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古今图书集成 | 历史人物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索引 | 字体转换器 | 篆书识别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家谱族谱查询 | 哈佛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部件查字 | 书法字典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字形演变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昭忠录 宋 不著撰人

昭忠录 宋 不著撰人
  欽定四庫全書

  史部七

  昭忠録

  傳記類三

  總錄之屬

  提要

  臣等謹案昭忠錄一卷不著撰人姓名所記皆南宋末年忠節事蹟故以昭忠名篇自紹定辛卯元兵克馬嶺堡總管田璲等死節迄於國亡殉義之陸秀夫文天祥謝枋得等凡一百三十人詳其詞義盖宋遺民入元者之所作也每條先列姓名官爵於前而紀其死難事實於後其文間有詳略而大都確實可據以宋史忠義傳互相校核其為史所失載者甚多即史傳所有亦往往與此書參錯不合如紹定辛卯西和州殉難之陳寅宋史亦有傳而其同死之守將楊鋭則史失載其戰沒事且訛其姓為王鋭又宋史林空齋傳以空齋為林同之子考此書方知即同之號史又誤以劉仝子為劉仝祖併失載其被執自縊及其妻殉節等事凡此皆當以是書為得其實又張世傑在崖山及謝枋得被徵事蹟所載亦比諸書為詳疑元時民間所傳錄未經上送史館至正間纂修諸臣無由見之故所載尚不免於闕誤耳此本乃舊傳抄帙文字亦間有訛脱而大略尚可考見謹著之於錄庶一代忠臣義士未發之幽潛復得以彰顯於世且俾讀宋史者亦可藉以考見其疎畧焉

  乾隆四十四年四月恭校上

  總纂官 臣紀昀 臣陸錫熊 臣孫士毅

  總校官 臣陸費墀

  欽定四庫全書

  昭忠録

  田璲(忠義總管)
  李寔(鳳州知州)
  張度(鳳州通判)
  張叔寅(鳳州教授)

  紹定辛卯三月十三日元兵自興元府邊面乘會關入境十八日闖鳳州至馬嶺堡忠義總管田璲以兵二千駐堡鏖戰數日援絶死之四月二十七日城陷知州李寔通判張度教授張叔寅死之

  陳寅(西和州知州)
  楊鋭(守將)

  紹定辛卯秋八月十四日元兵陷西和州初楊鋭為摧鋒統制領千兵戍守與陳寅率兵民憑城死戰俘殺甚多西和削山為基四面陡絶獨水門一路有釁將官劉卓挾小忿踰城以水門降元兵乃併力攻陷寅與其家四十口自鴆死鋭率諸將力戰死寅先籍城中三十七萬九千单八口告急制司求援至是盡殱焉

  楊起(沔州知州)
  王友仲(沔州通判)

  紹定辛卯冬十月十七日元兵至青野原都統張宣以兵二千守之部將馮擇偽降誘殺大將蘇巴爾罕遂拔營去二十日攻沔州都統知州楊起戰死通判王友仲死之沔陷

  全貴(步將)
  董鵬飛(階州知州)

  紹定辛卯十一月二十七日元兵逼文州聲言報花石峽之役都統曹友聞遣步將全貴往援戰殁詰朝自文合兵攻階州被圍援絶知州董鵬飛拒戰十二月二十日城破鵬飛全家死之元兵屠其城

  時當可(天水知軍)
  陳瑀(西和總管)

  端平丙申制司檄時當可知天水軍自大安提兵度關之官三月十九日趨麥山積山擣北寨斬首數千級翌日元兵乘其跋涉初至擁衆追躡當可力戰死兵盡没夏四月元兵至同慶西和州總管陳瑀提兵巡屯遇元兵於赤萊谷力戰不敵亦死當可字文舉天水士人也與曹友聞相得從友聞軍屢立功智數膽畧友聞常謂不如尤輕財得賞賜均與戰士死之日妻子赤立瑀字伯玉西和貢士也累戰有功軍民惜之

  曹友聞(都統)
  張宣(都統)
  曹萬
  劉孝全
  夏用
  王漢臣
  呂嗣宗
  王畏(俱友聞部下將)

  曹友聞同慶粟里人也擢丙戌第為天水軍敎授以功名自任制司命招忠義就以為總管所部皆兩界亡命及武休汪世顯麾下回回四夏十八族之不歸附者頗甚畏之目為短曹遍身膽友聞遂以遍身膽為旗號每戰勝即分其家貲以賞丙申秋八月二太子及塔爾海元帥以精兵五十萬於初三日入大散關友聞議堅守沔州會合四川忠義赴沔制司連檄友聞屯大安友聞不可督以軍令友聞嘆曰武休出奇前既失機沔陽堅守今又掣肘以此誤蜀蜀必亡吾與俱亡矣九月九日不得已離沔赴大安十六日至謀於諸將曰前日沔州主客勢殊故北兵月餘不敢動其奸謀欲誘我也制司已堕其術沔州既不守敵已得志大安平坦旦夕必併兵至若與之戰衆寡不敵止有雞冠山一堡可守然無粮無水諸君能堅守五日乎諸將曰若堅壁不戰何止五日但恐粮盡友聞曰今日見兵二萬以一萬付汝等守此山而自帶一萬出奇彼止謂我在堡上必來攻汝等逆折其鋒佯敗入堡我决乘夜擣其背以兩聲皷為號聞聲則出内外夾擊又令大開陽平關以誘敵營内不立旗幟炊烟不出雞犬不聲二十日元兵至十八里二十一日友聞入敎塲選精兵健將皆二十以上四十以下忠義七千人兩戎司兵七百人夜一皷後由大安渡江直經七篙堤逆上三百餘里復渡江面斡來劉溪黑水一帶谷道出敵背退伏二十二日元兵節次至先有哨馬至見關門開無人徑入伏兵斬之大隊繼至曹萬劉孝全麾兵戰關外自辰至未元兵敗績日暮萬等歛兵駐鷄冠山元兵環堡擣塹排木數層圍之二十七日友聞探知元兵已掠大安令諸軍束装戒諸將曰我曹家一軍累年忠赤報國聲撼秦隴今與汝等在敵之背正欲出敵不意用奇制勝且北兵今號百萬為入蜀計諸君食君之祿用民之財正宜奮發忠勇立功上報國家下報蜀民大丈夫當於死中求富貴先鋒夏用可提兵奮入陽平關直趨北營王漢臣呂嗣宗可提兵分頭入左右隘奪隘口入關統制王畏可專駐陽平關外捉敗馬居常夜刼寨止二三百人今提萬人謂之夜戰各帶白搭膊以全勝二字為號再三告戒訖遂進行二十里少憩值暴雨如注索途冥行嗣宗謂友聞曰今大風雨不息人馬疲乏不若在此待明朝友聞曰雞冠山無粮無水無城初約五日今已至八日此山一破技無所施雖大風雨機會豈可失也至水牛嶺分三道入北營轉戰至曉破數十營直入陽平關北兵備内不備外又以雨作盡歸氊帳殺死十數萬雞冠山之兵聞皷聲出堡夾擊轉戰至回回寨二太子欲取韓溪路走會天大明分騎為百十隊更迭馳突鏖戰二十八日午未間友聞馬中數箭步騎五六百人諸將曰軍雖戰沒然殺敵亦過半將軍曷若突圍而出以圖後舉將軍身在敵决不敢入蜀友聞乃率餘騎突陣而出敵俱披靡至酉戌時友聞中流矢下馬步鬪死之夏用等諸將皆戰死曹萬僅存五百餘人入堡謂劉孝全曰兄既亡兵不能決戰計惟有堅守此堡猶可制敵然即日無粮與其坐而待亡孰若突陣而出可則可不然與兄俱死二十九日黎明率諸將轉戰至龍門萬孝全俱死之張宣守七里堡面中兩矢亦死曹兵苦戰制司逃遯不遣兵為援三泉之下白骨山積元兵不意友聞死盤旋大安搜戰地三日得遍身膽旗及其屍然後舉手加額平明入蜀矣制司嘗旌以旗曰元戎却敵世間有教授提兵天下無每戰揭之前驅友聞前年與元兵戰於花石峽獲捷

  王翊(制司參議)

  元兵既滅曹軍遂破閬州取漢川路直入成都十月十七日至懷安軍金堂縣哨馬渡江成都太平日久不識兵革制司丁黼昬庸無謀哨馬至閬猶晏然十八日巳時哨至漢川牟池鎮鐵騎三百申時至成都城北駟馬橋城中忽聞有軍至疑是潰兵元兵沿城至大東門徑登城十九日元兵往來城中居民皆縱觀向晚五巷内南角數人擒殺一騎民間始知是元兵市人或執梃與馳或以几卓攔截街巷元兵復出屯城外二十日已午時再入城居民皆閉門有舉家縊死者有舉家自焚者制司丁黼與甥王茶幹徐監倉遁微服至南門假道石笋觀音院哨及三人俱死二十一日官屬俱遁惟制司參議官王翊及僚屬二人召軍民立賞格與共擊北兵二十四日元兵步騎十萬至城都入自東門二太子坐府衙文明廳令卜者占其法用五龜寘五盤中按五方五龜動不止卜者曰民心不歸成都是四絶死地若住不過二世不若血洗而去二太子大書火殺二字城中百姓無得免者火光照百里火逼制參王翊公裳秉笏堅坐兵士何龍扶至府衙東所避火元兵問是何入翊曰小官食君之禄臨難不能救死有餘責可急殺我又問何以不去也曰願與此城同死元兵相語曰忠臣也令人守之戒勿逼二十六日府治火龍又扶翊至柳堤赴井死

  劉鋭(權知文州)
  趙汝薌(文州通判)
  劉同哥(鋭之子)

  元兵攻文州權州劉鋭通判趙汝薌激勵軍民八千堅守自九月十九日晝夜接戰五十餘城無水仰給江流元兵别浚江道移向南山城中水絶人馬渴死過半有興元都統陳昱以過拘文城夜踰城出降告以虚實攻益急鋭自度不免夜集家人盡飲以藥聚屍及金帛誥命焚之鋭家素有禮少子同哥纔六歲鋭所鍾愛飲藥時同哥猶在抱下拜而受之左右大慟鋭與長子及餘兵皆渴悶僵立不能行鋭自殺汝薌突圍被執臠殺之城破餘兵皆奮空拳巷戰死被圍七十五日軍民死者五萬餘

  范辰孫(綿州知州)
  李大全(簡州知州)
  史顯孫(懷安知軍)
  劉當可(漢州權州通判)
  趙太保(宗室)
  邵復(漢州節制)
  羅由(漢州知錄)
  袁拱辰(教授)
  羅君文(知縣)

  元兵分哨入簡州知州李大全死知懷安軍史顯孫避于簡亦死元兵至漢州通判權州劉當可與一宗室太保率民兵城守太保出城往羅山謁賀靖借兵歸遇元兵見殺遂破城忿而血洗焚蕩死者十萬餘家當可與節制邵復知錄羅由敎授袁拱辰知縣羅君文皆遇害知綿州范辰孫死

  和彦威(金州守臣)
  楊福興(統制)
  汪(闕)

  和彦威守金州丙申八月元兵入蜀時遣兵守饒風關不攻而過彦威與忠順軍統制張珍謀擣其虚十一月提兵五千從金州箐口十八谷徑詣長安襲其家計寨是年元兵至成都不久駐者以彦威牽制也及元兵自鳳州出彦威始由上路歸其後諸州殘破彦威提孤軍守孤城外絶救援而堅壁屹立北軍數攻饒風不下乃自箐口斡腹明年六月大隊從谷中奄至百道攻城彦威死之金口陷謀窺開達下瞿塘夔州路安撫盧普集兵命李安國節制諸軍分守雲安白帝等關十一月二十七日元兵忽自州後卧龍山穴至白厓統制楊福興戰不利普及安國遁福興再戰敗績所部止三千殺傷相當收兵入關元兵四面蹙之前軍汪統制戰沒西門餘兵止三百人福興猶戰不已援不至死之兵皆沒

  何進(都統)
  張珍(都統)
  王浩(統制)
  王侃(統制)
  呼延棫(統制)
  王履正(制置使)

  紹定辛卯冬十月二十四日元兵攻大安都統何進開關以戰殺北馬七百餘厲兵再戰忽望山後狼烟數通元兵自龍門由馬家陵幹腹已越大安四十餘里進急分兵防遏至新灘兵寡不敵進及統制王浩王侃呼延棫皆死戊戌冬都統張珍隨制置使王履正行邊入綿州十月十七日走彭州之竹溪元兵進襲逼甚珍以二千人伏山谷中自將五百人陣於谷隂北騎五百衝其陣珍弓矢齊發騎引趨谷隂伏發錯愕珍呼曰我是張憨子可急投降不降更何處走麾兵薄之元兵遂衂珍雖捷而元兵追襲不巳再戰于導江履正已度珍為後拒三日糧絶力倦急引兵趨橋橋已斷乃入茂州界險隘失援軍不成列又戰于牛溪威戎關珍死之部將孫棟收散卒屯汝川什存二三

  李沖(同慶知府)
  尹震(教授)
  趙章(統制)
  ■〈月皮〉慶(統制)
  張憶牧(知府)
  趙拱寅(主管文字)
  王朝(總領財賦)
  何充(黎平通判)
  石戴(邛徠部渠帥)
  秦忠孝
  田廣安(都統)
  鮮于渭(施州知州)

  紹定辛卯十一月二十三日元兵陷同慶府知府李冲敎授尹震死之二十五日攻殺金坪統制趙章戰死端平乙未八月十五日統制■〈月皮〉慶戰死於河池嘉熙丁酉十月二十四日元兵至嘉定知府張憶牧全家死元兵至遂寜府轉司主管文字趙拱寅死四川總領財賦王朝被執死戊戌冬十月十八日元兵至黎平通判何充不屈死卭徠部渠帥石戴以千兵與元兵戰沒己亥正月十五哨馬至成都城外都統秦忠孝田廣安引所部至遂前鏖戰軍士死者萬人忠孝父子皆死之十二月二十二日元兵至施州知州鮮于渭被執死

  陳隆之(四川制帥)
  蒲東印(制司參議)
  蒲東寅(隆州知州)

  淳祐辛丑冬元帥托索以兵攻成都制使陳隆之嬰城固守元兵苦攻不克欲退而都統田世顯開大安門元兵遂入執隆之先殺其家制司參議蒲東印而下死者十數人執隆之至漢州俾招都統王夔而隆之止書城破被執四字示之且呼夔勉力堅守托索大怒手刺殺之事聞贈待制立廟推恩族屬以為嗣知隆州蒲東寅被執不屈死

  陳元桂(臨江軍守臣)
  趙孟濟(清江知縣)

  開慶己未元兵至臨江軍制置使徐敏子寓閫金鳳洲擁妓王妙日酣飲以兵少辭不迎遏哨漸近士民恃敏子不遷避郡無城列木為柵哨騎將至知軍陳元桂坐城門飛矢墜前衆勸其少避不從俄而元兵至中飛矢而死事聞特轉元桂五官贈天章閣待制立廟賜諡正節賜錢十萬助葬官其二子制司近隔一水終不調兵士民趨浮橋將依金鳳洲敏子已斷橋自保擠擁入水死者十數萬人厥後敏子貶死封州清江知縣趙孟濟亦死於賊

  黄仲文(總統)
  亷節(保義郎)

  景定辛酉六月都統知瀘州劉整以瀘降北人稱整曰賽存孝翼日即除湖北副總管總統援蜀諸軍黄仲文有衆三千戍瀘衆欲乘未定奪舟東走整誑之曰以俞興兵故投拜與公無傷也事定當厚禮遣公翼日整乃分散其兵誘使降仲文大罵不屈整殺之保義郎亷節奉制檄糴麥于瀘不降遇害事聞仲文贈武顯郎除致仕恩澤外更與一子恩澤節贈忠訓郎與一子進武校尉

  許彪孫(觀使)

  許彪孫簡州人狀元奕子也罷郡奉祠禄寓居瀘城人稱許觀使劉整使修降表誘之降彪孫朝服以拜天地祖先率一家由少而長自絞死贈中奉大夫直秘閣除致仕恩澤外再與一子恩澤諡介節立廟

  張桂(都統)
  金文德(都統)

  制置俞興都統張桂金文德等收復兵逼城整出兵江山大戰敗走逐北至城門僅得入氣息埀絶興弗知不能乘勝奪門乃以日暮收兵明日整乘城拒守乞納琳濟師興復圍城城中勢甚窮促而元兵來援八月摘圍城兵命都統屯達晨往迎敵逮午復摘東門圍城卒往助易他卒補缺更替未定間整登城見而悟亟命勇士從暗門突東圍始惟百十卒繼乃大至衝興師大潰興得小舟奔南岓黄市還重慶達聞敗亦遁附馬尾渡江士卒擁溺者十八九流屍蔽江而下惟桂文德力戰不敵死之桂嘗守老鼠隘軍中號曰老鼠張桂誓取整一日整令呼曰吾今日放猫捕矣桂以氣吞整不戒果遇害事聞贈桂容州觀察使文德復州團練使

  張順(都統制)

  元兵圍襄陽城五月不解知其西北一水曰清泥河遂密令於彼造輕舟百艘以三舟聨為一舫中一舟装載左右舟則虛其底而掩覆之出重賞募死士得三千求將得民兵部將官張順張貴智勇素為諸將所服俾為都統出令曰此行有死而已汝輩或非本心宜亟去毋敗吾事人人感奮壬申夏五月漢水方生發舟百艘每艘載卒三十鹽一袋布二百匹及他物以二十二日稍進團山下越二日又進高頭港結方陣各船置火鎗火炮熾炭巨斧勁弩夜漏下三刻起矴以紅燈籠為號貴先登順殿之乘風破浪徑犯重圍至磨洪灘以上北舟布滿江面無隙可入衆乘鋭凡斷銕絙攅栰數百元兵迎敵近南船躍入竟墮水中溺死萬計轉戰百里二十五日黎明抵襄城下城中久絶援聞救至踴躍增氣及收軍獨失主將張順越數日有浮屍泝流而上被介胄執弓矢直抵浮梁視之順也身中四鎗六箭怒氣勃勃如生諸軍大驚以為神結塚斂葬立廟祀之

  張貴(都統制)

  張貴既入襄襄帥呂文焕力留共守貴恃其驍勇欲還郢乃募二士能伏水中數日不食使持蠟書赴郢求援元兵圍守益密鹿門山水路連鎻數十里列撒星樁雖魚蝦不得度二士過樁及柵即鋸斷之竟達郢還報許發兵五千駐龍尾洲以助夾擊刻日旣定以七月七日别文焕東下登舟點視所部軍失去帳前親隨一人乃宿有過被撻者貴驚曰吾事泄矣亟行彼或未及知復不能銜枚隱迹乃舉炮鼓噪發舟乘夜順流斷絙破圍冒進衆皆辟易既度險地夜半天黑至小新城元兵數萬邀擊以死拒戰沿岸束荻列炬火光燭天如白晝至勾林灘漸近龍尾洲遙望軍船旗幟紛披貴軍喜躍舉流星火示之軍船見火即前迎及勢近欲合則來舟皆北師也盖郢兵前二三日以風水驚疑退屯三十里而元兵得逃卒之報遂據龍尾洲以逸待勞貴既不為備戰已困出於不意殺傷殆盡身被數十鎗力不支為元兵所執不屈死乃命所降卒四人舁屍至襄令於城下曰識矮張乎此是也守埤者皆哭城中喪氣文焕盡斬四卒以貴附葬順處立雙廟祀之以比於張巡許遠

  牛富(都統制)
  范天順(都統制)

  咸淳癸酉三月十八日襄陽帥臣呂文焕以城降右武功大夫馬軍統制牛富守樊有功樊破守襄城降之際傷重不能步乃就戰樓以首觸柱數四投身火中死後贈静江承宣使賜諡忠烈妻胡氏封郡夫人三子各予恩澤居鄂武功大夫都統制范天順與張貴同入襄及城降仰天大呼曰好漢肯降便死也做箇忠義鬼乃就所守地分自縊死後贈定江軍承宣使賜諡忠愍妻徐氏封宜春郡夫人二子予恩澤仍賜白金五百兩田五百畝居黄

  邊居誼(提舉官)

  甲戌十一月二十二日沙洋新城守將黄順踰城出降二十七日屠其城提舉官邊居誼死之時居誼呼其儔張弓箭同發應絃而斃後傳為神

  趙卯發(昌州人池州通判)
  雍氏(發妻)

  德祐乙亥春二月元兵至池州通判權州趙卯發嬰城守禦度不能支有弟在他州卯發裂衣書一詩寄之曰城池不高深無財又無兵惟有死報國來生作弟兄又題于壁曰國不可負城難以降夫婦俱死節義成雙遂與其妻雍氏俱縊初六日武將張琳以城降丞相巴延命琳於公帑支錢買棺斂葬作佛事以表之琳尋見殺

  唐震(饒州守臣)

  元兵至饒州通判縱妓女迎焉將佐聚飲野寺止妓宿詰旦妓歸言曰昨所迎非真韃靼其言語舉止皆南人也豈奸黠詐飾為盗邪郡守唐震謀勦之兵遂出元兵亦衝入城城内亂震避于州治之後圃為元兵所執命之降不屈遇害有以醬缻覆其屍於州治之廡下者元兵據城後戒毋擄掠唯敷派撒花銀輸官江東提刑黄大任言敵勢鴟張如鄂如江如南康則賣降如寜國府守臣趙與則棄城遠遁獨饒州守臣唐震誓死不去昨得判官鄔崇節報知為北兵所害已下本州如法棺斂安葬乞行褒贈通判萬道同輕徇迎降乞行追勒於是贈震華文閣待制賜諡立廟二子與京官恩澤道同追三官勒停有司具衣冠斂震於其肘得州印云

  江萬里(丞相)
  江萬頃(南劍州知州)

  元兵之下饒城也前丞相江萬里家城内聞變於其家止水亭前池内赴水死之闔門悉受屠戮弟萬頃前知南劍州亦遇害後贈萬里太傅與致仕遺表恩澤賜諡文忠

  趙崇源(宗室)
  汪立信(端明殿學士沿江招討使)

  襄陽之受圍也汪立信帥湖南貽書賈平章陳三策一謂内地兵多無所用宜盡抽摘可五六十萬起赴江北或百里或二百里分置一屯各設都統江面七千里諸屯相望設大藩府二以督之急則上下流互相應援必無能破吾聨絡之勢者久而勢成雖進亦可二謂久縶北使郝經何益不如遣使送之北歸啗以厚利緩其師期年歲間我江外之藩垣成氣勢亦固江南之生兵日益禍少紓矣三謂若此二說不可行惟有准備投拜盖欲激賈似道行前二策也似道見書怒罵瞎賊敢爾妄語盖立信目眇故云襄失以立信鎮江陵未幾召為刑部尚書不拜元兵渡江起為端明殿學士沿江招討使立信知國事已去以其家囑愛將金明時兩淮猶能固守立信渡江趨淮會似道出督師相遇江上撫立信之背泣曰端明端明不用公言以至於此立信曰平章平章瞎賊今日更道一語不得矣似道問何往立信曰今江南無一寸乾净地欲去尋一片趙家地上死要死得分明爾遂抵高郵寓高涉亭丞相巴延入建康駐立信宅有告立信嘗獻三策者巴延驚歎謂江南有人若用其言吾安得至此因厚待其家議遣使迎立信歸金明不敢泄所寓密价至高郵以報立信拊掌哭曰吾猶幸得在趙家地上死也大慟而卒盖乙亥二月廿有一日云

  文天祥(丞相信國公)
  杜滸
  尹玉
  鞏信
  趙時賞
  張汴
  劉洙
  繆朝宗
  孫■〈〈卤,仌代乂〉上木下〉
  陳龍復
  蕭明哲
  彭震龍
  蕭燾夫

  文天祥字履善一字文山吉州人寶祐丙辰進士第一時年二十一累仕至湖南提刑遷知贑州元兵渡江天祥首張榜檄暴揚諸呂罪狀糾合義勇期入衛君父卓為四方勤王之倡除江西安撫兼提刑乙亥春也天祥召募應者雲合夏四月有祖母喪解官治葬起復趣入衛提其兵以行戈甲精明號令嚴肅未出境遽留屯隆興天祥抗章言軍士踴躍願赴國難為勤王也奉詔留屯大沮士氣乞如前詔赴闕久乃許之八月至行在所駐兵西湖九月除淛西江東制置使江西安撫使知平江府陛辭乞斬賈似道釁鼓冬十月九日領兵赴鎮元兵已圍劉師勇於常州亟遣兵五千救之二十七日戰于五木敗績贑將尹玉死之師勇單騎突圍走常州下廣德軍繼下安吉危獨松千秋二關俱震京畿危敇趣天祥入衛十一月二十二日發平江既至拜疏自劾以所部州降陷也請誅斥詔不允令疾速赴督府議軍事進資政殿學士陞制置安撫大使令制司餘杭守獨松關明年丙子正月三日兼知臨安府辭不拜詣闕陳大計不得見所部聚富陽以俟十八日丞相巴延營于臯亭山十九日早以天祥為樞密使都督諸路軍馬會使轍交馳北師約當國大臣相見執政待從聚左相吳堅府交贊天祥一行天祥見奉使無留者欲往覘虚實歸而謀焉乃辭相不拜二十日以資政殿學士出使見丞相巴延元帥索多天祥曰講解一事前丞相首尾非予所知今太皇太后以予為相予不敢拜故來軍前商量巴延曰丞相來勾當大事言甚善天祥曰本朝承帝王正統衣冠禮樂所在北朝欲以為與國乎抑欲毁其宗廟社稷乎二帥以詔旨為辭謂社稷必不動百姓必不殺天祥曰爾前後約吾使多失信今兩國丞相親定盟好宜退兵平江嘉興俟講解之說聞奏北兵待區處何如辯難甚至天祥曰能如予說兩國成好幸甚不然南北兵禍未已也巴延憤語侵天祥天祥曰予為南朝狀元宰相止欠一死報國刀鋸鼎鑊非所懼也乃覊縻天祥不使復還明日宰執吳堅賈餘慶謝堂家鉉翁劉岊等以國降天祥遂前責巴延失信留使又詬斥呂文焕引敵陷國并斥其姪師夔負國所募兵在富陽者潰而西歸二月八日堅等以祈請使赴北併驅天祥登舟二十日至鎮江用其客杜滸計得逸與從者鞏信尹玉趙時賞張汴劉洙繆朝宗孫■〈〈卤,仌代乂〉上木下〉陳龍復蕭明哲彭震龍蕭燾夫十二人以晦日登舟夜走淮東三月朔入真州與守將苗再成恊謀興復天祥喜甚為移書兩淮帥將等初二日李庭芝遣使至出文書述脱回人李七二供有丞相往真州賺城謂天祥為北用使諭再成决無宰相得脱理縱脱亦無十二人得同來之理何不以矢石攻之乃開門放入邪意使再成殺天祥也再成憐之不忍害然亦不敢留出之西城門外天祥與滸徬徨無所歸從者皆無人色再成俄遣二校將數十卒携行李還天祥衛送出境且覘其去就决處置行野中露刃甚恼固叩其所向天祥曰揚州二校勸令往淮西天祥曰淮西與建康太平池州江州對境北兵布滿無路可歸止欲見李制使或能信我尚欲連兵以圖興復二校曰揚州殺丞相柰何天祥曰信命二校知無他志乃辭天祥贈以金而别夜經北戍銜枚疾行三更抵揚州城下門守森嚴既前復却風露凄清皷角悲慘四更滸曰李公必不見信徒為矢石所陷不如趨高郵從通州渡海歸江南或遇二王伸報國志徒死此無益也將曉聞北哨至乃變姓名易服詭行間關險阻閏二月至通州航海至浙東至台州夏四月至瑞安五月益王登極于福州召天祥六月六日至授通議大夫右丞相兼樞密院使都督諸路軍馬與陳宜中並相首責宜中當奉三宫與二王同奔奈何棄其所重宜中慚嘿又數誚其怯懦綱紀不立權戚用事且曰檀公上策不意公能得之宜中不樂見大將張世傑問兵數多少世傑以所部對天祥嘆曰公軍在此矣朝廷大軍何在世傑亦不樂天祥乃議宜規恢江西七月四日發行在所十三日至南劍募兵冬十一月入汀瞰贑十二月初命招討趙時賞以兵三千復贑之寜都縣千戶趙溍以兵自建昌至時賞走寜都復陷千戶關某鎮撫孔遵以二十九日率師至明年丁丑春正月元兵向汀天祥命江西提刑趙孟濚領兵收復屯寜都城外不戰而退天祥退屯漳州龍巖縣三月屯梅州夏五月復贑之雩都縣六月進據興國縣遣兵攻贑不利七月江西宣慰李恒統師至贑分將援之走孟濚于贑城下恒以兵擣興國襲天祥窮追四百餘里八月十七日至空坑天祥敗執其夫人歐陽氏及一子二女及趙時賞孫■〈〈卤,仌代乂〉上木下〉等天祥竄榛莽中追將囊嘉特貪收金帛因得逸復收散卒冬十月入汀復出會昌入安遠趨循戊寅春二月屯惠州海豐縣三月屯麗江浦遣使訪問御舟所在夏六月御舟泊厓山天祥移軍船澳八月至加少保進爵信國公冬十月屯潮州潮陽十二月東省元帥張弘範舟師至移屯海豐是時備水道不虞陸路也趙孟濚為前鋒鄒鳳殿北騎二百兼程追襲二十日午至五坡嶺望見山上步卒四集叩之左右咸謂鄉人捕鹿也奄至中軍天祥被擒官屬士卒昔得脱於空坑者至是俱遭執戮唯孟濚以先行十里得遁明年二月六日厓山師潰國亡送天祥如燕十月朔至燕械繫千戶所十一月二日以疾脱械初九日召詣樞密院長揖不跪丞相博囉命譯者問有何言天祥曰我為宋宰相國亡職當死今日被擒法當死復何言博囉曰有人臣將宗廟社稷城郭土地付與别國後又逃者否天祥曰謂我曾為宰相奉國與人而復去之邪我前除宰相不拜奉使巴延軍前即被拘執别有賊臣獻國國亡我本當死所以不死者以度宗皇帝二子在浙東老母在廣故圖去耳博囉曰德祐幼主非爾君邪棄嗣君别立二王豈是忠臣天祥曰德祐不幸失國當此時社稷為重君為輕吾别立君為社稷計何為不忠從懷愍而北者非忠從元帝者為忠從徽欽而北者非忠從高宗者為忠博囉曰晉元帝宋高宗俱有來歷二王從何受命張平章曰二王逃亡其立不正是簒也天


国学迷 清異錄二卷 易說六卷 四書約旨十九卷孟子考略一卷 元經十卷 諸史拾遺五卷三史拾遺五卷 瓶水齋詩集十七卷别集二卷詩話一卷 陽明先生文粹十一卷 文廟丁祭譜二卷 痘證慈航一卷補遺一卷 泉志校誤四卷 桂之華軒詩草一卷 [嘉慶]介休縣志十四卷 白石道人歌曲四卷别集一卷白石詩詞評論一卷補遺一卷 憲政編查館奏議考察憲政大臣奏諮議章程摺 李義山詩集三卷 範家集略六卷 章邦元年譜 楚辭釋十一卷 登壇必究四十卷 昭明文選六十卷 重訂主客圖二卷 天真閣集五十四卷外集六卷 集五卷補遺二卷 [光緒]續輯均州志十六卷首一卷 經史百家簡編二卷 三輔黃圖六卷補遺一卷 光緒甲午科江南鄉試朱卷 御定歷代賦彙一百四十卷外集二十卷集逸句二卷補遺二十二卷 棣懷堂隨筆十一卷末一卷雙圃賦鈔一卷夢巖賦鈔一卷詩鈔一卷 教育文編 金山志二十卷首二卷 明宮詞一卷 節本泰西新史攬要八卷 經學講義二編 資治通鑑二百九十四卷 孝忠經注合刻 亭林遺書 佩文韻府一百○六卷 龔又村自怡日記三十二卷 [光緒]蓬州志十五卷 觀古堂所著書二集 尊瓠室詩一卷 元史二百十卷目錄二卷 孝經集義二卷孝經述言一卷 [光緒]代州志十二卷首一卷 韓詩外傳十卷 方氏墨譜六卷 [光緒]續修贊皇縣志二十九卷首一卷 大小雅堂詩鈔十卷 [嘉慶]德平縣志十卷首一卷 先三鄉賢年譜三種 歐美政治要義 增訂西學富強叢書八十九種四百二十三卷 剿稔奏疏不分卷 七星山人集 高厚蒙求四集 御製文餘集六卷 六種遺規摘鈔 新刻瘄子要領二卷 星湖詩集十六卷 黄氏筆記 两鈔摘腴 侯鯖錄 畫墁錄 摭青雜說 樂郊私語 隱窟雜志 梁溪漫志 三水小牘 廬陵官下記 玉溪編事 渚宮故事 麟臺故事 五國故事 郡閣雅言 物類相感志 雪浪齋日記 南墅間居錄 退齋雅聞錄 羅子蒼識遺 能改齋漫錄 愛日齋叢鈔 欒城遺言 楊文公談苑 螢雪叢說:二卷 孫公談圃:三卷 墨客揮犀 師友談記 宋景文筆記 王文正筆錄 丁晋公談錄 邇言志見 折獄龜鑑 青箱雜記 冷齋夜話 墨荘漫錄 龍川別志 羅湖野錄 鶴林玉露 雲谿友議 後山談叢 林下偶談 緗素雜記 捫虱新話 研北雜志 清波雜志 因話錄 五色線 五總志 金樓子 乾[sun]子 投荒雜錄 炙轂子錄 抒情錄 唘顔錄 絶倒錄 唾玉集 辨疑志 開城錄 原化記 蠡海錄 澄懷錄 王氏談錄 先公談錄 槁簡贅筆 傳講雜記 繼古藂編 南窗紀談 後耳目志 群居解頤 雁門野說 三柳軒雜識 中吳紀聞 負暄雜錄 緯畧 鉤玄 遯齋閒覧 稗史 志林 因論 晋問 窮愁志 席上腐談 讀書隅見 田間書 判决錄 東園友聞 劉馮事始 西墅記談 遺史紀聞 姑蘇筆記 南部新書 龍城錄 桂苑叢談 義山雜記 文藪雜著 法苑珠林 蒼梧雜志 青瑣高議 秘閣閒話 耕餘傳覧 雞肋編 泊宅編 吹劍錄 投轄錄 鑑戒錄 暇日記 佩楚軒客談 志雅堂雜鈔 浩然齋視聽鈔 瑞桂堂暇錄 陵陽室中語 猗覺寮雜記 昭德新編 山陵雜記 雞肋 桯史 雲谷雜記 船窗夜話 野人閒話 吳氏族譜吴氏族谱 吳氏族譜吴氏族谱 吳氏族譜 [10卷,首2卷,末1卷]吴氏族谱 [10卷,首2卷,末1卷] 吳氏正昌公房譜 [4卷]吴氏正昌公房谱 [4卷] 吳氏洪公重修族譜 [不分卷]吴氏洪公重修族谱 [不分卷] 吳氏秉良公六修房譜 [18卷,含卷首]吴氏秉良公六修房谱 [18卷,含卷首] 吳氏聯修族譜吴氏联修族谱 吳氏重修吴氏重修 吳氏重修族譜吴氏重修族谱 吳氏重修族譜[不分卷]吴氏重修族谱[不分卷] 吳氏重修族譜[不分卷]吴氏重修族谱[不分卷] 吳氏重修族譜[不分卷]吴氏重修族谱[不分卷] 吳童氏家譜吴童氏家谱 吳通政公房譜 [不分卷]吴通政公房谱 [不分卷] 呂氏三修族譜 [4卷]吕氏三修族谱 [4卷] 呂氏宗譜吕氏宗谱 呂氏宗譜吕氏宗谱 呂氏宗譜吕氏宗谱 呂氏宗譜 [18卷]吕氏宗谱 [18卷] 呂氏族譜 [10卷,首4卷]吕氏族谱 [10卷,首4卷] 呂氏聯修族譜吕氏联修族谱 [周氏]一本堂春祭譜[周氏]一本堂春祭谱 周氏八修族譜 [2卷含首卷]周氏八修族谱 [2卷含首卷] 周氏大成宗譜 [不分卷]周氏大成宗谱 [不分卷] 周氏大成宗譜[總卷數不詳]周氏大成宗谱[总卷数不详] 周氏宗譜周氏宗谱 周氏宗譜周氏宗谱 周氏宗譜 [8卷,及卷首]周氏宗谱 [8卷,及卷首] 周氏宗譜 [不分卷]周氏宗谱 [不分卷] 周氏宗譜 [不分卷]周氏宗谱 [不分卷] 周氏宗譜 [各支分卷]周氏宗谱 [各支分卷] 周氏宗譜 [殘卷]周氏宗谱 [残卷] 周氏宗譜[21卷]周氏宗谱[21卷] 周氏家譜周氏家谱 周氏家譜 [10卷,附卷1卷]周氏家谱 [10卷,附卷1卷] 周氏族譜周氏族谱 周氏族譜 [不分卷]周氏族谱 [不分卷] 周氏瑜公庐陵乌東总祠四修主谱 [3卷]周氏瑜公庐陵乌东总祠四修主谱 [3卷] 周氏祠志 [全1冊]周氏祠志 [全1册] 周氏篤親堂六修族譜 [不分卷]周氏笃亲堂六修族谱 [不分卷]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鲁ICP备1906006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