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古今图书集成 | 历史人物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索引 | 字体转换器 | 篆书识别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家谱族谱查询 | 哈佛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部件查字 | 书法字典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字形演变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分隶偶存 清 万经

分隶偶存 清 万经
  欽定四庫全書     史部十四
  分隸偶存       目録類二【金石之屬】提要
  【臣】等謹案分隸偶存二卷
  國朝萬經撰經字授一號九沙鄞縣人康熙癸未進士官翰林編修是編上卷首作書法次作分隸書法次論分隸次論漢唐分隸同異次漢魏碑考下卷為古今分隸人姓氏始於程邈終於明末馬如玉自鄺露以前皆引據諸書惟如玉不著載何書則經所自增矣集録金石之書梁元帝所輯不可見歐趙以下罕有論及分隸筆法者經所録頗詳辨别門徑具為清晰所列漢魏諸碑雖止二十一種而考證剔抉比諸家務多者亦較精核至云唐以前隸楷合為一唐以後隸與八分分為二隸即今楷書八分即古隸書歐陽以八分為隸趙明誠已譏之
  國朝顧炎武金石文字記并漢碑無不名八分而以楷為正書正恐仍蹈歐陽之失其說亦明白可據也乾隆四十五年十月恭校上
  總纂官【臣】紀昀【臣】陸錫熊【臣】孫士毅
  總校官【臣】陸費墀


  欽定四庫全書
  分隸偶存卷上
  翰林院編修萬經撰
  作書法
  一生筆純毫為心軟而復健 二生紙新出箧笥滑潤易書即受其墨若久露風日枯燥難用 三生硯用則貯水畢則乾之司馬云硯石不可浸潤 四生水義在新汲不可久停停不堪用 五生墨隨要旋研凌利墨光為上研多則泥鈍也 六生手適携執勞腕則無凖 七生神凝神静思不可煩躁 八生目寢息適寤光朗分明 九生景天氣清朗人心舒悦乃可言書也【唐李陽冰翰林禁經九生法】
  筆要取崇山絶仭中兎毛八九月收之其筆頭長一寸管長五寸鋒齊腰強者其硯取煎涸新石潤澀相兼浮津耀墨者其墨取廬山之松烟代郡之鹿膠十年以上強如石者為之紙取東陽魚卵虚柔滑凈者【晉衛夫人筆陣圖】
  筆字一寸蹲七釐提五釐畫一分以是為率清勁遞減三釐初學提活蹲輕則肉圓老成提緊蹲重則肉䟐【如萬歲枯藤䟐也季海筆在畫中力出字外用此也】紙強弱有分筆力臨時斟酌之水太漬則肉散太燥則肉枯乾研墨則濕點筆濕研墨則乾點筆墨太濃則肉滯太淡則肉薄麤則多累積則不匀 磨墨之法重按輕推遠行近折 硯池寛面細每夕一洗則水墨調匀血肉得所端石惟取細潤停水歙石惟取縝澀發墨兼之斯為寶矣 凡磨墨不得用硯池水令墨滯筆沍須以水滴汲新水臨時斟酌之 凡書不得自磨墨令手顫筋骨木強是大忌也 初學須用佳紙令後不怯須用惡筆令後不擇筆【元陳繹曾翰林要訣】
  古人晨起必濃磨墨汁滿硯池以供一日之用用不盡則棄去來早再作故硯池必大而深真草篆隷皆用濃墨至行草過筆處雖如絲髪其墨亦濃【宋趙希鵠論用墨】
  夫欲書者先研乾墨凝神静思預想字形大小偃仰平直振動令筋脈相連意在筆前然後作字【晉王羲之題筆陣圖後】
  書者散也欲書先散懷抱任情恣性然後書之若迫於事雖中山兎毫不能佳也夫書先默坐静思隨意所適言不出口氣不盈息沉密神彩如對至尊則無不善矣【後漢蔡邕筆論】
  夫欲書之時當收視反聽絶慮凝神心正氣和則契於元妙心神不正字則欹斜志氣不和書必顛覆其道同魯廟之器虚則欹滿則覆中則正正者沖和之謂也 大抵腕䜿則鋒正鋒正則四面勢全次實指指實則筋力均平次虚掌掌虚則運用便易【唐太宗筆法訣】
  第一執筆法 擫擫大指骨上節下端用力欲直如提千鈞 捺捺食指著中節旁【此上二指主力】 鈎鈎中指著指尖鈎筆令向下 揭揭名指著指外爪肉際揭筆令向上 抵名指揭筆中指抵住 拒中指鈎筆名指拒定【此上二指主轉運】 導小指引名指過右 送小指送名指過左【此上二指主來往】
  右名撥鐙法撥者筆管著中指名指尖圓活易轉動也鐙即馬鐙筆管直則虎口開如馬鐙也足踏馬鐙淺則易出入手執筆管淺則易轉動也
  第二血法 蹲七分三折管直心圓 駐七分力到水聚 提三分大指下節骨竦水下 捺九分力滿過十分疾過 搶各有分數圓蹲直搶偏蹲倒搶出鋒空搶 䘐三分三揺筆殺力
  字生於墨墨生於水水者字之血也筆尖受水一點已枯矣水墨皆藏於副毫之内蹲之則水下駐之則水聚提之則水皆入紙矣捺以匀之搶以殺之補之䘐以圓之過貴乎疾如飛鳥驚蛇力到自然不可少凝滯仍不得重改【按前第四條蹲提捺即此意 陳繹曾翰林要訣】
  凡執管須識淺【去紙淺】深【去紙深】長【筆頭長以去紙深也】短【筆頭短以去紙淺也】真書之管其長不過四寸有奇須以三寸居於指掌之上只留一寸一二分著紙盖去紙遠則浮泛虚薄去紙近則揾鋒【是好處】勢重若中品書把筆畧起大書更起草訣云須執管去紙三寸一分當明字之大小為淺深也
  執管之法須置管於大指中節之前不得當節以得其運動須要居於動静之際【書法所云招大指者大約當以筆在指端運動適意則騰躍頓挫生意出焉若當節則掌如握樞每每不得自由轉動必碍凡迴旋處多成稜角筆死矣安望字之生動乎】畧畧以食指實其中指兼助為力指自然實【世俗多以單指苞之單鈎則肘臂著紙力不足而無神氣便有拘局而不放浪的意自必以雙指苞管盖撮中指而斂食指以助之者也雖云要齊又不必十分牽之使齊亦要有自在意思方得正所謂雙苞而實指者夫雙苞則堅堅則掣打勁利齊指則實實則筋力均平】又有名指拒前三指所執之管更以小指拒前名指【雖用大中食三指著力亦須五指共執】令掌心虚如握卵【拳指塞掌便能絶其力勢拳須虚則運用便易轉側圓順】把腕來平平挺起凡下筆點畫波撆屈曲須皆盡一身之力而送之【古人貴懸腕者以可盡力耳大小字皆用此法若以掌貼桌上則指便黏著于紙終無氣力輕重便當失凖盖腕能挺起則覺其䜿䜿則鋒必正鋒正則四面勢全也】執之雖䜿又不可令其太緊使我轉運不得自由【大凡執緊必滯今既居大指節前微緊而側向於前矣又須執之使寛急得宜不可一味緊執盖執之愈緊則愈滯于用故耳】大要執之雖緊運之須活不可以指運筆當以腕運筆故執之在手手不主運運之在腕腕不主執執雖期於重稳用必在於輕便然而輕則須沉便則須澀其道以藏鋒為主若不澀則險勁之氣無由而生至于太輕不沉則成浮滑浮滑則俗【明徐渭論執管法按此實本之唐韓方明授筆要訣】
  執筆之法謂之執使者執謂執筆使謂運用故孫過庭有執使轉用之法姜堯章云執謂淺深長短使謂縱横牽掣轉謂鈎環盤紆用謂點畫向背【明張紳論執筆法】
  夫書肇於自然自然既立隂陽生焉隂陽既生形勢出矣藏頭護尾力在字中下筆用力肌膚之麗故曰勢來不可止勢去不可遏惟筆軟則奇怪生焉 凡落筆結字上皆覆下下以承上使其形勢遞相映帶無使勢背 轉筆宜左右回顧無使節目孤露 藏鋒點畫出入之迹欲左先右至回左亦爾 藏頭圓筆屬紙令筆心常在點畫中行 護尾畫點勢盡用力收之 疾勢出於啄之中又在䜿筆緊趯之内掠筆在於䟎鋒峻趯用之 澀勢在於緊駃戰行之法 横鱗䜿勒之規【蔡邕九勢】
  若書弱紙用強筆若書強紙用弱筆強弱不等則蹉跌不入 凡書貴乎沉静令意在筆前字居心後未作之始結思成矣仍下筆不欲急故須遲何也筆是將軍故須遲重心欲急不宜遲何也心是箭鋒箭不欲遲遲則中物不入 每書欲十遲五急十曲五直十藏五出十起五伏方可謂書若直筆急牽裹此暫視似書久味無力仍須用筆著墨不過三分不得深浸毫弱無力墨用松節同研久久不動彌佳矣【王羲之筆論】
  先識此字書則得之素與相忌必難描摹臨書最有功以其可得精神也字形在紙筆法在手筆意在心筆筆生意分間布白小心布置大膽落筆【翰林粹言】
  捉筆在手便須運意不可妄落一筆一筆纔落便想第二筆合作如何下【同上】
  欲作署書先想一字體裁得所然後拈筆落中筆時即作全體想落左筆意在右落右筆意在左上下同之【明趙宦光論書】
  法成之後字體各有管束一字管兩字兩字管三字如此管一行一行管兩行兩行管三行如此管一紙凡此皆學書者所當知也【唐張敬元論書】
  初學先大書不得從小善筆力者多骨不善筆力者多肉多骨微肉者謂之筋書多肉微骨者謂之墨豬多力豐筋者聖無力無筋者病【衛夫人筆陣圖】
  用筆當如印印泥如錐畫沙使其藏鋒書乃沉著當其用鋒常欲透過紙背【唐褚遂良論書】
  書必有神氣骨肉血五者闕一不為成書也【宋蘇軾論書】字要骨格肉須裹筋筋須藏肉秀潤乃生布置稳不俗險不怪老不枯潤不肥變態貴形不貴苦苦生怒怒生怪貴形不貴作作入畫畫入俗皆字病也【宋米芾論書】
  學書有二一曰筆法二曰字形筆法弗精雖善猶惡字形弗妙雖熟猶生學者能解此始可以語書也已【趙孟頫論書】
  心能轉腕手能轉筆書字便如人意古人工書無他異但能用筆耳【宋黄庭堅論書】
  張長史謂大字促令小小字展令大董内直論大字貴結密不結密則嫩散而無精神偏旁宜字字相照應一字之美皆偏旁凑成分拆看時各自成一美始為大字之盡善者矣小字貴開濶字内間架宜明整開濶一如大字體段諸美皆具也【明王賓叙字】
  凡書要拙多於巧近世少年作字如新婦粧梳百種點綴終無烈婦態也【黄庭堅論書】
  學書須要胷中有道義又廣之以聖哲之學書乃可貴若其靈府無程政使筆墨不減元常逸少只是俗人耳余嘗言士大夫處世可以百為惟不可俗俗便不可醫也【同上】
  字畫小技耳然而不精研則心與法不相入何由通微不積習則手與心不相應何由造妙師法須高骨力須重巳識其源雖師心而暗合強摹其迹雖肖貌而實乖【明婁堅論字畫】
  一時而書有乖有合合則流媚乖則凋踈略言其由各有其五神怡務閒一合也感惠狥知二合也時和氣潤三合也紙墨相發四合也偶然欲書五合也心遽體留一乖也意違勢屈二乖也風燥日炎三乖也紙墨不稱四乖也情怠手闌五乖也乖合之際優劣互差得時不如得器得器不如得志若五乖同萃思遏手蒙五合交臻神融筆暢【唐孫過庭書譜】
  作分隸書法
  後漢蔡琰述石室神授筆勢 臣父造八分時神授筆法曰書有二法一曰疾二曰得疾二法書妙盡矣
  晉衛夫人筆陣圖 凶險可畏如八分
  晉王羲之題筆陣圖後 八分更有一波謂之隼尾波即鍾公泰山銘及魏文帝受禪碑中已有此體夫書先須引八分章草入隸字【即全真書】中發人意氣若直取俗字則不能先發予少學衛夫人將謂大能及渡江北游名山見李斯曹喜等書又之許下見鍾繇梁鵠書又之洛下見蔡邕石經三體書又於從兄洽處見張昶華岳碑始知學衛夫人書徒費年月耳遂改本師仍於衆碑學習焉
  唐張懷瓘六體書論 八分者點畫發動體骨雄異作威投戟騰氣揚波貴逸尚奇探靈索妙可謂蔡邕為祖張昶皇象為子鍾繇索靖為孫
  張懷瓘評書藥石論 含識之物皆欲骨肉相稱神貌洒然若筋骨不任其脂肉在馬為駑胎在人為肉疾在書為墨豬推其病狀未即已也非醫不能為之惟題署及八分則肥密可也
  元吾衍三十五舉 隸書人謂宜匾殊不知妙在不匾挑拔平硬如折刀頭方是漢隸書體括云方勁古拙斬釘截鐵備矣隸法頗深具其大略
  元劉有定論書 篆直分側直筆圓側筆方用法有異而執筆初無異也其所以異者不過遣筆用鋒之差變耳盖用筆直下則鋒常在中欲側筆則微倒其鋒而書體自然方矣古人學書皆用直筆王次仲等造八分始側法也
  明豐道生學書法 學書須先楷法作字必先大字八歲即學大字以顔為法十餘歲乃習中楷以歐為法中楷既熟然後歛為小楷以鍾王為法楷書既成乃縱為行書行書既成乃縱為草書學草書者先習章草知偏旁來歷然後變化為草聖凡行草必先小而後大欲其專法二王不可遽放也學篆者亦必由楷書正鋒既熟則易為力學八分者先學篆篆既熟方學八分乃有古意 童子至廿四廿五歲當學八分其法先大而後小當法唐明皇泰山碑銘【書本不古可法初學故録之】北海相景君碑洪都石經堂邑令費鳳碑隂論分隸
  唐張懷瓘十體書斷 八分者秦羽人上谷王次仲所作也贊曰僊客遺範靈姿秀出奮斫揚波金相玉質龍騰虎踞兮勢非一交戟横戈兮氣雄逸楷之為妙兮備華實
  宋范成大論書 漢人作隸雖不為工拙然皆有筆勢腕力其法嚴於後世真行之書精彩意度粲然可以想見筆墨畦徑也
  元郝經論書 漢之隸法蔡中郎不可得而見矣存者惟魏太傅繇繇沉鷙威重人也故其書勁利方重如畫劔累鼎斬絶深險又變而為楷後世亦不可及
  宋黄伯思論書 篆法之壞肇李監草法之弊肇張長史八分之俗肇韓擇木此諸人書非不工也而闕古人之淵源教俗士之升木於書家為患最深夫篆之方稳草之顛放八分之纎麗學便可至而天【一作大】勢失矣彼觀鐘彞文識漢世之碑王索遺跡寧不少損乎此可為知者道
  論隸分楷所繇起
  許慎說文序云秦書八體大篆小篆刻符虫書摹印署書殳書隸書漢書藝文志云漢書六體古文奇字篆書隸書繆書虫書後漢儒林傳云古文篆隸三體是漢以前並無楷與八分之名也晉衛恒四體書勢乃云隸書者篆之捷上谷王次仲始作楷法楷法始見於此是即指隸為楷後魏江式書表云蔡邕採李斯曹喜之法為古今雜形詔於太學立石碑刋載五經題書楷法多是邕書又不别云作隸而後世所傳蔡邕石經俱是隸字非即指隸為楷乎八分則始見於蔡文姬石室書勢唐元度唐人十體書論亦云王次仲始作八分楷法謂有楷法也是又指八分為楷盖楷者法也式也模也禮儒行云今世行之後世以為楷次仲分隸可以為後世楷式故或以名隸或以名分非如今世别有楷一種也至後則直以楷名隸然隸之與今楷書實屬同原余嘗謂李斯小篆如所傳嶧山碑整齊莊重筆畫調匀與今楷固自迥絶程邈減省為隸圖為便捷約畧如今楷書而無波偃挑剔等勢吾衍謂若漢欵識字是也觀淳化法帖中載邈數十字雖出王著臨摹然太宗雅志摉羅所傳邈書必係歷代内府留貽非著以意為之者自古推邈為隸書之祖並不言其作楷而止存此數十字足見楷與隸原無分别也至漢始有波偃挑剔今所傳石刻班班可見然如北海景君衡方魯峻張遷武榮等碑微作挑法而方板遲重猶存古意韓勑孔宙孔彪孔褒曹全等則姿媚横逸巨細長短惟意所適直開今楷書法門矣流傳既久漸失其本自魏及晉鍾王以降專務姿媚以悦人妍巧萬狀見者無不愛于是楷法興而所謂古隸者乃若自成一體矣間有作碑刻者猶循其舊作隸而時無真書楷書之名仍總名之曰隸而已【衛恒云始作楷法原指隸言趙明誠云東魏大覺寺碑韓毅自題為隸書盖今楷書也】至唐則直以隸為楷而别以八分為隸貞觀元年詔五品以上子弟隸館習書【出唐書百官志】唐五體書古文大篆小篆八分隸書【出唐六典】張懷瓘十體書斷古文大篆籀文小篆八分隸書【懷瓘六體書論云隸書者字皆真正曰真書】行書章草飛白草書唐元度十體書古文大篆八分小篆飛白倒薤散隸懸針鳥書垂露俱分八分與隸為二是皆以隸為楷而以八分為古隸也懷瓘又云八分小篆之捷隸亦八分之捷漢陳遵善隸書與人尺牘皆以為寶爾後元常逸少各造其極夫許昌二碑相傳為元常書乃是隸體餘所傳宣示賀捷力命諸表皆楷書逸少則并無隸體一字可見而云各造其極非隸即楷之明驗乎宋周越鄭昂八體俱同懷瓘而去籀文章草范度則約以篆八分真行草五體而云其體雖五其流惟三篆則統科斗玉筯垂露薤葉大小之屬隸則統乎羲獻鍾庾歐虞顔柳真草之輩八分則酌乎篆隸之間是宋亦以隸名楷也觀夢英篆千文袁正巳以楷注其下而自題為隸書可證已要而論之唐以前隸楷合為一唐以後隸【即今楷書】與八分【即古隸書】分為二宋亦因之故趙明誠有歐陽公誤以八分為隸之譏也余謂凡後漢魏晉間碑不妨仍其名為隸而唐以後之碑斷宜名為八分而不得仍名為隸近顧寧人金石文字記并漢碑無不名為八分而以楷為正書以别之正恐仍蹈歐陽公之失耳
  論漢唐分隸同異
  八分之說不一割隸八分取二分割篆二分取八分此世傳蔡琰之語也然不見琰本傳及他記載恐不足據王愔云王次仲始以古文方廣少波勢以隸字作楷法字方八分言有楷模張懷瓘駁之曰若驗方廣則篆籀有之變古為方不知其謂郭忠恕云書有八體蔡邕以隸作八分體盖八體之後又生此法謂之八分更屬牽強張懷瓘云楷隸初制大範幾同盖其歲深漸若八字分散又名八分而忠恕亦有皆似八字勢有偃波之說余謂此為近是至八分二字秦漢言書法者俱未之及亦惟世傳蔡琰述石室神授筆勢有云臣父造八分時神授筆法八分始見於此繼此晉成公綏【武帝泰始時人】隸書體云八分璽法殊好異制劉劭【成帝咸康時人】飛白書勢云鳥魚龍蛇龜獸仙人蛟脚偃波楷隸八分而衛夫人筆陣圖則云凶險可畏如八分王逸少題筆陣圖後亦云八分更有一波謂之隼尾波又云先須引八分章草入隸字【此即指楷】中發人意思又云或如散隸或近八分或横畫似八分而發如篆籀自後言八分者紛紛而卒未有以隸碑為八分者盖其時隸初變而為楷未曾以楷書别之故總名之為隸至唐則歐虞褚薛書特盛於是名楷書為隸書古隸為八分且以八分為五體之一而隸與八分截然分而為二矣於是目漢碑者則仍曰漢隸目唐碑者則仍曰八分又似漢唐邈不相襲矣其實漢隸即唐八分唐八分即漢隸初無二也今觀唐所傳明皇泰山孝經與梁【昇卿】史【惟則】蔡【有隣】韓【擇木】諸石刻何嘗去漢碑逕庭乎特漢多拙樸唐則日趨光潤漢多錯雜唐則專取整齊漢多簡便如真書唐則偏增筆畫為變體神情氣韵之間迥不相同耳至其面貌體格固優孟衣冠也乃後人妄生議論必欲分而為二宣和書譜謂唐變方廣作波勢夫唐何嘗不方廣漢何嘗無波勢耶郭忠恕謂蔡邕以隸作八分體是以隸在八分先矣乃又云小篆散而八分生八分破而隸書出是又以隸在八分後豈不自相矛盾乎洪适則謂東漢時分隸已兼有之今漢碑具在試問何碑為隸何碑為分适將何從措詞也吾衍字源七辨則分秦隸八分漢隸為三且云秦隸八分乃未有挑法之隸夫秦隸無可見何從而知且既云皆未有挑法何從别其為秦隸為八分至以石經及漢人諸碑為漢隸是己又云與秦隸同名其實則異又謂之八分支離遷就毫無定見矣陶宗儀謂建初中以隸為楷本一書而二名鍾王變體楷隸始别是已乃譏隋唐以降古法盡廢指八分為隸者之非夫指八分為隸猶從其本言之耳何可非乎【歐陽公集古録只漢碑皆目為漢隸】又云漢有隸分唐有分楷不知何所見而逞此臆說也
  漢魏碑考
  前代金石遺文每足補史家之闕昔人歐陽公趙明誠洪景伯楊用修都元敬趙子函王元美辨之詳矣未有論及書法者余頗嗜分隸以少所涉歷摉羅狹陋祗就時時觀覽者稍為評隲示之同好或有取焉其但經目覩而不為我有概不及云
  漢北海相景君碑【并隂】 順帝漢安二年八月
  碑今在濟寧州儒學余所存漢碑始於此額題篆漢故益州太守北海相景君銘十二字分二行文十七行行三十二字中有孔在第八字下孔處三行各廢兩字第一明府及亂曰俱另起字體頗長䜿筆微近今柳葉篆不盡作鈎趯隸釋本文闕二十七字余本又闕三十二字然頗有丈義可讀趙子函謂殘闕不成文何耶獨額曰銘辭曰誄弇州譏其未妥良是
  碑隂凡三列第三列姓名下又云行三年服者凡八十七人末兩行四言詞十八句叙立碑意字視碑丈差小更遒勁有致 碑文□梟□字即鴟字觀下文低佪低字作可見隸釋作鴞非又孝子憉字字書無宜參鼎字隸釋謂借作拂取輔拂【弼】義字書亦無俱應補入 漢碑多有孔文字記論之甚詳不復贅漢置孔廟卒史孔龢碑 桓帝永興元年六月
  碑今在孔廟無額文十八行行四十字第八行制曰高出一字下空數字書司徒公河南十二字第九行雒陽宮下空數字書司空公蜀郡十二字文俱與上不屬劉太乙云因有空故勒於此是也楊用修都元敬録全文而俱遺此豈未見搨本耶考史元嘉三年五月改元永興文兩書元嘉三年三月一書永興元年六月實一年事也字特雄偉如冠裳佩玉令人起敬近鄭簠每喜臨之
  漢韓勑造孔廟禮器碑【并隂】 桓帝永壽二年
  碑今在孔廟無額文十三行行三十六字第八行皇字高出一字隸辨作第三行誤末記韓君名字下接率錢姓氏八人文有云復顔氏并官氏邑中繇發以尊孔心繇與徭同繇發連讀隸辨以發屬下句亦非字趯處極豐而筆畫頗細與卒史迥殊子函謂其無二宜太乙之譏之也 隸釋云碑隂一六十有二人今俱全
  漢郎中鄭固碑    桓帝延熹元年
  碑今在濟寧州儒學額題篆漢故郎中鄭君之碑八字分二行中有孔文十五行行二十九字碑已中斷今所存上截十九字闕下截十字太乙謂上截十八字誤筆法堅勁遒緊惜剥蝕已甚此碑諸家不見有隂太乙誤以北海景君碑移之於此惜不及致書令弟嘯雲一正之也
  漢泰山都尉孔宙碑  桓帝延熹七年
  碑今在孔廟額題篆有漢泰山都尉孔君之碑十字文十四行行二十八字首行題云有漢泰山都尉孔君之銘隸釋云凡漢碑有額者首行即入詞無額者或題其前已篆其上復標其端惟此碑爾字較諸碑特巨規矩整齊一筆不苟而姿態却自横溢有卒史之雄健而去其板重化韓勅之方幅而有其清真實超前絶後第一手也厥後曹全孔靇俱從此脱胎耳碑隂全無之漢衛尉卿衡方碑   靈帝建寧元年九月
  碑今在汶上縣額題八分漢故衛尉卿衡府君之碑十字分二行字凸起額下有孔文二十三行行三十六字字巨如孔宙而筆畫麤硬轉掉重濁則石理太粗刻手不工之故耳細玩之其遒勁靈秀之致固在也至修階貢名等字䜿皆連上他碑所無㿖鴈㾾癀俱從疒亦無謂
  漢執金吾丞武榮碑
  碑今在濟寧州儒學額題八分漢故執金吾丞武君之碑十字分二行凸起字極秀逸可愛文十行行三十一字漶漫殊甚隸釋已闕十九字今本又闕八十字故文義多不可讀字亦拘迫不甚工遜額遠甚 文不載年月中有云遭孝桓憂悲疾隕當在建寧之初故列于此
  漢史晨饗孔廟前後兩碑 靈帝建寧二年
  碑今俱在孔廟無額前碑文十七行行三十六字兩尚書及朝廷並别起時副言云云在尚書下隔三字昔在仲尼又别起 後碑十四行行三十五字時長史及史君饗後史君念孔瀆又勅瀆井假夫子冢五處皆别起自史君饗後至末字較前差巨盖補垣通溝立市種梓置守吏乃次第舉行非一時事故前後不同然皆一人手也兩碑字修飭緊密矩度森然如程不識之師步伍整齊凜不可犯其品格當在卒史韓勑之右
  漢淳于長夏承碑   靈帝建寧三年
  此碑據都元敬所得雙鈎舊本已闕四十五字則真本不傳久矣余所收文字頗全勤約作勤紹其為重刻無疑但不知即元敬所疑後人偽作者耶抑并非此本而為嘉靖時重刻漳川書院者耶文十三行行三十字每字週圍約寸七八分雖傳刻失真然氣體雄偉不落佻巧家數其轉灣處作住筆另起如也先已之類實剙見也
  漢博陵太守孔彪碑  靈帝建寧四年
  碑今在曲阜縣額題篆漢故博陵太守孔府君碑十字分二行文十八行行四十五字格式稀踈字特小秀潤清逸楚楚可愛且純以楷法運用微作波磔所謂劔拔弩張者一切無之矣余閲孔宙及宙子褒并此三碑俱精妙殊絶意當時崇重闕里子姓非能手不輕下筆即竹垞亦謂絶類曹全筆法信然彪名字今尚可見歐公先今六百餘年乃云磨滅不可得或後人因糢糊太甚略加修治耳
  漢李翕析里橋郙閣頌  靈帝建寧五年
  碑今在漢中畧陽縣據隸釋云李君治武都橋道前後三處磨崖此析里橋郙閣頌隸額别有數行刻書撰人及石師姓名余所存無額及後數行止存文十九行行二十七字太守及頌與詩别起自第九行上截衡官椽衡字斜缺至末或二三四五六字不等洪本原闕四十二字今更闕一十字矣字樣彷彿夏承而險怪特甚相其下筆麤鈍酷似村學堂五六歲小兒描硃所作而仔細把玩一種古樸不求討好之致自在行間盖磨崖則書刻俱倍難於上石耳丙戌官都門從孫樹峯前輩借觀乃宛平北海孫氏藏本同年劉太乙以為不足法余謂茅茨土階固不若雕墻峻宇之奪目久矣
  漢司隸校尉魯峻碑  靈帝熹平二年
  碑今在濟寧州儒學額題八分漢故司隸校尉忠惠父魯君碑十二字額下有孔文十七行行三十二字字體方整匀净凡勒筆磔筆趯筆挑起處極豐肥開元諸家似傚其體
  漢聞喜長韓仁碑  靈帝熹平四年
  碑今在滎陽縣額題篆漢循吏故聞喜長韓仁銘十字太乙云碑止載當時下書䜿石原文不贅一詞甚為古雅以世知之者少故備錄之但以余本相較更多數字豈太乙偶未細檢邪字體肥重絶類魯峻但微匾耳漢豫州從事尹宙碑  靈帝熹平六年
  碑今在鄢陵縣碑首有孔居中其右横篆從銘二字文十四行行二十七字太乙云以近出故完好方整渾穆信漢碑之尤者余按額從銘二字無解文中有州辟從事語意二字上尚有二字或四字叙其官位今斷蝕耳且從銘字與孔平上止餘寸許不應寸許下便鑿如許孔也
  漢白石神君碑    靈帝光和二年
  碑今在元氏縣額題篆白石神君碑五字凸起文十四行行三十五字隸釋以其字不類漢人疑為重刻但碑末有燕元璽三年題名元璽去光和百七十餘年中間未必重刻若元璽以後人又必不肯并題名字摹之也余統閲前後諸碑如此類頗多不必苛求耳 碑末列石師王明與郙閣頌同即後世載刋石姓氏例也何太乙云不曉石師所謂耶
  漢郃陽令曹全碑【并隂】 靈帝中平二年
  碑今在郃陽縣萬中掘地得之無額文十九行行四十五字書法秀美飛動不束縛不馳驟洵神品也且出土不久用筆起止鋒鋩纎毫畢露虚心諦觀漸漬久之一切癡肥方板之病自可盡去矣何患字學之不日進哉文叙次詳贍清朗可誦較諸碑亦為傑出太乙以夷齊史魚等語不倫譏之過矣碑隂字差小亦可愛每一繙閲實不厭字眼之重複也惜此本末一行為装潢家失去 竹垞康熙庚戌跋此碑美其完好謂漢碑之存於今者莫或過焉後二年從京師購之碑已中斷完好者且漶漫矣今又去竹垞時甲子一週宜漶漫之日甚也
  漢蕩隂令張遷碑【并隂】 靈帝中平三年
  碑今在東平州儒學額題篆漢故穀城長蕩隂令張君表頌十二字分二行文十三行行四十二字碑亦出近代故歐趙洪俱不載余玩其字頗佳惜摹手不工全無筆法隂尤不堪亭林以賓傍加歹為無理南原据鄭康成曾子問注駁之不知奠而後辭于殯原不必改作賓先儒多言之者不足以折亭林也暨分既且更屬難解宜亭林疑為好事者模刻遂訛謬至此至并訾其書法不佳愚不謂然 南原隸辨未見碑隂余本有之凡三列第一列十九人第二列同第三列三人共四十一人末行正書付禮二字不解
  漢孔褒碑
  碑今在孔廟額題八分漢故口【缺一字】州從事孔君之碑十字殘闕特甚約廿行每行約三十字其中有字者廿四行餘四五行無一字首云君諱褒字文禮孔子廿世之孫泰山都尉之元子及繼德前葉清和純懿二十餘字尚可讀後俱不能成文矣今拾其筆畫稍清者五十餘字存之無年月可考 此碑不特歐趙洪諸家所無近日亭林南原摉羅頗廣而俱未之及余得之行笥中并不知何自來也雖糢糊已甚然實僅有之物可不寶諸
  魏公卿上尊號碑    獻帝延康元年
  碑今在許州額題篆魏公卿將軍上尊號奏九字碑式云文二十二行行四十九字先王及高陵兩武王三陛下皆平闕自陛下即位後十行刻於碑隂兩陛下亦平闕隸釋謂自造于華裔之後石理皴剥字迹晻昧今世所傳多是前一段爾合之碑式所云知以刻于碑隂故前後明滅不同也余所存即前段較隸釋原文已闕三分之一後段更不可得矣
  魏受禪碑       文帝黄初元年
  碑亦在許州額題篆魏受禪表四字文二十二行行四十八字先皇及陛下五皇帝皆平闕余本較隸釋原文約闕八十字
  魏封孔羨碑      文帝黄初元年
  碑今在孔廟額題篆魯孔子廟之碑六字文二十三行行四十二字制詔皇上聖皇及煌煌大魏皆别起曹丕四碑大饗余未之見隸釋謂繁昌兩碑自是一家良是乃獨盛誇此碑而以為四碑之冠未必然也魏勸進受禪兩碑匪特大小體式毫髪不爽而氣味蒼古絶無低昂自出一手無疑特受禪筆鋒差瘦耳右軍云之許下觀梁鵠鍾繇書顔平原以受禪為鍾今雖未能定為誰氏要知非鍾梁不能矣孔羨碑畫肥重而䜿作意鈎處尤無收拾如乃可哉等字殊不耐看直開史惟則粗俗一派與前二碑迥别即果如後題陳思王詞梁鵠書亦鵠書最下者太乙乃云勸進蒼勁而受禪方整與孔羨碑酷肖其為兩人無疑吾不知何所見也
  從來論八分者俱分漢唐余以為八分自漢止矣孔褒曹全乃東漢末年全碑秀潤挺拔固自獨步且出自近年鋒鍜俱存尤為可愛褒碑已極糢糊余祗存其百十字而秀逸之至實不減曹其時去黄初不過二十餘年今黄初三碑具在氣味體格判若兩途究而論之固不獨孔羨碑也即勸進受禪亦何嘗非唐人先聲乎此固其時與運為之也否則宜官繇鵠輩林立一時追蹤往哲詎遂不能耶故愚謂魏適以開唐斷不可以繼漢洪景伯之隸釋婁彦發之字源雖末收魏晉一二家而止以漢石非無見也


  分隸偶存卷上
<史部,目錄類,金石之屬,分隸偶存>
  欽定四庫全書
  分隸偶存卷下
  翰林院編修萬經撰
  古今分隸人姓氏
  秦程邈字元岑下邽人始為衙縣獄吏得罪始皇幽繫雲陽獄中覃思十年益大小篆方圓而為隸書三千字奏之始皇善之用為御史用其字以為隸人佐書故曰隸書【唐張懷瓘書斷】 程君首創隸則規範焕于丹青十等中上上品【李嗣真書後品】
  王次仲上谷人少有異志年及弱冠變蒼頡舊文為今隸書秦始皇時官務繁多以次仲文簡便于事奇而召之三徵不至始皇怒其不恭令檻車送之於道上化為大鳥出在車外翻然而去落一翮于斯山故其峯巒有大翮小翮之名矣【酈道元水經注 張懷瓘曰王愔云次仲建初中以隸草作楷法蕭子良云靈帝時王次仲飾隸為八分二家俱言後漢而兩帝不同或云後漢亦冇王次仲為上谷太守非上谷人 陶宗儀曰次仲與程邈同時增廣隸書為八分或云東漢末人又云有二王次仲皆非也】 王次仲以楷字法局促遂引而伸之為八字之分故號八分【釋適之金壺記】 上中十三人王次仲正隸及八分【韋續九品書人論】
  後漢曹喜字仲則扶風平陵人章帝建初中為秘書郎篆隸之工收名天下【書斷】 曹喜書如經論道人言不可絶【袁昂書評】
  賈魴和帝時人撰滂熹篇以蒼頡為上篇訓纂為中篇滂熹為下篇所謂三倉也皆用隸書寫之隸法由兹遂廣【書斷】
  張昶字文舒伯英季弟為黄門侍郎尤善章草書類伯英時人謂之亞聖極工八分又善隸【書斷】 妙品八分九人張昶【同上】 文舒聲劣於兄時云亞聖允為上之中【庾肩吾書品】 中上品七人張昶【書後品】 上中十三人張昶八分及草【韋續九品書人論】 華嶽廟祠堂碑文漢張昶造自書之元帝又刋其二十餘字二書有重名傳於海内【水經注】
  蔡邕字伯喈陳留圉人少博學建寧中拜郎中校書東觀遷議郎熹平四年奏求正定六經文字靈帝許之邕乃自書冊【一作丹】于碑使工鐫刻立于太學門外碑始立觀視及摹寫者車乘日千餘輛填塞街陌初平元年拜左郎將封高鄉侯著篆勢【後漢書本傳】 熹平四年邕與五官中郎將堂谿典【字子度潁川人為西鄂長】光禄大夫楊賜【字伯獻震之孫宏農華隂人】諫議大夫馬日磾【字翁叔融之族子】議郎張訓【字子儁濟隂定陶人】韓說【字叔儒會稽山隂人】太史令單颺【字武宣山陽湖陸人】等正定六經文字【同上】 蔡文姬曰臣父造八分時神授筆法註云邕初入嵩山學書於石室中得素書八角垂芒寫史籀李斯用筆勢誦讀三年遂通其理常居一室不寐恍然一客厥狀甚異授以九勢【蔡邕石室神授筆勢】 邕善篆隸採曹喜真定宣父碑文猶傳于世篆者師焉【羊欣採能書人名】 邕書骨氣洞達爽爽如有神力【梁武書評】 神品八分一人蔡邕出世獨立誰敢比肩【書斷】 上中品七人蔡邕蔡公諸體惟有范巨卿碑風華艷麗古今冠絶【書後品 經按范巨卿碑魏明帝青龍三年任城縣長薛君鄉人翟循等所立中郎已殁於漢獻帝初平三年嗣真謂為邕書謬甚至其藻鑑之不精洪适已譏之矣】伯喈三體八分二篆棨戟彎弧星流電轉纎踰植
  髮峻極層巘【竇臮述書賦】 上上十九人蔡邕隸篆八分【韋續九品書人論】
  趙䧕 劉宏 張文 蘇陵 傅楨 左立 孫表史稱蔡邕自書丹使工鐫刻今所存諸經字體各不同雖邕能分善隸兼備篆體但文字之多恐非一人可辦史云邕與堂谿典等正定諸經别有趙䧕劉宏張文蘇陵傅楨【東觀餘論云石經有一板公羊其末云臣趙䧕議郎臣劉宏郎中臣張文臣蘇陵臣傅楨】左立孫表【東觀餘論云論語之末題曰詔書與博士臣左立郎中臣孫表】數人竊意其間必有同時揮毫者【洪适隸釋】
  仇子長【靈帝時人】析里橋郙閣頌建寧五年仇子長書名紼【天下碑隸】
  師宜官南陽人靈帝好書徵天下工書者於鴻都門至數百人八分稱宜官為最大則一字徑丈小乃方寸千言甚矜其能性嗜酒或時空至酒家書其壁以售之觀者雲集酤者多售則鏟去之後為袁術將鉅鹿耿球碑術所立是宜官書【書斷】 師宜官書如鵬翔未息翩翩自逝【梁武書評】 師宜官鴻都為最能大能小允為上之中【庾肩吾書品】 妙品八分九人師宜官【書斷】
  梁鵠字孟皇安定烏氏人以善八分知名舉孝亷為郎靈帝重之亦在鴻都門下遷幽州刺史【書斷】 師宜官每書輒削而焚其柎梁鵠乃益為板而飲之酒候其醉而竊其柎梁卒以書至選部尚書鵠奔劉表魏武帝破荆州募求鵠署軍假司馬在秘書以勤書自効武帝懸著帳中及以釘壁玩之以為勝宜官令宫殿題署多是鵠書【衛恒四體書勢】 鵠法師宜官師善小字梁善大字【金壺記】 梁鵠書如太祖忘寢觀之喪目【袁昂古今書評】 孟皇功盡筆勢字入帳中允為上之下【肩吾書品】上中品七人梁鵠梁氏石書雅勁于韋蔡【書後品】 妙品八分九人梁鵠【書斷】 上上十九人梁鵠八分【韋續九品書人論】
  毛宏字大雅河南武陽人服膺梁鵠研精八分亦成一家法獻帝時為郎中教于秘書【書斷】 毛宏鵠弟子今秘書八分皆傳宏法【羊欣採能書人名】 能品八分三人毛宏【書斷】
  左伯字子邑【一作邕】東萊人特工八分與毛宏等列亦擅名漢末又甚能作紙漢興用紙代簡和帝時蔡倫工為之子邑尤得其妙【蕭子良集】 漢末左子邑小與淳鵠不同然亦有名【四體書勢】 子邑分鑣梁邯允為中之中【肩吾書品】 能品八分三人左伯【書斷】
  魏鍾繇字元常潁川長社人也封定陵侯遷太傅諡成侯【魏志本傳】 繇書有三體一曰銘石之書【正書】最妙者也二曰章程書【八分】傳秘書教小學者也三曰行押書【行書】相問者也三法皆世人所善【羊欣採能書人名】 繇同胡昭學書三十年未嘗窺戶與子會論曰吾精思學書三十年若與人居畫地廣數步卧畫被穿過表每見萬類皆畫象之【金壺記】 鍾繇見蔡邕筆法于韋誕坐中苦求不與搥胸嘔血太祖以五靈丹救之誕死繇盜發其冢遂得之【虞喜志林】 鍾繇書如雲鵠游天羣鴻戲海行間茂密實亦難過【梁武書評】 鍾天然第一工夫次之妙盡許昌之碑窮極鄴下之牘允為上之上【肩吾書品】元常正隸如郊廟俎豆斯在又比寒澗開豁秋山
  嵯峨超然逸品【書後品】 妙品八分九人鍾繇太傅雖習曹蔡隸法藝過于師青出于藍獨探神妙八分則有魏受禪碑稱此為最也【書斷】
  鍾會字士季繇少子少敏慧夙成及壯有才數技藝景元三年為征西將軍【魏志本傳】 會書有父風稍備筋骨兼美行草尤工隸書【書斷】 鍾會書有十二種意外奇妙【梁武書評】 士季之範元常猶子敬之禀逸少而工拙兼效真草兼成允上之下【肩吾書品】 上中品七人鍾會【書後品】 觀士季之軌轍審鍾家之超越將望古而偕能與象賢而蹈拙如後生之可畏實氣盖乎前哲【述書賦】 上下十三人鍾會八分【九品論】
  邯鄲淳字子叔潁川人善蒼雅蟲篆許氏字指初平時從三輔客荆州太祖甚敬異之黄初初以淳為博士給事中【魏志王粲傳註】 淳八體悉工師于曹喜尤精古文大篆八分隸書自杜林衛密【當作宏】以來古文冺絶由淳復著【書斷】 淳以書教諸皇子又建三字石經于漢碑之西其文蔚焕三體復宣較之說文篆隸大同而古字小異【江式論書表】 陳留邯鄲淳為魏臨淄侯文學得次仲法名為鵠後【羊欣採能書人名】 邯鄲淳書應規入矩方圓乃成【袁昂書評】 妙品八分九人邯鄲淳【書斷】
  韋誕字仲將京兆人建安中拜郎中稍遷侍中中書監以光禄大夫遜位邯鄲淳衛覬及誕並善書有名【文章叙録】 誕師邯鄲淳太和中誕為武都太守以能書留補侍中魏氏寶器銘題皆誕書云【四體書勢】 誕諸書並善尤精題署明帝時凌雲臺初成令誕題榜高下異好宜就加點正因致危懼頭鬢皆白既下戒子孫無為大字楷法【書斷】 韋誕書如龍威虎振劍拔弩張【梁武書評】 仲將不妄染墨必須張筆而左紙允為上之下【肩吾書品】 上中品七人韋誕【書後品】 妙品八分九人韋誕【書斷】 魏之仲將奮藻獨步或迸泉湧溢或錯玉班布蹟遺情忘契入神悟然而負才藝履危懼膏明自煎鬢髪改素生非其代痛惜不遇【述書賦】
  吳皇象字休明廣陵江都人幼工書時有張子並【超】陳梁甫能書甫恨逋【一作瘦】並恨峻象斟酌其間甚得其妙中國善書者不能及也與嚴武棊曹不興畫等謂之八絶云【吳志趙達傳註】 皇象書如歌聲繞梁琴人捨徽【袁昂書評】 休明斟酌二家聨駕八絶允為上之下【肩吾書品】上中品七人吳皇象【書後品】 妙品八分九人吳皇
  象【書斷】 吳則廣陵休明樸質古情難以窮真非可學成似龍蠖蟄啓伸蟠復行【述書賦】 上上十九人吳皇象八分【九品論】 皇象書吳大帝碑在江寧府雖本漢隸然探奇振古有三代純樸氣羊欣稱象善草書張懷瓘惟稱象小篆入能獨不言象為隸字疑此碑近出前人未見【董逌廣川書跋】
  蜀漢諸葛亮字孔明琅邪陽都人漢司隸校尉諸葛豐後也先主即位策亮為丞相建興元年封武鄉侯諡忠武【蜀志本傳】 先主嘗作三鼎皆孔明篆隸八分書極工妙【周越古今法書苑】
  張飛字翼德涿郡人章武元年遷車騎將軍領司隸校尉封西鄉侯諡曰桓【蜀志本傳】 涪陵有張飛刁斗銘其文字甚工飛所書也張士環詩云人間刁斗見銀鈎【楊慎丹鉛總録】 飛不獨有八分書刁斗銘又有流江縣紀功題名云漢將軍飛率精卒萬人大破賊首張鴿于八濛立馬勒銘【陳繼儒太平清話】
  晉索靖字幼安燉煌人也為始平内史加散騎常侍遷後將軍贈司空進封安樂亭侯諡曰莊【晉書本傳】 靖張伯英之娣孫善章草書出于韋誕峻險過之又善八分韋鍾之亞毋邱興碑是其遺蹟也【書斷】 索靖書如飄風忽舉鷙鳥乍飛【梁武書評】 幼安歛蔓舅氏抗名衛令允為上之下【肩吾書品】 上中品七人索靖索有月儀三章觀其趣况大為遒竦無愧珪璋特達猶夫聶政相如千載凜凜為不亡矣又毌邱興碑云是索書比蔡石經無相假借【書後品】 妙品八分九人索靖【書斷】
  陳暢滎陽人晉秘書令史善八分晉宫觀城門皆暢書也【羊欣採能書人名】
  王洽字敬和導諸子中最知名歷官至吳郡内史徵拜中書令苦讓不受【晉書本傳】 王洽衆書通善尤能隸行從兄羲之云弟書遂不減吾【羊欣採能書人名】 王洽並通諸法允為中之下【肩吾書品】 變古制今惟右軍領軍不爾至今猶法鍾張【王僧䖍論書】 上下品十二人王洽體裁用筆全似逸少虛薄不倫右軍藻鑒豈當虛發蓋欲假其名譽耳楷之中下豈所謂允僉望哉【書後品】上下十三人晉王洽八分隸及篆【九品論】
  王羲之字逸少司徒導之從子也善隸書為古今之冠為右軍將軍會稽内史卒贈金紫光禄大夫【晉書本傳】羲之善草隸八分飛白章行備精諸體自成一家之法千變萬化得之神功【王羲之别傳】 逸少見諸家筆論遂作筆陣圖及筆勢論【金壺記】 晉成帝時祀北郊更祀版工人削之羲之筆入木三分【筆勢傳】 王羲之書字勢雄逸如龍跳天門虎卧鳳閣故歷代寶之永以為訓【梁武書評】 王右軍書如謝家子弟縱復不端自奕奕有一種風氣【袁昂書評】 若探妙測深盡形得勢烟華落紙將動風彩帶字欲飛疑神化之所為非人世之所學惟張有道【芝】鍾元常王右軍其人也張工夫第一天然次之鍾天然第一工夫次之王工夫不及張天然過之天然不及鍾工夫過之羊欣云貴越羣品古今莫二兼撮衆法備成一家若孔門以書三子入室矣允為上之上【肩吾書品】 逸品四人王羲之【書後品】妙品八分九人王羲之【書斷】 荆山之下玉石參差或價賤同于瓦礫或價貴重于連城其八分即二王之石也【張懷□書議】
  王獻之字子敬羲之第七子工草隸七八歲時學書羲之從後掣其筆不得歎曰此兒後當復有大名尋除建威將軍吳興太守徵拜中書令贈侍中特進光禄大夫諡曰憲【晉書本傳】 二王鍾變行隸及藁體為八體書【墨藪】 王獻之書絶衆超羣無人可擬如河朔少年皆悉充悦舉止沓拖而不可耐【梁武書評】 子敬泥箒最驗天骨兼以掣筆復識人工一字不遺兩葉傳妙允為上之中【肩吾書品】 逸品四人王獻之【書後品】 能品八分三人王獻之【書斷】
  劉瓌之字元寶沛國人御史中丞義成伯【述書賦注】 太元中孝武帝改治宫室及諸廟門並欲使王獻之隸草書題榜獻之固辭乃使瓌之以八分書之後又以韋昶大篆改八分焉【書斷】 元寶剛直兩王之次骨正力全軌範宏麗【述賦】
  宋陸綜武帝時人宋武帝受禪壇記永康元年【當作永初】陸綜分書【鄭樵金石畧】
  梁邵陵王綸字世調武帝第六子也少聰隸博學善屬文尤工尺牘【南史梁武諸王傳】 陶宏景碑招隱寺刹下銘皆蕭綸八分書【金石畧】 世調則氣吞元常若置度内方之惠達【蕭特】旨趣猶昩擅時譽而徒高考遺踪而罕逮【述書賦】
  陶宏景字通明丹陽秣陵人也幼有異操年四五歲恒以荻為筆畫灰中學書及長讀書萬餘卷善琴棋工草隸齊永明十年辭禄止句曲山自號華陽隱居人問書札即以隱居代名梁武早與之游即位後書問不絶大事諮詢時人謂為山中宰相贈大中大夫諡貞白先生【南史本傳】 景書師鍾王采其氣骨時稱與蕭子雲阮研等各得右軍一體其真書勁利歐虞往往不如隸行入能【書斷】 陶隱居書如吳興小兒形狀雖未成長而骨體甚峭快【梁武書評】 陶隱居仙才翰采拔於山谷允為中之下【肩吾書評】 中中品十二人陶宏景隱居頴脱得書之筋髓如麗景霜空鷹隼初擊【書後品】通明高爽緊密自然擺闔宋文峻削阮研載窺逸
  軌不讓真仙猶龍髯鶴頸奮舉雲天【述書賦】
  後魏江式字法安少專家學篆體尤工洛京宫殿諸門板題皆式書也延昌中表請撰集古今文字四十卷大體依許氏說文為本上篆下隸正光中兼著作郎贈巴州刺史【北史本傳】
  劉芳字伯支彭城叢亭里人博聞強記兼覽蒼雅漢世造三字石經於太學學者文字不正多往質焉時號劉石經官至太常卿撰急就篇續註音義証三卷贈徐州刺史諡文貞侯【北史本傳】
  北齊張景仁濟北人工草隸選補内書生與魏郡姚元標潁川韓毅同郡袁買奴滎陽李超等齊名後主愛之呼為博士除中書監贈侍中司空公景仁為兒時詣國學摹石經許子華遇之執手曰張郎風骨非但官爵遷達乃與天子同筆硯後如所言【北史本傳】
  姚淑【孝昭時人】北齊崇因寺碑皇建二年姚淑八分書【金石畧】王思誠【後主時人】北齊蒙山碑天統五年王思誠八分書【金石畧】
  周趙文深【本作文淵避唐諱也】字德本南陽宛人少學楷隸年十一獻書魏帝雅有鍾王之則筆勢可觀當時碑牓惟文深冀儁而已周文帝以隸書紕繆命與黎季明沈遐等依說文及字林刋定六體成萬餘言及王褒入關貴游翕然並學褒書文深亦改習褒書然竟無成至於碑牓王褒亦品推先之宫殿樓閣皆其迹也【北史本傳】 後周天和二年脩西嶽碑趙文淵隸書當南北分爭之時即此文章字畫足以見其景象【盛時泰玄牘記】
  隋梁恭之開府中兵參軍盛工篆隸【孝子郭巨墓碑文】 老子廟碑開皇三年薛道衡撰梁恭之八分【金石録】
  唐元宗諱隆基睿宗第三子也性英斷多藝善八分書【舊唐書本紀】 元宗善八分書將命相先以御筆書其姓名置案上【李德裕次柳氏舊聞】 開元應乾神武聰明風骨巨麗碑版嶒嶸思如泉而吐鳳筆為海而吞鯨諸子多藝天寶之際迹且師于翰林嗟源淺而波細【述書賦】上上十九人至道大聖大明孝皇帝八分【九品論】 能品六十六人唐元宗【續書斷】
  殷仲容陳郡人聞禮子則天深愛其才官至申州刺史【舊唐書本傳】 殷侍御仲容善篆隸題署尤精【書斷】 中書令馬周碑許敬宗撰殷仲容八分書今在醴泉縣殘闕【顧炎武金石文字記】
  薛純陁秘書省正字筆力有餘點畫不失尚多隸體氣象奇偉猶有古人體【廣川書跋】 貞觀十九年二月贈比干太師詔并祭文薛純陁八分書今重刻在衛輝府【金石文字記】
  喬師望高祖女盧江公主下嫁師望為同州刺史【唐書諸公主列傳】 唐西峯秦皇觀基浮屠銘上元二年華州刺史喬師望撰并八分書【金石文字記】
  陸曾【彦遠從孫彦遠柬之之子】楷隸行草分篆飛白臨諸家帖無不逼真【陶宗儀書史會要】
  陳遺玉潁川人涇州刺史【唐書宰相世系表】 唐國子司業于立政碑調露元年陳遺玉八分書【金石録】
  孫師範【高宗時人】唐孔宣尼碑乾封二年崔行功撰孫師範八分書【金石録】
  張遂隆【高宗時人】唐戎州刺史董寶亮碑咸亨四年李儼撰張遂隆八分書【金石録】
  吳知禮【高宗時人】唐無量夀佛碑永淳元年張昌齡撰吳知禮八分書【金石録】
  徐碩【高宗時人】唐太平觀主王遠知碑徐碩隸書【金石畧】盧藏用字子潛幽州范陽人能屬文舉進士不得調與兄徵明偕隱終南少室二山長安中召授左拾遺歷尚書右丞藏用工草隸大小篆八分士貴其多能【唐書本傳】 藏用書幼尚孫草晚師逸少八分有規矩之法【書斷】 八分書一人盧藏用書露潤花妍烟凝脩竹【足總續書評】 能品六十六人盧藏用【續書斷】
  李膺福曹州宛句人懷州刺史敦實子先天中歷左散騎常侍弘文館學士【舊唐書本傳】 周大雲寺碑李膺福撰并八分書筆法精妙【金石録】
  李敬趙郡人蘇州刺史應子【唐書宰相世系表】 唐介休令張君清德碑永昌元年李愿撰李敬八分書【金石録】
  杜行均【武后時人】偽周王仁恭祭嶽頌長夀二年嚴後撰序邢靈均頌杜行均八分書【金石録】
  孫希弼【武后時人】偽周晉州長安韋公碑長安三年楊烱撰孫希弼八分書【金石録】
  吳守劼【武后時人】偽周司刑寺佛蹟碑長安三年後碑范元悊撰吳守劼八分書【金石録】
  韓景陽【武后時人】偽周東鎮沂山塲碑長安四年房晉撰韓景陽八分書【金石録】
  劉昇徐州彭城人景雲中授右武衛騎曹參軍開元中累遷中書舍人太子右庶子昇能文善草隸【唐書本傳】唐華嶽精享昭應碑開元八年華隂主簿咸廙撰殿中侍御史劉昇八分書【金石文字記】
  徐嶠之字惟嶽會稽人【浩之父】純孝積學狄梁公魏齊公姚梁公交辟之嘗面誚張易之而佐佑五王迎立中宗歷趙湖洺州刺史正書行書遒媚有楷法【續書斷】唐永豐陂堰頌開元七年徐嶠之撰并八分書【金石録】妙品十六人徐嶠之【續書斷】
  韋同京兆杜陵人洪州都督【唐書宰相世系表】 唐沙州司馬楊榮碑神龍二年元伯儀撰韋同八分書【金石録】
  李涉【中宗時人】唐杭州龍興寺碑景龍四年盧季珣撰李涉八分書【金石録】
  郭謙光【中宗時人】唐崔敬嗣碑景龍二年胡皓撰郭謙光書其字畫筆法不減韓蔡李史四家而名獨不著【集古録】
  平授【燕國薊人】常州刺史平貞眘少子八分之妙獨擅當時【張燕公集】
  殷子陽【睿宗時人】唐大雲寺石燈臺頌景雲二年景初陽撰殷子陽八分書【金石録】
  權瓌【睿宗時人】唐楊乾緒碑先天元年褚琇撰權瓌八分書【金石録】
  王崇敬【睿宗時人】唐同州河瀆紀瑞頌先天元年崔禹錫撰王崇敬八分書【金石録】
  馮敦直【睿宗時人】唐馮本碑先天元年閻朝隱撰馮敦直


国学迷 辽西诗钞 养自然斋诗钞 道林诗草 余裕轩遗稿 娱我园诗草 藤荫轩娱我园诗草 石孙遗稿 刘澹庵诗存 刘澹庵诗文集 抱山楼集 九疑仙馆诗钞(九疑傅馆诗草) 九疑仙馆诗钞(九疑傅馆诗草) 存吾春室逸稿 存吾春室逸稿 径北草堂诗文存稿 守闲斋诗钞 芙蓉亭诗钞 紫樱仙馆诗词草仅存 酝香楼集 翼藩集 薇松馆集 澡雪山房文集 扫雪斋诗草 杏村文稿 万里游草 使东诗录 游艺斋杂著 剪红阁诗草 北戍草一卷附龙江纪事一卷 北戍草二卷附同治庚午津案始末一卷 知不足轩删存 知不足轩诗草 桐花书屋初稿 吉雨山房文集四卷诗集五卷北山樵唱一卷 清华馆诗稿(清华馆诗钞) 季红花馆偶吟 小苹花渔榭遗诗 津门征迹诗 津门征献诗 铜井山房诗类稿 铜井山房诗稿 朵云楼诗稿 一偶小草 补疏山馆诗 须学南诗存 浣花绮合集 游梁诗剩 朝珊剩草 红楼诗借 蜀游鸿雪集初刻 何兰舫残稿 苍漪山房诗钞 荷浦诗钞 谪仙堂劫后诗草 闻妙香室遗稿 问花吟馆诗一卷附刻二卷 寄云山馆诗钞十卷词钞二卷 丽情百咏 冷园诗钞 莲勺草堂诗草 三字經 俄羅斯國鑑略 地理志略 亞墨理格洲合省國志略:亞墨理格合眾國志略:上卷 大英國志:[8卷] 帕勒斯聽歷史地理學 支那人之氣質 美理哥合省國志略:[27 卷 約翰福音:新約聖書卷四:新約聖書:官話和合譯本 真神耶穌之論:論世間獨有一真神 官話萃珍 鄞邑土音 天文揭要:[2卷] 格物入門 算法全書 西算啓蒙:福州平話 天文問答:21 回 亞美利加合省國之總律例 微積溯源:[8卷] 重學:[20卷] 代微積拾級:[18卷] 官話萃珍 微積溯源:8卷 賭博明論略講:賭博明論 勸戒鴉片良言 指迷編:勸戒鴉片時方 溺女論:耶穌教要言醒世 牲畜罷工記:官話 省身指掌:[9卷] 省身指掌:[9卷] 全體闡微:[6卷] 全體入門問答:全體功用問答:[10課] 電學:[10卷, 卷首] 活物學 幼學保身要言 戒烟醒世圖:勸戒鴉片煙醒世圖 賀氏療學 西學啓蒙十六種 性學舉隅:上下卷 省身淺說 省身初學 恊和醫學堂徵信錄 輪船布陣:[卷首:附圖] 水師操練:[18卷:卷首:附卷] 營城掲要:[2卷] 醫館略述 同治十一年聖教醫館施醫單 衛身撮問 開礦器法圖說:[10卷:附圖] 自西徂東:5卷 修治道途:自西徂東 城南集 眼科證治 地質學 清吟堂集:九卷 歸愚詩鈔:二十卷 西澗草堂集:四卷, 詩集四卷 四民月令:一卷 汴遊錄:一卷 唱經堂左傳釋:一卷 唱經堂語錄纂:一卷 梅谷文藁:一卷 春秋左氏小疏:文孝先生墓誌銘:一卷 ; 文孝先生墓誌銘 晦菴先生所定古文孝經句解:一卷 懷南草:一卷 叩舷吟:一卷 河嶽英靈集選:一卷 篋中集選:一卷 搜玉集選:一卷 御覽詩集選:一卷 極玄集選:一卷 又玄集選:一卷 容窗集:一卷 療言:一卷 品茶八要:一卷 孝義縣志:20卷 南唐書:十八卷 清宗室敬徵日記稿本 湄君詩集:粲花軒詩稿:2卷 狀元策:歷科廷試狀元策:七卷, 總考一卷 薊旋錄:一卷 千古一朋:一卷 迷仙志:一卷 田園詩:一卷 觀象玩占:太乙玉鑑風雨全書:五〇卷 ; 附 太乙玉鑑風雨全傳 一卷 洪州百丈山大智禪師語錄:百丈懷海禪師語錄:百丈廣錄:一卷, 廣錄:一卷 筠州黄蘗山斷際禪師傳心法要:黄蘗山斷際禪師傳心法要:黄蘗山斷際禪師宛陵錄:一卷, 宛陵錄:一卷 鎮州臨濟惠照禪師語錄:臨濟惠照禪師語錄:一卷 推背圖 日程草案, v. 1, 2, 4-10, 21-29:清華學堂(校)日程草案, v. 1, 2, 4-10, 21-29 薊旋錄:一卷 論例:2卷 古文:2卷 今文:9卷 全體新論 新增西藥略釋:西藥略釋 教會禱文:六卷 聖經全書:舊約全書:新約全書 張遠兩友相論:兩友相論:[12回 頌主詩歌 童子拓胸歌 童子拓胸歌 醒世良規 徵信錄 聖教鑑畧 庚子教會受難記:2卷 中西聞見錄選編 中外新報 廣東公理會年報:第3期, 第7期 六合叢談 特選撮要每月紀傳 敎會新報:中國敎會新報 no. 1-200 閩省會報 拜日學課 格致彙編 保福山聖教醫館略述十八編:保福山聖教醫館略述:保福山醫館略述十八編:1 卷 畫圖新報 日用指明 新舊約全書:舊約全書:新約全書:官話 西洋中華通書 馀姚孝义劳氏宗谱: 十六卷,首一卷,末一卷:[余姚] 劳氏家谱: [馀姚] 孝义劳氏家谱再续: 十卷:[馀姚] 馀姚乐安劳氏宗谱: 四卷:[浙江余姚] 龙游劳氏宗谱: [龙游] 青塘双溪劳氏宗谱: [龙游] 湛氏族谱: [平江] 汤氏族谱: [丹徒] 夏阳汤氏族谱: [永新] 汤氏宗谱: [江苏] 孟河汤氏族谱实录: 十四卷:[武进] 溪南汤氏宗谱: [武义] 溪南汤氏宗谱: [武义] 溪南汤氏宗谱: [武义] 中山汤氏宗谱: [松阳] 汤氏宗谱: [宜兴] 汤氏族谱: 二卷:[桃源] 益阳汤氏四修家谱: 十七卷,首二卷,末一卷 澬阳汤氏五甲仪公房谱: 十七卷,首一卷:[益阳] 萍西东桥汤氏三修族谱: [萍乡] 高陇汤氏三修族谱: [萍乡] 郊溪汤氏族谱: 不分卷:[萍乡] 汤氏家乘: [崇明] 汤氏家乘: [崇明] 汤氏宗谱: 四卷:[安徽肥东] 汤氏宗谱: 不分卷:[安徽肥东] 阳羡北门桂阳里汤氏家乘 茶坊汤氏重修宗谱: 四卷:[嵊县] 茶坊汤氏重修宗谱: 三卷:[嵊县] 樟门汤氏宗谱: [广丰] 麻山汤氏族谱: 不分卷:[宁乡] 麻山汤氏五修族谱: [宁乡] 三湘汤氏七修族谱: [宁乡] 三湘汤氏八修族谱: [宁乡] 汤氏四修族谱: [宁乡] 汤氏五修族谱: [宁乡] 汤氏续修族谱: 不分卷:[醴陵] 醴西汤坪境汤氏五修族谱: [醴陵] 汤氏六修族谱: [醴陵] 汤氏宗谱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鲁ICP备1906006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