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历史人物 | 历史地名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 | 字体转换器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电子书下载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迩言 宋 刘炎

迩言 宋 刘炎
  欽定四庫全書     子部一
  邇言         儒家類
  提要
  【臣】等謹案邇言十二卷宋劉炎撰炎字子宣松陽人是書分十二章曰成性存心立志踐行天道人道君臣今昔經籍習俗志見其立言醇正篤實而切于人情近於事理無迂濶難行之說亦無刻核過高之論如曰井田封建成之非一日其壞也亦非一朝之故不必泥其制也能存其意亦可以為治矣又曰或問節誼之士如之何而黨錮曰自取之也君子百是必有一非小人百非必有一是天下士至不少矣豈必登龍仙舟者皆賢不在此選者皆不肖耶更相題表自立禍的者也人豈能禍之哉又曰或問學聖賢之道者其流亦有偏乎曰近聞之真公學而至之烏得偏學而不至雖孔孟門人不能無偏能遡其源其流歸于正矣不然毫釐之差其謬逾遠是足為學二程而不至者之戒也如此之類皆他儒者心知其然而斷不出之於口者炎獨筆之於書可謂光明磊落無纖毫門戶之私矣此本為嘉靖己丑光澤王所刋考明史諸王表光澤榮端王寵瀼以成化末年襲封前有梅南生序稱得抄本于棠陵方思道梅南生即寵瀼别號也又有嘉泰甲子炎自序嘉定壬午真德秀後序嘉定癸未葉克跋書中治道篇第一條第二條習俗篇第十一條志見篇第九條寵瀼俱注有脱誤今無别本可核亦仍其舊又經籍篇唐無全史一條中亦有訛脱而寵瀼未注又經籍篇第二條下有夾注止庵曰一段駁揚陶潛蘇軾而抑屈原之非其言有理併附録之考寵瀼序末有私印曰止庵則此注亦寵瀼所加矣乾隆四十二年九月恭校上
  總纂官【臣】紀昀【臣】陸錫熊【臣】孫士毅
  總校官【臣】陸費墀


  邇言原序
  宋儒劉先生邇言一帙條分十二章累萬餘言盖先生所自著故名邇言謙稱也其言皆窮理盡性成已成物樂天知命居常應變間涉治平修攘之要實内聖外王之學洙泗以來濂洛關閩間命世醇儒也當時特見重於真西山先生終宋迄元其言未見表著予間得抄本於湖臬副憲棠陵方思道先生謂予曰是書精思至論最有益於學者宜梓行以惠後人予莊誦盡卷仰而歎曰聖賢教人六籍之外口授心傳亦諄諄矣而俗學承傳惟事口耳而於身心性道初不相涉殆亦功利之移人枝葉辭章之習與性道之學一膜之外已分物我矣安望其能進於是耶是書誠不可不行於世也乃重校訛舛闕其疑者捐禄羨重書鍥諸棃行之用副方先生以心學教人之雅而劉先生著書以望於後之人者其亦在是歟刋成爰序以識歲月時嘉靖八年三月望日後學南郡梅南生序
  邇言自序
  言近而指遠辭約而理盡天下之至言也非聖人其孰能修之是故論語一書獨具中和之道次則孟氏七篇莫非浩然之氣又其次也荀卿辨而肆揚雄約而拘王通華而僭雖三子所言得失不同艱易不一然皆得明道之一端著書之一體有過於老莊申韓之說遠矣先漢而降傳經述史先後相望文籍浩繁殆百千家至於諸子如揚雄王通之說絶無而僅有之蓋古人之文辭不勝意今人之文意不勝辭者其源皆壞於科目之習汨於利禄之途也儒者以五常為質六藝為文融心三才游步千古天所賦予不薄矣必也不徇流俗仰思聖賢凡有論著不必放意寓言不必僭稱法言不必苟同不必苟異惟履諸身而後議喻諸心而後語不為捭闔以賊正氣不為雕刻以傷正體始於近情終於達道庶乎其可也先君遯齋好古學耳提面命必以義方不幸弱冠之初遽罹陟岵之戚飄泊西東駸駸知命之年貧賤素行之矣艱難備嘗之矣故於流俗之習多所悔恨窮通得喪之分多所開悟人情物理事變世故之間多所儆省承師問友考古驗今輒隨所得紀為邇言承先志也非曰指遠理盡僭擬聖賢之作也竊自比於芻蕘之談狂夫之論云耳昔夫子猶能鄙事大舜猶察邇言未有鄙事不能而知至者未有邇言不察而知化者斯言之著固多得罪於作者恕其鄙而察之可也其或所志不同亦不勞以覆醬瓿譏之此下才十有二篇續有聞見録為外篇云時有宋嘉泰甲子正月朔日括蒼劉炎子宣自序


  欽定四庫全書
  邇言卷一
  宋 劉炎 撰
  成性
  中天地而立與天地參者人也天命以人不物之矣天不物之而自待以物始也人終去禽犢不遠矣然則人之性實天地之性也孔子以為貴孟子以為善天地予人之正也荀卿謂之惡主血氣言之也揚雄謂之混雜人與物言之也韓愈品分之是復以清濁之氣高下之質言之也荀揚韓之言性皆非天地予人之正也君子保天命之性之謂仁成天性之仁莫如學
  投珠於礫擲璧於石腐夫過之毛髪灑淅至貴之性溷於汚濘不訾之身行險駸駸人之見之未必寒心知貴物而不知貴於物也君子尊良貴之性則養之以中和寶不訾之身則安之以分義外物之貴不足貴矣希夷子曰凡人賤者不可使貴亦猶貴者不賤命也炎則曰能有其貴則賤者可使貴不能有其貴則貴者可使賤性也君子安居道德之宇出入禮樂之門馳騁仁義之途言性不言命
  或問形色天性何如炎曰天命以人而不物之即天性也惟聖人為能踐形爾不能踐形者其形人其性禽滔滔天下皆是也
  一氣均播有土皆生芳蘭惡蕕其臭不同参术烏喙其味不同質以氣生氣隨質變也元氣予物未嘗不同物之氣質隨取自異天之予人人之自異也亦然是故氣有清濁則識有通塞質有厚薄則行有澆淳才之小大情之邪正血氣之動靜皆非天命之正性也
  麟異於凡獸鳳異於凡禽者仁也聖賢君子異於凡人亦仁也禽獸不仁人知惡之人而不仁不知自惡惑之甚也
  仁者有不動動則仁矣不仁者有不為為則不仁矣發於其心有觸斯應故仁者不必好所好而後仁不仁者不必惡所惡而後不仁君子為仁者所好以為知己可也為仁者所惡無勞懷不平之心然則不仁亦天性歟曰天非使之不仁人自不仁爾
  天下之至堅頑者莫如石潤而雨燥而暘嘘而水生擊而火出藏金而韞玉戴土而滋木五行之質具焉為磬其聲清越為砮其鋒堅利積壘為防刻斵為器金需以礪玉需以治五行之用具焉五行周流天地間隨取皆足禀其精英者謂之人豈以人而不如石乎人而不如石不學之過也
  道德仁義雖愚夫不學而知及其至也聖人猶病焉法度器數雖聖人學而後知及其至也愚夫可以與能焉是以君子之學逹道而據德依仁而由義其於藝也游之而已
  君子之所樂者三樂為天地間正人樂為正人端士之裔樂乎知古知今與凡民異
  恠羊知肥燕石知飛生靈動植莫不知時樂天之命則聖賢之所知也
  或問聖人罕言性子何言之多耶炎曰論語六經皆成性之學也聖人不苟言之亦允蹈之而已


  邇言卷一
  欽定四庫全書
  邇言卷二
  宋 劉炎 撰
  存心
  存心莫大於仁正心莫急於禮生於其心而復以成其心天人之道也
  心者誠之宅也家國天下誠之逹也天下可欺也國人不可欺國人可欺也鄉鄰不可欺鄉鄰可欺也妻子不可欺妻子可欺也方寸不可欺一或有欺悖亂之言形於夢寐雖欲自揜其可得歟
  終日行險志得意驕中夜以思惕然隱憂終日履平無得無喪中夜以思湛然氷清君子與其終日有快意之舉不如中夜獲一息之安也
  人非堯舜氣質之偏不能無過不及之患必加儆省則善矣惟心原不正觸物生變者不可以櫽括
  聖人之心正大如天地賢人之心明白如日星庸俗汚下如禽犢其有習為姦佞者險於山川深於城府慘於矛戟暴於虎狼聖賢庸則易知惟姦佞難知難知故難顧慮雖聖人亦畏難知矣
  誠者萬善之本偽者百禍之基聰明勇決智慮過人濟之以偽速其死矣何止為小人冥蒙遲鈍了無他長將之以誠厚其生矣何止為君子
  樸實如良金不勞覆護百鍜鍊愈剛巧詐如璃罌倍費防閑一跌踣莫救
  禾心為仁桃李之心為仁仁人心也患在不能充之爾人孰無仁充之有小大人孰無智用之有是非小則姑息非則詐儇是故好行小惠急於人知匹婦之所謂仁也夸逞小才好為人上匹夫之所謂智也斯仁不足以自福斯智適足以禍身聖人達仁智之大致必也以義行仁以德行智乎
  聖人以仁為宇天下無不覆賢智以仁為途善類所共由
  人莫病乎有慾而無德也氣剛而有慾且見制於婦人欲稱丈夫不可得矣年耆而無德猶見侮於童子欲稱先生不可得矣
  飽食煖衣人以之生亦以之死一日失節寢寐不寧疾病生矣終身失節後嗣無觀禍敗作矣人能不以是為身心子孫之害者其加於凡民一等矣
  貧賤患難進德之階富貴安佚陷身之壑惟下愚不以貧賤患難有進惟上智不為富貴安佚所陷
  老成慮事不必皆高年輕躁寡謀不必皆年少觀其臨事如何爾盗中有道衣冠未必非盗軍中有仁口銜清議者未必皆仁觀其處心如何爾君子以義制事以仁存心
  心其至矣乎其生也清其没也寧其動也正其靜也定聖賢則然愚不肖反是
  四銘
  莫小於心與生而俱莫大於心包含萬殊本自正平無勞扂楔飛來塵垢隨即磨刮遷忿逐慾至明者昏踰越奥窔出入多門駸駸險巇株枯足蹶非惟無益本實先撥待物以穽機隨變生一往一復亦足自傾身傾禍微爾裔肖爾萌蘖蔓延源源不已乃知此心廣大則天中正則人傾仄汚下則禽去禽門由人道反性天其樂莫可言也自然而不必然者具性之全也已然而不能復其全者非賢也是用作銘並告五官各守爾典無妄闓端斯心銘也
  見可欲而心不亂其思定遇坎窞而知儆省其思深格物以理慮而接其思至博大而不荒委蛇而不局其思正居乎中央運乎四方凡有所適不失其鄉斯思銘也【慮而接三言上下或有闕誤】
  衣冠適市市人避之袒裼居室室人戱之貌之不可不修也如是信誓於郊三軍聽命戲言於庭僕妾慢令言之不可不修也如是貌言不修其應若是内行不修益可知矣内外交修謂之君子内外交廢謂之小人修廢之頃間不容髪及其久也天壤遼絶君子人歟可不謹其微敬所發歟斯貌言銘也
  冶容過目目挑心招鄭聲入耳耳瞶心揺招招揺揺衣冠狙猱禍機及之不知避逃凡視冶容如臨嚴父凡聽鄭聲如震斯怒視遠聽德心正則誠不誠無物惟誠則形汝聽不誠人將汝聽汝視不誠人將汝視無恤乎人無不為矣無所不為隕踣乃已古人戒慎乎其所不睹恐懼乎其所不聞不遏於流而塞於源其以是歟斯視聽銘也


  邇言卷二
  欽定四庫全書
  邇言卷三
  宋 劉炎 撰
  立志
  心無得則志不立志不立則事不成事不成則妄動輕舉不根於素夫是之謂妄人昔者二帝三王志於仁天下漢祖唐宗志於定天下伊周自任以治孔孟自任以道下而荀卿揚雄期以言語文章成名於後世皆其素有得者也
  聖人有容天下之度故能以天下為一家賢人有修身治人之志故毁譽得喪一不足以動其心
  遭變不迫其人未可量也處常失措其餘不足觀也已人之為人見窺於人則其行不遠
  軒冕榮身視之若無簞食蓬戶視之若有斯人也中之所有者大而外之所無者小矣所有者大無不可為所無者小無復可汚
  不顧分義而冥行者志於得也反已求之得未分寸失已尋丈是富不可以志而得也不後學力而勇進者亦志於得也反已求之日計不足歲計有餘是道可以志而得也志者主一不二之謂也雖聖賢亦止能求所本有不能強所本無也
  忠臣義士氣拂雲漢文人才子之氣亦然其所以然者不然矣君子志於澤天下小人志於榮其身當其樂仕之初則同及其既仕所趨異矣是以天子達於匹夫莫不有志氣顧其所之有小大正邪爾
  氣在人上者志或在人下志在人上者不必以氣陵人志主乎一氣或妄用也
  有大志者時亦有大言好大言者不必有大志義所當為堅守不移安時俟命不急小利志在其中矣内樂無有譊譊妄言所守不固倀倀妄行斯人也夫何志之有聖人之氣渾然一元也賢人之氣温然春陽或凛然秋霜也庸凡之氣汚姦佞之氣賊
  以氣豪者亦以氣沮以力勝者亦以力屈榮以勢辱亦以之雄以財憊亦以之是之謂中無所主托外物以為主故其終為物勝也
  有富之萌處以滿盈復於貧矣有貴之漸處以驕極復於賤矣是之謂變常變常則不能常有其有也
  或問立志之道何先炎曰定意氣博徒豪於一擲酒徒豪於舉白長槍大劍戰士豪也長吟大篇文士豪也凡曰豪舉皆非意氣之定也
  或問近世馬范二文正公如何炎曰志立范志於任司馬志於誠始於其身終於事君皆此道也孔子曰士志於道孟子曰士志於仁義士其可以自棄哉
  窮兒猝富市里慕焉匹夫暴貴友黨慕焉率德改行慕者鮮矣師周學孔法堯蹈舜嘗聞其語矣未見其人也凡不慕下俚之所慕者可與進德入道矣
  君子立志誠信以養心忠孝以安身仁義以為富道德以為貴積而後發其發也大
  大舜德冠百王伊傅才高千古然猶俛首耕築若將終身今之匹士未聞寸長已發不遇之嘆不量而已矣未仕善士皆可為也既仕循吏皆可為也病弗為耳夫孰禦
  或問君子出處之要曰居不可以素隱仕不可以素餐上無與於國家治理下無與於風俗名教斯其出處亦可占矣
  出處之道主忠主孝内有所主則外無所忘鬬擊忘身忿䦧忘家朋黨忘國所主既失禍敗及之雖悔何追或問嚴光何以無濟世之志曰出則功被天下處則名厲將來是物也光武子陵盖中分之矣
  古今之隱者有三其上有諸已視時不可施則隱其次揆諸已於時無所施則隱其下内無所有復不自量託名以隱釣名鈎禄及其用也禄可得名不可得矣或問儒者之隱何如曰游心於六藝玩意於五常陋巷可也市朝可也不必深山密林之之也



  邇言卷三
  欽定四庫全書
  邇言卷四
  宋 劉炎 撰
  踐行
  涵詠聖賢善言如食美食踐行聖賢實德如入荆棘斯人孔子所謂鄉原也道聽途說德之棄也是故君子寧使言不足而德有餘也毋使言有餘而德不足也行仁如循環由義如蹈矩出入乎禮門持守乎信鑰於是乎語於是乎道古所謂有德者必有言也平易而達理者善言也中正而近道者善行也誕言背理詭行傷道君子不由
  妄語初能妄人終亦自妄詭行初能詭人終亦自詭人受其禍小已受其禍大
  人之好妄語者朝與夕異十常一二旬浹之間十異五六及其久也燕越背馳不自知矣己不知人知之非惟誠不可揜偽亦不可掩也温公曰誠自不妄語始善夫善言身之文也不善則疵善行身之輿也不善則敗君子審取舍之權則知言行之機
  或問心術學術之異曰心其主也學其輔也二者皆不可不正亦在乎善用之而已不善用之則太平典劉歆以之助姦王介甫以之毒天下如善用之則曹参鎮齊民以黄老賈生識治體以刑名魏鄭公以從衡諫諍蘇明允以戰國策知治亂安危之機然皆不足以為訓者不如言聖行之為正也
  諺有之百語不如一默百動不如一靜炎曰己可靜不能必人之靜也己可默不能必人之默也人在天地間則有生有生則不能不與物接其靜也仁其動也義其語也信其默也智則君子人也
  諺有之千安不如寢百利不如耕言其定也炎曰耕不能無歉歲寢不能無思夢定者猶未定也是以君子晝参諸踐履以觀其所守夜参諸夢寐以觀其所安善戰者進可以攻退可以守善鬬者進可以搏退可以保安身理家強國之本知所以退則知所以進
  常人之過也各於其所長君子之善改過也乃見其所以長聖人不見其長何短之有莫名其善何過之有聖人見善則拜賢人聞過則喜聞過如不聞見善如不見庸人也詆善以為非聞過則必文小人也又其甚也懷觸實之怒肆報復之毒其過也何可以易言歟不知而為之過也及其改也不復過矣知而為之非過也及其改也萌蘖復生是以君子有過小人無過欲為君子終身乃成欲為小人一朝可就
  窮兒無升斗之量賤婦無尋尺之度溢乎其中不能自止有靦於外恬不之覺氣使然也是故聖人道大而小天下賢人君子德充而容物
  巨商適市有懷百金之寶者有懷千金或萬金者人莫測其孰愈遂操百金而與之較彼百金者忿然其勢敵也千金者懽然其勢倍也萬金者不喜不怒漠然不顧不足較也欲知君子所藴之淺深則亦猶是矣
  行高而自卑者裕身之道也行卑而自高者速禍之道也
  明珠藏於千仞之淵没者致之不避蛟龍之害金玉產乎千仭之山采者發之不畏覆壓之變象璣妝首見者嗤鄙碔砆列肆過者不視是以行偽而衒露其名不著德充而韜藏其名自彰甚矣名之難全也
  天敗之人敗之己敗之天可以勝人可以勝惟己自敗天不能顧人不能慮知而不返隕越乃已返而不亟所喪亦過半矣懍懍乎真可畏懼也哉
  名有美惡惟大賢流芳惟大姦遺臭鄉里之所謂善惡人者皆不足以為名
  人莫不有恥惟不忠不義名汚竹帛千古不刋其為恥大矣子孫恥為之後鄉人恥與同國邑天下後世見其姓字如見惡臭唾去而怒罵繼之是以名莫榮於忠義辱莫大於姦邪
  小人惟慮智巧之不章君子惟憂德善之不著古人有終身之憂憂不為聖賢之徒也今人有終身之憂憂利禄不足以及子孫爾
  凡民能慈於子孫而不能孝於父母能為子孫長久慮而不知父母之所為我慮者亦然故君子力行孝悌雖不為子孫慮足以為家法矣聖人之愛敬自身始及其終也為天下後世法況於家乎
  俚俗之人皆有俚號幼未有知忽口之先人笞而誨之曰鄉黨以齒非汝父之執則汝兄之儕也胡得爾炎自是習為君子長者之歸而不復效小人輕薄之態三十謂之成人炎未三十烏知其匪禽炎既三十始去人不遠爾
  士不恥貧莊周顔真卿皆嘗乞米使周不立言真卿無大節則亦何異於途人是則貧者士之常士亦不可以徒貧也徒貧賤而欲驕人無道義而欲輕王公者妄人也君子貧賤自得未嘗驕於色道義自尊未嘗輕於其上
  外夸而内歉者必為人之所不屑為貌謙而實至者必能人之所不能為
  小有才不足恃也得之由是失之由是德無行而不得失則未之聞也
  仁大無小惠義大無小節禮大無小謹智大無小察信大無小諒

  邇言卷四
  欽定四庫全書
  邇言卷五
  宋 劉炎 撰
  天道
  三家之市賢否雜處十室之邑善惡相半天必佑賢黜不肖福善禍淫人則雷霆之威日轟轟乎三家雨露之恩日優渥乎十室足矣胡足見造化之大哉為善不必福福在其中為惡不必禍禍在其中是天道也
  積善順天不求其福可也積惡而求免禍其可乎施德於人不求其報可也施怨而責人無報其可乎是故君子善與天合德與人和必其所可必而不必其所不可必也
  為惡而不為惡所傾惡亦足為矣為善而不為善所成善亦不足為矣惡而終傾善而終成君子必舍彼而取此
  仁則生生則久久則廣大不仁則賊賊則削削則枯滅義則成成則積積則充實不義則敗敗則散散則耗蕩是故聖賢仁生如春義成如秋
  進德入道無有止極積利干禄宜懼滿盈道德不器利禄有量也
  或問分有定人鮮能安者何也曰心平則安不平則不安不安則傾欹顛覆隨之雖欲復常已噬臍矣是故自然之分天命也樂天不憂知命者也
  夀夭有數貴賤有分天也君子為其所可為不為其所不可為斯可以勝天言數者以富貴安佚為福以貧賤憂戚為禍人之賢否心之邪正不與焉是豈知君子有自求之福小人有自取之禍哉故曰靜重之福輕躁之禍匪降自天自取由人
  臣弑其君則子弑其父禄山之後則有慶緒人曰天也我曰人也忠於君所以教其子之孝順於長所以教其弟之悌孝悌之道性根於天迭相視傚習成於人人而反是道自禍也禍福自已天何心哉
  愚民能移其奉神之心於嚴父移其佞佛之心於慈母則神明參乎其前矣舍明徇幽此其所以為愚也鑽蕉瀝漆見者心惻伐元蠧真不知自憐愚孰甚焉故凡不愛其身而疾痛呼天者愚民也
  麝裂臍狨犛斷尾惡其為身害也人有為身害者多矣反若被珠玉錦繡然斯惑之甚也
  髪如素絲體如枯枝耳目聰明方寸不亂夀而臧矣如其不臧則盜跖不如顔囘人皆曰跖夀而囘夭吾獨曰囘夀而跖夭跖未死而先朽囘既死而不朽也
  疾非暴疾必待其定定而後應應必宜矣事非機事姑鎮以靜靜而後動動斯得矣
  聖人緩急適宜剛柔適時常人急則多敗緩則失機剛則易折柔則易屈君子與其剛也寧柔與其急也寧緩或曰聖人何以知性命之理曰格物則知性更事則知命或曰何以知事物之要曰聖人察天地之運知鬼神之情而況於人乎而況於事物乎是故易之為道通天下之變故者也春秋之義逹天下之情偽者也由邇而遠自明而幽天地鬼神且不能違而況於人乎而況於事物乎
  性地虚明曠如青天心曲隂墨隘如坎窞是故惡莫大於隂謀善莫先於隂德知斯謀足以自陷則知斯德足以自裕
  或曰順天之道何先曰自下謙無凶爻訟無終吉聖人作易之意亦可知矣

  邇言卷五
  欽定四庫全書
  邇言卷六
  宋 劉炎 撰
  人道
  人道之交以誠信誠信不磨非惟自成亦足成人詐偽無據非惟自敗亦足敗人
  待人以誠盖有生之不以為恩殺之不以為怨者誠則公公則天也待人以偽盖有生之而疑其市恩殺之而疑其復怨者偽則私私則人莫之信也
  愛己者能愛人輕己者能殺人
  古者忠以責己恕以待人今人待己以恕責人以忠幾諫父子之恩也揚於外則離責善朋友之信也語諸人則疑獻替君臣之義也播諸國則辱人能無以虛言受實禍無以小利招大辱其度越於人遠矣
  聞譽而喜必妄譽人聞毁而怒必妄毁人不苟喜怒斯不妄毁譽陵貧者諛富傲賤者謟貴不陵不傲斯不慣諛謟
  面然背否妾婦之道忠告善道聖賢之徒
  妾婦之道謂人之忌嫉猶乃心也故常以人之不韙語人聽其言者有好焉有惡焉觀其所好惡則聽者之邪正可知矣
  人心險夷不難知也處家終身莫知其人同途一日可卜其素同體而後已同位而先人同名不忌同患不避故雖小物必辨義利循是者君子反是者小人惟大姦大佞未可立談判爾
  小人之交以利平時相親不啻父子一旦相噬不啻狗彘君子之交以義平時講切水火異齊臨難死節舟楫相濟善哉司馬公之言曰覆王氏必惠卿也信然博戲之交不日飲食之交不月勢利之交不年惟道義之交可以終身
  與君子居不存形迹可也與小人居勿事形迹可乎哉密近君子如濯清泉所染未必變密近小人如失足於汚濘所漸何易深也白受汚易汚反白難自君子為小人易自小人為君子難也
  幾哉危哉朋友之深交其可忽哉端士深交如入室堂坐卧履止久而愈適邪佞深交如涉谿谷一跌之頃即致顛覆擇交之始勿謂端士無益而遠之遠則孤孤則無以立勿謂邪佞無傷而狎之狎則深深則易以陷失交凡民飲食以為階失交凡士言語以為階知其凡而不交上也既交而失有犯不校猶不失其為智如必屑屑然辨是非則身亦凡矣
  天下之至易怨者小人至易恩者亦小人簞食豆羮足以得其懽心摩拂豢養足以得其死力一語不讎乾餱以愆則失德矣若夫君子則不然大則行其道小則盡其才恩所知己而已犬馬畜伋萬鍾養軻則逝矣韓淮隂鄙泣涕者為婦人之仁而復念念乎解衣推食之賜英九江悔怒踞洗之辱而大喜張御之豐卑矣哉烏得不為狗烹也哉是故待君子則以禮結小人則以恩小人好用巧心以愚君子彼自樂其計之得也有不知手之舞之足之蹈之者君子靜以待之如觀優戱一笑可也一或為之動揺則駸駸如入機穽矣
  小人好以小利汚君子容有受其汚者君子以大義責小人未有能受其責者也受汚則見制不受責則反見害矣
  暗箭中人其深次骨人之怨之亦必次骨以其掩人所不備也兩軍對壘尅日乃戰鳴鏑交馳負不怨勝罪不在人責在己也故君子之於人與其隂傾不如顯責君子之履世也泛應而主誠致曲而逹道
  富貴近人人以為謙貧賤近人人以為謟故富貴宜自下貧賤宜自守自下者人愛之自守者人敬之
  將忘有恩必故讎之將背其言必故尤之是友也古之所謂不學今之所謂口詩書而行市人者也
  虎狼之澤安得麒麟而友之鷹鸇之林安得鸞鳳而友之惟不待之以虎狼鷹鸇待之以人道庶乎可以自存爾
  祭祀必立尸講學必立師敬尸敬其先也尊師尊其道也不敬其先非孝也尸何與焉不尊其道非賢也師何與焉
  或曰近世何師道之不立耶曰古者師道德漢魏以來師經學隋唐而降所師者場屋之文而已宜乎師道之不立也


  邇言卷六
  欽定四庫全書
  邇言卷七
  宋 劉炎 撰
  君臣
  君道莫大於建中臣道莫先於守正君道立則人心一臣道盡則民風淳大哉我孝宗之言曰人皆可以言朋黨惟君相不當言朋黨凡曰朋黨無問其人惟公是公非之為務君道於是立矣至公之權於是獨操矣大明東升羣隂自伏大君自立朋黨自消人心畏者剛極也人心玩者柔極也皇極既建天下為公尚何朋黨之有哉
  天地五行之精英萃於朝廷君子在位散於天下君子在野是故治世多名臣良相亂世多賢士隱君子治亂之機於是乎占
  隂陽天地之道也六爻之義也陽為君子隂為小人陽善用隂足以成物君子善用小人足以成事不善用之而又求以亟去之適以速其變也速其變則隂在内以制身小人居中以制國大事去矣善理身者内陽而外隂善理國者内君子外小人而已
  君子小人凡有係於國家治亂成敗之數者皆非庸人比斯君子必有過人之德斯小人必有過人之才一愚一智愚為智役一強一弱弱為強制人皆若是國無敵國家無仇家矣智與智角計必有中強與強遇不能無傷中傷既多怨讎深矣怨讎既深雖欲自已不可得矣是故小人計以中人常詫暗箭靜以觀之則鳴鏑也惟不立標的無所施其巧若郭汾陽之待魚朝恩斯可矣不然則蕭劉見䧟於恭顯漢黨錮唐朋黨諸君子皆中小人之計矣
  甚矣執偏之為禍也人主執偏禍社稷大臣執偏禍蒼生唐德宗執猜忌之見陸贄輩千萬言不能回其聽近世王安石執強愎之吝司馬公千萬言不能破其惑其禍社稷蒼生不細矣
  聖君善始足以知終善與人同胡能有過中君善始不若保終急於為善不如改過
  欲觀帝王之度於其用人足以觀之矣能用一國之善士則足以君一國能用天下之善士則足以王天下善士不輕為人用能用之其度已足以容之矣
  或問人君以納諫為盛德人臣以進諫為大忠者何也曰人君一嚬一笑天下之休戚繫焉而況於過舉哉進諫則能救過納諫則能改過其為天下後世福大矣烏得不謂之盛德大忠哉
  一海東青爾我太宗却之而興天祚好之而亡君人者可不謹欲惡取舍之端哉
  我太祖之於漢祖度量如出一人太宗之於唐宗言行如出一身不嗜殺人能一天下我太祖有焉宜乎守天下之規模遠過於漢唐也我太宗之言曰虎度鳳集守令猶能召和帝王惠民理寃豈不易然炎曰聖宋德為立國之本仁為相傳之法大抵然也仁祖尊號曰仁仁道於是乎成矣
  熙豐大臣欲以所學鉗天下之口而倡為三不足之說是甘為商君之為者也賴我神祖不為孝公爾不然黥師刑傅矣烏有致君堯舜隆制成周者反行管商之下策歟
  田錫論列宰相非人於時李文靖實在中書錫不以為忤沆不以為訐諫官宰相之體兩得之矣趙清獻之詆范蜀公呂獻可之劾韓魏公龎建水洛韓不以為是韓刺義勇司馬力言其非濮議之興臺諫斥宰相如敵已熙寧刑名之議呂晦叔是介甫而非君實是所謂和而不同也故凡一倡而百和未必非小人之黨
  臺諫所以正君律臣也不曲不阿真臺諫也次則徇人君喜怒之私下則為大臣鷹擊狗搏之具
  天下有道士大夫有是非而無毁譽天下無道士大夫有毁譽而無是非
  公正之言氣和而平阿曲之言氣咈而傾
  事君之道智有餘而忠不足不若智不足而忠有餘忠無適而非正智或足以濟姦也
  或問事君能致其身者何謂也曰不愛其死之謂也不愛其死何事不忠苟愛其死何事不佞
  惡莫大於反所主故禍莫慘於受反善莫先於忠所事故福莫長於用忠高祖戮丁公漢以之興武帝受侯景梁以之敗
  緣木坎石可登萬仞之崖所患者進易而退難累梲叠桷可支垂圯之堂所患者高易而下難是以大臣以道正君不固天下之權以義定國不留天下之勢事君以不欺為根本温公思天下事故雖闇室衣冠肅然以此立朝不復有欺君之事矣

  邇言卷七
<子部,儒家類,邇言>
  欽定四庫全書
  邇言卷八
  宋 劉炎 撰
  治道
  治天下有常道上承夫心中和人情下順物理而已急於為治不得其道亂之階也急於立法不得其道弊之萌也不始治在其中矣如始弊法在其中矣然則治亦不足為法亦不足立歟曰非也為以天下立以天下勿以私參之也【此段不始至法在其中文理欠通疑有闕誤】
  財者生人之命也天地施生之仁帝王取予之義存焉仁以仁之義以宜之民命乃全凡民無財無以仰事俯育廉恥之道喪矣凡民多財起閨門之爭益子孫之過禮義之風衰矣生斯生財生民斯也使之凶荒有備生死無憾足矣過不及皆非凡民之利也嗟夫三代井田仁矣哉取予有節義矣哉先王立法之義意深矣哉何秦人之瞽戾也哉使是民不得為三代之民者秦人之罪也【生斯生財生民斯也八字間有脫誤以不成文】
  或問周秦修短其由興廢封建乎曰周自后稷公劉迄於文武世積仁厚封建亦治不封建亦治秦自孝公以來世積詐力封建亦亡不封建亦亡秦不封建胡亥猶奪扶蘇之位誅戮十二公子趙高猶置李斯於極刑擠蒙恬於死地秦必封建則同姓異姓各有土地甲兵之彊更相屠噬亦不過再世而已况乎井田封建之本實則相關秦開阡陌大本去矣其何以封建哉必欲知封建之本井田是矣必欲知封建之意則聖人作易於比卦言之盡矣比之為卦坤下坎上寧不以先王建諸侯上下一心君臣同德猶水之在地周流浹洽無間然歟知乎是則知三代封建之意先立而後其法行秦人封建之意先亡而後其法壞
  肉刑即象刑也象而示之犯者寡矣漢文帝有仁心而無仁政輕於變古觸憲滋多雖欲囹圄空虚不可得矣或曰肉刑何以不可復曰人惑其名而不要其實人其可以戶曉歟
  或曰井田封建何以不可復曰是制也成之非一日其壞也亦非一朝之故不必泥其制也能存其意亦足以為治矣
  或問古今學校之制曰古者先德而後藝先行而後文後世教者校藝而不及德學者言文而不及行
  古者官制亦可知矣古者量材而授下亦自量而受後世反是
  古者取民有常制粟帛布縷力役之征或用其一或用其二後世無所不用則亦無所不取何必三者而已哉古者官兵民有常職故費約而兼足足則交相養後之官兵民無常職故食冗而俱貧貧則交相賊
  周禁羣飲以節民心漢戒酒醪慮乏民食後世榷酤意則異矣古今立法名實背馳大抵若此
  古者疑赦今乃赦罪古者宥過今乃宥故是古今赦宥之名同而實亦大異也
  禮教天下之防範賞刑有國之紀綱禮教行則人知榮辱刑賞明則人知勸懲與其勸懲於後孰若榮辱於先上不知有榮辱下不知有勸懲防範紀綱其可置而不省乎
  一日之頃有晝有夜四時更代有隂有陽一代之興方其明盛君子彚征及其變故之將興也小人交亂不有女主則有強權不有僭叛則有夷狄之禍數也惟天子不可以言數必也觀時察變事為之備固結人心遭變不移多蓄賢才為後人用是之為以人勝天惟聖人能


国学迷 漢書藝文志條理殘稿不分卷 金梁夢月詞二卷懷夢詞一卷 劉梁墨寶合册二種 滿洲旅行記(白山黑水錄)二卷 大學衍義輯要六卷 聖祖御製文三集五十卷 札迻十二卷 先天易數八卷 五行類事占七卷 通志二百卷 十六國春秋一百卷 富陽夏氏叢刻八種 寶綸堂文鈔八卷詩鈔六卷 御選歷代詩餘一百二十卷 石笥山房文集六卷補遺一卷詩集十一卷詩餘一卷補遺四卷年譜一卷 廣西省西林縣貴州省安義鎮民教衝突公文 附釋音尚書注疏二十卷 圭盦詩錄一卷 洞庭集十二卷 定庵文集三卷續集四卷文集補編四卷續錄一卷古今體詩二卷續錄一卷雜詩一卷詞選一卷詞錄一卷龔孝珙手鈔詞一卷拾遺一卷 觀古堂所著書二集十六種 遺山先生詩集二十卷 皇朝經世文編一百二十卷 湘軍志十六卷 八家四六文鈔 同文一隅二卷 幾何原本□□卷 歸愚文鈔十二卷續十一卷詩鈔七卷浙江通省志圖說一卷竹嘯軒詩鈔十八卷 定香亭筆談四卷 西湖集覽二十六種 放翁逸稿二卷 聖賢像贊不分卷 揚子法言十三卷附音譯一卷 海天琴思錄八卷 明史地理志 貞觀政要十卷 分隸偶存二卷 三國志鈔二十卷 龍文鞭影二卷 冬巢居士詞四卷 [乾隆]泉州府志七十六卷首一卷 禮記纂言三十六卷 水滸後傳十卷首一卷四十回 振綺堂詩存一卷 [乾隆]延慶州志十卷首一卷 御纂七經義疏□□卷 五禮通考二百六十二卷首四卷 新出對花(十二月花名) 識字書一卷 野獲編三十卷首一卷補遺四卷 何氏心傳 元亨療牛集二卷 秋華堂詩 新刻香袋子 圖註八十一難經辨真四卷 三經評註六卷 陸宣公奏議四卷 醫方易簡新編六卷 恩賞檔 論地獄 四六叢話十一_孫梅輯.djvu 四六叢話十二_孫梅輯.djvu 四六叢話十三_孫梅輯.djvu 四六叢話十四_孫梅輯.djvu 四六叢話十五_孫梅輯.djvu 四六叢話十六_孫梅輯.djvu 四六叢話十七_孫梅輯.djvu 四六叢話十八_孫梅輯.djvu 四六叢話十九_孫梅輯.djvu 賦話一_李調元撰.djvu 賦話二_李調元撰.djvu 賦話三_李調元撰.djvu 賦話四_李調元撰.djvu 歷代賦話一_浦銑輯.djvu 歷代賦話二_浦銑輯.djvu 歷代賦話三_浦銑輯.djvu 歷代賦話四_浦銑輯.djvu 歷代賦話五_浦銑輯.djvu 歷代賦話六_浦銑輯.djvu 歷代賦話七_浦銑輯.djvu 歷代賦話八_浦銑輯.djvu 復小齋賦話_浦銑輯.djvu 全唐文紀事一_陳鴻墀撰.djvu 全唐文紀事二_陳鴻墀撰.djvu 全唐文紀事三_陳鴻墀撰.djvu 全唐文紀事四_陳鴻墀撰.djvu 全唐文紀事五_陳鴻墀撰.djvu 全唐文紀事六_陳鴻墀撰.djvu 全唐文紀事七_陳鴻墀撰.djvu 全唐文紀事八_陳鴻墀撰.djvu 全唐文紀事九_陳鴻墀撰.djvu 全唐文紀事十_陳鴻墀撰.djvu 全唐文紀事十一_陳鴻墀撰.djvu 全唐文紀事十二_陳鴻墀撰.djvu 全唐文紀事十三_陳鴻墀撰.djvu 全唐文紀事十四_陳鴻墀撰.djvu 全唐文紀事十五_陳鴻墀撰.djvu 全唐文紀事十六_陳鴻墀撰.djvu 全唐文紀事十七_陳鴻墀撰.djvu 全唐文紀事十八_陳鴻墀撰.djvu 全唐文紀事十九_陳鴻墀撰.djvu 全唐文紀事二十_陳鴻墀撰.djvu 全唐文紀事二十一_陳鴻墀撰.djvu 全唐文紀事二十二_陳鴻墀撰.djvu 全唐文紀事二十三_陳鴻墀撰.djvu 全唐文紀事二十四_陳鴻墀撰.djvu 全唐文紀事二十五_陳鴻墀撰.djvu 全唐文紀事二十六_陳鴻墀撰.djvu 全唐文紀事二十七_陳鴻墀撰.djvu 全唐文紀事二十八_陳鴻墀撰.djvu 全唐文紀事二十九_陳鴻墀撰.djvu 全唐文紀事三十_陳鴻墀撰.djvu 全唐文紀事三十一_陳鴻墀撰.djvu 全唐文紀事三十二_陳鴻墀撰.djvu 全唐文紀事三十三_陳鴻墀撰.djvu 全唐文紀事三十四_陳鴻墀撰.djvu 全唐文紀事三十五_陳鴻墀撰.djvu 全唐文紀事三十六_陳鴻墀撰.djvu 全唐文紀事三十七_陳鴻墀撰.djvu 全唐文紀事三十八_陳鴻墀撰.djvu 全唐文紀事三十九_陳鴻墀撰.djvu 全唐文紀事四十_陳鴻墀撰.djvu 全唐文紀事四十一_陳鴻墀撰.djvu 全唐文紀事四十二_陳鴻墀撰.djvu 全唐文紀事四十三_陳鴻墀撰.djvu 全唐文紀事四十四_陳鴻墀撰.djvu 全唐文紀事四十五_陳鴻墀撰.djvu 全唐文紀事四十六_陳鴻墀撰.djvu 全唐文紀事四十七_陳鴻墀撰.djvu 全唐文紀事四十八_陳鴻墀撰.djvu 全唐文紀事四十九_陳鴻墀撰.djvu 全唐文紀事五十_陳鴻墀撰.djvu 全唐文紀事五十一_陳鴻墀撰.djvu 聲律關鍵一_鄭起潛撰.djvu 聲律關鍵二_鄭起潛撰.djvu 聲律關鍵三_鄭起潛撰.djvu 聲律關鍵四_鄭起潛撰.djvu 太學新編黼藻文章百段錦一_方頤孫輯.djvu 太學新編黼藻文章百段錦二_方頤孫輯.djvu 遊藝塾文規一_袁黃撰.djvu 遊藝塾文規二_袁黃撰.djvu 遊藝塾文規三_袁黃撰.djvu 遊藝塾文規四_袁黃撰.djvu 遊藝塾文規五_袁黃撰.djvu 遊藝塾文規六_袁黃撰.djvu 遊藝塾續文規一_袁黃撰.djvu 遊藝塾續文規二_袁黃撰.djvu 遊藝塾續文規三_袁黃撰.djvu 遊藝塾續文規四_袁黃撰.djvu 遊藝塾續文規五_袁黃撰.djvu 遊藝塾續文規六_袁黃撰.djvu 遊藝塾續文規七_袁黃撰.djvu 遊藝塾續文規八_袁黃撰.djvu 遊藝塾續文規九_袁黃撰.djvu 遊藝塾續文規十_袁黃撰.djvu 遊藝塾續文規十一_袁黃撰.djvu 應試詩法淺說一_葉葆撰.djvu 應試詩法淺說二_葉葆撰.djvu 應試詩法淺說三_葉葆撰.djvu 制義叢話一_梁章鉅輯.djvu 制義叢話二_梁章鉅輯.djvu 制義叢話三_梁章鉅輯.djvu 制義叢話四_梁章鉅輯.djvu 制義叢話五_梁章鉅輯.djvu 制義叢話六_梁章鉅輯.djvu 制義叢話七_梁章鉅輯.djvu 制義叢話八_梁章鉅輯.djvu 制義叢話九_梁章鉅輯.djvu 制義叢話十_梁章鉅輯.djvu 制義叢話十一_梁章鉅輯.djvu 制義叢話十二_梁章鉅輯.djvu 宋名家詞一_毛晉編.djvu 宋名家詞二_毛晉編.djvu 宋名家詞三_毛晉編.djvu 宋名家詞四_毛晉編.djvu 宋名家詞五_毛晉編.djvu 宋名家詞六_毛晉編.djvu 宋名家詞七_毛晉編.djvu 宋名家詞八_毛晉編.djvu 宋名家詞九_毛晉編.djvu 危微精一 危托燕巢 危途九折 即墨侯 即墨牛 即墨龙文 即时一杯酒 即温听厉 却之不恭 却扫 却日戈 却秦 却秦军 却赏 却金暮夜 却馈鱼 却马王阳 卷怀 卷甲倍道 卷甲衔枚 卿卿我我 卿士月 卿月 卿车我笠 厄盐车 厄闰 历金门上玉堂 厉兵 厉兵粟马 压元白 压元郎倒 压头薪 压纽 压线为人 厌丘嫂 厝火 原室 原宪不羞贫 原宪分 原宪圭窦 原宪宅 原宪家贫 原宪病 原宪百结衣 原思贫 原璧归赵 原生 原生决履 原生衣百结 原贫 原鸰 厨有悬鱼 去三面网 去三面罗 去兽 去太去甚 去年人面 去年崔护 去思 去梯 去泰去甚 去猛虎 去珠复还 去病不为家 去病无家 去病辞第 去网三面 去鲁怀土 去鲁迟迟 县令凫 县治琴声 参两 参伍错纵 参伍错综 参军判马曹 参军吹帽 参军帽 参军拄笏 参军瞎马 参军落帽 参军语带蛮 参前倚衡 参天两地 参天贰地 又做冯妇 又食武昌鱼 叉手万言 叉手吟 叉手诗成 叉手速 及亲三釜养 及宾有鱼 及时 及瓜 及瓜代 及瓜而代 及禄 及笄 及肩 及肩墙 及锋而试 及门 友于 友仁 友助 友王绩 双丸 双佩 双兔碑 双凫 双凫一雁 双凫舄 双剑 双南 双台 双娥解佩 双履凫飞 双星 双柑 双环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