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古今图书集成 | 历史人物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索引 | 字体转换器 | 篆书识别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家谱族谱查询 | 哈佛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部件查字 | 书法字典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字形演变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论语笔解 唐 韩愈、李翱

论语笔解 唐 韩愈、李翱
  欽定四庫全書     經部八
  論語筆解       四書類
  提要
  【臣】等謹案論語筆解二卷舊本題唐韓愈李翺同撰中閒所注以韓曰李曰為别考張籍集祭韓愈詩有論語未訖注手跡今微茫句邵博聞見後錄遂引為論語注未成之據而李漢作韓愈集序則稱有論語注十卷與籍詩異王楙野客叢書又引為已成之證晁公武讀書志稱四庫邯鄲書目皆無之獨田氏書目有韓氏論語十卷筆解兩卷是論語注外别出筆解矣新唐書藝文志載愈論語注十卷亦無筆解惟鄭樵通志著録二卷與今本同意其書出于北宋之末然唐李匡乂宣宗大中時人也所作資暇集一條云論語宰予晝寢梁武讀為寢室之寢晝作胡卦反且云當為畫字言其繪畫寢室今人罕知其由咸以為韓文公所訓解又一條云傷人乎不問馬今亦謂韓文公讀不為否然則大中之前已有此本未可謂為宋人偽撰且晝寢一條今本有之廐焚一條今本不載使作偽者剽掇此文不應兩條相連摭其一而遺其一又未可謂因此依託也以意推之疑愈注論語時或先于簡端有所記録翺亦問相討論附書其間迨書成之後後人得其稿本採注中所未載者别録為二卷行之如程子有易傳而遺書之中又别有論易諸條朱子有詩傳而朱鑑又為詩傳遺說之例題曰筆解明非所自編也其今本或有或無者則由王存以前世無刋本傳寫或有異同邵博所稱三月字作音一條王楙所見本亦無之則諸本互異之明證矣王存本今未見魏仲舉刻韓文五百家注以此書附末今傳本亦稀此本為明范欽從許勃本傳刻又趙希升讀書附志曰其間翺曰者李習之也明舊本愈不著名而翺所說則題名以别之此本改稱韓曰李曰亦非其舊矣乾隆四十六年十月恭校上
  總纂官【臣】紀昀【臣】陸錫熊【臣】孫士毅
  總校官【臣】陸費墀


  論語筆解序
  昌黎文公著筆解論語一十卷其間翺曰者盖李習之同與切磨世所傳率多訛舛始愈筆大義則示翺翺從而交相明辨非獨韓制此書也噫齊魯之門人所記善言既有同異漢魏學者注集繁闊罕造其精今觀韓李二學勤拳淵微可謂窺聖人之堂奥矣豈章句之技所可究極其旨哉予繕校舊本數家得其純粹欲以廣傳故序以之


  欽定四庫全書
  論語筆解卷上
  唐 韓愈李翺 撰
  學而第一
  有子曰信近於義言可復也【馬曰其言可反覆故曰近義】
  韓曰反本要終謂之復言行合宜終復乎信否則小信未孚非反覆不定之謂
  李曰尾生之信非義也若要終合宜必不抱橋徒死馬云反覆失其旨矣
  恭近於禮遠恥辱也【馬曰恭不合禮非禮也能遠恥辱故近禮】
  韓曰禮恭之本也知恭而不知禮止遠辱而已謂恭必以禮為本
  李曰晉世子申生恭命而死君子謂之非禮若恭而不死則得禮矣
  因不失其親亦可宗也【孔曰因親也所親不失其親亦可宗敬】
  韓曰因訓親非也孔失其義觀有若上陳信義恭禮之本下言凡學必因上禮義二說不失親師之道則可尊矣
  李曰因之言相因也信義而復本禮因恭而遠嫌皆不可失斯迺可尊
  子曰敏於事而愼於言就有道而正焉可謂好學也矣【孔曰敏疾也有道有道德者正謂問事是非】
  韓曰正謂問道非問事也上句言事下句言道孔不分釋之則事與道混而無别矣
  李曰凡人事政事皆謂之事迹若道則聖賢德行非記誦文辭之學而已孔子曰有顔回者好學不遷怒不貳過此稱為好學孔云問事是非蓋得其近者小者失其大端
  為政第二
  子曰詩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無邪【包曰蔽猶當也又曰歸於正也】韓曰蔽猶斷也包以蔽為當非也按思無邪是魯頌之辭仲尼言詩深義而包釋之略矣
  李曰詩三百篇斷在一言終於頌而已子夏曰發乎情民之性也故詩始於風止乎禮義先王之澤也故終無邪一言詩之斷也慮門人學詩徒誦三百之多而不知一言之斷故云然爾
  子曰吾五十而知天命【孔曰知天命之終始】
  韓曰天命深微至賾非原始要終一端而已仲尼五十學易窮理盡性以至於命故曰知天命
  李曰天命之謂性易者理性之書也先儒失其傳惟孟軻得仲尼之藴故盡心章云盡其心所以知性修性所以知天此天命極至之說諸子罕造其微
  六十而耳順七十而從心所欲不踰矩【鄭曰耳聞其言知其微旨也馬曰矩法也從心所欲無非法】
  韓曰耳當為爾猶言如此也既知天命又如此順天也
  李曰上聖既順天命豈待七十不踰矩法哉蓋孔子興言時已七十矣是自衛反魯之時也刪修禮樂詩書皆本天命而作如其順
  子曰温故而知新可以為師矣【孔曰温㝷也尋繹故者又知新者可以為師矣】韓曰先儒皆謂㝷繹文翰由故及新此是記問之學不足為人師也吾謂故者古之道也新謂己之新意可為新法
  李曰仲尼稱子貢云告諸往而知來者此與温故知新義同孔謂㝷繹文翰則非
  子曰君子不器子貢問君子子曰先行其言而後從之【孔曰疾小人多言而行不周】
  韓曰上文君子不器與下文子貢問君子是一段義孔失其旨反謂疾小人有戾於義
  李曰子貢門人上科也自謂通才可以不器故聞仲尼此言而㝷發問端仲尼謂但行汝言然後從而知不器在汝非謂小人明矣
  子張問十世可知也子曰殷因於夏禮所損益可知也周因於殷禮所損益可知也其或周者雖百世可知也【孔曰文質禮變馬曰所因謂三綱五常所損益謂文質三統】
  韓曰孔馬皆未詳仲尼從周之意泛言文質三統非也
  李曰損益者盛衰之始也禮之損益知時之盛衰因者謂時雖變而禮不革也禮不革則百世不衰可知焉窮此深旨其在周禮乎
  韓曰後之繼周者得周禮則盛失周禮則衰孰知因之之義其深矣乎
  八佾第三
  季氏旅於泰山子謂冉有曰女弗能救與對曰不能子曰嗚呼曾謂泰山不如林放乎【馬曰救止也包曰泰山之神反不如林放者乎】韓曰謂當作為字言冉有為泰山非禮反不如林放問禮乎包言泰山之神非其義也
  子曰吾不與祭如不祭【包曰不自親祭使攝者為之不盡敬與不祭同】
  韓曰義連上文禘自既灌而往吾不欲觀之矣蓋魯僖公亂昭穆祭神如神在不可躋而亂也故下文云吾不與祭蓋嘆不在其位不得以正此禮矣故云如不祭言魯逆祀與不祀同焉
  李曰包既失之孔又甚焉孔注祭神如神在謂祭百神尤於上下文乖舛
  子貢欲去告朔之餼羊【鄭曰禮人君每月告朔於廟有祭謂之廟享】
  韓曰人君謂天子也非諸侯通用一禮也魯自文公六年閏月不告朔猶朝於廟左氏曰不告朔非也吾謂魯祀周公以天子禮魯君每月朔不朝於周但朝周公之廟因而祭曰廟享其實以祭為重爾文公既不行告朔之享而空朝於廟是失禮也然子貢非不知魯禮之失特假餼羊之問誠欲質諸聖人以正其禮爾又曰天子云聽朝謂聽政於天下也諸侯云告朔謂以下之政告於上也每月頒朔於諸侯諸侯稟朔奉王命藏祖廟於是魯有廟享之文他國則亡此禮
  李曰襄二十九年凡三正月公在楚左氏曰釋不朝正於廟吾謂魯禮正月歲首謂之朝正也月即謂之告朔蓋二禮歟
  又曰案周禮正月之吉始和布治於邦國都鄙蓋當時諸侯皆有稟命告朔明文其所無者惟朝正不侔周公廟享爾
  里仁第四
  子曰君子之於天下也無適也無莫也義之與比韓曰無適無可也無莫無不可也惟有義者與相親比爾
  李曰下篇第九云子絶四曰毋固注云無可無不可在毋固執焉王通云可不可天下所共存也孟子曰惟義所在其旨同
  子曰君子懷德小人懷土君子懷刑小人懷惠【孔曰懷德懷安也懷土重遷也懷刑安於法也包曰懷惠恩惠也】
  韓曰德難形容必示之以法制土難均平必示之以恩惠上下二義轉相明也
  李曰君子非不懷土也知土均之法乃懷之矣小人只知土著樂生之惠殊不知土之德何極於我哉
  子曰參乎吾道一以貫之曾子曰唯子出門人問曰何謂也曾子曰夫子之道忠恕而已矣【孔曰直曉不問故答曰唯】韓曰說者謂忠與恕一貫無偏執也
  李曰參也魯是其忠焉參至孝是其恕也仲尼嘗言忠必恕恕必忠闕一不可故曾子聞道一以貫之便曉忠恕而已
  子游曰事君數斯辱矣朋友數斯疏矣【包曰數謂速數之數】韓曰君命召不俟駕速也豈以速為辱乎吾謂數當謂頻數之數
  李曰頻數再三瀆必辱矣朋友頻瀆則益疏矣包云速數非其旨
  公冶長第五
  子使漆雕開仕對曰吾斯之未能信子說
  韓曰未能見信於時未可以仕也子說者善其能忖己知時變
  李曰孔言未能究習是開未足以仕非經義也鄭言志道深是開以不仕為得也非仲尼循循善誘之意云善其能忖己知時變斯得矣
  子謂子貢曰女與回也孰愈對曰賜也何敢望回回也聞一以知十賜也聞一以知二子曰弗如也吾與女弗如也【包曰既然子貢不如復云吾與女俱不如者蓋欲以慰子貢爾】
  韓曰回亞聖矣獨問子貢孰愈是亦賜之亞回矣賜既發明顔氏具聖之體又安用慰之乎包失其旨李曰此最深義先儒未有究其極者吾謂孟軻語顔回深入聖域云具體而微其以分限為差别子貢言語科深於顔回不相絶遠謙云得具體之二分蓋仲尼嘉子貢亦窺見聖奥矣慮門人惑以謂回多聞廣記賜寡聞陋學故復云俱弗如以釋門人之惑非慰之云也
  韓曰吾觀子貢此義深微當得具體八分所不及回二分爾不然安得仲尼稱弗如之深乎
  宰予晝寢子曰朽木不可雕也糞土之牆不可杇也於子與何誅【舊文作畫字】
  韓曰晝當為畫字之誤也宰予四科十哲安得有晝寢之責乎假或偃息亦未深誅又曰於予顯是言宰予也下文始吾今吾者即是仲尼自謂也
  李曰於予與何誅并下文於予與改是二句先儒亦失其旨吾謂仲尼雖以宰予高閑晝寢於宰予之才何責之有下文云於宰予言行雖晝寢未為太過使改之不晝亦可矣
  子貢曰夫子之文章可得而聞也夫子之言性與天道不可得而聞也【孔曰性者人所受以生也天道者元亨日新之道深微故不可得而聞也】韓曰孔說粗矣非其精藴吾謂性與天道一義也若解二義則人受以生何者不可得聞乎哉
  李曰天命之謂性是天人相與一也天亦有性春仁夏禮秋義冬智是也人之率性五常之道是也蓋門人只知仲尼文章而少克知仲尼之性與天道合也非子貢之深藴其知天人之性乎
  雍也第六
  子曰人之生也直罔之生也幸而免【馬日人之生自終者以其正直也包日誣罔正直是幸也】
  韓曰直當為德字之誤也言人生稟天地大德罔無也若無其德免於咎者尠矣【古書德作悳】
  李曰洪範三德正直在其中剛柔共成焉無是一者必有咎况咸無之其能免乎包謂誣枉正直則罪無赦何幸免哉馬言自終又非生也之義
  子曰齊一變至於魯魯一變至於道【包曰齊可使如魯魯可使如大道行之時】
  韓曰道謂王道非大道之謂
  李曰有王道焉吾從周是也有霸道焉正而不譎是也有師道焉得天子禮樂吾舍魯何適是也然霸道可以至師道師道可以至王道此三者皆以道言也非限之以器也故下文云觚不觚言器不器也觚哉重言不器所以臻道也
  子曰君子博學於文約之以禮亦可以弗畔矣夫【鄭曰弗畔不違道也】
  韓曰畔當讀如偏畔之畔弗偏則得中道
  李曰文勝則流靡必簡約禮稱君子之中庸是也鄭言違畔之畔豈稱君子云哉失之遠矣
  子見南子子路不說夫子矢之曰予所否者天厭之天厭之【孔曰行道非婦人之事與之呪誓義可疑焉】
  韓曰矢陳也否當為否泰之否厭當為厭亂之厭孔失之矣為誓非也後儒因以誓又以厭為擫益失之矣吾謂仲尼見衛君任南子之用事乃陳衛之政理告子路云子道否不得行汝不須不悦也天將厭此亂世而終豈泰吾道乎
  李曰古文闊略多為俗儒穿鑿遂失聖人經旨今退之發明深義決無疑焉
  述而第七
  子曰述而不作信而好古竊比於我老彭【包曰若老彭祖述之而已】韓曰先儒多謂仲尼謙詞失其旨矣吾謂仲尼傷己不遇嘆其道若老彭而已
  李曰下文子曰甚矣吾衰也久矣吾不復夢見周公是制禮作樂慕周公所為豈若老彭述古事而已顯非謙詞蓋嘆當世鄙俗竊以我比老彭無足稱爾韓曰殷賢惟伊傅餘固蔑稱
  子曰自行束脩以上吾未嘗無誨焉【孔曰言人能奉禮自行束脩以上則皆教誨之焉】
  韓曰說者謂束為束帛脩為羞脯人能奉束脩於吾則皆教誨之此義失也吾謂以束脩為束羞則然矣行吾而教之非也仲尼言小子洒掃進退束脩末事但能勤行此小者則吾必教誨其大者
  李曰誨人不倦此其旨也
  冉有曰夫子為衛君乎子貢曰諾吾將問之入曰伯夷叔齊何人也曰古之賢人也曰怨乎曰求仁而得仁又何怨出曰夫子不為也【鄭曰父子爭國惡也孔子以夷齊賢且仁故知不助衛君明矣】韓曰上篇云伯夷叔齊不念舊惡怨是用希此言君子雖惡不怨也又下篇云不降其志不辱其身伯夷叔齊歟我則異於是無可無不可吾嘗疑三處言夷齊各不同吾謂此段義稱賢且仁者蓋欲止冉有為衛君而已
  李曰聖人之言無定體臨事制宜孟軻論之最詳曰伯夷聖之清者也伊尹聖之任者也柳下惠聖之和者也孔子聖之時者也時行則行時止則止大抵仲尼與時偕行與時偕極無可無不可是其旨也其餘稱賢且仁誠非定論
  韓曰習之深乎哉吾今乃知仲尼之言瞻之在前忽然在後不可槩窺其極
  子所雅言詩書執禮皆雅言也【孔曰雅音正言也 鄭曰先王典法必正言其音然後義全】
  韓曰音作言字之誤也傳寫因注云雅音正言遂誤爾
  李曰孔鄭注皆分明但誤一音字後人惑之蓋一時門弟之所記録云子所雅言即下云詩書執禮皆雅言也云爾其義煥然無惑
  泰伯第八
  子曰恭而無禮則勞愼而無禮則葸勇而無禮則亂直而無禮則絞【王曰葸懼貌絞刺也】
  韓曰王注云不以禮節之吾謂禮者制中者也不及則為勞為葸過則為亂為絞絞也
  李曰上篇云禮之用和為貴不以禮節之亦不可行此言發而皆中節謂之和也今言恭必企而進禮不可太過大抵取其制中而已乎
  韓曰上篇云中庸之為德也其至矣乎民鮮久矣此正謂言禮之皇極也
  子曰興於詩立於禮成於樂【包曰興起也禮所以立身樂以成性】
  韓曰三者皆起於詩而已先儒略之遂惑於二矣李曰詩者起於吟咏情性者也發乎情是起於詩也止乎禮義是立於禮也刪詩而樂正雅頌是成於樂也三經一原也退之得之矣包氏無取焉
  子曰惟天為大惟堯則之蕩蕩乎民無能名焉【包曰布德廣遠民無能識其名】
  韓曰堯仁如天不可名狀其高遠非不識其名也李曰仲尼稱堯如天之難也亦猶顔回稱仲尼如天彌高瞻之在前忽然在後與此義同
  子罕第九
  子罕言利與命與仁【包曰寡能及之故希言】
  韓曰仲尼罕言此三者之人焉非謂罕言此三者之道也
  李曰上篇云仁遠乎哉我欲仁斯仁至矣是仲尼凡於道則無不言但罕有其人是以罕言爾上篇云必有之吾未之見此罕言之義
  子絶四毋意毋必毋固毋我【王曰不任意無專必無固行無有其身也】韓曰此非仲尼自言蓋弟子記師行事其實子絶二而已吾謂無任意即是無專必也無固行即是無有己身也
  李曰非弟子記之繁傳之者誤以絶二為四也但見四毋字不曉二義而已亦猶手之舞之足之蹈之雖四事其實二事云
  子曰鳳鳥不至河不出圖吾已矣夫【孔曰聖人受命則鳳凰至河出圖今無此瑞吾已矣夫者傷不得見也河圖迺八卦是也】
  韓曰王道盛則四靈為畜非但受命符爾
  李曰易曰河出圖洛出書聖人則之書云簫韶九成鳳凰來儀皆言王道太和及此矣聖人傷己之不得見非受命祥瑞爾
  顔淵喟然嘆曰仰之彌高鑚之彌堅瞻之在前忽然在後夫子循循然善誘人博我以文約我以禮欲罷不能既竭吾才如有所立卓爾雖欲從之末由也已【包曰恍惚不可得而形容孔曰不能及夫子之所立】
  韓曰既竭吾才如有所立卓爾此回首自謂雖卓立未能及夫子高遠爾
  李曰退之深得之矣吾觀下篇云可與共學未可與適道可與立未可與權是知所立卓爾尚未可權是顔回自謂明矣孔義失其旨
  子路使門人為臣【鄭曰子路欲使弟子行為臣之禮也】
  韓曰先儒多惑此說以謂素王素臣後學由是責子路欺天吾謂子路剛直無諂必不以王臣之臣欺天爾本謂家臣之臣以事孔子也
  李曰卿大夫稱家各有家臣若輿臣隸隸臣臺臺臣僕之類皆家臣通名仲尼是時患三家專魯而家臣用事故責子路以謂不可效三家欺天爾
  子曰可與共學未可與適道可與適道未可與立可與立未可與權【孔曰雖能之道未必能有所立雖有所立未必能權量輕重】
  韓曰孔注猶失其義夫學而之道者豈不能立耶權者經權之權豈輕重之權耶吾謂正文傳寫錯倒當云可與共學未可與立可與適道未可與權如此則理通矣
  李曰權之為用聖人之至變也非深於道者莫能及焉下文云唐棣之華偏其反而此仲尼思權之深也公羊云反經合道謂之權此其義也
  鄉黨第十
  吉月必朝服而朝【孔曰吉月月朔也吉服即皮弁服也】
  韓曰吉禮所行月日因而謂之吉月吉日非正朔而已
  李曰周禮云正月之吉又云月吉讀邦法今究其義皆因吉禮以别下文凶賓嘉爾
  鄉人儺朝服而立於阼階【孔曰儺驅逐疫鬼恐驚先祖故朝服而立於廟之阼階】韓曰正文無廟字又云恐驚先祖疑孔穿鑿非本旨李曰仲尼居鄉似不能言者覩儺鬼非禮也故朝服立階欲止之使不儺適會時當在阼階爾别無異義
  子曰山梁雌雉時哉時哉子路共之三嗅而作【周曰子路共之非本意不苟食故三嗅而作】
  韓曰以為食具非其旨吾謂嗅當為嗚嗚之嗚雉之聲也
  李曰子路拱之雉嗅而起記者終其事爾俗儒妄加異義不可不辯也

  論語筆解卷上
<經部,四書類,論語筆解>
  欽定四庫全書
  論語筆解卷下
  唐 韓愈李翺 撰
  先進第十一
  子曰從我於陳蔡者皆不及門也【鄭曰皆不及仕進之門而失其所】韓曰門謂聖人之門言弟子學道由門以及堂由堂以及室分等降之差非謂言仕進而已
  李曰如由也升堂未入於室此等降差别不及門猶在下列者也
  德行顔淵閔子騫冉伯牛仲弓言語宰我子貢政事冉有季路文學子游子夏【說者曰字而不名非夫子云】
  韓曰論語稱字不稱名者多矣仲尼既立此四品諸弟子記其字而不名焉别無異旨
  李曰仲尼設四品以明學者不同科使自下升高自門升堂自學以格於聖也其義尤深但俗儒莫能循此品第而窺聖奥焉
  韓曰德行科最高者易所謂默而識之故存乎德行蓋不假乎言也言語科次之者易所謂擬之而後言議之而後動擬議以成其變化不可為典要此則非政法所拘焉政事科次之者所謂雖無老成人尚有典刑言非事文辭而已文學科為下者記所謂離經辯志論學取友小成大成自下而上升者也
  李曰凡學聖人之道始於文文通而後正人事人事明而後自得於言言忘矣而後默識已之所行是名德行斯入聖人之奥也四科如有序但注釋不明所以然
  子曰回也其庶乎屢空賜不受


国学迷 農書二十二卷 [廣東南海]南海吉利下橋關樹德堂家譜二十四卷首一卷末一卷 蔣詩二卷 茶磨山人詩鈔八卷 省庵漫稿四卷 檜門觀劇詩三卷 韓非子集解二十卷首一卷 [光緒]順天府志一百三十卷附錄一卷 扶雲雜記一卷 淵鑒齋御纂朱子全書六十六卷 困學紀聞二十卷 河海昆侖錄四卷 化學鑑原續編二十四卷 宋詩鈔初集八十四種 午亭文編五十卷 醒世姻緣傳一百回 千金要方三十卷 聖武記十四卷 [光緒戊申春季]最新職官全錄四卷 感應篇儒義六卷感應篇古本考一卷 醫林繩墨大全九卷 淮南鴻烈解二十八卷 水經註四十卷 黃庭經發微二卷 溫熱病指南集一卷 桐城吴氏文法教科書二卷 說文續字彙二種二十三卷 靈樞經九卷 趙氏族譜二十二卷 [光緒]永年縣志四十卷首一卷 醫宗必讀十卷 書經精華十卷附禹貢圖 悔昨非齋倣陶詩集不分卷 壬癸藏劄記十二卷 木犀軒叢書 茶史補一卷 歷代史論十二卷宋史論三卷元史論一卷 府判錄存五卷 唐荆川先生文集十二卷 西京雜記六卷 後漢書九十卷 平海紀略 [嘉慶]重刊江寧府志五十六卷首一卷 唐詩三百首補注八卷 顧端文公遺書十四種 采芳隨筆二十四卷 爾雅音圖三卷 賦學正鵠十卷 謙齋續集一卷續集補一卷 [宣統]撫順縣志畧 佛說無量壽經義疏六卷 春秋榖梁傳十二卷 中亞洲俄屬游記二卷 欽定大清會典圖一百三十二卷目錄二卷 陸清獻公蒞嘉遺蹟三卷 勸善金科二卷首一卷 歷代名臣言行錄二十四卷 讀史方輿紀要一百三十卷 沈下賢文集十二卷 古詩十九首說一卷 李忠簡文溪集 海門詩選 新評龍圖神斷公案 拍案驚奇 溫故錄 七家試帖輯注彙鈔 十三經古注 湛園札記 義府 困學紀聞注 張畢文箋易詮全集十六種 元張文忠公歸田類稿 北墅緒言 文貞公集 宋魯齋王文憲公遺集 龍筋鳳髓判 栖碧先生黄楊集 曝書亭集詞註 海門詩鈔 留春草堂詩鈔 近光堂經進初稿 澹香齋咏史詩 蘭藻堂集 澄碧齋詩鈔 江聲草堂詩集 詩存 無悔集 稻韲集詩鈔 鏤冰詩鈔 隨園詩草 匪莪草 堯山堂外紀 韋蘇州集 李長吉歌詩 慕萊堂詩文徵存 蠶桑輯要 退一步齋文集 誠意齋文鈔 豫齋集 畫溪詩集 唱驪集 藝林伐山 詩法舉要 徐烈婦詩鈔 秣陵集 委羽山志 南宋雜事詩 舒蓺室集 切問齋集 得無訒齋試帖 茶香室續鈔 槐卿遺槀 庚辛泣杭錄 胡文忠公手翰 學仕錄 詒煒集 嘯亭雜錄 孫子十家註 唐賢三昧集 枉川全集六種 明紀 觀自得齋叢書 駱賓王文集 唐襄文公文定 明狀元圖考 畫禪室隨筆 續近思錄 柯家山館遺詩 正頤堂詩集 式馨堂詩前集 話墮集 今有堂詩集 春星草堂詩稿 柳洲遺稿 亦政堂鐫陳眉公家藏廣秘笈五十四種 百一山房詩集 梅村詩集箋注 芝厓詩集 馮氏小集 渉江草 槐江詩抄 白谷山人詩鈔 著娛齋詩集 憺園文集 杜工部五言詩選直解 杜律通解 與古齋琴譜 毛詩禮徵 琴律一得 慧田吟草 石竹山房詠古詩 越縵堂集 梵天瑟詞 榴榆山館詩鈔 今體詩鈔注略 種蕉聽雨軒詩鈔 藏園詩鈔 選樓集句 韻香閣詩草 籌洋芻議 水仙亭詞集 魏塘南浦吟 韋盧詩內集 祖山帖體詩存 心日齋詞集 匏廬詩存 涇川詩鈔 炳燭編 司馬文正公傳家集 萬充宗先生經學五書 詩禮堂全集 施愚山先生文集 緝私章程 禮記易讀 雲煙過眼錄 止齋集 水道參攷 嘉定錢氏藝文志略 丹桂籍註案 莫庵詩近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鲁ICP备1906006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