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史 | 四库全书 | 古今图书集成 | 历史人物 | 说文解字 | 成语词典 | 甲骨文合集 | 殷周金文集成 | 象形字典 | 十三经索引 | 字体转换器 | 篆书识别 | 近义反义词 | 对联大全 | 电子书下载 | 哈佛古籍

首页 | 国学书库 | 影印古籍 | 诗词宝典 | 精选 | 汉语字典 | 汉语词典 | 书法字典 | 部件查字 | 甲骨文 | 解密 | 历史人物 | 历史典故 | 姓氏 | 民族 | 世界名著 | 软件下载

历史 | 四库全书 | 全文检索 | 古籍书目 | 正史 | 成语词典 | 康熙字典 | 说文解字 | 字形演变 | 金 文 | 年号 | 历史地名 | 历史事件 | 官职 | 知识 | 中医中药 | 留言反馈

首页 > 四库全书 >

晁氏客语 宋 晁说之

晁氏客语 宋 晁说之
欽定四庫全書

  子部十

  雜家類三

  雜說之屬

  晁氏客語

  提要

  臣等謹案晁氏客語一卷宋晁說之撰說之有儒言已著錄是書乃其劄記雜論兼及朝野見聞蓋亦語錄之流條下間有夾注如云右五段張某又云第四段劉快活又有李及夀朋述志諸名氏蓋用蘇鶚杜陽雜編之例每條各記其所語之人所謂客語也其中議論多有關於立身行己之大端所載熙豐間名流遺事大都得自目擊於史傳亦可互相參證其說或參雜儒禪則自晁迥以來家學相傳其習尚如是所與游之蘇軾黄庭堅等友朋所講其議論亦如是此蜀黨之學所以迥異於洛黨亦無庸執一格相繩惟解經好為異議如以孟子所稱巨擘為即蚓之大者以既入其苙之苙為香白芷云豚之所甘皆有意穿鑿與王氏新經義何異未免為通人之一蔽爾

  乾隆四十六年十月恭校上

  總纂官 臣紀昀 臣陸錫熊 臣孫士毅

  總校官 臣陸費墀

  欽定四庫全書

  晁氏客語

  (宋)晁說之 撰

  古之學者為己今之學者為人與叔云古之學者純意於德行而無意於功名今之學者有意於功名而未純於德行至其下則又為利而學也一日克己復禮天下歸仁焉只就性上看顏淵問仁孔子告之以禮仁與禮果異乎

  陳平令周勃先入北軍亦不是推讓功能底人只是占便宜令周勃先試難也

  人臣事君當以王陵為正

  學者有益須是日新

  人受天地之中以生當與天地齊畢天地未嘗老而人自老觀今人之自老又不及古人其所以殘生傷性固不一且以人事之節論之古人十五成童二十弱冠三十壯有室四十強而仕今人未成童已冠未三十已娶未四十已仕所以謂自老

  魯平公欲見孟子而不命駕之所之及臧倉請而後命是平公恐嬖人之惑而不得見孟子未有所為觀其意已賢矣或謂其無斷不忍違嬖人之意是責之終無已也不明於始必不能善其終近習之難明唐之文宗去平公遠甚是皆可哀者也

  人之所夸與所仰慕皆不出本等唐杜牧詣僧僧不識人言其名亦不省故詩云家住城南杜曲傍兩枝仙桂一時芳山僧都不知名姓始覺空門興味長因為之語云毁譽但能驕本等利害但能動適用

  王荆公教元澤求門賓須博學善士或謂發蒙恐不必然公曰先入者為之主予由是悟未嘗講學改易者幼年先入者也

  韓魏公門人有擊關夜出者閽吏不得其賂詰旦以鎖損訐於公公曰鎖不堪用付市買修來凡財用於國則奢於家則儉人之病也識者謂韓魏公用家資如國用謂不吝也曾魯公惜官物如己物謂誠儉也

  王荆公著書立言必以堯舜三代為則而東坡所言但較量漢唐而已觀其所為又全不相似名利皆不可好也然好名者比之好利者差勝好名則有所不為好利則無所不為也

  張乖崖戲語云功業向上攀官職直下覷似為專意於卜數者言也

  或言章子厚在政府之日久而親族無一人歷清要者一宗室曰何足道者前輩往往如是

  有志於道德功名不足論也有志於功名富貴不足論也有志於富貴則其與功名背馳亦遠矣

  書有意異而語相似者有意相似而語異者如樂而不淫哀而不傷語相似而意異者也足食足兵民信之矣語異而意同者也

  王平甫謂荆公長於議古而短於議今工於知已而拙於知人范堯夫謂識君子而不識小人或問其故曰小人意智不可無但不使爾少年嘗有文投文正文正既愛且歎堯夫問之文正曰此人不宜早達是把孟子做不識字人看底人

  鄒至完云以愛己之心愛人則仁不可勝用矣以惡人之心惡己則義不可勝用矣

  陳襄述古云人之所學不可為人所容為人所容則下矣

  徐仲車云做仁且做仁未到得能反處仁到盡處然後可以言能反

  游定夫云血氣之剛能得幾時

  楊中立云人要為善須先明善始得

  陳并巨中勸學文云凡不可與父兄師友道者不可為也凡不可與父兄師友為者不可道也

  哲廟時劉器之論宫人除邪或云九重之中安有邪物荅云心有不得其正邪物得而窺之何間九重

  呂原明元祐間侍講大雪不罷講講孟子有感哲廟一笑喜為二絶云水晶宫殿玉花零點綴宫槐臥素屏特勑下簾延墨客不因風雪廢談經其二曰強記師承道古先無窮新意出陳編一言有補天顔動全勝三軍賀凱還

  原明初作侍講劄子陳所學略云人君之學不在於遍讀雜書多知小事在於正心誠意少私寡欲

  石子殖說呂申公因哲宗賜御筆白樂天詩與二蘇及進詩表謝申公遂集古經句作一冊進云比似寫唐人無益詩不如寫聖人語曰君子作事婉而成章詩也須進但中間有說爾此恐非申公所為(謝云晦叔初召嘗進君道十篇在進冊前)

  范堯夫上章言事未報有見之者曰聞相公自上章後已備遠行非他人所能及堯夫曰不然某所言幸主上聽而行之豈敢為難行之說以要譽焉

  至完雖遇冗劇事處之常優游因論易曰常雜而不厭若雜而厭非所以為常

  韓治與同僚處一日有卒悍厲衆皆怒之唯韓不顧凝如平時徐言曰無忿疾于頑惟頑能致人忿故也人謂其有家學盖魏公之後

  許冲元曾語人云嘗與某不足者於差除每用心或曰何也曰防有不肖之心生

  釋氏謂火行為變化性如甘草遇火則熱油麻入火則冷甘蔗煎為沙糖則熱水成湯則冷

  隂符經謂禽之制在氣王起云玄龜食蟒飛鼠斷猿狼蝨嚙鶴青要食虎此皆以小制大言在氣不在形也

  非其義非其道則一介不可以取與如其義如其道故舜受堯之天下不以為泰取與之大小皆所不論

  范文正作守歲荒且疫作公興徭役以勞之曰在民得食其力又使人氣血運動豈類東山之遊

  雄雉刺軍旅數起大夫久役男女怨曠故詩云道之云遠曷云能來恐只是男女怨曠之言非宣公遠於道故不能懷來也觀書不可著其言語當以意逆志如孔子於鴟鴞徹彼桑土綢繆牖戶乃得國家閒暇明其政刑之意子夏問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素以為絢兮孔子乃答以繪事後素子夏乃曰禮後乎又曷嘗著其言語無為為道有為為事是道常無用也

  伯夷非君不事非民不使思與鄉人處如以朝衣朝冠坐於塗炭疑乎隘也然不念舊惡此所以為伯夷柳下惠不羞汙君不卑小官雖袒裼裸裎不以為浼然不以三公易其介此所以為柳下惠

  趙括言兵事父不能難然不謂善而卒知其敗阮瞻執無鬼論鬼為之屈至變異形以信之事固有其理昭然而横辯之勝不可折者人皆以辯勝者為然未易論知言也

  呂正叔十八歲己能看春秋人問之曰以經按傳之真偽以傳質經之是非

  顔淵問為邦孔子答以文質之中是非之公

  齊地有蟲類蚯蚓大者人謂之曰巨白善擘地以行呼之聲然也孟子所謂吾必以仲子為巨擘者即蚯蚓之大者也盖前嘗謂蚓而後充其操注以為大指非也

  今之與楊墨辨者如追放豚既入其苙又從而招之說者以為苙欄也非也香白芷之類異名豚之所甘既放之得所又召之非善防邪說者也

  致遠謂范宏前知者不必在於事聲音貌象便能知因舉易上交不諂下交不瀆范云不獨在已當知之受人之諂瀆尤當知古人顧是非不論利害顧利害者古人所恥今人并利害亦不顧責名不責實者古人所恥今人名亦不責

  善者人皆知可欲然必有諸已斯信有諸已矣然後充實輝光大而化聖而不可知用功處祗在有諸已

  聞伯夷之風者頑夫亷懦夫有立志百世之下聞者莫不興起聞伯夷之風者猶如此子貢遊夫子之門而貨殖何也中立曰久長難得人

  出門如見大賓使民如承大祭未出門未使民時當如何中立曰對境不動難

  原明答問秀老云譽之者過其實毁之者失其真要之亦法門之猛將也

  原明答佛儒之問吾儒事是人可做得佛家事只可自做不可教人做

  原明謂六經藥方也史傳是人之服藥之效也

  韓師樸拜相誥詞云使天下皆知忠獻之有子則朕亦可謂得人

  蒲傳正因鄆州梁山賊事責詞云汝不以龔黄為心朕獨不愧孝宣之用人乎

  上知後苑作使過太府寺錢六十餘萬詔令非特旨不得於諸處借支一中官挾周禮進指膳夫内府之類惟王及后不會然之遂罷

  上書鄭谷雪詩為扇賜禁近亂飄僧舍茶煙濕改云輕飄僧舍茶煙濕云禁中諱危亂傾覆字宫中皆不敢道着

  胡學士宗回率常人四千緡以賻至完遂於舟次參至完焉

  荆公几處事必要經據托人賣金零賣了銖兩不足甚怒元澤云銖銖而較之至兩必差遂解

  荆公論黄河冰牌常打損汴口云何不用閘客云黄河水非他處比擬冰下水流積疊而起閘無濟於事不能答云云

  新法戶主死本房無子孫雖生前與他房弟姪并没官女戶只得五百貫鄧綰爭之荆公不從曰賢且道利國好利民好鄧歸謂其子云云

  司馬温公作相以李公擇為戶部公擇文士少吏才人多訝之公曰方天下意朝廷急於利舉此人為戶部使天下知朝廷之意且息貪吏望風掊刻之心也

  一切世間君子小人好惡不常若要一時周徧冠昏喪祭往還飲食之禮一一過當周至時費盡一生心力只得人道是箇好周至人然又不能使君子小人皆喜所謂外慕也只有一箇誠意千古萬今使不盡君子所以不言人之過者何也未說口不臧否人也未說先自治而後人也秪是自治為急常恐自家身心錯了念念在此何暇管他别人夫子曰夫我則不暇善人不善人之師不善人善人之資三人行擇其善者而從之其不善者而改之亦默識得心而已又何須只管說然說人善猶可諷諭說人不善有一等小人未必不欲做人其心必不善才言人過便自家已有些忿心若說人好則不好者自然分明不消說然既說這箇好那箇必不好又不如都不說更好勸人不可指其過須先美其長人喜則語言易入怒則語言難入怒勝私故也佛氏說喜一障礙怒十障礙昔人自廉數貪今人自貪數廉止罵所以助罵助罵所以止罵也

  荆公謂呂晦叔曰漢元晚節劉向數上疏切諫疑犯分也晦叔曰有貴戚之卿

  荆公論舜納于大麓何義晦叔曰薦之於天周室班爵禄諸侯惡其害巳也而皆去其籍故司禄之官闕焉

  子產惠人也云唯有德者能以寛服人其次莫如猛善自修其短也

  狄仁傑一言而全人之社稷頴考叔一言而全人之母子晏子一言而省刑

  韓文公詩號狀體謂鋪叙而無含畜也若雖近不褻狎雖遠不背戾該於理多矣

  造意者常居尊與貴作事者常居卑與賤造意速作事遲以事之遲副意之速常不及故在上者不可以意之速責事之遲

  梅聖俞作試官日登望有春色題於壁云不上樓來今幾日滿城多少柳絲黄惟歐公一見賞之以為非聖俞不能韓持國酷愛韋蘇州詩如贈孔先生詩云鳥啼春意闌林變夏隂早與蘇州詩云緑隂生晝寂孤花表春餘相類

  元厚之許沖元同得郡沖元表云職由罪廢姑去近司命自恩遷更叨便郡

  造玉清昭應宫牒州郡供木丁晉公自作公文云不得將皮補曲削凸見心

  梅聖俞舟中送人詩云只恐夜冰合為君愁曉寒荆公送人詩只應今夜月未便照相思荆公詩有惜别意蔡君謨知開封府事日不下數千每有日限事揀三兩件記之至其日問人不測如神

  易動而無形者驚也過則虛矣寵辱如之故曰寵辱若驚

  有微情者如一件事說輕重便别

  人心動時言語相感言順而理不可屈

  君之視臣如土芥則臣視君如國人此為君而言也非為臣者所以責君父子之間不責善此為父而言也非為子者所以責父

  陶朱公之遣子不從父言而子死郭汾陽得盧杞子用父之言而能全

  馮道功高而名節非也當以管仲為比曰管仲之器小哉微管仲吾其被髪左袵矣

  唯口起羞唯甲胄起戎唯衣裳在笥唯干戈省厥躬慎發也有發則命大司徒教以車甲塗有餓殍而不知發魯公墓銘有云西方有興之句蓋取於此興戎興兵人常語也

  張良致四皓以正太子分明是決然之策乃曰亦一助也

  張良以五世事韓為報仇故使高祖以伐項羽非高祖用張良張良用高祖也

  范增史所載者只有勸項羽誅沛公一事然沛公終不可誅縱使誅了沛公有天下亦隨而失之蓋三代之得天下也以仁其失天下也以不仁秦失天下以逆天理背人情也沛公所為皆循天理順人情而羽反此以取天下則范增之勸亦非當也盍亦反其本矣

  醯醢百甕王齋日三舉皆護意根也

  尋常心氣如入官印了疑未入又復看本老云做官放子細何妨

  管仲曾西之所不為可以觀志若功業則别論說大人則藐之與我得志弗為也事甚淺近孟子所以言者恐與淺近者言

  文中子心迹之說或云心不欲如此而迹不得已如此心欲如此而迹固不如此心迹可以判矣致遠云恐此偽也非心迹之真判子中云心迹固有判文中子不當自謂也

  游定夫問程伊川隂陽不測之謂神伊川云賢是疑了問■〈扌東〉難底

  問豐相之持定幾叟兄弟見之下堦未畢進揖未答下畢到尋常揖處方答

  程明道發語皆可録受知于神廟神廟問張載邢恕所學奏云張載臣所畏邢恕從臣游

  伊川云意從心從音猶擊鼔也音不離鼔出於鼓也意不離心已是心之發處

  張子正蒙云冰之融結海不得而與焉伊川改為不得而有焉

  伊川謂明道曰吾兄弟近日說話太多明道曰使見呂晦叔則不得不少見司馬君實則不得不多

  十月二十四日降聖節(起於仁廟朝)

  任理而不任情者魏公能之又識事之機會臨薨謂永叔曰凡處事但自家踏得田地穩一任閒言語

  罪謂之業盖人之所為未免於罪也易吉凶與民同患未能無利害吉凶也易之吉者未至於無悔言無悔者六而已

  唐書不書詔列姦臣於後

  孫莘老云杜甫如日長唯鳥雀春暖獨柴荆言亂離有深意也得風雅體草黄騏驥病沙晚鶺鴒寒謂禄薄君子不得志世亂兄弟不相見叢篁低地碧高柳半天青謂君子失時小人得志也返照入江飜石壁歸雲擁樹失山村老樹飽經霜梅杏半傳黄腰中一字最工荒庭垂橘柚古屋畫龍蛇甫因見此而有感也盖橘柚錫貢龍蛇皆禹之事也六花却在御榻上榻上庭前屹相向至尊含笑催賜金圉人太僕皆惆悵謂小人乘君子之器圉人太僕養馬者不得賜而為假馬者得故惆悵也贈竇侍御詩云與奴白飯馬青芻詩白駒云生芻一束其人如玉又云言刈其蔞言秣其駒故其奴馬如此則敬主人可知

  徐仲車言退之拘幽操為文王羑里作乃云臣罪當誅兮天王聖明此可謂知文王之用心矣凱風七子之母猶不能安其室而云母氏聖善我無令人重自責也

  神廟愛功業頻看鏡行藏獨倚樓之句以謂非詩人所及

  神廟謂劉巨濟曰作詩者序與意俱盡故云故作是詩意已盡而語未絶故云而作是詩

  神廟問陸農師疏布以羃八尊畫布以羃六彞何以别疎布對云疏取其氣達非密布也何洵直云疏勺可以不密乎

  元祐間議祫祭子瞻云何以明之詩云昊天有成命郊祀天地也劉器之云不然此一篇祀天亦用祀地亦用至如潜季冬薦魚春薦鮪豈一時

  弗損所以益之深甫云弗過必有以防之謂弗過為防非也家人嗃嗃父子嘻嘻先儒謂嘻笑不嚴故失家節深甫云重剛之卦自無嘻笑之理嘻嘻吁皆難意也

  射人先射馬擒賊先擒王用兵之法也

  道非怱遽可言坐而論道則神閒意定(右五段張)

  凡世間一切好惡甘苦事把來做喫飯著衣安排本分合做看便無事稍有厭惡心更無是處

  一切有為法真如性上顯現種種差别境界違順美惡皆是一體改頭換面了出來學者如今無可添只有可減減得盡便無事

  子中云知道易勿言難知道而言之尚與道為二不言則與之為一矣幾叟云有勿言心去道愈遠矣論理論已之所當為須從根本論論言論古人之所為須就事勢上論

  為所不為欲所不欲者衆人也無為其所不為能正其行而已無欲其所不欲則又能正其心者也如斯而后可矣

  張子厚送人詩云十載相從應學得怕人知事莫萌心鄒至完誦之或謂程公闢所作刻于石

  詩如葛覃螽斯序言其有是德為后妃之德非謂文王后妃也

  有諸中必施於事乃為善誠甫曰君子存其在我者物來斯應何必尋事做存其在我應物而未嘗誤乃為善也

  揚雄不識聖人操則存舍則亡能常操而存者其唯聖人乎邵伯温曰此修為事入道之門也若曰聖人之徒則可若以此為聖人則從容中道不勉而中不思而得為何人耶仲尼多愛愛義子長多愛愛奇何軻也曰孟軻也若荆軻君子盗諸幾叟曰其不類每如此

  子中曰問所不問辯所不辯如問鑄金皆無理德稱曰學行之上也言之次也教人又其次也既不能行又不能言何以教人盖學丕厭故能教不倦

  農師上殿神廟問洛河何以不凍奏云臣聞之有礜石焉礜石之力比鍾乳十倍

  王沂公筆録云五代以前宰相奏事罷賜茶方退范魯公質王宫傅二人前朝舊臣始具劄奏事不賜茶

  西方興師歲用六百萬人命在外以此知富公以十萬和親於北為利不細(深甫云)

  好作為者多計慮而久諳歷者若無謀知艱難者必辯微而漫不省事者能耳順

  致一所當一注云致一似迷其實非迷理須頓悟事須積習

  陳恒弑其君魯君如何討告於天王斯可矣不然是以燕伐燕也文帝殺薄昭太后不食如何天下重余云道二義命而已義之盡斯可以言命矣

  潘兌行詞云敢於移檄之文犯我祖宗之諱改云乃於移文犯吾國諱張天覺改云乃於文移有失恭慎

  邵堯夫墓誌後題云前葬之月河南尹賈昌衡言於朝既刻石詔至以著作佐郎告先生第賻粟帛熙寜丁巳歲也曲禮曰毋不敬毋不敬則焉有傲欲傲不可長欲不可從疑注疏之言非經也

  吳起說魏武侯罷兵服莊周說劍而衣短後之衣孟子說齊王而言公劉好貨太王好色皆因其所好而化之巽而入之善誘人也

  淵明如歷覽千載書時時見遺烈高操非所攀深得固窮節不與物競不強所不能自然守節

  蔡君謨守福州上元日令民間一家點燈七盞陳烈作大燈長丈餘大書云富家一盞燈太倉一粒粟貧家一盞燈父子相對哭風流太守知不知猶恨笙歌無妙曲君謨見之還輿罷燈

  劉煇堯舜性仁賦静以延年獨高五帝之夀動而有勇形為四罪之誅人往往疑仁者静仁者夀仁者必有勇皆有出處獨動字不工深推動静二字使性字故事盖人生而静天之性也感物而動性之欲也

  中立云范文正有言作官公罪不可無私罪不可有林述中云范堯夫有言公事膽大私事膽小又言一部律中四字可盡所謂罪疑惟輕林述中說五代時有一人嘗讀書但記兩句云豹死留皮人死留名每遇事輒舉此為誡後為忠義第一

  王玠玉密人頃嘗道傍食有一老人進言飲食須用煖盖脾喜温不可以冷熱犯之唯煖則冷熱之物至脾皆温矣又因論飲食太冷熱皆傷隂陽之和

  周吉甫天祐曉人云昔有人官廣南常疑家人食生冷物致瘴癘乃於廳前置一釡每買物必熟之而後遺之以故終任全家無得疾者子正善于衛生者弗以脾胃煖冷物熟生物弗以元氣佐喜怒

  周天祐言冬至夜子時梳頭一千二百以贊陽出滯使五藏之氣終歲流通謂之神仙洗頭法

  昔誌公見梁武語道欲堅帝心乃請出死囚持杯水驗之帝如其言召囚應死者二十輩于庭各置水滿器令頂之周行庭下戒之曰水不溢貸爾之死於是作樂諠之久之杯水如故乃問之曰若聞樂作乎皆曰不聞也誌公曰彼畏死故唯知水椀不聞樂聲也今陛下閒時亦好如此莫待急時

  潘渭老云學道須要心與性合心本是動一向逐心去即忌本性性本是静一向守性則廢遇唯心與性合則動中静湛静中明覺又云學道人須於動中求静又不可為動所以動失於流静失於迷然動中之惑卒難覺省也其敬也似怒其喜也似佞

  出無謂之言行不必為之事不如其已

  以簡傲為高以諂諛為禮以刻薄為聰明以闒茸為寛大胥失之矣

  越人按圖而言燕遇燕人則北矣豈若知燕而不言者耶讀崔氏珍庖而謂能精於飲饌豈若調和適口習熟自然應法問其法則不能言者耶

  晁太傅迥謝事燕居獨處道院不治他務戒家人無輒有請惟二饍以時而進既畢即徹若祭享然子宗慤擢正字易章服詣謝公亦不顧其夫人嘗密覘之但見瞑目端坐鬚髮揺風凝然若木偶嘗有詩云鍊鑛成金得寶珍鍊情成性合天真相逢此理交談者千百人中無一人

  呂與叔蔭官不應舉或問其故曰不敢揜祖宗之德

  張思叔云荆公虎圖詩固好然只是一箇似在杜子美一句道了青松障子詩云憑軒忽若無丹青是也

  杜安世詞云燒殘絳爉淚成痕街鼓報黄昏或譏其黄昏未到得燒殘絳爉或云荆公尊人作曾有人以此問之答曰重簷邃屋簾幕蔽擁不到黄昏已可以然燭矣(此詞乃荆公尊人作韓魏公嘗以此賞杜杜云乃王某作荆公時在座間語離席)

  富人有子不自乳而使人棄其子而乳之貧人有子不得自乳而棄之乳他人之子富人懶行而使人肩輿貧人不得不行而又肩輿人是皆習以為常而不察者也天下事習以為常而不察者推此亦多矣而人不以為異悲夫

  問世間名相事理如何得通解云但得本莫求末賢來問却是甚知若自有知却更問甚夫子常似怕人也似人罵也不動打也不動好怯怯地不如人

  庚申甲子日三更一點氣交至四更方至定(右四段劉快活)

  望杏而耕以杏為候也或改為幸

  水土二行各兼信智

  呼妻父為泰山一說云泰山有丈人峰一說云開元十三年封禪于泰山三公以下例進一階張說為封壇使說壻鄭鑑以故自九品驟遷至五品兼賜緋因大酺宴明皇訝問之無可對伶人黄幡綽奏曰此泰山之力也

  今人乃呼岳翁又有呼妻母為泰水呼伯叔丈人為列岳謬誤愈甚

  即真二字今人多以為常談非也班固叙傳所載彪對隗囂之問指王莽曰傾擅朝廷能竊位號是以即真之後天下莫不引領

  凡人所為孰不欲是吝於改過者必曲說粉飾所為以為是是謂自謾古之所謂自欺者

  子房勸帝王韓信而後禽之將欲奪而固與之意

  神廟時一監司登對上問麥價不知對曰臣於職事非不盡心偶不知麥價他日擇按察上問曰向時不知麥價者為誰宰執請其故上曰朕欲知四方利病須忠信人如麥價撰一箇有甚不得(李及云)

  趙清獻不高聲文潞公未得力用乖崖食時魚是皆下工夫為學者也

  神廟時一選人以貴援得京削十二紙引見之日神考云有舉狀十二紙是甚人特與改次等官(夀朋云)

  師樸入寺歸魏公問所買之物云千三魏公責之曰此俚巷之談非對尊長辭何不云一貫三百(述志云)

  李師中送唐介詩有去國一身輕似葉高名千古重於山又有送詩云好斬佞人頭上血來充行客酒中杯筆老人云不若荆公詩衰俗易高名已振險塗難盡學須強

  荆公與魏公議事不合曰如此則是俗吏所為魏公曰公不相知某真一俗吏也使爾多財吾為爾宰共財最是難事

  神廟謂張良聖人也智足以取天下而不取無意於天下也為漢立社稷而從赤松子游能忘天下也

  五代郭崇韜既貴而祀子儀為遠祖本朝狄青人勸尊梁公辭曰予鄙人豈可以聲迹汙梁公

  夀禪師日行一百二十事本老行三之一或問不亦勞乎答云善念熟

  問佛住世救一切衆生何於喂鷹飼虎而喪其生不計輕重也答云慈悲心勝一念既發不暇恤其他

  張乖崖詩云兒童不慣錦衣榮故我歸來夾路迎不免


国学迷 明通鑑九十卷首一卷前編四卷附編六卷目錄二十卷 經略洪承疇奏對筆記二卷 頂水鎮十卷 寒松閣詩八卷詞四卷駢體文一卷續一卷 大明仁孝皇后勸善書四卷 湖海樓全集 後山先生集二十四卷首一卷 玉池老人自敍 資治通鑑地理今釋十六卷 海道圖說十五卷附卷一卷 醫學五則五卷 古詩源十四卷 詩所五十六卷歷代名氏爵里一卷 書集傳六卷 顧仲恭文集一卷 醫醇賸義四卷 古文尚書冤詞平議二卷 太華山紫金嶺兩世修行劉香寶卷全集二卷 石韞玉全集四十七卷 錢遵王述古堂藏書目錄十卷 黃運兩河擬定成規不分卷 闕里文獻考一百卷末一卷 孟子注疏解經十四卷 資治通鑑綱目五十九卷 春秋困學錄十二卷 國語二十一卷 祥芝應瑞四出 切韻攷六卷 樊南文集詳注八卷 崔舍人玉堂類藁二十卷西垣類藁二卷附錄一卷 古聖賢像傳略十六卷 通鑑綱目全書四種 木蘭舫試草 國朝詩萃初集十卷二集十四卷 延平李先生答問二卷 閨範四卷 研六室文鈔十卷 萬氏女科附良方 [乾隆]喬三石耀州志十一卷五臺山志一卷 蜀典十二卷 漢書注考證二卷 諏吉便覽寶鏡圖 康熙字典十二集等韻一卷備考一補遺一卷 北史一百卷 老子元翼二卷 漁洋山人精華錄訓纂十卷總目二卷 江蘇官書坊各種書核實價目 林蘭香六十四回 [光緒]鳳臺縣續志四卷首一卷 古今說海 後知不足齋叢書八函四十七種 述古叢鈔二十六種一百五十卷 居業録四卷 敺蛊燃犀錄一卷 資治通鑑二百九十四卷目錄一卷 說郛一百卷 音註小倉山房尺牘八卷 宋書一百卷 可書一卷 高皇帝御製文集二十卷 欽定天錄琳琅書目卷九_.djvu 欽定天錄琳琅書目卷十_.djvu 集古錄卷一~卷二_.djvu 集古錄卷三~卷五_.djvu 集古錄卷六~卷八_.djvu 集古錄卷九~卷十_.djvu 金石錄卷一~卷五_.djvu 金石錄卷六~卷十_.djvu 金石錄卷十一~卷十七_.djvu 金石錄卷十八~卷二十二_.djvu 金石錄卷二十三~卷二十八_.djvu 金石錄卷二十九~卷三十_.djvu 法貼刊誤捲上~卷下_.djvu 法貼釋文卷一~卷十_.djvu 隸釋卷一~卷三_.djvu 隸釋卷四~卷七_.djvu 隸釋卷八~卷十_.djvu 隸釋卷十一~卷十四_.djvu 隸釋卷十五~卷十九_.djvu 隸釋卷二十~卷二十一_.djvu 隸釋卷二十二~卷二十四_.djvu 隸釋卷二十五~卷二十七_.djvu 隸續卷一~卷五_.djvu 隸續卷六~卷十三_.djvu 隸續卷十四~卷二十一_.djvu 絳貼平卷一~卷六_.djvu 石刻鋪敘捲上~卷下_.djvu 蘭亭考卷一~卷五_.djvu 蘭亭考卷六~十二_.djvu 蘭亭續卷一~卷二_.djvu 寶刻叢編卷一~卷二_.djvu 寶刻叢編卷三~卷四_.djvu 寶刻叢編卷五_.djvu 寶刻叢編卷六~卷七_.djvu 寶刻叢編卷八~卷九_.djvu 寶刻叢編卷十~卷十三_.djvu 寶刻叢編卷十四~卷十六_.djvu 寶刻叢編卷十七~卷十九_.djvu 寶刻叢編卷二十_.djvu 輿地碑記目卷一~卷二_.djvu 輿地碑記目卷三~卷四_.djvu 寶刻類編卷一~卷二_.djvu 寶刻類編卷三~卷四_.djvu 寶刻類編卷五~卷六_.djvu 寶刻類編卷七~卷八_.djvu 古刻叢鈔_.djvu 名蹟錄卷一~卷二_.djvu 名蹟錄卷三~卷六_.djvu 吳中金石新編卷一~卷二_.djvu 吳中金石新編卷三~卷四_.djvu 吳中金石新編卷五~卷六_.djvu 吳中金石新編卷七~卷八_.djvu 金薤琳琅卷一~卷五_.djvu 金薤琳琅卷六~卷十一_.djvu 金薤琳琅卷十二~卷十七_.djvu 金薤琳琅卷十八~卷二十_.djvu 法貼釋文考異卷一~卷五_.djvu 法貼釋文考異卷六~卷十_.djvu 金石林時地考捲上~卷下_.djvu 石墨鐫華卷一~卷三_.djvu 石墨鐫華卷四~卷八_.djvu 金石史卷一~卷二_.djvu 欽定重刻淳化閣貼釋文卷一~卷四_.djvu 欽定重刻淳化閣貼釋文卷五~卷八_.djvu 欽定重刻淳化閣貼釋文卷九~卷十_.djvu 求古錄_.djvu 金石文字記卷一~卷二_.djvu 金石文字記卷三~卷四_.djvu 金石文字記卷五~卷六_.djvu 石經考_.djvu 萬氏石經考捲上~卷下_.djvu 來齋金石刻考略捲上_.djvu 來齋金石刻考略卷中_.djvu 來齋金石刻考略卷下_.djvu 嵩陽石刻集記捲上_.djvu 嵩陽石刻集記卷下_.djvu 金石文考略卷一~卷二_.djvu 金石文考略卷三_.djvu 金石文考略卷四~卷五_.djvu 金石文考略卷六~卷七_.djvu 金石文考略卷八~卷十_.djvu 金石文考略卷十一~卷十二_.djvu 金石文考略卷十三~卷十四_.djvu 金石文考略卷十五~卷十六_.djvu 分隸偶存捲上~卷下_.djvu 淳化祕閣法貼考正卷一~卷三_.djvu 淳化祕閣法貼考正卷四~卷七_.djvu 淳化祕閣法貼考正卷八~卷十_.djvu 淳化祕閣法貼考正卷十一~卷十二_.djvu 竹雲題跋卷一~卷二_.djvu 竹雲題跋卷三~卷四_.djvu 金石經眼錄_.djvu 石經考異捲上~卷下_.djvu 評鑑闡要卷一~卷三_.djvu 評鑑闡要卷四~卷六_.djvu 評鑑闡要卷七~卷九_.djvu 評鑑闡要卷十~卷十二_.djvu 欽定古今儲貳金鑑卷一~卷二_.djvu 欽定古今儲貳金鑑卷三~卷六_.djvu 朱子語類卷一~卷二_.djvu 朱子語類卷三~卷四_.djvu 朱子語類卷五~卷七_.djvu 朱子語類卷八~卷十_.djvu 朱子語類卷十一~卷十二_.djvu 朱子語類卷十三~卷十四_.djvu 朱子語類卷十五_.djvu 朱子語類卷十六_.djvu 朱子語類卷十七~卷十八_.djvu 朱子語類卷十九~卷二十_.djvu 朱子語類卷二十一~卷二十二_.djvu 朱子語類卷二十三_.djvu 朱子語類卷二十四_.djvu 朱子語類卷二十五~卷二十六_.djvu 朱子語類卷二十七~卷二十八_.djvu 朱子語類卷二十九~卷三十_.djvu 朱子語類卷三十一~卷三十二_.djvu 朱子語類卷三十三_.djvu 朱子語類卷三十四_.djvu 朱子語類卷三十五_.djvu 朱子語類卷三十六~卷三十七_.djvu
特别致谢 | 收藏本站 | 欢迎投稿 | 意见建议 | | 作文范文
Copyright © 国学大师 古典图书集成 All Rights Reserved.
免责声明:本站非营利性站点,以方便网友为主,仅供学习。
内容由热心网友提供和网上收集,不保留版权。若侵犯了您的权益,来信即刪。scp168@qq.com

沪ICP备15009860号