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古今图书集成 | 历史人物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索引 | 字体转换器 | 篆书识别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电子书下载 | 哈佛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字形演变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笺注评点李长吉歌诗 宋 吴正子注 刘辰翁评B

笺注评点李长吉歌诗 宋 吴正子注 刘辰翁评B


欽定四庫全書 集部二
箋註評點李長吉歌詩
別集類一【唐】
提要
【臣】等謹案:《箋註評點李長吉歌詩》四卷,《外集》一卷,舊本題“西泉吳正子箋注,須溪劉辰翁評點”。辰翁所評《班馬異同》已別著錄。正子則不知何許人。近時王琦作《李長吉歌詩彙解》,亦稱正子,時代爵里未詳考。此本以辰翁之評列於其後,則當爲南宋人。又《外集》之首注稱“嘗聞薛常州士龍言”云云,士龍季宣字,則爲季宣同時人矣。
注李賀詩者,明以來有徐渭、董懋策、曾益、余光、姚佺五家,本又有邱象升、邱象隨、陳愫、陳開先、楊妍、吳甫六家之注,孫枝蔚、張恂、蔣文運、胡廷佐、張星、謝啓秀、朱潮遠七家之評,王琦又採諸家之說作爲《彙解》,遞相糾正,互有發明,而又以正子是注爲最古。
賀之爲詩,冥心孤詣,往往出筆墨蹊徑之外,可意會而不可言傳,嚴羽所謂“詩有別趣,非關於理”者,以品賀詩最得其似。故杜牧序稱其少加以理,可以奴僕命騷。而諸家所論,必欲一字一句爲之注釋,故不免輾轉轇轕,反成滯相。又所用典故,率多點化其意,藻飾其文,宛轉關生,不名一格。如“羲和敲日玻瓈聲”句,因羲和馭日而生敲日,因敲字而生玻瓈聲,非眞有敲日事也。又如“秋墳鬼唱鮑家詩”,因鮑照有《蒿里吟》而生鬼唱,因鬼唱而生秋墳,非眞有唱詩事也。循文衍義,詎得其眞?王琦解“塞土臙脂凝夜紫”,不用紫塞之說,而改塞土爲塞北,引《隋書•長孫晟傳》“望見磧北有赤氣,爲匈奴欲滅”之徵,此豈復得作者之意哉?正子此注,但畧疏典故所出,而不一一穿鑿其說,猶勝諸家之淆亂。辰翁論詩,以幽雋爲宗,開後來竟陵弊體。所評杜詩,每舍其大而求其細。王士禎顧極稱之,好惡之偏,殆不可解。惟評賀詩,其宗派見解,乃頗相近,故所得較多。今亦並錄之,以資參證焉。
乾隆四十六年十一月恭校上。
總纂官【臣】紀昀【臣】陸錫熊【臣】孫士毅
總校官【臣】陸費墀
李長吉歌詩原序
大和五年十月中,半夜時舍外有疾呼傳緘書者。牧曰必有異。亟取火來,及發之,果集賢學士沈公子明書一通,曰:“我亡友李賀,元和中義愛甚厚,日夕相與起居飲食。賀且死,嘗授我平生所著歌詩,離爲四編,凡二百三十三首,數年來東西南北,良爲已失去。今夕醉解,不復得寐。卽閱理篋帙,忽得賀詩前所授我者。思理往事,凡與賀話言嬉遊,一處所,一物候,一日一夕,一觴一飯,顯顯然無有忘棄者,不覺出涕。賀復無家室子弟,得以給養卹問。常恨想其人,味其言止矣。子厚於我,與我爲賀集序,盡道其所來由,亦少解我意。”
牧其夕不果以書道不可。明日就公,謝且曰:“世謂賀才絕出,前讓居數日牧深惟。”公曰:“公於詩爲深妙奇博,且復盡知賀之得失短長,今實序賀不讓,必不能當公意,如何?”復就謝,極道所不敢序賀。公曰:“子固若是,是當慢我。”牧因不敢復辭,勉爲賀序,然終甚慚。
唐皇諸孫賀字長吉。元和中,韓吏部亦頗道其歌詩“雲烟聯綿,不足爲其態也;水之迢迢,不足爲其情也;春之盎盎,不足爲其和也;秋之明潔,不足爲其格也;風檣陣馬,不足爲其勇也;瓦棺篆鼎,不足爲其古也;時花美女,不足爲其色也;荒國陊殿,梗莽邱隴,不足爲其恨怨悲愁也;鯨呿鼇擲,牛鬼蛇神,不足爲其虚荒誕幻也。葢騷之苗裔。”理雖不及,辭或過之。騷有感怨刺懟,言及君臣理亂,時有以激發人意。乃賀所爲,無得有是?賀復探尋前事,所以深歎,恨古今未嘗經道者。如《金銅仙人辭漢歌》,補梁庾肩吾《宮體謠》,求取情狀,離絕遠去,筆墨畦逕,間亦殊不能知之。賀生二十七年死矣,世皆曰使賀且未死,少加以理,奴僕命騷可也。
賀死後凡十有五年,京兆杜牧爲其序。
箋註評點李長吉歌詩總評
舊看長吉詩,固喜其才,亦厭其澁。落筆細讀,方知作者用心,料他人觀不到此也。是千年長吉,猶無知已也。以杜牧之鄭重爲叙,直取二三歌詩而止,始知牧亦未嘗讀也,卽讀亦未知也。微一二歌詩,將無道長吉者矣。謂其理不及騷,未也,亦未必知騷也。騷之荒忽則過之矣。更欲僕騷,亦非也。千年長吉,余甫知之耳。詩之難讀如此,而作者常嘔心何也?樊川反覆稱道形容,非不極至,獨惜理不及騷,不知賀所長正在理外,如惠施堅白,特以不近人情,而聽者惑焉。是爲辨若眼前語衆人意,則不待長吉能之。此長吉所以自成一家歟?
欽定四庫全書
箋註評點李長吉歌詩卷一
宋 吳正子 註
劉辰翁 評

李憑箜篌引
【按劉熙《釋名》云:箜篌,師延所作,靡靡之音,空國之侯,所作。○應劭《風俗通》云:一曰坎侯,漢武帝祠太已、后土,樂人侯調作,言其坎坎應節也。○崔豹《古今註》云:《箜篌引》卽《公無渡河》,朝鮮津卒霍里子高妻麗玉所作。子高晨起,刺船而濯,有白首狂夫,被髮提壺,亂流而渡,其妻隨止不及,遂溺死。於是援箜篌鼔之,作《公無渡河》之曲,甚悽愴曲,終亦投河死。子高還,以聲語麗玉,麗玉傷之,以箜篌寫其聲,聞者墮淚。麗玉鄰女麗容乃名曰《箜篌引》。○曹子建有《箜篌引》一篇,但言存沒交淸,及時行樂而已。李太白有二篇。一云《公無渡河》者,乃言叟溺之事。一云《箜篌引》者,亦止嘆交道衰薄,意與子建不遠。今長吉又無曹李意,始終但詠箜篌之音耳。然歷觀前作,太抵以《箜篌引》命題者則不言叟溺,以《公無渡河》命題者則言之。○段安節《樂府雜錄》云:咸通初,有張小子善此,大和中有李齊高。教坊雖有三十人,能者一二而已。○楊巨源有《聽李憑箜篌絕句》云:聽奏繁弦玉殿淸,風傳曲度禁城明。君王聽樂黎園暖,翻到雲門第幾聲。李憑,或黎園弟子也。】
吳絲蜀桐張高秋,空山凝雲頹不流。
江娥啼竹素女愁,李憑中國彈箜篌。
崑山玉碎鳳凰叫,芙蓉泣露香蘭笑。
十二門前融冷光,二十三絲動紫皇。
女媧鍊石補天處,石破天驚逗秋雨。
夢入神山教神嫗,老魚跳波瘦蛟舞。【其形容偏得於此,而於箜篌爲近。】
吳質不眠倚桂樹,露脚斜飛濕寒兔。【狀景如畫,自其所長。箜篌聲碎有之,崑山玉頗無謂。下七字妙語,非玉簫不足以當。石破天驚,過於繞梁遏雲之上。至教神嫗,忽入鬼語。吳質嬾態,月露無情。】
【太白詩:吳地桑葉綠,吳蠶已三眠。吳地素出精絲。《張華傳》:取蜀中桐材,刻龍形,以扣石鼔,聲聞數里。陸機《草木疏》云:益州白桐宜爲琴瑟。○張高秋,張於秋也。○《列子》:秦靑撫節安歌,響遏行雲。○張華《博物志》云:舜死,二妃淚下染竹卽斑,妃死爲湘江神,故曰湘妃竹。○《世本》云:庖犧氏作瑟,五十弦;黃帝使素女鼔之,哀不自勝,於是破爲二十五弦。○中國,在國中而彈箜篌也。或曰:言中國,則憑疑外國人。○崑山玉碎以下,詠箜篌之音。○《爾雅》:荷,芙蕖。釋云:江南人呼爲芙蓉。○《三輔黃圖》云:都城有十二門,覇城門、淸明門、宣平門、覆盎門、鼎路門、便門、章城門、直城門、雍門、洛門、厨城門、橫門。○《三輔錄》云:長安十二門,皆通達,九衢相經緯。冷光,秋光冷也。言樂音感和,可散嚴肅之氣。○杜佑《通典》云:胡樂有竪箜篌,漢靈帝好之,體曲而長,二十三絲,抱於懷中,用兩手齊擘,俗謂之擘箜篌。○紫皇,猶言天帝也。○《淮南子》云:往古女媧鍊五色石以補蒼天。○石破天驚逗秋雨,言箜篌之聲忽如石破,而秋雨逗下,猶白樂天《琵琶行》銀瓶乍破水漿迸之意。○神山,一作坤山。干寶《搜神記》云:晉永嘉中,兗州有神嫗,號成夫人,好音,能彈箜篌,聞歌弦輙起舞。夢入者,言箜篌精如曾夢入山教神嫗耳。乾爲男,坤爲女,意者言神嫗故曰坤山。○《列子》:匏巴鼔琴,而鳥舞魚躍。○吳質,字季重,曹子建客也。劉義慶《箜篌賦》云:器荷重於吳君。豈質耶?○古詞:玉兔煴香柳如夢。雖寒兔本爲月,恐此言香兔也。】

殘絲曲
【此篇言晚春之景。殘絲,或爲柳,或爲遊絲。】
垂楊葉老鶯哺兒,殘絲欲斷黃蜂歸。
綠鬢年少金釵客,縹粉壺中沉琥珀。
花臺欲暮春辭去,落花起作廻風舞。【自然好。】
榆莢相催不知數,沈郎靑錢夾城路。【不過寫蠶事將了,困人天氣。不曉沉琥珀何謂。末獨賦榆錢,著沈郎,尤劣。】
【年少,一作少年。縹,靑白白色雞跖集琉璃瓦謂之縹瓦。《魏略》:大秦國出十種琉璃,縹其一也。此言縹粉,或琉璃壺也。沉琥珀,酒色似琥珀。太白詩:魯酒若琥珀。《說文》:榆,白粉也。《春秋元命包》云:三月榆莢落。漢有小錢名榆莢錢。《晉書•食貨志》:沈充鑄小錢人,謂之沈郎錢。】

還自會稽歌【幷叙】
庾肩吾於梁時,嘗作《宮體謠引》,以應和皇子。及國勢淪敗,肩吾先潛難會稽,後始還家。僕意其必有遺文,今無得焉。故作《還自會稽歌》以補其悲。
【肩吾,字潤之,新野人,梁武帝時爲晉安王常侍,嘗被命與徐摛等抄撰衆籍,豐其果饌,號高齋學士。及簡文開文德省置學士,肩吾子信,徐摛子陵等充選。所謂應和皇子,卽簡文帝,帝初爲晉安王,後爲皇太子,博綜羣書,文頗傷輕靡,號宮體。故肩吾有此謠引。又《徐摛傳》云:摛文體旣別,春坊盡學之。宮體之號自此始。肩吾後爲賊宋子仙所得,欲殺之,謂曰:吾聞子能詩,可卽作,能則貸汝命。肩吾操筆立成,詞采甚美。乃釋之。此爲潛難會稽時事也。】
野粉椒壁黃,濕螢滿梁殿。【椒壁而爲野粉,則已頹;殿上而有濕螢,則無殿。兩字耳。】
臺城應教人,秋衾夢銅輦。
吳霜點歸鬢,身與塘蒲晚。
脉脉辭金魚,覉臣守迍賤。【此擬庾肩吾歸自會稽之作,安得不述梁亡之悲。其沉着憔悴在先,言秋衾銅輦之夢,而庾自見。殆賦外賦也。塘蒲之歎,融入秋晚。結語卻如此,極是。】
【蔡質《漢官典職》云:省中皆胡粉塗壁。應邵《漢官儀》曰:皇后宮室皆以椒塗,取其溫暖辟惡,又取其蕃衍之義。《西京雜記》云:溫室以椒塗壁。○螢一作蛩。此二句言梁國淪敗,粉壁已黃,殿上螢飛,氣象感人。○晉成帝七年,作新宮。《輿地圖》云:卽臺城也。在今上元縣東北五里,周八里。洪景盧《隨筆》云:晉宋間,謂朝廷禁省爲臺,故稱禁城爲臺城,官軍爲臺軍卿士爲臺官。法令爲臺格。今人於他處指言建康爲臺城,非也。○秦法諸王公稱教,言教示於人也。蔡邕《獨斷》云:諸侯之言曰教。任昉《文章緣起》云:漢王尊爲京兆尹,出教告屬縣則教之文起此。魏晉以來,人臣於文字間有屬和於天子曰應詔,於太子曰應令,於諸王曰應教。今長吉言和皇子,故曰應教。○《文選•陸機詩》云:撫劍遵銅輦。注云:太子車也。○此言肩吾辟難來,歸身已老矣。晉顧悅之髮早白,簡文帝問之,對曰:蒲柳之質,望秋先零。○金魚,袋也。炙轂子云:魚袋,古之筭袋。魏文帝易以龜,唐改以魚。今長吉言梁亦曰金魚,豈別事耶?】

出城寄權璩楊敬之
【《賀本傳》云:賀所與遊者,權璩、楊敬之、王恭无、崔植爲密。】
草暖雲昏萬里春,宮花拂面送行人。
自言漢劍當飛去,何事還車載病身。【只是古劍。】
【《張華傳》云:武庫火古器俱焚,獨漢高祖斬蛇劍穿屋飛去。言未能如漢劍,猶以病而淹滯。】

示弟
別弟三年後,還家一日餘。
醁醽今夕酒,緗帙去時書。
病骨猶能在,人間底事無。【亦是恨意。凄婉如老人語。】
何須問牛馬,抛擲任梟盧。
【盛弘之《荆州記》云:淥水出豫章康樂縣其烏程鄉,取水爲酒,香美與湘東鄉酒侔,世稱酃淥酒。晉太康元年,薦醽淥酒於太廟。《龍城錄》云:魏左相能治酒,有醽醁翠濤,以大甕貯之,十年不敗。○《昭明文選序》:飛文染翰,則卷盈乎緗帙。《說文》:緗,淺黃色,如桑初生。帙,書衣,亦小槖。○猶,一作獨。○《莊子•應帝王篇》:一以己爲馬,一以己爲牛。○六博得梟者勝。盧,次之此。言流行坎止,一付自然,無所容力,如博者之任梟盧也。】


入水文光動,抽空綠影春。
露華生筍逕,苔色拂霜根。
織可承香汗,【詠竹出此,故奇。】裁堪釣錦鱗。
三梁曾入用,一節奉王孫。
【生,一作垂。○承香,汗簟也。釣錦鱗,裁作釣竿也。○漢唐冠制有三,梁兩,梁之制恐指此。】

同沈駙馬賦得御溝水
【《三輔黃圖》云:長安御溝,謂之楊溝,言植楊柳也。沈駙馬,疑杜牧序所謂沈子明者,與長吉義愛甚厚。魏晉以後,尚主者皆拜駙馬都尉,此官置於漢武,掌御馬焉。】
入苑白泱泱,【奇崛。】宮人正靨黃。【似不相涉。】
遶堤龍骨冷,【高勝下句。】拂岸鴨頭香。
別館驚殘夢,停盃泛小觴。
幸因流浪處,暫得見何郎。
【《三輔黃圖》云:關中八水皆通上林苑。○《事物紀原》云:婦人一喜作粉靨如月形,如錢樣,又或以朱若臙脂點,唐人亦尚之。《酉陽雜俎》云:如射月者,謂之黃星靨。《史記•河渠書》:穿渠得龍骨,名曰龍首渠。○《西都賦》:離宮別館,三十六所。○晉摯虞云:周公成洛邑,因流水泛觴。○魏何晏以主壻拜駙馬都尉,今因言沈駙馬也。】

始爲奉禮憶昌谷山居
【本傳云:爲協律郎。小傳云:位不過奉禮太常。《唐志》:太常寺奉禮郎二人,協律郎二人,皆屬官也。】
掃斷馬蹄痕,【第一句是。】衙廻自閉門。
長鎗江米熟,小樹棗花春。
向壁懸如意,當簾閱角巾。
犬書曾去洛,鶴病悔遊秦。
土甑封茶葉,山盃鎻竹根。
不知船上月,誰棹滿溪雲。【各有幽趣。】
【漢上呼好米有曰長腰鎗者,非米粒似之乎?江米或是菰米。○《胡綜別傳》有掘地得銅匣,開之得白玉如意,所執處刻螭蟬等形,人莫知其形,吳大帝以綜多識,問之,答云:秦始皇東遊,以金陵有王者氣,乃鑿山埋寶以當之,抑此是乎?○《晉書》羊祜云:旣定邊事,當角巾歸故里。《白氏六帖》:角巾乃注爲林宗折角巾。陸機有駿犬名黃耳機,寓京師久無家問,笑語犬曰:汝能齎書歸家否?犬搖尾作聲。機乃爲書,竹筩盛之,繫犬頸,尋路南走,遂至家,得報還洛。劉貢父詩話云:此未必然。自洛至吳,歷江涉淮,犬豈能遠涉如此哉?或陸氏奴名也。○古以土爲甑而燒之,乃瓦甑。《周禮》陶人爲甑是也。封茶葉,以甑蒸茶也。○庾信詩:山杯捧竹根。《江淹集》:竇子野以竹根爲飲器也。】

七夕
別浦今朝暗,羅幃午夜愁。
鵲愁穿線月,花入曝衣樓。
天上分金鏡,人間望玉鈎。
錢塘蘇小小,更値一年秋。【鬼語之淺淺者。】
【《風土記》云:七夕洒掃於庭,露施几筵酒脯時果散香粉,於河鼔織女二星,故有羅幃之語。午夜,猶日之亭午也。○《淮南子》云:烏鵲填河渡織女。《西京雜記》云:漢宮女七夕穿七孔針於開襟樓。《荆楚歲時記》同。○太液池西有漢武曝衣樓,七月七日,宮女出后衣曝於樓上。○古樂府云:破鏡飛上天初月也。○鮑昭詩:纎纎如玉鈎。○小小,錢塘名娼,詳見後註。】

過華淸宮
【京兆昭應縣有宮在驪山下,貞觀十八年置,高宗咸亨二年名溫泉宮,玄宗天寶六載改名華淸,委房琯經理,疏巖剔藪,以廣遊覽焉。】
春月夜啼鴉,宮簾隔御花。
雲生朱絡暗,石斷紫錢斜。
玉椀盛殘露,銀燈點舊紗。
蜀王無近信,泉上有芹芽。【似幸蜀稱蜀王。】
【《列子》云:化人之宮,結以金銀,絡以珠玉。○《古今註》云:空室無人行則生苔蘚,或靑或紫,一名綠錢。○建章宮神明臺,銅仙捧銅盤玉盃,承雲表之露。《南史》:沈烱祭漢武,文茂陵,玉椀遂出人間。椀亦作盌。○呂靜《集韻》:有足曰燈,無足曰錠。晉《東宮舊事》云:有銀塗二足連盤燈。○蜀王疑爲明皇幸蜀言。】

送沈亞之歌【幷序】
文人沈亞之,元和七年,以書不中第返歸於吳江,吾悲其行無錢酒以勞,又感沈之勤請,乃歌一解以勞之。
【亞之,字下賢,有文集,亦學於退之之門,與皇甫湜以文往來。】
吳興才人怨春風,桃花滿陌千里紅。
紫絲竹斷驄馬小,家住錢塘東復東。
白藤交穿織書笈,短策齊裁如梵夾。
雄光寶礦獻春卿,烟底驀波乘一葉。
春卿拾材白日下,擲置黃金解龍馬。
擕笈歸江重入門,勞勞誰是憐君者。
吾聞壯夫重心骨,古人三走無摧捽。
請君待旦事長鞭,他日還轅及秋律。
【古樂府:靑驄白馬紫絲韁。○笈,書箱也。漢蘇章負篋求師。○梵夾,釋書也。礦與鑛丱同,銅鐡璞也。春卿,春官也。言沈懷奇負璞,以獻春官。驀波,騰波也。○一葉,舟也。《白氏六帖》云:古者觀落葉以爲舟。此言沈赴春官,陟險阻如此。○《周禮》:馬八尺以上爲龍。此言春官取士,於白日之下士之才俊,如金馬之貴,乃擲置而解棄之。○《史記》管仲曰:吾嘗三戰三走,鮑叔不以我爲怯。○秋律,謂他日得意。春官歸及秋律,非如今怨春風也。】

詠懷二首
長卿懷茂陵,綠草垂石井。
彈琴看文君,春風吹鬢影。
梁王與武帝,棄之如斷梗。
唯留一簡書,金泥泰山頂。【司馬相如,字長卿,病免,家居茂陵。○《安城記》:羅宵山有石井,旱祠之,以木投中,卽雨。此但泛言石井耳。《相如傳》:以琴心挑卓文君。《琴歷》云:卽今淥綺曲。○景帝時,相如爲武騎常侍,帝不好詞賦,乃客遊梁,與鄒陽、枚乘等居,數歲,梁孝王薨,武帝乃用之,然終不大用也。○簡書,言相如《封禪書》也。應劭註《漢書》云:王者告功於天,有金冊石函,金泥玉檢之封。】
其二
日夕著書罷,驚霜落素絲。
鏡中聊自笑,詎是南山期。
頭上無幅巾,苦蘖已染衣。
不見淸溪魚,飲水得自宜。【長吉每旦騎馬出,遇所得書投錦囊,有未足,及暮歸足成之。○素絲,苦思凋鬢毛也。○《詩》:如南山之壽。謂自苦如此,詎是久遠之期。○後漢鮑永幅巾詣河內註。○不著冠,但幅巾束首。○鮑昭《行路難》云:剉蘗染荷粉。○此臨水愧遊魚之義也。】

追和柳惲
汀洲白蘋草,柳惲乘馬歸。
江頭樝樹香,岸上胡蝶飛。【閑遠漸近。】
酒盃箬葉露,玉軫蜀桐虚。
朱樓通水陌,沙暖一雙魚。【甚不草草。○就用柳惲句意,頗跌宕。景語亦近自然。】
【惲,齊梁間人,工篇什,嘗作《江南曲》云:汀洲採白蘋,日落江南春。洞庭有歸客,瀟湘逢故人。故人何不返,春華復應晚。不道新知樂,只言行路遠。長吉追和必此篇,故首有汀洲白蘋之句。○樝,果屬,似棃而酸。○宣城有竹葉酒,張景陽豫北竹葉是也。箬雖爲竹,然疑爲若下酒之若,蓋若對下蜀字,皆地名。】

春坊正字劍子歌
【東宮官有左右春坊,唐有太子正字,春坊正字卽此官也。】
先輩匣中三尺水,曾入吳潭斬龍子。
隙月斜明刮露寒,練帶平鋪吹不起。
蛟胎皮老蒺蔾刺,鸊鵜淬花白鷴尾。
直是荆軻一片心,莫教照見春坊字。
挼絲團金懸䍡{罒敕},神光欲截藍田玉。
提出西方白帝驚,嗷嗷鬼母秋郊哭。【雖刻畫點綴,簇密而縱橫,用意甚嚴。劍身劍室,紋理刻字,束帶色雜,無一疉犯,仍不妨句意舂容俯仰。秋郊語甚奇,不厭再言。】
【《荆州記》云:沔水隈潭有蛟爲害,鄧遐爲襄陽太守,拔劍入水,斬蛟爲數段。《呂氏春秋》云:荆有佽飛得寶劍,涉江,有蛟繞船,拔劍刺殺之。○《禮記》:士練帶。此言劍之有色如此。○《山海經》:蛟魚皮有文而堅,可以飾劍。蒺蔾有刺,劍鋩利如之。○鵜亦作鷉。《爾雅》鷉字注云:鷉,鷿鷉,似鳬而小,膏中瑩刀。○白鷴,白鳥,言劍之色似之。○以春坊,故用燕丹荆軻事。○挼絲,以爲劍絛也。䍡{罒敕},劍鹿盧貌。李嶠《寶劍篇》:鹿盧宛轉黃金飾。《列子》云:穆王征西戎,西戎獻昆吾之劍,切玉如泥。漢高斬蛇,有嫗哭曰:吾子白帝子也,化爲蛇當道,今爲赤帝子斬之。】

貴公子夜闌曲
裊裊沉水烟,烏啼夜闌景。
曲沼芙蓉波,腰圍白玉冷。【此“貴公子夜闌曲”也,以玉帶爲冷,其怯可見也。○語不必可解,而得之心,自洒然迹似,亦其偏得之,形容夜色也。沉香入水沉,故曰沉水。《西京雜記》:趙皇后女弟婕妤,遺后以沉水香。】

鴈門太守行
【吳兢《樂府解題》云:古《鴈門太守行》,按其辭乃王渙。本末與《後漢書》本傳合,而渙則未嘗守鴈門,未詳其因。渙事見《後漢書》,不重述。今長吉此篇,非古詞意,不及渙事迹。】
黑雲壓城城欲摧,甲光向月金鱗開。
角聲滿天秋色裏,【有此一語方暢。】塞土燕脂凝夜紫。
半捲紅旗臨易水,【此等景不可無。】霜重鼔寒聲不起。
報君黃金臺上意,提擕玉龍爲君死。【起語奇賦鴈門著紫土本嫩。後三語無甚生氣設爲死敵之意,偏欲如此,頗似敗後之作。】
【《幽閒鼔吹》云:賀以歌詩謁韓公,時公送客歸,極困,解帶讀之,首篇乃《鴈門太守行》,卽束帶見之。前輩云:旣是黑雲壓城,安得有月?然此黑雲乃城氣也、軍書攻城,必觀城氣,若有黑雲氣,城必破,此云城欲催是也,與月似無妨。○《古今註》云:秦築長城,土皆紫色,故曰紫塞。○《炙轂子》云:燕脂本閼氏,以紅花作,故曰燕脂。李陵軍敗,夜半擊鼔,鼔不鳴。○鮑照《樂府》云:豈伊白璧賜,將起黃金臺。注云:燕昭王置千金於臺上,以延天下士。玉龍,劍也。】

大堤曲
【大堤,今宜城縣。宋大明元年,以胡人流寓,立華山郡於大堤村,俗呼大堤出好酒,又云宜城竹葉酒。故長吉此篇言當壚者之情意。】
妾家住橫塘,紅紗滿桂香。
靑雲教綰頭上髻,明月與作耳邊璫。
蓮風起,江畔春;大堤上,留北人。
郎食鯉魚尾,妾食猩猩脣。【自狀癡騃。】
莫指襄陽道,綠浦歸帆少。
今日菖蒲花,明朝楓樹老。【甚言時景之不留,而有願見之思,有微憾之意。】
【橫塘在淮水南,西有查下酒。○楊巨源《大堤曲》云:北人多整綠雲鬟。○明月,珠名,以其夜光有似明月,故以爲名。服虔云:璫,耳珠也。○鯉魚味最美。《詩》:豈其食魚,必河之鯉。○《呂氏春秋》云:肉之美者,猩猩脣也。《本草》云:菖蒲無花,實有爲瑞。故古詩云:蒲花雖可憐,聞名未相識。○此二句大意言人老少不常,及時行樂耳。】

蜀國弦
【樂府亦曰《蜀國吟》。《古今樂錄》云:《永嘉技錄》有四弦一曲,蜀國四弦是也。】
楓香晚花靜,錦水南山影。
驚石墜猿哀,竹雲愁半嶺。
涼月生秋浦,玉沙粼粼光。
誰家紅淚客,不忍過瞿塘。【乍看渾未喻《蜀國弦》,但覺別是一段情緒,自不必語辭也。弦之悲何以易此?】
【《本草》云:楓香一名白膠,其枝入地千年成琥珀。○《華陽國志》云:成都道西城故錦宮也,織錦則濯於江流,故曰錦水。《九域志》笮橋亦曰濯錦江。○杜詩《過泥功山》:哀猿透卻墜。言山高,猿猱亦不能度而墜。○興元之南有大竹絡通巴州,其路深溪峭,一上三日而達於山嶺,行人止宿,以絙蔓繫腰,縈樹而寢,復登措,大嶺似稍平,其絕頂謂之孤雲兩角,去天一握。○王子年《拾遺記》:魏文帝美人靈芸別父母,淚下沾衣,至升車就路,玉唾壺承淚,卽如紅色,及至京師,凝如血矣。《水經》云:白帝城西江有灧澦石,冬出二十餘丈,夏卽沒去,郡二十里有瞿唐湍。】

蘇小小墓
【《樂府廣題》云:小小,錢塘名娼也,南齊時人。劉次莊云:小小非唐人,世見樂天、夢得多題詠,遂云與之同時。予謂劉說贅矣,梁武帝已作《小小歌》,又何疑哉?】
幽蘭露,如啼眼。【便是墓中語。】
無物結同心,煙花不堪剪。【妙極自然。】
草如茵,松如蓋。
風爲裳,水爲珮。
油壁車,夕相待。
冷翠燭,勞光彩。
西陵下,風吹雨。【參差苦澁,無限慘黯,若無同心語,亦不爲到。○此《蘇小小墓》也,妖麗閃爍間,意固不欲其近《洛神賦》耳。○古今鬼語,無此慘澹盡情,本於樂章,而以近體變化之,故奇澁不厭。冷翠燭,勞光彩,似李夫人賦。西陵語括《山鬼》,更佳。】
【《漢趙后外傳》:后有五色同心結。○晉謝萬《春遊賦》:靡翠草以成茵。○《玉策記》云:千歲松枝,四邊披起如偃蓋。《酉陽雜俎》云:松根遇石則成偃蓋,不必千年。○梁武帝《小小歌》:我乘油壁車,郎騎靑驄馬。何處結同心,西陵松柏下。壁車,中壁也,油壁之飾。西陵在錢塘江之西。○夕一作久。“西陵下,風吹雨”下爲戶音。一作風雨吹,一作風雨改。】

夢天
【《後漢•鄧后紀》云:后嘗夢捫天,正靑,若有鍾乳狀。占者曰:昔堯夢攀天而上,湯夢及天而咶之,吉不可言。】
老兔寒蟾泣天色,雲樓半開壁斜白。
玉輪軋露濕團光,鸞珮相逢桂香陌。
黃塵淸水三山下,【卽桑田本語。】更變千年如走馬。
遙望齊州九點烟,一泓海水杯中瀉。【意近語超,其爲仙人口語,亦不甚費力。使盡如起語,當自笑耳。】
【《春秋元命包》云:月有蟾蜍與兔者,陰陽雙居也。○《博物志》云:蓬萊、方丈、瀛洲,海中三神山也。《神仙傳》云:麻姑與王方平言:接待以來,見東海三爲桑田。向聞蓬莱水乃淺於往,昔豈復還爲陵陸乎?方平笑曰:聖人皆言海中行復揚塵也。黃塵淸水,卽水淸淺,行當揚塵之意。○千年如走馬,白駒過隙也。○《列子》:湯問夏革:四海之外奚有?曰:猶齊州也。齊,中也,如中國也。長吉詩意言中國九州,如九點之微,海水如一杯之小。盖夢在天上而下視如此。】

唐兒歌【杜豳公之子】
【諸本皆作《唐歌兒》,韋莊所編《又玄集》作《杜家唐兒歌》,爲是。《唐歌兒》恐是倒書一字。歌中濃笑畫空作唐字,則唐兒明矣。按《唐書》:杜黃裳封豳公,卒後數年,御史劾奏黃裳納高崇文四萬五千緡,黃裳子載辭服,帝念舊功,原載不問。此所謂唐兒者耶?抑載尚有兄弟耶?杜琮亦封豳公,然在宣宗後,是時長吉死久矣。】
頭玉磽磽眉刷翠,杜郎生得眞男子。
骨重神寒天廟器,一雙瞳人剪秋水。
竹馬梢梢搖綠尾,銀鸞睒光踏半臂。
東家嬌娘求對值,濃笑畫空作唐字。【艶語蕩人。】
眼大心雄知所以,莫忘作歌人姓李。
【杜詩:秋水爲神玉爲骨。○晉王瓚云:小兒五歲曰鳩車之戲,七歲曰竹馬之遊。○《炙轂子》云:隋內官多服半除,高祖減爲半臂。鄭愚以錦爲半臂,後以所業見崔鉉,鉉曰:眞消得錦半臂。銀鸞,必綉飾等。】

綠章封事【爲吳道士夜醮作】
【李肇《翰林志》云:詔用白藤紙慰撫,軍旅用黃麻紙,靑詞用靑藤紙朱字。則綠章靑詞也。《文章緣起》云:魏相奏霍氏專權,始爲封事,言事不可泄,封緘秘密也。道家有伏章法,故長吉爲道士夜醮作。】
靑霓扣額呼宮神,鴻龍玉狗開天門。
石榴花發滿溪津,溪女洗花染白雲。【不必題事,但一語如此,誰不驚異?神奇!神奇!】
綠章封事諮元父,六街馬蹄浩無主。
虚空風氣不淸冷,短衣小冠作塵土。【故欲如此反。】
金家香衖千輪鳴,楊雄秋室無俗聲。
願擕漢戟招書鬼,休令恨骨塡蒿里。【苦甚無味。】
【霓恐當作猊。《漢樂歌》:天門開,詄蕩蕩。《淮南子》注云:天門,上帝居紫微門也。○白雲,紈素,屬言取紅榴花以染之爲服也。○段公路《北戶錄》載鄭虔云:石榴堪作臙脂,睿宗代國公主嘗爲之。則知石榴可染。○《神仙傳》云:東方木公曰王父,乃元氣之先。○《爾雅》:路六達謂之莊。長安六街,唐詩多用。○漢貴戚有金張二家。衖卽巷字。左思《諫史》云:冠盖蔭四衢,朱輪竟長衢。朝集金張館,暮宿許史廬。寂寂子雲宅,門無卿相輿。無俗聲,言雄淸貧,無世俗交際也。楊雄爲郎,執戟,謂以其戟招雄之魂,無令沉恨也。書鬼二字,甚新。陶隱居云:得作才鬼,猶勝頑仙。《搜神記》云:挽歌有《薤露》《蒿里》二章,田橫門人作。○此章首言奏章上帝之儀。自虚空風氣而下,言奏章所祈請者。謂風氣非淸平之時,短衣小冠之士,混爲塵土,富貴如金張,貧賤如楊雄,榮枯不等,甚矣。故願招楊子之魂,無使恨於地下也。長吉因道流奏章而言及此,豈無意哉?以揚雄自況,而言已之迍賤可悲也。】

河南府試十二月樂詞【幷閏月】
【漢章帝作《靈臺十二月詩》,各以其月祀奏之。古樂府《月節折楊柳歌》,自正月至十二月,及閏月,每月一首。今長吉所作倣此。】
正月
上樓迎春新春歸,暗黃著柳宮漏遲。【是辭調。】
薄薄淡靄弄野姿,寒綠東風生短絲。
錦牀曉臥玉肌冷,露臉未開對朝暝。【似美人望春意。】
官街柳帶不堪折,早晚菖蒲勝綰結。【首句一作正月上樓迎春歸。○崔鴻《前秦錄》云:自長安至諸州,夾路植槐柳。○李義山詩:南塘新暖蒲堪結。】
二月
飲酒採桑津,宜男草生蘭笑人,【亦好。】蒲如交劍風如薰。
勞勞胡鷰怨酣春,薇帳逗烟生綠塵。
金翅峨髻愁暮雲,沓颯起舞眞珠裙。
津頭送別唱流水,酒客背寒南山死。【本言別意,苦入蒿里。】
【《水經》云:河東屈縣西南爲採桑津。○《本草》云:萱草亦名宜男。周處《風土記》婦妊佩此花則生男子。○舜歌:南風之薰兮。《古歌行》:蒲抽小劍割滄波。○《本草》云:斑黑大聲者爲胡鷰。又見《酉陽雜俎》。怨酣春,言春意之濃如酣醉。○生綠塵,一作香霧昏。○金翅,鳥名,言髻樣峨峨如金翅。《洛神賦》:雲髻峩峩。○《流水》,曲名。】
三月
東方風來滿眼春,花城柳暗愁殺人。
複宮深殿竹風起,新翠舞衿淨如水。【皆非衆人所常識謂竹也。】
光風轉蕙百餘里,暖霧驅雲撲天地。
軍装宮妓掃蛾淺,搖搖錦旗夾城暖。
曲水飄香去不歸,梨花落盡成秋苑。【自是好句。】
【春晚遙林新碧如舞衿也。○《楚詞•招魂》:光風轉蕙,汎崇蘭些。○《甘泉賦》:振殷鱗而軍装。○《爾雅》云:素錦綢杜。註云:以白地錦韜旗之竿。○束晳云:秦昭王上巳置酒河曲,因名曲水。】
四月
曉涼暮涼樹如蓋,千山濃綠生雲外。
依微香雨靑氛氲,膩葉蟠花照曲門。
金塘閒水搖碧漪,老景沉重無驚飛,墮紅殘萼暗參差。
【《西京雜記》云:太液池洲上有樹一株,望之幢幢如車蓋。○靑氛氳,一作過淸氛。○劉公幹詩:菡蓞溢金塘,水波如錦紋。曰漪。○沉重一作沉帖。時交孟夏,春景已老,非鳥獸孶尾之時,無復雄飛雌從遶林間,故曰老景沉重無驚飛。】
五月
雕玉押簾上,輕縠籠虚門。
井汲鉛華水,扇織鴛鴦紋。
囘雪舞涼殿,甘露洗空綠。
羅袖從徊翔,香汗沾寶粟。【《漢武故事》:以白珠爲簾,玳押之。古詩:海牛壓簾風不起。以玉刻爲牛也。○章帝建初二年詔:齊相省方空縠。注云:縠,紗也,方空者紗輕薄如空也。籠虚門,簾幌屬。○《本草》云:井華水,平旦第一汲。又云:鉛華味辛寒,一名鉛華。○空綠,猶碧落也。○微汗沾漬如粟粒也。】
六月
裁生羅,伐湘竹,帔拂疎霜簟秋玉。
炎炎紅鏡東方開,暈如車輪上徘徊,啾啾赤帝騎龍來。
【裁生羅爲裙也,伐湘竹爲簟也。帔拂疎霜簟秋玉,此承上顯言之。《方言》云:陳魏之間謂裙爲帔。《楊妃外傳》云:妃進見初,帝授以玉竹水紋簟。○《列子》云:日出之初,大如車輪。《月令》注:炎帝爲赤精之君。古詩:祝融南來鞭火龍。】
七月
星依雲渚冷,露滴盤中圓。
好花生木末,衰蕙愁空園。
夜天如玉砌,池葉極淸錢。
僅厭舞衫薄,稍知花簟寒。
曉風何拂拂,北斗光闌干。
【雲渚,天河也。○漢武帝作仙掌擎盤承露。○《九歌》:搴芙蓉兮木末。空園一作故園。○《穆天子傳》:王爲盛姬築臺,砌之以玉。此言白雲粼粼如玉砌也。○杜詩:點溪河葉疊靑錢。○古《善哉行》:月沒參橫,北斗闌干。】
八月
孀妾怨長夜,獨客夢歸家。
傍簷蟲緝絲,向壁燈垂花。
簾外月光吐,簾內樹影斜。
悠悠飛露姿,點綴池中華。【孀妾一作宮妾。○緝絲一作織絲。○簾內一作簾中。】
九月
離宮散螢天似水,竹黃池冷芙蓉死。
月綴金鋪花脉脉,涼苑虚庭空澹白。
露花飛飛風草草,翠錦斕斑滿層道。
雞人罷唱曉瓏璁,鴉啼金井下疎桐。
【散螢一作散雲。○張籍《樂府》:江淸露白芙蓉曉。○《甘泉賦》云:排玉戶而揚金鋪。《三輔黃圖》云:金鋪扉上有金花,花中作獸及龍蛇,鋪首以御珠環。○露花一作霜花。○層道,複道也,又閣道也。○《周禮》:雞人夜呼旦叫百官。○《魏略》云:明帝於九龍殿前爲金井綺欄。太白詩:梧桐落金井,一葉飛銀牀。】
十月
玉壺銀箭稍難傾,缸花夜笑疑幽明。
碎霜斜舞上羅幕,燭籠兩行照飛閣。
珠帷怨臥不成眠,金鳳刺衣著體寒,長眉對月鬭彎環。
【張衡《渾儀制》曰:以玉虬吐漏水入兩壺。李蘭《漏刻法》:以玉壺玉管流珠馬上,奔馳行漏。又云:銅渴烏,引水以銀龍,口吐之銀箭之制。未詳。太白樂府雖有“金壺銀箭漏水多”之句,然恐言銀箭止貴重之意,箭取其浮,觀度刻,若銀爲之,無浮之理。○張籍《樂府》:玉階羅幕微有霜,燭籠左右列成行。○帷,帳也,飾之以珠。鮑昭《詠月》:娟姢似蛾眉。】
十一月
宮城團回凛嚴光,白天碎碎墮瓊芳。
撾鍾高飲千日酒,戰卻凝寒作君壽。
御溝泉合如環素,火井溫泉在何處?【凜嚴光,不成語。】
【《博物志》云:中山有酒飲者千日醉,劉玄石於酒家沽酒,以千日酒飲之,至家大醉,以爲死,葬之後,酒家千日後往視之,開棺醉始醒也。○《異說》云:臨卭縣有火井,漢室盛則熾,桓靈時火向微,及孔明一窺更盛。今卭州有火井縣。○《博物志》云:凡水源有石硫黃,則其泉溫。《溫泉略記》:天下有十九處,漁陽、始興、零陵、丹陽凡三處,東萊、臨川、廬山、宜陽、漢水、新陽、銀山、耒陽、雞籠山靈泉源,艾縣,不周之雲川。】
十二月
日脚淡光紅灑灑,薄霜不消桂枝下。
依稀和氣排冬嚴,已就長日辭長夜。
閏月
帝重光,年重時。
七十二候回環推,天官玉琯灰剩飛。
今歲何長來歲遲,王母移桃獻天子,羲氏和氏迂龍轡。【《古今註》云:漢明帝作《太子樂人歌》四章贊德,一曰《日重光》,二曰《月重輪》,三月《星重輝》,四曰《海重潤》。○歲有七十二侯,五日爲一候。○顓帝時重黎氏爲司天地之官,堯時有羲和,周時爲保章氏,皆天官也。○漢制:候氣之法,爲室三重,戶閉塗釁,必周密,以木爲案,加十二律琯於上,實以葭莩灰,氣至則灰飛去,殿中候則用玉律十二。傳云:黃帝作律,以玉爲琯,故字從玉。《漢武故事》云:西王母下降,出桃進帝,帝留核,欲種之。母笑曰:此桃三千年一實,非下土可植。今長吉及此但取仙家日月長耳。○《山海經》云:東南海外有羲和國,有女子名羲和,常浴日於甘洲。註云:羲和,始生日月者也。故堯因立羲和之官。長吉意主日月之羲和,故云迂龍轡,或指《堯典》羲氏和氏,析而言之爲二人,失其意矣。】

天上謠
【《韓詩章句》云:有章曲曰歌,無章曲曰謠,故塗歌曰謠。】
天河夜轉漂廻星,銀浦流雲學水聲。【渾渾語奇。】
玉宮桂樹花未落,仙妾採香垂珮纓。
秦妃卷簾北牕曉,牕前植桐靑鳳小。
王子吹笙鵝管長,呼龍耕烟種瑤草。
粉霞紅綬藕絲裙,靑洲步拾蘭苕春。
東指羲和能走馬,海塵新生石山下。
【天河,黃河之精上映也。旣言天河,又言銀浦,似重複,長吉此類亦多,要爲疎儁,不問此耳。《選•詩》中多有此例。○纓,香纓也。《內則》:衿纓佩容臭。○西蜀有桐花鳥似鳳,故杜詩云:桐花集么鳳。小鳳也。○《列仙傳》云:周靈王太子晉善吹笙。鵝管謂笙,竹參差似鵝管也。《博異志》有仙人詩云:元君夫人踏雲語,吟風颯颯吹鵝笙。○杜詩:相期拾瑤草。瑤草,玉芝也。○絲之精如藕之絲也。○羲和走馬,謂日月疾馳也。結句乃海中行復揚塵之意。】

浩歌
【屈原《九歌》:望美人兮未來,臨風怳兮浩歌。】
南風吹山作平地,帝遣天吳移海水。
王母桃花千遍紅,彭祖巫咸幾囘死。
靑毛驄馬參差錢,嬌春楊柳含細烟。
筝人勸我金屈巵,神血未凝身問誰。
不須浪飲丁都護,【李白有《丁都護歌》云:一唱都護歌,心摧淚如雨。】世上英雄本無主。【跌蕩愁人。】
買絲繡作平原君,有酒唯澆趙州土。【世上英雄本無主,傑特名言。繡作酒澆,肝肺激烈。】
漏催水咽玉蟾蜍,衛娘髮薄不勝梳。【亦不知何從至此。】
看見秋眉換新綠,二十男兒那刺促。【從南風起一句便不可及,迭蕩宛轉,沉著起伏,眞俠少年之度,忽顧美人,情景俱至,妙處不必可解。】
【《山海經》云:朝陽之谷,有神曰天吳,是爲水伯,虎身人面,八手八足。○《神仙傳》云:彭祖姓籛名鏗,顓帝玄孫,歷虞夏及商,年七百餘歲。《山海經》云:有十二靈巫,一曰巫咸,能採藥長生。《世本》云:巫咸作筮,商爲巫咸後,有神巫曰季咸,祖其名耳。○樂府詩:鐡驄金面靑連錢。○金屈巵,酒器名。○樂府有《丁都護歌》,一作“督護”,葢宋高祖女夫徐逵之爲魯軌所殺,高祖使都護丁旴收葬之,逵之妻呼至閣下,自問殮葬事,每問輙嘆曰“丁都護”,其聲哀切,後人因以爲歌。○平原君,趙勝也。言平原君好士,可重宜買絲以繡其像,黃金鑄范蠡之意。有酒澆趙州土,亦重平原君之意。○漏制見前註。杜詩:宮硯玉蟾蜍。○刺促,樂有《刺促詞》。潘岳《閣謠》云:和嶠刺促不得休。】

秋來
桐風驚心壯士苦,衰燈絡緯啼寒素。
誰看靑簡一編書,不遣花蟲粉空蠧。
思牽今夜腸應直,雨冷香魂弔書客。
秋墳鬼唱鮑家詩,恨血千年土中碧。【非長吉自挽耶只秋夜讀書自弔其苦何其險語至此然無一字不合】
【《古今註》絡緯亦曰莎雞。《詩疏》:絡緯,鳴嬾婦驚促織也。《後漢•吳佑傳》:殺靑簡以寫經書。注云:殺靑者,以火炙簡令汗,取其靑易書復不蠧,謂之殺靑,亦謂汗簡。義見劉向《別錄》。○《莊子》云:萇宏死於蜀,藏其血,三年化爲碧。】

帝子歌
【《楚詞》云:帝子降兮北渚。帝子,堯女娥皇、女英也。】
洞庭帝子一千里,涼風鴈啼天在水。
九節菖蒲石上死,湘神彈琴迎帝子。
山頭老桂吹古香,雌龍怨吟寒水光。
沙浦走魚白石郎,閒取眞珠擲龍堂。【徒別詭而無情。】
【洞庭帝子,一作洞庭明月。○洞庭,太湖也,在長沙巴陵,廣圓五百里。○《神仙傳》:中岳石上菖蒲一寸九節,王興採食之,得長生焉。○湘水入洞庭。○《史記•夏紀》:天降龍二,有雌雄。○古樂府《白石郎曲》云:白石郎,臨江居,前導江伯後從魚。《楚詞•九歌》魚鱗屋兮龍堂。】

秦王飲酒
秦王騎虎遊八極,劍光照空天自碧。
羲和敲日玻瓈聲,劫灰飛盡古今平。
龍頭瀉酒邀酒星,金槽琵琶夜棖棖。
洞庭雨脚來吹笙,酒酣喝月使倒行。【狂言無當,而有其理。】
銀雲櫛櫛瑤殿明,宮門掌事報一更。
花樓玉鳳聲嬌獰,海綃紅文香淺淸。
黃鵝跌舞千年觥,仙人燭樹蠟烟輕,淸琴醉眼淚泓泓。【雜碎。】
【秦王騎虎,卽虎視天下之意。八極,八荒也。○《三輔黃圖》云:漢武初穿昆明池,得黑土,以問東方朔。朔對曰:臣愚,不足以知此,可問西域胡人。胡人曰:此劫燒之餘灰也。○龍頭瀉酒器也刻爲龍形。○《晉•天文志》:酒旗三星。《逸史》云:西川一酒肆,每有紗帽杖藜四人來飲,皆至數斗,談諧笑謔,皆說孫思邈,時章仇兼瓊鎮西川,乃遣吏候其半醉,前拜言曰:尚書傳語,知仙官在此,欲候起居。四人不顧,酣樂如舊。忽不見矣。章仇奏其事,玄宗召思邈問之。對曰:此太白酒星也,仙格最高,每遊人間飲酒。○《談實錄》云:中官白秀實得琵琶槽,有金縷紅文,以獻貴妃。○雨脚,未詳,恐爲優人之屬。○喝月倒行,揮戈返日之意。○《史記》:三神山黃金白銀爲宮闕,望之如雲。○秦制郎中令掌中殿門,漢武更名光祿。○玉鳳,疑簫聲也,簫聲似鳳。獰,惡也。獰當作儜,弱也,困也。《劉禹錫傳》:鼔吹裴囘,其聲傖儜。音義云:夷語相呼聲。○海中有鮫室鮫人,能織綃與人市易。○黃鵝恐當作娥。若非誤,則黃鵝乃鵝雛,酒色似之,故杜詩云“鵝兒黃似酒”。然觀跌舞二字,則當爲娥。蓋姬人勸酒也。○仙人燭樹似梧桐,其皮枯剝如桂,以爲燭可燃數十刻,亦見葉廷珪《海錄碎事》。《秦中歲時記》云:金吾以樺燭擁宰相。亦木皮可爲燭者。蠟烟輕,言燭樹如蠟烟之輕,或以蠟漬樹而燃之。《庾信集》云:醉眼曰纈眼。】

洛姝眞珠
【未詳題因。《洛神賦》:或採明珠,或拾翠羽。《唐摭言》:牛奇章有妾名眞珠。首句眞珠小娘,則眞珠爲洛姝之名矣。】
眞珠小娘下淸廓,洛苑香風飛綽綽。
寒鬢斜釵玉鷰光,高樓唱月敲懸璫。
蘭風桂露洒幽翠,紅弦裊雲咽深思。
花袍白馬不歸來,濃蛾疉柳香脣醉。
金娥屏風蜀山夢,鸞裾鳳帶行烟重。
八牕籠晃臉差移,日絲繁散曛羅洞。
市南曲陌無秋涼,楚腰衛鬢四時芳。
玉喉窱窱排空光,牽雲曳雪留陸郎。
【淸廓,淸天寥廓也。○洛陽有平樂、鹿子、桑梓諸苑。郭子橫《洞冥記》云:趙后玉釵化爲白燕飛去,後人作釵因名之曰玉燕。○璫,耳珠,又佩璫。今曰敲,恐非此壋,疑爲金玉響器。○《禮記》:淸廟之瑟,朱弦疏越。鄭畋詩:湘妓紅絲瑟,秦郎白玉簫。○古歌行:綠衣白馬不歸來,雙成倚劍春心醉。○金娥屏風蜀山夢,此句未詳。《楊妃外傳》云:妃有一水晶屏風,上列前代美人不一,以賜楊國忠。國忠一日臥其下,屏上美人忽自下,各言姓名,未幾國忠敗。○《墨子》云:楚王愛細腰,宮中多餓人。《毛詩》:衛夫人鬒髮如雲。○窱窱,歌聲宛轉之妙。○牽雲曳雪,似言衣裳。】

李夫人
【漢武帝夫人也,延年之妹,妙麗善舞,早卒,上念之。方士少翁言能致其神,乃夜張燈燭設帷帳致之上,望見如夫人貌,益愁思,作詩,令樂府弦歌。】
紫皇宮殿重重開,夫人飛入瓊瑤臺。
綠香繡帳何時歇,靑雲無光宮水咽。【至淺語,亦獨步。】
翩聯桂花墜秋月,孤鸞驚啼商弦發。
紅壁闌珊懸佩璫,歌臺小妓遙相望。
玉蟾滴水雞人唱,露華蘭葉參差光。【又似才太過。】
【帝悼夫人賦云:秋氣憯以悽悷兮,桂枝落而銷亡。罽賓王獲一鸞,以鏡照之,鸞覩影悲鳴而舞。此言武帝失夫人,如孤鸞耳。小妓一作小柏。】

走馬引
【《古今註》云:古《走馬引》,樗里牧恭作也。爲父報怨殺人,亡匿山下,有天馬夜降,圍其室而鳴,聞其聲,以爲吏追,乃奔走,旦視,乃天馬跡也。因惕然大悟曰:豈吾所處之將危乎?遂逃入沂澤,援琴爲此引。】
我有辭鄉劍,玉鋒堪裁雲。
襄陽走馬客,意氣自生春。
朝嫌劍花淨,暮嫌劍光冷。
能持劍向人,不解持照身。【襄陽一作長安。走馬客一作走馬使。太白詩:劍花靑蓮光出匣。又:胡霜拂劍光。○末句一作解持照身影,疑是。盖言牧恭能持劍向人,又能聞馬聲自悟全身而去,故曰解持照身。】

湘妃
【秦博士對始皇云:湘君者堯二女,舜妃也。劉向、鄭玄亦以二妃爲湘君。《九歌》旣有湘君,又有湘夫人。韓愈云:堯長女娥皇正妃,故曰君,次女女英,自宜降等稱曰夫人。】
筠竹千年老不死,長伴秦娥蓋湘水。
蠻娘吟弄滿寒空,九山靜綠淚花紅。【拈出自別。】
離鸞別鳳煙梧中,巫雲蜀雨遙相通。
幽愁秋氣上靑楓,涼夜波間吟古龍。
【《禮器》云:如竹箭之有筠。乃竹之靑皮曰筠。後人直以筠爲竹,失之矣。○九山,九疑也,九向九背。靜綠,竹色。淚花紅,斑竹也。○《西京雜記》云:慶安世善鼔琴,爲《雙鳳離鸞曲》。此亦承上文竹而言竹梧,皆能鳴鳳棲鸞。巫雲蜀雨,高唐巫山雲雨事。】

南園十三首
其一
花枝草蔓眼中開,小白長紅越女腮。
可憐日暮嫣香落,嫁與春風不用媒。
【前輩謂此詩末句新巧。】
其二
宮北田塍曉氣酣,黃桑飲露窣宮簾。
長腰健婦偷攀折,將餧吳王八繭蠶。
【吳都鄉貢八蠶之綿。《六月記》云:一歲凡八蠶,出日南國。《海物異名記》云:八蠶綿乃八蠶共作一繭。今云八繭,未通。】
其三
竹裏繰絲挑網車,靑蟬獨噪日光斜。
桃膠迊夏香琥珀,自課越傭能種瓜。
【《爾雅》註云:蟬小而靑色名,音節,亦名茅蜩。○《本草》云:桃膠,鍊之主保中不饑。香琥珀膠色似之。《廣雅》云:琥珀生地中,深者八九尺,大如斛,削去皮成琥珀,如斗大,初時如桃膠,堅凝乃成也。】
其四
三十未有二十餘,【絕句起句。】白日長飢小甲蔬。
橋頭長老相哀念,因遺戎韜一卷書。【其用事類此,亦自得也。】
【未有一作未滿男兒三十成名。古人多言三十,今長吉言三十歲猶未有,但二十餘歲耳,而飢困已如此。長吉比以三十爲說,年僅二十七,不滿三十豈,非詩讖哉?○杜詩:自鋤稀菜甲。○張良遊下邳橋上,有老父使良取履,後出一編書授之,乃《太公兵法》。《戎韜》太公《六韜》書也。】
其五
男兒何不帶吳鈎,收取關山五十州。
請君暫上凌烟閣,若個書生萬戶侯!
【吳鈎一作橫刀。○唐太宗貞觀十七年二月,圖功臣於凌烟閣。○《李廣傳》:萬戶侯豈作道哉?】
其六
尋章摘句老雕蟲,曉月當簾挂玉弓。
不見年年遼海上,文章何處哭秋風。
其七
長卿牢落悲空舍,曼倩詼諧取自容。
見買若耶溪水劍,明朝歸去事猿公。【耿耿可念,其詞其事,興託皆妙。】
【司馬相如住成都,家徒四壁立。○東方朔持論好恢諧。○若耶溪,在越州,卽歐冶鑄劍之所,徐浩改爲五雲溪。○《吳越春秋》云:越王問范蠡手劍之術,蠡曰:臣聞越有處女,國人稱之,願王問之。於是王請女。女將將見王,道逢一翁自稱袁公。公問女子曰:聞汝善劍,願一見。女曰:惟翁試之。於是公卽挽林抄之竹,似桔橰末折墮地。女接取其半,袁公操其本而刺女,女因舉杖撃之,公飛上樹,化爲白猿而去。】
其八
春水初生乳燕飛,黃蜂小尾撲花歸。
牕含遠色通書幌,魚擁香鈎近石磯。【亦自鮮麗眼前語無苦入手自別】
其九
泉沙耎臥鴛鴦暖,曲岸回篙舴艋遲。
瀉酒木蘭椒葉蓋,病容扶起種菱絲。
【耎,動貌。○舴艋,小舟也。○木欄,當作木蘭,木蘭花似蓮,可以貯酒也。○《拾遺記》云:漢昭帝琳池有倒生菱,莖如亂絲,一花千葉。】
其十
邊讓今朝憶蔡邕,無心裁曲臥春風。
舍南有竹堪書字,老去溪頭作釣翁。
【邊讓,諸本作壤字,非。《後漢•邊讓傳》:讓辯博能文,邕深敬之,以讓宜處高位,薦之何進。詳此,必長吉感憶韓公、皇甫之相知,假邊蔡以爲況也。】
其十一
長巒谷口倚嵇家,白晝千峰老翠華。
自履藤鞋收石蜜,手牽苔絮長蒓花。【豈卽尊耶?】
其十二
松溪黑水新龍卵,桂洞生硝舊馬牙。
誰遣虞卿裁道帔,輕綃一疋染朝霞。
【《北夢瑣言》云:龍生二卵,一名吉了,上岸與鹿交,或遺精枯槎爲紫梢花。又見《本草》。○《本草》:馬牙硝亦名英硝及芒硝。○誰遣一作爲,一作遺。】
其十三
小樹開朝逕,長茸濕夜烟。
柳花驚雪浦,麥雨漲溪田。
古刹疎鐘度,遙嵐破月懸。
沙頭敲石火,燒燭照漁船。【古詩:破鏡飛上天。卽月也。】

箋註評點李長吉歌詩卷一
<集部,別集類,漢至五代,箋註評點李長吉歌詩>
欽定四庫全書
箋註評點李長吉歌詩卷二
宋 吳正子 註
劉辰翁 評

金銅仙人辭漢歌【幷序】
魏明帝靑龍元年八月,詔宮官牽車西取漢孝武捧露盤仙人,欲立置前殿,宮官旣拆盤,仙人臨載乃潸然淚下。唐諸王孫李長吉遂作《金銅仙人辭漢歌》【按徙銅仙事,陳壽正史不載。特附注。《魏略》云:明帝景初元年,徙長安銅人承露盤,盤折重不可致,遂留覇城。又引《漢晉春秋》云:帝徙銅盤,盤折,聲聞數十里,金狄或泣,因留覇城。其年月與長吉所載不合,故《緗素雜記》駮之曰:魏明靑龍五年三月改爲景初,是歲徙長安銅人,而長吉云靑龍元年八月,誤矣。然子按《三輔黃圖》,則景初所徙者,始皇銷鋒鏑所鑄之金人,故《黃圖》歷載始皇所造之因,及董卓銷毁之事,而復曰尚餘二人未毁,明帝欲徙之洛陽淸明門,至覇城,重不可致。其留覇城之說,與《魏略》及《漢晉春秋》所載皆合,特二書不以爲秦皇銅人耳。然觀《漢晉春秋》金狄之語,則知非銅仙矣,仙固不可以狄言也。由是言之,長吉所序,亦未可非安知漢武銅仙不果徙於靑龍元年耶?○又按《長安記》云:仙盤大七圍,魏文帝徙銅盤,盤折,聲聞數十里。今《魏略》等書,乃言明帝,是則可疑。《漢書》:建章宮有神明臺。《三輔黃圖》云:神明臺上有承露盤,銅仙舒掌捧盤及玉盃,以承雲表之露,和玉屑服之以求仙道,甘泉宮通天臺上亦有銅仙承露盤。杜牧之云:此篇求取情狀,絕去筆墨,畦徑信然。盖銅仙武帝所立,今爲異代所取,雖以金石無情,猶不能不動,而況於有情者乎?】
茂陵劉郎秋風客,夜聞馬嘶曉無跡。
畫欄桂樹懸秋香,三十六宮土花碧。
魏官牽車指千里,東關酸風射眸子。
空將漢月出宮門,憶君淸淚如鉛水。
衰蘭送客咸陽道,天若有情天亦老。
擕盤獨出月荒涼,渭城已遠波聲小。【此意思非長吉不能賦古今無此神妙。○神凝意黯不覺銅仙能言。○奇事奇語不在言讀至三十六宮土花碧銅人淚墮已信末後三句可爲斷腸後来作者無此沉著亦不忍極言其妙】
【武帝葬茂陵亦嘗作秋風辭。○馬陵前石馬也杜詩當時侍金輿故物獨石馬註云:梁隱過茂陵欲訪遺跡了無故舊碑文獨二馬在草中而已。○序言八月故及秋景。○按《三輔黃圖》:漢未央、長樂、建章、甘泉、北宮等,共有三十六宮。《西都賦》云:離宮別館,三十六所。土花碧,謂故宮荒涼生綠苔也。○牽車向千里之道,言自長安至魏都之遠。○秦地東關爲函谷,魏都在東,故出東關。○淸淚,仙人臨載淚下也。○溫公云:石曼卿嘗對長吉“天若有情天亦老”之句云“月如無恨月長圓”,時人號爲勍敵。○渭水出隴西首陽,經秦漢之都,至潼津入於河。《漢•地里志》云:渭城,故咸陽。波聲小,言銅仙離長安益遠,聞渭水之波聲小也。】

古悠悠行
白景歸西山,碧華上迢迢。
今古何處盡,千歲隨風飄。
海沙變成石,魚沫吹秦橋。
空光遠流浪,銅柱從年消。【白景,日也。日落時有碧雲上騰。○《三齊記》云:始皇作石橋,欲過海觀日出處,有神人能驅石下海,石去不速,鞭之流血。今云魚沬吹秦橋,葢海沙旣大,將成石矣,海水當涸爲桑田,魚其暴腮煦沬乎?○銅柱一作銅桂,恐非。東方朔《神異經》云:崑崙有銅柱,其高入天,名爲天柱。此葢言日月消磨,雖天柱亦當消也。】

黃頭郎
【《漢書•鄧通傳》云:通以濯船爲黃頭郎。註云:濯船,行船也。土勝水,其色黃,故刺船之郎皆著黃帽,因號曰黃頭郎。】
黃頭郎,撈攏去不歸。
南浦芙蓉影,愁紅獨自垂。
水弄湘娥珮,竹啼山露月。
玉琴調靑門,石雲濕黃葛。
沙上蘼蕪花,秋風已先發。
好持掃羅薦,香出鴛鴦熱。【不當深而深,眼前物曉不得苦思。】
【《楚詞•九歌》:子交手兮東行,送美人兮南浦。○長安東門曰靑門,疑曲名,樂府有黃葛篇。○《楚詞•九歌》秋蘭兮蘼蕪,羅生兮堂下。釋云:芎藭葉也。苗四五月間生,七八月間生白花。《本草》一名薇蕪。○好持一作好待。《漢武內傳》云:帝七月七掃除宮掖,以紫羅薦地,待西王母至。○鴛鴦一作鴛籠。○此篇大意,疑黃頭郎者,耽樂忘歸,家人有曠別之思耳。】

馬詩二十三首
其一
龍脊貼連錢,銀蹄白踏烟。
無人織錦韂,誰爲鑄金鞭。【無一首不好,且無俗料。】
【杜詩:渥洼騏驥兒,尤異是龍脊。《爾雅》云:靑驪驎驒。釋云:色斑駁隱粼,今之連錢驄也。○漢《天馬歌》:足銀砧兮破層氷。○韂音贍。錦韂,障泥也。晉王濟有馬,臨水不肯渡。濟曰:此惜錦障泥耳。解之乃渡。○陳沈炯《少年行》云:陳王装腦勒,晉后鑄金鞭。】
其二
臘月草根甜,天街雪似鹽。
未知口硬軟,先擬蒺藜銜。【賦馬多矣。此獨取必不經人道者。】
【《世說》云:謝胡兒詠雪云,撒鹽空中差可擬。】
其三
忽憶周天子,驅車上玉山。
鳴騶辭鳳苑,赤驥最承恩。【周天子,穆王也。○《山海經》云:玉山,王母所居,多玉石。《穆天子傳》云:天子之駿有八,一赤驥,二盗驪,三白義,四踰輪,五山子,六渠黃,七驊騮,八騄耳。】
其四
此馬非凡馬,房星本是星。
向前敲瘦骨,猶自帶銅聲。【奇。下星當作精。《爾雅》:天駟,房也。註云:龍爲天馬,故房四星謂之天駟。○杜詩:胡馬大宛名,鋒稜瘦骨成。】
其五
大漠山如雪,燕山月似鈎。
何當金絡腦,快走踏淸秋。【來得便是賦意。結束亦俊。】
【鮑昭詩:驄馬金絡頭。】
其六
饑臥骨查牙,麤毛刺破花。
鬛焦朱色落,髮斷鋸長麻。【《山海經》云:犬戎國有文馬,縞身朱鬛。】
其七
西母酒將闌,東王飯已乾。
君王若燕去,誰爲拽車轅。【亦有風致。】
【言瑤池宴罷也。東方木公曰東王父。】
其八
赤兔無人用,當須呂布騎。
吾聞果下馬,羈策任蠻兒。【有風刺。亦自峭異。】
【呂布有駿馬名赤兔,能飛城越塹,時人語曰:人中有呂布,馬中有赤兔。○《魏志》云:濊國出果下馬,漢時獻之,可乘於果樹下行。】
其九
飂叔去怱怱,如今不豢龍。
夜來霜壓棧,駿骨折西風。【別引龍事。慷慨怨直是怨。】
【《左傳》云:昔有飂叔安裔子曰董父,實甚好龍,能求其耆欲飲食之,龍多歸焉,乃擾畜之,以服事舜,舜賜姓曰董氏,曰豢龍。飂,國名;叔安,其君名也,今長吉去安字而曰飂叔。】
其十
催榜渡烏江,神騅泣向風。
君王今解劍,何處逐英雄。【悲甚。此語不可復讀,元不苦澁。】
【榜音謗,船棹也。《楚詞•九章》:齊吳榜而撃汰。○項羽渡烏江,亭長艤船待,羽曰:吾知公長者,吾騎此馬五歲,所當無敵,一日千里,吾不忍殺,以賜公。羽馬名騅。】
其十一
內馬賜宮人,銀韉刺騏驎。
午時鹽坂上,蹭蹬溘風塵。【午時下得苦,猶《簡兮》“日中”也。字字警,午時著汗故。】
【太白詩:銀鞍照白馬。○《戰國•楚策》云:汗明白驥之齒至矣,服鹽車而上太行,外阪遷延負棘,而不能上蹭蹬,失路也。】
其十二
批竹初攢耳,桃花未上身。
他時須攪陣,牽去借將軍。【語意皆到,有風致。】
【《相馬經》云:耳如削竹筒。杜詩:竹批雙耳峻。】
其十三
寶玦誰家子,長聞俠骨香。
堆金買駿骨,將送楚襄王。【俗語一雙獃奇怪說夢。】
【玦佩如環而缺,古者逐臣則賜以玦,取決去之義。太白《樂府》:縱死俠骨香,不慙世上英。○《戰國策》云:郭隗謂燕昭王曰:古人有以千金求千里馬者,涓人請求之,三月得千里馬,馬已死,買其骨五百金,以報君。君怒曰:所求生馬,安事死馬而捐五百金?涓人曰:死馬且買之,況生馬乎?馬今至矣。於是得千里馬三。今云楚襄王,誤。】
其十四
香襆赭羅新,盤龍蹙鐙鱗。
回看南陌上,誰道不逢春。【正言似反無限凄怨怨乃不及此】
其十五
不從桓公獵,何能伏虎威。
一朝溝隴出,看取拂雲飛。【卻是痛快。】
【《管子》:桓公乘馬,虎望之而伏。仲曰:意君乘駮馬而洀洹,迎日而馳乎?公曰:然。仲曰:此駮象也。駮食虎豹,故虎疑焉。洀洹音盤桓。】
其十六
唐劍斬隋公,拳毛屬太宗。
莫嫌金甲重,且去捉颴風。【語不碌遫,甚言其遇,是諸孫語。】
【唐太宗伐劉黑闥,有駿馬名拳毛獅子驄。杜詩:昔日太宗拳毛騧。○颴一作飈。】
其十七
白鐵剉靑禾,碪間落細莎。【亦非俗料。】
世人憐小頸,金埓畏長牙。【有風刺。】
【《相馬經》云:大頭小頸爲一臝。《爾雅》云:小領盗驪。釋云:領,頸也。○晉王濟買洛地爲馬埒,編錢滿之,時謂金溝。】
其十八
伯樂向前看,旋毛在腹間。【有玄思。】
祗今掊白草,何日驀靑山。【可念。】
【《爾雅》註云:旋毛在腹下者千里馬。《相馬經》云:當腹間有旋,名曰乘鐙旋。】
其十九
蕭寺馱經馬,元從竺國來。
空知有善相,不解走章臺。【無要緊有意態。○又怪。○俊劣可喜。】
其二十
重圍如燕尾,寶劍似魚腸。
欲求千里脚,先采眼中光。【《吳越春秋》云:歐冶作劍五枚,其四曰魚腸,專諸以刺吳王僚。○《相馬經》云:馬眼欲紫艶光。】
其二十一
暫繫騰黃馬,仙人上綵樓。
須鞭玉勒吏,何事謫高州。【《山海經》云:騰黃,神黃也,一曰乘黃、飛黃,或作古黃、翠黃,狀如狐背有兩角,乘之壽千歲。○《南越志》:高州出馬,牛尾而首有一角。】
其二十二
汗血到王家,隨鸞撼玉珂。
少君騎海上,人見是靑騾。【超《漢書》:武帝伐大宛,獲汗血馬。註:天馬汗血,從前肩膊出,號一日千里。○《神仙別傳》云:李少君死後,有人見之在河東蒲坂,乘靑騾,帝聞之,發棺,皆無所有矣。】
其二十三
武帝愛神仙,燒金得紫烟。
廐中皆肉馬,不解上靑天。【妙。此是郭景純“漢武非仙才”意。】
【此言漢武求仙,燒金但得紫烟而已,藥不成也。徒有凡馬,豈能上天乎?】

申胡子觱篥歌【幷序】
申胡子,朔客之蒼頭也。朔客李氏,本亦世家子,得祀江夏王廟,當年踐履失序,送奉官北郡。自稱學長調短調,久未知名。今年四月,吾與對舍於長安崇義里,遂將衣質酒,命予合飲。氣熟杯闌,因謂吾曰:李長吉,爾徒能長調,不能作五字歌詩,眞强回筆端,與陶謝詩勢相遠幾里?吾對後,請撰《申胡子觱篥歌》,以五字斷句。歌成,左右人合噪相唱。朔客……【以下原本殘缺。】
[雉案:據《昌谷集》正文如下:
[朔客大喜,擎觴起立,命花娘出幕,徘徊拜客,吾問所宜,稱善平弄。於是以幣辭配聲,與予爲夀。
[顏熱感君酒,含嚼蘆中聲。花娘篸綏妥,休睡芙蓉屏。
[誰截太平管,列點排空星。直貫開花風,天上驅雲行。
[今夕歲華落,令人惜平生。心事如波濤,中坐時時驚。
[朔客騎白馬,劍弝懸蘭纓。俊健如生猱,肯拾蓬中螢。

[老夫採玉歌
[採玉採玉須水碧,琢作步搖徒好色。老夫饑寒龍爲愁,藍溪水氣無淸白。
[夜雨岡頭食蓁子,杜鵑口血老夫淚。藍溪之水厭生人,身死千年恨溪水。
[斜山柏風雨如嘯,泉脚挂繩青裊裊。村寒白屋念嬌嬰,古臺石磴懸腸草。]
【名斷腸之類,以其念子,視此懸磴之草如斷腸然,苦甚。】
【此篇乃老夫不堪採玉之勞,受役於上,而不得免,故辭多怨苦。○碧,玉也。《禮記》云:大夫佩水蒼玉。○《釋名》云:皇后首飾,上有垂珠,步則搖之。《炙轂子》云:步步而搖,故曰步搖。此言採玉之難如此,及得玉,不過琢爲步搖爲好色之具。○忍飢寒而採玉,龍亦爲愁,況於人乎。○《漢•郡國志》:藍田出美玉。註云:《三秦記》曰:藍田有川三十里,其水北流,出玉。○無淸白,言入水取玉,水爲昏濁也。○蓁當作榛,榛之子如栗,言飢食此。《華陽風俗記》:杜鵑聲哀切,口常流血。今淚亦如之。村寒白屋,採玉之家也。念嬌嬰,謂役於採玉,雖有孩提之泣,亦徒念之而已。見石臺古磑之草,使人腸斷,如腸之懸也。】

傷心行
【樂府有傷歌行】
咽咽學楚吟,病骨傷幽素。
秋姿白髮生,木葉啼風雨。
燈靑蘭膏歇,落照飛蛾舞。
古壁生凝塵,覉魂夢中語。【略盡旅況。鍾儀執於晉而奏楚音,莊舄仕於楚而爲越吟。《楚詞》云:蘭膏明燭,華燈錯些。】

湖中曲
長眉越沙採蘭若,桂葉水葓春漠漠。
橫船醉眠白晝間,渡口梅風歌扇薄。【好。】
燕釵玉股照靑渠,越王嬌郎小字書。
蜀紙封巾報雲鬢,晚漏壺中水淋盡。【起一句盡寄書催晚語,自淸鍊。此言修眉嬋娟越沙渚採芳草。○葓一作葒。《爾雅》曰:紅,蘢古,其大曰蘬。《毛詩》:隰有游龍。卽葒草。陸機云:一名馬蓼,生水邊,高丈餘。○庾信詩:綠珠歌扇薄。婦人以扇自障而歌曰歌扇。○玉股一作玉服。郎一作娘。壺中一作銅壺。】

黃家洞
【西原蠻居容廣之南,有黃氏居黃橙洞,其地西接南詔。至德初,首領黃乾曜等與朱蘭洞蠻皆叛,自是猖獗。邕容二州,最被其害。長慶三年陷欽州,寇安南四年陷陸州。韓退之有《黃家賊事宜狀》,柳文亦有。】
雀步蹙沙聲促促,四尺角弓靑石鏃。
黑幡三點銅鼔鳴,高作猿啼搖箭箙。
綵巾纒踍幅半斜,溪頭簇隊映葛花。
山潭晚霧吟白鼉,竹蛇飛蠧射金沙。
閒驅竹馬緩歸家,官軍自殺容州槎。
【蹙沙,沙上竹也。○《後漢書》:挹婁國弓長四尺,如弩,以靑石爲鏃。○黑旙三點,必軍中旗號。○《廣州記》云:狸獠鑄銅爲鼔,以高大爲貴,面濶丈餘,初成垂之於庭,尅辰置酒,招置同類來者盈門。豪富子女,以金銀爲釵,執以扣鼔,留遺主人。馬援於交趾,嘗得駱越銅鼔箙,受矢之器也,以皮爲之。○踍,脛骨也。合作骹,蠻人以綵布纒之。○靑竹蛇俗言最毒。○自殺容州槎,詳此句蠻爲害,官軍戰不能得,眞蠻徒執百姓以殺之,故云意言自殺,容管之民槎,或蠻稱民之辭。】

屏風曲
【《釋名》云:屏風,障風也。】
蝶棲石竹銀交關,水凝綠鴨瑠璃錢。
團廻六曲抱膏蘭,將鬟鏡上擲金蟬。
沉香火暖茱萸烟,酒觥綰帶新承懽。
月風吹露屏外寒,城上烏啼楚女眠。【好。】
【蝶棲石竹,屏之刻飾也。宋韋朗作銀塗漆屏風。《三輔黃圖》云:董偃設紫瑠琉屏風。○團廻六曲,此梳頭屏風也。《晉東宮舊事》云:太子納妃,有梳頭屏風,二合四疉。膏蘭,乃蘭漬油以沐髮。○金蟬,鬢也。《古今注》云:魏文帝宮人製爲蟬鬢,挈之縹緲如蟬翼。○王建《宮詞》:院院燒燈如白晝,沉香火裡坐吹笙。《酉陽雜俎》云:椒氣好下,茱萸氣好上,沉烟直上,故以喻茱萸耳。○今俗昏禮合以綵帶繫杯足,酒觥綰帶,豈此類耶?】

南山田中行
秋野明,秋風白,塘水漻漻蟲嘖嘖。
雲根苔蘚山上石,冷紅泣露嬌啼色。
荒畦九月稻义牙,蟄螢低飛隴徑斜。【每造語,不覺其苦。】
石脉水流泉滴沙,鬼燈如漆點松花。【翻漆燈又別。張籍《樂府》:暗蟲嘖嘖泣我旁。○《說文》云:兵死之血爲鬼火。《淮南子》云:久血爲燐。註云:精在地久爲燐,遙望烱烱然火也。鬼燈如漆,古墓亦有漆燈。】

貴主征行樂
【此篇詠貴主出征,而儀衛、將吏、衣服、器甲種種。】
奚騎黃銅連鎻甲,羅旗香幹金畫葉。
中軍留醉河陽城,嬌嘶紫燕踏花行。
春營騎將如紅玉,走馬捎鞭上空綠。
女垣素月角咿咿,牙帳未開分錦衣。【李意至此習氣盡見,此人間常事猥態,何以能言?】
【《說文》云:奚,東北夷名。又:虜複姓。《後魏書》有達奚、薄奚、統奚、吐奚四氏。《周禮》:奚亦奴婢稱。杜詩:雨抛金鎻甲。《西京雜記》云:良馬名紫燕。《選•詩》:紫燕光陸離。○色如紅玉,少壯之貌。○輕騎飛騰,如上靑霄。○女垣,城上女墻。○兵書云:牙旗者,將軍之旌,立必以剛日。】

酒罷張大徹索贈詩時張初效潞幕
長鬛張郎三十八,天遣裁詩花作骨。往還誰是龍頭人,公主遣秉魚須笏。
水行靑草上白衫,匣中章奏密如蠶。金門石閣知卿有,豸角雞香早晚含。
隴西長吉摧頹客,酒闌感覺中區窄。葛衣斷碎趙城秋,吟詩一夜東方白。【韓愈有《張徹墓誌》。八或作一。大者,徹之第行。《左傳》:有長鬛。謂須也。○《魏志》:華歆、邴原、管寧三人相善,時號爲一龍,原爲龍頭,寧爲腹,歆爲尾。○《禮記•玉藻》云:大夫笏以魚須文竹。鄭註云:文飾也。陸氏音義曰:以魚須飾文竹之邊。須音班。司馬相如賦:靡魚須之橈旃。此以魚鬚爲旃,卻不音班。長吉知此爲須,而以笏之須爲鬚音,則失之矣。○水行一作太行。王維詩:坐看靑苔色,欲上人衣來。○漢有金馬門。又《三輔黃圖》云:石渠閣在未央宮,藏書所。○胡廣《漢官儀》云:御史法冠,一名柱後,一名獬豸。豸,獸名,觸邪佞。○應劭《漢官儀》云:尚書含雞舌香奏事。○香可含,而豸角連言,似是語疵。然古書多有此類,如“大夫不得造車馬”,車可造,馬不可造,不可以辭泥。】

羅浮山人與葛篇
【《羅浮山記》云:羅山浮山二山合體,高三千丈,七十石室,七十二長谿。《南越志》云:本只羅山,因海上有山浮來相合,故曰羅浮。《郡國志》云:博山浮海而來,博著於羅,又名博羅,或曰博羅,卽羅浮,以其廣博,故曰博羅。○山人一作山父。】
依依宜織江雨空,【妙意殆不可繼】雨中六月蘭臺風。
博羅老仙時出洞,千歲石牀啼鬼工。
蛇毒濃凝洞堂濕,江魚不食銜沙立。
欲剪箱中一尺天,吳娥莫道吳刀澁。【賀雖苦語,情固不淺,又極明快體嫩。】
【宋玉《風賦》云:楚襄王遊於蘭臺之宮。○仙山石室多有石牀。啼鬼工,言非人力也。○蛇毒濃凝,一作蛇毒濃吁,皆通。○一尺天,言剪葛也。叶與葛篇名。箱中一作相中,非是。言剪取篋中之葛,瑩潔如天之色耳。《容齋續筆》云:長吉此二句,正老杜“焉得幷州快剪刀,剪取吳松半江水”之句。長吉非蹈襲,疑偶同耳。】

仁和里雜叙皇甫湜【湜新尉陸渾】
大人乞馬癯乃寒,宗人貸宅荒厥垣。橫庭鼠逕空土澁,出籬大棗垂朱殘。
安定美人截黃綬,脱落纓裾暝朝酒。還家白筆未上頭,使我淸聲落人後。
枉辱稱知犯君眼,排引纔陞强絙斷。洛風送馬入長關,闔扇未開逢猰犬。
那知堅都相草草,客枕幽單看春老。歸來骨薄面無膏,疫氣衝頭鬢莖少。
欲彫小說干天官,宗孫不調爲誰憐。明朝下元復西道,崆峒叙別長如天。
【首二句必叙湜事,不可知。然“馬瘦垣荒”下又言“橫庭鼠徑”,則可謂貧矣。○傅玄《棗賦》:離離朱實。○湜,安定人,唐少府官黃綬,卽今之縣尉。湜新尉陸渾,故言之。《魏略》云:魏帝嘗大會殿中,御史簪白筆側階而上,帝問左右何官,辛毗曰:此御史。舊時簪筆以奏不法,今直備官耳。《古今註》云:白筆,古珥之遺象,腰帶劍首珥筆,所以示君子文武之備。○稱知謂皇甫,每稱譽之。絚音庚,又去聲,長索也。○宋玉云:猛犬狺狺而迎吠兮,關梁閉而不通。長吉爲皇甫諸公推挽,又爲他人沮毁,故有逢犬之語。《小傳》云:中人亦多排擯毁斥。可見矣。○《劇談錄》云:李賀善爲歌詩,韓愈深所知重,每延譽縉紳間,由此聲華籍甚。時元稹年年以明經擢第,亦工篇什,嘗結交。賀日執贄造門,賀覽刺不容,遽令僕者謂曰:明經及第何事來看李賀?稹無復致情,慙憤而退。其後稹制策登科日,當要路,及爲禮部,因議賀父名晉肅,不合應進士舉,賀亦以輕薄爲時輩所排,遂致坎坷。故此篇多不得志語。○堅一作竪,皆未詳。○疫一作瘡。○彫小說,猶楊雄言彫蟲篆刻也,謂作賦應舉。○宗孫,自言也。○崆峒有三處,臨洮、安定、汝州,此安定之崆峒也。】

宮娃歌
【《述異記》云:吳王夫差作館娃宮。此篇大抵述宮女怨曠欲去之意。】
蠟光高懸照紗空,花房夜擣紅守宮。
象口吹香毾㲪暖,七星挂城聞漏板。
寒入罘罳殿影昏,彩鸞簾額著霜痕。
啼蛄弔月鈎欄下,屈膝銅鋪鏁阿甄。【兩語極是憔悴。】
夢入家門上沙渚,天河落處長洲路。
願君光明如太陽,放妾騎驢撇波去。【意到語盡無,復餘怨矣。○哀怨竭盡。○麗語猶可及,深情難自道也。】
【《漢•東方朔傳》註:守宮,蟲名,術家云以器養之,食以丹砂,滿七斤,擣治萬杵,點女子身,永不滅,若有房室之事則滅矣,故曰守宮。○象口,香器也。毾㲪,《說文》云:毛席。《釋名》云:毾㲪者,施之大牀前小榻上,登以上牀。七星,北斗也。○《漢書》:未央宮東闕罘罳。註云:連闕曲閣也,以覆重刻垣墉之處,其形罘罳然。一曰屏也,或曰以木爲門扉而刻爲方目如羅網之狀,今人謂之隔亮也。○蛄螻,蛄也,一名仙蛄石鼠。《爾雅》螜,天螻。《古今註》云:漢顧成廟設扶老鈎欄。王逸註云:縱曰欄,橫曰楯,楯間子曰櫺。欄,楯殿上臨邊之飾,今鈎欄是也。○前註金鋪銀鋪,皆門上飾,此銅鋪亦然。後《惱公詩》“門鋪綴白銅”是也。○魏文帝甄后失寵,幽閉賜死,但用此事。甄合音眞。○長洲,吳苑名。○撇,撃也。《文選》:撇波而濟水。】

堂堂
【《唐•樂志》云:《玉樹後庭花》《堂堂》,皆陳後主作。《樂苑》云:堂,角調曲曲。唐高宗調露中,太子旣廢,李嗣眞私謂人曰:禍猶未已,人主不親庶務事,皆決於中宮,宗室雖衆俱在散位,其勢不敵,恐諸蕃翰爲中宮所蹂踐矣。隋以來樂府有《堂堂曲》,再言堂者,是唐再受命矣。近者閭里又有《側堂堂》《撓堂堂》之謠,側者不正之辭,撓者不安之稱,將見患難之作不久矣。後皆如其言。按此曲在唐爲法曲,故白居易詩云:法曲法曲歌《堂堂》。劉次莊《樂府辭》云:古歌散缺,至唐以來,能合於管弦者八曲,《明君》《陽叛》《驍壺》《春歌》《秋歌》《白雪》《堂堂》《春江花月夜》。】
堂堂復堂堂,紅脱梅灰香。
十年粉蠧生畫梁,饑蟲不食推碎黃。
蕙花已老桃葉長,禁院懸簾隔御光。
華淸源中礜石湯,徘徊白鳳隨君王。【好不知䰟情幽入何許,得此令人愁。○堂堂復堂堂者,高明之怨也。然語意險澁,非久幽獨困,得之無聊,未足以知此。】
【紅脱梅灰香,一作紅熟海梅香。○推碎黃,一作堆。華淸宮有溫泉礜石湯,言溫泉之熱如有礜石在下。《本草》云:礜石大熱。《博物志》云:鶴取礜石伏卵,取其暖也。《述征記》云:洛水底有礜石,故上不氷,謂之溫洛。曹唐《遊仙詩》:不知今夜遊何處,侍從皆騎白鳳皇。】

勉愛行二首送小季之廬山
【勉愛,乃勉旃自愛之義。小季恐爲長吉之弟也。】
洛郊無俎豆,弊廐慚老馬。
小鴈過鑪峰,影落楚水下。
長船倚雲泊,石鏡秋涼夜。
豈解有鄉情,弄月聊嗚啞。【只是一鴈,大曰鴻,小曰鴈,喻小季也。鑪峰,香罏峯,今屬潯陽。《南康志》:廬山有石鏡峯在金輪峰側,隱見不常,其光可鑒。太白《廬山詩》云:石鏡淸我心。】
其二
別柳當馬頭,官槐如兔目。
欲將千里別,持我易斗粟。【非深愛不能道此兄弟情。此語甚悲。別其弟。】
南雲北雲空脉斷,靈臺經絡懸春綫。
靑軒樹轉月滿牀,下國饑兒夢中見。【苦哉。】
維爾之昆二十餘,年來持鏡頗有鬚。
辭家三載今如此,索米王門一事無。
荒溝古水光如刀,庭南拱柳生蠐螬。
江干幼客眞可念,郊原晚吹悲號號。【語自不同,讀亦心嘔。】
【長安官街夾道植槐柳,故曰官槐。《續博物志》:槐葉之生,入春季五日而兔目,十日而鼠耳,更旬而始規,三旬而葉成。○經絡懸春綫,似言別恨縈心耳。如此等句亦新。○昆,兄也。此長吉自謂而與其季言之。○《東方朔傳》:無令但索長安米。註云:索,盡也。○《爾雅》云:蠐螬有六名,在木中者名蝤蠐。《化書》云:燥濕相育不母而生蝤蠐。】

致酒行
【樂府有當致酒行】
零落棲遲一杯酒,【好。】主人奉觴客長壽。
主父西遊困不歸,【此語謂答。○四句好,流動無涯。】家人折斷門前柳。
吾聞馬周昔作新豐客,天荒地老無人識。
空將牋上兩行書,直犯龍顏請恩澤。
我有迷魂招不得,【又入夢境。】雄雞一聲天下白。
少年心事當拏雲,誰念幽寒坐嗚呃。【起得浩蕩感激,言外不可知,眞不得不遷之。酒者末轉,慷慨令人起舞。】
【漢主父偃西入關,見衛將軍,將軍數言於上,上不省,資用乏,留久,諸侯多厭之。○《唐•馬周傳》:周爲浚儀令,崔賢所辱,感激而西舍新豐逆旅,主人不顧。至長安,舍中郎將常何家。貞觀五年詔,百官言得失,何武人周乃爲條二十餘事,皆切務。太宗怪問何,何曰:此家客馬周教臣言之。帝卽召周。間未至,遣使者四輩促遣。及謁見,與語大悅,遂拜監察御史。】

長歌續短歌
【古樂府有《長歌行》,大意欲崇事業,無貽後時之歎。《短歌行》,魏武帝作,大意言人壽難長,思及時爲樂。晉傅玄《艷歌》云:咄來長歌續短歌。則言歌有長短耳。今長吉題義本此。】
長歌破衣襟,短歌斷白髮。
秦王不可見,旦夕成內熱。
渴飲壺中酒,饑拔隴頭粟。
凄涼四月闌,千里一時綠。【好。】
夜峰何離離,明月落石底。
徘徊沿石尋,照出高峰外。
不得與之遊,歌成鬢先改。【非世間人世間語。○起六句皆有古意,春去之感,歲月之悲,皆極言秦王不可見之恨。題曰《長歌續短歌》,復以歌意終之。】
【《莊子》云:我其內熱與?○此篇大意,思得君行志。始以秦王不可見爲恨,終托興於明月而亦不得遊,憂何如哉?】

公莫舞歌【幷序】
《公莫舞歌》者,詠項伯翼蔽劉沛公也。會中壯士,灼灼於人,故無復書。且南北樂府率有歌引。賀陋諸家,今重作《公莫舞歌》云:
【按《晉•樂志》云:公莫舞,今之巾舞也。相傳云項莊舞劍,項伯以袖隔之,使不得害高祖,且語項莊云公莫。古人相呼曰公,言公莫害漢王也。今之用巾,葢象項伯衣袖焉。】
方花古礎排九楹,刺豹淋血盛銀甖。
華筵古吹無桐竹,長刀直立割鳴筝。
橫眉麤錦生紅緯,日炙錦嫣王未醉。【日炙錦嫣王未醉,從容模倣,有情最妙。】
腰下三看寶玦光,項莊掉箾攔前起。
材官小臣公莫舞,座上眞人赤龍子。
芒碭雲瑞抱天回,咸陽王氣淸如水。
鐵樞鐵楗重束關,大旗五丈撞雙鐶。
漢王今日頒秦印,絕臏刳腸臣不論。【不必有其事,幽與鬼謀。○才子賦古,但如目前。至三看寶玦,始喻本末,自不待言。抱天語奇俊。俯仰甚稱事情。復作項伯口語,尤壯。礎,柱磉也。楹,柱也。○刺豹,軍中屠虎豹也。○筵中無絲管,惟有刀刃聲如箏鳴。○《爾雅》云:楣,門戶上橫梁。《釋名》云:近前各兩,若面之有眉。麤錦紅幃,楣之飾耳。《項羽紀》云:范增數項王,舉所佩玉玦以示之者三,項王默然不應。○《說文》云:以竿撃人曰箾。音朔。《左傳》:舞《象箾》《南籥》。乃舞者所執之籥。今言劍而云掉箾,恐長吉未必錯誤如此。《漢•貨殖傳》云:質氏以酒削鼎食。師古註云:削音鞘,刀劍室。恐箾止爲削,言拔劍掉削而起也。《晉•樂志•獨漉篇》云:刀鳴削中,倚牀無施。如此,則師古之音。是此箾當爲削。○漢有材官騎士。○高帝母劉媪,嘗息大澤,夢與神遇,太公往視,見蛟龍於上,已而有身,遂產高帝。○帝嘗隱於芒碭山上,常有雲氣。○《史記•始皇紀》云:作前殿阿房上,可坐萬人,下可建五丈旗。此言高帝破關入咸陽。○臏,膝骨也。言殺身不悔之意。】

昌谷北園新笋四首
其一
籜落長竿削玉開,君看母笋是龍材。更容一夜抽千尺,別卻池園數寸泥。【高甚】
其二
斫取靑光寫楚辭,膩香春粉黑離離。
無情有恨何人見,露壓烟啼千萬枝。【好語。○昌谷新笋,寫得如此渺茫。】
其三
家泉石眼兩三莖,曉看陰根紫陌生。
今年水曲春沙上,笛管新篁拔玉靑。
其四
古竹老梢惹碧雲,茂陵歸臥歎淸貧。
風吹千畝迎雨嘯,鳥重一枝入酒樽。【卻不爲佳。】
【相如病免居茂陵。○《貨殖傳》云:渭川千畝竹,與千戶侯等。】

惱公
【未詳題義。太白《與段七娘詩》云:一面紅裝腦殺人。恐止此義。此終篇亦言婦人耳。】
宋玉愁空斷,嬌嬈粉自紅。歌聲春草露,門掩杏花叢。
注口櫻桃小,添眉桂葉濃。曉奩裝秀靨,夜帳減香筒。
鈿鏡飛孤鵲,江圖畫水葓。陂陀梳碧鳳,腰裊帶金蟲。
杜若含淸露,河蒲聚紫茸。月分蛾黛破,花合黶朱融。
髮重疑盤霧,腰輕乍倚風。密書題荳蔻,隱語笑芙蓉。
莫鎻茱萸匣,休開翡翠籠。弄珠驚漢燕,燒蜜引胡蜂。
醉纈抛紅網,單羅挂綠蒙。數錢教姹女,【情態別。】買藥問巴賨。
勻臉安斜鴈,移燈想夢熊。腸攢非束竹,弦急是張弓。
晚樹迷新蝶,殘蜺憶斷虹。古時填渤澥,今日鑿崆峒。
繡沓褰長幔,羅裙結短封。心搖如舞鶴,骨出似飛龍。【怪怪。】
井檻淋淸漆,門鋪綴白銅。隈花開兔徑,向壁印狐蹤。
玳瑁釘簾薄,琉璃叠扇烘。象牀緣素柏,瑤席卷香蔥。
細管吟朝幌,芳醪落夜楓。宜男生楚巷,梔子發金墉。
龜甲開屏澁,鵝毛澡墨濃。黃庭留衛瓘,綠樹養韓馮。
雞唱星懸柳,鵶啼露滴桐。黃娥初出座,寵妹始相從。
蠟淚垂蘭燼,秋蕪掃綺櫳。吹笙翻舊引,沽酒待新豐。
短佩愁填粟,長弦怨削菘。曲池眠乳鴨,小閣睡娃僮。
褥縫篸雙綫,鈎縚辮五總。蜀烟飛重錦,峽雨濺輕容。
拂鏡羞溫嶠,薰衣避賈充。魚生玉藕下,人在石蓮中。
含水彎娥翠,登樓潠馬鬃。使君居曲陌,園令住臨卭。
桂火流蘇暖,金爐細炷通。春遲王子態,鶯囀謝娘慵。【情景入微。】
玉漏三星曙,銅街五馬逢。犀珠防膽怯,銀液鎮心忪。
跳脱看年命,琵琶道吉凶。王時應七夕,夫位在三宮。
無力塗雲母,多方帶藥翁。符因靑鳥送,囊用絳紗縫。
漢苑尋官柳,河橋閡禁鍾。【亦是妙意。】月明中婦覺,應笑畫堂空。【何者不可言?】
【宋玉《九辯》云:余萎約而悲愁。○樂府有《董妖嬈曲》。杜詩:佳人屢出董妖嬈。○金花曰鈿。○水葒見《湖中曲》注。○陂陀,《漢書》陂音坡。○《炙轂子》云:高髻名鳳髻,上加珠翠翹。○謝靈運詩:新蒲含紫茸。○趙飛燕身輕,欲随風輕舉。○《酉陽雜俎》云:荳蔻冬夏不凋。寄書題此,言此心之不移耳。○梁吳均《秦女卷衣曲》云:玉檢茱萸匣。《西京雜記》云:武帝宮人皆佩茱萸,婦人以插髻間爲美。○翡翠似翠鳥而赤。○《南都賦》云:遊女弄珠於漢臯。《酉陽雜俎》云:蓐泥爲巢,聲多而小者爲漢燕。○世傳燒蜜引蜂,葢物類相感。《博物志》:以木爲器,開小孔,以蜜塗之,宿昔有蜂飛出,卽將伴來作蜜。庾信以醉眼爲纈眼,“醉眼空花如紅網”也。○羅輕薄,色如綠草蒙蒙。○漢桓帝時童謠云:河間姹女工數錢。○《風俗通》云:巴有賨人剽勇,高祖募之以定三秦。又《說文》云:南蠻賦名。○古詩:刻成箏柱鴈相挨。此疑彈筝也。或靨花之屬。○《說文》:胘,肚也。一作弦者,非。虹蜺,陰陽交會之氣也。雄曰虹,謂明盛者;雌曰蜺,謂暗微者。○填渤澥、鑿崆峒,皆事之不可就者,精衛填海,愚公移山,徒自苦耳。○古樂府《楊叛兒歌》云:綉沓織成帶。此沓疑爲帷帳上覆,故云帳幔。○古樂府《獨曲歌》云:自從別郎後,臥宿頭不舉。飛龍落藥店,骨出則爲汝。○井檻淋淸漆,漆井欄也。○門鋪見《宮娃歌》註。○佛經:大象不遊於兔徑。○《漢武故事》云:帝以白珠爲簾,玳瑁押之。○琉璃,屏也。《西京雜記》云:趙飛燕有雲母及琉璃屏。烘,暖也。漢麗娟作琉璃帳,亦取其暖。○象牀,象牙飾牀也。梁魚弘有牀一張,皆蹙柏四囘,周匝無異。○瑤美玉也色如靑蔥。○宜男萱草也巷疑爲永巷。○《輿地志》云:金墉,洛陽故城西北角,魏明帝築。《北史》:魏孝武立金墉宮。○郭子橫《洞冥記》云:漢武起神明臺,上以雜玉爲龜甲屏風。○溫飛卿云:鵝毛襞素,鳥跡裁書。則鵝毛必帛書,故曰澡墨。○衛瓘,晉臣。黃庭,未詳。○韓馮亦作韓憑,鳥名,謂之韓朋鳥,雌雄雙飛,見《嶺表錄異》。《搜神記》云:宋大夫韓馮取妻而美,康王奪之,馮自殺,妻與宋王登臺上,亦自投下而死。王使埋之,與馮墓相望,不令合葬。宿昔有交梓木生塚上,旬日合抱,屈體相就,根交於下,號相思樹。樹有鳥棲如鴛鴦,朝夕悲鳴。人謂此卽韓朋鳥,乃韓夫妻之神也。○《戰國策》:韓公族有韓馮。恐非此。黃娥,寵妹,但泛言美人,未必有所指。○櫳,牕櫺也。《三輔舊事》云:漢太上皇不樂關中,思鄉里,高祖乃徙豐沛屠兒沽酒煑餅,爲新豐市。《西京雜記》載同。○短佩愁填粟,長弦怨削菘二句,未詳。但玉亦有琢成粟者。○篸針綴物也詩素絲五總總絲數也。○《左傳》重錦註云:錦之精熟者。○《世說》云:溫嶠姑託擇婿,嶠曰:佳婿難得,如嶠者何如?姑曰:何敢望如汝嶠。歸遂納玉鏡臺,取姑女。○晉韓壽與賈充女私,時西域貢奇香,一著人經月不脱,武帝以賜充,充女盗以予壽,充僚屬聞其芬馥,稱於充,充知女與壽私也。○含水彎娥翠,娥當作蛾。○舊說邯鄲女子姓秦名羅敷,爲邑人王仁妻,仁爲趙王家令,羅敷出採桑陌上,趙王登臺見而悅之,欲奪焉。羅敷善彈筝,作《陌上桑》以自明不從。其詞曰:秦氏有好女,自名爲羅敷。羅敷善蠶桑,採桑城南隅。使君從南來,五馬立踟蹰。使君謝羅敷,寧可共載否。羅敷前致詞,使君一何愚。使君自有婦,羅敷自有夫。○司馬相如,成都人,往臨卭,以琴挑卓王孫女文君,文君夜奔相如。後相如拜爲孝文園令。流蘇,帳香毬。《倦遊錄》云:流蘇,盤線綉繪之毬,五色錯爲之,同心而下垂。○《詩》:綢繆束薪,三星在天。今夕何夕,見此良人。○五馬逢,疑卽《羅敷詞》云“五馬立踟蹰”之意。○《本草》:犀角一株有重七八斤,解毒,安五臟。水銀,銀屑,皆安神鎮心。○《盧氏雜記》云:唐文宗博覽,一日,問羣臣曰:古詩云“輕衫襯跳脱”,是何物?宰臣未對。上曰:卽今之腕釧。《眞誥》云:安妃有斷金。○跳脱看年命,雖未詳本事,然意卽今之談命者。○《朝野僉載》云:唐崇仁坊有來婆,能琵琶卜,又有何婆能之,盖女巫也。○夫位在三宮,未詳,疑日者之說。○劉向《列仙傳》云:吳眞君遇大風,書符置屋上,靑鳥去,風卽止。又靑鳥亦西王母使者。○《續齊諧記》云:費長房謂桓景曰:汝南郡九月九日有天災,急令家人縫絳囊盛茱萸繫臂上登高山。○漢苑中有人柳,日三眠三起。閡音礙,義同。○《三輔黃圖》云:太子宮中有甲觀畫堂。】

感諷五首
其一
合浦無明珠,龍洲無木奴。足知造化力,不給使君須。
越婦未織作,吳蠶始蠕蠕。縣官騎馬來,獰色虬紫鬚。
懷中一方板,板上數行書。不因使君怒,焉得詣爾廬。
越婦拜縣官,桑芽今尚小。會待春日晏,絲車方擲掉。
越婦通言語,小姑具黃粱。縣官踏飱去,簿吏復登堂。【此亦非經人道語。《漢•孟嘗傳》云:嘗爲合浦太守,前政貪殘,珠悉去,孟嘗到,珠復還。○《吳志》:李衡臨終,嘗勑其子曰:龍陽洲千頭木,奴歲收絹千疋。○蠕蠕,方動貌也。○踏飱,飽食也。】
其二
奇俊無少年,日車何躃躃。我待紆雙綬,遺我星星髮。
都門賈生墓,靑蠅久斷絕。寒食垂楊天,憤景長肅殺。
皇漢十二帝,唯帝稱睿哲。一夕信竪兒,文明永淪歇。【以介子喻賈生,怨徹今古。末吊文帝,猶自藹然。】
【無少年謂奇俊之人,不常少也。○躃躃,足蹇貌。○靑蠅,謂東陽絳灌之譖。○睿哲,言漢文帝也。○一夕信竪兒,一作反信竪兒。言謂不聽賈生之謀,文明之治淪歇也。此賀自喻耳。】
其三
南山何其悲,鬼雨灑空草。長安夜半秋,風前幾人老。【讀之浩然。】
低迷黃昏徑,裊裊靑櫟道。月午樹立影,一山唯白曉。
漆炬迎新人,幽壙螢擾擾。【不犯俗塵,人情鬼語,殆不自覺。結句十字,可笑可傷。太白詩:狌狌啼烟兮鬼嘯雨。】
其四
星盡四方高,萬物知天曙。已生須已養,荷擔出門去。
君平久不返,康伯遁國路。曉思何譊譊,闤闠千人語。【托之君平、康伯,而舉世可見,安能免此?其妙在言外。末語不收拾之,收拾更佳。】
【君平,嚴君平也。○漢韓康,字伯休,桓帝聘之,康不得已,行至亭舍,因道遁。舊本作循,非。晉有韓伯,字康伯。今長吉誤稱。○《古今註》云:闤者,市之垣;闠者,市之門。】
其五
石根秋水明,石畔秋草瘦。侵衣野竹香,蟄蟄垂葉厚。
岑中月歸來,蟾光掛空秀。桂露對仙娥,星星下雲逗。
凄涼梔子落,山璺泣淸漏。【山璺二字亦奇。】下有張仲蔚,披書案將朽。【山小而高曰岑。又爲國名。○掛空秀一作掛雲秀。桂露一作秋露。○璺音問。《方言》云:秦晉器破而未離曰璺。張揖《廣雅》云:裂也。○仲蔚,漢人,本末見皇甫謐《高士傳》。陶詩云:仲蔚愛窮居,遶宅生蒿蓬。舉世無知音,惟有一劉龔。】

三月過行宮
渠水紅繁擁御牆,風嬌小葉學娥糚。垂簾幾度靑春老,堪鎻千年白日長。
【紅繁荷也小葉柳也】

箋註評點李長吉歌詩卷二
<集部,別集類,漢至五代,箋註評點李長吉歌詩>

欽定四庫全書
箋註評點李長吉歌詩卷三
宋 吳正子 註
劉辰翁 評

追和何謝銅雀妓
【《魏志》云:建安十五年,曹操作銅雀臺于鄴,鑄銅爲雀置臺上,因以名焉。臺最高上有屋百二十間,連接榱棟,侵徹雲漢。《三輔黃圖》云:漢雙闕有銅鳳凰,亦曰銅雀。則銅雀臺乃銅鳳凰也。○曹操死,遺令諸子曰:婕妤美人,皆著臺上,上施八尺牀、□帳。日晡上酒脯,旦朝十五輙向帳中妓樂。汝等時時上臺望吾西陵墓田。後人悲其意,爲之詠。○《元城語錄》曰:溫公言曹操臨死遺令,乃操之微意。大凡遺囑,必擇緊要之語付後人,今但及家人常事,無一語及禪代。其意盖曰禪代事乃後人爲之,吾未嘗教之也。實爲□賊而身享漢臣之名。其遺令之意在此。歷千百世,無人識得,昨夕偶窺破。老先生似有喜色,且曰:非有識之士,不足以語之。○長吉此篇“和何謝”,乃何遜、謝眺也。○何遜詩曰:秋風木葉落,蕭瑟管弦淸。望陵歌對酒,向帳舞空城。寂寂簷宇曠,飄飄帷㡢輕。曲終相顧起,日暮松柏聲。○謝眺詩云:繐帷飄井榦,樽酒若平生。鬱鬱西陵樹,詎聞歌吹聲。芳樽染淚迹,嬋娟空復情。王坐猶寂寞,況乃妾身輕。】
佳人一壺酒,秋容滿千里。
石馬臥新煙,憂來何所似。
歌舞且潛弄,陵樹風自起。
長裾壓高臺,淚眼看花机。【不必苦心,居然自近《選》語。○以長吉賦銅雀妓,宜有墓中不能言者,卻止如此,亦近大雅。】
【石馬,墓前石馬也。梁隱過茂陵,欲訪覽遺跡,了無故舊碑文,獨二石馬在草中。】

送秦光祿北征
北虜膠堪折,秋沙亂曉鼙。髯胡頻犯塞,驕氣似橫霓。
灞水樓船渡,營門細柳開。將軍馳白馬,豪彥騁雄才。
箭射攙搶落,旗懸日月低。榆稀山易見,甲重馬頻嘶。
天遠星光沒,沙平草葉齊。風吹雲路火,雪汙玉關泥。【倒語。】
屢斷呼韓頸,曾燃董卓臍。太常猶舊寵,光祿是新隮。
寶玦麒麟起,銀壺狒狖啼。桃花連馬發,綵絮撲鞍來。
呵臂懸金斗,當脣注玉罍。淸蘇和碎蟻,紫膩卷浮盃。
虎鞹先蒙馬,魚腸且斷犀。䟃西旅狗,蹙頞北方奚。
守帳燃香暮,看鷹永夜棲。黃龍就別鏡,靑塚念陽臺。【亦屬恍惚。】
周處長橋役,侯調短弄哀。錢塘堦鳳羽,正室擘鸞釵。
內子攀琪樹,


国学迷 謝疊山先生禮經講意不分卷 喪禮備要二卷 四禮纂要一卷 四禮畧四卷 論俗禮要一卷 祠堂事宜一卷 士相見禮儀節(存卷三) 六禮纂要六卷 四禮初稿四卷 四禮初稿四卷 四禮初稿四卷 四禮初稿四卷 四禮初稿四卷 四禮初稿四卷 四禮初稿四卷 四禮疑五卷 四禮疑五卷 四禮翼八卷 四禮翼八卷 四禮翼八卷 四禮翼四卷 四禮翼四卷 四禮翼四卷 四禮翼四卷 四禮翼四卷 四禮翼四卷 四禮翼四卷 四禮翼四卷 四禮翼四卷 四禮翼四卷 四禮翼不分卷 四禮翼合編四卷附敎民三圖一卷 四禮約言四卷 四禮約言四卷 四禮約言四卷 四禮約言四卷 禮樂合編三十卷 禮樂合編三十卷 隶野錄二十七卷 四禮要規不分卷 大明令喪服一卷 禮學彙編六十四卷 禮學彙編六十四卷 讀禮通考一百二十卷 讀禮通考一百二十卷 讀禮通考一百二十卷 讀禮通考一百二十卷 讀禮通考一百二十卷 讀禮通考一百二十卷 讀禮通考一百二十卷 五禮備考一百八十卷 四禮合參十五卷 四禮寧儉編不分卷 儀禮節畧十七卷圖三卷 五禮通考二百六十二卷 五禮通考二百六十二卷 五禮通考二百六十二卷 五禮通考二百六十二卷首四卷目錄二卷 五禮通考二百六十二卷首四卷目錄二卷 五禮通考二百六十二卷首四卷目錄二卷 汪孟慈文集不分卷 味雪斋诗钞八卷 文钞甲集十卷 乙集八卷 诗钞续二卷 西溪偶录一卷 襄陵诗草一卷 词草一卷 种玉词一卷 雪楼诗选二卷 岩泉山人诗四选存稿一卷 颐志斋感旧诗一卷 颐志斋文钞一卷 艺庵遗诗一卷 幼学堂文稿一卷 止庵遗集文一卷 诗一卷 词一卷 端虚勉一居文集三卷 亨甫诗选八卷 落帆楼文集二十四卷 补遗一卷 落帆楼文遗稿二卷 赵文恪公遗集二卷 知蔬味斋诗钞(一名蜀游草)四卷 茶香阁遗草一卷 附录一卷 触怀吟二卷 嘉荫簃集二卷 蓝尾轩诗稿四卷 齐物论斋文集五卷 嵰(qian)山甜雪十二卷 如画楼诗钞一卷 三长物斋诗略五卷 附夏小正试帖一卷 三长物斋文略六卷 三槐书屋诗钞四卷 三十六湾草庐稿十卷 蜕石文钞一卷 王眉仙遗着二卷 玉案山房诗草二卷 芸葊(an)诗集八卷 瞻衮堂文集十卷 邓虹桥遗诗一卷 穆清堂诗钞三卷 续集五卷 双清阁诗一卷 诗余一卷 晚翠轩诗钞八卷 续钞八卷 三钞八卷 四钞八卷 五钞八卷 漫稿五卷 小清閟阁诗钞一卷 抱真书屋诗钞九卷 诗余一卷 点苍山人诗钞八卷 古艶乐府一卷 红茗山房诗存十卷 诗余一卷 勘书巢未定稿一卷 梅村剩稿二卷 梦花亭骈体文集四卷 梦月轩诗钞一卷 然松阁赋钞一卷 诗钞三卷 存稿三卷 殷斋文集八卷 诗集四卷 附年谱一卷 朱丹木诗集一卷 迟鸿轩诗弃四卷 补遗一卷 文弃二卷 补遗一卷 诗续一卷 文续一卷 醇雅堂诗略六卷 慧珠阁诗钞一卷 附录一卷 静观书屋诗集七卷 静虚堂吹生草四卷 李叔豹遗诗一卷 妙香斋集四卷 补遗一卷 廿我斋诗稿略二卷 瑟庐诗草三卷 寿花轩诗略一卷 思过斋杂体诗存十二卷 心巢文录二卷 学诂斋文集二卷 蚁余偶笔一卷 附笔一卷 玉鉴堂诗集六卷 补过斋遗集二卷 大瓠堂诗录八卷 庚缦堂集八卷 谷艾园文稿四卷 观古阁丛稿二卷 续稿一卷 三编二卷 广经室文钞一卷 季仙先生遗稿一卷 补遗一卷 欧余山房文集二卷 十五弗斋诗存一卷 文存一卷 树萱(xuan)背遗诗一卷 桐华阁文集十二卷 咫进斋诗文稿一卷 子尚诗存一卷 柏岩乙稿十五卷 丙稿一卷 操养({羊攴})斋遗书四卷 待堂文一卷 丹棱文钞四卷 复堂类集文四卷 诗十一卷 词三卷 悔斋诗稿四卷 见山楼诗集四卷 柳门遗稿一卷 五塘诗草六卷 西农遗稿一卷 在莒集一卷 伯英遗稿三卷 补园剩稿二卷 不冷堂遗集四卷 大衍集一卷 附约仙遗稿一卷 荻华堂诗存一卷 顾伯虬(qiu)遗诗二卷 顾斋遗集二卷 附顾斋简谱一卷 汉孳室文钞四卷 补遗一卷 寄生山馆诗剩一卷 附瘦玉词钞一卷 镜海楼诗集四卷 括囊诗草二卷 词草一卷 强萼圃太守上当事三书一卷 且巢诗存五卷 天船诗集三卷 西笑山房诗钞三卷 心矩斋尺牍一卷 一笑先生诗钞二卷 文钞一卷 义乌朱氏论学遗札一卷 吟荭馆遗诗一卷 芸香馆遗诗二卷 陔余杂着一卷 高云乡遗稿一卷 鹤巢文存四卷诗存一卷 寄禅遗诗一卷 葭洲书屋遗稿一卷 平叔诗存二卷 强静斋诗录一卷 清风室文钞十二卷 诗钞五卷 容膝轩文集八卷 诗草四卷 始诵经室文录一卷 天隐堂文录二卷 薇云室诗稿一卷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