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历史人物 | 历史地名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 | 字体转换器 | 篆书识别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电子书下载 | 史部 | 诗部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字形演变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童蒙训 宋 吕本中

童蒙训 宋 吕本中
  欽定四庫全書    子部一
  童蒙訓        儒家類
  提要
  【臣】等謹案童蒙訓三卷宋呂本中撰本中有春秋集解已著録是書其家塾訓課之本也本中北宋故家及見元祐遺老師友傳授具有淵源故其所記多正論格言大抵皆根本經訓務切實用於立身從政之道深有所禆中間如申顔李潛田腴張琪侯無可諸人其事蹟史多失傳賴此猶可以考見大畧固不僅為幼學啟迪之資矣考朱子答呂祖謙書有舍人文所著童蒙訓極論詩文必以蘇黄為法之語此本無之其他書所引論詩諸說亦皆不見於書内故何焯跋疑其但節録要語而成已非原本然刪削舊文不過簡其精華除其枝蔓不應近語録者全存近詩話者全汰以意推求當時殆以商㩁學問者為一帙品評文章者為一帙有内編外編之分傳其書者輕詞華而重行誼但刻其半亦未可定也其書初刻於長沙龍溪譌舛頗甚嘉定乙亥婺州守邱夀雋重校刋之有樓昉所為跋後紹定己丑眉山李守郡得本於提刑呂祖烈復鋟木於玉山堂今所傳本即明人依宋槧翻雕行欵字畫一仍其舊最為善本今亦悉從之焉乾隆四十二年九月恭校上
  總纂官【臣】紀昀【臣】陸錫熊【臣】孫士毅
  總 校 官【臣】 陸 費 墀

  欽定四庫全書
  童蒙訓卷上      宋 呂本中 撰
  學問當以孝經論語中庸大學孟子為本熟味詳究然後通求之詩書易春秋必有得也既自做得主張則諸子百家長處皆為吾用矣
  孔子已前異端未作雖政有汚隆而教無他說故詩書所載但說治亂大㮣至孔子後邪說並起故聖人與弟子講學皆深切顯明論語大學中庸皆可考也其後孟子又能發明推廣之
  大程先生名顥字伯淳以進士得官正獻公為中丞薦之朝用為御史論新法不合罷去泰陵即位以宗正丞召未受命卒於家其門人共諡為明道先生先生嘗以董仲舒正其義不謀其利明其道不計其功為合於聖人仲舒之學度越諸子者以此故門人以先生學之所就以明道見其志焉
  小程先生名頤字正叔舉進士殿試不中不復再試元祐初正獻公與司馬溫公同薦遂得召用侍講禁中旋又罷去遂不復用紹聖中貶涪州元符還洛大觀間卒於家學者謂之廣平先生後居伊陽又謂之伊川先生二程先生自小刻勵推明道要以聖學為己任學者靡然從之當時謂之二程
  二程始從周茂叔先生為窮理之學後更自光大茂叔名敦頤有太極圖說傳於世其辭雖約然用志高遠可見也正獻公在侍從時聞其名力薦之自常調除轉運判官茂叔以啓謝正獻公云在薄宦有四方之遊於高賢無一日之雅
  張戩天祺與弟載子厚關中人關中謂之二張篤行不苟為一時師表二程之表叔也子厚推明聖學亦多資於二程者呂大臨與叔兄弟後來蘇昞等皆從之學學者稱子厚為橫渠先生天祺之為御史用正獻公薦也二程與橫渠從學者既盛當時亦名其學為張程云滎陽公年二十一【一本作十九】時正獻公使入太學在胡先生席下與伊川先生鄰齋伊川長滎陽公纔數歲公察其議論大異首以師禮事之其後楊應之國寶邢和叔恕左司公待制皆師尊之自後學者遂衆實自滎陽公發之也
  關中始有申顔者特立獨行人皆敬之出行市肆人皆為之起從而化之者衆其後二張更大發明學問淵源伊川先生嘗至關中關中學者皆從之遊致恭盡禮伊川嘆洛中學者弗及也
  伊川先生嘗識楊學士應之於江南常稱其偉度高識絶人遠甚楊學士是時猶未師伊川也
  安定胡先生之主湖州學也天下之人謂之湖學學者最盛先生使學者各治一事如邊事河事之類各居一齋日夕講究其後從學者多為時用蓋先生教人務有實效不為虚言也是時孫公莘老名覺顧公子敦名臨最為高弟
  正獻公之在侍從也專以薦賢為務如孫莘老覺李公擇常王正仲存顧子敦臨程伯淳顥張天祺戩等皆為一時顯人
  正獻公既薦常秩後差改節嘗對伯淳有悔薦之意伯淳曰願侍郎寧百受人欺不可使好賢之心少替公敬納焉
  滎陽公嘗說楊十七學士應之樂善少比聞一善言必書而記之滎陽公嘗書於壁云惟天子為能備物惟聖人為能備德應之遽取筆録記之
  楊應之勁挺不屈自為布衣以至官於朝未嘗有求於人亦未嘗假人以言色也篤信好學至死不變滎陽公嘗贈之以詩云獨抱遺經唐處士差強人意漢將軍應之元祐間用范丞相堯夫薦館職不就試除太學博士出為成都轉運判官有屬官與之辨論應之嘉其直即薦之朝其自成都召為校書郎有遠房舅在蜀中官滿貧不能歸應之盡以成都所得數百千遺之其自立如此
  邵堯夫先生受學於李挺之之才李之才受學於穆修伯長穆伯長受學於陳摶希夷其所傳先天之學具見於易圖與皇極經世故程伯淳作堯夫墓誌云推其源流遠有端緒震東方也巽南方也離南方之卦之類此入用之位如天地定位乾南而坤北山澤雷風水火相對即先天之位先生既沒其學不傳人能知其名而不知其用也嘗欲傳其學於伊川伊川不肯一日與伊川同坐聞雷聲問伊川曰雷從何方起伊川云從起處起蓋不領其意先生既沒元祐間諡康節
  邵康節以十二萬四千五百年為一會自開闢至堯時正當十二萬年之中數故先生名雍字堯夫名雍取黎民於變時雍也字堯夫取當堯時中數也四千五百年數未詳其居洛陽亦取天地之中
  邵康節居衛州之共城後居洛陽有商州太守趙郎中者康節與之有舊嘗往從之時章惇子厚作令商州趙厚遇之一日趙請康節與章同會章豪俊自許議論縱橫不知敬康節也語次因及洛中牡丹之盛趙守因謂章曰先生洛人也知花為甚詳康節因言洛人以見根橃而知花之高下者知花之上也見枝葉而知高下者知花之次也見蓓蕾而知高下者知花之下也如長官所說乃知花之下也章默然慙服趙因謂章先生學問淵源世之師表公不惜從之學則日有進益矣章因從先生游欲傳數學先生謂章須十年不仕宦乃可學蓋不之許也
  䖍州人李潛君行先生篤行自守不交當世年五十餘監泗州僧伽塔人弗知也右丞范公彞叟為發運使始深知之力薦於朝除太學博士校書郎紹聖中力求去知蘄州遂請老君行之學專以經書論語孟子為正舍此皆不取如七世之廟可以觀德則專守七廟其他言廟數不同者皆無取也昊天有成命郊祀天地也則是合祭天地無疑也其言南北郊其言圓丘郊禘異禮皆不取也其學簡而易明以行已為本不為空言東萊公與叔父舜從皆與之游
  君行先生嘗言學者當以經書論語孟子如秤相似以秤量衆說其輕重等者正也其不等者不正也
  田腴誠伯篤實士東萊公與叔父舜從之交遊也嘗從橫渠學後從君行游誠伯每三年治一經學問通貫當時無及之者深不取佛學建中靖國間用曾子開内翰薦除太學正崇寧初罷去
  誠伯叔父明之亦老儒也然專讀經書不讀子史以為非聖人之言不足治也誠伯以為不然曰博學而詳說之將以反說約也如不遍覽非博學詳說之謂
  徐積仲車先生山陽人小許牓登科初從安定胡先生學潛心力行不復仕進其學以至誠為本積思六經而喜為文詞老而不衰先生自言初見安定先生退頭容少偏安定忽厲聲云頭容直某因自思不獨頭容直心亦要直也自此不敢有邪心後因具公裳以見貴官又自思云見貴官尚必用公裳豈有朝夕見毋而不具公裳者乎遂晨夕具公裳揖母先生事母至孝山陽人化之
  先生嘗為文訓勵學者云仲車先生一日升堂訓諸生曰諸君欲為君子而使勞己之力費己之財如此而不為君子猶可也不勞己之力不費己之財諸君何不為君子鄉人賤之父母惡之如此而不為君子猶可也父母欲之鄉人榮之諸君何不為君子又曰言其所善行其所善思其所善如此而不為君子未之有也言其不善行其不善思其不善如此而不為小人未之有也元符三年滎陽公自和州謫居起知單州道過山陽因出過市橋橋壞墮水而不傷焉仲車先生年幾七十矣作我敬詩贈公云我敬呂公以其德齒敬之愛之何時己巳美哉呂公文在其中見乎外者古人之風惟賢有德神相其祉何以祝公勿藥有喜詩後批云前日之事橋梁腐敗人乘蹉跌而公晏然無傷固有神明隂相其德願為本朝自重生民自重
  熙寧初滎陽公監陳留税務時汪輔之居陳留恃才傲物獨敬重公橫渠先生聞之語人云於蠻貊之邦行矣於呂原明見之
  正獻公嘗稱滎陽公於張文潛云此子不欺闇室滎陽公之監陳留税也章樞密質夫楶知縣事雅敬愛公一日因語次暴陵折公公不為動質夫笑曰公誠厚德可服某適來相試耳
  元祐中榮陽公在經筵除司諫姚舍人輝中勔當制詞云道學至於無心立行至於無愧心若止水退然淵靜當時謂之實録建中靖國元年豐相之稷遷禮部尚書薦滎陽公自代詞云心與道潛【一作志以道寧】湛然淵靜所居則躁【一作里】人化聞風則薄夫敦
  滎陽公入大學時二十一歲矣胡先生實主學與黃右丞安中履邢尚書和叔恕同齋舍時安中二十六歲為齋長和叔十九歲安中方精專讀書早晨經書每授五百遍飯後史書可誦者百遍夜讀子書每授三百遍每讀書危坐不動句句分明和叔時雖少當世時務無不通曉當世人材無不徧知
  滎陽公教學者讀書須要字字分明仍每句最下一字尤要令聲重則記牢
  正獻公簡重清靜出於天性冬月不附火夏月不用扇聲色華耀視之漠然也范公内翰淳夫祖禹實公之壻性酷似公後滎陽公長壻趙仲長演嚴重有法亦實似公焉
  正獻公教子既有法而申國魯夫人簡肅公諱宗道之女閨門之内舉動皆有法則滎陽公年十歲夫人命對正獻公則不得坐命之坐則坐不問不得對諸子出入不得入酒肆茶肆每諸婦侍立諸女少者則從婦傍正獻公年三十餘通判潁州歐陽文忠公知州事焦伯強千之方從歐陽公學正獻公請伯強處書室命滎陽公從學焉其後正獻公罷歸京師請伯強同行歐陽公有送行詩所謂有能掇之行可謂仁者勇者也伯強性耿介不苟危坐終日不妄笑語每諸生有不至則召之坐面切責之不少假借滎陽公幼時正獻公與夫人嚴毅如此就師傅而得伯強其後有成非偶然也滎陽公嘗言中人以下内無賢父兄外無嚴師友而能有成者未之有也
  正獻公年三十餘通判潁州已有重名范文正公以資政殿學士知青州過潁來復謁公呼公謂之曰太博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歐陽永叔在此太博宜頻近筆研申國夫人在廳事後聞其語嘗舉以教滎陽公焉前輩規勸懇切出於至誠類如此也
  滎陽公嘗言世人喜言無好人三字者可謂自賊者也包孝肅公尹京時民有自言有以白金百兩寄我者死矣予其子其子不肯受願召其子予之尹召其子其子辭曰亡父未嘗以白金委人也兩人相讓久之公因言觀此事而言無好人者亦可以少愧矣人皆可以為堯舜蓋觀於此而知之
  滎陽公張夫人待制諱昷之之女也自少每事有法亦魯簡肅公外孫也張公性嚴毅不屈全類簡肅簡肅深愛之家事一委張公夫人張公幼女最鍾愛然居常至微細事教之必有法度如飲食之類飯羮許更益魚肉不更進也時張公已為待制河北都轉運使矣及夫人嫁呂氏夫人之母申國夫人姊也一日來視女見舍後有鍋釡之類大不樂謂申國夫人曰豈可使小兒輩私作飲食壞家法耶其嚴如此
  叔父舜從既與東萊公從當世賢士大夫游嘗訓子弟曰某幸得從賢士大夫游過相推重然某自省所為才免禽獸之行而己未能便合人之理也何得士大夫過相與耶因思前輩自警修省如此
  正獻公交游本中不能盡知之其顯者范蜀公司馬溫公王荆公劉原甫也滎陽公交游則二程二張孫莘老李公擇王正仲顧子敦楊應之范醇夫黃安中邢和叔王聖美也東萊公交游則李君行田明之田誠伯吳坦求陳端誠田承君陳瑩中張才叔龔彦和及彦和之弟大壯也
  張橫渠詩云若要居仁宅先須入禮門溫公作橫渠哀詞曰教人學雖博要以禮為先伊川先生云子厚以禮教學者最善先有所据守然則橫渠之教以禮為本也後程門高弟張繹思叔作伊川祭文云在昔諸儒各行其志或得於數或觀於禮學者趨之世濟其美獨吾先生淡乎無味得道之真死其乃已或得於數蓋指康節或觀於禮謂橫渠也
  明道作邵康節墓誌云昔七十子學於仲尼其傳可見者惟曾子所以告子思子思所以授孟子者爾其餘門人各以己之所宜者為學雖同尊聖人所因而入者門戶則衆矣況後此千餘歲師道不立學者莫知所從來獨先生之學為有傳也先生得之於李挺之挺之得之於穆伯長推其源流遠有端緒今穆李之言及其行事槩可見矣而先生醇一不雜汪洋浩大乃其所自得者多矣然而名其學者豈所謂門戶雖衆各有所因而入者歟語成德者昔難其居若先生之道就所至而論之可謂安且成矣觀此誌文明道所以處康節者無餘藴矣
  李公擇尚書嘗與滎陽公諸賢講論行已須先誠實只如書帖言語之類不情繆敬盡須削去如未嘗瞻仰而言瞻仰未嘗懷渴而言懷渴須盡去之以立其誠伊川嘗言今僧家讀一卷經便要一卷經中道理受用儒者讀書却只閑讀了都無用處
  顧公子敦内翰嘗語東萊公云學者須習不動心事緒之來每每自試久久之間果能不動則必自知曰我不動矣由此觀之前輩所以自立非徒然也
  陳瑩中右司嘗言學者須常自試以觀己之力量進否易曰或躍在淵自試也此聖學也
  紹聖中顧公子敦被謫過京師東萊公與叔父往見之子敦再三講論行已如何云守至正以俟天命觀時變以養學術
  劉公待制器之嘗為本中言少時就洛中師事司馬公從之者二年臨别問公所以為學之道公曰本於至誠器之因效顔子之問孔子曰請問其目公曰從不妄語始器之自此專守此言不敢失墜後任磁州司法吳守禮為河北轉運使嚴明守法官吏畏之吳與器之尊人有舊相待頗異衆器之不以為喜一日有人告磁州司戶贓汙於轉運使者吳親至磁州欲按其事召器之至驛舍堂中器之心不喜曰常時相待少異我已自不喜況今召我至堂中人得無疑我乎吳因問司戶贓汙如何器之對曰不知吳因不悦曰與公有契所以相問何不以誠告明日吳閲視倉庫召司戶者謂曰人訴爾有贓本欲來案爾今劉司法言爾無之姑去且謹視倉庫俟北京回倉庫不如法必案無疑也於是衆方知器之長者然器之心常不自快曰司戶實有贓而我不以誠告吾其違司馬公教乎後因讀楊子云君子避礙通諸理然後意方釋然言不必信如此而後可
  器之嘗為予言當官處事須權輕重務合道理毋使偏重可也夫是之謂中因言元祐間嘗謁見馮當世宣徽當世言熙寧初與陳暘叔呂寶臣同任樞密暘叔聰明少比遇事之來迎刃而解而呂寶臣尤善稱停事每事之來必稱停輕重令必得所而後已也事經寶臣處畫者人情事理無不允當器之因極言稱停二字最吾輩當今所宜致力二字不可不詳思熟講也寶臣蓋惠穆公也
  楊應之學士言後生學問聰明強記不足畏惟思索尋究者為可畏耳
  伊川先生言人有三不幸少年登高科一不幸席父兄之勢為美官二不幸有高才能文章三不幸也
  近世故家惟晁氏因以道申戒子弟【一非能以道訓戒子弟】皆有法度羣居相處呼外姓尊長必曰某姓第幾叔若兄諸姑尊姑之夫必曰某姓姑夫某姓尊姑夫未嘗敢呼字也其言父黨交遊必曰某姓幾丈亦未嘗敢呼字也當時故家舊族皆不能若是
  頃見陳瑩中與關止叔沼與滎陽公書問其言前輩與公之交遊必平闕書云某公某官如稱器之則曰待制劉公之類其與已同等則必斥姓名示不敢尊也如曰游酢謝良佐云此皆可以為後生法
  張才叔庭堅專務以直道進退不求苟得君子創業垂統為可繼也若夫成功則天也才叔之學蓋主於此張思叔因讀孟子志士不忘在溝壑勇士不忘喪其元慨然有得蓋能守此則無不可為之事
  後生學問且須理會曲禮少儀儀禮等學洒掃應對進退之事及先理會爾雅訓詁等文字然後可以語上下學而上達自此脱然有得自然度越諸子也不如此則是躐等犯分陵節終不能成孰先傳焉孰後倦焉不可不察也
  呂與叔嘗作詩曰文如元凱徒稱癖賦若相如止類俳惟有孔門無一事只傳顔氏得心齋
  橫渠讀詩詩云置心平易始知詩楊丈中立云知此詩則可以讀三百篇矣
  韓公持國維閑居潁昌伊川先生常自洛中往訪之時范右丞彝叟純禮亦居潁昌持國嘗戲作詩示二公云閉門讀易程夫子清坐焚香范使君顧我未能忘世味綠尊紅芰對西曛
  龔殿院彦和夬清介自立少有重名元祐間僉判瀛州與弟大壯同行大壯尤特立不羣曾子宣帥瀛欲見不可得一日徑過彦和邀其弟出不可辭也遂出相見即為置酒從容終日乃去因題詩壁間其兩句云自慙太守非何武得向河間見兩龔近日貴人如曾子宣之能下士亦難及也紹聖中彦和為監察御史未能去大壯力勸其兄早求罷彦和遂去大壯不幸早卒雖彦和之弟實畏友也
  李君行先生自䖍州入京至泗州其子弟請先往君行問其故曰科場近欲先至京師貫開封戶籍取應君行不許曰汝䖍州人而貫開封戶籍欲求事君而先欺君可乎寧緩數年不可行也
  正獻公幼時未嘗博戲人或問其故公曰取之傷廉與之傷義
  滎陽公嘗言孫莘老李公擇之為友友也
  滎陽公嘗言呂吉甫嘗稱李公擇有樂正子之好善滎陽公嘗言所在有鄉先生處則一方人自别蓋漸染使之然也人豈可以不擇鄉就士哉
  侯叔獻者少有聲名熙寧初屢來求見正獻公滎陽公因為公言叔獻可比趙清獻正獻深不以為然云趙清獻自守一世方成就如此【一作方做到此地位】後生有多少事豈可便比前輩既而叔獻果建水事求進
  姜潛至之仁宗朝老儒先生也不喜人作詩云招悔吝損心氣
  明道先生嘗至禪寺方飯見趨進揖遜之盛嘆曰三代威儀盡在是矣
  正獻公為樞密副使年六十餘矣嘗問太僕寺丞吳公傳正安詩已之所宜修傳正曰毋敝精神於蹇淺滎陽公以為傳正之對不中正獻之病正獻清淨不作為患於太簡也本中後思得正獻問傳正時年六十餘矣位為執政當時人士皆師尊之傳正公所奬進年纔三十餘而公見之猶相與講究望其切磋後來所無也滎陽公獨論其問答當否而不言下問為正獻公之難蓋前輩風俗純一習與性成不以是為難能也
  正獻公每時節必問諸生有何進益
  滎陽公嘗言少時與叔祖同見歐陽文忠公至客次與叔祖商議見歐陽公敘契分求納拜之語及見歐陽公既敘契分即端立受拜如當子姪之禮公退而謂叔祖曰觀歐陽公禮數乃知吾輩不如前輩遠矣

  童蒙訓卷上
  欽定四庫全書
  童蒙訓卷中      宋 呂本中 撰
  本中嘗問滎陽公曰兄弟之生相去或數日或月十日其為尊卑也微矣而聖人直如是分别長幼何也公曰不特聖人直重先後之序如天之四時分毫頃刻皆有次序此是物理自然不可易也
  滎陽公為人處事皆有久長之計求方便之道只如病中風人口不能言手不能書而養疾者乃問所欲病者既不能答適足增苦故公嘗教人每事作一牌子如飲食衣裳寒熱之類及常所服藥常所作事【常所服藥如理中圓之類常所作事如梳頭洗手之類及作某親等書】病者取牌子以示人則可減大半之苦凡公為人處事每如是也
  王尚書敏仲古每事必為人求方便之道如河朔舊日北使經由州郡每北使將至民間假貸供張之具至煩擾敏仲奉使即言之朝乞令河朔人使經由處皆支官錢置什物儲之别庫專待人使自此河朔無復假貸之擾矣王公臨事每如此也
  滎陽公與諸父自少官守處未嘗干人舉薦以為後生之戒仲父舜從守官會稽人或譏其不求知者仲父對詞甚好云勤於職事其他不敢不慎乃所以求知也本中往年每侍前輩先生長者論當世邪正善惡是是非非無不精盡至於前輩行事得失文字工拙及漢唐先儒解釋經義或有未至後生敢略議及之者必作色痛裁折之曰先儒得失前輩是非豈後生所知楊十七學士應之兄弟晁丈以道規矩最嚴故凡後生嘗親近此諸老者皆有敦厚之風無浮薄之過
  前輩士大夫專以風節為己任其於褒貶取予甚嚴故其所立實有過人者近年以來風節不立士大夫節操一日不如一日夏侯旄節夫京師人年長本中以倍本中猶及與之交崇寧初召任諸州牧授學制既朌即日尋醫去後任西京幕官罷任當改官以舉將一人安惇也不肯用卒不改官浮沈京師至死不屈唐丈名恕字處厚崇寧初任荆南知縣新法既行即致仕不出者幾三十年范丈正平子夷忠宣公之子忠宣公當國子夷是時官當入遠不肯用父恩例卒授遠地後為祥符尉當紹聖初與中貴人爭打量地界與辨曲直不屈得罪去劉丈跂斯立蹈【闕】 皆丞相莘老子登高科以文學知名仕州縣自處約甚人不知其為宰相子也汪革信民政和間諸公熟聞其名除國子博士欲漸用之竟辭不受謝逸無逸臨川人州郡欲以八行薦堅却之凡此諸公皆卓然自立一時不愧古人爾來流俗不復以此為貴矣
  韓魏公留守北京有幕官每夜必出遊宴同官皆欲譖之慮公不聽一日相約至日晚見公議急事乞召幕官久之不至衆方欲白公所以公佯驚曰某忘記早來某官嘗白某早出見一親識矣其寛大容人之過如此又嘗久使一使臣求去參選公不遣如是數年使臣怨公不遣則白公某參選方是作官久留公門止是奴僕耳公笑屏人謂曰汝亦嘗記某年月日私竊官銀數十兩置懷袖中否獨吾知之他人不知也吾所以不遣汝者正恐汝當官不自慎必敗官爾使臣愧謝公之寛弘大度服人如此
  崇寧初本中始問楊中立先生於關止叔止叔稱楊先生學有自得有力量嘗言常人所以畏死者以世人皆畏死習以成風遂畏死耳如習俗皆不畏死則亦不畏死也凡如此皆講學未明知之未至而然
  東萊公嘗言凡衆人日夕所說之話如趙丈仲長諸公都無此話也衆人所作之事如楊公應之李公君行諸公都不做衆人做底事也
  李公公擇每令子婦諸女侍側為說孟子大義
  唐充之廣仁每稱前輩說後生不能忍詬不足以為人聞人密論不能容受而輕泄之者不足以為人
  陳公瑩中閩人也而專主北人以北人而後可以有為南人輕險易變必不可以有為
  待制叔祖都不說夢云既妄也何用說為
  明道先生嘗語楊丈中立云某作縣處凡坐起等處並貼視民如傷四字要常觀省又言某常愧此四字明道先生言人心不同各如其面所不同者皆私心也至於公則不然
  陳公瑩中言人之為惡雖至於謀反大逆若有一念悔心使臨刑之際說我悔也便須赦他便須用他
  滎陽公嘗言後生初學且須理會氣象氣象好時百事是當氣象者辭令容止輕重疾徐足以見之矣不唯君子小人於此焉分亦貴賤壽夭之所由定也
  滎陽公嘗言朝廷奬用言者固是美意然聽言之際亦不可不審若事事聽從不加考覈則是信讒用譖非納善言也如歐陽叔弼最為靜默自正獻當國常患不來而劉器之乃攻叔弼以為奔競權門器之號當世賢者猶差誤如此况他人乎以此知聽言之道不可不審也崇寧初滎陽公謫居符離趙公仲長諱演公之長壻也時時自汝隂來省公公之外弟楊公諱瓌寶亦以上書謫監符離酒税楊公事公如親兄趙公事公如嚴父兩人日夕在公側公疾病趙公執藥牀下屏氣問疾未嘗不移時也公命之去然後去楊公慷慨獨立於當世未嘗少屈趙公謹厚篤實動法古人兩人皆一時之英也饒德操節黎介然確汪信民革時皆在符離每公疾病少間則必來見公而退從楊公趙公及公之子孫游焉亦一時之盛也趙公每與公子弟及外賓客語但稱滎陽公曰公其尊之如此楊公與他人語稱滎陽公但曰内兄或曰侍講未嘗敢字稱也蓋滎陽公中表惟楊氏兄弟盡事親事長之道可為後生法
  滎陽公為郡處令公帑多蓄鰒魚諸乾物及筍乾蕈乾以待賓客以減雞鴨等生命也
  徐仲車先生畜犬孳生至數十不肯與人人或問之云不忍使其毋子相離
  孫丈元忠學士朴正獻公所薦館職也嘗為本中言某嘗對侍講譏笑程正叔一日侍講責某云正叔有多少好事公都不說只揀他疑似處非笑他何也某因釋然心服後不敢復深議正叔今世之士如孫丈之服義亦少有也侍講謂滎陽公也
  滎陽公嘗言少年為學唯撿書最有益才撿便記得精便理會得子細
  又


国学迷 雲谷瑣錄一卷 儀禮釋宮增注一卷 妙吉祥室詩鈔十三卷 七家試帖輯注彙鈔九卷 [同治]安仁縣志三十六卷首一卷末一卷 清秘堂帖 [同治]湘鄉縣志二十三卷首一卷末一卷 中西聞見錄不分卷 江南鐵淚圖新編 文信國公集二十卷首一卷 積學齋叢書二十種六十三卷 直齋書錄解題二十二卷 耕道獨德齋吟稿六卷附雜文一卷 醫學五則五卷 湖海樓叢書 淮軍平捻記十二卷 清朝柔遠記二十卷 十三經註疏三百三十三卷 洪度集一卷 中庸衍義十七卷 開礦器法十卷 楊勇慤公奏議十六卷首一卷 閑閑老人滏水文集二十卷附錄一卷 清朝賬紀五卷 刊謬正俗八卷 燕堂詩稿一卷 孫真人海上方一卷附疟疾三方一卷痢疾三方一卷經驗良方保命延生種子戒期一卷 湘綺樓全集三十卷 魏書一百十四卷 樓外樓訂正妥注第六才子書六卷首一卷 啟秀軒詩鈔二卷浣青吟稿一卷 春秋人名同名錄一卷 十更十點青陽地 西洋倫理學史要二卷 金元明八大文選八種 澹餘詩略三卷 宋元舊本書經眼錄三卷附錄二卷 巢經巢詩鈔九卷後集四卷 通鑑宋本校勘記五卷通鑑元本校勘記二卷 從野堂存稿八卷首一卷末一卷外集一卷 國史館列傳稿不分卷 藥繪圖十回 本草綱目五十二卷首一卷圖三卷 近事叢殘四卷 棗林雜俎不分卷 普天忠憤集十四卷 水東日記四十卷 巢經巢集 李氏文集十八卷 國史紀聞十二卷 鶴徵錄八卷首一卷 唐荆川集六卷 楊升菴先生批點文心雕龍十卷 有正味齋駢文二十四卷 夢窗詞四卷補遺一卷劄記一卷 續方言新校補二卷 普天忠憤集十四卷 說文解字十五卷 各樣痧癥神效方 古唐詩合解十二卷 御龍子集二_範守己撰.djvu 御龍子集三_範守己撰.djvu 御龍子集四_範守己撰.djvu 御龍子集五_範守己撰.djvu 御龍子集六_範守己撰.djvu 御龍子集七_範守己撰.djvu 御龍子集八_範守己撰.djvu 御龍子集九_範守己撰.djvu 御龍子集十_範守己撰.djvu 御龍子集十一_範守己撰.djvu 御龍子集十二_範守己撰.djvu 御龍子集十三_範守己撰.djvu 御龍子集十四_範守己撰.djvu 御龍子集十五_範守己撰.djvu 御龍子集十六_範守己撰.djvu 御龍子集十七_範守己撰.djvu 御龍子集十八_範守己撰.djvu 御龍子集十九_範守己撰.djvu 御龍子集二十_範守己撰.djvu 御龍子集二十一_範守己撰.djvu 御龍子集二十二_範守己撰.djvu 御龍子集二十三_範守己撰.djvu 御龍子集二十四_範守己撰.djvu 御龍子集二十五_範守己撰.djvu 御龍子集二十六_範守己撰.djvu 御龍子集二十七_範守己撰.djvu 御龍子集二十八_範守己撰.djvu 御龍子集二十九_範守己撰.djvu 李於田詩集一_李化龍撰.djvu 李於田詩集二_李化龍撰.djvu 李於田詩集三_李化龍撰.djvu 李於田詩集四_李化龍撰.djvu 李於田詩集五_李化龍撰.djvu 李於田詩集六_李化龍撰.djvu 郊居遺稿一_沈懋學撰.djvu 郊居遺稿二_沈懋學撰.djvu 郊居遺稿三_沈懋學撰.djvu 郊居遺稿四_沈懋學撰.djvu 郊居遺稿五_沈懋學撰.djvu 郊居遺稿六_沈懋學撰.djvu 郊居遺稿七_沈懋學撰.djvu 快雪堂集一_馮夢禎撰.djvu 快雪堂集二_馮夢禎撰.djvu 快雪堂集三_馮夢禎撰.djvu 快雪堂集四_馮夢禎撰.djvu 快雪堂集五_馮夢禎撰.djvu 快雪堂集六_馮夢禎撰.djvu 快雪堂集七_馮夢禎撰.djvu 快雪堂集八_馮夢禎撰.djvu 快雪堂集九_馮夢禎撰.djvu 快雪堂集十_馮夢禎撰.djvu 快雪堂集十一_馮夢禎撰.djvu 快雪堂集十二_馮夢禎撰.djvu 快雪堂集十三_馮夢禎撰.djvu 快雪堂集十四_馮夢禎撰.djvu 快雪堂集十五_馮夢禎撰.djvu 快雪堂集十六_馮夢禎撰.djvu 快雪堂集十七_馮夢禎撰.djvu 快雪堂集十八_馮夢禎撰.djvu 快雪堂集十九_馮夢禎撰.djvu 快雪堂集二十_馮夢禎撰.djvu 快雪堂集二十一_馮夢禎撰.djvu 快雪堂集二十二_馮夢禎撰.djvu 快雪堂集二十三_馮夢禎撰.djvu 快雪堂集二十四_馮夢禎撰.djvu 快雪堂集二十五_馮夢禎撰.djvu 快雪堂集二十六_馮夢禎撰.djvu 快雪堂集二十七_馮夢禎撰.djvu 快雪堂集二十八_馮夢禎撰.djvu 快雪堂集二十九_馮夢禎撰.djvu 快雪堂集三十_馮夢禎撰.djvu 快雪堂集三十一_馮夢禎撰.djvu 快雪堂集三十二_馮夢禎撰.djvu 快雪堂集三十三_馮夢禎撰.djvu 周海門先生文錄一_周汝登撰.djvu 周海門先生文錄二_周汝登撰.djvu 周海門先生文錄三_周汝登撰.djvu 周海門先生文錄四_周汝登撰.djvu 周海門先生文錄五_周汝登撰.djvu 周海門先生文錄六_周汝登撰.djvu 周海門先生文錄七_周汝登撰.djvu 周海門先生文錄八_周汝登撰.djvu 周海門先生文錄九_周汝登撰.djvu 東越證學錄一_周汝登撰.djvu 東越證學錄二_周汝登撰.djvu 東越證學錄三_周汝登撰.djvu 東越證學錄四_周汝登撰.djvu 東越證學錄五_周汝登撰.djvu 東越證學錄六_周汝登撰.djvu 東越證學錄七_周汝登撰.djvu 東越證學錄八_周汝登撰.djvu 東越證學錄九_周汝登撰.djvu 東越證學錄十_周汝登撰.djvu 東越證學錄十一_周汝登撰.djvu 東越證學錄十二_周汝登撰.djvu 張可菴先生書牘一_張棟撰.djvu 張可菴先生書牘二_張棟撰.djvu 張可菴先生書牘三_張棟撰.djvu 張可菴先生書牘四_張棟撰.djvu 張可菴先生書牘五_張棟撰.djvu 張可菴先生書牘六_張棟撰.djvu 張可菴先生書牘七_張棟撰.djvu 張可菴先生書牘八_張棟撰.djvu 張可菴先生書牘九_張棟撰.djvu 張可菴先生書牘十_張棟撰.djvu 詹養貞先生文集一_詹事講撰.djvu 詹養貞先生文集二_詹事講撰.djvu 詹養貞先生文集三_詹事講撰.djvu 梅谷莊先生文集一_莊履豐撰.djvu 梅谷莊先生文集二_莊履豐撰.djvu 梅谷莊先生文集三_莊履豐撰.djvu 梅谷莊先生文集四_莊履豐撰.djvu 梅谷莊先生文集五_莊履豐撰.djvu 梅谷莊先生文集六_莊履豐撰.djvu 梅谷莊先生文集七_莊履豐撰.djvu 梅谷莊先生文集八_莊履豐撰.djvu 梅谷莊先生文集九_莊履豐撰.djvu 梅谷莊先生文集十_莊履豐撰.djvu 瑞陽阿集一_江東之撰.djvu 瑞陽阿集二_江東之撰.djvu 不念旧情 不怀好意 不恤人言 不恶而严 不悱不发 不情之誉 不惜一切 不惜本钱 不惜血本 不惭屋漏 不惮强御 不愧不作 不懂装懂 不成一事 不成方圆 不战而溃 不才之事 不拔之志 不拔之柱 不拔之策 不拘常次 不拘文法 不拘禁忌 不挑之祖 不探虎穴,安得虎子 不揪不采 不攻自拔 不教之教 不敢掠美 不敢旁骛 不敢自专 不敢造次 不敢问津 不明真相 不易之典 不易之分 不易之地 不易乎世 不是冤家不碰头 不暇应接 不期修古 不朽之勋 不朽之芳 不根之论 不根持论 不次不宠 不次之图 不次之迁 不欺室漏 不正之风 不此之图 不死之药 不毁之制 不汲汲于富贵 不法之徒 不法古不修今 不法常可 不测之智 不测之诛 不测风云 不清不白 不爽累黍 不牧之地 不理不睬 不甘后人 不留痕迹 不疼不痒 不痒不痛 不痴不聋,不做家翁 不相违背 不相闻问 不瞽不聋 不矜不盈 不矜而庄 不知丁董 不知世务 不知其子视其父 不知其所以然 不知其详 不知头脑 不知底细 不知所从 不知所言 不知权变 不知死所 不知疼痒 不知端倪 不知纪极 不知肉味 不知薡蕫 不知虚实 不知贵贱 不知轻重缓急 不祥之征 不祥之木 不私其利 不竞南风 不管一二 不管不顾 不紧不慢 不终之药 不绝若线 不羁之士 不羁之民 不習水土 不耕而食,不织而衣 不耕而食,不蚕而衣 不耻最后 不胜其任 不胜其苦 不胜杯酌 不胜桮杓 不脩边幅 不腆之仪 不腆之酒 不臣之心 不自由,毋宁死 不蔓不支 不虚此行 不见棺材不掉泪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