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精选 | 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历史人物 | 历史地名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十三经 | 字体转换器 | 近义词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史部 | 子部 | 集部 | 诗部 | 儒部 | 易部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知识 | 对联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篆书识别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近义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律吕新书 宋 蔡元定

律吕新书 宋 蔡元定
  欽定四庫全書     經部九
  律呂新書       樂類
  提要
  【臣】等謹案律呂新書二卷宋蔡元定撰元定字季通建陽人慶元中坐黨禁流道州卒事迹具宋史道學傳朱子稱其律書法度湛精近世諸儒皆莫能及又云季通理會樂律大段有心力看得許多書及為是書作序又曰黄鍾圍徑之數則漢斛之積分可考寸以九分為法則淮南太史小司馬之說可推五聲二變之數變律半聲之例則杜氏之通典具焉變宫變徵之不得為調則孔氏之禮疏固亦可見至于先求聲氣之元而因律以生尺則尤所謂卓然者而亦班班雜見于兩漢之制蔡邕之說與夫國朝會要以及程子張子之言盖是書實朱蔡師弟子相與共成之者故獨見許如此書分二卷一為律呂本原凡十三篇黄鍾第一黄鍾之實第二黄鍾生十一律第三十二律之實第四變律第五律生五聲圖第六變生第七八十四聲圖第八六十調圖第九候氣第十審度第十一嘉量第十二謹權衡第十三其一卷為律呂証辨九十篇造律第一律長短圍徑之數第二黄鍾之實第三三分損益上下相生第四和聲第五五聲大小之次第六變宫變徵第七六十調第八候氣第九度量權衡第十今考元定之說多截竹以擬黄鍾之管皆即以其長權為九寸而度其圍徑如黄鍾之法更迭以次則中聲可得淺深以列則中氣可驗是截管之法必本之候氣也而候氣之說最為荒渺後漢晉隋志所載又各異同既云以木為案加律其上又云埋之土與地平又云置于案上而以土埋之上平於地此置律有淺深高下之不一也既云以葭莩灰抑其内端氣至者灰去又云以竹莩灰實律以羅縠覆律口氣至吹灰動縠有小動大動不動三說又云灰飛動素散出于外而氣應有早晚灰飛有多少其說又不一也然則候氣既不足憑人聲又無左驗是蔡氏所謂聲氣之元者亦徒為美聽而已非能見之實事也劉歆銅斛具詳漢志而隋志又祥載其銘曰律嘉量斛方尺而圓其外庣旁九釐五毫羃百六十二寸深尺積一千六百二十寸容十斗祖冲之所譏以為漢世斛銘劉歆詭謬其數為算氏之劇疵者是也元定乃併漢志取之以定黄鍾積實為八百一十分何也荀朂之尺隋志所謂晉前尺也當晉之時阮咸已譏其高而元定以為此尺出于汲冢之律與劉歆之斛最為近古樂聲高急不知當時之圍徑果為何如夫古人所云徑三分圍九分者言圓徑三分而周九分也空圍即圓周也胡瑗疑其管狹不足容千二百黍遂大其空徑四釐六毫而周圍十分三釐八毫是亦徑三圍九之率也因以空圍為管内之面羃為容九方分矣元定從之而以圓田術起算黄鍾積實又失之太大則不精算術之悞也至若謂黄鍾六變律不與本均之聲相應而不知當用清聲又謂二變不可以為調而不知二變之調具足五音若以二變音為每調之七音則反為出調凡此皆元定之所未及詳者故特著之以糾其失焉乾隆四十六年十一月恭校上
  總纂官【臣】紀昀【臣】陸錫熊【臣】孫士毅
  總校官【臣】陸費墀

  欽定四庫全書
  律呂新書卷一
  宋 蔡元定 撰
  古樂之亡久矣然秦漢之間去周未遠其器與聲猶有存者故其道雖不行於當世而其為法猶未有異論也逮於東漢之末以接西晉之初則已浸多說矣歷魏周齊隋唐五季論者愈多而法愈不定爰及我朝功成治定理宜有作建隆皇祐元豐之間蓋亦三致意焉而和胡阮季范馬劉楊諸賢之議終不能以相一也而況於崇宣之季姦諛之會黥湼之餘而能有以語夫天地之和哉丁未南狩今六十年神人之憤猶有未攄是固不遑於稽古禮文之事然學士大夫因仍簡陋遂無復以鐘律為意者則已甚矣吾友建陽蔡君元定季通當此之時乃獨心好其說而力求之旁搜遠取巨細不捐積之累年乃若冥契著書兩卷凡若干言予常得而讀之愛其明白而淵深縝密而通暢不為牽合傅會之談而横斜曲直如珠之不出於盤其言雖多出於近世之所未講而實無一字不本於古人已試之成法蓋若黄鐘圍徑之數則漢斛之積分可考寸以九分為法則淮南太史小司馬之說可推五聲二變之數變律半聲之例則杜氏之通典具焉變宫變徵之不得為調則孔氏之禮疏固亦可見至於先求聲氣之元而因律以生尺則尤所謂卓然者而亦班班雜見於兩漢之制蔡邕之說與夫國朝會要以及程子張子之言顧讀者不深考其間雖或有得於此而又不能無失於彼是以晦蝕紛拏無復定論大抵不拘攣於習熟見聞之近即肆其胷臆妄為穿穴而無所據依季通乃能奮其獨見超然遠覽爬梳剔拱參互考尋用其半生之力以至於一且豁然而融會貫通焉斯亦可謂勤矣及其著論則又能推原本根比次條理撮取機要闡究精微不為浮詞濫說以汨亂於其間亦庶幾乎得書之體者予謂國家行且平定中原以開中天之運必將審音協律以諧神人當是之時受詔典領之臣能得此書而奏之則東京郊廟之樂將不待公孫述之瞽師而後備而參摹四分之書亦無待乎後世之子雲而後知好之矣抑季通之為此書詞約理明初非難讀而讀之者往往未及終篇輒已欠伸思睡固無由了其歸趣獨以予之頑鈍不敏乃能熟復數過而僅得其指意之彷彿季通於是亦許予為能知己志者故屬予以序引而予不得辭焉季通更欲均調節族被之管弦别為樂書以究其業而又以其餘力發揮武侯六十四陳之圖緒正邵氏皇極經世之歷以大備乎一家之言其用意亦健矣予雖老病儻及見之則亦豈非千古之一快也哉淳熙丁未正月朔旦新安朱熹序
  【朱子曰蔡神與名發博學強記高簡廓落不能與世俗相俯仰因去遊四方聞見益廣遂於易象天文地理三式之說無所不通而皆能訂其得失杜門掃軌專以讀書教子為事季通生十年即教使讀西銘稍長則示以程氏語録邵氏經世張氏正蒙而語之曰此孔孟正脉也季通承厥志學行之餘尤邃律歷討論定著遂成一家之言使千古之誤曠然一新而遡其源流皆有成法是亦足以顯其親於無窮矣 季通律書法度甚精近世諸儒皆莫能及 季通律書分明是好却不是臆說自有案據 季通理會樂律大段有心力看得許多書 劉文簡公㷍曰先生天資高聞道早於書無所不讀於事無所不講明隂陽消長之運達古今盛衰之理上稽天時下考人事文公嘗曰人讀易書難季通讀難書易又曰造化微妙惟深於理者識之吾與季通言而未嘗厭也 西山真氏曰先生嘗特召堅辭不起世謂之聘君聘君以師事文公而文公顧曰季通吾老友也凡性與天道之妙他弟子不得聞者必以語季通馬異篇奥傳微辭邃旨先令討究而後親折衷之先生於經無不通嘗語三子曰淵汝宜紹吾易學曰沉汝宜演吾皇極數而春秋則以屬知方焉 黄瑞節曰案蔡氏祖子孫於斯文可知也而盛時遠引三世一轍朱子云蔡神與所以教其子者不干利禄而開之以聖賢之學其志識高遠非世人所及西山先生辭聘不起九峯先生三十歲即棄舉子業一以聖賢為師九峯之子抗始擢進士第理宗寶祐參政云律呂書蓋朱蔡師弟子相與成之者朱子與西山書云但用古言古語或注疏而以已意附其下方甚簡約而極周盡學者一覽可得梗槩其他推說之泛濫旁正之異同不盡載也】
  律呂本原
  黄鐘第一【以漢志斛銘文定】
  長九寸空圍九分積八百一十分
  案天地之數始於一終於十其一三五七九為陽九者陽之成也其二四六八十為陰十者陰之成也黄鐘者陽聲之始陽氣之動也故其數九分寸之數其於聲氣之元不可得而見及斷竹為管吹之而聲和候之而氣應而後數始形焉均其長得九寸審其圍得九分【此章凡言分者皆十分寸之一】積其實得八百一十分長九寸圍九分積八百一十分是為律本度量衡權於是而受法十一律由是而損益焉【算法置八百一十分分作九重每重得九分圓田術三分益一得一十二以開方法除之得三分四釐六毫強為實徑之數不盡二毫八絲四忽今求圓積之數以徑三分四釐三毫自相乘得十一分九釐七毫一絲六忽加以開方不盡之數二毫八絲四忽得一十二分以管長九十分乘之得一千八十分為方積之數四分取三分為圓積得八百一十分朱子曰本原第一章圍徑之數此是最大節目不可草草又曰古者只說空圍九分不說徑三分蓋不啻三分猶有奇也 魯齋彭氏曰黄鐘律管有周有徑有面羃有空圍内積有從長如史記論從長律歷志論從長及積東漢鄭氏注月令論羃東漢蔡氏月令章句論從長皆不易之論獨周徑之說漢以前俱無明文漢律歷志開端未竟東漢蔡氏始創為徑三分之說晉孟氏以後諸儒續圍徑三分圍九分之說宋胡氏蔡氏又為徑三分四釐六毫圍十分三釐八毫之說然考之于古圍周徑羃積率皆未有合嘗依東漢蔡氏所言徑三分以九章少廣内祖氏密率乘除止得空圍内面羃七分七釐奇乃少一分九十二釐奇空圍内積實止得六百三十六分奇乃少一百七十三分奇如此則黄鐘之管無乃太狹蓋黄鐘空積忽微若徑内差一忽即面羃及積所差忽數至多此東漢蔡氏之說所以不合也晉孟氏諸儒言徑三分圍九分又用徑一圍三之法雖是古率然古人大約以之圓田若以密率推之徑一則圍三有奇假如徑七則圍當二十冇二今依孟氏所言徑三分則圍長當九分四釐二毫一秒彊不但止於九分也若依九分圍長之數則徑當止有二分八釐六毫二秒六忽彊又不及三分也此晉孟氏諸儒之說所以不合也宋胡氏不主徑三圍九之說大意疑其管狹耳然所言徑長三分四釐六毫圍長十分三釐八毫亦用徑一圍三之率若依所言三分四釐六毫徑當得圍長十分八釐七毫六秒二忽彊不但止於十分三釐八毫也若依十分三釐八毫圍長之數則徑止得三分三釐奇又不及三分四釐六毫也此宋胡氏之說所以不合也宋蔡氏說徑圍分數與胡氏同至於算法用圓田術三分益一得一十二開方除之求徑又以徑相乘以管長乘之用三分益一四分退一之法求羃積今姑依其說以九方分平置用又三分益一以三方分割置於九方分之外如此 其積十二方分其從横可得三分四釐六毫彊不盡二毫八絲四忽的如蔡氏之說但依此徑以密率相乘則空圍内面羃不但止得九方分乃得九方分零四十釐六十毫五十七秒十四忽奇空圍内積實不但止得八百一十分乃得八百四十六分五百四十五釐一百四十二秒六百忽奇如此則黄鐘之管無乃太大細考之方内之圓所古者不止四分三圓外之方所當退者又不及四分一以此知三分益一四分退一乃虛加實退算家大約之法此宋蔡氏之說所以又不能以盡合也今欲求黄鐘律管從長周徑羃積的實定數者須依蔡氏多截管候氣之說又以祖氏冲之密率乘除方可蓋祖冲之乃古今算家之最而蔡氏多截管候氣之說實得造律本原其說乃前人未發者今宜依此說先多截竹以擬黄鐘之管或短或長長短之内每差纎微各為一管悉以此諸管埋地中俟冬至時驗之若諸管之中有氣應者即取其管而計之知此管合於造化自然非人力可為即以此管分作九寸寸作九分分作九釐釐作九毫毫作九秒秒作九忽以合十十二終天之數乃元氣運行自子至亥得十七萬七千一百四十七之數凡用此管三分損益上下相生由此又取此管九寸寸作十分分作十釐釐作十毫毫作十秒秒作十忽以合天地五位終于十之數乃以十乘八十一得八百一十分以八百一十分配九十分管知此管長九十分空圍中容八百一十分即十分管長空圍中容九十分一分管長空圍中容九分凡求度量衡由此乃以此管面空圍中所容九分以平方羃法推之知一分有百釐釐有百毫毫有百秒秒冇百忽積而計之一平方分通有面羃一萬萬忽九平方分通冇面幕九萬萬忽乃以此九萬萬忽依算經少廣章所載宋祖冲之密率乘除得圓周長的計十分六釐三毫六秒八忽萬分忽之六千三百一十二又以圓周求徑計三分三釐八毫四秒四忽萬分忽之五千六百四十五又以半徑半周相乘仍得九萬萬忽内忽弱通之得面羃九平方分也既以周徑相乘復得面羃如此則黄鐘之廣與長及空圍内積寶皆可計矣故面羃計九方分深一分管則空圍内當有九立方分深九十分管計九寸則空圍内當有八百一十立方分此即黄鐘一管之實其數與天地造化無不相合此算法所以成也算法既成之後或以竹或以銅别為之依其長各作八十一分以為十二律相生之法又依其長作九十分乃取九十分之分計三分三釐八毫四秒四忽萬分忽之五千六百四十五以合孔徑如此則圓長面羃與夫空圍内積自然無不諧會特徑數自八毫以下非可細分而算法積忽與秒不容不然】黄鐘之實第二【以淮南子漢前志定其寸分釐毫絲之法以律書生鐘分定】
  子一            黄鍾之律
  丑三            為絲法
  寅九            為寸數
  卯二十七          為毫法
  辰八十一          為分數
  已二百四十三        為釐法
  午七百二十九        為釐數
  未二千一百八十七      為分法
  申六千五百六十一      為毫數
  酉一萬九千六百八十三    為寸法
  戌五萬九千□□四十九    為絲數
  亥一十七萬七千一百四十七  黄鍾之實
  案黄鐘九寸以三分為損益故以三歷十二辰得一十七萬七十一百四十七為黄鐘之實其十二辰所得之數在子寅辰午申戌六陽辰為黄鐘寸分釐毫絲之數【子為黄鐘之律寅為九寸辰為八十一分午為七百二十九釐申為六千五百六十一毫戌為五萬九千四十九絲】在亥酉未己卯丑六陰辰為黄鐘寸分釐毫絲之法【亥為黄鐘之實酉之一萬九千六百八十三為寸未之二千一百八十七為分已之二百四十三為釐卯之二十七為毫丑之三為絲】其寸分釐毫絲之法皆用九數故絲為毫九毫為釐九釐為分九分為寸為黄鐘蓋黄鐘之實一十七萬七千一百四十七之數以三約之為絲者五萬九千四十九以二十七約之為毫者六千五百六十一以二百四十三約之為釐者七百二十九以二千一百八十七約之為分者八十一以一萬九千六百八十三約之為寸者九由是三分損益以生十一律焉或曰徑圍之分以十為法而相生之分釐毫絲以九為法何也曰以十為法者天地之全數也以九為法者因三分損益而立也全數者即十而取九相生者約十而為九即十而取九者體之所以立約十而為九者用之所以行體者所以定中聲用者所以生十一律也【或問算到十七萬有餘之數當何用朱子曰以定管之長短而出是聲大抵考究其法是如此】
  黄鐘生十一律第三
  子一分
  一為九寸
  丑三分二
  一為三寸
  寅九分八
  一為一寸
  卯二十七分十六
  三為一寸 一為三分
  辰八十一分六十四
  九為一寸 一為一分
  已二百四十三分一百二十八
  二十七為一寸 三為一分 一為三釐
  午七百二十九分五百一十二
  八十一為一寸 九為一分 一為一釐
  未二千一百八十七分一千二十四
  二百四十三為一寸 二十七為一分 三為一釐一為三毫
  申六千五百六十一分四千九十六
  七百二十九為一寸 八十一為一分 九為一釐一為一毫
  酉一萬九千六百八十三分八千一百九十二
  二千一百八十七為一寸 二百四十三為一分二十七為一釐 三為一毫 一為三絲
  戌五萬九千四十九分三萬二千七百六十八
  六千五百六十一為一寸 七百二十九為一分八十一為一釐 九為一毫 一為一絲
  亥十七萬七千一百四十七分六萬五千五百三十六一萬九千六百八十三為一寸 二千一百八十七為一分 二百四十三為一釐 二十七為一毫三為一絲 一為三忽
  案黄鐘生十一律子寅辰午申戌六陽辰皆下生丑卯己未酉亥六陰辰皆上生其上以三歷十二辰者皆黄鐘之全數其下陰數以倍者【即算法倍其實】三分本律而損其一也陽數以四者【即算法四其實】三分本律而增其一也六陽辰當位自得六陰辰則居其衝其林鐘南呂應鐘三呂在陰無增損也其大呂夾鐘仲呂三呂在陽則用倍數方與十二月之氣相應蓋陰之從陽自然之理也
  【習軒吳氏曰子一分者數起子得一也丑三分二者三其法為三分兩其實為二也寅九分八者三其法為九分四其實為八也以下生者倍其實以上生者四其實也以法以子析為三分每分五萬九千四十九五於三分之中得其二為十一萬八千九十八積六寸為林鐘此黄鐘之實三分損一下生林鐘也以子一析為九分每分得萬九千六百八十三寅千九分之中得其八為十五萬七千四百六十四積八寸為太簇此林鐘之實三分益一上生太簇也自卯而下放此 黄瑞節曰其上云者十二辰分字以上如子一分丑三分是也其下云者十二辰分字以下如二八十六是也其上為黄鐘全數其下為損益相生之數 此損益數即下章十二律實數吳氏算法全載圖類今舉二律起例附此 子為陽辰黄鐘當位自得也丑為未衝林鐘以未而居丑居其衝也他放此衝亦作衡餘載後辨證】
  十二律之實第四
  子黄鐘十七萬七千一百四十七
  全九寸 半無
  丑林鐘十一萬八千□□九十八
  全六寸 半二十不用
  寅太簇十五萬七千四百六十四
  全八寸 半四寸
  卯南呂十□萬四千九百七十六
  全五寸三分 半二寸六分不用
  辰姑洗十三萬九千九百六十八
  全七寸一分 半三寸五分
  已應鐘九萬三千三百一十二
  全四寸六分六釐 半二寸三分三釐不用
  午蕤賓十二萬四千四百一十六
  全六寸二分八釐 半三寸一分四釐
  未大呂十六萬五千八百八十八
  全八寸三分七釐六毫 半四寸一分八釐二毫
  申夷則十一萬□□五百九十二
  全五寸五分工釐一毫 半二寸七分二釐五毫
  酉夾鐘十四萬七千四百五十六
  全七寸四分三釐七亮三絲 半三寸六分六釐三毫六絲
  戌無射九萬八千三百□□四
  全四寸八分八釐四毫八絲 半二寸四分四釐二毫四絲
  亥仲呂十三萬一千□□七十二
  全六寸五分八釐三毫四絲六忽【餘二算】 半三寸二分八釐六毫二絲二忽
  案十二律之實約以寸法則黄鐘太簇得全寸全寸約以分法則南呂姑洗得全分約以釐法則應鐘蕤賓得全釐約以毫法則大呂夷則得全毫約以絲法則夾鐘無射得全絲至仲呂之實十三萬一千七十二以三分之不盡二算其數不行此律之所以止於十二也
  變律第五
  黄鐘十七萬四千七百六十二【小分四百八十六】
  全八寸七分八釐一毫六絲二忽不用 半四寸三分八釐五毫三絲一忽
  林鐘十一萬六千五百□□八【小分三百二十四】
  全五寸八分二釐四毫一絲一忽三初 半二寸八分五釐六毫五絲六初
  太簇十五萬五千三百四十四【小分四百三十二】
  全七寸八分二毫四絲四忽七初不用 半三寸九分四釐五毫六絲六忽八初
  南呂十□萬三千五百六十三【小分四十五】
  全五寸二分三釐一毫六忽一初六秒 半二寸五分六釐七絲四忽五初三秒
  姑洗十三萬八千□□八十四【小分六十】
  全七寸一釐一毫二絲一初二秒不用 半三寸四分五釐一毫一絲一初一秒
  應鐘九萬二千□□五十六【小分四十】
  全四寸六分七毫四絲三忽一初四秒【餘算】 半二寸三分三毫六絲六忽六秒彊不用
  案十二律各自為宫以生五聲二變其黄鐘林鐘太簇南呂姑洗應鐘六律則能具足至蕤賓大呂夷則夾鐘無射仲呂六律則取黄鐘林鐘太簇南呂姑洗應鐘六律之聲少下不和故有變律變律者其聲近正而少高於正律也然仲呂之實一十三萬一千□□七十二以三分之不盡二算既不可行當有以通之律當變者有六故置一而六三之得七百二十九以七百二十九因仲呂之實十三萬一千□□七十二為九千五百五十五萬一千四百八十八三分益一再生黄鐘林鐘太簇南呂姑洗應鐘六律又以七百二十九歸之以從十二律之數紀其餘分以為忽秒然後洪纖高下不相奪倫至應鐘之實六千七百一十□萬八千八百六十四以三分之又不盡一算數又不可行此變律之所以止於六也變律非正律故不可宫也【朱子曰自黄鐘至仲呂相生之道至是窮矣遂復變而上生黄鐘之宫再生之黄鐘不及九寸只是八寸有餘然黄鐘君象也非諸宫之所能役故虚其正而不復用所用只再生之變者就再生之變又缺其半所謂缺其半者蓋若大呂為宫黄鐘為變宫時黄鐘管最長所以只得用其半其餘宫亦放此】
  律生五聲圖第六
  宫聲八十一  商聲七十二  角聲六十四徵聲五十四  羽聲四十八
  案黄鐘之數九九八十一是為五聲之本三分損一以下生徵徵三分益一以上生商商三分損一以下生羽羽三分益一以上生角至角聲之數六十四以三分之不盡一算數不可行此聲之數所以止於五也或曰此黄鐘一均五聲之數他律不然曰置本律之實以九九因之三分損益以為五聲再以本律之實約之則宫固八十一商亦七十二角亦六十四徵亦五十四羽亦四十八矣【假令應鐘九萬三千三百二十二以八十一乘之得七百五十五萬八千二百之十二為宫以九萬三千三百一十二約之得八十一三分宫損一得五百□□三萬八千八百四十八為徵以九萬三千三百一十一約之得五十四三分徵益一得六百七十一萬八千四百六十四為商以九萬三千三百一十二約之得七十二三分商損一得四百四十七萬八千九百七十六為羽以九萬三千一百一十二約之得四十八三分羽益一得五百九十七萬一千九百六十八為角以九萬三千三百一十二約之得六十四】
  變聲第七
  變宫聲四十二【小分六】 變徵聲五十六【小分八】
  案五聲宫與商商與角徵羽羽相去各一律至角與徵羽與宫相去乃二律相去一律則音節和相去二律則音節遠故角徵之間近徵收一聲比徵少下故謂之變徵羽宫之間近宫收一聲少高於宫故謂之變宫也角聲之實六十有四以三分之不盡一算既不可行當有以通之聲之變者二故置一而兩三之得九以九因角聲之實六十有四得五百七十六三分損益再生變徵變宫二聲以九歸之以從五聲之數存其餘數以為強弱至變徵之數五百一十二以三分之又不盡二算其數又不行此變聲所以止於二也變宫變徵宫不成宫徵不成徵古人謂之和繆又曰所以濟五聲之不及也變聲非正故不為調也【朱子曰五聲之序宮最大而沈濁羽最細而清輕商之大次宫徵之細次羽而角居四者之中焉然世之論中聲者不以角而以宫何也曰凡聲陽也自下而上未及其半則屬於陰而未暢故不可用上而及半然後屬於陽而始和故即其始而用之以為宫因其每變而益上則為商為角為變徵為徵為羽為變宫而皆以為宫之用焉是以宫之聲一在五行為土在五常為信在五事為思蓋以其正當衆聲和與未和用與未用陰陽際會之中所以為盛若角則雖當五聲之中而非衆聲之會且以七均論之又有變徵以居焉亦非五聲之所取正也然自其聲之始和者推而上之亦至於變宫而止耳自是以上則又過乎輕清而不可以為宫於是就其兩間而細分之則其别又十有二以其最大而沈濁者為黄鐘以其極細而輕清者為應鐘及其旋相為宫而上下相生以盡五聲一變之用則宫聲常不越乎十二之中而四聲者或時出於其外以取諸律半聲之管然後七均備而一調成也黄鐘之與餘律其所以為貴賤者亦然若諸半聲以上則又過乎輕清之甚而不可以為樂矣蓋黄鐘之宫始之姑中之中也十律之宫始之次而中少過也應鐘之宫始之終而中已盡也諸律半聲過乎輕清始之外而中之上也半聲之外過乎輕清之甚則又外之外上之上而不可為樂者也正如子時初四刻屬前日正四刻屬後日其兩日之間即所謂始之始中之中也然則聲自屬陰以下亦當默有十二正變半律之地以為中聲之前假如子初四刻之為者但無聲氣之可紀耳由是論之則審音之難不在於聲而在於律不在於官而在於黄鐘蓋不以十二律節之則無以著夫五聲之實不得黄鐘之正則十一律者又無所受以為本律之宫也】八十四聲圖第八【正律墨書 半聲朱書變律朱書 半聲墨書】
  十一月黄鐘宫
  六月林鐘宫黄鐘徵
  正月太簇宫林鐘徵黄鐘商
  八月南呂宫太簇徵林鐘商黄鐘羽
  三月姑洗宫南呂徵太簇商林鐘羽黄鐘角
  十月應鐘宫姑洗徵南呂商大蔟羽林鍾角【黄鍾變宫】五月蕤賓宫應鍾徵姑洗商南呂羽太蔟角【林鍾黄鍾變宫變徵】十二月大呂宫蕤賓徵應鍾商姑洗羽南呂角【太蔟林鍾變宫變徵】七月夷則宫大呂徵蕤賓商應鍾羽姑洗角【南呂太蔟變宫變徵】二月夾鍾宫夷則徵大呂商蕤賓羽應鍾角【姑洗南呂變宫變徵】九月無射宫夾鍾徵夷則商大呂羽蕤賓角【應鍾姑洗變宫變徵】四月仲呂宫無射徵夾鍾商夷則羽大呂角【蕤賓應鍾變宫變徵】黄鍾變仲呂徵無射商夾鍾羽夷則角【大呂蕤賓變宫變徵】林鍾變   仲呂商無射羽夾鍾角【夷則大呂變宫變徵】
  太蔟變      仲呂羽無射角【變鍾夷則變宫變徵】
  南呂變         仲呂角【無射夾鍾變宫變徵】
  姑洗變            【仲呂無射變宫變徵】
  應鍾變              【仲呂變徵】
  案律呂之數往而不返故黄鍾不復為他律役所用七聲皆正律無空積忽微自林鍾而下則有半聲【大呂太蔟一半聲夾鍾姑洗二半聲蕤賓林鍾四半聲夷則南呂五半聲無射應鍾六半聲仲呂為十二律之窮三半聲】自蕤賓而下則有變【蕤賓一變律大呂二變律夷則三變律夾鍾四變律無射五變律仲呂六變律】皆有空積忽微不得其正故黄鍾獨為聲氣之元雖十二律八十四聲皆黄鍾所生然黄鍾二均所謂純粹中之純粹者也八十四聲正律六十三變律二十一六十三者九七之數也二十一者三七之數也【或問聲氣之元朱子曰律歷家最重這元聲元聲一定向下都定元聲差下都差】六十調圖第九【以周禮淮南子禮記鄭氏註孔氏正義定】
  宫 商 角 變徵 徵 羽 變宫
  黄鍾宫黄【正】大【正】姑【正】蕤【正】林【正】南【正】應【正】
  無射商無【正】黄【變半】太【變半】姑【變半】仲【半】林【變半】南【變半】
  夷則角夷【正】無【正】黄【變半】太【變半】夾【半】仲【半】林【變半】
  仲呂徵仲【正】林變南變應變黄【變半】太【變半】姑【變半】
  夾鍾羽夾【正】仲【正】林變南變無【正】黄【變半】太【變半】
  大呂宫大【正】夾【正】仲【正】林變夷【正】無【正】黄【變半】
  應鍾商應【正】大【半】夾【半】仲 蕤【半】夷【半】無【半】
  南呂角南【正】應【正】大【半】夾 姑【半】蕤【半】夷【半】
  蕤賓徵蕤【正】夷【正】無【正】黄【變半】大【半】夾【半】仲【半】
  姑洗羽姑【正】蕤【正】夷【正】無【正】應【正】大【半】夾【半】
  太蔟宫太【正】姑【正】蕤【正】夷【正】南【正】應【正】大【半】
  黄鍾商黄【正】大【正】姑【正】蕤【正】林【正】南【正】應【正】
  無射角無【正】黄【變半】大【變半】姑【變半】仲【半】林【變半】南【變半】
  林鍾徵林【正】南【正】應【正】大【半】太【半】姑【半】蕤【半】
  仲呂羽仲【正】林變南變應變黄【變半】太【變半】姑【變半】
  夾鍾宫夾【正】仲【正】林變南變無【正】黄【變半】太【變半】
  大呂商大【正】夾【正】仲【正】林變夷【正】無【正】黄【變半】
  應鍾角應【正】大【半】夾【半】仲【半】蕤【半】夷【半】無【半】
  夷則徵夷【正】無【正】黄【變半】太【變半】夾【半】仲【半】林【變半】
  蕤賓羽蕤【正】夷【正】無【正】黄【變半】大【半】夾【半】仲【半】
  姑洗宫姑【正】蕤【正】夷【正】無【正】應【正】大【半】夾【半】
  太蔟商太【正】姑【正】蕤【正】夷【正】南【正】應【正】大【半】
  黄鍾角黄【正】太【正】姑【正】蕤【正】林【正】南【正】應【正】
  南呂徵南【正】應【正】大【半】夾【半】姑【半】蕤【半】夷【半】
  林鍾羽林【正】南【正】應【正】大【半】太【半】姑【半】蕤【半】
  仲呂宫仲【正】林變南變應變黄【變半】太【變半】姑【變半】
  夾鍾商夾【正】仲【正】林變南變無【正】黄【變半】太【變半】
  大呂角大【正】夾【正】仲【正】林變夷【正】無【正】黄【變半】
  無射徵無【正】黄【變半】太【變半】姑【變半】仲【半】林【變半】南【變半】
  夷則羽夷【正】無【正】黄【變半】太【變半】夾【半】仲【半】林【變半】
  蕤賓宫蕤【正】夷【正】無【正】黄【變半】大【半】夾【半】仲【半】
  姑洗商姑【正】蕤【正】夷【正】無【正】應【正】大【半】夾【半】
  太蔟角太【正】姑【正】蕤【正】夷【正】南【正】應【正】大【半】
  應鍾徵應【正】大【半】夾【半】仲【半】蕤【半】夷【半】無【半】
  南呂羽南【正】應【正】大【半】夾【半】姑【半】蕤【半】夷【半】
  林鍾宫林【正】南【正】應【正】大【半】太【半】姑【半】蕤【半】
  仲呂商仲【正】林變南變應變黄【變半】太【變半】姑【變半】
  夾鍾角夾【正】仲【正】林變南變無【正】黄【變半】大【變半】
  黄鍾徵黄【正】太【正】始【正】蕤【正】林【正】南【正】應【正】
  無射羽無【正】黄【變半】太【變半】姑【變半】仲【半】林【變半】南【變半】
  夷則宫夷【正】無【正】黄【變半】太【變半】夾【變半】仲【半】林【變半】
  蕤賓商蕤【正】夷【正】無【正】黄【變半】大【半】夾【半】仲【半】
  姑洗角姑【正】蕤【正】夷【正】無【正】應【正】太【半】夾【半】
  大呂徵大【正】夾【正】仲【正】林變夷【正】無【正】黄【變半】
  應鍾羽應【正】大【半】夾【半】仲【半】蕤【半】夷【半】無【半】
  南呂宫南【正】應【正】大【半】夾【半】姑【半】蕤【半】夷【半】
  林鍾商林【正】南【正】應【正】大【半】太【半】姑【半】蕤【半】
  仲呂角仲【正】林變南變應【半】黄【變半】太【變半】姑【變半】
  太蔟徵太【正】姑【正】蕤【正】夷【正】南【正】應【正】大【半】
  黄鍾羽黄【正】太【正】姑【正】蕤【正】林【正】南【正】應【正】
  無射宫無【正】黄【變半】太【變半】姑【變半】仲【半】林【變半】南【變半】
  夷則商夷【正】無【正】黄【變半】太【變半】夾【半】仲【半】林【變半】
  蕤賓角蕤【正】夷【正】無【正】黄【變半】太【半】夾【半】仲【半】
  夾鍾徵夾【正】仲【正】林變南變無【正】黄【變半】太【變半】
  大呂羽大【正】夾【正】仲【正】林變夷【正】無【正】黄【變半】
  應鍾宫應【正】大【半】夾【半】仲【半】蕤【半】夷【半】無【半】
  南呂商南【正】應【正】大【半】夾【半】姑【半】蕤【半】夷【半】
  林鍾角林【正】南【正】應【正】大【半】大【半】姑【半】蕤【半】
  姑洗徵姑【正】蕤【正】夷【正】無【正】應【正】大【半】夾【半】
  太蔟羽太【正】姑【正】蕤【正】夷【正】南【正】應【正】大【半】
  案十二律旋相為宫各有七聲合八十四聲宫聲十二商聲十二角聲十二徵聲十二羽聲十二凡六十聲為六十調其變宫十二在羽聲之後宫聲之前變徵十二在角聲之後徵聲之前宫不成宫徵不成徵凡二十四聲不可為調黄鍾宫至夾鍾羽並用黄鍾起調黄鍾畢曲大呂宫至姑洗羽並用大呂起調大呂畢曲太蔟宫至仲呂羽並用太蔟起調太蔟畢曲夾鍾宫至蕤賓羽並用夾鍾起調夾鍾畢曲姑洗宫至林鍾羽並用姑洗起調姑洗畢曲仲呂宫至夷則羽並用仲呂起調仲呂畢曲蕤賓宫至南呂羽並用蕤賓起調蕤賓畢曲林鍾宫至無射羽並用林鍾起調林鍾畢曲夷則宫至應鍾羽並用夷則起調夷則畢曲南呂宫至黄鍾羽並用南呂起調南呂畢曲無射宫至大呂羽並用無射起調無射畢曲應鍾宫至太蔟羽並用應鍾起調應鍾畢曲是為六十調六十調即十二律也十二律即一黄鍾也黄鍾生十二律十二律生五聲二變五聲各為綱紀以成六十調六十調皆黄鍾損益之變也宫商角三十六調老陽也其徵羽二十四調老陰也調成而陰陽備也或曰日辰之數由天五地六錯綜而生律呂之數由黄鍾九寸損益而生二者不同至數之成則日有六甲辰有五子為六十曰律呂有六律五聲為六十調若合符節何也曰即上文之所謂調成而陰陽備也夫理必有對待數之自然也以天五地六合陰與陽言之則六甲五子究於六十其三十六為陽二十四為陰以黄鍾九寸紀陽不紀陰言之則六律五聲究於六十亦三十六為陽二十四為陰蓋一陽之中又自有陰陽也非知天地之化育者不能與於此【朱子曰律呂有十二箇用時只使七箇若更揷一聲便拗了 旋宫且如大呂為宫則大呂用黄鍾八十一之數而三分損一下生夷則又用林鍾五十四之數而三分益一上生夾鍾其餘皆然 旋相為宫若到應鍾為宫則下四聲都當低去所以有半聲亦謂之子聲近時所謂清聲是也 樂家大率最忌臣民陵君故商聲不得過宫聲如應鍾為宫其聲最短而清或蕤賓為之商則是商聲高似宫聲為臣陵君不可用遂乃用蕤賓律減】
  【半為清聲以應之雖然減半只是此律故亦能相應也 若以黄鍾為宫則餘律皆順若以其他律為宫便有相陵處今且以黄錘言之自第九宫後四宫則或為角或為羽或為商或為徵若以為角則是民陵其君若以為商則是臣陵其君徵為事羽為物皆可類推故製黄鍾四清聲用之清聲短其律之半是黄鍾清長四寸半也若後四宫用黄鍾為角徵商羽則以四清聲代之不可用黄鍾本律以避陵慢沈存中云唯君臣民不可相陵事物則不必避】
  候氣第十
  候氣之法為室三重戶閉塗釁必周密布緹縵室中以木為案每律各一案内卑外高從其方位加律其上以葭灰實其端覆以緹索案歷而候之氣至則吹灰動索小動為和氣大動為君弱臣強專改之應不動為君嚴猛之應其升降之數在冬至則黄鍾九寸【升五分二釐三毫】大寒則大呂八寸三分七釐六毫【升三分七釐六毫】雨水則太蔟八寸【升四分五釐一毫六絲】春分則夾鍾七寸四分三釐七毫三絲【升三分三釐七毫三絲】穀雨則姑洗七寸一分【升四分□□五毫四絲二忽】小滿則仲呂六寸五分八釐三毫四絲六忽【升三分□□三毫四絲六忽】夏至則蕤賓六寸二分八釐【升二分八釐】大暑則林鍾六寸【升三分三釐四毫】處暑則夷則五寸五分五釐五毫【升二分五釐五毫】秋分則南呂五寸三分【升三分□□四毫一絲】霜降則無射四寸八分八釐四毫八絲【升二分二釐四毫八絲】小雪則應鍾四寸六分六釐
  案陽生於復陰生於姤如環無端今律呂之數三分損益終不復始何也曰陽之升始於子午雖陰生而陽之升于上者未已至亥而後窮上反下陰之升始于午子雖陽生而陰之升于上者亦未巳至已而後窮上反下律於陰則不書故終不復始也是以升陽之數自子至已差彊在律為尤彊在呂為少弱自午至亥漸弱在律為尤弱在呂為差彊分數多寡雖若不齊然其絲分毫則各有條理此氣之所以飛灰聲之所以中律也或曰易以道陰陽而律不書陰何也曰易者盡天下之變善與惡無不備也律者致中和之用止於至善者也以聲言之大而至於雷霆細而至於蠛蠓無非聲也易則無不備也律則寫其所謂黄鍾之聲而已矣雖有十二律六十調然實一黄鍾也是理也在聲為中聲在氣為中氣在人則喜怒哀樂未發與發而中節也此聖人所以一天人贊化育之道也【魯齋彭氏曰西山蔡氏所述禮記月令章句蔡邕說也如邕所云則是為十二月律布室内十二辰若其月氣至則辰之管灰飛而管空也然則十二月各當其辰斜埋地下入地處庳出地處高故云内庳外高黄鍾之管埋於子位上頭向南以外諸管推之可悉知又律書云以河内葭莩為灰宜陽金門山竹為管熊氏云灰實律管以羅穀覆之氣至則吹灰動穀矣又長樂陳氏曰候氣之法造室三重各啟門為門之位外之以子中之以午内復以子揚子所謂九閉之中也蓋布緹縵室中上圓下方依方位埋律管使其端與地齊而以薄紗覆之中秋白露降採葭莩為灰加管端以候氣至灰去為氣所動者灰散為物所動者其灰聚今採諸說具圖云】
  審度第十一
  度者分寸尺丈引所以度長短也生於黄鍾之長以子穀秬黍中者九十枚度之一為一分【凡黍實於管中則十三黍三分黍之一而滿一分積九十分則千有二百黍矣故此九十黍之數與下章千二百黍之數其實一也】十分為寸十寸為尺十尺為丈十丈為引數始於一終於十者天地之全數也律未成之前有是數而未見律成而後數始得以形焉度之成在律之後度之數在律之前故律之長短圍徑以度之分寸之數而定焉
  嘉量第十二
  量者龠合升斗斛所量多少也生於黄鍾之容容以子穀秬黍中者一千二百實其龠以井水准其槩以度數審其容【一龠積八百一十分】合龠為合【兩龠也積一千六百二十分】十合為升【二十龠也積一萬六千二百分】十升為斗【百合二百龠也積十六萬二千分】十斗為斛【二千龠千合百升也積一百六十二萬分】
  謹權衡第十三
  權衡者銖兩斤鈞石所以權輕重也生於黄鍾之重以子穀秬黍中者一千二百實其龠百黍一銖一龠十二銖二十四銖為一兩【兩龠也】十六兩為斤【三十二龠三百八十四銖也】三十斤為鈞【九百六十龠一萬一千五百二十銖四百八十兩也】四鈞為石【三千八百四十龠四萬六千八十銖一萬九千二百兩也】



  律呂新書卷一
<經部,樂類,律呂新書>
  欽定四庫全書
  律呂新書卷二
  宋 蔡元定 撰
  律呂證辨
  造律第一
  班固漢前志曰黄帝使伶倫自大夏之西昆崙之隂取竹之解谷生其竅厚筠者斷兩節間而吹之以為黄鐘之宫制十二筩以聽鳳之鳴其雄鳴為六雌鳴亦六此黄鐘之宫而皆可以生之是為律本至治之世天地之氣合以生風天地之風氣正十二律定 劉昭漢後志曰伏羲作易紀陽氣之初以為律法建日冬至之聲以黄鐘為宫太簇為商姑洗為角林鐘為徵南呂為羽應鐘為變宫蕤賓為變徵此聲氣之元五音之正也又曰截管為律吹以攷聲列以候氣道之本也 國朝會要曰古者黄鐘為萬事之根本故尺量權衡皆起於黄鐘至晉隋間累黍為尺而以制律容受卒不能合及平陳得古樂遂用之唐興因聲以制樂其器雖無法而其聲猶不失於古五代之亂大樂淪散王樸始用尺定律而聲與器皆失之故太祖患其聲高特減一律至是又減半律然太常樂比唐之聲猶高五律此今燕樂高三律帝雖勤勞於制作而未得其當者有司失之於以尺而生律也【案此皆范蜀公之說】 河南程氏曰黄鐘之聲亦不難定世自有知音者將上下聲考之既得正便將黍以實其管看管實得幾粒然後推而定法可也古法律管當實千二百粒黍今羊頭黍不相應則將數等驗之看如何大小者方應其數然後為正昔胡先生定樂取羊頭山黍用三等篩子篩之取中等者特未定也又曰以律管定尺乃是以天地之氣為準非秬黍之比也秬黍積數在先王時惟此適與度量合故可用今時則不同 横渠張氏曰律呂有可求之理德性淳厚者必能知之案律呂散亡其器不可復見然古人所以制作之意則猶可考也太史公曰細若氣微若聲聖人因神而存之雖妙必效言黄鐘始於聲氣之元也班固所謂黄帝使伶倫取竹斷兩節間吹之以為黄鐘之宫又曰天地之風氣正而十二律定劉昭所謂伏義紀陽氣之初以為律法又曰吹以考聲列以候氣皆以聲之清濁氣之先後求黄鐘者也是古人制作之意也夫律長則聲濁而氣先至極長則不成聲而氣不應律短則聲清而氣後至極短則不成聲而氣不應此其大凡也今欲求聲氣之中而莫適為準則莫若且多截竹以擬黄鐘之管或極其短或極其長長短之内每差一分以為一管皆即以其長權為九寸而度其圍徑如黄鐘之法焉如是而更迭以吹則中聲可得淺深以列則中氣可驗苟聲和氣應則黄鐘之為黄鐘者信矣黄鐘者信則十一律與度量衡權者得矣後世不知出此而唯尺之求晉氏而下則多求之金石梁隋以來又參之秬黍下至王樸剛果自用遂專恃累黍而金石亦不復考矣夫金石真偽固難盡信若秬黍則歲有凶豐地有肥瘠種有長短小大圓妥不同尤不可恃況古人謂子穀秬黍中者實其龠則是先得黄鐘而後度之以黍不足則易之以大有餘則易之以小約九十黍之長中容千二百黍之實以見周徑之廣以生度量衡權之數而已非律生於黍也百世之下欲求百世之前之律者其亦求之於聲氣之元而毋必之於秬黍則得之矣
  律長短圍徑之數第二
  司馬遷律書
  本文        改正
  黄鐘八寸七分一宫  八寸十分一
  林鐘五寸七分四角  五寸十分四
  太簇七寸七分二商  七寸十分二
  南呂四寸七分八徵  四寸十分八
  姑洗六寸七分四羽  六寸十分四
  應鐘四寸二分三分二羽 四寸二分三分二
  蕤賓五寸六分三分一 五寸六分三分二【強四百八十六】大呂七寸四分三分一 七寸五分三分二【強四百□□五】夷則五寸四分三分二商 五寸□□三分二【弱二百一十六】夾鐘六寸一分三分一 六寸七分三分一【強一百九十八】無射四寸四分三分二 四寸四分三分二【強六百□□二】仲呂五寸九分三分二徵 五寸九分三分二【強五百八十一】案律書此章所記分寸之法與他記不同以難曉故多誤蓋取黄鐘之律九寸一寸九分凡八十一分而又以十約之為寸故云八寸十分一本作七分一者誤也今以相生次序列而正之其應鐘以下則有小分小分以三為法如歷家太少餘分強弱耳其法未密也今以二千一百八十七為全分七百二十九為三分一一千四百五十八為三分二餘分之多者為強少者為弱列於逐律之下其誤字悉正之隋志引此章中黄鐘林鐘太簇應鐘四律寸分以為與班固司馬彪鄭氏蔡邕杜夔荀朂所論雖尺有增減而十二律之寸數並同則是時律書尚未誤也及司馬貞索隐始以舊本作七分一為誤其誤亦未久也沈括亦曰此章七字皆當作十字誤屈中畫耳大要律書用相生分數相生之法以黄鐘為八十一分今以十為寸法故八寸一分漢前後志及諸家用審度分數審度之法以黄鐘之長為九十分亦以十為寸法故有九十分法雖不同其長短則一故隋志云寸數並同也【其黄鐘下有宫太簇下有商姑洗下有羽林鐘下有角南呂下有徵字晉志論律書五音相生而以宫生角角生商商生徵徵生羽羽生宫求其理用罔見通達者是也仲呂下有徵夷則下有商應鐘下有羽字三者未詳亦疑後人誤增也下云上九商八羽七角六宫五徵九者即是上文聲律數太簇八寸為商姑洗七寸為羽林鐘六寸為角南呂五寸為徵黄鐘九寸為宫其曰宫五徵九誤字也】
  漢志曰易曰參天兩地而倚數天之數始於一終於二十五其義紀之以三故置一得三又二十五分之六凡二十五置終天之數得八十一以天地五位之合終於十者乘之為八百一十分應歷一統【孟康曰十九歲為一章一統凡八十一章】千五百三十九歲之章數黄鐘之實也由此之義起十二律之周徑【孟康曰律孔徑三分參天數也圍九分終天數也】地之數始於二終於三十其義紀之以兩故置一得二凡三十置終地之數得六十以地中六數乘之為二百六十分當期之日林鐘之實也【孟康曰林鐘長六寸圍六分以圍乘長得二百六十分】人者繼天順地序氣成物統八卦調八風理八政正八節諧八音舞八風監八方被八荒以終天地之功故八八六十四其義極天地之變以天地五位之合終於十者乘之為六百四十分以應六十四卦太簇之賓也【孟康曰太簇長八寸圍八分為積


国学迷 欽定歷代職官表七十三卷首一卷 歷朝二十五家詩錄三十七卷首一卷 [乾隆]保德州志十二卷首一卷 義和拳教門源流考一卷 秋錦山房集十卷 寒山子詩一卷 樊南文集詳註八卷 河岳英靈集二卷 韻補五卷 王章詩存合刻 春在堂全書三十四種 圖註難經脈訣 齊詩遺說攷四卷 新刻按鑑編纂開辟衍繹通俗志傳六卷八十回 道光二十年庚子科會試金榜錄一卷 尚書離句六卷 讀詩辨字略三卷 碑傳集一百六十卷首一卷末一卷 法書真蹟 元詩選三百〇四卷 孤鴻編四卷 鄂國金佗稡編二十八卷續編三十卷 李卓吾先生批評紅拂記二卷 蜀輶日記四卷 碑别字五卷 經籍纂詁一百十六卷 冷語二卷 何文肅椒丘先生策府群玉文集三卷 鄦齋叢書二十種 山谷詩內集注二十卷 聖門禮志 樗蘭譜一卷 山歌 陳氏詩毛氏傳疏三十卷 [嘉慶]重修揚州府志七十二卷首一卷 通典二百卷 讀史方輿紀要一百三十卷輿圖要覽四卷 道古堂全集七十六卷文集四十八卷詩集二十六卷集外文一卷集外詩一卷 全校水經註四十卷補遺一卷附錄二卷 佩文齋書畫譜一百卷 空青館詞稿三卷 [光緒]六合縣志八卷圖說一卷附錄一卷 十三經注疏四百十六卷 劉子威集五十二卷 [同治]磁州續志六卷首一卷 農工商部統計表二卷 此木軒雜著八卷 養拙齋詩十四卷附錄一卷 蝸簃弈錄 李義山詩集三卷 四大奇書第一種十九卷一百二十回 蔚思堂女史 戰國策十卷 [同治]襄陽縣志七卷首一卷 津雲小草二卷棃花夢五卷 唐妙法蓮華經 羅山遺集 全體通考十八卷人身全體解剖學誌一卷圖二卷 先兄太學君行實 蒙墾陳訴事略 四知堂文集二十四_楊錫紱撰.djvu 四知堂文集二十五_楊錫紱撰.djvu 四知堂文集二十六_楊錫紱撰.djvu 四知堂文集二十七_楊錫紱撰.djvu 四知堂文集二十八_楊錫紱撰.djvu 玉山詩鈔一_.djvu 玉山詩鈔二_.djvu 玉山詩鈔三_.djvu 玉山詩鈔四_.djvu 玉山文鈔一_.djvu 玉山文鈔二_.djvu 玉山文鈔三_.djvu 玉山文鈔四_.djvu 春和堂詩集_允禮撰.djvu 春和堂紀恩詩_允禮撰.djvu 群芳詩鈔一_俞鵬程輯.djvu 群芳詩鈔二_俞鵬程輯.djvu 群芳詩鈔三_俞鵬程輯.djvu 群芳詩鈔四_俞鵬程輯.djvu 選學膠言一_張雲璈撰.djvu 選學膠言二_張雲璈撰.djvu 選學膠言三_張雲璈撰.djvu 選學膠言四_張雲璈撰.djvu 選學膠言五_張雲璈撰.djvu 選學膠言六_張雲璈撰.djvu 選學膠言七_張雲璈撰.djvu 選學膠言八_張雲璈撰.djvu 選學膠言九_張雲璈撰.djvu 選學膠言十_張雲璈撰.djvu 選學膠言十一_張雲璈撰.djvu 選學膠言十二_張雲璈撰.djvu 選學膠言十三_張雲璈撰.djvu 詞的一_茅映輯評.djvu 詞的二_茅映輯評.djvu 詞的三_茅映輯評.djvu 春蕪詞_越闓撰.djvu 詩筏橐說_李畯輯.djvu 武英殿本二十三史考證七_孫嘉淦[等]撰.djvu 武英殿本二十三史考證八_孫嘉淦[等]撰.djvu 武英殿本二十三史考證九_孫嘉淦[等]撰.djvu 武英殿本二十三史考證十_孫嘉淦[等]撰.djvu 武英殿本二十三史考證十一_孫嘉淦[等]撰.djvu 武英殿本二十三史考證十二_孫嘉淦[等]撰.djvu 武英殿本二十三史考證十三_孫嘉淦[等]撰.djvu 武英殿本二十三史考證十四_孫嘉淦[等]撰.djvu 武英殿本二十三史考證十五_孫嘉淦[等]撰.djvu 武英殿本二十三史考證十六_孫嘉淦[等]撰.djvu 武英殿本二十三史考證十七_孫嘉淦[等]撰.djvu 武英殿本二十三史考證十八_孫嘉淦[等]撰.djvu 武英殿本二十三史考證十九_孫嘉淦[等]撰.djvu 武英殿本二十三史考證二十_孫嘉淦[等]撰.djvu 武英殿本二十三史考證二十一_孫嘉淦[等]撰.djvu 武英殿本二十三史考證二十二_孫嘉淦[等]撰.djvu 武英殿本二十三史考證二十三_孫嘉淦[等]撰.djvu 武英殿本二十三史考證二十四_孫嘉淦[等]撰.djvu 武英殿本二十三史考證二十五_孫嘉淦[等]撰.djvu 武英殿本二十三史考證二十六_孫嘉淦[等]撰.djvu 武英殿本二十三史考證二十七_孫嘉淦[等]撰.djvu 武英殿本二十三史考證二十八_孫嘉淦[等]撰.djvu 武英殿本二十三史考證二十九_孫嘉淦[等]撰.djvu 武英殿本二十三史考證三十_孫嘉淦[等]撰.djvu 武英殿本二十三史考證三十一_孫嘉淦[等]撰.djvu 武英殿本二十三史考證三十二_孫嘉淦[等]撰.djvu 武英殿本二十三史考證三十三_孫嘉淦[等]撰.djvu 武英殿本二十三史考證三十四_孫嘉淦[等]撰.djvu 武英殿本二十三史考證三十五_孫嘉淦[等]撰.djvu 武英殿本二十三史考證三十六_孫嘉淦[等]撰.djvu 武英殿本二十三史考證三十七_孫嘉淦[等]撰.djvu 武英殿本二十三史考證三十八_孫嘉淦[等]撰.djvu 諸史夷語解義一_陳士元撰.djvu 諸史夷語解義二_陳士元撰.djvu 鑑古齋日記一_陳紹箕撰.djvu 鑑古齋日記二_陳紹箕撰.djvu 鑑古齋日記三_陳紹箕撰.djvu 鑑古齋日記四_陳紹箕撰.djvu 攷古錄一_孫璧文撰.djvu 攷古錄二_孫璧文撰.djvu 攷古錄三_孫璧文撰.djvu 攷古錄四_孫璧文撰.djvu 攷古錄五_孫璧文撰.djvu 攷古錄六_孫璧文撰.djvu 攷古錄七_孫璧文撰.djvu 攷古錄八_孫璧文撰.djvu 攷古錄九_孫璧文撰.djvu 戊笈談兵一_汪紱撰.djvu 戊笈談兵二_汪紱撰.djvu 戊笈談兵三_汪紱撰.djvu 戊笈談兵四_汪紱撰.djvu 戊笈談兵五_汪紱撰.djvu 戊笈談兵六_汪紱撰.djvu 戊笈談兵七_汪紱撰.djvu 戊笈談兵八_汪紱撰.djvu 戊笈談兵九_汪紱撰.djvu 松崖醫徑一_程玠撰.djvu 松崖醫徑二_程玠撰.djvu 醫悟一_馬冠群撰.djvu 醫悟二_馬冠群撰.djvu 醫悟三_馬冠群撰.djvu 醫悟四_馬冠群撰.djvu 醫悟五_馬冠群撰.djvu 精選治痢神書一_張介賓撰.djvu 精選治痢神書二_張介賓撰.djvu 本草新編_陳士鐸撰.djvu 俞天池先生痧痘集解一_俞茂鯤撰.djvu 俞天池先生痧痘集解二_俞茂鯤撰.djvu 俞天池先生痧痘集解三_俞茂鯤撰.djvu 俞天池先生痧痘集解四_俞茂鯤撰.djvu 醫方叢話一_徐士鑾撰.djvu 醫方叢話二_徐士鑾撰.djvu 醫方叢話三_徐士鑾撰.djvu 醫方叢話四_徐士鑾撰.djvu 算牖一_許桂林撰.djvu 算牖二_許桂林撰.djvu 數學精詳一_屈曾發撰.djvu 數學精詳二_屈曾發撰.djvu 數學精詳三_屈曾發撰.djvu 數學精詳四_屈曾發撰.djvu 數學精詳五_屈曾發撰.djvu 數學精詳六_屈曾發撰.djvu 數學精詳七_屈曾發撰.djvu 狗脚朕 分路扬镳 饿虎饥鹰 胆小如鼠 一字连城 握蛇骑虎 黑矟将军 蓬头垢面 实痴实昏 腹背受敌 撅竖小人 胸有甲兵 指腹为亲 双璧 罪合万死 佳士不屈 卢郎 黄中内润 设席 后顾之忧 一钱尺帛 同盘而食 卑躬屈己 黄#少师 卧虎 看人眉睫 孟津由膝 死得其所 自出机杼 覆酱烧薪 南面百城 杜门却扫 废寝忘食 囊底智 度日如年 柬箭不折 白足 玉京 白日升天 肠肥脑满 始终如一 徒有虚名 惊惶失措 冲锋陷阵 风流蕴藉 香火因缘 亭亭玉立 驹齿未落 旷古绝伦 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风流罪过 提剑汗马 星驰电发 亡命之徒 相时而动 尽忠报国 鱼贯而出 恃才矜己 白丁 同生共死 孤军奋战 风行电击 十羊九牧 笼绊朝市 以蚓投鱼 声色狗马 连篇累牍 风云月露 松筠之节 骇人视听 迂怪不经 直道事人 众寡悬殊 还桑葚 水火无交 舞文弄墨 全无心肝 一衣带水 徐娘半老 唱筹量沙 目光如炬 自毁长城 齿牙余论 芳兰竟体 依流平进 让枣推梨 出人意表 推襟送抱 马工枚速 铺锦列绣 咫尺万里 刮肠洗胃 廉泉让水 听人穿鼻 千万买邻 飘茵落溷 卖论取官 人中骐骥 天上麒麟 令人齿冷 越凫楚乙 一事不知深为耻 惜指失掌 州如斗大 一箭双雕 剑戟森森 鹘入鸦群 老罴当道 寸阴若岁 闻名不如见面 济世安民 成算 凌烟阁 垂帘听政 胜负兵家常势 义愤填膺 目不知书 缩地补天 雀屏中选 骨醉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email protected]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