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古今图书集成 | 历史人物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索引 | 字体转换器 | 篆书识别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电子书下载 | 哈佛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字形演变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草木子 明 叶子奇

草木子 明 叶子奇
  欽定四庫全書     子部十
  草木子        雜家類三【雜說之屬】提要
  【臣】等謹案草木子四卷明葉子奇撰子奇有太元本旨已著録考子奇所著諸書有範通元理二卷詩十六卷文二十卷本草醫書節要各十卷齊東野語三卷又餘録若干卷紀元季明初事最詳今惟太元本旨及此書存此書黄衷序云二十二篇鄭善夫序又云二十八篇正德丙子其裔孫溥以南京御史出知福州重刻之約為八篇曰管窺曰觀物曰原道曰鉤元曰克謹曰雜志曰談藪曰雜俎每二篇為一卷即此本也善夫序又云舊本今纂為四野語今纂為二併曰草木子則似此四卷已合野語為一書然四卷二卷當為六卷不當為八卷野語今無别本無由質其異同莫之詳也子奇學有淵源故其書自天文地紀人事物理一一分析頗多微義其論元代故事亦頗詳核惟賈魯勸托克托開河北水田造至正交鈔求禹河故道功過各不相掩子奇乃竟斥之為邪臣則不若宋濓元史之論為平允也書前有子奇自序題戊午十一月乃洪武十一年即子奇罷巴陵主簿逮繋之歲此書蓋其獄中所作云乾隆四十二年八月恭校上
  總纂官【臣】紀昀【臣】陸錫熊【臣】孫士毅
  總校官【臣】陸費墀

  欽定四庫全書
  草木子目録
  卷一
  管窺篇
  觀物篇
  卷二
  原道篇
  鈎玄篇
  卷三
  克謹篇
  雜制篇
  卷四
  談藪篇
  雜俎篇
  草木子原序
  洪武戊午春有司以令甲於二月望致祭於城隍神未祭羣吏於後竊飲猪腦酒縣學生發其事吏懼凂衆為之言别生復言於分臬余適至學亦以株連而就逮幽憂於獄恐一旦身先朝露與草木同腐實切悲之因思虞卿以窮愁而著書左丘以失明厥有國語馬遷以腐刑厥有史記是皆因憤難以攄其思志庶幾托空名於天地之間也圄中獨坐閑而無事見有舊籖簿爛碎遂以瓦研墨遇有所得即書之日積月累忽然滿卷然其字畫糢糊畧辨而已及事得釋歸而續成之因號曰草木子萬一後之覽者犧尊而青黄以文之未可知也棄而為溝中之斷亦未可知也容詎必之乎故語才識之高下理義之淺深雖不敢比倫於數子出於窮愁疾痛而用心則一也千慮一得尚期窮理者擇焉洪武十一年歲次戊午冬十一月二十又七日括蒼龍泉靜齋葉子奇世傑序
  欽定四庫全書
  草木子卷一      明 葉子奇 撰管窺篇
  天始惟一氣爾莊子所謂溟涬是也計其所先莫先於水水中滓濁歷歲既久積而成土水土震蕩漸加凝聚水落土出遂成山川故山形有波浪之勢焉於是土之剛者成石而金生焉土之柔者生木而火生焉五行既具廼生萬物萬物化生而變化無窮焉
  洪範五行之生成以微著為漸次蓋以數言之也水火氣也故微木金形也故著四行莫不待土以生成焉其質最大故居後蓋土所以成始而成終者也
  南北二極所以定子午之位歷家因二極而立赤道所以定卯酉之位北極瓜之蔕也南極瓜之攢花處也赤道瓜之腰圍也指南針所以通二極之氣也
  赤道為天之腰圍正當天之濶處黄道自是日行之道月之九道又自月行之道也
  天度本無廣少之分由渾法分天而有斜長之處始分廣少
  天如勁風旋轉局大塊於中吾恐日月星辰之上則愈高愈清愈勁愈光明而無窮矣或人見天裂處見其霞光閃爍於此足以知之矣
  崑崙天下山之頂也廼天下山之至高處山之起勢處其東面中原也所以江淮河濟水皆東流也其西面西域諸國也自流沙以西水皆西流也南自吐蕃兩廣水皆南趨也北即沙漠又天下岡脊至高之處直北虎林至海都木鉢子田地地勢又逐漸而低水皆北流南視隂山之地反為極南之境矣以此觀之地形如一亭子中高而四方下崑崙乃其結頂處四下之簷乃四方之國土考其流水可見必皆會同於四海
  天以氣言故無窮地以形言故有盡
  天陽宗故日最盛是以日常員而月則缺也地隂宗故水最盛是以水常滿而火則伏也
  天主神地主鬼神主伸鬼主屈伸主聚屈主散此二者所以生萬物死萬物之大端也
  包含徧覆無非天也天包水水承地地載萬物
  天南為陽北為隂地北為陽南為隂對待之理也山以南為陽北為隂水以北為陽南為隂亦對待之理也天動而無靜亘古亘今無息也地靜而無動亦亘古亘今無息也此天地之道所以為物不貳也及其生物益久莫知其所以然而然也故不測焉
  空即天也自地而上無非空也即天也地間亦有動時亦氣動之耳
  天依形地附氣天地自相依附康節之言盡之矣天道不以理言則歸於幻妄耳
  天之生物匪物物刻而雕之也而世之善雕刻者莫能及此其所以為妙也
  天地得其位則萬物莫不循其常也一或有失則為灾為妖為亂矣
  天裂時火光現陽精之極也地裂時泉水溢隂精之盛也
  天為陽宗故風火在上地為隂統故水土在下
  地為隂故火隱而不現擊石有火至剛而後生也兩木相摩則火至動而後生也剛動皆陽也
  有形無聲木石也有聲無形雷霆也有形有聲人物也無形無聲鬼神也
  冬屬水而一陽巳生於冬夏屬火而一隂巳生於夏此水火之所互根也春木秋金而非隂陽始生之月此金木之所以不互根也
  金者石中之精液水出石中故曰金生水也
  素問樞式曰水自西而東流也西金位也故曰金生水亦一說也
  水生於北方隂位而陽巳生火生於南方陽位而隂巳形故水火互根也木生於陽方陽時金生於隂方隂時而隂陽無所生故金木不互根也
  火日外光照影在外金水内明照影在内陽施而隂受之理也月亦受光於日而含内影而照物亦影在外者光盛於金水也
  火陽根隂離中虚也水隂根陽坎中滿也於卦象亦可見也
  火外明而内暗根隂也水外暗而内明根陽也二物之象亦可見也
  聖人作八卦以之配五行水火純乎氣者也而無所雜故各以坎離一卦配金木土有隂陽剛柔之質故各以二卦配之乾剛金兌柔金震陽木巽隂木艮高土坤卑土
  邵子曰日食月以精月食日以形是以君子用智小人用力此見君臣之理也
  又曰月受日之光不受日之精相望中弦則光為之食甚矣精之不可以二也竊料太陽乃火之精其氣亦類於人間之火也火正當氣燄之上必有黑暈觀之燈燭可見星家謂之闇虚想即此也受光則稍偏受精則正對以月正對此黑暈之中所以食也
  月食時辰多天下見之其分數皆同日食時辰少天下見之其分數皆不同由日食月以精其所虧之分其明全盡所以天下皆同也月食日以形其虧之分正當其下則分數同及側遠望之則分數或少或多所以天下多不同也日之食月闇虚之精大故食時辰多月之食日其形小故食時辰小
  月食隂抗陽而不勝猶可言也日食隂掩陽而勝之不可言也是以春秋書日食而不書月食詩云此月而食則為其常彼日而食於何不臧即取此義
  列宿所以定經天之體七曜所以布四時之政
  彗星之生在東則西指在西則東指由其從日生也此其常又有東西偏掃者又其變也
  太白史或書晝見或書經天蓋巳時當丙位則為經天以其當君禍尤大也其餘方位則止書晝見也
  康節邵子曰天書夜常見日見於晝月見於夜而半不見星半見而半不見尊卑之等也天為父日為子是以天左旋而日右行也日為夫月為婦是以日東生而月西出也可謂因象而及理矣
  列星之為象也在朝象官在人象事在野象物各因其變而占焉
  日月星辰天之四象水火土石地之四象康節言土石而不言木金蓋木乃土之華金乃石之精也是知康節皆以體數言也
  風雨雲霧雷天之用也吹噴嘘呵呼人之用也天人一理也但有小大之差耳
  風露能生物亦能殺物順隂陽之氣也
  風陽也故其氣清通而無形雲隂也故其氣昏濁而可見
  邵子推雨風露雷而分水火土石曰水雨霖火雨滴土雨濛石雨雹水風温火風熱土風和石風冽水霧黑火霧赤土霧黄石霧白水雷火雷虩土雷連石雷靂五星在天高則景小低則景大素問安然
  雪寒在上故高山多雪霜寒在下故平地多霜
  日在地時多故地熱而井水寒也日在地上時少故地寒而井水温也
  地居天之中地平不當天之半地上天多地下天少是以日出落時見日大近人也日中天時見日小遠人也日初出時見日大宜當熱而尚寒凉者隂凝而陽未勝也日中天時見日小宜寒凉而反漸暖漸熱者陽積盛而隂巳消也申未熱愈於午者陽尤積盛故也
  廣海冬熱由冬日南行正當戴日之下故熱朔北夏寒夏日雖北行朔北直當隂山之背處日光斜及故寒由此觀之南北寒熱亦由於日也
  日為衆陽之宗故其暖熱之氣皆出乎日也凉寒則日氣之不及處爾日漸長故暖日極長則熱矣日漸短故凉日極短則寒矣暖則陽氣之盛也而極則斯熱凉則隂氣之盛也而極則斯寒
  隂脅陽而為雹沴氣也隂凝而未盡勝陽則為霰正氣也是以春秋書雹而不書霰以人事驗之沸湯以器密盛之沈於寒泉則氷此雹之理雪積而日炙之先必為後此霰之理也
  康節云世有温泉而無凉火蓋隂能從陽陽不能從隂也此說固然乃常理也然北方蕭山亦有凉火也山川之氣積為列星光芒輝焕精之盛也精耗神竭於是乎有隕星
  星自天横飛而過則為流自下復上則為奔自上而下則為隕
  星隕精氣竭也川竭水脈絶也山崩地脈絶也當其所主之地則為災海水不潮亦水脈絶也
  海潮天地之喘息也天有晝夜故潮有朝汐隨月進退從其類也
  晝長則多熱晝短則多寒寒熱進退皆由於日也月滿則潮盛月虧則潮衰潮汐進退皆由於月也
  嶺外録江浙之潮自有定候欽廉之潮則朔望大潮謂之先水日止一潮謂之小水瓊海之潮半月東流半月西流潮之大小隨長短星不係月之盛衰豈不異哉世間特一陽氣之周流爾陽氣不及之處則為隂觀之姤復之理可見
  斗一南而萬物生一北而萬物死日一北而萬物生一南而萬物死斗日互行而成歲功也
  斗隨天而左旋故一日而進一度日退天而右轉故一日而不及天一度斗日一周而成一歲也
  二十八宿萬古不移所以定天之體而分十二宫也日一月而徧一宫月一月而徧十三宫而復追及於日而成一月也
  月因日而有晦朔弦望而道疾不由日而由孛也五星却因日而有遲留伏逆
  日與天會為歲月與日會為月日行地盤一位為時至於刻乃歷家自細分之耳每時刻八刻六分刻之二共成一百刻也刻分初正由子午中分天運蓋子初四刻猶屬本日正四刻始作明日筭也由銅漏刻之於籖故有刻之名也
  歲日與天會法也月日與月會法也日日與度會法也時日與辰會法也故時有十二日有三十月有十二歲有三百六十
  晦朔弦望皆因於日也晦月與日會全無光也朔會而復蘇也弦有上下相去四分天之一也望則相對相去四分天之二也
  每時計九十日每節計四十五日每氣一十五日每候計五日故候有七十二日氣有二十四節有八時有四各為三百六十也
  氣盈於三百六十五朔虚於三百五十四合氣盈朔盈而閏生焉
  十九年七閏而氣朔分齊而特餘三時爾是為一章也七十六年為一蔀凡為四章四三一十二【合三時之數】復得全日一【關十二時為一日】一章該二百三十五朔一蔀該九百四十朔故以二百三十五關為三時以九百四十關為一日是以合四章而為一蔀故四三一十二而朔亦無餘分也
  歲日與天會之法也以節氣為定年月與日會之法也以朔望為定故年必以元旦歲則有后先也交於立春時有春夏秋冬風有東西南北是亦風氣一周而成一歲也然恒風不應而有休廢之氣是則時政之失而廢天常也於是而有風角之占焉
  歲差法見天道自古及今日漸不同也歷家但拘常而推所以誤焉隨時修改以與天合元歷得之矣
  觀物篇
  天生萬物有色聲香味使無目耳鼻口以收攝之則天地之工或幾於熄矣故色為之目聲為之耳香為之鼻味為之口此天人之所以交也人則得其正者也物則偏焉此其所以靈於萬物也如蠅攻臭穢鴟鴉嗜鼠麋鹿食薦蝍蛆甘帶數者孰知天下之正味哉至於義理則惟心可以通之人則可以貫全體物則局於一偏也物之偏者如蜂蟻君臣虎狼父子雎鳩有别豺獺報本是也然人稟其氣之濁且塞者則亦有偏者也惟聖賢則全
  夫人形之所以生也必資於精氣血三者精之榮以鬚氣之榮以眉血之榮以髮形之所以立也必資於筋骨肉三者骨之餘也齒筋之餘也爪肉之餘也
  手陽也故指長足隂也故指短上陽下隂人也猿猴四手皆陽也故輕捷而在上猪狗四足皆隂也故奔突而在下
  邵子曰形統於首神統於目氣統於唇
  人陽物之靈也故能化火龍隂物之靈也故能化水動物本諸天所以頭順天而呼吸以氣植物本諸地所以根順地而升降以津故動物取氣於天而乘載以地植物取津於地而生養以天善乎素問之言曰出入廢則神機化滅升降廢則氣立孤危無不出入無不升降器有小大數有遠近蓋謂此也
  動物本諸天而體則温植物本諸地而體則冷隂陽之謂也
  素問又曰根於内者命曰神機神去則機息根於外者命曰氣立氣止則化滅亦指動植之物而言之啓玄子皆以為人血氣之變殊失其旨矣
  人順生草木倒生禽獸横生大抵草木之性情不如禽獸之性情禽獸之性情不如人之性情
  大抵人則女麗而艶禽則雄綵而文獸則不甚相較也此造物為之制也歟
  植物去皮則死氣在外也動物傷内則死神在中也物有貴賤乎曰有也胎生者九竅卯生者八竅是胎生貴於卵生也卵而陸生目能開閉卵而濕生者則不能矣是陸又貴於濕矣化生者非胎非卵隨氣化而成其為物益微矣是濕又貴於化生也此動物有此四種之異也曰植物亦以此而推之可乎曰可也夫草木可挿而活者胎生類也以實而產者卵生類也荷芡濕生也芝菌化生也此植物亦有四種之異也雖然號物之數謂之萬不可勝窮也不分而異不免乎四者之異欲合而同須究其一原之同此學者所當思也
  鱗䖝皆卵生也獨海鯊胎生故其為魚也最巨
  佛氏以胎卵濕化四者窮推萬類之生生又以有無色想六者窮推萬類之情識蓋有色是有牝牡之屬鳩鴿是也無色是無雌雄之屬螺是也若有想是為蠶為蛾時也若無想是為蛹為蟻時也若非有想若非無想此物又極微極細其情識在乎恍惚渺茫之間如人身之積䖝似卵白似血片似動非動似生非生之屬是也佛氏論說生類可謂窮深極微矣
  胎生者眼胞自上而瞑卵生者眼胞自下而暝濕生者眼無胞也常不瞑也故不寐化生者眼無竅惟有黑點爾又其微也蛤蚌則無目也益末矣
  䖝魚之子與草木之子一生即千百者以其為物至微至賤也
  草木一荄之細一核之微其色香葩葉相傅而生也經千年而不變其根幹有生死其神之傅初未嘗死也傅花接菓當接傅之上則為是花是菓當接傅之下或有斷折及其萌蘖再出則為元花元菓此見造物之主宰處
  物之氣類萬古不移此主宰所以謂之帝也
  草木一核之微而色香臭味花實枝葉無不具於一仁之中及其再生一一相肖此造物所以顯諸仁而藏諸用也
  世謂海棠無香西蜀潼川府路所屬昌州而海棠獨有香故昌州號曰海棠香國州治前有香霏閣每花或二十餘葉香氣醲郁
  世間萬物無不生䖝木水土之中生䖝至多固其常也至於火中生䖝則火鼠也極南方有之其毛以為火浣布而大南雞亦食火也隂山以北積雪歷世不消其中生蛆其大如瓠北人謂之雪蛆味極甘美張子和醫者著儒門事親書言見民家一鐵鍋底上起一鐵泡鎚破有一紅䖝其走如飛其嘴至硬是金鐵中亦有䖝也邵康節云魚水族也䖝風族也故䖝皆由風化尋常榛栗之類外殻完固而䖝已長於腹中豈是外物遺種當由風化使然
  江之水族如揚子大江族類各有所限江蠏至潯陽則少鰣魚至鴨欄磯則少麵條魚惟城陵磯冬至前後始有之其理猶鸜鵒不踰濟貉踰淮而死當由地氣使然世間小䖝如一絲半粟之細以至目不可辯而手足頭目動靜食息無不皆具此可以見天命之流行無一之或遺無微之不入
  喘蝡之䖝多蛾生也翹蛸之物多水䖝生也
  蟲風族也魚水族也介䖝石之族也是以螺蠣多附於石從其類也
  甲䖝木之族也螢腐草生也車羊腐木生也皆食於草木而附於草木亦從其類也
  林棲之羽似葉草宿之毛似草亦從其類也
  蝤蠐蚯蚓土族也故土居而土食
  礜石蠶食之則肥鼠食之則死氣感各異也
  鱗䖝有蟄龍蛇是也羽䖝有蟄鶯燕是也毛䖝有蟄黄鼠是也介䖝有蟄龜鱉是也夫蟄物又造物減其半功也故其用不能全
  石决明海中大螺也生於南海崖石之上海人泅水取之乘其不知用手一撈則得苟其覺知雖用斧鑿亦不脱矣
  南海中秋有月則蚌胎生珠無月則否也
  雉善聽狼善視狐善疑駱駞善知泉象善知地虚實澣布以灰濯錦以魚洗金以鹽
  馬蹄圓為陽牛蹄拆為隂馬之卧也起則自前足牛之卧也起則自後足
  隂鳥之飛也頭縮而足伸陽鳥之飛也頭伸而足縮牛雖有耳而聽以鼻龜雖有鼻而息以耳
  邵子曰陸生之物水中必具猶形之於影也巨於陸者水中必細細於陸者水中必巨今試推之魚飛鳥類也【鳥翼長魚鬐短鳥尾長魚尾短鳥頭小魚頭大餘倣此推之】龍蝘蜓類也蠏蜘蛛類也蝦蠶類也石虱類也石蠶蠶類也龜鱉甲䖝類也螺螄胎生類也鼉蜮走類也蛙黽倮䖝類也計必有海人嘗聞海賈云南海時有海人出形如僧人頗小登舟而坐至則戒舟人寂然不動少頃復沈水否則大風翻舟又大金時有龍見燕京舊塘濼手托一嬰兒如少年中官狀紅袍玉帶略無畏怖之容經三時始没由此觀之水亦有人類也但幽明相隔不可相知耳觀温太真牛渚燃犀事理亦可見
  疥有䖝予嘗使明視者針而得之其大不能以半粟也詳細察之有觜黝然有足纎然有背隆然善止善行且蹤且横嘗竊計其為䖝也人之膚革完全也必非外物能遺之種因人氣血之不和乃化而生焉及其既生也能好也能畏也能就也能避也能饑也能飽也能動也能靜也能佚也能勞也能吸也能嘘也八竅之具神機之用未始有一之不足者焉未始有一之不能者焉於此可以觀性命之理矣於此可以觀造化之妙矣雖然是其形也有大小也是其理有大小乎世必有能辯之者
  魚有骨在内者有骨在外者有多骨者有少骨者有無者萬不同也然其所同者蓋水也草木之葉有大者有小者有長者有短者有厚者有薄者有圓者有匾者有尖者有䰄者有花鏤者亦萬不同也然其所同者均含生意也茲可以求萬物之一原者乎
  鷹鸇能摶鴐鴈而反受逐於鶺鴿非其力不及也智不及也崖鶻能摶鶬鷺而不能得飛鴿非其飛不能及也不能頡頏也由此觀之物皆以智相制不獨以力也物有相資以生者璅蛣腹蟹也物有相待以動者水母目蝦也
  凡物得氣之盛者必有異於物龍之異以骨故能吸氣精龜之異以殻故可卜而先知犀之異以角故孕星蚌之異以珠故胎月麝之異以臍故香可通關鹿之異以角又獨皮裹而可補食獺之異以肝故月生葉而可祛瘵猩猩之異以血故可染物而不渝又能知往也玳瑁之異以甲故可器鯊魚胎生也其異以皮故可鞘麟角鳳觜也其異以膠可以續斷弦以至象以牙翠以羽魚以魫是皆有異於物而得氣之盛者也故聖人之生也得五行秀中之至秀者焉其必有異於人也歟
  有物命一物一命也有國命萬民一命也一物一命物之自生自死是也萬民一命屠城坑卒是也此說聞之莆陽鄭先生厚云
  或問之草木子曰物固有知乎曰有之知乎知不知乎不知曰物固有能乎曰有之能乎能不能乎不能曰物固有知而不能能而不知者乎曰有之瞽者無以與乎文章之觀固嘗知文章矣痿者無以與乎康莊之途固嘗知康莊矣曰固有知而不可得而知能而不可得而能者乎曰有之也且之知也之能也知者不自能知也有知知能者不自能能也有能能蓋語不能顯默不能藏可以意授不可以言傳也
  水魚不瞑土䖝不息
  鴈順隂陽而南北魚順隂陽而上下鶯燕虵蛙順隂陽而出入
  鰷浮水面鮠沈水底鯽游水中
  有雌而無雄其名大腰龜鱉是也有雄而無雌其名細腰蜂蠆是也
  物性可齊乎曰不可也曰何也子獨不見乎物有直行者狗馬是也有曲行者虵蚓是也有横行者郭索是也有却行者夔踵考也有兩頭行者率然是也有屈伸行者尺蠖是也有動其脅腹縮縮循行者蝡之蟲是也是固然矣聞以有翼飛者矣得非鷹鸇乎聞以有翼而不飛者矣得非鴨鵞乎未聞以無翼飛者焉然亦有之龍與螣虵是也是其形既異不能不與之變豈非形動而天隨者乎之諸蟲也又何知
  夫物之植者有然乎曰有之有有葉有枝者松柏是也有有葉無枝者荷芡是也有無葉有枝者木賊是也有無葉無枝者豨苓茯苓馬勃是也不獨此也固亦有有花有實者有如桃李乎亦有有花無實者有如菊萱乎亦有無花無實者有如蕨薇乎然則豈無有實而無花者焉固有其物也且此物也可以衣被生靈有大功於天下獨與羣物異也而人莫得而知之
  蚤至微也天地生之以食人人至靈也天地生之以食萬物雖然人能食物又能理物故可與天地參焉中冷泉錫器盛之則漏是水之至精者也昆吾之刀可以切玉是金之至精者也沈香遇水即沈是木之至精者也金剛鑽可以鑽石是石之至精者也故物之至精者必有異乎物以此推之物之精者水有金有木有石有物既皆有之人獨無乎哉人之精也者聖人也
  鶴糞可以化石成塵龜尿可以和墨寫字入石蟾酥可以潤玉可割是皆氣物之相感制
  飛之至高者鶴也鵠也天鵝也鷹鸇也餘皆下風也萬物既生如是形矣其為技也有不待教而後能且鳥也百舌合百舌而成一舌故善變聲啄木舌端有棘針故善取蠧鸚鵡舌似人故能言一受其成形故不待教而後能
  妙矣哉造物之生羣動也隨大隨小無不各自取足焉無所待於外也是故夔一足也人兩足也馬四足也蜘蛛六足也螃蠏八足也蝍蛆四十足也蚿百足也帶無足也無者不資於多而後行多者不見其多而反遲於行動其天機不言而喻多者不見其為有少者不見其為無故曰惟䖝能䖝惟䖝能天
  轎人馬也鋤人牛也舟人魚也
  牛觝角馬蹄齧天也絡馬首穿牛鼻人而天也莊子盡歸之人非也
  莊子曰百昌皆生於土皆歸於土此土者所以始萬物而終萬物者也
  觀物者所以玩心於其物之意也是故於草木觀生於魚觀自得於雲觀閑於山觀靜於水觀無息

  草木子卷一
  欽定四庫全書
  草木子卷二      明 葉子奇 撰原道篇
  堯舜傳心以中周孔論易以元武箕作範以極孔曾傳道以一思孟語德以誠皆聖賢講道會要之總名所以為傳心之典也
  易上經氣化之始也故首乾坤下經形化之始也故重咸恒
  在易則渾然一理在人則湛然一心以是心感以是理應故問焉而以言其受命也如響莫測其所以然之妙也
  乾取象於龍以其具天之用也坤取象於牝馬以其行地無疆也
  中國得詩書之傳通之者始知其人世古今四夷之國耳目有所不及皆不能知尚同洪荒之世也
  春秋刑書也易筮卜書也春秋言人事易言天道天人之道一也莊子曰易以道隂陽春秋以道名分
  春秋魯國之史也因一國以見天下綱目天下之史也因天下以存諸國
  春秋書日有食之綱目止書日食從省文也
  禮有容樂有聲聲陽也容隂也聲容交而天地熹合矣大抵樂惟取其和後世樂多悲壯所以不善
  古人云心和則形和形和則氣和氣和則聲和聲和則天地之和應之矣今之世安得知禮樂大意之人與之論禮樂情文之盛哉
  古人定律呂以考中聲迨今罕得其真莫若因古人之遺器庶得其聲之近若今道家金鐘玉磬及琴笙塤箎之屬皆古之遺器也以協其聲使與革木之類毋相奪倫諒必得中和之調豈不勝於致詳致荒而甘用世俗之樂也
  俗樂多胡樂也聲皆宏大雄厲古樂聲皆平和
  歌調且因今之曲調而諧之以雅辭庶乎音韻和而歌意善則得矣毋但泥古而廢之而長用胡樂也
  古之父子爵既不同禮即異數由此推之祭古人自宜用禮器祭今人自宜用今器使各安其性也庶免生乎今之世反古之道為失
  周子曰樂聲淡則聽心平樂辭善則歌者慕故風移而俗易也妖聲艶辭之化人也亦然此不易之確論也孟子謂今樂猶古樂救時之論也
  綱目真經世之大典也
  綱目有湯武之時者三秦新隋皆以大義絶之夫人得而討之也故書兵起而不書叛
  書莽大夫揚雄死所以病揚子也然為莽大夫者不知其幾不書又所以因貶而見褒也
  書大丞相帥師伐魏所以正統也書晉處士陶潛卒特書以褒之所以賢之也
  書唐五王為武三思所殺譏五王之失刑也書周太師中書令瀛王馮道卒任之重者責之深也
  或問伊尹耕於有莘之野以樂堯舜之道答曰耕破一犁春雨蓋言對時育物之心樂而得其所也
  孔門問仁夫子答之各不同雖各因其材而篤焉正夫子之泛應曲當處用各不同所謂貫也然仁乃仁體之一歟
  天下歸仁朱子訓歸為與字或者淺其說愚謂苟人克己行一事合天理問之家而準問之鄉而準問之國而準問之天下而準所謂天下莫不與也由此言之放之天而準放之地而凖放之古而凖放之今而凖放之東海而凖放之西海而凖放之南海而凖放之北海而凖考諸三王建諸天地質諸鬼神百世以俟聖人而不繆不悖無疑不惑者也此則與字可通之理也若謂克己天下皆囿於吾仁之中如呂與叔克己齋銘云洞然八荒皆在我闥讀之氣象雖豁然可喜事理則茫然無據浴沂氣象見聖賢超然於萬物之表逍遙脫洒處又曰即此便是堯舜氣象何也曰飯糗茹草若將終身及為天子若固有之何有一毫滯礙
  說文以步戌為歲此附會秦以建亥為水正之說也然實非也歲自當以夏時為正
  大學乃設教之書朱子則憂百家之亂治中庸乃傳道之書朱子獨憂二氏之亂真深玩序文可見
  大學六先字所以逆推其工夫之端緒七后字所以順推其效驗之次序
  格物是夢覺關誠意是人鬼關
  程子曰涵養須用敬進學則在致知朱子曰存之於端莊靜一之中以為窮理之本窮之於學問思辨之際以致盡心之功可謂知行兩進矣
  孝弟慈三者大學之言達道知仁勇三者中庸之言達德也達德所以行達道也
  恂慄威儀是明明德之止於至善親賢樂利是言新民之止於至善至善乃大學一書之標的曾子傳心之要也
  正心章不言私之害公邪之害正蓋意既誠自無私邪之雜矣惟恐人於忿懼好患等意思留滯在心而不能察及其應物遂至於欲動情勝用之所行每過於分數不能不失其平也
  平天下章反覆以用人理財兩者為說蓋用得其人則上下皆安財得其理則大小皆足此天下所以平也其要在於絜矩則上下大小皆平矣
  中庸是直指人心見性之書中和是就人心上指示中庸是就人事上指示費隱是就人物上指示心統性情事兼德行物通彼我
  心之虚靈知覺虚是能包萬事萬物之理靈是能通萬事萬物之理知是識其理之所當然覺是悟其理之所以然
  中者不偏不倚無過不及天然之體也庸者亘古亘今不遷不變當然之道也
  天命實理之原也性其在物之實體道其當然之實用而教也者又因性道之實而品節之也
  朱子言天以隂陽五行化生萬物氣以成形而理亦賦焉猶命令也此蓋本太極圖之說而約言之也
  道不可離由其自本自根無物不有無時不然也戒懼是存養工夫是於至靜之中存天理之本然是致其致中之功也謹獨乃省察工夫是於情動之時遏人欲於將萌是致其致和之功也
  君子致中和而成位育之功者此道通乎上下天子有天下之天地萬物諸侯有一國之天地萬物大夫有一家之天地萬物庶民有一身之天地萬物由其分有崇卑故其功有大小
  吾之心正則天地之心亦正是致中之功效也吾之氣順則天地之氣亦順是致和之功效也
  中和以性情言之中庸以德行言之費隱又以人物兼觀之此理之無乎不在信手拈來頭頭皆是吁其妙矣乎
  中對和則中為靜而和為動故止以不偏不倚釋之中對庸則庸為常而中則該動靜二義故以不偏不倚無過不及而並言之故曰中庸之中實兼中和之義費隱是在人在物上看此理因用以原體見此理之無物不在也鬼神就無形無影上看此理由微而驗顯見此理之無物不體也
  人物明而可見故先說費而後說隱鬼神幽而難知故先言微而後言顯
  人之為道而遠人子思言此之時佛氏之教未入中國已慮其絶人倫去人事始謂之辨道矣其慮可不謂遠已乎
  喪服自期已下諸侯絶大夫降此自周公制此貴貴之禮也蓋諸侯之貴大夫不得以屬籍通故大夫不得屬戚君也
  郊社所以祀天地是天子之職宗廟所以祭祖先是子孫之職祭必受福職之所當也淫祀無福職之所不當也
  至誠是由此道之極其實至聖是造此理之極其至故曰至誠之道非至聖莫能知至聖之德非至誠莫能為盡性致中也盡人物之性致和也經綸大經致和也立天下之大本致中也贊天地之化育是以人而參贊之是聖人猶與天為二知天地之化育是於天道有默契焉是聖人與天為一
  私意自蔽則局乎其小矣故不廣大私欲自累則卑乎其汚矣故不高明
  祖述憲章是道貫乎古今上律下襲是道該乎穹壤如天淵尚有彼此之别則聖人尚與天為二其天淵更無彼此之别則聖人乃與天為一
  或問浩然之氣答曰一片花飛減却春蓋言浩然是無虧欠時也
  慾是不能集義剛是浩然之氣
  孟子言勿正勿忘此養氣之節制也正是用心大過忘是不用心
  孟子夜氣之說是水静而清時浩然之氣是水盛而大時
  高不可貶卑不可抗道有定體也語不能顯默不能藏道無定形也
  周子曰無極而太極無極是無有方體就萬物統體言之太極是會其要領就一物根柢言之無無極則太極無所本無太極則無極無所寓
  太極圖性命書也西銘理一分殊之義也四勿箴由中應外制外養中之訓也
  無思也無為也寂而不動先天也感而遂通天下之故後天也先天體也後天用也先天惟湛然一理耳至後天始有形象之可言先天是未用也至後天始入用爾易是已入用之書故多說剛柔少說隂陽
  無思虚之極無為靜之篤虚則理明靜則性定隂陽絪緼吾以觀其始正其命
  天有風雨雲霧雷人有吹噴嘘呵呼天地是大萬物萬物是小天地
  地沖氣所以能生萬物也沖氣所以為和也
  隂陽合一存乎道仁智合一存乎聖内外合一存乎誠虚所以具衆理靈所以應萬事不昧所以為明也知者心之神明寂而常覺動而常定非不動不靜也溥萬物而無容心焉可也欲盡流注其可得乎
  明天地之性者不可惑以神怪知萬物之情者不可罔以非類此君子所以貴窮理也
  鬼者人之影死者生之終
  誠天道性天德
  善者萬理之縂名也性者萬理之全體也仁者萬理之全德也孔門傳道以仁大學言道以善中庸原道以性誠者理之實元者善之長一者數之始中者物之心極者理之至皆聖賢論道之極則也
  人心是根於氣耳目口鼻之欲是也道心是原於理仁義禮智之性是也
  新故事物為之今古也得失人事為之存亡也治亂世運為之變更也
  古今分於一息人物同於一原
  因粗而精因畧而詳此古今之用智而得其正也因精而拙因詳而荒此古今之用智而失其中也
  程子曰不必以既屈之氣復為方伸之氣或者指游魂之變為輪逥未之思也
  張子曰風雷有象不疾於心所謂潛天而天潛地而地也心【闕】見聞不弘於性所謂人能弘道非道弘人也横浦之學以覺為性曰覺之一字衆妙之門是止認智為性金谿之學曰收歛精神自作主宰有何欠缺至於私欲未為病纔涉於思即是害事全似告子
  臨川之學分心跡為内外内面是精外面是粗故托佛老之似以亂孔孟之真假仁義之言以濟功利之實洓水之學可謂博極羣言純乎實踐
  金華之學之於濓洛也可謂金石相宣已
  永康之學以漢唐皆王道純以事功言也
  南浦之學其視紫陽猶孟子之於孔子也
  永嘉之學之於濓洛也可謂步則步者矣
  許魯齋北方之學者未能或之先也劉靜脩次之用之則行於留侯武侯見之舍之則藏於靖節康節見之古惟有此二人才德及之可以當此言也
  相近之性兼乎氣性善之性純乎理
  荀子曰性者惡也為善者偽也杞柳桮棬之喻也揚子曰人之性善惡渾性無分於善不善猶水之無分於東西之說也達摩云我見佛性云何佛性作用是性生之謂性之說也蘇氏曰善惡皆出於性而非性之所有胡氏曰善不足以言性孟子道性善猶佛氏善哉善哉蓋贊歎之辭即性無善無不善之說也韓子說性有三品即性有善有不善之說也後世諸說紛紜縱横孟子當時已一一加辨可見儒書之不可無孟子
  今之道教近乎楊今之釋教近乎墨
  丹經言鼎爐是安身立命也採藥是收精歛神也火候是操存之意也沐浴是日新之功也抽添是勤怠之節也
  佛言離一切物别有自性不知人外無道道外無人也佛氏謂一切衆生種種幻化皆生如來圓覺妙心譬如從空而有幻花雖滅空性不壞此東坡言性之本旨也離物而言性此佛氏所以淪於空寂捨器而言道此老氏所以溺於虚無故大學之始教所以不出於民生日用彞倫之外也
  東土初祖曰人性本善不假勤苦修行直下便是此則彌近理而大亂真矣
  歐陽公云佛氏怕死故每以寂滅無生為說老氏貪生故每以返老還童為說惟安時處順哀樂不能入者惟至爾
  鈎玄篇
  易卦自下而上其植物之象乎玄家自上而下其動物之象乎動物本乎天植物本乎地此易玄之所以不同者也
  歐陽子曰易六爻之文占辭也大衍之數占法也凡欲為君子者學聖人之言欲為占者學大衍之數
  陳希夷玉鑰匙白法即周易圓圍之象也以二至而為之主冬至順而夏至逆姤復之道也逆順之道依乎日司馬温公之潛虚五十五行其象以丨為原□為□□為本□為鑛□為基具五生數也以丅為委□為焱□為末□為雙□為冢具五成數也以吉凶臧否平定其占以旺相休囚死推其理
  天地之間至堅惟金石爾金有時而銷石有時而泐至堅且然而况於人乎故知神仙可以久生而不可以長生
  雲雷雨雪皆至半空風則薄乎天愈高愈勁
  風雲雷雨天也蠢動草木地也莫不有聚莫不有散以成變化死生之道聚皆屬之陽散皆屬之隂隂陽天地之大經也
  霖雨既霽閑雲在天皆神化之糟粕矣
  陽道日變而日生隂道日變而日消陽之變也有形隂之化也無跡一切生聚者陽之長也一切散敗者隂之消也
  張子曰太虚不能無氣氣不能不聚而為萬物萬物不能不散而為太虚循是出入是皆不得已而然也知此可以言生死之理矣可以生順死安矣
  造化無全功巧其音者拙其羽豐其實者嗇其花方言各不相通也所以傳其意通其義則一也
  善乎賈生之言曰天地為爐兮造化為工隂陽為炭兮萬物為銅或化為人兮又何足患或化為物兮又何足由此推之理之常然者固莫論其理之變者莫可得而曉也如月令雀入大水為蛤是羽䖝化為甲䖝也田鼠化為鴽是毛䖝化為羽䖝也松樹化為老人無情化為有情也婦人望夫化為石有情化為無情也牛哀化為虎江夏王氏之母浴於川化為黿没於深淵漢末馬生人名馬異亡入於胡後漢劉聪后劉氏生一虵一猛獸各傷人而走慕容燕時有女子化為男宋徽宗時有婦人生鬚度為女道士有男子生子蓐母不能收更七人而逸凡此者造物游氣變化紛擾不可得而測也其常變之兆禎孽之萌各有所主焉
  山則本同而支異水則原異而委同地理也天下同歸而殊途一致而百慮人事也
  五德王天下之說於運祚脩短本無所損益或謂水德王則刻深其刑以應之則害於道矣
  知人帝王之盛節三代而下漢高為最昭烈次之光武唐太宗伯仲間爾
  正誼不謀利明道不計功董子可謂得先難後獲之旨矣語尤明快
  胡氏曰會人物於一身萬物異形而同體通古今於一息百王異世而同符此所以本諸身徵諸庶民考諸三王而不謬建諸天地而不悖質諸鬼神而無疑百世以俟聖人而不惑者也
  張子曰賢才出國將昌子孫才族將大家國皆然也成立之難如升天從善如登也覆墜之易如燎毛從惡如崩也
  詳於刑者有法外之遺姦秦皇是也坑儒生而得劉項工於數者有術中之隱禍魏武是也殺楊脩而得司馬懿
  化國之日舒以長由其事簡也亂國之日短以促由其事繁也事繁則長日如短事簡則短日如長諺云閑覺日偏長是也或者謂有道之國日行上道而長遂加賦於民欺矣哉
  仁人之詘國將亂也小人得位亦國將亂也是以漢之黨錮唐之朋黨宋之奸黨三黨興天下遂至於衰亡矣窮理須是用心自有悟處管子曰思之思之又重思之思之不已鬼神將告之非鬼神告之也乃精氣之極也玩是視之精索是求之至
  詩者不發其胸中湮鬱之氣則暢其心下喜樂之情故以出於自然者為工不以流於巧麗者為富
  易於近者非知言者也諺云心不負人面無慚色即浩然之氣配義與道也又曰偷人膽失即行有不慊於心則餒矣
  舉世皆夢也夢夢也不夢亦夢也夢乎夢不夢乎不夢是故得失蕉鹿也物我蝴蝶也榮枯黄粱也
  夢之大端二想也因也想以目見因以類感
  南人不夢駞北人不夢象缺於目所不見無想也諺云南人不夢駞北人不夢象缺於所不見也蓋寤則神舍於目寐則神棲於心蓋目之所見則為心之所想所以形於夢也
  因馬而念車因車而念蓋因類而感也
  不聞聞聞不聞聞聞不聞不聞不聞聞從真起應聞不聞攝應遂真聞聞感而遂通不聞不聞湛然常寂色香臭味天之所生也耳目鼻口人之所具也目知色耳知聲鼻知臭口知味此四者天人之相交也使無耳目則聲色又烏用生之哉則造化或幾乎熄矣此天地之所以善藏其用也至於心則又所以具此理而應此事者也宰制四者於中而各聽命焉此其所以官天地役萬物者也故並於兩間而為三
  木皆中實也而娑羅樹則中空竹皆中空也而廣藤則中實此皆因地而反生其類也
  物之有形有聲者人畜是也有聲無形者雷霆是也有形無聲者木石是也無形無聲者此體物而不可遺者也學者所當思也程子曰鬼神於若有若無之間斷遣得去則知之矣邵子曰鬼者人之影也
  野人鋤地蚯蚓中斷兩頭俱跳此時安身立命在何處乎曰尸居餘氣兩頭俱脱曰打虵斷尾時如何曰末去而本猶存也曰斷頭時如何曰本去則末不存矣曰立命豈無其所乎曰有之存乎神神去則機息矣
  儒佛言性之旨譬之明珠均之為蚌生也儒謂珠由内出生於蚌胎佛謂珠由外入寄在蚌胎儒本諸天佛由諸己此學者當辨其理也
  生順死安而無容心焉至矣彼語寂滅者往而不返告子義外之論是於事上分内外却不知心不可以内外分也
  事外無道道外無事故事愈近而道愈切莊子曰哀莫大於心死而形死次之誦之令人有生意
  盗賊至為不道矣人苟面稱之為盗則勃然而怒可見其羞惡之心未嘗忘也
  夷狄華夏之人其俗不同者由風氣異也狀貌不同者由土氣異也土美則人美土惡則人惡是謂之風土冬至用陽遁順行九宫夏至用隂遁逆行九宫從天道也天道日也
  歲必三百六十五日零三時而交春月必三十日丑時二刻而交節此天道常行之數也日與天會法也歷家分一日八刻於十二時每時該八刻六分刻之二術家欲取時之上四刻天之清氣故以八千四維配之而成二十四位
  五行相生父子之道也相克君臣之道也毗和兄弟之道也配合夫婦之道也相得朋友之道也
  八字不易之定體二運流行之妙用不易所以定平生流行所以定時下
  星術以七曜四餘定所遇得失以太陽定立命以太隂定立身以百年定行限以生克制化定人吉凶夀夭多有驗者此亦可以見人身各具一乾坤也
  術家以十二肖配十二辰每肖各有不足之形焉如鼠無牙牛無齒虎無脾兎無唇龍無耳蛇無足馬無膽羊無神猴無臀雞無腎犬無腸猪無筋人則無不足也又以十二肖同類之屬分隂陽配為二十八星禽如虎則豹配是也每辰二禽四正之辰三禽
  近世卜者多用京氏易以納甲配干支以生克配六親以時日配六神以八宫定世應于以推人吉凶休咎成一家之言然與古易絶不相通矣亦以見易道無所不通矣
  差穀古有其說也其法最畧古惟有剛柔二日内事用柔日外事用剛日及漢用寶義制伐德五日其法以六十甲子以上下生克推之猶未離乎二氣五行也及唐百忌歷行其拘忌愈繁隂陽愈亂吉凶愈無憑也惑世誣民於斯為甚識者取其昭然有理者可也不必盡法也
  乘數陽息也歸數隂消也息所以進消所以退此隂陽之理見乎數也
  兵家遁法即白法也開休生三吉門開即六白休即一白生即八白
  耶律楚材以生克制化論五星郭去非以戰鬭伏降刑衝破合論三命皆臻其理也
  為老氏之學者其術多稔便有為我意思其高處是清虚
  莊子曰雞鳴犬吠人莫不聞知不能以意億其所自化又不能以意逆其所將來精至於無倫大至於不可圍莊子曰道在秕稗在瓦礫在尿溺每况愈下蓋以道無乎不在也
  關尹喜曰瞻之在前忽焉在後用之彌滿太虚廢之莫知其所亦非有心者所能得遠亦非無心者所能得近廣成子曰無視無聽抱神以靜形將自正養氣此語最精
  鶡冠子曰賤生於無所用中流失船一壺千金賤亦有時而貴不見當亂之世金章紫綬照耀奴臺之軀乎自釋迦拈青蓮華迦葉呵呵微笑自此示機直至達磨說出能作能用即是佛性此即教外别傳更無别旨自此禪宗皆祖此
  釋氏掃去財色直截無為其行超絶至高易以動人故以寂滅為樂也徇生執有者物而不化故以長生為樂也張子曰二者雖有間以言乎失性則均也
  佛居大地之隂西域也日必後照地皆西傾水皆西流也故言性以空孔子居大地之陽中國也日必先照地皆東傾水皆東流也故言性以實意者亦地氣有以使之然歟佛得性之影儒得性之形是以儒以明人佛以明鬼
  佛氏以性為自底不涉於天不知於何處求天以山河大地為幻妄有時破壞不知於何處求地以四大為假合本來非有不知於何處求人
  佛氏之徒曰無生者是畏死之論也老之徒曰不死者是貪生之說也死生天地之常理畏者不可以苟免貪者不可以苟得也
  禪宗一達此旨便為了此一大事公案只知能作用者便是更不論義理所以疏通者流於恣肆固滯者歸於枯槁
  禪宗止一悟為功如曰隨緣放蕩任性逍遙但盡凡心别無聖解
  律師有佐据禪師無撈摸
  達磨曰作用是性變現俱該沙界收攝在一微塵佛氏於性宗功夫深老氏於命宗工夫深
  輪逥舉世皆言之可見佛教入人之深也此理能窮造化之理者始足語之
  飛昇有乎曰此必有術不可得而測也必也至人能之乎然天上實無着處
  大藏經云四句乃實句義句法句淍句也
  大般若經云四數乃數分筭分計分喻分也
  草木子卷二
<子部,雜家類,雜說之屬,草木子>
  欽定四庫全書
  草木子卷三      明 葉子奇 撰克謹篇
  禹貢曰攻山取銅鐵鑿地數百丈銷隂之精地藏空虚不能含氣出雲水旱之災未有不由此也
  智襄子為美室士茁曰高山峻原不生草木松柏之下其土不肥今土木勝臣懼其不安人也室成三年而智氏亡【此造室太大之占也必凶】
  伯陽父曰陽伏而不能出隂迫而不能烝於是有地震是陽失其所而鎮於隂也昔伊洛竭而夏亡河竭而商亡三川竭岐山崩而周亡其國不過十年數之紀也隂變則靜者動陽蔽則明者晻
  師曠云歲欲豐甘草先生【薺也】歲欲苦苦草先生【葶藶也】歲欲惡惡草先生【水藻也】歲欲旱旱草先生【蒺䔧也】歲欲雨雨草先生【藕也】歲欲病病草先生【艾也】歲欲流流草先生【蓬也】秦符堅出師武庫刀鎗自鳴遼主天祚親征阿骨打刀鎗皆放光宋童貫出師約夾攻大遼無故忽失二認旗其後兵皆敗衂
  至正未亂之先江浙大雨忽有二魚落省臺上蓋鱗介失所之象也卒為兵禍在昔晉時亦有是異
  元劉太保遷元京北城取居庸關水入城冀稍潤其土然亦不及百年禍變亦作豈地數有限而致然耶易曰消息盈虚與時偕行天道也孟子曰天下之生久矣一治一亂人事也管輅曰土地悠長尚有興衰之運地理也由今監古氣化盛衰人事得失未嘗不相因豈徒然哉
  至正初揚子江一夕忽竭舟檝皆閣於途中露有錢貨無數蓋是累年覆舟之遺物也人爭取之潮至輒走潮退復然亦有走不及而渰死者如是累日江復安流識者曰此江嘯也其後果先失江南
  昔元戊寅年間荆州分域有鬼夜叫云苦也苦幾時泥到襄陽府居人皆聞之而不見其形及早視之凡樹木不論大小皆用泥和狗猪毛離根一二尺泥之至樹分枝處則止後又改叫云苦也苦幾時泥到成都府蓋古今未聞之異也
  元至正丙戌冬日色如血
  昔至正六年當天下正升平司天監奏天狗星墜地血食人間五千日始於楚遍及齊趙血食人間五千日終於吳其光不及兩廣其後天下之亂事事皆應
  丁亥春正既望月夜出無光是時庚申君天久不郊宗廟久不祀蓋已怠荒矣
  至正戊子永嘉大風海舟吹上平陸高坡上三二十里死者千數世人謂之海笑其後海寇方國珍據海為盗攻剽瀕海數州朝廷終莫能制
  至正九年間河内民家養蠶及熟而上箔共結成一幅宛如旗狀又一家蠶數千萬共結成一繭大如數石甕蓋亦倮䖝之孽為兵之兆也
  鄜州路宜君縣孟皇村呼景賢母舅石氏養蠶三十箔其蠶忽變萬蠶合併為千千化為百百化為十十化為一巨蠶大如瓜瓠及老而簇吐條計重一十五斤當時以為瑞及元末小縂兵王保保與慶陽李思齊治兵相攻屠剪其村石氏遂滅蓋倮䖝之孽也
  又呼家其母養蠶將老蠶忽唧唧有聲次年母卒又張思道出師二百人為一屯野宿刀鎗各作一攢挿地夜半鎗忽自然火甚熾須臾煨燼惟金刃存其後兵果散敗是不戢自焚之應也
  至正己丑冬十一月天裂天漢之傍其後卒因河决聚役徒而叛
  庚寅年冬温霹靂暴雨時行衢饒處等州雨黑黍大如小麥色黑咬破視其内白如粉草木皆萌芽吐花雪中雷電自至正至庚寅巳後屢屢見之蓋隂陽差舛之氣異乎常也辛亥春其變輕癸丑春正月十一日雷而大雪者凡三四日又其甚也
  至正十一年春正月二十日夜京師清寧殿火焚寶玩萬計由宦官熏鼠故也未幾天下大亂淮東賊毛會逼都城而退
  又京師齊化門東街達達一婦人生髭鬚長一尺餘辛卯冬至雷電大雪同至天下遂兵亂人民死者大半又辛卯年岳州府門忽自倒柱脚向天次年城䧟於倪寇
  壬辰夏四月朔日食既
  至正壬辰間貶丞相脫脫詔書端明殿忽傾仄如倒狀天兆其戒卒不之悟悲夫元朝之亡蓋决於此
  壬辰間江淮蘆荻多為旗鎗人馬之狀節間折開有紅暈成天下太平四字
  雨粉針湖廣民家門戶柱壁之間有粉痕如針様無數不知何物從何而生
  至正壬辰癸巳間浙江潮不波其時彭和尚以妖術為亂陷饒信杭徽等州未幾尅復又為張九四所據浙西不復再為元有昔宋末海潮不波而宋亡元末海潮不波而元亡亦天數之一終也蓋杭州是閙潮不閙是其變
  至正癸巳春三月月食太白是時江淮羣寇起張九四據高郵韓山童男據臨濠徐貞一倪蠻子陳友諒亂漢沔丞相脫脫統大師四十萬出征聲勢赫然始攻高郵城未下庚申君入丞相亞麻之讒謂天下怨脫脫貶之可不煩兵而定遂詔散其兵而竄之師遂大潰而為盗有天下之事遂不可復為矣後亞麻慮脫脫再入相矯詔酖殺之後一年東南州郡多陷其言不驗始杖而貶死
  癸巳秋大旱溪澗皆渇
  甲午春大風拔木
  甲午年春大雨凡八十餘日兩浙大饑是夏赤星見岳州父老言甲午年大雨群龍皆穴地變化而出者無數識者知其為天發殺機也
  甲午乙未間河北山東多隕石大或如屋陷深入地丈餘洛陽有大星隕地衮行數十丈草木皆焦北抵山石其土石皆融液而流須臾復望西飛去此又其特異者也
  至正甲午乙未年龍泉縣人家有一雞二形一邊毛羽純雄一邊毛羽純雌既能雄鳴又解雌伏蓋氣之乖亂羽䖝之孽也次年青田山賊陷縣治
  至正乙未年三月三日黄霧四塞日暗無光是年六月二十日賊陷縣大掠
  乙未年中江淮間羣鼠擁集如山尾尾相銜度江過江東來湖廣羣鼠數十萬度洞庭湖望四川而去夜行晝伏路皆成蹊不依人行正道皆遵道側其羸弱者走不及多道斃
  至正乙未冬湖廣雨黑雪是時倪文俊陷湖廣威順王妃主子女皆為所擄其後諸子皆為所殺
  陜西省某縣至正十五年間一夜大風雨有一大山西飛者十五里山之舊基積為深潭
  丁酉夏六月温州没千餘家
  戊戌冬十月有兩日相擊黑光摩盪
  至正戊戌冬十二月朔雨雪中東方有赤虹貫於中天處州青田山中竹生米可食
  至正十九年元京子規啼昔邵康節在洛陽天津橋聞之已知宋室將亂况元京在洛陽北尤遠非南方之鳥所至地氣自南而北又符康節天下將亂之語豈非天數也
  己亥秋九月晦日天甫明西南方天裂紅光燭地移時始復冬十月白虹貫日
  己亥冬盛寒之月蜂蝶競出多入人家香爐上立後多凍死按此物當春暖花香則出苦寒出非其時此變也變不虚生宜有其証後龍鳳年間多選良家子弟為湖務間官少年多以事被戮是其應也
  庚子間太原雨雹大如數斗器牛馬多死是時天下大亂丞相孛羅稱兵犯闕欲廢高麗氏太子而立雍吉剌所生幼子高麗后奔滄州太子奔太原王保保舉兵誅孛羅太子復位雍吉刺皇后以憂死幼子雪山其母家取歸直北海都田地
  至正二十二年間黄河自河東清者千餘里河魚歷歷大小可數庚申帝聞之慘然不樂者數日羣臣奏曰河清王者之瑞胡為不樂耶上曰傳云黄河清聖人生當有代朕者羣臣復曰皇太子生子是陛下聖孫即其應也上笑而釋
  丙午夏平江路當午天大雷雨有一富家正廳安置匡床胡椅圓爐臺卓廳旁一室封鎖如故雷震壁破一孔如盞大其牀椅爐卓皆從此孔入堆疊滿室人皆不解其異次年張九四陷城據有東南五州之地享其富貴十餘年蓋小能容巨賤能居貴之象也
  至正丁未太原地大震凡四十餘日後又大震裂居民屋宇皆倒壞火從裂地中出燒死者數萬人次年太原陷
  至正戊申九月庚申帝棄元京遁居應昌府先三日國朝常國公遇春等統兵至柳林去元京甚近庚申帝召文武百官軍民議戰守之計遲明會議端明殿及開門忽有二狐自殿上出帝見歎且泣曰宫禁嚴密此物何得至此殆天所以告朕朕其可留哉朕不可復作徽欽銜璧求活為天下笑即命北狩未三日元京遂没己酉冬十二月朔天裂西南
  又元京未陷數日前有一餓鴟鳴端明殿上作滅國之聲帝命善射者射之終莫能中
  庚戌年岳州府羣蟻同穴無故自鬭而死處處皆積成小堆其後獨岳州將臣張斌軍師大敗於潞州死庚申帝履位之後月凡食既者三其後卒於其身失國豈夷狄中國之隂也不於日示咎而於月歟
  庚申帝幼年遠貶南服舟氾清江忽有二老猴登舟獻菓而拜及去使人尾之至山洞中羣猴凡四五百上命近寺僧每日設飯飼之及癸酉還都登極羣猴相率拜送餘猴數百皆去忽其中大猴卒死者三十六枚當時皆惘然莫知所以蓋申肖猴迎拜見祥也送死示孽也庚申帝既貶而得國在位凡三十六年而亡國蓋天示之象也在昔唐明皇酉生肖雞明皇好鬭雞兵爭象也其後卒有祿山之亂
  元朝自世祖混一之後天下治平者六七十年輕刑薄賦兵革罕用生者有養死者有葬行旅萬里宿泊如家誠所謂盛也夫
  大抵北人性簡直類能傾心以聽於人故世祖既得天下卒賴姚樞牧菴先生許衡魯齋先生諸賢啓沃之力及施治於天下深仁累澤浹於元元惜乎王以道文統行吏道以雜之以文案牽制雖足以防比人恣肆之姦而真儒之效遂有所窒而不暢矣
  元京軍國之資久倚海運及失蘇州江浙運不通失湖廣江西運不通元京饑窮人相食遂不能師矣兼之中原連年旱蝗野無遺育人無食脯蝗為粮
  南陽府廉訪僉事保保巡按至彼忽初更聞雞啼曰此荒雞也不久此地當為丘墟天下其將亂乎遂棄官而隱後南陽果陷蓋初更啼即為荒雞祖逖聞雞聲蹴劉琨起曰此非惡聲也遂起而舞即此事也
  嘉興府海鹽縣故富家趙君舉及衰替别營一小室以居落成之日宰猪為享禮猪小腸皆脩治忽起地如虵蜿蜒而走將及一里許而止間一年所營小室亦賣家國將亡而妖孽見蓋其理也
  處州府遂昌縣書忽有大聲如鐘自天而下無形蓋鼔妖也次年縣中官民俱灾
  遂昌縣徐孟芳母舅見沙洲一石自行自走異之遂拾以歸後碎之實石也他無所有恐至隂生陽之兆也元京未陷先一年當午有紅雲一朶宛然如一西番塔雖刻畫莫能及凝然至晚方散後帝師以國事不振奔還其國其教遂廢蓋其物象見祥也
  飾武備以脩文德兩盡其道古之教也元朝自平南宋之後太平日久民不知兵將家之子累世承襲驕奢淫佚自奉而已至於武事畧之不講但以飛觴為飛砲酒令為軍令肉陣為軍陣謳歌為凱歌兵政於是不脩也久矣及乎天下之變孰能為國爪牙哉此元之所以卒於不振也
  元初有王華蔡五九等之亂旋致勘定
  庚申帝初年秦王伯顔為政變亂舊章江西有朱光卿在後有李致甫羅天倫之變國力猶全尋皆殄滅至正戊子間海寇方國珍始為亂先是蔡亂頭剽刼海商始懸格命捕之方為台之楊氏人慕賞功官爵募衆至數千人時台州縂管焦鼎等納蔡之賂薄其罪而不加誅玩忽歲月方遂入海為寇官兵皆不戰而敗朝廷恐為海運之梗招安之即啗之以海運千戶及既定瀕海之民共憤之與萬戶蕭載之謀襲殺之不果又叛朝廷命參政孛羅元帥董摶霄率兵加討兵未交皆先潰郝萬戶為所獲方拘置舟中使求招安郝故出高麗后位下請托得行遂特旨釋之進爵已拜參矣嗚呼邊方貪官既失之於始中宫寵后又失之於終當賞而不賞當刑而不刑刑賞之柄既失紀綱於是乎大壞而中原之寇起矣
  方國珍台之寧海人其居有山在中曰楊氏嘗有童謡云楊氏青出賊精其初亦欲向功為國宣力後失賞遂出忿言曰蔡能為盗我豈不能耶遂叛生平力能走及奔馬與弟國彰國英姪亞初同為亂朝廷屢招國珍為司徒弟姪皆平章院判矣
  天下治平之時臺省要官皆北人為之漢人南人萬中無一二其得為者不過州縣卑秩蓋亦僅有而絶無者也後有納粟獲功二途富者往往以此求進令之初行尚猶與之及後求之者衆亦絶不與南人在都求仕者北人目為臘雞至以相訾詬蓋臘雞為南方饋北人之物也故云及方寇起瀕海豪傑如


国学迷 瑜伽焰口施食起止規範 船山詩草補遺六卷 漁洋山人精華錄箋注十二卷 超群摘錦 近思錄集注十四卷 [同治]葉縣志十卷首一卷 小兒科不分卷 周易變通解六卷首一卷末一卷 擬訂直隸法政學堂試辦章程一卷 漢滿對照御製勸善要言 兩漢刊誤補遺十卷 董文友詩選一卷 漢隸字源六卷 臺規四十卷首一卷 白虎通四卷 求在我齋文存八卷示子弟帖一卷 扶輪續集十五卷 悔餘庵詩稿十三卷 靈峰澫益大師選定淨土十要十卷 吾學錄初編二十四卷 尚書地理今釋一卷 袁忠節公遺詩 說文外編十六卷劉氏碎金一卷 地學二卷 唐文粹一百卷 考工記要十七卷附圖一卷 環遊地球新錄四卷 天章匯錄 [光緒戊戌科]會試朱卷 丹魁書屋剩稿 三宋人集四十八卷 爾雅三卷 左海全集 于湖題襟集 隋書經籍志四卷 松泉文集二十二卷 周易十卷 增補箋注繪像第六才子西廂釋解八卷 瘋門全書二卷 兩般秋雨庵隨筆八卷 金石綜例四卷 賦學正鵠集釋四卷 太上元始天尊說玉皇本願尊經 增評補像全圖金玉緣不分卷 雲自在龕叢書五集十九種八十七卷 [雍正]朔州志十二卷 小海自定詩一卷 吳中女士詩鈔一卷 古香樓遺稿十卷 西招圖略 所至錄八卷附錄一卷 三教正宗三十六卷 巧連珠寶卷 農工商部京師勸工陳列所章程一卷 [嘉慶]峨眉縣志十卷首一卷 測繪章程 少陽集十卷 潛菴先生擬明史稿二十卷 後漢書一百二十卷 晦庵先生朱文公文集一百卷目錄二卷續集十一卷别集十卷 馬王堆帛書周易經傳釋文 周易鄭注十二卷敘錄一卷 敦煌周易殘卷 關氏易傳一卷 周易經典釋文殘卷 周易正義十四卷 周易注疏十三卷 易經解 周易新講義十卷 晦庵先生校正周易繫辭精義二卷 古易音訓二卷 泰軒易傳六卷 易經訓解四卷 勿軒易學啟蒙圖傳通義七卷 周易通義八卷發例二卷識蒙一卷或問三卷 太易鉤玄三卷 周易訂疑十五卷 周易經疑三卷 周易四卷 周易旁註前圖二卷周易旁註十卷 易經旁訓三卷 八卦餘生十八卷 周易通略一卷 易學象數舉隅二卷 易經圖釋十二卷 玩易意見二卷 周易贊義十七卷 存卷一至卷七 涇野先生周易說翼三卷 周易議卦二卷 蓮谷先生讀易索隱六卷 學易記五卷 易學四同八卷 易學四同別錄四卷 讀易記三卷 周易義叢十六卷 周易不我解六卷 存卷一 胡子易演十八卷 存卷九至卷十六 讀易纂五卷 易經正義六卷 周易傳義補疑十二卷 易象彙解二卷 今文周易演義十二卷 周易象義六卷讀易雜記四卷 九正易因 易原八卷 易學十二卷 易意參疑首編二卷外編十卷 生生篇七卷 易筌六卷 易象管窺十五卷 新刻易測十卷 周易正解二十卷 石鏡山房周易說統十二卷 周易古本全書彙編十七卷 周易象通八卷 周易可說七卷 周易揆十二卷 周易古文鈔四卷 周易宗義十二卷 周易疏義四卷 易經增註十卷 周易時論合編二十三卷 易說一卷 周易禪解十卷 周易爻物當名二卷 九公山房易問二卷 說易十二卷 易經解醒四卷 大易則通十五卷 易圖親見一卷 卦義一得二卷 讀易隅通二卷 周易本義爻徵二卷 周易說略八卷 周易大象解一卷 周易內傳六卷周易外傳七卷 易內傳十二卷 易觸七卷 周易疏略四卷 陸堂易學十卷 周易本義拾遺六卷 周易本義註六卷 易經徵實解一卷 易圖解一卷 讀易便解二卷 讀易管見一卷 易通十四卷 易經如話十二卷 易互六卷 周易本義辨證六卷 易學圖說會通八卷易學圖說續聞一卷 周易解九卷 觀象居易傳箋十二卷 周易詳說十八卷 畏齋周易客難一卷 古易匯詮四卷 彖傳論二卷 彖象論一卷 繫辭傳論二卷 八卦觀象解二篇卦氣解一篇 周易象考一卷周易辭考一卷周易占考一卷 周易證籤四卷 周易二閭記三卷 重訂周易小義二卷 易經揆一十四卷易學啟蒙補二卷 易守三十二卷 學易慎餘錄四卷 周易篇第三卷首一卷 易考二卷易續考二卷 子夏易傳釋存二卷 退思易話八卷 周易卦象彙參二卷 易卦圖說一卷 易釋四卷 易古訓一卷 周易姚氏學十六卷 周易通論月令二卷 姚氏易斆闡元一卷 周易漢學通義八卷 周易述翼五卷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