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古今图书集成 | 历史人物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索引 | 字体转换器 | 篆书识别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电子书下载 | 哈佛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字形演变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毛诗写官记 清 毛奇龄

毛诗写官记 清 毛奇龄
  欽定四庫全書    經部三
  提要        詩類
  毛詩寫官記
  【臣】等謹案毛詩寫官記四卷
  國朝毛奇齡撰皆自記其說詩之語取漢藝文志武帝置寫書之官語為名自序謂依汝南太守聽寫官言詩憶而録之蓋託寫官以為問荅猶之或問焉耳凡一百八十八條奇齡早年著毛詩續傳三十八卷其稿已失後乃就所記憶者作國風省篇毛詩寫官記詩札諸書而其門人所述經例云早刻詩說于淮安未能刋正又李塨所作序目云嘗以詩義質之先生先生曰予所傳諸詩有未能改者數端如以十畝之間為淫奔以鴟鴞為避居于東以封康叔為武王以有邰家室為太姜瑯琊之駘凡此皆惑也据此則此中之誤奇齡固自知之但所自知者猶未盡耳然其書雖好為異說而徵引詳博亦不無補於論證瑕瑜並見利鈍互陳在讀者擇之而已
  詩札
  【臣】等謹案詩札二卷
  國朝毛奇齡撰奇齡既作毛詩寫官記復託與寫官以札問訊而寫官荅之之詞以成此書凡八十四條第二卷首有其門人所記云此西河少時所作故其立說有暮年論辨所不合者其間校韻數則尤所矛盾行世既久不便更易云云據此則其中多非定論其門人亦不諱之然奇齡學本淵博名物詁訓頗有所長必盡廢之亦非平允之道毛諱異義齊魯殊文漢代專門已不限以一說兼收並蓄固亦說經家所旁採矣乾隆四十六年九月恭校上
  總纂官【臣】紀昀【臣】陸錫熊【臣】孫士毅
  總 校 官 【臣】陸 費 墀


  欽定四庫全書
  毛詩寫官記卷一
  翰林院檢討毛奇齡撰
  昔漢武置寫書之官記其所聞名寫官毛甡居壁中有官寫者說詩于主人之堂未能記也久之而纎詞璅文串見于心于是稍憶其所說襍以成記曰寫官記夫寫官者不能名其所由得而纎詞璅文僅寫夫當時之所記憶而予以避人之餘復逐逐于其所為說詩者纎詞璅文以為襞積有似于復供其寫焉者則亦曰寫官而已而不特此也
  記詩者以有所辨而記之者也然其所辨者皆朱子詩也夫朱子以為前此者無詩故置齊魯韓毛鄭諸家以及歐陽蘇氏呂東萊鄭漁仲諸言詩者而自以為詩即又安所辨其詩而為之記之曰寫之則又有以記之矣且夫以朱子之不為諸家者而且為辨之而又何有于諸家故曰此其事如寫官然以為有指而無所于指也淫乎說而非說也聞而後寫不為專隅寫其所寫未嘗複襲辨之而非以為誇記之而各成其義故曰說而得者吾無得焉說之不得吾亦無失焉吾寫之云爾然而此朱子詩也而曰毛詩從始也或曰此毛甡之為詩矣或有問于寫官曰參差荇菜左右流之流也者順水之流而取之也與抑非與敢取是寫官曰流者汎無定也安所得取之者也女子居于家靡所適也如荇之在水浮浮然故求之且求之得不得未可知也故諺曰一女留百家求也故曰寤寐求之又曰求之不得
  陟彼崔嵬我馬虺隤或曰我將陟崔嵬之山而從之而馬不進焉敢取是寫官曰詎婦人也而駕言登山駕言乘馬毋亦有未可者與夫以我所懷之人而苦行邁也山可陟也我馬亦可念也此我我人也下我我也蓋親之也故焦氏易林云玄黄虺隤行者勞疲役夫憔悴踰時不歸彼則亦以玄黄虺隤為不歸者矣且夫顔延之秋胡行曰嗟予怨行役三陟窮晨暮夫三陟陟崗陟砠陟崔嵬也而陟之者為秋胡秋胡雖有妻工採桑不工陟巘矣然則勞者雖有婦善采卷不善駕馬矣
  螽斯羽螽斯蝗屬也敢取是曰螽蝗屬也未聞螽斯而蝗屬者也斯者詞也猶小雅曰鹿斯之奔菀彼柳斯也然則詩又曰斯螽動股何耶曰斯亦詞也小雅不又云秩秩斯干彼疏斯稗耶故揚子法言云頻頻之黨甚於鷽斯由不明乎弁彼鷽斯之斯為語詞而有斯文也猶之西京雜記云朱梅燕梅侯梅侯李由不解乎侯栗侯梅之侯為語詞而有斯名也
  肅肅兎置椓之丁丁罝者罟也丁丁椓杙聲也然則椓杙耳何與于罝曰杙小木也左傳臧堅以杙抉其傷杙者椽也則杙故可以布罝者將布罝耶故椓之長楊賦云椓嶻嶪以為弋紆南山以為罝此之謂也
  或言曰之子于歸言秣其馬夫以錯薪為興而欲秣其馬悦之至也此如鄭箋所云不敢斥言適已且致餼以示有意乎抑亦如歐陽子云吾雖為之執鞭所忻慕乎敢取是寫官曰既已不可求而徒為致餼重申慕悦何為矣夫彼其游者固錯薪之翹然者也而惜也日暮矣轔轔之車且將歸矣總不可求以我剉秣少留之白駒之詩曰生芻一束
  遵彼汝墳伐其條枚未見君子惄如調飢蓋喜行役之已歸而疏己之情以追賦之也寫官曰此貧者為禄仕也當商之時有禄仕者其婦為詩曰今夫遵汝墳而伐條枚豈婦人事哉如君子之禄仕何也
  遵彼汝墳曰汝水出汝州之天息山經蔡頴入淮曰此本桑欽水經者若酈道元註則又云當出汝州魯陽縣之大盂山
  遵彼汝墳伐其條肄既見君子不我遐棄夫既伐其枚而又伐其肄則踰年矣於是始見君子之歸而喜其不我棄也曰吾既見君子然後知君子之仕不可已也君子豈棄我
  魴魚頳尾王室如燬雖則如燬父母孔邇乃勞之曰汝勞既如此而王政酷烈又復如彼幸邇有父母可忘其勞父母謂文王寫官曰已勞矣不可為矣雖則云然無如邇有父母何也昔者周磐讀汝墳卒章喟焉嘆興夫王室政教如烈火矣猶觸冒而仕則以父母甚廹近饑寒之憂故也故韓嬰外傳釋此詩亦曰枯魚銜索幾何不蠧家貧親老不擇官而仕蓋條枚條肄日就長大枯魚之焚漸至酷烈猶且願得一仕以甘心彼周磐者夫非善讀詩者耶且夫父母孔邇不必邇以饑寒也夫以至近之父母而遠人視之可乎故韓嬰又曰夫二親之夀已忽如過隙矣賢士雖欲成其名親可逮與則夫孔邇猶俗所云早晚者夫宫庭晏開桑榆不遠苟為知年誰不痛心又况乎睹風木而長思者也故曰貧者為禄仕也
  曰振振公姓公姓公孫也姓之為言生也敢取是曰玉藻云子姓之冠也喪大記云子姓立於西方子姓子孫也姓固孫也然未聞有稱公生者蓋姓有正姓有庶姓此姓庶姓也子不可以父之字為姓而孫則可以王父之字為姓姓之所别自孫始故孫得為姓所謂氏為庶姓者也若生之謂姓則以子之所生謂之孫而稱子生猶可言也詎以公之所生謂之孫而稱公生不可言也或曰姓孫轉音
  曰羔羊之革革猶皮也敢取是曰革非皮也革不可為裘皮也而似革儉也或曰革不可為裘而叶于退食則以為裘也猶之左傳役者歌曰牛則有皮棄甲則那皮不可為介而叶于則那則以為介也則叶文也
  江有汜之子歸不我以不我以其後也悔昔有媵待年于國而嫡初不與之行後乃被文王之化而悔而迎之故媵之言曰江猶有汜而之子之歸不我以矣雖不我以而後則悔矣寫官曰吾今而後知后妃之化之可恃也諸侯之夫人有從媵者以其時有不從媵者也然而知其後之將必從媵也可信也故曰江有汜矣之子歸矣勿以我為左右而賤之勿以我為左右而賤之今若此後將悔矣何益矣左傳曰能左右之曰以
  江有渚之子歸不我與不我與其後也處夫初不與之行也而後而得其所安也曰非也勿以我為多與而妬之勿以我為多與而妬之後將處我矣說文曰與黨與也故漢書燕王澤謂田生曰勿與也蓋媵多如黨與江有沱之子歸不我過不我過其嘯也歌過者過我而與之俱也嘯者蹙口出聲也悔而後嘯以舒其憤懣曰吾聞之商陵之女中夜起倚戶而嘯是固有不得于人而後憤而後嘯也焉有悔也而憤懑焉者然則宜嘯者媵也媵曰吾嘯也與哉其嘯也乃其所以為歌也則過我何為也過咎也故曰勿我有咎也勿我有咎也林有樸野有死鹿白茅純束有女如玉甲曰朱子曰興矣上三句興下一句矣敢取是寫官曰詩無三句興一句矣吾聞詩有興之興伐木與野有死麕矣林有者興野有者也此猶之丁丁之興嚶嚶也若夫茅之白可興女之白則猶之乎友之聲興友之生矣故曰辨乎興之興而可以言詩于嗟乎騶虞騶虞獸乎敢取是曰謹荷詩無賦豝豵而歸美以騶虞者麟趾既以麟為興即美之以麟固也騶虞豈即豝豵耶考周禮射儀云樂以騶虞疏云此天子掌鳥獸之官也禮之射義云騶虞者明官備也騶者廐官虞者山澤之官也故賈子新書又云騶者文王之囿虞者囿之司獸而戴殖鼠璞則云騶如七騶六騶矣虞如山虞澤虞矣然則為此詩者或亦感仁恩之廣足以及物故假司獸嘆美之理固然也若以為仁獸則雖見之山海之經尚書之傳而不可信也且吾聞淮南子曰散宜生得騶虞鷄斯之乘以獻紂而六韜亦復有閎夭取林氐國良馬獻紂之文則既以為仁獸矣又且以為馬而且其生為紂來不為文來則欲定其孰為仁而孰為殺何足據也
  緑衣絲兮女所治兮或言曰緑方為絲而汝又治之妾方少艾而汝又嬖之寫官曰其為妾也吾得而知之其為少艾也吾得而知之也乎今夫治緑而及絲則緑之為衣方未已也
  燕燕于飛謂之燕燕重言之也漢書曰燕燕尾涏涏敢取是曰燕燕兩燕也王氏曰燕方春時以其匹至此以兩燕形容莊姜戴媯徘徊于野此如漢人擬蘇李録别詩云雙鳬俱北飛一鳬獨南翔
  凱風自南曰凱風南風也曰雖然夫南風則何以謂凱風也南者長也長養萬物則南之說也然而長養必和樂惟凱者樂也故凱風南風也杜氏註左傳嘗以受豈為受凱矣戴記引小雅嘗以愷弟為凱弟矣凱者愷也且不聞周禮誌樂師乎司樂有愷樂樂師有凱歌眂瞭有愷獻愷者凱也且夫師之敗以為北也師敗為北師捷不為南乎則凱非南乎是故凱風南風也
  敢取是夫睍睆黄鳥而以睍睆為鳥聲則何據與夫睍睆為目故說文曰睍睆者目之出也此猶曹植鳴蟬賦云睛曾睆而目連也又曰好視也此如小雅云睆彼牽牛也蓋黄鳥好音亦復好視昔有稱鶯窺者矣且黄鳥者黄栗留也而不聞黄栗留之自為語乎農家書云黄栗留視我麥黄葚熟否
  或言曰習習谷風以隂以雨黽勉同心不宜有怒蓋隂陽和而後雨澤降夫婦和而後家道成故黽勉同心豈宜至於有怒乎曰非也彼誤以谷風為和風耳小雅曰習習谷風維風及頹頹者焚輪也夫焚輪而豈和風也哉嚴粲曰谷風大谷之風也其言隂雨者怒象也若曰谷之風宜有此吾與爾同心不宜有此也
  采葑采菲無以下體德音莫違及爾同死采葑菲者不可以其根之惡而棄其莖之美如為夫婦者不可以其色之衰而棄其德之善敢取是曰葑菲蕪菁也冬有根可斸而食則根亦美矣反曰根惡何也坊記曰采葑采菲無以下體君子不盡利以遺民也其曰不盡利則非以其美也與女始從夫為後來也亦為後可偕老也譬之采葑菲者得毋以其下體哉葑菲根美可以甘旨夫婦有德音可以同死故里云養婦亦坊老
  誰謂荼苦其甘如薺宴爾新昬如兄如弟曰荼雖苦而甘如薺則已之見棄其苦有甚于荼者而爾方宴爾新昬如兄弟而不見恤寫官曰心所恬素亦縑誰謂荼苦耶爾甘之爾乃如兄弟
  涇以渭濁湜湜其沚宴爾新昬不我屑以以為涇為濁而渭為清固也然涇未屬渭之時雖濁而猶未見也自入渭而濁益見焉然其别出之渚則猶有清者吾容貌雖衰形以新昬而益見然其心則猶可取者特安于新昬而不我屑耳曰涇既濁矣亦安從得湜湜者湜湜者渭也故曰心所惡縑亦素豈渭反濁與涇雖謂渭濁實湜湜也爾故不我潔也
  戊曰毋逝我梁毋發我笱以戒新昬者毋居我處行我事也此所謂前車者也而又思曰我躬不閱遑恤我後乎不必戒也寫官曰今而後爾毋發我之私也我在且不顧亦何恤我後乎之無益也古云笱取魚魚入之即人不覺焉故曰此私也猶曰勿繙見我裏也
  曰我有旨蓄亦以御冬宴爾新昬以我御窮蓋我之所以蓄美菜者本以禦冬月乏無之時至于春夏則不食之矣今爾安新昬而厭棄我是使我伹禦其窮苦之時至于安樂則棄之矣曰謹荷樹蕪菁者亦曰冬有根可斸而食也然則我之從爾者亦曰我得與爾老也不謂當爾窮止也此應采葑采菲四語
  曰有洸有潰既詒我肄不念昔者伊予來塈蓋於我極其武怒而盡遺我以勤勞之事曾不念我來息時也曰謹荷有洸有潰怒也念昔與爾同心時宜有怒耶此應習習谷風四語
  或有問于寫官曰狐裘蒙茸匪車不東叔兮伯兮靡所與同朱子曰吾客久而裘敝矣豈我之車不東告於汝也乎特叔兮伯兮不與我同心焉耳又曰或曰狐裘蒙茸謂衛大夫之憒亂者也匪車不東是非衛大夫之車之不東來也而其人不肯與俱來則黎在衛西非其義也敢取是寫官曰黎固在衛西書云西伯既戡黎即黎城也然而黎寓在衛東地理志云淇水東至黎陽始入河在東郡之黎然而有所為黎侯城者酈道元云黎侯寓于此則衛東矣夫黎寓衛東而猶云衛大夫之車非東來乎古云狐裘蒙茸一國三公是刺憒也夫其衆處之蒙茸焉者憒憒然是非衣狐蒼而乘四馬者不來東也無如不與我同此難也
  出宿于泲飲餞于禰泲禰何也曰蘇子曰泲即濟也蓋泲與濮合入鉅野衛地而寰宇記云曹州寃朐縣北八十里有禰溝即泲水所經地則泲與禰近或當是也敢取是問我諸姑遂及伯姊諸姑伯姊即所謂諸姬者也而謀其可否曰自古無媵姑姊者惟姪娣為姑姊媵故諸姬姪娣也安有姑姊而諸姬者也夫姑者夫之女兄弟也夫之母為姑夫之女兄弟非諸姑耶若夫伯姊則或戚里中之長已者蓋謀之同姓之所私而不得則謀之異姓之所尊故前于諸姬曰聊曰謀此于諸姑曰問曰及其辭有崇庳其分有隆殺也出宿于干飲餞于言干言何地乎曰郡國志云衛縣有竿城竿干也故地理志云東郡有發干縣新莾改曰戢盾即干城也九域志云邢州内丘縣有言山
  寫官曰我思肥泉肥泉何也即泉水也然而既曰毖彼泉水矣而此則又曰我思肥泉蓋始終思衛即一泉水也而故反覆以思之思之重故言之複也且曰我思之必無他也水經註云泉源有二水皆自西北而東南流注淇水曰肥水
  室人交徧摧我摧沮也曰非也摧排也室人擠排我貽我彤管彤管何也曰左傳云静女之三章取彤管焉杜預註云彤管者赤管筆也女史執以記事者故古今註云彤管何也答曰史官載事則以彤管所謂赤心記事者也故傳云古者后夫人必有女史彤管之法蓋中閨善文願言投贈上宫之要一何婉孌而或稱鍼管或稱樂管非所據也
  說懌女美言既得此物而又說此女之美也敢取是曰女汝也汝彤管也猶之匪女之為美之汝歸荑也蓋即其所貽而三摩挱焉若曰吾甚悦夫汝之美也彼所貽也即又曰雖然豈果汝之美哉彼所貽也
  或曰瑳兮瑳兮其之展也蒙彼縐絺是紲袢也朱子曰夫束縛之謂紲袢蓋以展衣蒙絺綌而為之紲袢則亦歛飾矣或曰蒙之為言覆也謂加絺綌于䙝衣之上而表而出之敢取是曰謹荷吾觀之說文紲袢者即䙝袢也袢之從半謂衣之半也則夫袢者或亦如後之所稱半袖者亦所稱半臂者是䙝衣乎夫䙝衣必覆之蒙者覆也覆展衣于縐絺之上以為其縐絺是䙝半衣乎蓋展衣以見賓客檀弓曰將有四方之賓來䙝衣何為陳于斯其謂是也美孟庸矣庸何也曰鄘也以地為氏者古庸與鄘同漢書志鄘皆作庸而補傳云鄘庸姓國也周末秦有庸芮漢有庸光又有受古文尚書者為膠東庸譚
  朝隮于西崇朝其雨周禮十煇九曰隮虹之為隮以虹自下而升也然而隮見于西不終朝而雨即止何也蓋淫慝之氣有害于隂陽之和也今俗謂虹能截雨信與寫官曰非也崇朝其雨言終朝雨來蓋隮者虹也亦升也虹之為升逸雅所謂朝日升而始見也然而田家五行詩有云朝日鱟【音吼】不到晝蓋朝日之升有不崇朝而雨必至者彼虹見而雨止晚虹耳諺有曰晚虹而雨止朝虹而雨起且不聞莊忌哀時命辭乎虹霓紛其朝霞兮夕淫淫而淋雨夫夕尚淫淫則且終朝而雨不止者夫良馬四之謂兩服兩驂凡四馬以載之也蓋衛大夫乘此馬以見賢者曰是馬數耶但宜有四不宜又五之又六之也是轡數耶但宜有六不宜先四之先五之也安有大夫之乘馬而如是其不齊者蘇子由曰此贈賢物也下賢不宜倨五之六之自陳而益張不可也贈物不厭繁五之六之屢進而加盛可也
  瞻彼淇奥緑竹猗猗朱子曰淇水名奥隈也緑色也淇上多竹則所謂淇園之竹者也曰淇奥者二水名也正義所謂陸璣以淇奥作二水是也按後漢書註云博物志有奥水流入于淇而水經註亦云肥水謂之澳澳猶奥也猶之詩稱奥左傳引之稱澳也則奥水名耳毛傳云菉竹本二草菉為王芻竹為篇筑此即楚詞所謂薋菉盈室篇筑雜菜者也然而陸璣又云菉竹本一草而似竹者嘗讀史記云漢武塞河以淇園之竹為揵而漢書亦云昔者伐竹于淇川治矢萬餘則夫竹者將以之為揵為矢而猶云草乎是故戴凱之作竹譜亦云篃亦箘徒茂彼淇苑也但以菉為草則又有說按水經註云昔漢武塞决河以竹為用而寇恂治河内伐竹為矢今通望無復此矣惟王芻編草與昔無異耳則意者當時淇上菉與竹本同生水濱而其後竹稍衰而菉猶存也則菉竹本二物竹非草菉乃草也故夫緑大學及齊魯韓三家皆作菉此猶夫小雅云終朝采緑而王逸楚辭註引之作采菉也菉緑也則菉亦草耳
  碩人之寛謂碩大寛廣無戚戚也曰以為碩大寛廣固可也而以為碩大之寛廣可乎寛以宀猶㝢也猶云碩人之廣居者也
  碩人之薖亦寛大也曰非也薖以草說文云草也猶云碩人之草茅
  碩人之軸軸者盤桓而不行者也曰軸以車猶車軸也輪旋之謂也猶云碩人之所盤旋也
  以望復關何復關也其曰復關猶柳子曰河間也或曰在開州或曰在澶州
  或乃言曰及爾偕老老使我怨朱子曰我與爾本期偕老而老而見棄乃如此是使我怨也寫官曰甫總角之宴也而三歲食貧遽云老耶或曰今既如此則他日老時將使怨也又不然若云爾嘗言與爾偕老與爾偕老老乎使我怨而已蓋調之也調其是語之無當也
  曰焉得諼草諼草者合歡也食之而令人忘憂曰諼者忘也吾不能暫忘故曰焉得善忘之草而樹之也乎此必無之事也故曰焉得之猶言烏頭白天雨粟也而曰可忘憂耶可食耶且其以合歡為忘憂尤非也養生論云合歡蠲忿萱草忘憂幾見合歡而忘憂也乎夫合歡者青堂也董子所謂欲蠲人之忿則贈以青堂者也然則青堂非萱矣夫萱非諼也即諼亦不必忘憂况忘憂非合歡耶
  彼黍離離彼稷之苗大夫行役者或至宗周過故時宗廟宫室盡為禾黍徬徨焉而不忍去嗟乎遂諷其所見黍之實與稷之苖而為之興之曰然然則黍已垂實矣而稷尚為苗可乎韓詩云詩人求亡之不得憂懑而不識於其物也視彼黍離而誤以為稷苖也故云彼離離之黍我初不知謂是稷之苖也其云求亡者何也曰尹吉甫殺孝子伯奇而其弟求之此或未然然而其所云有懑而不識于物則中心靡煩兩目眯物故都丘墟觸而生傷故曰豈行邁之靡靡抑中心之摇摇也故曰見之有見而目瞿見非所見而心瞿
  不與我戌甫甫即呂也書之呂刑亦即禮之甫刑也而孔氏以為呂侯後為甫侯然則其國何在乎曰按呂國在南陽宛縣西後隸於鄧故呂氏春秋云呂在宛西矣徐廣亦云在宛矣然則呂與申一地也特申在宛北呂在宛西耳是以括地志云故申城在鄧州南陽縣北三十里故呂城在鄧州南陽縣西四十里
  中谷有蓷曰蓷者鵻也即益母草也曰蓷者益母草也然而非鵻也鵻者菼也
  曰摻執子之袪兮摻者擥也吾擥其祛而留之曰摻已擥矣焉又得其袪而執之摻以手以參手指參參然魏詩云摻摻女手是也吾以摻然之手而執子之袪子尚能惡我也哉若宋玉賦云遵大路兮擥子袪則以擥為執原無摻情

  毛詩寫官記卷一
  欽定四庫全書
  毛詩寫官記卷二
  翰林院檢討毛奇齡撰
  敢取是子惠思我褰裳涉溱子惠然而思我耶則將褰裳而涉溱以從子耳曰何哉女子而渡河褰裳也者女子曰子思我子當褰裳來嗜山不顧高嗜桃不顧毛也東門之墠茹蘆在阪或言曰茹蘆為茜陂者曰阪門之旁有阪阪之上有草也此識乎其人之居也寫官曰茹蘆菜廬也易林曰東門之墠茹廬在阪蘆也者廬也故曰其室也又曰有踐家室
  方秉蕳兮蕳蘭也曰謹荷羅願云蕳者都梁香也樂府有云毺□五木香迷迭艾蒳及都梁
  敢取是贈之以勺藥勺藥香草也以勺藥為贈而結恩情之厚也曰謹荷韓詩云勺藥離草也古今註云勺藥一名可離則以勺藥為贈而致將别之情
  齊子發夕曰夕猶宿也發夕謂離于所宿之舍也曰乘夜而行曰發夕禮曰婦人不夜行夜行以燭况他出乎此諷之
  齊子豈弟豈弟樂易也言無忌憚羞惡之意也曰豈弟者兄弟之宜也諷之也
  美目揚兮揚者目之動也似也設非目之動何以次章曰美目清也然而又曰清揚婉兮揚者眉之美也非也既為眉之美何以首章曰美目揚也夫揚者眉下開也清者目上皦也丘光庭著兼明書云但稱美目誰曰揚眉則以詩文之不及眉也夫亦揚其目而視之已耳是未明乎詩之稱目者也詩之稱目不專以目也以揚下於眉清上於目而總不遠於目也則皆曰目耳故曰美哉目之有揚也又曰美哉目之有清也又曰揚其眉而清其目婉然好也設以為詩不及眉不當揚眉則婉如清揚子之清揚曾及目乎抑曾及眉乎吾不知眉與目之何以名也若夫初以為目終以為眉則一詩而前後易名非所聞也
  展我甥兮朱子曰展誠也稱其為齊侯之甥所以明其非齊侯之子也則微詞也按春秋桓三年夫人姜氏至自齊六年九月子同生即莊公也十八年桓公乃與夫人如齊則莊公誠非齊侯之子矣曰然而為是說者則又何也按莊元年公羊傳云姜氏讚公于齊侯曰公曰同非吾子齊侯之子也則當時姜氏有是言矣故曰此非也信我之甥也微詞也
  曰朱子曰雷首之北析城之西即魏國焉是古冀都矣寫官曰非也按水經註云魏國故城其西之與南並距河二十餘里北距首山十餘里則魏之為國不在雷首北而在雷首南明矣雷首即首山尚書壺口雷首春秋趙盾田於首山
  蟋蟀在堂歲聿其暮或乃言曰蟋蟀九月而在堂故蟋蟀在堂而歲已晚也曰非也蟋蟀方在堂甫秋也而歲忽已暮也時之易逝也故曰日月其除矣可思也世無九月而蟋蟀始在堂者毛傳以周十月當卒歲而此云歲暮則必在九月故九月耳按月令曰季夏之月蟋蟀居壁逸周書曰小暑之月温風至又五日而蟋蟀居壁居壁者在堂也易通卦驗曰乃立秋而蜻蛚上堂蜻蛚即蟋蟀然曰小暑曰立秋曰季夏則已皆非九月矣然而甫過此而歲又已暮諺不云乎三飯四餐人不長飽三過黄梅四過六月而人忽已老不可思耶故杜甫詩云北風吹蒹葭蟋蟀近中堂荏冉百工休鬱紆遲暮傷此非也何也其曰北風則猶惑乎毛氏之語也然而其云鬱紆也可思也彼亦有感乎易逝也
  羔裘豹袪自我人居居豈無他人維子之故居居何也曰美之也彼羔裘而豹袪者因我人而居其所居是維我之故舊也豈無他人維子之為故舊也或曰居居猶裾裾衣盛也荀子云由是裾裾
  羔裘豹褎自我人究究豈無他人維子之好究究何也曰美之也彼羔裘而豹褎者因我人而治其所治是我之所好者也豈無他人維子之好之已也
  敢取是曰予美亡此誰與獨處夫葛生而蒙薪蘝生而蔓野各有依也予所美者而獨不在是則誰與而獨處於此者曰誰與而共處於此此可言也誰與而獨處於此不可言也此倒詞也予美而既亡此矣則誰哉此獨處者此獨處者我也檀弓曰誰與哭者
  首陽之巔首陽首山之南也曰非也首山之南而可曰首山之南之巔乎論語云伯夷叔齊餓於首陽之下後漢志註云伯夷叔齊隱首陽山是非首山之南為首陽也首陽首山也不然劉安成曰下章有首陽之東何也人之為言苟亦無信舍旃舍旃苟亦無然人之為言胡得焉或乃曰人之為是言以告子者未可遽以為信也苟舍置之而無以為然則造言者何得焉曰此戒聽讒者故反覆以戒讒之不可聽如是耳苟亦無信猶之苟亦無然也而一以指人一以指已可乎若云人之為此言者苟亦不可信也舍之哉舍之哉苟亦無然乎人之為此言者彼何所得而云然其曰苟亦無信又曰苟亦無然也猶之曰人之為言又曰人之為言也猶之曰舍旃又曰舍旃也此戒之
  臨其穴惴惴其慄夫臨穴而懼則以生納之壙中故也敢取是曰三良固許君以死者也生共此樂死共此哀三良之志也三良固志死而猶惴惴然畏死乎哉其穴三良穴也臨之者人之臨之也即時之呼蒼天者也其慄人之臨之者則其慄也王粲詩曰臨穴呼蒼天涕下如綆縻即亦以臨穴為呼蒼者也曹植詩曰攬涕登君墓臨穴仰天嘆明云登其墓也
  值其鷺羽則以羽為翳而舞者持以指麾之曰謹荷大舞秉翟小舞值鷺大舞籥舞也左手執籥右手秉翟是也小舞羽舞也周禮樂師云掌教國子之小舞即羽舞值其鷺羽是也
  越以鬷邁鬷者衆也於是乎以其衆行曰鬷者總也總集而行也或曰鬷麻數也凡麻縷以一升而用繩束之謂之數王肅云鬷數績麻之縷也夫不績其麻而持其麻數而行是婆娑也
  鳲鳩在桑或以鳲鳩為戴勝又以戴勝為布穀何如敢取是謹荷按月令云鳴鳩拂其羽戴勝降于桑而蔡邕月令云鳲鳩鶻鳩也先戴勝鳴則鳲鳩非戴勝矣且鶻鳩名布穀戴勝不名布穀也埤雅云男事興布穀鳴女功興戴勝鳴
  甲有問于寫官曰一之日者謂斗建子一陽之月也二之日者謂斗建丑二陽之月也蓋周之先公既曾用此以紀候而後有天下遂以之為正朔焉敢取是寫官曰此周公詩也建子稱日豈曰先王紀候之舊文也哉維日為陽自子逮巳折支之前而為陽陽故當以日名之一之日二之日是也維月為隂自午逮亥折支之後而為隂隂故當以月名之七月流火九月授衣是也所謂别隂陽以紀月日者也然而又曰四月秀葽何也夫四月已月也已者承陽而首隂故稱日可始于子而迄于已稱月則又可始於已而迄于亥然而不曰五之日何也曰偶不及之耳惟其然故亦未嘗有稱三月者敢取是饁彼南畝田畯至喜朱子曰少者在田故老者率婦子而餉之治田早而用力齊故田畯至而喜之寫官則曰田畯之喜以饁故也豈為畊哉饁食本農夫所依饁食不足不可以歸農田畯以農事為亟農人以饁食為亟也故此曰饁彼南畝田畯至喜甫田曰饁彼南畝田畯至喜大田曰饁彼南畝田畯至喜皆以饁為喜可知也此猶之大田曰以我覃耜俶載南畝載之所始以耜故也豈為稼哉耒耜本南畝始事耒耜未利不可以入田田以耕為始耕以耒耜為始也故此曰以我覃耜俶載南畝載芟曰有畧其耜俶載南畝良耜曰畟畟良耜俶載南畝皆以載從耜可知也故吾於覃耜而知無省耕之憂於饁餉而知無補不足之患
  敢取是曰女心傷悲迨及公子同歸夫以公之子猶娶于國中而貴家大族連姻公室者猶且自力於蠶桑之務其風俗之厚如此故其許嫁者預以與公子同歸而遠其父母為悲焉曰歸妻者惟之子之歸之也豈歸妻而同歸也與且士如歸妻迨氷未泮故董仲舒曰霜降而逆女氷泮而殺止也故孔子對哀公曰霜降而婦功成嫁娶者行焉迨冰泮而㛰禮殺故周禮媒氏之職以仲春大會男女使之急通其㛰姻為失時耳未聞公子而失時焉者夫以春日之遲又遲也而采蘩之女故為祁祁祁祁者徐徐也然而公子之來遊者又將歸矣夫以遲遲之日徐徐之采繁而暮歸之又將及也是可悲也甚矣夫春目之難留也故傳曰春女怨
  八月萑葦萑葦蒹葭也將預為來歲治蠶而先於八月收蓄之以為曲簿曰曲簿簿曲也漢書周勃曾織簿曲矣或曰簿苫為筁萑葦伹用為簿中筁耳務本新書云臘而刈茅為蠶簿謂用葦糨紙為之蓐而薦之簿中一之日于貉貉狐狸也于貉謂往取狐狸也敢取是曰謹荷吾聞之于貉于獵也周禮大司馬大蒐則有司表貉甸師大田獵則祭表貉貉者獵祭也故羅氏爾雅云周人將獵則先祭貉因稱獵為貉然則于往也亦往獵云爾不然貉狐狸三獸也于貉而取狐狸將于茅而取栗薪與
  言私其豵獻豜於公豵一歲豕豜三歲豕然廣雅又云獸一歲為豵三歲為肩則是凡獸名不止豕也故周禮註亦云獻肩于公
  六月莎鷄振羽十月蟋蟀入我牀下甲曰莎鷄蟋蟀本一 物而殊其名敢取是寫官曰莎鷄絡緯也即俗稱紡婦者也蟋蟀促織也即俗稱績婦者也非一物矣莎鷄聲沙然又以及時而鳴也鷄鳴必以時故曰鷄也蟋蟀聲悉然然又能帥之以鬬故名蟀陸氏云蟀即敢取是七月在野八月在宇九月在戶何謂也豈一物而異其處與抑羣物者與夫既一物而三名焉矣則夫在野者之為何名也在宇在戶者又何也且夫一物而既動股又振羽則必以時變焉耳在野之後其以時變耶抑猶然振羽者耶抑猶非耶天下有詞之蒙義之懘如是者哉曰非也此言農人居處之有節耳夏則露居及秋而漸處於内也西成早晚刈穫有時或檐或戶於焉聚語耳故下即云十月之後當蟋蟀入牀之際而其為居處又己異也昔在戶今墐戶也昔在宇今將在室也若以為莎鷄然也則絡緯無入宇戶者以為蟋蟀然則月令季夏之月即已蟋蟀居壁矣安得七月尚在野
  曰為改歲呂東萊曰十月而改歲三正之通于民俗尚矣周特舉而迭用之耳敢取是曰謹荷此以十月為改歲而首章又曰二之日栗烈無衣無褐何以卒歲則又以十二月為終歲豈夏正既行復行周正乎此非三正之可通也作詩者以為卒歲為歲之終改歲為歲之始終則以四時之終為終四時之終成歲之終也冬者終也月令所謂將幾於終是也始則以十二辰之始為始十二辰之始定歲之始也維子為始夏小正所謂陽至始動是也且夫子者天正也天正有作始之義十月則兆乎子也兆乎子故改歲焉丑者地正也地正有成終之義二之日則貞乎丑也貞乎丑故卒歲焉是故王符云七月之詩終而復始此之謂也
  九月叔苴曰叔拾也曰叔收也叔之為收雙聲之轉也謹荷
  宵爾索綯曰索絞也綯索也曰是索索也索取也綯絞也謂取而絞之謹荷
  朋酒斯饗曰殺羔羊每據鄉飲酒之禮以為兩尊壺於房戶之間即朋酒也其曰羔羊則鄉人以狗大夫加以羊也夫鄉飲酒禮大飲烝禮此公事也而民滌塲以行之得乎此斗酒自勞也凡酒不孤酌則曰朋饗者食焉耳逸周書云既秋而不穫維禽其饗之則禽亦饗矣若其又稱殺羔羊則正所云烹羊炰羔者也此歲時伏臘田家作苦之恒情也至躋堂而後稱觥而獻之公焉
  敢取是既取我子無毁我室丁曰朱子曰周公征東二年乃得管叔武庚而誅之而成王猶未知周公之意也公乃為詩以貽王曰䲭鴞䲭鴞爾既取我之子矣毋更毁我室也若曰武庚既死管蔡矣不可更毁我王家也曰非也是時未殺管蔡也以成王但知流言為管蔡而不知管蔡為武庚所誤是可諷也故金縢云公出東二年罪人斯得而公始為詩以貽王也出東二年居東郊也罪人斯得始得名流言之何人也故且為詩以貽王以明流言事小殷蠢事大耳朱子意以為取子則必殺之矣故遂云得武庚管蔡而誅之夫既已誅庚猶恐庚毁王室耶此非思患預防之意也故公曰管蔡我子也而彼乃挾而有之是既取我之懷矣則牖戶可慮也蓋諷王以庚之將畔也育子尚當閔毁室豈細故故下亦但言毁室
  今女下民或敢侮予朱子曰下土之民誰敢有侮予者曰誰敢侮之此孔子讀詩辭也而以當詩辭不可今女下民或敢有侮予者乎故亟亟也此所謂預防者也鸛鳴于垤曰蟻塜為垤夫將隂雨則穴處者先知故蟻已出垤而鸛乃就食而鳴於其上曰既零雨矣又曰將隂雨何也按埤雅云鸛仰鳴則晴王氏曰垤丘垤也猶方言之所謂封塲也故方言云楚鄧以南蟻土謂之垤則以蟻土為垤者楚以南耳詩人在西岐未有是矣且夫婦嘆而灑埽之穹窒之而冀以待夫之來至必謂雨晴耳蟻淫于垤而薰鼠于室豈曰人情
  熠燿宵行或以宵行名乎蟲而以熠燿為蟲之明也以為其光如螢也曰非也熠燿螢也宵行夜行也攷爾雅云熠燿螢埤雅古今註亦云熠燿螢故擬李陵詩云晨風鳴北林熠燿東南飛駱賓王賦云熠燿飛兮絶復連而杜甫亦有詩云忽驚飛熠燿皆謂螢也其曰宵行則猶曹植辯螢火云秋隂而雨螢火夜飛夜飛者夜行也飛之為行亦猶鵲飛為鵲行雁飛為雁行也若以熠燿為明則安所據乎甲曰董氏說文云熠燿明也且不觀詩又云倉庚于飛熠燿其羽耶曰是不然以倉庚之羽如螢火之明即曰螢其羽如韓子欲以異端之學如四民之行即曰人其人此例詞也夫小雅不云乎交交桑扈有鶯其羽然則鶯亦其羽也
  我覯之子籩豆有踐同牢之禮也然士昬禮同牢之禮有豆無籩此云籩豆豈同牢禮乎以娶妻本以承祭故昬禮醮子詞云往迎爾相承我宗祀是也
  公孫碩膚則以孫為遜而以碩膚為大且美也公之被以流言也而詩以為此非四國之所為乃公自讓其大美而不居耳敢取是曰謹荷公孫公季之孫也碩大膚亦大也既碩又大猶椒聊云碩大無朋澤陂云碩大且卷也若曰狼微物爾而跋疐若此今公孫亦大矣而步履如故夫居高被謗履艱大而不失其常是以難也示我周行周行大道也曰周行者周之所行也猶漢詩曰示我漢行
  王事靡盬曰盬者不堅固也王事不可以不堅固曰盬蠱也蠱而間隙靡盬者無間隙也王事繁多畧無間隙况也永嘆况者語辭曰况兹也亦作滋滋者益也漢書匈奴傳兹欲向和親兹亦作益故曰滋之永嘆言徒增悼嘆耳無所緩急也惟况之為益故更進亦稱况烝也無戎曰烝者語聲曰烝衆也雖衆亦無助也敢取是曰寧適不來微我不顧寧使彼適有故而不來而無使我恩意之有不至也曰若然則彼之不來於我無與也我行其在我而已是何足以申燕樂之情也哉若曰既有肥羜以速之矣得毋偶爾不來也耶此非我勿念也寧毋寧也適偶也此冀其必至而故為慮之也矣或曰豈適有他故而不來乎將毋以我為勿顧也或云豈其適有故不來毋乃不我肯顧也或云何適然不來得毋我有所不顧也皆非也甫速之來未知其不來也若未知其不來揣之何得也夫未知其不來而慮之可也慮之仍未知不來也若未知其不來而揣之是不來也
  敢取是夫有酒湑我無酒酤我言我于朋友安計有無哉但及閒暇飲酒相樂耳曰謹荷或湑或酤總相樂也則何以又云迨我暇矣飲此湑矣祗飲湑不飲酤矣湑酒漉酒也即釃酒也此伹為釃酒賦耳故既有酒則伹當釃我之酒縱至於無豈無市酒乎酤我未晚也猶今里巷云見醑嗑醑無醑有黍甚言當飲此湑也故又云及此暇日速飲此湑也
  坎坎鼓我蹲蹲舞我豈天子宴賓而親鼓之舞之者禮曰天子饗三老五更於太學則冕而總干親在舞位此具文也豈真友朋釃酒之相於也哉曰不然獨不聞沛公之還沛飲乎與父老酒酣而自起舞也漢明吹塤篪以娛羣臣唐高祖自彈琵琶元宗宴諸王兄弟乃擊鼓謹荷
  何福不除以除舊而生新也敢取是曰謹荷除而又生則何以但言除不言生乎除者開而與之也福事不一故逐逐開與猶所謂簽除者矣孔穎達云除者如閉藏蓄積今開出之
  毛詩寫官記卷二
  欽定四庫全書
  毛詩寫官記卷三
  翰林院檢討毛奇齡撰
  如月之恒如日之升恒之為絃升之為出也月上絃而就盈日始出而就明曰若然則恒為縆矣恒常也謂常在天也月為隂尸静故有久常之義日為陽尸動應觀升進之情
  敢取是曰不遑啟居啟居跪居與曰謹荷夫以啟居為跪居此毛氏之說也然而非也吾聞之書冏命云出入起居罔有不欽謂出入作止也故漢制有起居注有起居令史但掌録天子作止如周官之左右史不必斥言其跪坐也漢書趙廣漢傳察新豐杜建宗族賓客盡知其計義主名起居禮紀孔子對哀公儒者雖危起居竟申其志則但指行事並非體所得屈伸者且夫卜式稱牧羊以時起居惡者輒去豈羊亦能跪坐乎抑亦跪坐羊乎此則較然之甚者也且人有起居故凡問人起居者亦謂起居今有稱興居者矣而東方未明詩序云刺朝夕興居無節則未聞晨興可為跪夜寢可為坐也且嘗記歐陽修集其與陳員外有云肩從齒序跪拜起居信如跪坐則將跪拜跪坐也故曰非也然則何謂起居也曰起居者作息也農人以不遑作息為巳傷耳堯時歌云日出而作日入而息此農人一日之起居也尚書春秩東作周禮冬息老物則農人一歲之起居也
  丁乃曰小人所腓腓之言芘以戎車者固戍役之所芘倚也或曰非也腓隨動也如足之腓足動則隨之而動而寫官曰亦非也程氏謂腓隨足動而易咸之傳則又謂足隨腓動此可據乎腓者足肚也足有腨肚而足始成四牡雖強惟君子得依焉耳若小人隨馬足行猶馬足之肚也故曰小人之所為車塵馬足者也此承四牡騤騤言
  僕夫况瘁况兹也或曰怳也言僕夫亦為之怳瘁耳曰况滋也兹同言但滋之瘁
  畏此簡書朱子曰簡書戒命也隣國有急則以簡書相戒命也或曰簡書策命臨遣之辭


国学迷 範文忠公文集十卷 申端湣公文集二卷首一卷末一卷 天問閣集三卷 楊大洪先生文集二卷 甲乙雜著一卷 第六弦溪文鈔四卷 南雷文定前集十一卷後集四卷三集三卷附錄一卷 寒松堂集十卷 聰山集三卷 湯潜庵集二卷 陸稼書先生文集二卷 習齋記餘十卷 居業堂文集二十卷 正誼堂文集十二卷續集八卷 忠裕堂集一卷 恕穀後集十三卷 二南密旨一卷 主客圖一卷 貢父詩話一卷(一名中山詩話) 後山居士詩話一卷 臨漢隱居詩話一卷 六一居士詩話一卷 司馬溫公詩話一卷(一名續詩話) 環溪詩話一卷 優古堂詩話一卷 冷齋夜話十卷 玉壺詩話一卷 東萊呂紫薇詩話一卷 珊瑚鈎詩話三卷 許彥周詩話一卷 石林詩話三卷 庚溪詩話二卷 歲寒堂詩話二卷 韵語陽秋二十卷 容齋詩話六卷 全唐詩話六卷 風月堂詩話二卷 藏海詩話一卷 □碧溪詩話十卷 二老堂詩話一卷 觀林詩話一卷 艇齋詩話一卷附校訛一卷附續校一卷 竹坡詩話一卷 茹溪漁隱叢話前集六十卷後集四十卷 滄浪詩話一卷(一名滄浪吟卷) 江西詩滄小序一卷 薑氏詩說一卷(一名白石道人詩說) 娛書堂詩話二卷 梅磵詩話三卷 深雪偶談一卷 詩評一卷 吳氏詩話二卷 對床夜語五卷 滹南詩話三卷 東坡詩話錄三卷 圍爐詩話六卷 月山詩話一卷 騷壇秘語三卷 集唐要法一卷 師友詩傳錄一卷 唐律與唐代法律體系研究_錢大群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中國法制史通解1000題_錢大群曹伊清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甲骨文_范毓周人民出版社北京.djvu 現代西方經濟學原理_劉厚俊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經濟政策學概論_王國剛劉志彪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中國當代經濟_李松林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蘇南鄉村企業的崛起_胡福明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長江三角洲地區社會經濟史研究_洪煥椿羅侖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國民經濟計劃學教程_沈士成張保林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國民經濟管理學自學綱要_張永桃刁振飛吳善麟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公關傳播學_宋林飛著周世康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公關人才學_冒榮著嚴強著樊道恆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宏觀經濟管理學_吳善麟顧士明戴天順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公共關係學新論組織形象管理_袁傳榮宋林飛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工業企業經營管理_南京大學工業企業管理教研室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公共關係心理學_周曉虹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企業文化與道德建設研究_王育殊倪馬堂中國廣播電視出版社北京.djvu 供銷企業財務會計實務_王美韻張禹清顧承權航空工業出版社北京.djvu 涉外商務談判_成志明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中外最新市場營銷案例_張保林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國際經貿管理_南京大學國際經濟貿易系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國際貿易教程_張二震陳飛翔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現代財政學_洪銀興著黃巍著李鳴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現代貨幣銀行學概論_王國剛著薛軍著范從來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會計核算原理_王美韻江蘇人民出版社江蘇.djvu 會計核算原理習題集_王美韻江蘇人民出版社江蘇.djvu 社會統計學_張彥著宋林飛著徐愫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馬克思主義經濟理論與當代實踐_吳善麟著易兵著李洪波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斯密到馬克思經濟哲學方法的歷史性詮釋_唐正東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經濟哲學研究_林德宏步惜漁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微觀經濟學_梁東黎著劉東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現代西方經濟學原理_劉厚俊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經濟增長方式轉變研究_洪銀興沈坤榮何旭強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浮現中的數字經濟Ⅱ_HerryDavidCookeSandraBuckleyPatricia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現代產業經濟分析_劉志彪著安同良著王國生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股份經濟學教程_王國剛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世界現代化進程_錢乘旦楊豫陳曉律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世界各國工業化模式_陳曉律南京出版社南京.djvu 中國產業發展研究_著劉志彪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體制轉型期的中國經濟增長_沈坤榮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中國經濟奇跡未來與政策選擇國際市場的挑戰_宋林飛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新增長理論與中國經濟增長_等著沈坤榮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南京技術創新與高新持術產業發展研究_劉厚俊曾向東南京出版社南京.djvu 江蘇改革與發展20年1978-1998_宋林飛張步甲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全球視角下的南京產業發展_張二震曾向東馬野青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創業南京富民強市之路_周直裴平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台灣經濟發展的歷史與現狀_史全生東南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蘇州地區社會經濟史明清湖_范金民夏維中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行政管理學教程_張永桃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工商行政管理學_張永桃孫亞忠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經濟管理應用程序PASCAL語言在經濟管理領域中的應用_徐開明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科技進步監測研究_施建軍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走向現代國家之路_錢乘旦陳意新四川人民出版社成都.djvu 第一次重分世界現代霸權主義的起源_李慶余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社會改革控制論_童星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統計學教程_施建軍刑西治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動盪時代的知識分子_李良玉浙江人民出版社杭州.djvu 實用會計學_周文幸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會計學概論_楊雄勝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人力資源管理研究新進展_趙曙明馮芷艷劉洪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勞動社會學_童星著汪和建著翟學偉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現代物流管理概論_茅寧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英國議會政治史_沈漢劉新成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英國政治經濟和社會現代化_王覺非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管理原理_週三多著蔣俊著陳傳明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管理原理_週三多著蔣俊著陳傳明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21世紀全球企業的競爭戰略與管理_趙曙明楊忠斯坦利希利HilleStanleyJ丹麥卡迪McCartyDan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企業技術進步論_王心恆王國剛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生產管理_週三多著蔣俊著鄒一峰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股份公司理財學_茅寧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中小企業競爭力研究_陳德銘著週三多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跨國公司經營學_裴平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國際企業跨文化管理_趙曙明著楊忠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國際企業環境組織戰略_陳傳明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企業跨國經營研究兼論中國企業國際化_趙曙明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跨國公司經營管理研究_趙曙明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中國上市公司股權融資研究_裴平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房地產開發與經營_濮勵傑著彭補拙著周峰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江南絲綢史研究_范金民金文農業出版社北京.djvu 規模經濟與區域發展近代江南地區企業經營現代化研究_馬俊亞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現代營銷與CI理論_張彥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社會組織學_譯魯品越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北京.djvu 社會管理學概論_童星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明清江南商業的發展_范金民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人口學概論_杜聞貞著夏海勇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城市人口經濟分析_杜聞貞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國際貿易政策的研究與比較_張二震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中西方貿易_劉厚俊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元代海外貿易研究_高榮盛四川人民出版社成都.djvu 中國秘密社會_蔡少卿浙江人民出版社杭州.djvu 現代財政學_洪銀興著黃巍著李鳴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貨幣銀行學_范從來姜寧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貨幣銀行學_范從來著姜寧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現代貨幣銀行學概論_王國剛著薛軍著范從來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通貨緊縮時期貨幣政策研究_范從來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銀行經營管理通論_范從來著何孝星著王國剛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投資基金組織管理與評估_徐志堅施榮德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期權分析理論與應用_茅寧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期貨投資和期權_趙曙東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證券投資通論_范從來夏江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現代金融制度_范從來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國際結算與融資_梁琦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國際直接投資區位決定因素_魯明泓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國際金融學_裴平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國際金融學_裴平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中國證券投資_范從來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美國外交政策上_帕特森托馬斯克利福德加裡哈根肯尼思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djvu 美國外交政策下_帕特森托馬斯克利福德加裡哈根肯尼思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djvu 美國外交從孤立主義到全球主義_李慶余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戰後世界政治與國際關係1945-1985_高興祖著沈學善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文化中西對話中的差異與共存_錢林森李比雄蘇蓋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中西法津文化比較研究_張中秋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法學教程_丁邦開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中國法制史教程_錢大群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唐律論析_錢大群錢元凱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中國現行法制探析_丁邦開邢鴻飛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大眾傳媒與大眾文化_潘知常林瑋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djvu 信息學概論_鄒志仁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中國未來之路信息化進程在中國_魯品越葛寧劉強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信息傳播技術_蘇新寧著邵波南京大學出版社南京.djvu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