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古今图书集成 | 历史人物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索引 | 字体转换器 | 篆书识别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电子书下载 | 哈佛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部件查字 | 书法字典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字形演变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南轩易说 宋 张栻

南轩易说 宋 张栻
  欽定四庫全書    經部一
  南軒易說      易類
  提要
  【臣】等謹案南軒易說宋張栻撰案曹學佺蜀中廣記載是書十一卷以為張浚所作考浚紫巖易傳其本猶存與此别為一書學佺殊誤朱彝尊經義考亦作十一卷注云未見又引董真卿說已闕乾坤二卦此本乃嘉興曹溶從至元壬辰贛州路儒學學正胡順父刊本傳寫並六十四卦皆佚之僅始於繫辭天一地二一章較真卿所見彌為殘缺然卷端題曰繫辭上卷下而順父序稱魯人東泉王公分司廉訪章貢等路公餘講論嘗誦伊川易傳特闕繫辭留心訪求因得南軒解說易繫繕寫家藏儻合以並傳斯為完書乃出示知事吳將仕刊之學宫以補遺缺使與周易程氏傳大字舊本同傳於世云云是初刊此書亦僅託始於繫辭溶所傳寫僅佚其上卷之上耳序末有鉤摹舊本三小印一作謙卦一曰贛州胡氏知順父即贛人一曰和卿蓋其字也乾隆四十六年二月恭校上
  總纂官【臣】紀昀【臣】陸錫熊【臣】孫士毅
  總校官【臣】陸費墀

  南軒易說序
  昔尹和靖語學者祁寛曰與其讀他書不若專讀易與其看伊川雜說不若專看伊川易傳又曰一日只念一卦閑時看繫辭周易程氏傳止於卦而不及繫非不及也以繫辭為易大傳不暇及也然易繫曰易有聖人之道四焉以言者尚其辭以動者尚其變以制器者尚其象以卜筮者尚其占其通論一經之大體如此不傳奚可伊川議論雖間見於遺書而終未完學者惜之至元壬辰魯人東泉王公分司廉訪章貢等路公餘講論因言辭謝衰病家食數年從事於易嘗誦伊川易傳特闕繫辭留心訪求遂得南軒解說易繫繕寫家藏好玩如寶聖人之言無有師保如臨父母欽哉欽哉儻合以並傳斯為完書乃出示知事吳將仕及路學宿儒議若命工刊之學宫以補遺闕使與周易程氏傳大字舊本並行於世可乎將仕洎諸儒復命曰斯文也蓋有待於今日也後之學者幸莫大焉順父承命校正敬録以付匠氏并序其槩於後是歲季冬既望贑州路儒學學正權管學事胡順父序


  欽定四庫全書
  南軒易說卷一
  宋 張栻 撰
  繫辭上卷下
  天一地二天三地四天五地六天七地八天九地十陽數奇一三五七九是也隂數偶二四六八十是也故生於天者成於地生於地者成於天而天地五十五之數所以成變化行鬼神昆蟲之出入草木之生死不外乎是
  天數五地數五五位相得而各有合天數二十有五地數三十凡天地之數五十有五此所以成變化而行鬼神也
  一三五七九者此天數二十有五也二四六八十者此地數三十也合天地之數乃見五行其五位相得而各有合也故天一生水其性陽而地六之隂以成之地二生火其性隂而天七之陽以成之天三生木其性陽而地八之隂以成之地四生金其性隂而天九之陽以成之天五生土其性陽而地十之隂以成之此一與六共宗二與七共朋三與八為友四與九同道五與十相守故曰五位相得而各有合天數二十有五合地數三十此天地自然之數五十有五也夫天地自然之數盈虚消息往來不停變化雖妙而數有以成之若月令所謂鳩化為鷹雀化為鴿林木乃茂草木黄落可以歷數推而迎之者此天地之數有以成其變化也鬼神雖幽而數有以行之若其神勾芒其神祝融其神蓐收其神玄冥各司其時各治其職者此天地之數有以行鬼神也
  大衍之數五十其用四十有九分而為二以象兩掛一以象三揲之以四以象四時歸奇於扐以象閏五歲再閏故再扐而後掛
  大衍之數本於天地之數五十有五而大衍之數五十者以五在五十之中也大衍之數五十其用四十有九者虛一為用也譬之土分旺於四季而不可見神農書云脾脈不可見見則人必死由此觀之天地之數五十有五而大衍之數止於五十者也夫棊以虛其一故善奕者莫能軍萬二千五百五十有五為一軍惟其所奇者五人所以軍之變無窮也天有十干而辰有十二此其所以善歷者莫能窮也大衍之數五十其用止於四十有九者非不用一也方其初也而一已在其中矣其道生於一立於兩成於三揲蓍之法虛一為無用之用所以象道之用四十九數會而總之所以象道之未判分之於左右手離之以為二所以象兩者不止於兩儀也凡所謂兩者無所不象也掛一於指所以象三者不止於三才所謂三者無所不象也揲之以四分蓍而揲之皆以四四為數者所以象四時也歸奇於扐歸其四之餘蓍合於掛者所以象閏五歲再閏故再扐而後掛再扐再歸奇也兩也三也四時也閏月也皆自然之數也五歲再閏者天有三百六十五度四分度之一日行遲一歲一周天以全數言之則一年行三百六十度餘有六度一歲之間所剩六度又有六小月是十二日也三年之中凡三十六日故閏一月又剩六日五年之中積二十四日加此六日故五歲再閏揲蓍之法歸此三之奇數共成一扐與閏同也揲蓍法者用蓍草四十九分為左右手左小指内掛一莖先以左手内四莖數之留其餘如未遇四即留之復以右手内四莖數之又以其餘并左右手餘作一處仍以小指内所掛一莖湊之如此則第一揲若非五即九也留下第一揲所餘者蓍只將餘蓍依前揲復分左右手亦以所掛一莖湊之第二揲不四即八也第三揲亦如前其數亦不四即八也每爻三變然後成一爻第一揲不五即九第二揲不四即八第三揲亦不四即八此所謂十有八變而成卦也若三者俱多為老陰謂初得九次二次三俱得八是也【此得純坤二拆】若三者俱少為老陽謂初得五次二次三俱得四是也【此得純乾一單】兩少一多為少陰初與二三之間或得四或得五而有八也或二揲得四一揲得九皆為兩少一多也【此得巽離兌】兩多一少為少陽初與二三之間或得九或得八而有四也或二揲得四一揲得五皆兩多一少也【此得震坎艮】善揲者看左手即知右手第一揲左手餘一即知五也左手餘二亦知五也左手餘三亦知五也左手餘四亦知九也第二揲左手餘一即知四也餘二亦知四也餘三即知八也餘四即知八也此觀天數乃知地數每以兩手揲其餘各以其所掛湊
  乾之策二百一十有六坤之策百四十有四凡三百有六十當期之日二篇之策萬有一千五百二十當萬物之數也
  此特論乾坤二篇之策不論六子之策夫揲蓍之法三者俱少為老陽而三少之餘凡三十六故陽爻有三十六數焉總乾六爻則是乾之策二百一十六也三者俱多為老陰而三多之餘凡二十四故陰爻有二十四數焉總坤六爻則是坤之策百四十有四也總乾坤之策則為三百六十總六十四卦則為萬有一千五百二十以三百六十當期之日以萬有一千五百二十當萬物之數也此皆自然相當也一歲之内舉成數而言之故以乾坤之策當三百六十為期之日也自乾坤終於坎離為上篇自咸恒終於既濟未濟為下篇也此二篇有三百八十四爻陰陽各居其半故乾之爻一百九十二每爻三十六一百九十二爻共計六千九百一十二策坤之爻一百九十二每爻二十四一百九十二爻共計四千六百單八策也以乾之六千九百一十二策合坤之四千六百單八策都總萬有一千五百二十策也以象萬物之數是度之長短量之多寡天之星辰皆不逃於萬有一千五百二十然此特乾坤老陰老陽之數耳而震坎艮為少陽之數少陽之數七也四七二十八每爻二十八一百九十二爻積五千三百七十六策巽離兌為少陰之數少陰之數八也四八三十二每爻三十二一百九十二爻積六千一百四十四策共總少陰少陽之數亦萬有一千五百二十大抵易之數不離於七九八六乾之策九四九三十六坤之策六四六二十四震坎艮之策七四七二十八巽離兌之策八四八三十二
  是故四營而成易十有八變而成卦八卦而小成引而伸之觸類而長之天下之能事畢矣顯道神德行是故可與酬酢可與祐神矣
  分而為二掛一以象三揲之以四歸奇於扐凡四營然後成一爻每爻三揲則十八變以成其卦也自此衍而信之則八卦之象可以窺天地之數自此觸類而長之則一卦可成六十四卦道之奥妙其原本於天也然道自此而顯德行之塵迹其原本於人也然德行自此而神其粗可以出同民患故可與酬酢其精可以贊化育故可與祐神
  子曰知變化之道者其知神之所為乎
  大而天地散而萬物舉皆囿於造化之道而為其推遷者也然變化豈能自運邪有神以行其變化者也故知變化之道者其知神之所為乎變者自無而出有化者自有而歸無日月之往來寒暑之迭運雷霆之震驚風雨之散潤以至山岳之鼎峙江河之流注草木之榮枯蟲魚之出没無非變化之道有以為之樞機然變者不能以自變有神以變之化者不能以自化有神以化之故知變化之道者疑若窺測其妙也然能知神之所為而已至於陰陽不測者此又非知變化之道者所能知也
  易有聖人之道四焉以言者尚其辭以動者尚其變以制器者尚其象以卜筮者尚其占
  易者無形之聖人而聖人者有形之易故易乃聖人之道而聖人者乃盡易之道者也故指易以為聖人可也指聖人以論易亦可也故曰易有聖人之道四焉故指其所之者易之辭也以言者尚之則言無不當矣化而裁之者易之變也以動者尚之則動無不時矣象其物宜者易之象也制器者象之則可以盡制物之智極數知來者易之占也卜筮者尚之則可以窮先知之神人能言以尚其辭動以尚其變制器以尚其象卜筮以尚其占則人皆可以為舜塗人可以為禹此無他以其得聖人之道故也
  是以君子將有爲也將有行也問焉而以言其受命也如響無有遠近幽深遂知來物非天下之至精其孰能與於此
  世之君子將欲有為而建功立業將欲有行而進用撫世詎可不問之以言播之天下傳之四方故民之從之速於置郵傳命不啻如響之應聲者以聖人之言不以遠邇而有間不以幽深而罔測凡物之來干我者近在眉睫之間遠在八荒之外莫不知之自非盡易之至精安能與此
  參伍以變錯綜其數通其變遂成天地之文極其數遂定天下之象非天下之至變其孰能與於此
  三五天地參而伍之義也一與六共宗二與七共朋三與八成友四與九同道五與十相守此參天地之數而成其行伍所以為變也以天之一而錯於地而生水以地之二而錯於天而生火以至天三錯地而生木地四錯天而生金凡此者謂之錯其數也老陽之數總於九老陰之數總於六以至少陰之數總於八少陽之數總於七凡此者謂之綜其數也人能參伍天地之數以通其變則水火金木經緯於天地之間以成天地之文者能成之而使之無虧矣人能錯綜天地之數以極其數則老陽老陰少陽少陰見天地之賾以定天下之象者能定之而無疑矣自非盡易之至變其孰能與於此
  易无思也无為也寂然不動感而遂通天下之故非天下之至神其孰能與於此
  夫至精猶有所思也惟易則本无所思至變猶有所為也惟易則本无所為无思无為如鑑也然形至則應如谷也然聲至則應无思无為寂然不動感而遂通天下之故所以極天下之至神也
  夫易聖人之所以極深而研幾也唯深也故能通天下之志唯幾也故能成天下之務唯神也故不疾而速不行而至
  深者理之奥能極深則天下之志果有不通者乎幾者事之微能研幾則天下之務果有不成者乎然深之所以通天下之志者以其窮理之奥而天下之好惡取舍從違去就揆之以理莫不一以貫之而無所遺也幾之所以成天下之務者以其察事之微而天下之得失利害成敗存亡圖之於微莫不預為之計而無所廢也然深也有待於極不極則不能造其至幾也有待於研不研則不能窮其精故通天下之志成天下之務可以指其方隅而言之也至於神則不疾而速初未嘗疾而速也感而遂通者乎不行而至初未嘗行而至也寂然不動者乎
  子曰易有聖人之道四焉者此之謂也
  夫自至精至變而造於至神自唯深唯幾而造於唯神其原皆自於以言者尚其辭以動者尚其變以制器者尚其象以卜筮者尚其占以易有聖人之道四焉君子將有為也將有行也皆可以至於聖人之道故終之以此
  子曰夫易何為者也夫易開物成務冒天下之道如斯而已者也
  此堯帝之命羲和歷象日月星辰推此以敬授人時者也武王之訪箕子以陳洪範以立九疇演此以相恊民居者也萬物所聽者命命此而已萬物所由者道道此而已而易果何為哉未嘗贅虧於其間也未嘗損益於其間也易之開物則因其數之自生者從而與之開也如出乎震相見乎離說言乎兌勞乎坎俾之流通而無所壅遏者歟易之成務則因其數之自成者從而與之成也如制禮於履作樂於豫明政於賁設教於臨俾之就緒而無所墜廢者歟夫開物則物咸得其性成務則物咸有成功凡道之在範圍之中者莫不冒之而無所遺此易所以用數而不役於數者歟
  是故聖人以通天下之志以定天下之業以斷天下之疑
  惟天地之數能開物也故聖人用之其深足以通天下之志惟天地之數能成務也故聖人用之其幾足以定天下之業惟天地之數能冒天下之道也故聖人用之其神足以斷天下之疑
  是故蓍之德圓而神卦之德方以知六爻之義易以貢聖人以此洗心退藏於密吉凶與民同患
  甚哉天地之數所以成變化行鬼神大而日月寒暑微而草木昆蟲未有不冒於此者聖人之意以謂青黄黼黻吾固見之也謂天下皆離婁可乎金石絲竹吾固聞之也謂天下皆師曠可乎將欲家至戶曉而形之於言則言有不可傳者將欲鴻編大策而載之於書則書有不可盡者於是生蓍立卦而著其六爻之義者是乃示天下後世以天地之數者也故蓍之四十九其分其卦其揲以四歸奇於扐運量無窮者此圓而神也卦之六十四或奇或偶有小大之異别陰陽之殊致吉凶已定者此方以知也至於六爻或征而吉則以動而有功者貢於人也或征而凶則以動而有咎者貢於人也其得夫存亡憂虞悔吝雜然貢於人而均獲其利者此六爻之義交易而貢於人也夫蓍之四十九乃衍天地之數也卦之六十四乃備天地之數也爻之三百八十四乃通天地之數也聖人以此而示天下之人其心休焉一疵不染滌除澡雪無遑遽之勞無怵迫之患退藏於密恬淡無為是乃善與人同患者也非以蓍卦六爻濟斯民之患而洗心退藏者乎大扺厥初生民不知多寡也聖人為斗量以畀之則不必為之較龠合而民咸知其多寡矣民不知輕重也聖人為權衡以畀之則不必為之較錙銖而民咸知其輕重矣夫民之於吉凶其甚於多寡輕重也聖人為之蓍為之卦為之六爻以濟民行使天下之人咸知其是非利害得失臧否吾又何必營為以憂其故邪以此洗心退藏於密是乃吉凶與民同患者乎
  神以知來知以藏往其孰能與於此哉古之聰明睿知神武而不殺者夫是以明於天之道而察於民之故是興神物以前民用聖人以此齋戒以神明其德夫古本綴上文聖人以此洗心退藏於密吉凶與民同患神以知來知以藏往作一段說者云屏思慮而安其厥躬者聖人同患於民而不汨其身也察安危以存其古訓者天下知其吉凶而均獲其利也如此天下之民皆即蓍之神以知其來可以探賾而索隱可以鈎深而致遠見不見之形抽不抽之緒三揲而一爻具十八變而一卦成愆忒以是而决臧否由是而著此神以知來蓍可以窮天地之數也即卦之知以藏其往可以鑒古昔之興衰可以察前日之得失堯舜致衣裳之治湯武成炳虎之文考明夷而知箕子觀旣濟而知高宗囊括太始包裹太極此知以藏往卦可以該天地之數也能盡此以推之天下與來世乃古之聰明睿知神武而不殺者夫今夫伏羲之始作八卦神農之制耒耜黄帝之迎日推策堯之歷象日月星辰舜之在璿璣玉衡以齊七政夏禹之連山成湯之歸藏文王之重卦武王之洪範孔子之十翼皆覺之於心悟之於性其聰所以聞天下之不聞其明所以見天下之不見其睿則默識心通不待教而能者乎其知則神解意悟不待學而知者乎夫聰明睿知則智周乎萬物必思道濟天下此神武而不殺俾民知懼無有師保如從父母甲兵不施刑措不用而人為君子之歸者此聖人濟民行者乎今夫變化之推遷陰陽之運量七宿軫轉六甲内馴無非天之道也禍福之倚伏利害之相摩進退存亡吉凶悔吝無非民之故也聖人知幽明之故知死生之說知鬼神之情狀所謂天之道固已明之也久矣吉事有祥象事知器占事知來所謂民之故固己察之也熟矣奈何知進而不知退知存而不知亡昧於消息盈虛者又烏能明於天之道邪安其危而利其葘樂其所以亡暗於得失利害者又烏能察於民之故邪聖人憂之是興神物以前民用乃所以為天下後世設也蓍植物也足以揲天地之數龜動物也足以見天地之象故天能生之而不能興之惟聖人用其四十九而幽贊於神明者所以興其蓍也鑚之七十二而置之前者所以興其龜也天下之民其終不倦而樂於有為亹亹不忘而勇於有行者以其有蓍龜以前之也聖人深居簡出利用安身齋以去其不一之思戒以防其不測之患神明其德有莫知其所以然者矣
  是故闔戶謂之坤闢戶謂之乾一闔一闢謂之變往來不窮謂之通見乃謂之象形乃謂之器制而用之謂之法利用出入民咸用之謂之神
  夫自太極既判兩儀肇焉故闔戶之坤所以包括萬物而得陰也闢戶之乾所以敷生萬物而得陽也即乾坤之一闔一闢所以謂之變即乾坤之往來不窮所以謂之通夫乾坤者生成萬物之體也變化者乃乾坤生化萬物之用也其覆載範圍之中可得而見者謂之象也可指其形者謂之器也有聖人制而用之所以謂之法也利用出入民咸用之而不可測者謂之神也
  是故易有大極是生兩儀兩儀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八卦定吉凶吉凶生大業
  易有大極者函三為一此中也如立天之道曰陰與陽而大極乃陰陽之中者乎立地之道曰柔與剛而大極乃剛柔之中者乎立人之道曰仁與義而大極乃仁義之中者乎此大極函三為一乃皇極之中道也是以聖人作易所謂六爻者乃三極之道故三才皆得其中是乃順性命之理也爰自大極既判乃生兩儀者在天為陰陽在地為柔剛在人為仁義雖曰陰陽不可指為陰陽雖曰柔剛不可指為柔剛雖曰仁義不可指為仁義乃儀則具存而有對代者也夫有兩儀則一與六共宗二與七共朋三與八同道四與九相友存一而六具有二而七存有三而八著有四而九生此七九八六乃易之四象天一之水得六而居北於卦為坎地二之火得七而居南於卦為離天三之木得八而居東於卦為震地四之金得九而居西於卦為兌是以坎之數六去三而餘三此三畫之乾所以生於西北離之數七去三而餘四此四畫之巽所以生於東南兌之數九去三而餘六此六畫之坤所以生於西南震之數八去三而餘五此五畫之艮所以生於東北乃四象生八卦也及夫八卦既具則乾之策乃四九三十六策坤之策乃四六二十四策震坎艮之策乃四七之策也巽離兌之策乃四八之策也道之妙也由是而顯德之粗也由是而神可與祐神可與酬酢則吉凶豈有不定者乎吉凶既定則知其利之可興害之可除伏羲之興網罟神農之制耒耜黄帝堯舜之垂衣裳與夫帝之所興王之所成所以舉而措之天下之民者無非本於此也
  是故法象莫大乎天地變通莫大乎四時縣象著明莫大乎日月崇高莫大乎富貴備物致用立成器以為天下利莫大乎聖人探賾索隱鈎深致遠以定天下之吉凶成天下之亹亹者莫大乎蓍龜
  夫易有大極而降以生兩儀兩儀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八卦定吉凶吉凶生大業此易之興乎世聖人之興乎易易所以垂之天下後世者也雖然物固有法象至於法象之大者莫大乎天地物固有變通至於變通之大者莫大乎四時水火固著明矣然垂象著明惟在天之日月為莫大也爵齒固崇高矣然崇高之極惟寶位之富貴為莫大也以至備物致用立成器以為天下俾民養生喪死仰事俯育用之不窮者所以莫大於聖人也探賾索隱鉤深致遠定天下之吉凶俾民避害趨利去危即安以前民用者所以莫大於蓍龜也
  是故天生神物聖人則之天地變化聖人效之天垂象見吉凶聖人象之河出圖洛出書聖人則之
  天生神物謂蓍龜之探賾索隱鉤深致遠者是也聖人則之以明易之象數天地變化謂陰陽之消息盈虛往來進退者是也聖人效之而為六十四卦天垂象謂天之經緯錯雜縱横昭著者是也聖人象之而為三百八十四爻夫易之象數卦爻聖人皆得於心而必參之天地者蓋聖人之心與天地之心相似其愛人之心初未嘗不同也然天欲雨山川必先雲氣况易之興也豈無先至之祥乎是以聖人必終之以河出圖洛出書而又則之者則其皇天以興其易者乎又况河圖不出吾已矣夫孔子嘗有是嘆九洛之事治成德備莊周嘗有是言聖人則之度其時以卜其道之將興於世也大扺通於天者河也有龍馬負圖而出此聖人之德上配於天而天降其祥也中於地者洛也有神龜載書而出此聖人之德下及於地而地呈其瑞也聖人則之故易興於世然後象數推之以前民用卦爻推之以濟民行而推之天下後世也而世儒之說乃謂伏羲得河圖洛書以作八卦果如是則不當曰伏羲始畫八卦也而鄭康成溺於緯書乃云河圖有九篇洛書有二篇而孔安國又以河圖為八卦洛書為九疇此皆蕪穢聖經者矣甚者以天生神物天地變化與夫天垂象河出圖洛出書為四象者此尤不經學者不可不辨
  易有四象所以示也繫辭焉所以告也定之以吉凶所以斷也
  易自大極既判兩儀生四象夫四象既具而列於四方分為五行而七九八六之數乃生八卦此易所以示者言其示於人也是以聖人當辨物正言而又斷之以辭故為繇辭而又為爻辭為之彖辭而又為之象辭皆繫續其辭所以告者言其告於人也夫易有四象以示其人示其吉凶也至於不得已而有辭以告其人者告其吉凶也夫示人以吉凶告人以吉凶無非俾人自探也然猶有安其危而利其葘樂其所以亡者故定之以吉凶如畫一之易知如白黑之易辨斷然使人易知也故征吉貞凶貞吉征凶大吉終吉之類有凶終凶之類聖人至此可謂至矣盡矣
  易曰自天祐之吉无不利子曰祐者助也天之所助者順也人之所助者信也履信思乎順又以尚賢也是以自天祐之吉无不利也
  在天有理惟順以循其理則天必眷顧而不違在人有心惟信以結其心則人必歸往而來輔大有上九以謂吾之信固足以感乎人矣然賢者人之所望也詎可不以吾之信以信其賢乎吾之順固足以格乎天矣然賢者天之所賚也詎可不以吾之順以順其賢乎始焉盡信順之德獲天人之助終焉推信順之德以之而尚賢如此則其謙足以格天其誠足以動天自天祐之吉无不利固其宜也由此觀之則天不妄祐人而人當反求諸己如大有之上九庶幾獲祐而無所愧也
  子曰書不盡言言不盡意然則聖人之意其不可見乎子曰聖人立象以盡意設卦以盡情偽繫辭焉以盡其言變而通之以盡利鼔之舞之以盡神
  言蔓衍而无窮非書之簡册所能載意幽深而罔測非言之聲音所能窮也然則聖人之意其不可見乎此立象所以盡意也又况以言告人告之愈切而認其言者求之愈遠不若立象而示人以意是以瞽者不識日問人而人告之曰日之明也如燭他日有捫其籥以為日者又告之曰日之圓如盂他日有捫其盤以為日者矣夫告之以其明如燭其圓如盂言之切者也奈何認其言而失之遠者乃捫籥以為日而捫盤以為日焉此言不能盡意也聖人憂之所以立天以象乾立地以象坤以至以雷以水以山而象震坎艮焉以風以火以澤而象巽離兌焉凡易者象也象也者像此者也無適而非象者欲其即象以求其意非吝於言也慮天下後世求之於言而失之遠也賾不易見也聖人見賾而立象此象所以盡意也變不易觀也聖人觀變而立卦此卦所以盡情偽也情不易知也聖人逹情而為辭此繫所以盡其言也凡此三者聖人作易而寓於書者也若夫變而通之者俾民仰事俯育養生送死耕而食織而衣舟楫以濟其川塗室宇以禦其風雨一日不可無萬世不可易均獲其利者此推之卦象繫辭變而通之以盡其利者歟鼔之舞之其道密庸其化罔測動静變化易其思慮德威之震疊德風之摇蕩由之而罔覺用之而不知咸妙於神者此推其卦象繫辭鼔之舞之以盡其神者歟
  乾坤其易之緼邪乾坤成列而易立乎其中矣乾坤毁則无以見易易不可見則乾坤或幾乎息矣
  乾坤其易之門邪言易出入於乾坤也乾坤其易之緼邪言易含畜於乾坤也故乾成位乎上坤成位乎下而易立乎其中矣故乾坤者人之四支而易者人之精神也方其首圓足方胷南背北則精神有所託而立乎其中矣若夫四支隳廢則精神散而之他而手足亦幾乎息矣夫乾坤初未嘗毁而易亦未嘗不可見也聖人設此辭者欲天下後世求易者當即乾坤以求之歟
  是故形而上者謂之道形而下者謂之器化而裁之謂之變推而行之謂之通舉而措之天下之民謂之事業道不離形特形而上者也器異於道以形而下者也試以天地論之隂陽者形而上者也至於穹窿磅礴者乃形而下者歟離形以求道則失之恍惚不可為象此老莊所謂道也非易之所謂道也易之論道器特以一形上下而言之也然道雖非器禮樂刑賞是治天下之道也禮雖非玉帛而禮不可以虛拘樂雖非鐘皷而樂不可以徒作刑本遏惡也必託於甲兵必寓於鞭扑賞本揚善也必表之以旂常必銘之於鍾鼎是故形而上者之道託於器而後行形而下者之器得其道而無弊聖人悟易於心覺易於性在道不泥於無在器不墮於有徼妙並觀有無一致故化而裁之者明乎道器窮而能變也推而行之者察乎道器變而能通也舉而措之天下之民以至於為網罟為耒耜作舟車作書契天下後世不可無萬世不可易乃推其道器舉而措之天下而世之人指之為事業也
  是故夫象聖人有以見天下之賾而擬諸其形容象其物宜是故謂之象聖人有以見天下之動而觀其會通以行其典禮繫辭焉以斷其吉凶是故謂之爻極天下之賾者存乎卦鼔天下之動者存乎辭化而裁之存乎變推而行之存乎通神而明之存乎其人默而成之不言而信存乎德行
  聖人見天下之賾所以立象者示人以賾也聖人見天下之動所以生爻者示人以動也然象固示人以賾矣苟不寓之於卦何以極天下之賾乎爻固示人以動矣苟不託之於辭何以鼔天下之動乎故由象而畫卦自爻而為辭聖人之於天下何其憂之甚深而慮之甚切也然象之與卦爻之與辭皆載在方册化而裁之不失其中必存乎能通其變者乎推而行之無有紀極必存乎能變而通者乎神而明之傳之於心者存乎其人如伏羲神農堯舜文王周孔者是也默而成之悟之於理者不言而信存乎德行如文王之亨于岐山箕子之明夷利貞顔子之殆庶幾而得其不遠復孟子之明仁義而終身未嘗言易者是也大傳後世所傳聖人之言其終之以神而明之存乎其人默而成之不言而信存乎德行深慮天下後世徒泥其簡册言語而不能求聖人之心者乎

  南軒易說卷一
<經部,易類,南軒易說>
  欽定四庫全書
  南軒易說卷二
  宋 張栻 撰
  繫辭
  八卦成列象在其中矣因而重之爻在其中矣剛柔相推變在其中矣繫辭焉而命之動在其中矣吉凶悔吝者生乎動者也
  四象生八卦方八卦成列而象已在其中矣然止有八卦而八卦之道未備故因而重之則立天之道曰隂與陽立地之道曰柔與剛立人之道曰仁與義而爻已在其中矣爻有剛柔或以剛居柔或以柔推剛而變已在其中矣聖人觀其會同以行其典禮繫辭焉而命之而不能自己者其動已在其中矣或吉或凶而有得失或悔或吝而有憂虞皆生於動者乎謂在其中者言非自外至者也
  剛柔者立本者也變通者趣時者也吉凶者貞勝者也天地之道貞觀者也日月之道貞明者也天下之動貞夫一者也
  六爻之義有奇有耦此剛柔所以立本也至於九六迭居此剛柔變通以趣時者也或以剛位而居之以柔或以柔位而居之以剛無非趣時以盡變者乎夫變動以利言吉凶以情遷故吉凶所以生乎動也若得貞固之道則寂然不動確乎不拔禍亦不至吉凶無得而動之者此吉凶以貞勝者也聖人以此齋戒以神明其德者乎故天位乎上地位乎下為法象之大而以觀於天下者以貞而能長久也日昱乎晝月昱乎夜為垂象之大而以著明於天下者以貞而能久照也觀天下之動知者之所謀勇者之所爭紛紛藉藉不能自已者此天下之動貞夫一者也
  夫乾確然示人易矣夫坤隤然示人簡矣爻也者效此者也象也者像此者也爻象動乎内吉凶見乎外功業見乎變聖人之情見乎辭
  人人能法乾坤之易簡則聖人之易不復作矣竊觀乾確然在上其日月星辰虹霓雲霧與夫晝夜有常而可凖寒暑有數而可推此示人以易也奈何仰觀諸天者不明乎乾之易轉而為難者有之坤隤然在下其山川草木蟲魚鳥獸與夫勤勞則所獲者厚荒棄則不能有秋此示人以簡也奈何俯察於地者不明乎坤之簡轉而為繁者有之此衆人在天地之間行矣而不著習矣而不察終身不能與天地相似而知其易簡之至德聖人憂之所謂見天下之動而立爻者乃象乾坤之易簡以示人者歟使人人明乎乾坤之易簡聖人必不為之譊譊也夫爻象動於内者謂指其易簡於幽隱之中也吉凶見乎外者謂示其易簡於得失之際也功業見乎變者謂易簡其功業於從權者也聖人之情見乎辭者謂命其易簡而見於言者也
  天地之大德曰生聖人之大寶曰位何以守位曰仁何以聚人曰財理財正辭禁民爲非曰義
  天以陽而運於上萬物資始是以大生焉地以陰而載於下品物流形是以廣生焉此生者乃天地之大德也聖人贊天地之化育必得大寶之位然後可配天地之大生也有仁焉以守位所以博施濟衆乃利其生者也有財焉以聚衆人所以近悦遠來乃養其生者也有義焉理其財而使之流通正其辭而使之輯洽禁民爲非者慮其有以害其生者也天地之道簡而大聖人之道曲而詳簡而大者所以止曰大德曰生至於聖人則以位而繼之以仁以財而繼之以義所以推其天地之大德者歟
  古者包犧氏之王天下也仰則觀象於天俯則觀法於地觀鳥獸之文與地之宜近取諸身遠取諸物於是始作八卦以通神明之德以類萬物之情作結繩而為網罟以佃以漁蓋取諸離
  聖人之於易覺之於心悟之於性神而明之默然而成之見天下之賾見天下之動抑何待於俯仰以觀遠近以取哉蓋聖人以作易之法以傳之天下後世示其有循而體自然乎仰則觀象於天如觀其日月星辰虹霓雲霧皆取其自然之象也俯則觀法於地如觀其江河山嶽草木蟲魚皆取其自然之法也觀鳥獸之文如鴻之儀如虎之炳是也觀其物之文則知物之理從可知矣觀地之宜如丘園之物產如坎窞之幽悔則四時之氣從可知也近取諸身則乾為首坤為腹之類是也遠取諸物則乾為馬坤為牛之類是也於是始作八卦以通神明之德以類萬物之情者乎上古之時禽獸多而人民少獸蹄鳥跡之道交於中國故包犧氏為之網罟以教民佃漁者非徒使民知鮮食之利抑亦去其害而俾民得安其居也蓋取諸離者夫離以一隂而麗乎二陽之間鳥獸之麗於網魚鼈之麗於罟其義其畫皆可得而推者乎
  包犧氏沒神農氏作斲木為耜揉木為耒耒耨之利以教天下蓋取諸益日中為市致天下之民聚天下之貨交易而退各得其所蓋取諸噬嗑
  夫天產之物食之所以生精地產之物食之所以生氣民之初生摶裂禽獸茹毛飲血非徒暴殄天物而淫亂之風滋熾聖人憂之故為耒耜以教稼穡而地產所以養其氣也蓋耒耜之利所以取諸益者上震為動下巽為入農人所以深耕易耨發土膏而成五穀其致用在耒耜所以獲其益也雖然山居者足於鳥獸而不知水之所生水居者足於魚鼈而不知山之所產故物貨貿遷以其所有易其所無者日中為市致天下之民則遠近可以輻湊交易而退各得其所則出入可以相友必取諸噬嗑者蓋噬嗑成卦離上而震下離明乎上萬物皆相見為市之時也震動乎下除物之間無所不合交易而退各得其所也
  神農氏没黄帝堯舜氏作通其變使民不倦神而化之使民宜之易窮則變變則通通則久是以自天祐之吉无不利黄帝堯舜垂衣裳而天下治蓋取諸乾坤包犧神農黄帝堯舜皆制器以利天下者也獨至於黄帝堯舜乃曰通其變使民不倦神而化之使民宜之何也蓋伏羲神農制為網罟以教之佃漁耒耜以教之耕耨為市以教之交易夫民知飲食則嗜欲既滋民有貨財則貪求愈熾黄帝堯舜不能通其變則攘奪誕謾之俗生而乖爭陵犯之變起此無他以其飽食煖衣逸居而無教也况伏羲神農至黄帝堯舜之時上下數千百年無一簡册之可傳言語之相授所謂易窮則變變則通通則久者皆先聖後聖以心相傳故也故在黄帝堯舜之時不得不通其變也惟通易之變則從之者無斁使民不倦也惟神而化之則由之而不失故使民宜之也此無他以伏羲神農創業於前知萬世之下必有得易之道如黄帝堯舜者窮而能變變而能通通而能久者也故其運量無窮上下與天地同流而無紀極故曰自天祐之吉无不利也况夫乾確然示人易矣坤隤然示人簡矣天地以簡易示人而天下之人習矣而不著行矣而不察於是聖人作衣裳以被於身以啟廸天下之民故垂綃為衣其色玄而象道襞幅為裳其色纁而象事所以法乾坤而易之俾民知有君臣知有父子知有尊卑貴賤之分以至飛潜動植山川鬼神莫不各安其分者蓋取諸乾坤者乎
  刳木為舟剡木為楫舟楫之利以濟不通致遠以利天下蓋取諸渙
  衣裳之垂固欲遠近之民不觀而化然川途之險阻則有所不通惟夫舟車之利既興則日月所照霜露所墜莫不拭目觀天下如一家中國如一人矣是以刳其木而中虚剡其木而上銳舟所以載物而楫所以進舟致遠以利天下而取諸渙者蓋渙之成卦上巽而下坎象曰利涉大川乘木有功也而渙者又有散釋之義舟楫之用豈非散釋險難之器乎
  服牛乘馬引重致遠以利天下蓋取諸隨
  物之重者人力不能勝故聖人穿牛鼻者所以引其重地之遠者人力不能致故聖人絡馬首者所以致其遠夫牛之角能觸人也聖人因其順而俾之引重夫馬之蹄能踢人也聖人因其健而俾之致遠皆因其性而不逆故動以說而隨其人也故於卦取隨
  重門擊柝以待暴客蓋取諸豫
  夫川有舟楫陸有牛馬塗既通則居民資之水者坐而至越陸者坐而至燕然暴客亦可至也故重門以禦之所以為寇者不能攻擊柝以驚之所以為盜者不能竊然必取於豫者成卦二陰在前其耦也如重門一陽在中其動也如擊柝又有能豫備而能悅懌之象
  斷木為杵掘地為臼臼杵之利萬民以濟蓋取諸小過心懷恐懼則口銜芻豢而不知味今也川塗險阻有舟車牛馬以代其勞暴客之侵有重門擊柝以為之備於是斷木為杵掘地為臼以去其糠粃以治其稻糧粒食既精饔飱既備而萬民以濟者蓋取諸小過也小過之成卦上動而下止而又聖人知艱食矣復為杵臼以治其五穀此小過者乎
  弦木為弧剡木為矢弧矢之利以威天下蓋取諸睽外有門柝以防其暴客内有杵臼以治其粒食而無以威其不軌則雖有險而不能守雖有粟而不能食此弧矢之利不可緩也夫弦木為弧剡木為矢此聖人非取其利於攻取也將以威天下之大不軌使強梗變心姦回易慮有所懼耳蓋取諸睽者睽之為卦火動而上澤動而下此事雖不同乃相須以為用也不特遠方睽乖之民必待弦矢以威之又有取睽之義者後世有六弓之制竹矢之利所以極其巧者乎
  上古穴居而野處後世聖人易之以宫室上棟下宇以待風雨蓋取諸大壮
  冬則穴居以避其寒夏則野處以逃其暑當是時也鳬居鴈處而無常者以外有侵軼之患故也今也弧矢以威其不軌然後可以營宫室之制棟則上之而有所承宇則下之而有所覆震風雷雨賴其帡幪則為壮也亦大矣蓋大壮之成卦二陰在上有風雨之象四陽在下有棟宇之象始取其壮而已非取其宫室之美而丹楹刻桷也
  古之葬者厚衣之以薪葬之中野不封不樹喪期无數後世聖人易之以棺椁蓋取諸大過
  生而庇大厦死而棄之中野不可也生而居奥室死而蠅蚋姑嘬之又不可也不封不樹則無以識之喪期無數則無以節之聖人易之以棺椁故棺周於身椁周於土棺椁之制既興則封之樹之不忘其地也喪期有數不忘其時也必取諸大過者大過之成卦二陰周乎四方有棺椁之象又君子不以天下儉其親於此而過亦無害也
  上古結繩而治後世聖人易之以書契百官以治萬民以察蓋取諸夬
  門柝之制足以防民之侵軼弓矢之利足以威民之不軌此皆小人之過惡顯然易見可得而治也若夫事之情僞是非有無虛實此包藏於内有不可測者是以聖人制為書契故書以記久而明遠契以結信而止訟百官之務雖煩而以此治萬民之情雖隱而以此察此决去小人無所容縱於其間也故必取諸夬者蓋夬者决去小人而君子之道長者乎
  是故易者象也象也者像也彖者材也爻也者效天下之動者也是故吉凶生而悔吝著也
  易者道也夫道也者臣不能告之於君父不能告之於子以其不可告之於人故象以像之乃所以盡其意也是以易者象也言其無適而非象也謂之象者乃所以象此以告人者歟且以八卦論之近取諸身象乾以首象坤以腹而又遠取諸物象乾以馬象坤以牛衍而伸之觸類而推之無適而非象也至於彖則統論卦義如木之有材或主一爻所在或言二體相與其終始本末兼該具備智者思過半矣至於爻則盡其趨時之變所以效天下之動或以陽居陰或以陰居陽或以貞吉而征凶或以征吉而貞凶其周流六虛不可為典要君子動則觀其變者雖然易者象也象也者像此者也謂之彖則言其象之材而已謂之爻則言其象之變而已至於吉凶則悔吝著也故悔者有改過之意至於吉則悔之著也吝者有文過之意至於凶則吝之著也故悔吝者小疵而吉凶則言乎得失至於吉凶乃悔吝之昭著而不可掩者焉
  陽卦多陰陰卦多陽其故何也陽卦奇陰卦耦其德行何也陽一君而二民君子之道也陰二君而一民小人之道也
  震坎艮皆陽卦也然其畫皆一陽而二陰巽離兌皆陰卦也然其畫皆一陰而二陽此其所因者何也三陽之卦皆資乾之一體而成故其數奇以大而奇者為之主也三陰之卦皆資坤之一體而成故其數耦以小而耦者為之主也本其所得之德所行之行而言之則陽一君而二民以大者宜在上也陰二君而一民以小者宜在下也大者在上故能進陽而抑陰長君子而卑小人是以為君子之道也小者在下則陰進於陽而陽退聽焉小人乘時射利而君子伏焉是以為小人之道也
  易曰憧憧往來朋從爾思子曰天下何思何慮天下同歸而殊塗一致而百慮天下何思何慮日往則月來月往則日來日月相推而明生焉寒往則暑來暑往則寒來寒暑相推而歲成焉往者屈也來者信也屈信相感而利生焉尺蠖之屈以求信也龍蛇之蟄以存身也精義入神以致用也利用安身以崇德也過此以往未之或知也窮神知化德之盛也
  思者索其所欲慮者防其所惡思而有所欲慮而有所惡皆生於心之有妄也此咸九四所以憧憧於兩剛之間有求而往有求而來朋從爾思有所繫慮不能無心而待物又安知天下本同歸也而人自殊塗本一致也而人自百慮故日月以往來而明生寒暑以往來而歲成尺蠖以屈而致信龍蛇以蟄而存身故天地之道日月寒暑任氣之自運初無思慮也萬物之理尺蠖龍蛇委形之自然初無思慮也是以逹乎此理故精義入神以致用此能為可用也利用安身以崇德此不求其必用也始焉精義入神以致吾身之用及夫利用宜乎為用所惑亟於求用矣乃安身以崇德此得乎同歸一致之理而明乎何思何慮者也雖然此特有用之可名也故日月寒暑則運此者也尺蠖龍蛇則由此者也精義入神以致用則造此而極其自得者也利用安身以崇德則覺此而極其高明者也故過此以往則雖聖人自為不敢知焉未之或知者猶書所謂我不敢知是也所以窮神知化而造於德之盛焉
  易曰困于石據于蒺藜入于其宫不見其妻凶子曰非所困而困焉名必辱非所據而據焉身必危既危且辱死期將至妻其可得見邪
  困人所不免也要在處之有道困而不失其所亨者乃為君子困之六三應於上六而上六無情屹然不動有類於石者也下乘於九二然九傷已有類於蒺藜者也有應於上將以求名今困於石此非所困而困焉名必辱也有依於下將以安身今據於蒺藜此非所據而據焉身必危也夫在困之時名辱身危有死之理此身不行道雖主饋之妻且不可見宜乎凶也
  易曰公用射隼于高墉之上獲之无不利子曰隼者禽也弓矢者器也射之者人也君子藏器於身待時而動何不利之有動而不括是以出而有獲語成器而動者也
  解之六三以貪殘小人輒居高位有隼居高墉之象而上六韜已成之器乘可為之時故強剛毅誅鋤強梗如摧枯拉朽動而不括出而有獲以解其悖戾之心者亦以成器而動故也
  子曰小人不恥不仁不畏不義不見利不勸不威不懲小懲而大誡此小人之福也易曰屨校滅趾无咎此之謂也
  仁義所以責於君子小人不以不仁為恥不以不義為畏夫仁義不足責故非利則不勸非威則不懲也人不知義而所見者利苟不早有以懲之則將至於無父無君其禍有不可勝言者此噬嗑之初九所以制之於其小屨校滅趾而使之不行乃小懲而大誡也使小人知所忌憚不敢肆其暴戾是乃小人之福也
  善不積不足以成名惡不積不足以滅身小人以小善為无益而弗為也以小惡為无傷而弗去也故惡積而不可掩罪大而不可解易曰何校滅耳凶
  善之於惡皆曰積善固可欲也然不積亦未至於成名惡固可惡也然不積亦未至於滅身奈何小人以小善未足以成名而不為以小惡未足以滅身而不去終至惡積而不可掩罪大而不可解至於噬嗑上九何校滅耳凶由此觀之初之屨滅趾使之不行者豈非小人之福乎
  子曰危者安其位者也亡者保其存者也亂者有其治者也是故君子安而不忘危存而不忘亡治而不忘亂是以身安而國家可保也易曰其亡其亡繫于苞桑否之九五休天下之否而天下已向於泰通之時也然古之人君在解則必思夙吉在既濟則必思豫防故人皆樂於安也乃安而不忘危人皆知其存也乃存而不忘亡人皆習於治也乃治而不忘亂如此則身安而國家可保故曰其亡其亡繫于苞桑夫審其亡之戒而繫之苞桑則根本固而不可動摇矣
  子曰德薄而位尊知小而謀大力小而任重鮮不及矣易曰鼎折足覆公餗其形渥凶言不勝其任也
  古之人方其人君任用之際必自揣其才力可以勝其任乎然後膺人君顧託庶幾上不負其社稷下不負其生靈鼎之九四德薄而位尊知小而謀大力小而任重如鼎之折足其形流汗而凶也蓋不能自揣以勝其所任乎
  子曰知幾其神乎君子上交不諂下交不瀆其知幾乎幾者動之微吉之先見者也君子見幾而作不俟終日易曰介于石不終日貞吉介如石焉寜用終日斷可識矣君子知微知彰知柔知剛萬夫之望
  豫之六二當天下悅豫之時人皆樂通於物而為悦也六二乃介然如石當是時也上交於五不為諂諛也下交於初不為褻瀆也乃介如石焉其方寸之地淵静而物來能名事至能斷寜用終日斷可識矣故在微而能知彰在柔而能知剛宜乎天下萬民望之而為標準也
  子曰顔氏之子其殆庶幾乎有不善未嘗不知知之未嘗復行也易曰不遠復无祇悔元吉
  復貴於早顔氏之子有不善未嘗不知知之未嘗復行方其萌於心謀於慮乃改其過而不行此近於復之初九所以无祇悔也
  天地絪緼萬物化醇男女構精萬物化生易曰三人行則損一人一人行則得其友言致一也子曰君子安其身而後動易其心而後語定其交而後求君子修此三者故全也危以動則民不與也懼以語則民不應也无交而求則民不與也莫之與則傷之者至矣易曰莫益之或擊之立心勿恒凶
  天下之理惟一致者能得其要用志不分乃凝於神苟挾二三之心狐疑之志則安能盡誠而進於德乎損之六三所謂三人行則損一人一人行則得其友能致一者也益之上九莫益之或擊之立心勿恒凶不能致一者也竊觀天地絪緼萬物化醇此二氣所以致一也男女構精萬物化生此六子所以致一也身不安則存諸已未定孰能為人乎故安其身而後動可也


国学迷 太上洞玄靈寶三元品戒功德輕重經一卷 史記别鈔二卷 愛日吟廬書畫續錄八卷 異魚圖贊補三卷閏集一卷 扁舟子雜稿不分卷 八旬萬壽盛典一百二十卷首一卷 春秋左傳補疏五卷 崇禎甲申燕都紀變實錄一卷 光緒五年己卯懋修省墓記一卷 戊笈談兵十卷首一卷 [浙江江山]連峯鄭氏宗譜□卷 歷科同登録不分卷 越中三子詩三卷 河圖著命 黎文肅公遺書 文選雙字類要三卷 寰宇貞石圖目録二卷 經制録不分卷 折底不分卷 [嘉慶]連江縣志十卷首一卷 歐陽文粹二十卷目錄一卷 聖諭廣訓(御製聖諭廣訓)一卷 [江西宜黃]藍溪黃氏續修房譜不分卷 新刻呂涇野先生校正中秘元本二十卷 經部四十二卷 重刻張鳳逵傷暑全書二卷 南岳總勝集三卷 新刻諸子纂要四卷 茶山集八卷拾遺一卷 輶軒語六卷 孟子集注七卷 北平錄一卷 陳文正公文集十三卷 韓文選二卷 拾餘四種 韓忠武王祠墓志正編六卷 合肥縣志二十四卷首一卷 [嘉靖]霍州志八卷 涉史隨筆一卷 歐洲十九世紀史不分卷 刑部迭次通行章程一卷 春星草堂集文二卷詩五卷 日本學校源流 諭俗 欽定國朝詩別裁集三十二卷 兵言一卷 巵林十卷補遺一卷 桑榆詩集三卷文集三卷 靈言蠡勺二卷 頤道堂戎後詩存十六卷 學津討原二十集一百七十三種 晝上人集十卷 道德真經集解四卷 隴首集一卷附錄一卷 女子須知 昕天論一卷 廣志二卷 錦繡萬花谷別集三十卷 集說詮真提要不分卷 秋鶴詩鈔四卷 玉树近事记图(上下编) 西北考察日记 二卷 吐鲁番考古记 四卷图版三卷 附附录 罗布绰尔考古记 四篇 河海昆仑录 四卷 西行记 不分卷 新疆纪游 二篇 附录一卷 我的探险生涯(上下册) 斯坦因西域考古记 二十一章 附附录四卷 西北古地研究 六卷 张骞西征考 长安史迹考 西域南海史地考证译丛 西域南海史地考证译丛(续编) 西域南海史地考证译丛(三编) 西域南海史地考证译丛(四编) 西域南海史地考证译丛(五编) 西域南海史地考证译丛(六编) 西域南海史地考证译丛(七编) 西域南海史地考证译丛(八编) 西域南海史地考证译丛(九编) 西域番国志 不分卷 新疆舆图风土考 五卷 西域闻见录 八卷 新疆回部志 四卷卷首一卷 卓尼记 一卷 红山碎叶 一卷 新疆纪略 一卷 乡饮习 一卷 西征续录 二卷 新疆礼俗志 一卷 新疆小正 一卷 榆塞纪行录 四卷 甘肃全省调查民事习惯问题报告册 五编 玉树调查记 二卷 附宁海纪行一卷 (一名玉树土司调查记) 叶迪纪程 不分卷 游陇集 六卷 游陇丛记 四卷 甘肃大通县风土调查录 不分卷 甘肃渭源县风土调查录 不分卷 西北丛编(上编) 第三卷至第四卷 附附录 雪泥三记 不分卷 青海旅行记 不分卷 玉树志略 西北的剖面 不分卷 西行见闻录 拉卜楞视察记 青海风土记 十卷 河西见闻记 不分卷 新疆之文化宝库 不分卷 附附录一卷 到青海去 不分卷 三省山内风土杂识 不分卷 青海种族分布概况 西北导游 新疆种族宗教风俗记 中国的西北角 五篇 北草地旅行记 不分卷 西北随轺记 西北行 不分卷 新疆游记 不分卷 西北视察记 江河水灾视察记 陇蜀之游 不分卷 到西北来 不分卷 西北漫游记 三卷 塞上行 二篇 青海省各县风土概况调查记 不分卷 西行杂记 甘肃省西南部边区考察记 不分卷 甘青藏边区考察记 三编 西北花絮 不分卷 新疆之宗族与宗教生活 不分卷 花儿集 不分卷 西北民歌(三编) 西北游牧藏区之社会调查 新疆回部王公世系之研究 宗喀巴大师传 伊犁视察记 西宁 卓尼归来 回族同胞的生活与风俗 不分卷 蒙古人的生活特质 不分卷 塔尔寺巡礼 西北的回民及其教育 不分卷 拉卜楞之行 不分卷 西乡风土谈 新年在拉卜楞 新疆的新年 不分卷 拉卜楞寺与喇嘛生活 不分卷 拉卜楞番民的经济生活 不分卷 陕南游踪 不分卷 兰拉风光 漫谈新疆各种族 沙原三千里 不分卷 西北的民歌 拉卜楞藏族区民间文学举例 : 民歌 青海民歌(第一斑) 临洮的儿歌 湟中元宵社火 伊金霍洛与达尔扈特 五卷 新疆心影录 不分卷 回教徒对中国医药的贡献 不分卷 西北文学的整理与创造 不分卷 甘肃的一角 不分卷 青海纪略 不分卷 拉卜楞红教喇嘛的现状起源与各种象征 不分卷 蒙藏民族的历史概述 不分卷 青海的蒙旗 不分卷 汉人怎样的定居於卓尼番区 不分卷 (一名汉人怎样定居於卓尼番区) 蒙古佛教史 : 显明佛陀教宝之明灯 藏传佛教诸佛神像集 不分卷 (一名藏传佛教喇嘛神像集) 青海藏传佛教寺院碑文集释 不分卷 (一名青海藏传佛教碑文集注) 卓尼政教史 新刊权载之文集 五十卷 韦苏州集 十卷 李文 十八卷 (一名李文公集) 浣花集 十卷 空同集 六十六卷 苑落集 二十二卷 嘉靖癸未赵浚谷文集 十卷 (一名浚谷集)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