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历史人物 | 历史地名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十三经 | 字体转换器 | 近义词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近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大戴礼记 汉 戴德

大戴礼记 汉 戴德
  欽定四庫全書    經部四
  大戴禮記目錄    禮類三【附録】
  卷一
  王言      哀公問五儀
  哀公問於孔子  禮三本
  卷二
  禮察      夏小正
  卷三
  保傅
  卷四
  曾子立事    曾子本孝
  曾子立孝    曾子大孝
  曾子事父母
  卷五
  曾子制言上   曾子制言中
  曾子制言下   曾子疾病
  曾子天圓
  卷六
  武王踐阼    衛將軍文子
  卷七
  五帝德     帝繫
  勸學
  卷八
  子張問入官   盛德
  卷九
  千乘      四代
  虞戴德     誥志
  卷十
  文王官人    諸侯遷廟
  諸侯釁廟
  卷十一
  小辨      用兵
  少閒
  卷十二
  朝事      投壺
  卷十三
  公冠      本命
  易本命
  【臣】等謹案大戴禮記十三卷漢戴德撰隋書經籍志云大戴禮記十三卷漢信都王太傅戴德撰梁有諡法三卷後漢安南太守劉熙注亡崇文總目云大戴禮記十卷三十五篇又一本三十三篇中興書目云今所存止四十篇晁公武讀書志云篇目自三十九篇始無四十三四十四四十五六十一四篇有兩七十四而韓元吉熊朋來黄佐吳澄竝云兩七十三陳振孫云兩七十二蓋後人于盛德第六十六别出明堂一篇為六十七其餘篇第或至文王官人第七十一改為七十二或至諸侯遷廟第七十二改為七十三或至諸侯釁廟第七十三改為七十四故諸家所見不同因有新析一篇則與舊有之一篇篇數重出也漢許慎五經異義論明堂稱戴記禮說盛德記即明堂篇語魏書李謐傳隋書牛宏傳俱稱盛德篇或稱泰山盛德記知析盛德篇為明堂篇者出于隋唐之後又鄭康成六藝論曰戴德傳記八十五篇司馬貞曰大戴禮合八十五篇其四十七篇亡存三十八篇蓋夏小正一篇多别行隋唐間錄大戴禮者或闕其篇是以司馬貞云然原書不别出夏小正篇實闕四十六篇存者宜為三十九篇中興書目乃言存四十篇則竄入明堂篇題自宋人始矣隋志又曰戴聖刪大戴之書為四十六篇馬融足月令明堂位樂記合為四十九篇今攷孔穎達義疏于樂記云按别録禮記四十九篇樂記第十九然則樂記篇第劉向列之别録即與今不殊後漢書橋元傳云七世祖仁著禮記章句四十九篇號曰橋君學仁即班固所說小戴授梁人橋仁季卿者也劉向當成帝時校理秘書橋仁親受業小戴之門亦成帝時為大鴻臚劉橋所見篇數已為四十有九而融遠在後漢之季小戴書不待融足三篇甚明康成嘗受學于融者其六藝論亦但曰戴聖傳禮四十九篇作隋書者徒附會大戴闕篇以為即小戴所録而尚多三篇不符遂漫歸之融耳然因是而知隋唐間大戴闕篇與今本無異故今本卷數適同隋志卷數也書中夏小正篇最古其諸侯遷廟諸侯釁廟投壺公冠皆禮古經遺文又藝文志曾子十八篇久逸是書猶存其十篇自立事至天圓篇題上悉冠以曾子者是也書有注者八卷五卷無注疑闕逸非完書朱子引明堂篇鄭氏注云法龜文殆以注歸之康成考注内徵引有康成譙周孫炎宋均王肅范甯郭象諸人下逮魏晉之儒王應麟困學紀聞指為盧辯注據周書辯字景宣官尚書右僕射以大戴禮未有解詁乃注之其兄景裕謂曰昔侍中注小戴今爾注大戴庶纘前修矣王氏之言信而有徵是書正文併注訛舛幾不能成誦而永樂大典内散見僅十六篇今以各本及古籍中摭引大載禮記之文參互校訂附案語于下方史繩祖有言大戴記列之十四經其說今不可攷然先王舊制時有徵焉固亦禮經之羽翼也乾隆四十七年四月恭校上
  總纂官【臣】紀昀【臣】陸錫熊【臣】孫士毅
  總校官【臣】陸費墀



  欽定四庫全書
  大戴禮記卷一
  漢 戴德 撰
  王言第三十九
  哀公問五儀第四十
  哀公問于孔子第四十一
  禮三本第四十二
  王言【案王各本訛作主今據篇内訂正】
  孔子閒居曾子侍孔子曰參今之君子惟士與大夫之言之閒也【案閒古閑切劉本朱本沈本作聞據下文云吾王言蓋對今之君子所言不出士大夫之言之閒今從袁本程本高安本方本】其至于君子之言者甚希矣於乎吾王言其不出而死乎哀哉【案王字篇内凡十九見曰王言者二曰明王者十六曰霸王者一程本朱本沈本竝訛作主劉本袁本高安本昔者明王必盡知天下良士之名此一處未訛今據以訂正考鄭康成注坊記云大夫有臣者稱之曰主不言君避諸侯也韋昭注國語于魯語云大夫稱主妻亦如之于晉語云大夫妻稱主從夫稱也爾雅釋詁林烝天帝皇王后辟公侯君也主字不得列其間曲禮凡執主器注云主君也疏云禮大夫稱主今此言主上通天子諸侯下含大夫為君者故幷曰主蓋曲禮稱凡執主器概就為臣者言不遺其臣于大夫者今此篇陳明王所以王天下之道不得稱主明矣況霸王對舉謂霸者王者不可言霸王甚明王肅私定家語多勦襲此書仍作王言篇】曾子起曰敢問何謂王言孔子不應曾子懼肅然摳衣下席曰弟子知其不孫也【案孫遜古通用】得夫子之閒也難【案閒古莧切朱本沈本訛作聞下同今從劉本袁本程本高安本方本】是以敢問也孔子不應曾子懼退負序而立孔子曰參女可語明王之道與曾子曰不敢以為足也得夫子之閒也難是以敢問孔子曰居吾語女【案居字從方本訂定他本脱此字楊氏先聖大訓載此篇亦作居吾語女】道者所以明德也德者所以尊道也是故非德不尊非道不明雖有國馬【案馬他本訛作焉今從劉本】不教不服不可以取千里【案此下舊注里一本作理乃校書者所加非盧氏注文】雖有博地衆民【案地沈本訛作施今從各本】不以其道治之【案道他本訛作地今從方本】不可以霸王是故昔者明王内修七教外行三至七教修焉可以守三至行焉可以征七教不修雖守不固三至不行雖征不服是故明王之守也必折衝乎千里之外其征也衽席之上還師是故内修七教而上不勞外行三至而財不費此之謂明王之道也曾子曰敢問不費不勞可以為明乎孔子愀然揚麋曰【案麋眉古通用舊注麋一作眉亦校書者語非盧氏注文】參女以明王為勞乎昔者舜左禹而右臯陶不下席而天下治夫政之不中君之過也政之既中【案既沈本訛作不今從各本】令之不行職事者之罪也明王奚為其勞也昔者明王關譏而不征市鄽而不税税十取一使民之力歲不過三日入山澤以時有禁而無征【案此下舊注一作入山澤以時而不禁夫圭田無征亦校書者語非盧氏注文】此六者取財之路也明王捨其四者而節其二者明王焉取其費也曾子曰敢問何謂七教孔子曰上敬老則下益孝上順齒則下益悌上樂施則下益諒上親賢則下擇友上好德則下不隱【案此下舊注一作上好德則下隱慝亦校書者語非盧氏注文】上惡貪則下恥爭上強果則下廉恥民皆有别則政亦不勞矣【案則政二字他本作則貞則正四字就上文廉恥有别為七教之一此句乃總上文因政訛作正更衍則貞二字耳今從方本】此謂七教七教者治民之本也教定則本正矣【案朱本作則正矣方本作本正矣他本皆作是正矣當是則本二字訛成一是字今從朱本方本合訂】上者民之表也表正則何物不正是故君先立于仁則大夫忠而士信民敦工璞商慤女憧婦空空七者教之志也七者布諸天下而不窕内諸尋常之室而不塞【案内納古通用】是故聖人等之以禮立之以義行之以順而民棄惡也如灌曾子曰弟子則不足道則至矣孔子曰參姑止又有焉昔者明王之治民有法必别地以州之分屬而治之然後賢民無所隱暴民無所伏使有司日省而時考之【案而他本訛作如由音近而訛今從方本】歲誘賢焉則賢者親不肖者懼【案他本脱者字今從劉本】使之哀鰥寡養孤獨恤貧窮誘孝悌選賢舉能此七者修則四海之内無刑民矣上之親下也如腹心則下之親上也如保子之見慈母也【案保緥古通用】上下之相親如此然後令則從施則行因民既邇者說遠者來懷然後布指知寸布手知尺舒肘知尋十尋而索百步而堵【案古者以長百步濶一步為畮堵字當是畮字之訛堵高一丈濶六尺非百步也】三百步而里千步而井【案井九百畮其方三百步積九萬步此云千步非也千步二字當是方里之訛】三井而句烈三句烈而距五十里而封百里而有都邑乃為畜積衣裘焉使處者恤行者有與亡【案與他本訛作興今從方本】是以蠻夷諸夏雖衣冠不同言語不合莫不來至朝覲于王故曰無市而民不乏無刑而民不違畢弋田獵之得不以盈宫室也徵斂于百姓非以充府庫也優怛以補不足【案懮各本皆訛作慢考楚辭九章曰傷余心之懮懮則懮字之義可見今從楊本】禮節以損有餘故曰多信而寡貌其禮可守其信可復其跡可履其于信也如四時春秋冬夏其博有萬民也如飢而食如渴而飲下土之人信之如暑熱凍寒【案如他本訛作夫今從方本】遠若邇非道邇也及其明德也是以兵革不動而威用利不施而親此之謂明王之守也折衝乎千里之外此之謂也曾子曰敢問何謂三至孔子曰至禮不讓而天下治至賞不費而天下之士說至樂無聲而天下之民和明王篤行三至故天下之君可得而知也天下之士可得而臣也天下之民可得而用也曾子曰敢問何謂也孔子曰昔者明王必盡知天下良士之名【案必他本訛作以今從方本】既知其名又知其數既知其數又知其所在明王因天下之爵以尊天下之士此之謂至禮不讓而天下治因天下之禄以富天下之士此之謂至賞不費而天下之士說天下之士說則天下之明譽興【案明譽猶顯譽也惟沈本作名譽今從各本】此之謂至樂無聲而天下之民和故曰所謂天下之至仁者能合天下之至親者也所謂天下之至知者能用天下之至和者也所謂天下之至明者能選天下之至良者也此三者咸通然後可以征是故仁者莫大于愛人知者莫大于知賢政者莫大于官賢有士之君修此三者則四海之内拱而俟然後可以征明王之所征必道之所廢者也彼廢道而不行然後誅其君致其征弔其民而不奪其財也故曰明王之征也猶時雨也至則民說矣是故行施彌博得親彌衆此之謂衽席之上乎還師
  哀公問五儀【案儀各本訛作義今據荀子哀公篇人有五儀訂正】
  魯哀公問于孔子曰吾欲論吾國之士與之為政何如者取之孔子對曰生乎今之世志古之道居今之俗服古之服舍此而為非者不亦鮮乎哀公曰然則今夫章甫句屨紳帶而搢笏者【案句荀子作絇】此皆賢乎孔子曰否不必然今夫端衣玄裳冕而乘路者志不在于食葷斬衰菅屨杖而歠粥者【案菅他本訛作蕳攷荀子作菅今從方本】志不在于飲食故生乎今之世志古之道居今之俗服古之服舍此而為非者雖有不亦鮮乎哀公曰善【案此下荀子有孔子曰人有五儀有庸人有士有君子有賢人有大聖哀公曰敢問凡二十六字此文脱】何如則可謂庸人矣孔子對曰所謂庸人者口不能道善言而志不邑邑【案邑悒古通用】不能選賢人善士而託其身焉以為己憂動行不知所務止立不知所定日選于物不知所貴從物而流不知所歸五鑿為政心從而壞若此則可謂庸人矣哀公曰善何如則可謂士矣孔子對曰所謂士者雖不能盡道術必有所由焉雖不能盡善盡美必有所處焉是故知不務多而務審其所知行不務多而務審其所由言不務多而務審其所謂知既知之行既由之言既順之若夫性命肌膚之不可易也富貴不足以益貧賤不足以損若此則可謂士矣哀公曰善何如則可謂君子矣孔子對曰所謂君子者躬行忠信其心不置【案置他本訛作買考後卷文王官人篇有施而不置注云不形于心色也可證其心不置之義今從劉本】仁義在已而不害不知聞志廣博而色不伐思慮明達而辭不爭君子猶然如將可及也而不可及也如此可謂君子矣哀公曰善敢問何如可謂賢人矣【案他本脱可字今從朱本沈本】孔子對曰所謂賢人者好惡與民同情取舍與民同統行中矩繩而不傷于本言足法于天下而不害于其身窮為匹夫而願富【案窮他本訛作躬今從方本】貴為諸侯而無財如此則可謂賢人矣哀公曰善敢問何如可謂聖人矣孔子對曰所謂聖人者知通乎大道應變而不窮能測萬物之情性者也大道者所以變化而凝成萬物者也情性也者所以理然不然取舍者也故其事大配乎天地參乎日月雜于雲蜺總要萬物穆穆純純其莫之能循若天之司莫之能職百姓淡然莫知其善【案莫他本皆作不今從永樂大典本】若此則可謂聖人矣哀公曰善孔子出哀公送之
  哀公問于孔子
  哀公問于孔子曰大禮何如君子之言禮何其尊也孔子曰丘也小人何足以知禮君曰否吾子言之也孔子曰丘聞之也民之所由生禮為大非禮無以節事天地之神明也非禮無以辨君臣上下長幼之位也非禮無以别男女父子兄弟之親昏姻疏數之交也君子以此之為尊敬【案此下小戴有然字】夫然後以其所能教百姓【案小戴無夫字】不廢其會節有成事然後治其雕鏤文章黼黻以嗣其順之然後言其喪葬【案小戴作喪算】備其鼎俎設其豕腊修其宗廟歲時以敬祭祀以序宗族則安其居處【案小戴作即安其居節】醜其衣服卑其宫室車不雕幾器不刻鏤食不二味以與民同利昔之君子之行禮者如此公曰今之君子胡莫之行也孔子曰今之君子好色無厭【案色小戴作實】淫德不倦荒怠敖慢固民是盡忤其衆以伐有道【案忤小戴作午】求得當欲不以其所古之用民者由前【案古小戴作昔】今之用民者由後今之君子莫為禮也孔子侍坐于哀公哀公曰敢問人道誰為大孔子愀然作色而對曰君及此言也【案君下小戴有之字】百姓之德也固臣敢無辭而對人道政為大公曰敢問何謂為政孔子對曰政者正也君為正則百姓從政矣君之所為百姓之所從也君所不為百姓何從公曰敢問為政如之何孔子對曰夫婦别父子親君臣義【案義他本作嚴今從永樂大典本】三者正則庶民從之矣【案民小戴作物】公曰寡人雖無似也願聞所以行三言之道可得而聞乎【案小戴無而字】孔子對曰古之為政愛人為大所以治愛人禮為大所以治禮敬為大敬之至也【案小戴作至矣】大昏為大大昏至矣大昏既至冕而親迎親之也親之也者親之也是故君子興敬為親舍敬是遺親也弗愛不親弗敬不正愛與敬其政之本與公曰寡人願有言然冕而親迎不已重乎孔子愀然作色而對曰合二姓之好以繼先聖之後以為天地社稷宗廟之主【案社稷小戴在宗廟之下】君何謂已重乎公曰寡人固不固焉得聞此言也【案不固永樂大典本作不問】寡人欲問不得其辭請少進孔子曰天地不合萬物不生大昏萬世之嗣也君何謂已重焉【案何下各本多衍以字方本無前君何謂已重乎亦無以字】孔子遂有言曰【案小戴無有字】内以治宗廟之禮足以配天地之神明出以治直言之禮足以立上下之敬物恥足以振之國恥足以興之為政先禮禮者政之本與【案者小戴作其】孔子遂言曰昔三代明王之政必敬其妻子也有道妻也者親之主也敢不敬與子也者親之後也敢不敬與君子無不敬也敬身為大身也者親之枝也敢不敬與不能敬其身是傷其親傷其親是傷其本傷其本枝從而亡三者百姓之象也身以及身子以及子配以及配【案配小戴竝作妃】君子行此三者【案小戴無子字】則愾乎天下矣先王之道也【案先他本及小戴竝作大今從永樂大典本】如此國家順矣【案國上小戴有則字】公曰敢問何謂敬身孔子對曰君子過言則民作辭過動則民作則君子言不過辭動不過則百姓不命而敬恭如是則能敬其身能敬其身則能成其親矣公曰敢問何謂成親孔子對曰君子也者人之成名也百姓歸之名謂之君子之子是使其親為君子也是為成其親名也已【案親下小戴有之字】孔子遂言曰古之為政【案之他本訛作人今從方本】愛人為大不能愛人不能有其身【案他本脱能字今從方本】不能有其身不能安土不能安土不能樂天不能樂天不能成身公曰敢問何謂成身孔子對曰不過乎物公曰敢問君子何貴乎天道也【案他本脱子字今從高安本】孔子對曰貴其不已如日月西東相從而不已也【案西東小戴作東西】是天道也不閉其久也【案小戴無也字】是天道也無為物成【案為下小戴有而字】是天道也已成而明是天道也公曰寡人憃愚冥煩【案憃永樂大典本劉本訛作蠢】子識之心也【案識小戴作志鄭注讀為識】孔子蹴然避席而對曰仁人不過乎物孝子不過乎物是故仁人之事親也如事天事天如事親【案他本脱故字今從方本】是故孝子成身公曰寡人既聞是言也無如後罪何孔子對曰君之及此言也是臣之福也
  禮三本
  禮有三本天地者生之本也【案生字程本方本竝作性今從荀子史記及沈本】先祖者類之本也君師者治之本也無天地焉生無先祖焉出無君師焉治三者偏亡無安之人故禮上事天下事地宗事先祖而寵君師是禮之三本也王者天太祖諸侯不敢壞【案壞他本作懷今從永樂大典本劉本朱本沈本蓋諸侯以始封之君為太祖不敢壞謂不祧也】大夫士有常宗所以别貴始德之本也郊止天子社至諸侯【案至字他本作止今從方本及荀子】道及士大夫【案此下舊注一本有荀子云六字乃校書者所加非盧氏注文】所以别尊者事尊卑者事卑宜鉅者鉅宜小者小也【案别字下各本有尊卑二字今從方本及荀子】故有天下者事七世有國者事五世有五乘之地者事三世有三乘之地者事二世待年而食者【案待年謂農夫力田者也荀子作持手史記作有持牲】不得立宗廟所以别積厚者流澤廣積薄者流澤卑也【案各本多重積厚二字今從程本高安本廣字他本多作光今從永樂大典本也字各本多作亦如之今從朱本沈本】大饗尚玄尊俎生魚先大羮貴飲食之本也大饗尚玄尊而用酒【案此下荀子有醴字】食先黍稷而飯稻粱祭嚌大羮而飽乎庶羞貴本而親用也【案他本脱也字今從方本及荀子】貴本之謂文親用之謂理兩者合而成文以歸大一夫是謂大隆故尊之尚玄酒也俎之生魚也豆之先大羮也一也【案各本多脱此二字今從方本及荀子史記】利爵之不卒也【案爵各本多訛作省今從方本及荀子史記】成事之俎不嘗也三侑之不食也一也大昏之未發齊也廟之未納尸也始卒之未小斂也一也【案各本多脱此二字今從方本及荀子】大路車之素幭也郊之麻冕也喪服之先散帶也【案各本多脱也字今從方本及荀子】一也三年之哭不文也清廟之歌一倡而三歎也縣一罄而尚拊搏【案左傅室如縣罄服䖍讀罄為磬】朱弦而通越也【案各本脱也字今從方本】一也凡禮始于脱成于文終于隆故至備情文俱盡其次情文迭興【案迭他本作佚今從劉本高安本】其下復情以歸大一天地以合四時以洽日月以明星辰以行江河以流萬物以倡好惡以節喜怒以當以為下則順以為上則明萬變不亂貸之則喪
  大戴禮記卷一
  欽定四庫全書
  大戴禮記卷二
  漢 戴德 撰
  禮察第四十六
  夏小正第四十七
  禮察
  孔子曰君子之道譬猶防與夫禮之塞亂之所從生也猶防之塞水之所從來也故以舊防為無用而壞之者必有水敗以舊禮為無所用而去之者【案他本脱所字今從程本朱本高安本】必有亂患故婚姻之禮廢則夫婦之道苦而淫辟之罪多矣鄉飲酒之禮廢則長幼之序失而爭鬭之獄繁矣聘射之禮廢則諸侯之行惡而盈溢之敗起矣喪祭之禮廢則臣子之恩薄而倍死忘生之徒衆矣【案徒他本訛作禮今從方本】
  凡人之知能見已然不能見將然禮者禁于將然之前【案各本多脱于字今從沈本】而法者禁于巳然之後是故法之用易見而禮之所為至難知也【案至各本訛作生今從方本】若夫慶賞以勸善刑罰以懲惡先王執此之正堅如金石行此之信順如四時處此之功無私如天地爾豈顧不用哉然而曰禮云禮云【案而各本多作如今從方本】貴絶惡于未萌而起教于微眇【案教各本多作敬今從方本及漢書】使民日徙善遠罪而不自知也孔子曰聽訟吾猶人也必也使無訟乎此之謂也為人主計者莫如先審取舍【案先各本多訛作安今從方本及漢書】取舍之極定于内安危之萌應于外也安者非一日而安也危者非一日而危也皆以積然不可不察也善不積不足以成名惡不積不足以滅身而人之所行各在其取舍以禮義治之者積禮義以刑罰治之者積刑罰刑罰積而民怨倍禮義積而民和親故世主欲民之善同而所以使民之善者異或導之以德教或歐之以法令導之以德教者德教行而民康樂歐之以法令者法令極而民哀戚哀樂之感禍福之應也我以為秦王之欲尊宗廟而安子孫與湯武同然而湯武能廣大其德【案然而各本訛作然則如三字今從方本】久長其後行五百歲而不失秦王亦欲至是而不能持天下十餘年即大敗之此無他故也湯武之定取舍審而秦王之定取舍不審也易曰君子慎始差若毫釐繆以千里取舍之謂也然則為人主師傅者不可不日夜明此【案不可不各本訛作不可以今從方本】問為天下如何曰天下器也今人之置器置諸安處則安置諸危處則危而天下之情與器無以異在天子所置爾湯武置天下于仁義禮樂而德澤洽禽獸草木廣育被蠻貊四夷累子孫十餘世歷年久五六百歲此天下之所共聞也秦王置天下于法令刑罰德澤無一有而怨毒盈世民憎惡如仇讎禍幾及身子孫誅絶此天下之所共見也夫用仁義禮樂為天下者行五六百歲猶存用法令為天下者十餘年即亡是非明斆大驗乎人言曰聽言之道必以其事觀之則言者莫敢妄言今或言禮義之不如法令【案今字下各本多衍子字今從方本及漢書】教化之不如刑罰人主胡不承殷周秦事以觀之乎
  夏小正
  正月
  啟蟄言始發蟄也
  鴈北鄉先言鴈而後言鄉者何也見鴈而後數其鄉也鄉者何也鄉其居也鴈以北方為居何以謂之【案此下各本或衍一居字或衍為居二字今從方本】生且長焉爾九月遰鴻鴈先言遰而後言鴻鴈何也見遰而後數之則鴻鴈也何不謂南鄉也曰非其居也故不謂南鄉記鴻鴈之遰也而不記其鄉何也【案而各本多作如今從傅本】曰鴻不必當小正之遰者也雉震呴呴也者鳴也震也者鼓其翼也【案各本訛作震也者鳴也呴也者鼓其翼也徐堅初學記兩引此文今據以訂正】正月必雷雷不必聞惟雉為必聞之何以謂之【案四字句絶篇内凡三見皆申上之辭】雷則雉震呴相識以雷
  魚陟負氷陟升也負氷云者言解蟄也
  農緯厥耒緯束也束其耒云爾【案此下各本衍者字今從方本】用是見君之亦有耒也
  初歲祭耒始用暢也【案此下舊注暢一作畼及校書者所加非盧氏注文畼鬯暢古通用】其曰初歲云者暢也者終歲之用祭也言是月之始用之也初者始也【案此條惟初歲祭耒四字是古經經不僅曰祭耒而必曰初歲祭耒以祭必用暢而用之自是始故加初歲二字以表此祭為終歲用暢之始始用暢也正解經文言初歲二字所兼含之意下復申之曰其曰初歲云者以暢是終歲之祭所皆用初歲對終歲而言各本或訛作其用初云爾儀禮經傳通解作其曰初云爾也者又移此句于暢也者終歲之用祭也下文理隔礙不可通其列夏小正經文增始用】
  【暢三字為經愈生紛糾矣方本作其曰初歲云者與下文一氣通貫】
  或曰祭韭也【案此五字當移下條園之燕者也下舛誤在此】
  囿有見韭【案各本脱見字今從傅本】囿也者【案各本脱者字今從傅本】園之燕者也
  時有俊風俊者大也大風南風也何大于南風也曰合冰必于南風解冰必于南風生必于南風收必于南風故大之也
  寒日滌凍塗滌也者變也變而煖也凍塗者凍下而澤上多也【案釋澤古通用】
  田鼠出田鼠者嗛鼠也記時也
  農率均田率者循也均田者始除田也言農夫急除田也
  獺獻魚【案各本多脱此三字今從方本】獺祭魚其必與之獻何也【案與之下舊注與疑作謂乃校書者所加非盧氏注文】曰非其類也祭也者得多也善其祭而後食之十月豺祭獸謂之祭獺祭魚謂之獻何也豺祭其類獺祭非其類故謂之獻大之也
  鷹則為鳩鷹也者其殺之時也鳩也者非其殺之時也善變而知仁也故其言之也曰則【案其字傅本作具非】盡其辭也鳩為鷹變而之不仁也故不盡其辭也
  農及雪澤【案釋澤古通用】言雪澤之無高下也
  初服于公田古有公田焉者古者先服公田【案者字各本多作言今從方本】而後服其田也
  采芸為廟采也
  鞠則見【案鞠當作噣爾雅噣謂之柳詩召南鄭康成箋噣在東方正月時也】鞠者何也星名也鞠則見者歲再見云爾【案云字各本訛在下條蓋記時也下今訂正】初昏參中蓋記時也
  斗柄縣在下言斗柄者所以著參之中也
  柳稊【案稊各本訛作梯今從關本下同】稊也者發孚也
  梅杏杝桃則華杝桃山桃也
  緹縞縞也者【案各本脱一縞字今從方本】莎隨也緹也者其實也【案儀禮經傳通解訛作緹也者莎隨也縞也者其實也】先言緹而後言縞者何也緹先見者也何以謂之【案四字句絶與前鴈北鄉及雉震呴二條同】小正以著名也【案儀禮經傳通解移上十字于篇題下非也此言小正立言之體以緹著而先見故不曰縞緹而名其物候曰緹縞耳】
  雞桴粥粥也者相粥之時也【案一本作相粥粥呼也】或曰桴嫗伏也粥養也
  二月
  往耰黍禪禪單也
  初俊羔助厥母粥俊也者大也粥也者養也言大羔能食草木而不食其母也羊蓋非其子而後養之【案蓋各本訛作羔今從關本】善養而記之也或曰夏有暑祭【案夏各本訛作憂今從傅本暑各本多作煮今從方本】祭也者用羔是時也不足喜樂喜羔之為生也而記之謂羔羊腹時也【案謂羔羊他本訛作與牛羊或訛作與羊牛今從傅崧卿所言舊本及方本】
  綏多女士綏安也冠子取婦之時也
  丁亥萬用入學丁亥者吉日也萬也者干戚舞也入學也者大學也謂今時大舍采也【案舍采即釋菜古通用】
  祭鮪祭不必記記鮪何也鮪之至有時美物也鮪者魚之先至者也而其至有時謹記其時
  榮菫采繁菫采也【案繁蘩古通用各本訛作榮黄菜色菜繁今從劉本】繁由胡【案由各本訛作田下同胡下又衍繁字今從爾雅及方本】由胡者繁母也繁旁勃也【案旁各本訛作萬今從陸璣毛詩草木蟲魚疏所引】皆豆實也故記之
  昆小蟲抵蚳昆者衆也由魂魂也【案由猶古通用各本訛作田魂螺也今從劉本】魂魂也者動也【案各本脱魂魂也三字今從方本】小蟲動也其先言動而後言蟲者何也萬物至是動動而後著【案各本脱至字又脱一動字今從傅本方本合訂】抵猶推也蚳螘卵也為祭醢也取之則必推之推之不必取【案各本訛作必不取今從傅本】故言推而不言取【案故言各本訛作取必今從方本】
  來降燕乃睇【案此下當脱一室字】燕乙也降者下也言來者何也莫能見其始出也故曰來降言乃睇何也睇者眄也眄者視可為室者也百鳥皆曰巢突穴又謂之室何也【案突穴即燕之所為似穴而突出者也又謂各本訛作取與今從方本】操泥而就家【案操各本作摻今從傅本】入人内也【案各本訛作人人或作人入今從關本】
  剝鱓【案鱓鼉古通用】以為鼓也
  有鳴倉庚倉庚者商庚也商庚者長股也
  榮芸
  時有見稊始收有見稊而後始收是小正序也小正之序時也皆若是也稊者所為豆實
  三月
  參則伏伏者非亡之辭也【案亡各本訛作忘今從傅本】星無時而不見我有不見之時故曰伏云
  攝桑攝而記之【案各本重一桑字今從傅本】急桑也
  委楊【案委下舊注委一作萎乃校書者所加非盧氏注文】楊則花而後記之䍷羊【案䍷之言圍也謂其環聚】羊有相還之時【案還環古通用】其類䍷䍷然記變爾或曰䍷羝也
  則鳴天螻也
  頒冰頒冰者分冰以授大夫也
  采識【案爾雅作蘵】識草也
  妾子始蠶先妾而後子何也曰事有漸也言事自卑者始【案事字各本訛在自卑下今從傅菘卿說訂正】
  執養宫事執操也養長也
  祈麥實麥者【案各本作麥實者今從傅本】五穀之先見者故急祈而記之也
  越有小旱越于也記是時恒有小旱
  田鼠化為鴽鴽鵪也變而之善故盡其辭也鴽為鼠變而之不善故不盡其辭也
  拂桐芭拂也者拂也桐芭之時也或曰言桐芭始生貌拂拂然也
  鳴鳩言始相命也先鳴而後鳩何也鳩者鳴而後知其鳩也
  四月
  昴則見
  初昏南門正南門者星也歲再見壹正蓋大正所取法也
  鳴札【案爾雅作蚻】札者寧縣也【案爾雅注引作虎縣】鳴而後知之故先鳴而後札
  囿有見杏囿者山之燕者也
  鳴蜮【案蜮蟈古通用】蜮也者或曰屈造之屬也
  王萯秀
  取荼荼也者以為君薦蔣也
  秀幽
  越有大旱記時爾
  執陟攻駒執也者始執駒也執駒也者離之去母也陟升也【案各本脱此三字今從張本方本】執而升之君也攻駒也者教之服車數舍之也
  五月
  參則見參也者伐星也【案伐各本訛作牧今從傅本】故盡其辭也浮游有殷殷衆也浮游殷之時也浮游者渠略也朝生而莫死稱有何也有見也
  鴂則鳴鴂者百鷯也鳴者相命也其不辜之【案辜沈本訛作事】時也是善之故盡其辭也
  時有養日養長也一則在本一則在末【案本末猶初終謂或在初或在終鄭注月令云辰角見九月本也天根見九月末也】故其記曰時有養日云也【案各本脱有字云訛作之今從方本傅本合訂】
  乃瓜乃者急瓜之辭也瓜也者始食瓜也
  良蜩鳴良蜩也者五采具
  匽之興五日翕望乃伏【案匽爾雅注作蝘】其不言生而稱興何也不知其生之時故曰興以其興也故言之興五日翕也望也者月之望也而伏云者不知其死也故謂之伏五日也者十五日也翕也者合也伏也者入而不見也啓灌藍蓼啓者别也陶而疏之也灌者聚生者也記時也
  鳩為鷹
  唐蜩鳴唐蜩者【案蜩下各本有鳴字今從方本】匽也
  初昏大火中大火者心也心中種黍菽糜時也
  煮梅為豆實也
  蓄蘭為沐浴也
  菽糜已在經中又言之【案上初昏大火中說曰心中種黍菽糜時也謂種黍與菽糜二事皆以心中為候此民事之常記心中則二事自見故云巳在經中又言之非經重出此文也】是何也時食矩關而記之【案是字時字各本互訛今從方本矩當作巨大也古字規矩鉅細通作巨經不復著種黍而詳記菽糜夏時以菽為糜乃時所食之大關或解矩為法者非】
  頒馬分夫婦之駒也
  將閒諸則【案閒當作閑】或取離駒納之則法也【案此下舊注矩關一作短閔夫婦一作夫卿乃校書者所加非盧氏注文】
  六月
  初昏斗柄正在上五月大火中六月斗柄正在上用此見斗柄之不正當心也【案正各本訛作在今從方本】蓋當依依尾也煮桃桃也者杝桃也杝桃也者山桃也煮以為豆實也鷹始摯始摯而言之何也諱殺之辭也故言摯云【案各本脱言字今從傅本】
  七月
  秀雚葦未秀則不為雚葦秀然後為雚葦故先言秀狸子肇肆肇始也肆遂也言其始遂也其或曰【案其字衍文】肆殺也
  湟潦生苹湟下處也有湟然後有潦潦而後有苹草也【案下潦字各本亦作有潦今從傅本】
  爽死爽也者猶疏也
  苹秀【案苹爾雅作荓】苹也者【案此下各本衍有字今從傅本】馬帚也
  漢案戶漢也者天漢也【案各本脱此四字今據文選西征賦月賦注所引】案戶也者直戶也言正南北也
  寒蟬鳴蟬也者蝭也
  初昏織女正東鄉
  時有霖雨
  灌荼灌聚也荼雚葦之秀為蔣褚之也雚未秀為菼葦未秀為蘆
  斗柄縣在下則旦
  八月
  剝瓜剝瓜也者【案各本脱此四字今從傅本】畜瓜之時也
  玄校玄也者黑也校也者若綠色然婦人未嫁者衣之剝棗剥也者取也
  栗零零也者降也零而後取之故不言剝也
  丹鳥羞白鳥丹鳥也者謂丹良也白鳥也者【案兩也者各本脱也字今從月令注所引】謂蚊蚋也其謂之鳥者何也【案各本脱者何二字今從傅本】重其養者也有翼者為鳥羞也者進也不盡食也辰則伏辰也者房星也【案各本脱者字今從通解本房各本訛作謂今從初學記所引】伏也者入而不見也
  鹿人從鹿人從者【案各本不重鹿人從三字今從方本】從羣也鹿之養也離羣而善【案此下各本衍而字今從傅本】之離而生非所知時也故記從不記離君子之居幽也不言或曰人從也者【案各本重一人字今從方本】大者于外小者于内率之也
  鴽為鼠
  參中則旦
  九月
  内火内火也者大火大火也者心也
  遰鴻鴈遰往也
  主夫出火主夫也者主以時縱火也
  陟玄鳥蟄陟升也玄鳥者燕也先言陟而後言蟄何也陟而後蟄也
  熊羆貊貉鼶鼬則穴【案爾雅注引鼶鼬則穴各本訛作鼬鼪則大】言蟄也【案各本作若蟄而今從方本】
  榮鞠鞠草也鞠榮而樹麥時之急也
  王始裘王始裘者何也【案各本不重王始裘三字今從通解本】衣裘之時也
  辰繫于曰
  雀入于海為蛤蓋有矣非常入也
  十月
  豺祭獸善其祭而後食之也
  初昏南門見【案此月南門三星朝見于東南隅非昏見也初昏二字乃衍文】南門者星名也及此再見矣
  黑鳥浴【案鳥各本訛作烏今從關本】黑鳥者何也鳥也【案各本脱黑鳥二字及下也字今從傅本】浴也者飛乍高乍下也
  時有養夜養者長也【案各本脱夜養二字今從關本】若日之長也玄雉入于淮為蜃蜃者蒲盧也【案古語謂隨變而成者曰蒲盧】
  織女正北鄉則旦織女星名也
  十有一月
  王狩王狩者【案各本脱下王字今從傅本】言王之時田也【案各本脱也字今從方本】冬獵為狩
  陳筋革陳筋革者省兵甲也
  嗇人不從不從者弗行【案此下有脱文】
  于時月也萬物不通
  隕麋角隕墜也日冬至陽氣至始動諸向生皆蒙蒙符矣故麋角隕記時焉爾
  十有二月
  鳴弋【案弋鳶古字通】弋也者禽也先言鳴而後言弋者何也鳴而後知其弋也
  玄駒賁玄駒也者螘也賁者何也走于地中也
  納卵蒜卵蒜也者本如卵者也納者何也納之君也虞人入梁虞人官也梁者主設罔罟者也
  隕麋角蓋陽氣且睹也【案且各本作旦今從傅本】故記之也


  大戴禮記卷二
  欽定四庫全書
  大戴禮記卷三
  漢 戴德 撰
  保傳第四十八
  保傅
  殷為天子三十餘世而周受之
  凡三十一世
  周為天子三十餘世而秦受之
  凡三十七世
  秦為天子二世而亡人性非甚相遠也
  孔子曰性相近
  何殷周有道之長而秦無道之暴
  暴卒疾也
  其故可知也古之王者太子迺生因舉以禮【案各本作太子及生固舉之禮漢書賈誼傳作太子迺生顔師古注迺始也魏書李彪傳所引作因舉以禮與新書合今參據改正】古即殷周時也
  使士負之
  卜其吉也
  有司齊肅端冕【案齊肅各本訛作參夙興今據李彪傳所引改正】見之南郊見於天也
  齊肅【案各本訛作參職今訂正】謂三月朝也端正也冕服之正
  過闕則下
  敬君典法之處
  過廟則趨
  逕闕故下【案逕各本訛作遥今據儀禮經傳通解改正】望廟則趨
  孝子之道也故自為赤子時教固巳行矣昔者周成王幼在襁褓之中召公為太保周公為太傅太公為太師武王崩成王十有三也而云在襁褓之中言其小
  保保其身體
  保謂安守之
  傅傅其德義
  傅猶敷也
  師導之教訓
  師傅之教大同也師主于訓導傅則受而述之書序曰周公為師召公為保相成王為左右也
  此三公之職也
  今尚書說三公司馬司徒司空也古尚書及周禮說義與此同故先儒論者多依此為說也
  于是為置三少皆上大夫也
  卿也謂之孤也
  曰少保少傅少師是與太子宴者也
  記者因成王幼稚周公居攝又以王少漸聖賢之訓長終封禪之美故據其成事同于太子而始末序之取明殷周之隆師友為先也
  故孩提
  三少又親近故孩提而教之
  三公三少固明孝仁禮義以導習之也逐去邪人不使見惡行于是比選天下端士孝悌閑博有道術者以輔翼之使之與太子居處出入故太子乃日見正事聞正言行正道左視右視前後皆正人夫習與正人居不能毋正也猶生長于齊不能不齊言也習與不正人居不能毋不正也猶生長于楚不能不楚言也故擇其所嗜必先受業乃得嘗之擇其所樂必先有習乃得為之恐其懈惰故以所嗜好而誘之
  孔子曰少成若天性【案他本脱去天字今從劉本】習貫之為常言人性本雖無善少教成之若天性自然也周書曰習之為常自氣血始
  此殷周之所以長有道也
  其太子幼擇師友亦然
  及太子少長知妃色則入于學學者所學之官也【案各本作則入于小學小者所學之官也今據賈誼新書及漢書訂正】
  古者太子八歲入小學十五入太學也
  學禮曰帝入東學上親而貴仁則親疏有序而恩相及矣帝入南學上齒而貴信則長幼有差而民不誣矣帝入西學上賢而貴德則聖智在位而功不匱矣帝入北學上貴而尊爵則貴賤有等而下不踰矣
  成王年十五亦入諸學觀禮布政故引天子之禮以言之四學者東序瞽宗虞庠及四郊之學也春氣温養故上親夏物咸小大殊故上齒秋物成實故貴德冬時物藏于地惟象于天半見也故上爵也
  帝入太學承師問道退習而端于太傅太傅罰其不則而達其不及則德智長而理道得矣此五義者既成于上則百姓黎民化輯于下矣【案輯下舊注輯一作緝乃校書者所加非盧氏注文】學成治就此殷周之所以長有道也
  成王學竝正于三公也獨云太傅舉中言
  及太子既冠成人免于保傅之嚴則有司過之史有虧膳之宰【案有下各本衍徹字今從方本】
  太子齒于學有榎楚之威成王雖幼固與成人等且王既冠
  太子有過史必書之史之義不得不書過不書過則死過書而宰徹去膳【案此下各本衍夫膳二字今從方本及太平御覽所引】宰之義不得不徹膳不徹膳則死于是有進善之旍
  堯置之令進善者立于旍下也
  有誹謗之木
  堯置之使書政之????失也
  有敢諫之鼓
  舜置之使諫者擊之以自聞也
  鼓夜誦詩
  賈誼云瞽史誦詩然瞽與鼓聲誤也夜史為字誤
  工誦正諫大夫進謀
  工樂人也瞽官長誦謂隨其過誦詩以諷大夫諫之以義後于瞽史
  士傳民語習與智長故切而不攘
  量知授業故雖勞能受也
  化與心成故中道若性
  觀心施化故變善如性也
  是殷周所以長有道也三代之禮天子春朝朝日秋暮夕月
  祭日東壇祭月西坎以别内外以端其位
  所以明有别也
  教天下之别也【案别各本訛作臣今從永樂大典本】
  春秋入學坐國老執醬而親饋之
  仲春舍菜合儛仲秋班學合聲天子視學而遂養老
  所以明有孝也
  教天下之孝也
  行中鸞和步中采茨【案此下舊注一作薺乃校書者語非盧氏注文】趨中肆夏車亦應樂節步又中佩聲互言之也爾雅曰堂上謂之行門外謂之趨周禮及玉繅曰行以肆夏趨以采茨此云步中采茨趨中肆夏又云行以采茨趨以肆夏則于大寢之内奏采茨朝廷之中奏肆夏與周禮
  文誤也
  所以明有度也
  教天下之儀也【案各本脱之字今從永樂大典本】
  于禽獸見其生不食其死聞其聲不嘗其肉故遠庖廚
  玉繅曰凡血氣之類弗身踐
  所以長恩且明有仁也
  皆先正于已
  食以禮
  謂俎豆傳列及食之等
  徹以樂
  于飲食之問又不忘禮樂
  失度則史書之工誦之三公進而讀之宰夫減其膳是天子不得為非也
  失孝敬禮樂之度也
  明堂之位曰【案位當作禮與上所引學禮皆古禮逸篇】篤仁而好學多聞而道慎天子疑則問應而不窮者謂之道道者導天子以道者也常立于前是周公也誠立而敢斷
  言能忠誠有立而果于斷割
  輔善而相義者謂之充充者充天子之志也常立于左是太公也絜亷而切直匡過而諫邪者謂之弼弼者拂天子之過者也常立于右是召公也博文強記接給而善對者謂之承承者承天子之遺忘者也常立于後是史佚也
  接給謂應所問而給也史佚周太史尹佚也立道于前承于後置充于左列諫于右順名義也道者有疑則問故或謂之疑充者輔善故或謂之輔
  故成王中立而聽朝則四聖維之是以慮無失計而舉無過事殷周之所以長久者【案所各本訛作前今從方本】其輔翼天子有此具也及秦不然其俗固非貴辭讓也所尚者告得也
  賈誼云所上者告訐也然得字之誤也
  固非貴禮義也所尚者刑罰也故趙高傅胡亥
  趙高宦者秦中車府令胡亥始皇少子二世也
  而教之獄所習者非斬劓人則夷人三族也故今日即位明日射人忠諫者謂之誹謗深為計者謂之訞誣昔伊尹諫夏桀桀笑曰子為訞言矣莊辛諫襄王襄王曰先生為楚國訞與是也
  其視殺人若艾草菅然豈胡亥之性惡哉彼其所以習導非其治故也鄙語曰不習為吏而視巳事【案而各本作如今從方本】
  觀前成事也古諺云前事之不忘後事之師也鄙猶今言俗語然也
  又曰前車覆後車誡夫殷周所以長久者其已事可知也然而不能從【案而各本作如今從方本】是不法聖知也秦世所以亟絶者其轍迹可見也然而不辭者是前車覆而後車必覆也夫存亡之變【案各本訛作敗今從方本及漢書】治亂之機其要在是矣天下之命縣于天子天子之善在于早諭教與選左右心未疑而先教諭則化易成也
  心未疑謂未有所知時也
  夫開于道術知義理之指則教之功也若夫服習積貫則左右已胡越之人生而同聲嗜慾不異及其長而成俗也絫數譯而不能通【案絫各本訛作參能下各本有相字今從方本劉本】行雖有死不能相為者教習然也
  生而同聲及其長也重譯而曉之不能使言語相通嗜慾不異至于成俗其所行雖有死之可畏猶不相放為者皆教習使之然也
  故曰選左右早諭教最急夫教得而左右正左右正則天子正矣天子正而天下定矣
  孟子曰君正莫不正也君正而國定也
  書曰一人有慶萬民賴之此時務也
  時猶是也
  天子不諭先聖王之德【案諭各本訛作論今從方本及漢書】不知國君畜民之道不見禮義之正不察應事之理不博古之典傳不閑于威儀之數詩書禮樂無經學業不法凡是其屬太師之任也天子無恩于父母不惠于庶民無禮于大臣不中于刑獄【案刑各本訛作制今據儀禮經傳通解訂正此下舊注無一作輕乃校書者所加非盧氏注文】無經于百官不哀于喪不敬于祭不信于諸侯不誡于戎事不誠于賞罰不厚于德不強于行賜與侈于近臣遴愛于疏遠卑賤【案遴吝古字通用各本訛作鄰今從方本】不能懲忿窒慾
  言不勝其情易曰君子以懲忿窒慾
  不從太師之言凡是其屬【案其各本訛作之今從方本】太傅之任也天子處位不端受業不敬言語不序聲音不中律聲有準乃中律
  進退節度無禮
  節度或為即席
  升降揖讓無容周旋俯仰視瞻無儀妄顧咳唾【案妄各本訛作安今從方本】趨行不得
  趨或為走
  色不比順隱琴瑟
  隱據也言按禮樂之器
  凡此其屬太保之任也天子宴瞻其學
  少師與天子宴者也
  左右之習反其師
  左右所習不順于師也
  答遠方諸侯不知文雅之辭應羣臣左右不知已諾之正簡聞小誦不傳不習凡此其屬少師之任也天子居處出入不以禮冠帶衣服不以制御器在側不以度【案此下各本衍縱字今從方本】上下雜采不以章
  惑于朱紫不以典章
  忿怒說喜不以義賦與集讓【案集通解云當作譙】不以節凡此其屬少傅之任也天子宴私安而易【案而各本作如今從方本】
  自放縱也
  樂而湛
  湛以樂也【案儀禮經傳通解作過于樂也】
  飲酒而醉食肉而餕
  過其性也
  飽而強
  強勉強也
  饑而惏
  惏貪殘也
  暑而暍
  暍傷暑也
  寒而寢而莫宥坐而莫侍行而莫先莫後天子自為開門戶取玩好自執器皿亟顧環面
  環旋也
  御器之不舉不藏凡此其屬少保之任也號呼歌謡聲音不中律宴樂雅誦【案誦頌古通用】迭樂序【案迭各本訛作送今從方本】輕用雅誦也凡禮不同樂各有秩苟從所好亂其次聲樂之失任在太史者樂應天也國語曰吾非瞽史焉知天道也
  不知日月之時節不知先王之諱與大國之忌
  周禮小史職曰若有事則詔王之忌諱也
  不知風雨雷電之眚凡此其屬太史之任也易曰正其本萬物理失之毫釐差之千里故君子慎始也
  據易說言也
  春秋之元詩之關雎禮之冠昏易之乾巛皆慎始敬終云爾
  元者氣之始也夫婦化之始也冠昏人之始也乾巛物之始也獲麟春秋終也頌者詩之終也吉禮禮之終也未濟易之終也此其重始令終之義也以言人道當謹始而貴終也
  素成【案下云故曰素成則此二字目下之辭各本作素誠繁成因訛致衍今訂正】謹為子孫娶妻嫁女必擇孝悌世世有行義者【案行下他本衍仁字今從劉本】如是則其子孫慈孝【案他本脱去其字今從劉本】不敢婬暴黨無不善三族輔之
  三族父族母族妻族
  故曰鳳凰生而有仁義之意虎狼生而有貪戾之心兩者不等各以其母嗚呼戒之哉無養乳虎將傷天下謂古有斯言
  故曰素成胎教之道書之玉板藏之金匱置之宗廟以為後世戒
  斯王業隆替之所由也當重而祕之故置于宗廟藏以金匱也
  青史氏之記曰【案此下舊注一曰青史子乃校書者語非盧氏注文】古者胎教王后腹之七月而就宴室
  宴室郟室次于寢也亦曰側室自王后以下有子月辰女史皆以金環止御王后比七月就宴室夫人婦嬪則以三月就其側室皆閉房而處也王后以七月為節者君聽天下之内政自諸侯以下妻同之也
  太師持銅而御戶左【案師各本訛作史今據通解訂正】太宰持升而御戶右
  太師瞽者宗伯之屬下大夫太宰膳夫也冢宰之屬上士二人言太宰因諸侯之稱也樂為陽故在左飲食為隂故在右升所以斟
  比及三月者王后所求聲音非禮樂則太師緼瑟而稱不習
  謂逆序若淫聲
  所求滋味者非正味則太宰倚升而言曰不敢以待王太子
  謂非秩若不時緼瑟倚升示不用
  太子生而泣太師吹銅曰聲中某律
  貴中月管
  太宰曰滋味上某
  上某時味
  然后卜名上無取于天
  謂昊旻之事
  下無取于墬
  謂神州及社稷
  中無取于名山通谷無拂于鄉俗
  言不苟易于鄉俗也
  是故君子名難知而易諱也此所以養恩之道
  謂避後之諱
  古者年八歲而出就外舍學小藝焉履小節焉束髪而就太學學大藝焉履大節焉
  外舍小學謂虎闈師保之學也【案各本脱外舍二字今從永樂大典本補虎闈各本作庠門又于師字下保字上雜入庠門一作虎闈六字今訂刪】大學王宫之東者束髪謂成童白虎通曰八歲入小學十五入大學是也此太子之禮尚書大傳曰公卿之太子大夫元士嫡子年十三始入小學見小節而履小義二十而入大學見大節而踐大義此世子入學之期也又曰十五入小學十八入大學謂諸子性晚成者至十五入小學其早成者十八入大學内則曰十年出就外傅居宿于外學書計者謂公卿以下教子于家也
  居則習禮文行則鳴佩玉升車則聞和鸞之聲是以非僻之心無自入也在衡為鸞在軾為和馬動而鸞鳴鸞鳴而和應聲曰和和則敬此御之節也上車以和鸞為節下車以珮玉為度上有雙衡下有雙璜
  衡平也半璧曰璜
  衝牙
  衝在中牙在旁
  玭珠以納其間
  納于衡璜衝牙之間玭亦作蠙
  琚瑀以雜之
  總曰玭珠而赤者曰琚白者曰瑀或曰瑀美玉琚石次玉
  行以采茨趨以肆夏步環中規折環中矩進則揖之【案此下舊注揖一作厭乃校書者語非盧氏注文】退則揚之然后玉鏘鳴也古之為路車也蓋圓以象天二十八橑以象列星
  橑蓋弓也
  軫方以象地三十幅以象月故仰則觀天文俯則察地理前視則睹鸞和之聲側聽則觀四時之運
  謂視輪也車為月
  此巾車教之道也
  巾車宗伯之屬下大夫二人自青史氏以下太子之事也
  周后妃任成王于身立而不跂【案此下舊注跂一作跛乃校書者語非盧氏注文】坐而不差獨處而不倨雖怒而不詈胎教之謂也太任孕文王目不視惡色耳不聽淫聲口不起惡言故君子謂太任為能胎教也古者婦人孕子之禮寢不側坐不邊立不蹕不食邪味割不正不食席不正不坐目不視邪色耳不聽淫聲令瞽誦詩道正事如此則生子形容端正才過人矣孕子之時必慎所感感于善則善感于惡則惡也
  成王生仁者養之
  謂乳母也
  孝者緥之
  謂保母也
  四賢傍之
  謂慈母及子師
  成王有知而選太公為師周公為傅此前有與計謂諸公也
  而後有與慮【案此下各本衍也字今從劉本方本】是以封泰山而禪梁甫朝諸侯而一天下由此觀之王左右不可不練也白虎通曰王者易姓而起必升封泰山報告之義天以高為尊地以厚為德故增泰山之高以報天附梁
  甫之厚以報地明以成功事就有益于天地若高者加高而厚者增厚矣尚書中候曰昔者聖王功成道洽符出乃封泰山禮緯曰刑法格藏世作頌聲封于泰山考績柴燎禪于梁甫刻石紀號英炳巍巍功平世教白虎通又曰王始起日月尚促德化未宣獄訟未息近不治遠不安故太平巡狩也按古受命之君太平然後行巡狩封禪之事者諒有義也故管夷吾記凡封禪之君七十二家至于三代惟夏禹殷湯周成王而已其封山之禮要于岱禪地之禮别以云繹其故何也以岱宗東方之岳非所易者其于衆山可因義取尚故白虎通以繹繹者為無窮之意亭亭者為德法審著凡封禪之禮周于恒霍及繼體之君獨言泰山及受命者舉其始也封謂負土石于泰山之隂為壇而祭天也禪謂除地于梁甫之隂為墠以祭地也變墠為禪者神之也
  昔者禹以夏王桀以夏亡湯以殷王紂以殷亡闔廬以吳戰勝無敵夫差以見禽于越
  夫差内不納子胥之忠諫外結怨于諸侯無德罷百姓故終縊于句踐也
  文公以晉國霸而厲公以見殺于匠黎之宫
  厲公有鄢陵之勝而驕暴無道及遊于匠黎氏之家為欒書中行偃刦而幽之諸侯百姓不哀救三月而死也
  威王以齊強于天下而簡公以弑于檀【案此下舊注一有槀字乃校書者語非盧氏注文槀即臺字之誤各本正文復衍臺字今據注刪】
  檀臺名也簡公悼公之子齊侯壬也威王陳敬仲之後田常之六世孫田和之孫也田常弑簡公至和為齊侯其孫號稱王大強于天下
  穆公以秦顯名尊號【案各本脱秦字今從方本】二世以刺于望夷之宫
  穆公秦伯任好也德公之少子宣公之季弟其孫孝公曰昔我穆公自岐之間修德行武東平晉亂以河為界西霸戎翟地廣千里天子致伯諸侯畢賀顯名尊號謂此也望夷宫在長陵西北長平觀東臨涇水作之以望北夷二世嘗夢白虎齧其左驂殺之心不樂乃問占夢者卜言涇水為祟二世就望夷之宫而祠焉趙高為丞相二世以天下兵寇之事而責之高懼誅遂使其壻閻樂將士卒殺之望夷宫之内
  其所以君王同而功迹不等者所任異也
  君謂齊晉王謂夏殷
  故成王處緥抱之中朝諸侯周公用事也武靈王五十而弑沙丘任李兌也
  武靈王肅侯之子趙武王也舍其太子章而立王子何自號為主父後有太子難李兌圍之于沙丘終餓于沙宫也沙丘今在趙郡鍾臺之南
  齊桓公得管仲九合諸侯
  國語曰兵車之屬六乘車之會三
  一匡天下
  匡正也謂陽穀之會施四教于諸侯
  再為義王
  陽穀與召陵也
  失管仲任豎刁狄牙身死不葬而為天下笑一人之身榮辱具施焉者在所任也
  葬之為言藏也管仲死桓公任豎刁狄牙使專國政桓公卒二子各欲立其所傅之公子而諸子竝爭國亂無主桓公屍在牀積六十七日十二月乙亥其子無詭立乃棺赴焉七日辛巳夜殯至九月而後葬矣
  故魏有公子無忌而削地復得
  公子無忌信陵君也時魏地多為秦所幷削安釐王二十六年秦昭王卒三十年信陵君率五國之兵攻秦而敗之復得其地
  趙得藺相如而秦不敢出
  藺相如趙惠文王之相也嘗以和氏之璧使于秦完璧而歸及澠池之會又偪秦王為趙王擊缶是以秦人憚焉故曰趙有藺相如強秦不敢闚兵井陘
  安陵任周瞻而國人獨立
  諸記多為唐雎又賈子胎教與此同安或為或云秦破韓滅魏而鄢陵君獨以五十里國存者周瞻唐雎之力也
  楚有申包胥而昭王反復
  昭王為闔盧敗于柏莒而越在草莾包胥裹糧跣走請救于秦遂得甲車千乘步卒十萬敗吳師于濁上王反而國存
  齊有田單襄王得其國
  襄王閔王之子法章也初齊之敗楚使淖齒將兵救齊因相閔王淖齒遂殺閔王其子法章變易姓名為莒太史家庸齒去莒莒中齊亡臣相聚求閔王之子欲立之于是莒人共立法章是為襄王也以保莒城而布告齊國曰王既立在于莒也襄王五年而田單卒以即墨之師攻破燕迎襄王于莒入臨淄齊故地盡復屬齊封田單為安平君
  由是觀之無賢佐俊士而能成功立名安危繼絶者未之有也是以國不務大而務得民心佐不務多而務得賢臣得民心者民從之有賢佐者士歸之文王請除炮烙之刑而殷民從
  昔紂為長夜之飲百姓怨望諸侯有叛之者紂乃重刑辟有炮烙之法文王出牖里求以洛西之田請除炮烙之刑紂乃許之
  湯去張網者之三面而二垂至
  湯嘗出田見野張網四面祝曰自上下四方皆入吾網湯曰噫盡之矣乃去其三面而祝曰欲左左欲右右不用命者乃入吾網諸侯聞之曰湯德至矣乃及禽獸于是朝商者三十國二垂謂天地之際言感通之遠淮南子曰文王砥德修政二垂至
  越王不頹舊冢而吳人服
  蓋句踐也
  以其所為順于人也
  皆得民心也
  故同聲則異而相應意合則未見而相親賢者立于本朝而天下之豪相率而趨之也
  從其類也故詩有伐木之歌易有拔茅之喻也
  何以知其然也管仲者桓公之讐也
  乾時之役管仲射桓公中其鉤
  鮑叔以為賢於已而進之桓公七十言說乃聽遂使桓公除仇讎之心而委之國政焉桓公垂拱無事而朝諸侯鮑叔之力也
  垂拱言無所指麾者也
  管仲之所以北走桓公而無自危之心者同聲于鮑也齊在魯北
  衛靈公之時蘧伯玉賢而不用迷子瑕不肖而任事彌當聲誤為迷也因言賢者殁猶得士也
  史鰌患之數言蘧伯玉賢而不聽病且死謂其子曰我即死
  言死于今一曰即就
  治喪于北堂吾生不能進蘧伯玉而退迷子瑕是不能正君者死不當成禮而置屍于北堂
  而猶汝也
  于我足矣靈公往弔問其故其子以父言聞靈公造然失容
  造然驚慘之貌
  曰吾失矣立召蘧伯玉而貴之
  進之為卿
  召迷子瑕而退之【案各本脱之字今從方本】徙喪于堂成禮而後去衛國以治史鰌之力也
  成禮復正室
  夫生進賢而退不肖死且未止又以屍諫可謂忠不衰矣
  故論語曰直哉史魚
  紂殺王子比干而箕子被髮陽狂
  比干諫而死箕子曰知不用而言愚也殺其身以彰君之惡名不忠也二者不可然且為之不祥莫大焉解衣被髪為狂而去之
  靈公殺泄冶而鄧元去陳以族從
  凡諸侯之卿大夫有功德者則命之立族使其子嗣之以守宗廟鄧元知陳之必亡故以族去昔宫之奇諫虞不從亦族行之
  自是之後殷幷于周陳亡于楚以其殺比干與泄冶而失箕子與鄧元也
  紂以文王十二年殺比干十三年為武王滅陳靈公魯宣九年殺泄冶十一年而楚子縣焉
  燕昭王得郭隗而鄒衍樂毅自齊魏至【案各本自訛作以脱魏字今從方本及賈誼新書】
  昭王易王之子燕王平也能師事郭隗而為之立宫室于是修先君之怨于齊以求士也韓詩外傳云以魏齊至之
  于是舉兵而攻齊棲閔王于莒
  閔王威王之孫宣王之子齊王地也閔王三十年昭王與晉楚合謀而伐齊齊師大敗樂毅為上將遂入臨淄閔王出奔於衛衛不安去之鄒魯又不納焉遂去于莒也
  燕度地計衆【案度各本訛作支今從方本】不與齊均也然而所以能申意至于此者【案而各本作知今從方本】由得士也
  度猶計也昭王曰孤極知燕小力不足以報之然得賢士與之共國以雪先恥孤之願也
  故無常安之國無恒治之民【案恒各本訛作宜今從方本】得賢者安存失賢者危亡自古及今未有不然者也
  故韓詩外傳曰賢者之所在其君未嘗不尊其國未嘗不安也
  明鏡者所以察形也往古者所以知今也
  詩云殷鑒不遠在夏后之世
  今知惡古之危亡不務襲迹于其所以安存則未有異于郤走而求及于前人也太公知之故興微子之後而封比干之墓夫聖人之于當世存者乎其不失可知也【案此條有脱文賈誼新書云夫聖人之于聖者之死尚如比其厚也況當世存者乎其弗失可知矣】興微子之後封比干之墓見于本紀樂記云太公者公襄之也

  大戴禮記卷三
<經部,禮類,禮記之屬,大戴禮記>
  欽定四庫全書
  大戴禮記卷四
  漢 戴德 撰
  曾子立事第四十九
  曾子本孝第五十
  曾子立孝第五十一
  曾子大孝第五十二
  曾子事父母第五十三
  曾子立事
  曾子曰君子攻其惡
  計其失也
  求其過
  省其身也
  彊其所不能去私欲從事于義可謂學矣君子愛日以學及時以行難者弗辟易者弗從惟義所在日旦就業夕而自省思以殁其身亦可謂守義矣君子學必由其業
  故業必請之
  問必以其序問而不決承間觀色而復之
  復白也
  雖不說亦不彊爭也
  雖不說未解不彊爭
  君子既學之患其不博也既博之患其不習也既習之患其無知也既知之患其不能行也既能行之貴其能讓也
  貴不以巳能而競于人
  君子之學致此五者而已矣
  五者謂患其不博不習無知不能行能以讓
  君子博學而孱守之
  孱小貌不務大
  微言而篤行之行必先人言必後人
  君子欲訥于言而敏于行
  君子終身守此悒悒
  悒悒憂念也
  行無求數有名事無求數有成
  數猶促速
  身言之後人揚之身行之後人秉之
  非法不言言則為人誦之非德不行行則為人安之
  君子終身守此憚憚
  憚憚憂惶也
  君子不絶小不殄微也
  殄亦絶也
  行自微也不微人人知之則願也人不知苟吾自知也君子終身守此勿勿也
  勿勿猶勉勉
  君子禍之為患辱之為畏見善恐不得與焉見不善者恐其及已也
  論語曰見善如不及見惡如探湯
  是故君子疑以終身
  疑善之不與惡之及巳也
  君子見利思辱見惡思詬
  詬恥也
  嗜慾思恥忿怒思患
  故愚惑者一朝之忿忘其身
  君子終身守此戰戰也君子慮勝氣
  血氣勝則害身故君子有三戒
  思而後動論而後行行必思言之
  貴其可談言
  言之必思復之
  論語曰信近于義言可復也
  思復之必思無悔言
  無不可復
  亦可謂慎矣人信其言從之以行
  已言不虚
  人信其行從之以復
  易曰終日乾乾反復其道
  復宜其類
  詩云宜爾室家樂爾妻孥
  類宜其年
  詩云樂只君子萬壽無期
  亦可謂外内合矣君子疑則不言未問則不言兩問則不行其難者君子患難除之財色遠之流言滅之禍之所由生自孅孅也是故君子夙絶之君子巳善亦樂人之善也巳能亦樂人之能也已雖不能亦不以援人君子好人之為善而弗趣也
  不促速之恐其倦也
  惡人之為不善而弗疾也疾其過而不補也
  補謂文也
  飾其美而不伐也
  顔淵曰願無伐善
  伐則不益補則不改矣君子不先人以惡不疑人以不信
  謂不億不信不逆詐
  不說人之過成人之美
  說解說也
  存往者在來者
  在猶存也
  朝有過夕改則與之夕有過朝改則與之君子義則有常善則有鄰
  德不孤
  見其一冀其二見其小冀其大苟有德焉亦不求盈于人也
  言器之也
  君子不絶人之歡不盡人之禮
  通飲食之饋序其歡也簡服物之禮令其忠也
  來者不豫往者不嗔也【案嗔各本因注有慎字訛作慎今從方本】
  慎故于物來者不猶豫往者無所嗔
  去之不謗
  以義去之
  就之不賂
  以道往也
  亦可謂忠矣君子恭而不難安而不舒遜而不諂寛而不縱惠而不儉直而不徑
  徑行夷狄之道
  亦可謂知矣君子入人之國不稱其諱不犯其禁諱國諱禁國禁
  不服華色之服
  服法服
  不稱懼惕之言故曰與其奢也寧儉與其倨也寧句倨猶慢也句以喻敬
  可言而不信寧無言也君子終日言不在尤之中小人一言終身為罪君子亂言而弗殖
  夙絶之
  神言不致也
  怪力亂神子所不語
  道遠日益【案此下各本衍云字今從馬驌繹史所引訂正】衆信弗主霒言弗與【案霒古隂字各本訛作靈今從方本】
  道遠日益積習之也不主謂僉議所同不為主
  人言不信不和
  不合忠信之道
  君子不唱流言不折辭
  言不苟折窮人辭也
  不陳人以其所能言必有主行必有法
  依前言往行也
  親人必有方
  方猶常也
  多知而無親
  無所親行
  博學而無方好多而無定者君子弗與也君子多知而擇焉博學而算焉多言而慎焉
  多言者謂時事須繁也言雖多而皆慎
  博學而無行進給而不讓好直而徑儉而好者君子不與也
  塞也言好直則太徑為儉又太逼塞于下也
  夸而無恥強而無憚好勇而忍人者君子不與也亟達而無守
  亟數也數自達而無所守
  好名而無體
  無容體
  忿怒而無惡【案無各本訛作為今從方本】
  不以為惡或曰無惡而怒
  足恭而口聖而無常位者君子弗與也巧言令色能小行而篤難于仁矣嗜酤酒好謳歌巷遊而鄉居者乎吾無望焉耳
  無可望也尚書大傳曰古者聖帝之治天下也五十以下非蒸社不敢遊飲惟六十以上遊飲也
  出入不時言語不序安易而樂暴懼之而不恐說之而不聽雖有聖人亦無若何矣臨事而不敬
  惰于從事
  居喪而不哀祭祀而不畏
  不畏其神
  朝廷而不恭則吾無由知之矣三十四十之間而無藝即無藝矣五十而不以善聞則無聞矣【案各本脱則無聞三字今從舊本曾子書所引補正】
  終可知
  七十而無德雖有微過亦可以勉矣【案此與後勉于罪之勉皆當作免】言其過不足論也
  其少不諷誦其壯不論議其老不教誨亦可謂無業之人矣少稱不弟焉恥也壯稱無德焉辱也老稱無禮焉罪也過而不能改倦也
  倦傾病人
  行而不能遂恥也
  謂不能終也
  慕善人而不與焉辱也弗知而不問焉固也
  固專固也
  說而不能窮也喜怒異慮惑也不能行而言之誣也非其事而居之矯也道言而飾其辭虚也
  謂道聽來言文飾其辭也
  無益而厚受禄竊也好道煩言亂也殺人而不戚焉賊也人言不善而不違
  色順之也
  近于說其言
  說古通以為悅字
  說其言殆于以身近之也
  殆危也言危于以身近之
  殆于以身近之殆于身之矣
  危害于身【案上注云言危于以身近之危與殆皆可作幾然之辭此注則大失正文之意殆于】

  【身之謂幾于身為之耳】
  人言善而色葸焉近于不說其言
  葸焉不說繹之貌
  不悦其言殆于以身近之也
  遠當字誤為近
  殆于以身近之殆于身之矣【案身之誤當作反之】故目者心之浮也言者行之指也作于中則播于外也
  心行見于言目也
  故曰以其見者占其隱者
  謂心目也
  故曰聽其言也可以知其所好矣觀說之流可以知其術也
  流謂部分術謂心術
  久而復之可以知其信矣觀其所愛親可以知其人矣臨懼之而觀其不恐也怒之而觀其不惽也喜之而觀其不誣也
  惽亂也誣妄也
  近諸色而觀其不踰也飲食之而觀其有常也利之而觀其能讓也居哀而觀其貞也
  文王曰省其喪哀觀其貞良也
  居約而觀其不營也勤勞之【案勤各本訛作動今從方本】而觀其不擾人也君子之于不善也身勿為能也色勿為不可能也
  無奈形于色也
  色也勿為可能也心思勿為不可能也太上樂善太上德之最上者謂其心不為也
  其次安之
  其次德之次者謂其色不為也
  其下亦能自強
  謂其身不為太上謂五帝其次謂三王其下謂五霸孟子曰堯舜性之湯武身之五霸假之
  仁者樂道
  上者率其性也
  智者利道
  次者利而為之
  愚者從弱者畏不愚不弱執誣以彊亦可謂棄民矣自執而誣于善
  太上不生惡
  無為過之意也
  其次而能夙絶之也
  有意而隨絶之
  其下復而能改也
  既為而能改之
  復而不改殞身覆家大者傾覆社稷是故君子出言以鄂鄂
  鄂鄂辨厲也論語曰其言之不作其後為之難【案二句與今本論語有異】
  行身以戰戰亦殆勉于罪矣是故君子為小由為大也常思正也
  居由仕也
  故曰父母為嚴君子孫為臣民也
  備則未為備也
  恒謙虚也
  而勿慮存焉
  不忘危也
  事父可以事君事兄可以事師長使子猶使臣也使弟猶使承嗣也
  承嗣謂冢子也
  能取朋友者亦能取所予從政者矣賜與其宫室亦猶慶賞于國也忿怒其臣妾亦猶用刑罰于萬民也是故為善必自内始也内人怨之雖外人亦不能立也大學曰欲治其國先齊其家居家治則移官亦理也
  居上位而不淫臨事而栗者鮮不濟矣
  淫大
  先憂事者後樂事先樂事者後憂事昔者天子日旦思其四海之内戰戰惟恐不能乂
  乂治也
  諸侯日旦思其四封之内戰戰惟恐失損之大夫士日旦思其官戰戰惟恐不能勝庶人日旦思其事戰戰惟恐刑罰之至也是故臨事而栗者鮮不濟矣
  禍福惟人宜其慎也是以易有履虎之言詩有臨淵之誡
  君子之于子也愛而勿面也
  不形于面
  使而勿貌也
  不以貌勞倈之
  導之以道而勿強也宫中雍雍外焉肅肅兄弟憘憘朋友切切
  論語曰朋友切切偲偲兄弟怡怡也
  遠者以貌近者以情友以立其所能而遠其所不能苟無失其所守亦可與終身矣
  曾子本孝
  曾子曰忠者其孝之本與孝子不登高不履危
  敬父母之遺體故跬步未敢忘其親
  庳亦弗憑不苟笑不苟訾隱不命
  人有隱僻不訐之也
  臨不指
  凡居上不為惑衆
  故不在尤之中也孝子惡言死焉
  死且不行
  流言止焉美言興焉故惡言不出于口煩言不及于巳故孝子之事親也居易以俟命
  處安易之道以聽命也
  不興險行以徼幸孝子游之暴人違之
  就其常也春秋左傳曰其【案此下有脱文】
  出門而使不以或為父母憂也
  不為事或貽憂于父母也
  險塗隘巷不求先焉以愛其身以不敢忘其親也身者親之枝也可不敬乎
  孝子之使人也不敢肆行不敢自專也父死三年不敢改父之道
  故曰三年無改于父之道可謂孝矣
  又能事父之朋友又能率朋友以助敬也
  使敬其父母也
  君子之孝也以正致諫
  謂卿大夫
  士之孝也以德從命庶人之孝也以力惡食
  分地任力致甘美
  任善不敢臣三德
  謂王者之孝三德三老也白虎通曰不臣三老崇孝
  故孝子于親也【案子各本訛作之今從高安本】生則有義以輔之諭于道
  死則哀以莅焉
  莅臨
  祭祀則莅之以敬如此而成于孝子也
  曾子立孝
  曾子曰君子立孝其忠之用禮之貴
  有忠與禮孝道立
  故為人子而不能孝其父者不敢言人父不能畜其子者為人弟而不能承其兄者不敢言人兄不能順其弟者為人臣而不能事其君者不敢言人君不能使其臣者也
  不可以已能而責人之不能況以所不能
  故與父言言畜子與子言言孝父與兄言言順弟與弟言言承兄與君言言使臣與臣言言事君
  士相見禮曰與君言言使臣與大夫言言事君與老者言言使弟子與幼者言言孝父兄與衆言言慈祥與莅官者言言忠信也
  君子之孝也忠愛以敬反是亂也盡力而有禮莊敬而安之微諫不倦聽從而不怠歡欣忠信咎故不生可謂孝矣盡力無禮則小人也
  豈小人而已哉乃犬馬之養
  致敬而不忠則不入也是故禮以將其力敬以入其忠飲食移味
  隨所欲也
  居處温愉著心於此濟其志也子曰可入也吾任其過吾知其能自取過
  不可入也吾辭其罪詩云有子七人莫慰母心子之辭也
  衛詩凱風之末章也七子自責任過之辭
  夙興夜寐無忝爾所生言不自舍也
  小雅小菀之四章也申可以入之義也
  不恥其親君子之孝也是故未有君而忠臣可知者孝子之謂也未有長而順下可知者弟弟之謂也
  孝經曰以孝事君則忠以敬事長則順
  未有治而能任可知者先修之謂也故曰孝子善事君弟弟善事長君子一孝一弟可謂知終矣
  曾子大孝
  曾子曰孝有三大孝尊親其次不辱其下能養公明儀問于曾子曰夫子可謂孝乎
  公明儀曾子弟子
  曾子曰是何言與是何言與君子之所謂孝者先意承志諭父母于道
  凡言與事親未意則先善舉之親若有志則敬而奉之
  參直養者也安能為孝乎身者親之遺體也行親之遺體敢不敬乎故居處不莊非孝也事君不忠非孝也莅官不敬非孝也朋友不信非孝也戰陳無勇非孝也五者不遂災及乎身【案乎各本作其今從劉本舊注身下作親乃校書者所加非盧氏注文】敢不敬乎故烹熟鮮香【案鮮下舊注一作羶亦校書者所加】嘗而進之非孝也養也君子之所謂孝者國人皆稱願焉曰幸哉有子如此所謂孝也民之本教曰孝
  孝經曰夫孝德之本也教之所由生也
  其行之曰養
  謂致衣食省安否
  養可能也敬為難敬可能也安為難
  以忠禮將也
  安可能也久為難久可能也卒為難父母既殁慎行其身【案慎下舊注一作順亦校書者所加】不遺父母惡名可謂能終也謂能卒也
  夫仁者仁此者也義者宜此者也忠者忠此者也【案忠此各本作中此今從方本】信者信此者也禮者體此者也行者行此者也彊者彊此者也樂自順此生刑自反此作夫孝者天下之大經也夫孝置之而塞于天地衡之而衡于四海置猶立也衡猶横也
  施諸後世而無朝夕
  言常行也
  推而放諸東海而準推而放諸西海而準推而放諸南海而準推而放諸北海而準
  九夷八蠻七戎六狄謂之四海放猶至也準猶平也
  詩云自西自東自南自北無思不服此之謂也
  大雅文王有聲之六章也
  孝有三大孝不匱
  詩云孝子不匱永錫爾類也
  中孝用勞
  勞猶功也
  小孝用力博施備物可謂不匱矣尊仁安義可謂用勞矣慈愛忘勞可謂用力矣父母愛之喜而不忘父母惡之懼而無怨父母有過諫而不逆
  當柔聲下氣也
  父母既殁以哀祀之加之如此謂禮終矣
  哀謂服之三年祀謂春秋享之
  樂正子春下堂而傷其足傷瘳數月不出猶有憂色門弟子問曰夫子傷足瘳矣數月不出猶有憂色何也樂正子春曰善如爾之問也吾聞之曾子曾子聞諸夫子曰天之所生地之所養人為大矣父母全而生之子全而歸之可謂孝矣
  孝經曰天地之性人為貴人之行莫大于孝也
  不虧其體可謂全矣故君子頃步之不敢忘也
  跬當聲誤為頃
  今予忘夫孝之道矣予是以有憂色故君子一舉足不敢忘父母一出言不敢忘父母一舉足不敢忘父母故道而不徑
  不由徑也
  舟而不游不敢以先父母之遺體行殆也
  殆危也
  一出言不敢忘父母是故惡言不出于口忿言不及于巳然後不辱其身不憂其親則可謂孝矣草木以時伐焉禽獸以時殺焉夫子曰伐一木殺一獸不以其時非孝也
  夫子孔子
  曾子事父母
  單居離問于曾子曰事父母有道乎
  單居離曾子弟子
  曾子曰有愛而敬父母之行若中道則從若不中道則諫諫而不用行之如由巳
  且俯從所行而思諫道也
  從而不諫非孝也
  同父母之非不匡諫
  諫而不從亦非孝也
  徒以義諫而行不從
  孝子之諫達善而不敢爭辨爭辨者作亂之所由興也内則曰父母有過下氣怡色柔聲以諫諫若不入起敬起孝說則復諫
  由巳為無咎則寧
  謂順諫
  由已為賢人則亂
  謂爭辨賢與無咎互相足
  孝子無私樂父母所憂憂之父母所樂樂之孝子惟巧變故父母安之若夫坐如尸立如齊弗訊不言
  齊謂祭祀時訊問也
  言必齊色
  嚴敬其色
  此成人之善者也未得為人子之道也
  為人父之事
  單居離問曰事兄有道乎曾子曰有尊事之以為已望也
  謂儀象也
  兄事之不遺其言
  奉其所令
  兄之行若中道則兄事之兄之行若不中道則養之養猶隱之
  養之内不養于外則是越之也養之外不養于内則是疏之也是故君子内外養之也單居離問曰使弟有道乎曾子曰有嘉事不失時也
  謂冠娶也
  弟之行若中道則正以使之
  正以使之以弟道
  弟之行若不中道則兄事之
  且以兄禮敬之
  詘事兄之道若不可然後舍之矣
  屈事兄之道然猶不變則怒罰之
  曾子曰夫禮大之由也不與小之自也
  言大者得自由也
  飲食以齒
  以長幼也
  力事不讓辱事不齒執觴觚杯豆而不醉和歌而不哀觚器也實之曰觴杯盤盎盆盞之總名也豆醬器以木曰豆以瓦曰登
  夫弟者不衡坐不苟越不干逆色趨翔周旋俯仰從命不見于顔色未成于弟也


  大戴禮記卷四
<經部,禮類,禮記之屬,大戴禮記>
  欽定四庫全書
  大戴禮記卷五
  漢 戴德 撰
  曾子制言上第五十四
  曾子制言中第五十五
  曾子制言下第五十六
  曾子疾病第五十七
  曾子天圓第五十八
  曾子制言上
  曾子曰夫行也者行禮之謂也夫禮貴者敬焉老者孝焉幼者慈焉少者友焉賤者惠焉此禮也行之則行也立之則義也今之所謂行者犯其上危其下衡道而彊立之
  衡横也
  天下無道故若
  且自如也
  天下有道則有司之所求也
  言為法吏所收誅也
  故君子不貴興道之士而貴有恥之士也若由富貴興道者與貧賤吾恐其或失也
  或猶惑也
  若由貧賤興道者與富貴吾恐其贏驕也夫有恥之士富而不以道則恥之貧而不以道則恥之弟子無曰不我知也鄙夫鄙婦相會于廧隂可謂密矣明日則或揚其言矣
  中庸曰莫見乎隱莫顯乎微故君子慎其獨也
  故士執仁與義而明行之未篤故也胡為其莫之聞也殺六畜不當及親吾信之矣
  凡殺有時禮也
  使民不時失國吾信之矣蓬生麻中不扶自直白沙在泥與之皆黑
  古語云言扶化之者衆
  是故人之相與也譬如舟車然相濟達也已先則援之彼先則推之是故人非人不濟馬非馬不走土非土不高水非水不流君子之為弟也行則為人負
  分重合輕斑白不任弟達于道路也
  無席則寢其趾
  寢猶止也言裁自容也
  使之為夫人則否
  夫人行無禮也
  近市無賈
  無廛邸也
  在田無野
  田無廬也
  行無據依【案依各本訛作旅今從劉本】
  守直道無所私
  苟若此則夫杖可因篤焉
  言行如此則其所杖者皆可因厚焉
  富以苟不如貧以譽
  貧則常也義不可無
  生以辱不如死以榮
  見危致命死之榮也
  辱可避避之而已矣及其不可避也君子視死若歸不苟免也
  父母之讎不與同生
  生辱之不可避也曲禮曰父之讎弗與共戴天
  兄弟之讎不與聚國
  檀弓曰昆弟之讎仕不與共國其從父兄弟則不為魁也
  朋友之讎不與聚鄉
  曲禮曰朋友之讎不同國失厚矣
  族人之讎不與聚鄰
  族人者謂絶屬者
  良賈深藏如虚君子有盛教如無
  言珍寶深藏若虚君子懷德若愚也
  弟子問于曾子曰夫士何如則可以為達矣曾子曰不能則學疑則問欲行則比賢雖有險道循行達矣今之弟子病下人不知事賢恥不知而又不問
  好責於人而不知自反也
  欲作則其知不足是以惑闇惑闇終其世而已矣是謂窮民也曾子門弟子或將之晉曰吾無知焉曾子曰何必然往矣有知焉謂之友
  曰友之也
  無知焉謂之主
  且客之而已
  且夫君子執仁立志先行後言千里之外皆為兄弟故曰君子何患乎無兄弟
  苟是之不為則雖汝親庸孰能親汝乎
  庸用也孰誰也
  曾子制言中
  曾子曰君子進則能達退則能靜豈貴其能達哉貴其有功也豈貴其能靜哉貴其能守也夫惟進之何功退之何守
  問君子進退其功守如何
  是故君子進退有二觀焉
  言有二等可觀
  故君子進則能益上之譽而損下之憂
  謂其功也
  不得志不安貴位不懷厚禄【案懷各本訛作博今從永樂大典本】負耜而行道凍餓而守仁
  謂其守也【案此四字各本訛作正文今訂正】
  則君子之義也其功守之義有知之則願也莫之知苟吾自知也吾不仁其人雖獨也吾弗親也
  人而不仁不足友也故周公曰不如我者吾不與處損我者也與我等吾不與處無益我者也吾所與處者必賢于我
  故君子不假貴而取寵
  不因人之貴苟求寵愛也
  不比譽而取食
  不校名譽以求禄也
  直行而取禮
  行正則見禮也
  比說而取友【案取下舊注一作交乃校書者語非盧氏注文】
  言修己以事人
  有說我則願也莫我說苟吾自說也
  說讀為悦字
  故君子無悒悒于貧無忽忽于賤【案忽忽各本訛作勿勿據立事篇君子終身守此勿勿注云勿勿猶勉勉今從方本】無憚憚于不聞
  憚憚憂惶也
  布衣不完疏食不飽蓬戶穴牖日孜孜上仁【案孜孜下舊注一作孳孳乃校書者語非盧氏注文】知我吾無訢訢不知我吾無悒悒是以君子直言直行不宛言而取富不屈行而取位仁之見逐【案仁各本訛作畏今從方本】智之見殺固不難詘身而為不仁宛言而為不智則君子弗為也
  小人在朝多逐害于仁智者君子之仁不枉言行而懷其禄也
  君子雖言不受必忠曰道雖行不受必忠曰仁
  謂發施言行于君之前實善而君不納然猶忠誠勉行可謂仁道也
  雖諫不受必忠曰智
  猶忠誠而詳之
  天下無道循道而行衡塗而僨
  衡横也僨僵也
  手足不揜四支不被
  手足即四支說者申慇懃耳詩云行有死人尚或墐之【案此二十一字各本訛作正文今訂正】
  此則非士之罪也【案此則各本訛作則此今從永樂大典本】有土者之羞也【案土各本訛作士今從方本】是故君子以仁為尊天下之為富何為富則仁為富也天下之為貴何為貴則仁為貴也【案是故下舊注一作君子天下之為仁則以仁為尊也天下之為富則以仁為富也天下之為貴則以仁為貴也凡三十七字乃校書者語非盧氏注文】昔者舜匹夫也土地之厚則得而有之人徒之衆則得而使之舜惟仁得之也【案仁各本訛作以今從永樂大典本】是故君子將說富貴必勉于仁也昔者伯夷叔齊死于溝澮之間其仁成名于天下夫二子者居河濟之間非有土地之厚貨粟之富也
  伯夷叔齊孤竹君之子初因父命交讓其國遂退北海之濱而終死于首陽
  言為文章行為表綴于天下是故君子思仁義晝則忘食夜則忘寐日旦就業夕而自省以殁其身【案殁各本訛作役今從方本】亦可謂守業矣
  曾子制言下
  曾子曰天下有道則君子訢然以交同天下無道則衡言不革
  衡平也言不苟合也
  諸侯不聽則不干其土聽而不賢則不踐其朝是以君子不犯禁而入人境【案人各本訛作入今從方本】
  及郊問禁請命【案此六字各本訛作正文今訂正】
  不避患而出危邑【案各本避訛作通邑訛作色今從方本】
  師敗不苟免也
  則秉德之士不讇矣故君子不讇富貴以為已說不乘貧賤以居已尊凡行不義則吾不事不仁則吾不長奉相仁義則吾與之聚羣
  相助也
  嚮爾宼盜則吾不與慮【案各本脱不字今從方本】國有道則鴪若入焉【案鴪疾飛貌各本訛作突今從方本】
  詩鴪彼晨風鬱彼北林也
  國無道則鴪若出焉
  如大鳥奮翼而去也
  如此之謂義夫有世義者哉
  義宜也
  仁者殆恭者不入
  殆危也仁者危之恭又不受也
  慎者不見使正直者則邇于刑弗違則殆于罪
  邇近違去
  是故君子錯在高山之上深澤之汙聚橡栗藜藿而食之
  藜藋藿豆
  生耕稼以老十室之邑是故昔者禹見耕者五耦而式過十室之邑則下為秉德之士存焉
  不侮之也
  曾子疾病
  曾子疾病
  疾困曰病
  曾元抑首曾華抱足
  元華其子
  曾子曰微乎吾無夫顔氏之言吾何以語汝哉然而君子之務蓋有之矣【案蓋各本訛作盡今從永樂大典本】夫華繁而實寡者天也言多而行寡者人也鷹鶽以山為卑而增巢其上魚鼈黿鼉以淵為淺而蹶穴其中卒其所以得之者餌也
  生生之厚動之死地也
  是故君子苟無以利害義則辱何由至哉親戚不悦不敢外交近者不親不敢求遠小者不審不敢言大故人之生也百歲之中有疾病焉有老幼焉故君子思其不可復者而先施焉【案各本脱可字今從永樂大典本】親戚既殁雖欲孝誰為孝年既耆艾雖欲弟誰為弟故孝有不及弟有不時其此之謂與言不遠身言之主也行不遠身行之本也言有主行有本謂之有聞矣
  知身是言行之基可謂聞矣【案此十一字劉本作注文他本皆誤入正文】
  君子尊其所聞則高明矣行其所聞則廣大矣高明廣大不在于他在加之志而已矣與君子遊苾乎如入蘭芷之室久而不聞則與之化矣與小人遊膩乎如入鮑魚之次【案膩各本訛作貸今從永樂大典本】久而不聞則與之化矣離騷曰經鮑魚之肆而失香也
  是故君子慎其所去就與君子遊如長日加益而不自知也
  如身之長雖日加益而不自知也
  與小人遊如履薄氷每履而下幾何而不陷乎哉吾不見好學盛而不衰者矣吾不見好教如食疾子者矣【案各本脱者字今從永樂大典本】
  言未見好教欲人之受如餔疾子也
  吾不見日省而月考之其友者矣吾不見孜孜而與來而改者矣
  謂擇善而改非也
  曾子天圓
  單居離問于曾子曰天圓而地方者誠有之乎曾子曰離而聞之云乎
  而猶汝也汝聞則言之也
  單居離曰弟子不察以此敢問也【案以此各本作此以今從永樂大典本】曾子曰天之所生上首地之所生下首
  人首圓足方繫之天地
  上首之謂圓下首之謂方
  因謂天地為方圓也周髀曰方屬地圓屬天天圓地方也淮南子曰天之圓不中規地之方不中矩白虎通曰天鎮也其道曰圓地諦也其道曰方一曰圓謂水也
  如誠天圓而地方則是四角之不揜也且來吾語汝參嘗聞之夫子曰天道曰圓地道曰方
  道曰方圓耳非形也
  方曰幽而圓曰明
  方者隂義而圓者陽理故以明天地也
  明者吐氣者也是故外景
  景古通以為影字外景者陽道吐施也
  幽者含氣者也是故内景
  内景者隂道含藏也
  故火日外景
  火氣陽也
  而金水内景
  金質陰也
  吐氣者施而含氣者化
  施賦也化體生
  是以陽施而隂化也陽之精氣曰神陰之精氣曰靈神靈者品物之本也
  神為魂靈為魄魂魄者隂陽之精有生之本也及其死也魂氣上升于天為神體魄下降于地為鬼各反其所自出也
  而禮樂仁義之祖也
  樂由陽來禮由隂作仁近樂義近禮故隂陽為祖也
  而善否治亂所興作也隂陽之氣各從其所【案從各本訛作盡今從高安本】則靜矣偏則風
  謂氣勝負
  俱則雷交則電
  自仲春至仲秋隂陽交泰故雷電也
  亂則霧和則雨
  偏則風而和則雨此謂一時之氣也至若春多雨則時所宜也
  陽氣勝則散為雨露隂氣勝則凝為霜雪陽之專氣為雹隂之專氣為霰霰雹者一氣之化也
  陽氣在雨温煖如湯隂氣薄之不相入轉而為雹隂氣在雨凝滯為雪陽氣薄之不相入散而為霰故春秋穀梁說曰雹者隂脅陽之象霰者陽脅隂之符也
  毛蟲毛而後生羽蟲羽而後生毛羽之蟲陽氣之所生也介蟲介而後生鱗蟲鱗而後生介鱗之蟲隂氣之所生也
  言隂陽所生者舉其多也
  惟人為倮匈而後生也
  倮匈謂無毛羽與鱗介也
  隂陽之精也
  人受隂陽純粹之精有生之貴也凡倮蟲則亦竝隂陽氣所生也
  毛蟲之精者曰麟羽蟲之精者曰鳳介蟲之精者曰龜鱗蟲之精者曰龍倮蟲之精者曰聖人
  龜龍麟鳳所謂四靈
  龍非風不舉龜非火不兆鳳非梧不棲麟非藪不止【案各本脱此十字今從永樂大典本】此皆隂陽之際也
  龜龍為隂風火為陽隂陽會也
  兹四者所以聖人役之也【案各本訛作役聖人之精也今從方本】
  謂為之瑞
  是故聖人為天地主為山川主為鬼神主為宗廟主鬼神百神也因外祀故在宗廟之上也
  聖人慎守日月之數以察星辰之行以序四時之順逆謂之歷
  審十二月分數于昏旦定辰宿之中見與伏以驗時節之????否
  截十二管以察八音之上下清濁【案察各本訛作宗今從永樂大典本】謂之律
  八音八卦之音以律定八風之高下清濁而準配金石絲竹也
  律居隂而治陽
  因地主氣
  歷居陽而治隂
  因天主事
  律歷迭相治也
  歷以治時律以候氣
  其間不容髪
  其致一也
  聖人立五禮以為民望
  五禮其别三十六生民之紀在焉
  制五衰以别親疏和五聲之樂以導民氣
  致樂以治心也
  合五味之調以察民情
  察猶别也
  正五色之位成五穀之名
  五穀黍稷麻麥菽也
  序五牲之先後貴賤
  五牲牛羊豕犬雞先後謂四時所尚也
  諸侯之祭牲牛曰太牢
  天子之大夫亦太牢太牢天子之牲角握諸侯角尺大夫索牛也
  大夫之祭牲羊曰少牢
  天子之士亦少牢也
  士之祭牲特豕曰饋食
  不言特牲其文已著又與大夫互相足也
  無禄者稷饋
  庶人無常牲故以稷為主
  稷饋者無尸無尸者厭也宗廟曰芻豢
  牛羊曰芻犬豕為豢
  山川曰犧牷
  色純曰犧體完曰牷宗廟言豢山川言牷互文也山川謂岳瀆以方色角尺其餘用厖索也
  割列禳瘞
  割割牲也列疈辜也禳面禳也瘞埋也
  是有五牲此之謂品物之本禮樂之祖善否治亂之所由興作也

  大戴禮記卷五
  欽定四庫全書
  大戴禮記卷六
  漢 戴德 撰
  武王踐阼第五十九
  衛將軍文子第六十
  武王踐阼
  武王踐阼三日
  既王之後
  召士大夫而問焉曰惡有藏之約行之行萬世可以為子孫恒者乎【案恒各本因避諱作常今從儀禮經傳通解本及王應麟注本】
  惡猶于何也言于何有約言而行之乃行萬世而猶得其福
  諸大夫對曰未得聞也然後召師尚父而問焉曰昔帝顓頊之道存乎【案昔各本作黄鄭注學記云昔黄帝顓頊之道疏云今檢大戴禮惟云帝顓頊之道無黄字或鄭見古本不與今同或後人足黄字耳】意亦忽不可得見與言忽然不可得見
  師尚父曰在丹書王欲聞之則齊矣王齊三日【案各本脱王齊二字學記注引此文作王齊三日疏不言有異同則唐時本亦未脱也】端冕奉書而入【案各本作王端冕師尚父亦端冕學記注無王字疏云師尚父亦端冕考大戴禮無此文鄭所加也】負屛而立
  端正也樹謂之屏
  王下堂南面而立師尚父曰先王之道不北面王行折而東面【案各本作王行西折而南東面而立學記注所引同疏云大戴禮惟云折而東面方本與疏所言者合】師尚父西面道書之言曰敬勝怠者強怠勝敬者亡【案各本強作吉亡作滅學記疏云大戴禮敬勝怠者強怠勝敬者亡瑞書云敬勝怠者吉怠勝敬者滅然則各本乃改同瑞書非也】義勝欲者從欲勝義者凶凡事不強則枉凡事不能自強而執于此則枉也
  不敬則不正【案不敬各本不作弗今從禮記疏】枉者滅廢敬者萬世藏之約行之行可以為子孫恒者此言之謂也
  問先帝之道庶聞要約之旨故對此而已
  且臣聞之以仁得之以仁守之其量百世以仁得之以不仁守之其量十世【案各本作以不仁得之以仁守之今從禮記疏】
  以仁得之以仁守之以仁得之以不仁守之【案各本亦作以不仁得之以仁守之今從禮記疏】皆謂創基之君十百世謂子孫無咎譽者于十百之外天命則有興改其廢立大節依于此
  以不仁得之以不仁守之必及其世【案及禮記疏作傾】
  謂止于其身也
  王聞書之言惕若恐懼【案禮記疏作惕然若懼】退而為戒書託于物以自警戒不忘也
  于席之四端為銘焉于机為銘焉【案机各本訛作機今從高安本方本】于鑑為銘焉于盥槃為銘焉于楹為銘焉于杖為銘焉于帶為銘焉于履屨為銘焉于觴豆為銘焉于牖為銘焉于劍為銘焉于弓為銘焉于矛為銘焉席前左端之銘曰安樂必敬
  安不忘危
  前右端之銘曰無行可悔
  當恭敬朝夕故以懷安為戒也
  後左端之銘曰一反一側亦不可以忘
  言雖反側之間不可以忘道也
  後右端之銘曰所監不遠視邇所代
  周監不遠近在有殷之世
  机之銘曰皇皇惟敬口生㖃
  㖃恥也言為君子榮辱之主可不慎乎
  口戕口
  言口能害口也机者人君出令所依故以言語為戒也
  鑑之銘曰見爾前慮爾後盥槃之銘曰與其溺于人也寧溺于淵溺于淵猶可游也溺于人不可救也
  日知所無學者之功溺于民庶大人之禍故或以自新取戒或以游溺為鑑也
  楹之銘曰毋曰胡殘其禍將然毋曰胡害其禍將大毋曰胡傷其禍將長
  夫為室者慎其楹君天下者難其相也
  杖之銘曰惡乎危于忿㚄
  惡于何也忿者危之道怒甲及乙又危之甚杖扶危故以危戒也
  惡乎失道于嗜慾
  杖依道而行之
  惡乎相忘于富貴
  言身杖相資也因失道相忘乃嗜慾安樂之戒也
  帶之銘曰火滅修容慎戒必恭恭則夀
  雖夜解息其容不可以苟帶于寢先釋故因言之也
  履屨之銘曰慎之勞勞則富
  行慎躬勞躬勞終福諭慎履亦財不費也屨在下尤勞辱因為此戒福與富音義兩施互取焉
  觴豆之銘曰食自杖食自杖戒之憍憍則逃
  無求醉飽自杖而已
  戶之銘曰夫名難得而易失無懃弗志而曰我知之乎無懃弗及而曰我杖之乎
  志識也杖立不能懲其駑怠而自謂杖成功無可就故終失其名也
  擾阻以泥之若風將至必先搖搖
  搖搖無所託言有風則先困
  雖有聖人不能為謀也
  諭人行亦然
  牖之銘曰隨天之時【案各本脱之字今從儀禮經傳通解本及方本】
  隨任也
  以地之財
  質也
  敬祀皇天敬以先時
  先祭時而敬齋
  劍之銘曰帶之以為服動必行德行德則興倍德則崩以順誅也
  弓之銘曰屈伸之義廢興之行無忘自過
  言得時也
  矛之銘曰造矛造矛少間弗忍終身之羞
  重言造矛見造矛之不易也言少間之不忍則為終身羞以君子于殺之中禮恕存焉
  予一人所聞以戒後世子孫
  貽厥孫謀以燕翼子武王之詩也
  衛將軍文子
  衛將軍文子
  文子衛卿也名彌牟
  問于子貢曰
  子貢端木賜也衛人衛之相也
  吾聞夫子之施教也先以詩
  論語曰先進于禮樂野人也後進于禮樂君子也【案此所引與正文絶不比附】
  世道者孝悌【案此句有舛誤】說之以義而觀諸體成之以文德蓋受教者七十有餘人
  言能受教者謂七十二子也
  聞之孰為賢乎子貢對辭以不知文子曰吾子學焉何謂不知也子貢對曰賢人無妄知賢則難故君子曰智莫難于知人此以難也
  書曰知人則哲惟帝其難之
  文子曰若夫知賢人美不難吾子親游焉是以敢問也【案各本脱以字今從方本】子貢對曰夫子之門人蓋三就焉
  謂大成次成小成也
  賜有逮及焉有未及焉不得辯知也
  未及者謂先就夫子而或止或退未得及己見也或以子貢違夫子之後有新來者也
  文子曰吾子之所及請問其行也子貢對曰夙興夜寐諷詩崇禮【案詩程本朱本作誦】行不貳過稱言不苟是顔淵之行也
  顔囘魯人字子淵也
  孔子說之以詩詩云媚兹一人應侯順德永言孝思孝思惟則
  大雅下武之四章也媚兹一人謂御于天子而蒙寵愛應侯順德逢國君能成其德孝思惟則此文在前章兼以說之故連言之也
  故國一逢有德之君世受顯命不失厥名以御于天子以申之
  于諸侯受爵命未盡其能
  在貧如客
  言安貧也
  使其臣如藉
  藉借也如借力然也
  不遷怒不探怨不録舊罪是冉雍之行也
  冉雍魯人也字仲弓
  孔子曰有土君子有衆使也有刑用也然後怒匹夫之怒惟以亡其身
  使舉也夫子因其性不好怒故說妄怒之敗也書曰惟辟作威也
  詩云靡不有初鮮克有終以告之
  大雅蕩首章也言冉雍能終其行也
  不畏彊禦不侮矜寡其言曰性
  其言惟陳其性不苟虚妄
  都其富哉
  仲由優于政事故能備治其都也
  任其戎是仲由之行也
  仲由衛人也字子路一字季路大夫也
  夫子未知以文也
  節其勇也
  詩云受小共大共為下國恂蒙何天之寵傅奏其勇殷頌長發之五章也頌湯伐桀除災之事恂信也言下國信蒙其富詩為駿龎或古有二文或以義賦寵傅又為龍敷
  夫強乎武哉文不勝其質恭老恤孤不忘賓旅好學者物而不懃是冉求之行也
  物猶事也事省則不懃也冉求字子有冉雍之族季氏宰
  孔子因而語之曰好學則智恤孤則惠恭老則近禮克篤恭以天下其稱之也宜為國老
  言為國之尊也言任為卿相也
  志通而好禮擯相兩君之事篤雅其有禮節也是公西赤之行也
  公西赤魯人也字子華
  孔子曰禮儀三百可勉能也
  禮經三百可勉學而能知
  威儀三千則難也
  能躬行三千之威儀則難而公西赤能躬行也
  公西赤問曰何謂也孔子曰貌以擯禮禮以擯辭是之謂也
  禮待貌而行辭得禮而發言貌所以擯贊三千之儀也
  主人
  言行此主在于人
  聞之以成
  公西赤聞之以成家語云衆人聞之為成主或聲誤也
  孔子之語人也曰當賓客之事則通矣謂門人曰二三子欲學賓客之禮者于赤也滿而不滿實如虚過之如不及先生難之
  云先生猶有難之亦所謂先子之所畏也
  不學其貌竟其德敦其言于人也無所不信其橋大人也
  橋高也高大之人也
  常以皓皓是以眉壽
  皓皓虚曠無長生久視之意見長生久視之術
  是曾參之行也
  曾參魯之南武城人也字子輿齊聘以相楚迎以令尹晉迎以上卿皆不應其命也
  孔子曰孝德之始也
  天道曰至德地道曰敏德人道曰孝德四代曰有天德有地德夫學天地之德者皆以無私為能也動而樂施者天德也安而待化者地德也故天之德有廣狹矣自餘禮義忠信以下皆為人德因事則為禮厚其行則為孝也
  弟德之序也信德之厚也忠德之正也參也中夫四德者矣哉以此稱之也業功不伐貴位不善不侮可侮不佚可佚
  不侮可侮者不佚可佚者仁之至也
  不敖無告
  天窮之民無所告者不陵敖之也
  是顓孫之行也
  顓孫師陳人也子張字也
  孔子言之曰其不伐則猶可能也其不弊百姓者則仁也詩云愷悌君子民之父母
  大雅泂酌之首章也
  夫子以其仁為大也學以深
  能深致隱賾也
  厲以斷
  性嚴厲而能斷決七十子篇說子夏云為人性不宏好精微時人無以尚也
  送迎必敬上友下交銀乎如斷【案乎各本訛作手今從方本】是卜商之行也
  卜商衛人字子夏為魏文侯師銀廉鍔也如斷言便能子張曰子夏之門人洒埽應對進退出入可也
  孔子曰詩云式夷式已無小人殆
  小雅節之四章殆近也
  而商也其可謂不險也
  言其鄰于德也
  貴之不喜賤之不怒苟于民利矣
  惟在利民春秋左傳曰上思利民忠也
  廉于其事上也以佐其下
  佐助也
  是澹臺滅明之行也
  澹臺滅明魯之東武城人也字子羽為魯大夫
  孔子曰獨貴獨富君子恥之夫也中之矣先成其慮及事而用之是故不妄【案各本訛作妄今從方本】是言偃之行也言偃魯人也字子游為武城宰
  孔子曰欲能則學欲知則問欲行則訊【案行各本訛作善今從永樂大典本】欲給則豫當是如偃也得之矣獨居思仁公言言義其聞詩也【案聞下各本衍之字周禮司儀注引此文作其聞詩也今據以訂正】一日三復白圭之玷是南宫縚之行也
  南宫縚魯人也字子容
  夫子信其仁以為異姓
  謂以兄之子妻之也周禮司儀職曰時揖異姓土揖庶姓家語曰以為異士言殊異之士似妄也
  自見孔子入戶未嘗越屨
  凡在于室卑者之屨皆陳于戶外故雖後至而不越焉
  往來過人不履影
  不越人之屨不履人之影謙慎之至也
  開蟄不殺方長不折執親之喪未嘗見齒是高柴之行也
  高柴齊人也字子羔為郕宰
  孔子曰高柴執親之喪則難能也開蟄不殺則天道也方長不折則恕也恕則仁也湯恭以恕是以日躋也北事于葛恭也教網者祝恕也詩殷頌曰聖敬日躋
  此賜之所親覩也吾子有命而訊賜則不足以知賢文子曰吾聞之也國有道則賢人興焉中人用焉百姓歸焉若吾子之語審茂則一諸侯之相也亦未逢明君也茂盛也一皆也
  子貢既與衛將軍文子言適魯見孔子曰衛將軍問二三子之行于賜也不一而三賜也辭不獲命以所見者對矣
  見其行也
  未知中否請嘗以告
  請嘗以所對者告也
  孔子曰言之子貢以其質告孔子既聞之笑曰賜汝偉為知人賜
  質由實也偉為知人言大為知人也再言賜者善之
  子貢對曰賜也焉敢知人此賜之所親覩也孔子曰是女所親也吾語女耳之所未聞目之所未見思之所未至智之所未及者乎
  言未至未及者謂其德廣厚也
  子貢曰賜得則願聞之也孔子曰不克不忌不念舊惡蓋伯夷叔齊之行也
  克好勝人忌有惡于人也論語曰伯夷叔齊不念舊惡怨是用希也
  晉平公問于祁徯曰羊舌大夫晉國之良大夫也其行何如
  平公悼公之子晉侯彪也祁徯祁午之父也羊舌肸羊舌職之子
  祁徯對辭曰不知也公曰吾聞女少長乎其所女其閹知之
  言居處之同者桓為相也
  祁徯對曰其幼也恭而遜恥而不使其過宿也其為候大夫也悉善而謙其端也其為公車尉也信而好直其功也
  公車尉公行也詩曰殊異乎公行也
  至于其為和容也温良而好禮博聞而時出其志也和容主賓客也
  公曰嚮者問女女何曰弗知也祁徯對曰每位改變未知所止是以不知蓋羊舌大夫之行也畏天而敬人服義而行信孝乎父而恭于兄好從善而斆往蓋趙文子之行也
  晉大夫趙武也
  其事君也不敢愛其死
  不苟免于難也
  然亦不忘其身
  不死于不義也
  謀其身不遺其友君陳則進不陳則行而退
  陳謂陳其德教
  蓋隨武子之行也
  晉大夫也世掌刑官後受隨范會名也季字也武諡也
  其為人之淵泉也多聞而難誕也不内辭足以没世國家有道其言足以生國家無道其默足以容蓋桐提伯華之行也
  晉大夫羊舌赤也邑于桐提
  外寛而内直自設于隱栝之中
  能以禮自鞏直也孔子曰隱栝之旁多曲木也
  直己而不直人以善存亡汲汲蓋蘧伯玉之行也衛大夫蘧瑗也
  孝老慈幼【案老各本訛作子今從方本】允德禀義約貨去怨蓋柳下惠之行也
  魯士師展禽也食采于柳下惠諡也
  其言曰君雖不量于臣臣不可以不量于君是故君擇臣而使之臣擇君而事之有道順君無道横命晏平仲之行也
  齊大夫晏嬰也
  德恭而行信終日言不在尤之内
  在尤之外【案此四字各本訛作正文今從方本】
  貧而樂也蓋老萊子之行也
  楚人隱者也
  易行以俟天命居下位而不援其上觀于四方也不忘其親苟思其親不盡其樂以不能學為己終身之憂蓋介山子推之行也
  晉大夫介之推也離騷曰封介山而為之禁兮報大德之優游



国学迷 春秋三家異文覈 讀史兵略四十六卷 十二硯齋金石過眼錄十八卷續錄六卷 唐詩成法十二卷 山右石刻叢編四十卷目錄一卷 金縷曲廿四疊均 歷代石經略二卷 韓苑洛全集二十二卷 吹網錄六卷鷗陂漁話六卷 人倫大統賦二卷 兩宮回鑾善後事宜國民義務律例歌 萬斛珠類編八卷 金石索十二卷首一卷 楹聯集錦八卷 天台山高士遺集六卷 左傳舊疏考正八卷 [道光]新修羅源縣志三十卷首一卷 醫方集類三卷 異說五虎平西珍珠旗演義狄青前傳六卷一百十二回 [順治]白水縣志二卷 革朝志十卷 藝海珠塵八集一百六十三種 義貞記二卷三十二出 段氏說文注訂八卷 欽定書經圖說五十卷 竹書紀年統箋十二卷 楚雄縣誌述輯十二卷 崧辰祀志二卷 [宣統]建德縣志二十卷首一卷 曾文正公年譜十二卷 司馬文正公傳家集八十卷目錄二卷附錄一卷 傷寒論類方一卷 東遊紀畧一卷 輿地經緯度里表不分卷 儀禮圖四卷 資治通鑑目錄三十卷 甌北詩話十卷續詩話二卷 伏鸞堂詩賸四卷裁雲閣詞鈔六卷曲一卷 繪圖紅梅閣鼓詞六卷五十六回 儒門醫學三卷附一卷 外科準繩六卷 [道光]大同縣志二十卷首一卷末一卷 達生編二卷 自西徂東五卷 南蘭陵居士印禪印存一卷 [光緒]代州志十二卷首一卷 紅萼軒詞牌一卷 唐詩解五十卷 李長吉歌詩四卷外詩集一卷 歷代名公畫譜不分卷 大金國志四十卷 增批温熱經緯五卷 周易傳義音訓八卷首一卷末一卷 文編六十四卷目錄一卷 樂府備題三十卷 避暑錄話二卷 續名醫類案三十六卷 庸盦文編四卷續編二卷海外文編四卷外編四卷籌洋芻議一卷出使英法義比四國日記六卷 經緯堂詩集十卷 王深寧先生年譜一卷校補玉海瑣記二卷 春秋大事表卷五~卷六上_.djvu 春秋大事表卷六中~卷六下_.djvu 春秋大事表卷七之一_.djvu 春秋大事表卷七之二_.djvu 春秋大事表卷七之三~卷七之四_.djvu 春秋大事表卷八上~卷八下_.djvu 春秋大事表卷九上~卷九下_.djvu 春秋大事表卷十_.djvu 春秋大事表卷十一_.djvu 春秋大事表卷十二上~卷十二下_.djvu 春秋大事表卷十三~卷十四_.djvu 春秋大事表卷十五_.djvu 春秋大事表卷十六_.djvu 春秋大事表卷十七上~卷十七下_.djvu 春秋大事表卷十八~卷十九下_.djvu 春秋大事表卷二十~卷二十一_.djvu 春秋大事表卷二十二~卷二十三_.djvu 春秋大事表卷二十四~卷二十五_.djvu 春秋大事表卷二十六~卷二十八_.djvu 春秋大事表卷二十九~卷三十四_.djvu 春秋大事表卷三十五~卷三十八_.djvu 春秋大事表卷三十九~卷四十_.djvu 春秋大事表卷四十一~卷四十二之一_.djvu 春秋大事表卷四十二之二~卷四十二之三_.djvu 春秋大事表卷四十二之四~卷四十三_.djvu 春秋大事表卷四十四~卷四十六_.djvu 春秋大事表卷四十七~卷四十九_.djvu 春秋大事表卷五十_.djvu 春秋大事表興圖_.djvu 皇祐新樂圖記捲上~卷下_.djvu 樂書卷一_.djvu 樂書卷二~卷七_.djvu 樂書卷八~卷十三_.djvu 樂書卷十四~卷十九_.djvu 樂書卷二十~卷二十八_.djvu 樂書卷二十九~卷三十六_.djvu 樂書卷三十七~卷四十四_.djvu 樂書卷四十五~卷五十二_.djvu 樂書卷五十三~卷六十二_.djvu 樂書卷六十三~卷七十二_.djvu 樂書卷七十三~卷八十一_.djvu 樂書卷八十二~卷九十二_.djvu 樂書卷九十三~卷九十九_.djvu 樂書卷一百~卷一百六_.djvu 樂書卷一百七~卷一百十三_.djvu 樂書卷一百十四~卷一百二十_.djvu 樂書卷一百二十一~卷一百二十五_.djvu 樂書卷一百二十六~卷一百三十_.djvu 樂書卷一百三十一~卷一百三十六_.djvu 樂書卷一百三十七~卷一百四十一_.djvu 樂書卷一百四十二~卷一百四十八_.djvu 樂書卷一百四十九~卷一百五十五_.djvu 樂書卷一百五十六~卷一百六十三_.djvu 樂書卷一百六十四~卷一百七十_.djvu 樂書卷一百七十一~卷一百七十九_.djvu 樂書卷一百八十~卷一百八十八_.djvu 樂書卷一百八十九~卷一百九十二_.djvu 樂書卷一百九十三~卷一百九十六_.djvu 樂書卷一百九十七~卷二百_.djvu 律呂新書卷一~卷二_.djvu 瑟譜卷一_.djvu 瑟譜卷二~卷六_.djvu 韶舞九成樂補_.djvu 律呂成書卷一~卷二_.djvu 苑洛志樂卷一_.djvu 苑洛志樂卷二~卷三_.djvu 苑洛志樂卷四~卷五_.djvu 苑洛志樂卷六~卷七_.djvu 苑洛志樂卷八_.djvu 苑洛志樂卷九_.djvu 苑洛志樂卷十_.djvu 苑洛志樂卷十一~卷十二_.djvu 苑洛志樂卷十三~卷十四_.djvu 苑洛志樂卷十五~卷十六_.djvu 苑洛志樂卷十七_.djvu 苑洛志樂卷十八~卷十九_.djvu 苑洛志樂卷二十_.djvu 鐘律通考卷一_.djvu 鐘律通考卷二~卷四_.djvu 鐘律通考卷五~卷六_.djvu 五音集韻卷一_.djvu 五音集韻卷二~卷三_.djvu 五音集韻卷四_.djvu 五音集韻卷五~卷六_.djvu 五音集韻卷七~卷八_.djvu 五音集韻卷九~卷十_.djvu 五音集韻卷十一~卷十二_.djvu 五音集韻卷十三~卷十四_.djvu 五音集韻卷十五_.djvu 古今韻會舉要卷一_.djvu 古今韻會舉要卷二~卷三_.djvu 古今韻會舉要卷四~卷五_.djvu 古今韻會舉要卷六~卷七_.djvu 古今韻會舉要卷八~卷九_.djvu 古今韻會舉要卷十~卷十二_.djvu 古今韻會舉要卷十三~卷十五_.djvu 古今韻會舉要卷十六~卷十七_.djvu 古今韻會舉要卷十八~卷二十_.djvu 古今韻會舉要卷二十一~卷二十三_.djvu 古今韻會舉要卷二十四~卷二十五_.djvu 古今韻會舉要卷二十六~卷二十八_.djvu 古今韻會舉要卷二十九~卷三十_.djvu 四聲全形等子_.djvu 經史正音切韻指南_.djvu 洪武正韻卷一_.djvu 洪武正韻卷二~卷四_.djvu 洪武正韻卷五~卷七_.djvu 洪武正韻卷八~卷九_.djvu 洪武正韻卷十~卷十一_.djvu 洪武正韻卷十二~卷十三_.djvu 洪武正韻卷十四~卷十六_.djvu 古音叢目卷一~卷四_.djvu 古音叢目卷五_.djvu 古音餘卷一~卷五_.djvu 古音略例_.djvu 轉注古音略例卷一~卷五_.djvu 毛詩古音攷卷一_.djvu 毛詩古音攷卷二_.djvu 毛詩古音攷卷三_.djvu 毛詩古音攷卷四_.djvu 柏梁体 柏酒 染干 染翰 柔克 柔日 柔胜刚 柔能制刚 柔茹刚吐 柔荑 柔远 柯盟 柰林 柰苑 柱下史 柱石 柳三眠 柳家新样 柳宿 柳衙 柳课 柳骨 柴毁 柿叶临书 标同伐异 栋梁之材 栎釜 树德务滋 栖梧食竹 栗尾笔 株连 株送徒 根深柢固 格物致知 格磔 格诗 桀溺 桂海 桃三李四 桃人 桃花水 桃都山 桐人 桐宫 桐棺三寸 桑门 桓文 桓表 桔叟 桔奴 桥牛 梁父吟 梁鸿五噫 梓人 梓宫 梧鼠枝穷 梯己 梵王宫 棋圣 棘寺 棘闱 棘院 椎结 椒兰 椒庭 椠人 楚声 楮币 榆荚雨 槁街 槁项黄馘 槐火 槥车相望 樊楼 樊迟问稼 横城门 横舍 横行介士 檀施 檀林 檀越 欃枪 欢门 欧虞体 欲盖弥章 欲败度 款交 款塞 歇船艎 歇马杯 止于至善 止可谈风月 止观 止足之分 止酒 正史 正始体 正正之旗,堂堂之阵 正法眼藏 正雅 正风 正鹄 此岸 步打 步摇 步步生莲花 步虚声 步障 武夷九曲 武安君 武臣不惜死 歧逵 死友 死有余辜 殊庭 殊涂同归 残杯冷炙 殚见洽闻 殳书 殷有三仁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email protected]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