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古今图书集成 | 历史人物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索引 | 字体转换器 | 篆书识别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电子书下载 | 哈佛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部件查字 | 书法字典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字形演变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石林诗话 宋 叶梦得

石林诗话 宋 叶梦得
  欽定四庫全書     集部九
  石林詩話       詩文評類
  提要
  【臣】等謹案石林詩話一卷宋葉夢得撰夢得有春秋傳諸書已别著錄是書乃其平日論詩之語其中推重王安石者不一而足而於歐陽修詩一則摘其評河豚詩之誤一則摘其語有不倫亦不復改一則摭其疑夜半鐘聲之誤於蘇軾一則譏其繁懣割愁之句為險諢一則譏其捐三尺字及亂蛙兩部句為歇後一則譏其失李廌一則譏其不能聽文同一則譏其石建牏厠之誤皆有所抑揚於其間盖夢得出蔡京之門而其壻章冲則章惇之孫故于公論大明之後尚隂抑元祐諸人然夢得詩文實南北宋間之巨擘其所評論往往深中窽會終非他家聽聲之見隨人為是非者也乾隆四十二年五月恭校上
  總纂官【臣】紀昀【臣】陸錫熊【臣】孫士毅
  總校官【臣】陸費墀



  欽定四庫全書
  石林詩話       宋 葉夢得 撰
  趙清獻公以清德服一世平生畜雷氏琴一張鶴與白龜各一所向與之俱始除帥成都蜀風素侈公單馬就道以琴鶴龜自隨蜀人安其政治聲藉甚元豐間既罷政事守越復自越再移蜀時公將老矣過泗州渡淮前已放鶴至是復以龜投淮中既入見先帝問聞卿前已匹馬入蜀所攜獨琴鶴亷者固如是乎公頓首謝故其詩有云馬尋舊路如歸去龜放長淮不再來者自紀其實也
  劉貢父天資滑稽不能自禁遇可諧諢雖公卿不避與王荆公素厚荆公復當國亦屢謔之雖每為絶倒然意終不能平也元豐末為東京轉運使貶衡州監酒雖坐他累議者嘗以時相姓名為戲惡之也元祐初起知襄州淳于髠墓在境内嘗以詩題云微言動相國大笑絶冠纓流轉有餘智滑稽全姓名師儒空稷下衡蓋盡南荆贅壻不為辱旅墳知客卿又有續陳師厚善謔詩云善謔知君意何傷衛武公蓋記前事且以自解云
  晏元獻公留守南郡王君玉時巳為館閣挍勘公特請於朝以為府簽判朝廷不得已使帶館職從公外官帶館職自君玉始賓主相得日以賦詩飲酒為樂佳時勝日未嘗輒廢也嘗遇中秋隂晦齋厨夙為備公適無命既至夜君玉密使人伺公曰已寢矣君玉亟為詩以入曰只在浮雲最深處試馮絃管一吹開公枕上得詩大喜即索衣起徑召客治具大合樂至夜分果月出遂樂飲逹旦前輩風流固不凡然幕府有佳客風月亦自如人薏也
  歐陽文忠公記梅聖俞河豚詩春洲生荻芽春岸飛楊花破題兩句已道盡河豚好處謂河豚出於暮春食柳絮而肥殆不然今浙人食河豚始於上元前常州江隂最先得方出時一尾至直千錢然不多得非富人大家預以金噉漁人未易致二月後日益多一尾纔百錢耳柳絮時人已不食謂之班子或言其腹中生蟲故惡之而江西人始得食蓋河豚出於海初與潮俱上至春深其數稍流入于江公吉州人故所知者江西事也
  姑蘇州學之南積水瀰數頃傍有一小山高下折相望蓋錢氏時廣陵王所作既積土山因以其地瀦水今瑞光寺即其宅而此其别圃也慶歷間蘇子美謫廢以四十千得之為居傍水作亭曰滄浪歐陽文忠公詩所謂清風明月本無價可惜秪賣四萬錢者也子美既死其後不能保遂屢易主今為章僕射子厚家所有廣其故址為大閣又為堂山上亭北跨水復有山名洞山章氏併得之既除地發其下皆嵌空大石又得千餘株亦廣陵時所藏益以增累其隙兩山相對遂為一時雄觀土地蓋有所歸也
  王荆公晩年詩律尤精嚴造語用字間不容髪然意與言會言隨意遣渾然天成殆不見有牽率排比處如含風鴨緑鱗鱗起弄日鵞黄褭褭垂讀之初不覺有對偶至細數落花因坐久緩尋芳草得歸遲但見舒閑容與之態耳而字字細攷之若經櫽括權衡者其用意亦深刻矣嘗與葉致遠諸人和頭字韻詩往返數四其末篇有云名譽子真矜谷口事功新息困壺頭以谷口對壺頭其精切如此後數日復取本追改云豈愛京師傳谷口但知鄉里勝壺頭只今集中兩本並存
  蔡天啟云荆公每稱老杜鈎簾宿鷺起丸藥流鸎囀之句以為用意高妙五字之模楷他日公作詩得青山捫虱坐黄鳥挾書眠自謂不減杜語以為得意然不能舉全篇余嘗頃以語薛肇明肇明後被旨編公集求之終莫得或云公但得此一聨未嘗成章也
  襌宗論雲間有三種語其一為隨波逐浪句謂隨物應機不主故常其二為截斷衆流句謂超出言外非情識所致其三為函蓋乾坤句謂泯然皆契無間可伺其深淺以是為序予嘗戲謂學子言老杜詩亦有此三種語但先後不同波漂菰米沈雲黑露冷蓮房墜粉紅為函蓋乾坤句以落花游絲白日静鳴鳩乳燕青春深為隨波逐浪句以百年地僻柴門迥五月江深草閣寒為截斷衆流句若有解此當與渠同參
  歐陽文忠公詩始矯崐體專以氣格為主故其言多平易疎暢律詩意所到處雖語有不倫亦不復問而學之者往往遂失真傾囷倒廪無復餘地然公詩好處豈專在此如崇徽公主手痕詩玉顔自昔為身累食肉何人與國謀此自是兩段大議論而抑揚曲折發見於七字之中婉麗雄勝字字不失相對雖崐體之工者亦未易比言意所會要當如是乃為至到
  許昌西湖與子城密相附緣城而不可策杖往來不涉城市云是曲環作鎮時取土築城因以其地導潩水瀦之略廣百餘畝中為横堤初但有其東之半耳其西廣於東增倍而水不甚深宋莒公為守時因起黄河春夫浚治之始與西相通則其詩所謂鑿開魚鳥忘情地展盡江湖極目天者也其後韓持國作大亭水中取其詩名之曰展江然水面雖闊西邊終易堙塞數十年來公厨規利者遂涸以為田歲入纔得三百斛以佐釀酒而水無幾矣予為守時復以還舊稍益開浚渺然真有江湖之趣莒公詩更有一篇中云向晚舊灘都浸月遇寒新水便生煙尤風流有味而世不傳往往但記前聨耳
  賈文元曲水園在許昌城北有大竹三十餘畝潩河貫其中以入西湖最為佳處初為本州民所有文潞公為守買得之潞公自許移鎮北門而文元為代一日挈家往遊題詩壁間云畫船載酒及芳辰丞相園林潩水濱虎節麟符抛不得却將清景付閑人遂走使持詩寄北門潞公得之大喜即以地劵歸賈氏文元亦不辭而受然文元居京師後亦不復再至園今荒廢竹亦殘毁過半矣
  杜正獻公自少清羸若不勝衣年過四十鬚髪即盡白雖立朝孤竣凛然不可屈而不為奇節危行雍容持守不以有所不為為賢而以得其所為為幸歐陽文忠公素出其門公謝事居宋文忠適來為守相與歡甚公不甚飲酒唯賦詩唱酬是時年巳八十然憂國之意猶慷慨不已每見於色歐公嘗和公詩有云貌先年老因憂國事與心違始乞身公得之大喜常自諷誦當時以謂不惟曲盡公志雖其形貌亦在模寫中也
  元豐初北人來議地界韓丞相名縝自樞密院都承旨出分畫玉汝有愛妾劉氏將行劇飲通夕且作樂府詞留别翌日神宗巳密知忽中批步軍司遣兵為搬家追送之玉汝初莫測所因久之方知其自樂府發也蓋上以恩澤待下雖閨門之私亦恤之如此故中外士大夫無不樂盡其力劉貢父玉汝姻黨即作小詩寄之以戲云嫖姚不復顧家為誰謂東山久不歸卷耳幸容携婉孌皇華何啻有光輝玉汝之詞由此亦遂盛傳於天下
  神宗皇帝天性儉約奉慈夀宫尤盡孝道慈聖太后嘗以乘輿服物未備因同天節作珠子鞍轡為夀神宗一御於禁中後藏去不復用一日與兩宫幸後苑賞花慈夀輦至神宗即降步親扶慈聖出輦屢却不從聞者太息慈聖上僊李奉世時為侍郎進挽詩有珠韀昔御恩猶未玉輦親扶事已非蓋記此二事神宗覽之泣下
  蔡天啟云嘗與張文潛論韓柳五言警句文潛舉退之暖風抽宿麥清雨卷歸旗子厚壁空殘月曙門掩候蟲秋皆為集中第一
  司馬温公熙寜間自長安得請留臺歸始至洛中嘗以詩言懷云三十餘年西復東勞生薄宦等飛蓬所存舊業惟清白不負明君有樸忠早避喧煩真得策未逢危辱早收功太平觸處農桑滿贏取閭閻鶴髮翁出處大節世固不容復議是時雖以論不合去而神宗眷禮之意愈厚然猶以避煩畏辱爲言況其下者乎元祐初起相至是十七年矣度公之意初蓋未嘗以自期也
  外祖晁君誠善詩蘇子瞻爲集序所謂温厚静深如其爲人者也黄魯直常誦其小雨愔愔人不寐卧聽羸馬齕殘䔫愛賞不已他日得句云馬齕枯萁喧午夢誤驚風雨浪翻江自以爲工以語舅氏無咎曰吾詩實發於乃翁前聯余始聞舅氏言此不解風雨翻江之意一日憇於逆旅聞傍舍有澎湃鞺鞳之聲如風浪之歷船者起視之乃馬食於槽水與草齟齬於槽間而爲此聲方悟魯直之好奇然此亦非可以意索適相遇而得之也
  元豐間蘇子瞻繫大理獄神宗本無意深罪子瞻時相進呈忽言蘇軾於陛下有不臣意神宗改容曰軾固有罪然於朕不應至是卿何以知之時相因舉軾檜詩根到九泉無曲處世間唯有蟄龍知之句對曰陛下飛龍在天軾以爲不知已而求之地下之蟄龍非不臣而何神宗曰詩人之詞安可如此論彼自詠檜何預朕事時相語塞章子厚亦從旁解之遂薄其罪子厚嘗以語余且以危言詆時相曰人之害物無所忌憚有如是也
  開簾風動竹疑是故人來與徘徊花上月空度可怜宵此兩聯雖見唐人小說中其實佳句也鄭谷詩睡輕可忍風敲竹飲散那堪月在花意蓋與此同然論其格力適堪掲酒家壁與市人書扇耳天下事每患自以爲工處着力太過何但詩也
  蜀人君翼黄魯直黔中時從遊最久嘗言見魯直自矜詩一聯云人得交遊是風月天開圖畫即江山以爲晩年最得意每舉以教人而終不能成篇蓋不欲以常語雜之然魯直自有山圍燕坐圖畫出水作夜窗風雨來之句余以爲氣格當勝前聯也
  詩下雙字極難須使七言五言之間除去五字三字外精神興致全見於兩言方爲工妙唐人記水田飛白鷺夏木囀黄鸝爲李嘉祐詩王摩詰竊取之非也此兩句好處正好添漠漠隂隂四字此乃摩詰爲嘉祐點化以自見其妙如李光弼將郭子儀軍一號令之精彩數倍不然如嘉祐本句但是詠景耳人皆可到要之當令如老杜無邊落木蕭蕭下不盡長江衮衮來與江天漠漠鳥雙去風雨時時龍一吟等乃爲超絶近世王荆公新秋浦溆綿綿靜薄晚園林往往青與蘇子瞻浥浥爐香初泛夜離離花影欲揺春皆可以追配前作也
  詩終篇有操縱不可拘用一律蘇子瞻林行婆家初閉戶翟夫子舍尚留關始讀殆未測其意蓋下有娟娟缺月黄昏後嫋嫋新居紫翠間繋懣豈無羅帶水割愁還有劔鋩山四句則入頭不怕放行寧傷於拙也然繫懣羅帶割愁劔鋩之語大是險諢亦何可屢打
  長篇最難晉魏以前詩無過十韻者蓋嘗使人以意逆志初不以序事傾盡爲工至老杜述懷北征諸篇窮極筆力如太史公紀傳此固古今絶唱然八哀八篇本非集中高作而世多尊稱之不敢議此乃揣骨聽聲耳其病盖傷於多也如李邕蘇源明詩中極多累句余嘗痛刋去僅各取其半方爲盡善然此語不可爲不知者言也
  江干初雪圖真蹟藏李邦直家唐䗶本世傳爲摩詰所作末有元豐間王禹玉蔡持正韓玉汝章子厚王和甫張邃明安厚卿七人題詩建中靖國元年韓師朴相邦直厚卿同在二府時前七人者所存唯厚卿而已持正貶死嶺外禹玉追貶子厚方貶玉汝和甫邃明則死久矣故師朴繼題其後曰諸公當日聚巖廊半謫南荒半已亡惟有紫樞黄閣老再開圖畫看瀟湘是時邦直在門下厚卿在西府紫樞黄閣謂二人也厚卿復題云曾游滄海困驚瀾晚涉風波路更難從此江湖無限興不如秪向畫圖看而邦直亦自題云此身何補一毫芒三辱清時政事堂病骨未爲山下土尚尋遺墨話存亡余家有此模本併録諸公詩續之每出慨然自元豐至建中靖國幾三十年諸公之名官亦已至矣然始皆有願爲圖中之遊而不暇得故禹玉云何日扁舟載風雪却將蓑笠伴漁人玉汝云君恩未報身何有且寄扁舟夢想中其後廢謫流竄有雖死不得免者而江湖間此景無處不有皆不得一償厚卿至爲危辭蓋有激而云豈此景無不可得亦自不能踐其言耳
  韓持國雖剛果特立風節凛然而情致風流高其流輩許昌崔象之侍郎舊第今爲杜君章家所有廳後小亭僅丈餘舊有海棠兩株持國每花開時輒載酒日飲其下竟謝而去歲以爲常至今故老猶能言之余嘗於小亭柱間得公二絶句其一云濯錦江頭干萬枝當年未解惜芳菲而今得向君家見不怕春寒雨溼衣尚可想見當時氣味韓忠憲公嘗帥蜀持國兄弟皆侍行尚少故前兩句云爾其二云長條無風亦自動柔艶着雨更相宜漫其後句曾存之家池中島上亦有海棠十許株余爲守時歲亦與王幼安諸人席地屢飲然此公勝處不能繼也
  詩之用事不可牽強必至於不得不用而後用之則事辭爲一莫見其安排鬭湊之迹蘇子瞻嘗爲人作挽詩云豈意日斜庚子後忽驚歲在己辰年此乃天生作對不假人力温庭筠詩云有用甲子相對者云風卷蓬根屯戊巳月移松影守庚申兩語本不相類其題云與道士守庚申時聞西方有警事邂逅適然固不可知然以其用意附會觀之疑若得此對而就爲之題者此蔽於用事之弊也前輩詩材亦或預爲儲蓄然非所當用未嘗強出余嘗從趙德麟假陶淵明集本蓋子瞻所閱者時有改定字末手題兩聯云人言盧杞是姦邪我覺魏公真嫵媚又槐花黄舉子忙促織鳴懶婦驚不知偶書之耶或將以爲用也然子瞻詩後不見此語則固無意於必用矣王荆公作韓魏公挽辭云木稼曾聞逹官怕山頹今見哲人萎或言亦是平時所得魏公之薨是歲適雨木氷前一歲華山崩偶有二事故不覺爾
  世言社日飲酒治聾不知其何據五代李濤有春社從李昉求酒詩云社公今日没心情乞爲治聾酒一瓶惱亂玉堂將欲徧依稀巡到第三廳昉時爲翰林學士有日給内庫酒故濤從乞之則其傳亦已久矣社公濤小字也唐人在慶侍下雖官高年大皆稱小字濤性疎逹不覊善諧謔與朝士言亦多以社翁自名聞者無不以爲笑然亮直敢言後官亦至宰相
  韓退之雙鳥詩殆不可曉頃嘗以問蘇丞相子容云意似是指佛老二學以其終篇本末考之亦或然也
  杜子美病柏病橘枯椶枯楠四詩皆興當時事病柏當爲明皇作與杜鵑行同意枯椶比民之殘困則其篇中自言矣枯楠云猶含棟梁具無復霄漢志當爲房次律之徒作惟病橘始言惜哉結實小酸澁如棠梨末以比荔枝勞民疑若指近倖之不得志者自漢魏以來詩人用意深遠不失古風惟此公爲然不但語言之工也
  劉貢父以司空圖詩中咄喏二字辯晉書所載石崇豆粥咄嗟而辦爲誤以喏爲嗟非也孫楚詩自有三命皆有極咄嗟不可保之語此亦豈是以喏爲嗟古今語言固有各於一時本不與後世相通者咄嗟皆聲也自晉以前未見有言咄殷浩所謂咄咄逼人蓋拒物之聲嗟乃嘆聲咄嗟猶言呼吸疑是晉人一時語故孫楚亦云爾
  頃見晁無咎舉魯直詩人家寒橘柚秋色老梧桐張文潛云斜日兩竿眠犢晚春波一頃去鳬寒皆自以爲莫能及
  王荆公詩有老景春可惜無花可留得莫嫌柳渾青終恨李太白之句以古人姓名藏句中蓋以文爲戲或者謂前無此體自公始見之余讀權德輿集其一篇云藩宣秉戎寄衡石崇位勢年紀信不留弛張良自媿樵蘇則爲愜瓜李斯可畏不顧榮官尊每陳農畝利家林類巖巘負郭躬歛積志滿寵生嫌養蒙恬勝智疎鍾皓月曉晚景丹霞異澗谷永不諼山川景梁冀無累頗符生學展禽尚志從此直不疑支離疎世事則德輿已嘗爲此體乃知古人文章之變殆無遺藴德輿在唐不以詩名然詞亦雅暢此篇雖主意在立别體然亦自不失爲佳製也
  楊大年劉子儀皆喜唐彦謙詩以其用事精巧對偶親切黄魯直詩體雖不類然亦不以楊劉爲過如彦謙題漢高廟云耳聞明主提三尺眼見愚民盜一抔雖是着題然語皆歇後一抔事無兩出或可略土字如三尺律三尺喙皆可何獨劍乎耳聞明主眼見愚民尤不成語余數見交游道魯直意殊不可解蘇子瞻詩有買牛但自捐三尺射鼠何勞挽六鈞亦與此同病六鈞可去弓字三尺不可去劍字此理甚易知也
  蘇子瞻嘗兩用孔稚圭鳴蛙事如水底笙簧蛙兩部山中奴婢橘千頭雖似笙簧易鼓吹不礙其意同至已遣亂蛙成兩部更邀明月作三人則成兩部不知爲何物亦是歇後故用事寧與出處語小異而意同不可盡牽出處語而意不顯也
  學者多議子瞻木杪見龜趺以爲語病謂龜趺不當出木杪殊未之思此題程筠光墓歸真亭也東南多葬山上碑亭柱往往在半山間未必皆平地則下視之龜趺出木杪何足怪哉
  李廌陽翟人少以文字見蘇子瞻子瞻喜之元祐初知舉廌適就試意在必得廌以魁多士及攷章援程文大喜以爲廌無疑遂以爲魁既拆號悵然出院以詩送廌歸曰平時謾識古戰場過眼終迷日五色盖道其本意廌自是學亦不進家貧不甚自愛嘗以書責子瞻不薦已子瞻後稍薄之竟不第而死
  劉季孫平之子能作七字家藏書數干卷善用事送孔宗翰知揚州詩有云詩書魯國真男子歌吹揚州作貴人多稱其精當爲杭州鈐轄子瞻作守深知之後嘗以詩寄子瞻云四海共知霜鬢滿重陽曾揷菊花無子瞻大喜在頴州和季孫詩所謂一篇向人寫肝肺四海知我霜鬢斑蓋記此也
  文同字與可蜀人與蘇子瞻爲中表兄弟相厚爲人靖深超然不攖世故善畫墨竹作詩騷亦過人熙寧初時論既不一士大夫好惡紛然同在館閣未嘗有所向背時子瞻數上書論天下事退而與賓客亦言多以時事爲譏誚同極以爲不然每苦口力戒之子瞻不能聽也出爲杭州通判同送行詩有北客若來休問事西湖雖好莫吟詩之句及黄州之謫正坐杭州詩語人以爲知言
  楊文公在翰林以讒佯狂去職然聖眷之不衰聞疾愈即起爲郡未幾復以判秘監召既到闕以詩賜之曰瑣闥往年司制誥共嘉藻思類相如蓬山今日詮墳史還仰多聞過仲舒報政列城歸覲後疏恩高閣拜恩初諸生濟濟彌瞻望鉛槧諮詢辯魯魚祖宗愛惜人材保全忠賢之意如此文公後卒與宼萊公力排宫闈協定大策功雖不終其盡力於國者亦可以無愧也
  古詩有離合體近人多不解此體余讀文類得北海四言一篇云漁父屈節水潛匿方與時進止出寺弛張呂公饑釣闔口渭旁九域有聖無土不王好是正直女固子臧海外有截隼逝鷹揚六翮不奮羽儀未彰龍蛇之蟄比他可忘玟琁隱耀美玉韜光無名無譽放言深藏按轡安行誰謂路長此篇離合魯國孔融文舉六字徐而考之詩二十四句每四句離合一字如首章云漁父屈節水潛匿方與時進止出寺弛張第一句漁字第二句水字漁犯水字而去水則存者爲魚字第三句有時字第四句有寺字時犯寺字而去寺則存者爲日字離魚與日而合之則爲魯字下四章類此殆古人好奇之過欲以文字示其巧也
  劉丞相莘老殿試時蘇丞相子容爲詳定官子容後尹南京莘老復僉判在幕中相與歡甚元祐初莘老自中司入爲左丞子容猶爲翰林學士承旨及莘老遷黄門子容始爲左丞莘老宿東省嘗以詩寄子容云膺門早歲預登龍僉幕中間託下風敢謂彈冠煩貢禹每思移疾避胡公蓋記前事而子容答之有末路自驚黄髮老平時曾識黑頭公之句當時以爲盛事又三年莘老既相而罷子容始踐其位云
  王荆公少以意氣自許故詩語惟其所向不復更爲涵蓄如天下蒼生待霖雨不知龍向此中蟠又萬緑叢中紅一點動人春色不須多平治險穢非無力潤澤焦枯是有材之類皆直道其胸中事後爲羣牧判官從宋次道盡假唐人詩集博觀而約取晚年始盡深婉不迫之趣乃知文字雖工拙之定限然亦必視初壯雖工方其未至時亦不能力強而遽至此也
  高荷荆南人學杜子美作五言頗得句法黄魯直自戎州歸荷以五十韻見魯直極愛賞之嘗和其言有云張侯海内長句晁子廟中雅歌高郎少加筆力我知三傑同科張謂文潛晁謂無咎也無咎聞之頗不平荷晚爲童貫客得蘭州通判以死既不爲時論所與其詩亦不復傳云
  杜牧詩清時有味是無能閑愛孤雲靜愛僧擬把一麾江海去樂游原上望昭陵此蓋不滿於當時故末有望昭陵之句汪輔之在場屋能作賦略與鄭毅夫滕逹道齊名以意氣自負既登第久不得志常鬱鬱不樂語多議刺元豐初始爲河北轉運使未幾坐累謫官累年遇赦幸復知處州謝表有云清時有味白首無能蔡持正爲侍御史引杜牧詩爲證以爲怨望遂復罷
  古今人用事有趂筆快意而誤者雖名輩有所不免蘇子瞻石建方欣洗牏厠姜龎不解歎蛜蝛據漢書牏厠本作厠牏蓋中衣也二字義不應可顛倒用魯直啜羮不如放麋樂羊終愧巴西本是西巴見韓非子蓋貪於得韻亦不暇省爾
  宼萊公南遷道過襄州嘗留一絶句於驛亭曰沙堤築處迎丞相驛吏催時送逐臣到了輸他林下客無榮無辱自由身林下客大槩言之初無所主名也胡祕監旦素不爲公


国学迷 續古文辭類纂二十八卷 亦佳室詩鈔四卷文鈔四卷 大元聖政國朝典章六十卷新集至治條例不分卷 邗上題襟集選二卷 七峰遺編六十回 方望溪文鈔六卷 太陽經一卷太陰經一卷家堂經一卷灶司經一卷心經頭一卷心經尾一卷金剛神咒一卷 佚存叢書十七種 文子纘義十二卷 嵩厓尊生書十五卷 唐宋八家文讀本三十卷 歷代策論約編不分卷 尚論篇四卷首一卷後篇四卷 禮記集解六十一卷附一卷 繡像校正文武香球八卷 二十二子(二十二子彙函) 純陽祖師說三世因果寶卷一卷 第一才子書六十卷首一卷一百二十回 南陽人物志十八卷 策論六十六篇一卷 永寧祗謁筆記一卷 抱經樓書目不分卷 [浙江紹興]會稽薛氏家譜不分卷 養一齋文集二十卷 會輔堂問答記略二卷 十九世紀歐洲文明進化論一卷二十年來生計界劇變論一卷 佛說大阿彌陀經一卷 蜀學編二卷 東周列國全志二十三卷一百八回 趙恭毅公賸稿八卷 潘方伯公遺稿六卷 黃陶菴先生全稿八卷 紅犀館詩課八卷 重刋補註洗冤錄集註六卷 舊德集十四卷 金匱要略淺註補正九卷 太玄經集注十卷 唐詩三百首六卷 論語十卷 南華經十六卷 入就瑞白禪師語錄十八卷首一卷 聊齋志異新評十六卷 楹聯新話不分卷 教授法原理 四書或問語類集解釋注大全四十一卷 徑山藏 吾學錄初編二十四卷 梅氏樷書輯要三十種六十二卷首一卷 清文補彙八卷 建文年譜四卷 吟稿十卷諸色對聯一卷 知白齋詩鈔四卷 憩亭賦藁一卷使粵詩草二卷忘餘詩草一卷 味檗齋文集十五卷 [道光]重修儀徵縣志五十卷首一卷 詩經二十卷 河南監臨巡撫部院提督軍門張示 弟一生修梅花館詞六卷附存悔詞一卷香海棠館詞話一卷 日本地理志一卷 二初齋讀書記 宋朝小说大观 钱氏私志 一卷 家王故事 一卷 家世旧闻 一卷 玉堂逢辰录 一卷 渑水燕谈录 一卷 大中遗事 一卷 御寨行程 一卷 茅亭客话 一卷 [巾莫]府燕闲录 一卷 洛中纪异录 一卷 熙丰日历 一卷 上寿拜舞记 一卷 太清楼侍宴记 一卷 高宗幸张府节次略 一卷 从驾记 一卷 东巡记 一卷 涑水纪闻 一卷 异闻记 一卷 白獭髓 一卷 清夜录 一卷 梁溪漫志 一卷 炀谷漫录 一卷 春渚纪闻 一卷 曲洧旧闻 一卷 摭青杂说 一卷 玉壶清话 一卷 儒林公议 一卷 友会谈丛 一卷 闲燕常谈 一卷 程史 一卷 默记 一卷 谈薮 一卷 江南野录 一卷 谈渊 一卷 话腴 一卷 闻见杂录 一卷 东轩笔录 一卷 陶朱新录 一卷 倦游杂录 一卷 东皋杂录 一卷 行都纪事 一卷 彭蠡小龙记 一卷 虚谷闲抄 一卷 蓼花洲闲录 一卷 传载略 一卷 该闻录 一卷 洞微志 一卷 芝田录 一卷 [口合廾]呓集 一卷 吹剑录 一卷 碧云[假(亻→马)] 一卷 投辖录 一卷 忘怀录 一卷 对雨编 一卷 轩渠录 一卷 中山狼传 一卷 清尊录 一卷 昨梦录 一卷 掌录 一卷 调谑编 一卷 艾子杂说 一卷 仇池笔记 一卷 睽车志 一卷 玉涧杂书 一卷 石林燕话 一卷 岩下放言 一卷 避暑录话 一卷 避暑漫抄 一卷 席上腐谈 一卷 游宦纪闻 一卷 悦生随抄 一卷 懒真子录 一卷 豹隐纪谈 一卷 东谷所见 一卷 船窗夜话 一卷 苇航纪谈 一卷 云谷杂记 一卷 东斋记事 一卷 澹山杂识 一卷 杨文公谈苑 一卷 老学庵笔记 一卷 三柳轩杂识 一卷 读书隅见 一卷 齐东野语 一卷 野人闲话 一卷 西溪丛语 一卷 植杖闲谭 一卷 道山清话 一卷 深雪偶谈 一卷 鸡肋编 一卷 泊宅编 一卷 暇日记 一卷 隐窟杂志 一卷 韦居听舆 一卷 鸡林类事 一卷 坦斋通编 一卷 臆乘 一卷 鸡肋 一卷 鉴戒录 一卷 事原 一卷 续释常谈 一卷 乾道庚寅奏事录 一卷 艮岳记 一卷 登西台恸哭记 一卷 于役志 一卷 六朝事迹 一卷 钱塘琐记 一卷 古杭梦游录 一卷 汴都平康记 一卷 侍儿小名录 一卷 侍儿小名录 一卷 侍儿小名录 一卷 侍儿小名录 一卷 思陵书画记 一卷 琴曲谱录 一卷 本朝茶法 一卷 宣和北苑贡茶录 一卷 北苑别录 一卷 品茶要录 一卷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