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古今图书集成 | 历史人物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索引 | 字体转换器 | 篆书识别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电子书下载 | 哈佛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部件查字 | 书法字典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字形演变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积斋集 元 程端学

积斋集 元 程端学
  欽定四庫全書     集部五
  提要
  積齋集五卷     别集類四【元】
  【臣】等謹案積齋集五卷元程端學撰端學有春秋三傳辨疑已著録其文集元史本傳不載世亦未見傳本惟文淵閣書目有之今檢勘永樂大典各韻中尚頗散見一二考曹安讕言長語記歐陽元為浙省考官本房得四靈賦一卷詞意高迥覆考官謂非賦體欲黜之元爭之力且曰其人賦塲如此經義必高督掌卷官取其本經則偉然老成筆也及拆卷乃程端學歐陽玄作端學墓誌亦稱至治癸亥浙闈秋試第二塲四靈賦詞氣高迥因得與選則端學以是賦得名必載集中今所存僅陽燧賦一篇而是賦已佚則散亡已多矣謹掇拾殘剩釐為詩一卷文四卷以備元人之一家端學之說春秋勇于信心而輕于疑古頗不免偏執膠固之弊然其人品端謹學術亦醇故其文結搆縝密頗有閎深肅括之風故曹安又記其會試經義策冠塲考官向宰相曰此卷非三十年學問不能成盖根柢既深以理勝而不以詞勝故與雕章繪句者異焉詩尚沿南宋末派觀墓志稱端學泰定初扈蹕上都時虞集為國子司業深相器重而不甚見兩人唱和之作則端學不以是擅長亦可見矣乾隆四十六年九月恭校上
  總纂官【臣】紀昀【臣】陸錫熊【臣】孫士毅
  總 校 官  【臣】 陸 費 墀
  欽定四庫全書
  積齋集卷一      元 程端學 撰賦
  陽燧賦
  惟皇建極兮龍德正中動無不敬兮伊郊祀其益隆犧牲潔粢盛美兮期鬼神之降假聚吾神以求合兮遂冥搜夫精賾惟火雖潔兮猶慊其或汙鑽木擊石兮與焚膏其奚殊仰扶光之赫赫兮曰衆陽之大宗蒼蒼不知其幾千萬仭兮蹇凌風而上羾念無形猶可致兮詎有形而莫假謂明鑑之有類兮允隂陽之所宅俟東方之既明兮拂晶光以相對孰謂霄漢之穹窿兮歘離明之交會其初孔微兮奄觸類而成燎既氣潔而燭明兮豈饌陳之僅照蕭燔柴以求陽靈兮寜舍兹而外取當辟公之助相兮照齋明之心膂至神莫能形容兮名之曰陽燧譬方諸之引明水兮可上池之同類余然後悟造化之妙合兮雖高遠而無間洋洋昭布森列兮孰屋漏而不憚竊又疑夫火爲五行之至妙兮必著物而生輝其起無從兮其戢無歸熹熹融融兮疇夫人之可言不與水同淆兮何前聖之文繁亦庶幾其來享兮廣吾敬之所極噫一物之尚然兮餘類推其可識皇天至公兮信無常而無親曰定命其有道兮齊一心而弗替祭必受福兮斂五福以敷錫銷舊染之汚濁兮煥大明於萬國菽粟如求水火兮上足下豐陽燧之火將與日並照六合兮夫豈囿一用以爲功
  五言古詩
  題隱珠書院
  美玉常在山明珠常在淵兹山名隱珠誰能究其然我聞徑寸寶允在懷抱間寂寂若無迹神光翳幽玄時於酬酢處纍纍見根源有能自洗濯再使光明全明月照萬水在在同一圓長沙富才彦劉家世稱賢珍藏不自售結屋珠山巔講習資麗澤象物古有緣
  感興
  秦阡廢周井木鐸亦不鳴教養兩乖術義路何由興巨室力剏帑貨賄縈厥情窮氓朝夕間長念饑寒并所以各有役躑躅坐待明輕重倘自決利機何由萌
  夀初翁先生
  喬松何亭亭層隂冒岡陵豈無霜與雪保此恒青青體性固應爾種養諒有成兔絲抱柔脆攀緣得深憑頗解借高操仰與歲寒盟松底有流脂能作千年苓茹之填骨髓益我氣與精惠我倘弗秘共翁樂長生
  遊建平東湖題石磴
  春雨曉澄霽暄風媚芳物歡言命雙履聿來憇修竹茂林欝葱芊煙雲時出沒一水下縈紆遠峯聳崪嵂歲莫遠爲客經春倦馳逐豈其得佳趣幽意淡自足暮歸沿春流輕風激商曲
  和笑翁先生種栢苖
  種栢不千歲不與大厦收養此未盈尺君志何悠悠先生啞以笑此語非吾儔憐彼貞秀姿托根澗谷幽青陽不爲春嚴霜不爲秋秋來兩相對此意嘿自侔安得計日月坐待匠石求自侣林君子鎮日以優游
  遊赤山
  雲去天宇寛暄風吹襟裾聊携同心友披榛步郊墟季冬氣候温芳類先敷舒初陽媚青柔寒梅薦芳華歲晏百感集復此散煩紆頹然付一醉萬事皆雲如俛仰有餘樂不道非我居矧兹羣彦聚共此物外娛勤也瀟灑士淡與秋色俱謙也騏驥才燕越一馳驅岳生敦敏姿淳哉眞聖儒所以不辭酒醉舞郎溪途皇天走日月歘若過隙駒
  題陳氏子迎出母卷
  陳子壯有室不識慈母顔問人人不知寤寐成恫瘝一旦告之故轍跡窮人寰逆旅豈天授見母生得還人謂朱揚州情事遥相關禮變處世易處家良獨難世事義是適幹蠱恩義間循恩乖父志從義忍母患所以伋也子勉強棄蒯菅世聞朱陳事能不爲澘澘
  送良能單子遊建平
  孟冬變時候雲黑天地寒單子將有適親賓集郊關執手不能别洟泗如奔湍我謂志士胸九有一視間此别不足惜所惜具慶年嚴父客千里慈母倚門歎處違嚴父候出遠慈母顔出處兩無得遲子趣迎還至孝不在約菽水成欣歡我生早孤獨欲養誰余餐以我養不時知子心靡安我有郎川兄歸計尚盤桓長念父事之庶以追往愆憑子一問訊爲我陳肺肝倘同乃翁車彼此所願言
  贈安當之同年歸高麗
  我家東海西君家東海東總是東海上海濶無由通我如海中雲君如海中龍雲龍以類應萬里終相從君才起賓興我愚亦叨蒙春官俱戰藝論心此時同人間豈無友文會情自隆去年别我去索居正忡忡今年倏來思詩酒聊從容奄忽復遠别離合無定踪還如雲與龍聚散八紘中相期齧氷蘖歲寒以爲功
  贈張御史歸高麗
  皛皛遼海東旁礴萬餘里山高水明麗儲精產瑰偉風俗本淳樸矧復化箕子張侯其巨擘丰姿嫓秋水走馬以朝君邂逅京城裏初覿已傾蓋再見心遂委酒酣忘爾汝我歌君洗耳綢繆未云久辭我歸故里客邊難爲别悵悵成坐起我家東南陬相望去無幾他年歸故山許我航一葦
  雪中與李德箴分韻得時字
  同雲蔽天地驚飈輔寒威奄忽萬籟歇雪花交横飛仰矚未云久庭樹變華姿峨峨江南山晃晃眯所窺千里一渾浩蟾兔生晝輝却思去年日踏雪郎溪湄手携二三友興逸未言歸今我及二子亦復賞此奇心明滯吝融素懷嘿相宜因謌成短章聊用記兹時
  同謝彦實諸友飲江臯醉題
  秋江寫我心秋風吹我衣手携五六友浩飲秋江湄江月正皎皎興逸未言歸歌聲動秋濤白鷺參差飛
  送張得眞歸湖南
  張生清慎士貌古心亦閑落落寒澗松英英秋畹蘭三年遊太學一日當南還俛首前乞言庶以銘肺肝我謂聖與愚只在人已間人孰不問學無爲良獨難耿耿方寸明實爲萬化端尋常醻酢處仁義類魚貫聲色與臭味亂我耳目官神鑑一以昏是非方異觀所以夸奪子早夜徒嚾嚾爵禄有定命智力非所干氷蘗幸自愛願言同歲寒
  劉損齋至建平次其韻
  劉公古豪士抱器當明時博識辨勞薪絶照逾然犀博士滯桐城用與材相違誰云懷印組終然丘壑姿六月即步見洒我以清颸且爲十日遊未用輕語離大巖起東南鸞鳳爭騫飛南湖吞數州去此不町畦山川太白跡風物玄暉詩菰蒲中有人此語今豈非文章出西蜀作者久不支願爲留賦詠大手非公誰出語勿過高隨俗免嘲嗤
  乙丑初至江東精舍山主王豈巖寫示詩盈軸輒次首篇韻爲謝
  蒼壁衛精舍輕霞冠崇搆門逕既威夷竹樹亦森秀前臨秦淮流後倚鍾山岫道講如砥矢學謹不徑竇高堂奉宣尼兩廂來異茂澗溪虔米蘋尊爵嚴奠酎入者既得門而漸見美富主人造士心四教順時候顧我如爰居入耳眩金奏滿百不以聞豈但容其復
  即事呈伯勉
  天清露爽涿夜廊涼月上披衣出草堂忽聽風笛響俄然寸心明迤邐成孤賞
  遊東門分韻得半字
  太儀妙斡運忽忽春逾半頗聞集里彦川原縱奇觀憐我縈世紛淪迹乖勝踐却憶去年日亦得快兹玩嘉客或鼎來杖屨遂魚貫層巒屹巑岏澄湖浩瀰漫孤花媚幽薄晴宇翔飛翰高情切天雲先後畧童冠短章交唱和飛觴迭酬勸詠歸循故蹊頹陽渺沙岸重來已隔歲俾我成感歎人生藐如寄歲月急奔駻役役不自持毫釐異氷炭明發又東騖各在天一畔願言崇令德相期勤旦旦
  七言古詩
  和謝兄用東坡韻咏海棠
  先生宴坐如槁木手種閒花伴幽獨野人遺我西蜀春丰姿洒洒去塵俗一詩未及怪杜陵要畫不成惟鄭谷如何曾植上林花無端肯偎幽人屋曉疑猩血染紈綃晚看粉膩花奴肉山日高懸朝露晞錦帳春酣睡未足可憐錯比玉環嬌玉環那得渠貞淑容柔避日俯長楊身輕怕風倚脩竹眉山老子謝繁華也向籬間一偷目從知身是草木精天涯自憐同出蜀蜀人不記移根時將子翻疑鴻與鵠文彩却與花爭鮮拄杖看花自成曲明朝我欲躡舊蹤打起黄鸝莫相觸
  次李伯圭韻
  大椿千歲爲春秋人在瀛海之一州蟪蛄所知蠻觸爭得即懽忻失即愁羨子天放不受束外視聲利如粒粟南山隱几爽氣佳北窗高枕清風足人間樂意熟此久我今作計未應後已將萬事付蕉鹿須臾夢覺復何有
  題鴈圖
  秋風颯颯吹黄蘆北鴈南飛參差呼原草風吹春復緑南鴈北歸聲肅肅十年馳騖京華塵每逢飛鴈生悲辛歸田却似倦飛翮浮鷗浴鷺相親狎乘興謾爾西江遊已覺一日如三秋誰奪天機作横幅水清沙淺羣鴈宿豈無黄雀謀稻粱獨避寒暑空頡頑雪霜磔翼不改性飛遍江湖節逾勁喚起清夢遶故山髣髴扁舟前浦還
  五言律詩
  出建平西城
  雨後煙雲煖江南草木春看花非故里出郭已愁人日月催元髪乾坤浩客津如何蘇季子裘敝尚風塵
  送李丞知京兆司録
  纔從知己薦【公近以知己薦尉改官】又應辟書行【今知府天章孫待制辟公領是任】廷尉官聨重軍謀職任清華嚴春野秀紫閣晚峯横盡是供吟處歸應新集成
  次蔣菊逕韻
  老逾文力健筆陣掃千人留客囊從罄忘言意轉真花看籬菊日水憶帶湖春鳴鳳行軒翥飄飄不可親
  次粉塲官陳澤雲韻
  江左官懷冷閩關客未還杯傾從白髮窗拓得青山朋友求三益文章見一斑台雲隨渡浙尚漬衣巾間
  次趙子山韻
  幽棲自成趣語默意俱真事業新吟富生涯舊食貧久知莊叟傲不汚庾公塵花竹看君種清隂已蔽人
  次馬伯庸少監韻四首
  帝德昭日月黎氓仰照臨扶光朝赫赫朔吹晚駸駸雨過川原淨雲生山谷深微臣願抒臆志不在腰金鄉國五千里江山幾萬重清宵聞擊柝大道不傳烽南客勞相問家書怕啟封才疎甘野鶴何意附雲龍吟身還倚馬歸夢托啼鵑僻學存書卷新愁附酒船文章誰賈董功業自閎顛白首從來往悠悠度歲年端門開日月高閣近星辰易簡陳前學從容屬近臣春秋差穀旦早晚致時巡比竹歌鳴鳳横編贊畫麟
  和筠軒司徒題英皇御書韻
  鹵簿崇親祀風雲繞帝宸百年開禮樂萬感付臣民牀上琴空在書中墨更新不逢帷幄舊寜識聖恩淳寶笥開遺墨浮雲爲我隂盤銘推盛德筆諫表貞心密有雷霆護明於日月臨史臣求聖製樂舊被新音
  補挽友仁先生
  程朱寥廓後夫子乃今生太極完心體三光借德明奉親須養志錫類必推誠若使天年夀應看集大成
  七言律詩
  賀劉父九十八夀
  身住崆峒已百年七朝冠蓋口能傳隱居謾作愚公計箴儆思齊衛武賢鶴髮奉觴皆弟姪綵衣繞膝半曾玄澆漓不變深淳俗疑是宣平别有天
  和趙山心先生墓所種松竹韻
  松竹栽於一代餘功勤定是過當初當初經理人供役今日封培手自鋤勁節便看凌歲晚柔情已覺補雲疎此心即與山濤似就詔爭如爾隱居
  他日穹林百尺餘只今便是養根初良姿難長在自植惡莽易滋休廢鋤夫子無言能力踐狂生有志愧才疎願推此孝盡常性定得人心返故居
  次王常博韻
  馬蹄欵欵踏平沙宫樹修修留落霞靜照碧波千甲第遠依翠竹幾漁家西山呈秀雨初霽東郭生明月欲華更愛同遊盡才彦太平仍得見隨騧
  和李伯圭韻
  數間茅屋遠囂塵一曲清谿抱竹林碧水輕風春渙渙蒼藤翠靄晚沉沉殊方病久成愁喟高閣鄉遥倦陟臨萬事無言唯一醉世無鍾子莫彈琴
  獨策青藜憇旅塵豈殊倦翼寄風林江湖多病青春莫鄉國無書雙鯉沉越嶲鸎花勞夢寐楚山燕雨蔽窺臨東南西北隔千里一曲離情寄玉琴
  山川路邈客無賴天地春回花滿林野甸鷾鴯雙上下晴川鸂鶒自浮沉思君永夜勞人夢何日高樓把臂臨一醉濁醪忘世慮君謌我和無絃琴
  和皇甫子韻
  霜清碧海色幽幽宫樹風驚聲轉秋迷路阮生空自泣著書虞子謾多愁寄身朔漠黄塵暗極目西山爽氣浮世上功名何日了誰能真伴赤松遊
  九日喜敬叔兄自建平歸
  去年今日醉黄花君在郎川我在家今日兩人逢濁酒我當擊鋏君當歌門間秋老丹楓落天遠雲輕白鴈斜堂上雙親越強健共君不樂復如何
  秋風已放荒籬菊霜月初寒昨夜砧人事蕭條堪獨笑天時荏苒故相侵也知馮子餘長鋏尚愛楊生賤十金晝掩柴門對風雨一尊聊復得吾心
  和史躬父詠雪
  風雪交横萬里吹郊原廓落絶禽飛亂堆銀粟天爲廪徧織紈綃地作機百辟佩環朝玉帝五更閶闔啟瑶扉融成只是人間水際得窮隂偶發輝
  縱傳盈尺是豐年何用經旬沒野堧山失舊容疑改節石塗新粉學誇妍連空遠布魚麗陣滿目輕飛鵠白箋詩與滕神鬭奇巧我慚俚語續諸先
  和躬父對雪
  胍胍飛來不是塵輕輕堆作地中雲一身便踏廣寒殿百卉皆非下界春到處色同猜落鴈隔窗聲似折新筠誰能化作無窮粟活却饑年幾萬人
  次海月元戎歲首喜雪韻呈理齋太守
  元旦迎春喜歲逢瑶華連日雨雲同廣寒宫殿元無夜姑射仙人本御風破竹威聲驚屈節學梅清白故縈樷閉門豈必皆高臥履迹端能得固窮
  和韻
  暮春風物恰初三江水不流如碧潭多病瘦軀猶短褐誰家蕩子已輕衫人間勛業皆魂夢身後聲名等笑談得酒便堪酬美景流觴陳迹不須探
  麗人兩雨挾三三笑祓羅裙俯碧潭紒重不知頻舉手身輕渾欲不勝衫精神洛水聊容與雲雨巫山接笑談此色染人難禊祓柳邊迴首莫深探
  綿綿芳草隨意緑艷艷嬌紅轉眼非林鳩自喚白日靜柳花輕逐春雲飛皂帽管寜誰得似敝裴季子未知歸破琴絶絃亦何益有道不愁知者稀
  楊花
  輕盈飄蕩失因依徧繞郊園及草池却似鵝毛初退氄僅如蠶絮不成絲蹔飛須倚狂風勢高舞寜思落地時吹盡殘紅遊子倦此花猶自費人詩
  和筠軒司徒韻
  心在山林迹在朝爐香散作白雲遥春生渭北空懷舊秋到淮南待返招梵宇千年天闕近行宫五月雪花飄下帷盡日無餘事珠玉時來慰泬寥
  次韻秋山春日感興
  青鬢才郎感興深醉於馬上得新吟一年臘盡人迎節三畫陽生卦轉臨甲第對梅香病骨辛盤分菜雪塵襟大材用晚何嫌老看取槃槃樹百尋
  送縣令
  三年相望隔燕雲逆旅青燈喜蹔親墨綬又分淮甸雨朱衣行照錦城春弦歌教化行君志鞍轡追隨愧我身茹蘖歠氷須自愛男兒事業豈憂貧
  和雨中牡丹
  醉舞霓裳采戰酣汗香隨髻倚朱簷紫瓊桮淺流霞溢黄錦裠低薄露沾相别馬嵬揮粉淚自羞飛燕下珠簾想嫌虢國逞嬌素洗却臙脂對玉奩
  喜黄彦實歸次其韻
  江南文獻屬君家自喜論交得棣華問訊每曾憑越客相思幾度見江花共君今日酒須醉恨我空山蕨未芽人物風流有如此肯將年歲老煙霞
  次蔣菊逕韻
  擬同登陸向東遊憶弟看雲五見秋鄴架幸存書萬卷李洲思種橘千頭羨君入院衆方歎有子持家百不憂交割帶湖鷗好在三年端的爲渠留
  次天台夏見山見贈韻二首
  先生經學繼馮程早歲驅馳已有聲致澤未嘗忘此世行藏端欲守遺經非緣藜藿真堪戀久信熊魚不得并澗底長松君莫歎百年直節保青青
  離鄉恐作橘爲枳較德何殊菌與椿性懶不嫌官况冷才疎還喜士風淳尚慚孔禰忘年友敢說朱陳累世親尊酒詩篇莫相放南湖風物總囘春
  李伯圭過客舍留飲辱詩酒酣次韻
  濁酒林間春日長垂楊屋外碧雲涼郫筒滿眼亦可醉野客樂意未渠央舊友千里夢頭白征衣三歲化塵黄垂弧已有四方志男子隨時爲弛張
  伯圭用韻再賦再次韻
  水會江漢西去長地隣淮甸春猶涼覊棲客情亦堪歎遊歷遠興殊未央濁酒澆膓天地濶晴楊弄日川原黄丈夫多愁豈貧賤斂翮三年思奮張
  屋外土塉難栽蔬門前路細不通車樹雲蒼茫崇山合煙火蕭然樵子居巖靜秋清聞落木溪澄日出見遊魚經年世事豈相絆此日塵襟得暫舒
  次伯圭韻
  驚心歲月悲長路照眼花枝發近林司馬山川倦遊歷爰絲閭里與浮沉故園爲主貧還樂華髪催人老易侵會把驅馳揮汗手便歸振撥舊牀琴
  次伯圭見寄韻
  去歲倉忙買棹還離尊爛醉盡君歡看梅踏雪餘寒在燒燭傳杯向夜闌暫慰飄蓬歸甬水豈知行李得綏安故人佳句先持贈論報慚無雙玉盤
  史躬父諸公有南湖之遊病中不與因見寄題焉
  愛汝春郭樓閣迥更有花鳥爭紛紜花臨漣漪影自照鳥隔葱蒨聲相聞清江見底浴日月碧天無際走風雲抱疴羨子得此樂何當相與窮朝曛
  五言絶句
  題墨梅
  明月照寒潭疎影弄清碧一枝江南春百年不改色
  和孫友仁韻
  明月麗中天幽情與誰賞何人吹玉簫夜靜聞孤響
  六言絶句
  題史信父小梅
  萬竹亂堆蒼玉雙梅冷薦清馥老松高聳孤青野水春生浮緑
  遠嶂浮嵐欲曙幽鳥引雛亭午斜陽隔竹人聲半夜一林風雨
  晨興謾理琴書晚景閒寄翰墨客來對酒高歌興逸凭欄騁目
  小梅物意無窮寓我平生有足從他人事翻輪且對天開横幅
  七言絶句
  和閑閑吳上卿題筠軒齋
  踵門奕奕萬車徒一曲瑶琴一卷書腸胃近來清似洗寄身朝市即林居
  清才如許值明時却把閑身寄托題百事盡收空似鏡牕前破寂一聲雞
  山行還次劉梅泉
  水繞孤村天地寛蕭然秋色老柴關白雲滿谷孤猿嘯黄草連天一鴈還
  霜落天高野月寒高秋爽氣薄林關商歌一曲不知處應是漁樵清夜還
  和題台州方廣寺應詔畫圖
  瀑布聲中隱約聽鐘聲欲出翠嵐凝也知地氣靈如此空現樓臺千萬層
  水激成鐘髣髴聽樓臺暫在眼中凝要圖寶跡歸天子須過危橋踏幾層
  圖裏鐘聲曷可聽架空樓閣不長凝李成再使生今日樓閣何知畫幾層


  欽定四庫全書
  積齋集卷二      元 程端學 撰序
  牟清忠公奏議序
  處踈遠而論機密冒戮辱而觸忌諱此君子所自信而衆人之所深愳也孔子曰見危授命箕子曰我不顧行遯夫君子有道則見無道則隱見危授命不顧行遯不已過乎雖然各適其時而已矣審將然之勢為吾之進退者君子之道也既食其禄則憂其憂於其傾覆之際而惟難之辟豈君子之道哉宋當理宗中年宰相姦邪卿士比黨奄宦嬖妾弄權請托軍疲於戍役民困於徵求天變洊臻而弗悟國步已蹙而弗謀於斯時也尚可以位卑而忘言畏死而避嫌哉朝廷豈無論事之臣或毛舉細故或泛言治體為全身計敢言及其君哉敢言其君不敢議一權勢之臣敢議權勢之臣不敢侵一用事之奄宦敢侵用事奄宦不敢議一嬖倖之宫妾蓋宫妾之訴易於奄宦奄宦之譛甚於權臣權臣中人酷於人君之殺戮得罪於君猶有諫諍之臣得罪於權臣宦妾不旋踵而殱其身此古今之通患况宋之季世哉牟清忠公在嘉熙淳祐間仕猶未顯也其進言於朝人君之心術未嘗不切也宰相之過惡未嘗不論也内而宦官宫妾外而軍民膏肓事無不知知無不言及其密邇禁闥始終弗渝其言光明正大而根據理義卓然奇偉而究極情事言人所不敢言攻人所不敢攻身之弗恤惟國之謀生之弗欲惟義之取人為公愳公處之裕如也孟子曰生我所欲所欲有甚於生者故不為苟得死我所惡所惡有甚於死者故患有所不避若清忠公者可謂自信君子歟然而天下知公之敢言而不知公之所以言知公之敢死而不知公之處其死公之言必欲格君心回天意辨義利正人道公之所履君信其忠人服其誠雖陰險小人不得肆其毒於人望故仲舒見憚於驕主仁傑免禍於女后公亦全軀於斯世詩曰既明且哲以保其身清忠公有焉公諱子才字存叟蜀之陵陽人仕止一揆之道卒以直見沮著論議制誥詩賦雜文多所遺逸僅存奏藁數十篇公之孫浙東帥府都事應復景陽父嘗出以示端學伏而讀之使人流涕太息慨其言之不盡傳也景陽且徵端學為序屢以晚出非分辭而弗獲因書於簡以告夫天下後世之事其君者必取於斯為勝私起懦犯顔納諫之本云至順三年四月朔從仕郎前翰林國史院編修官程端學序
  丁燕詩序
  至順壬申春丁當太守正議公治明之三月率僚佐及郡之秀士蕆事於宣聖之宫虔恭儼恪翼翼若臨既卒事公諗於衆曰祭有胙有餕禮久弗舉懼墜彛典於是致大府之賓客百司庶職暨耆彦之士合燕於學鐘皷既考絃歌既作尊卑秩秩威儀棣棣醉而不亂懽而不譁上下孚洽若陽和被物流膚浹髓士友相慶曰是禮弗講餘廿年矣稽舊圖新惟我公是尸考禮正俗惟我公是維可無詠歌之辭乎什既成乃來請序魯頌泮宫之三章曰魯侯戾止在泮飲酒順彼長道屈此羣醜其四章曰穆穆魯侯敬明其德敬慎威儀維民之則其六章曰濟濟多士克廣德心烝烝皇皇不吳不揚維公之政嚴寛敬簡涵煦摩括未施而先信其諸順道敬德而慎威儀者乎有以為民則矣吾黨之士盍亦克廣德心以迓公之化不但頌其在泮飲酒之美則明之治其庶幾乎是燕也予既間客席不得辭為書於卷首
  周以韶建縣尉廳詩序
  予少時過鄞縣尉廨故址索然徒見荒榛蔓草牛羊牧焉而尉常寓民家朝東暮西迄無定所余嘗曰無尉耳有尉斯有所或嗤余曰官無出民無入談何容易余不敢辨然心未然其言也既余仕於朝一日南歸復過之則巋然有屋巍然有垣愕眙問於隣曰吾尉周公所營也尉始至歎曰官無高卑不肅則慢尉以詰盜而不有其所非所以肅也營之不在我乎然民未予孚不可有為於是求民瘼審獄寃除蠧黜奸發摘盜賊不事鉤距皆使自實一無所旁引士民咸曰有尉如是可無居捨貲就役者若子之趨父命也不踰時落成余聞之曰嗟乎廢興在天興廢在人不其然乎然興廢有二焉曰志曰勢有志無勢不遂有勢無志不為民樂從事勢得為也信而勞民周君志也志與勢相須而成事如反手余所謂有尉斯有所者其不以是也歟於是翰林侍講學士袁公刻石紀績大夫士歌詠其事余亦喜前言之有合也書於卷首
  遊赤山詩序
  有人作之境有天作之境役吾心勞人力積石象山地穴池壑彤庭緹幙金碧照灼嘉木妖葩蟠攣倒植籠養珍禽檻囚異獸與人相廢興者是謂人作之境自然之山自然之水遠瀾近薄可眺可止風氣自清閒雲自生幽鳥清猨時來自鳴與天地相始終者是謂天作之境人作之境富貴者樂之天作之境貧賤者樂之故筵列觴俎崇酒載羞荆豔趙謳左右獻酬飲則絲竹遊則鑾舟者富貴者資以樂其境者也濁酒盈壺釣水採山二三同志提攜以攀狂謡醉舞乘興往還者貧賤者資以樂其境者也大德八年臘月廿日余西行至桐川與友潘伯勉自牧節之同上赤山得佳趣焉於是縱酒賦詩窮搜極討蓋坐見暮色自隔谿來而忘其去余喟然顧謂三子曰此非天作之而吾儕所得以樂者乎咸謀伐榛荆結屋以避風雨憩昬曉焉謀未遂而或者乃疑是謀幾人作者余曉之曰凡物皆天作而地設之必成乎人彼富貴者強其無以為有余特因其有以益其所不可無吾以適意而彼則留意焉其勞逸得失之間達者必有以辨故書其說於赤山詩之首
  括蒼尹仲明玉井樵唱序
  杜少陵獻三賦時正昇平無事至德以後亂離飄泊指潼關而下馬望曲江而行哭憫石濠之老婦歎空谷之佳人走鳳翔竄同谷客錦里涉夔門時移境換觸物哀吟覽者為之墮淚至建炎中陳去非避寇房陵茅屋夜半聞澗水聲追憶少陵詩句自恨平生不得其意而輕讀之事有曠百世而相感者亦係其所遭故耶括蒼尹君和靖之諸孫世躋仕版君獨流落不偶故里家園燼於兵火對信安風雨之榻念奕山燕雀之巢弔會稽之陵紀錢塘之夢慷慨懷古之情沉鬱不平之氣一於歌詩發之然其怨而不誹婉而成章略無時粧俗態使杜子美復生亦當領略其句顧余非知詩者而身之所遭適與君類獨能深知其意而悲之年少貴人未必知也嗟夫余與君俱老矣余老且拙弗諧於時君方北游欲詣闕下獻子美三賦豈終流落不偶者耶然嘗攷之和靖與去非同時居洛一則執經程門立雪不倦一則飲酒吹笛於午橋花影之下人品固不同也京西之變尹弃家而入蜀陳攜孥而來南陳旋參大政碌碌無補尹為德遠汲引復為會之擯却晚入經筵屢疏不合抗節而去經學之驗豈詩學比耶君明經世其家而託興於詩以其猶有意於出也故以先業期之抑昔人譏去非大用後不復作詩不如不大用而賸作好詩之為愈也是又一論君試評之君名某字某云
  朱溪里家傳序
  同郡溪里朱君出其家傳示余曰我祖若父積德累行以至於我之身名不登於仕版甚慙無以顯之子能為我發之乎余伏而讀之見其高祖兄弟之分財弟取耕牛十有三兄得其一他物類是悉弗與較其祖為父訴寃於朝九年不解卒悟上意以得直及其父成童始學晝讀夜思以底於成教子以禮化及宗姻代兄受刑守令憐而見免其母字子一語不欺凡比數端舉足長世勸俗為之三復而歎曰夫人孰不欲顯其親若知顯之之道乎十室之邑必有忠信古今人物衆矣其嘉言善行何可勝紀而史傳所載萬不一二由其子孫不能知祖父之志而不足以道之也有能道之者往往言行不孚於人而人不信故修身者顯其親之道而非爵位之謂也爵位能使人慕於一時不能使人敬於後世修其身者人必曰某也有子若此敬其子及其父矣况爵位有命而修為在我故曰修身者顯其親之道也朱君祖父之行自足以顯而朱君之敦篤有文又足以使人敬而信之他時執史筆觀民風者將有所不遺也朱君奚慙因書其後以還之
  送張大方之任序
  朝廷以關陜江淛諸郡大侵募民納粟補爵而吾鄉紹興學錄張大方得調福清牛田管勾將行辭余曰吾棄儒官而膺是役日與亭戶較錙銖之末此行能無媿乎余曰行也古之煮海以為利非直富國而已也將厚民之生而國依以富也今利歸於公者有經而民被其毒者無已豈非以其法有未盡者哉亭竈之家無賴久矣富者破產以輸公貧者焦勞困悴為溝中瘠其弊未易革也苟得良有司焉彌縫其缺失援墜隕於重溺起痿羸於將絶則亦庶幾云爾程子謂一命之士苟存心愛物於人必有所濟故其闢王氏新法甚嚴而身為條例司官者蓋以新法之害勢未易除吾就其中為民求生道拯一分弊則民受一分之利緩一分徵則民免一分之苦君子之所為其誠懇惻怛有如此者大方亦能以是存其心於人未為無補也若曰吾姑借是以為進身之階媿將在此而非彼之謂矣大方勉乎哉牛田丞前禮部侍郎胡君亦鄉人也道余問訊并以是告之當有感於余言
  送黄心道之任序
  余讀宋史至高宗時給事中黄公龜年劾秦檜奸回事未嘗不斂容加肅也當檜用事忠臣良將惴惴懼不脫虎口獨公劾檜不少貸朝廷不得已至罷其相既而檜復柄用人為公懼公不動色卒隱淪全軀以没非所謂行義達道明哲保身者歟丈夫至此亦足以慰平生不與物俱腐矣其八世孫曰傳孫者從余遊余每以廼祖之彛訓是朂生亦能斤斤雅飭以弗克光前人烈為懼而以儒自業今將教諭臨海前辭且請曰先生何以行傳孫哉語之曰爾知爾祖之烈可敬可慕抑知爾祖積功累行非一日故乎慎乎其細而形乎其大力乎其初而弗替乎其終久而見之劾檜之績録之青史與日月争光借使侈然於平日而有激於一時吾未見動上聽而服衆心履艱險而出危禍也夫官無高卑禄無富貧有志之士弗敢怠者以其為之兆也志定而後險易甘苦弗懈弗渝底於有成故海合百川而成巨浸人集衆善而建大業生之往也不在敬其始乎
  送薛州判歸治所序
  余讀漢循吏傳竊怪班孟堅不置兒寛六臣列第序其居官可紀而已寛為内史勸農業治刑罰理獄訟卑禮下士務得人心收租稅時裁闊狹與民相假貸民聞課殿輸租襁屬不絶課更以最能是六事不謂之循吏不可也彼六臣有能外是者乎無也寛縱不得與龔黄朱邵比豈下王成哉豈孝武事奢侈輕民功故寛在當時不得以循吏稱歟仲傑薛侯之判奉化也余適歸鄞州去鄞八十里而近自南來者舉能言薛侯實政其於農業刑罰獄訟禮士得民視寛無愧遠近上下既咸信之矣今其督輸會府而來鄞也侯驗民遠邇載輸久速掲片紙示約一吏不遣一箠不施輸無後期者畢事先官限課為諸州縣最且常年輸租吏並緣侵漁侯事為之防苗媷髪櫛無留奸焉此又得於親見故人益信之世言古今人不相及觀侯之政果不相及乎哉侯一州佐耳權非内史比也且去漢千五百年時益以難理一開誠布公效已若兹使異日位益隆而志不渝其於所成可量哉今制亦以五事備陟守令凡秩滿公牘上吏部五事無不備者是則偽增如王成不少矣侯政有異等儻見之公牘有司將或不異之矣噫苟為成俗民瘼不瘳宜哉侯將歸治所鄞士為歌詩以餞余亦序其實以俟佗年傳循吏者攷焉
  送張治中回任序
  治中於郡事無所不統然上有監守下有佐署有僚寀律凡當署自下而上則寮寀擬成牘以上判官署治中乃署而又總裁於守若監為治中之職者雖無所可否可也故雖有仁心善政不能遽使旁通遠洽而闒茸迂踈者尤不能一措畫於其間非不剛不柔中正和樂之才不能調護彌縫以和厥政是以能盡厥職者為甚難廣平張侯大卿來為明郡治中下車之初即以賑饑得民心其於郡事一無所苟涵煦摩刮務得其平民蒙其惠而不知其功其余所謂不剛不柔中正和樂之才歟侯工於詩詞又善譯語引類為韻以行於世其治效非特其才之美又其稽古之力也人謂侯能為其所難使他日得一郡專其所設施以為其所易其治效豈止是哉於其受代而去也吾鄉士民惜之咸為歌詩以贈乃相與來請序余先世與侯鄉人也今其交往之密意氣之合雖無所請其能已於言乎况輿人亹亹道其德政之實故摭而書之於卷首
  送王漢卿典史秩滿序
  人之用世不可以無才然才入於規矩為高才入於淫泆為下才曾子謂君子可託六尺孤寄百里命蜀先主稱諸葛孔明十倍曹丕才之入於規矩者也孟子謂盆成括小有才智果謂智瑶以五賢陵人才之入於淫泆者也由是觀之豈才之罪哉其所趨者異也余於宣城王君漢卿愛其才焉久而觀其行事又愛其為有用之才也案牘之職其難尚矣尤難於佐鄞鄞邑密邇元戎大府自令丞至寮寀雞鳴而起既受命於大府又受命於會府送迎期會日不暇給其間牴牾拂撓其所行者不少也漢卿於斯時從容措畫若不經意而衆務畢集豈非以其才哉然其佐邑在法必執非法必辨美事樂為蠧政務去於是上察其能吏畏其明而民懷其惠非有用之才歟於其受代而去也士民德之咸為詩以道其績乃相與來請序余亦喜為書於卷首
  送陳教授之任序
  四明人物甲他郡德行藝能之士文武將相之才繩繩焉代不乏人雖天文地理醫卜之學亦皆精藝超絶可表斯世蓋其山川秀美蜿蜒停蓄不產他材故草木金石之物無所名天下而其清淑獨歸乎人若東埜陳君者蓋陰陽星學之嶄然者也東埜本儒業又傳其術於父而以淑其二子天祐天裕父子三人皆以其學得名皆受知於顯者更相薦引受命為郡教授鄉人不獨愛其術且榮其皆有遇也東埜年踰七十越數千里往教中山人或難其行東埜則曰君命我勿敢擇雖老無寧自逸尚敬往哉大夫士咸壯之争為詩以道之請余序其首余謂天地間理數外無物然儒者惟義是比有弗謂數者理有定而數無常懼其泥乎彼者遺乎此也今東埜之學其於陰陽參伍錯綜吉凶悔吝之數講之詳矣而其言汲汲乎不廢君臣大義其不以數遺其理者也理與數儒者所弗能兼而東埜欲兼之宜其視數千里若跬步雖老而不倦也余欲已於言安得而已乎
  送周教授回任序
  傳謂家難而天下易家親而天下踈蓋父子以恩君臣以義恩難處義易裁也庸詎知師友之難哉師友在恩義之間合踈而為親嚴則離和則慢使之不離不慢畏而愛親而敬豈不難哉此直其自相師者也庸詎知校官之尤難哉校官之於士以勢合者也夫人受一命而為百里之師其年未必長也其學未必充也其行未必脩也其名未必聞也驟然立乎六館之上講道施教以表率乎六館之士六館之士其不愕眙訕侮也者幾希是其尤難者也吉安周君似周之教瑞陽則不然齒尊而望重學多而文優士無賢不肖咸服其教無遠近願受業焉夫教官以勢合士友而心服之必有其道矣三年受代士友惜之咸為歌詩以道其行乃來請序余謂周君教行於其難其所易者從可知矣惜乎年及致仕而不得施於政也國朝之制惟集賢翰林及精力未衰者不在致仕限周君矍鑠如此尚堪一行幸無讓
  送花教授秩滿序
  士之以校官進而受一命之寵者難矣哉律二十五始得仕由鄉校薦之郡郡試其文移憲覆覈率二三年為直學典餼廩之出納又二三年上之行省若大府行省若大府類其名復三四年授一諭若録近者五六年遠者十數年然後領事三年秩滿復如之又十數年然後領事三年秩滿復如之又十數年升正若長正三年始上之都省部又三年始授一命為州教授州教授三年始升之郡郡教授三年始入流為縣主簿士而至於州教授年且致仕矣故得州教授者十三四得郡教授者十二三得縣主簿者十不一二有終身不得者焉夫以奔走雜塵鞅掌焦勞三四十年而所就若此豈非難哉濡須花梅村以教官遞為明郡教授所謂難得者也三年而歸且將致仕梅村家有田園有子服勞奉養自此違雜塵辭鞅掌去其所難就其所易日與鄉隣父老攜酒相過問桑麻消息上八公山訪神仙遺跡平生之樂在是也然朝廷惟兩院為養老尊賢所出常律外若安車蒲輪儼然踵門樂將在彼又非余之謂矣至順三年二月既望序
  送張起潜直學詩卷序
  學以是道進以是道君子也學以是道進不以是道衆人也夫人孰不欲以君子自處而卒以衆人進者豈非拘於其法哉校官之職道弸乎已正臯比以待問者也而由直學為之是以衆人之道進也張君起潜業儒業道儒言領事岱山或疑其行余曰不然委吏乘田孔子雖不以之為進身之階而亦不辭焉者以錢穀之事舉吾分内也使張君益修其業無所不足乎身亦知錢穀為分内事而姑假以是售夫今之法余安能知之於其行也交友咸詩之又相與來請言書此以勉之
  送姜子明平反序
  史稱張釋之為廷尉天下無寃民于定國為廷尉民自以不寃二人者皆不速民於無辜然釋之數争論上前所持者平故其及於民也廣定國居職十八年哀矜審慎故其信於民也深世謂史氏製言有體要焉子明姜君為杭州司獄七年遇疑罪旁諏遠訪必覈其實憲使周善長薦之南曹於是有判官崐山州之命既而調瑞安有慈溪民胡為人殺於財不得其情有司驗治鞫訊誣服具獄上連率大府疑焉聞子明有能名移使治之子明掠去捶楚設方推讞殺者得誣服連引者數十人一時盡釋之人無識不識咸快慊稱頌不絶口士大夫形之詠歌且相與來請叙其事余謂今之刑部尚書猶漢之廷尉也使子明當此任聽之專而任之久將無媿於古今之人人材未嘗借用於異代而能使各得其職顧握黜陟柄者如何耳余於是乎有感書以行之
  送鄞尉周居性序
  括蒼周君居性來尉鄞奉八十之父以行勤於其職而謹於事親嘗過余問所職三年受代而丁父憂貧無以返葬或勸其從佛氏之茶毗君不肯曰余父仕宦至男爵骨肉未寒忍置之灰飛烟滅之地邪既又過余問喪禮至是將奉柩以還來辭余請一言以自朂亦可謂謙謙好問者矣因告之曰余無以他事喻即子所行以為規夫人喜莫喜於禄養悲莫悲於輿櫬而歸一悲喜之間而人子之道在是矣然夫子謂喪與其易寧戚者非徒曰戚焉而已也蓋禮以中而止不得其中則戚猶愈乎易耳本之戚而禮以節夫動容周旋之間使毫釐不忒乃無歉乎送死之道送死之道盡則事親之道盡而事君之道不外是矣子能不憚千里而奉其親又不憚千里而返葬之猶不自足而每訪於余充子之良心而慎乎禮何所往而不為忠與孝也吾子勉乎哉
  送鄭極心序
  廣信鄭極心挾數學來訪余於甬東精舍叩其所以則自河圖衍之以知人之富貴貧賤夀夭灾祥如燭照龜灼小大弗遺見者往往愕眙而去既而徵余言余再三辭焉其請益固告之曰河圖者易之所自出也大衍蓋出河圖中宫天五乘地十之數而為揲蓍之法自揲蓍法行於世而人知趨吉避凶聖人以開物成務易之用可謂大矣後世不是之求而取其旁支小????以支干生尅求人吉凶禍福雖時有中然間以人為而不出自然之理况其取用有淺深識趣有短長其能必有合哉極心之求能本其初而求之兼以見聞之熟比諸家為驗然易雖出河圖奇偶之數而聖人繫之以辭則惟言夫易之理蓋理得則數在其中舉數而遺理君子不取也易之作其於人倫之際君子小人之間扶陽抑陰之意所盡心焉也故可以往可以無往猶豫進退之機命之蓍可也而其君父之大綱善惡之取舍視吾義所在有不假夫蓍者焉夫進其義而死生禍福有不計者君子之心也貳之以數而死生禍福則依違焉豈君子之心哉故曰王臣蹇蹇匪躬之故極心用意於河圖其於易之道亦有窺乎古人之際其亦先其義而後其數乎然則極心不獨演易之數將明易之道不獨明易之道將大易之用人能大易之用而名不彰者未之有也余言豈足為極心重輕哉


<集部,別集類,金至元,積齋集>
  欽定四庫全書
  積齋集卷三      元 程端學 撰序
  送帥府經歷白君詩序
  國朝統四海界諸道間置宣慰使以馭險要東南雄藩又兼都元帥以鎮之淛東轄郡惟七東北際海南接甌閩海外島夷舟帆來賓撫綏得道一方敉寧比他道其責尤重凡膺此任者皆朝廷重臣其參佐僚屬必選才望兼濟之士以充之貴清白侯由省掾史知名執政來領都事事上馭下撫軍治民調和處置咸得其宜元戎有所倚賴守令有所奉承名聞于上暨終更復升經歷務稔事專厥績尤著秩復滿代者弗至衆方幸之適丁母夫人憂將扶喪北歸大夫士謂匪歌詩無以鋪繹萬一或曰當斬然衰絰之中豈侯所樂聞哉曰詩所以詠歌人之得失三百五篇歌頌譏刺非為斯人喜懼也發乎情之不得已為來者勸也侯之澤不可遂冺詩之作其亦人之寓于言者乎于是咸執其母之紼于西門之外而詩之以俟夫觀民風者取焉
  送李晉仲下第南歸序
  昔之舉士選于州今之舉士選于省省領州數十而登名者不當一州之數是一州不一人于是有連數州不舉者焉昔之治一經者惟意是適不必依經立義而宏辭别為一科今也必明奥旨必守儒先成說而所謂經義者又出人意外研賾明微以求聖賢指歸古賦詔誥章表即昔之所謂宏辭者而今也兼之不持片幅悉由記臆士之得與是選者厥惟難哉然才有所長命有所遇其得之又若易然夫士之所尚知義命而安之耳知義命而安之則窮通得失不以動其心宜若易然而實難其人何者進士百取其一歷試諸難而得選于省奔走數千里會試京師又三取其一而二不偶苟非持養于平日不但為科舉學者孰免計較之私哉由是觀之與選者雖難而易得不動心雖易而實難能易其所難者予于晉仲李君見之晉仲靜慎人也家建康教諭上饒舉進士于江淛省浮彭蠡絶大江遡黄河之險經乎魯趙之郊五千里來京師而不得志于有司其儕或戚戚至感泣而晉仲不一變其色且曰吾學未充命未偶耳君子求其在我者自外至者非所論也非養之有素而不但為科舉之學者能若是哉余安得不為晉仲喜也余兄敬叔先得交晉仲為余道晉仲美不絶口今以同年會京師從遊三月聆其言察其中盡得其美之實至是晉仲辭余南歸故余書其得于晉仲者以贈之且志余兄不妄與人云
  送蔣遠靜山長序
  人固有同出于儒而異其設施者未可執此以議彼也昔程不識李廣為邊太守不識正部曲行伍吏治簿書人不得自便廣行無部曲行陣人人自便幕府省文書二人者不相為謀然皆為漢名將儒之設教或範其程規使讀必熟索必精劬勞困苦而後得或誘掖漸摩感發志意使自為力雖各因其才然其成功一也故程伯子和氣冲融而學者自化叔子嚴厲剛方而門人敬憚亦若異道而世之為師者舍二程無以法果可執此議彼哉泰定初江淛行省銓教官議者言百里之師所在當擇建康臺憲在焉尤當得人以副宣明于是執政周謐密訪有望之士以充之其郡有豈巖王君創江東書院請于公得設山長而遠靜蔣君承之韓君及余兄敬叔與是選敬叔首設講為人敦厚謹畏終日危坐與諸生相對必使熟讀精思真知實踐本之晦庵西山教人之意酌以今日取士之法為書一編以行于世守其轍者往往有成韓君則余未識其人蔣君乃余兄之友也四明文獻之家惟蔣氏最遠而克世其家如蔣君者百不一二然蔣君之性疎通曠遠博覽強記為文章而尤長于詩今其往而接余兄之武余恐受業者未安其教也故先為道其質之所近意之所安與其並行而不相悖者俾無間然于其初雖然蔣君升堂進諸生而見摳趨之翼翼考其業而見其華實之班班將如蕭規而曹隨則余不能知之矣
  贈潘氏二子序
  三代興教化行風俗美鄉國閭巷莫不有學其教莫非窮理修己之實是故師友之間相率以從事者莫不以窮理修己為務至于有司選舉亦莫不論德藝以為優劣人之生于其間鄉閭以是教之師友以是率之有司以是選舉之于是時能循循自飭弗荒弗替此衆人之所易者也三代衰學校廢師友所從事者不一技而選士亦無常法然猶能宗三代之學者此君子之所易及者也及世愈弊而有司選士往往取對偶俳優之詞以為工于是師友率以趨時為務遂至于浮靡之風起而實學廢間有一二好古者從事于其實則師友相聚而笑之鄉閭以是致侮有司不以是見擢于此時能傑然特出卓然不惑獨其心欲追古人而從之者蓋君子猶有所難矣孟子謂待文王而興者為凡民無文王而興者豪傑是也大德庚子余來桐川潘氏二子就余問焉余告之曰古之學窮理修己是已今之學俳優是已將焉從二子喟然曰學至于古而後可以為學也自是相與辨詰問難窮其源究其歸絶其外反之于内或以非世之所趨者告之則二子笑而不答嗚呼其亦有傑然特出卓然不惑之意歟今余且歸二子曰先生何以留我哉余嘉其欲行君子之所難也書以贈之二子長曰謙次曰貴和從兄弟也
  贈國學生巴延歸覲序
  古之學者誦詩讀書習禮樂之節射御書數之文然後有以斂束其情薰陶其性以成其材故禮有經禮曲禮至于三百三千必動容周旋無不中是而後可以言禮樂有五聲六律八音必訓習審察使無奪倫而後可以言樂至于射必内正外直進退適宜然後中正鵠御必範其馳驅調其疾徐然後免覆轍雖書數之微亦研覃源委不差毫釐然後有實用而謂之通六藝焉吁何其煩且難哉然養其外有素則在其中者益堅故其成材也易今之學者當六藝盡廢之餘兀坐終日誦四書五經宜若簡且易而造其微者難其人蓋六藝之事少而肄之以至于壯即其事可以明其理故人樂為其學而易為力四書五經聖賢之藴誦而不得其意則其心困以怠怠則終棄之而難為功自然之理也然則今之學者終無成乎亦在乎不已而已夫禮缺樂壞射御書數相繼而廢非一朝一夕矣不可得而學也苟能即四書五經而專之詳其句讀審其訓詁涵泳從容以求其意不已則熟熟則浹洽而樂生焉學而至于樂雖微六藝之具而六藝之本在我矣意既得知既至而行有不得者吾未之信也國學生伯顔從子遊學勇而專困而不怠遊國學三年將歸覲其親乞言于予予嘉其專于學而懼其畏成材之難也書其所以易者以勉之
  送吳友雲序
  甬東道士吳友雲不問生產作業酒一壺詩一篇而已其言曰方外之士以其餐霞茹芝騎麟翳鳳尋奇索怪為人所難為之事乎非也玩物適情樂其自然以養其生斯已矣故凡東南山水之勝未嘗不躡屩擔簦以嬉又以為不足將北遊燕趙之墟觀光上國極臨眺之樂一日來辭曰先生何以朂我哉予應之曰子既自得子之道矣子何朂予行天下久矣蓋倦遊者也方弛擔息肩晦明養拙日從鄉曲父老問桑麻消息教子孫為村學究燕趙之士多予故人有問予者煩以是告之
  送陳子敬序
  武林陳子敬由淛漕掾升閩淛帥掾秩滿當改授且行大夫士樂其志之有成也而詩之來請于余曰先生何以行肅哉因朂之曰夫人之以吏胥進而膺一命之寵難矣哉其始也籍其名于有司率數年始食于上三考始一升又三考得改授其間官長之喜怒庶物之埤益錢穀之虧盈功過毁譽之相尋利害禍福之所倚置身僥倖之地而後能豫蓋有皓首而不遂者焉子敬亦由是進而獨異乎彼者子敬美風姿談論舉止放乎儒字畫吟咏出乎其類信乎僚友而獲乎上未弱冠不家食未強仕即改授所歷無有阻抑摧挫之勞若輕舟遇順風瞬息千里使世皆然由吏胥而仕者亦無難矣然君子處已不敢自易而常難之故能斤斤儆戒飭懼求寡過之地以成光大之業在易所謂安不忘危者余之所望于子敬也然則子敬之仕也孰禦焉余既重其請故不以頌而以規
  送周以韶序
  余教成均時遇鄞人問鄉之賢者得三人焉廉潔下士稱宣慰副使姜公元位安詳治劇稱鄞尹阮君申之明簡集事稱鄞尉周君一夔余雖雅敬三君而未識也次年南還皆得交焉既余官史院三年而歸田姜阮二君猶未代去周君亦辟為淛東帥府掾在鄞往來無間因悉三君之為人而尤愛周君之才蓋古之仕者位大為難小為易今之仕者小為難大為易古人道不行于時則辭尊居卑辭富居貧禄養以求乎其無愧今禄薄而務益繁事細而責益重斯小者難也尉為九品而職詰盗鄞又並海為劇縣私鹺巨姦竊發相繼一不獲即受謫于州若府尉率不終其任自君之來發摘攟摭舉有方畧一無所隱而人服其明連引者一無所問而人受其簡故犯者常少以其餘力創公宇受他委連帥悦而見辟佐府事又以能稱迨終更不一齟齬今其秩當得邑令其效當不止于尉以君之風流儒雅益以道自勵雖為一郡理一藩當無媿古循吏鈎鉅求情豈其心哉余又以能其所難者卜其所易者也


国学迷 德州田氏叢書 〔嘉靖〕通州志六卷 詩經備旨八卷 神奴兒一卷 春秋正辭十一卷 南遊初稿一卷 介庵經說十卷介庵經說補二卷 糧食部報告 孟子正義三十卷附通儒揚州焦君傳 聖敎功效論畧 左州一卷 滄州集一卷 合浦縣一卷 李君虞詩集一卷 文章軌範七卷 端虛勉一居文集三卷 羅浮山志 神農本草經百種錄 孝經鄭註攷證一卷 世界歷史問答一卷 靈素節要淺注十二卷 洛陽迦藍記鉤沈五卷 嘉靖十年湖廣鄉試錄一卷 拜經樓雜鈔一卷 潛廬文集一卷 敬聚齋稿一卷 續墨客揮犀十卷 停驂隨筆一卷 稼軒長短句十二卷 文苑瀟湘八卷 品芳錄六卷 莊子十卷 橫浦語錄 秋影庵遺詩一卷 何大復先生集(大復集)三十八卷附錄一卷 東池茅亭劄記不分卷 文章緣起一卷 瑤臺片玉甲種三卷 監本附音春秋穀梁註疏二十卷 大聖文殊師利菩薩贊佛法身禮一卷 詁幼一卷 蕉雨山房詩集十卷 讀易質疑二十卷 春秋經傳類對賦一卷 說文逸字辨證二卷 顏氏家訓二卷 請觀音經疏一卷 [江西萬載]萬載昌田鍾氏族譜二十一卷首一卷 棊訣一卷 四十張紙牌說一卷 神效眼科録一卷 申端愍公(佳胤)年譜一卷 邵謁詩一卷 黃帝太一八門入式祕訣一卷 憶記四卷 大清搢紳全書不分卷(清光緒十年春、冬) 張子全書十五卷 湖南省農業改進所溆浦推廣實驗區工作報告29年度 詩經集傳八卷 佛說阿彌陀經通贊疏三卷 漫塘诗钞一卷 宋 刘宰 义丰集钞一卷 宋 王阮 东皋诗钞一卷 宋 戴敏 石屏诗钞一卷 宋 戴复古 农歌集钞一卷 宋 戴〓(bing) 秋崖小藁钞一卷 宋 方岳 清隽集钞一卷 宋 郑起 唏发集钞一卷 唏发近藁钞一卷 附天地闲集一卷 宋 谢翱并辑附录 文山诗钞一卷 宋 文天祥 先天集钞一卷 宋 许月卿 白石樵唱钞一卷 宋 林景熙 山民诗钞一卷 宋 真山民 水云诗钞一卷 宋 汪元量 隆吉诗钞一卷 宋 梁栋 潜斋诗钞一卷 宋 何梦桂 参寥诗钞一卷 宋 释道潜 石门诗钞一卷 宋 释惠洪 花蕊诗钞一卷 宋 费氏 子夏易传一卷 周 卜上 孟喜易章句一卷 汉 孟喜 京房易章句一卷 汉 京房 马融易章句一卷 汉 马融 刘表易章句一卷 汉 刘表 宋衷易注一卷 汉 宋衷 董遇易章句一卷 魏 董遇 王肃易注一卷 魏 王肃 陆绩易述一卷 吴 陆绩 九家易集注一卷 □ 阙名 翟子元易义一卷 □ 翟玄 张氏易注一卷 晋 张[王番] 向秀易义一卷 晋 向秀 王[广异]易注一卷 晋 王[广异] 张[王番]易集解一卷 晋 张[王番] 黄颖易注一卷 晋 黄颖 范长生易注一卷 蜀 范长生 刘[王献]乾坤义一卷 南齐 刘[王献] 刘[王献]系辞义疏一卷 南齐 刘[王献] 褚氏易注一卷 梁 褚仲都 注 周氏易注一卷 陈 周弘正 何妥周易讲疏一卷 隋 何妥 侯果易注一卷 □ 侯果 崔憬易探玄一卷 唐 崔憬 薛虞易音注一卷 □ 薛虞 欧阳生尚书章句一卷 汉 欧阳生 顾彪尚书义疏一卷 隋 顾彪 申培鲁诗传一卷 汉 申培 辕固齐诗传一卷 汉 辕固 毛诗马融注一卷 汉 马融 毛诗王肃注一卷 魏 王肃 毛诗王基申郑义一卷 魏 王基 孙毓毛诗异同评一卷 晋 孙毓 周官马融传一卷 汉 马融 周官干宝注一卷 晋 干宝 马融仪礼丧服经传一卷 汉 马融 王肃仪礼丧服注一卷 魏 王肃 射慈丧服变除图一卷 吴 射慈 卢植礼记解诂一卷 汉 卢植 蔡邕月令章句一卷 汉 蔡邕 蔡邕月令问答一卷 汉 蔡邕 阮谌三礼图一卷 汉 阮谌 崔灵恩三礼义宗一卷 梁 崔灵恩 贾逵春秋左氏解诂一卷 汉 贾逵 服虔春秋左氏传解谊一卷 汉 服虔 京相[王番]春秋土地名一卷 晋 京相[王番] 刘炫春秋左氏传述义一卷 隋 刘炫 严彭祖春秋盟会图一卷 汉 严彭祖 縻信春秋谷梁传注一卷 魏 縻信 范宁谷梁传例一卷 晋 范宁 乐资春秋后传一卷 晋 乐资 刘向五经通义一卷 汉 刘向 尔雅古义  尔雅樊光注一卷 汉 樊光  尔雅李巡注一卷 附刘歆注一卷 汉 李巡 汉 刘歆附  尔雅孙炎音注一卷 魏 孙炎  尔雅郭璞音义一卷 晋 郭璞  尔雅郭璞图赞一卷 晋 郭璞  尔雅沈旋集注一卷 梁 沈旋  尔雅施乾音一卷 陈 施乾  尔雅谢峤音一卷 陈 谢峤  尔雅顾野王音一卷 梁 顾野王  尔雅众家注二卷 韦昭辨释名一卷 吴 韦昭 仓颉篇一卷 司马相如凡将篇一卷 汉 司马相如 蔡邕劝学篇一卷 汉 蔡邕 服虔通俗文一卷 汉 服虔 张揖古今字诂一卷 魏 张揖 张揖埤苍一卷 附补遗一卷 魏 张揖 李彤字指一卷 晋 李彤 阮孝绪文字集略一卷 梁 阮孝绪 宋世良字略一卷 北魏 宋世良 杨承庆字统一卷 附补遗一卷 北魏 杨承庆 诸葛颍桂苑珠丛一卷 隋 诸葛颍 陆善经新字林一卷 唐 陆善经 字书一卷 □ 阙名 小学一卷 李登声类一卷 附补遗一卷 魏 李登 李[既(上)木]音谱一卷 附声谱一卷 刘宋 李[既(上)木] 阳休之韵略一卷 北齐 阳休之 开元文字音义一卷 唐 阙名 孙[忄面]唐韵二卷 唐 孙[忄面] 颜真卿韵海镜源一卷 唐 颜真卿 李舟切韵一卷 唐 李舟 河图纬一卷  河图秘征  河图帝通纪  河图著命  河图说征  河图考灵曜  河图真钩  河图提刘  河图会昌符  河图天灵  河图要元  河图叶光纪  河图绛象  河图皇参持  河图[门岂]苞授  河图合古篇  河图赤伏符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