最得爲學之要大凡讀書不在貪多必使口中成誦心中默識其初所見容有未盡其後益更增長與泛然過目者不同最為有益時敏既務厥修自來有不可遏者 景德二年幸國子監歷覽書庫覩羣書鏤版問其數邢昺曰國初印板止四千今已十萬經史義疏悉備臣始業儒儕輩間能具書疏百無一二蓋難得正本或力不能繕寫今士庶之家多藏典籍信逢時之至幸上曰國家崇尚儒術然非四方無事亦何以臻此臣讀畢口奏真宗皇帝謂國家崇尚儒術非四方無事何以臻此蓋兵革一用豈但征戰饋餫之勞流離轉徙之苦臣前讀符瑞篇固已畧舉用兵之害矣上而爲君不免宵衣旰食下而爲臣不免罷於奔命此古之聖賢所以偃武而後修文息馬而後論道也真宗皇帝四方無事之語發於景德二年是時澶淵之盟契丹纔一年耳而聖訓已及此則知兵革不用乃聖人本心自是絶口不談兵矣 大中祥符元年幸曲阜謁文宣王廟有司定儀止肅揖上特展拜以表嚴師崇儒之意又幸孔林以林木擁道降輿乘馬詣墳拜奠臣讀畢口奏堯舜之道載於五篇之書寂寂簡端非聖哲不能盡究孔子之道廣大悉備立標準於天下後世靡所不周取之不盡用之不竭故當時弟子以為賢於堯舜遠矣非卓然高識好善而忘勢孰肯舉特拜之禮也
  十一月初三日便殿聚講同侍講王塈候對是日讀奨詞學篇 張洎為翰林學士上顧左右曰洎富有詞藻于今力學江東士人中首出也搢紳之士當念德行居先苟空持文學亦所不取仲尼四教止言文行呂蒙正曰唐裴行儉嘗言王楊盧駱四子雖有文學爲人輕浮匪惟不享重祿兼慮弗克令終後果如其言則德行為先誠如聖旨臣讀畢口奏有文士之文有賢者之文賢者之文得於學問本於踐履義理深熟自然成文如先朝歐陽修蘇軾之倫爲一代端人正士文既浩博而德望可稱此賢者之文也文人之文不可謂之不工然不敢保其為人如丁謂夏竦之徒凡所著述亦足以膾炙人口然不可為法於後世太宗皇帝論文學之士必以德行居先則知太宗之好文不在於絺章繪句之間矣上閲殿中丞李虚已課績賜御書印紙虚已獻詩稱
  述且言祖母八十餘覩此榮耀益爲殊美上覽而嘉之御筆批其詩尾云李虚已學古為官榮親事主知恩奉上欲布新規朕已得良二千石矣宜賜緋魚賚錢五十萬惠及祖母時已命知榮州即日改遂州又語宰相曰朕不遺片善想虚已承朕褒諭固不為惡事矣乃召兩制三館徧示之又聞虚已父寅亦御前及第休官侍養上曰積善之家必有餘慶非虚語也臣讀畢口奏人才有三等上焉者天資律已有心愛民勸戒之所不必用刑罰之所不必施次焉者可與為善可與為惡觀人主意嚮所在利而行之亦足以助治下焉者知有利而不知有仁義知有已而不知有君民必須小懲大戒然後知畏太宗皇帝閱李虚已課績既親書印紙以寵之又謂虚已承此褒諭不為惡事君臣之懿亘古無比舉直錯諸枉可使枉者直矣然至於貪酷之吏畧不少貸輕者配居作重者置之極典本朝以仁厚開國何至於此而加重蓋貪酷不已則民生不能遂民生不能遂則邦本不能固嚴於貪酷之吏乃所以仁愛天下之極也上嘗覽詞臣所獻聖製琴阮頌謂宰相曰邇來朝廷
  文學之盛近代無及朕徧閱頌贊第其工拙惟楊億趙安仁李宗諤詞理惬當有老成之風吳淑安德裕胡旦或詞采古雅或學問優博抑其次也即詔宗諤安仁各遷一官賜億緋魚及召淑等褒諭之億對又戒之曰朕素知汝文學更當遵守儒行韜晦其能苟謙虚守道可保令名因問年幾何曰始年十一釋褐授官今二十二矣上笑曰少年聰明信是天賦李宗諤者司空致仕昉之子翌日昉亦入謝上命坐昉曰男宗諤所獻文已聞陛下過賜賞歎不謂復與進秩父子感恩何以為報上曰此新題也尤難為工楊億最可稱奨自幼在館俄忽二十二文學大進朕聞唐王勃十五作滕王閣記時輩歎服觀億亦勃之比也楊億嘗上表上曰億天與文性好學不倦每覽制作不易多得温仲舒曰陛下好文故才俊間出億若不遇聖鍳乃京華一旅人爾臣讀畢口奏天下未嘗無才視人主意嚮何如耳好儒雅則儒雅進好忠直則忠直進好廉勤則廉勤進好篤行則篤行進無所不好則無所不進自古無所不好未有若漢武之甚者好征戰則有衛青霍去病好財利則有孔僅桑宏羊甚至好滑稽則有東方朔枚臯好神仙則有公孫卿欒大彼蓋誤用其心者猶能以得人之盛稱於後世何况人主一意儒雅一意忠直一意廉勤一意篤行安有上作而下不應之理温仲舒謂太宗好文故英俊間出特為好文一事而發因得以推廣之
  初九日入講筵同侍講范楷待對是日仍進講奨詞學篇 上覽集賢校理晏殊所獻賦謂宰相曰殊年少孤立力學自奮加以沉密造次不踰矩京城賜酺但掩關與弟觀書著文亦可稱也臣讀畢口奏此賜酺當是景德四年也此禮久廢太宗皇帝始行於雍熙元年至真宗皇帝復行之殊以景德初試文賜出身當是此時酺字或從酉或從月或從食或音步或音蒲或音逋【按說文酺王德布大㱃酒也从酉甫聲薄乎切脯乾肉也从甫聲方武切餔日加申時食也从食甫聲博狐切三字音義迥别司馬光類篇酺脯竝蓬逋切義同未知何據】在三代時載於周禮者有春秋祭酺之事族師之官因祭酺而與民以酒食相獻酬遂以爲會聚酒食之名趙武靈王滅中山始賜酺五日漢文帝自代來即帝位亦賜酺五日漢禁羣飲故賜酺則許民會聚唐無飲禁故賜酺則聚作樂賜高年酒麫本朝則分日燕享下及父老法雖不同其為聚會酒食一也近代多讀作奔模切以孟子餔啜字從食與此同音也
  是日又讀謹詔辭篇 大中祥符四年皇親赴安陵襄事者賜詔撫問有言歸洛汭之語上指示近臣曰永安在洛水之南言洛汭非也學士屬文用事尤宜惬當即無譏嫌矣臣讀畢口奏尚書三言洛汭在禹貢則導河積石東過洛汭在五子之歌則厥弟五人徯於洛之汭在召誥則太保攻位於洛汭其地不同皆在大河之南洛水之北故孔安國謂水北曰汭鄭康成謂汭者内也【按水北曰汭見禹貢涇屬渭汭孔安國傳召誥孔頴達正義謂水内曰汭鄭康成箋詩芮鞫之即從之而於周禮雍州其川涇汭其浸渭洛則以汭爲水名在豳地賈公彦嘗辨之杜預注左傳館於雒汭謂水曲流為汭不泥南北之說又爾雅厓内為隩外為隈邢昺疏云内曲裏也外曲表也取以證五子之歌畋於有洛之表之文義似較勝】今本朝諸陵在永安縣乃在洛水之南真宗皇帝考論及此不特博通諸家注疏又且深識山川面勢書生之所不到當時學士可謂失職

  欽定四庫全書
  經幄管見卷二     宋 曹彦約 撰
  二十二日入講筵同侍講陳貴誼待對是日讀論國體篇 三司言陜西入粟多高其價直以取官錢且意邊臣有盗取入市者詔直史館盛元按其事召元謂曰守邊郡皆朝廷信臣職田俸禄皆有菽粟道途既遠不可輦致或平價輸官即議加罪亦所未便汝當審思此事但詰問民吏可也臣讀畢口奏用人必須加詳立法不須太察且如食廩出納以人情參之官兵俸禄豈無請多而用少者用之不盡豈無願糶者若出納頻數則支出者必有耗折交納者或有濕惡食廩之弊未易盡革所以坐倉收糴近世以為良法若使實有是物實有是價在公在私可爲兩便但作弊者不可不革耳真宗皇帝聞陜西入粟有高價盗取之弊雖遣使按之然猶知守邊官吏職田俸禄皆有穀粟道路既遠不可輦致平價輸官難議加罪可謂盡見人情矣必曰守邊者皆朝廷信臣則知用人之初固已加詳於此然後稍寛其法孰不勉勵自克以報際遇 兩淛鑄錢少銅有獻議請於銅鉛中參用瓦末十之二有司言若同鼓鑄與常錢無異上曰國家禁民為偽若是乃教人為偽不可許也臣讀畢口奏鑄錢本以便民非以謀利也生民之初種粟而後食織布而後衣以有餘補不足然後有貿易之道粟布固可以易械器械器固可以易粟布然而升斗與丈尺不相合巨屨與小屨不同價於是鑄銅為錢以權物價之輕重謂之圜法賤者一錢可得貴者貫陌可售此所以為便民也若欲其費省則半兩五銖不得如鵝眼水浮若欲其易成則冶銅冶鐵不得如鹿皮楮幣然而貴此而不貴彼其不為謀利明矣又况古人作事無非所以寓教民之意教民以實猶恐其偽教民以偽何以能繼真宗皇帝務實去偽以教民為重也 景德元年上謂侍臣曰詔令之出尤宜慎重每一令行輿人不免横議或稍抑之又塞言路李沆曰搢紳之間易出謗議人之多言亦可畏也臣讀畢口奏禦寒莫如重裘止謗莫如自修真宗皇帝慮詔令之行不免横議或稍抑之又塞言路不以止横議為急而以謹重詔令爲急可謂得其道矣李沆當時名相尚以為搢紳之間易生謗議人之多言亦可畏也謂之易生謗議謂之多言可畏不歸咎於詔令之不謹而歸咎於謗議之可畏恐不足以發明真宗皇帝之本意 景德元年冬契丹犯邊澶州張秉上言已集兵夫治城上曰戎寇在境内地亟完城壘無乃揺動人心以畏戎而謀城守耶亟詔罷其役臣讀畢口奏春秋魯威公之時齊人侵魯疆疆吏來告公曰疆場之事謹守其一而備其不虞姑盡所備焉事至而戰又何謁焉自古疆吏有常職備戰於無事之時而應敵於有警之際勝不告捷敗不失守然後狙詐不能窺其際多方不能誤其定今契丹犯邊乃始集兵夫治城可謂不整暇矣何况是時真宗皇帝方欲幸澶却敵而守臣措置乖方如此宜詔罷其役也
  二十六日入講筵同侍講陳貴誼待對是日仍讀論國體篇 三司言民犯茶有違法者望許家人論告上曰是犯教義非朝廷所當言不許臣讀畢口奏教義者萬世之公道榷禁者一時之利孔茶鹽酒三者人間之所必用籠其利而奪之一作此俑更聖哲不能弛其禁非得已也所謂家人者上而父子兄弟下至僮僕凡聚廬而處者皆家人也若使因茶禁而許家人論告以此而徼微利此齊景公所謂父不父子不子雖有粟吾得而食諸者也大哉真宗皇帝之訓乎以為是犯教義非朝廷所當言十字而已該括備盡急於謀利者可媿矣竊聞紹興之末有建議禁銅器亦欲許家人論告者此說一行即有以僕吿主之事時名臣張燾留守建康不欲行法具奏弛其禁人心乃安以此見言利犯教義之人何世不有通達國體之臣主盟公道之主未嘗不以教義為本也 商賈自京便錢付外州多不即給付上聞之謂近臣曰州郡稽滯何嘗無之然失信於人非國家大體當諭三司速給遣之臣讀畢口奏商賈便錢非商自爲之也朝廷許其入納乃敢爲之且如今日朝廷欲支見錢十萬貫和糴於平江必須顧船搬運必須差官部送遷延一兩月所費水脚等錢不貲然後可以事濟若未及支降却商賈有見錢十萬貫願於平江入納續次赴行在請領無顧船差官之擾無日月遷延之患又無水脚不貲之費豈不公私俱便但是給付一時孰不願與官司交易若已納而稽滯不與不特失國家大體自是有合兌便處為商賈者亦不願入納矣 知雜御史王隨上言所鞫殺人賊獄成望許凌持區斷上以語宰相曰朕觀其欵占初止規財物恐本無害人之意及家人叫呼廵捕者至揮刃而遁國家自有常法若行兵之際事不得已乃加此刑王旦曰風憲之任凡所抨彈自有典法此非宜言况事情可見一死亦已極矣臣讀畢口奏五刑中有笞杖徒流死載在令中毫釐必計甚而至於凌持必其罪極兇惡乃入是典豈廷臣一時奏請所得增損也大抵進言之臣少有習熟法令者一時建議往往衝動條例知法令者又常切苦之而况凌持之罪可以任意擬之乎宜真宗皇帝所不與也凌持自與法令中陵遲字不同其義則一 舊例皇城司日遣親事卒若干輩京城伺察上嘗訪於内侍且曰此輩察事必恐喝擾人自今非姦盗及民俗異事所由司不即捕者勿得以聞其言主典受賂須明得贓物方許言上右正言魯宗道上言皇城司遣人偵事民間細務一例以聞頗亦非便上曰叢脞之事多寢而不行攸司之職不可廢也臣讀畢口奏刺探外事本非朝廷令典若使朝廷之上用得其人則大臣可以開陳臺諫侍從可以獻納下情得以上達矣里巷細務雖不知亦可也祖宗時皇城司刺探外事往往承襲前朝之制所幸叢脞之事寢而不行主典受賂須明得贓證乃許言上始為得體不然將有如真宗皇帝聖訓所云此輩察事必有恐喝擾人者矣
  十二月初三日聚講同侍講王塈待對是日讀抑奔競篇 右補闕胡旦獻河平頌太宗覽之謂宰相曰旦兇險躁憤文詞率謬今朝廷清肅安可置之臺閣又聞操履乖濫今須竄之遠地所獻頌當示三館使衆知其過遂黜為商州刺史臣讀畢口奏奔競者古今聖賢之所共惡然而不能革則以奔競者不恥於求也恬退者古今之所共喜然而不能用則以恬退者無意於進也惟其無意於進故愈不用則愈静而不恥於求者巧意窺測随時所尚或以勇辯或以姦詐或以謟諛或以嗜慾如唐太宗所云者世常有之若使随取随與遞相倣傚奔競之風何從而革惟聖明在上察其情實躁憤者不用而恬退者選擢則奔競者不期息而自息矣
  十三日入講筵同侍講范楷待對是日讀論文史篇太平興國九年太宗謂侍臣曰朕讀書必究微旨尚書云伊尹放太甲於桐宫三年以冕服奉嗣王歸於亳作書三篇以訓太甲此伊尹忠於太甲其理明矣杜預春秋後序云伊尹放太甲於桐宫乃自立也七年太甲潛出自桐殺伊尹立其子陟又左氏傳云伊尹放太甲而相之卒無怨色然則太甲雖見放還殺伊尹猶以其子為相此與尚書序說太甲事不同不知伏生昏忘將此古書乃當時雜記未足審也豈有殺其父而復相其子者乎且伊尹著書訓君具在方冊必無自立之意杜預通博不當憑汲冢雜說特立疑義使伊尹忠節疑於後人臣讀畢口奏萬物紛錯則垂諸天衆言淆亂則折諸聖自古傳記之說當天下混一之時已不免時有差誤至周衰之後國異政家殊俗舊典禮經不傳於諸國乘檮杌不合於春秋欲其不淆亂不可得也何况汲冢之書作於戰國魏哀王之時其言魯隱公晉獻公等尚是追書則其言太甲伊尹相去遼邈傳聞之事常多失實宜其不合也今考之伊訓太甲諸篇辭旨温厚其言皇天眷佑商俾嗣王克終厥德則必無伊尹自立之事其言尚賴匡救之德圖惟厥終必無潛出殺伊尹之事則知叙書者與孟子所言復歸於亳皆孔門定書之正論也杜預晚見汲冢書明知其雜碎怪妄特以數事符同於左氏欲盡信其說以闢公羊糓梁二傳遂并與書序而疑之不思左氏所謂伊尹放太甲而相之卒無怨色與汲冢所載自不同也非太宗皇帝深究微旨不足以證杜氏之誤 上嘗問左右曰今何人修史蘇易簡曰楊徽之張佖梁周翰皆為修撰上曰史才甚難在乎善惡必書務摭實而去愛憎乃爲良史大凡帝王舉動貴其自然朕覽唐史見太宗所為蓋好虚名者也每為一事必預張聲勢然後行之貴傳簡冊此豈為自然乎臣讀畢口奏孟子曰仁之實事親是也義之實從兄是也致治始於齊家自家刑國故不事虚名而實效自著唐太宗家道最不正内行不修飭徒欲以英武之資慕魏徵【按原本作魏證避仁宗嫌名今改正】仁義之論雖欲久假不歸傳諸簡册而其虚名著見終不可掩一傳之後唐室遂亂虚名之害終無益於政治如此不可不鑒也 上又對宰相言及文章曰大凡為文須禀自天然是為俊秀苟襲他人蹤跡與自己出者遠矣向來名賢取士必采於詩賦出人胷臆可觀智識所以爲難蘇易簡曰頃前亦有請令禮部廢詩賦止以策論取士且百家子書皆致理之本旨趣典雅若附之策論辯别亦難比來貢舉有簾獻三五十軸而無賦者就試之日含毫邈然多是失律乃知賦詠為難臣讀畢口奏聲律起於風雅頌散文起於典謨訓誥風雅頌一變而為離騷又變而為詩賦典謨訓誥一變而為詔令書檄又變而為策論經義以此取士皆足以得人特在上之人所以鼔舞天下者如何耳祖宗朝初以詩賦取士中其選者如王曾范仲淹輩皆渾厚君子則詩賦安得不重熙寧崇觀間以策論經義取士主其事者如章惇蔡京輩則論策經義安得不輕非科舉之有敝也人實敝之也自中興以後高宗孝宗兼用詩賦論策經義無所偏廢得人之盛項背相望在朝廷之上奨進士氣以器識求人則詩賦論策經義皆可以得士也
  十八日入講筵同侍講范楷待對是日仍讀論文史篇上嘗謂近臣曰凡人多言禱神可以延福未必如此
  能行好事神必福之如禮記世子篇注云文王以憂勤損夀武王以快樂延夀且聖經之旨必不如此蓋注者不思之甚也文王焦思勞神以憂天下豈得減夀耶夏禹焦勞有錫圭之瑞而享國永年大約帝王能憂人之憂不自暇逸豈無感應鄭康成注此頗不近理安足為之鑒戒朕嘗與邢昺論之昺不能對臣讀畢口奏憂勤逸樂二者常相倚伏憂勤之效必有逸樂孔子曰如知為君之難也不幾乎一言而興邦乎逸樂之過常至於憂勤詩曰汝雖湛樂從弗念厥紹如彼泉流無淪胥以亡此之謂也本朝名臣蘇轍論此事最為有理其言曰古之聖人無事則深憂有事則不慮矣夫無事而深憂者所以為有事之不慮也合於詩序始於憂勤終於逸樂之意若謂文王以憂勤損夀武王以逸樂延年既非事實亦非所以示訓也 景德四年上問王旦仲尼作春秋因言五經大義朕在藩邸時邢昺繼日講說但經籍立言各有旨趣不能無同異每詢於昺但引義疏以對推之聖人應機設教所說同異終不能談其微旨至若孔子言管仲如其仁復云與召忽事公子糾召忽死之管仲乃歸齊相桓公九合諸侯豈非召忽以忠死管仲不能固其節耶為臣之道當若是乎昺不能對似此常别舉故事明之臣讀畢口奏管氏之學不粹於聖人之道出處之際容有可議者故其成功止於覇者之事而已聖人於其人或褒或貶隨其事而言之不舉一而廢一既以小器目之又於其有三歸而譏其焉得儉於其樹塞門而責其不知禮愛而知其惡也然至於糾合諸侯不以兵車一匡天下民到於今受其賜憎而知其善也出處雖有可議而功過不相掩矣
  二十六日入講筵同侍講陳貴誼待對是日仍讀論文史篇 上嘗謂王旦等曰經史垂文有國之龜鑑保邦治民之要盡在是矣然三代之後典章制度聲名文物參古今而適時用莫若漢史學者不可不盡心焉旦曰孔子生於周衰歷聘諸國退而刪詩書定禮樂以五常之道垂萬世法後之王者雖上聖必師範之古人云生民以來未有如夫子者蓋以此也如云志在春秋者欲以褒貶極筆為終古誅賞之法使亂臣賊子觀而知懼兹立教之深旨為國之大要司馬遷自謂一家之書蓋知春秋凡例不可繼作故曰紀曰書曰世家曰列傳懲勸之微旨在焉班固而下不出其意但增辭采而已上曰夫子之道不可斯須而捨迂儒或言堯舜之時無夫子亦治此淺識之甚殊不知夫子之道堯舜之道也故曰祖述堯舜憲章文武又曰惟天爲大惟堯則之其爲尊堯而宗舜至矣非謂夫子之道與堯舜異者也臣讀畢口奏上古之時民淳事簡故堯舜躬行而天下大治三代之後人偽日滋故周公孔子立言垂訓以惠天下後世然而堯舜之時猶且都俞吁咈講明義理非冥行而偶合者也若謂堯舜之時無夫子亦治教天下亦任智自私不由講學此仲由所謂有民人焉有社稷焉何必讀書然後為學之論其口才足以動人要之實非正理宜孔子以為佞而惡之也
  是日又讀議修書篇 景德三年真宗臨幸崇文院訪編修君臣事蹟次序有未允者親改正之上曰朕編此書蓋欲著明歷代君臣德美之事爲將來法至於開卷覽古亦有資於學者自後日以草藁二卷進御上覽之翌日必條其舛誤而諭之上曰昨見編録亦有不盡本末之處前代詔令皆事出於一時必有所為而作今悉除之即不見本意尤當區别善惡務在審正苟前史褒貶不當即詔敕釐革時事當時因權臣專恣挾愛惡而爲者亦辨析于後庶覽之即明邪正修書若貴速成必難精要大業末撰著尤多而罕傳者豈非蕪雜之甚耶上又曰此書本欲存君臣鑒戒所以經史之外異端小說咸所不取每篇撰序冠于其首深可為之典法今所著序皆引經史頗盡體要然於戒勸或有未盡如直諫門但旌讜直若帝王飾非拒諫苟不極言即為邦國之患褒之可也苟國家常務偶有闕失又非帝王率情違法或以言比諷致其感悟即為美矣苟極加暴揚使惡歸於君顯闕政而賣已直亦非所取如文學門謂帝王當學際天人豈在歌詩賦頌若是則帝王無所用心皆不學矣何不但序文德光被緝熙帝載之事至於吟咏情性存乎歌詩若大風横汾之比但戒其流蕩侈靡可也又務農門序帝王藉田事迹如漢之文武藉田年號並可注於其下云事自此始所貴便於檢閱大扺疑義闕聞之事慎勿以意更之但於下注臣等所疑所闕及未詳之意王欽若曰陛下出於睿思纘集此書精選名儒共議編綴今則漸成篇次至於垂憲立例類事分門經史去留事迹枉正皆陛下立其綱要示其條目其間違疑未安者動咨宸謨用成楷事適蒙宣諭義取勸戒為先實垂世立教之急務也上曰褒貶古人行事根究聖人用心亦甚難事苟書成外人無所攻斥則為善矣臣讀畢口奏今日所讀數段皆真宗朝命王欽若楊億輩所編君臣事跡立例之初詳於議論而此一段最為精詳此書纂修於景德之初成於大中祥符之末八年而成凡一千卷詔題曰冊府元龜其間布置綱目斟酌去取皆出於真宗聖意無不深切最是論直諫一門於治道尤為有益既言帝王飾非拒諫又言人臣顯闕政而賣已直可謂兩盡君臣之道蓋飾非拒諫者自是人君之過為人臣者當積誠懇惻委曲言之可也顯闕政而賣已直自是人臣之罪為人君者含忍而優容之可也為君盡君道為臣盡臣道豈不甚美若使人君聼言之際常疑其臣賣直人臣進言之際常疑其君飾非不憂已之職而憂他人之職為害甚大宜乎真宗皇帝有所不取也
  寶慶二年正月二十六日入讀同侍講王塈待對是日讀任宰執篇 開寶八年太祖謂宰相曰年穀方登庶物豐盛若非上天垂祐何以及斯所宜共思濟物或有闕政當即振舉以成開泰之基太宗命趙普為相諭之曰朕以卿先帝舊臣功參佐命所宜勵心以副朕意勿以位高自縱勿以權重自驕但能慎賞罰舉賢能彌愛憎何慮軍國不治朕若有過卿勿面從古人恥致君不及堯舜汝其念之太平興國八年宋琪李昉平章事李穆呂蒙正李至參知政事張齊賢王沔僉書樞密院對於玉華殿上謂之曰朕為官擇人惟恐不當今兩制之臣十餘人皆文學適用操履方潔李穆頃莅京府甚聞嚴肅今此奨擢蓋推公也因思閭里間每旦焚香祝天子萬歲次則大臣眉夀朕與卿等焉得不日思善事以副億兆之禱琪曰臣等蒙陛下非次擢用又承戒諭豈敢為不善之事以負宸恩惟思公勤庶補萬一咸再拜謝臣讀畢口奏今日所讀皆太祖太宗任宰相事節目不同其要在委任責成而已臣聞人主無職事惟在於任相宰相無職事惟在於任賢觀祖宗任相之言思慮周密遇年穀順成上天垂祐則益思振舉以隆開泰之基知閭里間祝天子萬年大臣眉夀則日思善事以副億兆之禱委任責成如此為宰相者安得不遵守聖訓舉賢能彌愛憎以底治功也漢武帝怒宰相除吏乃言卿除吏盡未吾亦欲除吏可謂失任相之道唐太宗任房元齡杜如晦曰公為僕射當廣求賢人比聞聼受詞訴日不暇給安能助朕求賢乎可謂得任相之道武帝上嘉唐虞下樂商周而乃海内虚耗戶口減半太宗委政於人不親細務而乃外戶不閉行旅不齎糧任相不任相其明效大驗如此 太宗又顧宰相曰中書職在進賢退不肖但一郡一邑得一良吏即民受其賜卿在中書何由盡知中外官吏之賢愚他人舉薦各以類進卿更審詳可否善惡漸分亦致理之道也臣讀畢口奏人主所以任相大臣所以任賢皆所以爲民也立於朝者有愛民之論任於外者有愛民之政則恩澤可以流於民慶歷大臣以為欲知百姓利病須得好縣官欲得好縣官須得好知州欲得好知州須先擇轉運使副今日朝廷奨廉吏惡貪吏雖州縣稍稍變革而所謂真贓大慝未見按劾則亦監司觀望之過也太宗皇帝論宰相進賢退不肖而以一郡一邑為首此致治之要務也


<史部,史評類,經幄管見>
  欽定四庫全書
  經幄管見卷三     宋 曹彦約 撰
  寶慶二年二月初二日入講筵同侍講王塈待對是日仍讀任宰職篇景德初北道用兵每邊奏至凡軍旅之事多先送中書上謂畢士安寇凖曰此皆欲卿等先知中書縂文武大政樞密院雖專軍機然大事須本中書頃來李沆往往别具機宜上奏卿等當詳閲之但干討論者悉言利害勿以事干樞密而有隱也因言樞要之地尤須慎密漏禁中語古人深戒若與同列及樞密彰不協之跡則中外得以肆其間隙實非所便卿等志之臣讀畢口奏古者論道經邦爕理隂陽上欲合於天心下欲合於吏治則兵民之事無所不統唐代宗始置樞密使止以宦官為之至五代時唐莊宗用郭崇韜輩始與宰相分事而治本朝富弼張方平范鎮皆議之以其脉絡不相貫循習既久未能頓革中興以後時或以宰相兼樞密使分兩府以贊其長為近古矣 宰相嘗議以學士晁迥領銀臺司代王曾以曾領三班院上曰朕聞外議謂曾嘗封駁詔敕自是中書多沮曾奏事今若罷去是符外議旦曰臣等本無忌曾之義今聖慈宣諭為宰司避謗請以迥代盛度曾如舊職上可之旦因言今封駁之任與古不同大抵除改差遣大小皆先奉進止繼入熟狀俟其可奏然後降敇此外或差誤有害勘會失實臣等省視不至實恐有之頒下四方誠為不當封駁官司苟能詳覽改正乃助臣等不逮必無怨責之理上然之臣讀畢口奏先朝之銀臺封駁司今給事中職也祖宗設給舍臺諫所以助政令之所不及最為公道若使政令差誤給舍臺諫不敢言則淫朋比德人主孤立矣真宗皇帝以王曾封駁詔敇欲久其任王旦謂封駁司苟能詳覽改正乃助臣等不逮可謂君臣同德前古未之聞也
  初六日入講筵同侍講王塈待對是日讀禮大臣篇李昉授司空致仕詣崇政殿見上具述遭值聖朝踐歷崇顯無功報效恩寵過厚因屑涕稱感上憮然動容召陞殿謂之曰卿美事備矣朕比慮卿以年及請老故遣宰相諭旨而卿言堅確不欲奪卿雅志况不離京闕要見朕時固不妨也昉又作詩謝恩即日和賜仍别賜一首以申褒遇又嘗語近臣曰昉可謂善人君子事朕兩在相位未嘗有傷人害物之事亦常人所難能也臣讀畢口奏禮大臣諸篇無非尊禮大臣之意其於同心同德之事語未及也獨此一段論李昉善人君子未嘗有傷人害物之事敢推廣而言之夫傷人害物者愛人利物之對也愛人利物謂之仁傷人害物謂之不仁人主以仁而守寶位大臣以仁而在高位設以不仁存心則天下受其害矣唐德宗即位之初擢崔祐甫為相祐甫以道德寛大推廣上意建中之政庶幾貞觀【按原本作正觀避仁宗嫌名今改正】及盧杞為相諷上以刑名整齊天下循至播遷用相之仁與不仁其利害立見如此本朝以仁立國君相同心而李昉又稱善人君子無傷人害物之事真宗皇帝守位本心可以想見於此矣
  十二日入講筵同侍講章待對是日仍讀禮大臣篇大中祥符九年四月上謂王旦曰日官言今夜太隂
  當虧朕已别建道塲恭祈靈應卿當往行禮益加䖍禱旦曰臣以虚薄謬當大任陛下眷待近列休戚是均愚臣何以為報臣讀畢口奏真宗皇帝以太隂當虧别建道塲令王旦行禮旦遂有眷待近列休戚是均之語何也蓋日者人君之象月者大臣之象日食所以警戒人君月食所以警戒大臣真宗皇帝慮太隂當虧大臣受其害設道塲䖍禱又令王旦自往行禮所以屬意大臣者甚厚王旦謂愚臣何以為報固其宜矣詩言彼月而食則維其常此日而食于何不臧大意以日食為重耳若月食雖輕於日食猶能災及大臣不可謂全無事也是日又讀優近臣篇 太平興國八年以王顯為樞密使上謂之曰卿世非儒家少罹兵亂必寡學問今在朕左右典掌樞機固無暇慱覽群書顧左右取軍戒三篇授之曰讀此可免面墻矣臣讀畢口奏宰執大臣當代天理物之任非止一官一職而已不本諸簡冊豈可以佐王治邦國也自唐末五代之際日尋干戈當時大臣以權謀為上聖賢之教掃地盡矣大亂極弊一轉而為本朝累聖相承復還舊觀太祖謂


国学迷 藝術鑒賞概要_求實出版社.djvu 一個達動的開始_時報文化出版企業有限公司台北.djvu 藝術知識900題_北京航空學院出版社.djvu 藝術美學新論_達寧大學科研處.djvu 藝術真實十題_文化藝術出版社北京.djvu 文藝人材成功之路_光明日報出版社北京.djvu 看名畫的眼睛_四川美術出版社成都.djvu 不到頂點_上海文藝出版社上海.djvu 再再探索_知識出版社北京.djvu 藝術與人文科學貢布裡希文選_浙江攝影出版社.djvu 文人畫與南北宗論文彙編_上海書畫出版社上海.djvu 心中有人_四川美術出版社成都.djvu 外國美術名作欣賞_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人類的藝術_中國文聯出版社北京.djvu 祼體藝術欣賞_海天出版社-深圳.djvu 藝苑趣談錄_北京大學出版社北京.djvu 世界藝術風系_漓江出版社南寧.djvu 美貌論容貌的價值_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現代藝術和現代主義_上海人民美術出版社上海.djvu 繪畫構圖法基礎_湖南美術出版社長沙.djvu 色彩心理學_科學技術文獻出版社.djvu 世界藝術百科全書選譯Ⅰ_上海人民美術出版社上海.djvu 西方藝術大觀_中國廣播電視出版社.djvu 西方藝術史_江蘇美術出版社.djvu 希臘羅馬美術_人民美術出版社北京.djvu 外國美術史_山朹教育出版社濟南.djvu 西方美術史話_中國青年出版社.djvu 西洋美術史_三民書局台北.djvu 西方美術史綱_達寧美術出版社瀋陽.djvu 原始藝術_上海文藝出版社上海.djvu 近朹與中朹的文明_上海人民美術出版社上海.djvu 藝術的起源_商務印書館北京.djvu 西方藝術簡史_上海人民美術出版社上海.djvu 美術史文選_人民美術出版社北京.djvu 世界美術史_國際文化出版社.djvu 藝術史史前至現代_上海人民美術出版社上海.djvu 中外美術史大事對照年表_江蘇美術出版社.djvu 論古代藝術_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北京.djvu 文藝復興歐洲藝術下_人民美術出版社北京.djvu 文藝復興歐洲藝術上_人民美術出版社.djvu 巴洛克藝術_人民美術出版社.djvu 畫布上的創造_四川人民出版社成都.djvu 羅浮宮美術館全集Ⅵ法國藝術之花_龍和出版有限公司.djvu 羅浮宮美術館全集Ⅴ巴洛克的光與影_龍和出版有限公司.djvu 羅浮宮美術館全集Ⅰ文明的曙光_龍和出版有限公司.djvu 羅浮宮美術館全集Ⅱ地中海世界的光輝_龍和出版有限公司.djvu 羅浮宮美術館全集Ⅲ神的王國與人類都市_龍和出版有限公司.djvu 羅浮宮美術館全集Ⅶ浪漫派的抬頭_龍和出版有限公司.djvu 羅浮宮美術館全集Ⅳ文藝復興的波動_龍和出版有限公司.djvu 現代美術作品集_上海譯文出版社上海.djvu 千奇百怪的國外藝術_上海文化出版社上海.djvu 美術高考指導_浙江美術學院出版社杭州.djvu 美術叢書第一冊_江蘇古籍出版社.djvu 美術叢書第二冊_江蘇古籍出版社.djvu 美術叢書第三冊_江蘇古籍出版社.djvu 書畫鑒定簡述_江蘇人民出版社.djvu 中國美術通史第一卷_山朹教育出版社濟南.djvu 中國美術通史第二卷_山朹教育出版社濟南.djvu 中國美術通史第三卷_山朹教育出版社濟南.djvu 中國美術通史第四卷_山朹教育出版社濟南.djvu 中國美術通史第五卷_山朹教育出版社濟南.djvu 中國美術通史第七卷_山朹教育出版社濟南.djvu 中國美術通史第八卷_山朹教育出版社濟南.djvu 中國美術史_上海人民美術出版社上海.djvu 古代藝術三百題_上海古籍出版社上海.djvu 中國美術史_知識出版社北京.djvu 海上墨林廣方言館全案粉墨叢談_上海古籍出版社上海.djvu 中國美術史論集_人民美術出版社北京.djvu 圖騰藝術史_學林出版社上海.djvu 一八藝社紀念集_人民美術出版社.djvu 中國藝術全集1中國繪畫精品_名家出版社.djvu 中國藝術全集2中國書法精品_名家出版社.djvu 中國藝術全集3中國瓷器精品_名家出版社有限公司.djvu 中國藝術全集4中國雕刻精品_名家出版社.djvu 中國藝術全集5中國銅器精品_名家出版社.djvu 中國工藝精品_名家出版社.djvu 香港現代藝術作品選_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嶺南美術出版社.djvu 唐詩畫譜_上海古籍出版社上海.djvu 中朹藝術史古代_上海人民美術出版社上海.djvu 現代藝術大參考第二輯_湖南美術出版社長沙.djvu 西洋藝術史綱第一冊_光啟出版社台北.djvu 西洋藝術史綱第二冊_光啟出版社台中.djvu 西洋藝術史綱第三冊_光啟出版社台中.djvu 西洋藝術史綱第四冊_光啟出版社台中.djvu 西洋藝術史綱第五冊_光啟出版社台中.djvu 西洋藝術史綱第六冊_光啟出版社台中.djvu 西洋藝術史綱第七冊_光啟出版社.djvu 西洋藝術史綱第八冊_光啟出版社台中.djvu 西洋藝術史綱第九冊_光啟出版社台中.djvu 西洋藝術史綱第十一冊_光啟出版社.djvu 歐洲美術史_上海人民美術出版社上海.djvu 西方現代藝術史_天津人民美術出版社.djvu 希臘藝術手冊_浙江美術學院出版社.djvu 安格爾論藝術_達寧美術出版社瀋陽.djvu 今日美國藝術_達寧大學出版社瀋陽.djvu 藝術與世界宗教_文化藝術出版社北京.djvu 美洲非洲原始民族藝術_湖南美術出版社長沙.djvu 藝術與宗教_工人出版社北京.djvu 現代藝術大參考第一輯_湖南美術出版社長沙.djvu 人體藝術大觀_知識出版社北京.djvu 歐洲現代畫海派畫論選_人民美術出版社北京.djvu 中國畫論研究_北京大學出版社北京.djvu 七十年代美術_嶺南美術出版社.djvu 中國古典繪畫美術學中的形神論_安徽人民出版社合肥.djvu 畫品叢書_上海人民美術出版社上海.djvu 揚州八怪_文物出版社北京.djvu 現代美術家畫論作品生平_學林出版社上海.djvu 潘天壽論畫筆錄_上海人民美術出版社上海.djvu 潘天壽美術文集_人民美術出版社北京.djvu 朵雲_上海書畫出版社上海.djvu 尉遲跋賍那與尉遲乙僧_上海人民美術出版社上海.djvu 中國繪畫批評史略_天津人民美術出版社.djvu 歐洲美術鑒賞_江蘇美術出版社.djvu 中國名畫集萃_四川美術出版社成都.djvu 世界美術名作二十講_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北京.djvu 龔賢研究_上海人民美術出版社上海.djvu 德拉克羅瓦日記_人民美術出版社北京.djvu 古今畫鑒定概論_文物出版社北京.djvu 益州名畫錄_四川人民出版社成都.djvu 中國書畫鑒賞辭典_中國青年出版社.djvu 一场空 一场误会 一坐之间 一坐之顷 一坐皆惊 一块石头落了地 一块石头落地 一堂和气 一塌括仔 一塌胡涂 一声不吭 一声不响 一壶中流 一夔自足 一夕三叹 一夕九徙 一夕五制 一夕千念 一夜夫妻百日恩 一夜被蛇咬,十日怕麻绳 一天好事 一夫可守 一夫得道,九族升天 一夫舍死,万夫莫当 一夫荷戈,万夫莫前 一夫荷戟,尤夫趦趄 一如曩昔 一子出家,七祖升天 一子失着,满盘皆输 一子悟道,九族升天 一字不差 一字不落 一字入公门 一字千钧 一字百炼 一字百金 一字见心 一字长蛇阵 一定之法 一定之计 一客不烦两家 一客不犯二主 一家之主 一家之计 一家之论 一家之说 一家老小 一寸同心缕 一寸山河一寸金 一将成功万骨枯 一小撮 一尘不倒 一尘不受 一尘不涉 一就手儿 一尺之笔 一尺寒光 一尺水翻腾做百丈波 一尺水,一丈波 一尺水,百丈波 一岁再赦 一川风月 一差两误 一差百错 一己之见 一干一方 一干人犯 一年到头 一年被蛇咬,三年怕草索 一年被蛇咬,三年怕草绳 一年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一座尽倾 一座尽惊 一弛一张 一弹指间 一当两便 一往直前 一往而深 一律千篇 一得两便 一微尘 一心两用 一心挂两头 一心百君 一念之私 一念之误 一念之错 一息万变 一息千里 一息尚在 一恸几绝 一恸欲绝 一手一脚 一手包揽 一手独拍 一手独拍,虽疾无声 一手障天 一扫无遗 一扫而光 一扫而尽 一技之善 一技之微 一技无成 一把手 一把死拿 一抹黑 一拉一唱 一拍一吻缝 一拥而上 一指蔽目 一挥千金 一挥立就 一损俱损,一荣俱荣 一掊土 一掌堙江 一掌遮天 一掷巨万 一文莫名 一文钱逼死英雄汉 一文钱难倒英雄汉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