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古今图书集成 | 历史人物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索引 | 字体转换器 | 篆书识别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电子书下载 | 哈佛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部件查字 | 书法字典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字形演变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艺圃撷余四库本 明 王世懋

艺圃撷余四库本 明 王世懋
四庫全書 秇圃擷餘  (明)王世懋 撰

  欽定四庫全書

  集部九

  秇圃擷餘

  詩文評類

  提要

  (臣)等謹案秇圃擷餘一卷明王世懋撰世懋有閩部疏已著録是編雜論詩格大旨宗其兄世貞之說而成書在藝苑巵言之後已稍覺摹古之流弊故雖盛推何李而一則曰我朝越宋繼唐正以豪傑數輩得使事三昧第恐數十年後必有厭而掃除者則其濫觴末弩為之也一則曰李于鱗七律俊傑響亮余兄推轂之海内為詩者爭事剽竊紛紛刻鶩至使人厭一則曰嘗謂作詩初命一題神情不屬便有一種供給應付之語畏難却思即以充數能破此一關沉思忽至種種真相見矣一則曰徐昌穀高子業皆巧於用短徐能以高韻勝高能以深情勝更千百年李何尚有廢興二君必無絶響皆能不為黨同伐異之言其論鄭繼之亦平允未可與七子夸談同類而觀也

  乾隆四十六年四月恭校上

  總纂官 (臣)紀昀 (臣)陸錫熊 (臣)孫士毅

  總校官 (臣)陸費墀

  ●欽定四庫全書

  秇圃擷餘

  (明)王世懋 撰

  詩四始之體惟頌專為郊廟頌述功德而作其它率因觸物比類宣其性情恍惚游衍往往無定以故說詩者人自為見若孟軻荀卿之徒及漢韓嬰劉向等或因事傅會或旁解曲引而春秋時王公大夫賦詩以昭儉汰亦各以其意為之盖詩之來固如此後世惟十九首猶存此意使人擊節詠歎而未能盡究指歸次則阮公詠懷亦自深於寄託潘陸而後雖為四言詩聨比牽合蕩然無情盖至於今餞送投贈之作七言四韻援引故事麗以姓名象以品地而拘攣極矣豈所謂詩之極變乎故余謂十九首五言之詩經也潘陸而後四言之排律也當以質之識者

  今人作詩必入故事有持清虚之說者謂盛唐詩即景造意何嘗有此是則然矣然亦一家言未盡古今之變也古詩兩漢以來曹子建出而始為宏肆多生情態此一變也自此作者多入史語然不能入經語謝靈運出而易辭莊語無所不為用矣剪裁之妙千古為宗又一變也中間何庾加工沈宋增麗而變態未極七言猶以閒雅為致杜子美出而百家稗官都作雅音馬浡牛溲咸成欎致於是詩之變極矣子美之後而欲令人毁靚妝張空弮以當市肆萬人之觀必不能也其援引不得不日加而繁然病不在故事顧所以用之何如耳善使故事者勿為故事所使如禪家云轉法華勿為法華轉使事之妙在有而若無實而若虚可意悟不可言傳可力學得不可倉卒得也宋人使事最多而最不善使故詩道衰我朝越宋繼唐正以有豪傑數輩得使事三昧耳第恐二十年後必有厭而掃除者則其濫觴末弩為之也

  作古詩先須辨體無論兩漢難至苦心摹倣時隔一塵即為建安不可堕落六朝一語為三謝縱極排麗不可雜入唐音小詩欲作王韋長篇欲作老杜便應全用其體第不可羊質虎皮虎頭蛇尾詞曲家非當家本色雖麗語博學無用况此道乎

  詩有古人所不忌而今人以為病者摘瑕者因而酷病之將併古人無所容非也然今古寛嚴不同作詩者既知是瑕不妨併去如太史公蔓辭累句常多班孟堅洗削殆盡非謂班勝於司馬顧在班分量宜爾今以古人詩病後人宜避者畧具數條以見其餘如有重韻者若任彦昇哭范僕射一詩三壓情字老杜排律亦時誤有重韻有重字者若沈雲卿天長地濶之三何至王摩詰尤多若暮雲空磧玉靶角弓二馬俱壓在下一從歸白社不復到青門青菰臨水映白鳥向山翻青白重出此皆是失點檢處必不可借以自文也又如風雲雷雨有二聨中接用者一二三四有八句中六見者今可以為法邪此等病盛唐常有之獨老杜最少盖其詩即景後必下意也又其最隱者如雲卿嵩山石淙前聨云行漏香罏次聨云神鼎帝壺俱壓末字岑嘉州雲隨馬雨洗兵花迎盖柳拂旌四言一法摩詰獨坐悲雙髩白髮終難變語異意重九成宫避暑三四衣上鏡中五六林下巖前在彼正自不覺今用之能無受人揶揄至於失拈之句摩詰嘉州特多殊不妨其美然就至美中亦覺有微缺陷如吾人不能運便自誦不流暢不為可也至於首句出韻晩唐作俑宋人濫觴尤不可學

  六臣註文選極鄙繆無足道乃至王導謝玄同時而拒苻堅諸如此類不少惟李善註旁引諸家句字必有援據大資博雅然亦有牽合古書而不究章旨如曹顔遠思友人詩清陽未可俟善引詩以為清陽婉兮人之眉目間也然於章法句法通未體貼其詩本言霖潦玄隂與歐陽子别旬朔而思之甚故曰褰裳以應潦也清陽未可俟猶曰河清難俟耳盖以清陽反霖潦玄隂也其意自指日出或即青陽而誤加三點如上褰裳誤作寒裳字耳何必泥毛詩清陽令句不可解耶又如晨風之訓為鷹而李陵晨風自從風解翠微者山半也古詩亦有别用者豈可盡泥

  唐律由初而盛由盛而中由中而晩時代聲調故自必不可同然亦有初而逗盛盛而逗中中而逗晩者何則逗者變之漸也非逗故無繇變如四詩之有變風變雅便是離騷遠祖子美七言律之有抝體其猶變風變雅乎唐律之由盛而中極是盛衰之介然王維錢起實相倡酬子美全集半是大歷以後其間逗漏實有可言聊指一二如右丞明到衡山篇嘉州函谷磻溪句隱隱錢劉盧李間矣至於大歷十才子其間豈無盛唐之句盖聲氣猶未相隔也學者固當嚴於格調然必謂盛唐人無一語落中中唐人無一語入盛則亦固哉其言詩矣

  少陵故多變態其詩有深句有雄句有老句有秀句有麗句有險句有拙句有累句後世别為大家特高於盛唐者以其有深句雄句老句也而終不失為盛唐者以其有秀句麗句也輕淺子弟往往有薄之者則以其有險句拙句累句也不知其愈險愈老正是此老獨得處故不足難之獨拙累之句吾不能為掩瑕雖然更千百世無能勝之者何要曰無露句耳其意何嘗不自高自任然其詩曰文章千古事得失寸心知曰新詩句句好應任老夫傳温然其辭而隱然言外何嘗有所謂吾道主盟代興哉自少陵逗漏此趣而大智大力者發揮畢盡至使吠聲之徒羣肆撏剥遐哉唐音永不可復噫嘻慎之

  律詩句有必不可入古者古詩字有必不可為律者然不多熟古詩未有能以律詩高天下者也初學輩不知苦辣往往謂五言古詩易就率爾成篇因自詫好古薄後世律不為不知律尚不工豈能工古徒為兩失而已詞人拈筆成律如左右逢源一遇古體竟日吟哦常恐失却本相樂府兩字到老揺手不敢輕道李西涯楊鐵崖都曾做過何嘗是來

  唐人無五言古就中有酷似樂府語而不傷氣骨者得杜工部四語曰兎絲附蓬麻引蔓故不長嫁女與征夫不如棄路傍不必其調云何而直是見道者得王右丞四語曰曾是巢許淺始知堯舜深蒼生詎有物黄屋如喬林

  太白遠别離篇意最參錯難解小時誦之都不能尋意緒范德機高廷禮勉作解事語了與詩意無關細繹之始得作者意其太白晩年之作邪先是肅宗即位靈武玄宗不得已稱上皇迎歸大内又為李輔國刼而幽之太白憂憤而作此詩因今度古將謂堯舜事亦有可疑曰堯舜禪禹罪肅宗也曰龍魚鼠虎誅輔國也故隱其辭托興英皇而以遠别離名篇風人之體善刺欲言之無罪耳然幽囚野死則已露本相矣古來原有此種傳奇議論曹丕下壇曰舜禹之事吾知之矣太白故非創語試以此意尋次讀之自當手舞足蹈

  李于鱗七言律俊潔響亮余兄極推轂之海内為詩者争事剽竊紛紛刻鶩至使人厭余謂學于鱗不如學老杜學老杜尚不如學盛唐何者老杜結搆自為一家言盛唐散漫無宗人各自以意象聲響得之政如韓柳之文何有不從左史來者彼學而成為韓為柳吾却又從韓柳學便落一塵矣輕薄子遽笑韓柳非古與夫一字一語必步趨二家者皆非也

  今人作詩多從中對聨起往往得聨多而韻不協勢既不能易韻以就我又不忍以長物棄之因就一題衍為衆律然聨雖旁出意盡聨中而起結之意每苦無餘於是别生支節而傅會或即一意以支吾掣衿露肘浩博之士猶然架屋叠床貧儉之才彌窘所以秋興八首寥寥難繼不其然乎每每思之未得其解忽悟少陵諸作多有漫興時於篇中取題意興不局豈非栢梁之餘材剏為别館武昌之剩竹貯作船釘英雄欺人頗窺伎倆有識之士能無取裁

  談秇者有謂七言律一句不可兩入故事一篇中不可重犯故事此病犯者故少能拈出亦見精嚴然吾以為皆非妙悟也作詩到神情傳處隨分自佳下得不覺痕迹縱使一句兩入兩句重犯亦自無傷如太白峨眉山月歌四句入地名者五然古今目為絶唱殊不厭重蜂腰鶴膝雙聲叠韻休文三尺法也古今犯者不少寜盡被汰邪

  于鱗選唐七言絶句取王龍標秦時明月漢時關為第一以語人多不服于鱗意止撃節秦時明月四字耳必欲壓卷還當於王翰葡萄美酒王之渙黄河遠上二詩求之

  晚唐詩萎薾無足言獨七言絶句膾炙人口其妙至欲勝盛唐愚謂絶句覺妙正是晩唐未妙處其勝盛唐乃其所以不及盛唐也絶句之源出於樂府貴有風人之致其聲可歌其趣在有意無意之間使人莫可捉着盛唐惟青蓮龍標二家詣極李更自然故居王上晩唐快心露骨便非本色議論高處逗宋詩之徑聲調卑處開大石之門

  今世五尺之童纔拈聲律便能薄棄晩唐自傅初盛有稱大歷而下色便赧然然使誦其詩果為初邪盛邪中邪晩邪大都取法固當上宗論詩亦莫輕道詩必自運而後可以辨體詩必成家而後可以言格晩唐詩人如温庭筠之才許渾之致見豈五尺之童下直風會使然耳覽者悲其衰運可也故予謂今之作者但須真才實學本性求情且莫理論格調

  李頎七言律最響亮整肅忽於遠公遯迹詩第二句下一抝體餘七句皆平正一不合也開山二字最不古二不合也開山幽居文理不接三不合也重上一山字四不合也余謂必有誤苦思得之曰必開士也易一字而對仗流轉盡祛四失矣余兄大喜遂以書秇苑巵言余後觀郎士元詩云高僧本姓竺開士舊名林乃知襲用頎詩益以自信

  詩稱發端之妙者謝宣城而後王右軍一人而已郎士元詩起句云暮蟬不可聽落葉豈堪聞合掌可笑高仲武乃云昔人謂謝眺工於發端比之於今有慚沮矣若謂出於譏戲何得入選果謂發端工乎謝宣城地下當撫掌大笑

  崔郎中作黄鶴樓詩青蓮短氣後題鳳凰臺古今目為勍敵識者謂前六句不能當結語深悲慷慨差足勝耳然余意更有不然無論中二聨不能及即結語亦大有辨言詩須道興比賦如日暮鄉關興而賦也浮雲蔽日比而賦也以此思之使人愁三字雖同孰為當乎日暮鄉關烟波江上本無指著登臨者自生愁耳故曰使人愁烟波使之愁也浮雲蔽日長安不見逐客自應愁寜須使之青蓮才情標映萬載寜以余言重輕尺有所短寸有所長竊以為此詩不逮非一端也如有罪我者則不敢辭

  常徵君贈王龍標詩有松際露微月清光猶為君之句膾炙人口然王子安詠風詩云日落山水静為君起松聲則已先標此義矣二詩句雅堪作配未易優劣也

  錢員外詩長信宜春句於晴雪妙極形容膾炙人口其源得之初唐然從初竟落中唐了不與盛唐相關何者愈巧則愈遠

  杜必簡性好矜誕至欲衙官屈宋然詩自佳華於子昂質於沈宋一代作家也流芳未冺乃有杜陵鬯其家風盛哉然布衣光大許身稷契屈宋又不足言矣

  一日偶誦賈島桑乾絶句見謝枋得註云旅寓十年交游歡愛與故鄉無異一旦别去豈能無情渡桑乾而望并州反以為故鄉也不覺大笑拈以問玉山程生曰詩如此解否程生曰向如此解余謂此島自思鄉作何曾與并州有情其意恨久客并州遠隔故鄉今非惟不能歸反北渡桑乾還望并州又是故鄉矣并州且不得住何况得歸咸陽此島意也謝註有分毫相似否程始歎賞以為聞所未聞不知向自聽夢中語耳

  古人云秀色若可餐余謂此言惟毛嬙西施昭君太真曹植謝朓李白王維可以當之而司馬長卿夫婦各擅尤以為難至於平原清河急難並秀飛燕合德孿生雙絶亦各際其盛矣近世無絶代佳人詩人乃似不乏

  詩有必不能廢者雖衆體未備而獨擅一家之長如孟浩然洮洮易盡止以五言雋永千載並稱王孟我明其徐昌穀高子業乎二君詩大不同而皆巧於用短徐能以高韻勝有蝉蛻軒舉之風高能以深情勝有秋閨愁婦之態更千百年李何尚有廢興二君必無絶響所謂成一家言斷在君采稚欽之上庭實而下益無論矣

  高季廸才情有餘使生弘正李何之間絶塵破的未知鹿死誰手楊張徐故是草昧之雄勝國餘業不中與高作僕

  子美而後能為其言而真足追配者獻吉于鱗兩家耳以五言言之獻吉以氣合于鱗以趣合夫人語趣似高於氣然須學者自詠自求誰當更合七言律獻吉求似於句而求專於骨于鱗求似於情而求勝於句然則無差乎曰噫于鱗秀

  余嘗服明卿五七言律謂他人詩多於高處失稳明卿詩多於稳處藏高與于鱗作身後戰塲未知鹿死誰手

  家兄讞獄三輔時五言詩刻意老杜深情老句便自旗鼓中原所未滿者意多於景耳青州而後情景雜出似不必盡宗矣

  每一題到茫然思不相屬幾謂無措沉思久之如瓴水去窒亂絲抽緒種種縱横坌集却於此時要下剪裁手段寜割愛勿貪多又如數萬健兒人各自為一營非得大將軍方畧不能整頓攝服使一軍無譁若爾朱榮處貼葛榮百萬衆求之詩家誰當為比

  生平閉目揺手不道長慶集如吾吳唐伯虎則尤長慶之下乘也閻秀卿刻其悵悵擁鼻二詩余每見之輒悢悢悲歌不已詞人云何物是情濃少年輩酷愛情詩如此情少年那得解友人張伯起詩云而今秋老春情薄漠漠寒江水自流袁魯望亟為余稱之伯起於是時年僅強立其於情故早逹此道中項槖甘羅也今伯起風流如故而魯望巳數載異物悲夫

  世人厭常喜新之罪夷於貴耳賤目自李何之後繼以于鱗海内為其家言者多遂蒙刻鶩之厭驟而一士能為樂府新聲倔強無識者便謂不經人道語目曰上乘足使耆宿盡廢不知詩不在體顧取諸情性何如耳不惟情性之求而但以新聲取異安知今日不經人道語不為異日陳陳之粟乎嗚呼才難豈惟才難識亦不易作詩道一淺字不得改道一深字又不得其妙政在不深不淺有意無意之間

  嘗謂作詩者初命一題神情不屬便有一種供給應付之語畏難怯思即以充役故每不得佳余戲謂河下輿隷須驅遣另換正身能破此一關沉思忽至種種真相見矣

  閩人家能佔■〈亻畢〉而不甚工詩國初林鴻高廷禮唐泰輩皆稱能詩號閩南十才子然出楊徐下遠甚無論季廸其後氣骨崚崚差堪旗鼓中原者僅一鄭善夫耳其詩雖多摹杜猶是邊徐薛王之亞林尚書貞恒脩福志志善夫云時非天寶地靡拾遺殆無病而呻吟云至以林釴傅汝舟相伯仲又云釴與善夫頗為鄉論所訾過矣閩人三百年來僅得一善夫詩即瑕當為掩善夫雖無奇節不至作文人無行殆非實録也友人陳玉叔謂數語却中善夫之病余謂以入詩品則為雅譚入傳記則傷厚道玉叔大以為然林公余早年知已獨此一段不敢傅會此非特為善夫亦為七閩文人吐氣也

  秇圃擷餘

附錄:

却金傳一卷(兩淮鹽政採進本)

明王世懋撰世懋字敬美太倉人世貞弟也嘉靖乙未進士官至太常寺少卿明史文苑傳附見其兄世貞傳中是編乃其官福建提學副使時値參政王懋德病革同僚醵金贈之懋德堅不受及懋德卒同官又括六百金遣使渡海致於家其父良弼亦堅不受世懋高其淸節爲敘始末作此傳又以同時士大夫歌詠附之蓋意以風示貪吏也懋德瓊州文昌人隆慶戊辰由南京刑部郞中出守金華擢江西按察司副使遷福建布政使參政所至皆以廉著云(四庫全書總目卷六十四•史部二十•傳記類存目六)

三郡圖說一卷(兩淮鹽政採進本)

明王世懋撰世懋有却金傳巳著錄是編乃其官分守九江道時所作三郡者一饒州二南康三九江皆所隸也凡地之衝僻俗之澆淳民之利病皆撮舉其大端而不以山川古蹟登臨題詠爲重蓋猶有古輿圖之遺法末有世懋自跋稱直指使者東萊趙公命郡縣長吏圖其地境而系說於圖後旣而以所說失實屬世懋改定之故以圖說爲名而不具其圖云(四庫全書總目卷七十四•史部三十•地理類存目三)

閩部疏(無卷數 兩江總督採進本)

明王世懋撰世懋有却金傳巳著錄是書記閩中諸郡風土歲時及山川鳥獸草木之屬亦地志之支流蓋世懋曾官福建提學副使記其身所閱歷者也(四庫全書總目卷七十七•史部三十三•地理類存目六)

名山游記一卷(兩淮鹽政採進本)

明王世懋撰世懋有却金傳已著錄是編一曰京口游山記分上下二篇一曰游匡廬山記一曰東游記一曰游二泉記一曰游鼓山記一曰游石竹山記一曰游九鯉湖記而附以游溧陽彭氏園記末有世懋跋一篇蓋爲鼓山以下三記作後合刻諸記仍以綴於末也(四庫全書總目卷七十八•史部三十四•地理類存目七)

學圃襍疏一卷(兩江總督採進本)

明王世懋撰世懋有却金傳已著錄兹編皆記其圃中所有曁聞見所及者分花果蔬瓜豆竹六類各疏其品目及栽植之法大致以花爲主而草木之類則從畧書止一卷續說郛以花疏果疏各分爲卷者非也(四庫全書總目卷一百十六•子部二十六•譜錄類存目)

經子臆解一卷(兩淮鹽政採進本)

明王世懋撰世懋有却金傳巳著錄是編凡解易二條解論語二條解孟子三條解老子一條大抵自以巳意推衍無所考證發明不脫明人語錄之習
案陸德明經典釋文兼及老子莊子而古來著錄皆入經解以其考訂音訓始末兼該漢以來諸儒舊學藉是以傳二子附錄其中存而不論可也世懋是編雖亦解周易四書然不過偶拈數則特筆記之流不足以言經義又參以道家之言是有德明之過而無其功不能與之並論矣今入之雜家類中從其實也(四庫全書總目卷一百二十五•子部三十五•雜家類存目二)

望崖錄二卷(兩淮鹽政採進本)

明王世懋撰是書内篇一卷皆談佛理自稱以三教歸一與林兆恩屠隆所見相同蓋明中葉以後士大夫之所見大抵如斯外篇一卷記師事曇陽子事尤爲怪異(四庫全書總目卷一百二十五•子部三十五•雜家類存目二)

澹思子一卷(兩淮鹽政採進本)

明王世懋撰是編乃其講學之書多浸淫於二氏蓋萬歷以後士大夫操此論者十之九也至謂孟子所以不及孔子者爲性善二字則益橫矣(四庫全書總目卷一百二十五•子部三十五•雜家類存目二)

讀史訂疑一卷(兩淮鹽政採進本)

明王世懋撰世懋有却金傳已著錄是編乃其考證之文雖以讀史訂疑爲名而所言不必皆史事如鴻臚澗毗山龍魚水則糾明一統志疎漏鍾離令嫁前令女事則論自警編之失至於玉蘭花一條直農家圃史中語與史益爲無關蓋本筆記之流而強立讀史之目名實乖舛職是故矣(四庫全書總目卷一百二十六•子部三十六•雜家類存目三)

窺天外乘一卷(兩淮鹽政採進本)

明王世懋撰世懋有却金傳已著錄是編述明代故事而參以論斷其體例頗近龍川畧志但畧志記所閱歷此則泛言一代事耳其論建文當復年號修實錄景帝當稱宗興獻帝不當祔廟仁宗宣宗不宜以興獻之故而早祧又辨宣德非建文子元順帝非合尊子一出於建文故臣之口一出於宋遺民之口均未可信持論皆正其記佩袋官窑器之類亦足備掌故至於論建文勅勿加矢刃於燕王爲必無其事未免臆斷於李東陽曲相寛假殊不協公評而詆斥元代尤爲乖謬偏駁非定論矣(四庫全書總目卷一百二十七•子部三十七•雜家類存目四)

遠壬文一卷(兩淮鹽政採進本)

明王世懋撰是編乃其訓導子弟之作縷陳親狎之害詞雖淺近而切中物情後有王三錫錢順德二跋及世懋自跋厥後王士驌等卒以不愼交遊幾遘大禍幸以右之者衆僅而得解則世懋可謂先見矣(四庫全書總目卷一百二十七•子部三十七•雜家類存目四)

古今類腴十八卷(江蘇巡撫採進本)

不著撰人名氏前有吳一鵬序云是王麟洲所作麟洲王世懋别號也所著却金傳巳著錄是書分十門一百二十一子目皆採掇成語以備舉業之用殆坊刻陋本必不出世懋之手(四庫全書總目卷一百三十七•子部四十七•類書類存目一)

王奉常集六十九卷(江蘇周厚堉家藏本)

明王世懋撰世懋有却金傳已著錄是集賦詩詞十五卷文五十四卷第五十二卷曰澹思子第五十三卷曰藝圃擷餘第五十四卷曰經子臆解易爻解皆所作襍說筆記附編集内者也世懋名亞於其兄世貞而澹於聲氣持論較世貞爲謹嚴厥後藝苑巵言爲世口實而藝圃擷餘論者乃無異議高明沉潛之別也但天姿學力皆不及世貞故所作未能相抗耳朱彝尊靜志居詩話云敬美才雖不逮哲昆習氣猶未陷溺斯持平之論也(四庫全書總目卷一百七十八•集部三十一•別集類存目五)

關洛記游藳二卷(兩淮鹽政採進本)

明王世懋撰是集乃萬歷辛巳世懋官陜西提學副使旋以曇陽子事爲臺諫所彈乃移疾自洛陽東歸時作上卷游記三篇下卷詩七十七首屠隆爲之序亦全作二氏支離語蓋一時士大夫習氣如斯也(四庫全書總目卷一百七十八•集部三十一•別集類存目五)

藝圃擷餘一卷(兩江總督採進本)

明王世懋撰世懋有却金傳巳著錄是編雜論詩格大旨宗其兄世貞之說而成書在藝苑巵言之後已稍覺摹古之流弊故雖盛推何李而一則曰我朝越宋繼唐正以豪傑數輩得使事三昧第恐數十年後必有厭而掃除者則其濫觴末弩爲之也一則曰李于鱗七律俊傑響亮余兄推轂之海内爲詩者爭事剽竊紛紛刻騖至使人厭一則曰嘗謂作詩初命一題神情不屬便有一種供給應付之語畏難怯思卽以充數能破此一關沉思忽至種種眞相見矣一則曰徐昌縠高子業皆巧於用短徐能以高韻勝高能以深情勝更千百年李何尙有廢興二君必無絶響皆能不爲黨同伐異之言其論鄭繼之亦平允未可與七子夸談同類而觀也(四庫全書總目卷一百九十六•集部四十九•詩文評類二)

王世懋經子臆解一卷(四庫全書•史部•目錄類•經籍之屬•千頃堂書目卷三)
王世懋讀史訂疑一卷(四庫全書•史部•目錄類•經籍之屬•千頃堂書目卷五)
王世懋饒南九三府圖說一卷(四庫全書•史部•目錄類•經籍之屬•千頃堂書目卷七)
王世懋閩部疏一卷(四庫全書•史部•目錄類•經籍之屬•千頃堂書目卷七)
王世懋名山遊記一卷又關洛紀遊一卷(四庫全書•史部•目錄類•經籍之屬•千頃堂書目卷八)
王世懋鯉湖考畧二卷(四庫全書•史部•目錄類•經籍之屬•千頃堂書目卷八)
王世懋澹思子一卷(四庫全書•史部•目錄類•經籍之屬•千頃堂書目卷十二)
王世懋學圃襍疏三卷(四庫全書•史部•目錄類•經籍之屬•千頃堂書目卷十二)
王世懋望涯錄内外篇二卷(四庫全書•史部•目錄類•經籍之屬•千頃堂書目卷十六)
王世懋奉常集五十四卷【字敬美太倉人南京太常寺少卿】又奉常詩集十五卷(四庫全書•史部•目錄類•經籍之屬•千頃堂書目卷二十四)
王世懋藝圃擷餘一卷(四庫全書•史部•目錄類•經籍之屬•千頃堂書目卷三十二)

王世懋易解一卷(四庫全書•史部•正史類•明史•卷九十六)
王世懋經子臆解一卷(四庫全書•史部•正史類•明史•卷九十六)
王世懋饒南九三郡輿地圖說一卷(四庫全書•史部•正史類•明史•卷九十七)
王世懋閩部疏一卷(四庫全書•史部•正史類•明史•卷九十七)
王世懋學書圃雜疏三卷(四庫全書•史部•正史類•明史•卷九十八)
王世懋奉常集五十四卷詩十五卷(四庫全書•史部•正史類•明史•卷九十九)
王世懋藝圃擷餘一卷(四庫全書•史部•正史類•明史•卷九十九)

王世懋字敬美世貞弟嘉靖己未進士才學亞于其兄人呼為小美會遭父難縞素者十年隆慶初父寃白歷官至太常少卿世懋吏才精敏署江西臬時嘗訊牒一字異前讞呼取比較果吏舞文也(四庫全書•史部•地理類•都會郡縣之屬•江南通志卷一百六十六)

王世懋【字敬美太倉人尚書忬之子世貞弟也嘉靖進士萬歷間為福建提學副使學問該博督閩學纔七閲月而八郡考校俱遍手不停披口皆成誦所拔士幾無留良居官清約嚴慎人不敢干以私俄進右參政分守福興盈廷之訟决於片言老吏莫敢措手人服其明敏仕終太常少卿】(四庫全書•史部•地理類•都會郡縣之屬•福建通志卷二十九)

王世懋字敬美太倉人進士以文望推為陜西提學副使士風翕然一變凡忠孝節義搜録顯揚與士相砥礪試未竣請吿歸生儒以未竟其學為憾後遷太常寺卿【賈志】(四庫全書•史部•地理類•都會郡縣之屬•陝西通志卷五十二)

王氏【世懋】易解
一卷

陳子龍曰世懋字敬美嘉靖己未進士官至南京太常寺少卿(四庫全書•史部•目錄類•經籍之屬•經義考卷五十五)
王氏【世懋】經子臆解
一卷
存(四庫全書•史部•目錄類•經籍之屬•經義考卷二百四十八)

王世懋字敬美號麟洲元美弟嘉靖進士官太常卿與其兄人稱二美書無俗筆多從晉帖中流出能詩文所著有奉常集等書(四庫全書•子部•藝術類•書畫之屬•書史會要__續書史會要)

王世懋
王世懋字敬美别號麟洲又號損齋或曰墻東生舉進士官至南京太常少卿專精古文辭餘事乃及筆札【弇州續槀】
世懋書無俗筆多從晉帖中流出【書史會要】
敬美書右軍分甘青李二帖摩詰輞川疏東坡種橘帖弇州謂用黄庭小法出入洛神【孫鑛居業編】
王敬美與仲蔚札行書【式古堂書畫彚考】(四庫全書•子部•藝術類•書畫之屬•六藝之一錄卷三百七十一)

王世懋
世懋字敬美


国学迷 論語古訓十卷附一卷 芷衫詩鈔二卷少作録存一卷 六如居士全集七卷 唐詩三百首不分卷 御批歷代通鑑輯覽一百二十卷 漁洋詩話二卷 南海學正黃氏家譜節本十二卷首一卷末一卷 引痘略一卷 天文歌略一卷 六祖大師法寶壇經不分卷 隱厚堂遺詩二卷附錄一卷 春秋經傳集解三十卷 心齋逸吟五卷 詩體綱目一卷 [光緒]鳳縣志十卷首一卷 陳文恭公手劄節要三卷 時病論八卷 孔叢子七卷 孟子年譜二卷 唐詩別裁集十卷 西藏宗教源流考不分卷 [光緒]蓬溪縣續志十四卷首一卷 本草詩箋十卷 得一堂彙選唐詩定本不分卷 梅崖居士文集三十卷外集八卷 古文眉詮七十九卷 弢園尺牘十二卷續鈔六卷 春秋左傳五十卷 明紀事樂府四卷 楚辭集注八卷辯證二卷後語六卷 國朝文錄八十二卷 漢魏六朝一百三家集 說文通檢十四卷首一卷末一卷 玉茗堂全集四十六卷 隨園食單一卷 爾雅三卷 醫學法律六卷 六如居士全集六種 文選樓叢書三十三種 古文釋義新編八卷 歸愚文續十二卷 同官錄不分卷 御製勸善要言一卷 千金翼方三十卷 書畫舫文稿初集一卷二集一卷 詩餘偶鈔六卷 露潄格蘭小傳一卷 彙刻書目二十卷 [康熙]寧化縣志七卷 錦繡萬花谷前集四十卷後集四十卷續集四十卷 楞嚴經指掌疏□□卷 中西紀事二十四卷首一卷 直齋書錄解題二十二卷 格致啓蒙四卷 續家事筆記二卷 留漚唫館詞存一卷 [嘉慶]黟縣志十六卷首一卷末一卷 漢隸字源五卷碑目一卷 熊襄愍公集十卷首一卷末一卷 漢魏六朝諸名家集(漢魏六朝二十一名家集) 炙毂子 (1649) 玉泉子 (1670) 金华子 (1679) 淮南子 (1685) 国史纂异 (1695) 国史补 (1697) 后史补 (1735) 五代史补 (1737) 逸史(卷首目录题史逸) (1759) 唐宋遗史 (1778) 南唐野史 (1787) 外史[木寿]杌 (1795) 史遗 (1806) 异闻集 (1815) 丽情集 (1877) 灵怪集 (1905) 资暇集 (1917) 新序 (1939) 说苑 (1965) 世说 (2010) 续世说 (2039) 传奇 (2069) 语林 (2111) 真诰 (2137) 摭言 (2205) 摭遗 (2267) 尔雅 (2307) 集韵 (2311) 本草 (2319) 事始 (2329) 意林 (2352) 迂书(有序) (2354) 战国策 (2375) 风俗通 (2411) 甘泽谣 (2414) 古今注 (2418) 蜀本记 (2433) 齐职制 (2435) 内经 (2445) 难经 (2478) 神异经 (2488) 山海经 (2491) 相马经 (2493) 相鹤经 (2493) 相牛经 (2494) 孔子家语 (2505) 韩诗外传 (2541) 孙子(卷首题七书,此卷全取武经七书) (2583) 吴子 (2598) 尉缭子 (2602) 司马法 (2604) 黄石公三略 (2606) 六韬 (2608) 李卫公问对 (2615) 稽神异苑 (2633) 朝野佥载 (2641) 三辅皇图(卷首目录题三辅黄图,是) (2669) 南部新书 (2683) 云溪友议(卷首目录题云溪友义,误) (2715) 酉阳杂俎 (2747) 北梦琐言 (2821) 幽闲鼓吹 (2878) 法苑珠林 (2889) 醉乡日月 (2895) 文心雕龙 (2904) 颜氏家训 (2915) 苏氏演义 (2946) 杜阳杂编 (2947) 齐民要术 (2964) 尚书故实 (2985) 南楚新闻 (2998) 岭表录异 (3000) 三水小牍 (3004) 大唐传载 (3011) 圣宋掇遗(有天圣甲子叙) (3012) 青琐高议 (3031) 续青琐高议 (3083) 遁斋闲览 (3099) 墨客挥犀 (3161) 地理新书 (3203) 修真秘诀 (3211) 汉上题襟 (3222) 籍川笑林 (3225) 殷芸小说 (3231) 卢氏杂说 (3251) 佛书杂说 (3269) 孔子杂说 (3279) 缙绅脞说 (3288) 古乐府 (3319) 乐府解题 (3333) 本事诗(卷首目录题本事记,误) (3351) 津阳门诗 (3379) 诗品 (3382) 续金针格 (3399) 纪闻谈 (3409) 桂苑丛谈 (3412) 戎幕闲谈 (3418) 秘阁闲谈 (3423) 牧竖闲谈 (3431) 翰府名谈 (3435) 国老闲谈 (3452) 灯下闲谈 (3456) 谈薮(卷首目录题说薮,误) (3465) 谈苑 (3468) 隋唐嘉话 (3523) 刘禹锡佳话 (3542) 茅亭客话 (3557) 玉堂闲话 (3569) 玉壶清话 (3591) 杂说 (3616) 冷斋夜话 (3629) 大酒清话 (3653) 渔樵问话(卷首目录题渔樵闲话,是) (3667) 古今诗话 (3683) 欧公诗话 (3709) 温公诗话 (3722) 刘贡父诗话 (3731) 王直方诗话 (3763) 陈甫之诗话(卷首目录题陈辅之诗话) (3787) 西清诗话 (3793)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